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十六章 (2)

第十六章 (2)

陈阵 跟随 乌力吉 和 毕利格 老人 去 实地考察 新 草场 。 老人 特地 把 自己 的 一匹 又 快 又 有 长劲 的 好 马 给 他 骑 。 乌力吉 背着 半 自动步枪 , 毕利格 老人 带上 了 巴勒 , 陈阵 则 带上 了 二郎 , 让 黄黄 留着 看家 。 游猎 游牧民族 但凡 出远门 , 都 不会 忘记 携带 武器 和 猎狗 。 两条 猛犬 猎兴 十足 , 一路上 东闻西 看 , 跑 得 很 轻松 , 和 陈阵 一样 愉快 。 老人 笑 道 : 羊倌 和 看 羊 狗 被 羊群 拴住 了 一个多月 , 都 憋闷 坏 了 。 陈阵 说 : 谢谢 阿爸 带 我 出来 散散心 。 老人 说 : 我 也 怕 你 总 看书 看坏 了 眼睛 。

在场 部 东北部 的 尽头 , 有 一片 方圆 七八十里 的 荒山 。 据 乌力吉 说 , 那片 荒山 自古以来 还 未有 过 人烟 , 那里 的 草地 肥厚 , 有 小河 有大 水泡 子 , 山草 疯长 一米 多高 , 年 年 积下 的 陈草 一尺 多厚 。 水多 草厚 , 那里 的 蚊子 也 就 多 得 吓人 , 一到 夏秋 , 蚊子 多得 能 吃 牛 。 上 了 山 一脚 踩下去 , 陈草 团里 能 轰出 成千上万 的 蚊子 , 像 踩 了 地雷 一样 可怕 。 那 片山 人畜 都 害怕 , 谁 也 不敢 进去 , 陈草 太厚 , 每年 长出 的 新草 就 得 拼命 窜 高 , 才能 见 着 阳光 , 新草长 得 又 细 又 长 , 牲畜 不爱 吃 , 吃 了 也 不 上膘 。

作为 老 场长 的 乌力吉 , 一直 都 想 开辟 这片 草场 , 他 早就 料到 在 重 数量 不 重 质量 的 政策 下 , 额仑 草场 早晚 要 超载 。 许多年 来 他 一直 惦念着 那片 荒山 , 盼望 来 一场 秋季 野火 , 彻底 烧掉 那里 的 腐草 , 然后 在 来 年 春天 , 再 驱赶 一个 大队 的 牲畜 进场 , 用 千千万万 的 马蹄 牛蹄 羊蹄 踩实 松土 , 吃掉 新草 , 控制 草 的 长势 。 那样的话 , 地实 了 , 土肥 了 , 草矮 了 , 蚊子 也 就 少 了 。 再 过 几年 , 那片 荒山 就 能 改造 成 优良 的 夏季 草场 , 为 全场 牲畜 增加 整整 一季 的 草场 , 然后 把 原来 的 夏季 草场 改为 春秋季 草场 。 里外里 算下来 , 牧场 的 牲畜 可以 增加一倍 多 , 草场 还 不 超载 。

前 几年 野火 多次 光顾 额仑 草原 , 可惜 的 是 没有 一次 烧到 那儿 。 直到 去年 秋末 , 才 有 一场 大 火烧 过 了 那片 荒山 , 后来 又 下 了 雨 , 荒山 黑得 流油 。 乌力吉 终于 决心 实施 他 的 计划 , 他 得到 了 包顺贵 的 全力支持 , 但是 却 遭到 了 多数 牧民 的 反对 , 谁 都 怕 那里 的 蚊子 。 乌力吉 只好 请 毕利格 老友 帮忙 , 请 他 一同 去 荒山 实地考察 , 只要 毕利格 老人 认可 , 就 可以 让 老人 带二 大队 进驻 新 草场 。

三人 穿过 邻队 的 冬季 草场 , 陈阵 感到 马蹄 拖沓 起来 , 他 低头 一看 , 发现 这里 的 秋草 依然 茂密 , 足有 四 指高 。 陈阵 问 乌力吉 : 您 总 说 草场 不够 , 您 看 , 羊群 马群 刨 吃 了 一 冬天 了 , 草场 还 剩下 这么 多 的 草 呢 。

乌力吉 低头 看 了 看 说 : 这些 都 是 草 茬 , 草茬 太 硬 , 牲畜 咬 不断 , 再 啃 就 得 使劲 , 一 用劲 就 把 草根 拔出来 了 。 草茬 又 没有 营养 , 牲畜 吃 了 也 不 长膘 , 吃 到 这个 份 上 就 不能 再 啃 了 , 再 啃 , 草场 准 退化 …… 内地 汉 人生 得太多 了 , 全国 都 缺肉 , 缺 油水 , 全国 都 跟 内蒙 要 牛羊肉 。 可是 , 一吨 牛羊肉 是 用 七八十 吨 草 换来 的 , 内地 一个劲地 来 要 肉 , 实际上 就是 跟 草原 要 草 啊 , 再要 下去 , 就要 了 草原 的 命 了 。 上面 又 给 咱们 牧场 压下 了 指标 , 东南边 的 几个 旗 都 快 压成 沙地 了 ……

