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七章 (3)

第七章 (3)

张继原 当 了 一年 的 马倌 了 , 他 的 套技 一直 很 差劲 , 经常 几套 不 中 , 胯下 的 杆子 马 就 不肯 再 追 , 常常 自己 换 不成 马 , 还 得 让 巴图 替 他 换 。 要 不 就是 勉强 套住 了 烈马 , 但 没有 在 套住 的 一刹那 , 及时 坐 到 马鞍 后面 的 马屁股 上 , 以便 用 马鞍 支撑住 自己 的 身体 。 于是 他 常常 被 马 拽 脱 了 手 , 马 拖 着 杆子 跑 了 , 不一会儿 , 费 了 几天 的 工夫 做成 的 套马 杆 , 就 被 马 一 踩 三截 。 为了 练 套技 , 他 经常 在 羊群 里 练习 套羊 , 追得 羊群 像 遇到 狼 , 追得 母羊 几乎 流产 , 让 毕利格 老人 一通 好训 以后 才 算 罢休 。 后来 老人 让 他 先 从 套 牛车 后辕头 开始 练 , 他 的 套 技才 大有 长进 , 近来 他 已经 可以 替 陈阵 他们 三个 人 换马 了 , 这 可 解决 了 一个 大 难题 。 张继原 很少 回家 , 一个月 能 在 家里 断断续续 住 上 一 星期 就算 不错 了 。 每次 他 一 回来 , 倒头 便 睡 , 睡醒 以后 就 会 给 同伴 讲 许许多多 人 、 马 、 狼 的 故事 。

马倌 马多 腿 快 , 识多见广 。 牧业 队 分给 马倌 的 专用 马 就 有 八九 匹 , 而且 马群 里 的 生马 , 无主马 也 可以 随便 骑 。 马倌 骑马 几乎 一天 一换 , 甚至 一天 两换 , 从不 吝惜 马力 , 到 任何 地方 都 是 一路 狂奔 , 牛气 烘 烘 。 马倌 到 哪个 蒙古包 都 有人 求 , 求 换马 , 求 捎信 , 求带 东西 , 求请 医生 , 求 讲 小道消息 。 马倌 也 是 收到 姑娘 们 笑容 最多 的 人 , 让 那些 只有 四 五匹 专用 马 , 消息闭塞 的 羊倌 牛倌 羡慕 得 要死 。 但放马 又 是 草原 上 最 艰苦 最 凶险 的 工作 , 没有 身强 、 胆大 、 机敏 、 聪明 、 警觉 、 耐 饥渴 、 耐 寒暑 的 狼 或 军人 的 素质 , 生产队 里 是 不会 选 你 当 马倌 的 。 四人 中能 被 挑走 一个 就算 走运 , 其他 三人 就 绝无 希望 当 马倌 了 。 陈阵 搜集 的 许多 狼 故事 , 就是 张继原 陆续 讲 给 他 听 的 。 每当 张继原 回家 小住 , 陈阵 就 对 他 好吃好喝 好 招待 , 两人 在 狼 的 话题 上 非常 投机 。 马倌 处在 与 狼群 生死 战斗 的 第一线 , 对 狼 的 态度 非常 矛盾 。 陈阵 和 张继原 , 再 加上 杨克 , 三人 经常 聊得 很 晚 , 有时 还 争论不休 。 张继原 回 马群 的 时候 , 也 总要 跟 陈阵 杨克借 一 两本书 揣着 解闷 。

梁 建中 当 牛倌 , 放 140 多 头牛 。 放牛 是 草原 上 最舒服 的 活计 , 草原 上 的 人 说 , 牛倌 牛倌 , 给 个 县官 也 不换 。 牛群 早出晚归 , 自己 认草 又 认家 。 小牛犊 一个 挨 一个 拴 在家 门前 地上 的 马鬃 绳旁 , 母牛 会 准时 回来 喂奶 。 只是 犍牛 讨厌 , 哪儿 草好 往 哪儿 跑 , 懒得 回家 , 牛倌 最 辛苦 的 活 也 就是 找 牛 赶牛 。 但 牛 犟 起来 , 无论 怎么 打 , 它 都 梗着 牛脖子 , 哆嗦 着 眼皮 , 赖 在 地上 就是 不 走 , 让 人气 得 想 咬 牛 。 牛倌 属于 自己 的 闲散 时间 最 多 , 当 羊倌 的 , 若 是 有事 就 可以 找 牛倌 帮忙 。 蒙古包 没有 牛 , 那 日子 就 没法 过 了 。 驾车 、 搬家 、 挤奶 、 做 奶食 、 储干 粪 、 剥 牛皮 、 吃 牛肉 、 做 皮活 , 这些 与 家 有关 的 事情 都 离不开 牛 。 马背上 的 民族 , 必须 得 有 一个 牛背上 的 家 。 牛倌 、 羊倌 、 马倌 各司其职 , 就 好比 是 一根 环环相扣 、 缺一不可 的 链条 。

