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十八章 (2)

第十八章 (2)

陈阵 一把 抱起 小 狼 , 但 在 小 狼 急于 进食 的 时候 , 是 万万不能 和 它 亲近 的 。 陈阵 拉开 门 , 进 了 包 , 把 小 狼 放在 铁桶 炉 前面 的 地上 。 小狼 很快 就 适应 了 蒙古包 天窗 的 光线 , 立刻 把 目光 盯准 了 碗 架上 的 铝盆 。 陈阵用 手指 试了试 肉 粥 的 温度 , 已 低于 自己 的 体温 , 这 正是 小狼 最能 接受 的 温度 。 野狼 是 很 怕 烫 的 动物 , 有 一次 小狼 被 热 粥 烫 了 一下 , 吓 得 夹起尾巴 , 浑身 乱 颤 , 跑出去 张嘴 舔 残雪 。 它 一连几天 都 害怕 那个 盆 , 后来 陈阵 给 它 换 了 一个 新 铝盆 , 它 才 肯 重新 进食 。

为了 加强 小狼 的 条件反射 , 陈阵 又 一字一顿 地 大声 喊 : 小狼 , 小狼 , 开 …… 饭 …… 喽 。 话音未落 , 小狼 嗖 地 向 空中 蹿 起 , 它 对 “ 开饭 喽 ” 的 反应 已经 比 猎狗 听 口令 的 反应 还要 激暴 。 陈阵 急忙 把 食盆 放在 地上 , 蹲 在 两步 远 的 地方 , 伸长 手用 炉 铲 压住 铝盆 边 , 以防 小狼 踩 翻 食盆 。 小狼 便 一头 扎 进食 盆 狼吞 起来 。

世界 上 , 狼 才 真正 是 以 食为天 的 动物 。 与 狼 相比 , 人以 食为天 , 实在 是 太 夸大其辞 了 。 人 只有 在 大 饥荒 时候 才 出现 像 狼 一样 凶猛 的 吃 相 。 可是 这条 小 饱 狼 在 吃食 天天 顿顿 都 充足 保障 的 时候 , 仍然 像 饿狼 一样 凶猛 , 好像 再 不 没命 地 吃 , 天 就要 塌下来 一样 。 狼 吃食 的 时候 , 绝对 六亲不认 。 小狼 对于 天天 耐心 伺候 它 吃食 的 陈阵 也 没有 一点点 好感 , 反而 把 他 当作 要 跟 它 抢食 、 要 它 命 的 敌人 。

一个月 来 , 陈阵 接近 小狼 在 各 方面 都 有 进展 , 可以 摸 它 抱 它 亲 它 捏 它 拎 它 挠 它 , 可以 把 小 狼 顶 在 头上 , 架 在 肩膀 上 , 甚至 可以 跟 它 鼻子 碰 鼻子 , 还 可 把 手指 放进 狼 嘴里 。 可 就是 在 它 吃食 的 时候 , 陈阵 绝对 不能 碰 它 一下 , 只能 远远地 一动 不敢 动地 蹲 在 一旁 。 只要 他 稍稍 一动 , 小狼 便 凶相毕露 , 竖起 挺挺 的 黑 狼毫 , 发出 低低 沙哑 的 威胁 咆哮声 , 还 紧绷 后腿 , 作出 后 蹲 扑击 的 动作 , 一副 亡命徒 跟 人 拼命 的 架势 。 陈阵 为了 慢慢 改变 小狼 的 这 一 习性 , 曾试 着 将 一把 汉式 高粱 穗 扫帚 伸过去 , 想 轻轻 抚摸 它 的 毛 。 但是 扫帚 刚 伸出 一点 , 小狼 就 疯 似地 扑击 过来 , 一口 咬住 , 拼命 后 拽 , 硬是 从 陈阵 手里 抢 了 过去 , 吓 得 陈阵 连 退 好几步 。 小狼 像 扑 住 了 一只 羊羔 一样 , 扑 在 扫帚 上 脑袋 急晃 、 疯狂 撕 啃 , 一会儿 就 从 扫帚 上 撕咬 下 好 几缕 穗条 。 陈阵 不 甘心 , 又 试 了 几次 , 每次 都 一样 , 小狼 简直 把 扫帚 当作 不共戴天 的 仇敌 , 几次 下来 那 把 扫帚 就 完全 散 了 花 。 梁 建中 刚 买来 不久 的 这 把 新 扫帚 , 最后 只 剩下 秃秃 的 扫帚 把 , 气得梁 建中 用 扫帚 把 把 小 狼 抽 了 几个 滚 。 此后 , 陈阵 只好 把 在 小 狼 吃食 的 时候 摸 它 脑袋 的 愿望 , 暂时 放弃 了 。

这次 的 奶 粥 量 比 平时 几乎 多 了 一倍 , 陈阵 希望 小狼能 剩下 一些 , 他 就 能 再 加点 奶水 和 碎肉 , 拌 成 稍 稀 一些 的 肉 粥 , 喂 小狗 们 。 但是 他 看 小 狼 狂暴 的 进食 速度 , 估计 剩 不下 多少 了 。 从 它 的 这 副 吃 相中 , 陈阵 觉得 小狼 完全 继承 了 草原 狼 的 千古 习性 。 狼 具有 战争 时期 的 军人 风格 , 吃饭 像 打仗 。 或者 , 真正 的 军人 具有 狼 的 风格 , 假如 吃饭 时不狂 吞急 咽 , 军情 突至 , 下 一口 饭 可能 就要 到来 世 才能 吃 上 了 。 陈阵 看着 看着 , 生出 一阵 心酸 , 他 像是 看到 了 一个 蓬头垢面 、 狼吞虎咽 的 流浪儿 一样 , 它 的 吃 相 就 告诉 了 你 , 那 曾经 的 凄惨 身世 和 遭遇 。 若 不是 如此 以命 争食 , 在 这虎熊 都 难以 生存 的 高寒 严酷 的 蒙古草原 , 狼 却 如何 能 顽强 地 生存 下 呢 。

