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三十章 (2)

第三十章 (2)

陈阵 对 小 狼 身体 的 每 一部分 都 很 欣赏 , 最近 一段时间 他 尤其 喜欢 玩小狼 的 耳朵 。 这 对 直直 竖立 的 狼 耳 , 挺拔 、 坚韧 、 干净 、 完整 和 灵敏 , 是 小 狼 身体 各部 最早 长成 大狼 的 标准 部件 , 已经 完全 像 大 狼 的 耳朵 了 。 小狼 也 因此 越来越 具有 草原 狼 本能 的 自我感觉 。 陈阵 盘腿 坐到 狼 圈里 , 跟 小 狼 玩 的 时候 , 总是 去 摸 它 的 耳朵 , 但 小 狼 好像 有 一个 从狼界 那儿 带来 的 条件 , 必须 得 先 给 它 挠 耳朵 根 , 挠 脖子 , 直到 挠 得 它 全身 痒痒 哆嗦 得够 了 , 才 肯 让 陈阵 玩 耳朵 。 陈阵 喜欢 把 小 狼 的 耳朵 往后 折叠 , 然后 一 松手 , 那 只 狼 耳 就 会 噗 地弹 直 , 恢复 原样 。 如果 把 两只 耳朵 都 后 折 , 再 同时 松手 , 但 两耳 绝不会 同时 弹直 , 而 总是 一前一后 , 发出 噗 噗 两声 , 有时 能 把 小 狼 惊 得 一 愣 , 好像 听到 了 什么 敌情 。

这 对 威风凛凛 的 狼 耳 , 除了 二郎 以外 , 令 家中 所有 的 狗 十分 羡慕 、 嫉妒 甚而 敌视 。 陈阵 不知 狗 耳 和 狼 耳 的 软骨 中 , 是否 也 有 “ 骨气 ” 的 成份 ? 狗 祖先 的 耳朵 也 像 狼 耳 一样 挺拔 , 可能 后来 狗 被 人类 驯服 以后 , 它 的 耳朵 便 耷拉 下来 , 半个 耳朵 遮住 了 耳 窝 , 听力 就 不如 狼 灵敏 了 。 远古 的 人类 可能 不 喜欢 狗 的 野性 , 于是 经常 去 拧 它 的 耳朵 , 并且 耳提面命 , 久而久之 , 狗 的 耳朵 就 被 人 拧 软 了 , 耳骨 一软 , 狗 的 “ 骨气 ” 也 就 走 泄 , 狗 最终 变成 了 人类 俯首帖耳 的 奴仆 。 蒙古 马倌 驯生 马 首先 就 得 拧住 马耳 , 按低 了 马头 , 才能 备上 马鞍 骑 上马 ; 中国 地主婆 也 喜欢 拧 小 丫环 的 耳朵 。 一旦 被 人 拧 了 耳朵 , 奴隶 或 奴仆 的 身份 就 被 确认 下来 。

小狼 的 耳朵 使 陈阵 发现 耳朵 与 身份 地位 关系密切 。 比如 , 强悍 民族 总 喜欢 去 拧 非 强悍 民族 的 耳朵 , 而 不 太 强悍 的 民族 又 会 去 拧 弱小民族 的 耳朵 。 游牧民族 以 “ 执牛耳 ” 的 方式 , 拧 软 了 野牛 、 野马 、 野羊 和 野狗 的 耳朵 , 把 它们 变成 了 奴隶 和 奴仆 。 后来 , 强悍 的 游牧民族 又 把 此 成功经验 用于 其他 部族 和 民族 , 去 拧 被 征服 地 的 民族 的 耳朵 , 占据 统治 地位 的 集团 去 拧 被 统治 民族 的 耳朵 。 于是 人类 世界 就 出现 了 “ 牧羊 者 ” 和 “ 羊群 ” 的 关系 。 刘备 是 “ 徐州 牧 ”, 而 百姓 则 是 “ 徐州 羊 ”。 世界 上 最早 被 统治集团 拧 软耳朵 的 人群 就是 农耕 民族 。 直到 如今 ,“ 执牛耳 ” 仍然 是 许多 人 和 集团 孜孜以求 的 目标 。 “ 执牛耳 ” 还 保存 在 汉族 的 词典 里 , 这是 汉族 的 游牧 祖先 传 留给 子孙 的 遗产 , 然而 , 北宋 以后 的 汉族 却 不断 被 人家 执了 “ 牛耳 ”。 如今 ,“ 执牛耳 ” 的 文字 还 在 , 其 精神 却 已 走 泄 。 现代 民族 不 应该 去 征服 和 压迫 其他 民族 , 但是 , 没有 “ 执牛耳 ” 的 强悍 征服 精神 就 不能 捍卫 自己 的 “ 耳朵 ”。