陈阵 和 杨克合管 一群 羊 ,1700 多只 。 绝大部分 是 闻名全国 的 额仑大尾 羊 , 尾巴 大如 中型 脸盆 , 尾 膘 半透明 , 肥脆 而 不腻 , 肉质 鲜香 又 不 膻 。 据 乌力吉 说 , 全盟 草场 中 就 数额 仑 的 草场 和 草质 最好 , 所以 额仑 的 羊 也 最好 。 在 古代 , 是 皇家 贡品 羊 , 是 忽必烈 进 北京 以后 亲点 的 皇族 肉食 羊 。 就是 现在 , 国家 领导人 在 人民大会堂 , 招待 阿拉伯 伊斯兰 国家元首 所用 的 羊肉 , 也 是 额仑大尾 羊 , 据说 那些 国家 的 元首 们 经常 撇开 国家 大事 来 寻问 羊肉 的 产地 。 陈阵常 想 , 额仑 草原 的 狼 个头 大得 出奇 , 脑子 转得 比人 还 快 , 可能 也 与 它们 经常 吃 额仑大尾 羊 有关 。 羊群 中 另 一种 羊是 新疆 改良 羊 , 是 本地 羊 和 新疆 细毛羊 的 杂交 品种 , 毛质 好 , 产量 高 , 卖价 高于 本地 羊毛 三四倍 , 但 肉质 松 , 无 鲜味 , 牧民 谁 也 不 爱 吃 。

再就是 山羊 , 数量 很少 , 只 占 羊群 总数 的 二三 十分之一 。 虽然 山羊 啃 草根 毁 草场 , 但 山羊绒 价值 昂贵 , 而且 山羊 中 的 阉羊 大多 有利 角 又 胆大 , 敢 与 狼 拼斗 。 羊群 里 放进 一些 山羊 , 常常 可以 抵挡 孤狼 独狼 的 偷袭 。 因此 , 蒙古 羊群 的 领头羊 通常 都 由 几十只 大角山 羊 担任 。 头羊 们 认草 、 认家 又 有 主见 , 走到 草好 的 地方 就 压住 阵脚 , 走到 草差 的 地方 就 大步流星 。 山羊 比 绵羊 还有 个 优点 , 就是 它 一 受到 狼 攻击 就 会 咩 咩 乱叫 , 起到 报警 的 作用 。 不像 绵羊 , 胆小 又 愚蠢 , 被 狼 咬 开 了 肚子 也 吓 得 一声不吭 , 任狼 宰割 。 陈阵 发现 蒙古 牧民 擅长 平衡 , 善于 利用 草原 万物 各自 的 特长 , 能够 把 矛盾 的 比例 , 调节 到 害处 最小 而 收益 最大 的 黄金分割 线上 。

两个 羊倌 一人 放羊 , 一人 下夜 。 放羊 记工 十分 , 下夜 记工 八分 。 两人 工作 可以 互相 轮班 , 互相 调换 , 一人 有事 另一人 经常 连干 一天 一夜 或 两夜 两天 。 如果 狗 好 圈 好 , 春季 下夜 照样 可以 睡足 觉 。 但 夏秋 冬 三季 游牧 , 没有 春季 接羔 营盘 的 土石 羊圈 , 只靠 半圈 用 牛车 、 栅栏 和 大 毡 搭 的 挡风墙 , 根本 挡不住 狼 。 如果 狼害 严重 , 下夜 绝对 是 件 苦差事 , 整夜 甭想 睡觉 , 要 打着 手电 围 羊群 转 , 跟 狗 一块儿 扯破 嗓子 叫喊 一夜 。 乌力吉 说 , 下夜 主要 是 为了 防狼 , 每年 牧场 支付 下 夜工 分 费用 就 占 了 全部 工分 支出 的 三分之一 左右 。 这是 牧场 支付 给 狼 的 又 一大笔 开销 。 下夜 是 牧区 蒙族 妇女 的 主要 职业 , 女人 晚上 下夜 , 白天 繁重 家务 , 一年四季 很少 能 睡个 整觉 。 人 昼行 , 狼 夜战 ; 人 困顿 , 狼 精神 , 草原 狼 搅 得 草原 人 晨昏颠倒 , 寝食不安 , 拖垮 了 一家 又 一家 , 一代 又 一代 的 女人 。 因而 , 蒙古包 的 主妇 , 大多 多病 短寿 , 但 也 炼出 了 一些 强悍 拖 不 垮 的 、 具有 一副 好 身骨 女人 。 草原 狼 繁殖 过密 , 草原 人口 一年 年 却 难以 大幅度 增长 。 然而 , 古代 蒙古草原 也 从来 没有 发生 过因 人口过剩 , 而 大 范围 垦荒 求食 的 事情 。 是 草原 狼 控制 了 草原 人口 舒舒服服 地 发展 。

