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三十一章 (2)

第三十一章 (2)

经过 一个 夏季 的 休养 , 古老 的 土 路上 已长 出 一层 细碎 的 青草 。 游牧 就是 轮作 , 让 薄薄的 草皮 经受 最轻 的 间歇 伤害 , 再用 牛羊 尿 粪 加以 补偿 。 千百年来 , 草原 民族 又 是 用 这种 最 原始 但 又 可能 是 最 科学 的 生产 方法 , 才 保住 了 蒙古草原 。 陈阵 想了又想 , 忍不住 对 徐 参谋 说 : 你 看 , 这片 草场 保护 得 多 好 。 今年 春天 全 大队人马 到 这儿 来 准备 接羔 的 时候 , 从 外蒙 冲过来 几万只 黄羊 , 人用 枪 打 都 打 不 走 , 白天 赶走 了 , 晚上 又 回来 了 , 跟 下羔 母羊 抢草 吃 。 后来 亏得 狼群 过来 了 , 没 几天 就 把 黄羊 轰得 干干净净 。 草原 上 要是 没有 狼 , 母羊 没草 吃 , 羊羔 没奶 吃 , 成千上万 的 羊羔 都 得 饿死 。 牧业 可不 比 农业 , 农业 遇灾 , 就 顶多 损失 一年 的 收成 , 可 牧业 遇到 灾害 , 可能 把 十年 八年 , 甚至 牧民 一辈子 的 收成 全赔 进去 。

徐 参谋 点点头 , 用鹰 一样 的 眼睛 继续 搜索 前 侧方 的 草地 。 他 停 了 一会 说 : 打 黄羊 哪能 靠 狼 呢 ? 太 落后 了 。 牧民 的 枪 和 枪法 都 不行 , 也 没有 卡车 , 等 明年 春天 你 看 我们 的 吧 , 咱们 用 汽车 、 冲锋枪 和 机关枪 打 , 再 来 几万只 黄羊 也 不怕 。 我 在 内蒙 西边 打 过 黄羊 , 打 黄羊 最好 在 晚上 开着 大 车灯 打 , 黄羊 怕黑 , 全都 挤到 车 前面 的 灯光 里 , 一路 开 过去 , 一路 扫射 , 一 晚上 就 能 干掉 几百只 。 这儿 有 黄羊 , 太好了 ! 黄羊 来得 越多越好 , 那样 , 师部 和 农业 团 就 都 有 肉 吃 了 。

看 ! 包顺贵 轻轻 喊 了 一声 , 指 了 指 左侧 方 。 陈阵用 望远镜 看 了 看 , 赶紧 说 : 是 条大 狐狸 , 快 追上去 。 包顺贵 看 了 一会 , 失望 地说 : 是 条 狐狸 , 别 追 了 。 对 举枪 瞄准 的 徐 参谋 说 : 别 打别 打 ! 狼 的 耳朵 贼 尖 , 要是 惊 了 狼 , 咱们 就 白来 了 。

徐 参谋 坐下 来 , 面露 喜色 说 : 今天 看来 运气 不错 , 能见 着 狐狸 就 能 见到 狼 。

越野 吉普 离 沙地 草场 越近 , 草甸 里 山坡 上 的 野物 就 越 多 , 而且 都 是 带 “ 沙 ” 字头 的 : 沙燕 、 沙鸡 、 沙狐 、 沙鼠 。 褐红色 的 沙鸡 最 多 , 一飞 一大群 , 羽翎 发出 鸽哨 似的 响声 。 陈阵 指 了 指 远处 一道 低缓 的 山梁 说 : 过 了 这道 梁 就 快 到 沙地 了 。 老 牧民 说 , 那片 沙地 原先 是 个 大 草场 , 还有 个 大泉眼 。 几十年 前 , 额仑 遇上 连年 大旱 , 湖干 了 , 河断 了 , 井 枯 了 , 可 就是 这 股 泉眼 有水 。 当时 额仑 草原 的 羊群 牛群 马群 , 全 赶到 这儿 来 饮水 , 从早到晚 , 大批 牲畜 排队 等 水 喝 , 连 啃 带 踩 , 没 两年 , 这片 草场 就 踩 成 沙地 了 。 幸亏 泉眼 没 瞎 , 这片 草场 才 慢慢 缓 了 过来 , 可是 还 得 等 上 几十年 , 才能 恢复 成 原来 的 样子 。 草原 太 脆弱 , 载畜量 一超 , 草场 就 沙化 。

一群 草原 鼠 吱吱叫 着 , 从 车轮 前 飞快 掠过 , 四散 开去 。 陈阵 指着 草原 鼠 说 : 载畜量 里 还 包括 载鼠量 , 草原 上 的 老鼠 比 牲畜 更毁 草场 , 而 狼群 是 减轻 载畜量 的 主要 功臣 。 待 一会儿 , 你们 要是 打着 狼 , 我 就 给 你们 解剖 一条 狼 的 肚子 看看 , 这个 季节 狼 肚子 里 多半 是 黄鼠 和 草原 田鼠 。

徐 参谋 说 : 我 还 真 没听说过 狼会 吃 老鼠 。 狗拿耗子 都 是 多管闲事 , 狼 还 会管 那 闲事 ?