这些 日子 , 陈阵 常常 望 着 越来越 频繁 出现 的 兵团 军 吉普 扬起 的 沙尘 , 黯然神伤 。 他 是 第一批 也许 是 最后 一批 实地 生活 和 考察 内蒙古 边境 草原 原始 游牧 的 汉人 。 他 不是 浮光掠影 的 记者 和 采风 者 , 他 有 一个 最 值得 骄傲 的 身份 —— 草原 原始 游牧 的 羊倌 。 他 也 有 一个 最 值得 庆幸 的 考察 地点 —— 一个 隐藏 在 草原 深处 , 存留 着 大量 狼群 的 额仑 牧场 。 他 还 养 了 一条 亲手 从 狼 洞里 掏出 来 的 小 狼 。 他会 把 自己 的 考察 和 思考 深深地 记在 心底 , 连 每 一个 微小 的 细节 他 都 不会 忘记 。 将来 , 他会 一遍 一遍 地 讲 给 朋友 和 家人 听 , 一直 坚持 到 自己 离开 这个 世界 的 时候 。 可惜 , 炎黄子孙 离开 草原 祖地 的 时间 太久 , 草原 原始 古老 的 游牧 生活 很快 就要 结束 , 中国 人 今后 再也不能 回到 原貌 祖地 来 拜见 他们 的 太 祖母 了 ……

陈阵 久久 地 抚摸 着 狼 耳 。 他 喜欢 这 对 狼 耳 , 因为 小狼 的 耳朵 是 他 这几年来 所见 过 的 惟一 保存 完整 的 狼 耳 。 两年 多来 , 他 所 近距离 见 过 的 活狼 、 死 狼 、 剥成 狼皮 或 狼皮 筒 上 的 狼 耳朵 , 无一例外 都 是 残缺不全 的 。 有 的 像 带 齿孔 的 邮票 , 有 的 没有 耳尖 , 有 的 被 撕成 一条 一条 , 有 的 裂成 两瓣 或 三瓣 , 有 的 两耳 一长一短 , 有 的 干脆 被 齐根 斩断 …… 越老越 凶猛 的 狼 耳 就 越 “ 难看 ”, 在 陈阵 的 记忆里 , 实在 找 不到 一对 完整 挺拔 毫毛 未损 的 标准 狼耳 。 陈阵 忽然 意识 到 , 在 残酷 的 草原 上 , 残缺 之耳才 可能 是 “ 标准 狼耳 ”。

那么 , 小狼 这 对 完整无缺 的 狼 耳 就 不是 标准 狼耳 了 吗 ? 陈阵 心里 生出 一丝 悲哀 。 他 也 突然 意识 到 , 小狼 耳朵 的 “ 完整无缺 ” 恰恰 是 小 狼 最大 的 缺陷 。 狼 是 草原 斗士 , 它 的 自由 顽强 的 生命 是 靠 与 凶狠 的 儿 马子 、 凶猛 的 草原 猎狗 、 凶残 的 外来 狼群 和 凶悍 的 草原 猎人 生死搏斗 而 存活 下来 的 。 未能 身经百战 、 招摇 着 两只 光洁 完美 的 耳朵 而活 在 世上 的 狼 还 算是 狼 吗 ? 陈阵 感到 了 自己 的 残忍 , 是 他 剥夺 了 小 狼 的 草原 狼 勇士 般的 生命 , 使 它 变成 徒有 狼 耳 而 无狼命 , 生 不如 狗 的 囚徒 。

是否 把 小 狼 悄悄 放生 ? 放 回 残酷 而 自由 的 草原 , 还 它 以 狼命 ? 可 陈阵 不敢 。 自从 他用 老虎钳 夹断 了 小 狼 的 四根 狼牙 的 牙尖 后 , 小狼 便 失去 了 在 草原 自由 生存 的 武器 。 小狼 原来 的 四根 锥子 般 锋利 的 狼牙 , 如今 已经 磨成 四颗 短粗 的 圆头 钝牙 , 像 四颗 竖立 的 云豆 , 连 狗牙 都 不如 。 更 让 陈 阵痛 心 的 是 , 当时 手术 时 尽管 倍加 小心 , 在 夹 牙尖 时 并 没有 直接 伤 到 牙髓 管 , 但是 , 陈阵 手中 的 老虎钳 还是 轻微 地 夹裂 了 一颗 牙齿 , 一条 细细的 裂缝 伸进 了 牙髓 管 。 过 了 不久以后 陈阵 发现 , 小狼 的 这颗 牙齿 整个 被 感染 , 牙齿 颜色 发乌 , 像 老狼 的 病牙 。 后来 陈阵 每次 看见 这颗 黑牙 , 心里 就 一阵阵 地 绞痛 , 也许 到 不了 一年 , 这颗 病牙 就 会 脱落 。 狼牙 是 草原 狼 的 命根 , 小狼 若 是 只 剩下 三颗 钝牙 , 连 撕食 都 困难 , 更 不要 说 是 去 猎杀 动物 了 。