羊群 是 草原 牧业 的 基础 , 养着 羊群 有 羊肉 吃 , 有 羊皮 穿 , 有 羊粪 烧 , 有 两份 工分 收入 , 草原 原始 游牧 的 基本 生活 就 有 了 保障 。 然而 羊倌 的 工作 极为 枯燥 单调 , 磨人耗 人 拴 人 , 从早到晚 在 茫茫 绿野 或 雪原 , 一个 人 与 羊群 为伍 , 如果 登高 远望 , 方圆 几十里 见 不到 一个 人影 。 没有 人 说话 , 不敢 专心 读书 , 时时 得 提防 狼来 偷袭 。 每天 总有 苏武 牧羊 那种 孤独 苍凉 , 人如 荒草 的 感觉 , 挥之不去 , 侵入 膏肓 。 陈阵 常常 觉得 自己 老 了 , 很 老 了 , 比 苏武 还要 老 。 千万年 的 草原 一点 都 没变 , 人 还 在 原始 游牧 , 还 在 与 狼 争食 , 争得 那样 残酷 , 那样 难 分 胜负 。 陈阵 经常 觉得 自己 好像 是 流落 到 草原 的 北京 山顶洞人 , 遇到 的 敌人 还是 狼 。 如果 哪天 在 草原 晨雾 中 , 手持 节杖 的 苏武 , 或是 围着 兽皮 的 猿人 向 他 走来 , 他 都 不会 吃惊 。 可能 他们 相遇 时 , 彼此 比比划划 说 的 话题 还是 狼 。 额仑 草原 的 时间 是 化石 钟 , 没有 分秒 点滴 漏出 。 是 什么 东西 使 草原 面容 凝固 不 动 , 永葆 草原 远古时代 的 原貌 ? 难道 又 是 狼 ?

放羊 对 陈阵 来说 也 有 一个 好处 , 独自一人 在 草原 上 , 总能 找到 静静 思索 的 时间 , 任凭 思想 天马行空 自由 翱翔 。 他 从 北京 带来 的 两 大箱 名著 、 加上 杨克 的 一箱 精选 的 史书 和 禁书 , 他 这个 羊倌 可以 学羊 的 反刍 法来 消化 它们 。 晚上 , 在 油灯 下如羊 一样 吞咽 古今 经典 书籍 ; 白天 , 在 羊群 旁边 又 如羊 一样 反刍 中外 文化 精华 。 细嚼 慢刍 , 反复 琢磨 , 竟觉 故纸 有如 青草 肥嫩 多汁 。 白天 放羊 时 , 陈阵 大多 是 在 刍 嚼 和 思虑 中 打发 光阴 。 有时 也 可以 一目十行 飞快 地读 几页 书 , 但 必须 在 确定 周围 没有 狼 的 情况 下 才 敢 看 。 难道真 像 毕利格 老人 说 的 那样 要 懂 草原 , 懂 蒙古人 , 就 得 懂 狼 ? 难道 万年 草原 保持 原貌 , 停滞不前 , 草原 民族 一直 难以 发展 成 大 民族 , 也 与 狼 有关 ? 他 想 , 有 可能 。 至少 狼群 的 进攻 , 给 牧场 每年 造成 可 计算 的 再 加上 不可 估算 的 的 损失 , 使 牧业 和 人业 无法 原始积累 , 使 人畜 始终 停留 在 简单 再生产 水平 , 维持 原状 和 原始 , 腾不出 人力 和 财力 去 开发 贸易 、 商业 、 农业 , 更 不要 说 工业 了 。 狼 涉及 的 问题 真是太 广泛 和 深刻 了 …… 然而 , 真要 想 懂得 狼 , 实在太 难 。 人 在 明处 , 狼 在 暗处 , 狼嗥 可远闻 却 不可 近 听 。 这些 日子 来 , 陈阵 心里 一直 徘徊 不去 的 那个 念头 越来越 强烈 了 , 他 真想 抓 一条 小狼 崽 放在 蒙古包 旁养 着 , 从夜 看到 昼 , 从小 看到 大 , 把 狼 看个够 , 看个 透 。