陈阵 说 : 我养 的 小 狼 就 特别 喜欢 吃 老鼠 , 它 连 老鼠 尾巴 都 吃 下去 。 额仑 草原 从来没 发生 过 鼠害 , 就是 因为 牧民 从不 把 狼 打绝 。 你们 要是 把 狼 打 没 了 , 黄鼠 横行 , 额仑 草原 真 会 发生 鼠灾 的 ……

包顺贵 打断 他 说 : 集中 心思 好好 观察 !

吉普 渐渐 接近 山梁 , 徐 参谋 紧张 起来 , 他 看 了 看 地形 , 果断 地 让 车往 西开 , 说 : 要是 沙地 真有 狼 , 就 不能 直接 进去 , 先打 外围 的 游动哨 。

吉普 开进 一条 东西向 的 缓坡 山沟 , 沟中 的 牛车 道 更 窄 , 左边 是 山 , 右边 是 沙岗 。 徐 参谋 用 高倍 军事 望远镜 仔细搜索 两边 草地 , 突然 低声 说 : 左前方 山坡 上 有 两条 狼 ! 他 立即 回头 朝着 后面 的 车 , 做 了 个 手势 。 陈阵 也 看见 了 两条 大狼 , 正 慢慢 向西 小跑 , 大约 有 三四里 远 。

徐 参谋 对 老 刘说 : 别 直接 开 过去 , 还是 顺着 土路 走 , 保持 原速 , 争取 跟 狼 并排 跑 , 打狼 的 侧 胸 。

老 刘应 了 一声 说 : 明白 ! 便 顺着 狼 跑 的 方向 开去 , 速度 稍稍 加快 。

陈阵 突然 意识 到 , 这位 特等 射手 具有 高超 的 实战经验 , 吉普 这种 开 法 , 既 能 缩短 与 狼 的 距离 , 又 能 给 狼 一个 错觉 , 使 狼 以为 吉普 只是 过路车 , 不是 专冲 它们 去 的 。 额仑 草原 边防站 的 巡逻 吉普 有 严格 的 纪律 , 非 特殊 情况 禁止 开枪 , 以 保持 边防 巡逻 的 隐蔽性 和 突然性 , 所以 额仑 草原 狼 对军 吉普 早已 习以为常 。 此时 , 土 路上 长着 矮草 , 草下 是 湿沙 , 车开 起来 声势 不大 。 两条 狼 仍 在 不紧不慢 地 跑 着 , 还 不时 停下 来看 几眼 汽车 , 然后 继续 向西 小跑 。 但是 , 狼 的 路线 已 渐渐 变斜 , 从 山脚 挪向 山腰 方向 。 陈阵 看清 了 狼 的 意图 : 如果 吉普 是 过路车 , 狼 就 继续 赶路 或 游动 放哨 ; 如果 吉普 冲 它们 开 过去 , 它们 就 立即 加速 , 翻过 山梁 , 那 吉普 就 再也 甭想 找到 它们 了 。

两条 大狼 跑 得 有条不紊 , 额仑 草原 狼 都 知道 猎手 步枪 的 有效射程 。 只要 在 射程 之外 , 狼 就 敢 故意 藐视 你 , 甚至 还 想 诱 你 追击 , 把 你 引入 容易 车翻 马 倒 的 危险 之地 。 如果 附近 还有 同 家族 的 狼 , 那 它 就 更会 把 追敌 诱向 歧途 , 让 它 的 狼 家族 脱险 。 陈阵 见 狼 还 不 加速 , 心中 暗暗 揪心 , 预感 到 这回 狼 可能 要 吃大亏 , 这辆 吉普 可不是 边防 巡逻车 , 而是 专来 打 狼 的 猎车 , 车上 还 坐 着 额仑 草原 狼 从未 遇见 过 的 两位 特等 射手 , 他们 可以 在 牧民 射手 的 无效 射程 内 , 迅速 作出 有效 射击 。

