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六章 (1)

第六章 (1)

淡淡的 阳光 穿透 阴寒 的 薄云 和 空中 飘浮 的 雪末 , 照 在 茫茫 的 额仑 草原 上 。 白毛风 暴虐 了 两天 两夜 以后 , 已 无力 拉 出 白毛 了 , 空中 也 看不见 雪片 和 雪砂 , 几只 老鹰 在 云下 缓缓 盘旋 。 早春 温暖 的 地气 悠悠 浮出 雪原 表面 , 凝成 烟云 般的 雾气 , 随风 轻轻 飘动 。 一群 红褐色 的 沙鸡 , 从 一丛丛 白 珊瑚 似的 沙柳 棵子 底下 噗噜噜 飞 起 , 柳条 振动 , 落下 像 蒲公英 飞茸 一样 轻柔 的 雪 霜雪 绒 , 露出 草原 沙柳 深红 发亮 的 本色 , 好似 在 晶莹 的 白 珊瑚 丛中 突然 出现 了 几株 红珊瑚 , 分外 亮艳 夺目 。 边境 北面 的 山脉 已 处在 晴朗 的 天空 下 , 一两片 青蓝色 的 云影 , 在 白得 耀眼 的 雪山 上 高低 起伏 地 慢慢 滑行 。 天快 晴 了 , 古老 的 额仑 草原 已 恢复 了 往日 的 宁静 。

沙茨 楞 和 陈阵 为 巴图 治疗 冻伤 , 陪伴 了 他 整整 一天 。 但巴图 讲述 的 可怕 残酷 的 黑暗 草原 , 实在 无法 与 人们 眼前 美丽 明亮 的 草原 连在一起 。 虽然 牧场 每个 人 都 与 恐怖 的 白毛风 搏斗 了 两天 两夜 , 陈阵 仍 是 不愿 或 不敢相信 巴图 讲 的 经历 。

陈阵 呼吸 着 寒冷 新鲜 、 带有 草原 早春 气味 的 空气 , 心情 略 有些 好转 。 有 了 这场 大雪 , 这年 的 春旱 可以 彻底 解除 。 整天 干 风干 尘 、 干草 干粪 、 两眼 发涩 、 总像 得 了 沙眼 的 日子 就要 过去 了 。 大雪 一化 , 河 湖水 清水 满 , 春草 齐长 , 春花 齐开 , 畜群 的 春 膘 也 有 指望 。 毕利格 老人 总是 说 , 牲畜 三 膘 , 就 看春 膘 。 春 膘 抓 不 上 , 夏天 的 水 膘 就 贴 不住 , 秋天 的 油 膘 就 更 抓 不足 了 。 如果 到 秋天 草黄 之前 羊 的 背 尾部 抓 不足 三指厚 的 油 膘 , 羊就度 不过 长 达 七个 月 的 冬季 , 牧场 就 只好 在 入冬 之前 将 膘情 不够 的 羊 廉价 处理 给 内地 。 在 灾情 严重 的 年份 , 往往 在 入冬 之前 羊群 就 会 减员 一半 , 甚至 大半 。 在 草原 牧区 , 一年之计 也 在于 春 。 但愿 这场 解旱 的 春雪 , 能 给 牧场 多补回 一些 损失 。

陈阵 和 几个 本队 和 外队 的 知青 , 随 场部 、 大队 和 生产组 派出 的 灾情 事故 调查组 , 一同 去 大 泡子 现场 。 一路上 场 革委会 领导 、 军代表 包顺贵 、 场长 乌力吉 、 马倌 巴图 、 沙茨 楞 和 其他 群众 代表 , 以及 准备 清理 事故现场 的 青壮 牧民 全都 阴着 脸 , 离大 泡子 越近 人们 的 心情 似乎 越 难受 , 谁 都 不 说话 。 一 想到 军马 群 尚未 出征 就 全军覆没 , 军方 和 地方 领导 异常 震怒 , 陈阵 的 心情 也 沉重 起来 。 巴图 已换 了 马 , 他 的 大 黑马 伤得 几近 残废 , 已送 场部 兽医站 治伤 去 了 。 巴图 脸上 涂满 了 油膏 , 仍然 遮不住 被 冻得 惨不忍睹 的 脸面 。 鼻子 、 脸上 的 皮全 被 冻 黑冻 皱 , 从 皱 缝里 流出 一道道 黄水 。 一块 曝 了 皮 以后 露出 的 粉红色 新肉 , 在 巴图 紫褐色 的 脸上 显得 特别 扎眼 。 他 背后 的 腰带 上 斜插 着 一把 大 木锨 , 疲惫不堪 地 骑 在 马上 , 一言不发 地 走 在 包顺贵 的 身旁 , 为 马队 领路 。

巴图 是 在 白毛风 刮 了 一夜 半天 以后 , 被 沙茨 楞 在 大 泡子 南边 一个 破圈 后面 找到 的 。 当时 马已 伤得 走不动 , 人 也 已 冻得 半死 。 沙茨 楞 牵 着 他 的 伤马 把 巴图 驮 回 了 家 。 为了 让 调查组 了解 事故 经过 , 巴图 只得 强撑 着 身子 , 带 着 调查组 前往 事故 发生地 。 另外 两个 马倌 , 虽然 浑身 都 被 冻伤 , 但 仍 被 隔离 审查 了 。

陈阵 跟 在 毕利格 身边 , 走 在 队伍 的 侧后 。 他 小声 问 : 阿爸 , 上头 会 怎么 处分 巴图 他们 ?

