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十八章 (3)

第十八章 (3)

忙 完 了 喂食 , 陈阵 开始 清理 牛车 , 为 搬家 迁场 做 准备 。 突然 他 看见 毕利格 老人 赶着 一辆 牛车 , 拉 了 一些 木头 朝 他 的 蒙古包 走来 。 陈阵 慌忙 从 牛车上 跳下来 , 抓起 小狼 , 将 小 狼 放进 狼窝 , 盖 好 木板 , 压上 大石头 。 他 心跳 得 也 希望 能 有 一块 大石头 来压 一压 。

黄黄 伊勒 带 着 小狗 们 摇 着 尾巴 迎 向 老人 , 陈阵 赶紧 上前 帮 老人 卸车 拴 牛 , 并 接过 老人 沉重 的 木匠 工具 袋 。 每次 长途 迁场 之前 , 老人 总要 给 知青 包 修理 牛车 。 陈阵 提心吊胆 地说 : 阿阿 …… 爸 , 我 自个儿 也 能 凑和 修车 了 , 以后 您老 就别 再 帮 我们 修 了 。

老人 说 : 凑合 可 不成 。 这回 搬家 路太远 , 又 没有 现成 的 车道 , 要 走 两三天 呐 。 一家 的 车误 在 半道 , 就要 耽误 全队 全组 的 车队 。

陈阵 说 : 阿爸 , 您 先到 包里 喝口 茶 吧 , 我 先 把 要 修 的 车卸空 。

老人 说 : 你们 做 的 茶 黑乎乎 的 , 我 可不 爱喝 。 说完 突然 朝压 着 石头 的 木板 走 去 , 沉着脸

说道 : 我先 看看 你养 的 狼 崽 。

陈阵 吓 慌 了 神 , 连忙 拦住 了 老人 说 : 您 先 喝茶 吧 , 别看 了 。

老人 瞪 圆 杏黄色 的 眼珠 喝道 : 都 快 一个多月 了 , 还 不让 我 看 !

陈阵 横下 一条心 说 : 阿爸 , 我 打算 把 狼崽养 大 了 , 配一窝 狼 狗崽 ……

老人 满脸 怒气 , 大声 训道 : 胡闹 ! 瞎胡闹 ! 外国 狼能配 狼狗 , 蒙古 狼 才 不会 配 呢 。 蒙古 狼 哪能 看 上 狗 , 狼配 狗 ? 做梦 ! 你 等 着 狼 吃 狗 吧 ! 老人 越 说 越 生气 , 每 一根 山羊胡子 都 在 抖动 : 你们 几个 越来越 不像话 了 。 我 在 草原 活 了 六十多岁 , 还 从没 听说 有人 敢养 狼 。 那 狼 是 人 可以 养 的 吗 ? 狼能 跟 狗 一块 堆儿 养 的 吗 ? 跟 狼 比 , 狗 是 啥 东西 ? 狗 是 吃 人 屎 的 , 狼 是 吃 人 尸 的 。 狗 吃 人 屎 , 是 人 的 奴才 ; 狼 吃 人 尸 , 是 送 蒙古人 的 灵魂 上 腾格里 的 神灵 。 狼 和 狗 , 一个 天上 , 一个 地下 , 能 把 它们 俩 放到 一块 堆儿 养 吗 ? 还 想 给 狼 和 狗 配对 ? 要是 我们 蒙古人 给 你们 汉人 的 龙王爷 配 一头 母猪 , 你们 汉人 干吗 ? 冒犯 神灵 ! 冒犯 蒙古 祖宗 ! 冒犯 腾格里 啊 ! 你们 要 遭报应 的 啊 , 连 我 这个 老头子 也 要 遭报应 ……

陈阵 从没 见过 老人 发 这么 大 的 火 。 小狼 这个 火药桶 终于 爆炸 了 , 陈阵 的 心 被 炸成 了 碎片 。 老人 这次 像 老狼 一样 动 了 真格 了 , 他 生怕 老人 气得 一脚 踢 上 石头 踢伤 了 脚 , 再气 得 一 石头砸 死小狼 。 老人 铁嘴 狼牙 , 越 说 越 狠 , 毫无 松口 余地 : 一 开始 听说 你们 养 了 一条 狼 崽 , 我 还 当 是 你们 内地 人 汉人 学生 不 懂 草原 规矩 , 不 知道 草原 忌讳 , 只是 图个 新鲜 , 玩 几天 就算 了 。 后来 听说 道尔 基也养 了 一条 , 还 打算 配 狼狗 , 真 打算 要养 下去 了 。 这 可 不成 ! 今儿 你 就 得 当着 我 的 面 把 这条 狼 崽 给 处理 掉 ……

