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十九章 (2)

第十九章 (2)

包顺贵 只得 下令 过河 。 巴图 找 了 一片 水 较浅 的 沙质 河床 , 然后 和 几个 猎手 用 铁锹 在 河 的 两岸 铲出 斜坡 。 巴图 骑马 牵着 架车 的 辕马 过 了 河 , 猎队 又 在 东 山坡 上 一块 地势 较平 的 草地上

, 支起 了 白 帆布 帐篷 。 巴图 吩咐 两个 猎手 在 帐 外 埋锅 烧茶 , 然后 对 包顺贵 说 : 我 去 南边 山沟 里 看看 , 没准 能 找 着 受伤 的 黄羊 , 猎人 到 了 这儿 , 哪能 吃 带来 的 肉干 呢 。 包顺贵 高兴 地 连连 点头称是 。 巴图 带上 两个 猎手 和 所有 大狗 向 南山 奔 去 。 巴勒 和 二郎 认识 这片 打过 黄羊 的 猎场 , 猎性 十足 地冲 在 前面 。

杨克 最 惦念 湖中 的 天鹅 , 不得不 把 跟 巴图 去 打猎 的 机会 忍痛 割舍 , 而 留在 营地 高坡 上 远远 眺望 天鹅湖 。 为了 看 天鹅湖 里 的 天鹅 , 他 缠 了 包顺贵 和 毕利格 老人 足足 两天 , 一定 要 在 大队人马 畜群 开进 新 草场 之前 捷足先登 , 才 总算 得到 了 这个 充分 欣赏 边境 处女 天鹅湖 美景 的 机会 。 此刻 , 他 觉得 天鹅湖 比 陈阵 向 他 描述 的 还要 美 , 陈阵 没有 到 小河 的 东边 来 , 这里 地势 高 , 可以 越过 密密的 绿苇 , 将 天鹅湖 尽收眼底 。 他 坐在 草坡 上 , 掏出 望远镜 , 看得气 都 透不过 来 了 。 他 正 独自一人 沉浸 在 宁静 的 遐思 中 , 一阵 马蹄声 从 他 身后 传来 。

包顺贵 兴冲冲 地 对 他 喊道 : 嗨 , 你 也 在 琢磨 天鹅 那 ? 走 , 咱俩 上 泡子 边去 打 只 天鹅 来 解解馋 。 这儿 的 牧民 不吃 飞禽 , 连鸡 都 不会 吃 。 我 叫 他们 去 , 谁 也 不 去 。 他们 不吃 , 咱俩 吃 。 杨克一 回头 , 看见 了 包顺贵 正 摆弄 着 手中 的 那杆 半 自动步枪 。

杨克 差点 吓破 了 胆 , 连连 摆手 , 结结巴巴 地说 : 天鹅 可 …… 可是 名贵 珍稀动物 , 千 …… 千万 不能 杀 ! 我 求求 您 了 。 我 从小 就 爱看 芭蕾舞 《 天鹅湖 》, 三年 困难 时期 , 我 为了 看 苏联 一对 年轻 功勋 演员 和 中国 演员 合演 的 《 天鹅湖 》, 旷 了 一天 课 , 在 大 冬天 饿着肚子 , 排 了 半夜 的 队 才 买 到 票 。 《 天鹅湖 》 可 真是太 美 了 , 全世界 的 伟大 人物 和 有 文化 的 人 , 对 天鹅 爱 都 爱 不 过来 呢 , 哪能 到 真正 的 天鹅湖 , 杀 天鹅 吃 天鹅 呢 ? 你 要 杀 就 先 杀 了 我 吧 。

包顺贵 没想到 碰到 这么 一个 不领情 的 人 , 满脑子 的 兴奋 , 被 泼 了 一盆 冷水 。 他 顿时 瞪起 牛眼 训道 : 什么 天鹅湖 不 天鹅湖 的 , 你 满脑子 资产阶级 思想 , 不 就是 个 高中生 吗 , 我 的 学历 不比 你 低 。 不 把 《 天鹅湖 》 赶下台 ,《 红色 娘子军 》 能 上台 吗 ?

沙茨 楞 见 包顺贵 拿 着 枪 要 往 泡子 走 , 急忙 跑 来 阻拦 , 他 说 : 天鹅 可是 咱们 蒙古 萨满供 的 头 一个 神鸟 , 打 不得 , 打 不得 啊 。 对 了 , 包 主任 , 你 不想 打狼 啦 ? 你 的 枪 一响 , 山里 的 狼 可 就 全跑 了 , 咱们 不 就 白来 一趟 了 吗 ?