陈阵 说 : 我 觉得 搞 牧业 要 比 搞 农业 难多 了 。

乌力吉 说 : 我 也 真怕 把 这片 草原 搞 成 沙地 。 草原 太薄 太虚 , 怕 的 东西 太 多 : 怕 踩 、 怕 啃 、 怕 旱 、 怕 山羊 、 怕 马群 、 怕 蝗虫 、 怕 老鼠 、 怕 野兔 、 怕 獭 子 、 怕 黄羊 、 怕 农民 、 怕 开垦 、 怕人 多 、 怕人 太 贪心 、 怕 草场 超载 , 最怕 的 是 不 懂 草原 的 人来 管 草原 ……

毕利格 点头 说 : 草原 是 大命 , 可 它 的 命 比人 的 眼皮子 还 薄 , 草皮 一破 , 草原 就 瞎 了 , 黄沙 刮起来 可比 白毛风 还 厉害 。 草原 完 了 , 牛羊马 , 狼 和 人 的 小命 都 得 完 , 连 长城 和 北京城 也 保不住 啊 。

乌力吉 忧心忡忡 地说 : 从前 , 我 隔 几年 都 要 去 呼和浩特 开会 , 那边 的 草场 退化 得 更 厉害 , 西边 几百里 长城 已经 让 沙 给 埋 了 。 上面 再 给 东边 草原 压 任务 的话 , 东边 的 长城 真 就 危险 了 。 听说 , 国外 的 政府 , 管理 草原 都 有 严格 的 法律 , 什么样 的 草场 只能 放 什么样 的 牲畜 , 连 一公顷 草场 放 多少 头 牲畜 都 定 得 死死的 , 谁 敢 超载 就 狠罚 狠判 。 但 那 也 只能 保护 剩下 的 草原 不再 退化 , 以前 退化 的 草原 就 很 难 恢复 了 。 等到 草原 变成 了 沙漠 以后 人才 开始 懂 草原 , 到 那时 就 太晚 了 。

毕利格 说 : 人心 太 贪 , 外行 太 多 , 跟 这些 笨羊 蠢人 说 一百条 理 也 没用 。 还是 腾格里 明白 , 对付 那些 蠢人 贪人 还 得 用 狼 , 让 狼 来 管 载畜量 , 才能 保住 草原 。

乌力吉 摇头 说 : 腾格里 的 老法子 不管 用 了 , 现在 中国 的 原子弹 都 爆炸 了 , 上面 真想 消灭 狼 也 费 不了 多 大事 。

陈阵 心里 像 堵满 黄沙 , 说 : 我 已经 有 好几夜 没 听到 狼嗥狗叫 了 。 阿爸 , 您 把 狼 打怕 了 , 它们 不敢 来 了 。 草原 一 没 狼 , 就 像 哪儿 不对劲 似的 。

老人 说 : 打 了 30 多条 , 也 就 合 四五 窝 狼 崽 的 数 , 额仑 的 狼 还 多 着 呐 。 狼 不是 打怕 了 才 不来 了 , 这个 月份 , 它们 去 忙 别的 事 了 。

陈阵 顿时 提起 了 精神 问 : 狼 又 玩 什么 花样 呢 ?

老人 指 了 指 远处 的 一片 山丘 说 : 跟 我 上 那边 去 看看 。 然后 , 给 了 陈阵 的 马 一 鞭子 , 又 说 : 快 跑 起来 , 春天 要 让 马多 出汗 , 汗出 多 了 , 脱毛 快 , 上膘 也 快 。

三匹 马像 三匹 赛马 向 山丘 狂奔 , 马蹄 刨 起 无数 块 带 草根 的 泥土 , 千百根 嫩草 被 踏断 , 染绿 了 马蹄 。 好 在 这条 道 几个 月 内 不会 再有 马来 。 陈阵 跑 在 最后 , 他 开始 意识 到 “ 草原 怕 马群 ” 这句 话 的 分量 , 蒙古人 真是 生活 在 矛盾 的 漩涡 里 。

三匹 马 登上 了 坡顶 , 到处 都 响 着 “ 笛 笛 ”、“ 嘎嘎 ” 的 旱獭 的 叫声 。 旱獭 是 原始 草原 的 常见 动物 , 在 额仑 草原 近一半 的 山坡 都 有 獭 洞 和 獭 子 。 每年 秋季 陈阵 都 能 见到 老人 打 的 獭 子 , 吃 到 又 肥 又 香 的 獭 子 肉 。 旱獭 是 像 森林 熊 一样 靠 脂肪 越冬 的 冬眠 动物 , 獭 肉 与 草原 上 所有 动物 的 肉 都 不同 , 它 有 一层 像 猪肉 一样 的 肥 膘 白肉 , 与 瘦肉 红白分明 , 是 草原 上 著名 的 美味 , 鲜肥 无 膻味 , 比 牛羊肉 更 好吃 。 一只 大獭子 比 大号 重磅 暖壶 还要 粗壮 , 可 出 一大 脸盆 的 肉 , 够 一家人 吃 一顿 。

