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十九章 (3)

第十九章 (3)

第二天 , 猎队 在 东 山里 , 一条 山沟 一条 山沟 地 拉网 搜索 , 整整 一天 却 一无所获 。 第三天 猎队 进入 深山 , 直到 下午 , 已 是 人困马乏 , 包顺贵 , 巴图 和 杨克 忽然 听到 不远处 传来 了 一阵 枪声 。 三人 循声 望去 , 只见 东边 山梁 上 竟然 出现 了 两条 狼 。 两条 狼 刚刚 跌跌撞撞 跑 上 山梁 , 发现 这边 也 有 人马 狗 , 于是 便 拼命 往 一处 岩石 突兀 的 山头 上爬 。 巴图 用 望远镜 看 了 看 说 : 大 狼群 早就 逃走 了 , 这是 两条 跟不上 队 的 老狼 。 包顺贵 兴奋 地说 : 不管 老狼 还是 好 狼 , 扒 下 这 两 张狼皮 就是 胜利 。 巴图 一边 追 一边 嘀咕 : 咋 看不出 , 你 看 两条 狼后 半身 的 狼 毛 还 没脱 干净

呢 , 可怜 呐 。

山梁 两侧 的 猎手 和 猎狗 全部 追 向 山顶 。 两条 老狼 一大 一小 , 大 的 那条 左前 腿 不能 伸直 , 好像 是 在 以往 的 战斗 中 被 猎狗 咬伤 了 脚筋 。 另 一条 小 的 像是 条 老母 狼 , 瘦骨嶙峋 , 老得 毛色 灰白 。 巴勒 、 二郎 和 其它 猎狗 , 见到 两条 狼 是 老狼 半 瘸 狼 , 不仅 不 加速 , 反而 有些 迟疑 。 只有 一条 刚 成年 的 猎狗 以为 可 占 到 便宜 , 便 不知深浅 地冲 了 上去 。

两条 狼 跑 进 了 遍布 风化 岩石 的 地段 , 那里 山势 复杂 , 巨石 突兀 , 碎石 虚叠 。 狼 每 走 一步 , 就 发出 碎石 垮塌 的 哗哗 声响 。 马已 难行 , 猎手 们 纷纷 下马 , 持枪 持杆 , 三面 包抄 。 久经沙场 的 巴勒 和 二郎 步幅 小 , 吼声 大 。 只有 那条 争功 心切 的 愣头青 , 全速 猛追 , 叫 都 叫 不 回 。 只见 那条 老公 狼 , 刚刚 跃上 一块 巨大 方石 , 便 以 两个 后 爪 为 轴 , 冷不丁 地来 了 个 180 度 的 全身 急扫 , 将 那条 正跃 在 半空 , 眼看 就要 落到 方石 上 的 猎狗 打偏 了 航道 。 只 听 一声 惨叫 , 猎狗 坠入 石下 , 仰面朝天 地卡 在 两块 柱石 之间 , 伤 虽不重 , 但 人 一时 很难 将 它 拔出来 , 只好 任它 在 那里 哭叫 。 猎狗 们 全都 紧张 得 竖起 鬃毛 , 老母 狼 趁机 嗖地 钻进 一个 石洞 。

老公 狼冲 到 了 只有 两张 饭桌 大小 的 断崖 顶部 , 此崖 东南 北三面 是 悬崖绝壁 , 一面 与 山体 陡坡 相连 。 老狼 背冲 悬崖 独把 一面 , 浑浊 的 老 眼中 凶光 老辣 呛 人 , 它 喘 了 一口气 准备 死拼 。 猎狗 们 围成 半圆 猎圈 , 狂吼 猛 叫 , 可 谁 也 不敢 上 , 生怕 失足 坠崖 。 人们 全围 了 过去 , 包顺贵 一看 这 阵势 高兴 地大喊 : 谁 也 别动 , 看 我 的 ! 他 掰 顺 刺刀 , 推上 子弹 , 准备 抵近 射击 。

包顺贵 刚 走 到 狗 群 的 后面 , 只见 老狼 斜身 一 蹿 , 朝 断崖 与 山体 交接处 的 碎石 陡坡 面扑 去 。 老 狼头 朝上 扑 住 了 碎石 坡面 , 用四爪 深深地 抠 住 陡坡 碎石 , 头 胸腹 紧贴 坡面 , 石块 哗啦啦 地 垮塌 下去 , 老狼 像是 趴在 高 陡 的 滑梯 上 一般 , 随着 无数 碎石 坠 滑下去 ; 碎石 带 起 无数 小石 大石 , 纷纷 砸 到 老狼 身上 , 一时 卷起 滚滚 沙灰 , 将 老狼 完全 吞没 、 掩埋 了 。

人们 急忙 小心 地 走近 崖边 , 探头 下 看 , 直到 尘沙 散尽 , 也 没有 见到 老狼 的 影子 。 包顺贵 问 : 咋 回事儿 ? 狼 是 摔死 了 砸死 了 还是 逃跑 了 ? 巴图 闷闷 说 : 不管 死活 , 反正 你 都 得 不 着 狼皮 喽 。 包顺贵 愣 在 那里 半天 说不出 话 来 。