陈阵 知道 自己 闯 了 大祸 。 草原 养狼 , 千年 未有 。 士可杀 , 不可 辱 。 狼 可 杀 可 拜 , 但 不可 养 。 一个 年轻 的 汉人 深入 草原 腹地 , 在 草原 蒙古人 的 祖地 , 在 草原 蒙古人 祭拜 腾格里 , 祭拜 蒙古 民族 的 兽祖 、 宗师 、 战神 和 草原 保护神 狼图腾 的 圣地 , 像 养狗 似的 养 一条 小狼 , 实属 大逆不道 。 如果 这件 事 发生 在 古代 草原 , 陈阵 非得 被 视作 罪恶 的 异教徒 , 五马分尸 抛尸 喂狗 不可 。 就是 在 现代 , 这 也 是 违反 国家 少数民族 政策 、 伤害 草原 民族 感情 的 行为 。 但 陈阵 最怕 的 , 是 他 真的 深深地 激怒 和 伤害 了 毕利格 老 阿爸 , 一位 把 他 领入 草原 狼图腾 神秘 精神 领域 的 蒙古 老人 , 而且 就 连 他 掏出 的 那 窝 狼 崽 , 也 是 在 老人 一步步 指点 下 挖 到手 的 。 他 无法 坚持 , 也 不能 做 任何 争辩 了 。 他 哆哆嗦嗦 地 叫 道 : 阿爸 。 老人 手一 甩 喊道 : 甭 叫 我 阿爸 ! 陈阵 苦苦 央求 : 阿爸 , 阿爸 , 是 我 错 了 , 是 我 不 懂 草原 规矩 , 冒犯 了 您老 …… 阿爸 , 您 说 吧 , 您 说 让 我 怎么 处理 这 条 可怜 的 小 狼 吧 。 陈阵 的 泪水 猛然 涌出 眼眶 , 止 也 止不住 , 泪水 洒 在 小 狼 和 他 刚才 还 快活地 玩耍 和 亲吻 的 草地上 。

老人 一 愣 , 定定 地望 着 陈阵 , 显然 一时 也 不 知道 该 如何 处理 这条 小 狼 。 老人 肯定 知道 陈阵养 狼 根本 就 不是 为了 配 狼狗 , 而是 被 草原 狼迷昏 了 头 。 陈阵 是 他 精心 栽培 的 半个 汉族 儿子 , 他 对 草原 狼 的 痴迷 已经 超过 了 大部分 蒙古 年轻 后生 , 然而 , 恰恰 是 这个 陈阵 , 干出 了 使 老人 最 不能容忍 的 恶行 。 这是 老人 从未 遇到 过 的 , 也 从未 处理 过 的 一件 事情 。

老人 仰望 腾格里 长叹一声 , 说道 : 我 知道 你们 汉人 学生 不 信神 , 不管 自个儿 的 灵魂 。 虽说 这 两年 多 , 你 是 越来越 喜欢 草原 和 狼 了 , 可是 , 阿爸 的 心 你 还是 不 明白 。 阿爸 老 了 , 身子骨 一年 不如 一年 了 。 草原 又 苦 又 冷 , 蒙古人 像 野人 一样 在 草原 上 打 一辈子 仗 , 蒙古 老人 都 有 一身 病 , 都 活不长 。 再 过 不了 多少 年 , 你 阿爸 就要 去 腾格里 了 。 你 咋 能 要 把 阿爸 的 灵魂 带上 腾格里 的 狼养 在 狗窝 里 呢 ? 你 这么 做 , 阿爸 有罪 啊 , 腾格里 兴许 就 不要 你 阿爸 的 灵魂 了 , 把 我 打入 戈壁 下面 又 呛 又 黑 的 地狱 。 草原 上 要是 都 像 你 对 奴才 一样 待 狼 , 蒙古人 的 灵魂 就 没着没落 了 ……

