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七章 (4) / 第八章 (1)

第七章 (4) / 第八章 (1)

空中 飘起 雪末 , 陈阵进 了 包 , 和 杨克 、 梁 建中 围着 铁筒 干 粪 炉 , 喝 早茶 , 吃 手把 肉 和 嘎斯迈 送 的 奶豆腐 。 趁着 这 一会儿 的 闲空 , 陈阵 又 开始 劝 他俩 跟 自己 去 掏 狼窝 , 他 认为 自己 的 理由 很 过硬 : 咱们 以后 少不了 跟 狼 打仗 , 养条 小 狼 才 可以 真正 摸透 狼 的 脾气 , 就 能 知己知彼 。

梁 建中 在 炉板 上 烤 着 肉 , 面有难色 地 说道 : 掏狼 崽 可不是 闹着玩 的 , 前 几天 兰木 扎布 他们 掏狼洞 熏出 一条 母狼 , 母狼 跟 人 玩 了 命 , 差点 没 把 他 的 胳膊 咬断 。 他们 一共 三个 马倌 牛倌 , 七八条 大狗 , 费 了 好 大劲 , 才 打死 母狼 。 狼洞 太深 , 他们 换 了 两拨 人 , 挖 了 两天 才 把 狼 崽 掏 了 出来 。 护 羔子 的 绵羊 都 敢 顶 人 , 护崽 的 母狼 还 不得 跟 人 拼命 。 咱们 连枪 都 没有 , 就 拿 铁锹 马棒 能 对付 得 了 ? 挖 狼 洞 也 不是 件 轻活 , 上次 我 帮桑杰 挖 狼 洞 , 挖 了 两天 , 也 没 挖 到头 , 最后 只好 点火 灌烟 再 封 了 洞 拉倒 , 谁 知道 能 不能 熏死 小 狼 崽 。 桑杰 说 母狼 会 堵烟 , 洞里 也 有 通风 暗口 …… 找 有 狼 崽 的 洞 就 更 难 了 , 狼 的 真真假假 你 还 不 知道 ? 牧民 说 , 狼洞 狼 洞 , 十洞 九空 , 还 经常 搬家 。 牧民 挖到 一窝 狼 崽 都 那么 难 , 咱们 能 挖 着 吗 ?

杨克倒 是 痛快 地 对 陈阵 说 : 我 跟 你 去 。 我 有 根 铁棒 , 很合手 , 头 也 磨 尖 了 , 像 把 小扎枪 。 要 碰见 母狼 , 我 就 不信 咱俩 打 不过 一条 狼 。 再 带上 一把 砍刀 , 几个 二踢脚 。 咱们 连 砍 带炸准 能 把 狼 赶跑 。 要是 能 打死 条大狼 , 那 咱们 就 更 神气 了 。

梁 建中 挖苦 道 : 臭美 吧 。 留神 狼 把 你 抓 成个 独眼龙 , 咬成 狂犬病 , 不 对 , 是 狂狼病 , 那 你 的 小命 可 就 玩儿完 了 。

杨克 晃晃 脑袋 : 没事儿 , 我命 大 , 学校 那回 武斗 , 我们 第一组 五个 人伤 了 四个 , 就 我 没事 。 办 什么 事 都 不能 前怕狼后怕虎 。 汉人 就是 因为 像 你 这样 , 才 经常 让 游牧民族 入主中原 。 兰木 扎布 老说 我 是 吃 草 的 羊 , 他 是 吃 肉 的 狼 。 咱们 要是 自个儿 独立 掏出 一窝 狼 崽 , 看 他 还 敢 说 我 是 羊 了 。 我 豁出 一只 眼 也 得 赌 这 口气 。

陈阵 说 : 好 ! 说定了 ? 可 不许 再 反悔 噢 !

杨克 把 茶碗 往 桌上 一扣 , 大声 说 : 嗨 , 你 说 什么 时候 去 ? 要 快 ! 晚 了 场部 就 该 让 咱们 去 圈 狼 了 。 我 也 特想 参加 围狼 大会战 。

陈阵 站 起来 说 : 那 就 吃完饭 去 , 先 侦察 侦察 。

梁 建中 抹 着 嘴 说 : 得 , 又 得 让 官布 替 你们 俩 放羊 , 咱包 又 要 少 一天 的 工分 了 。

杨克 反唇相稽 道 : 上 回 我 和 陈阵拉回 一车 黄羊 , 能顶 多少 个 月 的 工分 啊 。 尽算 小账 , 没劲 !