老人 用 马蹄袖 擦 了 擦 稀疏 山羊 胡须 上 的 雾水 , 黄 眼珠 里 深含 着 复杂 的 同情 。 他 没有 回头 , 看着 远山 慢慢 地说 : 你们 知青 觉着 该 处分 他们 吗 ? 老人 回过头来 又 补 了 一句 : 场部 和 军代表 很 看重 你们 的 意见 , 这次 把 你们 知青 请来 , 就是 想 听听 你们 的 意见 。

陈阵 说 : 巴图 是 条 好汉 , 为了 这群 军马 , 他 差点 把 命 都 搭进去 , 可惜 他 运气 不好 。 我 觉得 他 不管 救 没救 下 这 群马 , 他 都 是 了不起 的 草原 英雄 。 我 在 您 家住 了 一年 , 谁 都 知道 巴图 是 我 的 大哥 。 我 了解 包顺贵 的 态度 , 我 的 意见 不管 用 。 再说 知青 的 意见 也 不 一致 。 我 想 , 您 是 贫牧 代表 , 又 是 革委会 委员 , 大家 都 听 你 的 , 您 说 什么 我 就 跟着 说 什么 。

别的 知青 咋 说 ? 老人 很 关心 地 问道 。

咱们 队 的 知青 大多数 认为 巴图 是 好样 的 , 这次 风灾 雪灾 加狼灾 太 厉害 , 换 了 谁 也 顶不住 , 不能 处分 巴图 。 可 也 有 的 人 说 , 这 可能 是 有人 利用 自然 天灾 搞破坏 , 反军 反革命 , 一定 得 先 查查 四个 马倌 的 出身 。

毕利格 老人 脸色 更加 阴沉 , 不再 问 了 。

人马 绕过 大 泡子 东侧 , 来到 巴图 最后 开枪 的 地方 。 陈阵 屏住 气 , 做好 亲眼 目击 血腥 屠场 的 心理准备 。

然而 一滴 血 也 看不见 , 一尺 多厚 的 白雪 已 将 黑夜 所 遮盖 的 血腥 重 又 覆盖 了 。 至少 应该 有 突出 于 湖面 的 马头 吧 , 但是 也 没有 。 湖面 上 只有 一片 连绵起伏 的 雪堆 , 雪堆 之间 的 雪 特别 厚 , 雪堆 后面 又 拖 着 被 风雪 刮出 的 一条条 雪坡 , 把 本来 应该 非常 突出 醒目 的 马尸 雪堆 抹平 了 。 人们 默默地 看着 , 谁 也 不 下马 , 都 不愿 揭开 这层 雪 被 , 只是 在 心里 一遍 遍 设想 着 当时 的 情势 。

太 可惜 了 。 毕利格 老人 第一个 开口 , 他用 马棒 指 了 指 泡子 的 东岸 : 你们 看 , 要是 再 跑 一小 段 就 没 大事 了 。 巴图 从 北边 的 草场 能 把 马群 赶到 这块 地界 太 不易 了 。 风 那么 冲 , 狼 那么 多 , 就算 人 不怕 , 可骑 的 马能 不怕 吗 。 巴图 从头到尾 都 在 马群 , 跟 狼群 拼死拼活 , 他 是 尽 了 责 的 。

蒙古 老人 不 忌讳 替 自己 的 儿子 辩护 。

陈阵 向 包顺贵 靠 过去 说 : 巴图 为了 保护 集体 财产 , 一个 人 跟 狼群 搏斗 了 一夜 , 差点 牺牲 自己 的 生命 , 这 可是 应该 上报 的 英雄事迹 ……

包顺贵 瞪 了 陈阵 一眼 吼道 : 什么 英雄事迹 ! 他 要是 把 这群 军马 保 下来 才 是 英雄 。 他 又 转过 头 对 着 巴图 狠狠 地说 : 那天 你 为什么 把 马群 放在 泡子 的 北边 , 你 放 了 这么 多年 的 马 , 难道 还 不 知道 一 刮风 会 把 马群 刮到 泡子 里 去 吗 ? 你 最大 的 责任 就 在 这儿 !

