×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十六章 (3)

第十六章 (3)

三人 登上 一片 高坡 , 远处 突然 出现 几座 绿得 发假 的 大山 。 三人 路过 的 山 , 虽然 都 换上 了 春天 的 新绿 , 却是 绿中 带 黄 , 夹杂着 秋草 的 陈 黄色 。 可 远处 的 绿山 , 却 绿得 像是 话剧 舞台 上用 纯 绿色 染出 的 布景 , 绿得 像是 动画片 中 的 童话 仙境 。 乌力吉 扬鞭 遥指 绿山 说 : 要是 去年 秋天 来 , 走 到 这儿 看到 的 是 一座 黑山 , 这会儿 黑灰 没 了 , 全是 一色 儿 的 新草 , 像不像 整座 山 都 穿 上 绿 缎子 夹袍 ? 三匹 马 望见 绿山 , 全都 加速 快 跑 起来 。 乌力吉 挑 了 一面 坡势 较 缓 的 草坡 , 带 两人直 插 过去 。

三匹 马 翻过 两道 山梁 , 踏上 了 全绿 的 山坡 。 满坡 的 新草 像是 一 大片 绿苗 麦地 , 纯净 得 没有 一根 黄草 , 没有 一丝 异味 , 草香 也 越来越 浓 。 闻 着 闻 着 , 毕利格 老人 觉得 有点 不对头 , 低头 仔细 察看 。 两条 狗 也 好像 发现 猎情 , 低头 闻 , 小步 跑 , 到处 乱转 。 老人 弯 下腰 , 低下头 , 瞪眼 细看 马蹄 旁 半尺 多高 的 嫩草 。 老人 抬起 头 说 : 你们 再 仔细 闻闻 。 陈阵 深深地 吸 了 一口气 , 竟然 直接 闻到 了 嫩 草草 汁 的 清香 , 好像 是 在 秋天 坐在 马拉 打草 机上 , 闻到 的 刀割 青草 流出 的 草汁 香气 。 陈阵 问道 : 难道 有人 刚刚 在 这儿 打过 草 ? 可 谁 会上 这儿 来 打草 呢 ?

老人 下 了 马 , 用长 马棒 扒拉 青草 , 细心 查找 。 不一会儿 , 便 从 草丛 下 找出 一团 黄绿色 的 东西 , 他用 手 捻 了 一下 , 又 放到 鼻子 下面 闻 了 闻 说 : 这 是 黄 羊粪 , 黄羊 刚才 还 来 过 这儿 。 乌力吉 和 陈阵 也 下 了 马 , 看 了 看 老人 手中 的 黄 羊粪 , 春天 的 黄 羊粪 很湿 , 不 分 颗粒 , 挤成 一段 。 两人 都 吃 了 一惊 , 又 走 了 几步 , 眼前 一 大片 嫩草 像是 被 镰刀 割过 一样 , 东 一块 , 西 一片 , 高矮 不齐 。

陈阵 说 : 我 说 今年 春天 在 接羔 草场 没见 着 几只 黄羊 , 原来 都 跑 这儿 来 吃 好 草 了 。 黄羊 吃 草 真够 狠 的 , 比 打草 机 还 厉害 。

乌力吉 给 枪膛 推上 子弹 , 又 关上 保险 , 轻声 说 : 每年 春天 黄羊 都 到 接羔 草场 跟 下 羔羊 群 抢 草 吃 , 今年 不来 了 , 就是说 这片 新 草场 的 草 , 要 比 接羔 草场 的 草 还要 好 。 黄羊 跟 我 想到 一块儿 去 了 。

毕利格 老人 笑 眯 了 眼 , 对 乌力吉 说 : 黄羊 最会 挑草 , 黄羊 挑上 的 草场 , 人畜 不来 那 就 太 可惜 了 , 看来 这次 又 是 你 对 了 。

乌力吉 说 : 先别定 , 等 你 看 了 那边 的 水 再说 。

陈阵 担心 地说 : 可 这会儿 羊羔 还 小 , 还 走 不了 这么 远 的 道 。 要是 等到 羔子 能 上路 迁场 ,

起码 还 得 一个月 , 到 那 时候 , 这片 草场 早就 让 黄羊 啃 光 了 。

老人 说 : 甭 着慌 , 狼比人 精 。 黄 羊群 过来 了 , 狼群 还 能 不 过来 吗 ? 这 季节 母 黄羊 下羔 还 没下 完 呢 , 大羊小羔 都 跑 不快 , 正是 一年 中狼 抓 黄羊 的 最好 时候 , 用 不了 几天 , 狼群 准把 黄 羊群 全 赶跑 。