陈阵 由此 看到 了 草原 狼 艰难 生存 的 另一面 。 繁殖 能力 很 高 的 草原 狼 , 真正 能 存活 下来 的 , 可能 连 十分之一 都 不到 。 毕利格 老人 说 , 腾格里 有时 惩罚 狼 , 也 是 六亲不认 的 , 一场 急降 的 没 膝 深 的 大雪 , 就 能 把 草原 上 大部分 的 狼 冻死 饿死 。 一场 铺天盖地 的 狂风 猛火 , 也 会 烧死 熏死 成群 的 狼 。 从 灾区 逃荒 过来 的 饿 疯 了 的 大 狼群 , 也 会 把 本地 的 狼群 杀掉 一大半 。 加上 牧人 早春 掏窝 、 秋天 下 夹 、 初冬 打围 、 严冬 枪杀 , 能 侥幸 活 下来 的 狼 便是 少数 了 。 老人 说 , 草原 狼 都 是 饿狼 的 后代 , 原先 那些 丰衣足食 的 狼 , 后来 都 让 逃荒 来 的 饥狼 打败 了 。 蒙古草原 从来 都 是 战场 , 只有 那些 最 强壮 、 最 聪明 、 最能 吃 能 打 、 吃饱 的 时候 也 能 记得住 饥饿 滋味 的 狼 , 才能 顽强 地活 下来 。

小狼 在 食盆里 急 冲锋 , 陈阵 越 看 越 能 体会 食物 对 狼 的 命运 的 意义 。 在 残酷 的 生存竞争 中 , 即使 是 良种 , 但 若 争抢 不到 食物 , 不 把 恐怖 的 饥饿 意识 , 体现 在 每 一根 骨头 每 一根 肉丝 上 , 它 只能 成为 狼 世界 中 矮小 的 武大郎 , 最后 被 无情 淘汰 。

陈阵 逐渐 发现 , 蒙古草原 狼 有 许多 神圣 的 生存 信条 , 而 以命 拼食 、 自尊 独立 就是 其中 的 根本 一条 。 陈阵 在 喂 小 狼 的 时候 , 完全 没有 喂狗 时 那种 高高在上 救世济民 的 感觉 。 小狼 根本

不领情 , 小狼 的 意识 里 绝 没有 被 人 豢养 的 感觉 , 它 不会 像 狗 一样 一 见到 主人 端来 食盆 , 就 摇头摆尾 感激涕零 。 小狼 丝毫 不 感谢 陈阵 对 它 的 养育之恩 , 也 完全 不 认为 这盆食 是 人 赐给 它 的 , 而 认为 这 是 它 自己 争来 的 夺来 的 。 它 要 拼命 护卫 它 自己 争夺 来 的 食物 , 甚至 不惜 以死 相拼 。 在 陈阵 和 小 狼 的 关系 中 , 养育 一词 是 不 存在 的 , 小狼 只是 被 暂时 囚禁 了 , 而 不是 被 豢养 。 小狼 在 以 死拼 食 的 性格 中 , 似乎 有 一种 更为 特立独行 、 桀骜不驯 的 精神 在 支撑 着 它 。 陈阵 觉得 脊背 一阵阵 发冷 , 他 不 知道 自己 能否 将 这条 小 狼 留住 并养 大 。

陈阵 最后 还是 打消 了 在 小 狼 吃食 时 抚摸 它 的 愿望 , 决定 尊重 小狼 的 这 一 高贵 的 天性 。 以后 他 每次 给 小 狼 喂食 的 时候 , 都 会 一动不动 地 跪 蹲 在 离小狼 三步 远 的 地方 , 让 小 狼 不受 任何 干扰 地 吞食 。 自己 也 在 一旁 静静地 看小狼 进食 , 虔诚地 接受 狼性 的 教诲 。

转眼间 , 小狼 的 肚皮 又 胀 得 快要 爆裂 , 吞食 的 速度 大大 下降 , 但 仍 在 埋头 拼命 地 吃 。 陈阵 发现 , 小狼 在 吃 撑 以后 就 开始 挑食 了 , 先是 挑粥 里 的 碎肉 吃 , 再 挑 星星点点 的 肉丁 吃 , 它 锐利 的 舌尖 像 一把 小 镊子 , 能 把 每 一粒 肉丁 都 镊进 嘴里 。 不一会儿 , 杂色 的 八宝 肉 粥 变成 了 黄白 一色 的 小米粥 了 。 陈阵 睁大眼睛 看 , 小狼 还 在 用 舌尖 镊 吃 着 东西 , 陈阵 再 仔细 看 , 他乐 了 , 小狼 居然 在 镊 吃 黄白色 粥 里 的 白色 肥肉 丁 和 软骨 丁 。 小狼 一边 挑食 , 一边 用 鼻子 像 猪 拱食 一样 把 小 半盆 粥 拱 了 个 遍 , 把 里面 所有 荤腥 的 瘦肉 丁 、 肥肉 丁 和 软骨 丁 , 丁丁 不 落地 挑 到 嘴里 。 小狼 又 不 甘心 地翻 了 几遍 , 直到 一星 肉丁 也 找 不到 的 时候 , 它 仍 不 抬头 。 陈阵 伸长 脖子 再 仔细 看 它 还 想干什么 , 陈阵 几乎 乐出 了 声 , 小狼 居然 在 用 舌头 挤压 剩粥 , 把 挤压 出来 的 奶汤 舔 到 嘴 里面 , 奶 也 是 狼 的 美食 啊 。 当小狼 终于 抬起头来 的 时候 , 一大 盆 香喷喷 的 奶肉 八宝粥 , 竟 被 小 狼 榨成 了 小 半盆 没有 一点 油水 , 干巴巴 的 小米饭 渣 , 色香味 全无 。 陈阵气 得 大笑 , 他 没想到 这条 小 狼 这么 贪婪 和 精明 。

陈阵 没有 办法 , 只好 在 食盆里 加上 一把 碎肉 , 加 了 剩留 的 牛奶 , 再 加上 一点 温水 , 希望 还 能 兑出 大 半盆 稀肉 粥 , 可是 他 怎么 搅 也 只能 搅出 肉水 稀饭 来 。 陈阵 把 食盆端 到 包外 , 把 稀 汤饭 倒 进狗 的 食盆里 , 小狗 们 一拥而上 , 但 马上 就 不满 地 哼哼 叫 起来 了 。 陈阵 感到 了 牧业 的 艰辛 , 喂养 狗 也 是 牧业 分内 的 一件 苦差事 , 再 加上 一条 狼 , 他 就 更 辛苦 了 。 而 这份 苦 , 完全 是 他 心甘情愿 自找 的 。

