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三十一章 (1)

第三十一章 (1)

清晨 , 两辆 敞篷 军 吉普 停 在 陈阵 包前 不远处 。 小狼 见到 两个 庞然大物 , 又 闻到 一种 从没 闻过 的 汽油味 , 吓 得 嗖 地 钻进 狼洞 。 大狗 小狗 冲过去 , 围住 吉普 狂吼 不止 。 陈阵 杨克 急忙 跑 出包 , 喝住 了 狗 , 并 把 狗 赶到 一边 去 。

车门 打开 , 包顺贵 带 着 四个 精干 的 军人 , 下车 径直 走向 狼圈 。 陈阵 、 杨克 和 高 建中 不知 会 发生 什么 事 , 慌忙 跟 了 过去 。 陈阵定 了 定神 , 上前 打招呼 : 包 主任 , 又 领人 来看 小狼 啦 。

包顺贵 微微一笑 说 : 来 来 , 我 先 给 你们 介绍 介绍 。 他 摊开 手掌 , 指 了 指 两位 30 多岁 的 军官 说 : 这 两位 是 兵团 来 咱们 大队 打前站 的 干部 , 这位 是 徐 参谋 , 这位 是 巴特尔 , 巴 参谋 。 又 指 了 指 两位 司机 说 : 这 是 老 刘 , 这是 小王 。 他们 以后 都 要 在 草原 上 扎根 了 , 等 团部 的 新房子 盖 好 , 他们 还要 把 家属 接来 呢 。 这次 是 团部 派 他们 下队 帮助 咱们 打狼 的 。

陈阵 的 心跳 得 像 逃命 的 狼 。 他 上前 同 几位 军人 握 了 握手 , 马上 以 牧民 的 方式 请 客人 进包 喝茶 。

包顺贵 说 : 不 啦 , 先 看看 小狼 。 快 招呼 小狼 出来 , 两位 参谋 是 专门 来看 狼 的 。

陈阵 强笑道 ; 你们 真对 狼 这么 有 兴趣 ?

带有 陕西 口音 的 徐 参谋 温和 地说 : 这里 的 狼 太 猖狂 , 师 、 团 首长 命令 我们 下来 打狼 , 昨天 李 副团长 亲自 下队 去 了 。 可 我们 俩 还 没有 亲眼 见过 草原 上 的 狼 呢 , 老包 就领 我们 上 这儿 来 看看 。

带有 东北 口音 的 巴 参谋 说 : 听 老包 讲 , 你们 几个 对 狼 很 有 研究 , 打狼 掏 狼 崽 有两下子 。 还 专门 养 了 一条 狼 , 摸 狼 的 脾气 , 真是 有胆有识 啊 。 我们 打狼 还 真得 请 你们 协助 呢 。

两位 参谋 和蔼可亲 , 没有 一点 架子 。 陈阵 见 他们 不是 来 杀 小 狼 的 , 便 稍稍 放心 。 又 支吾 地说 : 狼 …… 狼 …… 的 学问 可大 了 , 几天几夜 也 说不完 , 还是 看小狼 吧 。 待会儿 , 你们 先 往后面 退 几步 , 千万别 进狼圈 , 小狼见 生人 会 咬 的 , 上次 盟里 的 一个 干部 就 差点 让 小 狼 咬了一口 。

陈阵 从 包里 拿出 两块 手把 肉 , 又 拎 起 一块 旧 案板 , 悄悄 走到 狼 洞口 , 先 把 案板 放在 洞旁 , 然后 大声 叫喊 : 小狼 , 小狼 , 开饭 喽 。

小狼 嗖 地 蹿出 洞 , 扑 住手 把 肉 。 陈阵 急忙 将 案板 一推 , 盖住 了 狼 洞 , 又 跳出 狼圈 。 平时 喂 狼 是 在 上午 和 下午 , 这么 一大早 喂食 还 从来 没有 过 。 小狼 喜出望外 , 扑住 骨头 肉 就 狼吞虎咽 起来 。 包顺贵 和 几位 军人 立即 退后 了 几步 。

陈阵 打了个 手势 , 四五个 人 向前 挪到 狼 圈外 一米 的 地方 , 蹲 在 地上 , 围成 了 小 半个 圈 。 突然 来 了 这么 多 穿 绿 军装 的 人 , 传来 这么 多 陌生 的 气息 , 小狼 一反常态 , 不敢 像 以往 那样 见到 生人 就 扑 咬 , 而是 垂下 尾巴 , 缩小 身体 , 叼 着 肉块 跑 到 狼 圈 的 最远 端 , 放下 肉 , 又 把 第二块 肉 也 叼 过来 。 小狼耸 着 狼 鬃 , 抓紧时间 抢吃 , 非常 不 满意 被 那么 多人 围观 。 它 刚 啃上 两口 , 突然 翻 了 脸 , 皱 鼻 张口 露牙 , 猛地 向 几个 军人 扑 去 。 动作 之快 , 凶相 之狠 , 大出 几个 军人 的 意外 , 四个 人中 有 三个 吓 得 一 屁股 坐 倒 在 地上 。 小狼 被 铁链 拽 住 , 血碗 大口 只 离 军人 不到 一米 远 。