乌力吉 说 : 怪不得 今年 牧场 羊群 接羔 的 成活率 比 往年 高 , 原来 青草 一 出来 , 黄 羊群 和 狼群 全来 这儿 了 。 没 黄羊 抢草 , 又 没 多少 狼来 偷 羔子 , 成活率 自然 就 高 了 。

陈阵 一 听 有 狼 , 急忙 催 两人 上马 。 三匹 马 又 翻过 一道 小 山梁 , 乌力吉 提醒 他 留神 , 翻过 前面 那道 大梁 , 就是 大 草场 。 他 估摸 狼 和 黄羊 这会儿 都 在 那里 呢 。

快到 山梁 顶部 的 时候 , 三人 全下 了 马 , 躬着 腰 , 牵着 马 , 搂 着 狗 的 脖子 , 轻步 轻脚 地 向 山顶 上 几 礅 巨石 靠 过去 。 两条 大狗 知道 有 猎情 , 紧紧 贴着 主人 蹲步 低行 。 接近 岩石 , 三人 都 用 缰绳 拴住 马前 腿 , 躬身 走 到 巨石 后面 , 趴在 草丛 中 , 用 望远镜 观察 新 草场 的 全景 。

陈阵 终于 看清 了 这片 边境 草原 美丽 的 处女地 , 这 可能 是 中国 最后 一片 处女 草原 了 , 美得 让 他 几乎 窒息 , 美得 让 他 不忍 再 往前 踏 进一步 , 连使 他 魂牵梦绕 的 哥萨克 顿河 草原 都 忘 了 。 陈阵 久久 地 拜伏 在 它 的 面前 , 也 忘记 了 狼 。

眼前 是 一 大片 人迹 未至 、 方圆 几十里 的 碧绿 大 盆地 。 盆地 的 东方 是 重重叠叠 , 一层 一波 的 山浪 , 一直 向 大兴安岭 的 余脉 涌 去 。 绿山 青山 、 褐山 赭山 、 蓝山 紫山 , 推 着 青绿 褐 赭 蓝紫色 的 彩波 向 茫茫 的 远山 泛去 , 与 粉红色 的 天际 云海 相汇 。 盆地 的 北 西南 三面 , 是 浅碟 状 的 宽广 大 缓坡 , 从 三面 的 山梁 缓缓 而 下 。 草坡 像是 被 腾格里 修剪 过 的 草毯 , 整齐 的 草毯 上 还有 一条条 一片片 蓝色 、 白色 、 黄色 、 粉色 的 山花 图案 , 色条 之间 散 点着 其它 各色 野花 , 将 大片 色块 色条 , 衔接 过渡 得 浑然天成 。

一条 标准 的 蒙古草原 小河 , 从 盆地 东南 山谷 里 流出 。 小河 一流 到 盆地 底部 的 平地上 , 立即 大幅度 地 扭捏 起来 , 每 一曲 河弯 河套 , 都 弯成 了 马蹄形 的 小 半圆 或 大 半圆 , 犹如 一个个 开口 的 银圈 。 整条 闪着 银光 的 小河 宛若 一个个 银 耳环 、 银手镯 和 银 项圈 串 起来 的 银 嫁妆 ; 又 像是 远嫁 到 草原 的 森林 蒙古 姑娘 , 在 欣赏 草原 美景 , 她 忘掉 了 自己 新嫁娘 的 身份 , 变成 了 一个 贪玩 的 小姑娘 , 在 最 短 的 距离 内 绕行 出 最长 的 观光 采花 路线 。 河弯 河套 越绕 越 圆 , 越绕 越长 , 最后 注入 盆地 中央 的 一汪 蓝湖 。 泉河 清清 , 水面 上 流淌 着 朵朵 白云 。

盆地 中央 竟是 陈阵 在 梦 中 都 没有 见 过 的 天鹅湖 。 望远镜 镜头 里 , 宽阔 的 湖面 出现 了 十几只 白得 耀眼 的 天鹅 , 在 茂密 绿苇 环绕 的 湖中 幽幽 滑行 , 享受 着 世外 天国 的 宁静 和 安乐 。 天鹅 四周 是 成百上千 的 大雁 、 野鸭 和 各种 不 知名 的 水鸟 。 五六只 大天鹅 忽地 飞 起来 , 带起 了 大群 水鸟 , 在 湖 与 河 的 上空 低低 盘旋 欢叫 , 好像 隆重 的 迎新 彩队 乐团 。 泉湖 静静 , 湖面 上 漂浮 着 朵朵 白羽 。