小狼 撑得 走不动 道 了 , 趴在 地上 远远地 看 小狗 们 吃剩 汤 。 小狼 吃饱 了 什么 都 好 说 , 陈阵 走近 小狼 , 亲热 地 叫 它 的 名字 : 小狼 , 小狼 。 小狼 一骨碌 翻 了 个 身 , 四爪 弯曲 , 肚皮 朝天 , 头皮 贴 地 , 顽皮 淘气 地倒 看着 陈阵 。 陈阵 上前 一把 抱起 小 狼 , 双手 托 着 小 狼 的 胳肢窝 , 把 它 高高地 举 上天 , 一连 举 了 五六次 , 小狼 又 怕 又 喜 , 嘴 高兴 地 咧着 , 可 后腿 紧紧 夹着尾巴 , 腿 还 轻轻地 发抖 。 但 小 狼 已经 比较 习惯 陈阵 的 这个 举动 了 , 它 好像 知道 这是 一种 友好 的 行为 。 陈阵 又 把 小 狼 顶 在 脑袋 上 , 架 在 肩膀 上 , 但 它 很 害怕 , 用 爪子 死 死抠 住 陈阵 的 衣领 。

回到 地上 , 陈阵 盘腿 坐下 , 就 把 小 狼 肚皮 朝天 放在 了 自己 腿 上 , 给 它 做 例行 的 肚皮 按摩 , 这是 母狗 和 母狼 帮助 小崽们 食后 消化 的 工作 , 现在 轮到 他 来 做 了 。 陈阵 觉得 这件 事 很 好玩 , 用 巴掌 慢慢 揉 着 一条 小狼 的 肚皮 , 一边 听 着 小 狼 舒服 快乐 哼哼 声 , 和 小 狼 打嗝 放屁 的 声音 。 吃食 时 狂暴 的 小 狼 这时候 变成 了 一条 听话 的 小狗 , 它用 两只 前爪 抱住 陈阵 的 一根 手指头 , 不断 地 舔 , 还用 尖尖 的 小狼牙 轻轻地 啃 咬 。 小狼 的 目光 也 很 温柔 , 揉 到 特别 舒服 的 时候 , 小狼 的 狼 眼里 还会 充满 盈盈 的 笑意 , 似乎 把 陈阵 当作 了 一个 还 算 称职 的 后妈 。

辛苦 之 余 , 小狼 又 给 了 他 加倍 的 欢乐 。 此时 陈阵 忽然 想起 在 遥远 的 古代 , 或者 不知 什么 地方 的 现在 , 一条 温柔 的 母狼 在 用 舌头 给 刚 吃饱 奶 的 “ 狼孩 ” 舔 肚皮 , 光溜溜 的 小孩 高兴 得 啃着 自己 的 脚趾头 , 格格 地笑 。 一群 大小 野狼 围在 这团 小胖 肉 旁边 相安无事 , 甚至 还会 叼 肉 来 给 他 吃 。 从古到今 , 天下 母狼 收养 了 多少 人孩 , 天下 的 人 又 收养 了 多少 狼 崽 。 多年 来 关于 狼 的 奇特 传说 , 如今 陈阵 能够 身临其境 了 , 他 能 亲身 感受 、 亲手 触摸 到 狼性 温柔 善良 的 一面 。 他 心里 涌出 冲动 , 希望 能替 天下 所有 的 狼孩 , 无论是 古 匈奴 、 高车 、 突厥 , 还是 古罗马 、 印度 和 苏联 的 狼孩 们 , 回报 人类 对 它们 的 敬意 。 他 低下头 用 自己 的 鼻子 碰 了 碰小狼 的 湿 鼻头 , 小狼竟 像 小狗 一样 地 舔 了 一下 他 的 下巴 , 这使 他 兴奋 而 激动 。 这 是 小 狼 第一次 对 他 表示 信任 , 他 和 小 狼 的 感情 又 进 了 一步 。 他 慢慢 地 享受 品味 着 这种 纯净 的 友谊 , 觉得 自己 的 生命 向 远古 延伸 得 很 远 很 远 。 有 一刻 他 忽然 觉得 自己 好像 很 老 很 老 了 , 却 还 保持 着 人类 幼年时代 的 野蛮 童心 。

惟独 使 他 隐隐 不安 的 是 : 这条 小 狼 不是 在 野外 捡来 的 , 也 不是 病死 战死 的 母狼 的 弃儿 或 遗孤 。 那种 收留 和 收养 充满 了 自然 原始 的 爱 , 可 他 的 这种 强盗 似的 收养 , 却 充满 了 人为 的 刻意 。 他 为了 满足 自己 的 猎奇 和 研究 , 把 天下 流传 至今 美好 的 人 狼 故事 , 强制性 地 倒行逆施 了 。 他 时时 都 在 担心 那条 被 抄 了 窝 的 母狼 来 报复 。 这 也许 是 科学 和 文明 进程 中 的 冷酷 与 无奈 ? 但愿 这种 冷酷 和 新 野蛮 能为 腾格里 所 理解 —— 他 的 本意 是 想 由此 进入 草原 民族 的 狼图腾 精神 领域 呵 。

二郎 已经 把 它 那份 食物 吃 完 了 , 它 向 陈阵 慢慢 走来 。 二郎 每次 看到 陈阵 抱 着 小 狼 给 它 揉 肚皮 的 时候 , 总会 走 得 很 近 好奇 地望 着 他俩 , 有时 还会 走 到 小 狼 的 身旁 给 它 舔 肚皮 。 陈阵 伸手 摸摸 二郎 的 脑袋 , 它 冲 他 轻轻 咧嘴一笑 。 自从 陈阵 收养 了 小 狼 以后 , 二郎 与 他 的 距离 忽然 缩短 了 。 难道 他 自己 身上 也 有 野性 和 狼性 ? 而且 也 被 它 嗅 了 出来 ? 如是 那样 倒 有意思 了 : 一个 有 野性 狼性 的 人 , 一条 有 野性 狼性 的 狗 , 再 加上 一条 纯粹 的 野狼 , 共同 生活 在 充满 野性 狼性 的 草原 上 。 那 他 的 情感 年龄 就 突然 变得 高龄 起来 。 他 竟然 获得 了 从 远古 一直 到 现代 的 全部 真实 感觉 , 远古 的 感觉 越 真实 , 他 就 觉得 自己 的 生命 越 久远 。 难道 现代人 总想 跑 到 原始 环境 里 去 探奇 , 难道 在 下意识 中是 为了 从 相反 的 方向 来 “ 延长 ” 自己 的 寿命 吗 ? 他 的 生活 忽然 变得 比 奇特 的 狼孩 故事 还要 奇特 。

