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六章 (4) / 第七章 (1)

第六章 (4) / 第七章 (1)

两头 死 狼 被 挖 了 出来 , 这是 狼群 把 马群 逼进 大 泡子 的 一部分 代价 。 陈阵 走近 一头 狼 , 巴图 和 沙茨 楞 正在 给 一条 狼 扫雪 , 一边 在 给 人们 讲解 狼 的 自杀 剖腹 战 。 雪地 上 的 这条 狼 比较 苗条 , 显然 是 一条 母狼 。 下半身 已经 被 马蹄 踢 烂 , 但 还 可以 看见 几个 鼓胀 的 乳房 , 流出 的 乳汁 和 血液 , 混合 成 一粒 粒 粉红色 的 冰 珠子 。

毕利格 老人 说 : 真可怜 啊 , 这 条 母狼 的 一窝 崽子 准保 让 人 给 掏 了 , 这些 母狼 就 叫 来 了 一大群 狼替 它们 报仇 , 它 自个儿 也 不想 活 了 。 在 草原 上 , 做 什么 事 都 别 做 绝 , 兔子 急 了 还 咬 狼 呢 , 母狼 急 了 能 不 拼命 吗 ?

陈阵 对 几个 知青 说 : 史书 上 记载 , 草原 上 的 母狼 最有 母性 , 它们 还 收养 过 不少 人 的 小孩 呢 , 匈奴 、 高车 、 突厥 的 祖先 就是 狼孩 , 被 母狼 收养 过 ……

包顺贵 打断 他 说 : 什么 狼孩 不 狼孩 的 ! 狼 是 吃 人 的 东西 还会 收养 小孩 ? 整个儿 胡说八道 。 人 和 狼 你死我活 , 就 得 狠狠 地 打 , 斩尽杀绝 。 掏狼崽是 我 下 的 令 , 从前 草原 上 一年一度 的 掏 狼 崽 活动 , 确实 是 减少 狼害 的 好 传统 , 但是 只 减少 狼害 还 不行 , 必须 彻底 根除 狼害 ! 要 把 全 牧场 的 狼窝 统统 掏光 ! 让 狼 报复 吧 , 等 我 把 狼 杀 干净 了 , 看 狼 怎么 报复 。 现在 , 我 的 命令 没有 收回 , 等 事故 处理 完 了 还要 继续 掏 。 每 两户 必须 交一窝 狼崽皮 , 完 不成 任务 的 交大 狼皮 也 行 , 要 不 就 扣 工分 !

包顺 贵在 原地 给 死 狼照 了 几张 像 , 又 让 人 把 死 狼 装车 。

人们 又 走向 另 一条 死 狼 。 陈阵来 草原 两年 , 活狼 、 死 狼 、 狼皮 筒子 见过 不少 , 但 像 脚下 这头 狼 却 从来没 见过 , 它 的 个头 大得 近乎 于 豹子 , 胸围 甚至 比 豹子 还 粗 还 壮 。 狼 身上 的 雪 被 扫 尽 , 露出 灰黄 厚密 的 毛 , 狼 脖狼 背上 一根 根 黑色 粗壮 的 狼毫 狼 鬃 , 从 柔软 的 黄毛 中 伸出 来 , 像 钢针 一样 尖利 挺拔 。 狼 的 下半身 已 被 马蹄 踢 烂 全是 血 , 地上 一片 血冰 。

巴图 推 了 一下 已经 冻 在 地上 的 狼 , 没 搬动 , 他 擦 了 擦汗 说 : 这条 狼 笨 了 点 , 它 一定 没咬准 , 要是 咬准 的话 , 凭 它 这个 个头 一下子 就 能 豁开 马肚 , 自个 也 能 掉 下地 活命 , 没准 是 哪块 骨头 卡住 了 它 的 牙 , 活该 它 倒霉 。

毕利格 老人 细细地 看 了 一会 , 蹲下 身来 , 用手 拨开 狼 脖子 上 的 一团 血毛 , 两个 手指 粗 的 血洞 赫然 出现 , 几个 知青 都 吃 了 一惊 。 这种 血洞 太 熟悉 了 , 草原 上 , 所有 被 狼 咬 死 的 羊 脖子 两侧 都 有 两个 血洞 , 一共 四个 , 这 是 狼 的 四根 牙 咬断 羊 的 颈动脉 留下 标记 。 老人 说 : 马 没 把 这条 狼 踢死 , 只是 踢 成 了 重伤 , 这条 狼 是 让 吃饱 马肉 的 另 一条 狼 咬 死 的 。

包顺 贵大骂 : 狼 简直 跟 土匪 一样 狠毒 ! 敢 杀伤 兵 !