他 又 想起 前 几天 那条 叼 走 羊羔 的 母狼 , 和 那 一窝 不知 藏 在 哪个 洞 的 小 狼 崽 。

那天 , 他 刚 观察 过 羊群 四周 的 情况 , 感觉 平安无事 , 便 躺 在 草地上 , 盯防 着 蓝天 上 盘旋 的 草原 雕 。 突然 , 他 听到 羊群 哗啦啦 一阵 轻微 骚动 , 他 急忙 坐 起来 , 看到 一条 大狼 冲进 了 羊群 , 一口 叼 住 一只 羊羔 的 后 脖子 , 然后 侧头 一 甩 , 把 羊羔 甩到 自己 的 后 背上 , 歪着头 , 背 扛着 羊羔 , 顺着 山沟 , 向 黑 石头山 方向 , 嗖 地 跑 没影 了 。 羊羔 平时 最爱 叫 , 声音 又 亮 又 脆 , 一只 羊羔 的 惊叫声 , 常常 会 引起 几百只 羊羔 和 母羊 们 的 连锁反应 , 叫 得 草场 惊天动地 。 可狼 嘴 叼 紧 了 羊羔 后 脖颈 , 就勒得 羊羔 的 喉咙 发不出 一点 声音 。 母狼 悄无声息 地 溜走 了 , 羊群 平静 如初 。 绝大部分 羊 还 不知 发生 了 什么 事 , 可能 连 羊羔 妈妈 都 不知 自己 丢 了 孩子 。 如果 陈阵 听力 和 警觉性 不高 的话 , 他 也 会 像 那 只 傻 母羊 那样 , 要 等到 下午 对 羔点 羊 的 时候 才 会 发现 丢 了 羊 。 陈阵 惊得 像 遇到 了 一个 身怀绝技 的 飞贼 , 眼睁睁 地 看着 贼 在 他 眼皮底下 抢走了 钱包 。

等 喘平 了 气 , 陈阵 才 骑马 走到 狼 偷袭 羊羔 的 地方 查看 , 发现 那儿 的 草丛 中有 一个 土坑 , 土坑 里 的 草全 被 压平 。 显然 , 那条 母狼 并 不是 从 远处 匍匐 接近 羊群 的 , 那样的话 , 陈阵 也许 还 能 发现 。 母狼 其实 早已 悄悄 埋伏 在 这个 草 坑里 , 一直 等到 羊群 走近 草坑 时 才 突然 蹿出 。 陈阵 看 了 看 太阳 , 算了 一下 , 这条 狼 足足 埋伏 了 三个 多 小时 。 在 这个 季节 抓走 活 羊羔 的 狼 只会 是 母狼 , 这 是 它 训练 狼 崽 抓 活物 的 活 教材 , 活 道具 , 也 是 喂给 尚未 开眼 和 断奶 的 小 狼 崽 , 鲜嫩 而 易消化 的 理想 肉食 。

陈阵 窝 了 一肚子 的 火 , 但 他 又 暗自 庆幸 。 这些 天 他 和 杨克 经常 隔三差五 地 丢 羊羔 , 两人 一直 怀疑 是 老鹰 或 草原 雕偷 的 。 这些 飞贼 动作 极快 , 乘人 不备 一个 俯冲 就 能 把 羊羔 抓 上 蓝天 。 可是 老鹰 抓 羊羔 , 低空 俯冲 威胁 面 很大 , 会 惊 得 整群 羊 狂跑 大叫 , 而守 在 羊群 旁 的 人 是 不 可能 不 发觉 的 。 他俩 始终 弄不清 这个 谜 。 直到 陈阵 亲眼看到 母狼 抓 羊羔 的 技巧 和 这个 草坑 , 他 才 算 破 了 这个 案 。 否则 , 那条 母狼 还会 继续 让 他们 丢 羊羔 。

无论 牧民 怎样 提醒 、 告诫 , 陈阵 还是 不能 保证 不 出错 。 兵 无常 法 , 草原 狼会 因地制宜 地 采用 一切 战法 。 狼 没有 草原 雕 的 翅膀 , 但 草原 上 真正 的 飞贼 却是 狼 。 让 你 一次 一次 地 目瞪口呆 , 也 让 你 多 留心 眼 多长 心智 。


