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三十一章 (3) / 第三十二章 (1)

第三十一章 (3) / 第三十二章 (1)

陈阵 很 想 剖开 一条 狼肚 给 几位 军人 看看 , 但是 他 看军 人们 没有 就 地 剥 狼皮 筒子 的 意思 , 就 问 ; 你们 还敢 吃 狼 肉 ? 狼肉 是 酸 的 , 牧民 从来不 吃 狼 肉 。

老 刘说 : 尽 胡说 , 狼肉 一点 也 不酸 , 跟 狗肉 差不离 , 我 在 老家 吃 过 好几回 了 , 狼肉 做好 了 比 狗肉 还 好吃 , 你 瞧 这条 狼 多 肥 啊 。 做 狼 肉 跟 做 狗肉 一样 , 先得用 凉水 拔 一天 , 拔出 腥味 , 然后 多用 大蒜 和 辣椒 , 可劲炖 , 那 叫 香 。 在 我 老家 , 谁家 炖 一锅 狼 肉 , 全 村子 的 人 都 会 跑 来 要 肉 吃 , 说 是 吃 狼 肉 壮胆 解气 呐 。

陈阵 怀着 恶意 紧紧 逼 问道 : 这儿 牧民 有 一个 风俗习惯 就是 天葬 , 人死 了 就 被 家属 用车 拉 到 天葬场 喂 狼 , 吃 过 死 人 的 狼 你们 也 敢 吃 ?

老 刘 却 满不在乎 地说 : 这 事儿 我 知道 , 只要 不吃 狼 胃 和 狼 下水 就行了 。 狗 吃 人 屎 , 谁 嫌 狗肉 脏 了 ? 大粪 浇菜 , 你 嫌 菜脏 了 吗 ? 咱们 汉人 不是 都 喜欢 吃 狗肉 吃 蔬菜 吗 ? 兵团 一下子 来 了 这么 多人 , 吃 羊肉 限定量 , 到 了 草原 吃不上 肉 , 大伙儿 馋 肉 都 馋 疯 了 , 这 几条 狼拉到 团部 , 哪够 分 的 ? 真是 羊多 狼少 啊 。 老 刘 大笑 。

徐 参谋 也 笑 得 很 开心 : 我 下来 的 时候 , 师部 就 跟 我 定下 狼肉 了 , 今天 晚上 就 得 给 他们 送 过去 。 有人 说 狼 肉 能治 气管炎 , 好几个 老病号 早就 跟 我 挂 上 了 号 , 我 都 快成 门诊 大夫 了 。 打狼 真是 件 美差 , 一能 为民除害 , 二能 自个儿 得 皮子 , 第三 还 真能 治病救人 , 第四 还 能 治治 一大帮 馋 虫 , 你 看 , 一举四得 嘛 , 一举四得 啊 。

陈阵 想 , 他 就是 解剖 出 一肚子 的 老鼠 来 , 也 丝毫 扫 不了 他们 打狼 的 兴头 。

老 刘 把 车开 回到 打死 第一条 死 狼 的 地方 。 大狼 的 脑袋 已 被 打碎 , 子弹 从 狼头 后侧 打 进 , 前 半个 脸 已经 炸 没 了 , 脑浆 和 着 血流 了 一地 。 陈阵 急急 地扫 了 几眼 , 还好 没有 在 狼 脖狼 胸上 看到 白毛 , 这 不是 白狼王 , 他松 了 一口气 。 但 肯定 这是 一条 头 狼 , 它 显然 是 为了 保护 整个 家族 的 安全 , 带 着 几条 快狼来 引诱 追敌 的 。 可惜 , 它 对于 吉普车 和 特等 射手 这种 草原 灭 狼 的 新车 新人 新 武器 , 还 完全 缺乏经验 和 准备 。

老 刘 和 包顺贵 揪 了 一把 草 , 擦 了 擦 狼 血 和 脑浆 , 高高兴兴 把 狼 装袋 , 再 抬 到 铁链 吊挂 的 后备箱 盖上 , 绑牢 拴紧 。 老 刘 啧啧 称道 : 这条 狼 的 个头 快 顶上 一头 二岁 的 小牛 了 。 两人用 草 擦净 手 , 然后 上车 向 巴 参谋 的 那辆车 开去 。

两车 相遇 停 了 下来 , 巴 参谋 那辆 吉普车 的 后座 下放 着 一条 鼓鼓的 麻袋 。 巴 参谋 大声 说 : 这边 尽 是 柳条 棵子 , 车 根本 没法 开 。 开 了 三枪 才 撂倒 一条 小狼 。 这 一群 狼全 是 母狼 和 小 狼 , 像是 一家子 。

