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三章 (2)

第三章 (2)

高原 冬日 的 太阳 似乎 升不高 , 离 地面 反而 越来越近 。 蓝天 变白 了 , 黄草 照白 了 , 雪地 表面 微微 融化 , 成 了 一片 白汪汪 的 反光镜 。 人群 、 狗群 和 车队 , 在 强烈 的 白光 中晃成 了 幻影 。 所有 的 男人 都 掏出 墨镜 戴上 , 女人 和 孩子 则 用 马蹄袖 罩住 了 自己 的 眼睛 。 几个 已经 得 了 雪盲 症 的 牛倌 , 紧闭 眼睛 , 但 还 流泪 不止 。 而大狗们 仍然 瞪 大 眼睛 , 观察 远处 跳跃 的 野兔 , 或 低头 嗅 着 道旁 狐狸 新鲜 的 长条 足迹 。

接近 围场 , 狗群 立即 发现 雪坡 上 的 异物 , 便 狂吼 着 冲过去 。 一些 没 喂饱 的 狗 , 抢食 狼群 丢弃 的 黄羊 残肢 剩肉 。 毕利格家 的 巴勒 和 小组 里 几条 出了名 的 大 猎狗 , 则 竖起 鬃毛 , 到处 追闻 着 雪地 上 狼 的 尿 粪 气味 , 眼珠 慢转 , 细心 辨别 和 判断 狼群 的 数量 和 实力 , 以及 是 哪位 头狼来 过 此地 。 老人 说 , 巴勒 能 认得 额仑 草原 大部分 狼 , 大部分 的 狼 也 认得 巴勒 。 巴勒 的 鬃毛 竖 了 起来 , 就 告诉 人 , 这群 狼 来头不小 。

人们 骑 在 马上 逐一 进入 围场 , 低头 仔细 察看 。 山坡 上 的 死 黄羊 大多 被 狼群 吃 得 只 剩下 羊头 和 粗 骨架 。 毕利格 老人 指 了 指 雪地 上 的 狼 爪印 说 : 昨天夜里 还有 几群 狼来 过 。 他 又 指 了 指 几缕 灰黄色 的 狼 毛 说 , 两群 狼 还 打过仗 , 像是 界桩 那边 的 狼群 也 追 着 黄 羊群 气味 过来 了 , 那边 的 食少 , 狼 更 厉害 。

马队 终于 登上 了 山梁 。 人们 像 发现 聚宝盆 一样 , 激动 得 狂呼 乱叫 , 并 向 后面 的 车队 转圈 抡 帽子 。 嘎斯迈 带头 跳下 了 车 , 拽 着 头牛 小步 快 跑 。 所有 的 女人 都 跟着 跳 下车 , 使劲 地 敲打 自家 的 牛 。 轻车 快牛 , 车队 迅速 移动 。

兰木 扎布 看着 山下 的 猎场 , 眼珠子 都 快 瞪 出来 了 : 喔 嚯 , 这群 狼 可 真 了不得 , 圈 进去 这老些 黄羊 , 前年 我们 二十多个 马倌 牛倌 , 跑 垮 了 马 , 才 圈 进去 三十多 只 。

毕利格 老人 勒住 马 , 端起 望远镜 仔细 扫望 大雪 窝 和 四周 山头 。 人们 全 勒住 马 , 望 四周 , 等待 老人 发话 。

陈阵 也 端 起 了 望远镜 。 坡下 就是 那片 埋 掩 了 无数 黄羊 , 可能 还 埋葬 过 古代 武士 的 大雪 窝 。 雪窝 中间 是 比较 平展 的 一片 , 像 一个 冰封 雪盖 的 高山 大湖 。 湖边 斜坡 上 残留 着 十几处 黄羊 的 残骸 。 最 令人吃惊 的 是 , 湖里 居然 有 七八个 黄点 , 有 的 还 在 动 , 陈阵 看清 了 那 是 被迫 冲入 雪湖 , 但 尚未 完全 陷进 雪窝 的 黄羊 。 雪湖 近处 的 雪 面上 有 数十个 大大小小 的 雪 坑 , 远处 更 多 , 都 是 遭到 灭顶之灾 的 黄羊 留下 的 痕迹 。 雪湖 不同于 水湖 , 所有 沉湖 的 物体 都 会 在 湖面 上 留下 清晰 的 标志 。

毕利格 老人 对巴 图说 : 你们 几个 留在 这里 铲雪道 , 让 车 往前 靠 。 然后 老人 带 着 陈阵 和 兰木 扎布 慢慢 向 “ 湖里 ” 走 去 。 老人 对 陈阵 说 : 千万 看清 羊蹄 印狼 爪印 再 下脚 , 没草 的 地方 最好 别 踩 。

三人 小心翼翼 骑马 踏雪 下坡 。 雪 越来越 厚 , 草 越来越少 。 又 走 了 十几步 , 雪 面上 全是 密密麻麻 筷子 头 大小 的 小孔 , 每个 小孔 都 伸出 一支 干黄 坚韧 的 草茎 草尖 , 这些 小孔 都 是 风吹 草尖 在 雪 面上 摇磨 出来 的 。 老人 说 : 这些 小洞 是 腾格里 给 狼 做 的 气孔 , 要 不 大雪 这么 深 , 狼 咋 就 能 闻见 雪 底下 埋 的 死 牲口 ? 陈阵 笑 着 点 了 点头 。