第七章 (3)

张继原 当 了 一年 的 马倌 了 , 他 的 套技 一直 很 差劲 , 经常 几套 不 中 , 胯下 的 杆子 马 就 不肯 再 追 , 常常 自己 换 不成 马 , 还 得 让 巴图 替 他 换 。 要 不 就是 勉强 套住 了 烈马 , 但 没有 在 套住 的 一刹那 , 及时 坐 到 马鞍 后面 的 马屁股 上 , 以便 用 马鞍 支撑住 自己 的 身体 。 于是 他 常常 被 马 拽 脱 了 手 , 马 拖 着 杆子 跑 了 , 不一会儿 , 费 了 几天 的 工夫 做成 的 套马 杆 , 就 被 马 一 踩 三截 。 为了 练 套技 , 他 经常 在 羊群 里 练习 套羊 , 追得 羊群 像 遇到 狼 , 追得 母羊 几乎 流产 , 让 毕利格 老人 一通 好训 以后 才 算 罢休 。 后来 老人 让 他 先 从 套 牛车 后辕头 开始 练 , 他 的 套 技才 大有 长进 , 近来 他 已经 可以 替 陈阵 他们 三个 人 换马 了 , 这 可 解决 了 一个 大 难题 。 张继原 很少 回家 , 一个月 能 在 家里 断断续续 住 上 一 星期 就算 不错 了 。 每次 他 一 回来 , 倒头 便 睡 , 睡醒 以后 就 会 给 同伴 讲 许许多多 人 、 马 、 狼 的 故事 。

马倌 马多 腿 快 , 识多见广 。 牧业 队 分给 马倌 的 专用 马 就 有 八九 匹 , 而且 马群 里 的 生马 , 无主马 也 可以 随便 骑 。 马倌 骑马 几乎 一天 一换 , 甚至 一天 两换 , 从不 吝惜 马力 , 到 任何 地方 都 是 一路 狂奔 , 牛气 烘 烘 。 马倌 到 哪个 蒙古包 都 有人 求 , 求 换马 , 求 捎信 , 求带 东西 , 求请 医生 , 求 讲 小道消息 。 马倌 也 是 收到 姑娘 们 笑容 最多 的 人 , 让 那些 只有 四 五匹 专用 马 , 消息闭塞 的 羊倌 牛倌 羡慕 得 要死 。 但放马 又 是 草原 上 最 艰苦 最 凶险 的 工作 , 没有 身强 、 胆大 、 机敏 、 聪明 、 警觉 、 耐 饥渴 、 耐 寒暑 的 狼 或 军人 的 素质 , 生产队 里 是 不会 选 你 当 马倌 的 。 四人 中能 被 挑走 一个 就算 走运 , 其他 三人 就 绝无 希望 当 马倌 了 。 陈阵 搜集 的 许多 狼 故事 , 就是 张继原 陆续 讲 给 他 听 的 。 每当 张继原 回家 小住 , 陈阵 就 对 他 好吃好喝 好 招待 , 两人 在 狼 的 话题 上 非常 投机 。 马倌 处在 与 狼群 生死 战斗 的 第一线 , 对 狼 的 态度 非常 矛盾 。 陈阵 和 张继原 , 再 加上 杨克 , 三人 经常 聊得 很 晚 , 有时 还 争论不休 。 张继原 回 马群 的 时候 , 也 总要 跟 陈阵 杨克借 一 两本书 揣着 解闷 。

梁 建中 当 牛倌 , 放 140 多 头牛 。 放牛 是 草原 上 最舒服 的 活计 , 草原 上 的 人 说 , 牛倌 牛倌 , 给 个 县官 也 不换 。 牛群 早出晚归 , 自己 认草 又 认家 。 小牛犊 一个 挨 一个 拴 在家 门前 地上 的 马鬃 绳旁 , 母牛 会 准时 回来 喂奶 。 只是 犍牛 讨厌 , 哪儿 草好 往 哪儿 跑 , 懒得 回家 , 牛倌 最 辛苦 的 活 也 就是 找 牛 赶牛 。 但 牛 犟 起来 , 无论 怎么 打 , 它 都 梗着 牛脖子 , 哆嗦 着 眼皮 , 赖 在 地上 就是 不 走 , 让 人气 得 想 咬 牛 。 牛倌 属于 自己 的 闲散 时间 最 多 , 当 羊倌 的 , 若 是 有事 就 可以 找 牛倌 帮忙 。 蒙古包 没有 牛 , 那 日子 就 没法 过 了 。 驾车 、 搬家 、 挤奶 、 做 奶食 、 储干 粪 、 剥 牛皮 、 吃 牛肉 、 做 皮活 , 这些 与 家 有关 的 事情 都 离不开 牛 。 马背上 的 民族 , 必须 得 有 一个 牛背上 的 家 。 牛倌 、 羊倌 、 马倌 各司其职 , 就 好比 是 一根 环环相扣 、 缺一不可 的 链条 。