陈阵 还是 被 眼前 旱獭 的 阵势 吓了一跳 : 十几个 连环 山包 的 坡顶 和 坡 面上 站 着 至少 六七十 只 大小 旱獭 , 远 看 像 一片 采伐 过 的 树林 的 一段 一段 树桩 。 獭 洞 更 多 , 洞前 黄色 的 沙土 平台 , 多得 像 内地 山坡 的 鱼鳞坑 。 平台 三面 是 沙石 坡 , 如同 矿山 坑口 前 倒 卸 的 碎石 , 压盖 了 大片 草坡 。 陈阵 仿佛 来到 了 陕北 的 窑洞 坡 , 山体 千疮百孔 , 可能 都 被 掏空 了 。 每个 沙土 平台 大如 一张 炕桌 , 几乎 都 站 着 或 趴着 一只 或 几只 獭 子 。 规格 较大 的 独洞 平台 上 , 站立 的 是 毛色 深棕 的 大雄獭 子 , 那些 群洞 或 散 洞 的 平台 上 , 立着 的 都 是 个头 较 小 的 母獭子 , 灰黄 的 毛色 有点像 狼皮 。 母獭 身旁 有 许多 小獭子 , 个头 如兔 , 有 的 平台 上竟 趴着 七八只 小獭子 。 所有 的 獭 子 见到 人 都 不 忙 着 进洞 , 大多 只用 后腿 站立 , 抱拳 在 胸 ,“ 笛 笛 ” 乱叫 , 每 叫 一声 , 像 奶瓶 刷 似的 小尾巴 , 就 会 随声 向上 一翘 , 像 示威 , 像 抗议 , 又 像 招惹 挑逗 。

两条 大狗 见到 一只 离洞 较 远 的 大獭子 便 急冲 过去 , 可獭子 马上 就 跑 到 一个 最近 的 洞口 , 站 在 洞口 平台 上 , 瞪 着 兔子 似的 圆 眼看 着 狗 , 等 狗 追到 离洞 只有 五六米 的 时候 , 才 不慌不忙 地 一头 扎进 陡深 的 洞里 。 等 狗 悻悻 走开 几十米 , 它 又 钻出 洞 , 冲狗 乱叫 。

毕利格 老人 说 : 这儿 就是 额仑 有名 的 獭 子山 , 獭 子 多 得 数不清 。 北边 边防 公路 南面 还有 一处 , 比 这儿 的 獭 子 还 多 。 这山 从前 可是 草原 穷人 的 救命 山 , 到 了 秋天 , 旱獭 上足 了 膘 , 穷人 上山 套獭子 , 吃 獭 肉 , 卖 獭皮 獭 油 , 换 银子 , 换 羊肉 。 你们 汉人 最 喜欢 獭 皮大衣 了 , 每年 秋天 张家口 的 皮货商 , 都 到 草原 上来 收 蘑菇 和 獭皮 。 獭皮 比 羔皮 要贵 三倍 呐 , 旱獭 救 了 多少 穷人 啊 , 连 成吉思汗 一家人 在 最穷 的 时候 , 也 靠 打獭子 活命 。

乌力吉 说 : 旱獭 好吃 就 仗 着 它 的 肥油 。 草原 上 钻洞 过冬 的 黄鼠 田鼠 大眼贼 , 全得 叼 草 进洞 储备 冬粮 。 可 旱獭 就 不 储粮 , 它 就 靠 这 一身 肥 膘 过冬 。

老人 说 : 獭 子 在 洞里 憋屈 了 一冬 了 , 这会儿 剩 不下 多少 肥 膘 了 , 可肉 还 不少 。 你 看獭子 个头 还 不小 吧 , 今年 春天 的 草 好 , 獭 子 吃些 日子 又 上膘 了 。

陈阵 恍然大悟 , 说 : 怪不得 这些 日子 狼不来 捣乱 , 狼 也 想 换换 口味 了 。 可獭 洞 那么 深 , 獭 子 就 在 洞边 活动 , 狼用 什么 法子 抓 它 ?

老人 笑 道 : 狼 抓獭子 的 本事 大着 呐 。 大狼能 把 獭 洞 刨 宽 掏大 , 又 让 几条 狼 把住 别的 洞口 , 再 钻进去 把 一窝獭 子全 赶出来 咬 死 吃光 。 要 不 就 派 半大 的 小 狼 , 钻进 洞 把 小獭子 叼 出来 吃掉 。 沙狐 也 会 钻 獭 洞 打獭子 吃 , 我 年 年 打獭子 都 得 套 着 六七只 沙狐 , 有 一回 还套 着 一条 小狼 呢 。 蒙古人 让 小孩 钻狼洞 掏 狼 崽 , 也 是 跟 狼 和 沙狐 子学来 的 。 獭 子 洞 要是 浅 了 过冬 就 冷 , 所以 獭 子 打洞 就 得 往 深里 打 , 要 打 几丈 深 呢 。 老人 突然 问 : 你 说 , 狼 不在 洞里 过冬 , 为啥 狼洞 也 那 老深 ? 陈阵 摇 了 摇头 。 老人 说 : 好多 狼洞 是 用 獭 洞 改 的 , 母狼 把 獭 洞 掏 宽 , 就 变成 了 下 崽 的 狼 洞 啦 。

陈阵 吃 了 一惊 说 : 狼 可 真够 毒 的 , 吃 了 獭 子 一家 不够 , 还要 霸占 人家 的 窝 。

乌力吉 笑 得 很 由衷 , 仿佛 很 欣赏 狼 的 毒辣 。 他侧 头 对 陈阵 说 : 狼不毒 就 治 不住 旱獭 , 狼 吃 旱獭 , 可 给 草原 立 了 大功 啊 。 旱獭 是 草原 的 一个 大害 , 山坡 上 到处 都 有 它 的 洞 , 你 看看 这 一大 片山 让 旱獭 挖成 啥 样 了 。 旱獭 能生 , 一年 一窝 , 一窝 六七只 , 洞 小 了 就 住 不下 , 可是 洞大 了 要 挖出 多少 沙石 , 毁坏 多少 草场 ? 草原 野物 四大 害 : 老鼠 、 野兔 、 旱獭 和 黄羊 。 旱獭 数