包顺贵 愣 了 愣 , 连忙 收住 马步 , 转过身 来 对 沙茨 楞 说 : 亏 你 提醒 , 要 不 真得误 大事 。 包顺贵 把 枪 递给 沙茨 楞 , 然后 对 杨克说 : 那 就 陪 我 走走 吧 , 咱们 先到 泡子 边上 去 侦察 侦察 。

杨克 无精打采 地 重新 备鞍 , 骑 上马 跟着 包顺贵 向 湖边 走 去 。 接近 湖边 , 湖里 飞 起 一大群 野鸭 大雁 和 各色 水鸟 , 从 两人 头上 扑 楞楞地 飞过 , 洒下 点点 湖水 。 包顺贵 扶 着 前 鞍 鞒, 伸直 腿 从 马镫 上 站立起来 , 想 越过 芦苇 往 湖里 瞧 。 正在 此刻 , 两只 大天鹅 突然 贴着 苇梢 , 伸长 脖颈 , 展开 巨翅 , 在 包顺贵 头上 不到 三米 的 低空 飞过 。 惊得 包顺贵 一 屁股 砸 在 马鞍 上 , 黄骠马 一惊 , 向前 一冲 , 差点 把 包顺贵 甩 下 马鞍 。 大天鹅 似乎 不怕 人 , 悠悠 地飞 向 盆地 上空 , 又 缓缓 地绕 湖 飞翔 , 再 飞回 湖里 , 消失 在 茂密 的 芦苇 后面 。

包顺贵 控住 了 马 , 猛地 扭 了 一下 屁股 , 校正 了 歪 出马 脊梁 的 马鞍 。 他 笑 道 : 在 这儿 打 天鹅 太 容易 了 , 拿 弹弓 都 能 得 打着 。 天鹅 可是 飞禽 里 的 皇帝 , 能 吃 上 一口 天鹅肉 , 这辈子 就算 没 白活 。 不过 , 我 得 等到 打 完狼 , 再 来 收拾 它们 。

杨克 小心翼翼 地说 : 刚才 你 看见 芍药花 , 说 是 宝贝 , 一个劲 的 要 保护 。 这 天鹅 可是 国宝 、 世界 之宝 , 你 为什么 倒 不 保护 了 呢 ?

包顺贵 说 : 我 是 农民 出身 , 最 讲 实际 , 人能 得 着 的 宝贝 才 是 宝贝 , 得 不 着 的 就 不是 宝贝 了 。 芍药 没腿 , 跑不了 。 可 天鹅 有 翅膀 , 人畜 一来 , 它 张开 翅膀 就 飞到 北边 去 了 , 就是 苏修 蒙修 锅里 的 宝贝 了 ……

杨克说 : 人家 真 把 天鹅 当 宝贝 , 才 不会 打 下来 吃 呢 。

包顺贵 有些 恼怒 地说 : 早 知道 你 这么 不懂事 理 , 我 就 不 带 你 来 了 ! 哼 , 你 瞧 着 , 我 马上 就要 把 你 的 什么 天鹅湖 , 改造 成 饮马河 , 饮牛 泡子 ……

杨克 不得不 咽下 这 口气 , 他 真想 抄起 一杆 枪 , 向 天鹅湖 上空 胡乱 开枪 , 把 天鹅 全部 惊飞 , 飞离 草原 , 飞 出 国界 , 飞 到 产生 舞剧 《 天鹅湖 》 的 那个 国度 去 , 那里 才 会 有 珍爱 天鹅 的 人民 。 在 这块 连 麻雀 都 快 被 吃光 了 的 土地 上 , 在 一个 仅 剩下 癞蛤蟆 的 地方 , 哪能 有 天鹅 的 容身之地 呢 ?

沙茨 楞 用 手转 着 大圈 , 大声 高喊 让 他俩 回去 。 两人 急忙 奔回 营地 。 桑杰 从 东南 山里 回来 了 , 正在 套 牛车 。 他 说 : 巴图 他们 在 东南 山沟 里 打着 了 几只 野猪 , 让 他 回来 套 牛车 拉 猎物 , 还 说 让 包 主任 去 看看 。 包顺贵 乐得 合不拢嘴 , 一拍 大腿 说 : 草原 上 还有 野猪 吃 ? 真没想到 。 野猪 可比 家猪 好吃 。 小 杨 , 咱们 快 走 。 杨克 曾 听说 过 猎人 打着 过 野猪 , 但 他 来 草原 后 一次 也 没见 过 , 就 跟着 包顺贵 向 桑杰 指 的 方向 狂奔 而 去 。