吉普 渐渐 就要 与 两条 大狼 平行 跑 了 , 车 与 狼 的 距离 从 一千 五六百米 缩近 到 七八百 米 。 狼 似乎 有些 紧张 起来 , 稍稍 加快 了 步子 。 但 小车 在 土 路上 的 匀速 行驶 确实 大大 地 迷惑 了 狼 , 两条 狼 仍 是 没有 足够 的 警惕 。 陈阵 甚至 怀疑 两条 狼 是否 还 担负 着 其它 任务 , 是否 故意 在 吸引 和 牵制 吉普车 ? 这时 , 两位 射手 都 已 伸出 枪管 , 开始 端枪 瞄准 。 陈阵 的 心 都 快要 跳 出来 了 , 他 紧盯 着 徐 参谋 的 动作 , 希望 他们 在 射击 时能 停下 车来 , 也许 狼 还有 一个 逃脱 的 机会 。

吉普 终于 与 狼 接近 平行 了 , 距离 大约 在 四五百 米 。 两条 狼 停下来 侧头 看 了 一眼 , 一定 是 看到 了 车上 的 枪 , 于是 猛然 加速 , 一前一后 朝 山梁 斜插 过去 。 与此同时 , 陈阵 只 听 “ 砰 ”、“ 砰 ” 两声 枪响 , 两条 大狼 一后 一前 几乎 同时 栽倒 在 地上 。 包顺贵 大叫 : 好 枪法 ! 太神 了 ! 陈阵 惊出 了 一身 冷汗 。 在 两辆 颠簸 行进 的 吉普车 上 , 两位 射手 两个 首发 命中 , 完全 超出 了 陈阵 和 额仑 草原 狼 的 想象 。

两位 特等 射手 似乎 只是 喝 了 一杯 开胃酒 , 刚刚 提起 兴致 。 徐 参谋 对 老 刘 下令 : 快往 沙地 开 ! 要 快 ! 说完 , 又 用 双手 向 后车 做 了 个 钳形 合围 手势 。 两辆 吉普 加足马力 , 冲出 车道 , 向 右边 沙岗 飞驶 过去 。

老 刘 按照 徐 参谋 的 指挥 , 一口气 翻过 山坡 , 开进 一片 开阔 的 沙 草地 , 又 迅速 登上 一个 最近 的 制高点 。 徐 参谋 握住 扶手 站 起身 , 扫望 沙地 , 只见 远处 有 两 小群 狼 , 正 分头 往 西北 和 正北 两个 方向 狂奔 。 陈阵用 望远镜 看 过去 , 正北 的 狼群 大约 有 四五条 , 个头 都 比较 大 。 西北 的 狼群 有 八九 条 , 除 两三条 大狼外 , 其他 的 都 是 个头 中等 的 当年 小狼 。 徐 参谋 对 老 刘说 : 追 正北 的 这群 ! 又 向 后车 指 了 指 西北 那群 , 两辆 吉普 分头 猛追 了 过去 。

半沙半草 、 平坦 略有 起伏 的 沙地 草场 , 正是 军 吉普 放胆 冲锋 的 理想 战场 。 老 刘 大叫 : 你们 都 攥 紧 扶手 ! 看 我 的 ! 不用 枪 我 都 能 碾 死 几条 !

吉普 开得 飞 了 起来 。 陈阵 的 脑子里 闪过 了 “ 死亡 速度 ” 那 几个 字 —— 草原 上 除了 黄羊 还 能 跟 这种 速度 拼一拼 , 再 快 的 杆子 马 , 再 快 的 草原 狼 , 就是 跑 死 了 也 跑 不出 这种 速度 。 吉普车 如同 死神 一般 向 狼群 追 去 。 追 了 20 多分钟 , 芝麻 一样 大小 的 狼 渐渐 变成 了 “ 绿豆 ”, 又 渐渐 变成 “ 黄豆 ”, 可徐 参谋 仍 是 不 开枪 。 陈阵 想 , 这个 参谋 既然 连 绿豆 大小 的 老鹰 都 能 打 下来 , 为什么 还 不 动手 呢 ?

包顺贵 说 : 可以 打 了 吧 ?

徐 参谋 说 : 这么 远 , 一打 , 狼 就 跑 散 了 。 近点 打 , 可以 多 打 两条 , 还 不伤 皮子 。

老 刘 兴奋 地说 : 今天 最好 多 打 几条 , 一人分 一条 大 狼皮 。

徐 参谋 厉声 喝道 : 专心 开车 , 要是 翻 了 车 , 咱们 都 得 喂 狼 !