巴 参谋 盘腿 坐 了 起来 , 拍了拍 手上 的 灰土 说 : 厉害 , 厉害 ! 比 军区 的 狼狗 还 凶 , 要是 没有 链子 , 非得 让 它 撕下 一块 肉 去 。

徐 参谋 说 : 当年 出生 的 狼 崽 就 这么 大 了 , 跟 成年 狼狗 差不多 了 。 老包 , 今儿 你 带 我们 来看 狼 还 真 对 , 我 现在 真有 身临 战场 的 感觉 。 又 对 巴 参谋 说 : 狼 的 动作 要 比 狗 突然 和 隐蔽 , 击发 的 时候 还 得 快 !

巴 参谋 连连 点头 。 小狼 突然 掉头 , 蹿到 肉旁 , 一边 发出 嘶 嘶 哈哈 沙哑 的 威胁 声 , 一边 快速 吞咽 。

两位 参谋 还 用 手指 远远地 量 了 量 狼头 和 后 半身 的 比例 , 又 仔细 看 了 看 狼皮 狼毛 。 一致 认为 打 狼头 或 从 侧面 打 前胸 下部 最好 , 一枪 毙命 又 不伤 皮子 。

两位 参谋 观察 得 很 专业 。 包顺贵 满脸 放光 , 说 : 所有 牧民 和 大多数 知青 都 反对 养狼 , 可 我 就 批准 他们 养 。 知己知彼 才能 百战百胜 嘛 。 这个 夏天 , 我 已经 带 了 好几 拨 干部 来看 小狼 了 。 越是 汉人 越想 看 , 越怕 狼 的 人 也 越 想 看 , 他们 都 说 这要 比 动物园 里 的 狼 好看 , 还 说 下 到 蒙古草原 再 这么 近 看 蒙古 活狼 , 机会难得 啊 , 全 内蒙 草原 也 没有 第二条 。 往后 , 兵团 首长 下 连队 视察 , 我 就 先 陪 他们 到 这儿 来 见识 见识 大名鼎鼎 的 蒙古 狼 。

两位 参谋 都 说 , 首长 们 要是 听说 了 肯定 要 来看 的 。 徐 参谋 又 叮嘱 陈阵 道 : 必须 常常 检查 铁链 和 木桩 。

包顺贵 看 了 看 手表 , 对 陈阵 说 : 说 正事儿 吧 , 今天 一大早 赶来 , 一是 来看 狼 , 二是 让 你们 俩出 一个 人带 我们 去 打 狼 。 这 两位 参谋 都 是 骑兵 出身 , 是 军区 的 特等 射手 。 兵团 首长 专门 为了 除狼害 才 把 他俩 调过来 的 。 昨天 徐 参谋 在 半路上 还 打下 一只 老鹰 , 那 老鹰 飞 得 老高 老高 的 , 看上去 才 有 绿豆 那么 点大 , 徐 参谋 一发 命中 …… 哎 , 你们 俩 谁 去 啊 ?

陈阵 的 心 猛地 一 抽 : 额仑 草原 狼 这下 真要 遇到 克星 了 。 军 吉普 再 加上 骑兵 出身 的 特等 射手 , 随着 农耕 人口 的 急剧 膨胀 , 终于 一直 推进 到 边境线 来 了 。 陈阵苦 着 脸 说 : 马倌 比 我们 俩 更 知道 狼 的 习性 , 也 知道 狼 在 哪儿 , 你们 应该 找 他们 当 向导 。

包顺贵 说 : 老 马倌 请不动 , 小 马倌 又 不中用 , 有 经验 的 几个 马倌 都 跟着 马群 进山 了 , 马群 离不开 人 。 今天 你们 俩 必须 去 一个 , 两位 参谋 来 一趟 不 容易 , 下次 就 不让 你们 去 了 。

陈阵 又 说 : 你 怎么 不去 请 道尔 基 , 他 可是 全队 出名 的 打 狼 能手 。

包顺贵 说 : 道尔 基 早就 让 李 副团长 请 走 了 。 李 副团长 枪 也 打得准 , 一听 打猎 就 上瘾 。 人家 开 一辆 苏联 “ 小嘎斯 ” 卡车 , 又 快 又 灵活 , 站 在 车上 打狼 比 吉普车 更得 劲 。 包顺贵 又 看 了 看表说 : 别 浪费时间 了 , 赶紧 走 !