毕利格 瞪 了 包顺贵 一眼 道 : 土匪 死 了 升 不了 天 , 狼 死 能 升天 。 这条 狼 让 马 踢 破 肚子 , 死 , 一下子 死不了 , 活 又 活不成 , 这么 活着 不比 死 还 难受 ? 活狼 看着 也 更 难受 , 给 它 这 一口 , 让 它 死个 痛快 , 身子 不疼 了 , 魂 也 归 腾格里 了 。 头 狼 这么 干 不是 狠毒 , 是 在 发善心 , 是 怕 伤 狼 落到 人 的 手里 , 受人 的 侮辱 ! 狼 是 宁死 也 不愿 受辱 的 硬汉 , 头 狼 也 不愿 看 自己 的 兄弟 儿女 受辱 。 你 是 务农 出身 , 你们 的 人 里面 有 几个 宁死不降 的 ? 狼 的 这个 秉性 让 每个 草原 老人 想想 就要 落泪 。

乌力吉 看 包顺贵 有些 不快 , 连忙 说 : 你 想 草原 上 的 狼 , 战斗力 为什么 那样 强 ? 很 重要 的 一条 就是 头狼会 干脆 地 杀掉 重伤 兵 , 可是 这样一来 也 就 减轻 了 狼群 的 负担 , 保证 了 整个 队伍 的 精干 快速 有力 。 了解 狼 的 这个 特点 , 你 在 跟 狼 打仗 时候 , 就 能 把 形势 估计 得 更 严重 一些 。

包顺贵 似乎 悟出 点 什么 , 点点头 说 : 是 啊 , 部队 打仗 , 为了 安置 伤病员 需要 大批 的 担架员 、 卫生 兵 、 卫兵 、 护士 、 医生 , 还 得 有 车队 、 医院 一大堆 机构 。 我 搞 过 几年 后勤 , 我们 算过 , 一个 伤员 最少 也 得 需要 十几个 人 服务 , 负担 很 重 。 战争 期间 这 一大堆 人员 机构 , 确实 影响 部队 的 战斗力 。 要 这么 说 , 那 狼群 就 真 比人 的 军队 快速机动 得 多 了 。 可是 伤兵 大多 是 勇 将 , 治好 了 还是 部队 的 骨干 。 杀伤 兵 , 难道 不怕 影响 战斗力 ?

乌力吉 叹一口气 说 : 狼敢 这么 干 , 自然 有 它 的 道理 。 一是 狼 特别 能生 。 一生 就是 七八条 十几条 , 成活率 也 高 。 有 一年 秋天 , 我 看见 一条 母狼 带 着 十 一条 当年 的 小 狼 , 个头 只 比 母狼 短小 半个 头 , 跑 起来 也 不 比 母狼 慢 。 过 两年 , 小 母狼 也 能 下 崽 了 。 母牛 下 母牛 , 三年 见 五头 。 母狼 下 母狼 , 三年 该是 多少 呢 ? 我 看 , 至少 一个排 。 狼群 的 兵员 补充 要 比人 快得多 ; 二是 狼 一年 成材 。 春天 下 的 狼 崽 , 到 第二年 春天 就是 一条 什么 都 会 的 大 狼 了 。 一岁 的 狗 会 抓 兔 , 一岁 的 狼会 掏羊 , 一岁 的 小孩 还 在 穿 开裆裤 。 人 不如 狼 啊 。 兵源 多 , 狼 当然 敢 杀 伤员 。 我 看 狼 杀 狼 , 是 狼 太 多 了 , 连 它们 自个儿 都 嫌多 。 狼 杀 狼 , 是 狼 自个儿 在 搞 计划生育 。 强行 加速 报废 , 只 把 精兵强将 留下 。 草原 狼群 的 锐气 万年 不减 , 道理 就 在 这儿 。

包顺贵 舒展 眉头 说 : 今天 这次 调查 , 我 也 算 领教 了 狼 的 厉害 。 抗 天灾 还有 天气预报 帮忙 , 抗狼灾 谁 能 预报 ? 我们 这些 农区 来 的 人 对 草原 狼灾 的 估计 太 离谱 了 。 这次 事故 确实 人力 不能 抗拒 , 上面 的 调查组 要是 能 来 现场 , 看一看 就 知道 了 。

乌力吉 说 : 那 还 得 是 明白人 , 才能 看 明白 。

包顺贵 说 : 不管 他们 来 不来 , 咱们 也 得 组织 几次 大规模 打狼 战役 , 要不然 , 咱们 牧场 就 成 了 狼群 的 大 食堂 了 。 我 跟上 头 再 多 要点 子弹 来 。

人群 的 一边 , 几个 知青 争论不休 。 三队 的 初中生 , 原 北京 “ 东纠 ” 红卫兵 小 头头 李红卫 情绪 激动 地说 : 狼 真是 阶级 敌人 , 世界 上 一切 反动派 都 是 野心 狼 。 狼 太 残忍 了 , 屠杀 人民 财产 马群 牛群 羊群 不算 , 竟然 还 屠杀 自己 的 同类 , 咱们 应该 组织 群众 打狼 , 对 所有 的 狼 实行 无产 阶 专政 。 坚决 、 彻底 地 把 狼 消灭 干净 。 还要 坚决 批判 那些 同情 狼 、 姑息 狼 、 死 了 还 把 尸体 喂 狼 的 草原 旧 观念 、 旧 传统 、 旧 风俗 和 旧习惯 ……

