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六章 (3)

第六章 (3)

前面 人马 站住 了 , 有人 下马 铲雪 。 陈阵 跟着 毕利格 策马 跑 去 , 在 人们 面前 又 发现 了 马尸 , 但 并 不 集中 , 而是 四 五匹 散成 一长 溜 。 更 远处 还有 人 大叫 : 有 死 狼 ! 有 死 狼 ! 陈阵 想 , 这里 一定 就是 巴 图说 的 狼群 舍命 撕马肚 的 地方 , 也 是 马群 最终 全军覆没 的 转折点 。 他 的 心 一下子 又 吊 了 起来 , 通通 、 通通 地狂 跳 不停 。

包顺贵 骑 在 马上 , 在 头顶 上 挥舞 着 鞭子 大喊大叫 : 别 乱跑 ! 别 乱跑 ! 都 过来 。 挖 这边 两匹马 就行了 , 先 挖 马 , 后 挖 狼 。 大家 要 注意 三大纪律 , 八项注意 。 一切 缴获 要 交公 ! 谁 乱来 , 办 谁 的 学习班 !

人们 很快 地聚到 两匹马 旁边 , 铲雪 挖 马 。

两匹马 渐渐 露 了 出来 , 每匹 马 的 肠子 、 胃包 、 心肺 肝肾 , 都 被 自己 的 后 蹄 踩 断 、 踩扁 、 踩 碎 , 沥沥拉拉 拖 了 几十米 。 这 两匹马 死后 显然 没有 再 被 狼群 鞭尸 蹂躏 过 。 狼群 可能 已 在 泡子 里 过足 了 玩瘾 、 杀瘾 和 报复 瘾 , 总算 饶过 这 几匹 死马 。 然而 , 陈阵 一边 挖 , 一边 却 感到 这些 被 狼 剖腹 残杀 的 马 , 比 泡子 里 的 马死 得 还要 惨 , 还要 吓人 , 死马 的 眼里 所冻 凝 的 痛苦 和 恐惧 也 比 泡子 里 的 马 更加 触目 。

包顺 贵气 得 大叫 : 这群 狼 真 跟 日本鬼子 一样 残忍 。 亏狼想 得出 , 只 给 马肚 豁开 一条 口子 , 就 能 让 马 自个 掏空 自个 , 自个 踩死 自个 。 真是太 歹毒 了 。 这些 狼真 有 小 日本 的 武士道 精神 , 敢 打 自杀 战 , 蒙古 的 狼群 太 可怕 了 。 我 非得 杀光 它们 不可 !

陈阵 忍不住 插嘴 道 : 也 不能 把 自杀 战都 说 成 是 小 日本 的 武士道 精神 , 董存瑞 、 黄继光 、 杨根思 敢 跟 敌人 同归于尽 , 这能 叫做 武士道 精神 吗 ? 一个 人 一个 民族 要是 没有 宁死不屈 , 敢 与 敌人 同归于尽 的 精神 , 只能 被 人家 统治 和 奴役 。 狼 的 自杀 精神 看 谁 去 学 了 , 学好 了 是 英雄主义 , 可歌可泣 ; 学歪 了 就是 武士道 法西斯主义 。 但是 如果 没有 宁死不屈 的 精神 , 就 肯定 打 不过 武士道 法西斯主义 。

包顺贵 憋 了 一会儿 , 哼 了 一声 说 : 那 倒 也 是 。

乌力吉 一脸 沉重 和 严肃 , 对 包顺贵 说 : 这样 毒辣 亡命 的 攻击 , 巴图 和 马群 哪能 抗得 住 ? 巴图 从 北边 草场 一直 跟 狼群 斗到 这儿 , 真不简单 。 这回 没 出人命 就算 腾格里 保佑 了 。 让 上面 的 调查组 来看 看吧 , 我 相信 他们 会 做出 正确 的 结论 的 。

包顺贵 点点头 。 他 第一次 平和 地 问巴图 : 当时 , 你 就 不怕 狼 把 你 的 马 也 豁 了 ?

