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十二章 (4) / 第十三章 (1)

第十二章 (4) / 第十三章 (1)

所以 , 在 草原 , 杀狗 、 吃 狗肉 、 剥 狗皮 和 睡 狗 皮褥子 的 行为 , 被 草原 人 视为 忘恩负义 , 不可 饶恕 的 罪孽 。 草原 牧民 也 因此 与 许多 外地 农民工 和 汉人 交恶 。

毕利格 老人 曾 说 , 在 古时候 , 汉军 一入 草原 便 大肆 杀狗 吃 肉 , 因而 激怒 了 牧民 , 纷纷 自发 抵抗 。 眼下 , 牧民 的 狗 也 经常 被 内地 来 的 盲流 偷走 吃掉 , 狗皮 则 被 偷运 到 东北 和 关内 。 蒙古草原 狗皮 大 、 毛厚 绒密 , 是 北方 汉人 喜欢 的 狗 皮帽子 和 狗 皮褥子 的 最佳 原料 。 老人 忿忿 说 : 可 汉人 写 的 书 , 从来不 提 这种 事 。

毕利格 一家人 经常 问 陈阵 一个 使 他 难堪 的 问题 : 为什么 汉人 恨 狗 骂 狗 杀 狗 还要 吃 狗肉 ?

陈阵 想 了 很 长时间 , 才 对 毕利格 一家人 做 了 解释 。

一天 晚上 , 陈阵 对 围着 火炉 的 一家人 说 : 汉人 没有 游 牧业 , 也 没有 多少 猎人 , 能 吃 的 东西 都 让 汉人 打光 了 吃光 了 , 汉人 就 不 知道 狗 的 好处 了 。 汉人 人口 多 , 不 冷清 , 不 需要 狗来 陪 人 解闷 。 汉人 有 几十种 骂 狗 的话 : 狼心狗肺 , 猪狗不如 , 狗屁不通 , 狗娘养 的 , 狗仗人势 , 狗急跳墙 , 鸡狗 升天 , 狗眼看人 低 , 狗腿子 , 痛打落水狗 , 狗 坐轿子 不识抬举 , 狗嘴里 吐不出 象牙 , 狗拿耗子 多管闲事 , 肉包子打 狗 有去无回 …… 到 现在 又 成 了 政治 口号 , 全国 都 在 “ 砸烂 刘少奇 的 狗头 ”、“ 打倒 刘少 狗 ”, 西方人 也 不 懂 中国 人 为什么 总拿狗 来说 事儿 。

汉人 为什么 恨 狗 骂 狗 ? 主要 是因为 狗 不合 汉人 的 规矩 。 你们 知道 古时候 中国 有 一个 圣人 叫 孔子 吗 ? 连 中国 各 朝代 的 皇帝 都 要 给 他 的 像 鞠躬 下 拜 。 他 给 中国 人定 了 许多 做人 的 规矩 , 千百年来 中国 人 全都 得照 那些 规矩 做 , 读书人 每人 都 有 一本 “ 语录 ”, 就 像 现在 的 红 本本 语录 一样 。 谁 要是 不 照着 做 , 谁 就是 野蛮 人 , 最 严重 的 还要 被 杀头 。 可是 狗 的 毛病 , 正好 不合 孔子 定 的 老规矩 : 一是 孔子 教人要 有 礼貌 , 好客 尊客 。 可是 狗见 了 生人 , 不管 是 穷人 富人 , 老人 孩子 , 亲朋好友 , 还是 远道 来 的 尊贵 客人 , 冲上去 就 乱吼 乱咬 , 让 讲究 礼仪 的 汉人 觉得 很 失礼 、 很 丢面子 、 很 生气 ; 二是 孔子 教 人 男女 不能 乱来 乱伦 乱搞 , 要是 乱搞 , 就 会 受到 严厉 的 处罚 。 可是 狗 呢 , 狗 不管 是 自己 兄弟姐妹 、 还是 父女 、 母子 , 都 可以 乱 搞乱 配 。 汉人 就 害怕 了 , 恨透了 , 怕人 跟 狗 学坏 ; 三是 孔子 教人要 穿 得 干净 , 吃 得 也 要 干净 。 可是 狗 喜欢 吃 人 屎 , 这真 让 汉人 讨厌 恶心 透 了 。 还有 一点 是 汉人 里面 穷人 养狗 的 少 , 穷人 连 自己 都 吃不饱 , 哪有 粮食 喂狗 。 可是 富人 就 能养 狗 看家 护院 , 还 经常 放狗 出来 咬 穷人 , 也 让 大多数 穷人 恨 狗 。 所以 汉人 骂 狗 、 杀狗 吃 狗肉 也 就 不 奇怪 了 , 而且 吃 过 狗肉 的 人 都 说 狗肉 很香 。 汉人 说 猪 可以 杀 吃 , 羊 可以 杀 吃 , 为什么 狗 就 不 可以 杀 吃 ? 这些 都 是 人养 的 牲畜 嘛 …… 汉人 恨 狗 杀 狗 吃 狗 , 最 根本 的 一条 就是 汉人 是 农业 民族 , 不是 游牧民族 , 还 总想 拿 自己 的 习惯 来 改 人家 的 习惯 。