杨克 低头 默立 , 他 想起 了 中学 时 看 的 那个 电影 《 狼牙山 五壮士 》。

两条 守住 石洞 的 猎狗 又 叫 了 起来 。 包顺贵 猛醒 , 他 说 : 还有 一条 呐 , 快去 ! 今天 怎么 也 得 抓 着 一条 狼 。

沙茨 楞 和 桑杰 先 走向 被 石头 卡住 的 狗 , 两人 各 抓住 狗 的 两条腿 , 把 狗 从 石头 里 抬 拔出来 。 狗 两肋 的 毛 擦 脱 了 两大片 , 露出 了 皮 , 渗出 了 血 , 同 一家 的 狗 亲戚 上前 帮忙 舔 血 。

猎队 来到 石洞口 外 , 这个 洞 是 石岩风 化石 垮塌 以后 形成 的 一个 天然 洞 , 成为 草原 动物 的 一个 临时 藏身 洞 , 石头堆 上 有 几大摊 像 石灰水 似的 老鹰 粪 。 包顺贵 仔细 看 了 看 石洞 , 开始 挠头 : 他 奶奶 的 , 挖 还 不能 挖 , 一 挖准 塌方 ; 熏 还 没法 熏 , 一熏准 撒气 漏风 。 巴图 , 你 看 咋办 ?

巴图 用 套马 杆后 杆 往里 捅 了 捅 , 里面 传出 碎石 下落 的 声音 。 他 摇 了 摇头 说 : 别 费事 了 , 挖 垮 了 石堆 , 伤 了 人 和 狗 划不来 。 包顺贵 问 : 这个 洞深 不深 ? 巴 图说 : 深倒 是 不 深 。 包顺贵 说 : 我 看 咱们 还是 用 烟熏 , 你们 都 去 挖 草皮 , 点火 以后 , 哪儿 冒烟 就 堵 那儿 。 我 带 着 辣椒 呢 , 我 不信 狼 不怕 辣烟 。 快 ! 快 ! 都 去 干 ! 我 和 杨克 留下 守洞 。 带 了 你们 几个 打狼 能手 , 打 了 三天 狼 , 一条 也 没 打着 , 全场 的 人 都 该 看 咱们 的 笑话 了 。

猎手 们 分头去 找 烧柴 和 草皮 , 包顺贵 和 杨克 坐守 在 洞口 。 杨克说 : 这 条 母狼 又 老 又 有 病 , 枯瘦 如柴 , 活 也 活不了 多少 日子 了 , 再说 , 夏天 狼皮 没狼绒 , 收购站 也 不收 , 还是 饶 它 一命 吧 。

包顺贵 面色 铁青 , 吐 了 一口 烟 说道 : 说实话 , 这人 呐 , 还 真 不如 狼 。 我带 过兵 , 打起 仗 来 , 谁 也 不敢 保证 部队 里 不出 一个 逃兵 和 叛徒 , 可 这 狼 咋 就 这么 宁死不屈 ? 说句 良心话 , 额仑 的 狼 个个 都 是 好 兵 , 连 伤兵 老兵 女兵 都 让 人 胆颤心惊 …… 不过 , 你 说 夏天 的 狼皮 没人要 , 那 你 就 不 懂 了 , 在 我们 老家 , 狼 毛太厚 的 狼皮 没人敢 做 皮褥子 , 睡上去 人烧 得 鼻子 出血 , 毛薄 的 狼皮 倒 是 宝贝 。 你 可 不能 心软 , 打仗 就是 你死我活 , 穷寇 也 得 斩尽杀绝 。

巴图 等 人用 绳索 拖 来 一捆 捆 枯枝 , 沙茨 楞 等 人用 单袍 下摆 兜来 了 几堆 带土 的 草皮 。 包顺贵 将 干柴 湿 柴堆 在 洞口 , 点火 熏烟 。 几位 猎手 跪 在 洞口 火堆 旁 , 端起 蒙古 单袍 的 下摆 , 朝洞 里 煽烟 。 浓烟 灌进 洞里 , 不一会儿 , 石堆 四处 冒烟 , 猎手 们 急忙 往 冒烟 处糊 草皮 , 洞外 一片 忙乱 一片 咳声 , 石堆 上 漏气 漏烟处 越来越少 。

包顺贵 抓 了 一大 把 半 干辣椒 , 放到 火堆 上 , 一股 呛 辣 浓烟 被 煽 进洞 里 。 人 和 狗 都 站 到 上 风头 , 石洞 正 处在 石堆 的 下方 , 像 一个 大灶 的 添 火口 。 辣烟 滚滚 而入 , 一会儿 就 完全 灌满 了 石洞 , 猎手 们 只是 故意 留出 了 一两个 小小的 出气口 。 忽然 , 洞里 传出 老母 狼 剧烈 的 咳嗽声 , 所有 的 人 都 紧握 马棒 , 所有 的 猎狗 都 弓背 待搏 。 洞中 的 咳声 越来越 响 , 像 一个 患 老年 支气管炎 的 病人 , 咳得 几乎 把 肺 都 要 咳 出来 了 。 然而 , 母狼 就是 不 露头 。 杨克 被 残烟 呛 出 了 眼泪 , 他 简直 无法 相信 狼 有 这样 惊人 的 忍耐力 。 要是 人 的话 , 死 也 要死 到 外面 来 了 。

突然 , 石堆 哗啦一声 , 一下子 塌下 半米 , 几处 石缝 冲出 几股 浓烟 , 不一会儿 , 所有 封泥 处 都 重新 冒出 烟来 。 几块 大石头 向 擂石 一样 滚 砸 下山 , 差点 砸 着 扇 烟 的 猎手 。 人们 惊出 一身 冷汗 , 包顺贵 大喊 : 洞里 塌方 , 快 躲开 !