巴图 憨 憨 地 说 : 我 就是 急 , 急得 什么 都 不顾 了 。 差 一点点 就 过 泡子 了 , 就 差 一点点 啊 。

包 又 问 : 狼 没 扑 你 吗 ?

巴图 拿 起 那根 铁箍 马棒 , 伸出 来 给 包顺贵 看 : 我用 这根 马棒 打断 一条 狼 的 四根 牙 , 打 豁 了 一条 狼 的 鼻子 。 要 不 我 也 得 让 狼 撕碎 了 。 沙茨 楞 他们 没 这 家伙 , 没法子 防身 , 他们 不能 算 逃兵 啊 。

包顺贵 接过 马棒 掂 了 掂 说 : 好棒 ! 好棒 ! 用 这 家伙 打狼牙 , 你 也 够 毒 的 。 好 ! 对 狼 越毒 越 好 。 巴图 你 胆量 技术 了不得 啊 。 等 上面 的 调查组 来 的 时候 , 你 再 跟 他们 好好 说 说 你 是 怎么 打 的 狼 。

包顺贵 说完 便 把 马棒 还给 巴图 。 又 对 乌力吉 说 : 我 看 你们 这儿 的 狼 也 太神 了 , 比 人 还有 脑子 。 狼群 这个 打法 我 也 看 明白 了 , 它们 的 目标 很 明确 , 就是 不惜 任何 代价 把 马群 赶进 泡子 里 去 。 你 看 …… 然后 他 掰 着 手指头 往下数 : 你 看 , 狼 懂 气象 , 懂 地形 , 懂 选择 时机 , 懂 知己知彼 , 懂 战略战术 , 懂 近战 、 夜战 、 游击战 、 运动战 、 奔袭 战 、 偷袭 战 、 闪击战 , 懂 集中 优势 兵力 打歼灭战 。 还 能 有 计划 、 有 目的 、 有步骤 地 实现 全歼 马群 的 战役 意图 。 这个 战例 简直 可以 上 军事 教科书 了 。 咱俩 都 是 军人 出身 , 我 看 除了 阵地战 、 壕沟战 狼 不会 , 咱们 八路军 游击队 的 那套 战略战术 军事 兵法 , 狼 全都会 。 想不到 草原 狼 还有 这 两下子 , 原先 我 以为 狼 只会 蛮干 或者 偷鸡摸狗 , 咬 几只羊 什么 的 。

乌力吉 说 : 自打 我 转业 到 这 牧场 工作 , 就 没 觉着 离开 战场 , 一年四季 跟 狼 打仗 , 天天 枪 不 离身 , 到 现在 我 的 枪法 比 当兵 的 时候 还有 准头 。 你 说 得 没错 , 狼 真是 懂 兵法 , 至少 能 把 兵法 中 的 要紧 部分 用 得 头头是道 。 跟 狼 打 了 十几年 交道 , 我 也 长 了 不少 见识 。 要是 现在 再 让 我 去 剿匪 打仗 , 我 肯定 是 一把 好手 。

陈阵 越 听 越 感兴趣 , 忙 问 : 那么 , 人 的 兵法 是不是 从 狼 那儿 学来 的 ?

乌力吉 眼睛 一 亮 , 他 盯 着 陈阵 说 : 没错 , 人 的 不少 兵法 就 是从 狼 那儿 学来 的 。 古时候 草原 民族 把 从 狼 那儿 学来 的 兵法 , 用来 跟 关内 的 农业 民族 打仗 。 汉人 不光 是 向 游牧 民族学 了 短衣 马裤 , 骑马 射箭 , 就是 你们 读书人 说 的 “ 胡服骑射 ”, 还 跟 草原 民族学 了 不少 狼 的 兵法 。 我 在 呼和浩特 进修 牧业 专业 的 那 几年 , 还 看 了 不少 兵书 , 我 觉着 孙子兵法 跟 狼子 兵法 真 没太大 差别 。 比如说 ,“ 兵者 , 诡道 也 ”。 知己知彼 、 兵贵神速 、 出其不意 、 攻其不备 , 等等 。 这些 都 是 狼 的 拿手好戏 , 是 条 狼 就 会 。