毕利格 老人 和 巴图 听 了 以后 半天 没 说话 , 但 对 陈阵 的 解释 也 不大 反感 , 老人 想 了 一会儿 说 : 孩子 啊 , 汉人 和 蒙古人 中间 , 要是 多一点 你 这样 明白事理 的 人 就 好 了 。 嘎斯迈 叹 了 一口气 , 忿忿不平 地说 : 狗 到 了 你们 汉人 住 的 地方 真是 倒霉 透 了 , 狗 的 好处 全使 不 出来 , 狗 的 毛病 全让 你们 汉人 抓住 了 。 我 要是 狗 就 不 跑 到 汉人 地方 去 , 我 宁可 让 狼 咬 死 , 也 要 留在 草原 。

陈阵 又 说 : 我 也 是 到 了 草原 上 才 知道 , 狗 是 所有 动物 中 最通 人性 的 一种 , 真是 人 的 好 朋友 。 只有 落后 贫穷 的 农业 民族 , 把 不该 吃 的 东西 都 吃 完 了 , 连 狗肉 都 不放过 。 等到 将来 中国 人 都 富裕 了 , 有 剩余 粮食 , 那 时候 汉人 可能 就 会 和 狗 交上 朋友 , 就 不会 恨 狗 吃 狗肉 了 。 我 到 了 草原 以后 就 特别 爱狗 , 一天 见 不到 我 的 狗 , 心里 就 空空 的 。 现在 谁 要是 偷杀 了 我们 包 的 狗 , 我 和 杨克 也 会 跟 他 拼命 , 把 他 打 得 把 吃 下去 的 东西 全 吐出来 …… 陈阵 已经 刹 不住 这句 话 了 , 他 自己 也 感到 有些 吃惊 , 他 一向 信奉 君子 动口 不 动手 , 居然 也 冲口 说出 狼性 十足 的话 来 了 。

嘎斯迈 追问 道 : 那 你 将来 如果 回到 北京 , 会 不会 养狗 呢 ? 陈阵 笑 道 : 我 这 一辈子 都 会 爱 狗 的 , 跟 你们 全家 一样 爱狗 。 不瞒你说 , 我 家里 从 北京 寄来 的 高级 奶糖 , 我 还 留 了 一些 呢 , 我 自己 都 舍不得 吃 , 连 你 和 巴雅 也 没舍得 给 , 都 留给 我 的 狗 了 。 毕利格 一家人 全笑 出 了 眼泪 , 巴图 在 陈阵 背上 重重 拍 了 一巴掌 说 : 你 是 多 半个 蒙古人 啦 ……

那次 关于 狗 的 谈话 已 时隔 大半年 , 但 陈阵 永远 不会 忘记 自己 的 承诺 。

猎场 平静下来 。 疲惫不堪 的 猎狗 伤狗们 都 很 悲哀 , 几条 狗 围着 那些 同伴 的 尸体 , 用 鼻子 紧张 恐惧 地 嗅 着 它们 , 转来转去 , 像是 在 举行 告别仪式 。 有 一个 孩子 趴在 地上 , 搂 着 他家 死去 的 狗 不肯 离开 , 大人 走 过去 劝 , 他 便 索性 放声大哭 起来 。 眼泪 滴洒 在 僵硬 的 狗 身上 , 弹 开去 , 落 在 尘土 中 不见 了 。 孩子 的 哭声 在 草原 上 久久 回荡 , 陈阵 的 眼前 也 一片 模糊 。

(第十三章) 包顺贵 和 乌力吉 带领 几个 牧场 干部 巡视 了 整个 围场 的 战利品 以后 , 走到 毕利格 老人 身旁 。 包顺贵 下 了 马 , 兴冲冲 地 对 老人 说 : 大 胜仗 ! 大 胜仗 啊 ! 这场 胜仗 你 的 功劳 最大 , 立 头功 。 我要 向 上级 给 你 请功 。 说完 便 伸出 双手 要 与 老人 握手 。 老人 摊开 满是 狼 血 的 手掌 说 : 埋汰 埋汰 , 还是 算了吧 。 包顺贵 却 一把 握住 了 老人 的 手 说 : 沾点 狼 血 , 也 可以 沾点 您老 的 福气 , 沾点 立大功 的 光 。

老人 面色 忽转 阴沉 , 说 : 甭提 功不功 了 , 功越 大 我 的 罪孽 越大 。 往后 可 不能 这么 打狼 了 , 再 这么 打 下去 , 没有 狼 , 黄羊 黄鼠 野兔 旱獭 都 该 造反 了 , 草原 就 完 啦 , 腾格里 就要 发怒 了 , 牛羊马 还有 我们 这些 人 都 要 遭报应 。 老人 张开血 手 , 仰望 腾格里 , 诚惶诚恐 。

包顺贵 尴尬 地 笑了笑 , 转身 又 对 满头 血迹 的 二郎 大发 感慨 : 这 就是 那条 大 野狗 吧 ? 个头 真够 吓人 的 。 我 在 山坡 上 就 看 它 能 打会 掐 , 真是 一员 虎将 , 是 它 头 一个 冲进 狼群 , 咬 死 了 一条 头 狼 , 把 狼 都 吓 得 退让 三分 。 它 一共 咬 死 几条 狼 ? 陈阵 答道 : 四条 。 包顺贵 连 说 : 好样 的 , 好样 的 ! 早 听说 你们 养 了 一条 常咬羊 的 大 野狗 , 有人 向 我 反映 , 说 你们 坏 了 草原 上 的 规距 , 让 我 毙 了 这条 狗 。 这回 我 说了算 , 你们 可以 接着 养 下去 , 还要 喂 好 养壮 。 往后 它 再 咬 死 羊 可免 死罪 。 不过 , 羊皮 得 交公 , 羊肉 你们 得 掏钱 。 陈阵 和 杨克 乐得 连连 答应 。