小孔 和 草尖 是 安全 的 标识 , 再 走 几十步 , 雪 面上 便 一个 草孔 和 草尖 也 见不着 了 。 但是 , 黄羊 蹄印 和 狼 爪印 还 清晰可见 。 强壮 的 蒙古马 吭哧 吭哧 地 踏破 三指厚 的 硬雪壳 , 陷入 深深 的 积雪 里 , 一步 一步 向雪湖 靠近 , 朝 最近 处 的 一摊 黄羊 残骨 走 去 。 马 终于 迈 不 开步 了 , 三人 一下 马 , 顿时 砸破 雪壳 , 陷 进深 雪 。 三人 费力 地为 自己 踩 出 一块 能够 转身 的 台地 。 陈阵 的 脚 旁 是 一只 被 吃 过 的 黄羊 , 歪斜 在 乱雪里 , 还有 一堆 冻硬 的 黄羊 胃 包里 的 草食 。 大约 有 三四十只 大 黄羊 在 这 一带 被 狼群 抓住 吃掉 , 而 狼群 也 在 这里 止步 。

抬头 望去 , 陈阵 从来 没有 见过 如此 奇特 而 悲惨 的 景象 : 八九 只 大小 黄羊 , 哆哆嗦嗦 地站 在 百米 开外 的 雪坡 上 和 更 远 的 湖面 上 。 羊 的 四周 就是 雪坑 , 是 其它 黄羊 的 葬身 之 处 。 这些 活着 的 羊 , 已 吓 得 不敢 再 迈 一步 , 而 这 仅存 的 一小块 雪壳 还 随时 可能 破裂 。 还有 几只 黄羊 四条 细腿 全部 戳 进雪中 , 羊身 却 被 雪壳 托住 , 留在 雪面 。 羊 还 活着 , 但 已 不能 动弹 。 这些 草原 上 最善 跑 的 自由 精灵 , 如今 却 饥寒交迫 , 寸步难行 , 经受 着 死神 最后 的 残忍 折磨 。 最 骇人 的 是 , 雪 面上 还 露出 几个 黄羊 的 头颅 , 羊身 羊 脖全 已 没入 雪中 , 可能 羊 脚下 踩到 了 小山包 或是 摞 起来 的 同伴 尸体 , 才 得以 露头 。 陈阵 在 望远镜 里 似乎 能 看到 羊 在 张嘴 呼救 , 但 口中 却 发不出 一点 声音 。 也许 那些 黄羊 早已 冻死 或 憋死 , 冻成 了 生命 最后 一瞬 的 雕塑 。

雪坡 和 雪湖 表面 的 雪壳泛 着 白冰 一样 的 美丽 光泽 , 但 却 阴险 冷酷 , 这 又 是 腾格里 赐给 草原 狼 和 草原 人 , 保卫 草原 的 最具 杀伤力 的 暗器 和 冷兵器 。 额仑 草原 冬季 山地 里 的 雪壳 , 是 草原 白毛风 和 阳光 的 杰作 。 一场 又 一场 的 白毛风 像 扬场 一样 , 刮走 了 松软 的 雪花 , 留下 颗粒 紧密 像 铁砂 一样 的 雪沙 。 雪沙落 在 雪 面上 , 就 给 松软 的 雪层 罩 上 了 一层 硬雪 。 在 阳光 强烈 而 无风 的 上午 或 中午 , 雪面 又 会 微微 融化 , 一到 午后 冷风 一 吹雪 面重 又 凝结 。 几场 白毛风 以后 , 雪面 就 形成 了 三 指厚 的 雪壳 , 壳里 雪中 有 冰 、 冰中 掺雪 , 比雪 更 硬 、 比冰略脆 , 平整 光滑 、 厚薄 不 一 。 最厚 硬 的 地方 可以 承受 一个 人 的 重量 , 但 大部分 地方 却 经不住 黄羊 尖蹄 的 踏 踩 。

眼前 近处 的 场景 更让人 心惊胆寒 : 所有 能 被 狼 够得着 的 黄羊 , 都 已 被 狼群 从雪 坑里 刨出来 , 拽 出来 。 深雪 边缘 有 一道道 纵向 的 雪 壕 , 这 都 是 狼群 拽 拖 战俘 留下 的 痕迹 。 雪壕 的 尽头 就是 一个 一个 的 屠宰场 和 野餐 地 。 黄羊 被 吃 得 很 浪费 , 狼 只 挑 内脏 和 好 肉 吃 , 雪面 一片狼藉 。 狼群 显然 是 听到 人狗 的 动静 , 刚刚 撤离 , 狼足 带出 的 雪沙 还 在 雪 面上 滚动 , 几摊 被 狼 粪 融化 的 湿雪 也 还 没有 完全 结冰 。