徐 参谋 叹 道 : 这儿 的 狼 就是 鬼 , 那 几条 公狼 把 最好 的 退路 全 让给 母狼 和 小 狼 了 。

包顺贵 高 叫 : 又 打 了 一条 ! 大 胜仗 , 大 胜仗 啊 ! 今天 是 我 来 牧场 一年 多 最 高兴 的 一天 , 总算 出 了 一口 恶气 。 走 , 上 那 两条 死 狼 那儿 去 , 我 带 着 好 酒 好 菜 呢 , 咱们 先 喝个 痛快 。

陈阵 急忙 跳 下车 , 去 看 那条 小狼 。 他 走 到 车前 , 解开 麻袋 , 见 那条 被 打死 的 小 狼 , 长得 跟 自己 的 小 狼 很 相像 , 可是 竟比 自己 养 的 小 狼 个头 还大些 。 他 没想到 , 自己 这么 好吃好喝 供养 的 小 狼 , 在 个 头上 还是 没有 追 上野 小狼 , 野小狼 不到 一年 就 成材 了 , 已经 能 靠 打猎 把 自己 喂 得 饱饱 的 了 …… 可是 , 它 的 生活 才 刚刚开始 就 死 在 人 的 枪口 下 。 陈阵 心疼 地 轻轻 抚摸 了 几下 狼头 , 就 像 摸 自家 小狼 的 头 一样 。 为了 保住 自己 的 小 狼 , 却 让 这条 自由 的 小 狼 丧 了 命 ……

两辆 吉普 向 南边 开去 。 陈阵 满眼 凄凉 , 回望 边境 草场 : 这群 狼 的 头 狼 和 主力 , 竟然 在 不到 一个 小时 就 被 干掉 了 , 它们 可能 从来 没有 遭到 过 如此 快速 致命 的 打击 。 剩余 的 狼 逃出 边境 一定 不会 再 回来 了 。 但是 失掉 凶悍 首领 和 战斗 主力 的 狼群 , 到 了 那边 怎么 生存 ? 毕利格 老人 曾 说 过 , 失掉 地盘 的 狼群 , 比丧 家犬 还要 惨 。

吉普车 开 到 第一处 开枪 的 地方 , 两条 健壮 的 成年 大狼 倒 在 血泊 里 , 两 小群 大 苍蝇 正在 叮血 。 陈阵 不忍 再 看 , 独自一人 走开 去 , 又 坐在 草地上 呆呆地 远望 边境 那边 的 天空 。 如果 阿爸 知道 是 他 带 着 两辆 吉普 抄 了 狼群 , 老人 会 怎么 想 ? 是 老人 手把手 地 传授给 他 那么 多 的 狼 学问 , 最后 竟 被 他 用到 了 杀 狼 上 。 陈阵 心里 发沉 发虚 , 他 不 知道 以后 如何 面对 草原 上 的 老人 …… 到 了 夜里 , 母狼 和 小狼们 一定 会 回来 寻找 它们 的 亡夫 和 亡父 , 也 一定 会 找到 所有 遗留 血迹 的 地方 。 今夜 , 这片 草原 将 群 狼 哀嗥 ……

老 刘和小王 把 两个 麻袋 抬到 小王 吉普车 的 后排 座 底下 。

草地 上铺 着 几 大张 包装 弹药 的 牛皮纸 , 纸上 放 着 三四 瓶 草原 白酒 , 一 大包 五香 花生米 , 十几根 黄瓜 , 两个 红烧 牛肉 铁皮 罐头 、 三瓶 阔口 玻璃瓶 猪肉 罐头 , 还有 一 脸盆 手把 肉 。

包顺 贵握 着 一瓶 酒 , 和 徐 参谋 一起 走到 陈阵 身旁 , 把 他拉到 野餐 席旁 。 包顺贵 拍拍 陈阵 的 肩膀 说 : 小 陈 , 今天 你 可 帮 了 我 大忙 了 , 你 今天 立 了 大功 , 要是 没 你 , 两位 特等 射手 就 英雄无用武之地 了 。

徐 参谋 和 其他 三位 军人 都 端 起 酒杯 给 陈阵 敬酒 。 徐 参谋 满眼 诚意 地望 着 陈阵 说 : 喝 , 喝 , 我 这 第一 杯酒 是 专敬 你 的 , 你养 狼 研究 狼 , 真 研究 出 名堂 来 了 , 一下子 就 把 我们 带到 了 狼