随着 时间 的 推移 , 陈阵 已 绝望 地 看清 了 自己 当初 那个 轻率 决定 的 严重后果 —— 他 将来 也 不 可能 再 把 小 狼 放归 草原 , 他 也 不 可能 到 草原 深处 去 探望 “ 小狼 ” 朋友 了 。 陈阵 那个 浪漫 的 幻想 , 已 被 他 自己 那 一次 残忍 的 小 手术 彻底 断送 。 同时 也 断送 了 这么 优秀 可爱 的 一条 小狼 的 自由 。 更何况 , 长期 被 拴 养 的 小 狼 , 一点儿 草原 实战经验 也 没有 , 额仑 草原 的 狼群 会 把 它 当成 “ 外来户 ” 毫不留情 地 咬 死 。 一个多月 前 陈阵 在 母狼 呼唤 小狼 的 那天 夜里 , 没有 下决心 把 小 狼 放生 , 他 为此 深深 自责 和 内疚 。 陈阵 感到 自己 不是 一个 合格 和 理性 的 科研人员 , 幻想 和 情感 常常 使 他 痛恨 “ 科研 ”。 小狼 不是 供 医用 解剖 的 小白鼠 , 而是 他 的 一个 朋友 和 老师 。

草原 上 的 人们 都 在 忐忑不安 地 等待 着 内蒙 生产 建设 兵团 的 正式 到来 。 毕利格 、 乌力吉 和 蒙古 老 人们 的 联名信 起 了 作用 , 兵团 决定 , 额仑 草原 仍 是 以牧 为主 , 额仑宝 力格 牧场 改为 牧业 团 , 以 牧业 为主 , 兼 搞 农业 。 而 其它 大部分 牧场 和 公社 则 改为 农业 团 , 蒙古草原 出产 最 著名 的 乌珠穆沁 战马 的 产地 —— 马驹子 河 流域 , 将 变成 大规模 的 农场 。 一小部分 牧场 改为 半农半牧团 。

兵团 的 宏伟 计划 已经 传到 古老 的 额仑 草原 。 基本思路 是 : 尽快 结束 在 草原 上 延续 几千年 的 原始 落后 的 游牧 生产方式 , 建立 大批 定居点 。 兵团 将 带来 大量 资金 、 设备 和 工程队 , 为 牧民 盖 砖瓦房 和 坚固 的 水泥 石头 棚圈 、 打 机井 、 修 公路 , 建 学校 、 医院 、 邮局 、 礼堂 、 商店 、 电影院 等等 。 还要 适当 开垦 厚 土地 , 种草 种粮 , 种 饲料 , 种 蔬菜 。 建立 机械化 的 打草 队 、 运输队 和 拖拉机站 。 要 彻底 消灭 狼害 、 病害 、 虫害 和 鼠害 。 要 大大 增强 抵御 白灾 、 黑灾 、 旱灾 、 风灾 、 火灾 、 蚊灾 等等 自然灾害 的 能力 。 让 千年 来 一直 处于 恶劣 艰苦 条件 下 的 牧民 们 , 逐步 过 上 安定 幸福 的 定居 生活 。

全场 的 知青 、 年轻 牧民 , 还有 多数 女人 和 孩子 , 都 盼望 兵团 到来 , 能 早日 实现 兵团 干部 和 包顺贵 描述 的 美好 图景 。 但是 多数 老 牧民 和 壮年 牧民 却 默不作声 。 陈阵 去 问 毕利格 老人 , 老人 叹气 说 : 牧民 早就 盼望 孩子 能 有 学校 , 看病 也 再 不用 牛车 马车 拉到 旗盟 医院 , 额仑 没有 医院 , 死 了 多少 不 该死 的 人 呐 。 可是 草原 怎么办 ? 草原 太薄 啊 , 现在 的 载畜量 已经 太重 了 。 草原 是 木 轱辘 牛车 , 就 能拉得动 这点 人畜 , 要是 来 那 老些 人 和 机器 , 草原 就要 翻车 了 。 草原 翻 了 个 , 你们 汉人 可以 回老家 , 可 牧民 咋办 呐 ?

陈阵 最 揪心 的 是 草原 狼 怎么办 ? 农区 的 人 一来 , 天鹅 大雁 野鸭 就 被 杀 了 吃 肉 , 剩下 的 都 飞 走 了 。 而 草原 狼 不是 候鸟 , 世世代代 生活 在 额仑 草原 的 狼群 , 难道 也 要 被 斩尽杀绝 , 或 赶出 国门 赶 出 家园 吗 ? 外 蒙古 高寒 草疏 人畜 少 , 那里 的 穷 狼 , 要 比额 仑 的 富狼 更 凶猛 。 到 了 那里 , 它们 就要 变成 了 狼群 中 受气 挨 欺 的 “ 外来户 ” 了 。 陈阵 没想到 自己 竟然 这么 快地 看到 了 草原 狼 末日 的 来临 , 而 他 对 草原 狼群 的 考察 和 研究 才 刚刚开始 ……

时近 傍晚 , 杨克 把 羊群 赶到 距 营盘 三里 的 地方 , 把 羊群 赶 得 对准 了 自家 的 蒙古包 , 便 离开 羊群 回家 喝水 。 快要 搬家 迁场 了 , 可以 让 羊群 啃 啃 营盘 附近 刚刚 长 出来 的 一茬 新草 。

杨克灌 了 两 大碗 凉茶 , 对 陈阵 说 : 谁 能 想到 兵团 说来 就 来 了 ? 在 和平时期 , 我 最 讨厌 军事化 生活 , 好不容易 躲开 了 黑龙江 生产 建设 兵团 , 没想到 又 让 内蒙 兵团 给 罩住 了 。 额仑 今后 到底 会 怎么样 , 我 心里 一点 都 不 托底 , 咱们 还 真得 快点儿 把 草原 狼 的 一些 事情 弄 明白 ……