陈阵 见 推不掉 , 就 对 杨克说 : 那 就 你 去 吧 。

杨克说 : 我 真 不如 你 明白 狼 , 还是 …… 还是 你 去 吧 。

包顺贵 不耐烦 地说 : 我定 了 , 小 陈 你 去 ! 你 可别 耍滑 ! 你 要是 像 毕利格 老头 那样 放狼 一码 , 让 我们 空手 回来 , 我 就 毙 了 你 这条 小 狼 ! 别 废话 , 快 走 !

陈阵 脸色 刷白 , 下意识 地 挪 了 一步 , 挡 了 挡 小 狼 说 : 我 去 , 我 去 , 我 这 就 去 。

两辆 敞篷 军 吉普 , 向西 飞驰 , 车道 上 腾起 两条 黄沙 巨龙 。

初秋 的 阳光 刺得 陈阵 眯起 眼睛 。 他 坐在 副驾驶 座位 上 , 猛烈 的 风吹 得 几乎 戴 不住 单帽 。 他 即使 骑上 最快 的 马 , 也 跑 不出 如此 令人窒息 的 迎面 风来 。 两辆 吉普 都 是 八成新 的 好车 , 噪音 极小 , 转向 灵活 , 马力 强悍 。 两位 司机 显然 都 有 很长 的 驾龄 , 并 具有 高超 的 军事 越野 驾驶 经验 , 车开 得 又 稳 又 快 , 在 起伏 的 草原 山道 上 如履平地 。

陈阵 已经 有 两年 多 没有 乘坐 吉普车 了 。 如果 他 没有 迷上 狼 , 如果 他 是 个 刚 到 草原 的 新手 , 如果 他 没有 接受 两年 多 草原 和 草原 狼 的 教诲 和 输血 , 他 一定 会为 得到 这样 难得 的 现代化 猎狼 机会 而 受宠若惊 。 坐在 敞篷 军 吉普 里 , 在 绿色 的 大 草原 上 , 风驰电掣 般地 追杀 草原 蒙古 狼 , 那 该是 多么 刺激 和 享受 的 一件 事 。 这 可能 比 英国 贵族 吹 着 号角 骑马 率狗 猎狐 、 比 俄国 贵族 在 森林 雪地 猎熊 、 比满 蒙 皇室 贵族 万骑 木兰 围猎 , 更 令人神往 陶醉 。 但 此时 陈阵 却 从 心底 盼望 吉普 抛锚 , 他 觉得 自己 像 个 叛徒 带 着 军队 去 抓捕 自己 的 朋友 。 他 对 狼 的 态度 , 包顺贵 其实 早已 了如指掌 。 所以 他 真不知道 今天 如何 才能 既 保住 小狼 , 又 不让 大狼们 毙命

兵团 的 灭 狼 运动 已 在 全师 广阔 的 草原 上 展开 。 内蒙 大 草原 最后 一批 还 带有 远古 建制 的 狼 军团 , 仍 保留 着 在 匈奴 、 突厥 、 鲜卑 和 成吉思汗 蒙古时代 的 战略战术 的 活化石 狼 军团 , 就要 在 现代化 兵团 的 围剿 中 全军覆灭 了 。 而且 还是 背着 最 恶毒 的 骂名 和 黑锅 , 被 彻底 抹杀 了 其 不可估量 的 影响 和 功绩 的 状态 下 , 被 深受 其惠 的 中国 人 赶出 国门 , 赶 出 历史舞台 。 陈阵 的 悲哀 只有 草原 上 的 毕利格 阿爸 , 和 那些 崇拜 狼图腾 的 草原 人能 懂 , 也 只有 自己 蒙古包 的 两个 伙伴 能 懂 。 陈阵 的 悲哀 在于 他 太超前 , 又 太 远古 了 。

额仑 草原 五里 不同 风 、 十里 不同 雨 。 军 吉普 驶上 了 湿沙 的 土路 , 呼啸 的 秋风 将 陈阵 吹 得 格外 清醒 。 他 打算 无论如何 也 要 让 他们 见 着 狼 , 但 那 地方 又 得 便于 狼 隐蔽 和 逃脱 。

陈阵侧 转头 对 后座 上 的 包顺贵 说 : 有 狼 的 地方 我 知道 , 可是 都 是 陡坡 和 苇地 , 吉普车 使 不 上劲 。

包顺贵 瞪 了 一眼 说 : 你 可 别跟我 耍心眼 。 现在 就 数苇 地里 的 蚊子 多 , 狼 哪能 呆 在 苇 地里 , 我 打 了 大半年 的 狼 , 还 不 知道 这个 ?