第三 。 旱獭 跑得慢 , 人 都 能 追上 , 可 为啥 还 得 下套 抓 ? 旱獭 就是 仗 着 洞 多 , 洞 和 洞 还 连 着 地道 , 人一 走近 它 就 钻进 洞 了 。 旱獭 吃 起草 来 也 厉害 , 到 秋天 专吃 草籽 , 那 一身 肥 膘 得 用 几亩 地 的 草 和 草籽 才能 养 出来 。 旱獭 洞 的 害处 更大 , 马倌 最怕 獭 洞 , 每年 獭 洞 要 别断 不少 马蹄 , 摔伤 不少 马倌 。

陈阵 说 : 那 狼 杀 獭 子 还 真为 草原 立 了 大功 了 。

乌力吉 接着 说 : 草原 上獭 洞 最 可恶 , 它 还给 蚊子 过冬 提供 了 地方 。 蒙古 东部 草原 的 蚊子 , 是 在世界上 出了名 的 。 东北 森林 的 蚊子 能 吃 人 , 东蒙 草原 的 蚊子 能 吃 牛 。 草原 上白灾 、 黑灾 ( 冬季 无雪 的 旱灾 ) 不 一定 年 年 有 , 可是 蚊子 年 年 来 。 牧民 和 牲畜 怕 蚊子 比怕 狼 还要 厉害 。 一年 下来 , 蚊子 能 吃掉 牛羊马 三四成 的 膘 。 按 道理 , 蒙古草原 冬季 零下 三四十 度 , 连病 牛 都 能 冻成 冰坨 子 , 怎么 就 冻 不 死 蚊子 呢 ? 蒙古包 里 也 藏不住 蚊子 , 可 为啥 草原 上 的 蚊子 就 能 安全 过冬 ? 原因 就 在 旱獭 洞 。 一到 天冷 旱獭 钻洞 , 蚊子 也 跟着 进洞 了 。 旱獭 洞 几丈 深 , 旱獭 一封 洞 , 外面 冰天雪地 , 可洞 里 像 个 暖 窖 。 旱獭 躲 在 洞里 不吃不喝 , 蚊子 叮 在 旱獭 的 身上 有吃有喝 , 就 可以 舒舒服服 过冬 了 。 等 到来 年 开春 , 旱獭 出洞 , 蚊子 也 跟 了 出来 , 额仑 草原 水多 泡子 多 , 蚊子 在 水里 经过 一代 又 一代 的 繁殖 , 一到 夏天 , 草原 就是 蚊群 的 天下 了 …… 你 说 旱獭 是不是 草原 牧业 一个 大害 ? 在 草原 上 , 狼 喜欢 吃 獭 肉 , 狼 是 杀 旱獭 的 主力 , 草原 老话 说 ,“ 獭 子 出洞 , 狼群 上山 ”, 旱獭 一 出来 , 牲畜 就 能 消停 一段 日子 。

陈阵 被 蚊群 叮咬 过 两个 夏季 , 一 听到 蚊群 就 全身 发毛 发痒 发疼 , 就 有 皮开肉绽 的 感觉 , 知青 怕 蚊子 真比怕 狼 还 厉害 。 后来 紧急 让 家人 从 北京 寄 来 蚊帐 , 才能 睡着觉 。 牧民 见到 蚊帐 喜欢 得 不行 , 过 了 一个 夏天 , 北京 的 蚊帐 立刻 在 草原 牧民 蒙古包 里 普及 , 牧民 给 这种 新 东西 起 了 个 名字 : 依拉 格勒 , 直译 为 “ 蚊 房子 ”。

陈阵 真没想到 草原 上 恐怖 的 蚊群 , 竟是 从 旱獭 洞里 冒出来 的 , 他 对 乌力吉 说 : 您 俩 真是 草原 专家 , 原来 草原 的 蚊灾 跟 旱獭 有 这么 大 的 关系 , 獭 洞 简直 成 了 蚊子 的 贼窝 了 , 而 狼 又 是 獭 子 的 克星 。 我 在 书上 可 读 不到 这么 多 的 知识 ……

乌力吉 说 : 草原 太 复杂 , 事事 一环套 一环 , 狼 是 个 大环 , 跟 草原 上 哪个 环都套 着 , 弄坏了 这个 大环 , 草原 牧业 就 维持 不 下去 。 狼 对 草原 对 牧业 的 好处 数 也 数不清 , 总的来说 , 应该 是 功大于过 吧 。

毕利格 老人 笑 着 说 : 可 旱獭 也 不 全坏 , 它 的 皮 、 肉 和 油 都 是 金贵 东西 , 獭 子 皮 是 牧民 的 一项 重要 的 副业 收入 , 国家 用 它 跟 外国人 换 汽车 大炮 呢 。 狼 最 聪明 , 杀 旱獭 从不 杀光 , 留着 年 年 都 有 得 吃 。 牧民 也 不 把 獭 子 打绝 , 只 打大 的 不 打 小 的 。

三匹 马在 山里 急行 , 有恃无恐 的 旱獭 , 继续 欢叫 。 草原 雕 常常 俯冲 , 可是 十扑九空 。 越往 东北方向 走 , 人迹 越 少 , 井台 土圈 已 消失 , 最后 连 马粪 也 见 不到 了 。