窝里 。 你 不 知道 , 昨天 包 主任 带 我们 转 了 100 多里 地 , 一条 狼 也 没见 着 。 来 , 喝一杯 , 谢谢 你 啦 。

陈阵 脸色 惨白 , 欲言又止 , 接过 酒杯 一饮而尽 , 他 真想 找个 地方 大哭 一场 。 可是 , 如果 按 汉人 或 军人 的 标准 衡量 , 徐 参谋 绝对 是 条 汉子 。 徐 参谋 刚到 草原 , 很 难用 草原 的 立场 标准 来 跟 他 过不去 。 但是 原始 游牧 生活 眼看 就要 结束 在 他们 的 枪口 下 了 , 汉人 的 立场 从此 就 将 在 这里 生根 , 然后 眼睁睁 看着 草原 变成 沙漠 。 陈阵 本能 地 抓起 一根 黄瓜 狠狠 地 大嚼 起来 , 民工 在 草原 上 开出 的 菜园子 已经 可以 收获 黄瓜 了 , 他 有 两年 多 没 吃 到 新鲜 黄瓜 了 , 汉家 的 蔬菜 瓜果 真 好吃 啊 。 可能 汉人 有 宁死 不改 的 农耕 性 , 满席 的 美味佳肴 , 他 为什么 偏偏 就 先挑 黄瓜 来 吃 呢 ? 黄瓜 的 清香 突然 变成 了 满嘴 的 苦汁 苦味 ……

徐 参谋 拍了拍 陈阵 的 后背 说 : 小 陈 啊 , 我们 杀 了 这么 多 的 狼 , 你 别难过 …… 我 看得出 , 你 养狼养 出 了 感情 , 也 受 了 老 牧民 的 不少 影响 。 狼 抓 兔子 , 抓 老鼠 , 抓 黄羊 旱獭 , 确实 对 草原 有 大功 , 不过 那 是 很 原始 的 方法 了 。 现在 人造卫星 都 上 了 天 , 我们 完全 可以 用 科学 的 方法 来 保护 草原 。 兵团 就 准备 出动 “ 安二 ” 飞机 到 草原 撒 毒药 和 毒饵 , 彻底 消灭 鼠害 ……

陈阵 一 愣 , 但是 马上 就 反应 过来 。 他 慌忙 说 : 可 别 , 可 别 ! 要是 中毒 的 老鼠 再 让 狼 、 狐狸 、 沙狐 和 老鹰 吃 下去 , 那 草原 动物 不是 全 要死 绝 了 么 ?

包顺贵 说 : 老鼠 死绝 了 , 还 留 狼 干什么 ?

陈阵 争辩 道 : 狼 的 用处 大 了 , 跟 你们 说不清楚 , 至少 可以 减少 黄羊 野兔 和 旱獭 。

老 刘红 着 酒 脸 大笑 : 黄羊 、 野兔 和 旱獭 都 是 有名 的 野味 , 等 我们 的 大批 人马 开 到 , 这些 野味 还 不够 人 吃 的 呢 , 能 留给 狼 吗 ?

(第三十二章) 野餐 一 结束 , 包顺贵 跟 徐 参谋 嘀咕 了 几句 , 两辆 吉普 便 往 东北方向 急驰 。 陈阵 忙 说 : 方向 不 对 , 顺着 原 路 回去 , 好 走 多 了 。

包顺贵 说 : 回 队部 有 140 多里 地 , 这么 长 的 路 , 总 不能 空跑 吧 。

徐 参谋 说 : 咱们 要 避开 刚才 响枪 的 三个 地点 , 绕 着 走 , 没准 还 能 再 碰上 狼 。 就算 碰 不见 狼 , 碰见 狐狸 也 不赖 。 应该 发扬 我军 连续作战 , 扩大 战果 的 光荣传统 嘛 。

吉普 很快 就 进入 了 辽阔 的 冬季 草场 , 陈阵 眼前 是 一望无际 的 针 茅草 原 。 针 茅草 是 一种 冬季 的 优良 牧草 , 比 其他 季节 的 牧草 高得 多 , 草叶 有 两尺 长 , 稀疏 的 草秆 草穗 有 一米 多高 。 到 了 冬季 , 平常 年景 大雪 盖 不住 草 ; 即便 较大 的 雪灾 , 针 茅草 秆 草穗 仍 能 露出 一半 , 同样 是 畜群 的 好 饲料 , 而且 羊群 还 可以 顺着 草秆 刨 雪 , 吃雪下 的 草叶 。 额仑 草原 的 冬季 长 达 七个 月 , 全 大队 的 牲畜 能否 保膘 保命 越冬 , 全仗 着 这 大片 的 冬季 牧场 。

