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六章 (2)

第六章 (2)

屠场 已清出 大半 。 冰湖 上 尸横遍野 , 冰血 铺 地 , 碎肢 万段 , 像 一片 被 密集 炮弹 反复 轰炸 过 的 战场 。 一群 奔腾 的 生命 , 待命 出征 的 生命 , 戛然而止 , 变成 了 草原 战场 上 的 炮灰 。 每匹 马 的 惨状 与 大 白马 如出一辙 , 马尸 密集 处 , 残肢 断骨 犬牙交错 , 只能 凭 马头 和 各色 的 马毛来 清点 马数 。 两个 马倌 蹲 在 冰面 上 , 用 自己 的 厚 毛 马蹄袖 和 皮袍 下摆 , 一遍 一遍 地 擦拭 自己 的 爱马 的 马头 , 一边 擦 , 一边 流泪 。 所有 的 人 都 被 眼前 的 惨景 惊呆 了 。 陈阵 和 几个 从未 亲眼 见过 惨烈 战争场面 , 也 从未见过 狼群 集体 屠杀 马群 惨状 的 北京 知青 , 更是 惊吓 得 面色 如雪 , 面面相觑 。 知青 的 第一 反应 好像 都 是 : 我们 中间 的 任何 一人 , 假如 在 白毛风 中 碰上 这群 狼 那会 是 什么 结局 ? 难道 就 像 这群 被 狼 分尸 的 军马 一样 ?

陈阵 眼前 突然 出现 了 南京大屠杀 的 血腥 场面 。 他 在 狼性 中 看到 了 法西斯 、 看到 了 日本鬼子 。 陈阵 体内 涌出 强烈 的 生理反应 : 恶心 、 愤怒 , 想 吐 、 想 骂 、 想 杀 狼 。 他 又 一次 当着 毕利格 老人 的 面 脱口而出 : 这群 马死 得 真是太 惨 了 , 狼 太 可恶 太 可恨 了 ! 比 法西斯 , 比 日本鬼子 还 可恶 可恨 。 真该 千刀万剐 !

老人 面色 灰白 地瞪着 陈阵 , 但 底气十足 地说 : 日本鬼子 的 法西斯 , 是从 日本 人 自个儿 的 骨子里 冒出来 的 , 不是 从 狼 那儿 学来 的 。 我 打过 日本 人 我 知道 , 日本 没有 大 草原 , 没有 大 狼群 , 他们 见 过 狼 吗 ? 可 他们 杀人 眨 过眼 吗 ? 我 给 苏联红军 带路 那会儿 , 见 着 过 日本 人 干的事 , 咱们 牧场 往 东北 吉林 去 的 那条 草原 石子 道 , 光 修路 就 修死 了 多少 人 ? 路 两边 尽是 人 的 白 骨头 。 一个 大坑 就 几十条 命 , 一半 蒙古人 一半 汉人 。

乌力吉 说 : 这次 大 事故 也 不能 全怪 狼 , 人 把 狼 的 救命 粮 抢走了 , 又 掏 了 那么 多 的 狼 崽 , 狼能 不 报复 吗 ? 要 怪 也 只能 怪 咱们 自己 没 把 马群 看好 。 狼 惜命 , 不 逼急 了 它们 不会 冒险 跟 人斗 的 , 人有 狗 有 枪 有 套马 杆 。 在 草原 上 , 狼 怕人 , 狼 多一半 是 死 在 人 的 手里 的 。 可 日本鬼子 呢 , 咱们 中国 从来没 侵略 过 它 , 还 帮 了 它 那么 大 的 忙 , 可 它 杀 起 中国 人来 连眼 都 不 眨 一下 。

老人 明显 不悦 , 他 瞥 了 一眼 陈阵 说 : 你们 汉人 骑马 就是 不 稳 , 稳 不住 身子 , 一 遇上 点 磕磕绊绊 , 准 一边 歪过去 , 摔个 死 跟头 。