第十六章 (2)

陈阵 跟随 乌力吉 和 毕利格 老人 去 实地考察 新 草场 。 老人 特地 把 自己 的 一匹 又 快 又 有 长劲 的 好 马 给 他 骑 。 乌力吉 背着 半 自动步枪 , 毕利格 老人 带上 了 巴勒 , 陈阵 则 带上 了 二郎 , 让 黄黄 留着 看家 。 游猎 游牧民族 但凡 出远门 , 都 不会 忘记 携带 武器 和 猎狗 。 两条 猛犬 猎兴 十足 , 一路上 东闻西 看 , 跑 得 很 轻松 , 和 陈阵 一样 愉快 。 老人 笑 道 : 羊倌 和 看 羊 狗 被 羊群 拴住 了 一个多月 , 都 憋闷 坏 了 。 陈阵 说 : 谢谢 阿爸 带 我 出来 散散心 。 老人 说 : 我 也 怕 你 总 看书 看坏 了 眼睛 。

在场 部 东北部 的 尽头 , 有 一片 方圆 七八十里 的 荒山 。 据 乌力吉 说 , 那片 荒山 自古以来 还 未有 过 人烟 , 那里 的 草地 肥厚 , 有 小河 有大 水泡 子 , 山草 疯长 一米 多高 , 年 年 积下 的 陈草 一尺 多厚 。 水多 草厚 , 那里 的 蚊子 也 就 多 得 吓人 , 一到 夏秋 , 蚊子 多得 能 吃 牛 。 上 了 山 一脚 踩下去 , 陈草 团里 能 轰出 成千上万 的 蚊子 , 像 踩 了 地雷 一样 可怕 。 那 片山 人畜 都 害怕 , 谁 也 不敢 进去 , 陈草 太厚 , 每年 长出 的 新草 就 得 拼命 窜 高 , 才能 见 着 阳光 , 新草长 得 又 细 又 长 , 牲畜 不爱 吃 , 吃 了 也 不 上膘 。

作为 老 场长 的 乌力吉 , 一直 都 想 开辟 这片 草场 , 他 早就 料到 在 重 数量 不 重 质量 的 政策 下 , 额仑 草场 早晚 要 超载 。 许多年 来 他 一直 惦念着 那片 荒山 , 盼望 来 一场 秋季 野火 , 彻底 烧掉 那里 的 腐草 , 然后 在 来 年 春天 , 再 驱赶 一个 大队 的 牲畜 进场 , 用 千千万万 的 马蹄 牛蹄 羊蹄 踩实 松土 , 吃掉 新草 , 控制 草 的 长势 。 那样的话 , 地实 了 , 土肥 了 , 草矮 了 , 蚊子 也 就 少 了 。 再 过 几年 , 那片 荒山 就 能 改造 成 优良 的 夏季 草场 , 为 全场 牲畜 增加 整整 一季 的 草场 , 然后 把 原来 的 夏季 草场 改为 春秋季 草场 。 里外里 算下来 , 牧场 的 牲畜 可以 增加一倍 多 , 草场 还 不 超载 。

前 几年 野火 多次 光顾 额仑 草原 , 可惜 的 是 没有 一次 烧到 那儿 。 直到 去年 秋末 , 才 有 一场 大 火烧 过 了 那片 荒山 , 后来 又 下 了 雨 , 荒山 黑得 流油 。 乌力吉 终于 决心 实施 他 的 计划 , 他 得到 了 包顺贵 的 全力支持 , 但是 却 遭到 了 多数 牧民 的 反对 , 谁 都 怕 那里 的 蚊子 。 乌力吉 只好 请 毕利格 老友 帮忙 , 请 他 一同 去 荒山 实地考察 , 只要 毕利格 老人 认可 , 就 可以 让 老人 带二 大队 进驻 新 草场 。

三人 穿过 邻队 的 冬季 草场 , 陈阵 感到 马蹄 拖沓 起来 , 他 低头 一看 , 发现 这里 的 秋草 依然 茂密 , 足有 四 指高 。 陈阵 问 乌力吉 : 您 总 说 草场 不够 , 您 看 , 羊群 马群 刨 吃 了 一 冬天 了 , 草场 还 剩下 这么 多 的 草 呢 。

乌力吉 低头 看 了 看 说 : 这些 都 是 草 茬 , 草茬 太 硬 , 牲畜 咬 不断 , 再 啃 就 得 使劲 , 一 用劲 就 把 草根 拔出来 了 。 草茬 又 没有 营养 , 牲畜 吃 了 也 不 长膘 , 吃 到 这个 份 上 就 不能 再 啃 了 , 再 啃 , 草场 准 退化 …… 内地 汉 人生 得太多 了 , 全国 都 缺肉 , 缺 油水 , 全国 都 跟 内蒙 要 牛羊肉 。 可是 , 一吨 牛羊肉 是 用 七八十 吨 草 换来 的 , 内地 一个劲地 来 要 肉 , 实际上 就是 跟 草原 要 草 啊 , 再要 下去 , 就要 了 草原 的 命 了 。 上面 又 给 咱们 牧场 压下 了 指标 , 东南边 的 几个 旗 都 快 压成 沙地 了 ……