陈阵 只得 改口 : 我 是 说 …… 不能 进山 进苇 地 , 只能 到 蚊子 少 的 沙岗 和 大 缓坡 去 。

包顺贵 紧逼 陈阵 : 沙岗 那儿 出 了 事 以后 , 马倌 早就 把 狼 给 撵跑 了 。 昨天 我们 在 那儿 转 了 好几圈 , 一条 狼 也 没见 着 。 我 看 你 今天 不想 拿出 真本事 来 ? 你 可 听 好 了 , 我 说话 一向 算数 ! 昨天 一天 没 打着 狼 , 我们 几个 都 窝 了 一肚子火 呢 。

包顺贵 吸 了 一口 烟 , 直接 喷到 陈阵 的 后脑勺 上 。

陈阵 明白 自己 很难 糊弄 这位 从 基层 爬上来 的 人 精 , 只好 说 : 我 知道 还有 一片 沙地 , 在 查干 窝 拉 的 西北边 。 那儿 迎风 , 沙多 草少 , 老鼠 和 大眼贼 特别 多 , 旱獭 也 不少 , 狼 吃 不 着 马驹子 , 只好 到 獭 子 和 老鼠 多 的 地方 去 了 。

陈阵 决定 把 他们 带到 牧场 最 西北 的 一片 半沙半草 的 贫瘠 草场 去 , 那里 虽然 也 是 避 蚊放马 的 好 地方 , 但是 距 边境线 比较 近 , 马倌 从 不敢 把 马群 放到 那里 。 陈阵 希望 到 那里 让 他们 见 着 狼 , 狼 又 可以 及时 逃 过 边防 公路 。

包顺贵 想 了 想 , 露出 笑容 说 : 没错 , 那真 可能 是 个 有 狼 的 地方 , 我 怎么 就 没想 起来 呢 。 老 刘 , 往 北边 那条 路开 , 今儿 哪儿 也 不 去 , 就 直接 去 那儿 , 再开 快点 !

陈阵 补充 说 : 打狼 最好 步行 。 吉普 动静 太 大 , 只怕 狼 一 听 车响 , 就 往 草甸子 跑 , 今年 雨水 大 , 草长 得 高 , 狼 容易 隐蔽 。

徐 参谋 说 : 你 只要 让 我 见 着 狼 就 行 , 剩下 的 事 你 就 不用 管 了 。

陈阵 感到 自己 可能 犯 了 大错 。

军 吉普 沿着 牧民 四季 迁场 的 古老 土路 , 向 西北 方向 急驰 。 在 春季 被 牲畜 吃 秃 了 的 接羔 草场 , 秋草 已 齐刷刷 地长 到 二尺 高 , 草株 紧密 , 草浪 起伏 , 秋菊 摇曳 , 一股 股 优质 牧草 的 浓郁 香气 扑面而来 。 几只 紫燕飞 追 吉普 , 抢吃 被 吉普 惊起 的 飞虫 飞蛾 。 燕子 很快 被 吉普 甩到 后面 , 前面 又 冒 出 几只 , 在 车前 车后 的 半空中 划出 一道道 紫色 的 弧线 。

陈阵 大口 吸着 秋草秋花 的 醉 香 。 眼前 可是 来 年 春季 接羔 的 地方 , 作为 羊倌 , 他 很 关心 这片 草场 的 长势 。 牧场 每年 百分之七十 的 收入 要 靠 出售 羊毛 和 活羊 , 接羔 草场 都 是 黄金宝 地 , 是 牧场 的 命根子 。 陈阵 细细地 一路 看 过去 , 草长 得 真 好 , 简直 像 有 专人 看管 保护 的 大片 麦田 。 自从 大队 搬迁 到 夏季 新 草场 之后 , 这里 再 没有 扎过 一个 蒙古包 。 陈阵 深深 感谢 狼群 和 马倌 , 如果 没有 狼群 , 这么 喷香 诱人 的 草场 , 早就 让 黄羊 、 野兔 和 草原 鼠 啃 黄 了 。 整整 一个 夏季 , 草原 狼 硬是 没 让 那些 抢草 高手 得逞 。

在 如此 丰茂 的 草场 上 , 陈阵 每 一眼 看见 的 又 是 马倌 们 的 辛苦 。 是 他们 不分昼夜 、 不顾 炎热 和 蚊群 , 死死地 拦住 贪嘴 快 腿 的 马群 , 把 它们 圈到 山地 草场 去 吃 那些 二等 的 羊 胡子 山草 , 或 牛羊 啃过 的 剩草 , 就是 不让 马群 走近 接羔 草场 。 马背上 的 民族 都 爱马 , 视马 如命 。 但是 , 在 放牧 时 , 牧民 却 把 马群 当作 盗贼 和 蝗虫 来 提防 。 如果 没有 马倌 , 这片 牧民 的 活命 草场 , 只会 剩下 一堆堆 消化 不 充分 的 马粪 、 一丛丛 被 马尿烧 黄 烧死 的 枯草 。 可是 , 农区 来 的 兵团 干部 , 能 懂得 草原 和 牧业 的 奥妙 吗 ?