老 刘 不吭声 , 继续 加速 , 吉普 飞驰 。 可是 刚过 一个 沙包 , 突然 , 前面 沙地 小坡 上 出现 了 一个 庞大 的 牛身 骨架 , 牛角 断骨 , 如 矛如枪 , 像 古战场 上 的 一个 鹿角 拦马障 。 狼群 可以 飞身 跃过 , 可 对于 吉普 来说 , 却是 一道 坚固 刺车 、 无法 逾越 的 路障 。 老 刘吓 得 猛打 方向盘 , 车身 猛拐 , 两右轮 悬空 , 差点 翻车 , 车上 的 人 全都 屁股 离座 , 几乎 全 被 甩出 车 , 把 一车 人 都 吓 得 惊叫 起来 。 车身 擦 着 牛骨 茬 掠过 去 , 陈阵 吓 飞 了 魂 , 车身 稳住 以后 半天 也 缓 不过 劲来 。 他 知道 狼群 开始 利用 地形 地物 来 打 撤退 战了 , 狼群 略 施小计 , 差一点 就让 一车 追兵 车毁人亡 。 包顺贵 脸色 发白 大喊 : 减速 ! 减速 !

老 刘擦 了 擦 一头 冷汗 , 车速 稍减 , 狼 又 远 了 一点 。 徐 参谋 却 大喊 : 加速 ! 吉普 刚跑 出 速度 , 沙地 上 又 突然 出现 了 一丛丛 的 乱 草稞子 , 陈阵 在 这里 放过 羊 , 对 这里 的 地形 还有 印象 , 他 大叫 : 前面 是 洼地 , 尽是 草 疙瘩 , 更 容易 翻车 , 快 减速 !

但是 徐 参谋 不为所动 , 双手 扶紧 把手 , 侧身 紧盯 前方 , 不断 给 老 刘 发令 : 加速 ! 加速 !

油门 踩到 了 底 , 吉普 发疯 似地 狂冲 , 经常 四轮 离 地 飞出去 , 两轮 着地 砸 下来 。 陈阵 死死 攥 紧 扶手 , 五脏六腑 , 翻江倒海 。

陈阵 明白 , 这群 狼 巧妙 地 利用 了 地形 , 正在 用 最后 的 速度 冲刺 。 它们 只要 冲 下 洼地 , 追兵 的 车 就 开不动 了 。 老 刘大骂 : 狼 他妈的 真贼 , 跑 到 这 鬼 地方 来 了 。

徐 参谋 冷冷地 喝道 : 别慌 ! 现在 不是 演习 ! 是 实战 !

又 狂 追 了 七八里 , 眼看 就要 接近 洼地 , 那里 布满 树桩 一样 硬 的 草 墩子 , 但 此时 吉普 已经 冲 到 牧民 射手 的 有效射程 之内 。 徐 参谋 叫 道 : 斜插 过去 ! 老 刘轻 打 方向盘 , 吉普 像 战舰 一般 一 闪身 , 侧炮 出现 , 狼群 全部 暴露 在 后座 徐 参谋 的 枪口 下 。 “ 砰 ” 的 一 声响 , 狼群 中 最大 的 一条 狼 应声 倒地 , 子弹 击中 狼头 , 狼群 惊得 四散 狂奔 。 又 是 一枪 , 第二条 狼 又 被 击中 , 一头 栽倒 。 几乎 与此同时 , 剩下 的 狼 全部 冲进 洼地 的 乱 草 棵子 里 , 再 没有 击发 的 机会 了 。 狼 向 边防 公路 逃 去 , 消失 在 草丛 中 。 西北边 的 枪声 也 停止 了 , 吉普 就 在 坡面 与 洼地 交接处 刹住 了 车 。

徐 参谋 擦 了 擦汗 说 : 这儿 的 狼 太 狡猾 , 要不然 , 我 还 能 敲掉 它 几条 !

包顺贵 伸出 两个 大拇指 说 : 太 解气 了 ! 不到 30 分钟 就 连 敲 三条 大狼 , 我 打 了 半年 , 也 没 亲手 打着 过 一条 狼 。

徐 参谋 余兴未尽 地说 : 这儿 的 地形 太 复杂 , 是 狼群 打游击 的 好 地方 。 怪不得 这儿 的 狼害

除不掉 呢 。

吉普车 向 死 狼 慢慢 开 过去 。 第二条 狼 被 击中 侧胸 , 狼血 喷 倒 了 一片 秋草 。 包顺贵 和 老 刘 将 沉重 的 狼 尸 抬 到 车 后面 的 地上 , 老 刘 踢 了 踢 狼 说 : 嘿 , 死沉 死沉 的 , 够 十个 人 吃 一顿 的 了 。 然后 打开 窄小 的 后备箱 , 从 里面 掏出 帆布包 , 放到 后座 上 。 又 掏出 两条 大麻袋 , 将 死 狼 装进 一个 麻袋 , 再 塞进 后备箱 里 。 箱盖合 不 上 , 变成 了 敞开 吊链 平台 , 老 刘 显然 想用 后 箱盖来 托载 另外 两条 死 狼 。


