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三十三章 (1)

第三十三章 (1)

熊可 牵 , 虎 可 牵 , 狮可 牵 , 大象 也 可 牵 。 蒙古草原 狼 , 不可 牵 。

小狼 宁可 被 勒死 , 也 不肯 被 搬家 的 牛车 牵 上路 。

全 大队 的 牛群 羊群 , 天刚亮 就 已 提前 出发 , 浩浩荡荡 的 搬家 车队 也 已经 翻过 西边 的 山梁 , 分组 迁往 大队 的 秋季 草场 。 可是 二组 的 知青 包 六辆 重载 的 牛车 还 没有 启动 , 毕利格 老人 和 嘎斯迈 已经 派人来 催 了 两次 。

张继原 这 几天 专门 回来 帮着 搬家 。 然而 , 面对 死 犟 暴烈 的 小 狼 , 陈阵 与 张继原 一筹莫展 。 陈阵 没有 想到 , 养狼 近半年 了 , 一次次 大风大浪 都 侥幸 闯 了 过来 , 最后 竟会卡 在 小 狼 的 搬家 上 。

从 春季 草场 搬 过来 的 时候 , 小狼 还是 个 刚刚 断奶 的 小崽子 , 只有 一尺 多长 , 搬家 时候 , 把 它 放在 装干 牛粪 的 木头 箱子 里 就 带 过来 了 。 经过 小 半个 春季 和 整整 一个 夏季 的 猛吃 海塞 , 到 秋初 , 小狼 已 长成 了 一条 体型 中等 的 大 狼 。 家里 没有 可以 装下 它 的 铁箱 和 铁笼 , 即便 能装 下 它 , 陈阵 也 绝无 办法 把 它 弄 进去 。 而且 , 他 也 没有 空余 的 车位 来 运小狼 , 知青 的 牛车 本来 就 不够 用 , 他 和 杨克 的 几 大箱 书 又 额外 占 了 大半 车 。 六辆 牛车 全部 严重 超载 , 长途 迁场 弄不好 就 会 翻车 , 或者 坏车 抛锚 。 草原 迁场 的 日子 取决于 天气 , 为了 避开 下雨 , 全 大队 的 搬家 突然 提前 , 陈阵 一时 手足无措 。

张继原 急 得 一头 汗 , 嚷嚷 道 : 你 早 干什么 来 了 ? 早就 应该 训练 牵着 小 狼 走 。

陈阵 没好气儿 地说 : 我 怎么 没训 ? 小时候 它 分量 轻 , 还 能 拽 得动 它 , 可到 了 后来 , 谁 还 能 拽 得动 ? 一个 夏天 , 从来 都 是 它 拽 我 走 , 从来 就 不让 我 牵 , 拽 狠 了 , 它 就 咬 人 。 狼 不是 狗 , 你 打死 它 , 它 也 不 听 你 的 。 狼 不是 老虎 狮子 , 你 见 过 大 马戏团 有 狼 表演 吗 ? 再 厉害 的 驯兽 员 也 驯 不服 狼 , 你 就是 把 苏联 驯虎 女郎 请来 也 没用 。 你 见 狼 见得 比 我 多 , 难道 你 还 不 知道 狼 ?

张继原 咬咬牙 说 : 我 再 牵 它 一次 试试 , 再 不行 我 就 玩儿 狠 的 了 ! 他 拿 了 一根 马棒 , 走到 小 狼 跟前 , 从 陈阵 手里 接过 铁环 , 开始 拽 狼 。 小狼 立即 冲着 他 龇牙咧嘴 , 凶狠 咆哮 , 身子 的 重心 后移 , 四爪 朝前 撑 地 , 梗着 脖子 , 狼劲 十足 , 寸步不让 。 张继原 像 拔河 一样 , 使足 了 全身 力气 , 也 拽 不动 狼 。 他 顾不了 许多 , 又 转过身 , 把 铁链 扛 在 肩膀 上 像 长江 纤夫 那样 伏 下身 拼命 拉 。 这回 小狼 被 拉动 了 , 四只 撑 地 的 爪子 扒出 了 两道 沙槽 , 推出 了 两 小 堆土 。 小狼 被 拉 得 急 了 眼 , 突然 重心 前移 准备 扑 咬 。 它 刚 一 松劲 , 张继原 一头 栽到 地上 , 扑 了 一头 一脸 的 土 , 也 把 小 狼 拽 得 一溜 滚 , 人 与 狼 缠 在 一起 , 狼口 离 张继原 的 咽喉 只有 半尺 。 陈阵 吓 得 冲上去 搂住 小狼 , 用 胳膊 紧紧 夹住 它 的 脖子 。 小狼 被 夹 在 陈阵 的 胳肢窝 里 还 朝 张继原 张牙舞爪 , 恨不得 冲上去 狠狠 咬 他 一口 。

