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十二章 (3)

第十二章 (3)

正在 此时 , 抵近 了 内圈 外沿 指挥 的 毕利格 老人 突然 大喊 , 巴勒 ! 巴勒 ! 冲 ! 冲 ! 又 比划 了 一个 后退 的 手势 。 陈阵 和 杨克 立即 明白 老人 的 意图 , 也 狂喊 起来 : 二郎 ! 二郎 ! 冲 ! 冲 ! 冲 ! 两条 杀 红眼 的 大 恶狗 , 明白 了 主人 的 叫喊 和 手势 , 巴勒 和 二郎 突然 后退 几十步 , 迅速 改变 战术 , 连 吼 几声 , 发了 疯 似地 朝 狼群 中 一条 最大 的 头 狼 冲撞 过去 —— 二郎 速度快 , 先撞 上 了 狼 , 大狼 被 撞 出 三四米 远 , 但 没有 撞倒 , 旋即 站住 。 此时 , 凶猛 沉重 的 巴勒 , 像 一段 粗大 的 撞 城锤 , 砰 地 撞 了 个 正着 。 头 狼 被 撞 得 连 打 了 两三个 滚 , 还 未 等 头 狼 站 起身 , 二郎 等不及 其它 的 狗 护卫 支援 , 立即 单刀 突入 狼群 中心 , 上前 一口 咬住 它 的 咽喉 , 咔嚓 一声 合拢 牙口 , 四股 狼血 喷向 天空 雪地 , 喷红 了 二郎 的 头 , 也 吓 懵 了 群 狼 。 垂死挣扎 的 头 狼 张牙舞爪 , 使出 最后 的 野劲 蛮力 狠命 乱 抓 , 在 二郎 的 头 胸腹 处 抓 下 了 好几把 毛 , 抓 出 十几道 血 口子 。 可是 二郎 野性 蛮劲 更狠 , 就是 被 抓开 胸膛 抓破 肚子 也 不撒口 , 直到 头 狼 完全 断气 。 群狼 好像 都 认识 这条 大 恶狗 , 都 领教过 这条 大 野狗 的 武功 , 惊得 后退 几步 , 不敢 近身 。 巴勒 见 自己 撞 翻 的 猎物 , 被 二郎 而 如此 干脆利索 地 抢 得 先手 , 极为 恼火 , 但 又 不好 发作 , 只好 憋足 了 劲 向 另 一条 大狼 撞 过去 。

狗群 似乎 开 了 窍 , 大狗 巨狗 纷纷 集体 效仿 。 一条 一条 的 大块头 撞进 了 狼群 。 二郎 巴勒 那些 杀手 狗 , 自此 大开杀戒 , 狼阵 终于 被 冲开 了 一个 缺口 , 猎手 们 乘势 冲进去 , 用 套马 杆 敲打 狼群 , 将 狼群 分割 分散 , 狼们 的 脖颈 后背 侧腹 , 顿时 全 暴露 在 杆子 和 狗牙 之下 。

狼群 见 大势已去 , 全体 发力 , 依仗 单兵 狼心 孤胆 , 分头 突围 。 刹时间 , 狼群 中心 开花 , 四下 猛冲 , 围场 内线 一片 混乱 , 群狼 力图 乱 中 求生 。 但 不一会儿 , 每 一条 狼 都 被 几条 狗 , 一两个 猎手 咬住不放 。 外 围猎 圈 的 男女老少 大呼 大喊 , 猎手 们 则 猛挥 套马 杆往 圈内 施压 。

在 内线 , 一向 自比为 狼 的 兰木 扎布 , 见 几条 狗 扭住 了 一条 大狼 , 便 冲过去 一个 俯身 前探 , 飞出去 一个 贴 地 套圈 , 有意 让 过 狼 的 短 脖和前 腿 , 狼 的 前 半身 刚 入套 , 他 立即 抬杆 抖 杆 , 像 拧 麻花 一样 地 拧紧 套绳 , 套住 狼 的 后 胯 。 不等 大狼 冲套 别杆 , 就 一拨 马头 , 一翻 手腕 倒 拖 着 狼 跑 起来 。 大狼 被 拖倒 在 地 , 像 一条 沉重 的 死 麻袋 , 无法 起身 , 大狼急 得 用 爪子 死 死抠 地 , 雪面 冻 地犁出 两道 沟 。 兰木 扎布 一边 拖 狼 一边 呼叫 杀手 狗 。

在 草原 , 套 狼 不易 , 杀 狼 更 难 。 草原 狼 脖子 短粗 , 套住 脖子 , 狼会 立即 甩头 脱套 。 即便 狼 甩 不 脱套 , 要 拧紧 套 也 不易 , 如 遇到 脖子 特别 粗壮 的 狼 , 套住 狼 脖子 就 像 套住 了 一段 圆木 , 只要 使劲 一拖 , 套扣 依然 会 滑脱 。 因此 有 经验 的 猎手 套 狼 都 喜欢 套 狼 的 后 胯 , 那 是 狼身 最细 的 部位 , 只要 套住 拧紧 , 狼 绝对 脱不了 套 。 但是 杀 狼 就 难 了 , 如果 勒紧 脖子 拖拽 的话 , 可以 把 狼勒昏 勒死 , 可是 套住 后 胯 再 怎么 拖 也 勒 不 死 狼 。 要是 一人 对付 一头 狼 就 更 难得 手 。 只要 人 一下 马 , 狼 立即 就 会 站 起身 顺杆 冲套 , 把 套马 杆 杆头 细杆 生生 别断 , 然后 逃脱 或 伤人 以后 再 逃跑 。 只有 胆量 技术 都 过硬 的 猎手 , 能够 一下 马 不等 狼站 起身 就 继续 迅速 拽 杆 , 把 狼 拽 到 身前 再 用 马棒 或 刀子 杀死 狼 。 许多 猎手 都 不敢 单人 杀 狼 , 常常 只得 牺牲 狼皮 , 把 狼 一直 拖 到 有人 或 有 杀手 狗 的 地方 , 让 人 或 狗 来 帮忙 杀 狼 。