陈阵 觉得 自从 对 草原 狼 着 了 魔 以后 , 他 身上 萎靡 软弱 无聊 的 血液 好像 正在 减弱 , 而 血管 里 开始 流动 起使 他 感到 陌生 的 狼性 血液 。 生命 变得 茁壮 了 , 以往 苍白 乏味 的 生活 变得 充实 饱满 了 。 他 觉得 自己 重新认识 了 生命 和 生活 , 开始 珍惜 和 热爱 生命 和 生活 。 他 渐渐 理解 为什么 《 热爱 生命 》 是 与 一条 垂死 的 狼 联系 在 一起 的 。 为什么 列宁 在 生命垂危 的 时候 , 要 让 他 的 夫人 再 给 他 朗读 杰克 · 伦敦 的 小说 《 热爱 生命 》。 列宁 是 在 听 着 人 与 狼 生死搏斗 的 故事 中 安详 长眠 的 , 他 的 灵魂 也 可能 是 由 异族 的 狼图腾 带到 马克思 那里 去 了 。 连 世上 生命力 最 旺盛 的 伟人 都 要 到 荒原 和 野狼 那里 去 寻找 生命 的 活力 , 更何况 他 这个 普通人 了 。

陈阵 的 思绪 渐渐 走远 。 他 突然 觉得 , 生命 的 真谛 不 在于 运动 而 在于 战斗 。 哺乳动物 的 生命 起始 , 亿万个 精子 抱 着 决一死战 的 战斗 精神 , 团团 围攻 一枚 卵子 , 杀得 前赴后继 , 尸横遍 宫 。 那些 只 运动 不 战斗 、 游而 不击 的 精子 全 被 无情 淘汰 , 随 尿液 排出 体外 。 只有 战斗力 最 顽强 的 一个 精子 勇士 , 踏着 亿万 同胞兄弟 的 尸体 , 强悍 奋战 , 才能 攻进 卵子 , 与 之 结合 成 一个 新人 的 生命 胚胎 。 此间 卵子 不断 地 分泌 杀液 , 就是 为了 消灭 一切 软弱 无 战斗力 的 精子 。 生命 是 战斗 出来 的 , 战斗 是 生命 的 本质 。 世界 上 曾 有 许多 农耕 民族 的 伟大 文明 被 消灭 , 就是 因为 农业 基本上 是 和平 的 劳动 ; 而 游猎 游 牧业 、 航海 业 和 工商业 却 时时刻刻 都 处在 残酷 的 猎战 、 兵战 、 海战 和 商战 的 竞争 战斗 中 。 如今 世界 上 先进 发达 的 民族 都 是 游牧 、 航海 和 工商 民族 的 后代 。 连 被 两个 大国 紧紧 封闭 在 北亚 高寒 贫瘠 内陆 、 人口 稀少 的 蒙古 民族 , 依然 没有 被 灭绝 , 显然 要 比 历史 上 古埃及 , 古巴比伦 和 古印度 的 农耕 民族 , 更具 战斗力 和 生命力 。

小狼 开始 在 陈阵 的 腿 上 乱 扭 , 陈阵 知道 小狼要 撒尿 拉屎 了 。 它 也 看到 了 二郎 , 想 跟 它 一块 玩 了 。 陈阵 松开 手 , 小狼 一骨碌 跳 下地 , 撒 了 一泡 尿 就 去 扑 闹 二郎 , 二郎 乐呵呵 地 卧下来 , 充当 小崽们 的 玩具 “ 假山 ”。 小狼 爬 到 了 二郎 背上 玩耍 。 小狗 们 也 想 爬上来 玩 , 但 都 被 小 狼 拱 下去 , 小狼 沙哑 地 咆哮 发威 , 一副 占山为王 的 架势 。 两条 小 公狗 突然 一起 发动 进攻 , 叼 住 小 狼 的 耳朵 和 尾巴 , 然后 一起 滚下 狗 背 , 三条 小狗 一拥而上 , 把 小狼压 在 身下 乱 掐 乱咬 , 小狼 气呼呼 地 踹 腿 挣扎 , 拼命 反抗 , 打 得 不可开交 , 地面 上 尘土飞扬 。 可是 不一会儿 , 陈阵 就 听到 一条 小 公狗 一声 惨叫 , 一条 小 爪子 上 流出 了 血 , 小狼 居然 在 玩闹 中动 了 真格的 了 。

陈阵 决定 主持公道 , 他 揪 着 小 狼 的 后 脖颈 把 它 拎 起来 , 走到 小 公狗 面前 , 把 小 狼 的 头 按 在 小狗 受伤 的 爪子 前面 , 用小狼 的 鼻子 撞 小狗 的 爪子 , 但 小 狼 毫无 认错 之意 , 继续 皱 鼻 龇牙 发狼威 , 吓 得 小狗 们 都 躲 到 伊勒 的 身后 。 伊勒 火冒三丈 , 它 先 给 小狗 舔 了 几下 伤 , 便 冲到 小 狼 面前 猛吼 了 两声 , 张口 就要 咬 。 陈阵 急忙 把 小 狼 抱 起来 转过身 去 , 吓得心 通通 乱 跳 , 他 不 知道 哪 天 两条 大狗 真会 把 小 狼 咬 死 。 在 没有 笼子 和 圈 的 情况 下 , 养着 这么 一个 小霸王 太 让 他 操心 了 。 陈阵 连忙 摸头 拍 背 安抚 伊勒 , 总算 让 它 消 了 气 。 陈阵 再 把 小 狼 放在 地下 , 伊勒 不理 它 , 带 着 三条 小狗 到 一边 玩去 了 。 小狼 又 去 爬 二郎 的 背 , 奇怪 是 , 凶狠 的 二郎 对小狼 总是 宽容 慈爱 有加 。