陈阵 和 杨克合管 一群 羊 ,1700 多只 。 绝大部分 是 闻名全国 的 额仑大尾 羊 , 尾巴 大如 中型 脸盆 , 尾 膘 半透明 , 肥脆 而 不腻 , 肉质 鲜香 又 不 膻 。 据 乌力吉 说 , 全盟 草场 中 就 数额 仑 的 草场 和 草质 最好 , 所以 额仑 的 羊 也 最好 。 在 古代 , 是 皇家 贡品 羊 , 是 忽必烈 进 北京 以后 亲点 的 皇族 肉食 羊 。 就是 现在 , 国家 领导人 在 人民大会堂 , 招待 阿拉伯 伊斯兰 国家元首 所用 的 羊肉 , 也 是 额仑大尾 羊 , 据说 那些 国家 的 元首 们 经常 撇开 国家 大事 来 寻问 羊肉 的 产地 。 陈阵常 想 , 额仑 草原 的 狼 个头 大得 出奇 , 脑子 转得 比人 还 快 , 可能 也 与 它们 经常 吃 额仑大尾 羊 有关 。 羊群 中 另 一种 羊是 新疆 改良 羊 , 是 本地 羊 和 新疆 细毛羊 的 杂交 品种 , 毛质 好 , 产量 高 , 卖价 高于 本地 羊毛 三四倍 , 但 肉质 松 , 无 鲜味 , 牧民 谁 也 不 爱 吃 。

再就是 山羊 , 数量 很少 , 只 占 羊群 总数 的 二三 十分之一 。 虽然 山羊 啃 草根 毁 草场 , 但 山羊绒 价值 昂贵 , 而且 山羊 中 的 阉羊 大多 有利 角 又 胆大 , 敢 与 狼 拼斗 。 羊群 里 放进 一些 山羊 , 常常 可以 抵挡 孤狼 独狼 的 偷袭 。 因此 , 蒙古 羊群 的 领头羊 通常 都 由 几十只 大角山 羊 担任 。 头羊 们 认草 、 认家 又 有 主见 , 走到 草好 的 地方 就 压住 阵脚 , 走到 草差 的 地方 就 大步流星 。 山羊 比 绵羊 还有 个 优点 , 就是 它 一 受到 狼 攻击 就 会 咩 咩 乱叫 , 起到 报警 的 作用 。 不像 绵羊 , 胆小 又 愚蠢 , 被 狼 咬 开 了 肚子 也 吓 得 一声不吭 , 任狼 宰割 。 陈阵 发现 蒙古 牧民 擅长 平衡 , 善于 利用 草原 万物 各自 的 特长 , 能够 把 矛盾 的 比例 , 调节 到 害处 最小 而 收益 最大 的 黄金分割 线上 。

两个 羊倌 一人 放羊 , 一人 下夜 。 放羊 记工 十分 , 下夜 记工 八分 。 两人 工作 可以 互相 轮班 , 互相 调换 , 一人 有事 另一人 经常 连干 一天 一夜 或 两夜 两天 。 如果 狗 好 圈 好 , 春季 下夜 照样 可以 睡足 觉 。 但 夏秋 冬 三季 游牧 , 没有 春季 接羔 营盘 的 土石 羊圈 , 只靠 半圈 用 牛车 、 栅栏 和 大 毡 搭 的 挡风墙 , 根本 挡不住 狼 。 如果 狼害 严重 , 下夜 绝对 是 件 苦差事 , 整夜 甭想 睡觉 , 要 打着 手电 围 羊群 转 , 跟 狗 一块儿 扯破 嗓子 叫喊 一夜 。 乌力吉 说 , 下夜 主要 是 为了 防狼 , 每年 牧场 支付 下 夜工 分 费用 就 占 了 全部 工分 支出 的 三分之一 左右 。 这是 牧场 支付 给 狼 的 又 一大笔 开销 。 下夜 是 牧区 蒙族 妇女 的 主要 职业 , 女人 晚上 下夜 , 白天 繁重 家务 , 一年四季 很少 能 睡个 整觉 。 人 昼行 , 狼 夜战 ; 人 困顿 , 狼 精神 , 草原 狼 搅 得 草原 人 晨昏颠倒 , 寝食不安 , 拖垮 了 一家 又 一家 , 一代 又 一代 的 女人 。 因而 , 蒙古包 的 主妇 , 大多 多病 短寿 , 但 也 炼出 了 一些 强悍 拖 不 垮 的 、 具有 一副 好 身骨 女人 。 草原 狼 繁殖 过密 , 草原 人口 一年 年 却 难以 大幅度 增长 。 然而 , 古代 蒙古草原 也 从来 没有 发生 过因 人口过剩 , 而 大 范围 垦荒 求食 的 事情 。 是 草原 狼 控制 了 草原 人口 舒舒服服 地 发展 。