第三十一章 (2)

经过 一个 夏季 的 休养 , 古老 的 土 路上 已长 出 一层 细碎 的 青草 。 游牧 就是 轮作 , 让 薄薄的 草皮 经受 最轻 的 间歇 伤害 , 再用 牛羊 尿 粪 加以 补偿 。 千百年来 , 草原 民族 又 是 用 这种 最 原始 但 又 可能 是 最 科学 的 生产 方法 , 才 保住 了 蒙古草原 。 陈阵 想了又想 , 忍不住 对 徐 参谋 说 : 你 看 , 这片 草场 保护 得 多 好 。 今年 春天 全 大队人马 到 这儿 来 准备 接羔 的 时候 , 从 外蒙 冲过来 几万只 黄羊 , 人用 枪 打 都 打 不 走 , 白天 赶走 了 , 晚上 又 回来 了 , 跟 下羔 母羊 抢草 吃 。 后来 亏得 狼群 过来 了 , 没 几天 就 把 黄羊 轰得 干干净净 。 草原 上 要是 没有 狼 , 母羊 没草 吃 , 羊羔 没奶 吃 , 成千上万 的 羊羔 都 得 饿死 。 牧业 可不 比 农业 , 农业 遇灾 , 就 顶多 损失 一年 的 收成 , 可 牧业 遇到 灾害 , 可能 把 十年 八年 , 甚至 牧民 一辈子 的 收成 全赔 进去 。

徐 参谋 点点头 , 用鹰 一样 的 眼睛 继续 搜索 前 侧方 的 草地 。 他 停 了 一会 说 : 打 黄羊 哪能 靠 狼 呢 ? 太 落后 了 。 牧民 的 枪 和 枪法 都 不行 , 也 没有 卡车 , 等 明年 春天 你 看 我们 的 吧 , 咱们 用 汽车 、 冲锋枪 和 机关枪 打 , 再 来 几万只 黄羊 也 不怕 。 我 在 内蒙 西边 打 过 黄羊 , 打 黄羊 最好 在 晚上 开着 大 车灯 打 , 黄羊 怕黑 , 全都 挤到 车 前面 的 灯光 里 , 一路 开 过去 , 一路 扫射 , 一 晚上 就 能 干掉 几百只 。 这儿 有 黄羊 , 太好了 ! 黄羊 来得 越多越好 , 那样 , 师部 和 农业 团 就 都 有 肉 吃 了 。

看 ! 包顺贵 轻轻 喊 了 一声 , 指 了 指 左侧 方 。 陈阵用 望远镜 看 了 看 , 赶紧 说 : 是 条大 狐狸 , 快 追上去 。 包顺贵 看 了 一会 , 失望 地说 : 是 条 狐狸 , 别 追 了 。 对 举枪 瞄准 的 徐 参谋 说 : 别 打别 打 ! 狼 的 耳朵 贼 尖 , 要是 惊 了 狼 , 咱们 就 白来 了 。

徐 参谋 坐下 来 , 面露 喜色 说 : 今天 看来 运气 不错 , 能见 着 狐狸 就 能 见到 狼 。

越野 吉普 离 沙地 草场 越近 , 草甸 里 山坡 上 的 野物 就 越 多 , 而且 都 是 带 “ 沙 ” 字头 的 : 沙燕 、 沙鸡 、 沙狐 、 沙鼠 。 褐红色 的 沙鸡 最 多 , 一飞 一大群 , 羽翎 发出 鸽哨 似的 响声 。 陈阵 指 了 指 远处 一道 低缓 的 山梁 说 : 过 了 这道 梁 就 快 到 沙地 了 。 老 牧民 说 , 那片 沙地 原先 是 个 大 草场 , 还有 个 大泉眼 。 几十年 前 , 额仑 遇上 连年 大旱 , 湖干 了 , 河断 了 , 井 枯 了 , 可 就是 这 股 泉眼 有水 。 当时 额仑 草原 的 羊群 牛群 马群 , 全 赶到 这儿 来 饮水 , 从早到晚 , 大批 牲畜 排队 等 水 喝 , 连 啃 带 踩 , 没 两年 , 这片 草场 就 踩 成 沙地 了 。 幸亏 泉眼 没 瞎 , 这片 草场 才 慢慢 缓 了 过来 , 可是 还 得 等 上 几十年 , 才能 恢复 成 原来 的 样子 。 草原 太 脆弱 , 载畜量 一超 , 草场 就 沙化 。

一群 草原 鼠 吱吱叫 着 , 从 车轮 前 飞快 掠过 , 四散 开去 。 陈阵 指着 草原 鼠 说 : 载畜量 里 还 包括 载鼠量 , 草原 上 的 老鼠 比 牲畜 更毁 草场 , 而 狼群 是 减轻 载畜量 的 主要 功臣 。 待 一会儿 , 你们 要是 打着 狼 , 我 就 给 你们 解剖 一条 狼 的 肚子 看看 , 这个 季节 狼 肚子 里 多半 是 黄鼠 和 草原 田鼠 。

徐 参谋 说 : 我 还 真 没听说过 狼会 吃 老鼠 。 狗拿耗子 都 是 多管闲事 , 狼 还 会管 那 闲事 ?