陈阵 说 : 这次 打围 , 我们 知青 一条 狼 也 没有 打着 , 知青 不如 狗 , 真 不如 这条 大 野狗 。 众人 哄笑 。 连 知青 们 都 笑 了 。

乌力吉 笑 道 : 你 这话 听 着 已经 不 像是 汉人 的话 了 。 毕利格 老人 也 乐 了 , 说 : 这 孩子 对 草原 的 事儿 可上 心 了 , 往后 定 是 一把 好手 。 乌力吉 问 : 听说 你们 俩 还 掏 了 一窝 狼 崽 ? 杨克 老老实实 回答 说 : 就 昨天 , 一共 七只 。 没有 毕利格 阿爸 指点 , 我们 俩 哪能 掏得 着 呢 。 包顺贵 说 : 七条 狼 崽 , 到 秋天 可 就是 一群 狼 , 真不简单 。 过 几天 就 把 狼崽皮 交给 我 吧 , 我出 最高价 , 再 多 给 你们 一点 子弹 。 说完 又 拿 起 地上 的 两个 大 狼皮 筒子 说 : 我 看 了 一圈 , 就数 这 两个 皮 筒子 个 大毛 好 , 我 也 先 跟 你们 订下 了 , 也 出 最高价 。 我 有 一个 老 领导 , 过去 打仗 常年 趴冰 卧雪得 了 寒腿 病 , 一直 想 做 条 狼皮 筒裤 , 我 得 孝敬 孝敬 他 呢 。 陈阵 说 : 我 还 得 在 门 前面 挂 几天 。 我 得 给 我们 家 的 大 野狗 平反 呢 。 包顺贵 讪笑 说 : 那 , 过 五六天 我 再 来 收皮 吧 。

猎场 到处 都 是 鲜红 的 血迹 和 白生生 的 狼 的 裸尸 , 只有 狼足 还 留 着 一扎长 的 狼皮 。 包顺贵 招呼 猎手 把 狼 尸 统统 集中 到 一处 , 并 把 狼 尸以 两横 两 竖井 字形 的 形状 , 叠摞 起来 。 不一会儿 , 三十 多条 狼尸 , 堆成 了 一个 近一人 高 的 尸塔 。 包顺贵 打开 像机 对 着 尸塔 , 变换 角度 一连 拍 了 四五张 , 然后 又 吩咐 所有 猎到 狼 的 猎手 举着 狼皮 筒子 , 站 在 狼 尸堆 的 两侧 , 排成 两队 。 三十多 人 高举 狼皮 筒 , 皮筒 狼 尾 几乎 全都 拖地 , 最 前面 的 一排 , 是 那群 伤痕累累 , 狼血 斑斑 的 杀 狼狗 , 蹲坐在 地 , 哈着 热气 。 包顺贵 让 陈阵 照相 , 自己 高举着 一条 最大 最长 的 狼皮 筒子 站 在 队伍 的 中间 , 把 狼皮 举得 比 谁 的 都 高 。 而 毕利格 老人 却 右臂 挽着 狼皮 , 半 低着头 , 笑容 很 苦 。 陈阵 连 拍 了 两张 。

包顺贵 向前 迈 了 六七步 , 转过身 来 对 猎手 们 说 : 我 代表 旗盟 革委会 、 军分区 领导 , 谢谢 大家 了 ! 你们 都 是 打 狼 英雄 , 过 几天 照片 就 会 登 在 报纸 上 。 我要 让 大家 看看 额仑 草原 的 狼 灾有 多 厉害 , 一次 打围 就 打死 这么 多 的 狼 , 这些 狼 大多 是从 外 蒙古 跑过来 的 , 军马 群 的 损失 主要 就是 这群 狼 干 的 。 我 也 要 告诉 人家 , 额仑 草原 的 干部 和 牧民 还有 知青 没有 向 狼灾 低头 , 而是 以 坚定 的 决心 和 精心 的 组织 , 给 狼群 以 狠狠 地 回击 。 这场 灭 狼 运动 才 刚刚开始 , 我们 完全 有 信心 把 额仑 草原 的 狼 干净 、 全部 、 彻底 地 消灭 光 。

最后 , 包顺贵 还 挥臂 高呼 : 打 不尽 豺狼 决不 下 战场 !

除 道尔 基 一家 和 几个 知青 以外 , 应 者 寥寥 。 包顺贵 下令 队伍 解散 , 就 地 休息 , 等待 巴图 。

包顺贵 盘腿 坐在 地上 对 乌力吉 说 : 现在 边防 这么 吃紧 , 上面 一直 催 我 抓紧时间 组织 民兵 军事训练 。 没想到 这次 打围 , 歪打正着 , 倒来 了 个 刺刀见红 的 大 实战 。 乌力吉 说 : 草原 蒙古人 天生 就是 战士 , 真 打起 仗 来 , 一发 下枪 , 个个 都 能 上阵 。 今天 你 真是 一举两得 , 又 打 了 狼 , 又 练 了 兵 。 那 你 就 写 两份 总结报告 报上去 吧 , 上面 一定 会 满意 的 。