陈阵 一看 他 要 把 矛头 指向 毕利格 老人 , 就 急忙 打断 他 说 : 你 这话 太 过头 了 吧 。 阶级 只能 在 两条腿 的 动物 中 划分 , 如果 把 狼 划进 阶级 里 来 , 那 你 是 狼 还是 人 ? 你 不怕 把 伟大 的 无产阶级 领袖 也 划到 同 狼 一类 的 圈子里 去 ? 再说 , 人 杀人 是不是 屠杀 同类 ? 人 杀人 要 比 狼 杀 狼 多得多 , 一战 二战 一杀 就是 几百万 , 几千万 。 人 从 周口店 北京猿人 起 , 就 有 杀 同类 的 习性 , 从 本性 上 来讲 人比 狼 更 残忍 。 你 还是 多 看点 书吧 。

李红 卫气 得 举起 马鞭 , 指着 陈阵 的 鼻子 说 : 你 不 就 仗 着 老 高三 吗 , 有 他妈的 什么 了不起 ! 你 看 的 全是资 、 封 、 修 。 坏书 ! 毒草 ! 你 受 你 狗 爹 的 影响 极深 , 在 学校 里 你 不 吭气 , 当 逍遥派 , 到 这个 最 原始 最 落后 的 地方 你 倒 如鱼得水 了 , 你 跟 这儿 的 四旧 臭味相投 !

陈阵 热血 冲头 , 真 恨不得 像 恶狼 一样 地 冲上去 一口 把 他 咬 下马 来 。 但 他 又 想起 了 狼 坚毅 的 忍耐 性 , 便 瞪 了 他 一眼 , 又 狠狠 地 抽 了 两下 自己 的 毡靴 , 扭头 便 走 。

天近 黄昏 , 已经 适应 草原 牧区 一顿 手把 肉 早茶 , 一顿 晚餐 饮食习惯 的 知青 , 也 已 饿 得 全身 冰冷 瑟瑟 发抖 。 场部 调查组 的 头头 们 和 大部分 牧民 、 知青 随着 装运 死 狼 的 轻便 马车 撤回 。 陈阵 跟着 巴图 、 沙茨 楞 去 寻找 他们 的 宝贝 套马 杆 , 也 再 想 找 找 被 马 踢死 踩 伤 的 狼 , 陈阵 更 希望 两位 骠悍 的 马倌 , 给 他 多 讲点 狼 的 故事 和 打 狼 技术 。

(第七章) 在 蒙古草原 , 大规模 的 围猎 捕狼 都 选 在 冬初 , 那时 遍布 山包 的 旱獭 已 封洞 冬眠 。 个 比 兔 大 , 肉肥 油厚 的 獭 子 是 狼 喜食 之物 , 也 是 草原 狼 的 食源 之一 。 旱獭 一入 洞 , 狼群 开始 加倍 攻击 牲畜 , 牧场 就 需 组织 猎手 给予 回击 。 冬初 , 草原 狼 刚刚 长齐 御寒 皮毛 , 这时 的 狼皮 , 皮韧 、 毛新 、 色亮 、 茸 厚 。 上 等 优质 狼皮 大多 出自 这个 季节 , 收购站 的 收购价 也定 得 最高 。 初冬 打狼 是 牧民 工分 以外 的 重要 副业 收入 来源 。 围猎 是 青壮 牧民 锻炼 和 炫耀 马技 、 杆技 、 胆量 的 大好时机 , 也 是 展示 各 牧业 队 组织者 的 侦察 、 踩点 、 选场 、 选时 、 组织 、 调度 、 号令 等 一系列 军事 才能 的 机会 。 初冬 围猎 打狼 , 也 曾 是 草原 上 的 酋长 、 单于 、 可汗 、 大汗 对 部族 进行 军训 和 实战演习 的 古老 传统 。 千年 传统 一脉相承 , 延续 至今 。 当 一场 大雪 刚刚 站住 , 打围 就 基本 准备就绪 。 这时 雪地 上 的 狼 爪印 最 清晰 , 狼群 行踪 的 隐避 性 大大降低 。 狼腿 虽长 , 但 初 踏 新雪 湿雪 , 拖泥带水 跑 不快 , 马腿 更长 就 可大 赚 便宜 。 新雪 初冬 是 狼 的 丧季 , 草原 牧民 总是 利用 这一 时机 刹刹 狼群 气焰 , 也 给 受苦 一年 的 人畜 出口 怨气 。

然而 , 草原 的 规律 既 可以 被 人 认识 , 也 可 被 狼 摸透 。 这些 年 狼 更 精 了 , 一年 一打 , 倒把 狼 打 明白 了 。 狼 一见 新雪 站稳 , 草场 由 黄 变白 , 就 一溜烟 地 跑 过 边境 , 要 不 就 钻进 深山 打 黄羊 野兔 , 或缩 在 大雪 封山 的 野地 里 忍饥挨饿 , 靠 啃 嚼 动物 的 枯骨 和 晒干 风干 的 腐皮 臭 毛 度日 。 一直 等到 雪硬 了 , 在 雪上 也 跑 习惯 了 , 人 没 精神 头 了 , 它们 才 过来 打劫 。