陈阵 很少 受 老人 的 责备 , 老人 的话 使 他 的 头脑冷静 下来 , 听出 了 老人 的话 外之音 。 他 发现 狼图腾 在 老人 灵魂 中 的 地位 , 远比 蒙古马 背上 的 骑手 要 稳定 。 草原 民族 的 兽祖 图腾 , 经历 了 几千年 不知 多少 个 民族 灭亡 和 更替 的 剧烈 颠簸 , 依然 一以贯之 , 延续 至今 , 当然 不会 被 眼前 这 七八十 匹 俊马 的 死亡 所 动摇 。 陈阵 突然 想到 :“ 黄河 百害 , 惟富 一套 。 ”“ 黄河 决堤 , 人 或 为 鱼鳖 。 ”“ 黄河 —— 母亲河 。 ”“ 黄河 —— 中华民族 的 摇篮 ……” 中华民族 并 没有 因为 黄河 百害 、 吞没 了 无数 农田 和 千万 生命 , 而 否认 黄河 是 中华民族 的 母亲河 。 看来 “ 百害 ” 和 “ 母亲 ” 可以 并存 , 关键在于 “ 百害 的 母亲 ” 是否 养育 了 这个 民族 , 并 支撑 了 这个 民族 的 生存 和 发展 。 草原 民族 的 狼图腾 , 也 应该 像 中华民族 的 母亲河 那样 得到 尊重 。他 根本 没有 料到 额仑 草原 的 狼会 这么 厉害 凶残 , 也 不会 想到 这么 大 的 一群 马会 被 狼 控制 住 相机 。

毕利格 和 乌力吉 两人 在 尸场 中间 的 一片 马尸 周围 铲雪 , 这里 挖 挖 , 那里 戳戳 , 像是 在 寻找 什么 重要 证据 。 陈阵 赶紧 过去 帮 他们 找 , 忙 问 毕利格 : 阿爸 , 您 在 找 什么 ? 老人 回答 说 : 找 狼 道 , 得 小心 点 铲 。 陈阵 仔细 找 地方 下脚 , 弯下身 也 开始 寻找 。 过 了 一会儿 , 人们 找到 了 一条 被 狼群 踩实 的 雪道 , 足有 四 指厚 , 相当 硬 , 死死地 冻 趴在 泥 冰上 , 扫去 后来 落下 的 新雪 浮雪 , 可以 看见 狼 的 足 爪印 , 大 的 有 牛蹄 大 , 小 的 也 比大狗 的 狗 爪 大 。 每个 爪印 有 一个 较大 的 掌 凹痕 , 有 的 掌 凹痕 还 带 着 马血 残迹 。

乌力吉 和 毕利格 招呼 大家 集中 清扫 这条 狼 道 。 毕利格 说 扫出 这条 狼 道 就 更 能 估摸 出 狼群 的 大小 。 人们 扫着 扫 着 慢慢 发现 这条 狼 道 不是 直 的 而是 弯 的 , 再 扫 下去 , 狼道 又 变成 了 半圆形 。 大家 用 了 一个多 小时 把 这 狼 道 全部 铲 扫出来 , 这才 发现 这条 狼 道 竟是 圆形 的 , 整整 一圈 白 道 , 雪中 带 血 , 白里透红 , 高出 冰面 一拳 厚 , 在 黑 红色 的 泥 冰血 冰上 显得 格外 恐怖 , 像 冥府 地狱 里 小鬼 们 操练 用 的 跑道 , 更 像 一个 鬼画符 样 的 怪圈 。 跑道 宽 一米 多 , 圈 周长 有 五六十米 , 圈内 竟是 马尸 最 密集 的 一块 尸场 。 雪道 上 全是 狼 爪 血印 , 密密麻麻 , 重重叠叠 。 人们 又 被 吓 着 了 , 大伙 哆哆嗦嗦 , 议论纷纷 :

我活 了 这 把 年 记 还 从来没 见 过 这 老些 狼 爪印 。

这 哪 是 一群 狼 , 准是 一群 妖怪 。

这群 狼 真大得 吓人 。

少说 也 得 有 四五十条 。

巴图 , 你 真够 愣 的 , 敢 一人 跟 这群 狼 玩命 。 要是 我 , 早就 吓 得 掉 下马 喂 狼 了 。

那晚 , 天黑 雪大 , 我 啥 也 瞅 不清 , 我 哪 知道 这群 狼 有 多 大 。

往后 , 咱们 牧场 的 日子 就 难过 了 。

咱们 女生 谁 还 敢 一人 走 夜道 ?

场部 那帮 盲流 真 不是 东西 , 把 狼 打下 的 春天 度荒 的 活命 粮全 抢走了 , 狼群 逼得 急 了 。 我 要是 头 狼 我 也 得 报仇 , 把 他们 养 的 猪 和 鸡全 咬 死 。

谁 出 的 歪主意 , 派 这么 多 的 劳力 进山 掏狼 崽 , 母狼 能 不 发疯 吗 ? 往年 掏狼 崽 掏得少 , 马群 就 没 出过 这么 大 的 事故 。