陈阵 和 杨克 正在 备鞍 , 巴 雅尔 骑着 一匹 大黄 马跑 来 , 说 爷爷 让 陈阵 去 他家 。 陈阵 说 : 阿爸 让 我 去 , 准保 有 要紧 事 。 杨克说 : 没准 和 围 狼 有 关系 , 你 赶紧 去 吧 , 也 正好 可以 跟 阿爸 讨教 讨教 掏狼 崽 的 技术 和 窍门 。

陈阵 立即 上马 。 巴 雅尔 个子 小 , 在 平地上 不了 马 , 杨克想 把 他 抱 上 马鞍 , 小家伙 不让 , 他 自己 把 大黄 马牵到 牛车 旁 , 踩 着 车辕 认了 马镫 上 了 马 。 两匹马 飞奔而去 。

(第八章) 陈阵 还 未 下马 , 就 闻到 老人 的 蒙古包 里 飘出 一股 浓浓的 肉 腥味 , 不 像是 羊肉 味 。 他 很觉 奇怪 , 急忙 下马 进包 。 毕利格 老人 忙 喊 慢 着 慢 着 。 陈阵 慌忙 站 定 , 发现 东 、 北 、 西三面 的 地毯 都 已 卷起 , 宽大 的 地毡 上铺 着生 马皮 , 马皮 上 摆满 了 钢制 狼 夹子 , 至少 有 七八个 。 蒙古包 中央 炉子 上 的 大锅 , 冒 着 热气 和 腥气 , 锅里 是 黑乎乎 油汪汪 的 一大 锅汤 水 。 嘎斯迈 满面 烟尘 汗迹 , 跪 在 炉 旁加 粪 添火 。 她 的 五岁 小女儿 其其格 正在 玩 一大堆 羊拐 , 足有 六七十个 。 巴图 在 一边 擦 狼 夹子 , 他 还 在 家里 养伤 , 脸上 露出 大片 的 新肉 。 毕利格 的 老伴 老额 吉 也 在 擦 狼 夹 。 陈阵 不知 老人 在 煮 什么 。 老人 在 身旁 挪出 了 空地 , 让 陈阵 坐在 他 的 旁边 。

陈阵 开玩笑 地问 : 您 在 煮 什么 ? 想 煮 狼 夹子 吃 啊 ? 您老 牙口 好 硬 呵 。

毕利格 笑 迷了眼 , 说道 : 你 猜 着 了 一半 , 我 是 在 煮 狼 夹 。 不过 , 我 的 牙口 不成 了 , 是 狼 夹 的 牙口 好 , 你 看看 这 夹子 是不是 满口 钢牙 ?

陈阵 惊讶 地问 : 您 煮 狼 夹 干什么 ?

夹 狼 啊 。 毕利格 指指 大锅 说 : 我来 考考你 , 你 闻闻 这是 什么 肉味 ?

陈阵 摇摇头 。 老人 指 了 指炉 旁 的 一盆 肉 说 : 那 是 马肉 , 是 我 从 泡子 那边 捡回来 的 。 煮 一 大锅 马 肉汤 , 再用 肉汤 煮 狼 夹子 , 你 知道 这 是 为 的 啥 ? 为的是 煮掉 夹子 的 铁锈 味 。 陈阵 明白 了 , 立刻 来 了 兴趣 说 : 得 , 这下 狼 该 踩 进 夹子 里 去 了 , 狼 还是 斗不过 人 。

老人 捋 了 捋 黄白色 的 胡须 说 : 你 要是 这么 想 , 就 还 斗不过 狼 。 狼 鼻子 比狗灵 , 有 一星半点 的 锈味 和 人味 , 那 你 就 瞎 忙乎 了 。 有 一回 我 把 夹子 弄 得 干干净净 , 一点 锈味 人味 也 没有 。 可到 了 也 没 夹 着 狼 , 我 想 了 半天 才 想 起来 , 那天 我下 完 夹子 不 小心 咳出 一口 痰 , 我 要是 连 雪带 痰 一块 捧 走 也 就 没事 了 , 可 我 踩 了 一脚 , 又 扒拉 些 雪盖 上 痰 , 想着 没事 , 可 还是 让 狼 给 闻 出来 了 。

陈阵 吃 了 一惊 , 叹 道 : 狼 的 鼻子 也 太 厉害 了 。

老人 说 : 狼 有 灵性 , 有 神助 , 有鬼 帮 , 难斗 啊 ……

陈阵 正要 顺着 鬼神 往下 问 , 阿爸 跪 起身 来 从 锅里 捞 夹子 了 , 狼 夹 很大 很 重 , 一口 大锅 只能 煮 一个 夹子 。 陈阵 帮 老人 用 木棍 捞出 夹子 , 放在 一块 油腻腻 的 麻袋 上 , 然后 又 下 了 一只 夹子 。 老人 说 : 昨天 我 让 全家人 先擦 了 一天 夹子 , 我 先 煮 过 一遍 了 , 这会儿 是 第二遍 。 这 还 不成 , 呆 会儿 , 还 得 用 马鬃 蘸 着 炼 好 的 马肠油 再 擦 两遍 , 这 才能 用 。 真到 下 夹子 的 时候 还要 戴 手套 , 上 干 马粪 , 打狼 跟 打仗 一样 , 心不细 不成 。 要 比 女人 的 心 还 细 , 比嘎斯迈 的 心 还要 细 。 老人 笑 道 。

嘎斯 迈望 着 陈阵 , 指指 碗 架 说 : 我 知道 你 又 想 喝 我 做 的 奶茶 了 , 我手 埋汰 , 你 自个儿 动手 吧 。 陈阵 不 喜欢 炒米 , 最 喜欢 嘎斯迈 做 的 奶豆腐 , 就 抓 了 四五块 放在 碗 里 , 又 拿 起 暖壶 , 倒 了 满满 一碗 奶茶 。 嘎斯迈 说 : 本来 阿爸 是 要 带巴图 去 下 夹子 的 , 可 他 的 脸 还 出 不了 门 , 就让 你 这个 汉人 儿子 去 吧 。 陈阵 笑 道 : 只要 是 狼 的 事 , 阿爸 就 忘不了 我 。 是 吧 , 阿爸 ?