知青 们 都 聚到 陈阵 杨克 这里 看 狼皮 筒子 , 大家 抚摸 着 皮筒 好生 羡慕 。 王军立 说 : 要不是 你们 包 的 这条 野狗 , 咱们 知青 的 脸 就 丢 大 了 , 简直 当 了 蒙古 骑兵 的 仆从 军 了 。 陈阵 说 : 自古以来 , 咱们 汉人 的 武功 和 勇气 就是 不如 游牧民族 , 不如 人家 就 应该 向 人家 学习 , 能 当上 仆从 军 跟 牧民 实地 学习 打猎 打仗 , 这种 机会 上 哪 找 去 啊 。 王军立 不屑 地说 : 游牧民族 虽然 经常 入主中原 , 还 两次 统治 全 中国 , 但是 最后 还 不是 被 中华 先进 文化 所 征服 了 吗 ? 草原 民族 虽然 是 一代 天骄 , 但 终究 只识 弯弓 射大雕 , 徒有 武功 而已 。

陈阵 反驳 说 : 那 不 一定 , 你别 轻武 重文 , 历朝历代 , 没有 武功 , 哪来 的 文治 ? 没有 武功 , 再 灿烂 的 文化 也 会 成为 一堆 瓦砾 。 汉唐 的 文治 是 建立 在 武功 的 基础 上 的 。 世界 历史 上 许多 文明古国 大国 , 不是 被 武功 强大 的 落后 民族 彻底 消灭 了 吗 ? 连 文字 语言 种族 都 灭亡 消失 了 。 你 说 汉族 文化 征服 了 落后 的 草原 民族 , 那 也 不全 对 , 蒙古 民族 就 长期 保留 着 自己 的 语言文字 、 图腾 信仰 、 民族 习俗 , 至今 坚守 着 草原 。 要是 蒙古 民族 接受 了 汉族 农耕 文化 , 把 蒙古 大 草原 开垦 成 大 农田 , 那 中原 的 华夏 文明 可能 早就 被 黄沙 吞没 了 。 赫鲁晓夫 就是 想用 大 俄罗斯 的 农

业 文明 和 工业 文明 , 来 征服 哈萨克斯坦 的 游牧 文明 , 结果 怎么样 ? 竟然 把 世界 少有 的 一 大片 优质 草原 , 征服 成 了 沙漠 ……

女知青 孙文娟 一看 几位 好战 的 男生 又 要 爆发 舌战 , 连忙 打断 : 好 了 好 了 , 平时 放牧 各组 远隔 几十里 上 百里 , 好不容易 才 聚到 一块 , 可一 见面 又 要 开仗 。 你们 男生 一到 草原 都 快 变成 狼 了 , 一 见面 就 掐 , 你们 有完没完 啊 !

二郎 看到 那么 多人来 摸 它 的 猎物 , 很 不 舒服 , 它 慢慢 走近 他们 。 孙文娟 以为 知青 包 的 狗 从不 咬 知青 , 便 从 怀里 掏出 两块 奶豆腐 来 犒赏 它 , 她 说 : 二郎 二郎 , 好样 的 ……

二郎 一声不吭 , 也 不 摇尾巴 , 瞪 着 恶眼 , 朝 众人 走 去 。 孙文娟 有些 害怕 , 连退 几步 。 陈阵 大 喝 : 回来 ! 但 为时已晚 , 只见 二郎 大吼 一声 , 向 知青 们 猛扑 一步 , 吓 得 孙文娟 坐 倒 在 地 。 杨克气 得 大 骂 : 混蛋 ! 抄起 马棒 就要 下手 , 可是 二郎 挺 着 脖子 , 一副 宁可 挨打 也 不 逃跑 的 架势 。 这 可是 一条 一 气儿 杀死 四条 狼 的 野狗 , 杨克怕 打出 它 的 狼性 来 , 不敢 轻易 下手 , 只得 放下 了 马棒 。

王军立 气呼呼 地说 : 往后 谁 还 敢 上 你们 包 ? 要不是 看 在 它 杀 狼 的 份 上 , 我 非得 剥它 的 皮 , 吃 它 的 肉 不可 。 陈阵 连忙 道歉 说 : 这是 条怪 狗 , 狼性 大 , 不通 人性 。 你们 得常来 , 混熟 了 , 它 就 认 你们 了 。

大多数 知青 都 散 了 。 陈阵 拍了拍 二郎 的 脑袋 , 对 它 说 : 你 看 , 我 的 同学 都 快 让 你 得罪 光 了 。 杨克 压低 了 声音 说 : 养 了 条 恶狗 就 把 人 吓成 这样 , 要是 …… 要是 小狼 崽 长大 了 , 谁 还 敢 到 咱们 包来 ? 陈阵 说 : 不来拉到 , 动物 比 某些 人 有意思 , 咱们 就 跟 狗 和 狼 做 伴儿 。

张继原 走 到 二郎 身旁 摸摸 它 的 头 说 : 我 倒 是 越来越 欣赏 二郎 了 , 人 是 得 有点 狼性 才 成 。 我 没 套住 那条 狼 , 不是 技术 问题 , 是 我 胆气 不够 , 手软 了 。

二郎 向 尸塔 走 了 几步 , 望 着 白生生 的 狼 尸 发愣 。 几十条 大狗 都 站 得 远远 的 , 又 敬 又 畏 , 冲 它 摇尾巴 , 只有 巴勒 昂首阔步 走到 它 跟前 , 二郎 不卑不亢 地 和 它 碰 了 碰 鼻子 。 二郎 在 得到 牧场 领导 和 牧民 的 首肯 之后 , 又 终于 被 二队 的 大狗们 接纳 了 。 但 陈阵 发现 二郎 眼中 却 流露出 失落 , 陈阵 搂 着 它 的 脖子 , 不知 该 如何 安慰 它 。