秋风 吹过 , 草浪 起伏 , 慢慢 涌 来 , 从 边境线 一直 漫到 吉普车 , 淹没 了 四轮 。 两辆 小车 像 两艘 快艇 , 在 草海 中 乘风破浪 。 陈阵松 了 一口气 : 要 想 在 牧草 这么 茂密 高耸 的 草场 上 找到 狼 , 就是 用 天文 望远镜 也 白搭 。

陈阵 再 一次 涌出 对 草原 狼 和 马倌 们 的 感激 之情 。 这片 看似 纯天然 纯 原始 的 美丽 草原 , 实际上 却是 草原 狼 和 马倌 们 一年 年 流血流汗 , 拼了命 才 保护 下来 的 。 美丽 天然 和 原始 中 包含 着 无数 的 人工 和 狼工 。 每当 牧民 在 下雪 以后 , 赶着 畜群 开进 冬季 草场 的 时候 , 都 会 感受 到 狼群 给 他们 的 恩泽 。 牧民 们 常常 会 唱起 狼歌 那样 悠长 颤抖 的 草原 长调 , 每次 都 令 陈阵 心旷神怡 。

两辆 吉普 飞速 行驶 , 射手 都 带 着 醉意 , 但 他们 仍然 举着 望远镜 , 仔细搜索 着 狼皮 和 狼 肉 。

陈阵 仍然 沉浸 在 自己 的 思绪 里 , 他 还 从来 没有 在 人畜 未到 之前 , 如此 从容 快速 地 浏览 过 冬季 草场 的 原始 美 。 此刻 , 广袤 无边 的 草场 上 , 没有 一缕 孤烟 、 一匹 马 、 一头 牛 、 一只 羊 。 休养生息 了 近半年 的 冬季 草场 , 虽 是 一片 浓密 的 绿色 , 却 显得 比 春季 接羔 草场 更为 荒凉 。 春季 草场 有 许多 石圈 、 土圈 、 库房 和 高高的 井台 , 人工 的 痕迹 散布 草场 。 而 在 冬季 草场 , 人畜 有雪 吃 , 不用 打井 修 井台 ; 到 冬季 , 羊羔 牛犊 都 已 长大 , 也 用不着 给 它们 修棚 盖圈 , 仅用 牛车 、 活动 栅栏 和 大 毡 搭建 的 半圆形 挡风墙 就 可 充当 羊圈 。 因此 , 在 秋初 时节 静观 这 冬季 草场 , 眼前 没有 人迹 、 没有 畜迹 、 没有 一件 人工 建筑物 , 只有 波涛 般 起伏 的 针 茅草 。 如果 戴着 哥萨克 黑 羔皮 高帽 的 葛里 高利 , 突然 出现 在 这片 草场 , 陈阵 一定 不会 怀疑 他俩 的 身后 就是 那美得 令人心醉 的 顿河 草原 。 早 在 上 初中 时 , 陈阵 就 看过 两三遍 《 静静的 顿河 》 的 小说 和 电影 。 后来 他 在 离开 北京 的 时候 , 又 将 《 静静的 顿河 》 和 其它 关于 草原 的 小说 一同 带到 了 额仑 草原 。

《 静静的 顿河 》 也 是 陈阵来 草原 的 原始 驱动力 之一 。 陈阵 对 顿河 草原 的 想 往 是 由于 葛利 高里 、 娜塔莉 亚 和 阿克 西妮亚 那样 热爱 自由 的 人 。 而 陈阵 对 蒙古草原 的 痴迷 , 则 是 由于 热爱 自由 、 拼死 捍卫 自由 的 草原 狼 和 草原 人 。 草原 为什么 会 有 如此 强大 的 磁场 , 让 他 情感 罗盘 的 指针 总是 颤抖地 指向 这个 方向 ? 陈阵 常常 能 感到 来自 草原 地心 的 震颤 与 呼救 , 使 他 与 草原 有 一种 灵魂深处 的 共振 , 比 儿子 与 母亲 的 心灵 共振 更加 神秘 , 更加 深沉 , 它 是 一种 隔过 了 母亲 、 隔过 了 祖母 、 曾祖母 、 太 祖母 , 而 与 更 老 更 老 的 始 祖母 遥遥 的 心灵感应 , 在 他 从未 感知 的 心底 深处 , 呼唤 出 最 远古 的 情感 。