陈阵 说 : 我 觉得 搞 牧业 要 比 搞 农业 难多 了 。

乌力吉 说 : 我 也 真怕 把 这片 草原 搞 成 沙地 。 草原 太薄 太虚 , 怕 的 东西 太 多 : 怕 踩 、 怕 啃 、 怕 旱 、 怕 山羊 、 怕 马群 、 怕 蝗虫 、 怕 老鼠 、 怕 野兔 、 怕 獭 子 、 怕 黄羊 、 怕 农民 、 怕 开垦 、 怕人 多 、 怕人 太 贪心 、 怕 草场 超载 , 最怕 的 是 不 懂 草原 的 人来 管 草原 ……

毕利格 点头 说 : 草原 是 大命 , 可 它 的 命 比人 的 眼皮子 还 薄 , 草皮 一破 , 草原 就 瞎 了 , 黄沙 刮起来 可比 白毛风 还 厉害 。 草原 完 了 , 牛羊马 , 狼 和 人 的 小命 都 得 完 , 连 长城 和 北京城 也 保不住 啊 。

乌力吉 忧心忡忡 地说 : 从前 , 我 隔 几年 都 要 去 呼和浩特 开会 , 那边 的 草场 退化 得 更 厉害 , 西边 几百里 长城 已经 让 沙 给 埋 了 。 上面 再 给 东边 草原 压 任务 的话 , 东边 的 长城 真 就 危险 了 。 听说 , 国外 的 政府 , 管理 草原 都 有 严格 的 法律 , 什么样 的 草场 只能 放 什么样 的 牲畜 , 连 一公顷 草场 放 多少 头 牲畜 都 定 得 死死的 , 谁 敢 超载 就 狠罚 狠判 。 但 那 也 只能 保护 剩下 的 草原 不再 退化 , 以前 退化 的 草原 就 很 难 恢复 了 。 等到 草原 变成 了 沙漠 以后 人才 开始 懂 草原 , 到 那时 就 太晚 了 。

毕利格 说 : 人心 太 贪 , 外行 太 多 , 跟 这些 笨羊 蠢人 说 一百条 理 也 没用 。 还是 腾格里 明白 , 对付 那些 蠢人 贪人 还 得 用 狼 , 让 狼 来 管 载畜量 , 才能 保住 草原 。

乌力吉 摇头 说 : 腾格里 的 老法子 不管 用 了 , 现在 中国 的 原子弹 都 爆炸 了 , 上面 真想 消灭 狼 也 费 不了 多 大事 。

陈阵 心里 像 堵满 黄沙 , 说 : 我 已经 有 好几夜 没 听到 狼嗥狗叫 了 。 阿爸 , 您 把 狼 打怕 了 , 它们 不敢 来 了 。 草原 一 没 狼 , 就 像 哪儿 不对劲 似的 。

老人 说 : 打 了 30 多条 , 也 就 合 四五 窝 狼 崽 的 数 , 额仑 的 狼 还 多 着 呐 。 狼 不是 打怕 了 才 不来 了 , 这个 月份 , 它们 去 忙 别的 事 了 。

陈阵 顿时 提起 了 精神 问 : 狼 又 玩 什么 花样 呢 ?

老人 指 了 指 远处 的 一片 山丘 说 : 跟 我 上 那边 去 看看 。 然后 , 给 了 陈阵 的 马 一 鞭子 , 又 说 : 快 跑 起来 , 春天 要 让 马多 出汗 , 汗出 多 了 , 脱毛 快 , 上膘 也 快 。

三匹 马像 三匹 赛马 向 山丘 狂奔 , 马蹄 刨 起 无数 块 带 草根 的 泥土 , 千百根 嫩草 被 踏断 , 染绿 了 马蹄 。 好 在 这条 道 几个 月 内 不会 再有 马来 。 陈阵 跑 在 最后 , 他 开始 意识 到 “ 草原 怕 马群 ” 这句 话 的 分量 , 蒙古人 真是 生活 在 矛盾 的 漩涡 里 。

三匹 马 登上 了 坡顶 , 到处 都 响 着 “ 笛 笛 ”、“ 嘎嘎 ” 的 旱獭 的 叫声 。 旱獭 是 原始 草原 的 常见 动物 , 在 额仑 草原 近一半 的 山坡 都 有 獭 洞 和 獭 子 。 每年 秋季 陈阵 都 能 见到 老人 打 的 獭 子 , 吃 到 又 肥 又 香 的 獭 子 肉 。 旱獭 是 像 森林 熊 一样 靠 脂肪 越冬 的 冬眠 动物 , 獭 肉 与 草原 上 所有 动物 的 肉 都 不同 , 它 有 一层 像 猪肉 一样 的 肥 膘 白肉 , 与 瘦肉 红白分明 , 是 草原 上 著名 的 美味 , 鲜肥 无 膻味 , 比 牛羊肉 更 好吃 。 一只 大獭子 比 大号 重磅 暖壶 还要 粗壮 , 可 出 一大 脸盆 的 肉 , 够 一家人 吃 一顿 。