两人 正说 着 , 一匹 快马 沿着 牛车 车道 飞奔而来 , 马 的 身后 腾起 近 一百米 长 的 滚滚 黄尘 。 陈阵 和 杨克 一看 就 知道 是 张继原 倒班 回家 休息 来 了 。 张继原 已 完全 像 个 草原 大 马倌 , 马快 马多 , 骑马 嚣张 , 不惜 马力 , 毫不掩饰 那股 炫耀 的 劲头 。 高 建中 一脸 坏 笑 地 说 : 嗳 , 你们 看 , 他 把 好几个 包 的 蒙古 丫头 都 招出 家门 了 , 那 眼神儿 就 像 小 母马 追着 他 跑 似的 。

张继原 一 跳 下马 , 就 说 : 快 , 快 来看 , 我 给 你们 带来 什么 东西 了 ?

他 从 马鞍 上解 下 一个 鼓鼓囊囊 的 大号 帆布包 , 里面 好像 是 活物 , 还动 了 几下 。

杨克 接过 包 , 摸了摸 , 笑 道 : 难道 你 也 抓 着 一条 小狼 崽 , 想 给 咱家 的 小 狼 配对 ?

张继原 说 : 这会儿 的 狼 崽 哪能 这么 小 , 你 好好 看看 , 小心 别 让 它 跑 了 。

杨克 小心翼翼 解开 一个 扣 , 先 看到 里面 的 一对 大 耳朵 , 他 伸手 一把 握住 , 便 把 那 只 活物 拽 了 出来 。 一只 草原 大 野兔 在 杨克 手下 乱 蹬 乱 扭 , 黄 灰色 带 黑毛 的 秋装 发出 油亮亮 的 光泽 , 个头 与 一只 大家 猫 差不多 , 看样子 足有 五六斤 重 。

张继原 一边 拴马 一边 说 : 今天 晚上 咱们 就 吃 红烧 兔肉 , 老 吃 羊肉 都 吃腻 了 。

正说 着 , 离着 七八步 远 的 小 狼 突然 野性 大发 , 猛地 向 野兔 扑 过来 。 如果 不是 铁链 拴着 它 , 大兔 肯定 就 被 它 抢走了 。 小狼 在 半空中 被 铁链 拽 住 , 噗地 跌落 在 地 。 它 一个 翻滚 立即 站 起来 , 两条 前爪 向前 空抓 , 舌头 被 项圈 勒出 半尺 长 , 两眼 暴突 , 凶光 残忍 , 狠 不得 一口 活吞 了 野兔 。

家中 的 狗们 都 见识 过 这种 跑跳 极快 , 很难 抓 到手 的 东西 。 狗们 都 围上来 , 好奇 地闻 着 野兔 , 但 谁 也 不敢 抢 。

杨克 看看 小狼 贪婪 的 嘴脸 , 便 拎 起大兔 朝小狼 走 了 几步 , 拿 着 兔子 向 小狼悠 了 悠 。 小狼 的 前爪 一 碰到 兔腿 , 立刻 变成 了 一条 真正 的 野狼 , 满脸 杀气 , 满口 嗜血 欲 , 舌头 不断 舔 嘴 的 外沿 , 一对 毒针 吹管 似的 黑 瞳孔 , 嗖嗖 地 发射 无形 毒针 , 异常 恐怖 。 当活 兔 又 悠回 杨克 身边 的 时候 , 小狼 恶狠狠 地望 着 所有人 和 狗 , 人 狼 之间 顿时 界限 分明 , 几个 月 的 友谊 和 感情 荡然无存 。 在 小 狼 的 眼里 , 陈阵 、 杨克 和 最 爱护 它 的 二郎 , 顿时 全都 成 了 它 的 死敌 。

杨克 吓 得 下意识 地连退 三步 , 他定 定神 说 : 我 提个 建议 , 小狼长 这么 大 了 , 还 没有 亲自 杀 吃 过 活物 , 咱们 得 满足 它 一点 天性 。 我 宣布 放弃 吃 红烧 兔肉 , 把 野兔 送给 小狼 吃 , 今天 咱们 看 野狼 杀 吃 野兔 , 可以 近距离 地 感受 感受 活生生 的 狼性 。

陈阵 大喜 , 马上 表示 赞同 说 : 兔肉 不 好吃 , 要 跟 沙鸡 一块 炖 才 行 。 这一 夏天 小狼帮 咱们 下夜 , 一只 羊 也 没 被 狼 掏 走 , 应该 给 它 奖励 。

高 建中 点头 说 : 小狼 不光 给 羊群 下夜 , 还给 我 的 牛犊 下 了 夜 , 我 投 赞成票 。

张继原 咽下 一口 唾沫 , 勉强 说 : 那好 吧 , 我 也 想 看看 咱家 小狼 还有 没有 狼性 。

四个 人 顿时 兴奋 起来 。 潜伏 在 人类 内心深处 的 兽性 、 喜爱 古罗马 斗兽场 野蛮 血腥 的 残忍 性 , 以 正当合理 的 借口 畅通无阻 地 表现 出来 了 。