巴图 不敢 看 包顺贵 , 他 连连 点头 说 : 是 我 的 责任 , 是 我 的 责任 。 我 要是 每天 傍黑 把 马群 放到 东边 草场 去 , 就 不会 出 这么 大 的 事故 了 。

沙茨 楞 磕 了 磕马肚 , 靠上去 不服气 地说 : 是 场部 让 我们 把 马群 放到 那 块 草场 的 , 还 说 全场 就数 那儿 的 秋草 剩得 多 , 春草 也 长得 早 。 军马 就要 上 远路 , 一定 要 保证 军马 吃饱 吃 好 , 争取 再 抓 上点 膘 , 要 让 来 接 马群 的 民兵 骑兵 一看 就 高兴 。 我 记得 那会儿 巴图 在场 部抓 革命 、 促生产 会上 就 说 过 , 马群 放在 大 泡子 的 北边 不 安全 。 可 场部 说 春天 多一半 刮 西北风 , 哪能 就 在 这 几天 刚好 碰上 北风 呢 。 这 事儿 你 也 是 同意 的 , 怎么 一出 了 事 就 把 责任 全 栽到 巴图 头上 ?

几个 场部 领导 都 不 说话 了 。 场长 乌力吉 咳 了 咳 嗓子 说 : 沙茨 楞 说 的 没错 , 是 有 这 回事 。 大家 都 是 好心 , 想 让 军马 再长 壮实 点 , 路上 走 好 , 为 战备 多 贡献 一点 力量 。 谁会想到 会来 了 这么 一场 白毛风 , 还是 北风 , 又 跟 来 这么 一大群 狼 。 要 没有 这群 狼 , 巴图 也 准保 能 把 马群 赶到 安全 地方 了 。 风灾 白灾加 狼灾 , 百年不遇 , 百年不遇 啊 。 我 负责 抓 生产 , 这次 事故 该 由 我 负责 。

包顺 贵用 马鞭 指着 沙茨 楞 的 鼻子 说 : 你 的 责任 也 不小 , 毕利格 说得对 , 这群 马 再 跑 一小 段 就 没 大事 了 , 要是 你们 三个 不 临阵脱逃 , 和 巴图 一块儿 赶 这 群马 , 也 就 不会 出 这次 大 事故 。 要不是 看 你 后来 救 了 巴图 一命 , 我 早就 把 你 隔离 审查 了 。

毕利格用 自己 的 马棒 压下 包顺贵 的 马鞭 , 板 着 面孔 说 : 包 代表 , 你 虽 是 农区 的 蒙族 人 , 可 也 该 知道 牧区 蒙古人 的 规矩 , 在 草原 是 不许 用 马鞭 指着 人 的 鼻子 跟 人 说话 的 , 只有 从前 的 王爷 、 台吉 、 牧主 才 这样 说话 。 不信 你 可以 去 问问 你们 军分区 首长 。 下次 他来 检查 工作 , 咱俩 可以 一块儿 去 问 。

包顺贵 放下 马鞭 , 倒换 到 左手 , 又 立刻 用 右手 的 食指 , 点着 沙茨 楞 和 巴图 的 鼻子 喝道 : 你 ! 还有 你 ! 还 不 下马 铲雪 , 扫雪 ! 我要 亲眼 验尸 , 我 倒 要 看看 狼 有 多 厉害 , 狼群 有 多 大 。 别想 把 什么 责任 都 推到 狼 身上 。 毛主席 教导 我们 说 , 人 的 因素 第一 !

人们 都 下 了 马 , 拿 起 带来 的 木锨 , 铁锹 , 竹 扫帚 开始 清理 尸场 。 包顺贵 骑着马 , 拿 着 一架 海鸥 牌 相机 忙 着 拍照 取证 , 并 不断 对 众人 大声 喝道 : 扫 干净 , 一定 要 扫 干净 。 过 几天 盟里 、 旗里 还有 部队 的 调查组 , 要 来 这儿 现场 调查 。

陈阵趟 着 厚 雪 , 跟着 乌力吉 、 毕利格 、 巴图 和 沙茨 楞 向 泡子 最 里面 的 几个 雪堆 走 去 。 泥塘 冰面 冻得 还 很 硬实 , 雪 在 人 脚下 吱吱作响 。 老人 说 : 只要 看紧 里面 的 几匹马 是不是 让 狼 咬 死 的 , 就 知道 这群 狼 有 多 厉害 了 。

陈阵 紧追 着 问 : 为什么 ?

乌力吉 说 : 你 想想看 , 那会儿 越 往里面 越 危险 , 那儿 的 泥水 是 最后 冻住 的 , 狼 也 怕 陷死 在 里面 , 狼 不会 去 冒 这个 险 的 。 要是 那 几匹马 也 让 狼 咬 死 , 你 说 那 狼 有 多 厉害 。

老人 转过 头 问巴图 : 你 开枪 也 不管 用 ?