场部 也 该 干点 正事 , 组织 几次 打狼 运动 , 再 不 打 , 狼要 吃 人 了 。

少开 点会 , 多 打 狼 吧 。

照狼 这个 吃法 , 再 多 的 畜群 也 不够 它 糟踏 的 。

咱们 牧场 领导班子 来 了 一些 农区 的 人 , 尽干 缺德事 , 腾格里 就 派 这些 狼来 教训 咱们 了 。

别 乱说 , 你 想 挨批 斗 啊 。

……

包顺贵 跟着 乌力吉 和 毕利格 顺着 狼道 仔细 查看 , 拍照 , 并 不时 停下 交谈 。 他 一直 紧绷 的 脸 却 开始 放松 。 陈阵 猜想 毕利格 可能 把 包顺贵 “ 人 的 因素 第一 ” 的 观点 说 活动 了 。 这么 大 的 狼灾 天灾 , 人 的 因素 能 抗得 住 吗 ? 不管 什么 调查组 来 调查 , 只要 他们 看 了 这片 屠场 , 也 得 承认 这场 大灾 是 人力 无法 抗拒 的 , 尤其 是 无法 抗拒 这样 大规模 的 狡滑 狼群 和 白毛风 的 共同 突袭 。 陈阵 对 乌力吉 和 巴图 的 担忧 也 慢慢 松懈下来 。

陈阵 又 开始 琢磨 这圈 狼 道 。 这个 怪圈 怪得 让 人 头皮发麻 , 它套 在 陈阵 心头 一圈 又 一圈 , 一圈 紧似 一圈 , 又 像 一群 狼 妖 绕 着 他 的 心脏 没命 地 跑 , 跑 得 他 心里 憋 堵 得 喘 不过 气来 。 狼群 为什么 要 跑 出 这个 圈 ? 出于 什么 动机 ? 为了 什么 目的 ? 草原 狼 的 行为 总让 人 摸不着头脑 , 狼 留下 的 每 一个 痕迹 都 像是 一道 疑难 怪题 。

是 为了 御寒 ? 跑步 取暖 ? 有 可能 。 那天 晚上 的 白毛风 实在 太冷 了 , 狼群 长途 奔袭 猛地 停下来 , 准保 冻得 受不了 , 所以 狼 在 吃饱 之后 , 要 挤 在 一起 跑步 , 跑 出点 热气 来 。

是 为了 助消化 ? 多 消耗 些 能量 以便 再 多 吞点 马肉 ? 也 有 可能 。 因为 狼 不 像 草原 黄鼠 、 金花 鼠 、 大眼贼 , 它 没有 鼠类 那种 可以 储藏 食物 的 仓洞 。 狼 猎杀 了 多余 的 肉食 却 无法 储存 , 为了 最大 限度 利用 食物 , 狼 只有 把 自己 吃得饱 上加 饱 , 撑 上 加撑 。 然后 用 奔跑 来 加速 消化 , 加速 体内 养料 储存 , 腾出 胃里 空间 , 再 装下 更 多 的 肉食 。 但是 , 那 该是 什么样 的 胃 啊 , 难道 是 钢胃 、 铁胃 、 弹簧 胃 、 橡皮 胃 、 还是 没有 盲肠 , 不怕 得 盲肠炎 的 胃 ? 这 更 可怕 了 。

是 为了 准备 再战 的 阅兵 或大点 兵 ? 也 很 有 可能 。 从 狼 道 的 足迹 来看 , 狼群 具有 高度 的 组织性 , 纪律性 。 一米 多 宽 的 狼 道 从始至终 都 是 宽 一米 多 , 很少 有 跑 出 圈外 的 足印 。 这 不是 阅兵 队列 的 步伐 痕迹 又 是 什么 ? 狼 单兵作战 的 多 , 小群 出动 得 多 , 一般 都 是 三五成群 , 十条 八条 以 家族 为 单位 狩猎 捕猎 , 打家劫舍 , 可像 眼前 这样 规模 的 大兵团 作战 却 不多见 。 陈阵 难以 理解 的 是 , 狼 是 怎样 把 看似 自由散漫 、 各自为战 的 游击战 , 突然 升格 为 具有 正规 野战军 性质 的 运动战 ? 即使 当年 的 八路军 新四军 完成 这样 大 级别 的 跳级 转换 , 也 费 了 九牛二虎之力 。 难道 狼 先天 具有 这种 本领 ? 狼能 把 它们 祖先 在 草原 血腥 厮杀 中 摸索 出 的 经验 , 一代 一代 继承 下来 ? 可是 不会 说话 的 狼 是 怎样 把 祖上 的 经验 继承 下来 的 ? 狼 真的 让 人 不可思议 。