老人 看着 陈阵 说 : 孩子 啊 , 我 看 你 是 被 狼 缠住 了 , 我 老 了 , 这点 本事 传给 你 。 只要 多上 点心 , 能 打着 狼 。 可 你 要 记住 你 阿爸 的话 , 狼 是 腾格里 派 下来 保护 草原 的 , 狼 没 了 , 草原 也 保不住 。 狼 没 了 , 蒙古人 的 灵魂 也 就 上 不了 天 了 。

陈阵 问 : 阿爸 , 狼 是 草原 的 保护神 , 那 您 为什么 还要 打狼 呢 ? 听说 您 在场 部 的 会上 , 也 同意 大打 。

老人 说 : 狼太多 了 就 不是 神 , 就 成 了 妖魔 , 人杀 妖魔 , 就 没错 。 要是 草原 牛羊 被 妖魔 杀光 了 , 人 也 活不成 , 那 草原 也 保不住 。 我们 蒙古人 也 是 腾格里 派 下来 保护 草原 的 。 没有 草原 , 就 没有 蒙古人 , 没有 蒙古人 也 就 没有 草原 。

陈阵 心头 一震 , 追问 道 : 您 说 狼 和 蒙古人 都 是 草原 的 卫兵 ?

老人 的 目光 突然 变得 警惕 和 陌生 , 他 盯 着 陈阵 的 眼睛 说 : 没错 。 可是 你们 …… 你们 汉人 不 懂 这个 理 。

陈阵 有点 慌 , 忙 说 : 阿爸 , 您 知道 , 我 是 最 反对 大汉 人 主义 的 , 也 不 赞成 关内 的 农民 到 草原 来 开荒 种地 。

老人 脸上 的 皱纹 慢慢 松开 , 他 一面 用 马鬃 擦 着 狼 夹 , 一面 说 : 蒙古人 这么 少 , 要 守住 这么 大 的 草原 难 啊 。 不 打 狼 , 蒙古人 还要 少 ; 打狼 打 多 了 , 蒙古人 更要 少 ……

老人 的话 中 似乎 藏有 玄机 , 一时 不易 搞懂 , 陈阵 有些 疑惑 地 把 问话 咽下 。

所有 的 狼 夹子 都 处理 好 了 , 老人 对 陈阵 说 : 跟 我 一块 去 下 夹子 , 你 要 好好看 我 是 咋 下 的 。 老人 戴上 一付 帆布 手套 , 又 递给 陈阵 一副 。 然后 起身 拿 着 一个 狼 夹 , 搬到 包外 一辆 铁轮 轻便 马车 上 , 车上 垫着 浸过 马肠油 的 破 毡子 。 陈阵 和 巴 雅尔 也 跟着 搬运 , 钢 夹 一出 包 , 夹子 上 的 马油 立即 冻上 一层 薄薄的 油壳 , 将 狼 夹糊得 不见 铁 。 狼 夹 全都 上车 以后 , 老人 又 从 蒙古包 旁 提起 一 小袋 干 马粪 蛋 , 放到 车上 。 一切 准备 停当 , 三人 上马 。 嘎斯迈 追出 几步 对 陈阵 大声 嘱咐 : 陈陈 ( 陈阵 ), 下 夹子 千万 小心 , 狼 夹子 能 夹断 手腕 的 。 那 口气 像是 在 叮嘱 她 的 儿子 巴 雅尔 。

巴勒 和 几条 大狗 见到 狼 夹子 , 猎性 大发 , 也 想 跟着 一块儿 去 。 巴图 急忙 一把抓 着 了 巴勒 脖子 上 的 鬃毛 , 嘎斯迈 也 弯腰 搂住 了 一条 大狗 。 毕利格 老人 喝退 了 狗 , 牵着 套车 的 辕马 , 三人 四马 向 大 泡子 一路 小跑 。

云层 仍 低 低 地压 在 山顶 , 空中 飘起 又 薄 又 轻 的 小 雪片 , 雪绒 干松 。 老人 仰面 接雪 , 过 了 一会 , 脸上 有 了 一点 水 光 , 他 在 摘下 手套 , 又 用 手接 了 一点 雪擦 了 一把 脸 , 说道 : 这些 天 , 忙 得 脸 都 常 忘 了 洗 , 用雪 洗脸 爽快 。 在 炉子 旁边 呆长 了 , 脸上 有 烟味 , 用雪 洗洗 , 去 去 味 , 方便 干活 。

陈阵 也 学着 老人 洗 了 一把 脸 , 又 闻 了 马蹄袖 , 只有 一点点 羊粪 烟味 , 但是 这 可能 就 会 让 几个 人 的 辛苦 前功尽弃 。 陈阵 问 老人 : 身上 的 烟味 要 不要紧 ?