吉普 飞驰 , 但 已卷 不起 黄尘 。


第三十一章 (1)

清晨 , 两辆 敞篷 军 吉普 停 在 陈阵 包前 不远处 。 小狼 见到 两个 庞然大物 , 又 闻到 一种 从没 闻过 的 汽油味 , 吓 得 嗖 地 钻进 狼洞 。 大狗 小狗 冲过去 , 围住 吉普 狂吼 不止 。 陈阵 杨克 急忙 跑 出包 , 喝住 了 狗 , 并 把 狗 赶到 一边 去 。

车门 打开 , 包顺贵 带 着 四个 精干 的 军人 , 下车 径直 走向 狼圈 。 陈阵 、 杨克 和 高 建中 不知 会 发生 什么 事 , 慌忙 跟 了 过去 。 陈阵定 了 定神 , 上前 打招呼 : 包 主任 , 又 领人 来看 小狼 啦 。

包顺贵 微微一笑 说 : 来 来 , 我 先 给 你们 介绍 介绍 。 他 摊开 手掌 , 指 了 指 两位 30 多岁 的 军官 说 : 这 两位 是 兵团 来 咱们 大队 打前站 的 干部 , 这位 是 徐 参谋 , 这位 是 巴特尔 , 巴 参谋 。 又 指 了 指 两位 司机 说 : 这 是 老 刘 , 这是 小王 。 他们 以后 都 要 在 草原 上 扎根 了 , 等 团部 的 新房子 盖 好 , 他们 还要 把 家属 接来 呢 。 这次 是 团部 派 他们 下队 帮助 咱们 打狼 的 。

陈阵 的 心跳 得 像 逃命 的 狼 。 他 上前 同 几位 军人 握 了 握手 , 马上 以 牧民 的 方式 请 客人 进包 喝茶 。

包顺贵 说 : 不 啦 , 先 看看 小狼 。 快 招呼 小狼 出来 , 两位 参谋 是 专门 来看 狼 的 。

陈阵 强笑道 ; 你们 真对 狼 这么 有 兴趣 ?

带有 陕西 口音 的 徐 参谋 温和 地说 : 这里 的 狼 太 猖狂 , 师 、 团 首长 命令 我们 下来 打狼 , 昨天 李 副团长 亲自 下队 去 了 。 可 我们 俩 还 没有 亲眼 见过 草原 上 的 狼 呢 , 老包 就领 我们 上 这儿 来 看看 。

带有 东北 口音 的 巴 参谋 说 : 听 老包 讲 , 你们 几个 对 狼 很 有 研究 , 打狼 掏 狼 崽 有两下子 。 还 专门 养 了 一条 狼 , 摸 狼 的 脾气 , 真是 有胆有识 啊 。 我们 打狼 还 真得 请 你们 协助 呢 。

两位 参谋 和蔼可亲 , 没有 一点 架子 。 陈阵 见 他们 不是 来 杀 小 狼 的 , 便 稍稍 放心 。 又 支吾 地说 : 狼 …… 狼 …… 的 学问 可大 了 , 几天几夜 也 说不完 , 还是 看小狼 吧 。 待会儿 , 你们 先 往后面 退 几步 , 千万别 进狼圈 , 小狼见 生人 会 咬 的 , 上次 盟里 的 一个 干部 就 差点 让 小 狼 咬了一口 。

陈阵 从 包里 拿出 两块 手把 肉 , 又 拎 起 一块 旧 案板 , 悄悄 走到 狼 洞口 , 先 把 案板 放在 洞旁 , 然后 大声 叫喊 : 小狼 , 小狼 , 开饭 喽 。

小狼 嗖 地 蹿出 洞 , 扑 住手 把 肉 。 陈阵 急忙 将 案板 一推 , 盖住 了 狼 洞 , 又 跳出 狼圈 。 平时 喂 狼 是 在 上午 和 下午 , 这么 一大早 喂食 还 从来 没有 过 。 小狼 喜出望外 , 扑住 骨头 肉 就 狼吞虎咽 起来 。 包顺贵 和 几位 军人 立即 退后 了 几步 。

陈阵 打了个 手势 , 四五个 人 向前 挪到 狼 圈外 一米 的 地方 , 蹲 在 地上 , 围成 了 小 半个 圈 。 突然 来 了 这么 多 穿 绿 军装 的 人 , 传来 这么 多 陌生 的 气息 , 小狼 一反常态 , 不敢 像 以往 那样 见到 生人 就 扑 咬 , 而是 垂下 尾巴 , 缩小 身体 , 叼 着 肉块 跑 到 狼 圈 的 最远 端 , 放下 肉 , 又 把 第二块 肉 也 叼 过来 。 小狼耸 着 狼 鬃 , 抓紧时间 抢吃 , 非常 不 满意 被 那么 多人 围观 。 它 刚 啃上 两口 , 突然 翻 了 脸 , 皱 鼻 张口 露牙 , 猛地 向 几个 军人 扑 去 。 动作 之快 , 凶相 之狠 , 大出 几个 军人 的 意外 , 四个 人中 有 三个 吓 得 一 屁股 坐 倒 在 地上 。 小狼 被 铁链 拽 住 , 血碗 大口 只 离 军人 不到 一米 远 。