陈阵 小声 辩解 说 : 阿爸 , 我 哪 是 像 对 奴才 一样 对待 小狼 啊 , 我 自己 都 成小狼 的 奴才 了 。 我 天天 像 伺候 蒙古 王爷 少爷 一样 地 伺候 小狼 , 挤奶 喂奶 , 熬粥 喂 粥 , 煮肉 喂 肉 。 怕 它 冷 , 怕 它 病 , 怕 它 被 狗 咬 , 怕 它 被 人 打 , 怕 老鹰 把 它 抓走 , 怕 母狼 把 它 叼 走 , 连 睡觉 都 睡 不 安稳 。 连梁 建中 都 说 我 成 了 小 狼 的 奴隶 。 您 是 知道 的 , 我 是 最 敬拜 狼 的 汉人 。 腾格里 全 看得见 , 腾格里 最 公平 , 它 是 不会 怪罪 您老 的 。

老人 又 是 微微 一 愣 , 他 相信 陈阵 说 的 全是 真的 。 如果 陈阵 像 供 神灵 , 供 王爷 一样 地供 着 小 狼 , 这是 冒犯 神灵 还是 敬重 神灵 呢 ? 老人 似乎 难以 做出 判断 。 不管 在 方式 上 , 陈阵 如何 不合 蒙古草原 的 传统 和 规矩 , 但 陈阵 的 心 是 诚 的 。 蒙古草原 人 最 看重 的 就是 人心 。 老人 像 狼 一样 凶狠 的 目光 渐渐 收敛 。 陈阵 希望 争取 睿智 的 老 阿爸 , 能 给 他 这个 敬重 狼图腾 的 汉族 年轻人 一个 破例 , 饶 了 那个 才 出生 两个 月 多 的 小 生命 。

陈阵 隐约 看到 了 一线希望 , 他 擦干 眼泪 , 喘 了 一口气 , 压 了 压 自己 恐慌 而 又 焦急 的 情绪 说 : 阿爸 , 我养 狼 就是 想 实实在在 地 摸透 草原 狼 的 脾气 和 品行 , 想 知道 狼 为什么 那么 厉害 , 那么 聪明 , 为什么 草原 民族 那样 敬拜 狼 。 您 不 知道 , 我们 汉族人 是 多么 恨 狼 , 把 最恶 最毒 的 人 叫作 狼 , 说 他们 是 狼心狗肺 , 把 欺负 女人 的 人 叫做 大 色狼 , 说 最 贪心 的 人 是 狼子野心 , 把 美帝国主义 叫做 野心 狼 , 大人 吓唬 孩子 , 就 说 是 狼来了 ……

陈阵 看 老人 的 表情 不像 刚才 那样 吓人 , 壮 了 壮胆 子 接着 说 下去 :

在 汉人 的 眼里 , 狼 是 天下 最坏 最 凶恶 最 残忍 的 东西 , 可是 蒙古人 却 把 狼 当神 一样 地供 起来 , 活着 的 时候 学狼 , 死 了 还 把 自己 喂 狼 。 一 开始 我 也 不 明白 这是 为什么 。 在 草原 两年 多 了 , 要不是 您 经常 开导 我 , 给 我 讲 狼 和 草原 的 故事 和 道理 , 经常 带我去 看 狼 打 狼 , 我 不会 这么 着迷 狼 的 , 也 不会 明白 了 那么 多 的 事理 。 可是 我 还是 觉着 从 远处 看 狼 琢磨 狼 , 还是 看不透 也

琢磨不透 , 最好 的 办法 就是 养条 小 狼 , 近 近地 看 , 天天 和 它 打交道 。 养 了 一个多月 的 小 狼 , 我 还 真的 看到 了 许多 以前 没有 看到 的 东西 , 我 越来越 觉得 狼 真是 了不起 的 动物 , 真是 值得 人 敬拜 。 可 到 现在 , 咱们 牧场 还有 一大半 的 知青 , 没有 改变 对 狼 的 看法 呢 。 知青 到 了 草原 还 不 明白 狼 , 那 没到 过 草原 的 几亿 汉人 哪能 明白 呢 。 以后 到 草原 上来 的 汉人 越来越 多 , 真 要是 把 狼 都 打光 了 , 草原 可 怎么办 呢 ? 蒙古人 遭殃 , 汉人 就 更 要 遭大殃 。 我 现在 真是 很着急 , 我 不能 眼看 着 这么 美的 草原 被 毁掉 ……