陈阵 说 : 可是 中国 的 兵书 中 一个 字 也 没 提到 草原 民族 和 草原 狼 , 这真 不 公平 。

乌力吉 说 : 蒙古人 吃亏 就 吃 在 文化 落后 , 除了 一部 《 蒙古 秘史 》 以外 , 没 留下 什么 有 影响 的 书 。

包顺贵 对 乌力吉 说 : 看来 在 草原 上 搞 牧业 , 还 真得 好好 研究 狼 , 研究 兵法 , 要 不 真得 吃大亏 。 天 不早了 , 咱俩 去 看看 那边 的 死 狼 吧 。 我得 多照 几张 相 。

两位 头头 走 了 以后 , 陈阵 拄着 木锨 发愣 。 这次 战地 复盘 、 实地考察 , 使 他 对 草原 民族 和 成吉思汗 的 军事 奇迹 更 着迷 了 。 为什么 成吉思汗 及其 子孙 , 竟然 仅用 区区 十几万 骑兵 就 能 横扫 欧亚 ? 消灭 西夏 几十万 铁骑 、 大金国 百万 大军 、 南宋 百 多万 水师 和步 骑 、 俄罗斯 钦察 联军 、 罗马 条顿 骑士团 ; 攻占 中亚 、 匈牙利 、 波兰 、 整个 俄罗斯 , 并 打垮 波斯 、 伊朗 、 中国 、 印度 等 文明 大国 ? 还 迫使 东 罗马 皇帝 采用 中国 朝代 的 和亲政策 , 把 玛丽 公主 屈 嫁给 成吉思汗 的 曾孙 。 是 蒙古人 创造 了 人类 有史以来 世界 上 版图 最大 的 帝国 。 这个 一 开始 连 自己 的 文字 和 铁 箭头 都 还 没有 、 用 兽骨 做 箭头 的 原始 落后 的 游牧 小 民族 , 怎么 会 有 那么 巨大 的 军事 能量 和 军事 智慧 ? 这 已成 了 世界 历史 最 不可思议 的 千古 之谜 。 而且 , 成吉思汗 及其 子孙 的 军事 成就 和 奇迹 , 不是 以多胜少 , 以力 取胜 , 而 恰恰 是 以少胜多 , 以智取胜 。 难道 他们 靠 的 是 狼 的 智慧 和 马 的 速度 ? 狼 的 素质 和 性格 ? 以及 由 狼图腾 所 滋养 和 激发 出来 的 强悍 民族 精神 ?

陈阵 这 两年 来 与 狼 打交道 的 经历 , 加上 他 搜集 的 无数 狼 的 故事 , 以及 实地 目睹 和 考察 狼群 围歼 黄 羊群 和 全歼 马群 的 经典 战例 , 他 越来越 感到 成吉思汗 军事 奇迹 的 答案 可能 就 在 狼 身上 。 战争 是 群体 与 群体 的 武力 行为 , 战争 与 打猎 有 本质区别 。 战争 有攻 有防 , 战争 的 双方 都 武装到牙齿 。 而 打猎 , 人 完全 处于 主动 , 绝大部分 动物 都 处于 被 猎杀 的 地位 。 打 野兔 、 旱獭 、 黄羊 , 也 是 打猎 , 但 这 完全 是 以强凌弱 , 绝无 你死我活 的 对抗 , 仅仅 是 打猎 而 不是 战争 。 虽然 在 打猎 中 确实 可以 学到 某些 军事 技能 , 但 只有 在 真正 的 战争 中 , 才能 全面 掌握 军事 本领 。