老人 说 : 不大 要紧 , 一路 过去 , 烟味 也 散 没 了 。 记着 , 到 了 那儿 , 小心 别 让 袍子 皮裤 碰上 冻 马肉 就 没事 。

陈阵 说 : 跟 狼斗 , 真累 啊 。 昨天晚上 , 狼 和 狗叫 了 一夜 , 叫 得 特凶 , 吵得 我 一夜 没睡 好 。

老人 说 : 草原 不比 你们 关内 , 关内 汉人 夜夜 能 睡个 安稳 觉 。 草原 是 战场 , 蒙古人 是 战士 , 天生 就是 打仗 的 命 。 想 睡 安稳 觉 的 人 不是 个 好 兵 。 你 要 学会 一 躺 下 就 睡着 , 狗 一 叫 就 睁眼 。 狼 睡觉 , 两个 耳朵 全支 楞 着 , 一有 动静 , 撒腿就跑 。 要斗过 狼 , 没狼 的 这个 本事 不成 。 你 阿爸 就是 条 老狼 。 老人 嗬 嗬 笑了起来 : 能 吃 , 能 打 , 能 睡 , 一袋 烟 的 工夫 , 也 能 迷糊 一小 觉 。 额仑 的 狼 啊 , 都 恨透 我 了 。 我 要是 死 了 , 狼 一准 把 我 啃得 连 骨头 渣子 都 剩 不下 。 我 上 腾格里 就 比 谁 都 快 。 嗬 嗬 ……

陈阵 一边 打着 哈欠 , 一边 说 : 我们 知青 得 神经衰弱 的 人 越来越 多 , 有 一个 女生 已经 病 退回 北京 了 。 再 这么 下去 , 过 几年 我们 这些 知青 得 有 一半 让 狼 打 回 关内 。 我 死 了 可不 把 身子 喂 狼 , 还是 一把 火烧 了 才 痛快 。

老人 笑声 未停 : 嗬 嗬 …… 你们 汉人 太 浪费 , 太 麻烦 。 人死 了 还要 棺材 , 用 那 老些 木头 , 可以 打 多少 牛车 啊 。

陈阵 说 : 哪天 我 死 了 , 可 不用 棺材 , 火化 拉倒 。

老人 笑 道 : 那 也 要 用 多多 的 木头 烧 呢 , 浪费 浪费 。 我们 蒙古人 节约 闹革命 , 死 了 躺 在 牛车上 , 往东 走 , 什么 时候 让 车颠 下来 , 什么 时候 就 等 着 喂 狼 了 。

陈阵 也 笑 了 : 可是 , 阿爸 , 除了 让 狼 把 人 的 灵魂 带上 腾格里 , 是不是 还 为了 节省 木头 呢 ? 因为 草原 上 没有 大树 。

老人 回答 说 : 除了 为了 省 木头 , 更是 为了 “ 吃 肉 还 肉 ”。

吃 肉 还 肉 ?

陈阵 这 还是 第一次 听说 , 顿时 困意 全消 。 忙 问 : 什么 叫 吃 肉 还 肉 ?

老人 说 : 草原 上 的 人 , 吃 了 一辈子 的 肉 , 杀 了 多多 的 生灵 , 有 罪孽 啊 。 人死 了 把 自己 的 肉 还给 草原 , 这才 公平 , 灵魂 就 不苦 啦 , 也 可以 上 腾格里 了 。

陈阵 笑 道 : 这倒 是 很 公平 。 要是 我 以后 不 被 狼 打 回 北京 , 我 没准 也 把 自己 喂 狼 算了 。 一群 狼 吃 一个 人 , 不用 一顿饭 的 工夫 就 利索 了 。 喂 狼 可能 比 火化 速度 更 快 。

老人 乐 了 , 随即 脸上 又 出现 了 担忧 的 神情 : 额仑 草原 从前 没有 几个 汉人 , 全 牧场 一百 三四十个 蒙古包 , 七八百 人 , 全是 蒙族 。 文化 革命 了 , 你们 北京 知青 就 来 了 一百多 , 这会 又 来 了 这 老些 当兵 的 , 开车 的 , 赶 大车 的 , 盖房子 的 。 他们 都 恨 狼 , 都 想要 狼皮 , 往后 枪 一响 , 狼 打 没 了 , 你 想 喂 狼 也 喂 不成 了 。

陈阵 也 乐 了 : 阿爸 , 您 甭 担心 , 没准 往后 打大仗 , 扔 原子弹 , 人 和 狼 一块儿 死 , 谁 也 甭 喂 谁 了 。

老人 比划 了 一个 圆 , 问道 : 圆 …… 圆 子弹 是 啥样子 弹 ?