第三十章 (2)

陈阵 对 小 狼 身体 的 每 一部分 都 很 欣赏 , 最近 一段时间 他 尤其 喜欢 玩小狼 的 耳朵 。 这 对 直直 竖立 的 狼 耳 , 挺拔 、 坚韧 、 干净 、 完整 和 灵敏 , 是 小 狼 身体 各部 最早 长成 大狼 的 标准 部件 , 已经 完全 像 大 狼 的 耳朵 了 。 小狼 也 因此 越来越 具有 草原 狼 本能 的 自我感觉 。 陈阵 盘腿 坐到 狼 圈里 , 跟 小 狼 玩 的 时候 , 总是 去 摸 它 的 耳朵 , 但 小 狼 好像 有 一个 从狼界 那儿 带来 的 条件 , 必须 得 先 给 它 挠 耳朵 根 , 挠 脖子 , 直到 挠 得 它 全身 痒痒 哆嗦 得够 了 , 才 肯 让 陈阵 玩 耳朵 。 陈阵 喜欢 把 小 狼 的 耳朵 往后 折叠 , 然后 一 松手 , 那 只 狼 耳 就 会 噗 地弹 直 , 恢复 原样 。 如果 把 两只 耳朵 都 后 折 , 再 同时 松手 , 但 两耳 绝不会 同时 弹直 , 而 总是 一前一后 , 发出 噗 噗 两声 , 有时 能 把 小 狼 惊 得 一 愣 , 好像 听到 了 什么 敌情 。

这 对 威风凛凛 的 狼 耳 , 除了 二郎 以外 , 令 家中 所有 的 狗 十分 羡慕 、 嫉妒 甚而 敌视 。 陈阵 不知 狗 耳 和 狼 耳 的 软骨 中 , 是否 也 有 “ 骨气 ” 的 成份 ? 狗 祖先 的 耳朵 也 像 狼 耳 一样 挺拔 , 可能 后来 狗 被 人类 驯服 以后 , 它 的 耳朵 便 耷拉 下来 , 半个 耳朵 遮住 了 耳 窝 , 听力 就 不如 狼 灵敏 了 。 远古 的 人类 可能 不 喜欢 狗 的 野性 , 于是 经常 去 拧 它 的 耳朵 , 并且 耳提面命 , 久而久之 , 狗 的 耳朵 就 被 人 拧 软 了 , 耳骨 一软 , 狗 的 “ 骨气 ” 也 就 走 泄 , 狗 最终 变成 了 人类 俯首帖耳 的 奴仆 。 蒙古 马倌 驯生 马 首先 就 得 拧住 马耳 , 按低 了 马头 , 才能 备上 马鞍 骑 上马 ; 中国 地主婆 也 喜欢 拧 小 丫环 的 耳朵 。 一旦 被 人 拧 了 耳朵 , 奴隶 或 奴仆 的 身份 就 被 确认 下来 。

小狼 的 耳朵 使 陈阵 发现 耳朵 与 身份 地位 关系密切 。 比如 , 强悍 民族 总 喜欢 去 拧 非 强悍 民族 的 耳朵 , 而 不 太 强悍 的 民族 又 会 去 拧 弱小民族 的 耳朵 。 游牧民族 以 “ 执牛耳 ” 的 方式 , 拧 软 了 野牛 、 野马 、 野羊 和 野狗 的 耳朵 , 把 它们 变成 了 奴隶 和 奴仆 。 后来 , 强悍 的 游牧民族 又 把 此 成功经验 用于 其他 部族 和 民族 , 去 拧 被 征服 地 的 民族 的 耳朵 , 占据 统治 地位 的 集团 去 拧 被 统治 民族 的 耳朵 。 于是 人类 世界 就 出现 了 “ 牧羊 者 ” 和 “ 羊群 ” 的 关系 。 刘备 是 “ 徐州 牧 ”, 而 百姓 则 是 “ 徐州 羊 ”。 世界 上 最早 被 统治集团 拧 软耳朵 的 人群 就是 农耕 民族 。 直到 如今 ,“ 执牛耳 ” 仍然 是 许多 人 和 集团 孜孜以求 的 目标 。 “ 执牛耳 ” 还 保存 在 汉族 的 词典 里 , 这是 汉族 的 游牧 祖先 传 留给 子孙 的 遗产 , 然而 , 北宋 以后 的 汉族 却 不断 被 人家 执了 “ 牛耳 ”。 如今 ,“ 执牛耳 ” 的 文字 还 在 , 其 精神 却 已 走 泄 。 现代 民族 不 应该 去 征服 和 压迫 其他 民族 , 但是 , 没有 “ 执牛耳 ” 的 强悍 征服 精神 就 不能 捍卫 自己 的 “ 耳朵 ”。

