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九章 (3)

第九章 (3)

杨克 把 烙饼 撕下 一大块 塞进 嘴里 , 说 : 这狼洞 真真假假 , 虚虚实实 , 有 狼 崽 的 洞 总是 在 人 最 想不到 的 隐蔽 地儿 , 这回 咱俩 好容易 找准 一个 , 可 不能 放过 它们 。 熏不死 , 咱 就 用水 灌洞 , 拉上 十辆 八辆 木桶 水车 轮番 往里 灌 , 准能 把 小 狼 崽 淹死 !

陈阵 讥讽 道 : 草原 山地 是 沙石 地 , 哪怕 你 能 搬 来 水库 , 水 也 一会儿 就 渗 没 了 。

杨克想 了 想 , 忽然 说 : 对 了 , 反正 洞里 没有 大狼 了 , 咱们 是不是 让 黄黄 钻进 洞 , 把 小 狼 崽 一个 一个 地 叼 出来 ?

陈阵 忍不住 笑 起来 : 狗 早就 通 了 人性 , 背叛 了 狼性 。 它 的 鼻子 那么 尖 , 一闻 就 闻 着 狼 味儿 了 , 狗 要是 能 钻进 狼洞 叼 狼 崽 , 那 就 趁 母狼 不在 洞 的 时候 敞开 叼 好 了 , 那 草原 上 的 狼 , 早就 让 人 和 狗 消灭 光 了 。 你 当 牧民 都 是 傻蛋 ?

杨克 不服气 地说 : 咱们 可以 试试看 嘛 , 这 也 费 不了 多大劲 。 说完 , 他 就 把 黄黄 叫 到 洞边 , 洞里 的 火药味 已散 去 大半 。 杨克用 手指 了 指洞 里面 , 然后 喊 了 一声 “ 啾 ”。 黄黄 马上 明白 杨克 的 意图 , 立刻 吓 得 往 后退 。 杨克用 两腿 夹住 黄黄的 身子 , 双手 握住 它 的 两条 前腿 , 使劲 把 黄黄 往洞 里 塞 , 黄黄 吓 得 夹紧 尾巴 呜嗷直 叫 , 拼命 挣扎 , 斜 着眼 可怜巴巴 地望 着 陈阵 , 希望 能免 了 它 这个 差事 。 陈阵 说 : 看见 了 吧 , 别试 了 。 进化 难 , 退化 更难 。 狗 是 退化 不成 狼 了 。 狗 只能 退 变成 弱狗 , 懒狗 , 笨狗 。 人 也 一样 。 杨克 放开 了 黄黄 , 说 : 可惜 二郎 不在 , 它 的 狼性 特强 , 没准 它敢 进洞 。

陈阵 说 : 它 要是 敢 进洞 , 准把 小 狼 崽 一个个 全咬死 。 可 我 想要 活 的 。

杨克 点头 : 那 倒 是 。 这 家伙 一 见到 狼 就 往 死 里 掐 。

黄黄 吃 完 了 手把 肉 , 独自 到 不远处 遛达 去 了 , 它东 闻闻 , 西 嗅 嗅 , 并 时时 抬 后腿 , 对 着 地上 的 突出 物撒 几滴 尿 做 记号 。 它 越走越远 , 二郎 还 没 回来 , 陈阵 和 杨克 坐在 狼洞 旁 傻 等 傻 看 , 一筹莫展 。 狼洞 里 一点 动静 也 没有 。 一窝 狼 崽 七八只 , 十几只 , 即使 被 炸 被 熏 , 也 不 可能 全 死掉 , 总该有 一两只 狼 崽 逃出来 吧 ? 就是 凭 本能 它们 也 应该 往洞 外逃 的 。 又 过 了 半小时 , 仍然 不见 狼 崽 出来 , 两人 嘀咕 着 猜测 : 要 不 狼 崽 已经 全都 熏死 在 洞里 ; 要 不 , 这狼洞 里 根本 就 没有 狼 崽 。