洞中 咳声 骤停 , 再 没有 任何 动静 。 辣烟朝 天升 去 , 石洞 已 灌 不 进烟 了 。 巴图 对 包顺贵 说 : 算 你 倒霉 , 又 碰上 了 一条 敢 自杀 的 狼 。 它 把 洞 扒 塌 了 , 把 自个儿 活埋 了 , 连 皮子 也 不 给 你 。 包顺贵 恼怒 地 吼道 : 搬 石头 ! 我 非要 把 狼 挖出来 不可 。

忙 累 了 多日 的 猎手 们 都 坐 石头 上 , 谁 也 不 动手 。 巴图 掏出 一包 好烟 , 分给 众 猎手 , 又 给 包顺贵 递上 一颗 , 说道 : 谁 都 知道 你 打 狼 不是 为了 狼皮 , 是 为了 灭 狼 , 这会儿 狼 已经 死 了 , 不 就 成 了 吗 ? 咱们 这点 人 , 怕 是 挖 到 明儿 天亮 也 挖 不成 。 大伙 都 可以 作证 , 你 这回 带 打狼队 , 赶跑 了 狼群 , 还 打死 了 两条 大狼 , 把 一条 狼 逼 得 跳 了 崖 , 还 把 一条 狼 呛 死 在 石洞里 。 再说 , 夏天 的 狼皮 卖 不了 钱 啊 …… 巴图 回头 说 : 大伙 能 证明 吗 ? 众人 齐声 说 : 能 ! 包顺贵 也 累 了 , 他 猛吸 一口 说 : 好 吧 , 休息 一会儿 , 就 撤 !

杨克 愣 在 石堆 前 , 他 的 灵魂 像是 被 巨石 塌方 猛 地震 砸 了 一下 , 全身 的 血气 都 冲 发出 来 。 他 几乎 就要 单腿 下跪 向 石堆 行 蒙古 壮士 礼 , 挺 了 挺 身子 还是 站住 了 。 杨克 走 到 巴图 面前 向 他 要 了 一支 烟 , 吸 了 几口 , 便 双手 举烟 过头 , 向 石堆 拜 了 三 拜 , 然后 把 香烟 恭恭敬敬 地 插 在 石堆 面前 的 石缝 里 。 石堆 宛如 一座 巨大 的 石坟 , 袅袅 烟雾 轻轻 升空 , 带 着 老母 狼 不屈 的 灵魂 , 升 上 蓝蓝的 腾格里 。

猎手 们 都 站 了 起来 , 他们 没有 跟着 杨克 插香 。 人 吸过 的 香烟 是 被 蒙古 牧民 认作 不洁 之物 , 不能 用来 敬神 , 但是 他们 都 没有 计较 杨克 这种 不洁 的 方式 。 猎手 们 掐灭 了 手中 的 香烟 , 站 得 笔直 , 仰望 腾格里 , 默默无语 , 目光 纯净 清澈 , 比 香烟 更 快 地直 上 腾格里 , 护送 老母 狼 的 灵魂 抵达 天国 。 连包 顺贵 都 不敢 再吸 一口 烟 , 直到 烟烧 手指 。

巴图 对 包顺贵 说 : 今天 看见 了 吧 , 从前 成吉思汗 的 骑兵 , 个个 都 像 这 两条 狼 , 死 也 要死 得 让 敌人 丧胆 。 你 也 是 蒙古 子孙 , 根 还 在 草原 , 你 也 该 敬敬 蒙古 神灵 了 ……

杨克 心中 感叹 道 : 死亡 也 是 巨大 的 战斗力 , 狼图腾 培育 了 多少 慷慨 赴死 的 蒙古 武士 啊 。 古代 汉人 虽然 几乎 比 蒙古人 多 百倍 , 但 宫廷 和 民间 骨子里 真正 流行 的 信仰 却是 好死不如 赖 活着 , 这是 华夏 农耕 民族 得以 延续 至今 的 一种 极为 实用 的 活命 经验 和 哲学 。 好死不如 赖 活着 的 “ 赖劲 ”, 也 是 一种 民族 精神 , 而 这种 精神 又 滋生 出 多少 汉奸 伪军 , 让 游牧民族 鄙视 和 畏惧 。 中 唐 晚唐 以后 汉人 一蹶不振 , 频频 沦为 亡国奴 , 秦皇汉 武唐宗 时代 的 浩浩 霸气 上 哪里 去 了 呢 ? 难道 是因为 中 唐 晚唐 时 , 中原 大地 的 狼群 被 汉人 斩尽杀绝 了 么 ? 是 由于 凶猛 卓绝 的 狼 老师 被 灭绝 , 才 导致 民族 精神 和 性格 的 萎靡 ? 杨克 又 有 新 问题 可以 和 陈阵 讨论 一夜 了 。

猎队 快到 帐篷 的 时候 , 包顺贵 对 巴 图说 : 你们 先回去 烧一锅 水 , 我 去 打 只 天鹅 , 晚上 我 请 大伙 喝酒 吃 肉 。 杨克急 得 大叫 : 包 主任 , 我 求求 您 了 , 天鹅 杀 不得 。 包顺 贵头 也 不 回地 说 : 我 非得 杀 只 天鹅 , 冲冲 这 几天 的 晦气 !