老人 掏出 烟袋 , 盘腿 坐 到 石头 前 。 陈阵 连忙 拿过 火柴 , 给 老人 点烟 。 老人 抽 了 几口 说 : 是 阿爸 把 你 带坏 了 …… 可 眼下 咋办 ? 孩子 啊 , 你养 狼 不 替 你 阿爸 想 , 也 得 替 乌力吉 想想 , 替 大队 想想 。 老乌 场长 刚 被 罢了 官 , 四个 马倌 记 了 大过 , 这 是 为 的 啥 ? 就是 上面 说 老 乌尽护 着 狼 了 , 从来不 好好 组织 打狼 , 还 说 你 阿爸 是 条 老狼 , 大队 的 头 狼 , 咱们 二队 是 狼窝 。 这 倒好 , 在 这个 节骨眼 上 , 咱队 的 知青 还 真的 养 了 一条 小狼 。 别的 三个 大队 的 学生 咋 就 不养 ? 这 不是 明摆着 说 你 是 受 二队 坏人 的 影响 吗 ? 你 这 不是 往 人家 手里 送 把柄 吗 ?

老人 忧郁 的 目光 , 从 一阵阵 烟雾 中 传递 出来 , 他 的 声音 越发 低沉 :

再说 , 你 养小狼 , 非 把 母狼 招来 不可 , 母狼 还会 带 一群 狼 过来 。 额仑 草原 的 母狼 最护 崽 , 它们 的 鼻子 也 最尖 , 我 估摸 母狼 一准 能 找 见 它 的 崽子 , 找到 你 这块 营盘 来 报复 。 额仑 的 狼群 什么 邪兴 的 事 都 能干 得 出来 , 咱们 队出 的 事故 还少 吗 ? 要是 再 出大 事故 , 老乌 和 队里 的 干部 就 翻 不了 身 了 , 要是 狼群 盯上 了 你 的 羊群 , 逮个 空子 毁掉 你 大半 羊群 , 你养 狼 招狼 , 毁 了 集体 的 财产 , 你 没理 啊 , 那 你 非得 坐牢 不可 ……

陈阵 的 心 刚刚 暖 了 一半 , 这下 又 凉 下去 多半截 。 在 少数民族 地区 养狼 , 本身 就 违反 民族 政策 , 而 在 羊群 旁边 养狼 , 这 不是 有意 招狼 , 故意 破坏 生产 吗 ? 如果 再 联系 到 他 的 “ 走资派 ” 父亲 的 问题 , 那 绝对 可以 上纲上线 , 而且 还要 牵连到 许多 人 。 陈阵 的 手 不由 地 微微 发抖 , 看来 今天 自己 不得不 亲手 把 小 狼 抛 上 腾格里 了 。

老人 的 口气 缓和 了 些 , 说 : 包顺贵 上台 了 , 他 是 蒙族 人 , 可 早就 把 蒙古 祖宗 忘掉 了 , 他 比 汉人 还要 恨 狼 , 不 打 狼 就 保不住 他 的 官 。 你 想 , 他 能 让 你 养 狼 吗 ?

陈阵 还 在 做 最后 一线希望 的 努力 , 他 说 : 您 能 不能 跟包 顺贵 说 , 养狼 是 为了 更好 地 对付 狼 , 是 科学实验 。

老人 说 : 这事 你 自个儿 找 他 去 说 吧 , 今天 他 就 来 我 家住 , 明天 你 就 找 他 去 吧 。 老人 站 起身 , 回头 看 了 看 那块 大石头 说 : 你养 狼 , 就 不怕 狼 长大 了 咬 羊 ? 咬 你 , 再 咬 别人 ? 狼牙 有毒 , 咬 上 一口 , 没准 人 就 没命 了 。 我 今天 就 不 看 狼 崽 了 , 看 了 我 心里 难受 。 走 , 修车 去 吧 。

老人 修车 时候 一句 话 也 不 说 。 陈阵 还 没有 做好 处死 小狼 的 心理准备 , 但是 他 不能 再 给 处境 困难 的 老 阿爸 和 乌力吉 添乱 了 ……