正当 两人 收拾 东西 准备 回撤 的 时候 , 突然 隐隐 听见 黄黄 在 北面 山包 后面 不停 地 叫 , 像是 发现 了 什么 猎物 。 陈阵 和 杨克 立即 上马 向 黄黄 那边 奔 去 。 登上 山包 顶 , 只 听到 黄黄 叫 , 仍 不见 黄黄的 身影 。 两人 循声 策马 跑 去 , 但 没 跑 多 远 马蹄 就 绊 上 了 雪 下 的 乱石 , 两人 只好 勒住 马 。 前面 是 一 大片 沟壑 条条 、 杂 草丛 丛 的 破碎 山地 , 雪 面上 有 一行行 大小不一 , 图案 各异 的 兽 爪印 , 可知 有 兔子 、 狐狸 、 沙狐 、 雪鼠 、 还有 狼 , 曾 从此 地 走过 。 雪下 全是 石块 石片 , 石缝 里长 的 大多 是 半人 多 高 的 茅草 、 荆棘 和 地 滚 草 , 干焦 枯黄 , 一派 荒凉 , 像 关内 荒山 里 的 一片 乱坟岗 。 两人 小心翼翼 地 控制 着 马嚼子 , 马蹄 仍 不时 磕 绊 和 打滑 。 这是 一片 没有 牧草 、 牛羊马 都 不会 来 的 地方 , 陈阵 和 杨克 也 从 未来 过 此地 。

黄黄的 声音 越来越近 了 , 但 两人 还是 看不见 它 。 陈阵 说 : 这儿 野物 的 脚印 多 , 没准 黄黄 抓 着 了 一条 狐狸 。 咱们 快 走 。 杨克说 : 那 咱们 就算 没白来 一趟 。 两人 总算 绕过 荆棘丛 , 下 到 沟底 , 拐 了 个 小 弯 , 终于 看到 了 黄黄 。 这次 陈阵 和 杨克 更是 吓 了 一大跳 : 黄黄 居然 翘着 尾巴 , 冲着 一个 更大 更 黑 的 狼 洞 狂叫 。 沟里 阴森恐怖 , 狼气 十足 , 冷风吹 来 , 陈阵 的 头皮 一阵阵 发麻 。 他 感到 像是 误入 了 狼群 的 埋伏圈 , 数不清 的 狼 眼 从 看不见 的 地方 向 你 瞪 过来 , 吓 得 他 身上 的 汗毛 又 像 豪猪 毛 一样 地 竖 了 起来 。

两人下 了 马 , 上 了 马 绊 , 拿 着 家伙 , 急忙 走到 洞前 。 这个 狼洞 , 坐北朝南 , 洞口 高约 一米 , 宽有 60 厘米 。 陈阵 从来 没有 见过 这么 大 的 狼 洞 , 比 他 在 中学 时去 河北 平山 劳动 学农 , 见到 的 抗日战争 时期 的 地道口 还要 大 。 它 隐蔽 地藏 在 大 山沟 的 小沟 褶里 , 沟上 针 草丛 生 , 沟下 尖石 突兀 , 不到 近处 , 难以 发现 。 黄黄 见到 两个 主人 顿时 兴奋 , 围着 陈阵 跳 来 蹦 去 , 一副 邀功请赏 的 样子 。 陈阵 对 杨克说 : 这个 洞 肯定 有戏 , 没准 黄黄 刚才 看见 狼 崽 了 , 你 瞧 它 直 跟 我 表功 呐 。 杨克说 : 我 看 也 像 , 这儿 才 像 真正 的 狼 巢 , 阴森 可怕 。 陈阵 说 : 狼 臊味 真够 冲 的 , 肯定 有 狼 !