陈阵 说 : 我养 的 小 狼 就 特别 喜欢 吃 老鼠 , 它 连 老鼠 尾巴 都 吃 下去 。 额仑 草原 从来没 发生 过 鼠害 , 就是 因为 牧民 从不 把 狼 打绝 。 你们 要是 把 狼 打 没 了 , 黄鼠 横行 , 额仑 草原 真 会 发生 鼠灾 的 ……

包顺贵 打断 他 说 : 集中 心思 好好 观察 !

吉普 渐渐 接近 山梁 , 徐 参谋 紧张 起来 , 他 看 了 看 地形 , 果断 地 让 车往 西开 , 说 : 要是 沙地 真有 狼 , 就 不能 直接 进去 , 先打 外围 的 游动哨 。

吉普 开进 一条 东西向 的 缓坡 山沟 , 沟中 的 牛车 道 更 窄 , 左边 是 山 , 右边 是 沙岗 。 徐 参谋 用 高倍 军事 望远镜 仔细搜索 两边 草地 , 突然 低声 说 : 左前方 山坡 上 有 两条 狼 ! 他 立即 回头 朝着 后面 的 车 , 做 了 个 手势 。 陈阵 也 看见 了 两条 大狼 , 正 慢慢 向西 小跑 , 大约 有 三四里 远 。

徐 参谋 对 老 刘说 : 别 直接 开 过去 , 还是 顺着 土路 走 , 保持 原速 , 争取 跟 狼 并排 跑 , 打狼 的 侧 胸 。

老 刘应 了 一声 说 : 明白 ! 便 顺着 狼 跑 的 方向 开去 , 速度 稍稍 加快 。

陈阵 突然 意识 到 , 这位 特等 射手 具有 高超 的 实战经验 , 吉普 这种 开 法 , 既 能 缩短 与 狼 的 距离 , 又 能 给 狼 一个 错觉 , 使 狼 以为 吉普 只是 过路车 , 不是 专冲 它们 去 的 。 额仑 草原 边防站 的 巡逻 吉普 有 严格 的 纪律 , 非 特殊 情况 禁止 开枪 , 以 保持 边防 巡逻 的 隐蔽性 和 突然性 , 所以 额仑 草原 狼 对军 吉普 早已 习以为常 。 此时 , 土 路上 长着 矮草 , 草下 是 湿沙 , 车开 起来 声势 不大 。 两条 狼 仍 在 不紧不慢 地 跑 着 , 还 不时 停下 来看 几眼 汽车 , 然后 继续 向西 小跑 。 但是 , 狼 的 路线 已 渐渐 变斜 , 从 山脚 挪向 山腰 方向 。 陈阵 看清 了 狼 的 意图 : 如果 吉普 是 过路车 , 狼 就 继续 赶路 或 游动 放哨 ; 如果 吉普 冲 它们 开 过去 , 它们 就 立即 加速 , 翻过 山梁 , 那 吉普 就 再也 甭想 找到 它们 了 。

两条 大狼 跑 得 有条不紊 , 额仑 草原 狼 都 知道 猎手 步枪 的 有效射程 。 只要 在 射程 之外 , 狼 就 敢 故意 藐视 你 , 甚至 还 想 诱 你 追击 , 把 你 引入 容易 车翻 马 倒 的 危险 之地 。 如果 附近 还有 同 家族 的 狼 , 那 它 就 更会 把 追敌 诱向 歧途 , 让 它 的 狼 家族 脱险 。 陈阵 见 狼 还 不 加速 , 心中 暗暗 揪心 , 预感 到 这回 狼 可能 要 吃大亏 , 这辆 吉普 可不是 边防 巡逻车 , 而是 专来 打 狼 的 猎车 , 车上 还 坐 着 额仑 草原 狼 从未 遇见 过 的 两位 特等 射手 , 他们 可以 在 牧民 射手 的 无效 射程 内 , 迅速 作出 有效 射击 。