第十八章 (3)

忙 完 了 喂食 , 陈阵 开始 清理 牛车 , 为 搬家 迁场 做 准备 。 突然 他 看见 毕利格 老人 赶着 一辆 牛车 , 拉 了 一些 木头 朝 他 的 蒙古包 走来 。 陈阵 慌忙 从 牛车上 跳下来 , 抓起 小狼 , 将 小 狼 放进 狼窝 , 盖 好 木板 , 压上 大石头 。 他 心跳 得 也 希望 能 有 一块 大石头 来压 一压 。

黄黄 伊勒 带 着 小狗 们 摇 着 尾巴 迎 向 老人 , 陈阵 赶紧 上前 帮 老人 卸车 拴 牛 , 并 接过 老人 沉重 的 木匠 工具 袋 。 每次 长途 迁场 之前 , 老人 总要 给 知青 包 修理 牛车 。 陈阵 提心吊胆 地说 : 阿阿 …… 爸 , 我 自个儿 也 能 凑和 修车 了 , 以后 您老 就别 再 帮 我们 修 了 。

老人 说 : 凑合 可 不成 。 这回 搬家 路太远 , 又 没有 现成 的 车道 , 要 走 两三天 呐 。 一家 的 车误 在 半道 , 就要 耽误 全队 全组 的 车队 。

陈阵 说 : 阿爸 , 您 先到 包里 喝口 茶 吧 , 我 先 把 要 修 的 车卸空 。

老人 说 : 你们 做 的 茶 黑乎乎 的 , 我 可不 爱喝 。 说完 突然 朝压 着 石头 的 木板 走 去 , 沉着脸

说道 : 我先 看看 你养 的 狼 崽 。

陈阵 吓 慌 了 神 , 连忙 拦住 了 老人 说 : 您 先 喝茶 吧 , 别看 了 。

老人 瞪 圆 杏黄色 的 眼珠 喝道 : 都 快 一个多月 了 , 还 不让 我 看 !

陈阵 横下 一条心 说 : 阿爸 , 我 打算 把 狼崽养 大 了 , 配一窝 狼 狗崽 ……

老人 满脸 怒气 , 大声 训道 : 胡闹 ! 瞎胡闹 ! 外国 狼能配 狼狗 , 蒙古 狼 才 不会 配 呢 。 蒙古 狼 哪能 看 上 狗 , 狼配 狗 ? 做梦 ! 你 等 着 狼 吃 狗 吧 ! 老人 越 说 越 生气 , 每 一根 山羊胡子 都 在 抖动 : 你们 几个 越来越 不像话 了 。 我 在 草原 活 了 六十多岁 , 还 从没 听说 有人 敢养 狼 。 那 狼 是 人 可以 养 的 吗 ? 狼能 跟 狗 一块 堆儿 养 的 吗 ? 跟 狼 比 , 狗 是 啥 东西 ? 狗 是 吃 人 屎 的 , 狼 是 吃 人 尸 的 。 狗 吃 人 屎 , 是 人 的 奴才 ; 狼 吃 人 尸 , 是 送 蒙古人 的 灵魂 上 腾格里 的 神灵 。 狼 和 狗 , 一个 天上 , 一个 地下 , 能 把 它们 俩 放到 一块 堆儿 养 吗 ? 还 想 给 狼 和 狗 配对 ? 要是 我们 蒙古人 给 你们 汉人 的 龙王爷 配 一头 母猪 , 你们 汉人 干吗 ? 冒犯 神灵 ! 冒犯 蒙古 祖宗 ! 冒犯 腾格里 啊 ! 你们 要 遭报应 的 啊 , 连 我 这个 老头子 也 要 遭报应 ……

陈阵 从没 见过 老人 发 这么 大 的 火 。 小狼 这个 火药桶 终于 爆炸 了 , 陈阵 的 心 被 炸成 了 碎片 。 老人 这次 像 老狼 一样 动 了 真格 了 , 他 生怕 老人 气得 一脚 踢 上 石头 踢伤 了 脚 , 再气 得 一 石头砸 死小狼 。 老人 铁嘴 狼牙 , 越 说 越 狠 , 毫无 松口 余地 : 一 开始 听说 你们 养 了 一条 狼 崽 , 我 还 当 是 你们 内地 人 汉人 学生 不 懂 草原 规矩 , 不 知道 草原 忌讳 , 只是 图个 新鲜 , 玩 几天 就算 了 。 后来 听说 道尔 基也养 了 一条 , 还 打算 配 狼狗 , 真 打算 要养 下去 了 。 这 可 不成 ! 今儿 你 就 得 当着 我 的 面 把 这条 狼 崽 给 处理 掉 ……