还 没有 跑 到 巴图 那儿 , 两人 就 看到 被 野猪 群 拱开 的 草地 。 小河边 、 山坡 下 、 山沟 里 大约 几十亩 的 肥沃 黑土地 , 像是 被 失控 的 野牛 拉着 犁乱 垦过 一样 。 东 一块 西 一块 , 长 一条 短 一条 , 有 的 拱成 了 沟 , 有 的 犁成 了 田 。 长着 肥 草根 的 阔叶 大草 , 根已 被 吃掉 , 干蔫 的 草叶 草棵 东倒西歪 , 有 的 已 被 埋 进土里 , 大片 优质 草场 像是 变成 了 被 家 猪 偷 拱 过 的 土豆 地 。 包顺贵 看 了 大 骂 : 这 野猪 太 可恶 了 , 要是 往后 种上 了 粮食 , 还 不 都 让 野猪 毁 了 !

两人 的 马 不敢 奔跑 了 , 只能 慢慢 向 巴图 靠近 。 巴图 坐在 山脚下 抽烟 , 大狗们 正 趴在 死 猪 旁边 啃食 。 两人下 了 马 , 只见 巴图 身边 并排 躺 着 两只 完整 的 野猪 , 还有 两只 已 被 狗 撕成 几大块 , 狗们 分头 吃 得 正香 , 二郎 和 巴勒 各 把 着 最大 的 两条 猪 腿 。 两只 整猪 比 出栏 的 家 猪 小得多 , 只有 一米 多长 , 全身 一层 稀疏 灰黄 的 粗毛 , 猪 拱 嘴 比家 猪 的 嘴 要 长 一倍 多 , 但 个个 长着 结结实实 的 肉 , 从 外表 看不出 一点 骨架 。 嘴里 的 獠牙 也 不算 太 长 , 没有 想象 的 哪样 可怕 。 两头 野猪 脖颈 上 都 有 狗 咬 的 血洞 。

巴图 指 了 指 远处 一条 山沟 说 : 是 两条 大狗 先闻 着 狼味 的 , 就 追 了 过去 , 一直 追 到 那条 山沟 , 我们 就 看见 一 大片 坑坑洼洼 的 赖地 , 后来 又 看见 了 三四只 让 狼 吃 剩下 的 死 猪 骨头 。 两条 大狗 就 不 追 狼 了 , 顺着 野猪 的 味 一直 追 到 这个 山沟 里 , 轰出 一 小群 猪 , 大猪 有 长牙 , 又 跑得快 , 狗 不敢 追 。 我 也 不敢 开枪 , 怕 惊 了 狼 。 狗 就 咬 死 了 这 几只 半大 的 猪 , 我 把 两条 咬烂 的 猪 喂狗 了 , 剩下 两只 全拖到 这儿 来 了 。

包顺 贵用 脚 踩 了 踩 肉 滚滚 的 野猪 , 笑 道 : 你们 干得 不错 , 这半大 的 猪 , 肉嫩 着 呢 , 更 好吃 。 今儿 晚上 , 我 请 大伙儿 喝酒 。 看来 这儿 的 狼 还 真不少 , 明儿 你们 几个 再能 打上 几条 狼 就 更好 了 。

巴 图说 : 这些 野猪 都 是从 几百里 外 的 林子里 下来 的 , 那儿 野猪 多 , 顺着 河 就 过来 了 。 要不是 额仑 的 狼 多 , 这片 草场 早就 被 野猪 毁 了 。

包顺贵 说 : 野猪 肉 是 好 东西 嘛 , 往后 人多 了 , 多 打点 野猪 , 不是 可以 少吃点 牛羊肉 了 吗 。 我们 农区 来 的 人 还是 爱 吃 猪肉 , 不太爱 吃 牛羊肉 。

桑杰 的 牛车 赶到 , 几个 人 将 猎物 抬 上车 。 巴图 示意 狗们 在 原地 继续 啃食 , 猎手 和 牛车 先回 。 营地 的 柴堆 已经 准备 好 , 车一到 , 大伙儿 先挑 了 一只 最大 的 野猪 开膛 剥皮 卸肉 , 草原 牧民 吃 野猪 肉 也 像 吃 羊 一样 先 要 剥皮 , 而且 不吃 皮 。 不一会儿 , 篝火 上空 飘起 烤 野猪 肉 的 香气 。 野猪 没有 家猪 的 厚 肥 膘 , 但是 , 肚里 的 肥 网油 不少 , 杨克学 着 包顺贵 , 用 网油 裹 着 瘦肉 烤 , 那肉 烤 得 油汪汪 的 滋滋 响 , 远比家 猪 烤肉 更香 。 杨克早 在 猎手 们 卸 肉 的 时候 , 就 挖 了 不少 野葱 野蒜 和 野 韭菜 , 这回 他 也 尝到了 香辣 野菜 就 野味 的 草原 烤肉 的 原始 风味 , 心里 十分 得意 和 满足 。 他 既 看到 了 陈阵 没 看到 的 天鹅 芍药 , 又 饱餐 了 草原 稀罕 的 野猪 烤肉 , 回 蒙古包 后 他 就 可以 向 陈阵 夸耀 自己 的 新奇 眼福 和 口福 了 。