第三十一章 (3) / 第三十二章 (1)

陈阵 很 想 剖开 一条 狼肚 给 几位 军人 看看 , 但是 他 看军 人们 没有 就 地 剥 狼皮 筒子 的 意思 , 就 问 ; 你们 还敢 吃 狼 肉 ? 狼肉 是 酸 的 , 牧民 从来不 吃 狼 肉 。

老 刘说 : 尽 胡说 , 狼肉 一点 也 不酸 , 跟 狗肉 差不离 , 我 在 老家 吃 过 好几回 了 , 狼肉 做好 了 比 狗肉 还 好吃 , 你 瞧 这条 狼 多 肥 啊 。 做 狼 肉 跟 做 狗肉 一样 , 先得用 凉水 拔 一天 , 拔出 腥味 , 然后 多用 大蒜 和 辣椒 , 可劲炖 , 那 叫 香 。 在 我 老家 , 谁家 炖 一锅 狼 肉 , 全 村子 的 人 都 会 跑 来 要 肉 吃 , 说 是 吃 狼 肉 壮胆 解气 呐 。

陈阵 怀着 恶意 紧紧 逼 问道 : 这儿 牧民 有 一个 风俗习惯 就是 天葬 , 人死 了 就 被 家属 用车 拉 到 天葬场 喂 狼 , 吃 过 死 人 的 狼 你们 也 敢 吃 ?

老 刘 却 满不在乎 地说 : 这 事儿 我 知道 , 只要 不吃 狼 胃 和 狼 下水 就行了 。 狗 吃 人 屎 , 谁 嫌 狗肉 脏 了 ? 大粪 浇菜 , 你 嫌 菜脏 了 吗 ? 咱们 汉人 不是 都 喜欢 吃 狗肉 吃 蔬菜 吗 ? 兵团 一下子 来 了 这么 多人 , 吃 羊肉 限定量 , 到 了 草原 吃不上 肉 , 大伙儿 馋 肉 都 馋 疯 了 , 这 几条 狼拉到 团部 , 哪够 分 的 ? 真是 羊多 狼少 啊 。 老 刘 大笑 。

徐 参谋 也 笑 得 很 开心 : 我 下来 的 时候 , 师部 就 跟 我 定下 狼肉 了 , 今天 晚上 就 得 给 他们 送 过去 。 有人 说 狼 肉 能治 气管炎 , 好几个 老病号 早就 跟 我 挂 上 了 号 , 我 都 快成 门诊 大夫 了 。 打狼 真是 件 美差 , 一能 为民除害 , 二能 自个儿 得 皮子 , 第三 还 真能 治病救人 , 第四 还 能 治治 一大帮 馋 虫 , 你 看 , 一举四得 嘛 , 一举四得 啊 。

陈阵 想 , 他 就是 解剖 出 一肚子 的 老鼠 来 , 也 丝毫 扫 不了 他们 打狼 的 兴头 。

老 刘 把 车开 回到 打死 第一条 死 狼 的 地方 。 大狼 的 脑袋 已 被 打碎 , 子弹 从 狼头 后侧 打 进 , 前 半个 脸 已经 炸 没 了 , 脑浆 和 着 血流 了 一地 。 陈阵 急急 地扫 了 几眼 , 还好 没有 在 狼 脖狼 胸上 看到 白毛 , 这 不是 白狼王 , 他松 了 一口气 。 但 肯定 这是 一条 头 狼 , 它 显然 是 为了 保护 整个 家族 的 安全 , 带 着 几条 快狼来 引诱 追敌 的 。 可惜 , 它 对于 吉普车 和 特等 射手 这种 草原 灭 狼 的 新车 新人 新 武器 , 还 完全 缺乏经验 和 准备 。

老 刘 和 包顺贵 揪 了 一把 草 , 擦 了 擦 狼 血 和 脑浆 , 高高兴兴 把 狼 装袋 , 再 抬 到 铁链 吊挂 的 后备箱 盖上 , 绑牢 拴紧 。 老 刘 啧啧 称道 : 这条 狼 的 个头 快 顶上 一头 二岁 的 小牛 了 。 两人用 草 擦净 手 , 然后 上车 向 巴 参谋 的 那辆车 开去 。

两车 相遇 停 了 下来 , 巴 参谋 那辆 吉普车 的 后座 下放 着 一条 鼓鼓的 麻袋 。 巴 参谋 大声 说 : 这边 尽 是 柳条 棵子 , 车 根本 没法 开 。 开 了 三枪 才 撂倒 一条 小狼 。 这 一群 狼全 是 母狼 和 小 狼 , 像是 一家子 。