蒙古草原 狼 是 精通 雪地 野战 的 高手 , 它们 懂得 战争 的 深浅 。 更 深处 的 黄羊 , 无论是 露 在 雪 面上 的 , 还是 陷进 雪里 的 , 狼 都 不 去 碰 , 连 试探性 的 足迹 爪印 也 没有 。 被 狼群 拽 出 的 黄羊 足够 几个 大 狼群 吃饱喝足 的 了 , 而 那些 没 被 狼群 挖出来 的 冻 羊 , 则 是 狼群 保鲜 保膘 、 来 年 春天 雪化 之后 的 美食 。 这片 广阔 的 雪窝雪湖 就是 狼群 冬储 食品 的 天然 大 冰箱 。 毕利格 老人 说 , 在 额仑 草原 到处 都 有 狼 的 冰窖 雪窖 , 这里 只不过 是 最大 的 一个 。 有 了 这些 冰窖 , 狼群 会 经常 往里面 储藏 一些 肉食 , 以备 来 年 的 春荒 。 这些 肉足 膘 肥 的 冻 羊 , 就是 那些 熬到 春天 的 瘦 狼 的

救命 粮 , 可比 春天 的 瘦 活羊 油水 大多 了 。 老人 指着 雪窝 笑 道 : 草原 狼比人 还 会 过日子 呢 。 牧民 每年 冬初 , 趁着 牛羊 最肥 的 秋 膘 还 没有 掉膘 的 时候 , 杀羊 杀 牛 再 冻 起来 , 当作 一冬 的 储备 肉食 , 也 是 跟 狼 学来 的 嘛 。

巴勒 和 几条 大狗 , 一 见到 活 黄羊 , 猎性 大发 , 杀心 顿起 , 拼命 地 跳 爬 过来 , 但 爬 到 狼群 止步 的 地方 , 也 再 不敢 往前 迈 一步 , 急得 伸长 脖子 冲 黄羊 狂吠 猛吼 。 有 几只 胆小 的 大 黄羊 吓 得 不顾一切 地往 湖里 走 , 可 没 走 几步 , 雪壳 塌裂 , 黄羊 呼噜 一下 掉 进干 砂般 松 酥 的 雪 坑里 。 黄羊 拼命 挣扎 , 但 一会儿 就 被 灭 了 顶 。 雪窝 还 在 动 , 像 沙漏 一样 往下走 , 越 走 越深 , 最后 形成 一个 漏斗状 的 雪洞 。 有 一只 黄羊 , 在 雪壳 塌裂 的 一刹那 , 用 两只 前蹄 板住 了 一块 较硬 的 雪壳 , 后 半个 身子 已经 陷进 雪 坑里 , 倒 是 暂时 捡 了 半条命 。

雪道 被 铲 了 出来 , 车队 下 了 山梁 。 车队 走 到 走不动 的 地方 , 便 一字排开 , 就 地 铲 雪 , 清 出 一片 空地 用来 卸车 。

男人 们 都 向 毕利格 走来 。 老人 说 : 你们 瞅 瞅 , 西边 那片 雪 冻得 硬 , 那边 没 几个 雪坑 , 羊粪 羊蹄 印可 不老少 , 黄羊 跑 了 不少 呐 。

羊倌 桑杰 说 : 我 看 狼 也 有 算 不准 的 时候 , 要是 头 狼 派 上 三 五条 狼 把住 这条 道 , 那 这 群羊 就 全都 跑不掉 了 。

老人 哼 了 一声 说 : 你 要是 头 狼 , 准得 饿死 。 一次 打光 了 黄羊 , 来 年 吃 啥 ? 狼 可不 像 人 这么 贪心 , 狼 比人会 算账 , 会算大账 !

桑杰 笑了笑 说 : 今年 黄羊 太多 了 , 再 杀 几千 也 杀 不 完 。 我 就 想 快 弄 点 钱 , 好 支个 新 蒙古包 , 娶 个 女人 。

老人 瞪 他 一眼 说 : 等 你们 的 儿子 、 孙子 娶 女人 的 时候 , 草原 上 没 了 黄羊 咋办 ? 你们 这些 年轻人 , 越来越 像 外来户 了 。

老人 见 女 人们 已经 卸好 车 , 并 把 狼群 拖拽 黄羊 的 雪 壕 , 清理 成 通向 深雪 的 小道 , 便 踏上 一个 雪堆 , 仰望 蓝天 , 口中 念念有词 。 陈阵 猜测 , 老人 是 在 请求 腾格里 允许 人们 到 雪 中起 黄羊 。 老人 又 闭上眼睛 , 停 了 一会儿 才 睁开眼 对 大伙儿 说 : 雪 底下 的 冻 羊 有的是 , 别太 贪心 , 进去 以后 , 先 把 活羊 统统 放生 , 再 退回来 挖冻 羊 。 腾格里 不让 这些 羊死 , 咱们 人 也 得 让 它们 活下去 。 老人 又 低头 对 陈阵 杨克说 : 成吉思汗 每次 打围 , 到 末了 , 总 要 放掉 一小半 。 蒙古人 打围 打 了 几百年 , 为啥 年 年 都 有 得 打 , 就是 学 了 狼 , 不 杀绝 。