兰木 扎布 专挑雪厚 的 地方 拽 狼 , 一边 寻找 杀手 狗 。 几条 狗 围着 狼 乱叫 瞎 咬 , 轻 咬一口 就 跳开 , 就是 不敢 在 要害 处 下口 。 兰木 扎布 突然 发现 二郎 刚刚 咬断 了 一条 大狼 的 咽喉 , 他 认识 这条 大 恶狗 , 于是 便 向 二郎 跑 去 , 一边 大声 喊 : 杀 ! 杀 ! 二郎 听到 有人 呼它 杀 狼 , 就 丢下 尚未 断气 的 狼 冲 了 过去 , 二郎 咬 杀 被套 住 的 狼 十分 老到 , 它 绕 到 狼 的 侧 背后 下手 , 用 前爪 按住 狼头 狼 胸 , 猛地 一口 , 准确 咬断 了 狼 的 颈动脉 , 狼用 爪子 拼命 反抗 但 却 抓 不到 二郎 。 兰木 扎布 跳 下马 , 朝 四周 大叫 : 快 把 狼 拖 到 这儿 来 , 这条 狗 比 狼 还 厉害 ! 不远处 另 一条 战线 上 , 巴勒 也 在 咬 杀 被套 的 大 狼 , 马上 就 有 几位 猎手 拖 着 几条 被套 住 的 狼 , 向 这 两条 猛狗 靠拢 。

在 围场 混战 中 , 除了 巴勒 和 二郎 这 两条 屠夫 恶犬 大展 神威 外 , 还有 一群 如同 爱斯基摩 人 的 毛茸茸 凶猛 大狗 , 也 格外 夺人 视线 。 这是 道尔 基家 的 一群 全场 出名 的 杀 狼大狗 , 个个 都 是 职业杀手 , 组合 配对 极佳 , 八条 狗 齐心合力 , 分工 明确 : 快狗 纠缠 , 笨狗 撞击 , 群狗 咬定 , 恶狗 一口 封喉 。 它们 与 狼 交战 从不 分 兵 , 集中兵力 , 各个击破 。 此次 又 是 八 对 一 , 杀 完 一条 , 再 杀 第二条 , 干脆利索 , 已经 一口气 连杀 三条 大狼 。

围场 中 , 猎手 们 也 三五 一组 地 配合 作战 , 一旦 有人 套住 了 狼 , 其他 的 人 立即 跳 下马 , 拽 住 狼 尾 狼 腿 , 再用 沉重 的 马棒 敲碎 狼头 。 围场 的 西北 处 发出 一阵 野性 的 叫声 , 五六个 猎手 策马 狂奔 追赶 两条 大狼 , 一个 骑着 快 马 的 小 马倌 噢 噢 大叫 , 探身 挥杆 狠 抽大狼 , 把 狼 打 得 跑 得 口吐白沫 。 当狼 跑 出 全速 , 把 他 甩开 距离 以后 , 又会有 一匹 快马 接力 猛追 猛打 , 等 狼 跑 出 最 高速 , 等 在 侧 前方 的 沙茨 楞 突然 斜插 过来 , 探身 猛地 套住 狼头 , 但 他 不 拧 套绳 , 而是 猛地 横向 一 拽 , 再 急忙 松套 , 将 狼 狠狠 地 摔 了 七八个 滚 。 当狼 好不容易 翻身 爬起 , 几个 马倌 就 用 套马 杆 抽 狼 , 逼 狼 再次 狂奔 。 但是 只要 狼 一 跑 出 了 速度 , 就 又 会 从 侧旁 奔来 一匹 马 , 再 给 狼 一个 套头 横 拽 侧 摔 , 大狼 又 被 摔 出 五六个 滚 。 狼 每 摔 一次 , 众 猎手 就 会 齐声 欢呼 , 一吐 一年 来 受 狼 欺负 的 胸中 恶气 。

两条 狼 被 猎手 们 套 摔 得 晕头转向 , 再也 不 知道 往 哪里 逃 了 。 有 一条 狼 连 摔 了 三四次 以后 已经 跑 不 起来 了 。 沙茨 楞 扔下 套马 杆 , 急忙 脱镫 、 收腿 、 蹲 鞍 、 再 蹬腿 , 像头 飞豹 从 马背上 飞身 一跃 , 狠狠 地 扑 砸 在 狼 身上 , 未 等 狼 回过 头 , 沙茨 楞 已经 骑 在 狼 背上 , 双手 死死 握住 了 狼 的 双耳 , 把 狼头 狠狠 地往 地上 死 磕 , 磕得 狼 满嘴 满 鼻子 都 是 血 。 几个 猎手 纷纷 跳 下马 , 骑 在 狼 身上 , 压得 狼 几乎 喘不出 一口气 , 最后 才 由 沙茨 楞 从容 拔刀 杀 狼 。 另 一条 狼 也 被 三个 年轻 马倌 , 当 绵羊 一样 骑着 玩 了 一会儿 , 轮番 在 狼 身上 了 一阵 屁股 , 然后 才 把 狼 杀死 。