巴图 苦 着 脸 说 : 不管 用 , 我 才 带 了 十发 子弹 , 打 了 不一会儿 , 就 打光 了 。 白毛风 把 枪声 全刮碎 了 。 狼 就算 吓跑 了 , 可 等 打光 了 子弹 , 狼 又 回来 了 。 天太黑 , 电池 也 没 多少 电 , 我 什么 也 看不见 。

那会儿 可 没想 那么 多 。 巴图 用 手指 轻轻 按 了 按 脸上 的 冻皮 说 : 天黑 雪大 , 我 也 怕 打死 马 。 我 只 盼 着 风停 , 泡子 不 上冻 , 狼 进不去 , 还 能 活下 不少 马 呢 。 我 记得 , 我 把 枪口 抬高 了 一尺 。

毕利格 和 乌力吉 都 舒 了 一口气 。

走到 最 里面 的 一个 雪堆 面前 , 巴图 犹豫 了 一下 , 然后 拿 木锨 飞快 地 铲 开 马头 部位 的 雪 。 大家 都 倒 抽 了 一口 冷气 : 大 白马 的 脖子 被 咬断 一半 , 并 被 拧 了 一圈 半 , 歪倒 在 马背上 。 马眼 突兀 , 已 冻成 透明 的 黑冰蛋 , 大 白马 当时 的 绝望 恐惧 的 表情 被 全部 冻凝在 里面 , 异常 恐怖 。 马头 下 的 雪 被 马血 冻成 了 一大块 红冰 , 已 无法 铲动 。 大家 一声不吭 , 急急 地 铲 雪 扫雪 。 泡子 泥 冰上 的 半个 马身 全部 露 了 出来 。 陈阵 觉得 , 马身 不 像是 被 咬 过 , 倒像 是 被 炸弹 从马肚 里面 炸开 过 一样 , 两边 侧 肋 全 被 掀开 , 内脏 肠肚 被 炸 到 周围 几米远 的 地方 , 一半 后 臀 也 不见 了 , 露出 生 生 白骨 。 冰面 上 一片 残肢 断骨 , 碎皮 乱 毛 , 狼 只 把 马 的 心肝 和 肥厚 一点 的 肉 吃掉 了 , 马 的 整个 身架成 了 狼群 鞭尸 发泄 的 对象 。 陈阵 想 , 难道 人 将 人 碎尸万段 、 抽筋剥皮 的 兽行 也 是从 狼 那儿 学来 的 ? 或者 人性 中 的 兽性 和 兽性 中 的 狼性 同出 一源 ? 在历史上 人类 的 争斗 中 , 确实 相当 公开 或 隐蔽 地 贯彻 了 人 对 人 是 狼 的 法则 。 第一次 亲眼 目击 狼性 如此 大规模 的 残暴 , 陈阵 内心 的 兽性 也 立即 被 逼发 了 出来 , 他 真 恨不得 马上 套住 一条 狼 , 将 狼 抽筋剥皮 。 难道 以后 跟 狼 打交道 多 了 人 也 会 变成 狼 ? 或者 变成 狼性 兽性 更 多一些 的 人 ?

人们 都 愣愣 地 看着 , 陈阵 感到 手脚 冰冷 , 透心 透骨 的 冷 。

毕利格 老人 用 双手 扶 着 木锨 把 , 若有所思 地说 : 这 八成 是 我 这辈子 看到 的 不数 第二 也 得数 第三 的 大 狼群 了 , 连 最 头里 的 这匹马 都 咬成 这碎样 , 别的 马 我 也 不用 看 了 , 准保 一个 全尸 也 剩 不下 。

乌力吉 一脸 沉重 , 他 叹 了 口气 说 : 这匹马 我 骑过 两年 , 我 骑 它 套 过 三条 狼 , 全场 数一数二 的 快 马 啊 , 当年 我 当 骑兵 连长 带兵 剿匪 , 也 没 骑过 这么 快 的 马 。 这群 狼 这次 运用 的 战略战术 , 比 当年 马匪 的 战术 还要 精明 。 它们 能 这样 充分利用 白毛风 和 大 泡子 , 真让人 觉着 脑子 不够 使 , 我 要是 比狼 聪明 一点 , 这匹马 也 死不了 了 。 这次 事故 我 是 有 责任 的 , 当时 我 要是 再 劝劝 老包 就 好 了 。

陈阵 一边 听 着 他俩 小声 交谈 , 一边 却 在 想 他 自己 的 心事 。 在 中国 , 人们 常说 的 猛兽 就是 虎豹 豺狼 , 但是 虎豹 是 稀有动物 , 不 成群 , 事例 少 。 而 狼 是 普见 动物 , 可 成群 , 故事 多 , 恶行 也 多 。 狼 是 历史 上 对 人 威胁 最大 、 最 多 、 最 频繁 的 猛兽 。 到 了 草原 , 狼 简直 就是 人 马牛羊 的 最大 天敌 。 但 为什么 草原 民族 还是 要 把 狼 作为 民族 的 图腾 呢 ? 陈阵 又 从 刚刚 站住 的 新 立场 向 后 退却 。