陈阵 还是 被 眼前 旱獭 的 阵势 吓了一跳 : 十几个 连环 山包 的 坡顶 和 坡 面上 站 着 至少 六七十 只 大小 旱獭 , 远 看 像 一片 采伐 过 的 树林 的 一段 一段 树桩 。 獭 洞 更 多 , 洞前 黄色 的 沙土 平台 , 多得 像 内地 山坡 的 鱼鳞坑 。 平台 三面 是 沙石 坡 , 如同 矿山 坑口 前 倒 卸 的 碎石 , 压盖 了 大片 草坡 。 陈阵 仿佛 来到 了 陕北 的 窑洞 坡 , 山体 千疮百孔 , 可能 都 被 掏空 了 。 每个 沙土 平台 大如 一张 炕桌 , 几乎 都 站 着 或 趴着 一只 或 几只 獭 子 。 规格 较大 的 独洞 平台 上 , 站立 的 是 毛色 深棕 的 大雄獭 子 , 那些 群洞 或 散 洞 的 平台 上 , 立着 的 都 是 个头 较 小 的 母獭子 , 灰黄 的 毛色 有点像 狼皮 。 母獭 身旁 有 许多 小獭子 , 个头 如兔 , 有 的 平台 上竟 趴着 七八只 小獭子 。 所有 的 獭 子 见到 人 都 不 忙 着 进洞 , 大多 只用 后腿 站立 , 抱拳 在 胸 ,“ 笛 笛 ” 乱叫 , 每 叫 一声 , 像 奶瓶 刷 似的 小尾巴 , 就 会 随声 向上 一翘 , 像 示威 , 像 抗议 , 又 像 招惹 挑逗 。

两条 大狗 见到 一只 离洞 较 远 的 大獭子 便 急冲 过去 , 可獭子 马上 就 跑 到 一个 最近 的 洞口 , 站 在 洞口 平台 上 , 瞪 着 兔子 似的 圆 眼看 着 狗 , 等 狗 追到 离洞 只有 五六米 的 时候 , 才 不慌不忙 地 一头 扎进 陡深 的 洞里 。 等 狗 悻悻 走开 几十米 , 它 又 钻出 洞 , 冲狗 乱叫 。

毕利格 老人 说 : 这儿 就是 额仑 有名 的 獭 子山 , 獭 子 多 得 数不清 。 北边 边防 公路 南面 还有 一处 , 比 这儿 的 獭 子 还 多 。 这山 从前 可是 草原 穷人 的 救命 山 , 到 了 秋天 , 旱獭 上足 了 膘 , 穷人 上山 套獭子 , 吃 獭 肉 , 卖 獭皮 獭 油 , 换 银子 , 换 羊肉 。 你们 汉人 最 喜欢 獭 皮大衣 了 , 每年 秋天 张家口 的 皮货商 , 都 到 草原 上来 收 蘑菇 和 獭皮 。 獭皮 比 羔皮 要贵 三倍 呐 , 旱獭 救 了 多少 穷人 啊 , 连 成吉思汗 一家人 在 最穷 的 时候 , 也 靠 打獭子 活命 。

乌力吉 说 : 旱獭 好吃 就 仗 着 它 的 肥油 。 草原 上 钻洞 过冬 的 黄鼠 田鼠 大眼贼 , 全得 叼 草 进洞 储备 冬粮 。 可 旱獭 就 不 储粮 , 它 就 靠 这 一身 肥 膘 过冬 。

老人 说 : 獭 子 在 洞里 憋屈 了 一冬 了 , 这会儿 剩 不下 多少 肥 膘 了 , 可肉 还 不少 。 你 看獭子 个头 还 不小 吧 , 今年 春天 的 草 好 , 獭 子 吃些 日子 又 上膘 了 。

陈阵 恍然大悟 , 说 : 怪不得 这些 日子 狼不来 捣乱 , 狼 也 想 换换 口味 了 。 可獭 洞 那么 深 , 獭 子 就 在 洞边 活动 , 狼用 什么 法子 抓 它 ?

老人 笑 道 : 狼 抓獭子 的 本事 大着 呐 。 大狼能 把 獭 洞 刨 宽 掏大 , 又 让 几条 狼 把住 别的 洞口 , 再 钻进去 把 一窝獭 子全 赶出来 咬 死 吃光 。 要 不 就 派 半大 的 小 狼 , 钻进 洞 把 小獭子 叼 出来 吃掉 。 沙狐 也 会 钻 獭 洞 打獭子 吃 , 我 年 年 打獭子 都 得 套 着 六七只 沙狐 , 有 一回 还套 着 一条 小狼 呢 。 蒙古人 让 小孩 钻狼洞 掏 狼 崽 , 也 是 跟 狼 和 沙狐 子学来 的 。 獭 子 洞 要是 浅 了 过冬 就 冷 , 所以 獭 子 打洞 就 得 往 深里 打 , 要 打 几丈 深 呢 。 老人 突然 问 : 你 说 , 狼 不在 洞里 过冬 , 为啥 狼洞 也 那 老深 ? 陈阵 摇 了 摇头 。 老人 说 : 好多 狼洞 是 用 獭 洞 改 的 , 母狼 把 獭 洞 掏 宽 , 就 变成 了 下 崽 的 狼 洞 啦 。

陈阵 吃 了 一惊 说 : 狼 可 真够 毒 的 , 吃 了 獭 子 一家 不够 , 还要 霸占 人家 的 窝 。

乌力吉 笑 得 很 由衷 , 仿佛 很 欣赏 狼 的 毒辣 。 他侧 头 对 陈阵 说 : 狼不毒 就 治 不住 旱獭 , 狼 吃 旱獭 , 可 给 草原 立 了 大功 啊 。 旱獭 是 草原 的 一个 大害 , 山坡 上 到处 都 有 它 的 洞 , 你 看看 这 一大 片山 让 旱獭 挖成 啥 样 了 。 旱獭 能生 , 一年 一窝 , 一窝 六七只 , 洞 小 了 就 住 不下 , 可是 洞大 了 要 挖出 多少 沙石 , 毁坏 多少 草场 ? 草原 野物 四大 害 : 老鼠 、 野兔 、 旱獭 和 黄羊 。 旱獭 数