陈阵费 了 牛劲 , 连 比划 带 说 也 没能 让 老人 明白 ……


第七章 (4) / 第八章 (1)

空中 飘起 雪末 , 陈阵进 了 包 , 和 杨克 、 梁 建中 围着 铁筒 干 粪 炉 , 喝 早茶 , 吃 手把 肉 和 嘎斯迈 送 的 奶豆腐 。 趁着 这 一会儿 的 闲空 , 陈阵 又 开始 劝 他俩 跟 自己 去 掏 狼窝 , 他 认为 自己 的 理由 很 过硬 : 咱们 以后 少不了 跟 狼 打仗 , 养条 小 狼 才 可以 真正 摸透 狼 的 脾气 , 就 能 知己知彼 。

梁 建中 在 炉板 上 烤 着 肉 , 面有难色 地 说道 : 掏狼 崽 可不是 闹着玩 的 , 前 几天 兰木 扎布 他们 掏狼洞 熏出 一条 母狼 , 母狼 跟 人 玩 了 命 , 差点 没 把 他 的 胳膊 咬断 。 他们 一共 三个 马倌 牛倌 , 七八条 大狗 , 费 了 好 大劲 , 才 打死 母狼 。 狼洞 太深 , 他们 换 了 两拨 人 , 挖 了 两天 才 把 狼 崽 掏 了 出来 。 护 羔子 的 绵羊 都 敢 顶 人 , 护崽 的 母狼 还 不得 跟 人 拼命 。 咱们 连枪 都 没有 , 就 拿 铁锹 马棒 能 对付 得 了 ? 挖 狼 洞 也 不是 件 轻活 , 上次 我 帮桑杰 挖 狼 洞 , 挖 了 两天 , 也 没 挖 到头 , 最后 只好 点火 灌烟 再 封 了 洞 拉倒 , 谁 知道 能 不能 熏死 小 狼 崽 。 桑杰 说 母狼 会 堵烟 , 洞里 也 有 通风 暗口 …… 找 有 狼 崽 的 洞 就 更 难 了 , 狼 的 真真假假 你 还 不 知道 ? 牧民 说 , 狼洞 狼 洞 , 十洞 九空 , 还 经常 搬家 。 牧民 挖到 一窝 狼 崽 都 那么 难 , 咱们 能 挖 着 吗 ?

杨克倒 是 痛快 地 对 陈阵 说 : 我 跟 你 去 。 我 有 根 铁棒 , 很合手 , 头 也 磨 尖 了 , 像 把 小扎枪 。 要 碰见 母狼 , 我 就 不信 咱俩 打 不过 一条 狼 。 再 带上 一把 砍刀 , 几个 二踢脚 。 咱们 连 砍 带炸准 能 把 狼 赶跑 。 要是 能 打死 条大狼 , 那 咱们 就 更 神气 了 。

梁 建中 挖苦 道 : 臭美 吧 。 留神 狼 把 你 抓 成个 独眼龙 , 咬成 狂犬病 , 不 对 , 是 狂狼病 , 那 你 的 小命 可 就 玩儿完 了 。

杨克 晃晃 脑袋 : 没事儿 , 我命 大 , 学校 那回 武斗 , 我们 第一组 五个 人伤 了 四个 , 就 我 没事 。 办 什么 事 都 不能 前怕狼后怕虎 。 汉人 就是 因为 像 你 这样 , 才 经常 让 游牧民族 入主中原 。 兰木 扎布 老说 我 是 吃 草 的 羊 , 他 是 吃 肉 的 狼 。 咱们 要是 自个儿 独立 掏出 一窝 狼 崽 , 看 他 还 敢 说 我 是 羊 了 。 我 豁出 一只 眼 也 得 赌 这 口气 。

陈阵 说 : 好 ! 说定了 ? 可 不许 再 反悔 噢 !

杨克 把 茶碗 往 桌上 一扣 , 大声 说 : 嗨 , 你 说 什么 时候 去 ? 要 快 ! 晚 了 场部 就 该 让 咱们 去 圈 狼 了 。 我 也 特想 参加 围狼 大会战 。

陈阵 站 起来 说 : 那 就 吃完饭 去 , 先 侦察 侦察 。

梁 建中 抹 着 嘴 说 : 得 , 又 得 让 官布 替 你们 俩 放羊 , 咱包 又 要 少 一天 的 工分 了 。

杨克 反唇相稽 道 : 上 回 我 和 陈阵拉回 一车 黄羊 , 能顶 多少 个 月 的 工分 啊 。 尽算 小账 , 没劲 !