两人 脸色 发白 发黑 , 大 口 喘气 。 张继原 说 : 这下 可真 麻烦 了 , 这次 搬家 要 走 两三天 呢 。 要是 一天 的 路程 , 咱们 还 可以 把 小 狼 先 放在 这里 , 第二天 再 赶辆 空车 回来 想 办法 。 可是 两三天 的 路程 , 来回 就 得 四五天 。 羊毛 库房 的 管理员 和 那 帮 民工 还 没 搬走 呢 , 一条 狼 单独 拴 在 这里 , 不 被 他们 弄死 , 也 得 被 团部 的 打狼队 打死 。 我 看 , 咱们 无论如何 也 得 把 小 狼 弄 走 , 对 了 , 要 不 就 用 牛车 来 拽 吧 。

陈阵 说 : 牛车 ? 我前 几天 就 试过 了 , 没用 , 还 差点 没 把 它 勒死 。 我 可 知道 了 什么 叫 桀骜不驯 , 什么 叫 宁死不屈 。 狼 就是 被 勒死 也 不肯 就范 , 我 算是 没辙 了 。

张继原 说 : 那 我 也 得 亲眼 看看 。 你 再 牵 一条 小 母狗 在 旁边 , 给 它 作个 示范 吧 ?

陈阵 摇头 : 我 也 试过 了 , 没用 。

张继原 不信 : 那 就 再试一次 。 说完 就 牵过来 一辆 满载 重物 的 牛车 , 将 一根 绳子 拴 在 小 母狗 的 脖子 上 , 然后 又 把 绳子 的 另一端 拴 在 牛车 尾部 的 横木 上 。 张继原 牵 着 牛车 围着 小狼转 , 小 母狗 松着 皮绳 乖乖 地 跟着 牛车 后面 走 。 张继原 一边 走 , 一边 轻声细语 地 哄 着 小 狼 说 : 咱们 要 到 好 地方 去 了 , 就 这样 , 跟着 牛车 走 , 学学看 , 很 简单 很 容易 的 , 你 比 狗 聪明 多 了 , 怎么 连 走路 都 学 不会 啊 , 来来来 , 好好 看看 ……

小狼 很 不 理解 地 看着 小 母狗 , 昂着 头 , 一副 不屑 的 样子 。 陈阵 连 哄 带 骗 , 拽 着 小 狼 跟着 小 母狗 走 。 小狼 勉强 走 了 几步 , 实际上 仍然 是 小 狼 拽 着 陈阵 在 走 。 它 之所以 跟着 小 母狗 走 , 只是 因为 它 喜欢 小 母狗 , 并 没有 真想 走 的 意思 。 又 走 了 一圈 , 陈阵 就 把 铁链 套扣 在 牛车 横木 上 , 希望 小狼能 跟着 牛车 开路 。 铁链 一 跟 牛车 相连 , 小狼 马上 就 开始 狠命 拽 链子 , 比 平时 拽 木桩 还 用力 , 把 沉重 的 牛车 拽 得 咣 咣响 。

陈阵望 着 面前 空旷 的 草场 , 已经 没有 一个 蒙古包 、 没有 一只 羊 了 , 急得 嘴角 起泡 。 再 不 上路 , 到 天黑 也 赶不到 临时 驻地 , 那么 多 岔道 , 那么 多 小组 , 万一 走 迷了路 , 杨克 的 羊群 , 高 建中 的 牛群 怎么 扎营 ? 他们 俩 上 哪儿 去 喝茶 吃饭 ? 更 危险 的 是 , 到 晚上 人 都 累 了 , 下夜 没有 狗 怎么办 ? 如果 羊群 出 了 事 , 最后 查 原因 查到 养狼误 了 事 , 陈阵 又 该 挨批 , 小狼 又 该 面临 挨 枪子 的 危险 。

陈阵 急得发 了 狠心 , 说 : 如果 放掉 它 , 它 是 死 ; 拖 它 走 , 它 也 是 死 , 就让 它 死里求生 吧 。 走 ! 就 拖 着 它 走 ! 你 去 赶车 , 把 你 的 马 给 我 骑 , 我 押车 , 照看 小狼 。

张继原 长叹 一口气 说 : 看来 游牧 条件 下真养 不成 狼 啊 。

陈阵 将 拴着 小 母狗 和 小 狼 的 牛车 , 调 到 车队 的 最后 。 他 把 最后 一头 牛 的 牛 头绳 , 拴 在 第

五辆 牛车 的 后 横木 上 , 然后 大喊 一声 : 出发 !

张继原 不敢 坐在 头 车上 赶车 , 他 牵 着 头牛 慢慢 走 。 牛车 一辆 跟着 一辆 启动 了 , 当 最后 一辆车 动 起来 的 时候 , 小 母狗 马上 跟着 动 , 可是 小狼 一直 等到 近 三米 长 的 铁链 快 拽 直 了 还 不动 。 这次 搬家 的 六条 大 犍牛 , 都 是 高 建中 挑选 出来 的 最壮 最快 的 牛 , 为了 搬家 , 还 按照 草原 规矩 把 牛少 吃 多 喝 地 拴 了 三天 , 吊空 了 庞大 的 肚皮 , 此时 正是 犍牛 憋足劲 拉车 的 好 时候 。 六 头牛 大步流星 地 走 起来 , 狼 哪里 犟 得 过 牛 , 小狼 连撑 地 的 准备 动作 还 没有 做好 , 就 一下子 被 牛车 呼地 拽 了 一个 大 跟头 。