毕利格 老人 给 各家 分派 了 起 羊 的 大致 地盘 , 便 让 各家 分头 行动 。 人们 都 按照 草原 行猎 的 规矩 , 把 雪 坑 较 多 较 近 、 起羊 容易 的 地段 留给 了 毕利格 和 知青 两家 。

老人 带 着 陈阵 和 杨克 走 到 自家 的 牛车 旁 , 从 车上 抱下 两大卷 厚厚的 大毡 , 每张 毡子 都 有 近 两米 宽 , 四米 长 。 大毡 好像 事先 都 喷 了 水 , 冻得 梆硬 。 陈阵 和 杨克 各 拖 了 一块 大毡 , 顺着 小道 往前走 。 毕利格 则 扛着 长长的 桦木 杆 , 杆子 的 顶端 绑 着 铁条 弯成 的 铁钩 。 巴图 、 嘎斯迈 两口子 也 已 拖 着 大 毡 走近 深雪 , 小巴 雅尔 扛着 长钩 跟 在 父母 的 身后 。

来到 深雪处 , 老人 让 两个 学生 先 把 一块 大毡 平铺 在 雪壳 上 , 又 让 身壮 体重 的 杨克 先上去 试试 大毡 的 承受力 。 宽阔 平展 厚 硬 的 大 毡 像 一块 硕大 的 滑雪板 , 杨克 踩 上去 , 毡 下 的 雪面 只 发出 轻微 的 吱吱声 , 没有 塌陷 的 迹象 。 杨克 又 自作主张 地 并 脚 蹦 了 蹦 , 毡面 稍稍 凹下去 一点 , 但 也 没有 塌陷 。 老人 急忙 制止 说 : 进 了 里面 可 不能 这样 胡来 , 要是 踩 塌 大 毡 , 人 就 成 了 冻 羊 了 , 那 可不是 闹着玩 的 , 好 了 , 陈阵 的 身子 比 你 轻 , 我 先带 他 进去 起 两只 羊 , 下 一趟 你们 俩 再 自个儿 起 。 杨克 只好 跳下来 , 扶 着 老人 爬 上 大 毡 , 陈阵 也 爬 了 上去 。 大毡 承受 两个 人 的 分量 绰绰有余 , 再 加上 两只 黄羊 也 问题 不大 。

两人 站稳 之后 , 又 合力 拽 第二块 大毡 , 从 第一块 大毡 的 侧旁 倒 到 前面 去 。 把 两块 大毡 接平 对齐 之后 , 两人 便 大步 跨到 前 一块 大毡 上去 , 放好 长钩 。 然后 重复 前 一个 动作 , 把 后面 的 大 毡 再 倒换 到 前面 去 。 两块 大毡 轮流 倒换 , 两人 就 像 驾驶 着 两叶 毡子 做成 的 冰雪 方舟 , 朝 远处 的 一只 活 黄羊 滑 去 。

陈阵 终于 亲身 坐上 了 蒙古草原 奇特 的 神舟 , 这 就是 草原 民族 创造发明 出来 的 抵御 大白 灾 的 雪上 交通工具 。 在 蒙古草原 , 千百年来 不知 有 多少 牧民 乘坐 这一 神舟 , 从 灭顶之灾 的 深渊 中 死里逃生 , 不知 从 深雪中 救出 了 多少 羊 和 狗 ; 又 不知 靠 这 神舟 从雪 湖中 打捞 出 多少 被 狼群 、 猎人 和 骑兵 圈进 大雪 窝里 的 猎物 和 战利品 。 毕利格 老人 从来不 向 他 这个 异族 学生 保守 蒙古人 的 秘密 , 还 亲自 手把手 地教 他 掌握 这一 武器 。 陈阵 有幸 成为 驾驶 古老 原始 的 蒙古 方舟 的 第一个 汉人 学生 。

毡舟 越 滑 越 快 , 不时 能 听到 毡 下雪 壳 发出 嘎吱 嘎吱 的 声音 。 陈阵 感到 自己 像是 坐在 神话 中 的 魔毯 和 飞毯 上 , 在 白雪 上 滑行 飞翔 , 战战兢兢 , 惊险刺激 , 飘飘欲仙 , 不由 万分感激 草原 狼 和 草原 人 赐给 他 原始 神话 般的 生活 。 雪 湖中 , 八条 飞舟 , 十六 方 飞毯 , 齐头并进 , 你追我赶 , 冲 起 大片 雪尘 , 扇起 大片 冰花 。 狗 在 吼 、 人 在 叫 、 腾格里 在 微笑 。 天空 中 忽然 飘来 一层 厚云 , 寒气 突降 。 微微 融化 的 雪面 , 骤然 刺喇喇地 激成 坚硬 的 冰面 , 将雪壳 的 保险 系数 凭空 增添 了 三分 , 可以 更 安全 地起 羊 了 。 人们 忽然 都 摘下 了 墨镜 , 睁 大 了 眼睛 , 抬起 头 , 一片 欢叫 : 腾格里 ! 腾格里 ! 接着 , 飞舟 的 动作 也 越来越 迅速 而 大胆 了 。 陈阵 在 这 一瞬间 仿佛 感知 了 蒙古 长生 天 腾格里 的 存在 , 他 的 灵魂 再次 受到 了 草原 腾格里 的 抚爱 。