陈阵 知道 自己 闯 了 大祸 。 草原 养狼 , 千年 未有 。 士可杀 , 不可 辱 。 狼 可 杀 可 拜 , 但 不可 养 。 一个 年轻 的 汉人 深入 草原 腹地 , 在 草原 蒙古人 的 祖地 , 在 草原 蒙古人 祭拜 腾格里 , 祭拜 蒙古 民族 的 兽祖 、 宗师 、 战神 和 草原 保护神 狼图腾 的 圣地 , 像 养狗 似的 养 一条 小狼 , 实属 大逆不道 。 如果 这件 事 发生 在 古代 草原 , 陈阵 非得 被 视作 罪恶 的 异教徒 , 五马分尸 抛尸 喂狗 不可 。 就是 在 现代 , 这 也 是 违反 国家 少数民族 政策 、 伤害 草原 民族 感情 的 行为 。 但 陈阵 最怕 的 , 是 他 真的 深深地 激怒 和 伤害 了 毕利格 老 阿爸 , 一位 把 他 领入 草原 狼图腾 神秘 精神 领域 的 蒙古 老人 , 而且 就 连 他 掏出 的 那 窝 狼 崽 , 也 是 在 老人 一步步 指点 下 挖 到手 的 。 他 无法 坚持 , 也 不能 做 任何 争辩 了 。 他 哆哆嗦嗦 地 叫 道 : 阿爸 。 老人 手一 甩 喊道 : 甭 叫 我 阿爸 ! 陈阵 苦苦 央求 : 阿爸 , 阿爸 , 是 我 错 了 , 是 我 不 懂 草原 规矩 , 冒犯 了 您老 …… 阿爸 , 您 说 吧 , 您 说 让 我 怎么 处理 这 条 可怜 的 小 狼 吧 。 陈阵 的 泪水 猛然 涌出 眼眶 , 止 也 止不住 , 泪水 洒 在 小 狼 和 他 刚才 还 快活地 玩耍 和 亲吻 的 草地上 。

老人 一 愣 , 定定 地望 着 陈阵 , 显然 一时 也 不 知道 该 如何 处理 这条 小 狼 。 老人 肯定 知道 陈阵养 狼 根本 就 不是 为了 配 狼狗 , 而是 被 草原 狼迷昏 了 头 。 陈阵 是 他 精心 栽培 的 半个 汉族 儿子 , 他 对 草原 狼 的 痴迷 已经 超过 了 大部分 蒙古 年轻 后生 , 然而 , 恰恰 是 这个 陈阵 , 干出 了 使 老人 最 不能容忍 的 恶行 。 这是 老人 从未 遇到 过 的 , 也 从未 处理 过 的 一件 事情 。

老人 仰望 腾格里 长叹一声 , 说道 : 我 知道 你们 汉人 学生 不 信神 , 不管 自个儿 的 灵魂 。 虽说 这 两年 多 , 你 是 越来越 喜欢 草原 和 狼 了 , 可是 , 阿爸 的 心 你 还是 不 明白 。 阿爸 老 了 , 身子骨 一年 不如 一年 了 。 草原 又 苦 又 冷 , 蒙古人 像 野人 一样 在 草原 上 打 一辈子 仗 , 蒙古 老人 都 有 一身 病 , 都 活不长 。 再 过 不了 多少 年 , 你 阿爸 就要 去 腾格里 了 。 你 咋 能 要 把 阿爸 的 灵魂 带上 腾格里 的 狼养 在 狗窝 里 呢 ? 你 这么 做 , 阿爸 有罪 啊 , 腾格里 兴许 就 不要 你 阿爸 的 灵魂 了 , 把 我 打入 戈壁 下面 又 呛 又 黑 的 地狱 。 草原 上 要是 都 像 你 对 奴才 一样 待 狼 , 蒙古人 的 灵魂 就 没着没落 了 ……