陈阵 杨克 和 所有 的 知青 都 松松地 垂下 了 套马 杆 。 这场 多年 未有 的 成功 围狼战 , 他们 从头到尾 只有 围观 的 份 了 。 他们 最感 遗憾 的 是 , 惟一 一个 被 派 进场 的 知青 马倌 张继原 没套 着 狼 。 那条 侧面 跑 来 的 大 狼 , 居然 在 他 快 下杆 的 时候 , 突然 急 拐 给 他 打 了 一个 “ 贴身 球 ”, 擦 马腿 而 过 , 使 他 鞭长莫及 , 还 差点 别断 了 杆 。 而 其他 两个 知青 马倌 也 像 他们 一样 成 了 外围 的 围观者 , 而且 有 一条 大狼 , 竟然 从 他俩 的 猎位 中间 冲出 了 猎圈 。

毕利格 老人 看看 大局 已 定 , 便 走 到 陈阵 和 杨克 的 身边 。 老人 说 : 你们 十来个 知青 也 立 了 功 , 你们 占 了 不少 位置 呐 , 要不然 , 我 就 派 不出 那么 多 杆子 手 下去 套 狼 了 。 老人 看出 了 陈阵 和 杨克 的 遗憾 , 又 笑笑 说 : 你们 那条 大 恶狗 今天 可立 了 大功 , 我 都 给 你们 俩数 了 , 它 独个儿 杀 了 两条 大狼 , 还 帮 着 猎手 杀 了 两条 。 你们 俩 能 分到 两 张大狼 皮 , 剩下 那 两张 皮子 , 按 打围 的 规矩 应该 归 套住 狼 的 猎手 。 一边 说 着 , 老人 带 他俩 向 山下 走 去 。

此次 打围 , 除了 六七条 速度 、 战技 和 运气 好 的 大 狼 , 用 高速 反冲 、 贴身 钻空 或 别断 套马 杆 的 方法 杀出重围 以外 , 其他 所有 被围 的 狼 全部 战死 。

外 围猎 圈 的 人马 呼喊 着 , 从 三面 高坡 冲 下山 来 , 观看 围场 中间 的 战利品 。 毕利格 老人 已经 叫 人 将 归 陈阵 杨克包 的 两条 死 狼 拖 到 一起 , 并 挽起 马蹄袖 和 陈阵 杨克 一起 剥 狼皮 筒子 。 嘎斯迈 也 已经 招呼 人 , 把 她家 巴勒 咬 死 的 两条 大狼 , 以及 桑杰家 的 狗 咬 死 的 狼 , 统统 拖 了 过来 , 桑杰 和 官布 主动 上前 帮 她 剥皮 筒子 。

陈阵 早已 跟 老人 学过 怎样 剥 狼皮 筒子 了 , 此时 他 开始 教杨克 。 先 用 锋利 的 蒙古 刀 , 沿着 狼 嘴 将 嘴皮 与 嘴骨 剥离 , 再 用力 翻 剥 将 狼头 剥出 , 然后 让 杨克用 皮条 勾住 狼牙 , 自己 再 揪住 狼 头皮 往 狼 脖狼身 翻 剥 , 再用 刀 剥离 皮肉 , 从头到尾 像 剥脱 一条 紧身 毛 衣裤 那样 , 将 整个 狼皮 翻 剥 出来 , 再 分别 割断 四足 和 尾骨 。 此时 狼皮 的 皮板 在外 , 狼毛 在内 , 两人 又 像 翻 大肠 一样 再 把 狼皮 重新 倒 翻过来 , 一个 完整 的 狼皮 筒子 就算 剥 出来 了 。

老人 看 了 看 说 : 剥得 还 算 干净 , 不带 狼油 。 你们 俩 回到 家 , 用 干草 把 皮 筒子 塞满 , 再 挂 在 长杆 的 顶上 , 往后 , 额仑 草原 上 的 人 , 就会认 你们 俩 是 猎手 啦 。

二郎 和 黄黄 一直 蹲 在 两人 的 身旁 观看 , 二郎 不停 地 舔着 前 胸前 腿 上 的 狼 血 和 自己 的 血 , 舔 得 津津有味 。 黄黄 也 帮 它 舔 头上 的 狼 血 。 黄黄 身上 没有 一处 伤 , 也 没有 几滴 狼血 , 一身 干净 , 像是 狗 中 游手好闲 的 公子哥 。 却 有 好几个 猎手 夸它 , 说 它 前后 扭住 了 两条 狼 , 还会 咬 狼 的 后 爪 。 没有 黄黄 , 兰木 扎布 准套 不住 狼 。 杨克 听 了 大乐 , 吐 了 一口气 说 : 这下 我 也 可以 拿 木兰 扎布 开涮 了 , 他 跟 我 一个样 , 也 是 人 仗 狗势 。

陈阵 从 怀里 掏出 几块 大白兔 奶糖 , 奖给 两员 爱将 。 二郎 三块 , 黄黄 两块 。 他 早 有 预感 , 此次 打围 二郎 和 黄黄 定 有 上佳 表现 。 两条 狗 把 糖块 按 在 地上 , 再用 嘴 撕 糖纸 , 然后 用 舌头 卷起 糖块 , 得意 地 昂起 头来 嚼 得 咔 吧 作响 , 把 其它 的 狗 看 得 直滴 口水 , 竟去 舔 地上 的 糖纸 。 自从 北京 知青 来到 草原 以后 , 草原 狗 都 知道 了 世上 还有 那么 稀罕 好吃 的 东西 。 能 当着 那么 多 的 狗 吃 北京 奶糖 , 是 草原 狗 莫大 的 荣誉 。 嘎斯迈 笑嘻嘻 地 走 过来 对 陈阵 说 : 你 搬家 走 了 , 就 忘 了 你 老家 的 狗 啦 ? 然后 伸手 从 陈阵 怀里 掏出 两块 奶糖 , 递给 了 巴勒 。 陈阵 慌忙 将 剩下 的 几块 糖 全部 掏出 来 , 交给 嘎斯迈 。 她 笑 着 剥 了 一块 放到 了 自己 的 嘴里 。