第三章 (2)

高原 冬日 的 太阳 似乎 升不高 , 离 地面 反而 越来越近 。 蓝天 变白 了 , 黄草 照白 了 , 雪地 表面 微微 融化 , 成 了 一片 白汪汪 的 反光镜 。 人群 、 狗群 和 车队 , 在 强烈 的 白光 中晃成 了 幻影 。 所有 的 男人 都 掏出 墨镜 戴上 , 女人 和 孩子 则 用 马蹄袖 罩住 了 自己 的 眼睛 。 几个 已经 得 了 雪盲 症 的 牛倌 , 紧闭 眼睛 , 但 还 流泪 不止 。 而大狗们 仍然 瞪 大 眼睛 , 观察 远处 跳跃 的 野兔 , 或 低头 嗅 着 道旁 狐狸 新鲜 的 长条 足迹 。

接近 围场 , 狗群 立即 发现 雪坡 上 的 异物 , 便 狂吼 着 冲过去 。 一些 没 喂饱 的 狗 , 抢食 狼群 丢弃 的 黄羊 残肢 剩肉 。 毕利格家 的 巴勒 和 小组 里 几条 出了名 的 大 猎狗 , 则 竖起 鬃毛 , 到处 追闻 着 雪地 上 狼 的 尿 粪 气味 , 眼珠 慢转 , 细心 辨别 和 判断 狼群 的 数量 和 实力 , 以及 是 哪位 头狼来 过 此地 。 老人 说 , 巴勒 能 认得 额仑 草原 大部分 狼 , 大部分 的 狼 也 认得 巴勒 。 巴勒 的 鬃毛 竖 了 起来 , 就 告诉 人 , 这群 狼 来头不小 。

人们 骑 在 马上 逐一 进入 围场 , 低头 仔细 察看 。 山坡 上 的 死 黄羊 大多 被 狼群 吃 得 只 剩下 羊头 和 粗 骨架 。 毕利格 老人 指 了 指 雪地 上 的 狼 爪印 说 : 昨天夜里 还有 几群 狼来 过 。 他 又 指 了 指 几缕 灰黄色 的 狼 毛 说 , 两群 狼 还 打过仗 , 像是 界桩 那边 的 狼群 也 追 着 黄 羊群 气味 过来 了 , 那边 的 食少 , 狼 更 厉害 。

马队 终于 登上 了 山梁 。 人们 像 发现 聚宝盆 一样 , 激动 得 狂呼 乱叫 , 并 向 后面 的 车队 转圈 抡 帽子 。 嘎斯迈 带头 跳下 了 车 , 拽 着 头牛 小步 快 跑 。 所有 的 女人 都 跟着 跳 下车 , 使劲 地 敲打 自家 的 牛 。 轻车 快牛 , 车队 迅速 移动 。

兰木 扎布 看着 山下 的 猎场 , 眼珠子 都 快 瞪 出来 了 : 喔 嚯 , 这群 狼 可 真 了不得 , 圈 进去 这老些 黄羊 , 前年 我们 二十多个 马倌 牛倌 , 跑 垮 了 马 , 才 圈 进去 三十多 只 。

毕利格 老人 勒住 马 , 端起 望远镜 仔细 扫望 大雪 窝 和 四周 山头 。 人们 全 勒住 马 , 望 四周 , 等待 老人 发话 。

陈阵 也 端 起 了 望远镜 。 坡下 就是 那片 埋 掩 了 无数 黄羊 , 可能 还 埋葬 过 古代 武士 的 大雪 窝 。 雪窝 中间 是 比较 平展 的 一片 , 像 一个 冰封 雪盖 的 高山 大湖 。 湖边 斜坡 上 残留 着 十几处 黄羊 的 残骸 。 最 令人吃惊 的 是 , 湖里 居然 有 七八个 黄点 , 有 的 还 在 动 , 陈阵 看清 了 那 是 被迫 冲入 雪湖 , 但 尚未 完全 陷进 雪窝 的 黄羊 。 雪湖 近处 的 雪 面上 有 数十个 大大小小 的 雪 坑 , 远处 更 多 , 都 是 遭到 灭顶之灾 的 黄羊 留下 的 痕迹 。 雪湖 不同于 水湖 , 所有 沉湖 的 物体 都 会 在 湖面 上 留下 清晰 的 标志 。

毕利格 老人 对巴 图说 : 你们 几个 留在 这里 铲雪道 , 让 车 往前 靠 。 然后 老人 带 着 陈阵 和 兰木 扎布 慢慢 向 “ 湖里 ” 走 去 。 老人 对 陈阵 说 : 千万 看清 羊蹄 印狼 爪印 再 下脚 , 没草 的 地方 最好 别 踩 。

三人 小心翼翼 骑马 踏雪 下坡 。 雪 越来越 厚 , 草 越来越少 。 又 走 了 十几步 , 雪 面上 全是 密密麻麻 筷子 头 大小 的 小孔 , 每个 小孔 都 伸出 一支 干黄 坚韧 的 草茎 草尖 , 这些 小孔 都 是 风吹 草尖 在 雪 面上 摇磨 出来 的 。 老人 说 : 这些 小洞 是 腾格里 给 狼 做 的 气孔 , 要 不 大雪 这么 深 , 狼 咋 就 能 闻见 雪 底下 埋 的 死 牲口 ? 陈阵 笑 着 点 了 点头 。