在 天鹅湖 的 西北边 还有 一个 天然 出口 , 将 湖中 满溢 的 泉水 , 输引 到 远处 上 万亩 密密的 苇塘 湿地 里 去 了 。

这 也许 是 中国 最后 一个 从未 受人 惊扰 过 的 原始 天鹅湖 , 也 是 中国 北部 草原 边境 最后 一处 原始 美景 了 。 陈阵 看 得 痴迷 , 心里 不由 一阵阵 惊叹 , 又 掠过 一丝 担忧 。 一旦 人马 进驻 , 它 的 原始 美 很快 就 会 消失 , 以后 的 中国 人 再也 没有 机会 欣赏 这样 天然 原始 的 处子 之美 了 。 陈阵 想 如果 边防 公路 通过 他 趴伏 的 地方 就 好 了 , 这才 是 真正 应该 划 为 禁区 的 地方 。

乌力吉 和 毕利格 一直 在 用 望远镜 细细 搜寻 目标 。 老人 用 马靴 尖 轻轻 点 了 点 陈阵 的 小腿 , 让 他 往 小河 右边 第三个 河弯里 看 。 陈阵 从 梦境 中 半天 没 醒过来 , 又 问 了 一遍 目标 位置 , 才 端 着 望远镜 向 小河 望去 。 在 一个 大 半圆 的 河 弯 的 岸边 , 有 两只 落水 的 黄羊 正在 费力 地 登岸 , 后 半身 浸在 水里 , 后蹄 好像 是 陷 在 泥里 , 前蹄 扒 着 岸 , 但 已 无力 纵跃 。 在 这个 河弯 的 草地上 躺 着 十几只 大 黄羊 , 肚膛 已 被 豁开 …… 陈阵 仔细 往 河边 的 高草 搜索 , 心里 突然 一阵 狂 跳 : 有 几条 他 已 多日不见 的 大 狼 正伏 在 羊尸 不远处 打盹 。 河弯里 的 草 较 高 , 陈阵 数不清 草丛里 有 多少 狼 。

乌力吉 和 毕利格 还 在 搜索 盆地 的 各个 角落 , 把 镜头 对准 了 东南方 的 山坡 , 那里 的 黄 羊群 早已 被 冲散 , 黄羊 三三两两 的 在 匆匆 吃 草 , 母羊 的 身旁 大多 带 着 羊羔 。 陈阵 看到 一只 母羊 正在 低头 舔 刚出生 的 黄羊 羔子 , 一 舔 一 抬头 , 紧张 得 团团转 。 黄 羊羔 在 挣扎 着 站 起来 , 只要 羔子 能 站稳 了 , 它 立即 就 会 跑 , 快得 连 狗 都 追不上 。 但是 这站 起来 的 几分钟 , 恰恰 是 生死攸关 的 时刻 。 陈阵 一时 真不知道 该 怎么办 , 在 如此 开阔 如此 远 的 距离 内 , 究竟 怎样 下手 ? 是 先 打 狼 还是 先打 黄羊 ?

老人 说 : 你 瞧瞧 狼敢 在 那儿 睡大觉 , 就 知道 人 拿 它 没 办法 。 这 老远 , 狼 是 打不着 了 。 咱们 一 露面 , 狼 和 黄羊 准都 跑光 。 乌力吉 说 : 不过 , 那 几只 跑不动 的 羊 就 归 咱们 了 , 正好 当 午饭 。

三人 上马 向 河边 跑 去 。 人马 狗刚 一 露头 , 狼群 像 飕飕 的 灰箭 , 分 兵 多路 , 向 东边 大山 方向 逃窜 , 一会儿 就 消失 在 苇林 后面 了 。 黄羊 一眨眼 的 工夫 也 都 快速 翻过 山 , 只 剩下 几只 陷在 泥里 的 羊 和 舔 羔 的 母羊 。

三人 走近 一个 河套 , 从 一个 只有 五六米 的 开口处 走进 去 , 河套 只有 一亩 大 , 三面 环水 , 小河 宽约 四五米 , 水深 一米 左右 , 清澈见底 。 有些 河底 是 沙质 的 , 有些 是 烂泥 。 河岸 约 一米 多高 , 直上直下 。 有 的 河湾 处有 浅 沙滩 , 河岸 较缓 。 河湾 草地上 躺 着 十几只 大小 黄羊 , 多数 羊 的 内脏 腿肉 已 被 吃掉 , 有 一只 黄羊 陷在 泥里 不能 动弹 , 还有 几只羊 在 慢慢 地 蹬 着 腿 , 脖子 上 的 伤口 还 在 流血 。 毕利格 老人 说 : 早上 黄羊 来 这儿 喝水 , 让 狼群 打 了 围 。

陈阵 对 狼群 打围 的 战术 已 领教 多次 , 但 看到 狼群 利用 三面 环水 的 河套 来 打围 还是 第一次 。 他 骑 在 马上 细心地 琢磨 狼群 的 战术 。