陈阵 和 杨克 正在 备鞍 , 巴 雅尔 骑着 一匹 大黄 马跑 来 , 说 爷爷 让 陈阵 去 他家 。 陈阵 说 : 阿爸 让 我 去 , 准保 有 要紧 事 。 杨克说 : 没准 和 围 狼 有 关系 , 你 赶紧 去 吧 , 也 正好 可以 跟 阿爸 讨教 讨教 掏狼 崽 的 技术 和 窍门 。

陈阵 立即 上马 。 巴 雅尔 个子 小 , 在 平地上 不了 马 , 杨克想 把 他 抱 上 马鞍 , 小家伙 不让 , 他 自己 把 大黄 马牵到 牛车 旁 , 踩 着 车辕 认了 马镫 上 了 马 。 两匹马 飞奔而去 。

(第八章) 陈阵 还 未 下马 , 就 闻到 老人 的 蒙古包 里 飘出 一股 浓浓的 肉 腥味 , 不 像是 羊肉 味 。 他 很觉 奇怪 , 急忙 下马 进包 。 毕利格 老人 忙 喊 慢 着 慢 着 。 陈阵 慌忙 站 定 , 发现 东 、 北 、 西三面 的 地毯 都 已 卷起 , 宽大 的 地毡 上铺 着生 马皮 , 马皮 上 摆满 了 钢制 狼 夹子 , 至少 有 七八个 。 蒙古包 中央 炉子 上 的 大锅 , 冒 着 热气 和 腥气 , 锅里 是 黑乎乎 油汪汪 的 一大 锅汤 水 。 嘎斯迈 满面 烟尘 汗迹 , 跪 在 炉 旁加 粪 添火 。 她 的 五岁 小女儿 其其格 正在 玩 一大堆 羊拐 , 足有 六七十个 。 巴图 在 一边 擦 狼 夹子 , 他 还 在 家里 养伤 , 脸上 露出 大片 的 新肉 。 毕利格 的 老伴 老额 吉 也 在 擦 狼 夹 。 陈阵 不知 老人 在 煮 什么 。 老人 在 身旁 挪出 了 空地 , 让 陈阵 坐在 他 的 旁边 。

陈阵 开玩笑 地问 : 您 在 煮 什么 ? 想 煮 狼 夹子 吃 啊 ? 您老 牙口 好 硬 呵 。

毕利格 笑 迷了眼 , 说道 : 你 猜 着 了 一半 , 我 是 在 煮 狼 夹 。 不过 , 我 的 牙口 不成 了 , 是 狼 夹 的 牙口 好 , 你 看看 这 夹子 是不是 满口 钢牙 ?

陈阵 惊讶 地问 : 您 煮 狼 夹 干什么 ?

夹 狼 啊 。 毕利格 指指 大锅 说 : 我来 考考你 , 你 闻闻 这是 什么 肉味 ?

陈阵 摇摇头 。 老人 指 了 指炉 旁 的 一盆 肉 说 : 那 是 马肉 , 是 我 从 泡子 那边 捡回来 的 。 煮 一 大锅 马 肉汤 , 再用 肉汤 煮 狼 夹子 , 你 知道 这 是 为 的 啥 ? 为的是 煮掉 夹子 的 铁锈 味 。 陈阵 明白 了 , 立刻 来 了 兴趣 说 : 得 , 这下 狼 该 踩 进 夹子 里 去 了 , 狼 还是 斗不过 人 。

老人 捋 了 捋 黄白色 的 胡须 说 : 你 要是 这么 想 , 就 还 斗不过 狼 。 狼 鼻子 比狗灵 , 有 一星半点 的 锈味 和 人味 , 那 你 就 瞎 忙乎 了 。 有 一回 我 把 夹子 弄 得 干干净净 , 一点 锈味 人味 也 没有 。 可到 了 也 没 夹 着 狼 , 我 想 了 半天 才 想 起来 , 那天 我下 完 夹子 不 小心 咳出 一口 痰 , 我 要是 连 雪带 痰 一块 捧 走 也 就 没事 了 , 可 我 踩 了 一脚 , 又 扒拉 些 雪盖 上 痰 , 想着 没事 , 可 还是 让 狼 给 闻 出来 了 。

陈阵 吃 了 一惊 , 叹 道 : 狼 的 鼻子 也 太 厉害 了 。

老人 说 : 狼 有 灵性 , 有 神助 , 有鬼 帮 , 难斗 啊 ……

陈阵 正要 顺着 鬼神 往下 问 , 阿爸 跪 起身 来 从 锅里 捞 夹子 了 , 狼 夹 很大 很 重 , 一口 大锅 只能 煮 一个 夹子 。 陈阵 帮 老人 用 木棍 捞出 夹子 , 放在 一块 油腻腻 的 麻袋 上 , 然后 又 下 了 一只 夹子 。 老人 说 : 昨天 我 让 全家人 先擦 了 一天 夹子 , 我 先 煮 过 一遍 了 , 这会儿 是 第二遍 。 这 还 不成 , 呆 会儿 , 还 得 用 马鬃 蘸 着 炼 好 的 马肠油 再 擦 两遍 , 这 才能 用 。 真到 下 夹子 的 时候 还要 戴 手套 , 上 干 马粪 , 打狼 跟 打仗 一样 , 心不细 不成 。 要 比 女人 的 心 还 细 , 比嘎斯迈 的 心 还要 细 。 老人 笑 道 。

嘎斯 迈望 着 陈阵 , 指指 碗 架 说 : 我 知道 你 又 想 喝 我 做 的 奶茶 了 , 我手 埋汰 , 你 自个儿 动手 吧 。 陈阵 不 喜欢 炒米 , 最 喜欢 嘎斯迈 做 的 奶豆腐 , 就 抓 了 四五块 放在 碗 里 , 又 拿 起 暖壶 , 倒 了 满满 一碗 奶茶 。 嘎斯迈 说 : 本来 阿爸 是 要 带巴图 去 下 夹子 的 , 可 他 的 脸 还 出 不了 门 , 就让 你 这个 汉人 儿子 去 吧 。 陈阵 笑 道 : 只要 是 狼 的 事 , 阿爸 就 忘不了 我 。 是 吧 , 阿爸 ?