小孔 和 草尖 是 安全 的 标识 , 再 走 几十步 , 雪 面上 便 一个 草孔 和 草尖 也 见不着 了 。 但是 , 黄羊 蹄印 和 狼 爪印 还 清晰可见 。 强壮 的 蒙古马 吭哧 吭哧 地 踏破 三指厚 的 硬雪壳 , 陷入 深深 的 积雪 里 , 一步 一步 向雪湖 靠近 , 朝 最近 处 的 一摊 黄羊 残骨 走 去 。 马 终于 迈 不 开步 了 , 三人 一下 马 , 顿时 砸破 雪壳 , 陷 进深 雪 。 三人 费力 地为 自己 踩 出 一块 能够 转身 的 台地 。 陈阵 的 脚 旁 是 一只 被 吃 过 的 黄羊 , 歪斜 在 乱雪里 , 还有 一堆 冻硬 的 黄羊 胃 包里 的 草食 。 大约 有 三四十只 大 黄羊 在 这 一带 被 狼群 抓住 吃掉 , 而 狼群 也 在 这里 止步 。

抬头 望去 , 陈阵 从来 没有 见过 如此 奇特 而 悲惨 的 景象 : 八九 只 大小 黄羊 , 哆哆嗦嗦 地站 在 百米 开外 的 雪坡 上 和 更 远 的 湖面 上 。 羊 的 四周 就是 雪坑 , 是 其它 黄羊 的 葬身 之 处 。 这些 活着 的 羊 , 已 吓 得 不敢 再 迈 一步 , 而 这 仅存 的 一小块 雪壳 还 随时 可能 破裂 。 还有 几只 黄羊 四条 细腿 全部 戳 进雪中 , 羊身 却 被 雪壳 托住 , 留在 雪面 。 羊 还 活着 , 但 已 不能 动弹 。 这些 草原 上 最善 跑 的 自由 精灵 , 如今 却 饥寒交迫 , 寸步难行 , 经受 着 死神 最后 的 残忍 折磨 。 最 骇人 的 是 , 雪 面上 还 露出 几个 黄羊 的 头颅 , 羊身 羊 脖全 已 没入 雪中 , 可能 羊 脚下 踩到 了 小山包 或是 摞 起来 的 同伴 尸体 , 才 得以 露头 。 陈阵 在 望远镜 里 似乎 能 看到 羊 在 张嘴 呼救 , 但 口中 却 发不出 一点 声音 。 也许 那些 黄羊 早已 冻死 或 憋死 , 冻成 了 生命 最后 一瞬 的 雕塑 。

雪坡 和 雪湖 表面 的 雪壳泛 着 白冰 一样 的 美丽 光泽 , 但 却 阴险 冷酷 , 这 又 是 腾格里 赐给 草原 狼 和 草原 人 , 保卫 草原 的 最具 杀伤力 的 暗器 和 冷兵器 。 额仑 草原 冬季 山地 里 的 雪壳 , 是 草原 白毛风 和 阳光 的 杰作 。 一场 又 一场 的 白毛风 像 扬场 一样 , 刮走 了 松软 的 雪花 , 留下 颗粒 紧密 像 铁砂 一样 的 雪沙 。 雪沙落 在 雪 面上 , 就 给 松软 的 雪层 罩 上 了 一层 硬雪 。 在 阳光 强烈 而 无风 的 上午 或 中午 , 雪面 又 会 微微 融化 , 一到 午后 冷风 一 吹雪 面重 又 凝结 。 几场 白毛风 以后 , 雪面 就 形成 了 三 指厚 的 雪壳 , 壳里 雪中 有 冰 、 冰中 掺雪 , 比雪 更 硬 、 比冰略脆 , 平整 光滑 、 厚薄 不 一 。 最厚 硬 的 地方 可以 承受 一个 人 的 重量 , 但 大部分 地方 却 经不住 黄羊 尖蹄 的 踏 踩 。

眼前 近处 的 场景 更让人 心惊胆寒 : 所有 能 被 狼 够得着 的 黄羊 , 都 已 被 狼群 从雪 坑里 刨出来 , 拽 出来 。 深雪 边缘 有 一道道 纵向 的 雪 壕 , 这 都 是 狼群 拽 拖 战俘 留下 的 痕迹 。 雪壕 的 尽头 就是 一个 一个 的 屠宰场 和 野餐 地 。 黄羊 被 吃 得 很 浪费 , 狼 只 挑 内脏 和 好 肉 吃 , 雪面 一片狼藉 。 狼群 显然 是 听到 人狗 的 动静 , 刚刚 撤离 , 狼足 带出 的 雪沙 还 在 雪 面上 滚动 , 几摊 被 狼 粪 融化 的 湿雪 也 还 没有 完全 结冰 。