乌力吉 说 : 你 看 这群 狼 有 多 精 。 它们 一定 是 在 头天 晚上 就 埋伏 在 河边 的 草丛里 了 , 等 黄 羊群 来 河边 喝水 的 时候 , 一个 冲锋 封住 河湾 的 出口 , 就 把 圈里 的 黄羊 全堵 在 里面 了 , 多 省事 。 一个 河湾 就是 一个 口袋 , 狼 一扎口 就是 一 整袋 肉食 。

毕利格 老人 笑 道 : 这回 你 又 见 着 了 吧 , 腾格里 又 给 狼 帮忙 了 。 你 看 这 河湾 , 绕来 绕 去 绕 出 多少 个 围场 来 。 我 说 狼 是 腾格里 的 宝贝疙瘩 , 没错 吧 ?

陈阵 说 : 这么 好 的 围场 真是 找 也 没处 找 去 , 没想到 这儿 一下子 出 了 几十个 , 腾格里 替 狼 想 得 太 周到 了 。 狼 也 真 聪明 , 腾格里 给 了 它 这些 套 , 它们 马上 就会用 , 还用 得 这么 在 行 。

乌力吉 说 : 狼 打仗 利用 天气 和 地形 的 本事 比人强 得 多 。

两条 大狗 见到 遍地 的 野味 肉食 , 并 不 急于 就餐 , 两条 傲狗 对 狼 吃 过 的 黄羊 不屑一顾 。 巴勒 毫不客气 地 冲向 一只 还 未 断气 的 整羊 , 它 按住 黄羊 脖子 看 了 看 毕利格 , 老人 点点头 说 : 吃 吧 吃 吧 。 巴勒 低头 一口 就让 黄羊 断 了 气 , 然后 从 羊 大腿 上 狠狠 地 撕下 一大块 鲜肉 , 大嚼 起来 。 二郎 见到 这样 血腥 的 猎场 , 全身 的 鬃毛 像 狼 一样 地 竖 了 起来 , 杀心 顿起 , 竟朝 河边 陷在 泥里 的 两只 活羊冲 去 , 陈阵 和 老人 同声 将 它 喝 住 。 二郎 还 不 甘心 , 它 两只 前爪 踩 在 一只 死羊 身上 , 垫高 自己 的 身体 , 四处 望 , 终于 看到 不远 的 河湾 里 还有 一只 活羊 , 便 冲 进水 里 , 游 了 过去 。 老人 未 让 陈阵 阻拦 , 他 说 : 这条 狗 野性 大 , 让 它 杀 杀 野物 , 就 不 咬 自家 的 羊 了 。

三人 走向 河边 。 毕利格 老人 从 马鞍 上解 下来 一捆 皮绳 , 作 了 一个 活套 。 陈阵 脱靴 挽裤 下水 , 将活 套套 在 黄羊 脖子 上 , 毕利格 和 乌力吉 两人 一起 把 羊 拽 到 岸上 , 按倒 再 扎紧 四蹄 。 三人 又 将 另一只 羊拖出 血污 狼藉 的 河湾 , 然后 在 干净 的 草地上 选 了 一块 野餐 地 。 老人 说 : 咱们 吃 一只 , 再 带回去 一只 。 乌力吉 拔刀 杀羊 , 老人 望了望 四周 山坡 , 便 带 陈阵 上山 去 寻找 烧柴 。

两人 骑马 来到 西北面 山里 的 一条 深沟 里 , 沟里 的 坡 上 有 大片 野 杏林 , 大部分 树 还 活着 , 一米 多高 的 树干 上 , 仍 有 不少 烧焦 枯死 的 树杈 。 杏花 刚谢 , 落英缤纷 , 山沟 溢满 杏花 的 苦香 , 沟底 是 厚厚 一层 烂 杏核 。 两人 掰 了 两大抱 干柴 , 用 皮绳 拴紧 , 再 骑马 拖 到 野餐 地 。 乌力吉 已经 剥完 羊皮 , 卸出 大半只 羊 的 肉 , 还 在 河边 采摘 了 几把 野葱 和 马莲 韭 。 陈阵 发现 新 草场 的 野 韭菜 竟有 筷子 那么 粗 。

三人 都 给 马 摘 了 马嚼子 , 卸 了 马鞍 。 三匹 马抖 了 抖 身子 , 迫不及待 地 找到 一处 缓坡 , 走 到 河边 痛饮 起来 。 毕利格乐 了 , 连 说 : 好水 ! 好水 ! 选 夏季 草场 , 头 一条 就 得 选水 啊 。 三匹 马 直到 撑 圆 了 肚皮 才 抬起 头 , 慢慢 走 到 草坡 上 大嚼 嫩草 , 吃 得 连 打响 鼻 。