在场 部 会议 上 , 乌力吉 说 : 前 几年 冬初 打围 , 没 打着 几条 大狼 , 打 的 尽 是 些 半 大小 狼 。 以后 咱得 像 狼 一样 , 尽量减少 常规 打法 , 要 胡打 乱打 、 出其不意 , 停停 打打 、 打打停停 , 乱 中 求胜 , 虽然 乱 , 不合 兵法 , 但 让 狼 摸不到 规律 , 防不胜防 。 春季 不 打围 , 咱们 就 破破 老规矩 , 来 一次 春围 , 给 狼群 一次 突然袭击 。 这会儿 的 狼皮 虽然 没有 冬初 的 好 , 可是 离狼 脱毛 还 得 一个多月 , 就算 卖不出 好价 , 但是 可以 在 供销社 领到 奖励 子弹 。

场部 会议 决定 , 为了 消除 这次 狼 杀 马群 大 事故 的 恶劣影响 , 为了 执行 上级 关于 消灭 额仑 草原 狼害 的 指示精神 , 全场 动员 , 展开 大规模 灭 狼 运动 。 包顺贵 说 : 虽然 目前 正是 春季 接羔 的 大忙 季节 , 抽 劳力 不易 , 但围 狼 这场 仗 非打不可 , 否则 , 无法 向 各 方面 交代 。

乌力吉 又 说 : 按 以前 的 经验 , 狼群 在 打 完 一场 大仗 以后 , 主力 一定 会 后撤 , 它们 知道 这时候 人 准保 会 来 报复 。 估计 这会儿 狼群 准在 边境 附近 , 只要 牧场 一有 动静 , 狼群 马上 就 会 越境 逃窜 。 所以 这些 天 不能 打 , 放 它些 日子 , 等 狼 肚子 里 的 马肉 消化 净 了 , 它们 还会 回头 惦记 那些 死马 冻肉 的 。 旱獭 和 老鼠 还 没出 洞 , 狼 没 吃食 , 它们 肯定 会 冒险 抢 马肉 吃 的 。

毕利格 赞同 地 点头 说 : 我要 带些 人 先到 死 马 旁边 多下些 狼 夹子 , 糊弄 糊弄 狼群 。 头 狼 一 看见 新 埋 的 夹子 , 准保 以为 人 只 想 守 , 不想 攻 。 从前 , 场部 组织 打狼 , 要 带 一大帮 狗 , 就 先得 把 野地 里 的 狼 夹子 起 了 , 要 不 夹断 狗腿 谁 都 心疼 。 这回 进攻 前下 夹子 , 再 精 的 头 狼 也 得 犯 迷糊 。 要是 能 夹住 几条 狼 , 狼群 就 得 发晕 , 远远 看着 马肉 , 吃 又 不敢 吃 , 走 又 舍不得 走 。 到 那 时候 , 咱们 再 悄悄 上去 猛地 一围 , 准能 圈 着 不少 狼 , 八成 还 能 打着 几条 头 狼 呢 。

包顺贵 问 毕利格 : 听说 这儿 的 狼 贼 精 , 下毒 下 夹子 的 地方 , 狼 都 不 碰 。 老 狼头 狼 还 能 把 有毒 的 肉 咬 出 一圈 记号 , 让 母狼 小狼 吃 旁边 没毒 的 肉 。 有 的 头 狼 还 能 把 狼 夹子 像 起 地雷 一样 起 出来 , 成 心气 你 , 这是 真的 吗 ?

毕利格 回答 说 : 也 不全 对 , 供销社 卖 的 毒狼药 , 味大 , 狗 都 能闻 出来 , 狼 还 能闻 不 出来 吗 ? 我 自个儿 从来不 用毒 , 弄不好 还会 毒死 狗 。 我 喜欢 下 夹子 , 我 有 绝招 , 除了 神狼 , 没 几条 狼能 闻出 夹子 埋 在 哪儿 。

包顺贵 觉得 , 场部 已经 变成 了 司令部 , 生产 会议 成 了 军事 会议 。 看来 当年 上级 派 乌力吉 这个 骑兵 连长 , 转业 到 牧场 当场 长 绝对 对口 , 连 他 自己 到 这儿 来 当 军代表 也 是 顺理成章 。 包顺贵 用笔 敲 了 敲 茶缸 , 对 会议 全体成员 说 : 就 这么 定 了 !