杨克 一路 追上去 , 还 想 劝阻 , 但是 包顺贵 的 马快 , 已经 先行 冲 到 湖边 。 湖上 的 水鸟 大雁 野鸭 , 还 在 悠悠 低飞 , 根本 不 提防 骑马 带枪 的 人 。 芦苇 中飞起 七八只 大天鹅 , 像 机群 刚刚 驶离 机场跑道 , 腾空而起 , 一扇 扇 巨大 的 翅膀 迎面 扑 来 , 在 包顺贵 头顶 上 落下 巨大 的 阴影 。 还 未 等 杨克 追上 包顺贵 , 枪声 已响 , 啪 啪啪 一连 三枪 , 一只 巨大 的 白鸟 落到 杨克 的 马前 。 马 被 惊 得 猛地 一闪 , 把 杨克 甩到 湿漉漉 的 湖边 草地上 。

白天鹅 在 草地上 喷血 挣扎 。 杨克 多次 看过 芭蕾舞剧 中 天鹅 之死 那 凄绝 的 一幕 , 但 眼前 的 天鹅 却 没有 舞剧 中 的 天鹅 那么 从容 优雅 , 而 像 一只 被 割断 脖子 的 普通 家鹅 一样 , 拼命 蹬腿 , 拼命 扑扇 翅膀 , 拼命 想 用 翅膀 撑 地 站 起来 , 求生 的 本能 使 它 在 生命 的 最后 一刻 仍 在 挣扎 。 血 从 天鹅 雪白 侧 胸 的 枪 洞里 喷涌 出来 , 杨克 扑 了 几次 , 都 没有 抱住 它 , 眼睁睁 看着 那条 细细的 血流 注入 草地 , 然后 一滴 滴流 尽 ……

杨克 终于 抱住 了 大天鹅 , 它 柔软 的 肚腹 上 仍 带 着 体温 , 但 那 美丽 的 长颈 , 已 弯曲 不成 任何 有 力量 的 问号 了 , 像 被 抽 了 脊骨 的 白蛇 一样 , 软沓沓 地 挂 在 杨克 的 肘弯 里 , 沾血 的 白 羽毛 在 人迹 初至 的 天鹅 湖畔 零落 飘飞 。 杨克 小心 地 托起 天鹅 的 头 , 放大 的 瞳孔 中是 一轮 黑 蓝色 的 天空 , 好似 怒目 圆 瞪 的 腾格里 。 他 的 眼里 一下子 溢满 了 泪水 —— 这 高贵 洁白 、 翱翔 万里 的 生命 , 给 人类 带来 无穷 美丽 幻想 的 大天鹅 , 竟然 被 人 像 杀 草鸡 一样 地 杀死 了 。

杨克 心中 的 悲愤 难以 自制 , 那一刻 他 真想 跳 到 湖里 去 , 游 到 苇丛 深处 去 给 大天鹅 们 报警 。 最后 一抹 晚霞 消失 , 一锅 天鹅肉 孤单单 地陪 着 包顺贵 , 没人同 他 说话 。 猎手 们 仍 以 烤 野猪 肉当 晚餐 , 杨克 拿 着 剔肉 刀子 的 手 一直 在 发颤 。

天鹅湖 的 上空 , 天鹅 群 “ 刚刚 、 刚刚 ” 的 哀鸣 声 整夜 不 绝 。

半夜 , 杨克 被 帐 外 几条 猎狗 学叫 狼嗥 的 声音 惊醒 , 狗叫声 一 停 , 杨克 隐隐 听到 东边 远 山里 传来 凄凉 苍老 , 哽咽 得 断断续续 的 狼嗥 。 杨克 的 心 被 凄寒 冰冷 的 狼嗥 穿透 —— 那条 老公 狼 高山 跳崖 竟然 没有 摔死 , 爬 了 半夜 , 带 着 累累 重伤 翻过 了 山 。 它 此时 一定 在 老伴 亡妻 的 石坟 前 , 哀叫 哭 嚎 , 痛心 痛魂 痛不欲生 , 它 可能 连 扒开 石堆 再见 一次 老妻 遗容 的 力气 也 没有 了 。 丧偶 天鹅 的 哀鸣 和 丧偶 老狼 的 哀嗥 振颤 共鸣 , 合成 了 《 草原 悲怆 》, 比 柴可夫斯基 的 《 悲怆 》 更加 真切 , 更加 悲怆 。

杨克 泪水 喘急 , 直到 天明 。

几天 以后 , 沙茨 楞 从 场部 回来 说 , 包顺 贵装 了 半 卡车 野 芍药 的 大根 , 到 城里 去 了 。


第十九章 (3)