第十六章 (3)

三人 登上 一片 高坡 , 远处 突然 出现 几座 绿得 发假 的 大山 。 三人 路过 的 山 , 虽然 都 换上 了 春天 的 新绿 , 却是 绿中 带 黄 , 夹杂着 秋草 的 陈 黄色 。 可 远处 的 绿山 , 却 绿得 像是 话剧 舞台 上用 纯 绿色 染出 的 布景 , 绿得 像是 动画片 中 的 童话 仙境 。 乌力吉 扬鞭 遥指 绿山 说 : 要是 去年 秋天 来 , 走 到 这儿 看到 的 是 一座 黑山 , 这会儿 黑灰 没 了 , 全是 一色 儿 的 新草 , 像不像 整座 山 都 穿 上 绿 缎子 夹袍 ? 三匹 马 望见 绿山 , 全都 加速 快 跑 起来 。 乌力吉 挑 了 一面 坡势 较 缓 的 草坡 , 带 两人直 插 过去 。

三匹 马 翻过 两道 山梁 , 踏上 了 全绿 的 山坡 。 满坡 的 新草 像是 一 大片 绿苗 麦地 , 纯净 得 没有 一根 黄草 , 没有 一丝 异味 , 草香 也 越来越 浓 。 闻 着 闻 着 , 毕利格 老人 觉得 有点 不对头 , 低头 仔细 察看 。 两条 狗 也 好像 发现 猎情 , 低头 闻 , 小步 跑 , 到处 乱转 。 老人 弯 下腰 , 低下头 , 瞪眼 细看 马蹄 旁 半尺 多高 的 嫩草 。 老人 抬起 头 说 : 你们 再 仔细 闻闻 。 陈阵 深深地 吸 了 一口气 , 竟然 直接 闻到 了 嫩 草草 汁 的 清香 , 好像 是 在 秋天 坐在 马拉 打草 机上 , 闻到 的 刀割 青草 流出 的 草汁 香气 。 陈阵 问道 : 难道 有人 刚刚 在 这儿 打过 草 ? 可 谁 会上 这儿 来 打草 呢 ?

老人 下 了 马 , 用长 马棒 扒拉 青草 , 细心 查找 。 不一会儿 , 便 从 草丛 下 找出 一团 黄绿色 的 东西 , 他用 手 捻 了 一下 , 又 放到 鼻子 下面 闻 了 闻 说 : 这 是 黄 羊粪 , 黄羊 刚才 还 来 过 这儿 。 乌力吉 和 陈阵 也 下 了 马 , 看 了 看 老人 手中 的 黄 羊粪 , 春天 的 黄 羊粪 很湿 , 不 分 颗粒 , 挤成 一段 。 两人 都 吃 了 一惊 , 又 走 了 几步 , 眼前 一 大片 嫩草 像是 被 镰刀 割过 一样 , 东 一块 , 西 一片 , 高矮 不齐 。

陈阵 说 : 我 说 今年 春天 在 接羔 草场 没见 着 几只 黄羊 , 原来 都 跑 这儿 来 吃 好 草 了 。 黄羊 吃 草 真够 狠 的 , 比 打草 机 还 厉害 。

乌力吉 给 枪膛 推上 子弹 , 又 关上 保险 , 轻声 说 : 每年 春天 黄羊 都 到 接羔 草场 跟 下 羔羊 群 抢 草 吃 , 今年 不来 了 , 就是说 这片 新 草场 的 草 , 要 比 接羔 草场 的 草 还要 好 。 黄羊 跟 我 想到 一块儿 去 了 。

毕利格 老人 笑 眯 了 眼 , 对 乌力吉 说 : 黄羊 最会 挑草 , 黄羊 挑上 的 草场 , 人畜 不来 那 就 太 可惜 了 , 看来 这次 又 是 你 对 了 。

乌力吉 说 : 先别定 , 等 你 看 了 那边 的 水 再说 。

陈阵 担心 地说 : 可 这会儿 羊羔 还 小 , 还 走 不了 这么 远 的 道 。 要是 等到 羔子 能 上路 迁场 ,

起码 还 得 一个月 , 到 那 时候 , 这片 草场 早就 让 黄羊 啃 光 了 。

老人 说 : 甭 着慌 , 狼比人 精 。 黄 羊群 过来 了 , 狼群 还 能 不 过来 吗 ? 这 季节 母 黄羊 下羔 还 没下 完 呢 , 大羊小羔 都 跑 不快 , 正是 一年 中狼 抓 黄羊 的 最好 时候 , 用 不了 几天 , 狼群 准把 黄 羊群 全 赶跑 。