蒙古草原 狼 是 精通 雪地 野战 的 高手 , 它们 懂得 战争 的 深浅 。 更 深处 的 黄羊 , 无论是 露 在 雪 面上 的 , 还是 陷进 雪里 的 , 狼 都 不 去 碰 , 连 试探性 的 足迹 爪印 也 没有 。 被 狼群 拽 出 的 黄羊 足够 几个 大 狼群 吃饱喝足 的 了 , 而 那些 没 被 狼群 挖出来 的 冻 羊 , 则 是 狼群 保鲜 保膘 、 来 年 春天 雪化 之后 的 美食 。 这片 广阔 的 雪窝雪湖 就是 狼群 冬储 食品 的 天然 大 冰箱 。 毕利格 老人 说 , 在 额仑 草原 到处 都 有 狼 的 冰窖 雪窖 , 这里 只不过 是 最大 的 一个 。 有 了 这些 冰窖 , 狼群 会 经常 往里面 储藏 一些 肉食 , 以备 来 年 的 春荒 。 这些 肉足 膘 肥 的 冻 羊 , 就是 那些 熬到 春天 的 瘦 狼 的

救命 粮 , 可比 春天 的 瘦 活羊 油水 大多 了 。 老人 指着 雪窝 笑 道 : 草原 狼比人 还 会 过日子 呢 。 牧民 每年 冬初 , 趁着 牛羊 最肥 的 秋 膘 还 没有 掉膘 的 时候 , 杀羊 杀 牛 再 冻 起来 , 当作 一冬 的 储备 肉食 , 也 是 跟 狼 学来 的 嘛 。

巴勒 和 几条 大狗 , 一 见到 活 黄羊 , 猎性 大发 , 杀心 顿起 , 拼命 地 跳 爬 过来 , 但 爬 到 狼群 止步 的 地方 , 也 再 不敢 往前 迈 一步 , 急得 伸长 脖子 冲 黄羊 狂吠 猛吼 。 有 几只 胆小 的 大 黄羊 吓 得 不顾一切 地往 湖里 走 , 可 没 走 几步 , 雪壳 塌裂 , 黄羊 呼噜 一下 掉 进干 砂般 松 酥 的 雪 坑里 。 黄羊 拼命 挣扎 , 但 一会儿 就 被 灭 了 顶 。 雪窝 还 在 动 , 像 沙漏 一样 往下走 , 越 走 越深 , 最后 形成 一个 漏斗状 的 雪洞 。 有 一只 黄羊 , 在 雪壳 塌裂 的 一刹那 , 用 两只 前蹄 板住 了 一块 较硬 的 雪壳 , 后 半个 身子 已经 陷进 雪 坑里 , 倒 是 暂时 捡 了 半条命 。

雪道 被 铲 了 出来 , 车队 下 了 山梁 。 车队 走 到 走不动 的 地方 , 便 一字排开 , 就 地 铲 雪 , 清 出 一片 空地 用来 卸车 。

男人 们 都 向 毕利格 走来 。 老人 说 : 你们 瞅 瞅 , 西边 那片 雪 冻得 硬 , 那边 没 几个 雪坑 , 羊粪 羊蹄 印可 不老少 , 黄羊 跑 了 不少 呐 。

羊倌 桑杰 说 : 我 看 狼 也 有 算 不准 的 时候 , 要是 头 狼 派 上 三 五条 狼 把住 这条 道 , 那 这 群羊 就 全都 跑不掉 了 。

老人 哼 了 一声 说 : 你 要是 头 狼 , 准得 饿死 。 一次 打光 了 黄羊 , 来 年 吃 啥 ? 狼 可不 像 人 这么 贪心 , 狼 比人会 算账 , 会算大账 !

桑杰 笑了笑 说 : 今年 黄羊 太多 了 , 再 杀 几千 也 杀 不 完 。 我 就 想 快 弄 点 钱 , 好 支个 新 蒙古包 , 娶 个 女人 。

老人 瞪 他 一眼 说 : 等 你们 的 儿子 、 孙子 娶 女人 的 时候 , 草原 上 没 了 黄羊 咋办 ? 你们 这些 年轻人 , 越来越 像 外来户 了 。

老人 见 女 人们 已经 卸好 车 , 并 把 狼群 拖拽 黄羊 的 雪 壕 , 清理 成 通向 深雪 的 小道 , 便 踏上 一个 雪堆 , 仰望 蓝天 , 口中 念念有词 。 陈阵 猜测 , 老人 是 在 请求 腾格里 允许 人们 到 雪 中起 黄羊 。 老人 又 闭上眼睛 , 停 了 一会儿 才 睁开眼 对 大伙儿 说 : 雪 底下 的 冻 羊 有的是 , 别太 贪心 , 进去 以后 , 先 把 活羊 统统 放生 , 再 退回来 挖冻 羊 。 腾格里 不让 这些 羊死 , 咱们 人 也 得 让 它们 活下去 。 老人 又 低头 对 陈阵 杨克说 : 成吉思汗 每次 打围 , 到 末了 , 总 要 放掉 一小半 。 蒙古人 打围 打 了 几百年 , 为啥 年 年 都 有 得 打 , 就是 学 了 狼 , 不 杀绝 。