老人 看着 陈阵 说 : 孩子 啊 , 我 看 你 是 被 狼 缠住 了 , 我 老 了 , 这点 本事 传给 你 。 只要 多上 点心 , 能 打着 狼 。 可 你 要 记住 你 阿爸 的话 , 狼 是 腾格里 派 下来 保护 草原 的 , 狼 没 了 , 草原 也 保不住 。 狼 没 了 , 蒙古人 的 灵魂 也 就 上 不了 天 了 。

陈阵 问 : 阿爸 , 狼 是 草原 的 保护神 , 那 您 为什么 还要 打狼 呢 ? 听说 您 在场 部 的 会上 , 也 同意 大打 。

老人 说 : 狼太多 了 就 不是 神 , 就 成 了 妖魔 , 人杀 妖魔 , 就 没错 。 要是 草原 牛羊 被 妖魔 杀光 了 , 人 也 活不成 , 那 草原 也 保不住 。 我们 蒙古人 也 是 腾格里 派 下来 保护 草原 的 。 没有 草原 , 就 没有 蒙古人 , 没有 蒙古人 也 就 没有 草原 。

陈阵 心头 一震 , 追问 道 : 您 说 狼 和 蒙古人 都 是 草原 的 卫兵 ?

老人 的 目光 突然 变得 警惕 和 陌生 , 他 盯 着 陈阵 的 眼睛 说 : 没错 。 可是 你们 …… 你们 汉人 不 懂 这个 理 。

陈阵 有点 慌 , 忙 说 : 阿爸 , 您 知道 , 我 是 最 反对 大汉 人 主义 的 , 也 不 赞成 关内 的 农民 到 草原 来 开荒 种地 。

老人 脸上 的 皱纹 慢慢 松开 , 他 一面 用 马鬃 擦 着 狼 夹 , 一面 说 : 蒙古人 这么 少 , 要 守住 这么 大 的 草原 难 啊 。 不 打 狼 , 蒙古人 还要 少 ; 打狼 打 多 了 , 蒙古人 更要 少 ……

老人 的话 中 似乎 藏有 玄机 , 一时 不易 搞懂 , 陈阵 有些 疑惑 地 把 问话 咽下 。

所有 的 狼 夹子 都 处理 好 了 , 老人 对 陈阵 说 : 跟 我 一块 去 下 夹子 , 你 要 好好看 我 是 咋 下 的 。 老人 戴上 一付 帆布 手套 , 又 递给 陈阵 一副 。 然后 起身 拿 着 一个 狼 夹 , 搬到 包外 一辆 铁轮 轻便 马车 上 , 车上 垫着 浸过 马肠油 的 破 毡子 。 陈阵 和 巴 雅尔 也 跟着 搬运 , 钢 夹 一出 包 , 夹子 上 的 马油 立即 冻上 一层 薄薄的 油壳 , 将 狼 夹糊得 不见 铁 。 狼 夹 全都 上车 以后 , 老人 又 从 蒙古包 旁 提起 一 小袋 干 马粪 蛋 , 放到 车上 。 一切 准备 停当 , 三人 上马 。 嘎斯迈 追出 几步 对 陈阵 大声 嘱咐 : 陈陈 ( 陈阵 ), 下 夹子 千万 小心 , 狼 夹子 能 夹断 手腕 的 。 那 口气 像是 在 叮嘱 她 的 儿子 巴 雅尔 。

巴勒 和 几条 大狗 见到 狼 夹子 , 猎性 大发 , 也 想 跟着 一块儿 去 。 巴图 急忙 一把抓 着 了 巴勒 脖子 上 的 鬃毛 , 嘎斯迈 也 弯腰 搂住 了 一条 大狗 。 毕利格 老人 喝退 了 狗 , 牵着 套车 的 辕马 , 三人 四马 向 大 泡子 一路 小跑 。

云层 仍 低 低 地压 在 山顶 , 空中 飘起 又 薄 又 轻 的 小 雪片 , 雪绒 干松 。 老人 仰面 接雪 , 过 了 一会 , 脸上 有 了 一点 水 光 , 他 在 摘下 手套 , 又 用 手接 了 一点 雪擦 了 一把 脸 , 说道 : 这些 天 , 忙 得 脸 都 常 忘 了 洗 , 用雪 洗脸 爽快 。 在 炉子 旁边 呆长 了 , 脸上 有 烟味 , 用雪 洗洗 , 去 去 味 , 方便 干活 。

陈阵 也 学着 老人 洗 了 一把 脸 , 又 闻 了 马蹄袖 , 只有 一点点 羊粪 烟味 , 但是 这 可能 就 会 让 几个 人 的 辛苦 前功尽弃 。 陈阵 问 老人 : 身上 的 烟味 要 不要紧 ?