陈阵 反复 琢磨 : 蒙古草原 上 没有 虎群 、 豹群 、 豺群 、 熊群 、 狮群 和 象群 , 它们 都 难以 在 蒙古草原 严酷 的 自然 条件 下 生存 , 即便 能 适应 自然 条件 , 也 适应 不了 更 残酷 的 草原 生存 战争 , 抵抗 不了 凶猛 智慧 的 草原 狼 和 草原 人 的 围剿 猎杀 。 草原 人 和 草原 狼 , 是 蒙古草原 生物 的 激烈 竞争 中 , 惟一 一对 进入 决赛 的 种子选手 。 那么 , 在 草原 , 能 跟 人 成建制 地 进行 生存 战争 的 猛兽 群 , 就 只有 狼群 了 。 以前 的 教科书 认为 , 游牧民族 卓越 的 军事 技能 来源于 打猎 —— 陈阵 已 在 心里 否定 了 这种 说法 。 更 准确 的 结论 应该 是 : 游牧民族 的 卓越 军事 才能 , 来源于 草原 民族 与 草原 狼群 长期 、 残酷 和 从不间断 的 生存 战争 。 游牧民族 与 狼群 的 战争 , 是 势均力敌 的 持久战 , 持续 了 几万年 。 在 这 持久 战争 中 , 人 与 狼 几乎 实践 了 后来 军事学 里面 的 所有 基本 原则 和 信条 , 例如 : 知己知彼 。 兵贵神速 。 兵不厌诈 。 上 知 天文 , 下知 地理 。 常备不懈 , 声东击西 。 集中兵力 , 各个击破 。 化整为零 , 隐避 精干 。 出其不意 , 攻其不备 。 打得赢 就 打 , 打 不 赢 就 走 。 伤其 十指 不如 断 其一 指 。 敌进 我 退 , 敌驻 我扰 , 敌疲 我 打 , 敌退 我 追 。 等等 。 狼 虽 几乎 遍布 全球 , 但 没有 农业 文明 地区 深沟高垒 、 大墙 古堡 的 蒙古草原 , 却是 狼群 的 主要 聚集地 , 也 是 人类 与 狼群 长期 斗智斗勇 的 主战场 。

陈阵 顺着 这 条 思路 继续 前行 , 他 觉得 自己 似乎 正站 在 一个 通往 华夏 五千年 文明史 的 隧道 入口 。 在 蒙古高原 , 人 与 狼 日日 战 , 夜 夜战 , 随时 一小 战 , 不时 一 大战 。 人群 与 狼群 战争 实践 的 频繁 程度 , 大大 超过 世界 上 所有 农业 文明 国家 的 人 狼 战争 和 人 与 人 战争 。 甚至 也 超过 人 狼 主战场 外 的 其他 西方 游牧民族 的 战争 频率 。 再 加上 游牧民族 长期 残酷 的 部落 战争 、 民族 战争 和 侵略战争 , 使 他们 的 战争 才华 不断 得到 强化 和 提高 。 因此 , 蒙古草原 民族 , 绝对 比 世界 上 任何 一个 农业 民族 和 其他 游牧民族 , 更 善战 、 更 懂战 、 更 具有 先天 的 军事优势 。 从周 、 春秋战国 、 秦汉 唐宋 的 历史 来看 , 那些 在 人口 和 国力 上 占 绝对优势 的 农业 文明 大国 , 却 经常 被 蒙古高原 的 游牧 小 民族 打 得 山河破碎 , 丧权辱国 。 到 宋末 以后 , 干脆 就 被 成吉思汗 蒙族 入主中原 近 一个 世纪 。 中国 的 最后 一个 封建王朝 清朝 也 是 游牧民族 建立 的 。 农耕 的 汉族 没有 卓越 的 军事 狼 教官 、 没有 狼 陪练 不间断 的 严格训练 , 古代 汉人 虽 有 孙子兵法 也 只是 纸上谈兵 , 更何况 “ 狼子 兵法 ”, 本是 孙子兵法 的 源头 之一 。

陈阵 好像 找到 了 几千年 来 , 华夏民族 死 于 北方 外患 千万 冤魂 的 渊源 , 也 好像 找到 了 几千年 修筑 长城 、 耗空 了 中国 历朝历代 国库 银两 的 债主 。 他 觉得 思绪 豁然开朗 , 同时 却 深深地 感到 沉重 与 颓丧 。 世界 万物 因果关系 主宰 着 人 的 历史 和 命运 。 一个 民族 的 保家卫国 的 军事 才能 是 一个 民族 的 立身 之 本 , 生存 之 本 。 如果 蒙古草原 没有 狼 , 世界 和 中国 是否 会 是 另 一个 样子 ?