第十二章 (4) / 第十三章 (1)

所以 , 在 草原 , 杀狗 、 吃 狗肉 、 剥 狗皮 和 睡 狗 皮褥子 的 行为 , 被 草原 人 视为 忘恩负义 , 不可 饶恕 的 罪孽 。 草原 牧民 也 因此 与 许多 外地 农民工 和 汉人 交恶 。

毕利格 老人 曾 说 , 在 古时候 , 汉军 一入 草原 便 大肆 杀狗 吃 肉 , 因而 激怒 了 牧民 , 纷纷 自发 抵抗 。 眼下 , 牧民 的 狗 也 经常 被 内地 来 的 盲流 偷走 吃掉 , 狗皮 则 被 偷运 到 东北 和 关内 。 蒙古草原 狗皮 大 、 毛厚 绒密 , 是 北方 汉人 喜欢 的 狗 皮帽子 和 狗 皮褥子 的 最佳 原料 。 老人 忿忿 说 : 可 汉人 写 的 书 , 从来不 提 这种 事 。

毕利格 一家人 经常 问 陈阵 一个 使 他 难堪 的 问题 : 为什么 汉人 恨 狗 骂 狗 杀 狗 还要 吃 狗肉 ?

陈阵 想 了 很 长时间 , 才 对 毕利格 一家人 做 了 解释 。

一天 晚上 , 陈阵 对 围着 火炉 的 一家人 说 : 汉人 没有 游 牧业 , 也 没有 多少 猎人 , 能 吃 的 东西 都 让 汉人 打光 了 吃光 了 , 汉人 就 不 知道 狗 的 好处 了 。 汉人 人口 多 , 不 冷清 , 不 需要 狗来 陪 人 解闷 。 汉人 有 几十种 骂 狗 的话 : 狼心狗肺 , 猪狗不如 , 狗屁不通 , 狗娘养 的 , 狗仗人势 , 狗急跳墙 , 鸡狗 升天 , 狗眼看人 低 , 狗腿子 , 痛打落水狗 , 狗 坐轿子 不识抬举 , 狗嘴里 吐不出 象牙 , 狗拿耗子 多管闲事 , 肉包子打 狗 有去无回 …… 到 现在 又 成 了 政治 口号 , 全国 都 在 “ 砸烂 刘少奇 的 狗头 ”、“ 打倒 刘少 狗 ”, 西方人 也 不 懂 中国 人 为什么 总拿狗 来说 事儿 。

汉人 为什么 恨 狗 骂 狗 ? 主要 是因为 狗 不合 汉人 的 规矩 。 你们 知道 古时候 中国 有 一个 圣人 叫 孔子 吗 ? 连 中国 各 朝代 的 皇帝 都 要 给 他 的 像 鞠躬 下 拜 。 他 给 中国 人定 了 许多 做人 的 规矩 , 千百年来 中国 人 全都 得照 那些 规矩 做 , 读书人 每人 都 有 一本 “ 语录 ”, 就 像 现在 的 红 本本 语录 一样 。 谁 要是 不 照着 做 , 谁 就是 野蛮 人 , 最 严重 的 还要 被 杀头 。 可是 狗 的 毛病 , 正好 不合 孔子 定 的 老规矩 : 一是 孔子 教人要 有 礼貌 , 好客 尊客 。 可是 狗见 了 生人 , 不管 是 穷人 富人 , 老人 孩子 , 亲朋好友 , 还是 远道 来 的 尊贵 客人 , 冲上去 就 乱吼 乱咬 , 让 讲究 礼仪 的 汉人 觉得 很 失礼 、 很 丢面子 、 很 生气 ; 二是 孔子 教 人 男女 不能 乱来 乱伦 乱搞 , 要是 乱搞 , 就 会 受到 严厉 的 处罚 。 可是 狗 呢 , 狗 不管 是 自己 兄弟姐妹 、 还是 父女 、 母子 , 都 可以 乱 搞乱 配 。 汉人 就 害怕 了 , 恨透了 , 怕人 跟 狗 学坏 ; 三是 孔子 教人要 穿 得 干净 , 吃 得 也 要 干净 。 可是 狗 喜欢 吃 人 屎 , 这真 让 汉人 讨厌 恶心 透 了 。 还有 一点 是 汉人 里面 穷人 养狗 的 少 , 穷人 连 自己 都 吃不饱 , 哪有 粮食 喂狗 。 可是 富人 就 能养 狗 看家 护院 , 还 经常 放狗 出来 咬 穷人 , 也 让 大多数 穷人 恨 狗 。 所以 汉人 骂 狗 、 杀狗 吃 狗肉 也 就 不 奇怪 了 , 而且 吃 过 狗肉 的 人 都 说 狗肉 很香 。 汉人 说 猪 可以 杀 吃 , 羊 可以 杀 吃 , 为什么 狗 就 不 可以 杀 吃 ? 这些 都 是 人养 的 牲畜 嘛 …… 汉人 恨 狗 杀 狗 吃 狗 , 最 根本 的 一条 就是 汉人 是 农业 民族 , 不是 游牧民族 , 还 总想 拿 自己 的 习惯 来 改 人家 的 习惯 。