陈阵 急忙 低头 查看 洞外 平台 上 的 痕迹 , 狼洞 外 的 平台 是 狼 用 掏洞 掏出 的 土 石堆 出 的 , 洞越 大 , 平台 就 越 大 。 这个 平台 有 两张 课桌 大小 。 平台 上 没有 雪 , 有 许多 爪印 , 还有 一些 碎骨 。 陈阵 的 心 怦怦直跳 , 这 正是 他 想 看到 的 东西 。 他 把 黄黄 请 出 平台 , 让 它 站 在 一旁 替 他们 放哨 , 然后 和 杨克 跪 在 平台 旁边 , 俯 下身 细细 辨认 。 黄黄 已经 把 平台 原先 的 痕迹 踩 乱 了 , 但是 两人 还是 找到 不少 确凿 的 证据 —— 两三个 大狼 的 脚印 和 五六个 小狼 崽 的 爪印 。 狼 崽 的 爪印 , 呈 梅花 状 , 两分 镍币 大小 , 小巧玲珑 , 非常 可爱 。 小 爪印 非常 清晰 , 好像 这窝 小 狼 崽 刚才 还 在 平台 上 玩耍 过 , 听见 了 陌生 的 狗叫 才 吓 回洞 里 去 , 而 这个 平展 无雪 的 平台 , 好像 是 母狼 专为 小 狼 崽 清扫 出来 的 户外 游戏场 。 平台 上 还有 一些 羊羔 的 碎 骨 渣 和 卷毛 羔皮 , 羊羔 嫩 骨 上面 有 小 狼 崽 的 添痕 和 细细的 牙痕 。 在 平台 旁边 还 发现 几根 小狼 崽 的 新鲜 粪便 , 筷子 般 粗细 , 约 两 厘米 长短 , 乌黑 油亮 , 像 用 中药 蜜丸 搓成 的 小药条 。

陈阵用 巴掌 猛一 拍 自己 的 膝盖 说 : 我要 找 的 小 狼 崽 就 在 这个 洞里 。 咱们 两个 大 活人 让 那条 母狼 给 涮 了 。

杨克 也 突然 猛醒 , 他 用力 拍 了 一下 平台 说 : 没错 , 那条 母狼 原本 就是 往 这个 洞 的 方向 跑 的 , 它 在 山包 上 看见 了 人影 , 突然 临时 改变 路线 , 把 咱俩 骗 到 那个 空洞 去 了 。 它 还 装得 跟 真的 似的 , 跟 狗 死 掐 , 真 好像 在 玩命 护犊子 。 狼 他妈的 狼 , 我 算是 服 了 你 了 ! 陈阵 回忆 说 : 它 改变 路线 的 时候 , 我 也 有点 怀疑 , 但是 它 后来 实在 装得 太 像 了 , 我 就 没有 怀疑 下去 。 它 可真能 随机应变 。 要不是 你 炸 了 它 三炮 , 它 绝对 可以 跟 咱俩 周旋 到 天黑 , 那 就 把 咱们 坑惨 了 。

杨克说 : 咱们 也 亏得 有 这 两条 好 狗 , 没 它们 , 咱俩 早就 让 狼斗得 灰溜溜 地 败下阵来 了 。

陈阵 发愁 地说 : 现在 更 难办 了 , 这 条 母狼 又 给 咱俩 出 了 难题 , 它 让 咱俩 浪费 了 大半天 时间 , 还 浪费 了 三个 “ 瓦斯弹 ”。 这个 洞 在 山 的 肚子 里 , 比 刚才 那个 洞 还 深 , 还 复杂 。

杨克 低头 朝洞 里 看 了 半天 , 说 : 时间 不多 了 ,“ 瓦斯弹 ” 也 没 了 , 好像 真是 没什么 招 了 。 我 看 还是 先找 找 这个 洞 有没有 别的 出口 , 然后 咱们 再 把 所有 的 洞口 出口 全部 堵死 , 明天 咱们 再 多 找些 牧民 一块 来 想 办法 , 你 也 可以 问问 阿爸 , 他 的 主意 最多 最 管用 。

陈阵 有点 不 甘心 , 心一横 , 说 : 我 有 一招 , 可以 试试 。 你 看 这个 狼洞 大 , 跟平 山地 道 差不多 , 平山 的 地道 咱们 能 钻进去 , 这个 狼洞 怎么 就 不能 钻进去 呢 ? 反正 二郎 正 跟 那条 母狼 死 掐 呢 , 这洞 里 多半 没有 大狼 。 你 用 腰带 拴住 我 的 脚 , 慢慢 把 我 顺 下去 。 没准 能够 着 小 狼 崽 呢 。 就算 够不着 , 我 也 得 亲眼 看一看 狼洞 的 内部 构造 。

杨克 听 了 连连 摇头 说 : 你 不要命 啦 , 万一 里面 还有 大狼 呢 。 我 已经 让 狼 给 涮 怕 了 , 你 敢 说 这个 洞 就是 那条 母狼 的 洞 ? 如果 是 别的 狼洞 呢 ?