巴 参谋 盘腿 坐 了 起来 , 拍了拍 手上 的 灰土 说 : 厉害 , 厉害 ! 比 军区 的 狼狗 还 凶 , 要是 没有 链子 , 非得 让 它 撕下 一块 肉 去 。

徐 参谋 说 : 当年 出生 的 狼 崽 就 这么 大 了 , 跟 成年 狼狗 差不多 了 。 老包 , 今儿 你 带 我们 来看 狼 还 真 对 , 我 现在 真有 身临 战场 的 感觉 。 又 对 巴 参谋 说 : 狼 的 动作 要 比 狗 突然 和 隐蔽 , 击发 的 时候 还 得 快 !

巴 参谋 连连 点头 。 小狼 突然 掉头 , 蹿到 肉旁 , 一边 发出 嘶 嘶 哈哈 沙哑 的 威胁 声 , 一边 快速 吞咽 。

两位 参谋 还 用 手指 远远地 量 了 量 狼头 和 后 半身 的 比例 , 又 仔细 看 了 看 狼皮 狼毛 。 一致 认为 打 狼头 或 从 侧面 打 前胸 下部 最好 , 一枪 毙命 又 不伤 皮子 。

两位 参谋 观察 得 很 专业 。 包顺贵 满脸 放光 , 说 : 所有 牧民 和 大多数 知青 都 反对 养狼 , 可 我 就 批准 他们 养 。 知己知彼 才能 百战百胜 嘛 。 这个 夏天 , 我 已经 带 了 好几 拨 干部 来看 小狼 了 。 越是 汉人 越想 看 , 越怕 狼 的 人 也 越 想 看 , 他们 都 说 这要 比 动物园 里 的 狼 好看 , 还 说 下 到 蒙古草原 再 这么 近 看 蒙古 活狼 , 机会难得 啊 , 全 内蒙 草原 也 没有 第二条 。 往后 , 兵团 首长 下 连队 视察 , 我 就 先 陪 他们 到 这儿 来 见识 见识 大名鼎鼎 的 蒙古 狼 。

两位 参谋 都 说 , 首长 们 要是 听说 了 肯定 要 来看 的 。 徐 参谋 又 叮嘱 陈阵 道 : 必须 常常 检查 铁链 和 木桩 。

包顺贵 看 了 看 手表 , 对 陈阵 说 : 说 正事儿 吧 , 今天 一大早 赶来 , 一是 来看 狼 , 二是 让 你们 俩出 一个 人带 我们 去 打 狼 。 这 两位 参谋 都 是 骑兵 出身 , 是 军区 的 特等 射手 。 兵团 首长 专门 为了 除狼害 才 把 他俩 调过来 的 。 昨天 徐 参谋 在 半路上 还 打下 一只 老鹰 , 那 老鹰 飞 得 老高 老高 的 , 看上去 才 有 绿豆 那么 点大 , 徐 参谋 一发 命中 …… 哎 , 你们 俩 谁 去 啊 ?

陈阵 的 心 猛地 一 抽 : 额仑 草原 狼 这下 真要 遇到 克星 了 。 军 吉普 再 加上 骑兵 出身 的 特等 射手 , 随着 农耕 人口 的 急剧 膨胀 , 终于 一直 推进 到 边境线 来 了 。 陈阵苦 着 脸 说 : 马倌 比 我们 俩 更 知道 狼 的 习性 , 也 知道 狼 在 哪儿 , 你们 应该 找 他们 当 向导 。

包顺贵 说 : 老 马倌 请不动 , 小 马倌 又 不中用 , 有 经验 的 几个 马倌 都 跟着 马群 进山 了 , 马群 离不开 人 。 今天 你们 俩 必须 去 一个 , 两位 参谋 来 一趟 不 容易 , 下次 就 不让 你们 去 了 。

陈阵 又 说 : 你 怎么 不去 请 道尔 基 , 他 可是 全队 出名 的 打 狼 能手 。

包顺贵 说 : 道尔 基 早就 让 李 副团长 请 走 了 。 李 副团长 枪 也 打得准 , 一听 打猎 就 上瘾 。 人家 开 一辆 苏联 “ 小嘎斯 ” 卡车 , 又 快 又 灵活 , 站 在 车上 打狼 比 吉普车 更得 劲 。 包顺贵 又 看 了 看表说 : 别 浪费时间 了 , 赶紧 走 !