第六章 (1)

淡淡的 阳光 穿透 阴寒 的 薄云 和 空中 飘浮 的 雪末 , 照 在 茫茫 的 额仑 草原 上 。 白毛风 暴虐 了 两天 两夜 以后 , 已 无力 拉 出 白毛 了 , 空中 也 看不见 雪片 和 雪砂 , 几只 老鹰 在 云下 缓缓 盘旋 。 早春 温暖 的 地气 悠悠 浮出 雪原 表面 , 凝成 烟云 般的 雾气 , 随风 轻轻 飘动 。 一群 红褐色 的 沙鸡 , 从 一丛丛 白 珊瑚 似的 沙柳 棵子 底下 噗噜噜 飞 起 , 柳条 振动 , 落下 像 蒲公英 飞茸 一样 轻柔 的 雪 霜雪 绒 , 露出 草原 沙柳 深红 发亮 的 本色 , 好似 在 晶莹 的 白 珊瑚 丛中 突然 出现 了 几株 红珊瑚 , 分外 亮艳 夺目 。 边境 北面 的 山脉 已 处在 晴朗 的 天空 下 , 一两片 青蓝色 的 云影 , 在 白得 耀眼 的 雪山 上 高低 起伏 地 慢慢 滑行 。 天快 晴 了 , 古老 的 额仑 草原 已 恢复 了 往日 的 宁静 。

沙茨 楞 和 陈阵 为 巴图 治疗 冻伤 , 陪伴 了 他 整整 一天 。 但巴图 讲述 的 可怕 残酷 的 黑暗 草原 , 实在 无法 与 人们 眼前 美丽 明亮 的 草原 连在一起 。 虽然 牧场 每个 人 都 与 恐怖 的 白毛风 搏斗 了 两天 两夜 , 陈阵 仍 是 不愿 或 不敢相信 巴图 讲 的 经历 。

陈阵 呼吸 着 寒冷 新鲜 、 带有 草原 早春 气味 的 空气 , 心情 略 有些 好转 。 有 了 这场 大雪 , 这年 的 春旱 可以 彻底 解除 。 整天 干 风干 尘 、 干草 干粪 、 两眼 发涩 、 总像 得 了 沙眼 的 日子 就要 过去 了 。 大雪 一化 , 河 湖水 清水 满 , 春草 齐长 , 春花 齐开 , 畜群 的 春 膘 也 有 指望 。 毕利格 老人 总是 说 , 牲畜 三 膘 , 就 看春 膘 。 春 膘 抓 不 上 , 夏天 的 水 膘 就 贴 不住 , 秋天 的 油 膘 就 更 抓 不足 了 。 如果 到 秋天 草黄 之前 羊 的 背 尾部 抓 不足 三指厚 的 油 膘 , 羊就度 不过 长 达 七个 月 的 冬季 , 牧场 就 只好 在 入冬 之前 将 膘情 不够 的 羊 廉价 处理 给 内地 。 在 灾情 严重 的 年份 , 往往 在 入冬 之前 羊群 就 会 减员 一半 , 甚至 大半 。 在 草原 牧区 , 一年之计 也 在于 春 。 但愿 这场 解旱 的 春雪 , 能 给 牧场 多补回 一些 损失 。

陈阵 和 几个 本队 和 外队 的 知青 , 随 场部 、 大队 和 生产组 派出 的 灾情 事故 调查组 , 一同 去 大 泡子 现场 。 一路上 场 革委会 领导 、 军代表 包顺贵 、 场长 乌力吉 、 马倌 巴图 、 沙茨 楞 和 其他 群众 代表 , 以及 准备 清理 事故现场 的 青壮 牧民 全都 阴着 脸 , 离大 泡子 越近 人们 的 心情 似乎 越 难受 , 谁 都 不 说话 。 一 想到 军马 群 尚未 出征 就 全军覆没 , 军方 和 地方 领导 异常 震怒 , 陈阵 的 心情 也 沉重 起来 。 巴图 已换 了 马 , 他 的 大 黑马 伤得 几近 残废 , 已送 场部 兽医站 治伤 去 了 。 巴图 脸上 涂满 了 油膏 , 仍然 遮不住 被 冻得 惨不忍睹 的 脸面 。 鼻子 、 脸上 的 皮全 被 冻 黑冻 皱 , 从 皱 缝里 流出 一道道 黄水 。 一块 曝 了 皮 以后 露出 的 粉红色 新肉 , 在 巴图 紫褐色 的 脸上 显得 特别 扎眼 。 他 背后 的 腰带 上 斜插 着 一把 大 木锨 , 疲惫不堪 地 骑 在 马上 , 一言不发 地 走 在 包顺贵 的 身旁 , 为 马队 领路 。

巴图 是 在 白毛风 刮 了 一夜 半天 以后 , 被 沙茨 楞 在 大 泡子 南边 一个 破圈 后面 找到 的 。 当时 马已 伤得 走不动 , 人 也 已 冻得 半死 。 沙茨 楞 牵 着 他 的 伤马 把 巴图 驮 回 了 家 。 为了 让 调查组 了解 事故 经过 , 巴图 只得 强撑 着 身子 , 带 着 调查组 前往 事故 发生地 。 另外 两个 马倌 , 虽然 浑身 都 被 冻伤 , 但 仍 被 隔离 审查 了 。

陈阵 跟 在 毕利格 身边 , 走 在 队伍 的 侧后 。 他 小声 问 : 阿爸 , 上头 会 怎么 处分 巴图 他们 ?