小狼 又 惊 又 怒 , 拼命 挣扎 , 四爪 乱 抓 , 扒 住 地 猛地 一 翻身 , 急忙 爬起来 , 跑 了 几步 , 迅速 做好 了 四 爪 撑 地 的 抵抗 动作 。 牛车上 了 车道 , 加快 了 速度 。 小狼 梗着 脖子 , 踉踉跄跄 地撑 了 十几米 , 又 被 牛车 拽 翻 。 绳子 像 拖死 狗 一样 地 拖 着 小 狼 , 草根 茬 刮下 一层 狼毛 。 当小狼 被 拖倒 在 地 , 它 的 后 脖子 就 使 不 上劲 , 而 吃劲 的 地方 却是 致命 的 咽喉 。 皮 项圈 越勒越 紧 , 勒得 它 伸长 了 舌头 , 翻着 白眼 。 小狼 张大嘴 , 拼命 喘气 挣扎 , 四爪 乱 蹬 , 陈阵 吓 得 几乎 就要 喊 停车 了 。 就 在 这时 , 小狼 忽然 发狂地 拱动 身体 , 连 蹬 带 踹 , 后腿 终于 踹 着 了 路 埂 , 又 奇迹般地 向前 一窜 , 一 轱辘 翻过 身 爬 了 起来 。 小狼 生怕 铁链 拉直 , 又 向前 快 跑 了 几步 。 陈阵 发现 这次 小狼 比 上次 多 跑 了 两步 , 它 明显 是 为了 多 抢 出点 时间 , 以便 再 做 更 有效 的 抵抗 动作 。 小狼 抢 在 铁链 拽 直 以前 , 极力 把 身体 大幅度 地 后仰 , 身体 的 重心 比前 一次 更加 靠 后 半尺 。 铁链 一 拉直 , 小狼 居然 没 被 拽 倒 , 它 犟 犟 地 梗着 脖子 , 死死地 撑 地 , 四只 狼 爪 像 搂草机 一般 搂 起路 梗 上 的 一堆 秋草 。 草 越积越 多 , 成 了 滑行 障碍 , 呼地 一下 , 小狼 又 被 牛车 拽 了 一个 大 跟头 。 急忙 跑 了 两步 , 再撑 地 。

小 母狗 侧头 同情 地 看看 小狼 , 发出 哼哼 的 声音 , 还 向 它 伸 了 一下 爪子 , 那 意思 像是 说 , 快 像 我 这样 走 , 要不然 会 被 拖死 的 。 可是 小狼 对 小 母狗 连理 也 不理 , 根本 不屑 与 狗 为伍 , 继续 用 自己 的 方式 顽抗 。 拽 倒 了 , 拱动 身体 踹 蹬 路 埂 , 挣扎 着 爬起来 , 冲前 几步 , 摆好 姿势 , 梗着 脖子 , 被 绷直 的 绞索 勒紧 ; 然后 再 一次 被 拽 倒 , 再 拼命 翻过 身 …… 陈阵 发现 , 小狼 不是 不会 跟着 牛车 跑 和 走 , 不是 学 不会 小狗 的 跟 车 步伐 , 但是 , 它 宁可 忍受 与 死亡 绞索 搏斗 的 疼痛 , 就是 不肯 像 狗 那样 被 牵 着 走 。 被 牵 与 拒 牵 —— 绝对 是 狼 与 狗 、 狼 与 狮虎 熊象 、 狼 与 大部分 人 的 根本 界限 。 草原 上 没有 一条 狼会 越出 这道 界限 , 向 人 投降 。 拒绝 服从 , 拒绝 被 牵 , 是 作为 一条 真正 的 蒙古草原 狼 做 狼 的 绝对 准则 , 即便 是 这条 从未 受过 狼群 教导 的 小 狼 也 是 如此 。

小狼 仍 在 死 抗 , 坚硬 的 沙路 像 粗 砂纸 , 磨 着 小 狼 爪 , 鲜血淋漓 。 陈阵 胸口 一阵 猛烈地 心绞痛 。 草原 狼 , 万年 来 倔强 草原 民族 的 精神 图腾 , 它 具有 太多 让 人 感到 羞愧 和 敬仰 的 精神力量 。 没有 多少 人 能够 像 草原 狼 那样 不屈不挠 地 按照 自己 的 意志 生活 , 甚至 不惜 以 生命 为 代价 , 来 抗击 几乎 不可 抗拒 的 外来 力量 。

陈阵 由此 觉得 自己 对 草原 狼 的 认识 还是 太 肤浅 了 。 很 长时间 来 , 他 一直 认为 狼以 食为天 、 狼以 杀 为 天 。 显然 都 不是 , 那种 认识 是 以 人 之心 , 度 狼 之 腹 。 草原 狼 无论 食 与 杀 , 都 不是 目的 , 而是 为了 自己 神圣不可 侵犯 的 自由 、 独立 和 尊严 。 神圣 得 使 一切 真正 崇拜 它 的 牧人 , 都 心甘情愿 地被 送入 神秘 的 天葬场 , 期盼 自己 的 灵魂 也 能 像 草原 狼 的 灵魂 那样 自由 飞翔 ……