徐 参谋 叹 道 : 这儿 的 狼 就是 鬼 , 那 几条 公狼 把 最好 的 退路 全 让给 母狼 和 小 狼 了 。

包顺贵 高 叫 : 又 打 了 一条 ! 大 胜仗 , 大 胜仗 啊 ! 今天 是 我 来 牧场 一年 多 最 高兴 的 一天 , 总算 出 了 一口 恶气 。 走 , 上 那 两条 死 狼 那儿 去 , 我 带 着 好 酒 好 菜 呢 , 咱们 先 喝个 痛快 。

陈阵 急忙 跳 下车 , 去 看 那条 小狼 。 他 走 到 车前 , 解开 麻袋 , 见 那条 被 打死 的 小 狼 , 长得 跟 自己 的 小 狼 很 相像 , 可是 竟比 自己 养 的 小 狼 个头 还大些 。 他 没想到 , 自己 这么 好吃好喝 供养 的 小 狼 , 在 个 头上 还是 没有 追 上野 小狼 , 野小狼 不到 一年 就 成材 了 , 已经 能 靠 打猎 把 自己 喂 得 饱饱 的 了 …… 可是 , 它 的 生活 才 刚刚开始 就 死 在 人 的 枪口 下 。 陈阵 心疼 地 轻轻 抚摸 了 几下 狼头 , 就 像 摸 自家 小狼 的 头 一样 。 为了 保住 自己 的 小 狼 , 却 让 这条 自由 的 小 狼 丧 了 命 ……

两辆 吉普 向 南边 开去 。 陈阵 满眼 凄凉 , 回望 边境 草场 : 这群 狼 的 头 狼 和 主力 , 竟然 在 不到 一个 小时 就 被 干掉 了 , 它们 可能 从来 没有 遭到 过 如此 快速 致命 的 打击 。 剩余 的 狼 逃出 边境 一定 不会 再 回来 了 。 但是 失掉 凶悍 首领 和 战斗 主力 的 狼群 , 到 了 那边 怎么 生存 ? 毕利格 老人 曾 说 过 , 失掉 地盘 的 狼群 , 比丧 家犬 还要 惨 。

吉普车 开 到 第一处 开枪 的 地方 , 两条 健壮 的 成年 大狼 倒 在 血泊 里 , 两 小群 大 苍蝇 正在 叮血 。 陈阵 不忍 再 看 , 独自一人 走开 去 , 又 坐在 草地上 呆呆地 远望 边境 那边 的 天空 。 如果 阿爸 知道 是 他 带 着 两辆 吉普 抄 了 狼群 , 老人 会 怎么 想 ? 是 老人 手把手 地 传授给 他 那么 多 的 狼 学问 , 最后 竟 被 他 用到 了 杀 狼 上 。 陈阵 心里 发沉 发虚 , 他 不 知道 以后 如何 面对 草原 上 的 老人 …… 到 了 夜里 , 母狼 和 小狼们 一定 会 回来 寻找 它们 的 亡夫 和 亡父 , 也 一定 会 找到 所有 遗留 血迹 的 地方 。 今夜 , 这片 草原 将 群 狼 哀嗥 ……

老 刘和小王 把 两个 麻袋 抬到 小王 吉普车 的 后排 座 底下 。

草地 上铺 着 几 大张 包装 弹药 的 牛皮纸 , 纸上 放 着 三四 瓶 草原 白酒 , 一 大包 五香 花生米 , 十几根 黄瓜 , 两个 红烧 牛肉 铁皮 罐头 、 三瓶 阔口 玻璃瓶 猪肉 罐头 , 还有 一 脸盆 手把 肉 。

包顺 贵握 着 一瓶 酒 , 和 徐 参谋 一起 走到 陈阵 身旁 , 把 他拉到 野餐 席旁 。 包顺贵 拍拍 陈阵 的 肩膀 说 : 小 陈 , 今天 你 可 帮 了 我 大忙 了 , 你 今天 立 了 大功 , 要是 没 你 , 两位 特等 射手 就 英雄无用武之地 了 。

徐 参谋 和 其他 三位 军人 都 端 起 酒杯 给 陈阵 敬酒 。 徐 参谋 满眼 诚意 地望 着 陈阵 说 : 喝 , 喝 , 我 这 第一 杯酒 是 专敬 你 的 , 你养 狼 研究 狼 , 真 研究 出 名堂 来 了 , 一下子 就 把 我们 带到 了 狼