羊群 是 草原 牧业 的 基础 , 养着 羊群 有 羊肉 吃 , 有 羊皮 穿 , 有 羊粪 烧 , 有 两份 工分 收入 , 草原 原始 游牧 的 基本 生活 就 有 了 保障 。 然而 羊倌 的 工作 极为 枯燥 单调 , 磨人耗 人 拴 人 , 从早到晚 在 茫茫 绿野 或 雪原 , 一个 人 与 羊群 为伍 , 如果 登高 远望 , 方圆 几十里 见 不到 一个 人影 。 没有 人 说话 , 不敢 专心 读书 , 时时 得 提防 狼来 偷袭 。 每天 总有 苏武 牧羊 那种 孤独 苍凉 , 人如 荒草 的 感觉 , 挥之不去 , 侵入 膏肓 。 陈阵 常常 觉得 自己 老 了 , 很 老 了 , 比 苏武 还要 老 。 千万年 的 草原 一点 都 没变 , 人 还 在 原始 游牧 , 还 在 与 狼 争食 , 争得 那样 残酷 , 那样 难 分 胜负 。 陈阵 经常 觉得 自己 好像 是 流落 到 草原 的 北京 山顶洞人 , 遇到 的 敌人 还是 狼 。 如果 哪天 在 草原 晨雾 中 , 手持 节杖 的 苏武 , 或是 围着 兽皮 的 猿人 向 他 走来 , 他 都 不会 吃惊 。 可能 他们 相遇 时 , 彼此 比比划划 说 的 话题 还是 狼 。 额仑 草原 的 时间 是 化石 钟 , 没有 分秒 点滴 漏出 。 是 什么 东西 使 草原 面容 凝固 不 动 , 永葆 草原 远古时代 的 原貌 ? 难道 又 是 狼 ?

放羊 对 陈阵 来说 也 有 一个 好处 , 独自一人 在 草原 上 , 总能 找到 静静 思索 的 时间 , 任凭 思想 天马行空 自由 翱翔 。 他 从 北京 带来 的 两 大箱 名著 、 加上 杨克 的 一箱 精选 的 史书 和 禁书 , 他 这个 羊倌 可以 学羊 的 反刍 法来 消化 它们 。 晚上 , 在 油灯 下如羊 一样 吞咽 古今 经典 书籍 ; 白天 , 在 羊群 旁边 又 如羊 一样 反刍 中外 文化 精华 。 细嚼 慢刍 , 反复 琢磨 , 竟觉 故纸 有如 青草 肥嫩 多汁 。 白天 放羊 时 , 陈阵 大多 是 在 刍 嚼 和 思虑 中 打发 光阴 。 有时 也 可以 一目十行 飞快 地读 几页 书 , 但 必须 在 确定 周围 没有 狼 的 情况 下 才 敢 看 。 难道真 像 毕利格 老人 说 的 那样 要 懂 草原 , 懂 蒙古人 , 就 得 懂 狼 ? 难道 万年 草原 保持 原貌 , 停滞不前 , 草原 民族 一直 难以 发展 成 大 民族 , 也 与 狼 有关 ? 他 想 , 有 可能 。 至少 狼群 的 进攻 , 给 牧场 每年 造成 可 计算 的 再 加上 不可 估算 的 的 损失 , 使 牧业 和 人业 无法 原始积累 , 使 人畜 始终 停留 在 简单 再生产 水平 , 维持 原状 和 原始 , 腾不出 人力 和 财力 去 开发 贸易 、 商业 、 农业 , 更 不要 说 工业 了 。 狼 涉及 的 问题 真是太 广泛 和 深刻 了 …… 然而 , 真要 想 懂得 狼 , 实在太 难 。 人 在 明处 , 狼 在 暗处 , 狼嗥 可远闻 却 不可 近 听 。 这些 日子 来 , 陈阵 心里 一直 徘徊 不去 的 那个 念头 越来越 强烈 了 , 他 真想 抓 一条 小狼 崽 放在 蒙古包 旁养 着 , 从夜 看到 昼 , 从小 看到 大 , 把 狼 看个够 , 看个 透 。