陈阵 心中 憋 了 两年 多 的 愿望 突然 膨胀起来 , 压倒 了 心虚 和 胆怯 。 他 咬牙 说道 : 连 蒙古 小孩 都 敢 钻 狼 洞 , 咱们 不敢 钻 , 这 不是 太 丢人 了 吗 ? 我非 下去 不可 。 你 帮 我 一把 , 我 拿 着 手电 和 铁钎 子 , 要是 真有 大 狼 也 能 抵挡 一阵子 。

杨克说 : 你 要 真想 下 , 那 就让 我 先下 , 你 比 我 瘦 , 我 比 你 有 劲儿 ! 。 陈阵 说 : 这 恰好 是 我 的 优势 , 狼洞 里面 窄 , 到时候 准把 你 卡住 。 现在 , 别争 了 , 谁 胖 谁 留在 洞外 。

陈阵 脱掉 皮袍 , 杨克 勉强 地 把 手电 、 铁钎 和 书包 递给 他 , 并用 陈阵 那条 近 两丈 长 的 蒙袍 腰带 拴住 了 他 的 双脚 , 又 把 自己 的 长 腰带 解 下来 连接 在 陈阵 的 腰带 上 。 陈阵 在 入 洞 前 说 : 不入 狼 穴 , 焉得 狼 崽 ! 杨克 一再 叮嘱 : 如果 真 遇上 狼 , 就 大声 喊 、 用力 勾腿 拽 腰带 发信号 。 陈阵 打开 电筒 , 匍匐 在 地 , 顺着 向下 近 40 度 的 斜 洞 往 下 爬 滑 , 洞里 有 一股 浓烈 的 狼 臊味 , 呛得 他 不敢 大 口 呼吸 。 他 一点一点 地往 下 爬 , 洞壁 还 比较 光滑 , 有些 土石 上 剐 住 几缕 灰黄色 的 狼 毛 。 在 洞 道 的 地面 上 布满 了 小 狼 崽 的 脚爪 印 。 陈阵 很 兴奋 , 心想 也 可能 再 爬 几米 就 能 摸 到 小 狼 崽 了 。 他 的 身体 已经 完全 进洞 , 杨克 一点一点 放 腰带 , 并 不住 地 大声 问要 不要 出来 , 陈阵 大声 喊放带 放带 , 然后 用 两肘 代手 前后 挪动 , 几寸 几寸 地往 下 蹭 。

大约 离 洞口 两米 多 , 狼洞 开始 缓缓 拐弯 , 再往 里 爬 了 一会儿 , 洞外 的 光线 已经 照不到 洞里 了 。 陈阵 把 手电 开关 推 到头 , 洞里 的 能见度 全靠 电筒 光来 维持 。 拐过 弯去 , 洞 的 坡度 突然 开始 平缓 , 但是 洞道 也 忽然 变矮 变窄 , 必须 低头 缩肩 才能 勉强 往里 挪 。 陈阵 一边 爬 一边 观察 洞道 洞壁 , 这儿 的 洞壁 比 洞口 处 的 洞壁 更 光滑 , 更 坚固 , 不 像是 狼 爪 掏出 来 的 , 倒像 是 用 钢钎 凿 了 出来 的 一样 。 肩膀 蹭 壁 也 很少 蹭 下 土石 碎渣 , 用 铁钎 捅 了 捅 洞顶 , 也 没有 多少 土渣 落下 , 这使 他 消除 了 对 洞 内 塌方 的 担忧 。 他 简直 难以相信 狼用 它们 的 爪子 在 这么 坚硬 的 山地 里 , 能 掏出 如此 深 的 洞来 。 洞 侧壁 上 的 石头 片 已 被 磨掉 棱角 , 光滑 如 卵石 。 根据 这种 磨损 程度 , 这个 狼洞 肯定 是 个 百年老 洞 , 不知 有 多少 大狼 小 狼 , 公狼 母狼 , 曾 在 这个 洞里 进进出出 。 陈阵 感到 自己 已 完全 进入 狼 的 世界 , 狼气 逼人 。