窝里 。 你 不 知道 , 昨天 包 主任 带 我们 转 了 100 多里 地 , 一条 狼 也 没见 着 。 来 , 喝一杯 , 谢谢 你 啦 。

陈阵 脸色 惨白 , 欲言又止 , 接过 酒杯 一饮而尽 , 他 真想 找个 地方 大哭 一场 。 可是 , 如果 按 汉人 或 军人 的 标准 衡量 , 徐 参谋 绝对 是 条 汉子 。 徐 参谋 刚到 草原 , 很 难用 草原 的 立场 标准 来 跟 他 过不去 。 但是 原始 游牧 生活 眼看 就要 结束 在 他们 的 枪口 下 了 , 汉人 的 立场 从此 就 将 在 这里 生根 , 然后 眼睁睁 看着 草原 变成 沙漠 。 陈阵 本能 地 抓起 一根 黄瓜 狠狠 地 大嚼 起来 , 民工 在 草原 上 开出 的 菜园子 已经 可以 收获 黄瓜 了 , 他 有 两年 多 没 吃 到 新鲜 黄瓜 了 , 汉家 的 蔬菜 瓜果 真 好吃 啊 。 可能 汉人 有 宁死 不改 的 农耕 性 , 满席 的 美味佳肴 , 他 为什么 偏偏 就 先挑 黄瓜 来 吃 呢 ? 黄瓜 的 清香 突然 变成 了 满嘴 的 苦汁 苦味 ……

徐 参谋 拍了拍 陈阵 的 后背 说 : 小 陈 啊 , 我们 杀 了 这么 多 的 狼 , 你 别难过 …… 我 看得出 , 你 养狼养 出 了 感情 , 也 受 了 老 牧民 的 不少 影响 。 狼 抓 兔子 , 抓 老鼠 , 抓 黄羊 旱獭 , 确实 对 草原 有 大功 , 不过 那 是 很 原始 的 方法 了 。 现在 人造卫星 都 上 了 天 , 我们 完全 可以 用 科学 的 方法 来 保护 草原 。 兵团 就 准备 出动 “ 安二 ” 飞机 到 草原 撒 毒药 和 毒饵 , 彻底 消灭 鼠害 ……

陈阵 一 愣 , 但是 马上 就 反应 过来 。 他 慌忙 说 : 可 别 , 可 别 ! 要是 中毒 的 老鼠 再 让 狼 、 狐狸 、 沙狐 和 老鹰 吃 下去 , 那 草原 动物 不是 全 要死 绝 了 么 ?

包顺贵 说 : 老鼠 死绝 了 , 还 留 狼 干什么 ?

陈阵 争辩 道 : 狼 的 用处 大 了 , 跟 你们 说不清楚 , 至少 可以 减少 黄羊 野兔 和 旱獭 。

老 刘红 着 酒 脸 大笑 : 黄羊 、 野兔 和 旱獭 都 是 有名 的 野味 , 等 我们 的 大批 人马 开 到 , 这些 野味 还 不够 人 吃 的 呢 , 能 留给 狼 吗 ?

(第三十二章) 野餐 一 结束 , 包顺贵 跟 徐 参谋 嘀咕 了 几句 , 两辆 吉普 便 往 东北方向 急驰 。 陈阵 忙 说 : 方向 不 对 , 顺着 原 路 回去 , 好 走 多 了 。

包顺贵 说 : 回 队部 有 140 多里 地 , 这么 长 的 路 , 总 不能 空跑 吧 。

徐 参谋 说 : 咱们 要 避开 刚才 响枪 的 三个 地点 , 绕 着 走 , 没准 还 能 再 碰上 狼 。 就算 碰 不见 狼 , 碰见 狐狸 也 不赖 。 应该 发扬 我军 连续作战 , 扩大 战果 的 光荣传统 嘛 。

吉普 很快 就 进入 了 辽阔 的 冬季 草场 , 陈阵 眼前 是 一望无际 的 针 茅草 原 。 针 茅草 是 一种 冬季 的 优良 牧草 , 比 其他 季节 的 牧草 高得 多 , 草叶 有 两尺 长 , 稀疏 的 草秆 草穗 有 一米 多高 。 到 了 冬季 , 平常 年景 大雪 盖 不住 草 ; 即便 较大 的 雪灾 , 针 茅草 秆 草穗 仍 能 露出 一半 , 同样 是 畜群 的 好 饲料 , 而且 羊群 还 可以 顺着 草秆 刨 雪 , 吃雪下 的 草叶 。 额仑 草原 的 冬季 长 达 七个 月 , 全 大队 的 牲畜 能否 保膘 保命 越冬 , 全仗 着 这 大片 的 冬季 牧场 。