第十八章 (2)

陈阵 一把 抱起 小 狼 , 但 在 小 狼 急于 进食 的 时候 , 是 万万不能 和 它 亲近 的 。 陈阵 拉开 门 , 进 了 包 , 把 小 狼 放在 铁桶 炉 前面 的 地上 。 小狼 很快 就 适应 了 蒙古包 天窗 的 光线 , 立刻 把 目光 盯准 了 碗 架上 的 铝盆 。 陈阵用 手指 试了试 肉 粥 的 温度 , 已 低于 自己 的 体温 , 这 正是 小狼 最能 接受 的 温度 。 野狼 是 很 怕 烫 的 动物 , 有 一次 小狼 被 热 粥 烫 了 一下 , 吓 得 夹起尾巴 , 浑身 乱 颤 , 跑出去 张嘴 舔 残雪 。 它 一连几天 都 害怕 那个 盆 , 后来 陈阵 给 它 换 了 一个 新 铝盆 , 它 才 肯 重新 进食 。

为了 加强 小狼 的 条件反射 , 陈阵 又 一字一顿 地 大声 喊 : 小狼 , 小狼 , 开 …… 饭 …… 喽 。 话音未落 , 小狼 嗖 地 向 空中 蹿 起 , 它 对 “ 开饭 喽 ” 的 反应 已经 比 猎狗 听 口令 的 反应 还要 激暴 。 陈阵 急忙 把 食盆 放在 地上 , 蹲 在 两步 远 的 地方 , 伸长 手用 炉 铲 压住 铝盆 边 , 以防 小狼 踩 翻 食盆 。 小狼 便 一头 扎 进食 盆 狼吞 起来 。

世界 上 , 狼 才 真正 是 以 食为天 的 动物 。 与 狼 相比 , 人以 食为天 , 实在 是 太 夸大其辞 了 。 人 只有 在 大 饥荒 时候 才 出现 像 狼 一样 凶猛 的 吃 相 。 可是 这条 小 饱 狼 在 吃食 天天 顿顿 都 充足 保障 的 时候 , 仍然 像 饿狼 一样 凶猛 , 好像 再 不 没命 地 吃 , 天 就要 塌下来 一样 。 狼 吃食 的 时候 , 绝对 六亲不认 。 小狼 对于 天天 耐心 伺候 它 吃食 的 陈阵 也 没有 一点点 好感 , 反而 把 他 当作 要 跟 它 抢食 、 要 它 命 的 敌人 。

一个月 来 , 陈阵 接近 小狼 在 各 方面 都 有 进展 , 可以 摸 它 抱 它 亲 它 捏 它 拎 它 挠 它 , 可以 把 小 狼 顶 在 头上 , 架 在 肩膀 上 , 甚至 可以 跟 它 鼻子 碰 鼻子 , 还 可 把 手指 放进 狼 嘴里 。 可 就是 在 它 吃食 的 时候 , 陈阵 绝对 不能 碰 它 一下 , 只能 远远地 一动 不敢 动地 蹲 在 一旁 。 只要 他 稍稍 一动 , 小狼 便 凶相毕露 , 竖起 挺挺 的 黑 狼毫 , 发出 低低 沙哑 的 威胁 咆哮声 , 还 紧绷 后腿 , 作出 后 蹲 扑击 的 动作 , 一副 亡命徒 跟 人 拼命 的 架势 。 陈阵 为了 慢慢 改变 小狼 的 这 一 习性 , 曾试 着 将 一把 汉式 高粱 穗 扫帚 伸过去 , 想 轻轻 抚摸 它 的 毛 。 但是 扫帚 刚 伸出 一点 , 小狼 就 疯 似地 扑击 过来 , 一口 咬住 , 拼命 后 拽 , 硬是 从 陈阵 手里 抢 了 过去 , 吓 得 陈阵 连 退 好几步 。 小狼 像 扑 住 了 一只 羊羔 一样 , 扑 在 扫帚 上 脑袋 急晃 、 疯狂 撕 啃 , 一会儿 就 从 扫帚 上 撕咬 下 好 几缕 穗条 。 陈阵 不 甘心 , 又 试 了 几次 , 每次 都 一样 , 小狼 简直 把 扫帚 当作 不共戴天 的 仇敌 , 几次 下来 那 把 扫帚 就 完全 散 了 花 。 梁 建中 刚 买来 不久 的 这 把 新 扫帚 , 最后 只 剩下 秃秃 的 扫帚 把 , 气得梁 建中 用 扫帚 把 把 小 狼 抽 了 几个 滚 。 此后 , 陈阵 只好 把 在 小 狼 吃食 的 时候 摸 它 脑袋 的 愿望 , 暂时 放弃 了 。

这次 的 奶 粥 量 比 平时 几乎 多 了 一倍 , 陈阵 希望 小狼能 剩下 一些 , 他 就 能 再 加点 奶水 和 碎肉 , 拌 成 稍 稀 一些 的 肉 粥 , 喂 小狗 们 。 但是 他 看 小 狼 狂暴 的 进食 速度 , 估计 剩 不下 多少 了 。 从 它 的 这 副 吃 相中 , 陈阵 觉得 小狼 完全 继承 了 草原 狼 的 千古 习性 。 狼 具有 战争 时期 的 军人 风格 , 吃饭 像 打仗 。 或者 , 真正 的 军人 具有 狼 的 风格 , 假如 吃饭 时不狂 吞急 咽 , 军情 突至 , 下 一口 饭 可能 就要 到来 世 才能 吃 上 了 。 陈阵 看着 看着 , 生出 一阵 心酸 , 他 像是 看到 了 一个 蓬头垢面 、 狼吞虎咽 的 流浪儿 一样 , 它 的 吃 相 就 告诉 了 你 , 那 曾经 的 凄惨 身世 和 遭遇 。 若 不是 如此 以命 争食 , 在 这虎熊 都 难以 生存 的 高寒 严酷 的 蒙古草原 , 狼 却 如何 能 顽强 地 生存 下 呢 。