陈阵 爬 着 爬 着 , 越来越 感到恐惧 。 他 鼻子 下面 就 有 几个 被 狼 崽 爪印 踩 过 的 大 狼 爪印 , 万一 这洞 里 有 大 狼 , 靠 这根 铁钎 能 打 得 过 吗 ? 洞窄 , 狼牙 可能 不 容易 够得着 人 , 但是 狼 的 两条 长长的 前腿 和 前爪 , 却 可以 在 这个 窄 洞里 游刃有余 , 那 他 还 不 被 狼 撕烂 ? 怎么 就 没想到 狼 爪 呢 , 他 全身 的 汗毛 又 竖 了 起来 。 陈阵 停 了 下来 , 犹豫 着 , 只要 用脚 勾一勾 腰带 , 杨克 可以 迅速 地 把 他 拽 出去 。 但 他 想到 可能 近在咫尺 的 八九 只 、 十几只 小狼 崽 , 实在 舍不得 退出 去 , 便 下意识 地 咬紧 了 牙 , 没 动 腰带 , 硬着头皮 继续 往里 蹭 挪 。 洞壁 已 几乎 把 他 的 身体 包裹 起来 , 他 觉得 自己 不像 个 猎人 , 倒 很 像 个 掘墓 大盗 。 空气 越来越 稀薄 , 狼 臊味 越来越 浓重 , 他 真怕 自己 憋死 在 洞里 , 考古 发掘 经常 发现 盗墓者 就是 死 在 这样 的 窄 洞里 的 。

一个 更 小 的 窄 洞卡 终于 挡 在 面前 。 这个 卡口 仅能 通过 一条 匍匐 行进 的 母狼 , 而 恰恰 能 挡住 一个 成年人 , 显然 这 是 狼 专门 为 它 在 草原 上 唯一 的 天敌 设置 的 。 陈阵 想 狼 也 一定 是 在 这个 卡口 做好 了 堆土 堵烟 堵水 的 防备 。 这个 卡口 实际上 是 一个 防御工事 , 陈阵 确实 是 被 防住 了 , 他 仍 不 甘心 , 就 用 铁钎 凿壁 , 企图 打通 这个 关口 。 但是 狼 选择 此地 做 关卡 绝对 有 它 的 道理 。 陈阵 凿 了 几下 就 停 了 手 , 这个 卡口 的 上下左右 全是 大 石块 , 大 裂缝 , 看上去 既 坚固 又 悬乎 。 陈阵 呼吸困难 , 再 无 力气 撬 挖 , 即使 有 力气 也 不敢 撬 , 如果 凿 塌 了 方 , 那 他 反倒 成 了 狼 的 陷

阱 猎物 了 。

陈阵 大口 吸着 狼 臊气 , 毕竟 那 里面 还有 几丝 残碎 的 氧分子 。 他 泄 了 气 , 他 知道 已 不 可能 抓到 小 狼 崽 了 。 但 他 还 不能 马上 撤离 , 还 想 看看 卡口 那边 的 构造 , 万一 能 看 上 一眼 小狼 崽 呢 。 陈阵 把 最后 的 一点 力气 全 用到 最后 的 一个 愿望 上 , 他 把头 和 右手 伸进 卡口 , 然后 伸长 了 胳膊 , 照着 手电 。 眼前 的 情景 使 他 彻底 泄气 : 在 卡口 那边 竟是 一个 缓缓 向上 的 洞 道 , 再往 上 就 什么 也 看不见 了 , 上面 一定 更 干燥 舒适 、 更 适于 母狼 育崽 , 还 可以 预防 老天 或 天敌 往洞 里 灌水 。 尽管 他 对 狼 洞 的 复杂 结构 早有 思想 准备 , 眼前 这 一道 有效 实用 的 防御 设施 , 仍 使 他 惊叹不已 。