倔强 的 小 狼 被 拖 了 四五里 , 它 后 脖子 的 毛 已 被 磨掉 一半 , 肉皮 渗出 了 血 , 四个 爪子 上厚韧 的 爪 掌 , 被 车道 坚硬 的 沙地 磨出 了 血肉 。 当小狼 再 一次 被 牛车 拽 倒 之后 , 耗尽 了 体力 的 小 狼 翻 不过 身来 了 , 像 围场 上 被 快 马 和 套马 杆 拖 着 走 的 垂死 的 狼 , 挣扎 不 动 , 只能 大 口 喘气 。 继而 , 一 大片 红雾 血珠 突然 从小 狼 的 口中 喷出 , 小狼 终于 被 项圈 勒破 了 喉咙 。 陈阵 吓 得 大喊 停车 , 迅速 跳 下马 , 抱 着 全身 痉挛 的 小 狼 向前走 了 一米 多 , 松 了 铁链 。 小狼 拼命 喘息 补气 , 大口 的 狼 血 喷 在 陈阵 的 手掌 上 , 他 的 手臂 上 也 印上 了 小 狼 后 脖子 洇 出 的 血 。 小狼 气息奄奄 , 嘴里 不停 地 喷血 , 疼得 它 用血 爪挠 陈阵 的 手 , 但 狼 爪甲 早已 磨 秃 , 爪 掌 也 已 成为 血 嫩嫩的 新肉 掌 。 陈阵 鼻子 一酸 , 泪水 扑 扑 地滴 在 狼 血里 。

张继原 跑 来 , 一见 几处 出血 的 小 狼 , 惊得 瞪 大 了 眼 。 他 围着 小狼转 了 几圈 , 急得 手足无措 , 说 : 这 家伙 怎么 这么 倔 啊 ? 这 不是 找死 嘛 , 这 可 怎么办 呢 ?

陈阵 紧紧 抱 着 小 狼 , 也 急 得 不知 如何是好 。 小狼 疼痛 的 颤抖 使 他 的 心 更加 疼痛 和 颤栗 。

张继原 擦 了 擦 满头 的 汗 , 又 想 了 想 说 : 才 半岁 大 , 拖 都 拖 不 走 , 就算 把 它 弄 到 了 秋 草场 , 往后 就 该 一个月 搬 一次 家 了 , 它 要是 完全 长成 大狼 , 咱们 怎么 搬动 它 ? 我 看 …… 我 看 …… 咱们 还 不如 就 在 这儿 …… 把 它 放 了 算了 , 让 它 自谋出路 吧 ……

陈阵 铁青 着 脸 冲着 他 大声 吼道 : 小狼 不是 你 亲手 养大 的 , 你 不 懂 ! 自谋生路 ? 这 不是 让 它 去 送死 吗 ! 我 一定 要养 小 狼 ! 我 非得 把 它 养成 一条 大狼 ! 让 它 活下去 ! 说完 , 陈阵心 一横 , 呼地 跳 起来 , 大步 跑 到 装 杂物 和 干 牛粪 的 牛车 旁 , 气呼呼 地 解开 了 牛 头绳 , 把 牛车 牵 到 车队 后面 , 一 狠心 , 解开 拴 车绳 , 猛地 掀掉 柳条 车筐 , 把 大半 车干 牛粪 呼地 全部 卸到 了 车道 旁边 。 他 已 铁定 主意 , 要 把 牛车上 腾空 的 粪筐 改造 成 一个 囚 车厢 , 一个 临时 囚笼 , 强行 搬运 小狼 。

张继原 没 拦住 , 气得 大叫 : 你 疯 啦 ! 长途 搬家 , 一路上 吃饭 烧茶 全靠 这 半车 干粪 。 要是 半道 下雨 , 咱们 四个 连饭 也 吃不上 了 。 就是 到 了 新 地方 , 还 得 靠 这些 干粪 坚持 几天 呢 。 你 , 你 你 竟然 敢 卸 粪 运狼 , 非 被 牧民 骂 死 不可 ! 高建 中非 跟你急 了 不行 !

陈阵 迅速 地 卸车 装车 , 咬着牙 狠狠 说道 : 到 今天 过夜 的 地方 , 我 去 跟 嘎斯迈 借 牛粪 , 一到 新 营盘 我 马上 就 去 捡 粪 , 耽误 不了 你们 喝茶 吃饭 !