第六章 (3)

前面 人马 站住 了 , 有人 下马 铲雪 。 陈阵 跟着 毕利格 策马 跑 去 , 在 人们 面前 又 发现 了 马尸 , 但 并 不 集中 , 而是 四 五匹 散成 一长 溜 。 更 远处 还有 人 大叫 : 有 死 狼 ! 有 死 狼 ! 陈阵 想 , 这里 一定 就是 巴 图说 的 狼群 舍命 撕马肚 的 地方 , 也 是 马群 最终 全军覆没 的 转折点 。 他 的 心 一下子 又 吊 了 起来 , 通通 、 通通 地狂 跳 不停 。

包顺贵 骑 在 马上 , 在 头顶 上 挥舞 着 鞭子 大喊大叫 : 别 乱跑 ! 别 乱跑 ! 都 过来 。 挖 这边 两匹马 就行了 , 先 挖 马 , 后 挖 狼 。 大家 要 注意 三大纪律 , 八项注意 。 一切 缴获 要 交公 ! 谁 乱来 , 办 谁 的 学习班 !

人们 很快 地聚到 两匹马 旁边 , 铲雪 挖 马 。

两匹马 渐渐 露 了 出来 , 每匹 马 的 肠子 、 胃包 、 心肺 肝肾 , 都 被 自己 的 后 蹄 踩 断 、 踩扁 、 踩 碎 , 沥沥拉拉 拖 了 几十米 。 这 两匹马 死后 显然 没有 再 被 狼群 鞭尸 蹂躏 过 。 狼群 可能 已 在 泡子 里 过足 了 玩瘾 、 杀瘾 和 报复 瘾 , 总算 饶过 这 几匹 死马 。 然而 , 陈阵 一边 挖 , 一边 却 感到 这些 被 狼 剖腹 残杀 的 马 , 比 泡子 里 的 马死 得 还要 惨 , 还要 吓人 , 死马 的 眼里 所冻 凝 的 痛苦 和 恐惧 也 比 泡子 里 的 马 更加 触目 。

包顺 贵气 得 大叫 : 这群 狼 真 跟 日本鬼子 一样 残忍 。 亏狼想 得出 , 只 给 马肚 豁开 一条 口子 , 就 能 让 马 自个 掏空 自个 , 自个 踩死 自个 。 真是太 歹毒 了 。 这些 狼真 有 小 日本 的 武士道 精神 , 敢 打 自杀 战 , 蒙古 的 狼群 太 可怕 了 。 我 非得 杀光 它们 不可 !

陈阵 忍不住 插嘴 道 : 也 不能 把 自杀 战都 说 成 是 小 日本 的 武士道 精神 , 董存瑞 、 黄继光 、 杨根思 敢 跟 敌人 同归于尽 , 这能 叫做 武士道 精神 吗 ? 一个 人 一个 民族 要是 没有 宁死不屈 , 敢 与 敌人 同归于尽 的 精神 , 只能 被 人家 统治 和 奴役 。 狼 的 自杀 精神 看 谁 去 学 了 , 学好 了 是 英雄主义 , 可歌可泣 ; 学歪 了 就是 武士道 法西斯主义 。 但是 如果 没有 宁死不屈 的 精神 , 就 肯定 打 不过 武士道 法西斯主义 。

包顺贵 憋 了 一会儿 , 哼 了 一声 说 : 那 倒 也 是 。

乌力吉 一脸 沉重 和 严肃 , 对 包顺贵 说 : 这样 毒辣 亡命 的 攻击 , 巴图 和 马群 哪能 抗得 住 ? 巴图 从 北边 草场 一直 跟 狼群 斗到 这儿 , 真不简单 。 这回 没 出人命 就算 腾格里 保佑 了 。 让 上面 的 调查组 来看 看吧 , 我 相信 他们 会 做出 正确 的 结论 的 。

包顺贵 点点头 。 他 第一次 平和 地 问巴图 : 当时 , 你 就 不怕 狼 把 你 的 马 也 豁 了 ?