陈阵侧 头细 听 , 洞里 一点 声音 也 没有 , 可能 小狼崽全 睡着 了 , 也 可能 它们 天生 就 有 隐蔽 自己 的 本能 , 听见 陌生 声音 进洞 , 便 一声不吭 。 要不是 他 已 喘 不过 气来 , 陈阵 真想 在 离洞 前 , 给 它们 唱 一首 儿歌 :“ 小狼儿 乖乖 , 把门 儿 开开 ……” 可惜 汉人 的 “ 人 外公 ”, 还是 抱 不 走 蒙古 “ 狼外婆 ” 的 小 狼 崽 。 陈阵 终于 憋 得 头晕眼花 , 他用 了 最后 一点 力气 向上 勾 了 勾 后腿 , 杨克 又 着急 又 兴奋 因而 特别 用力 , 竟然 像 拔河 一样 , 把 他 快速 地 拔出 了 洞口 。 陈阵 灰头土脸 , 瘫坐 在 洞 外大口 大口 地 喘气 , 一边 跟 杨克说 : 没戏 了 , 像是 个 魔鬼 洞 , 怎么 也 到 不了 头 。 杨克 失望 地 把 皮袍 披在 陈阵 的 身上 。

歇 过气 , 两人 又 在 方圆 一两百 多米 的 范围 内 找 了 半个 小时 , 只 发现 了 大 狼 洞 的 另外 一个 出口 , 便 就 地 撬 出 了 几块 估计 狼 弄 不动 的 大石头 , 堵住 附洞 和 主 洞口 , 还用 土 把 缝隙 拍 得 严严实实 。 临走前 , 陈阵 还 不 解气 , 示威 一般 将 铁锹 插 在 大 狼 主洞 的 洞口 , 明确 地 告诉 母狼 : 明天 他们 还要 带 更 多 的 人 和 更 厉害 的 法子 来 的 。

天近 黄昏 , 二郎 还 没有 回来 , 那条 母狼 阴险 狡猾 , 光靠 二郎 的 骁勇 凶猛 可能 还 对付 不了 , 两人 都 为 二郎 捏一把汗 。 陈阵 和 杨克 只好 带 着 黄黄 回家 。 快到 营盘 , 天已 漆黑 , 陈阵 让 杨克 带上 工具 和 黄黄 先 回家 , 给 梁 建中 报个 平安 , 急忙 拨转 马头 朝 毕利格 老人 的 大 蒙古包 跑 去 。


第九章 (3)

杨克 把 烙饼 撕下 一大块 塞进 嘴里 , 说 : 这狼洞 真真假假 , 虚虚实实 , 有 狼 崽 的 洞 总是 在 人 最 想不到 的 隐蔽 地儿 , 这回 咱俩 好容易 找准 一个 , 可 不能 放过 它们 。 熏不死 , 咱 就 用水 灌洞 , 拉上 十辆 八辆 木桶 水车 轮番 往里 灌 , 准能 把 小 狼 崽 淹死 !

陈阵 讥讽 道 : 草原 山地 是 沙石 地 , 哪怕 你 能 搬 来 水库 , 水 也 一会儿 就 渗 没 了 。

杨克想 了 想 , 忽然 说 : 对 了 , 反正 洞里 没有 大狼 了 , 咱们 是不是 让 黄黄 钻进 洞 , 把 小 狼 崽 一个 一个 地 叼 出来 ?

陈阵 忍不住 笑 起来 : 狗 早就 通 了 人性 , 背叛 了 狼性 。 它 的 鼻子 那么 尖 , 一闻 就 闻 着 狼 味儿 了 , 狗 要是 能 钻进 狼洞 叼 狼 崽 , 那 就 趁 母狼 不在 洞 的 时候 敞开 叼 好 了 , 那 草原 上 的 狼 , 早就 让 人 和 狗 消灭 光 了 。 你 当 牧民 都 是 傻蛋 ?