那么 , 是 为 庆祝 战役 胜利 ? 或是 大 会餐 之前 的 狂欢 仪式 留下 的 痕迹 ? 可能性 极大 。 狼群 的 这次 追击 围杀战 , 全歼 马群 , 无一 漏网 , 报 了 仇 , 解了 恨 , 可谓 大获全胜 , 大出 了 一口气 。 一群 饥狼 捕猎 了 这样 大 的 一群 肥马 , 它们 能 不 狂欢 吗 ? 狼群 当时 一定 兴奋 得 发狂 发癫 , 一定 激亢 得 围着 最 密集 的 一堆 马尸 疯 跑 邪 舞 。 它们 的 兴奋 也 一定 持续 了 很 长时间 , 所以 冰湖 上 留下 了 这 鬼画符 似的 狼道 怪圈 。

陈阵 发现 以人 之 心度 狼 之 腑 , 也 有 许多 狼 的 行为 疑点 可以 大致 得到 合理 解释 。 狗通 人性 , 人通 狼性 , 或 狼 也 通 人性 。 天地人 合一 , 人狗 狼 也 无法 断然 分开 。 要 不 怎能 在 这片 可怕 的 屠场 , 发现 了 那么 多 的 人 的 潜影 和 叠影 , 包括 日本 人 、 中国 人 、 蒙古人 , 还有 发现 了 “ 人 对 人 是 狼 ” 这一 信条 的 西方人 。 可能 研究 人得 从 研究 狼 入手 , 或者 研究 狼得 从 人 入手 , 狼学 可能 是 一门 涉及 人学 的 大学 问 。

一行 人马 跟着 巴图 , 顺着 事故 发生 路线 逆行 北走 。 陈阵 靠近 毕利格 老人 问道 : 阿爸 , 狼群 究竟 为什么 要 跑 出 这么 一条 道 来 ? 老人 望望 四周 , 故意 勒 缰 放慢 马步 , 两人 慢慢 落到 了 队伍 的 后面 。 老人 轻声 说道 : 我 在 额仑 草场 活 了 六十多年 , 这样 的 狼 圈 也 见 过 几回 。 我 小时候 也 像 你 一样 问过 阿爸 。 阿爸 说 , 草原 上 的 狼 是 腾格里 派 到 这里 来 保护 白音 窝 拉 神山 和 额仑 草原 的 , 谁 要是 糟践 山水 和 草原 , 腾格里 和 白音 窝 拉 山神 就 会 发怒 , 派 狼群 来 咬 死 它们 , 再 把 它们 赏给 狼 吃 。 狼群 每次 收到 天神 和 山神 的 赏赐 以后 , 就 会 高兴 地 围着 赏物 跑 , 一圈 一圈 地 跑 , 跑 出 一个 大 圆圈 , 跟 腾格里 一样 圆 , 跟 太阳 月亮 一样 圆 。 这个 圆圈 就是 狼 给 腾格里 的 回信 , 跟 现在 的 感谢信 差不离 。 腾格里 收到 回音 以后 , 狼 就 可以 大 吃 二 喝 了 。 狼 喜欢 抬头 看天 望月 , 鼻尖 冲天 , 对 腾格里 长嗥 , 要是 月亮 旁边 出 了 一圈 亮圈 , 这 晚准 起风 , 狼 也 一准 出动 。 狼 比人会 看 天气 。 狼能 看 圆 画圆 , 就是说 狼能 通天 啊 。

陈阵乐 了 , 他 一向 喜爱 民间 神话故事 。 毕利格 老人 对 狼 道 圆圈 的 这个 解释 , 在 文学性 上 似乎 还 真能 自圆其说 , 而且 也 不能 说 里面 没有 一点 科学性 。 狼 可能 确实 在 长期 的 捕猎 实践 中 掌握 了 石润 而 雨 、 月晕而风 等等 自然规律 。 陈阵 不由得 感叹 : 这太 有意思 了 , 在 草原 上 , 太阳 旁边 会出 圆圈 , 月亮 旁边 会出 圆圈 , 牧民 在 远处 打手势 让 人家 过去 , 也 是 用 手画 大圈 。 这个 圆圈 真像 一个 神神 怪怪的 信号 。 您 这么 一说 我 头皮 又 麻 了 , 草原 上 的 狼 这么 神 , 还会 给 腾格里 划 圆圈 、 发信号 , 真得 慌 。

老人 说 : 草原 上 的 狼 可是 个 精怪 , 我 跟 狼 打 了 一辈子 交道 , 还是 斗不过 狼 。 这回 出 了 这么 大 的 事故 , 我 也 没 料到 。 狼 总是 在 你 想不到 的 时候 , 想不到 的 地方 钻出来 , 一来 就是 一大帮 , 你 说 狼 没有 腾格里 帮忙 它 能 这么 厉害 吗 ?