第二天 , 猎队 在 东 山里 , 一条 山沟 一条 山沟 地 拉网 搜索 , 整整 一天 却 一无所获 。 第三天 猎队 进入 深山 , 直到 下午 , 已 是 人困马乏 , 包顺贵 , 巴图 和 杨克 忽然 听到 不远处 传来 了 一阵 枪声 。 三人 循声 望去 , 只见 东边 山梁 上 竟然 出现 了 两条 狼 。 两条 狼 刚刚 跌跌撞撞 跑 上 山梁 , 发现 这边 也 有 人马 狗 , 于是 便 拼命 往 一处 岩石 突兀 的 山头 上爬 。 巴图 用 望远镜 看 了 看 说 : 大 狼群 早就 逃走 了 , 这是 两条 跟不上 队 的 老狼 。 包顺贵 兴奋 地说 : 不管 老狼 还是 好 狼 , 扒 下 这 两 张狼皮 就是 胜利 。 巴图 一边 追 一边 嘀咕 : 咋 看不出 , 你 看 两条 狼后 半身 的 狼 毛 还 没脱 干净

呢 , 可怜 呐 。

山梁 两侧 的 猎手 和 猎狗 全部 追 向 山顶 。 两条 老狼 一大 一小 , 大 的 那条 左前 腿 不能 伸直 , 好像 是 在 以往 的 战斗 中 被 猎狗 咬伤 了 脚筋 。 另 一条 小 的 像是 条 老母 狼 , 瘦骨嶙峋 , 老得 毛色 灰白 。 巴勒 、 二郎 和 其它 猎狗 , 见到 两条 狼 是 老狼 半 瘸 狼 , 不仅 不 加速 , 反而 有些 迟疑 。 只有 一条 刚 成年 的 猎狗 以为 可 占 到 便宜 , 便 不知深浅 地冲 了 上去 。

两条 狼 跑 进 了 遍布 风化 岩石 的 地段 , 那里 山势 复杂 , 巨石 突兀 , 碎石 虚叠 。 狼 每 走 一步 , 就 发出 碎石 垮塌 的 哗哗 声响 。 马已 难行 , 猎手 们 纷纷 下马 , 持枪 持杆 , 三面 包抄 。 久经沙场 的 巴勒 和 二郎 步幅 小 , 吼声 大 。 只有 那条 争功 心切 的 愣头青 , 全速 猛追 , 叫 都 叫 不 回 。 只见 那条 老公 狼 , 刚刚 跃上 一块 巨大 方石 , 便 以 两个 后 爪 为 轴 , 冷不丁 地来 了 个 180 度 的 全身 急扫 , 将 那条 正跃 在 半空 , 眼看 就要 落到 方石 上 的 猎狗 打偏 了 航道 。 只 听 一声 惨叫 , 猎狗 坠入 石下 , 仰面朝天 地卡 在 两块 柱石 之间 , 伤 虽不重 , 但 人 一时 很难 将 它 拔出来 , 只好 任它 在 那里 哭叫 。 猎狗 们 全都 紧张 得 竖起 鬃毛 , 老母 狼 趁机 嗖地 钻进 一个 石洞 。

老公 狼冲 到 了 只有 两张 饭桌 大小 的 断崖 顶部 , 此崖 东南 北三面 是 悬崖绝壁 , 一面 与 山体 陡坡 相连 。 老狼 背冲 悬崖 独把 一面 , 浑浊 的 老 眼中 凶光 老辣 呛 人 , 它 喘 了 一口气 准备 死拼 。 猎狗 们 围成 半圆 猎圈 , 狂吼 猛 叫 , 可 谁 也 不敢 上 , 生怕 失足 坠崖 。 人们 全围 了 过去 , 包顺贵 一看 这 阵势 高兴 地大喊 : 谁 也 别动 , 看 我 的 ! 他 掰 顺 刺刀 , 推上 子弹 , 准备 抵近 射击 。

包顺贵 刚 走 到 狗 群 的 后面 , 只见 老狼 斜身 一 蹿 , 朝 断崖 与 山体 交接处 的 碎石 陡坡 面扑 去 。 老 狼头 朝上 扑 住 了 碎石 坡面 , 用四爪 深深地 抠 住 陡坡 碎石 , 头 胸腹 紧贴 坡面 , 石块 哗啦啦 地 垮塌 下去 , 老狼 像是 趴在 高 陡 的 滑梯 上 一般 , 随着 无数 碎石 坠 滑下去 ; 碎石 带 起 无数 小石 大石 , 纷纷 砸 到 老狼 身上 , 一时 卷起 滚滚 沙灰 , 将 老狼 完全 吞没 、 掩埋 了 。

人们 急忙 小心 地 走近 崖边 , 探头 下 看 , 直到 尘沙 散尽 , 也 没有 见到 老狼 的 影子 。 包顺贵 问 : 咋 回事儿 ? 狼 是 摔死 了 砸死 了 还是 逃跑 了 ? 巴图 闷闷 说 : 不管 死活 , 反正 你 都 得 不 着 狼皮 喽 。 包顺贵 愣 在 那里 半天 说不出 话 来 。