杨克 不服气 地说 : 咱们 可以 试试看 嘛 , 这 也 费 不了 多大劲 。 说完 , 他 就 把 黄黄 叫 到 洞边 , 洞里 的 火药味 已散 去 大半 。 杨克用 手指 了 指洞 里面 , 然后 喊 了 一声 “ 啾 ”。 黄黄 马上 明白 杨克 的 意图 , 立刻 吓 得 往 后退 。 杨克用 两腿 夹住 黄黄的 身子 , 双手 握住 它 的 两条 前腿 , 使劲 把 黄黄 往洞 里 塞 , 黄黄 吓 得 夹紧 尾巴 呜嗷直 叫 , 拼命 挣扎 , 斜 着眼 可怜巴巴 地望 着 陈阵 , 希望 能免 了 它 这个 差事 。 陈阵 说 : 看见 了 吧 , 别试 了 。 进化 难 , 退化 更难 。 狗 是 退化 不成 狼 了 。 狗 只能 退 变成 弱狗 , 懒狗 , 笨狗 。 人 也 一样 。 杨克 放开 了 黄黄 , 说 : 可惜 二郎 不在 , 它 的 狼性 特强 , 没准 它敢 进洞 。

陈阵 说 : 它 要是 敢 进洞 , 准把 小 狼 崽 一个个 全咬死 。 可 我 想要 活 的 。

杨克 点头 : 那 倒 是 。 这 家伙 一 见到 狼 就 往 死 里 掐 。

黄黄 吃 完 了 手把 肉 , 独自 到 不远处 遛达 去 了 , 它东 闻闻 , 西 嗅 嗅 , 并 时时 抬 后腿 , 对 着 地上 的 突出 物撒 几滴 尿 做 记号 。 它 越走越远 , 二郎 还 没 回来 , 陈阵 和 杨克 坐在 狼洞 旁 傻 等 傻 看 , 一筹莫展 。 狼洞 里 一点 动静 也 没有 。 一窝 狼 崽 七八只 , 十几只 , 即使 被 炸 被 熏 , 也 不 可能 全 死掉 , 总该有 一两只 狼 崽 逃出来 吧 ? 就是 凭 本能 它们 也 应该 往洞 外逃 的 。 又 过 了 半小时 , 仍然 不见 狼 崽 出来 , 两人 嘀咕 着 猜测 : 要 不 狼 崽 已经 全都 熏死 在 洞里 ; 要 不 , 这狼洞 里 根本 就 没有 狼 崽 。

正当 两人 收拾 东西 准备 回撤 的 时候 , 突然 隐隐 听见 黄黄 在 北面 山包 后面 不停 地 叫 , 像是 发现 了 什么 猎物 。 陈阵 和 杨克 立即 上马 向 黄黄 那边 奔 去 。 登上 山包 顶 , 只 听到 黄黄 叫 , 仍 不见 黄黄的 身影 。 两人 循声 策马 跑 去 , 但 没 跑 多 远 马蹄 就 绊 上 了 雪 下 的 乱石 , 两人 只好 勒住 马 。 前面 是 一 大片 沟壑 条条 、 杂 草丛 丛 的 破碎 山地 , 雪 面上 有 一行行 大小不一 , 图案 各异 的 兽 爪印 , 可知 有 兔子 、 狐狸 、 沙狐 、 雪鼠 、 还有 狼 , 曾 从此 地 走过 。 雪下 全是 石块 石片 , 石缝 里长 的 大多 是 半人 多 高 的 茅草 、 荆棘 和 地 滚 草 , 干焦 枯黄 , 一派 荒凉 , 像 关内 荒山 里 的 一片 乱坟岗 。 两人 小心翼翼 地 控制 着 马嚼子 , 马蹄 仍 不时 磕 绊 和 打滑 。 这是 一片 没有 牧草 、 牛羊马 都 不会 来 的 地方 , 陈阵 和 杨克 也 从 未来 过 此地 。

黄黄的 声音 越来越近 了 , 但 两人 还是 看不见 它 。 陈阵 说 : 这儿 野物 的 脚印 多 , 没准 黄黄 抓 着 了 一条 狐狸 。 咱们 快 走 。 杨克说 : 那 咱们 就算 没白来 一趟 。 两人 总算 绕过 荆棘丛 , 下 到 沟底 , 拐 了 个 小 弯 , 终于 看到 了 黄黄 。 这次 陈阵 和 杨克 更是 吓 了 一大跳 : 黄黄 居然 翘着 尾巴 , 冲着 一个 更大 更 黑 的 狼 洞 狂叫 。 沟里 阴森恐怖 , 狼气 十足 , 冷风吹 来 , 陈阵 的 头皮 一阵阵 发麻 。 他 感到 像是 误入 了 狼群 的 埋伏圈 , 数不清 的 狼 眼 从 看不见 的 地方 向 你 瞪 过来 , 吓 得 他 身上 的 汗毛 又 像 豪猪 毛 一样 地 竖 了 起来 。