巴图 憨 憨 地 说 : 我 就是 急 , 急得 什么 都 不顾 了 。 差 一点点 就 过 泡子 了 , 就 差 一点点 啊 。

包 又 问 : 狼 没 扑 你 吗 ?

巴图 拿 起 那根 铁箍 马棒 , 伸出 来 给 包顺贵 看 : 我用 这根 马棒 打断 一条 狼 的 四根 牙 , 打 豁 了 一条 狼 的 鼻子 。 要 不 我 也 得 让 狼 撕碎 了 。 沙茨 楞 他们 没 这 家伙 , 没法子 防身 , 他们 不能 算 逃兵 啊 。

包顺贵 接过 马棒 掂 了 掂 说 : 好棒 ! 好棒 ! 用 这 家伙 打狼牙 , 你 也 够 毒 的 。 好 ! 对 狼 越毒 越 好 。 巴图 你 胆量 技术 了不得 啊 。 等 上面 的 调查组 来 的 时候 , 你 再 跟 他们 好好 说 说 你 是 怎么 打 的 狼 。

包顺贵 说完 便 把 马棒 还给 巴图 。 又 对 乌力吉 说 : 我 看 你们 这儿 的 狼 也 太神 了 , 比 人 还有 脑子 。 狼群 这个 打法 我 也 看 明白 了 , 它们 的 目标 很 明确 , 就是 不惜 任何 代价 把 马群 赶进 泡子 里 去 。 你 看 …… 然后 他 掰 着 手指头 往下数 : 你 看 , 狼 懂 气象 , 懂 地形 , 懂 选择 时机 , 懂 知己知彼 , 懂 战略战术 , 懂 近战 、 夜战 、 游击战 、 运动战 、 奔袭 战 、 偷袭 战 、 闪击战 , 懂 集中 优势 兵力 打歼灭战 。 还 能 有 计划 、 有 目的 、 有步骤 地 实现 全歼 马群 的 战役 意图 。 这个 战例 简直 可以 上 军事 教科书 了 。 咱俩 都 是 军人 出身 , 我 看 除了 阵地战 、 壕沟战 狼 不会 , 咱们 八路军 游击队 的 那套 战略战术 军事 兵法 , 狼 全都会 。 想不到 草原 狼 还有 这 两下子 , 原先 我 以为 狼 只会 蛮干 或者 偷鸡摸狗 , 咬 几只羊 什么 的 。

乌力吉 说 : 自打 我 转业 到 这 牧场 工作 , 就 没 觉着 离开 战场 , 一年四季 跟 狼 打仗 , 天天 枪 不 离身 , 到 现在 我 的 枪法 比 当兵 的 时候 还有 准头 。 你 说 得 没错 , 狼 真是 懂 兵法 , 至少 能 把 兵法 中 的 要紧 部分 用 得 头头是道 。 跟 狼 打 了 十几年 交道 , 我 也 长 了 不少 见识 。 要是 现在 再 让 我 去 剿匪 打仗 , 我 肯定 是 一把 好手 。

陈阵 越 听 越 感兴趣 , 忙 问 : 那么 , 人 的 兵法 是不是 从 狼 那儿 学来 的 ?

乌力吉 眼睛 一 亮 , 他 盯 着 陈阵 说 : 没错 , 人 的 不少 兵法 就 是从 狼 那儿 学来 的 。 古时候 草原 民族 把 从 狼 那儿 学来 的 兵法 , 用来 跟 关内 的 农业 民族 打仗 。 汉人 不光 是 向 游牧 民族学 了 短衣 马裤 , 骑马 射箭 , 就是 你们 读书人 说 的 “ 胡服骑射 ”, 还 跟 草原 民族学 了 不少 狼 的 兵法 。 我 在 呼和浩特 进修 牧业 专业 的 那 几年 , 还 看 了 不少 兵书 , 我 觉着 孙子兵法 跟 狼子 兵法 真 没太大 差别 。 比如说 ,“ 兵者 , 诡道 也 ”。 知己知彼 、 兵贵神速 、 出其不意 、 攻其不备 , 等等 。 这些 都 是 狼 的 拿手好戏 , 是 条 狼 就 会 。