小狼 刚刚 从 死亡 的 边缘 缓 过来 , 不顾 四爪 的 疼痛 , 顽强 地站 在 沙地 上 , 四条 腿疼 得 不停 地 发抖 , 口中 仍然 滴 着 血 , 却 又 梗 起 脖子 , 继续 作着 撑 地 的 姿势 , 提防 牛车 突然 启动 。 它 瞪 大 了 狼眼 , 摆 出 一副 战斗 到 死 的 架势 , 哪怕 被 牛车 磨 秃 了 四爪 四腿 , 磨出 骨茬 , 也 在所不惜 。


第三十三章 (1)

熊可 牵 , 虎 可 牵 , 狮可 牵 , 大象 也 可 牵 。 蒙古草原 狼 , 不可 牵 。

小狼 宁可 被 勒死 , 也 不肯 被 搬家 的 牛车 牵 上路 。

全 大队 的 牛群 羊群 , 天刚亮 就 已 提前 出发 , 浩浩荡荡 的 搬家 车队 也 已经 翻过 西边 的 山梁 , 分组 迁往 大队 的 秋季 草场 。 可是 二组 的 知青 包 六辆 重载 的 牛车 还 没有 启动 , 毕利格 老人 和 嘎斯迈 已经 派人来 催 了 两次 。

张继原 这 几天 专门 回来 帮着 搬家 。 然而 , 面对 死 犟 暴烈 的 小 狼 , 陈阵 与 张继原 一筹莫展 。 陈阵 没有 想到 , 养狼 近半年 了 , 一次次 大风大浪 都 侥幸 闯 了 过来 , 最后 竟会卡 在 小 狼 的 搬家 上 。

从 春季 草场 搬 过来 的 时候 , 小狼 还是 个 刚刚 断奶 的 小崽子 , 只有 一尺 多长 , 搬家 时候 , 把 它 放在 装干 牛粪 的 木头 箱子 里 就 带 过来 了 。 经过 小 半个 春季 和 整整 一个 夏季 的 猛吃 海塞 , 到 秋初 , 小狼 已 长成 了 一条 体型 中等 的 大 狼 。 家里 没有 可以 装下 它 的 铁箱 和 铁笼 , 即便 能装 下 它 , 陈阵 也 绝无 办法 把 它 弄 进去 。 而且 , 他 也 没有 空余 的 车位 来 运小狼 , 知青 的 牛车 本来 就 不够 用 , 他 和 杨克 的 几 大箱 书 又 额外 占 了 大半 车 。 六辆 牛车 全部 严重 超载 , 长途 迁场 弄不好 就 会 翻车 , 或者 坏车 抛锚 。 草原 迁场 的 日子 取决于 天气 , 为了 避开 下雨 , 全 大队 的 搬家 突然 提前 , 陈阵 一时 手足无措 。

张继原 急 得 一头 汗 , 嚷嚷 道 : 你 早 干什么 来 了 ? 早就 应该 训练 牵着 小 狼 走 。

陈阵 没好气儿 地说 : 我 怎么 没训 ? 小时候 它 分量 轻 , 还 能 拽 得动 它 , 可到 了 后来 , 谁 还 能 拽 得动 ? 一个 夏天 , 从来 都 是 它 拽 我 走 , 从来 就 不让 我 牵 , 拽 狠 了 , 它 就 咬 人 。 狼 不是 狗 , 你 打死 它 , 它 也 不 听 你 的 。 狼 不是 老虎 狮子 , 你 见 过 大 马戏团 有 狼 表演 吗 ? 再 厉害 的 驯兽 员 也 驯 不服 狼 , 你 就是 把 苏联 驯虎 女郎 请来 也 没用 。 你 见 狼 见得 比 我 多 , 难道 你 还 不 知道 狼 ?

张继原 咬咬牙 说 : 我 再 牵 它 一次 试试 , 再 不行 我 就 玩儿 狠 的 了 ! 他 拿 了 一根 马棒 , 走到 小 狼 跟前 , 从 陈阵 手里 接过 铁环 , 开始 拽 狼 。 小狼 立即 冲着 他 龇牙咧嘴 , 凶狠 咆哮 , 身子 的 重心 后移 , 四爪 朝前 撑 地 , 梗着 脖子 , 狼劲 十足 , 寸步不让 。 张继原 像 拔河 一样 , 使足 了 全身 力气 , 也 拽 不动 狼 。 他 顾不了 许多 , 又 转过身 , 把 铁链 扛 在 肩膀 上 像 长江 纤夫 那样 伏 下身 拼命 拉 。 这回 小狼 被 拉动 了 , 四只 撑 地 的 爪子 扒出 了 两道 沙槽 , 推出 了 两 小 堆土 。 小狼 被 拉 得 急 了 眼 , 突然 重心 前移 准备 扑 咬 。 它 刚 一 松劲 , 张继原 一头 栽到 地上 , 扑 了 一头 一脸 的 土 , 也 把 小 狼 拽 得 一溜 滚 , 人 与 狼 缠 在 一起 , 狼口 离 张继原 的 咽喉 只有 半尺 。 陈阵 吓 得 冲上去 搂住 小狼 , 用 胳膊 紧紧 夹住 它 的 脖子 。 小狼 被 夹 在 陈阵 的 胳肢窝 里 还 朝 张继原 张牙舞爪 , 恨不得 冲上去 狠狠 咬 他 一口 。