乌力吉 说 : 怪不得 今年 牧场 羊群 接羔 的 成活率 比 往年 高 , 原来 青草 一 出来 , 黄 羊群 和 狼群 全来 这儿 了 。 没 黄羊 抢草 , 又 没 多少 狼来 偷 羔子 , 成活率 自然 就 高 了 。

陈阵 一 听 有 狼 , 急忙 催 两人 上马 。 三匹 马 又 翻过 一道 小 山梁 , 乌力吉 提醒 他 留神 , 翻过 前面 那道 大梁 , 就是 大 草场 。 他 估摸 狼 和 黄羊 这会儿 都 在 那里 呢 。

快到 山梁 顶部 的 时候 , 三人 全下 了 马 , 躬着 腰 , 牵着 马 , 搂 着 狗 的 脖子 , 轻步 轻脚 地 向 山顶 上 几 礅 巨石 靠 过去 。 两条 大狗 知道 有 猎情 , 紧紧 贴着 主人 蹲步 低行 。 接近 岩石 , 三人 都 用 缰绳 拴住 马前 腿 , 躬身 走 到 巨石 后面 , 趴在 草丛 中 , 用 望远镜 观察 新 草场 的 全景 。

陈阵 终于 看清 了 这片 边境 草原 美丽 的 处女地 , 这 可能 是 中国 最后 一片 处女 草原 了 , 美得 让 他 几乎 窒息 , 美得 让 他 不忍 再 往前 踏 进一步 , 连使 他 魂牵梦绕 的 哥萨克 顿河 草原 都 忘 了 。 陈阵 久久 地 拜伏 在 它 的 面前 , 也 忘记 了 狼 。

眼前 是 一 大片 人迹 未至 、 方圆 几十里 的 碧绿 大 盆地 。 盆地 的 东方 是 重重叠叠 , 一层 一波 的 山浪 , 一直 向 大兴安岭 的 余脉 涌 去 。 绿山 青山 、 褐山 赭山 、 蓝山 紫山 , 推 着 青绿 褐 赭 蓝紫色 的 彩波 向 茫茫 的 远山 泛去 , 与 粉红色 的 天际 云海 相汇 。 盆地 的 北 西南 三面 , 是 浅碟 状 的 宽广 大 缓坡 , 从 三面 的 山梁 缓缓 而 下 。 草坡 像是 被 腾格里 修剪 过 的 草毯 , 整齐 的 草毯 上 还有 一条条 一片片 蓝色 、 白色 、 黄色 、 粉色 的 山花 图案 , 色条 之间 散 点着 其它 各色 野花 , 将 大片 色块 色条 , 衔接 过渡 得 浑然天成 。

一条 标准 的 蒙古草原 小河 , 从 盆地 东南 山谷 里 流出 。 小河 一流 到 盆地 底部 的 平地上 , 立即 大幅度 地 扭捏 起来 , 每 一曲 河弯 河套 , 都 弯成 了 马蹄形 的 小 半圆 或 大 半圆 , 犹如 一个个 开口 的 银圈 。 整条 闪着 银光 的 小河 宛若 一个个 银 耳环 、 银手镯 和 银 项圈 串 起来 的 银 嫁妆 ; 又 像是 远嫁 到 草原 的 森林 蒙古 姑娘 , 在 欣赏 草原 美景 , 她 忘掉 了 自己 新嫁娘 的 身份 , 变成 了 一个 贪玩 的 小姑娘 , 在 最 短 的 距离 内 绕行 出 最长 的 观光 采花 路线 。 河弯 河套 越绕 越 圆 , 越绕 越长 , 最后 注入 盆地 中央 的 一汪 蓝湖 。 泉河 清清 , 水面 上 流淌 着 朵朵 白云 。

盆地 中央 竟是 陈阵 在 梦 中 都 没有 见 过 的 天鹅湖 。 望远镜 镜头 里 , 宽阔 的 湖面 出现 了 十几只 白得 耀眼 的 天鹅 , 在 茂密 绿苇 环绕 的 湖中 幽幽 滑行 , 享受 着 世外 天国 的 宁静 和 安乐 。 天鹅 四周 是 成百上千 的 大雁 、 野鸭 和 各种 不 知名 的 水鸟 。 五六只 大天鹅 忽地 飞 起来 , 带起 了 大群 水鸟 , 在 湖 与 河 的 上空 低低 盘旋 欢叫 , 好像 隆重 的 迎新 彩队 乐团 。 泉湖 静静 , 湖面 上 漂浮 着 朵朵 白羽 。