第六章 (2)

屠场 已清出 大半 。 冰湖 上 尸横遍野 , 冰血 铺 地 , 碎肢 万段 , 像 一片 被 密集 炮弹 反复 轰炸 过 的 战场 。 一群 奔腾 的 生命 , 待命 出征 的 生命 , 戛然而止 , 变成 了 草原 战场 上 的 炮灰 。 每匹 马 的 惨状 与 大 白马 如出一辙 , 马尸 密集 处 , 残肢 断骨 犬牙交错 , 只能 凭 马头 和 各色 的 马毛来 清点 马数 。 两个 马倌 蹲 在 冰面 上 , 用 自己 的 厚 毛 马蹄袖 和 皮袍 下摆 , 一遍 一遍 地 擦拭 自己 的 爱马 的 马头 , 一边 擦 , 一边 流泪 。 所有 的 人 都 被 眼前 的 惨景 惊呆 了 。 陈阵 和 几个 从未 亲眼 见过 惨烈 战争场面 , 也 从未见过 狼群 集体 屠杀 马群 惨状 的 北京 知青 , 更是 惊吓 得 面色 如雪 , 面面相觑 。 知青 的 第一 反应 好像 都 是 : 我们 中间 的 任何 一人 , 假如 在 白毛风 中 碰上 这群 狼 那会 是 什么 结局 ? 难道 就 像 这群 被 狼 分尸 的 军马 一样 ?

陈阵 眼前 突然 出现 了 南京大屠杀 的 血腥 场面 。 他 在 狼性 中 看到 了 法西斯 、 看到 了 日本鬼子 。 陈阵 体内 涌出 强烈 的 生理反应 : 恶心 、 愤怒 , 想 吐 、 想 骂 、 想 杀 狼 。 他 又 一次 当着 毕利格 老人 的 面 脱口而出 : 这群 马死 得 真是太 惨 了 , 狼 太 可恶 太 可恨 了 ! 比 法西斯 , 比 日本鬼子 还 可恶 可恨 。 真该 千刀万剐 !

老人 面色 灰白 地瞪着 陈阵 , 但 底气十足 地说 : 日本鬼子 的 法西斯 , 是从 日本 人 自个儿 的 骨子里 冒出来 的 , 不是 从 狼 那儿 学来 的 。 我 打过 日本 人 我 知道 , 日本 没有 大 草原 , 没有 大 狼群 , 他们 见 过 狼 吗 ? 可 他们 杀人 眨 过眼 吗 ? 我 给 苏联红军 带路 那会儿 , 见 着 过 日本 人 干的事 , 咱们 牧场 往 东北 吉林 去 的 那条 草原 石子 道 , 光 修路 就 修死 了 多少 人 ? 路 两边 尽是 人 的 白 骨头 。 一个 大坑 就 几十条 命 , 一半 蒙古人 一半 汉人 。

乌力吉 说 : 这次 大 事故 也 不能 全怪 狼 , 人 把 狼 的 救命 粮 抢走了 , 又 掏 了 那么 多 的 狼 崽 , 狼能 不 报复 吗 ? 要 怪 也 只能 怪 咱们 自己 没 把 马群 看好 。 狼 惜命 , 不 逼急 了 它们 不会 冒险 跟 人斗 的 , 人有 狗 有 枪 有 套马 杆 。 在 草原 上 , 狼 怕人 , 狼 多一半 是 死 在 人 的 手里 的 。 可 日本鬼子 呢 , 咱们 中国 从来没 侵略 过 它 , 还 帮 了 它 那么 大 的 忙 , 可 它 杀 起 中国 人来 连眼 都 不 眨 一下 。

老人 明显 不悦 , 他 瞥 了 一眼 陈阵 说 : 你们 汉人 骑马 就是 不 稳 , 稳 不住 身子 , 一 遇上 点 磕磕绊绊 , 准 一边 歪过去 , 摔个 死 跟头 。