两人 脸色 发白 发黑 , 大 口 喘气 。 张继原 说 : 这下 可真 麻烦 了 , 这次 搬家 要 走 两三天 呢 。 要是 一天 的 路程 , 咱们 还 可以 把 小 狼 先 放在 这里 , 第二天 再 赶辆 空车 回来 想 办法 。 可是 两三天 的 路程 , 来回 就 得 四五天 。 羊毛 库房 的 管理员 和 那 帮 民工 还 没 搬走 呢 , 一条 狼 单独 拴 在 这里 , 不 被 他们 弄死 , 也 得 被 团部 的 打狼队 打死 。 我 看 , 咱们 无论如何 也 得 把 小 狼 弄 走 , 对 了 , 要 不 就 用 牛车 来 拽 吧 。

陈阵 说 : 牛车 ? 我前 几天 就 试过 了 , 没用 , 还 差点 没 把 它 勒死 。 我 可 知道 了 什么 叫 桀骜不驯 , 什么 叫 宁死不屈 。 狼 就是 被 勒死 也 不肯 就范 , 我 算是 没辙 了 。

张继原 说 : 那 我 也 得 亲眼 看看 。 你 再 牵 一条 小 母狗 在 旁边 , 给 它 作个 示范 吧 ?

陈阵 摇头 : 我 也 试过 了 , 没用 。

张继原 不信 : 那 就 再试一次 。 说完 就 牵过来 一辆 满载 重物 的 牛车 , 将 一根 绳子 拴 在 小 母狗 的 脖子 上 , 然后 又 把 绳子 的 另一端 拴 在 牛车 尾部 的 横木 上 。 张继原 牵 着 牛车 围着 小狼转 , 小 母狗 松着 皮绳 乖乖 地 跟着 牛车 后面 走 。 张继原 一边 走 , 一边 轻声细语 地 哄 着 小 狼 说 : 咱们 要 到 好 地方 去 了 , 就 这样 , 跟着 牛车 走 , 学学看 , 很 简单 很 容易 的 , 你 比 狗 聪明 多 了 , 怎么 连 走路 都 学 不会 啊 , 来来来 , 好好 看看 ……

小狼 很 不 理解 地 看着 小 母狗 , 昂着 头 , 一副 不屑 的 样子 。 陈阵 连 哄 带 骗 , 拽 着 小 狼 跟着 小 母狗 走 。 小狼 勉强 走 了 几步 , 实际上 仍然 是 小 狼 拽 着 陈阵 在 走 。 它 之所以 跟着 小 母狗 走 , 只是 因为 它 喜欢 小 母狗 , 并 没有 真想 走 的 意思 。 又 走 了 一圈 , 陈阵 就 把 铁链 套扣 在 牛车 横木 上 , 希望 小狼能 跟着 牛车 开路 。 铁链 一 跟 牛车 相连 , 小狼 马上 就 开始 狠命 拽 链子 , 比 平时 拽 木桩 还 用力 , 把 沉重 的 牛车 拽 得 咣 咣响 。

陈阵望 着 面前 空旷 的 草场 , 已经 没有 一个 蒙古包 、 没有 一只 羊 了 , 急得 嘴角 起泡 。 再 不 上路 , 到 天黑 也 赶不到 临时 驻地 , 那么 多 岔道 , 那么 多 小组 , 万一 走 迷了路 , 杨克 的 羊群 , 高 建中 的 牛群 怎么 扎营 ? 他们 俩 上 哪儿 去 喝茶 吃饭 ? 更 危险 的 是 , 到 晚上 人 都 累 了 , 下夜 没有 狗 怎么办 ? 如果 羊群 出 了 事 , 最后 查 原因 查到 养狼误 了 事 , 陈阵 又 该 挨批 , 小狼 又 该 面临 挨 枪子 的 危险 。

陈阵 急得发 了 狠心 , 说 : 如果 放掉 它 , 它 是 死 ; 拖 它 走 , 它 也 是 死 , 就让 它 死里求生 吧 。 走 ! 就 拖 着 它 走 ! 你 去 赶车 , 把 你 的 马 给 我 骑 , 我 押车 , 照看 小狼 。

张继原 长叹 一口气 说 : 看来 游牧 条件 下真养 不成 狼 啊 。

陈阵 将 拴着 小 母狗 和 小 狼 的 牛车 , 调 到 车队 的 最后 。 他 把 最后 一头 牛 的 牛 头绳 , 拴 在 第

五辆 牛车 的 后 横木 上 , 然后 大喊 一声 : 出发 !

张继原 不敢 坐在 头 车上 赶车 , 他 牵 着 头牛 慢慢 走 。 牛车 一辆 跟着 一辆 启动 了 , 当 最后 一辆车 动 起来 的 时候 , 小 母狗 马上 跟着 动 , 可是 小狼 一直 等到 近 三米 长 的 铁链 快 拽 直 了 还 不动 。 这次 搬家 的 六条 大 犍牛 , 都 是 高 建中 挑选 出来 的 最壮 最快 的 牛 , 为了 搬家 , 还 按照 草原 规矩 把 牛少 吃 多 喝 地 拴 了 三天 , 吊空 了 庞大 的 肚皮 , 此时 正是 犍牛 憋足劲 拉车 的 好 时候 。 六 头牛 大步流星 地 走 起来 , 狼 哪里 犟 得 过 牛 , 小狼 连撑 地 的 准备 动作 还 没有 做好 , 就 一下子 被 牛车 呼地 拽 了 一个 大 跟头 。