这些 日子 , 陈阵 常常 望 着 越来越 频繁 出现 的 兵团 军 吉普 扬起 的 沙尘 , 黯然神伤 。 他 是 第一批 也许 是 最后 一批 实地 生活 和 考察 内蒙古 边境 草原 原始 游牧 的 汉人 。 他 不是 浮光掠影 的 记者 和 采风 者 , 他 有 一个 最 值得 骄傲 的 身份 —— 草原 原始 游牧 的 羊倌 。 他 也 有 一个 最 值得 庆幸 的 考察 地点 —— 一个 隐藏 在 草原 深处 , 存留 着 大量 狼群 的 额仑 牧场 。 他 还 养 了 一条 亲手 从 狼 洞里 掏出 来 的 小 狼 。 他会 把 自己 的 考察 和 思考 深深地 记在 心底 , 连 每 一个 微小 的 细节 他 都 不会 忘记 。 将来 , 他会 一遍 一遍 地 讲 给 朋友 和 家人 听 , 一直 坚持 到 自己 离开 这个 世界 的 时候 。 可惜 , 炎黄子孙 离开 草原 祖地 的 时间 太久 , 草原 原始 古老 的 游牧 生活 很快 就要 结束 , 中国 人 今后 再也不能 回到 原貌 祖地 来 拜见 他们 的 太 祖母 了 ……

陈阵 久久 地 抚摸 着 狼 耳 。 他 喜欢 这 对 狼 耳 , 因为 小狼 的 耳朵 是 他 这几年来 所见 过 的 惟一 保存 完整 的 狼 耳 。 两年 多来 , 他 所 近距离 见 过 的 活狼 、 死 狼 、 剥成 狼皮 或 狼皮 筒 上 的 狼 耳朵 , 无一例外 都 是 残缺不全 的 。 有 的 像 带 齿孔 的 邮票 , 有 的 没有 耳尖 , 有 的 被 撕成 一条 一条 , 有 的 裂成 两瓣 或 三瓣 , 有 的 两耳 一长一短 , 有 的 干脆 被 齐根 斩断 …… 越老越 凶猛 的 狼 耳 就 越 “ 难看 ”, 在 陈阵 的 记忆里 , 实在 找 不到 一对 完整 挺拔 毫毛 未损 的 标准 狼耳 。 陈阵 忽然 意识 到 , 在 残酷 的 草原 上 , 残缺 之耳才 可能 是 “ 标准 狼耳 ”。

那么 , 小狼 这 对 完整无缺 的 狼 耳 就 不是 标准 狼耳 了 吗 ? 陈阵 心里 生出 一丝 悲哀 。 他 也 突然 意识 到 , 小狼 耳朵 的 “ 完整无缺 ” 恰恰 是 小 狼 最大 的 缺陷 。 狼 是 草原 斗士 , 它 的 自由 顽强 的 生命 是 靠 与 凶狠 的 儿 马子 、 凶猛 的 草原 猎狗 、 凶残 的 外来 狼群 和 凶悍 的 草原 猎人 生死搏斗 而 存活 下来 的 。 未能 身经百战 、 招摇 着 两只 光洁 完美 的 耳朵 而活 在 世上 的 狼 还 算是 狼 吗 ? 陈阵 感到 了 自己 的 残忍 , 是 他 剥夺 了 小 狼 的 草原 狼 勇士 般的 生命 , 使 它 变成 徒有 狼 耳 而 无狼命 , 生 不如 狗 的 囚徒 。

是否 把 小 狼 悄悄 放生 ? 放 回 残酷 而 自由 的 草原 , 还 它 以 狼命 ? 可 陈阵 不敢 。 自从 他用 老虎钳 夹断 了 小 狼 的 四根 狼牙 的 牙尖 后 , 小狼 便 失去 了 在 草原 自由 生存 的 武器 。 小狼 原来 的 四根 锥子 般 锋利 的 狼牙 , 如今 已经 磨成 四颗 短粗 的 圆头 钝牙 , 像 四颗 竖立 的 云豆 , 连 狗牙 都 不如 。 更 让 陈 阵痛 心 的 是 , 当时 手术 时 尽管 倍加 小心 , 在 夹 牙尖 时 并 没有 直接 伤 到 牙髓 管 , 但是 , 陈阵 手中 的 老虎钳 还是 轻微 地 夹裂 了 一颗 牙齿 , 一条 细细的 裂缝 伸进 了 牙髓 管 。 过 了 不久以后 陈阵 发现 , 小狼 的 这颗 牙齿 整个 被 感染 , 牙齿 颜色 发乌 , 像 老狼 的 病牙 。 后来 陈阵 每次 看见 这颗 黑牙 , 心里 就 一阵阵 地 绞痛 , 也许 到 不了 一年 , 这颗 病牙 就 会 脱落 。 狼牙 是 草原 狼 的 命根 , 小狼 若 是 只 剩下 三颗 钝牙 , 连 撕食 都 困难 , 更 不要 说 是 去 猎杀 动物 了 。