第三 。 旱獭 跑得慢 , 人 都 能 追上 , 可 为啥 还 得 下套 抓 ? 旱獭 就是 仗 着 洞 多 , 洞 和 洞 还 连 着 地道 , 人一 走近 它 就 钻进 洞 了 。 旱獭 吃 起草 来 也 厉害 , 到 秋天 专吃 草籽 , 那 一身 肥 膘 得 用 几亩 地 的 草 和 草籽 才能 养 出来 。 旱獭 洞 的 害处 更大 , 马倌 最怕 獭 洞 , 每年 獭 洞 要 别断 不少 马蹄 , 摔伤 不少 马倌 。

陈阵 说 : 那 狼 杀 獭 子 还 真为 草原 立 了 大功 了 。

乌力吉 接着 说 : 草原 上獭 洞 最 可恶 , 它 还给 蚊子 过冬 提供 了 地方 。 蒙古 东部 草原 的 蚊子 , 是 在世界上 出了名 的 。 东北 森林 的 蚊子 能 吃 人 , 东蒙 草原 的 蚊子 能 吃 牛 。 草原 上白灾 、 黑灾 ( 冬季 无雪 的 旱灾 ) 不 一定 年 年 有 , 可是 蚊子 年 年 来 。 牧民 和 牲畜 怕 蚊子 比怕 狼 还要 厉害 。 一年 下来 , 蚊子 能 吃掉 牛羊马 三四成 的 膘 。 按 道理 , 蒙古草原 冬季 零下 三四十 度 , 连病 牛 都 能 冻成 冰坨 子 , 怎么 就 冻 不 死 蚊子 呢 ? 蒙古包 里 也 藏不住 蚊子 , 可 为啥 草原 上 的 蚊子 就 能 安全 过冬 ? 原因 就 在 旱獭 洞 。 一到 天冷 旱獭 钻洞 , 蚊子 也 跟着 进洞 了 。 旱獭 洞 几丈 深 , 旱獭 一封 洞 , 外面 冰天雪地 , 可洞 里 像 个 暖 窖 。 旱獭 躲 在 洞里 不吃不喝 , 蚊子 叮 在 旱獭 的 身上 有吃有喝 , 就 可以 舒舒服服 过冬 了 。 等 到来 年 开春 , 旱獭 出洞 , 蚊子 也 跟 了 出来 , 额仑 草原 水多 泡子 多 , 蚊子 在 水里 经过 一代 又 一代 的 繁殖 , 一到 夏天 , 草原 就是 蚊群 的 天下 了 …… 你 说 旱獭 是不是 草原 牧业 一个 大害 ? 在 草原 上 , 狼 喜欢 吃 獭 肉 , 狼 是 杀 旱獭 的 主力 , 草原 老话 说 ,“ 獭 子 出洞 , 狼群 上山 ”, 旱獭 一 出来 , 牲畜 就 能 消停 一段 日子 。

陈阵 被 蚊群 叮咬 过 两个 夏季 , 一 听到 蚊群 就 全身 发毛 发痒 发疼 , 就 有 皮开肉绽 的 感觉 , 知青 怕 蚊子 真比怕 狼 还 厉害 。 后来 紧急 让 家人 从 北京 寄 来 蚊帐 , 才能 睡着觉 。 牧民 见到 蚊帐 喜欢 得 不行 , 过 了 一个 夏天 , 北京 的 蚊帐 立刻 在 草原 牧民 蒙古包 里 普及 , 牧民 给 这种 新 东西 起 了 个 名字 : 依拉 格勒 , 直译 为 “ 蚊 房子 ”。

陈阵 真没想到 草原 上 恐怖 的 蚊群 , 竟是 从 旱獭 洞里 冒出来 的 , 他 对 乌力吉 说 : 您 俩 真是 草原 专家 , 原来 草原 的 蚊灾 跟 旱獭 有 这么 大 的 关系 , 獭 洞 简直 成 了 蚊子 的 贼窝 了 , 而 狼 又 是 獭 子 的 克星 。 我 在 书上 可 读 不到 这么 多 的 知识 ……

乌力吉 说 : 草原 太 复杂 , 事事 一环套 一环 , 狼 是 个 大环 , 跟 草原 上 哪个 环都套 着 , 弄坏了 这个 大环 , 草原 牧业 就 维持 不 下去 。 狼 对 草原 对 牧业 的 好处 数 也 数不清 , 总的来说 , 应该 是 功大于过 吧 。

毕利格 老人 笑 着 说 : 可 旱獭 也 不 全坏 , 它 的 皮 、 肉 和 油 都 是 金贵 东西 , 獭 子 皮 是 牧民 的 一项 重要 的 副业 收入 , 国家 用 它 跟 外国人 换 汽车 大炮 呢 。 狼 最 聪明 , 杀 旱獭 从不 杀光 , 留着 年 年 都 有 得 吃 。 牧民 也 不 把 獭 子 打绝 , 只 打大 的 不 打 小 的 。

三匹 马在 山里 急行 , 有恃无恐 的 旱獭 , 继续 欢叫 。 草原 雕 常常 俯冲 , 可是 十扑九空 。 越往 东北方向 走 , 人迹 越 少 , 井台 土圈 已 消失 , 最后 连 马粪 也 见 不到 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