围场 中 热气腾腾 , 狼尸 、 马身 、 狗 嘴 、 人额 都 冒 着 白气 。 人们 以 家族 为 小 猎圈 分头 剥 狼皮 。 战利品 完全 按 草原 上 的 传统 规矩 分配 , 没有 任何 矛盾 。 牧民 的 职业 记性 极好 , 哪条 狼 是 哪条 狗 咬 死 的 、 哪个 猎手 套住 的 , 不会 出差错 。 只有 一条 被 两人 共同 套住 的 狼 , 稍 有 争执 。 毕利格 老人 一句 话 也 就 定判 了 : 卖 了 皮子 打酒 , 一人 喝 一半 。 那些 没有 得到 皮子 的 猎手 和 牧民 , 兴致勃勃 地看 人家 剥皮 , 并 对 各家 的 皮 筒子 和 各家 的 狗 评头品足 。 狗 好 狼皮 就 完整无缺 , 狗赖 狼皮 就 赖 , 尽 是 窟窿眼 。 收获 狼皮 最多 的 人家 , 都 会 高声 邀请 人们 到 他家 去 喝酒 。 在 草原 上 , 围猎 战果 人人 有 份 。

猎场 渐渐 安静下来 , 人们 就 地 休息 。

围场 中 , 最 难过 的 是 女人 。 她们 大多 在 给 自家 的 伤 狗 疗伤 包扎 。 男人 们 只 在 打猎 时 使用 狗 , 可女 人们 天 天下 夜 都 得 仗 着 狗 。 狗 也 是 由 各家 的 女人 从小 把 它们 像养 孩子 一样 地 喂养 大 的 , 狗伤 了 、 死 了 , 女人 最 心疼 。 几条 战死 的 狗 还 躺 在 原地 , 在 草原 , 猎狗 战死 的 地方 , 就是 它 魂归 腾格里 的 天葬 之地 , 而 执行 天葬 使命 的 就是 狗们 不共戴天 的 仇敌 —— 草原 狼 。 毕利格 老人 说 ; 这是 公平 的 , 狗 应该 感谢 狼 , 要是 草原 没有 狼 , 牧民 也 用不着 家家 拿 那么 多 的 肉养 那么 多狗 了 , 生下 的 小 狗崽 都 得 被 扔 上 腾格里 去 了 。

战死 的 狗 静静地 躺 在 草原 战场 上 。 没有 一个 草原 蒙古人 , 会 对 漂亮 厚密 的 狗皮 打主意 。 在 草原 , 狗 是 人 的 战友 、 密友 和 义友 。 草原 人 的 生存 靠 的 是 两项 主业 —— 狩猎 业和游 牧业 。 草原 人 打猎 靠 狗 、 守羊靠 狗 , 狗 是 比 中原 农民 的 耕牛 还 重要 的 生产工具 和 畜群 卫士 。 狗 比 牛 又 更通 人性 , 是 草原 人 排遣 原野 寂寞 的 不可 缺少 的 情感 依托 和 精神 伴侣 。

蒙古草原 地广人稀 , 环境 险恶 , 草原 狗 还有 报警 救命 的 奇功 。 嘎斯迈 总是 念念不忘 巴勒 的 救命之恩 。 一年 深秋 , 她 倒 炉灰 , 不曾 想 在 浇湿 的 炉灰 里 还有 一粒 未 熄灭 的 羊粪 , 那天 西北风 刮得 正猛 , 不一会儿 就 把 火星 吹到 草里 , 把 门前 的 枯草 烧着 了 。 当时 家里 只有 她 、 老额 吉 和 孩子 , 她 在 包里 做 针线活 , 一点 也 不 知道 外面 的 事情 。 忽然 , 她 听到 巴勒 一边 狂叫 一边 挠门 , 她 冲出 门 一看 , 灰坑 前 的 火 已经 烧 出 两百多 步远 , 十几步 宽 了 , 再 往前 就是 牧场 其它 大队 的 秋冬季 大 草场 , 草高 草密 油性 大 , 一旦 烧 起来 谁 也 挡不住 , 这年 全场 的 大半 牲畜 不 被 烧伤 烧死 , 也 过 不了 没有 草 的 冬季 了 , 她 肯定 得 被 判刑 坐牢 。 巴勒 及时 报警 给 她 抢 出 了 比命 还 宝贵 的 一点 时间 , 她 拖 了 一块 浇湿 了 的 大 毡 , 冲进 火场 , 用大毡 裹住 自己 , 拼命 在 火里 打滚 , 再 拖 毡 压火 , 总算 在 大 火烧 着 高草 之前 扑灭 了 火 。 嘎斯迈 说 没有 巴勒 她 就 完 了 。

嘎斯迈 还 对 陈阵 和 杨克 说 过 , 草原 上 的 男人 都 贪酒 , 常有 骑马 人 喝醉 了 酒 , 摔 下马 冻死 在 雪地 里 的 事情 。 其中 有 的 人 没有 死 , 就是 因为 带 了 狗 。 是 狗 奔 回家 , 叼 着 女主人 的 皮袍 , 叫 来 人才 把 男主人 从 深雪里 救 回家 的 。 在 额仑 草原 , 家家 都 有 救命 狗 ; 包包 都 有 被 狗 救 过命 的 男人 和 女人 。