秋风 吹过 , 草浪 起伏 , 慢慢 涌 来 , 从 边境线 一直 漫到 吉普车 , 淹没 了 四轮 。 两辆 小车 像 两艘 快艇 , 在 草海 中 乘风破浪 。 陈阵松 了 一口气 : 要 想 在 牧草 这么 茂密 高耸 的 草场 上 找到 狼 , 就是 用 天文 望远镜 也 白搭 。

陈阵 再 一次 涌出 对 草原 狼 和 马倌 们 的 感激 之情 。 这片 看似 纯天然 纯 原始 的 美丽 草原 , 实际上 却是 草原 狼 和 马倌 们 一年 年 流血流汗 , 拼了命 才 保护 下来 的 。 美丽 天然 和 原始 中 包含 着 无数 的 人工 和 狼工 。 每当 牧民 在 下雪 以后 , 赶着 畜群 开进 冬季 草场 的 时候 , 都 会 感受 到 狼群 给 他们 的 恩泽 。 牧民 们 常常 会 唱起 狼歌 那样 悠长 颤抖 的 草原 长调 , 每次 都 令 陈阵 心旷神怡 。

两辆 吉普 飞速 行驶 , 射手 都 带 着 醉意 , 但 他们 仍然 举着 望远镜 , 仔细搜索 着 狼皮 和 狼 肉 。

陈阵 仍然 沉浸 在 自己 的 思绪 里 , 他 还 从来 没有 在 人畜 未到 之前 , 如此 从容 快速 地 浏览 过 冬季 草场 的 原始 美 。 此刻 , 广袤 无边 的 草场 上 , 没有 一缕 孤烟 、 一匹 马 、 一头 牛 、 一只 羊 。 休养生息 了 近半年 的 冬季 草场 , 虽 是 一片 浓密 的 绿色 , 却 显得 比 春季 接羔 草场 更为 荒凉 。 春季 草场 有 许多 石圈 、 土圈 、 库房 和 高高的 井台 , 人工 的 痕迹 散布 草场 。 而 在 冬季 草场 , 人畜 有雪 吃 , 不用 打井 修 井台 ; 到 冬季 , 羊羔 牛犊 都 已 长大 , 也 用不着 给 它们 修棚 盖圈 , 仅用 牛车 、 活动 栅栏 和 大 毡 搭建 的 半圆形 挡风墙 就 可 充当 羊圈 。 因此 , 在 秋初 时节 静观 这 冬季 草场 , 眼前 没有 人迹 、 没有 畜迹 、 没有 一件 人工 建筑物 , 只有 波涛 般 起伏 的 针 茅草 。 如果 戴着 哥萨克 黑 羔皮 高帽 的 葛里 高利 , 突然 出现 在 这片 草场 , 陈阵 一定 不会 怀疑 他俩 的 身后 就是 那美得 令人心醉 的 顿河 草原 。 早 在 上 初中 时 , 陈阵 就 看过 两三遍 《 静静的 顿河 》 的 小说 和 电影 。 后来 他 在 离开 北京 的 时候 , 又 将 《 静静的 顿河 》 和 其它 关于 草原 的 小说 一同 带到 了 额仑 草原 。

《 静静的 顿河 》 也 是 陈阵来 草原 的 原始 驱动力 之一 。 陈阵 对 顿河 草原 的 想 往 是 由于 葛利 高里 、 娜塔莉 亚 和 阿克 西妮亚 那样 热爱 自由 的 人 。 而 陈阵 对 蒙古草原 的 痴迷 , 则 是 由于 热爱 自由 、 拼死 捍卫 自由 的 草原 狼 和 草原 人 。 草原 为什么 会 有 如此 强大 的 磁场 , 让 他 情感 罗盘 的 指针 总是 颤抖地 指向 这个 方向 ? 陈阵 常常 能 感到 来自 草原 地心 的 震颤 与 呼救 , 使 他 与 草原 有 一种 灵魂深处 的 共振 , 比 儿子 与 母亲 的 心灵 共振 更加 神秘 , 更加 深沉 , 它 是 一种 隔过 了 母亲 、 隔过 了 祖母 、 曾祖母 、 太 祖母 , 而 与 更 老 更 老 的 始 祖母 遥遥 的 心灵感应 , 在 他 从未 感知 的 心底 深处 , 呼唤 出 最 远古 的 情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