篝火 边 , 包顺贵 一边 请 大家 喝酒 , 一边 给 猎手 们 大 讲 天鹅 美味 帝王 宴 , 可是 猎手 们 都 摇头 , 弄 得 他 很 是 没趣 。 额仑 草原 的 牧民 只猎 走兽 , 不 碰 飞禽 , 他们 敬畏 能 飞上 腾格里 的 生灵 。

猎狗 们 结伴 回营 , 警惕 地 巡守 营地 。 七个 人 吃 得 酒足肉 饱 才 站 起身 , 收拾 好 剩下 的 猪 , 放在 一只 铁皮 大 洗衣盆 里 。 除了 心 和 肝 , 大部分 的 内脏 和 猪头 都 扔 到 草地上 , 作为 狗们 下 一顿 的 食物 。

傍晚 , 杨克 悄悄 离开 人群 , 独自一人 走 到 可以 望见 天鹅湖 全景 的 地方 坐下 来 , 双肘 支膝 , 双 手握着 望远镜 , 静静地 欣赏 也许 在 不久 后 就 将 逝去 的 天鹅湖 。

天鹅湖 缓缓 波动 , 湖中 西边 的 波纹 反射 着 东方 黑蓝 天空 的 冷色 , 东边 的 波纹 反射 着 西边 晚霞 的 暖色 。 波纹 轻轻 散开 , 慢慢 滑动 , 一道道 玛瑙 红 、 祖母绿 、 寿山 黄 ; 一道道 水晶 紫 、 宝石蓝 、 珍珠白 , 冷暖 交融 , 色泽 高贵 。 杨克 的 眼前 仿佛 正在 上演 冷艳 凄美 的 天鹅 之死 , 腾格里 撒下 了 各色 宝物 宝光 , 为 它 珍爱 的 天鹅 和 清清 天鹅湖 道别 送行 。

波纹 一道 又 一道 地 缓缓 先行 , 像 长长 序幕 中 的 序曲 , 让 人 不忍 看 波纹 后面 的 悲剧 主角 。 杨克 希望 这幕 舞剧 只有 天幕 的 背景 , 永远 不要 出现 主角 。 但是 , 墨绿色 的 苇丛 下 , 一只 只 大天鹅 还是 悄然 滑 出水 湾 , 一只 两只 三只 …… 竟然 出现 了 十二只 , 缤纷 的 湖面 与 身后 的 天穹 , 为 它们 搭建 了 巨大 的 舞台 。 天鹅 们 已 换上 了 冷 蓝色 的 晚礼服 , 使得 它们 头上 的 那块 黄色 也 变成 了 冷 紫色 。 幽幽 天鹅 的 弯弯 颈项 , 像 一个个 鲜明 的 问号 , 默默地 向 天问 、 向 地 问 、 向 水问 、 向 人 问 、 向 世上 万物 追问 。 问号 在 湖面 上 静静地 移动 , 静静地 等待 回答 。 然而 天地间 寂静无声 , 只有 水面 上 的 倒影 在 波纹 中 颤抖 , 变成 了 十几个 反问 号 , 一阵风 来 , 十几个 反问 在 波纹 和 波光 中 破碎 ……

杨克 想起 了 狼 , 此刻 , 那 一条条 凶恶 的 草原 狼 , 竟然 显得 特别 可亲可敬 , 它们 用 最 原始 的 狼牙 武器 , 在 草原 上 一直 顽抗 到 原子时代 , 能 让 他 最后 看 上 一眼 草原 处女 天鹅湖 的 美景 , 他 和 陈阵 真是 现代 汉人 中 的 幸运儿 。 假如 狼群 的 凶猛 和 智慧 再强 一些 , 也许 就 能 继续 延迟 人畜 对 草原 的 扩张 和 侵略 ? 而 逼迫 草原 民族 去 扩张 的 却是 华夏 人口 失控 的 农耕 民族 。 杨克 心中 充满 了 感动 和 哀伤 , 还有 对 狼 的 感激 。 狼群 的 溃败 , 将 是 草原 溃败 的 先兆 , 也 是 人类 心目 中 美的 溃败 。 泪水 模糊 了 望远镜 镜头 。 处女 天鹅湖 渐渐 远去 ……