陈阵 见 推不掉 , 就 对 杨克说 : 那 就 你 去 吧 。

杨克说 : 我 真 不如 你 明白 狼 , 还是 …… 还是 你 去 吧 。

包顺贵 不耐烦 地说 : 我定 了 , 小 陈 你 去 ! 你 可别 耍滑 ! 你 要是 像 毕利格 老头 那样 放狼 一码 , 让 我们 空手 回来 , 我 就 毙 了 你 这条 小 狼 ! 别 废话 , 快 走 !

陈阵 脸色 刷白 , 下意识 地 挪 了 一步 , 挡 了 挡 小 狼 说 : 我 去 , 我 去 , 我 这 就 去 。

两辆 敞篷 军 吉普 , 向西 飞驰 , 车道 上 腾起 两条 黄沙 巨龙 。

初秋 的 阳光 刺得 陈阵 眯起 眼睛 。 他 坐在 副驾驶 座位 上 , 猛烈 的 风吹 得 几乎 戴 不住 单帽 。 他 即使 骑上 最快 的 马 , 也 跑 不出 如此 令人窒息 的 迎面 风来 。 两辆 吉普 都 是 八成新 的 好车 , 噪音 极小 , 转向 灵活 , 马力 强悍 。 两位 司机 显然 都 有 很长 的 驾龄 , 并 具有 高超 的 军事 越野 驾驶 经验 , 车开 得 又 稳 又 快 , 在 起伏 的 草原 山道 上 如履平地 。

陈阵 已经 有 两年 多 没有 乘坐 吉普车 了 。 如果 他 没有 迷上 狼 , 如果 他 是 个 刚 到 草原 的 新手 , 如果 他 没有 接受 两年 多 草原 和 草原 狼 的 教诲 和 输血 , 他 一定 会为 得到 这样 难得 的 现代化 猎狼 机会 而 受宠若惊 。 坐在 敞篷 军 吉普 里 , 在 绿色 的 大 草原 上 , 风驰电掣 般地 追杀 草原 蒙古 狼 , 那 该是 多么 刺激 和 享受 的 一件 事 。 这 可能 比 英国 贵族 吹 着 号角 骑马 率狗 猎狐 、 比 俄国 贵族 在 森林 雪地 猎熊 、 比满 蒙 皇室 贵族 万骑 木兰 围猎 , 更 令人神往 陶醉 。 但 此时 陈阵 却 从 心底 盼望 吉普 抛锚 , 他 觉得 自己 像 个 叛徒 带 着 军队 去 抓捕 自己 的 朋友 。 他 对 狼 的 态度 , 包顺贵 其实 早已 了如指掌 。 所以 他 真不知道 今天 如何 才能 既 保住 小狼 , 又 不让 大狼们 毙命

兵团 的 灭 狼 运动 已 在 全师 广阔 的 草原 上 展开 。 内蒙 大 草原 最后 一批 还 带有 远古 建制 的 狼 军团 , 仍 保留 着 在 匈奴 、 突厥 、 鲜卑 和 成吉思汗 蒙古时代 的 战略战术 的 活化石 狼 军团 , 就要 在 现代化 兵团 的 围剿 中 全军覆灭 了 。 而且 还是 背着 最 恶毒 的 骂名 和 黑锅 , 被 彻底 抹杀 了 其 不可估量 的 影响 和 功绩 的 状态 下 , 被 深受 其惠 的 中国 人 赶出 国门 , 赶 出 历史舞台 。 陈阵 的 悲哀 只有 草原 上 的 毕利格 阿爸 , 和 那些 崇拜 狼图腾 的 草原 人能 懂 , 也 只有 自己 蒙古包 的 两个 伙伴 能 懂 。 陈阵 的 悲哀 在于 他 太超前 , 又 太 远古 了 。

额仑 草原 五里 不同 风 、 十里 不同 雨 。 军 吉普 驶上 了 湿沙 的 土路 , 呼啸 的 秋风 将 陈阵 吹 得 格外 清醒 。 他 打算 无论如何 也 要 让 他们 见 着 狼 , 但 那 地方 又 得 便于 狼 隐蔽 和 逃脱 。

陈阵侧 转头 对 后座 上 的 包顺贵 说 : 有 狼 的 地方 我 知道 , 可是 都 是 陡坡 和 苇地 , 吉普车 使 不 上劲 。

包顺贵 瞪 了 一眼 说 : 你 可 别跟我 耍心眼 。 现在 就 数苇 地里 的 蚊子 多 , 狼 哪能 呆 在 苇 地里 , 我 打 了 大半年 的 狼 , 还 不 知道 这个 ?