老人 用 马蹄袖 擦 了 擦 稀疏 山羊 胡须 上 的 雾水 , 黄 眼珠 里 深含 着 复杂 的 同情 。 他 没有 回头 , 看着 远山 慢慢 地说 : 你们 知青 觉着 该 处分 他们 吗 ? 老人 回过头来 又 补 了 一句 : 场部 和 军代表 很 看重 你们 的 意见 , 这次 把 你们 知青 请来 , 就是 想 听听 你们 的 意见 。

陈阵 说 : 巴图 是 条 好汉 , 为了 这群 军马 , 他 差点 把 命 都 搭进去 , 可惜 他 运气 不好 。 我 觉得 他 不管 救 没救 下 这 群马 , 他 都 是 了不起 的 草原 英雄 。 我 在 您 家住 了 一年 , 谁 都 知道 巴图 是 我 的 大哥 。 我 了解 包顺贵 的 态度 , 我 的 意见 不管 用 。 再说 知青 的 意见 也 不 一致 。 我 想 , 您 是 贫牧 代表 , 又 是 革委会 委员 , 大家 都 听 你 的 , 您 说 什么 我 就 跟着 说 什么 。

别的 知青 咋 说 ? 老人 很 关心 地 问道 。

咱们 队 的 知青 大多数 认为 巴图 是 好样 的 , 这次 风灾 雪灾 加狼灾 太 厉害 , 换 了 谁 也 顶不住 , 不能 处分 巴图 。 可 也 有 的 人 说 , 这 可能 是 有人 利用 自然 天灾 搞破坏 , 反军 反革命 , 一定 得 先 查查 四个 马倌 的 出身 。

毕利格 老人 脸色 更加 阴沉 , 不再 问 了 。

人马 绕过 大 泡子 东侧 , 来到 巴图 最后 开枪 的 地方 。 陈阵 屏住 气 , 做好 亲眼 目击 血腥 屠场 的 心理准备 。

然而 一滴 血 也 看不见 , 一尺 多厚 的 白雪 已 将 黑夜 所 遮盖 的 血腥 重 又 覆盖 了 。 至少 应该 有 突出 于 湖面 的 马头 吧 , 但是 也 没有 。 湖面 上 只有 一片 连绵起伏 的 雪堆 , 雪堆 之间 的 雪 特别 厚 , 雪堆 后面 又 拖 着 被 风雪 刮出 的 一条条 雪坡 , 把 本来 应该 非常 突出 醒目 的 马尸 雪堆 抹平 了 。 人们 默默地 看着 , 谁 也 不 下马 , 都 不愿 揭开 这层 雪 被 , 只是 在 心里 一遍 遍 设想 着 当时 的 情势 。

太 可惜 了 。 毕利格 老人 第一个 开口 , 他用 马棒 指 了 指 泡子 的 东岸 : 你们 看 , 要是 再 跑 一小 段 就 没 大事 了 。 巴图 从 北边 的 草场 能 把 马群 赶到 这块 地界 太 不易 了 。 风 那么 冲 , 狼 那么 多 , 就算 人 不怕 , 可骑 的 马能 不怕 吗 。 巴图 从头到尾 都 在 马群 , 跟 狼群 拼死拼活 , 他 是 尽 了 责 的 。

蒙古 老人 不 忌讳 替 自己 的 儿子 辩护 。

陈阵 向 包顺贵 靠 过去 说 : 巴图 为了 保护 集体 财产 , 一个 人 跟 狼群 搏斗 了 一夜 , 差点 牺牲 自己 的 生命 , 这 可是 应该 上报 的 英雄事迹 ……

包顺贵 瞪 了 陈阵 一眼 吼道 : 什么 英雄事迹 ! 他 要是 把 这群 军马 保 下来 才 是 英雄 。 他 又 转过 头 对 着 巴图 狠狠 地说 : 那天 你 为什么 把 马群 放在 泡子 的 北边 , 你 放 了 这么 多年 的 马 , 难道 还 不 知道 一 刮风 会 把 马群 刮到 泡子 里 去 吗 ? 你 最大 的 责任 就 在 这儿 !