老人 说 : 不大 要紧 , 一路 过去 , 烟味 也 散 没 了 。 记着 , 到 了 那儿 , 小心 别 让 袍子 皮裤 碰上 冻 马肉 就 没事 。

陈阵 说 : 跟 狼斗 , 真累 啊 。 昨天晚上 , 狼 和 狗叫 了 一夜 , 叫 得 特凶 , 吵得 我 一夜 没睡 好 。

老人 说 : 草原 不比 你们 关内 , 关内 汉人 夜夜 能 睡个 安稳 觉 。 草原 是 战场 , 蒙古人 是 战士 , 天生 就是 打仗 的 命 。 想 睡 安稳 觉 的 人 不是 个 好 兵 。 你 要 学会 一 躺 下 就 睡着 , 狗 一 叫 就 睁眼 。 狼 睡觉 , 两个 耳朵 全支 楞 着 , 一有 动静 , 撒腿就跑 。 要斗过 狼 , 没狼 的 这个 本事 不成 。 你 阿爸 就是 条 老狼 。 老人 嗬 嗬 笑了起来 : 能 吃 , 能 打 , 能 睡 , 一袋 烟 的 工夫 , 也 能 迷糊 一小 觉 。 额仑 的 狼 啊 , 都 恨透 我 了 。 我 要是 死 了 , 狼 一准 把 我 啃得 连 骨头 渣子 都 剩 不下 。 我 上 腾格里 就 比 谁 都 快 。 嗬 嗬 ……

陈阵 一边 打着 哈欠 , 一边 说 : 我们 知青 得 神经衰弱 的 人 越来越 多 , 有 一个 女生 已经 病 退回 北京 了 。 再 这么 下去 , 过 几年 我们 这些 知青 得 有 一半 让 狼 打 回 关内 。 我 死 了 可不 把 身子 喂 狼 , 还是 一把 火烧 了 才 痛快 。

老人 笑声 未停 : 嗬 嗬 …… 你们 汉人 太 浪费 , 太 麻烦 。 人死 了 还要 棺材 , 用 那 老些 木头 , 可以 打 多少 牛车 啊 。

陈阵 说 : 哪天 我 死 了 , 可 不用 棺材 , 火化 拉倒 。

老人 笑 道 : 那 也 要 用 多多 的 木头 烧 呢 , 浪费 浪费 。 我们 蒙古人 节约 闹革命 , 死 了 躺 在 牛车上 , 往东 走 , 什么 时候 让 车颠 下来 , 什么 时候 就 等 着 喂 狼 了 。

陈阵 也 笑 了 : 可是 , 阿爸 , 除了 让 狼 把 人 的 灵魂 带上 腾格里 , 是不是 还 为了 节省 木头 呢 ? 因为 草原 上 没有 大树 。

老人 回答 说 : 除了 为了 省 木头 , 更是 为了 “ 吃 肉 还 肉 ”。

吃 肉 还 肉 ?

陈阵 这 还是 第一次 听说 , 顿时 困意 全消 。 忙 问 : 什么 叫 吃 肉 还 肉 ?

老人 说 : 草原 上 的 人 , 吃 了 一辈子 的 肉 , 杀 了 多多 的 生灵 , 有 罪孽 啊 。 人死 了 把 自己 的 肉 还给 草原 , 这才 公平 , 灵魂 就 不苦 啦 , 也 可以 上 腾格里 了 。

陈阵 笑 道 : 这倒 是 很 公平 。 要是 我 以后 不 被 狼 打 回 北京 , 我 没准 也 把 自己 喂 狼 算了 。 一群 狼 吃 一个 人 , 不用 一顿饭 的 工夫 就 利索 了 。 喂 狼 可能 比 火化 速度 更 快 。

老人 乐 了 , 随即 脸上 又 出现 了 担忧 的 神情 : 额仑 草原 从前 没有 几个 汉人 , 全 牧场 一百 三四十个 蒙古包 , 七八百 人 , 全是 蒙族 。 文化 革命 了 , 你们 北京 知青 就 来 了 一百多 , 这会 又 来 了 这 老些 当兵 的 , 开车 的 , 赶 大车 的 , 盖房子 的 。 他们 都 恨 狼 , 都 想要 狼皮 , 往后 枪 一响 , 狼 打 没 了 , 你 想 喂 狼 也 喂 不成 了 。

陈阵 也 乐 了 : 阿爸 , 您 甭 担心 , 没准 往后 打大仗 , 扔 原子弹 , 人 和 狼 一块儿 死 , 谁 也 甭 喂 谁 了 。

老人 比划 了 一个 圆 , 问道 : 圆 …… 圆 子弹 是 啥样子 弹 ?

陈阵费 了 牛劲 , 连 比划 带 说 也 没能 让 老人 明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