陈阵 只得 改口 : 我 是 说 …… 不能 进山 进苇 地 , 只能 到 蚊子 少 的 沙岗 和 大 缓坡 去 。

包顺贵 紧逼 陈阵 : 沙岗 那儿 出 了 事 以后 , 马倌 早就 把 狼 给 撵跑 了 。 昨天 我们 在 那儿 转 了 好几圈 , 一条 狼 也 没见 着 。 我 看 你 今天 不想 拿出 真本事 来 ? 你 可 听 好 了 , 我 说话 一向 算数 ! 昨天 一天 没 打着 狼 , 我们 几个 都 窝 了 一肚子火 呢 。

包顺贵 吸 了 一口 烟 , 直接 喷到 陈阵 的 后脑勺 上 。

陈阵 明白 自己 很难 糊弄 这位 从 基层 爬上来 的 人 精 , 只好 说 : 我 知道 还有 一片 沙地 , 在 查干 窝 拉 的 西北边 。 那儿 迎风 , 沙多 草少 , 老鼠 和 大眼贼 特别 多 , 旱獭 也 不少 , 狼 吃 不 着 马驹子 , 只好 到 獭 子 和 老鼠 多 的 地方 去 了 。

陈阵 决定 把 他们 带到 牧场 最 西北 的 一片 半沙半草 的 贫瘠 草场 去 , 那里 虽然 也 是 避 蚊放马 的 好 地方 , 但是 距 边境线 比较 近 , 马倌 从 不敢 把 马群 放到 那里 。 陈阵 希望 到 那里 让 他们 见 着 狼 , 狼 又 可以 及时 逃 过 边防 公路 。

包顺贵 想 了 想 , 露出 笑容 说 : 没错 , 那真 可能 是 个 有 狼 的 地方 , 我 怎么 就 没想 起来 呢 。 老 刘 , 往 北边 那条 路开 , 今儿 哪儿 也 不 去 , 就 直接 去 那儿 , 再开 快点 !

陈阵 补充 说 : 打狼 最好 步行 。 吉普 动静 太 大 , 只怕 狼 一 听 车响 , 就 往 草甸子 跑 , 今年 雨水 大 , 草长 得 高 , 狼 容易 隐蔽 。

徐 参谋 说 : 你 只要 让 我 见 着 狼 就 行 , 剩下 的 事 你 就 不用 管 了 。

陈阵 感到 自己 可能 犯 了 大错 。

军 吉普 沿着 牧民 四季 迁场 的 古老 土路 , 向 西北 方向 急驰 。 在 春季 被 牲畜 吃 秃 了 的 接羔 草场 , 秋草 已 齐刷刷 地长 到 二尺 高 , 草株 紧密 , 草浪 起伏 , 秋菊 摇曳 , 一股 股 优质 牧草 的 浓郁 香气 扑面而来 。 几只 紫燕飞 追 吉普 , 抢吃 被 吉普 惊起 的 飞虫 飞蛾 。 燕子 很快 被 吉普 甩到 后面 , 前面 又 冒 出 几只 , 在 车前 车后 的 半空中 划出 一道道 紫色 的 弧线 。

陈阵 大口 吸着 秋草秋花 的 醉 香 。 眼前 可是 来 年 春季 接羔 的 地方 , 作为 羊倌 , 他 很 关心 这片 草场 的 长势 。 牧场 每年 百分之七十 的 收入 要 靠 出售 羊毛 和 活羊 , 接羔 草场 都 是 黄金宝 地 , 是 牧场 的 命根子 。 陈阵 细细地 一路 看 过去 , 草长 得 真 好 , 简直 像 有 专人 看管 保护 的 大片 麦田 。 自从 大队 搬迁 到 夏季 新 草场 之后 , 这里 再 没有 扎过 一个 蒙古包 。 陈阵 深深 感谢 狼群 和 马倌 , 如果 没有 狼群 , 这么 喷香 诱人 的 草场 , 早就 让 黄羊 、 野兔 和 草原 鼠 啃 黄 了 。 整整 一个 夏季 , 草原 狼 硬是 没 让 那些 抢草 高手 得逞 。

在 如此 丰茂 的 草场 上 , 陈阵 每 一眼 看见 的 又 是 马倌 们 的 辛苦 。 是 他们 不分昼夜 、 不顾 炎热 和 蚊群 , 死死地 拦住 贪嘴 快 腿 的 马群 , 把 它们 圈到 山地 草场 去 吃 那些 二等 的 羊 胡子 山草 , 或 牛羊 啃过 的 剩草 , 就是 不让 马群 走近 接羔 草场 。 马背上 的 民族 都 爱马 , 视马 如命 。 但是 , 在 放牧 时 , 牧民 却 把 马群 当作 盗贼 和 蝗虫 来 提防 。 如果 没有 马倌 , 这片 牧民 的 活命 草场 , 只会 剩下 一堆堆 消化 不 充分 的 马粪 、 一丛丛 被 马尿烧 黄 烧死 的 枯草 。 可是 , 农区 来 的 兵团 干部 , 能 懂得 草原 和 牧业 的 奥妙 吗 ?

吉普 飞驰 , 但 已卷 不起 黄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