随着 时间 的 推移 , 陈阵 已 绝望 地 看清 了 自己 当初 那个 轻率 决定 的 严重后果 —— 他 将来 也 不 可能 再 把 小 狼 放归 草原 , 他 也 不 可能 到 草原 深处 去 探望 “ 小狼 ” 朋友 了 。 陈阵 那个 浪漫 的 幻想 , 已 被 他 自己 那 一次 残忍 的 小 手术 彻底 断送 。 同时 也 断送 了 这么 优秀 可爱 的 一条 小狼 的 自由 。 更何况 , 长期 被 拴 养 的 小 狼 , 一点儿 草原 实战经验 也 没有 , 额仑 草原 的 狼群 会 把 它 当成 “ 外来户 ” 毫不留情 地 咬 死 。 一个多月 前 陈阵 在 母狼 呼唤 小狼 的 那天 夜里 , 没有 下决心 把 小 狼 放生 , 他 为此 深深 自责 和 内疚 。 陈阵 感到 自己 不是 一个 合格 和 理性 的 科研人员 , 幻想 和 情感 常常 使 他 痛恨 “ 科研 ”。 小狼 不是 供 医用 解剖 的 小白鼠 , 而是 他 的 一个 朋友 和 老师 。

草原 上 的 人们 都 在 忐忑不安 地 等待 着 内蒙 生产 建设 兵团 的 正式 到来 。 毕利格 、 乌力吉 和 蒙古 老 人们 的 联名信 起 了 作用 , 兵团 决定 , 额仑 草原 仍 是 以牧 为主 , 额仑宝 力格 牧场 改为 牧业 团 , 以 牧业 为主 , 兼 搞 农业 。 而 其它 大部分 牧场 和 公社 则 改为 农业 团 , 蒙古草原 出产 最 著名 的 乌珠穆沁 战马 的 产地 —— 马驹子 河 流域 , 将 变成 大规模 的 农场 。 一小部分 牧场 改为 半农半牧团 。

兵团 的 宏伟 计划 已经 传到 古老 的 额仑 草原 。 基本思路 是 : 尽快 结束 在 草原 上 延续 几千年 的 原始 落后 的 游牧 生产方式 , 建立 大批 定居点 。 兵团 将 带来 大量 资金 、 设备 和 工程队 , 为 牧民 盖 砖瓦房 和 坚固 的 水泥 石头 棚圈 、 打 机井 、 修 公路 , 建 学校 、 医院 、 邮局 、 礼堂 、 商店 、 电影院 等等 。 还要 适当 开垦 厚 土地 , 种草 种粮 , 种 饲料 , 种 蔬菜 。 建立 机械化 的 打草 队 、 运输队 和 拖拉机站 。 要 彻底 消灭 狼害 、 病害 、 虫害 和 鼠害 。 要 大大 增强 抵御 白灾 、 黑灾 、 旱灾 、 风灾 、 火灾 、 蚊灾 等等 自然灾害 的 能力 。 让 千年 来 一直 处于 恶劣 艰苦 条件 下 的 牧民 们 , 逐步 过 上 安定 幸福 的 定居 生活 。

全场 的 知青 、 年轻 牧民 , 还有 多数 女人 和 孩子 , 都 盼望 兵团 到来 , 能 早日 实现 兵团 干部 和 包顺贵 描述 的 美好 图景 。 但是 多数 老 牧民 和 壮年 牧民 却 默不作声 。 陈阵 去 问 毕利格 老人 , 老人 叹气 说 : 牧民 早就 盼望 孩子 能 有 学校 , 看病 也 再 不用 牛车 马车 拉到 旗盟 医院 , 额仑 没有 医院 , 死 了 多少 不 该死 的 人 呐 。 可是 草原 怎么办 ? 草原 太薄 啊 , 现在 的 载畜量 已经 太重 了 。 草原 是 木 轱辘 牛车 , 就 能拉得动 这点 人畜 , 要是 来 那 老些 人 和 机器 , 草原 就要 翻车 了 。 草原 翻 了 个 , 你们 汉人 可以 回老家 , 可 牧民 咋办 呐 ?

陈阵 最 揪心 的 是 草原 狼 怎么办 ? 农区 的 人 一来 , 天鹅 大雁 野鸭 就 被 杀 了 吃 肉 , 剩下 的 都 飞 走 了 。 而 草原 狼 不是 候鸟 , 世世代代 生活 在 额仑 草原 的 狼群 , 难道 也 要 被 斩尽杀绝 , 或 赶出 国门 赶 出 家园 吗 ? 外 蒙古 高寒 草疏 人畜 少 , 那里 的 穷 狼 , 要 比额 仑 的 富狼 更 凶猛 。 到 了 那里 , 它们 就要 变成 了 狼群 中 受气 挨 欺 的 “ 外来户 ” 了 。 陈阵 没想到 自己 竟然 这么 快地 看到 了 草原 狼 末日 的 来临 , 而 他 对 草原 狼群 的 考察 和 研究 才 刚刚开始 ……

时近 傍晚 , 杨克 把 羊群 赶到 距 营盘 三里 的 地方 , 把 羊群 赶 得 对准 了 自家 的 蒙古包 , 便 离开 羊群 回家 喝水 。 快要 搬家 迁场 了 , 可以 让 羊群 啃 啃 营盘 附近 刚刚 长 出来 的 一茬 新草 。

杨克灌 了 两 大碗 凉茶 , 对 陈阵 说 : 谁 能 想到 兵团 说来 就 来 了 ? 在 和平时期 , 我 最 讨厌 军事化 生活 , 好不容易 躲开 了 黑龙江 生产 建设 兵团 , 没想到 又 让 内蒙 兵团 给 罩住 了 。 额仑 今后 到底 会 怎么样 , 我 心里 一点 都 不 托底 , 咱们 还 真得 快点儿 把 草原 狼 的 一些 事情 弄 明白 ……