第十九章 (2)

包顺贵 只得 下令 过河 。 巴图 找 了 一片 水 较浅 的 沙质 河床 , 然后 和 几个 猎手 用 铁锹 在 河 的 两岸 铲出 斜坡 。 巴图 骑马 牵着 架车 的 辕马 过 了 河 , 猎队 又 在 东 山坡 上 一块 地势 较平 的 草地上

, 支起 了 白 帆布 帐篷 。 巴图 吩咐 两个 猎手 在 帐 外 埋锅 烧茶 , 然后 对 包顺贵 说 : 我 去 南边 山沟 里 看看 , 没准 能 找 着 受伤 的 黄羊 , 猎人 到 了 这儿 , 哪能 吃 带来 的 肉干 呢 。 包顺贵 高兴 地 连连 点头称是 。 巴图 带上 两个 猎手 和 所有 大狗 向 南山 奔 去 。 巴勒 和 二郎 认识 这片 打过 黄羊 的 猎场 , 猎性 十足 地冲 在 前面 。

杨克 最 惦念 湖中 的 天鹅 , 不得不 把 跟 巴图 去 打猎 的 机会 忍痛 割舍 , 而 留在 营地 高坡 上 远远 眺望 天鹅湖 。 为了 看 天鹅湖 里 的 天鹅 , 他 缠 了 包顺贵 和 毕利格 老人 足足 两天 , 一定 要 在 大队人马 畜群 开进 新 草场 之前 捷足先登 , 才 总算 得到 了 这个 充分 欣赏 边境 处女 天鹅湖 美景 的 机会 。 此刻 , 他 觉得 天鹅湖 比 陈阵 向 他 描述 的 还要 美 , 陈阵 没有 到 小河 的 东边 来 , 这里 地势 高 , 可以 越过 密密的 绿苇 , 将 天鹅湖 尽收眼底 。 他 坐在 草坡 上 , 掏出 望远镜 , 看得气 都 透不过 来 了 。 他 正 独自一人 沉浸 在 宁静 的 遐思 中 , 一阵 马蹄声 从 他 身后 传来 。

包顺贵 兴冲冲 地 对 他 喊道 : 嗨 , 你 也 在 琢磨 天鹅 那 ? 走 , 咱俩 上 泡子 边去 打 只 天鹅 来 解解馋 。 这儿 的 牧民 不吃 飞禽 , 连鸡 都 不会 吃 。 我 叫 他们 去 , 谁 也 不 去 。 他们 不吃 , 咱俩 吃 。 杨克一 回头 , 看见 了 包顺贵 正 摆弄 着 手中 的 那杆 半 自动步枪 。

杨克 差点 吓破 了 胆 , 连连 摆手 , 结结巴巴 地说 : 天鹅 可 …… 可是 名贵 珍稀动物 , 千 …… 千万 不能 杀 ! 我 求求 您 了 。 我 从小 就 爱看 芭蕾舞 《 天鹅湖 》, 三年 困难 时期 , 我 为了 看 苏联 一对 年轻 功勋 演员 和 中国 演员 合演 的 《 天鹅湖 》, 旷 了 一天 课 , 在 大 冬天 饿着肚子 , 排 了 半夜 的 队 才 买 到 票 。 《 天鹅湖 》 可 真是太 美 了 , 全世界 的 伟大 人物 和 有 文化 的 人 , 对 天鹅 爱 都 爱 不 过来 呢 , 哪能 到 真正 的 天鹅湖 , 杀 天鹅 吃 天鹅 呢 ? 你 要 杀 就 先 杀 了 我 吧 。

包顺贵 没想到 碰到 这么 一个 不领情 的 人 , 满脑子 的 兴奋 , 被 泼 了 一盆 冷水 。 他 顿时 瞪起 牛眼 训道 : 什么 天鹅湖 不 天鹅湖 的 , 你 满脑子 资产阶级 思想 , 不 就是 个 高中生 吗 , 我 的 学历 不比 你 低 。 不 把 《 天鹅湖 》 赶下台 ,《 红色 娘子军 》 能 上台 吗 ?

沙茨 楞 见 包顺贵 拿 着 枪 要 往 泡子 走 , 急忙 跑 来 阻拦 , 他 说 : 天鹅 可是 咱们 蒙古 萨满供 的 头 一个 神鸟 , 打 不得 , 打 不得 啊 。 对 了 , 包 主任 , 你 不想 打狼 啦 ? 你 的 枪 一响 , 山里 的 狼 可 就 全跑 了 , 咱们 不 就 白来 一趟 了 吗 ?