陈阵 小声 辩解 说 : 阿爸 , 我 哪 是 像 对 奴才 一样 对待 小狼 啊 , 我 自己 都 成小狼 的 奴才 了 。 我 天天 像 伺候 蒙古 王爷 少爷 一样 地 伺候 小狼 , 挤奶 喂奶 , 熬粥 喂 粥 , 煮肉 喂 肉 。 怕 它 冷 , 怕 它 病 , 怕 它 被 狗 咬 , 怕 它 被 人 打 , 怕 老鹰 把 它 抓走 , 怕 母狼 把 它 叼 走 , 连 睡觉 都 睡 不 安稳 。 连梁 建中 都 说 我 成 了 小 狼 的 奴隶 。 您 是 知道 的 , 我 是 最 敬拜 狼 的 汉人 。 腾格里 全 看得见 , 腾格里 最 公平 , 它 是 不会 怪罪 您老 的 。

老人 又 是 微微 一 愣 , 他 相信 陈阵 说 的 全是 真的 。 如果 陈阵 像 供 神灵 , 供 王爷 一样 地供 着 小 狼 , 这是 冒犯 神灵 还是 敬重 神灵 呢 ? 老人 似乎 难以 做出 判断 。 不管 在 方式 上 , 陈阵 如何 不合 蒙古草原 的 传统 和 规矩 , 但 陈阵 的 心 是 诚 的 。 蒙古草原 人 最 看重 的 就是 人心 。 老人 像 狼 一样 凶狠 的 目光 渐渐 收敛 。 陈阵 希望 争取 睿智 的 老 阿爸 , 能 给 他 这个 敬重 狼图腾 的 汉族 年轻人 一个 破例 , 饶 了 那个 才 出生 两个 月 多 的 小 生命 。

陈阵 隐约 看到 了 一线希望 , 他 擦干 眼泪 , 喘 了 一口气 , 压 了 压 自己 恐慌 而 又 焦急 的 情绪 说 : 阿爸 , 我养 狼 就是 想 实实在在 地 摸透 草原 狼 的 脾气 和 品行 , 想 知道 狼 为什么 那么 厉害 , 那么 聪明 , 为什么 草原 民族 那样 敬拜 狼 。 您 不 知道 , 我们 汉族人 是 多么 恨 狼 , 把 最恶 最毒 的 人 叫作 狼 , 说 他们 是 狼心狗肺 , 把 欺负 女人 的 人 叫做 大 色狼 , 说 最 贪心 的 人 是 狼子野心 , 把 美帝国主义 叫做 野心 狼 , 大人 吓唬 孩子 , 就 说 是 狼来了 ……

陈阵 看 老人 的 表情 不像 刚才 那样 吓人 , 壮 了 壮胆 子 接着 说 下去 :

在 汉人 的 眼里 , 狼 是 天下 最坏 最 凶恶 最 残忍 的 东西 , 可是 蒙古人 却 把 狼 当神 一样 地供 起来 , 活着 的 时候 学狼 , 死 了 还 把 自己 喂 狼 。 一 开始 我 也 不 明白 这是 为什么 。 在 草原 两年 多 了 , 要不是 您 经常 开导 我 , 给 我 讲 狼 和 草原 的 故事 和 道理 , 经常 带我去 看 狼 打 狼 , 我 不会 这么 着迷 狼 的 , 也 不会 明白 了 那么 多 的 事理 。 可是 我 还是 觉着 从 远处 看 狼 琢磨 狼 , 还是 看不透 也

琢磨不透 , 最好 的 办法 就是 养条 小 狼 , 近 近地 看 , 天天 和 它 打交道 。 养 了 一个多月 的 小 狼 , 我 还 真的 看到 了 许多 以前 没有 看到 的 东西 , 我 越来越 觉得 狼 真是 了不起 的 动物 , 真是 值得 人 敬拜 。 可 到 现在 , 咱们 牧场 还有 一大半 的 知青 , 没有 改变 对 狼 的 看法 呢 。 知青 到 了 草原 还 不 明白 狼 , 那 没到 过 草原 的 几亿 汉人 哪能 明白 呢 。 以后 到 草原 上来 的 汉人 越来越 多 , 真 要是 把 狼 都 打光 了 , 草原 可 怎么办 呢 ? 蒙古人 遭殃 , 汉人 就 更 要 遭大殃 。 我 现在 真是 很着急 , 我 不能 眼看 着 这么 美的 草原 被 毁掉 ……