第十二章 (3)

正在 此时 , 抵近 了 内圈 外沿 指挥 的 毕利格 老人 突然 大喊 , 巴勒 ! 巴勒 ! 冲 ! 冲 ! 又 比划 了 一个 后退 的 手势 。 陈阵 和 杨克 立即 明白 老人 的 意图 , 也 狂喊 起来 : 二郎 ! 二郎 ! 冲 ! 冲 ! 冲 ! 两条 杀 红眼 的 大 恶狗 , 明白 了 主人 的 叫喊 和 手势 , 巴勒 和 二郎 突然 后退 几十步 , 迅速 改变 战术 , 连 吼 几声 , 发了 疯 似地 朝 狼群 中 一条 最大 的 头 狼 冲撞 过去 —— 二郎 速度快 , 先撞 上 了 狼 , 大狼 被 撞 出 三四米 远 , 但 没有 撞倒 , 旋即 站住 。 此时 , 凶猛 沉重 的 巴勒 , 像 一段 粗大 的 撞 城锤 , 砰 地 撞 了 个 正着 。 头 狼 被 撞 得 连 打 了 两三个 滚 , 还 未 等 头 狼 站 起身 , 二郎 等不及 其它 的 狗 护卫 支援 , 立即 单刀 突入 狼群 中心 , 上前 一口 咬住 它 的 咽喉 , 咔嚓 一声 合拢 牙口 , 四股 狼血 喷向 天空 雪地 , 喷红 了 二郎 的 头 , 也 吓 懵 了 群 狼 。 垂死挣扎 的 头 狼 张牙舞爪 , 使出 最后 的 野劲 蛮力 狠命 乱 抓 , 在 二郎 的 头 胸腹 处 抓 下 了 好几把 毛 , 抓 出 十几道 血 口子 。 可是 二郎 野性 蛮劲 更狠 , 就是 被 抓开 胸膛 抓破 肚子 也 不撒口 , 直到 头 狼 完全 断气 。 群狼 好像 都 认识 这条 大 恶狗 , 都 领教过 这条 大 野狗 的 武功 , 惊得 后退 几步 , 不敢 近身 。 巴勒 见 自己 撞 翻 的 猎物 , 被 二郎 而 如此 干脆利索 地 抢 得 先手 , 极为 恼火 , 但 又 不好 发作 , 只好 憋足 了 劲 向 另 一条 大狼 撞 过去 。

狗群 似乎 开 了 窍 , 大狗 巨狗 纷纷 集体 效仿 。 一条 一条 的 大块头 撞进 了 狼群 。 二郎 巴勒 那些 杀手 狗 , 自此 大开杀戒 , 狼阵 终于 被 冲开 了 一个 缺口 , 猎手 们 乘势 冲进去 , 用 套马 杆 敲打 狼群 , 将 狼群 分割 分散 , 狼们 的 脖颈 后背 侧腹 , 顿时 全 暴露 在 杆子 和 狗牙 之下 。

狼群 见 大势已去 , 全体 发力 , 依仗 单兵 狼心 孤胆 , 分头 突围 。 刹时间 , 狼群 中心 开花 , 四下 猛冲 , 围场 内线 一片 混乱 , 群狼 力图 乱 中 求生 。 但 不一会儿 , 每 一条 狼 都 被 几条 狗 , 一两个 猎手 咬住不放 。 外 围猎 圈 的 男女老少 大呼 大喊 , 猎手 们 则 猛挥 套马 杆往 圈内 施压 。

在 内线 , 一向 自比为 狼 的 兰木 扎布 , 见 几条 狗 扭住 了 一条 大狼 , 便 冲过去 一个 俯身 前探 , 飞出去 一个 贴 地 套圈 , 有意 让 过 狼 的 短 脖和前 腿 , 狼 的 前 半身 刚 入套 , 他 立即 抬杆 抖 杆 , 像 拧 麻花 一样 地 拧紧 套绳 , 套住 狼 的 后 胯 。 不等 大狼 冲套 别杆 , 就 一拨 马头 , 一翻 手腕 倒 拖 着 狼 跑 起来 。 大狼 被 拖倒 在 地 , 像 一条 沉重 的 死 麻袋 , 无法 起身 , 大狼急 得 用 爪子 死 死抠 地 , 雪面 冻 地犁出 两道 沟 。 兰木 扎布 一边 拖 狼 一边 呼叫 杀手 狗 。

在 草原 , 套 狼 不易 , 杀 狼 更 难 。 草原 狼 脖子 短粗 , 套住 脖子 , 狼会 立即 甩头 脱套 。 即便 狼 甩 不 脱套 , 要 拧紧 套 也 不易 , 如 遇到 脖子 特别 粗壮 的 狼 , 套住 狼 脖子 就 像 套住 了 一段 圆木 , 只要 使劲 一拖 , 套扣 依然 会 滑脱 。 因此 有 经验 的 猎手 套 狼 都 喜欢 套 狼 的 后 胯 , 那 是 狼身 最细 的 部位 , 只要 套住 拧紧 , 狼 绝对 脱不了 套 。 但是 杀 狼 就 难 了 , 如果 勒紧 脖子 拖拽 的话 , 可以 把 狼勒昏 勒死 , 可是 套住 后 胯 再 怎么 拖 也 勒 不 死 狼 。 要是 一人 对付 一头 狼 就 更 难得 手 。 只要 人 一下 马 , 狼 立即 就 会 站 起身 顺杆 冲套 , 把 套马 杆 杆头 细杆 生生 别断 , 然后 逃脱 或 伤人 以后 再 逃跑 。 只有 胆量 技术 都 过硬 的 猎手 , 能够 一下 马 不等 狼站 起身 就 继续 迅速 拽 杆 , 把 狼 拽 到 身前 再 用 马棒 或 刀子 杀死 狼 。 许多 猎手 都 不敢 单人 杀 狼 , 常常 只得 牺牲 狼皮 , 把 狼 一直 拖 到 有人 或 有 杀手 狗 的 地方 , 让 人 或 狗 来 帮忙 杀 狼 。