包顺贵 愣 了 愣 , 连忙 收住 马步 , 转过身 来 对 沙茨 楞 说 : 亏 你 提醒 , 要 不 真得误 大事 。 包顺贵 把 枪 递给 沙茨 楞 , 然后 对 杨克说 : 那 就 陪 我 走走 吧 , 咱们 先到 泡子 边上 去 侦察 侦察 。

杨克 无精打采 地 重新 备鞍 , 骑 上马 跟着 包顺贵 向 湖边 走 去 。 接近 湖边 , 湖里 飞 起 一大群 野鸭 大雁 和 各色 水鸟 , 从 两人 头上 扑 楞楞地 飞过 , 洒下 点点 湖水 。 包顺贵 扶 着 前 鞍 鞒, 伸直 腿 从 马镫 上 站立起来 , 想 越过 芦苇 往 湖里 瞧 。 正在 此刻 , 两只 大天鹅 突然 贴着 苇梢 , 伸长 脖颈 , 展开 巨翅 , 在 包顺贵 头上 不到 三米 的 低空 飞过 。 惊得 包顺贵 一 屁股 砸 在 马鞍 上 , 黄骠马 一惊 , 向前 一冲 , 差点 把 包顺贵 甩 下 马鞍 。 大天鹅 似乎 不怕 人 , 悠悠 地飞 向 盆地 上空 , 又 缓缓 地绕 湖 飞翔 , 再 飞回 湖里 , 消失 在 茂密 的 芦苇 后面 。

包顺贵 控住 了 马 , 猛地 扭 了 一下 屁股 , 校正 了 歪 出马 脊梁 的 马鞍 。 他 笑 道 : 在 这儿 打 天鹅 太 容易 了 , 拿 弹弓 都 能 得 打着 。 天鹅 可是 飞禽 里 的 皇帝 , 能 吃 上 一口 天鹅肉 , 这辈子 就算 没 白活 。 不过 , 我 得 等到 打 完狼 , 再 来 收拾 它们 。

杨克 小心翼翼 地说 : 刚才 你 看见 芍药花 , 说 是 宝贝 , 一个劲 的 要 保护 。 这 天鹅 可是 国宝 、 世界 之宝 , 你 为什么 倒 不 保护 了 呢 ?

包顺贵 说 : 我 是 农民 出身 , 最 讲 实际 , 人能 得 着 的 宝贝 才 是 宝贝 , 得 不 着 的 就 不是 宝贝 了 。 芍药 没腿 , 跑不了 。 可 天鹅 有 翅膀 , 人畜 一来 , 它 张开 翅膀 就 飞到 北边 去 了 , 就是 苏修 蒙修 锅里 的 宝贝 了 ……

杨克说 : 人家 真 把 天鹅 当 宝贝 , 才 不会 打 下来 吃 呢 。

包顺贵 有些 恼怒 地说 : 早 知道 你 这么 不懂事 理 , 我 就 不 带 你 来 了 ! 哼 , 你 瞧 着 , 我 马上 就要 把 你 的 什么 天鹅湖 , 改造 成 饮马河 , 饮牛 泡子 ……

杨克 不得不 咽下 这 口气 , 他 真想 抄起 一杆 枪 , 向 天鹅湖 上空 胡乱 开枪 , 把 天鹅 全部 惊飞 , 飞离 草原 , 飞 出 国界 , 飞 到 产生 舞剧 《 天鹅湖 》 的 那个 国度 去 , 那里 才 会 有 珍爱 天鹅 的 人民 。 在 这块 连 麻雀 都 快 被 吃光 了 的 土地 上 , 在 一个 仅 剩下 癞蛤蟆 的 地方 , 哪能 有 天鹅 的 容身之地 呢 ?

沙茨 楞 用 手转 着 大圈 , 大声 高喊 让 他俩 回去 。 两人 急忙 奔回 营地 。 桑杰 从 东南 山里 回来 了 , 正在 套 牛车 。 他 说 : 巴图 他们 在 东南 山沟 里 打着 了 几只 野猪 , 让 他 回来 套 牛车 拉 猎物 , 还 说 让 包 主任 去 看看 。 包顺贵 乐得 合不拢嘴 , 一拍 大腿 说 : 草原 上 还有 野猪 吃 ? 真没想到 。 野猪 可比 家猪 好吃 。 小 杨 , 咱们 快 走 。 杨克 曾 听说 过 猎人 打着 过 野猪 , 但 他 来 草原 后 一次 也 没见 过 , 就 跟着 包顺贵 向 桑杰 指 的 方向 狂奔 而 去 。