陈阵 很少 受 老人 的 责备 , 老人 的话 使 他 的 头脑冷静 下来 , 听出 了 老人 的话 外之音 。 他 发现 狼图腾 在 老人 灵魂 中 的 地位 , 远比 蒙古马 背上 的 骑手 要 稳定 。 草原 民族 的 兽祖 图腾 , 经历 了 几千年 不知 多少 个 民族 灭亡 和 更替 的 剧烈 颠簸 , 依然 一以贯之 , 延续 至今 , 当然 不会 被 眼前 这 七八十 匹 俊马 的 死亡 所 动摇 。 陈阵 突然 想到 :“ 黄河 百害 , 惟富 一套 。 ”“ 黄河 决堤 , 人 或 为 鱼鳖 。 ”“ 黄河 —— 母亲河 。 ”“ 黄河 —— 中华民族 的 摇篮 ……” 中华民族 并 没有 因为 黄河 百害 、 吞没 了 无数 农田 和 千万 生命 , 而 否认 黄河 是 中华民族 的 母亲河 。 看来 “ 百害 ” 和 “ 母亲 ” 可以 并存 , 关键在于 “ 百害 的 母亲 ” 是否 养育 了 这个 民族 , 并 支撑 了 这个 民族 的 生存 和 发展 。 草原 民族 的 狼图腾 , 也 应该 像 中华民族 的 母亲河 那样 得到 尊重 。他 根本 没有 料到 额仑 草原 的 狼会 这么 厉害 凶残 , 也 不会 想到 这么 大 的 一群 马会 被 狼 控制 住 相机 。

毕利格 和 乌力吉 两人 在 尸场 中间 的 一片 马尸 周围 铲雪 , 这里 挖 挖 , 那里 戳戳 , 像是 在 寻找 什么 重要 证据 。 陈阵 赶紧 过去 帮 他们 找 , 忙 问 毕利格 : 阿爸 , 您 在 找 什么 ? 老人 回答 说 : 找 狼 道 , 得 小心 点 铲 。 陈阵 仔细 找 地方 下脚 , 弯下身 也 开始 寻找 。 过 了 一会儿 , 人们 找到 了 一条 被 狼群 踩实 的 雪道 , 足有 四 指厚 , 相当 硬 , 死死地 冻 趴在 泥 冰上 , 扫去 后来 落下 的 新雪 浮雪 , 可以 看见 狼 的 足 爪印 , 大 的 有 牛蹄 大 , 小 的 也 比大狗 的 狗 爪 大 。 每个 爪印 有 一个 较大 的 掌 凹痕 , 有 的 掌 凹痕 还 带 着 马血 残迹 。

乌力吉 和 毕利格 招呼 大家 集中 清扫 这条 狼 道 。 毕利格 说 扫出 这条 狼 道 就 更 能 估摸 出 狼群 的 大小 。 人们 扫着 扫 着 慢慢 发现 这条 狼 道 不是 直 的 而是 弯 的 , 再 扫 下去 , 狼道 又 变成 了 半圆形 。 大家 用 了 一个多 小时 把 这 狼 道 全部 铲 扫出来 , 这才 发现 这条 狼 道 竟是 圆形 的 , 整整 一圈 白 道 , 雪中 带 血 , 白里透红 , 高出 冰面 一拳 厚 , 在 黑 红色 的 泥 冰血 冰上 显得 格外 恐怖 , 像 冥府 地狱 里 小鬼 们 操练 用 的 跑道 , 更 像 一个 鬼画符 样 的 怪圈 。 跑道 宽 一米 多 , 圈 周长 有 五六十米 , 圈内 竟是 马尸 最 密集 的 一块 尸场 。 雪道 上 全是 狼 爪 血印 , 密密麻麻 , 重重叠叠 。 人们 又 被 吓 着 了 , 大伙 哆哆嗦嗦 , 议论纷纷 :

我活 了 这 把 年 记 还 从来没 见 过 这 老些 狼 爪印 。

这 哪 是 一群 狼 , 准是 一群 妖怪 。

这群 狼 真大得 吓人 。

少说 也 得 有 四五十条 。

巴图 , 你 真够 愣 的 , 敢 一人 跟 这群 狼 玩命 。 要是 我 , 早就 吓 得 掉 下马 喂 狼 了 。

那晚 , 天黑 雪大 , 我 啥 也 瞅 不清 , 我 哪 知道 这群 狼 有 多 大 。

往后 , 咱们 牧场 的 日子 就 难过 了 。

咱们 女生 谁 还 敢 一人 走 夜道 ?

场部 那帮 盲流 真 不是 东西 , 把 狼 打下 的 春天 度荒 的 活命 粮全 抢走了 , 狼群 逼得 急 了 。 我 要是 头 狼 我 也 得 报仇 , 把 他们 养 的 猪 和 鸡全 咬 死 。

谁 出 的 歪主意 , 派 这么 多 的 劳力 进山 掏狼 崽 , 母狼 能 不 发疯 吗 ? 往年 掏狼 崽 掏得少 , 马群 就 没 出过 这么 大 的 事故 。