场 部下 了 死令 : 各队 和 个人 未经 场部 允许 , 不 得到 牧场 北边 去 打 狼 , 尤其 是 开枪 打狼 惊 狼 。 场 部将 组织 大规模 打围 灭 狼 活动 。 各队 接到 通知 后 立即 准备 行动 。

各队 牧民 开始 选马 、 喂狗 、 修杆 、 磨刀 、 擦枪 、 备弹 , 一切 都 平静 有序 , 像 准备 清明 接羔 , 盛夏 剪毛 , 中秋 打草 , 初冬 宰羊 那样 , 忙而不乱 。


第六章 (4) / 第七章 (1)

两头 死 狼 被 挖 了 出来 , 这是 狼群 把 马群 逼进 大 泡子 的 一部分 代价 。 陈阵 走近 一头 狼 , 巴图 和 沙茨 楞 正在 给 一条 狼 扫雪 , 一边 在 给 人们 讲解 狼 的 自杀 剖腹 战 。 雪地 上 的 这条 狼 比较 苗条 , 显然 是 一条 母狼 。 下半身 已经 被 马蹄 踢 烂 , 但 还 可以 看见 几个 鼓胀 的 乳房 , 流出 的 乳汁 和 血液 , 混合 成 一粒 粒 粉红色 的 冰 珠子 。

毕利格 老人 说 : 真可怜 啊 , 这 条 母狼 的 一窝 崽子 准保 让 人 给 掏 了 , 这些 母狼 就 叫 来 了 一大群 狼替 它们 报仇 , 它 自个儿 也 不想 活 了 。 在 草原 上 , 做 什么 事 都 别 做 绝 , 兔子 急 了 还 咬 狼 呢 , 母狼 急 了 能 不 拼命 吗 ?

陈阵 对 几个 知青 说 : 史书 上 记载 , 草原 上 的 母狼 最有 母性 , 它们 还 收养 过 不少 人 的 小孩 呢 , 匈奴 、 高车 、 突厥 的 祖先 就是 狼孩 , 被 母狼 收养 过 ……

包顺贵 打断 他 说 : 什么 狼孩 不 狼孩 的 ! 狼 是 吃 人 的 东西 还会 收养 小孩 ? 整个儿 胡说八道 。 人 和 狼 你死我活 , 就 得 狠狠 地 打 , 斩尽杀绝 。 掏狼崽是 我 下 的 令 , 从前 草原 上 一年一度 的 掏 狼 崽 活动 , 确实 是 减少 狼害 的 好 传统 , 但是 只 减少 狼害 还 不行 , 必须 彻底 根除 狼害 ! 要 把 全 牧场 的 狼窝 统统 掏光 ! 让 狼 报复 吧 , 等 我 把 狼 杀 干净 了 , 看 狼 怎么 报复 。 现在 , 我 的 命令 没有 收回 , 等 事故 处理 完 了 还要 继续 掏 。 每 两户 必须 交一窝 狼崽皮 , 完 不成 任务 的 交大 狼皮 也 行 , 要 不 就 扣 工分 !

包顺 贵在 原地 给 死 狼照 了 几张 像 , 又 让 人 把 死 狼 装车 。

人们 又 走向 另 一条 死 狼 。 陈阵来 草原 两年 , 活狼 、 死 狼 、 狼皮 筒子 见过 不少 , 但 像 脚下 这头 狼 却 从来没 见过 , 它 的 个头 大得 近乎 于 豹子 , 胸围 甚至 比 豹子 还 粗 还 壮 。 狼 身上 的 雪 被 扫 尽 , 露出 灰黄 厚密 的 毛 , 狼 脖狼 背上 一根 根 黑色 粗壮 的 狼毫 狼 鬃 , 从 柔软 的 黄毛 中 伸出 来 , 像 钢针 一样 尖利 挺拔 。 狼 的 下半身 已 被 马蹄 踢 烂 全是 血 , 地上 一片 血冰 。

巴图 推 了 一下 已经 冻 在 地上 的 狼 , 没 搬动 , 他 擦 了 擦汗 说 : 这条 狼 笨 了 点 , 它 一定 没咬准 , 要是 咬准 的话 , 凭 它 这个 个头 一下子 就 能 豁开 马肚 , 自个 也 能 掉 下地 活命 , 没准 是 哪块 骨头 卡住 了 它 的 牙 , 活该 它 倒霉 。

毕利格 老人 细细地 看 了 一会 , 蹲下 身来 , 用手 拨开 狼 脖子 上 的 一团 血毛 , 两个 手指 粗 的 血洞 赫然 出现 , 几个 知青 都 吃 了 一惊 。 这种 血洞 太 熟悉 了 , 草原 上 , 所有 被 狼 咬 死 的 羊 脖子 两侧 都 有 两个 血洞 , 一共 四个 , 这 是 狼 的 四根 牙 咬断 羊 的 颈动脉 留下 标记 。 老人 说 : 马 没 把 这条 狼 踢死 , 只是 踢 成 了 重伤 , 这条 狼 是 让 吃饱 马肉 的 另 一条 狼 咬 死 的 。

包顺 贵大骂 : 狼 简直 跟 土匪 一样 狠毒 ! 敢 杀伤 兵 !