巴图 不敢 看 包顺贵 , 他 连连 点头 说 : 是 我 的 责任 , 是 我 的 责任 。 我 要是 每天 傍黑 把 马群 放到 东边 草场 去 , 就 不会 出 这么 大 的 事故 了 。

沙茨 楞 磕 了 磕马肚 , 靠上去 不服气 地说 : 是 场部 让 我们 把 马群 放到 那 块 草场 的 , 还 说 全场 就数 那儿 的 秋草 剩得 多 , 春草 也 长得 早 。 军马 就要 上 远路 , 一定 要 保证 军马 吃饱 吃 好 , 争取 再 抓 上点 膘 , 要 让 来 接 马群 的 民兵 骑兵 一看 就 高兴 。 我 记得 那会儿 巴图 在场 部抓 革命 、 促生产 会上 就 说 过 , 马群 放在 大 泡子 的 北边 不 安全 。 可 场部 说 春天 多一半 刮 西北风 , 哪能 就 在 这 几天 刚好 碰上 北风 呢 。 这 事儿 你 也 是 同意 的 , 怎么 一出 了 事 就 把 责任 全 栽到 巴图 头上 ?

几个 场部 领导 都 不 说话 了 。 场长 乌力吉 咳 了 咳 嗓子 说 : 沙茨 楞 说 的 没错 , 是 有 这 回事 。 大家 都 是 好心 , 想 让 军马 再长 壮实 点 , 路上 走 好 , 为 战备 多 贡献 一点 力量 。 谁会想到 会来 了 这么 一场 白毛风 , 还是 北风 , 又 跟 来 这么 一大群 狼 。 要 没有 这群 狼 , 巴图 也 准保 能 把 马群 赶到 安全 地方 了 。 风灾 白灾加 狼灾 , 百年不遇 , 百年不遇 啊 。 我 负责 抓 生产 , 这次 事故 该 由 我 负责 。

包顺 贵用 马鞭 指着 沙茨 楞 的 鼻子 说 : 你 的 责任 也 不小 , 毕利格 说得对 , 这群 马 再 跑 一小 段 就 没 大事 了 , 要是 你们 三个 不 临阵脱逃 , 和 巴图 一块儿 赶 这 群马 , 也 就 不会 出 这次 大 事故 。 要不是 看 你 后来 救 了 巴图 一命 , 我 早就 把 你 隔离 审查 了 。

毕利格用 自己 的 马棒 压下 包顺贵 的 马鞭 , 板 着 面孔 说 : 包 代表 , 你 虽 是 农区 的 蒙族 人 , 可 也 该 知道 牧区 蒙古人 的 规矩 , 在 草原 是 不许 用 马鞭 指着 人 的 鼻子 跟 人 说话 的 , 只有 从前 的 王爷 、 台吉 、 牧主 才 这样 说话 。 不信 你 可以 去 问问 你们 军分区 首长 。 下次 他来 检查 工作 , 咱俩 可以 一块儿 去 问 。

包顺贵 放下 马鞭 , 倒换 到 左手 , 又 立刻 用 右手 的 食指 , 点着 沙茨 楞 和 巴图 的 鼻子 喝道 : 你 ! 还有 你 ! 还 不 下马 铲雪 , 扫雪 ! 我要 亲眼 验尸 , 我 倒 要 看看 狼 有 多 厉害 , 狼群 有 多 大 。 别想 把 什么 责任 都 推到 狼 身上 。 毛主席 教导 我们 说 , 人 的 因素 第一 !

人们 都 下 了 马 , 拿 起 带来 的 木锨 , 铁锹 , 竹 扫帚 开始 清理 尸场 。 包顺贵 骑着马 , 拿 着 一架 海鸥 牌 相机 忙 着 拍照 取证 , 并 不断 对 众人 大声 喝道 : 扫 干净 , 一定 要 扫 干净 。 过 几天 盟里 、 旗里 还有 部队 的 调查组 , 要 来 这儿 现场 调查 。

陈阵趟 着 厚 雪 , 跟着 乌力吉 、 毕利格 、 巴图 和 沙茨 楞 向 泡子 最 里面 的 几个 雪堆 走 去 。 泥塘 冰面 冻得 还 很 硬实 , 雪 在 人 脚下 吱吱作响 。 老人 说 : 只要 看紧 里面 的 几匹马 是不是 让 狼 咬 死 的 , 就 知道 这群 狼 有 多 厉害 了 。

陈阵 紧追 着 问 : 为什么 ?

乌力吉 说 : 你 想想看 , 那会儿 越 往里面 越 危险 , 那儿 的 泥水 是 最后 冻住 的 , 狼 也 怕 陷死 在 里面 , 狼 不会 去 冒 这个 险 的 。 要是 那 几匹马 也 让 狼 咬 死 , 你 说 那 狼 有 多 厉害 。

老人 转过 头 问巴图 : 你 开枪 也 不管 用 ?