兰木 扎布 专挑雪厚 的 地方 拽 狼 , 一边 寻找 杀手 狗 。 几条 狗 围着 狼 乱叫 瞎 咬 , 轻 咬一口 就 跳开 , 就是 不敢 在 要害 处 下口 。 兰木 扎布 突然 发现 二郎 刚刚 咬断 了 一条 大狼 的 咽喉 , 他 认识 这条 大 恶狗 , 于是 便 向 二郎 跑 去 , 一边 大声 喊 : 杀 ! 杀 ! 二郎 听到 有人 呼它 杀 狼 , 就 丢下 尚未 断气 的 狼 冲 了 过去 , 二郎 咬 杀 被套 住 的 狼 十分 老到 , 它 绕 到 狼 的 侧 背后 下手 , 用 前爪 按住 狼头 狼 胸 , 猛地 一口 , 准确 咬断 了 狼 的 颈动脉 , 狼用 爪子 拼命 反抗 但 却 抓 不到 二郎 。 兰木 扎布 跳 下马 , 朝 四周 大叫 : 快 把 狼 拖 到 这儿 来 , 这条 狗 比 狼 还 厉害 ! 不远处 另 一条 战线 上 , 巴勒 也 在 咬 杀 被套 的 大 狼 , 马上 就 有 几位 猎手 拖 着 几条 被套 住 的 狼 , 向 这 两条 猛狗 靠拢 。

在 围场 混战 中 , 除了 巴勒 和 二郎 这 两条 屠夫 恶犬 大展 神威 外 , 还有 一群 如同 爱斯基摩 人 的 毛茸茸 凶猛 大狗 , 也 格外 夺人 视线 。 这是 道尔 基家 的 一群 全场 出名 的 杀 狼大狗 , 个个 都 是 职业杀手 , 组合 配对 极佳 , 八条 狗 齐心合力 , 分工 明确 : 快狗 纠缠 , 笨狗 撞击 , 群狗 咬定 , 恶狗 一口 封喉 。 它们 与 狼 交战 从不 分 兵 , 集中兵力 , 各个击破 。 此次 又 是 八 对 一 , 杀 完 一条 , 再 杀 第二条 , 干脆利索 , 已经 一口气 连杀 三条 大狼 。

围场 中 , 猎手 们 也 三五 一组 地 配合 作战 , 一旦 有人 套住 了 狼 , 其他 的 人 立即 跳 下马 , 拽 住 狼 尾 狼 腿 , 再用 沉重 的 马棒 敲碎 狼头 。 围场 的 西北 处 发出 一阵 野性 的 叫声 , 五六个 猎手 策马 狂奔 追赶 两条 大狼 , 一个 骑着 快 马 的 小 马倌 噢 噢 大叫 , 探身 挥杆 狠 抽大狼 , 把 狼 打 得 跑 得 口吐白沫 。 当狼 跑 出 全速 , 把 他 甩开 距离 以后 , 又会有 一匹 快马 接力 猛追 猛打 , 等 狼 跑 出 最 高速 , 等 在 侧 前方 的 沙茨 楞 突然 斜插 过来 , 探身 猛地 套住 狼头 , 但 他 不 拧 套绳 , 而是 猛地 横向 一 拽 , 再 急忙 松套 , 将 狼 狠狠 地 摔 了 七八个 滚 。 当狼 好不容易 翻身 爬起 , 几个 马倌 就 用 套马 杆 抽 狼 , 逼 狼 再次 狂奔 。 但是 只要 狼 一 跑 出 了 速度 , 就 又 会 从 侧旁 奔来 一匹 马 , 再 给 狼 一个 套头 横 拽 侧 摔 , 大狼 又 被 摔 出 五六个 滚 。 狼 每 摔 一次 , 众 猎手 就 会 齐声 欢呼 , 一吐 一年 来 受 狼 欺负 的 胸中 恶气 。

两条 狼 被 猎手 们 套 摔 得 晕头转向 , 再也 不 知道 往 哪里 逃 了 。 有 一条 狼 连 摔 了 三四次 以后 已经 跑 不 起来 了 。 沙茨 楞 扔下 套马 杆 , 急忙 脱镫 、 收腿 、 蹲 鞍 、 再 蹬腿 , 像头 飞豹 从 马背上 飞身 一跃 , 狠狠 地 扑 砸 在 狼 身上 , 未 等 狼 回过 头 , 沙茨 楞 已经 骑 在 狼 背上 , 双手 死死 握住 了 狼 的 双耳 , 把 狼头 狠狠 地往 地上 死 磕 , 磕得 狼 满嘴 满 鼻子 都 是 血 。 几个 猎手 纷纷 跳 下马 , 骑 在 狼 身上 , 压得 狼 几乎 喘不出 一口气 , 最后 才 由 沙茨 楞 从容 拔刀 杀 狼 。 另 一条 狼 也 被 三个 年轻 马倌 , 当 绵羊 一样 骑着 玩 了 一会儿 , 轮番 在 狼 身上 了 一阵 屁股 , 然后 才 把 狼 杀死 。