陈阵 说 : 可是 中国 的 兵书 中 一个 字 也 没 提到 草原 民族 和 草原 狼 , 这真 不 公平 。

乌力吉 说 : 蒙古人 吃亏 就 吃 在 文化 落后 , 除了 一部 《 蒙古 秘史 》 以外 , 没 留下 什么 有 影响 的 书 。

包顺贵 对 乌力吉 说 : 看来 在 草原 上 搞 牧业 , 还 真得 好好 研究 狼 , 研究 兵法 , 要 不 真得 吃大亏 。 天 不早了 , 咱俩 去 看看 那边 的 死 狼 吧 。 我得 多照 几张 相 。

两位 头头 走 了 以后 , 陈阵 拄着 木锨 发愣 。 这次 战地 复盘 、 实地考察 , 使 他 对 草原 民族 和 成吉思汗 的 军事 奇迹 更 着迷 了 。 为什么 成吉思汗 及其 子孙 , 竟然 仅用 区区 十几万 骑兵 就 能 横扫 欧亚 ? 消灭 西夏 几十万 铁骑 、 大金国 百万 大军 、 南宋 百 多万 水师 和步 骑 、 俄罗斯 钦察 联军 、 罗马 条顿 骑士团 ; 攻占 中亚 、 匈牙利 、 波兰 、 整个 俄罗斯 , 并 打垮 波斯 、 伊朗 、 中国 、 印度 等 文明 大国 ? 还 迫使 东 罗马 皇帝 采用 中国 朝代 的 和亲政策 , 把 玛丽 公主 屈 嫁给 成吉思汗 的 曾孙 。 是 蒙古人 创造 了 人类 有史以来 世界 上 版图 最大 的 帝国 。 这个 一 开始 连 自己 的 文字 和 铁 箭头 都 还 没有 、 用 兽骨 做 箭头 的 原始 落后 的 游牧 小 民族 , 怎么 会 有 那么 巨大 的 军事 能量 和 军事 智慧 ? 这 已成 了 世界 历史 最 不可思议 的 千古 之谜 。 而且 , 成吉思汗 及其 子孙 的 军事 成就 和 奇迹 , 不是 以多胜少 , 以力 取胜 , 而 恰恰 是 以少胜多 , 以智取胜 。 难道 他们 靠 的 是 狼 的 智慧 和 马 的 速度 ? 狼 的 素质 和 性格 ? 以及 由 狼图腾 所 滋养 和 激发 出来 的 强悍 民族 精神 ?

陈阵 这 两年 来 与 狼 打交道 的 经历 , 加上 他 搜集 的 无数 狼 的 故事 , 以及 实地 目睹 和 考察 狼群 围歼 黄 羊群 和 全歼 马群 的 经典 战例 , 他 越来越 感到 成吉思汗 军事 奇迹 的 答案 可能 就 在 狼 身上 。 战争 是 群体 与 群体 的 武力 行为 , 战争 与 打猎 有 本质区别 。 战争 有攻 有防 , 战争 的 双方 都 武装到牙齿 。 而 打猎 , 人 完全 处于 主动 , 绝大部分 动物 都 处于 被 猎杀 的 地位 。 打 野兔 、 旱獭 、 黄羊 , 也 是 打猎 , 但 这 完全 是 以强凌弱 , 绝无 你死我活 的 对抗 , 仅仅 是 打猎 而 不是 战争 。 虽然 在 打猎 中 确实 可以 学到 某些 军事 技能 , 但 只有 在 真正 的 战争 中 , 才能 全面 掌握 军事 本领 。