杨克 低头 默立 , 他 想起 了 中学 时 看 的 那个 电影 《 狼牙山 五壮士 》。

两条 守住 石洞 的 猎狗 又 叫 了 起来 。 包顺贵 猛醒 , 他 说 : 还有 一条 呐 , 快去 ! 今天 怎么 也 得 抓 着 一条 狼 。

沙茨 楞 和 桑杰 先 走向 被 石头 卡住 的 狗 , 两人 各 抓住 狗 的 两条腿 , 把 狗 从 石头 里 抬 拔出来 。 狗 两肋 的 毛 擦 脱 了 两大片 , 露出 了 皮 , 渗出 了 血 , 同 一家 的 狗 亲戚 上前 帮忙 舔 血 。

猎队 来到 石洞口 外 , 这个 洞 是 石岩风 化石 垮塌 以后 形成 的 一个 天然 洞 , 成为 草原 动物 的 一个 临时 藏身 洞 , 石头堆 上 有 几大摊 像 石灰水 似的 老鹰 粪 。 包顺贵 仔细 看 了 看 石洞 , 开始 挠头 : 他 奶奶 的 , 挖 还 不能 挖 , 一 挖准 塌方 ; 熏 还 没法 熏 , 一熏准 撒气 漏风 。 巴图 , 你 看 咋办 ?

巴图 用 套马 杆后 杆 往里 捅 了 捅 , 里面 传出 碎石 下落 的 声音 。 他 摇 了 摇头 说 : 别 费事 了 , 挖 垮 了 石堆 , 伤 了 人 和 狗 划不来 。 包顺贵 问 : 这个 洞深 不深 ? 巴 图说 : 深倒 是 不 深 。 包顺贵 说 : 我 看 咱们 还是 用 烟熏 , 你们 都 去 挖 草皮 , 点火 以后 , 哪儿 冒烟 就 堵 那儿 。 我 带 着 辣椒 呢 , 我 不信 狼 不怕 辣烟 。 快 ! 快 ! 都 去 干 ! 我 和 杨克 留下 守洞 。 带 了 你们 几个 打狼 能手 , 打 了 三天 狼 , 一条 也 没 打着 , 全场 的 人 都 该 看 咱们 的 笑话 了 。

猎手 们 分头去 找 烧柴 和 草皮 , 包顺贵 和 杨克 坐守 在 洞口 。 杨克说 : 这 条 母狼 又 老 又 有 病 , 枯瘦 如柴 , 活 也 活不了 多少 日子 了 , 再说 , 夏天 狼皮 没狼绒 , 收购站 也 不收 , 还是 饶 它 一命 吧 。

包顺贵 面色 铁青 , 吐 了 一口 烟 说道 : 说实话 , 这人 呐 , 还 真 不如 狼 。 我带 过兵 , 打起 仗 来 , 谁 也 不敢 保证 部队 里 不出 一个 逃兵 和 叛徒 , 可 这 狼 咋 就 这么 宁死不屈 ? 说句 良心话 , 额仑 的 狼 个个 都 是 好 兵 , 连 伤兵 老兵 女兵 都 让 人 胆颤心惊 …… 不过 , 你 说 夏天 的 狼皮 没人要 , 那 你 就 不 懂 了 , 在 我们 老家 , 狼 毛太厚 的 狼皮 没人敢 做 皮褥子 , 睡上去 人烧 得 鼻子 出血 , 毛薄 的 狼皮 倒 是 宝贝 。 你 可 不能 心软 , 打仗 就是 你死我活 , 穷寇 也 得 斩尽杀绝 。

巴图 等 人用 绳索 拖 来 一捆 捆 枯枝 , 沙茨 楞 等 人用 单袍 下摆 兜来 了 几堆 带土 的 草皮 。 包顺贵 将 干柴 湿 柴堆 在 洞口 , 点火 熏烟 。 几位 猎手 跪 在 洞口 火堆 旁 , 端起 蒙古 单袍 的 下摆 , 朝洞 里 煽烟 。 浓烟 灌进 洞里 , 不一会儿 , 石堆 四处 冒烟 , 猎手 们 急忙 往 冒烟 处糊 草皮 , 洞外 一片 忙乱 一片 咳声 , 石堆 上 漏气 漏烟处 越来越少 。

包顺贵 抓 了 一大 把 半 干辣椒 , 放到 火堆 上 , 一股 呛 辣 浓烟 被 煽 进洞 里 。 人 和 狗 都 站 到 上 风头 , 石洞 正 处在 石堆 的 下方 , 像 一个 大灶 的 添 火口 。 辣烟 滚滚 而入 , 一会儿 就 完全 灌满 了 石洞 , 猎手 们 只是 故意 留出 了 一两个 小小的 出气口 。 忽然 , 洞里 传出 老母 狼 剧烈 的 咳嗽声 , 所有 的 人 都 紧握 马棒 , 所有 的 猎狗 都 弓背 待搏 。 洞中 的 咳声 越来越 响 , 像 一个 患 老年 支气管炎 的 病人 , 咳得 几乎 把 肺 都 要 咳 出来 了 。 然而 , 母狼 就是 不 露头 。 杨克 被 残烟 呛 出 了 眼泪 , 他 简直 无法 相信 狼 有 这样 惊人 的 忍耐力 。 要是 人 的话 , 死 也 要死 到 外面 来 了 。

突然 , 石堆 哗啦一声 , 一下子 塌下 半米 , 几处 石缝 冲出 几股 浓烟 , 不一会儿 , 所有 封泥 处 都 重新 冒出 烟来 。 几块 大石头 向 擂石 一样 滚 砸 下山 , 差点 砸 着 扇 烟 的 猎手 。 人们 惊出 一身 冷汗 , 包顺贵 大喊 : 洞里 塌方 , 快 躲开 !