陈阵 杨克 和 所有 的 知青 都 松松地 垂下 了 套马 杆 。 这场 多年 未有 的 成功 围狼战 , 他们 从头到尾 只有 围观 的 份 了 。 他们 最感 遗憾 的 是 , 惟一 一个 被 派 进场 的 知青 马倌 张继原 没套 着 狼 。 那条 侧面 跑 来 的 大 狼 , 居然 在 他 快 下杆 的 时候 , 突然 急 拐 给 他 打 了 一个 “ 贴身 球 ”, 擦 马腿 而 过 , 使 他 鞭长莫及 , 还 差点 别断 了 杆 。 而 其他 两个 知青 马倌 也 像 他们 一样 成 了 外围 的 围观者 , 而且 有 一条 大狼 , 竟然 从 他俩 的 猎位 中间 冲出 了 猎圈 。

毕利格 老人 看看 大局 已 定 , 便 走 到 陈阵 和 杨克 的 身边 。 老人 说 : 你们 十来个 知青 也 立 了 功 , 你们 占 了 不少 位置 呐 , 要不然 , 我 就 派 不出 那么 多 杆子 手 下去 套 狼 了 。 老人 看出 了 陈阵 和 杨克 的 遗憾 , 又 笑笑 说 : 你们 那条 大 恶狗 今天 可立 了 大功 , 我 都 给 你们 俩数 了 , 它 独个儿 杀 了 两条 大狼 , 还 帮 着 猎手 杀 了 两条 。 你们 俩 能 分到 两 张大狼 皮 , 剩下 那 两张 皮子 , 按 打围 的 规矩 应该 归 套住 狼 的 猎手 。 一边 说 着 , 老人 带 他俩 向 山下 走 去 。

此次 打围 , 除了 六七条 速度 、 战技 和 运气 好 的 大 狼 , 用 高速 反冲 、 贴身 钻空 或 别断 套马 杆 的 方法 杀出重围 以外 , 其他 所有 被围 的 狼 全部 战死 。

外 围猎 圈 的 人马 呼喊 着 , 从 三面 高坡 冲 下山 来 , 观看 围场 中间 的 战利品 。 毕利格 老人 已经 叫 人 将 归 陈阵 杨克包 的 两条 死 狼 拖 到 一起 , 并 挽起 马蹄袖 和 陈阵 杨克 一起 剥 狼皮 筒子 。 嘎斯迈 也 已经 招呼 人 , 把 她家 巴勒 咬 死 的 两条 大狼 , 以及 桑杰家 的 狗 咬 死 的 狼 , 统统 拖 了 过来 , 桑杰 和 官布 主动 上前 帮 她 剥皮 筒子 。

陈阵 早已 跟 老人 学过 怎样 剥 狼皮 筒子 了 , 此时 他 开始 教杨克 。 先 用 锋利 的 蒙古 刀 , 沿着 狼 嘴 将 嘴皮 与 嘴骨 剥离 , 再 用力 翻 剥 将 狼头 剥出 , 然后 让 杨克用 皮条 勾住 狼牙 , 自己 再 揪住 狼 头皮 往 狼 脖狼身 翻 剥 , 再用 刀 剥离 皮肉 , 从头到尾 像 剥脱 一条 紧身 毛 衣裤 那样 , 将 整个 狼皮 翻 剥 出来 , 再 分别 割断 四足 和 尾骨 。 此时 狼皮 的 皮板 在外 , 狼毛 在内 , 两人 又 像 翻 大肠 一样 再 把 狼皮 重新 倒 翻过来 , 一个 完整 的 狼皮 筒子 就算 剥 出来 了 。

老人 看 了 看 说 : 剥得 还 算 干净 , 不带 狼油 。 你们 俩 回到 家 , 用 干草 把 皮 筒子 塞满 , 再 挂 在 长杆 的 顶上 , 往后 , 额仑 草原 上 的 人 , 就会认 你们 俩 是 猎手 啦 。

二郎 和 黄黄 一直 蹲 在 两人 的 身旁 观看 , 二郎 不停 地 舔着 前 胸前 腿 上 的 狼 血 和 自己 的 血 , 舔 得 津津有味 。 黄黄 也 帮 它 舔 头上 的 狼 血 。 黄黄 身上 没有 一处 伤 , 也 没有 几滴 狼血 , 一身 干净 , 像是 狗 中 游手好闲 的 公子哥 。 却 有 好几个 猎手 夸它 , 说 它 前后 扭住 了 两条 狼 , 还会 咬 狼 的 后 爪 。 没有 黄黄 , 兰木 扎布 准套 不住 狼 。 杨克 听 了 大乐 , 吐 了 一口气 说 : 这下 我 也 可以 拿 木兰 扎布 开涮 了 , 他 跟 我 一个样 , 也 是 人 仗 狗势 。

陈阵 从 怀里 掏出 几块 大白兔 奶糖 , 奖给 两员 爱将 。 二郎 三块 , 黄黄 两块 。 他 早 有 预感 , 此次 打围 二郎 和 黄黄 定 有 上佳 表现 。 两条 狗 把 糖块 按 在 地上 , 再用 嘴 撕 糖纸 , 然后 用 舌头 卷起 糖块 , 得意 地 昂起 头来 嚼 得 咔 吧 作响 , 把 其它 的 狗 看 得 直滴 口水 , 竟去 舔 地上 的 糖纸 。 自从 北京 知青 来到 草原 以后 , 草原 狗 都 知道 了 世上 还有 那么 稀罕 好吃 的 东西 。 能 当着 那么 多 的 狗 吃 北京 奶糖 , 是 草原 狗 莫大 的 荣誉 。 嘎斯迈 笑嘻嘻 地 走 过来 对 陈阵 说 : 你 搬家 走 了 , 就 忘 了 你 老家 的 狗 啦 ? 然后 伸手 从 陈阵 怀里 掏出 两块 奶糖 , 递给 了 巴勒 。 陈阵 慌忙 将 剩下 的 几块 糖 全部 掏出 来 , 交给 嘎斯迈 。 她 笑 着 剥 了 一块 放到 了 自己 的 嘴里 。