陈阵 由此 看到 了 草原 狼 艰难 生存 的 另一面 。 繁殖 能力 很 高 的 草原 狼 , 真正 能 存活 下来 的 , 可能 连 十分之一 都 不到 。 毕利格 老人 说 , 腾格里 有时 惩罚 狼 , 也 是 六亲不认 的 , 一场 急降 的 没 膝 深 的 大雪 , 就 能 把 草原 上 大部分 的 狼 冻死 饿死 。 一场 铺天盖地 的 狂风 猛火 , 也 会 烧死 熏死 成群 的 狼 。 从 灾区 逃荒 过来 的 饿 疯 了 的 大 狼群 , 也 会 把 本地 的 狼群 杀掉 一大半 。 加上 牧人 早春 掏窝 、 秋天 下 夹 、 初冬 打围 、 严冬 枪杀 , 能 侥幸 活 下来 的 狼 便是 少数 了 。 老人 说 , 草原 狼 都 是 饿狼 的 后代 , 原先 那些 丰衣足食 的 狼 , 后来 都 让 逃荒 来 的 饥狼 打败 了 。 蒙古草原 从来 都 是 战场 , 只有 那些 最 强壮 、 最 聪明 、 最能 吃 能 打 、 吃饱 的 时候 也 能 记得住 饥饿 滋味 的 狼 , 才能 顽强 地活 下来 。

小狼 在 食盆里 急 冲锋 , 陈阵 越 看 越 能 体会 食物 对 狼 的 命运 的 意义 。 在 残酷 的 生存竞争 中 , 即使 是 良种 , 但 若 争抢 不到 食物 , 不 把 恐怖 的 饥饿 意识 , 体现 在 每 一根 骨头 每 一根 肉丝 上 , 它 只能 成为 狼 世界 中 矮小 的 武大郎 , 最后 被 无情 淘汰 。

陈阵 逐渐 发现 , 蒙古草原 狼 有 许多 神圣 的 生存 信条 , 而 以命 拼食 、 自尊 独立 就是 其中 的 根本 一条 。 陈阵 在 喂 小 狼 的 时候 , 完全 没有 喂狗 时 那种 高高在上 救世济民 的 感觉 。 小狼 根本

不领情 , 小狼 的 意识 里 绝 没有 被 人 豢养 的 感觉 , 它 不会 像 狗 一样 一 见到 主人 端来 食盆 , 就 摇头摆尾 感激涕零 。 小狼 丝毫 不 感谢 陈阵 对 它 的 养育之恩 , 也 完全 不 认为 这盆食 是 人 赐给 它 的 , 而 认为 这 是 它 自己 争来 的 夺来 的 。 它 要 拼命 护卫 它 自己 争夺 来 的 食物 , 甚至 不惜 以死 相拼 。 在 陈阵 和 小 狼 的 关系 中 , 养育 一词 是 不 存在 的 , 小狼 只是 被 暂时 囚禁 了 , 而 不是 被 豢养 。 小狼 在 以 死拼 食 的 性格 中 , 似乎 有 一种 更为 特立独行 、 桀骜不驯 的 精神 在 支撑 着 它 。 陈阵 觉得 脊背 一阵阵 发冷 , 他 不 知道 自己 能否 将 这条 小 狼 留住 并养 大 。

陈阵 最后 还是 打消 了 在 小 狼 吃食 时 抚摸 它 的 愿望 , 决定 尊重 小狼 的 这 一 高贵 的 天性 。 以后 他 每次 给 小 狼 喂食 的 时候 , 都 会 一动不动 地 跪 蹲 在 离小狼 三步 远 的 地方 , 让 小 狼 不受 任何 干扰 地 吞食 。 自己 也 在 一旁 静静地 看小狼 进食 , 虔诚地 接受 狼性 的 教诲 。

转眼间 , 小狼 的 肚皮 又 胀 得 快要 爆裂 , 吞食 的 速度 大大 下降 , 但 仍 在 埋头 拼命 地 吃 。 陈阵 发现 , 小狼 在 吃 撑 以后 就 开始 挑食 了 , 先是 挑粥 里 的 碎肉 吃 , 再 挑 星星点点 的 肉丁 吃 , 它 锐利 的 舌尖 像 一把 小 镊子 , 能 把 每 一粒 肉丁 都 镊进 嘴里 。 不一会儿 , 杂色 的 八宝 肉 粥 变成 了 黄白 一色 的 小米粥 了 。 陈阵 睁大眼睛 看 , 小狼 还 在 用 舌尖 镊 吃 着 东西 , 陈阵 再 仔细 看 , 他乐 了 , 小狼 居然 在 镊 吃 黄白色 粥 里 的 白色 肥肉 丁 和 软骨 丁 。 小狼 一边 挑食 , 一边 用 鼻子 像 猪 拱食 一样 把 小 半盆 粥 拱 了 个 遍 , 把 里面 所有 荤腥 的 瘦肉 丁 、 肥肉 丁 和 软骨 丁 , 丁丁 不 落地 挑 到 嘴里 。 小狼 又 不 甘心 地翻 了 几遍 , 直到 一星 肉丁 也 找 不到 的 时候 , 它 仍 不 抬头 。 陈阵 伸长 脖子 再 仔细 看 它 还 想干什么 , 陈阵 几乎 乐出 了 声 , 小狼 居然 在 用 舌头 挤压 剩粥 , 把 挤压 出来 的 奶汤 舔 到 嘴 里面 , 奶 也 是 狼 的 美食 啊 。 当小狼 终于 抬起头来 的 时候 , 一大 盆 香喷喷 的 奶肉 八宝粥 , 竟 被 小 狼 榨成 了 小 半盆 没有 一点 油水 , 干巴巴 的 小米饭 渣 , 色香味 全无 。 陈阵气 得 大笑 , 他 没想到 这条 小 狼 这么 贪婪 和 精明 。

陈阵 没有 办法 , 只好 在 食盆里 加上 一把 碎肉 , 加 了 剩留 的 牛奶 , 再 加上 一点 温水 , 希望 还 能 兑出 大 半盆 稀肉 粥 , 可是 他 怎么 搅 也 只能 搅出 肉水 稀饭 来 。 陈阵 把 食盆端 到 包外 , 把 稀 汤饭 倒 进狗 的 食盆里 , 小狗 们 一拥而上 , 但 马上 就 不满 地 哼哼 叫 起来 了 。 陈阵 感到 了 牧业 的 艰辛 , 喂养 狗 也 是 牧业 分内 的 一件 苦差事 , 再 加上 一条 狼 , 他 就 更 辛苦 了 。 而 这份 苦 , 完全 是 他 心甘情愿 自找 的 。