毕利格 老人 和 巴图 听 了 以后 半天 没 说话 , 但 对 陈阵 的 解释 也 不大 反感 , 老人 想 了 一会儿 说 : 孩子 啊 , 汉人 和 蒙古人 中间 , 要是 多一点 你 这样 明白事理 的 人 就 好 了 。 嘎斯迈 叹 了 一口气 , 忿忿不平 地说 : 狗 到 了 你们 汉人 住 的 地方 真是 倒霉 透 了 , 狗 的 好处 全使 不 出来 , 狗 的 毛病 全让 你们 汉人 抓住 了 。 我 要是 狗 就 不 跑 到 汉人 地方 去 , 我 宁可 让 狼 咬 死 , 也 要 留在 草原 。

陈阵 又 说 : 我 也 是 到 了 草原 上 才 知道 , 狗 是 所有 动物 中 最通 人性 的 一种 , 真是 人 的 好 朋友 。 只有 落后 贫穷 的 农业 民族 , 把 不该 吃 的 东西 都 吃 完 了 , 连 狗肉 都 不放过 。 等到 将来 中国 人 都 富裕 了 , 有 剩余 粮食 , 那 时候 汉人 可能 就 会 和 狗 交上 朋友 , 就 不会 恨 狗 吃 狗肉 了 。 我 到 了 草原 以后 就 特别 爱狗 , 一天 见 不到 我 的 狗 , 心里 就 空空 的 。 现在 谁 要是 偷杀 了 我们 包 的 狗 , 我 和 杨克 也 会 跟 他 拼命 , 把 他 打 得 把 吃 下去 的 东西 全 吐出来 …… 陈阵 已经 刹 不住 这句 话 了 , 他 自己 也 感到 有些 吃惊 , 他 一向 信奉 君子 动口 不 动手 , 居然 也 冲口 说出 狼性 十足 的话 来 了 。

嘎斯迈 追问 道 : 那 你 将来 如果 回到 北京 , 会 不会 养狗 呢 ? 陈阵 笑 道 : 我 这 一辈子 都 会 爱 狗 的 , 跟 你们 全家 一样 爱狗 。 不瞒你说 , 我 家里 从 北京 寄来 的 高级 奶糖 , 我 还 留 了 一些 呢 , 我 自己 都 舍不得 吃 , 连 你 和 巴雅 也 没舍得 给 , 都 留给 我 的 狗 了 。 毕利格 一家人 全笑 出 了 眼泪 , 巴图 在 陈阵 背上 重重 拍 了 一巴掌 说 : 你 是 多 半个 蒙古人 啦 ……

那次 关于 狗 的 谈话 已 时隔 大半年 , 但 陈阵 永远 不会 忘记 自己 的 承诺 。

猎场 平静下来 。 疲惫不堪 的 猎狗 伤狗们 都 很 悲哀 , 几条 狗 围着 那些 同伴 的 尸体 , 用 鼻子 紧张 恐惧 地 嗅 着 它们 , 转来转去 , 像是 在 举行 告别仪式 。 有 一个 孩子 趴在 地上 , 搂 着 他家 死去 的 狗 不肯 离开 , 大人 走 过去 劝 , 他 便 索性 放声大哭 起来 。 眼泪 滴洒 在 僵硬 的 狗 身上 , 弹 开去 , 落 在 尘土 中 不见 了 。 孩子 的 哭声 在 草原 上 久久 回荡 , 陈阵 的 眼前 也 一片 模糊 。

(第十三章) 包顺贵 和 乌力吉 带领 几个 牧场 干部 巡视 了 整个 围场 的 战利品 以后 , 走到 毕利格 老人 身旁 。 包顺贵 下 了 马 , 兴冲冲 地 对 老人 说 : 大 胜仗 ! 大 胜仗 啊 ! 这场 胜仗 你 的 功劳 最大 , 立 头功 。 我要 向 上级 给 你 请功 。 说完 便 伸出 双手 要 与 老人 握手 。 老人 摊开 满是 狼 血 的 手掌 说 : 埋汰 埋汰 , 还是 算了吧 。 包顺贵 却 一把 握住 了 老人 的 手 说 : 沾点 狼 血 , 也 可以 沾点 您老 的 福气 , 沾点 立大功 的 光 。

老人 面色 忽转 阴沉 , 说 : 甭提 功不功 了 , 功越 大 我 的 罪孽 越大 。 往后 可 不能 这么 打狼 了 , 再 这么 打 下去 , 没有 狼 , 黄羊 黄鼠 野兔 旱獭 都 该 造反 了 , 草原 就 完 啦 , 腾格里 就要 发怒 了 , 牛羊马 还有 我们 这些 人 都 要 遭报应 。 老人 张开血 手 , 仰望 腾格里 , 诚惶诚恐 。

包顺贵 尴尬 地 笑了笑 , 转身 又 对 满头 血迹 的 二郎 大发 感慨 : 这 就是 那条 大 野狗 吧 ? 个头 真够 吓人 的 。 我 在 山坡 上 就 看 它 能 打会 掐 , 真是 一员 虎将 , 是 它 头 一个 冲进 狼群 , 咬 死 了 一条 头 狼 , 把 狼 都 吓 得 退让 三分 。 它 一共 咬 死 几条 狼 ? 陈阵 答道 : 四条 。 包顺贵 连 说 : 好样 的 , 好样 的 ! 早 听说 你们 养 了 一条 常咬羊 的 大 野狗 , 有人 向 我 反映 , 说 你们 坏 了 草原 上 的 规距 , 让 我 毙 了 这条 狗 。 这回 我 说了算 , 你们 可以 接着 养 下去 , 还要 喂 好 养壮 。 往后 它 再 咬 死 羊 可免 死罪 。 不过 , 羊皮 得 交公 , 羊肉 你们 得 掏钱 。 陈阵 和 杨克 乐得 连连 答应 。