洞中 咳声 骤停 , 再 没有 任何 动静 。 辣烟朝 天升 去 , 石洞 已 灌 不 进烟 了 。 巴图 对 包顺贵 说 : 算 你 倒霉 , 又 碰上 了 一条 敢 自杀 的 狼 。 它 把 洞 扒 塌 了 , 把 自个儿 活埋 了 , 连 皮子 也 不 给 你 。 包顺贵 恼怒 地 吼道 : 搬 石头 ! 我 非要 把 狼 挖出来 不可 。

忙 累 了 多日 的 猎手 们 都 坐 石头 上 , 谁 也 不 动手 。 巴图 掏出 一包 好烟 , 分给 众 猎手 , 又 给 包顺贵 递上 一颗 , 说道 : 谁 都 知道 你 打 狼 不是 为了 狼皮 , 是 为了 灭 狼 , 这会儿 狼 已经 死 了 , 不 就 成 了 吗 ? 咱们 这点 人 , 怕 是 挖 到 明儿 天亮 也 挖 不成 。 大伙 都 可以 作证 , 你 这回 带 打狼队 , 赶跑 了 狼群 , 还 打死 了 两条 大狼 , 把 一条 狼 逼 得 跳 了 崖 , 还 把 一条 狼 呛 死 在 石洞里 。 再说 , 夏天 的 狼皮 卖 不了 钱 啊 …… 巴图 回头 说 : 大伙 能 证明 吗 ? 众人 齐声 说 : 能 ! 包顺贵 也 累 了 , 他 猛吸 一口 说 : 好 吧 , 休息 一会儿 , 就 撤 !

杨克 愣 在 石堆 前 , 他 的 灵魂 像是 被 巨石 塌方 猛 地震 砸 了 一下 , 全身 的 血气 都 冲 发出 来 。 他 几乎 就要 单腿 下跪 向 石堆 行 蒙古 壮士 礼 , 挺 了 挺 身子 还是 站住 了 。 杨克 走 到 巴图 面前 向 他 要 了 一支 烟 , 吸 了 几口 , 便 双手 举烟 过头 , 向 石堆 拜 了 三 拜 , 然后 把 香烟 恭恭敬敬 地 插 在 石堆 面前 的 石缝 里 。 石堆 宛如 一座 巨大 的 石坟 , 袅袅 烟雾 轻轻 升空 , 带 着 老母 狼 不屈 的 灵魂 , 升 上 蓝蓝的 腾格里 。

猎手 们 都 站 了 起来 , 他们 没有 跟着 杨克 插香 。 人 吸过 的 香烟 是 被 蒙古 牧民 认作 不洁 之物 , 不能 用来 敬神 , 但是 他们 都 没有 计较 杨克 这种 不洁 的 方式 。 猎手 们 掐灭 了 手中 的 香烟 , 站 得 笔直 , 仰望 腾格里 , 默默无语 , 目光 纯净 清澈 , 比 香烟 更 快 地直 上 腾格里 , 护送 老母 狼 的 灵魂 抵达 天国 。 连包 顺贵 都 不敢 再吸 一口 烟 , 直到 烟烧 手指 。

巴图 对 包顺贵 说 : 今天 看见 了 吧 , 从前 成吉思汗 的 骑兵 , 个个 都 像 这 两条 狼 , 死 也 要死 得 让 敌人 丧胆 。 你 也 是 蒙古 子孙 , 根 还 在 草原 , 你 也 该 敬敬 蒙古 神灵 了 ……

杨克 心中 感叹 道 : 死亡 也 是 巨大 的 战斗力 , 狼图腾 培育 了 多少 慷慨 赴死 的 蒙古 武士 啊 。 古代 汉人 虽然 几乎 比 蒙古人 多 百倍 , 但 宫廷 和 民间 骨子里 真正 流行 的 信仰 却是 好死不如 赖 活着 , 这是 华夏 农耕 民族 得以 延续 至今 的 一种 极为 实用 的 活命 经验 和 哲学 。 好死不如 赖 活着 的 “ 赖劲 ”, 也 是 一种 民族 精神 , 而 这种 精神 又 滋生 出 多少 汉奸 伪军 , 让 游牧民族 鄙视 和 畏惧 。 中 唐 晚唐 以后 汉人 一蹶不振 , 频频 沦为 亡国奴 , 秦皇汉 武唐宗 时代 的 浩浩 霸气 上 哪里 去 了 呢 ? 难道 是因为 中 唐 晚唐 时 , 中原 大地 的 狼群 被 汉人 斩尽杀绝 了 么 ? 是 由于 凶猛 卓绝 的 狼 老师 被 灭绝 , 才 导致 民族 精神 和 性格 的 萎靡 ? 杨克 又 有 新 问题 可以 和 陈阵 讨论 一夜 了 。

猎队 快到 帐篷 的 时候 , 包顺贵 对 巴 图说 : 你们 先回去 烧一锅 水 , 我 去 打 只 天鹅 , 晚上 我 请 大伙 喝酒 吃 肉 。 杨克急 得 大叫 : 包 主任 , 我 求求 您 了 , 天鹅 杀 不得 。 包顺 贵头 也 不 回地 说 : 我 非得 杀 只 天鹅 , 冲冲 这 几天 的 晦气 !