两人 正说 着 , 一匹 快马 沿着 牛车 车道 飞奔而来 , 马 的 身后 腾起 近 一百米 长 的 滚滚 黄尘 。 陈阵 和 杨克 一看 就 知道 是 张继原 倒班 回家 休息 来 了 。 张继原 已 完全 像 个 草原 大 马倌 , 马快 马多 , 骑马 嚣张 , 不惜 马力 , 毫不掩饰 那股 炫耀 的 劲头 。 高 建中 一脸 坏 笑 地 说 : 嗳 , 你们 看 , 他 把 好几个 包 的 蒙古 丫头 都 招出 家门 了 , 那 眼神儿 就 像 小 母马 追着 他 跑 似的 。

张继原 一 跳 下马 , 就 说 : 快 , 快 来看 , 我 给 你们 带来 什么 东西 了 ?

他 从 马鞍 上解 下 一个 鼓鼓囊囊 的 大号 帆布包 , 里面 好像 是 活物 , 还动 了 几下 。

杨克 接过 包 , 摸了摸 , 笑 道 : 难道 你 也 抓 着 一条 小狼 崽 , 想 给 咱家 的 小 狼 配对 ?

张继原 说 : 这会儿 的 狼 崽 哪能 这么 小 , 你 好好 看看 , 小心 别 让 它 跑 了 。

杨克 小心翼翼 解开 一个 扣 , 先 看到 里面 的 一对 大 耳朵 , 他 伸手 一把 握住 , 便 把 那 只 活物 拽 了 出来 。 一只 草原 大 野兔 在 杨克 手下 乱 蹬 乱 扭 , 黄 灰色 带 黑毛 的 秋装 发出 油亮亮 的 光泽 , 个头 与 一只 大家 猫 差不多 , 看样子 足有 五六斤 重 。

张继原 一边 拴马 一边 说 : 今天 晚上 咱们 就 吃 红烧 兔肉 , 老 吃 羊肉 都 吃腻 了 。

正说 着 , 离着 七八步 远 的 小 狼 突然 野性 大发 , 猛地 向 野兔 扑 过来 。 如果 不是 铁链 拴着 它 , 大兔 肯定 就 被 它 抢走了 。 小狼 在 半空中 被 铁链 拽 住 , 噗地 跌落 在 地 。 它 一个 翻滚 立即 站 起来 , 两条 前爪 向前 空抓 , 舌头 被 项圈 勒出 半尺 长 , 两眼 暴突 , 凶光 残忍 , 狠 不得 一口 活吞 了 野兔 。

家中 的 狗们 都 见识 过 这种 跑跳 极快 , 很难 抓 到手 的 东西 。 狗们 都 围上来 , 好奇 地闻 着 野兔 , 但 谁 也 不敢 抢 。

杨克 看看 小狼 贪婪 的 嘴脸 , 便 拎 起大兔 朝小狼 走 了 几步 , 拿 着 兔子 向 小狼悠 了 悠 。 小狼 的 前爪 一 碰到 兔腿 , 立刻 变成 了 一条 真正 的 野狼 , 满脸 杀气 , 满口 嗜血 欲 , 舌头 不断 舔 嘴 的 外沿 , 一对 毒针 吹管 似的 黑 瞳孔 , 嗖嗖 地 发射 无形 毒针 , 异常 恐怖 。 当活 兔 又 悠回 杨克 身边 的 时候 , 小狼 恶狠狠 地望 着 所有人 和 狗 , 人 狼 之间 顿时 界限 分明 , 几个 月 的 友谊 和 感情 荡然无存 。 在 小 狼 的 眼里 , 陈阵 、 杨克 和 最 爱护 它 的 二郎 , 顿时 全都 成 了 它 的 死敌 。

杨克 吓 得 下意识 地连退 三步 , 他定 定神 说 : 我 提个 建议 , 小狼长 这么 大 了 , 还 没有 亲自 杀 吃 过 活物 , 咱们 得 满足 它 一点 天性 。 我 宣布 放弃 吃 红烧 兔肉 , 把 野兔 送给 小狼 吃 , 今天 咱们 看 野狼 杀 吃 野兔 , 可以 近距离 地 感受 感受 活生生 的 狼性 。

陈阵 大喜 , 马上 表示 赞同 说 : 兔肉 不 好吃 , 要 跟 沙鸡 一块 炖 才 行 。 这一 夏天 小狼帮 咱们 下夜 , 一只 羊 也 没 被 狼 掏 走 , 应该 给 它 奖励 。

高 建中 点头 说 : 小狼 不光 给 羊群 下夜 , 还给 我 的 牛犊 下 了 夜 , 我 投 赞成票 。

张继原 咽下 一口 唾沫 , 勉强 说 : 那好 吧 , 我 也 想 看看 咱家 小狼 还有 没有 狼性 。

四个 人 顿时 兴奋 起来 。 潜伏 在 人类 内心深处 的 兽性 、 喜爱 古罗马 斗兽场 野蛮 血腥 的 残忍 性 , 以 正当合理 的 借口 畅通无阻 地 表现 出来 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