围场 中 热气腾腾 , 狼尸 、 马身 、 狗 嘴 、 人额 都 冒 着 白气 。 人们 以 家族 为 小 猎圈 分头 剥 狼皮 。 战利品 完全 按 草原 上 的 传统 规矩 分配 , 没有 任何 矛盾 。 牧民 的 职业 记性 极好 , 哪条 狼 是 哪条 狗 咬 死 的 、 哪个 猎手 套住 的 , 不会 出差错 。 只有 一条 被 两人 共同 套住 的 狼 , 稍 有 争执 。 毕利格 老人 一句 话 也 就 定判 了 : 卖 了 皮子 打酒 , 一人 喝 一半 。 那些 没有 得到 皮子 的 猎手 和 牧民 , 兴致勃勃 地看 人家 剥皮 , 并 对 各家 的 皮 筒子 和 各家 的 狗 评头品足 。 狗 好 狼皮 就 完整无缺 , 狗赖 狼皮 就 赖 , 尽 是 窟窿眼 。 收获 狼皮 最多 的 人家 , 都 会 高声 邀请 人们 到 他家 去 喝酒 。 在 草原 上 , 围猎 战果 人人 有 份 。

猎场 渐渐 安静下来 , 人们 就 地 休息 。

围场 中 , 最 难过 的 是 女人 。 她们 大多 在 给 自家 的 伤 狗 疗伤 包扎 。 男人 们 只 在 打猎 时 使用 狗 , 可女 人们 天 天下 夜 都 得 仗 着 狗 。 狗 也 是 由 各家 的 女人 从小 把 它们 像养 孩子 一样 地 喂养 大 的 , 狗伤 了 、 死 了 , 女人 最 心疼 。 几条 战死 的 狗 还 躺 在 原地 , 在 草原 , 猎狗 战死 的 地方 , 就是 它 魂归 腾格里 的 天葬 之地 , 而 执行 天葬 使命 的 就是 狗们 不共戴天 的 仇敌 —— 草原 狼 。 毕利格 老人 说 ; 这是 公平 的 , 狗 应该 感谢 狼 , 要是 草原 没有 狼 , 牧民 也 用不着 家家 拿 那么 多 的 肉养 那么 多狗 了 , 生下 的 小 狗崽 都 得 被 扔 上 腾格里 去 了 。

战死 的 狗 静静地 躺 在 草原 战场 上 。 没有 一个 草原 蒙古人 , 会 对 漂亮 厚密 的 狗皮 打主意 。 在 草原 , 狗 是 人 的 战友 、 密友 和 义友 。 草原 人 的 生存 靠 的 是 两项 主业 —— 狩猎 业和游 牧业 。 草原 人 打猎 靠 狗 、 守羊靠 狗 , 狗 是 比 中原 农民 的 耕牛 还 重要 的 生产工具 和 畜群 卫士 。 狗 比 牛 又 更通 人性 , 是 草原 人 排遣 原野 寂寞 的 不可 缺少 的 情感 依托 和 精神 伴侣 。

蒙古草原 地广人稀 , 环境 险恶 , 草原 狗 还有 报警 救命 的 奇功 。 嘎斯迈 总是 念念不忘 巴勒 的 救命之恩 。 一年 深秋 , 她 倒 炉灰 , 不曾 想 在 浇湿 的 炉灰 里 还有 一粒 未 熄灭 的 羊粪 , 那天 西北风 刮得 正猛 , 不一会儿 就 把 火星 吹到 草里 , 把 门前 的 枯草 烧着 了 。 当时 家里 只有 她 、 老额 吉 和 孩子 , 她 在 包里 做 针线活 , 一点 也 不 知道 外面 的 事情 。 忽然 , 她 听到 巴勒 一边 狂叫 一边 挠门 , 她 冲出 门 一看 , 灰坑 前 的 火 已经 烧 出 两百多 步远 , 十几步 宽 了 , 再 往前 就是 牧场 其它 大队 的 秋冬季 大 草场 , 草高 草密 油性 大 , 一旦 烧 起来 谁 也 挡不住 , 这年 全场 的 大半 牲畜 不 被 烧伤 烧死 , 也 过 不了 没有 草 的 冬季 了 , 她 肯定 得 被 判刑 坐牢 。 巴勒 及时 报警 给 她 抢 出 了 比命 还 宝贵 的 一点 时间 , 她 拖 了 一块 浇湿 了 的 大 毡 , 冲进 火场 , 用大毡 裹住 自己 , 拼命 在 火里 打滚 , 再 拖 毡 压火 , 总算 在 大 火烧 着 高草 之前 扑灭 了 火 。 嘎斯迈 说 没有 巴勒 她 就 完 了 。

嘎斯迈 还 对 陈阵 和 杨克 说 过 , 草原 上 的 男人 都 贪酒 , 常有 骑马 人 喝醉 了 酒 , 摔 下马 冻死 在 雪地 里 的 事情 。 其中 有 的 人 没有 死 , 就是 因为 带 了 狗 。 是 狗 奔 回家 , 叼 着 女主人 的 皮袍 , 叫 来 人才 把 男主人 从 深雪里 救 回家 的 。 在 额仑 草原 , 家家 都 有 救命 狗 ; 包包 都 有 被 狗 救 过命 的 男人 和 女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