场部 也 该 干点 正事 , 组织 几次 打狼 运动 , 再 不 打 , 狼要 吃 人 了 。

少开 点会 , 多 打 狼 吧 。

照狼 这个 吃法 , 再 多 的 畜群 也 不够 它 糟踏 的 。

咱们 牧场 领导班子 来 了 一些 农区 的 人 , 尽干 缺德事 , 腾格里 就 派 这些 狼来 教训 咱们 了 。

别 乱说 , 你 想 挨批 斗 啊 。

……

包顺贵 跟着 乌力吉 和 毕利格 顺着 狼道 仔细 查看 , 拍照 , 并 不时 停下 交谈 。 他 一直 紧绷 的 脸 却 开始 放松 。 陈阵 猜想 毕利格 可能 把 包顺贵 “ 人 的 因素 第一 ” 的 观点 说 活动 了 。 这么 大 的 狼灾 天灾 , 人 的 因素 能 抗得 住 吗 ? 不管 什么 调查组 来 调查 , 只要 他们 看 了 这片 屠场 , 也 得 承认 这场 大灾 是 人力 无法 抗拒 的 , 尤其 是 无法 抗拒 这样 大规模 的 狡滑 狼群 和 白毛风 的 共同 突袭 。 陈阵 对 乌力吉 和 巴图 的 担忧 也 慢慢 松懈下来 。

陈阵 又 开始 琢磨 这圈 狼 道 。 这个 怪圈 怪得 让 人 头皮发麻 , 它套 在 陈阵 心头 一圈 又 一圈 , 一圈 紧似 一圈 , 又 像 一群 狼 妖 绕 着 他 的 心脏 没命 地 跑 , 跑 得 他 心里 憋 堵 得 喘 不过 气来 。 狼群 为什么 要 跑 出 这个 圈 ? 出于 什么 动机 ? 为了 什么 目的 ? 草原 狼 的 行为 总让 人 摸不着头脑 , 狼 留下 的 每 一个 痕迹 都 像是 一道 疑难 怪题 。

是 为了 御寒 ? 跑步 取暖 ? 有 可能 。 那天 晚上 的 白毛风 实在 太冷 了 , 狼群 长途 奔袭 猛地 停下来 , 准保 冻得 受不了 , 所以 狼 在 吃饱 之后 , 要 挤 在 一起 跑步 , 跑 出点 热气 来 。

是 为了 助消化 ? 多 消耗 些 能量 以便 再 多 吞点 马肉 ? 也 有 可能 。 因为 狼 不 像 草原 黄鼠 、 金花 鼠 、 大眼贼 , 它 没有 鼠类 那种 可以 储藏 食物 的 仓洞 。 狼 猎杀 了 多余 的 肉食 却 无法 储存 , 为了 最大 限度 利用 食物 , 狼 只有 把 自己 吃得饱 上加 饱 , 撑 上 加撑 。 然后 用 奔跑 来 加速 消化 , 加速 体内 养料 储存 , 腾出 胃里 空间 , 再 装下 更 多 的 肉食 。 但是 , 那 该是 什么样 的 胃 啊 , 难道 是 钢胃 、 铁胃 、 弹簧 胃 、 橡皮 胃 、 还是 没有 盲肠 , 不怕 得 盲肠炎 的 胃 ? 这 更 可怕 了 。

是 为了 准备 再战 的 阅兵 或大点 兵 ? 也 很 有 可能 。 从 狼 道 的 足迹 来看 , 狼群 具有 高度 的 组织性 , 纪律性 。 一米 多 宽 的 狼 道 从始至终 都 是 宽 一米 多 , 很少 有 跑 出 圈外 的 足印 。 这 不是 阅兵 队列 的 步伐 痕迹 又 是 什么 ? 狼 单兵作战 的 多 , 小群 出动 得 多 , 一般 都 是 三五成群 , 十条 八条 以 家族 为 单位 狩猎 捕猎 , 打家劫舍 , 可像 眼前 这样 规模 的 大兵团 作战 却 不多见 。 陈阵 难以 理解 的 是 , 狼 是 怎样 把 看似 自由散漫 、 各自为战 的 游击战 , 突然 升格 为 具有 正规 野战军 性质 的 运动战 ? 即使 当年 的 八路军 新四军 完成 这样 大 级别 的 跳级 转换 , 也 费 了 九牛二虎之力 。 难道 狼 先天 具有 这种 本领 ? 狼能 把 它们 祖先 在 草原 血腥 厮杀 中 摸索 出 的 经验 , 一代 一代 继承 下来 ? 可是 不会 说话 的 狼 是 怎样 把 祖上 的 经验 继承 下来 的 ? 狼 真的 让 人 不可思议 。