毕利格 瞪 了 包顺贵 一眼 道 : 土匪 死 了 升 不了 天 , 狼 死 能 升天 。 这条 狼 让 马 踢 破 肚子 , 死 , 一下子 死不了 , 活 又 活不成 , 这么 活着 不比 死 还 难受 ? 活狼 看着 也 更 难受 , 给 它 这 一口 , 让 它 死个 痛快 , 身子 不疼 了 , 魂 也 归 腾格里 了 。 头 狼 这么 干 不是 狠毒 , 是 在 发善心 , 是 怕 伤 狼 落到 人 的 手里 , 受人 的 侮辱 ! 狼 是 宁死 也 不愿 受辱 的 硬汉 , 头 狼 也 不愿 看 自己 的 兄弟 儿女 受辱 。 你 是 务农 出身 , 你们 的 人 里面 有 几个 宁死不降 的 ? 狼 的 这个 秉性 让 每个 草原 老人 想想 就要 落泪 。

乌力吉 看 包顺贵 有些 不快 , 连忙 说 : 你 想 草原 上 的 狼 , 战斗力 为什么 那样 强 ? 很 重要 的 一条 就是 头狼会 干脆 地 杀掉 重伤 兵 , 可是 这样一来 也 就 减轻 了 狼群 的 负担 , 保证 了 整个 队伍 的 精干 快速 有力 。 了解 狼 的 这个 特点 , 你 在 跟 狼 打仗 时候 , 就 能 把 形势 估计 得 更 严重 一些 。

包顺贵 似乎 悟出 点 什么 , 点点头 说 : 是 啊 , 部队 打仗 , 为了 安置 伤病员 需要 大批 的 担架员 、 卫生 兵 、 卫兵 、 护士 、 医生 , 还 得 有 车队 、 医院 一大堆 机构 。 我 搞 过 几年 后勤 , 我们 算过 , 一个 伤员 最少 也 得 需要 十几个 人 服务 , 负担 很 重 。 战争 期间 这 一大堆 人员 机构 , 确实 影响 部队 的 战斗力 。 要 这么 说 , 那 狼群 就 真 比人 的 军队 快速机动 得 多 了 。 可是 伤兵 大多 是 勇 将 , 治好 了 还是 部队 的 骨干 。 杀伤 兵 , 难道 不怕 影响 战斗力 ?

乌力吉 叹一口气 说 : 狼敢 这么 干 , 自然 有 它 的 道理 。 一是 狼 特别 能生 。 一生 就是 七八条 十几条 , 成活率 也 高 。 有 一年 秋天 , 我 看见 一条 母狼 带 着 十 一条 当年 的 小 狼 , 个头 只 比 母狼 短小 半个 头 , 跑 起来 也 不 比 母狼 慢 。 过 两年 , 小 母狼 也 能 下 崽 了 。 母牛 下 母牛 , 三年 见 五头 。 母狼 下 母狼 , 三年 该是 多少 呢 ? 我 看 , 至少 一个排 。 狼群 的 兵员 补充 要 比人 快得多 ; 二是 狼 一年 成材 。 春天 下 的 狼 崽 , 到 第二年 春天 就是 一条 什么 都 会 的 大 狼 了 。 一岁 的 狗 会 抓 兔 , 一岁 的 狼会 掏羊 , 一岁 的 小孩 还 在 穿 开裆裤 。 人 不如 狼 啊 。 兵源 多 , 狼 当然 敢 杀 伤员 。 我 看 狼 杀 狼 , 是 狼 太 多 了 , 连 它们 自个儿 都 嫌多 。 狼 杀 狼 , 是 狼 自个儿 在 搞 计划生育 。 强行 加速 报废 , 只 把 精兵强将 留下 。 草原 狼群 的 锐气 万年 不减 , 道理 就 在 这儿 。

包顺贵 舒展 眉头 说 : 今天 这次 调查 , 我 也 算 领教 了 狼 的 厉害 。 抗 天灾 还有 天气预报 帮忙 , 抗狼灾 谁 能 预报 ? 我们 这些 农区 来 的 人 对 草原 狼灾 的 估计 太 离谱 了 。 这次 事故 确实 人力 不能 抗拒 , 上面 的 调查组 要是 能 来 现场 , 看一看 就 知道 了 。

乌力吉 说 : 那 还 得 是 明白人 , 才能 看 明白 。

包顺贵 说 : 不管 他们 来 不来 , 咱们 也 得 组织 几次 大规模 打狼 战役 , 要不然 , 咱们 牧场 就 成 了 狼群 的 大 食堂 了 。 我 跟上 头 再 多 要点 子弹 来 。

人群 的 一边 , 几个 知青 争论不休 。 三队 的 初中生 , 原 北京 “ 东纠 ” 红卫兵 小 头头 李红卫 情绪 激动 地说 : 狼 真是 阶级 敌人 , 世界 上 一切 反动派 都 是 野心 狼 。 狼 太 残忍 了 , 屠杀 人民 财产 马群 牛群 羊群 不算 , 竟然 还 屠杀 自己 的 同类 , 咱们 应该 组织 群众 打狼 , 对 所有 的 狼 实行 无产 阶 专政 。 坚决 、 彻底 地 把 狼 消灭 干净 。 还要 坚决 批判 那些 同情 狼 、 姑息 狼 、 死 了 还 把 尸体 喂 狼 的 草原 旧 观念 、 旧 传统 、 旧 风俗 和 旧习惯 ……