吉普 渐渐 就要 与 两条 大狼 平行 跑 了 , 车 与 狼 的 距离 从 一千 五六百米 缩近 到 七八百 米 。 狼 似乎 有些 紧张 起来 , 稍稍 加快 了 步子 。 但 小车 在 土 路上 的 匀速 行驶 确实 大大 地 迷惑 了 狼 , 两条 狼 仍 是 没有 足够 的 警惕 。 陈阵 甚至 怀疑 两条 狼 是否 还 担负 着 其它 任务 , 是否 故意 在 吸引 和 牵制 吉普车 ? 这时 , 两位 射手 都 已 伸出 枪管 , 开始 端枪 瞄准 。 陈阵 的 心 都 快要 跳 出来 了 , 他 紧盯 着 徐 参谋 的 动作 , 希望 他们 在 射击 时能 停下 车来 , 也许 狼 还有 一个 逃脱 的 机会 。

吉普 终于 与 狼 接近 平行 了 , 距离 大约 在 四五百 米 。 两条 狼 停下来 侧头 看 了 一眼 , 一定 是 看到 了 车上 的 枪 , 于是 猛然 加速 , 一前一后 朝 山梁 斜插 过去 。 与此同时 , 陈阵 只 听 “ 砰 ”、“ 砰 ” 两声 枪响 , 两条 大狼 一后 一前 几乎 同时 栽倒 在 地上 。 包顺贵 大叫 : 好 枪法 ! 太神 了 ! 陈阵 惊出 了 一身 冷汗 。 在 两辆 颠簸 行进 的 吉普车 上 , 两位 射手 两个 首发 命中 , 完全 超出 了 陈阵 和 额仑 草原 狼 的 想象 。

两位 特等 射手 似乎 只是 喝 了 一杯 开胃酒 , 刚刚 提起 兴致 。 徐 参谋 对 老 刘 下令 : 快往 沙地 开 ! 要 快 ! 说完 , 又 用 双手 向 后车 做 了 个 钳形 合围 手势 。 两辆 吉普 加足马力 , 冲出 车道 , 向 右边 沙岗 飞驶 过去 。

老 刘 按照 徐 参谋 的 指挥 , 一口气 翻过 山坡 , 开进 一片 开阔 的 沙 草地 , 又 迅速 登上 一个 最近 的 制高点 。 徐 参谋 握住 扶手 站 起身 , 扫望 沙地 , 只见 远处 有 两 小群 狼 , 正 分头 往 西北 和 正北 两个 方向 狂奔 。 陈阵用 望远镜 看 过去 , 正北 的 狼群 大约 有 四五条 , 个头 都 比较 大 。 西北 的 狼群 有 八九 条 , 除 两三条 大狼外 , 其他 的 都 是 个头 中等 的 当年 小狼 。 徐 参谋 对 老 刘说 : 追 正北 的 这群 ! 又 向 后车 指 了 指 西北 那群 , 两辆 吉普 分头 猛追 了 过去 。

半沙半草 、 平坦 略有 起伏 的 沙地 草场 , 正是 军 吉普 放胆 冲锋 的 理想 战场 。 老 刘 大叫 : 你们 都 攥 紧 扶手 ! 看 我 的 ! 不用 枪 我 都 能 碾 死 几条 !

吉普 开得 飞 了 起来 。 陈阵 的 脑子里 闪过 了 “ 死亡 速度 ” 那 几个 字 —— 草原 上 除了 黄羊 还 能 跟 这种 速度 拼一拼 , 再 快 的 杆子 马 , 再 快 的 草原 狼 , 就是 跑 死 了 也 跑 不出 这种 速度 。 吉普车 如同 死神 一般 向 狼群 追 去 。 追 了 20 多分钟 , 芝麻 一样 大小 的 狼 渐渐 变成 了 “ 绿豆 ”, 又 渐渐 变成 “ 黄豆 ”, 可徐 参谋 仍 是 不 开枪 。 陈阵 想 , 这个 参谋 既然 连 绿豆 大小 的 老鹰 都 能 打 下来 , 为什么 还 不 动手 呢 ?

包顺贵 说 : 可以 打 了 吧 ?

徐 参谋 说 : 这么 远 , 一打 , 狼 就 跑 散 了 。 近点 打 , 可以 多 打 两条 , 还 不伤 皮子 。

老 刘 兴奋 地说 : 今天 最好 多 打 几条 , 一人分 一条 大 狼皮 。

徐 参谋 厉声 喝道 : 专心 开车 , 要是 翻 了 车 , 咱们 都 得 喂 狼 !