小狼 又 惊 又 怒 , 拼命 挣扎 , 四爪 乱 抓 , 扒 住 地 猛地 一 翻身 , 急忙 爬起来 , 跑 了 几步 , 迅速 做好 了 四 爪 撑 地 的 抵抗 动作 。 牛车上 了 车道 , 加快 了 速度 。 小狼 梗着 脖子 , 踉踉跄跄 地撑 了 十几米 , 又 被 牛车 拽 翻 。 绳子 像 拖死 狗 一样 地 拖 着 小 狼 , 草根 茬 刮下 一层 狼毛 。 当小狼 被 拖倒 在 地 , 它 的 后 脖子 就 使 不 上劲 , 而 吃劲 的 地方 却是 致命 的 咽喉 。 皮 项圈 越勒越 紧 , 勒得 它 伸长 了 舌头 , 翻着 白眼 。 小狼 张大嘴 , 拼命 喘气 挣扎 , 四爪 乱 蹬 , 陈阵 吓 得 几乎 就要 喊 停车 了 。 就 在 这时 , 小狼 忽然 发狂地 拱动 身体 , 连 蹬 带 踹 , 后腿 终于 踹 着 了 路 埂 , 又 奇迹般地 向前 一窜 , 一 轱辘 翻过 身 爬 了 起来 。 小狼 生怕 铁链 拉直 , 又 向前 快 跑 了 几步 。 陈阵 发现 这次 小狼 比 上次 多 跑 了 两步 , 它 明显 是 为了 多 抢 出点 时间 , 以便 再 做 更 有效 的 抵抗 动作 。 小狼 抢 在 铁链 拽 直 以前 , 极力 把 身体 大幅度 地 后仰 , 身体 的 重心 比前 一次 更加 靠 后 半尺 。 铁链 一 拉直 , 小狼 居然 没 被 拽 倒 , 它 犟 犟 地 梗着 脖子 , 死死地 撑 地 , 四只 狼 爪 像 搂草机 一般 搂 起路 梗 上 的 一堆 秋草 。 草 越积越 多 , 成 了 滑行 障碍 , 呼地 一下 , 小狼 又 被 牛车 拽 了 一个 大 跟头 。 急忙 跑 了 两步 , 再撑 地 。

小 母狗 侧头 同情 地 看看 小狼 , 发出 哼哼 的 声音 , 还 向 它 伸 了 一下 爪子 , 那 意思 像是 说 , 快 像 我 这样 走 , 要不然 会 被 拖死 的 。 可是 小狼 对 小 母狗 连理 也 不理 , 根本 不屑 与 狗 为伍 , 继续 用 自己 的 方式 顽抗 。 拽 倒 了 , 拱动 身体 踹 蹬 路 埂 , 挣扎 着 爬起来 , 冲前 几步 , 摆好 姿势 , 梗着 脖子 , 被 绷直 的 绞索 勒紧 ; 然后 再 一次 被 拽 倒 , 再 拼命 翻过 身 …… 陈阵 发现 , 小狼 不是 不会 跟着 牛车 跑 和 走 , 不是 学 不会 小狗 的 跟 车 步伐 , 但是 , 它 宁可 忍受 与 死亡 绞索 搏斗 的 疼痛 , 就是 不肯 像 狗 那样 被 牵 着 走 。 被 牵 与 拒 牵 —— 绝对 是 狼 与 狗 、 狼 与 狮虎 熊象 、 狼 与 大部分 人 的 根本 界限 。 草原 上 没有 一条 狼会 越出 这道 界限 , 向 人 投降 。 拒绝 服从 , 拒绝 被 牵 , 是 作为 一条 真正 的 蒙古草原 狼 做 狼 的 绝对 准则 , 即便 是 这条 从未 受过 狼群 教导 的 小 狼 也 是 如此 。

小狼 仍 在 死 抗 , 坚硬 的 沙路 像 粗 砂纸 , 磨 着 小 狼 爪 , 鲜血淋漓 。 陈阵 胸口 一阵 猛烈地 心绞痛 。 草原 狼 , 万年 来 倔强 草原 民族 的 精神 图腾 , 它 具有 太多 让 人 感到 羞愧 和 敬仰 的 精神力量 。 没有 多少 人 能够 像 草原 狼 那样 不屈不挠 地 按照 自己 的 意志 生活 , 甚至 不惜 以 生命 为 代价 , 来 抗击 几乎 不可 抗拒 的 外来 力量 。

陈阵 由此 觉得 自己 对 草原 狼 的 认识 还是 太 肤浅 了 。 很 长时间 来 , 他 一直 认为 狼以 食为天 、 狼以 杀 为 天 。 显然 都 不是 , 那种 认识 是 以 人 之心 , 度 狼 之 腹 。 草原 狼 无论 食 与 杀 , 都 不是 目的 , 而是 为了 自己 神圣不可 侵犯 的 自由 、 独立 和 尊严 。 神圣 得 使 一切 真正 崇拜 它 的 牧人 , 都 心甘情愿 地被 送入 神秘 的 天葬场 , 期盼 自己 的 灵魂 也 能 像 草原 狼 的 灵魂 那样 自由 飞翔 ……