那么 , 是 为 庆祝 战役 胜利 ? 或是 大 会餐 之前 的 狂欢 仪式 留下 的 痕迹 ? 可能性 极大 。 狼群 的 这次 追击 围杀战 , 全歼 马群 , 无一 漏网 , 报 了 仇 , 解了 恨 , 可谓 大获全胜 , 大出 了 一口气 。 一群 饥狼 捕猎 了 这样 大 的 一群 肥马 , 它们 能 不 狂欢 吗 ? 狼群 当时 一定 兴奋 得 发狂 发癫 , 一定 激亢 得 围着 最 密集 的 一堆 马尸 疯 跑 邪 舞 。 它们 的 兴奋 也 一定 持续 了 很 长时间 , 所以 冰湖 上 留下 了 这 鬼画符 似的 狼道 怪圈 。

陈阵 发现 以人 之 心度 狼 之 腑 , 也 有 许多 狼 的 行为 疑点 可以 大致 得到 合理 解释 。 狗通 人性 , 人通 狼性 , 或 狼 也 通 人性 。 天地人 合一 , 人狗 狼 也 无法 断然 分开 。 要 不 怎能 在 这片 可怕 的 屠场 , 发现 了 那么 多 的 人 的 潜影 和 叠影 , 包括 日本 人 、 中国 人 、 蒙古人 , 还有 发现 了 “ 人 对 人 是 狼 ” 这一 信条 的 西方人 。 可能 研究 人得 从 研究 狼 入手 , 或者 研究 狼得 从 人 入手 , 狼学 可能 是 一门 涉及 人学 的 大学 问 。

一行 人马 跟着 巴图 , 顺着 事故 发生 路线 逆行 北走 。 陈阵 靠近 毕利格 老人 问道 : 阿爸 , 狼群 究竟 为什么 要 跑 出 这么 一条 道 来 ? 老人 望望 四周 , 故意 勒 缰 放慢 马步 , 两人 慢慢 落到 了 队伍 的 后面 。 老人 轻声 说道 : 我 在 额仑 草场 活 了 六十多年 , 这样 的 狼 圈 也 见 过 几回 。 我 小时候 也 像 你 一样 问过 阿爸 。 阿爸 说 , 草原 上 的 狼 是 腾格里 派 到 这里 来 保护 白音 窝 拉 神山 和 额仑 草原 的 , 谁 要是 糟践 山水 和 草原 , 腾格里 和 白音 窝 拉 山神 就 会 发怒 , 派 狼群 来 咬 死 它们 , 再 把 它们 赏给 狼 吃 。 狼群 每次 收到 天神 和 山神 的 赏赐 以后 , 就 会 高兴 地 围着 赏物 跑 , 一圈 一圈 地 跑 , 跑 出 一个 大 圆圈 , 跟 腾格里 一样 圆 , 跟 太阳 月亮 一样 圆 。 这个 圆圈 就是 狼 给 腾格里 的 回信 , 跟 现在 的 感谢信 差不离 。 腾格里 收到 回音 以后 , 狼 就 可以 大 吃 二 喝 了 。 狼 喜欢 抬头 看天 望月 , 鼻尖 冲天 , 对 腾格里 长嗥 , 要是 月亮 旁边 出 了 一圈 亮圈 , 这 晚准 起风 , 狼 也 一准 出动 。 狼 比人会 看 天气 。 狼能 看 圆 画圆 , 就是说 狼能 通天 啊 。

陈阵乐 了 , 他 一向 喜爱 民间 神话故事 。 毕利格 老人 对 狼 道 圆圈 的 这个 解释 , 在 文学性 上 似乎 还 真能 自圆其说 , 而且 也 不能 说 里面 没有 一点 科学性 。 狼 可能 确实 在 长期 的 捕猎 实践 中 掌握 了 石润 而 雨 、 月晕而风 等等 自然规律 。 陈阵 不由得 感叹 : 这太 有意思 了 , 在 草原 上 , 太阳 旁边 会出 圆圈 , 月亮 旁边 会出 圆圈 , 牧民 在 远处 打手势 让 人家 过去 , 也 是 用 手画 大圈 。 这个 圆圈 真像 一个 神神 怪怪的 信号 。 您 这么 一说 我 头皮 又 麻 了 , 草原 上 的 狼 这么 神 , 还会 给 腾格里 划 圆圈 、 发信号 , 真得 慌 。

老人 说 : 草原 上 的 狼 可是 个 精怪 , 我 跟 狼 打 了 一辈子 交道 , 还是 斗不过 狼 。 这回 出 了 这么 大 的 事故 , 我 也 没 料到 。 狼 总是 在 你 想不到 的 时候 , 想不到 的 地方 钻出来 , 一来 就是 一大帮 , 你 说 狼 没有 腾格里 帮忙 它 能 这么 厉害 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