毕利格 老人 给 各家 分派 了 起 羊 的 大致 地盘 , 便 让 各家 分头 行动 。 人们 都 按照 草原 行猎 的 规矩 , 把 雪 坑 较 多 较 近 、 起羊 容易 的 地段 留给 了 毕利格 和 知青 两家 。

老人 带 着 陈阵 和 杨克 走 到 自家 的 牛车 旁 , 从 车上 抱下 两大卷 厚厚的 大毡 , 每张 毡子 都 有 近 两米 宽 , 四米 长 。 大毡 好像 事先 都 喷 了 水 , 冻得 梆硬 。 陈阵 和 杨克 各 拖 了 一块 大毡 , 顺着 小道 往前走 。 毕利格 则 扛着 长长的 桦木 杆 , 杆子 的 顶端 绑 着 铁条 弯成 的 铁钩 。 巴图 、 嘎斯迈 两口子 也 已 拖 着 大 毡 走近 深雪 , 小巴 雅尔 扛着 长钩 跟 在 父母 的 身后 。

来到 深雪处 , 老人 让 两个 学生 先 把 一块 大毡 平铺 在 雪壳 上 , 又 让 身壮 体重 的 杨克 先上去 试试 大毡 的 承受力 。 宽阔 平展 厚 硬 的 大 毡 像 一块 硕大 的 滑雪板 , 杨克 踩 上去 , 毡 下 的 雪面 只 发出 轻微 的 吱吱声 , 没有 塌陷 的 迹象 。 杨克 又 自作主张 地 并 脚 蹦 了 蹦 , 毡面 稍稍 凹下去 一点 , 但 也 没有 塌陷 。 老人 急忙 制止 说 : 进 了 里面 可 不能 这样 胡来 , 要是 踩 塌 大 毡 , 人 就 成 了 冻 羊 了 , 那 可不是 闹着玩 的 , 好 了 , 陈阵 的 身子 比 你 轻 , 我 先带 他 进去 起 两只 羊 , 下 一趟 你们 俩 再 自个儿 起 。 杨克 只好 跳下来 , 扶 着 老人 爬 上 大 毡 , 陈阵 也 爬 了 上去 。 大毡 承受 两个 人 的 分量 绰绰有余 , 再 加上 两只 黄羊 也 问题 不大 。

两人 站稳 之后 , 又 合力 拽 第二块 大毡 , 从 第一块 大毡 的 侧旁 倒 到 前面 去 。 把 两块 大毡 接平 对齐 之后 , 两人 便 大步 跨到 前 一块 大毡 上去 , 放好 长钩 。 然后 重复 前 一个 动作 , 把 后面 的 大 毡 再 倒换 到 前面 去 。 两块 大毡 轮流 倒换 , 两人 就 像 驾驶 着 两叶 毡子 做成 的 冰雪 方舟 , 朝 远处 的 一只 活 黄羊 滑 去 。

陈阵 终于 亲身 坐上 了 蒙古草原 奇特 的 神舟 , 这 就是 草原 民族 创造发明 出来 的 抵御 大白 灾 的 雪上 交通工具 。 在 蒙古草原 , 千百年来 不知 有 多少 牧民 乘坐 这一 神舟 , 从 灭顶之灾 的 深渊 中 死里逃生 , 不知 从 深雪中 救出 了 多少 羊 和 狗 ; 又 不知 靠 这 神舟 从雪 湖中 打捞 出 多少 被 狼群 、 猎人 和 骑兵 圈进 大雪 窝里 的 猎物 和 战利品 。 毕利格 老人 从来不 向 他 这个 异族 学生 保守 蒙古人 的 秘密 , 还 亲自 手把手 地教 他 掌握 这一 武器 。 陈阵 有幸 成为 驾驶 古老 原始 的 蒙古 方舟 的 第一个 汉人 学生 。

毡舟 越 滑 越 快 , 不时 能 听到 毡 下雪 壳 发出 嘎吱 嘎吱 的 声音 。 陈阵 感到 自己 像是 坐在 神话 中 的 魔毯 和 飞毯 上 , 在 白雪 上 滑行 飞翔 , 战战兢兢 , 惊险刺激 , 飘飘欲仙 , 不由 万分感激 草原 狼 和 草原 人 赐给 他 原始 神话 般的 生活 。 雪 湖中 , 八条 飞舟 , 十六 方 飞毯 , 齐头并进 , 你追我赶 , 冲 起 大片 雪尘 , 扇起 大片 冰花 。 狗 在 吼 、 人 在 叫 、 腾格里 在 微笑 。 天空 中 忽然 飘来 一层 厚云 , 寒气 突降 。 微微 融化 的 雪面 , 骤然 刺喇喇地 激成 坚硬 的 冰面 , 将雪壳 的 保险 系数 凭空 增添 了 三分 , 可以 更 安全 地起 羊 了 。 人们 忽然 都 摘下 了 墨镜 , 睁 大 了 眼睛 , 抬起 头 , 一片 欢叫 : 腾格里 ! 腾格里 ! 接着 , 飞舟 的 动作 也 越来越 迅速 而 大胆 了 。 陈阵 在 这 一瞬间 仿佛 感知 了 蒙古 长生 天 腾格里 的 存在 , 他 的 灵魂 再次 受到 了 草原 腾格里 的 抚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