陈阵 一看 他 要 把 矛头 指向 毕利格 老人 , 就 急忙 打断 他 说 : 你 这话 太 过头 了 吧 。 阶级 只能 在 两条腿 的 动物 中 划分 , 如果 把 狼 划进 阶级 里 来 , 那 你 是 狼 还是 人 ? 你 不怕 把 伟大 的 无产阶级 领袖 也 划到 同 狼 一类 的 圈子里 去 ? 再说 , 人 杀人 是不是 屠杀 同类 ? 人 杀人 要 比 狼 杀 狼 多得多 , 一战 二战 一杀 就是 几百万 , 几千万 。 人 从 周口店 北京猿人 起 , 就 有 杀 同类 的 习性 , 从 本性 上 来讲 人比 狼 更 残忍 。 你 还是 多 看点 书吧 。

李红 卫气 得 举起 马鞭 , 指着 陈阵 的 鼻子 说 : 你 不 就 仗 着 老 高三 吗 , 有 他妈的 什么 了不起 ! 你 看 的 全是资 、 封 、 修 。 坏书 ! 毒草 ! 你 受 你 狗 爹 的 影响 极深 , 在 学校 里 你 不 吭气 , 当 逍遥派 , 到 这个 最 原始 最 落后 的 地方 你 倒 如鱼得水 了 , 你 跟 这儿 的 四旧 臭味相投 !

陈阵 热血 冲头 , 真 恨不得 像 恶狼 一样 地 冲上去 一口 把 他 咬 下马 来 。 但 他 又 想起 了 狼 坚毅 的 忍耐 性 , 便 瞪 了 他 一眼 , 又 狠狠 地 抽 了 两下 自己 的 毡靴 , 扭头 便 走 。

天近 黄昏 , 已经 适应 草原 牧区 一顿 手把 肉 早茶 , 一顿 晚餐 饮食习惯 的 知青 , 也 已 饿 得 全身 冰冷 瑟瑟 发抖 。 场部 调查组 的 头头 们 和 大部分 牧民 、 知青 随着 装运 死 狼 的 轻便 马车 撤回 。 陈阵 跟着 巴图 、 沙茨 楞 去 寻找 他们 的 宝贝 套马 杆 , 也 再 想 找 找 被 马 踢死 踩 伤 的 狼 , 陈阵 更 希望 两位 骠悍 的 马倌 , 给 他 多 讲点 狼 的 故事 和 打 狼 技术 。

(第七章) 在 蒙古草原 , 大规模 的 围猎 捕狼 都 选 在 冬初 , 那时 遍布 山包 的 旱獭 已 封洞 冬眠 。 个 比 兔 大 , 肉肥 油厚 的 獭 子 是 狼 喜食 之物 , 也 是 草原 狼 的 食源 之一 。 旱獭 一入 洞 , 狼群 开始 加倍 攻击 牲畜 , 牧场 就 需 组织 猎手 给予 回击 。 冬初 , 草原 狼 刚刚 长齐 御寒 皮毛 , 这时 的 狼皮 , 皮韧 、 毛新 、 色亮 、 茸 厚 。 上 等 优质 狼皮 大多 出自 这个 季节 , 收购站 的 收购价 也定 得 最高 。 初冬 打狼 是 牧民 工分 以外 的 重要 副业 收入 来源 。 围猎 是 青壮 牧民 锻炼 和 炫耀 马技 、 杆技 、 胆量 的 大好时机 , 也 是 展示 各 牧业 队 组织者 的 侦察 、 踩点 、 选场 、 选时 、 组织 、 调度 、 号令 等 一系列 军事 才能 的 机会 。 初冬 围猎 打狼 , 也 曾 是 草原 上 的 酋长 、 单于 、 可汗 、 大汗 对 部族 进行 军训 和 实战演习 的 古老 传统 。 千年 传统 一脉相承 , 延续 至今 。 当 一场 大雪 刚刚 站住 , 打围 就 基本 准备就绪 。 这时 雪地 上 的 狼 爪印 最 清晰 , 狼群 行踪 的 隐避 性 大大降低 。 狼腿 虽长 , 但 初 踏 新雪 湿雪 , 拖泥带水 跑 不快 , 马腿 更长 就 可大 赚 便宜 。 新雪 初冬 是 狼 的 丧季 , 草原 牧民 总是 利用 这一 时机 刹刹 狼群 气焰 , 也 给 受苦 一年 的 人畜 出口 怨气 。

然而 , 草原 的 规律 既 可以 被 人 认识 , 也 可 被 狼 摸透 。 这些 年 狼 更 精 了 , 一年 一打 , 倒把 狼 打 明白 了 。 狼 一见 新雪 站稳 , 草场 由 黄 变白 , 就 一溜烟 地 跑 过 边境 , 要 不 就 钻进 深山 打 黄羊 野兔 , 或缩 在 大雪 封山 的 野地 里 忍饥挨饿 , 靠 啃 嚼 动物 的 枯骨 和 晒干 风干 的 腐皮 臭 毛 度日 。 一直 等到 雪硬 了 , 在 雪上 也 跑 习惯 了 , 人 没 精神 头 了 , 它们 才 过来 打劫 。