陈阵 说 : 这次 打围 , 我们 知青 一条 狼 也 没有 打着 , 知青 不如 狗 , 真 不如 这条 大 野狗 。 众人 哄笑 。 连 知青 们 都 笑 了 。

乌力吉 笑 道 : 你 这话 听 着 已经 不 像是 汉人 的话 了 。 毕利格 老人 也 乐 了 , 说 : 这 孩子 对 草原 的 事儿 可上 心 了 , 往后 定 是 一把 好手 。 乌力吉 问 : 听说 你们 俩 还 掏 了 一窝 狼 崽 ? 杨克 老老实实 回答 说 : 就 昨天 , 一共 七只 。 没有 毕利格 阿爸 指点 , 我们 俩 哪能 掏得 着 呢 。 包顺贵 说 : 七条 狼 崽 , 到 秋天 可 就是 一群 狼 , 真不简单 。 过 几天 就 把 狼崽皮 交给 我 吧 , 我出 最高价 , 再 多 给 你们 一点 子弹 。 说完 又 拿 起 地上 的 两个 大 狼皮 筒子 说 : 我 看 了 一圈 , 就数 这 两个 皮 筒子 个 大毛 好 , 我 也 先 跟 你们 订下 了 , 也 出 最高价 。 我 有 一个 老 领导 , 过去 打仗 常年 趴冰 卧雪得 了 寒腿 病 , 一直 想 做 条 狼皮 筒裤 , 我 得 孝敬 孝敬 他 呢 。 陈阵 说 : 我 还 得 在 门 前面 挂 几天 。 我 得 给 我们 家 的 大 野狗 平反 呢 。 包顺贵 讪笑 说 : 那 , 过 五六天 我 再 来 收皮 吧 。

猎场 到处 都 是 鲜红 的 血迹 和 白生生 的 狼 的 裸尸 , 只有 狼足 还 留 着 一扎长 的 狼皮 。 包顺贵 招呼 猎手 把 狼 尸 统统 集中 到 一处 , 并 把 狼 尸以 两横 两 竖井 字形 的 形状 , 叠摞 起来 。 不一会儿 , 三十 多条 狼尸 , 堆成 了 一个 近一人 高 的 尸塔 。 包顺贵 打开 像机 对 着 尸塔 , 变换 角度 一连 拍 了 四五张 , 然后 又 吩咐 所有 猎到 狼 的 猎手 举着 狼皮 筒子 , 站 在 狼 尸堆 的 两侧 , 排成 两队 。 三十多 人 高举 狼皮 筒 , 皮筒 狼 尾 几乎 全都 拖地 , 最 前面 的 一排 , 是 那群 伤痕累累 , 狼血 斑斑 的 杀 狼狗 , 蹲坐在 地 , 哈着 热气 。 包顺贵 让 陈阵 照相 , 自己 高举着 一条 最大 最长 的 狼皮 筒子 站 在 队伍 的 中间 , 把 狼皮 举得 比 谁 的 都 高 。 而 毕利格 老人 却 右臂 挽着 狼皮 , 半 低着头 , 笑容 很 苦 。 陈阵 连 拍 了 两张 。

包顺贵 向前 迈 了 六七步 , 转过身 来 对 猎手 们 说 : 我 代表 旗盟 革委会 、 军分区 领导 , 谢谢 大家 了 ! 你们 都 是 打 狼 英雄 , 过 几天 照片 就 会 登 在 报纸 上 。 我要 让 大家 看看 额仑 草原 的 狼 灾有 多 厉害 , 一次 打围 就 打死 这么 多 的 狼 , 这些 狼 大多 是从 外 蒙古 跑过来 的 , 军马 群 的 损失 主要 就是 这群 狼 干 的 。 我 也 要 告诉 人家 , 额仑 草原 的 干部 和 牧民 还有 知青 没有 向 狼灾 低头 , 而是 以 坚定 的 决心 和 精心 的 组织 , 给 狼群 以 狠狠 地 回击 。 这场 灭 狼 运动 才 刚刚开始 , 我们 完全 有 信心 把 额仑 草原 的 狼 干净 、 全部 、 彻底 地 消灭 光 。

最后 , 包顺贵 还 挥臂 高呼 : 打 不尽 豺狼 决不 下 战场 !

除 道尔 基 一家 和 几个 知青 以外 , 应 者 寥寥 。 包顺贵 下令 队伍 解散 , 就 地 休息 , 等待 巴图 。

包顺贵 盘腿 坐在 地上 对 乌力吉 说 : 现在 边防 这么 吃紧 , 上面 一直 催 我 抓紧时间 组织 民兵 军事训练 。 没想到 这次 打围 , 歪打正着 , 倒来 了 个 刺刀见红 的 大 实战 。 乌力吉 说 : 草原 蒙古人 天生 就是 战士 , 真 打起 仗 来 , 一发 下枪 , 个个 都 能 上阵 。 今天 你 真是 一举两得 , 又 打 了 狼 , 又 练 了 兵 。 那 你 就 写 两份 总结报告 报上去 吧 , 上面 一定 会 满意 的 。