在 天鹅湖 的 西北边 还有 一个 天然 出口 , 将 湖中 满溢 的 泉水 , 输引 到 远处 上 万亩 密密的 苇塘 湿地 里 去 了 。

这 也许 是 中国 最后 一个 从未 受人 惊扰 过 的 原始 天鹅湖 , 也 是 中国 北部 草原 边境 最后 一处 原始 美景 了 。 陈阵 看 得 痴迷 , 心里 不由 一阵阵 惊叹 , 又 掠过 一丝 担忧 。 一旦 人马 进驻 , 它 的 原始 美 很快 就 会 消失 , 以后 的 中国 人 再也 没有 机会 欣赏 这样 天然 原始 的 处子 之美 了 。 陈阵 想 如果 边防 公路 通过 他 趴伏 的 地方 就 好 了 , 这才 是 真正 应该 划 为 禁区 的 地方 。

乌力吉 和 毕利格 一直 在 用 望远镜 细细 搜寻 目标 。 老人 用 马靴 尖 轻轻 点 了 点 陈阵 的 小腿 , 让 他 往 小河 右边 第三个 河弯里 看 。 陈阵 从 梦境 中 半天 没 醒过来 , 又 问 了 一遍 目标 位置 , 才 端 着 望远镜 向 小河 望去 。 在 一个 大 半圆 的 河 弯 的 岸边 , 有 两只 落水 的 黄羊 正在 费力 地 登岸 , 后 半身 浸在 水里 , 后蹄 好像 是 陷 在 泥里 , 前蹄 扒 着 岸 , 但 已 无力 纵跃 。 在 这个 河弯 的 草地上 躺 着 十几只 大 黄羊 , 肚膛 已 被 豁开 …… 陈阵 仔细 往 河边 的 高草 搜索 , 心里 突然 一阵 狂 跳 : 有 几条 他 已 多日不见 的 大 狼 正伏 在 羊尸 不远处 打盹 。 河弯里 的 草 较 高 , 陈阵 数不清 草丛里 有 多少 狼 。

乌力吉 和 毕利格 还 在 搜索 盆地 的 各个 角落 , 把 镜头 对准 了 东南方 的 山坡 , 那里 的 黄 羊群 早已 被 冲散 , 黄羊 三三两两 的 在 匆匆 吃 草 , 母羊 的 身旁 大多 带 着 羊羔 。 陈阵 看到 一只 母羊 正在 低头 舔 刚出生 的 黄羊 羔子 , 一 舔 一 抬头 , 紧张 得 团团转 。 黄 羊羔 在 挣扎 着 站 起来 , 只要 羔子 能 站稳 了 , 它 立即 就 会 跑 , 快得 连 狗 都 追不上 。 但是 这站 起来 的 几分钟 , 恰恰 是 生死攸关 的 时刻 。 陈阵 一时 真不知道 该 怎么办 , 在 如此 开阔 如此 远 的 距离 内 , 究竟 怎样 下手 ? 是 先 打 狼 还是 先打 黄羊 ?

老人 说 : 你 瞧瞧 狼敢 在 那儿 睡大觉 , 就 知道 人 拿 它 没 办法 。 这 老远 , 狼 是 打不着 了 。 咱们 一 露面 , 狼 和 黄羊 准都 跑光 。 乌力吉 说 : 不过 , 那 几只 跑不动 的 羊 就 归 咱们 了 , 正好 当 午饭 。

三人 上马 向 河边 跑 去 。 人马 狗刚 一 露头 , 狼群 像 飕飕 的 灰箭 , 分 兵 多路 , 向 东边 大山 方向 逃窜 , 一会儿 就 消失 在 苇林 后面 了 。 黄羊 一眨眼 的 工夫 也 都 快速 翻过 山 , 只 剩下 几只 陷在 泥里 的 羊 和 舔 羔 的 母羊 。

三人 走近 一个 河套 , 从 一个 只有 五六米 的 开口处 走进 去 , 河套 只有 一亩 大 , 三面 环水 , 小河 宽约 四五米 , 水深 一米 左右 , 清澈见底 。 有些 河底 是 沙质 的 , 有些 是 烂泥 。 河岸 约 一米 多高 , 直上直下 。 有 的 河湾 处有 浅 沙滩 , 河岸 较缓 。 河湾 草地上 躺 着 十几只 大小 黄羊 , 多数 羊 的 内脏 腿肉 已 被 吃掉 , 有 一只 黄羊 陷在 泥里 不能 动弹 , 还有 几只羊 在 慢慢 地 蹬 着 腿 , 脖子 上 的 伤口 还 在 流血 。 毕利格 老人 说 : 早上 黄羊 来 这儿 喝水 , 让 狼群 打 了 围 。

陈阵 对 狼群 打围 的 战术 已 领教 多次 , 但 看到 狼群 利用 三面 环水 的 河套 来 打围 还是 第一次 。 他 骑 在 马上 细心地 琢磨 狼群 的 战术 。