还 没有 跑 到 巴图 那儿 , 两人 就 看到 被 野猪 群 拱开 的 草地 。 小河边 、 山坡 下 、 山沟 里 大约 几十亩 的 肥沃 黑土地 , 像是 被 失控 的 野牛 拉着 犁乱 垦过 一样 。 东 一块 西 一块 , 长 一条 短 一条 , 有 的 拱成 了 沟 , 有 的 犁成 了 田 。 长着 肥 草根 的 阔叶 大草 , 根已 被 吃掉 , 干蔫 的 草叶 草棵 东倒西歪 , 有 的 已 被 埋 进土里 , 大片 优质 草场 像是 变成 了 被 家 猪 偷 拱 过 的 土豆 地 。 包顺贵 看 了 大 骂 : 这 野猪 太 可恶 了 , 要是 往后 种上 了 粮食 , 还 不 都 让 野猪 毁 了 !

两人 的 马 不敢 奔跑 了 , 只能 慢慢 向 巴图 靠近 。 巴图 坐在 山脚下 抽烟 , 大狗们 正 趴在 死 猪 旁边 啃食 。 两人下 了 马 , 只见 巴图 身边 并排 躺 着 两只 完整 的 野猪 , 还有 两只 已 被 狗 撕成 几大块 , 狗们 分头 吃 得 正香 , 二郎 和 巴勒 各 把 着 最大 的 两条 猪 腿 。 两只 整猪 比 出栏 的 家 猪 小得多 , 只有 一米 多长 , 全身 一层 稀疏 灰黄 的 粗毛 , 猪 拱 嘴 比家 猪 的 嘴 要 长 一倍 多 , 但 个个 长着 结结实实 的 肉 , 从 外表 看不出 一点 骨架 。 嘴里 的 獠牙 也 不算 太 长 , 没有 想象 的 哪样 可怕 。 两头 野猪 脖颈 上 都 有 狗 咬 的 血洞 。

巴图 指 了 指 远处 一条 山沟 说 : 是 两条 大狗 先闻 着 狼味 的 , 就 追 了 过去 , 一直 追 到 那条 山沟 , 我们 就 看见 一 大片 坑坑洼洼 的 赖地 , 后来 又 看见 了 三四只 让 狼 吃 剩下 的 死 猪 骨头 。 两条 大狗 就 不 追 狼 了 , 顺着 野猪 的 味 一直 追 到 这个 山沟 里 , 轰出 一 小群 猪 , 大猪 有 长牙 , 又 跑得快 , 狗 不敢 追 。 我 也 不敢 开枪 , 怕 惊 了 狼 。 狗 就 咬 死 了 这 几只 半大 的 猪 , 我 把 两条 咬烂 的 猪 喂狗 了 , 剩下 两只 全拖到 这儿 来 了 。

包顺 贵用 脚 踩 了 踩 肉 滚滚 的 野猪 , 笑 道 : 你们 干得 不错 , 这半大 的 猪 , 肉嫩 着 呢 , 更 好吃 。 今儿 晚上 , 我 请 大伙儿 喝酒 。 看来 这儿 的 狼 还 真不少 , 明儿 你们 几个 再能 打上 几条 狼 就 更好 了 。

巴 图说 : 这些 野猪 都 是从 几百里 外 的 林子里 下来 的 , 那儿 野猪 多 , 顺着 河 就 过来 了 。 要不是 额仑 的 狼 多 , 这片 草场 早就 被 野猪 毁 了 。

包顺贵 说 : 野猪 肉 是 好 东西 嘛 , 往后 人多 了 , 多 打点 野猪 , 不是 可以 少吃点 牛羊肉 了 吗 。 我们 农区 来 的 人 还是 爱 吃 猪肉 , 不太爱 吃 牛羊肉 。

桑杰 的 牛车 赶到 , 几个 人 将 猎物 抬 上车 。 巴图 示意 狗们 在 原地 继续 啃食 , 猎手 和 牛车 先回 。 营地 的 柴堆 已经 准备 好 , 车一到 , 大伙儿 先挑 了 一只 最大 的 野猪 开膛 剥皮 卸肉 , 草原 牧民 吃 野猪 肉 也 像 吃 羊 一样 先 要 剥皮 , 而且 不吃 皮 。 不一会儿 , 篝火 上空 飘起 烤 野猪 肉 的 香气 。 野猪 没有 家猪 的 厚 肥 膘 , 但是 , 肚里 的 肥 网油 不少 , 杨克学 着 包顺贵 , 用 网油 裹 着 瘦肉 烤 , 那肉 烤 得 油汪汪 的 滋滋 响 , 远比家 猪 烤肉 更香 。 杨克早 在 猎手 们 卸 肉 的 时候 , 就 挖 了 不少 野葱 野蒜 和 野 韭菜 , 这回 他 也 尝到了 香辣 野菜 就 野味 的 草原 烤肉 的 原始 风味 , 心里 十分 得意 和 满足 。 他 既 看到 了 陈阵 没 看到 的 天鹅 芍药 , 又 饱餐 了 草原 稀罕 的 野猪 烤肉 , 回 蒙古包 后 他 就 可以 向 陈阵 夸耀 自己 的 新奇 眼福 和 口福 了 。