知青 们 都 聚到 陈阵 杨克 这里 看 狼皮 筒子 , 大家 抚摸 着 皮筒 好生 羡慕 。 王军立 说 : 要不是 你们 包 的 这条 野狗 , 咱们 知青 的 脸 就 丢 大 了 , 简直 当 了 蒙古 骑兵 的 仆从 军 了 。 陈阵 说 : 自古以来 , 咱们 汉人 的 武功 和 勇气 就是 不如 游牧民族 , 不如 人家 就 应该 向 人家 学习 , 能 当上 仆从 军 跟 牧民 实地 学习 打猎 打仗 , 这种 机会 上 哪 找 去 啊 。 王军立 不屑 地说 : 游牧民族 虽然 经常 入主中原 , 还 两次 统治 全 中国 , 但是 最后 还 不是 被 中华 先进 文化 所 征服 了 吗 ? 草原 民族 虽然 是 一代 天骄 , 但 终究 只识 弯弓 射大雕 , 徒有 武功 而已 。

陈阵 反驳 说 : 那 不 一定 , 你别 轻武 重文 , 历朝历代 , 没有 武功 , 哪来 的 文治 ? 没有 武功 , 再 灿烂 的 文化 也 会 成为 一堆 瓦砾 。 汉唐 的 文治 是 建立 在 武功 的 基础 上 的 。 世界 历史 上 许多 文明古国 大国 , 不是 被 武功 强大 的 落后 民族 彻底 消灭 了 吗 ? 连 文字 语言 种族 都 灭亡 消失 了 。 你 说 汉族 文化 征服 了 落后 的 草原 民族 , 那 也 不全 对 , 蒙古 民族 就 长期 保留 着 自己 的 语言文字 、 图腾 信仰 、 民族 习俗 , 至今 坚守 着 草原 。 要是 蒙古 民族 接受 了 汉族 农耕 文化 , 把 蒙古 大 草原 开垦 成 大 农田 , 那 中原 的 华夏 文明 可能 早就 被 黄沙 吞没 了 。 赫鲁晓夫 就是 想用 大 俄罗斯 的 农

业 文明 和 工业 文明 , 来 征服 哈萨克斯坦 的 游牧 文明 , 结果 怎么样 ? 竟然 把 世界 少有 的 一 大片 优质 草原 , 征服 成 了 沙漠 ……

女知青 孙文娟 一看 几位 好战 的 男生 又 要 爆发 舌战 , 连忙 打断 : 好 了 好 了 , 平时 放牧 各组 远隔 几十里 上 百里 , 好不容易 才 聚到 一块 , 可一 见面 又 要 开仗 。 你们 男生 一到 草原 都 快 变成 狼 了 , 一 见面 就 掐 , 你们 有完没完 啊 !

二郎 看到 那么 多人来 摸 它 的 猎物 , 很 不 舒服 , 它 慢慢 走近 他们 。 孙文娟 以为 知青 包 的 狗 从不 咬 知青 , 便 从 怀里 掏出 两块 奶豆腐 来 犒赏 它 , 她 说 : 二郎 二郎 , 好样 的 ……

二郎 一声不吭 , 也 不 摇尾巴 , 瞪 着 恶眼 , 朝 众人 走 去 。 孙文娟 有些 害怕 , 连退 几步 。 陈阵 大 喝 : 回来 ! 但 为时已晚 , 只见 二郎 大吼 一声 , 向 知青 们 猛扑 一步 , 吓 得 孙文娟 坐 倒 在 地 。 杨克气 得 大 骂 : 混蛋 ! 抄起 马棒 就要 下手 , 可是 二郎 挺 着 脖子 , 一副 宁可 挨打 也 不 逃跑 的 架势 。 这 可是 一条 一 气儿 杀死 四条 狼 的 野狗 , 杨克怕 打出 它 的 狼性 来 , 不敢 轻易 下手 , 只得 放下 了 马棒 。

王军立 气呼呼 地说 : 往后 谁 还 敢 上 你们 包 ? 要不是 看 在 它 杀 狼 的 份 上 , 我 非得 剥它 的 皮 , 吃 它 的 肉 不可 。 陈阵 连忙 道歉 说 : 这是 条怪 狗 , 狼性 大 , 不通 人性 。 你们 得常来 , 混熟 了 , 它 就 认 你们 了 。

大多数 知青 都 散 了 。 陈阵 拍了拍 二郎 的 脑袋 , 对 它 说 : 你 看 , 我 的 同学 都 快 让 你 得罪 光 了 。 杨克 压低 了 声音 说 : 养 了 条 恶狗 就 把 人 吓成 这样 , 要是 …… 要是 小狼 崽 长大 了 , 谁 还 敢 到 咱们 包来 ? 陈阵 说 : 不来拉到 , 动物 比 某些 人 有意思 , 咱们 就 跟 狗 和 狼 做 伴儿 。

张继原 走 到 二郎 身旁 摸摸 它 的 头 说 : 我 倒 是 越来越 欣赏 二郎 了 , 人 是 得 有点 狼性 才 成 。 我 没 套住 那条 狼 , 不是 技术 问题 , 是 我 胆气 不够 , 手软 了 。

二郎 向 尸塔 走 了 几步 , 望 着 白生生 的 狼 尸 发愣 。 几十条 大狗 都 站 得 远远 的 , 又 敬 又 畏 , 冲 它 摇尾巴 , 只有 巴勒 昂首阔步 走到 它 跟前 , 二郎 不卑不亢 地 和 它 碰 了 碰 鼻子 。 二郎 在 得到 牧场 领导 和 牧民 的 首肯 之后 , 又 终于 被 二队 的 大狗们 接纳 了 。 但 陈阵 发现 二郎 眼中 却 流露出 失落 , 陈阵 搂 着 它 的 脖子 , 不知 该 如何 安慰 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