在场 部 会议 上 , 乌力吉 说 : 前 几年 冬初 打围 , 没 打着 几条 大狼 , 打 的 尽 是 些 半 大小 狼 。 以后 咱得 像 狼 一样 , 尽量减少 常规 打法 , 要 胡打 乱打 、 出其不意 , 停停 打打 、 打打停停 , 乱 中 求胜 , 虽然 乱 , 不合 兵法 , 但 让 狼 摸不到 规律 , 防不胜防 。 春季 不 打围 , 咱们 就 破破 老规矩 , 来 一次 春围 , 给 狼群 一次 突然袭击 。 这会儿 的 狼皮 虽然 没有 冬初 的 好 , 可是 离狼 脱毛 还 得 一个多月 , 就算 卖不出 好价 , 但是 可以 在 供销社 领到 奖励 子弹 。

场部 会议 决定 , 为了 消除 这次 狼 杀 马群 大 事故 的 恶劣影响 , 为了 执行 上级 关于 消灭 额仑 草原 狼害 的 指示精神 , 全场 动员 , 展开 大规模 灭 狼 运动 。 包顺贵 说 : 虽然 目前 正是 春季 接羔 的 大忙 季节 , 抽 劳力 不易 , 但围 狼 这场 仗 非打不可 , 否则 , 无法 向 各 方面 交代 。

乌力吉 又 说 : 按 以前 的 经验 , 狼群 在 打 完 一场 大仗 以后 , 主力 一定 会 后撤 , 它们 知道 这时候 人 准保 会 来 报复 。 估计 这会儿 狼群 准在 边境 附近 , 只要 牧场 一有 动静 , 狼群 马上 就 会 越境 逃窜 。 所以 这些 天 不能 打 , 放 它些 日子 , 等 狼 肚子 里 的 马肉 消化 净 了 , 它们 还会 回头 惦记 那些 死马 冻肉 的 。 旱獭 和 老鼠 还 没出 洞 , 狼 没 吃食 , 它们 肯定 会 冒险 抢 马肉 吃 的 。

毕利格 赞同 地 点头 说 : 我要 带些 人 先到 死 马 旁边 多下些 狼 夹子 , 糊弄 糊弄 狼群 。 头 狼 一 看见 新 埋 的 夹子 , 准保 以为 人 只 想 守 , 不想 攻 。 从前 , 场部 组织 打狼 , 要 带 一大帮 狗 , 就 先得 把 野地 里 的 狼 夹子 起 了 , 要 不 夹断 狗腿 谁 都 心疼 。 这回 进攻 前下 夹子 , 再 精 的 头 狼 也 得 犯 迷糊 。 要是 能 夹住 几条 狼 , 狼群 就 得 发晕 , 远远 看着 马肉 , 吃 又 不敢 吃 , 走 又 舍不得 走 。 到 那 时候 , 咱们 再 悄悄 上去 猛地 一围 , 准能 圈 着 不少 狼 , 八成 还 能 打着 几条 头 狼 呢 。

包顺贵 问 毕利格 : 听说 这儿 的 狼 贼 精 , 下毒 下 夹子 的 地方 , 狼 都 不 碰 。 老 狼头 狼 还 能 把 有毒 的 肉 咬 出 一圈 记号 , 让 母狼 小狼 吃 旁边 没毒 的 肉 。 有 的 头 狼 还 能 把 狼 夹子 像 起 地雷 一样 起 出来 , 成 心气 你 , 这是 真的 吗 ?

毕利格 回答 说 : 也 不全 对 , 供销社 卖 的 毒狼药 , 味大 , 狗 都 能闻 出来 , 狼 还 能闻 不 出来 吗 ? 我 自个儿 从来不 用毒 , 弄不好 还会 毒死 狗 。 我 喜欢 下 夹子 , 我 有 绝招 , 除了 神狼 , 没 几条 狼能 闻出 夹子 埋 在 哪儿 。

包顺贵 觉得 , 场部 已经 变成 了 司令部 , 生产 会议 成 了 军事 会议 。 看来 当年 上级 派 乌力吉 这个 骑兵 连长 , 转业 到 牧场 当场 长 绝对 对口 , 连 他 自己 到 这儿 来 当 军代表 也 是 顺理成章 。 包顺贵 用笔 敲 了 敲 茶缸 , 对 会议 全体成员 说 : 就 这么 定 了 !

场 部下 了 死令 : 各队 和 个人 未经 场部 允许 , 不 得到 牧场 北边 去 打 狼 , 尤其 是 开枪 打狼 惊 狼 。 场 部将 组织 大规模 打围 灭 狼 活动 。 各队 接到 通知 后 立即 准备 行动 。

各队 牧民 开始 选马 、 喂狗 、 修杆 、 磨刀 、 擦枪 、 备弹 , 一切 都 平静 有序 , 像 准备 清明 接羔 , 盛夏 剪毛 , 中秋 打草 , 初冬 宰羊 那样 , 忙而不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