巴图 苦 着 脸 说 : 不管 用 , 我 才 带 了 十发 子弹 , 打 了 不一会儿 , 就 打光 了 。 白毛风 把 枪声 全刮碎 了 。 狼 就算 吓跑 了 , 可 等 打光 了 子弹 , 狼 又 回来 了 。 天太黑 , 电池 也 没 多少 电 , 我 什么 也 看不见 。

那会儿 可 没想 那么 多 。 巴图 用 手指 轻轻 按 了 按 脸上 的 冻皮 说 : 天黑 雪大 , 我 也 怕 打死 马 。 我 只 盼 着 风停 , 泡子 不 上冻 , 狼 进不去 , 还 能 活下 不少 马 呢 。 我 记得 , 我 把 枪口 抬高 了 一尺 。

毕利格 和 乌力吉 都 舒 了 一口气 。

走到 最 里面 的 一个 雪堆 面前 , 巴图 犹豫 了 一下 , 然后 拿 木锨 飞快 地 铲 开 马头 部位 的 雪 。 大家 都 倒 抽 了 一口 冷气 : 大 白马 的 脖子 被 咬断 一半 , 并 被 拧 了 一圈 半 , 歪倒 在 马背上 。 马眼 突兀 , 已 冻成 透明 的 黑冰蛋 , 大 白马 当时 的 绝望 恐惧 的 表情 被 全部 冻凝在 里面 , 异常 恐怖 。 马头 下 的 雪 被 马血 冻成 了 一大块 红冰 , 已 无法 铲动 。 大家 一声不吭 , 急急 地 铲 雪 扫雪 。 泡子 泥 冰上 的 半个 马身 全部 露 了 出来 。 陈阵 觉得 , 马身 不 像是 被 咬 过 , 倒像 是 被 炸弹 从马肚 里面 炸开 过 一样 , 两边 侧 肋 全 被 掀开 , 内脏 肠肚 被 炸 到 周围 几米远 的 地方 , 一半 后 臀 也 不见 了 , 露出 生 生 白骨 。 冰面 上 一片 残肢 断骨 , 碎皮 乱 毛 , 狼 只 把 马 的 心肝 和 肥厚 一点 的 肉 吃掉 了 , 马 的 整个 身架成 了 狼群 鞭尸 发泄 的 对象 。 陈阵 想 , 难道 人 将 人 碎尸万段 、 抽筋剥皮 的 兽行 也 是从 狼 那儿 学来 的 ? 或者 人性 中 的 兽性 和 兽性 中 的 狼性 同出 一源 ? 在历史上 人类 的 争斗 中 , 确实 相当 公开 或 隐蔽 地 贯彻 了 人 对 人 是 狼 的 法则 。 第一次 亲眼 目击 狼性 如此 大规模 的 残暴 , 陈阵 内心 的 兽性 也 立即 被 逼发 了 出来 , 他 真 恨不得 马上 套住 一条 狼 , 将 狼 抽筋剥皮 。 难道 以后 跟 狼 打交道 多 了 人 也 会 变成 狼 ? 或者 变成 狼性 兽性 更 多一些 的 人 ?

人们 都 愣愣 地 看着 , 陈阵 感到 手脚 冰冷 , 透心 透骨 的 冷 。

毕利格 老人 用 双手 扶 着 木锨 把 , 若有所思 地说 : 这 八成 是 我 这辈子 看到 的 不数 第二 也 得数 第三 的 大 狼群 了 , 连 最 头里 的 这匹马 都 咬成 这碎样 , 别的 马 我 也 不用 看 了 , 准保 一个 全尸 也 剩 不下 。

乌力吉 一脸 沉重 , 他 叹 了 口气 说 : 这匹马 我 骑过 两年 , 我 骑 它 套 过 三条 狼 , 全场 数一数二 的 快 马 啊 , 当年 我 当 骑兵 连长 带兵 剿匪 , 也 没 骑过 这么 快 的 马 。 这群 狼 这次 运用 的 战略战术 , 比 当年 马匪 的 战术 还要 精明 。 它们 能 这样 充分利用 白毛风 和 大 泡子 , 真让人 觉着 脑子 不够 使 , 我 要是 比狼 聪明 一点 , 这匹马 也 死不了 了 。 这次 事故 我 是 有 责任 的 , 当时 我 要是 再 劝劝 老包 就 好 了 。

陈阵 一边 听 着 他俩 小声 交谈 , 一边 却 在 想 他 自己 的 心事 。 在 中国 , 人们 常说 的 猛兽 就是 虎豹 豺狼 , 但是 虎豹 是 稀有动物 , 不 成群 , 事例 少 。 而 狼 是 普见 动物 , 可 成群 , 故事 多 , 恶行 也 多 。 狼 是 历史 上 对 人 威胁 最大 、 最 多 、 最 频繁 的 猛兽 。 到 了 草原 , 狼 简直 就是 人 马牛羊 的 最大 天敌 。 但 为什么 草原 民族 还是 要 把 狼 作为 民族 的 图腾 呢 ? 陈阵 又 从 刚刚 站住 的 新 立场 向 后 退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