杨克 一路 追上去 , 还 想 劝阻 , 但是 包顺贵 的 马快 , 已经 先行 冲 到 湖边 。 湖上 的 水鸟 大雁 野鸭 , 还 在 悠悠 低飞 , 根本 不 提防 骑马 带枪 的 人 。 芦苇 中飞起 七八只 大天鹅 , 像 机群 刚刚 驶离 机场跑道 , 腾空而起 , 一扇 扇 巨大 的 翅膀 迎面 扑 来 , 在 包顺贵 头顶 上 落下 巨大 的 阴影 。 还 未 等 杨克 追上 包顺贵 , 枪声 已响 , 啪 啪啪 一连 三枪 , 一只 巨大 的 白鸟 落到 杨克 的 马前 。 马 被 惊 得 猛地 一闪 , 把 杨克 甩到 湿漉漉 的 湖边 草地上 。

白天鹅 在 草地上 喷血 挣扎 。 杨克 多次 看过 芭蕾舞剧 中 天鹅 之死 那 凄绝 的 一幕 , 但 眼前 的 天鹅 却 没有 舞剧 中 的 天鹅 那么 从容 优雅 , 而 像 一只 被 割断 脖子 的 普通 家鹅 一样 , 拼命 蹬腿 , 拼命 扑扇 翅膀 , 拼命 想 用 翅膀 撑 地 站 起来 , 求生 的 本能 使 它 在 生命 的 最后 一刻 仍 在 挣扎 。 血 从 天鹅 雪白 侧 胸 的 枪 洞里 喷涌 出来 , 杨克 扑 了 几次 , 都 没有 抱住 它 , 眼睁睁 看着 那条 细细的 血流 注入 草地 , 然后 一滴 滴流 尽 ……

杨克 终于 抱住 了 大天鹅 , 它 柔软 的 肚腹 上 仍 带 着 体温 , 但 那 美丽 的 长颈 , 已 弯曲 不成 任何 有 力量 的 问号 了 , 像 被 抽 了 脊骨 的 白蛇 一样 , 软沓沓 地 挂 在 杨克 的 肘弯 里 , 沾血 的 白 羽毛 在 人迹 初至 的 天鹅 湖畔 零落 飘飞 。 杨克 小心 地 托起 天鹅 的 头 , 放大 的 瞳孔 中是 一轮 黑 蓝色 的 天空 , 好似 怒目 圆 瞪 的 腾格里 。 他 的 眼里 一下子 溢满 了 泪水 —— 这 高贵 洁白 、 翱翔 万里 的 生命 , 给 人类 带来 无穷 美丽 幻想 的 大天鹅 , 竟然 被 人 像 杀 草鸡 一样 地 杀死 了 。

杨克 心中 的 悲愤 难以 自制 , 那一刻 他 真想 跳 到 湖里 去 , 游 到 苇丛 深处 去 给 大天鹅 们 报警 。 最后 一抹 晚霞 消失 , 一锅 天鹅肉 孤单单 地陪 着 包顺贵 , 没人同 他 说话 。 猎手 们 仍 以 烤 野猪 肉当 晚餐 , 杨克 拿 着 剔肉 刀子 的 手 一直 在 发颤 。

天鹅湖 的 上空 , 天鹅 群 “ 刚刚 、 刚刚 ” 的 哀鸣 声 整夜 不 绝 。

半夜 , 杨克 被 帐 外 几条 猎狗 学叫 狼嗥 的 声音 惊醒 , 狗叫声 一 停 , 杨克 隐隐 听到 东边 远 山里 传来 凄凉 苍老 , 哽咽 得 断断续续 的 狼嗥 。 杨克 的 心 被 凄寒 冰冷 的 狼嗥 穿透 —— 那条 老公 狼 高山 跳崖 竟然 没有 摔死 , 爬 了 半夜 , 带 着 累累 重伤 翻过 了 山 。 它 此时 一定 在 老伴 亡妻 的 石坟 前 , 哀叫 哭 嚎 , 痛心 痛魂 痛不欲生 , 它 可能 连 扒开 石堆 再见 一次 老妻 遗容 的 力气 也 没有 了 。 丧偶 天鹅 的 哀鸣 和 丧偶 老狼 的 哀嗥 振颤 共鸣 , 合成 了 《 草原 悲怆 》, 比 柴可夫斯基 的 《 悲怆 》 更加 真切 , 更加 悲怆 。

杨克 泪水 喘急 , 直到 天明 。

几天 以后 , 沙茨 楞 从 场部 回来 说 , 包顺 贵装 了 半 卡车 野 芍药 的 大根 , 到 城里 去 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