篝火 边 , 包顺贵 一边 请 大家 喝酒 , 一边 给 猎手 们 大 讲 天鹅 美味 帝王 宴 , 可是 猎手 们 都 摇头 , 弄 得 他 很 是 没趣 。 额仑 草原 的 牧民 只猎 走兽 , 不 碰 飞禽 , 他们 敬畏 能 飞上 腾格里 的 生灵 。

猎狗 们 结伴 回营 , 警惕 地 巡守 营地 。 七个 人 吃 得 酒足肉 饱 才 站 起身 , 收拾 好 剩下 的 猪 , 放在 一只 铁皮 大 洗衣盆 里 。 除了 心 和 肝 , 大部分 的 内脏 和 猪头 都 扔 到 草地上 , 作为 狗们 下 一顿 的 食物 。

傍晚 , 杨克 悄悄 离开 人群 , 独自一人 走 到 可以 望见 天鹅湖 全景 的 地方 坐下 来 , 双肘 支膝 , 双 手握着 望远镜 , 静静地 欣赏 也许 在 不久 后 就 将 逝去 的 天鹅湖 。

天鹅湖 缓缓 波动 , 湖中 西边 的 波纹 反射 着 东方 黑蓝 天空 的 冷色 , 东边 的 波纹 反射 着 西边 晚霞 的 暖色 。 波纹 轻轻 散开 , 慢慢 滑动 , 一道道 玛瑙 红 、 祖母绿 、 寿山 黄 ; 一道道 水晶 紫 、 宝石蓝 、 珍珠白 , 冷暖 交融 , 色泽 高贵 。 杨克 的 眼前 仿佛 正在 上演 冷艳 凄美 的 天鹅 之死 , 腾格里 撒下 了 各色 宝物 宝光 , 为 它 珍爱 的 天鹅 和 清清 天鹅湖 道别 送行 。

波纹 一道 又 一道 地 缓缓 先行 , 像 长长 序幕 中 的 序曲 , 让 人 不忍 看 波纹 后面 的 悲剧 主角 。 杨克 希望 这幕 舞剧 只有 天幕 的 背景 , 永远 不要 出现 主角 。 但是 , 墨绿色 的 苇丛 下 , 一只 只 大天鹅 还是 悄然 滑 出水 湾 , 一只 两只 三只 …… 竟然 出现 了 十二只 , 缤纷 的 湖面 与 身后 的 天穹 , 为 它们 搭建 了 巨大 的 舞台 。 天鹅 们 已 换上 了 冷 蓝色 的 晚礼服 , 使得 它们 头上 的 那块 黄色 也 变成 了 冷 紫色 。 幽幽 天鹅 的 弯弯 颈项 , 像 一个个 鲜明 的 问号 , 默默地 向 天问 、 向 地 问 、 向 水问 、 向 人 问 、 向 世上 万物 追问 。 问号 在 湖面 上 静静地 移动 , 静静地 等待 回答 。 然而 天地间 寂静无声 , 只有 水面 上 的 倒影 在 波纹 中 颤抖 , 变成 了 十几个 反问 号 , 一阵风 来 , 十几个 反问 在 波纹 和 波光 中 破碎 ……

杨克 想起 了 狼 , 此刻 , 那 一条条 凶恶 的 草原 狼 , 竟然 显得 特别 可亲可敬 , 它们 用 最 原始 的 狼牙 武器 , 在 草原 上 一直 顽抗 到 原子时代 , 能 让 他 最后 看 上 一眼 草原 处女 天鹅湖 的 美景 , 他 和 陈阵 真是 现代 汉人 中 的 幸运儿 。 假如 狼群 的 凶猛 和 智慧 再强 一些 , 也许 就 能 继续 延迟 人畜 对 草原 的 扩张 和 侵略 ? 而 逼迫 草原 民族 去 扩张 的 却是 华夏 人口 失控 的 农耕 民族 。 杨克 心中 充满 了 感动 和 哀伤 , 还有 对 狼 的 感激 。 狼群 的 溃败 , 将 是 草原 溃败 的 先兆 , 也 是 人类 心目 中 美的 溃败 。 泪水 模糊 了 望远镜 镜头 。 处女 天鹅湖 渐渐 远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