老 刘 不吭声 , 继续 加速 , 吉普 飞驰 。 可是 刚过 一个 沙包 , 突然 , 前面 沙地 小坡 上 出现 了 一个 庞大 的 牛身 骨架 , 牛角 断骨 , 如 矛如枪 , 像 古战场 上 的 一个 鹿角 拦马障 。 狼群 可以 飞身 跃过 , 可 对于 吉普 来说 , 却是 一道 坚固 刺车 、 无法 逾越 的 路障 。 老 刘吓 得 猛打 方向盘 , 车身 猛拐 , 两右轮 悬空 , 差点 翻车 , 车上 的 人 全都 屁股 离座 , 几乎 全 被 甩出 车 , 把 一车 人 都 吓 得 惊叫 起来 。 车身 擦 着 牛骨 茬 掠过 去 , 陈阵 吓 飞 了 魂 , 车身 稳住 以后 半天 也 缓 不过 劲来 。 他 知道 狼群 开始 利用 地形 地物 来 打 撤退 战了 , 狼群 略 施小计 , 差一点 就让 一车 追兵 车毁人亡 。 包顺贵 脸色 发白 大喊 : 减速 ! 减速 !

老 刘擦 了 擦 一头 冷汗 , 车速 稍减 , 狼 又 远 了 一点 。 徐 参谋 却 大喊 : 加速 ! 吉普 刚跑 出 速度 , 沙地 上 又 突然 出现 了 一丛丛 的 乱 草稞子 , 陈阵 在 这里 放过 羊 , 对 这里 的 地形 还有 印象 , 他 大叫 : 前面 是 洼地 , 尽是 草 疙瘩 , 更 容易 翻车 , 快 减速 !

但是 徐 参谋 不为所动 , 双手 扶紧 把手 , 侧身 紧盯 前方 , 不断 给 老 刘 发令 : 加速 ! 加速 !

油门 踩到 了 底 , 吉普 发疯 似地 狂冲 , 经常 四轮 离 地 飞出去 , 两轮 着地 砸 下来 。 陈阵 死死 攥 紧 扶手 , 五脏六腑 , 翻江倒海 。

陈阵 明白 , 这群 狼 巧妙 地 利用 了 地形 , 正在 用 最后 的 速度 冲刺 。 它们 只要 冲 下 洼地 , 追兵 的 车 就 开不动 了 。 老 刘大骂 : 狼 他妈的 真贼 , 跑 到 这 鬼 地方 来 了 。

徐 参谋 冷冷地 喝道 : 别慌 ! 现在 不是 演习 ! 是 实战 !

又 狂 追 了 七八里 , 眼看 就要 接近 洼地 , 那里 布满 树桩 一样 硬 的 草 墩子 , 但 此时 吉普 已经 冲 到 牧民 射手 的 有效射程 之内 。 徐 参谋 叫 道 : 斜插 过去 ! 老 刘轻 打 方向盘 , 吉普 像 战舰 一般 一 闪身 , 侧炮 出现 , 狼群 全部 暴露 在 后座 徐 参谋 的 枪口 下 。 “ 砰 ” 的 一 声响 , 狼群 中 最大 的 一条 狼 应声 倒地 , 子弹 击中 狼头 , 狼群 惊得 四散 狂奔 。 又 是 一枪 , 第二条 狼 又 被 击中 , 一头 栽倒 。 几乎 与此同时 , 剩下 的 狼 全部 冲进 洼地 的 乱 草 棵子 里 , 再 没有 击发 的 机会 了 。 狼 向 边防 公路 逃 去 , 消失 在 草丛 中 。 西北边 的 枪声 也 停止 了 , 吉普 就 在 坡面 与 洼地 交接处 刹住 了 车 。

徐 参谋 擦 了 擦汗 说 : 这儿 的 狼 太 狡猾 , 要不然 , 我 还 能 敲掉 它 几条 !

包顺贵 伸出 两个 大拇指 说 : 太 解气 了 ! 不到 30 分钟 就 连 敲 三条 大狼 , 我 打 了 半年 , 也 没 亲手 打着 过 一条 狼 。

徐 参谋 余兴未尽 地说 : 这儿 的 地形 太 复杂 , 是 狼群 打游击 的 好 地方 。 怪不得 这儿 的 狼害

除不掉 呢 。

吉普车 向 死 狼 慢慢 开 过去 。 第二条 狼 被 击中 侧胸 , 狼血 喷 倒 了 一片 秋草 。 包顺贵 和 老 刘 将 沉重 的 狼 尸 抬 到 车 后面 的 地上 , 老 刘 踢 了 踢 狼 说 : 嘿 , 死沉 死沉 的 , 够 十个 人 吃 一顿 的 了 。 然后 打开 窄小 的 后备箱 , 从 里面 掏出 帆布包 , 放到 后座 上 。 又 掏出 两条 大麻袋 , 将 死 狼 装进 一个 麻袋 , 再 塞进 后备箱 里 。 箱盖合 不 上 , 变成 了 敞开 吊链 平台 , 老 刘 显然 想用 后 箱盖来 托载 另外 两条 死 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