小狼 撑得 走不动 道 了 , 趴在 地上 远远地 看 小狗 们 吃剩 汤 。 小狼 吃饱 了 什么 都 好 说 , 陈阵 走近 小狼 , 亲热 地 叫 它 的 名字 : 小狼 , 小狼 。 小狼 一骨碌 翻 了 个 身 , 四爪 弯曲 , 肚皮 朝天 , 头皮 贴 地 , 顽皮 淘气 地倒 看着 陈阵 。 陈阵 上前 一把 抱起 小 狼 , 双手 托 着 小 狼 的 胳肢窝 , 把 它 高高地 举 上天 , 一连 举 了 五六次 , 小狼 又 怕 又 喜 , 嘴 高兴 地 咧着 , 可 后腿 紧紧 夹着尾巴 , 腿 还 轻轻地 发抖 。 但 小 狼 已经 比较 习惯 陈阵 的 这个 举动 了 , 它 好像 知道 这是 一种 友好 的 行为 。 陈阵 又 把 小 狼 顶 在 脑袋 上 , 架 在 肩膀 上 , 但 它 很 害怕 , 用 爪子 死 死抠 住 陈阵 的 衣领 。

回到 地上 , 陈阵 盘腿 坐下 , 就 把 小 狼 肚皮 朝天 放在 了 自己 腿 上 , 给 它 做 例行 的 肚皮 按摩 , 这是 母狗 和 母狼 帮助 小崽们 食后 消化 的 工作 , 现在 轮到 他 来 做 了 。 陈阵 觉得 这件 事 很 好玩 , 用 巴掌 慢慢 揉 着 一条 小狼 的 肚皮 , 一边 听 着 小 狼 舒服 快乐 哼哼 声 , 和 小 狼 打嗝 放屁 的 声音 。 吃食 时 狂暴 的 小 狼 这时候 变成 了 一条 听话 的 小狗 , 它用 两只 前爪 抱住 陈阵 的 一根 手指头 , 不断 地 舔 , 还用 尖尖 的 小狼牙 轻轻地 啃 咬 。 小狼 的 目光 也 很 温柔 , 揉 到 特别 舒服 的 时候 , 小狼 的 狼 眼里 还会 充满 盈盈 的 笑意 , 似乎 把 陈阵 当作 了 一个 还 算 称职 的 后妈 。

辛苦 之 余 , 小狼 又 给 了 他 加倍 的 欢乐 。 此时 陈阵 忽然 想起 在 遥远 的 古代 , 或者 不知 什么 地方 的 现在 , 一条 温柔 的 母狼 在 用 舌头 给 刚 吃饱 奶 的 “ 狼孩 ” 舔 肚皮 , 光溜溜 的 小孩 高兴 得 啃着 自己 的 脚趾头 , 格格 地笑 。 一群 大小 野狼 围在 这团 小胖 肉 旁边 相安无事 , 甚至 还会 叼 肉 来 给 他 吃 。 从古到今 , 天下 母狼 收养 了 多少 人孩 , 天下 的 人 又 收养 了 多少 狼 崽 。 多年 来 关于 狼 的 奇特 传说 , 如今 陈阵 能够 身临其境 了 , 他 能 亲身 感受 、 亲手 触摸 到 狼性 温柔 善良 的 一面 。 他 心里 涌出 冲动 , 希望 能替 天下 所有 的 狼孩 , 无论是 古 匈奴 、 高车 、 突厥 , 还是 古罗马 、 印度 和 苏联 的 狼孩 们 , 回报 人类 对 它们 的 敬意 。 他 低下头 用 自己 的 鼻子 碰 了 碰小狼 的 湿 鼻头 , 小狼竟 像 小狗 一样 地 舔 了 一下 他 的 下巴 , 这使 他 兴奋 而 激动 。 这 是 小 狼 第一次 对 他 表示 信任 , 他 和 小 狼 的 感情 又 进 了 一步 。 他 慢慢 地 享受 品味 着 这种 纯净 的 友谊 , 觉得 自己 的 生命 向 远古 延伸 得 很 远 很 远 。 有 一刻 他 忽然 觉得 自己 好像 很 老 很 老 了 , 却 还 保持 着 人类 幼年时代 的 野蛮 童心 。

惟独 使 他 隐隐 不安 的 是 : 这条 小 狼 不是 在 野外 捡来 的 , 也 不是 病死 战死 的 母狼 的 弃儿 或 遗孤 。 那种 收留 和 收养 充满 了 自然 原始 的 爱 , 可 他 的 这种 强盗 似的 收养 , 却 充满 了 人为 的 刻意 。 他 为了 满足 自己 的 猎奇 和 研究 , 把 天下 流传 至今 美好 的 人 狼 故事 , 强制性 地 倒行逆施 了 。 他 时时 都 在 担心 那条 被 抄 了 窝 的 母狼 来 报复 。 这 也许 是 科学 和 文明 进程 中 的 冷酷 与 无奈 ? 但愿 这种 冷酷 和 新 野蛮 能为 腾格里 所 理解 —— 他 的 本意 是 想 由此 进入 草原 民族 的 狼图腾 精神 领域 呵 。

二郎 已经 把 它 那份 食物 吃 完 了 , 它 向 陈阵 慢慢 走来 。 二郎 每次 看到 陈阵 抱 着 小 狼 给 它 揉 肚皮 的 时候 , 总会 走 得 很 近 好奇 地望 着 他俩 , 有时 还会 走 到 小 狼 的 身旁 给 它 舔 肚皮 。 陈阵 伸手 摸摸 二郎 的 脑袋 , 它 冲 他 轻轻 咧嘴一笑 。 自从 陈阵 收养 了 小 狼 以后 , 二郎 与 他 的 距离 忽然 缩短 了 。 难道 他 自己 身上 也 有 野性 和 狼性 ? 而且 也 被 它 嗅 了 出来 ? 如是 那样 倒 有意思 了 : 一个 有 野性 狼性 的 人 , 一条 有 野性 狼性 的 狗 , 再 加上 一条 纯粹 的 野狼 , 共同 生活 在 充满 野性 狼性 的 草原 上 。 那 他 的 情感 年龄 就 突然 变得 高龄 起来 。 他 竟然 获得 了 从 远古 一直 到 现代 的 全部 真实 感觉 , 远古 的 感觉 越 真实 , 他 就 觉得 自己 的 生命 越 久远 。 难道 现代人 总想 跑 到 原始 环境 里 去 探奇 , 难道 在 下意识 中是 为了 从 相反 的 方向 来 “ 延长 ” 自己 的 寿命 吗 ? 他 的 生活 忽然 变得 比 奇特 的 狼孩 故事 还要 奇特 。