乌力吉 说 : 你 看 这群 狼 有 多 精 。 它们 一定 是 在 头天 晚上 就 埋伏 在 河边 的 草丛里 了 , 等 黄 羊群 来 河边 喝水 的 时候 , 一个 冲锋 封住 河湾 的 出口 , 就 把 圈里 的 黄羊 全堵 在 里面 了 , 多 省事 。 一个 河湾 就是 一个 口袋 , 狼 一扎口 就是 一 整袋 肉食 。

毕利格 老人 笑 道 : 这回 你 又 见 着 了 吧 , 腾格里 又 给 狼 帮忙 了 。 你 看 这 河湾 , 绕来 绕 去 绕 出 多少 个 围场 来 。 我 说 狼 是 腾格里 的 宝贝疙瘩 , 没错 吧 ?

陈阵 说 : 这么 好 的 围场 真是 找 也 没处 找 去 , 没想到 这儿 一下子 出 了 几十个 , 腾格里 替 狼 想 得 太 周到 了 。 狼 也 真 聪明 , 腾格里 给 了 它 这些 套 , 它们 马上 就会用 , 还用 得 这么 在 行 。

乌力吉 说 : 狼 打仗 利用 天气 和 地形 的 本事 比人强 得 多 。

两条 大狗 见到 遍地 的 野味 肉食 , 并 不 急于 就餐 , 两条 傲狗 对 狼 吃 过 的 黄羊 不屑一顾 。 巴勒 毫不客气 地 冲向 一只 还 未 断气 的 整羊 , 它 按住 黄羊 脖子 看 了 看 毕利格 , 老人 点点头 说 : 吃 吧 吃 吧 。 巴勒 低头 一口 就让 黄羊 断 了 气 , 然后 从 羊 大腿 上 狠狠 地 撕下 一大块 鲜肉 , 大嚼 起来 。 二郎 见到 这样 血腥 的 猎场 , 全身 的 鬃毛 像 狼 一样 地 竖 了 起来 , 杀心 顿起 , 竟朝 河边 陷在 泥里 的 两只 活羊冲 去 , 陈阵 和 老人 同声 将 它 喝 住 。 二郎 还 不 甘心 , 它 两只 前爪 踩 在 一只 死羊 身上 , 垫高 自己 的 身体 , 四处 望 , 终于 看到 不远 的 河湾 里 还有 一只 活羊 , 便 冲 进水 里 , 游 了 过去 。 老人 未 让 陈阵 阻拦 , 他 说 : 这条 狗 野性 大 , 让 它 杀 杀 野物 , 就 不 咬 自家 的 羊 了 。

三人 走向 河边 。 毕利格 老人 从 马鞍 上解 下来 一捆 皮绳 , 作 了 一个 活套 。 陈阵 脱靴 挽裤 下水 , 将活 套套 在 黄羊 脖子 上 , 毕利格 和 乌力吉 两人 一起 把 羊 拽 到 岸上 , 按倒 再 扎紧 四蹄 。 三人 又 将 另一只 羊拖出 血污 狼藉 的 河湾 , 然后 在 干净 的 草地上 选 了 一块 野餐 地 。 老人 说 : 咱们 吃 一只 , 再 带回去 一只 。 乌力吉 拔刀 杀羊 , 老人 望了望 四周 山坡 , 便 带 陈阵 上山 去 寻找 烧柴 。

两人 骑马 来到 西北面 山里 的 一条 深沟 里 , 沟里 的 坡 上 有 大片 野 杏林 , 大部分 树 还 活着 , 一米 多高 的 树干 上 , 仍 有 不少 烧焦 枯死 的 树杈 。 杏花 刚谢 , 落英缤纷 , 山沟 溢满 杏花 的 苦香 , 沟底 是 厚厚 一层 烂 杏核 。 两人 掰 了 两大抱 干柴 , 用 皮绳 拴紧 , 再 骑马 拖 到 野餐 地 。 乌力吉 已经 剥完 羊皮 , 卸出 大半只 羊 的 肉 , 还 在 河边 采摘 了 几把 野葱 和 马莲 韭 。 陈阵 发现 新 草场 的 野 韭菜 竟有 筷子 那么 粗 。

三人 都 给 马 摘 了 马嚼子 , 卸 了 马鞍 。 三匹 马抖 了 抖 身子 , 迫不及待 地 找到 一处 缓坡 , 走 到 河边 痛饮 起来 。 毕利格乐 了 , 连 说 : 好水 ! 好水 ! 选 夏季 草场 , 头 一条 就 得 选水 啊 。 三匹 马 直到 撑 圆 了 肚皮 才 抬起 头 , 慢慢 走 到 草坡 上 大嚼 嫩草 , 吃 得 连 打响 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