老人 掏出 烟袋 , 盘腿 坐 到 石头 前 。 陈阵 连忙 拿过 火柴 , 给 老人 点烟 。 老人 抽 了 几口 说 : 是 阿爸 把 你 带坏 了 …… 可 眼下 咋办 ? 孩子 啊 , 你养 狼 不 替 你 阿爸 想 , 也 得 替 乌力吉 想想 , 替 大队 想想 。 老乌 场长 刚 被 罢了 官 , 四个 马倌 记 了 大过 , 这 是 为 的 啥 ? 就是 上面 说 老 乌尽护 着 狼 了 , 从来不 好好 组织 打狼 , 还 说 你 阿爸 是 条 老狼 , 大队 的 头 狼 , 咱们 二队 是 狼窝 。 这 倒好 , 在 这个 节骨眼 上 , 咱队 的 知青 还 真的 养 了 一条 小狼 。 别的 三个 大队 的 学生 咋 就 不养 ? 这 不是 明摆着 说 你 是 受 二队 坏人 的 影响 吗 ? 你 这 不是 往 人家 手里 送 把柄 吗 ?

老人 忧郁 的 目光 , 从 一阵阵 烟雾 中 传递 出来 , 他 的 声音 越发 低沉 :

再说 , 你 养小狼 , 非 把 母狼 招来 不可 , 母狼 还会 带 一群 狼 过来 。 额仑 草原 的 母狼 最护 崽 , 它们 的 鼻子 也 最尖 , 我 估摸 母狼 一准 能 找 见 它 的 崽子 , 找到 你 这块 营盘 来 报复 。 额仑 的 狼群 什么 邪兴 的 事 都 能干 得 出来 , 咱们 队出 的 事故 还少 吗 ? 要是 再 出大 事故 , 老乌 和 队里 的 干部 就 翻 不了 身 了 , 要是 狼群 盯上 了 你 的 羊群 , 逮个 空子 毁掉 你 大半 羊群 , 你养 狼 招狼 , 毁 了 集体 的 财产 , 你 没理 啊 , 那 你 非得 坐牢 不可 ……

陈阵 的 心 刚刚 暖 了 一半 , 这下 又 凉 下去 多半截 。 在 少数民族 地区 养狼 , 本身 就 违反 民族 政策 , 而 在 羊群 旁边 养狼 , 这 不是 有意 招狼 , 故意 破坏 生产 吗 ? 如果 再 联系 到 他 的 “ 走资派 ” 父亲 的 问题 , 那 绝对 可以 上纲上线 , 而且 还要 牵连到 许多 人 。 陈阵 的 手 不由 地 微微 发抖 , 看来 今天 自己 不得不 亲手 把 小 狼 抛 上 腾格里 了 。

老人 的 口气 缓和 了 些 , 说 : 包顺贵 上台 了 , 他 是 蒙族 人 , 可 早就 把 蒙古 祖宗 忘掉 了 , 他 比 汉人 还要 恨 狼 , 不 打 狼 就 保不住 他 的 官 。 你 想 , 他 能 让 你 养 狼 吗 ?

陈阵 还 在 做 最后 一线希望 的 努力 , 他 说 : 您 能 不能 跟包 顺贵 说 , 养狼 是 为了 更好 地 对付 狼 , 是 科学实验 。

老人 说 : 这事 你 自个儿 找 他 去 说 吧 , 今天 他 就 来 我 家住 , 明天 你 就 找 他 去 吧 。 老人 站 起身 , 回头 看 了 看 那块 大石头 说 : 你养 狼 , 就 不怕 狼 长大 了 咬 羊 ? 咬 你 , 再 咬 别人 ? 狼牙 有毒 , 咬 上 一口 , 没准 人 就 没命 了 。 我 今天 就 不 看 狼 崽 了 , 看 了 我 心里 难受 。 走 , 修车 去 吧 。

老人 修车 时候 一句 话 也 不 说 。 陈阵 还 没有 做好 处死 小狼 的 心理准备 , 但是 他 不能 再 给 处境 困难 的 老 阿爸 和 乌力吉 添乱 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