他 又 想起 前 几天 那条 叼 走 羊羔 的 母狼 , 和 那 一窝 不知 藏 在 哪个 洞 的 小 狼 崽 。

那天 , 他 刚 观察 过 羊群 四周 的 情况 , 感觉 平安无事 , 便 躺 在 草地上 , 盯防 着 蓝天 上 盘旋 的 草原 雕 。 突然 , 他 听到 羊群 哗啦啦 一阵 轻微 骚动 , 他 急忙 坐 起来 , 看到 一条 大狼 冲进 了 羊群 , 一口 叼 住 一只 羊羔 的 后 脖子 , 然后 侧头 一 甩 , 把 羊羔 甩到 自己 的 后 背上 , 歪着头 , 背 扛着 羊羔 , 顺着 山沟 , 向 黑 石头山 方向 , 嗖 地 跑 没影 了 。 羊羔 平时 最爱 叫 , 声音 又 亮 又 脆 , 一只 羊羔 的 惊叫声 , 常常 会 引起 几百只 羊羔 和 母羊 们 的 连锁反应 , 叫 得 草场 惊天动地 。 可狼 嘴 叼 紧 了 羊羔 后 脖颈 , 就勒得 羊羔 的 喉咙 发不出 一点 声音 。 母狼 悄无声息 地 溜走 了 , 羊群 平静 如初 。 绝大部分 羊 还 不知 发生 了 什么 事 , 可能 连 羊羔 妈妈 都 不知 自己 丢 了 孩子 。 如果 陈阵 听力 和 警觉性 不高 的话 , 他 也 会 像 那 只 傻 母羊 那样 , 要 等到 下午 对 羔点 羊 的 时候 才 会 发现 丢 了 羊 。 陈阵 惊得 像 遇到 了 一个 身怀绝技 的 飞贼 , 眼睁睁 地 看着 贼 在 他 眼皮底下 抢走了 钱包 。

等 喘平 了 气 , 陈阵 才 骑马 走到 狼 偷袭 羊羔 的 地方 查看 , 发现 那儿 的 草丛 中有 一个 土坑 , 土坑 里 的 草全 被 压平 。 显然 , 那条 母狼 并 不是 从 远处 匍匐 接近 羊群 的 , 那样的话 , 陈阵 也许 还 能 发现 。 母狼 其实 早已 悄悄 埋伏 在 这个 草 坑里 , 一直 等到 羊群 走近 草坑 时 才 突然 蹿出 。 陈阵 看 了 看 太阳 , 算了 一下 , 这条 狼 足足 埋伏 了 三个 多 小时 。 在 这个 季节 抓走 活 羊羔 的 狼 只会 是 母狼 , 这 是 它 训练 狼 崽 抓 活物 的 活 教材 , 活 道具 , 也 是 喂给 尚未 开眼 和 断奶 的 小 狼 崽 , 鲜嫩 而 易消化 的 理想 肉食 。

陈阵 窝 了 一肚子 的 火 , 但 他 又 暗自 庆幸 。 这些 天 他 和 杨克 经常 隔三差五 地 丢 羊羔 , 两人 一直 怀疑 是 老鹰 或 草原 雕偷 的 。 这些 飞贼 动作 极快 , 乘人 不备 一个 俯冲 就 能 把 羊羔 抓 上 蓝天 。 可是 老鹰 抓 羊羔 , 低空 俯冲 威胁 面 很大 , 会 惊 得 整群 羊 狂跑 大叫 , 而守 在 羊群 旁 的 人 是 不 可能 不 发觉 的 。 他俩 始终 弄不清 这个 谜 。 直到 陈阵 亲眼看到 母狼 抓 羊羔 的 技巧 和 这个 草坑 , 他 才 算 破 了 这个 案 。 否则 , 那条 母狼 还会 继续 让 他们 丢 羊羔 。

无论 牧民 怎样 提醒 、 告诫 , 陈阵 还是 不能 保证 不 出错 。 兵 无常 法 , 草原 狼会 因地制宜 地 采用 一切 战法 。 狼 没有 草原 雕 的 翅膀 , 但 草原 上 真正 的 飞贼 却是 狼 。 让 你 一次 一次 地 目瞪口呆 , 也 让 你 多 留心 眼 多长 心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