陈阵 觉得 自从 对 草原 狼 着 了 魔 以后 , 他 身上 萎靡 软弱 无聊 的 血液 好像 正在 减弱 , 而 血管 里 开始 流动 起使 他 感到 陌生 的 狼性 血液 。 生命 变得 茁壮 了 , 以往 苍白 乏味 的 生活 变得 充实 饱满 了 。 他 觉得 自己 重新认识 了 生命 和 生活 , 开始 珍惜 和 热爱 生命 和 生活 。 他 渐渐 理解 为什么 《 热爱 生命 》 是 与 一条 垂死 的 狼 联系 在 一起 的 。 为什么 列宁 在 生命垂危 的 时候 , 要 让 他 的 夫人 再 给 他 朗读 杰克 · 伦敦 的 小说 《 热爱 生命 》。 列宁 是 在 听 着 人 与 狼 生死搏斗 的 故事 中 安详 长眠 的 , 他 的 灵魂 也 可能 是 由 异族 的 狼图腾 带到 马克思 那里 去 了 。 连 世上 生命力 最 旺盛 的 伟人 都 要 到 荒原 和 野狼 那里 去 寻找 生命 的 活力 , 更何况 他 这个 普通人 了 。

陈阵 的 思绪 渐渐 走远 。 他 突然 觉得 , 生命 的 真谛 不 在于 运动 而 在于 战斗 。 哺乳动物 的 生命 起始 , 亿万个 精子 抱 着 决一死战 的 战斗 精神 , 团团 围攻 一枚 卵子 , 杀得 前赴后继 , 尸横遍 宫 。 那些 只 运动 不 战斗 、 游而 不击 的 精子 全 被 无情 淘汰 , 随 尿液 排出 体外 。 只有 战斗力 最 顽强 的 一个 精子 勇士 , 踏着 亿万 同胞兄弟 的 尸体 , 强悍 奋战 , 才能 攻进 卵子 , 与 之 结合 成 一个 新人 的 生命 胚胎 。 此间 卵子 不断 地 分泌 杀液 , 就是 为了 消灭 一切 软弱 无 战斗力 的 精子 。 生命 是 战斗 出来 的 , 战斗 是 生命 的 本质 。 世界 上 曾 有 许多 农耕 民族 的 伟大 文明 被 消灭 , 就是 因为 农业 基本上 是 和平 的 劳动 ; 而 游猎 游 牧业 、 航海 业 和 工商业 却 时时刻刻 都 处在 残酷 的 猎战 、 兵战 、 海战 和 商战 的 竞争 战斗 中 。 如今 世界 上 先进 发达 的 民族 都 是 游牧 、 航海 和 工商 民族 的 后代 。 连 被 两个 大国 紧紧 封闭 在 北亚 高寒 贫瘠 内陆 、 人口 稀少 的 蒙古 民族 , 依然 没有 被 灭绝 , 显然 要 比 历史 上 古埃及 , 古巴比伦 和 古印度 的 农耕 民族 , 更具 战斗力 和 生命力 。

小狼 开始 在 陈阵 的 腿 上 乱 扭 , 陈阵 知道 小狼要 撒尿 拉屎 了 。 它 也 看到 了 二郎 , 想 跟 它 一块 玩 了 。 陈阵 松开 手 , 小狼 一骨碌 跳 下地 , 撒 了 一泡 尿 就 去 扑 闹 二郎 , 二郎 乐呵呵 地 卧下来 , 充当 小崽们 的 玩具 “ 假山 ”。 小狼 爬 到 了 二郎 背上 玩耍 。 小狗 们 也 想 爬上来 玩 , 但 都 被 小 狼 拱 下去 , 小狼 沙哑 地 咆哮 发威 , 一副 占山为王 的 架势 。 两条 小 公狗 突然 一起 发动 进攻 , 叼 住 小 狼 的 耳朵 和 尾巴 , 然后 一起 滚下 狗 背 , 三条 小狗 一拥而上 , 把 小狼压 在 身下 乱 掐 乱咬 , 小狼 气呼呼 地 踹 腿 挣扎 , 拼命 反抗 , 打 得 不可开交 , 地面 上 尘土飞扬 。 可是 不一会儿 , 陈阵 就 听到 一条 小 公狗 一声 惨叫 , 一条 小 爪子 上 流出 了 血 , 小狼 居然 在 玩闹 中动 了 真格的 了 。

陈阵 决定 主持公道 , 他 揪 着 小 狼 的 后 脖颈 把 它 拎 起来 , 走到 小 公狗 面前 , 把 小 狼 的 头 按 在 小狗 受伤 的 爪子 前面 , 用小狼 的 鼻子 撞 小狗 的 爪子 , 但 小 狼 毫无 认错 之意 , 继续 皱 鼻 龇牙 发狼威 , 吓 得 小狗 们 都 躲 到 伊勒 的 身后 。 伊勒 火冒三丈 , 它 先 给 小狗 舔 了 几下 伤 , 便 冲到 小 狼 面前 猛吼 了 两声 , 张口 就要 咬 。 陈阵 急忙 把 小 狼 抱 起来 转过身 去 , 吓得心 通通 乱 跳 , 他 不 知道 哪 天 两条 大狗 真会 把 小 狼 咬 死 。 在 没有 笼子 和 圈 的 情况 下 , 养着 这么 一个 小霸王 太 让 他 操心 了 。 陈阵 连忙 摸头 拍 背 安抚 伊勒 , 总算 让 它 消 了 气 。 陈阵 再 把 小 狼 放在 地下 , 伊勒 不理 它 , 带 着 三条 小狗 到 一边 玩去 了 。 小狼 又 去 爬 二郎 的 背 , 奇怪 是 , 凶狠 的 二郎 对小狼 总是 宽容 慈爱 有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