陈阵 反复 琢磨 : 蒙古草原 上 没有 虎群 、 豹群 、 豺群 、 熊群 、 狮群 和 象群 , 它们 都 难以 在 蒙古草原 严酷 的 自然 条件 下 生存 , 即便 能 适应 自然 条件 , 也 适应 不了 更 残酷 的 草原 生存 战争 , 抵抗 不了 凶猛 智慧 的 草原 狼 和 草原 人 的 围剿 猎杀 。 草原 人 和 草原 狼 , 是 蒙古草原 生物 的 激烈 竞争 中 , 惟一 一对 进入 决赛 的 种子选手 。 那么 , 在 草原 , 能 跟 人 成建制 地 进行 生存 战争 的 猛兽 群 , 就 只有 狼群 了 。 以前 的 教科书 认为 , 游牧民族 卓越 的 军事 技能 来源于 打猎 —— 陈阵 已 在 心里 否定 了 这种 说法 。 更 准确 的 结论 应该 是 : 游牧民族 的 卓越 军事 才能 , 来源于 草原 民族 与 草原 狼群 长期 、 残酷 和 从不间断 的 生存 战争 。 游牧民族 与 狼群 的 战争 , 是 势均力敌 的 持久战 , 持续 了 几万年 。 在 这 持久 战争 中 , 人 与 狼 几乎 实践 了 后来 军事学 里面 的 所有 基本 原则 和 信条 , 例如 : 知己知彼 。 兵贵神速 。 兵不厌诈 。 上 知 天文 , 下知 地理 。 常备不懈 , 声东击西 。 集中兵力 , 各个击破 。 化整为零 , 隐避 精干 。 出其不意 , 攻其不备 。 打得赢 就 打 , 打 不 赢 就 走 。 伤其 十指 不如 断 其一 指 。 敌进 我 退 , 敌驻 我扰 , 敌疲 我 打 , 敌退 我 追 。 等等 。 狼 虽 几乎 遍布 全球 , 但 没有 农业 文明 地区 深沟高垒 、 大墙 古堡 的 蒙古草原 , 却是 狼群 的 主要 聚集地 , 也 是 人类 与 狼群 长期 斗智斗勇 的 主战场 。

陈阵 顺着 这 条 思路 继续 前行 , 他 觉得 自己 似乎 正站 在 一个 通往 华夏 五千年 文明史 的 隧道 入口 。 在 蒙古高原 , 人 与 狼 日日 战 , 夜 夜战 , 随时 一小 战 , 不时 一 大战 。 人群 与 狼群 战争 实践 的 频繁 程度 , 大大 超过 世界 上 所有 农业 文明 国家 的 人 狼 战争 和 人 与 人 战争 。 甚至 也 超过 人 狼 主战场 外 的 其他 西方 游牧民族 的 战争 频率 。 再 加上 游牧民族 长期 残酷 的 部落 战争 、 民族 战争 和 侵略战争 , 使 他们 的 战争 才华 不断 得到 强化 和 提高 。 因此 , 蒙古草原 民族 , 绝对 比 世界 上 任何 一个 农业 民族 和 其他 游牧民族 , 更 善战 、 更 懂战 、 更 具有 先天 的 军事优势 。 从周 、 春秋战国 、 秦汉 唐宋 的 历史 来看 , 那些 在 人口 和 国力 上 占 绝对优势 的 农业 文明 大国 , 却 经常 被 蒙古高原 的 游牧 小 民族 打 得 山河破碎 , 丧权辱国 。 到 宋末 以后 , 干脆 就 被 成吉思汗 蒙族 入主中原 近 一个 世纪 。 中国 的 最后 一个 封建王朝 清朝 也 是 游牧民族 建立 的 。 农耕 的 汉族 没有 卓越 的 军事 狼 教官 、 没有 狼 陪练 不间断 的 严格训练 , 古代 汉人 虽 有 孙子兵法 也 只是 纸上谈兵 , 更何况 “ 狼子 兵法 ”, 本是 孙子兵法 的 源头 之一 。

陈阵 好像 找到 了 几千年 来 , 华夏民族 死 于 北方 外患 千万 冤魂 的 渊源 , 也 好像 找到 了 几千年 修筑 长城 、 耗空 了 中国 历朝历代 国库 银两 的 债主 。 他 觉得 思绪 豁然开朗 , 同时 却 深深地 感到 沉重 与 颓丧 。 世界 万物 因果关系 主宰 着 人 的 历史 和 命运 。 一个 民族 的 保家卫国 的 军事 才能 是 一个 民族 的 立身 之 本 , 生存 之 本 。 如果 蒙古草原 没有 狼 , 世界 和 中国 是否 会 是 另 一个 样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