倔强 的 小 狼 被 拖 了 四五里 , 它 后 脖子 的 毛 已 被 磨掉 一半 , 肉皮 渗出 了 血 , 四个 爪子 上厚韧 的 爪 掌 , 被 车道 坚硬 的 沙地 磨出 了 血肉 。 当小狼 再 一次 被 牛车 拽 倒 之后 , 耗尽 了 体力 的 小 狼 翻 不过 身来 了 , 像 围场 上 被 快 马 和 套马 杆 拖 着 走 的 垂死 的 狼 , 挣扎 不 动 , 只能 大 口 喘气 。 继而 , 一 大片 红雾 血珠 突然 从小 狼 的 口中 喷出 , 小狼 终于 被 项圈 勒破 了 喉咙 。 陈阵 吓 得 大喊 停车 , 迅速 跳 下马 , 抱 着 全身 痉挛 的 小 狼 向前走 了 一米 多 , 松 了 铁链 。 小狼 拼命 喘息 补气 , 大口 的 狼 血 喷 在 陈阵 的 手掌 上 , 他 的 手臂 上 也 印上 了 小 狼 后 脖子 洇 出 的 血 。 小狼 气息奄奄 , 嘴里 不停 地 喷血 , 疼得 它 用血 爪挠 陈阵 的 手 , 但 狼 爪甲 早已 磨 秃 , 爪 掌 也 已 成为 血 嫩嫩的 新肉 掌 。 陈阵 鼻子 一酸 , 泪水 扑 扑 地滴 在 狼 血里 。

张继原 跑 来 , 一见 几处 出血 的 小 狼 , 惊得 瞪 大 了 眼 。 他 围着 小狼转 了 几圈 , 急得 手足无措 , 说 : 这 家伙 怎么 这么 倔 啊 ? 这 不是 找死 嘛 , 这 可 怎么办 呢 ?

陈阵 紧紧 抱 着 小 狼 , 也 急 得 不知 如何是好 。 小狼 疼痛 的 颤抖 使 他 的 心 更加 疼痛 和 颤栗 。

张继原 擦 了 擦 满头 的 汗 , 又 想 了 想 说 : 才 半岁 大 , 拖 都 拖 不 走 , 就算 把 它 弄 到 了 秋 草场 , 往后 就 该 一个月 搬 一次 家 了 , 它 要是 完全 长成 大狼 , 咱们 怎么 搬动 它 ? 我 看 …… 我 看 …… 咱们 还 不如 就 在 这儿 …… 把 它 放 了 算了 , 让 它 自谋出路 吧 ……

陈阵 铁青 着 脸 冲着 他 大声 吼道 : 小狼 不是 你 亲手 养大 的 , 你 不 懂 ! 自谋生路 ? 这 不是 让 它 去 送死 吗 ! 我 一定 要养 小 狼 ! 我 非得 把 它 养成 一条 大狼 ! 让 它 活下去 ! 说完 , 陈阵心 一横 , 呼地 跳 起来 , 大步 跑 到 装 杂物 和 干 牛粪 的 牛车 旁 , 气呼呼 地 解开 了 牛 头绳 , 把 牛车 牵 到 车队 后面 , 一 狠心 , 解开 拴 车绳 , 猛地 掀掉 柳条 车筐 , 把 大半 车干 牛粪 呼地 全部 卸到 了 车道 旁边 。 他 已 铁定 主意 , 要 把 牛车上 腾空 的 粪筐 改造 成 一个 囚 车厢 , 一个 临时 囚笼 , 强行 搬运 小狼 。

张继原 没 拦住 , 气得 大叫 : 你 疯 啦 ! 长途 搬家 , 一路上 吃饭 烧茶 全靠 这 半车 干粪 。 要是 半道 下雨 , 咱们 四个 连饭 也 吃不上 了 。 就是 到 了 新 地方 , 还 得 靠 这些 干粪 坚持 几天 呢 。 你 , 你 你 竟然 敢 卸 粪 运狼 , 非 被 牧民 骂 死 不可 ! 高建 中非 跟你急 了 不行 !

陈阵 迅速 地 卸车 装车 , 咬着牙 狠狠 说道 : 到 今天 过夜 的 地方 , 我 去 跟 嘎斯迈 借 牛粪 , 一到 新 营盘 我 马上 就 去 捡 粪 , 耽误 不了 你们 喝茶 吃饭 !

小狼 刚刚 从 死亡 的 边缘 缓 过来 , 不顾 四爪 的 疼痛 , 顽强 地站 在 沙地 上 , 四条 腿疼 得 不停 地 发抖 , 口中 仍然 滴 着 血 , 却 又 梗 起 脖子 , 继续 作着 撑 地 的 姿势 , 提防 牛车 突然 启动 。 它 瞪 大 了 狼眼 , 摆 出 一副 战斗 到 死 的 架势 , 哪怕 被 牛车 磨 秃 了 四爪 四腿 , 磨出 骨茬 , 也 在所不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