两人下 了 马 , 上 了 马 绊 , 拿 着 家伙 , 急忙 走到 洞前 。 这个 狼洞 , 坐北朝南 , 洞口 高约 一米 , 宽有 60 厘米 。 陈阵 从来 没有 见过 这么 大 的 狼 洞 , 比 他 在 中学 时去 河北 平山 劳动 学农 , 见到 的 抗日战争 时期 的 地道口 还要 大 。 它 隐蔽 地藏 在 大 山沟 的 小沟 褶里 , 沟上 针 草丛 生 , 沟下 尖石 突兀 , 不到 近处 , 难以 发现 。 黄黄 见到 两个 主人 顿时 兴奋 , 围着 陈阵 跳 来 蹦 去 , 一副 邀功请赏 的 样子 。 陈阵 对 杨克说 : 这个 洞 肯定 有戏 , 没准 黄黄 刚才 看见 狼 崽 了 , 你 瞧 它 直 跟 我 表功 呐 。 杨克说 : 我 看 也 像 , 这儿 才 像 真正 的 狼 巢 , 阴森 可怕 。 陈阵 说 : 狼 臊味 真够 冲 的 , 肯定 有 狼 !

陈阵 急忙 低头 查看 洞外 平台 上 的 痕迹 , 狼洞 外 的 平台 是 狼 用 掏洞 掏出 的 土 石堆 出 的 , 洞越 大 , 平台 就 越 大 。 这个 平台 有 两张 课桌 大小 。 平台 上 没有 雪 , 有 许多 爪印 , 还有 一些 碎骨 。 陈阵 的 心 怦怦直跳 , 这 正是 他 想 看到 的 东西 。 他 把 黄黄 请 出 平台 , 让 它 站 在 一旁 替 他们 放哨 , 然后 和 杨克 跪 在 平台 旁边 , 俯 下身 细细 辨认 。 黄黄 已经 把 平台 原先 的 痕迹 踩 乱 了 , 但是 两人 还是 找到 不少 确凿 的 证据 —— 两三个 大狼 的 脚印 和 五六个 小狼 崽 的 爪印 。 狼 崽 的 爪印 , 呈 梅花 状 , 两分 镍币 大小 , 小巧玲珑 , 非常 可爱 。 小 爪印 非常 清晰 , 好像 这窝 小 狼 崽 刚才 还 在 平台 上 玩耍 过 , 听见 了 陌生 的 狗叫 才 吓 回洞 里 去 , 而 这个 平展 无雪 的 平台 , 好像 是 母狼 专为 小 狼 崽 清扫 出来 的 户外 游戏场 。 平台 上 还有 一些 羊羔 的 碎 骨 渣 和 卷毛 羔皮 , 羊羔 嫩 骨 上面 有 小 狼 崽 的 添痕 和 细细的 牙痕 。 在 平台 旁边 还 发现 几根 小狼 崽 的 新鲜 粪便 , 筷子 般 粗细 , 约 两 厘米 长短 , 乌黑 油亮 , 像 用 中药 蜜丸 搓成 的 小药条 。

陈阵用 巴掌 猛一 拍 自己 的 膝盖 说 : 我要 找 的 小 狼 崽 就 在 这个 洞里 。 咱们 两个 大 活人 让 那条 母狼 给 涮 了 。

杨克 也 突然 猛醒 , 他 用力 拍 了 一下 平台 说 : 没错 , 那条 母狼 原本 就是 往 这个 洞 的 方向 跑 的 , 它 在 山包 上 看见 了 人影 , 突然 临时 改变 路线 , 把 咱俩 骗 到 那个 空洞 去 了 。 它 还 装得 跟 真的 似的 , 跟 狗 死 掐 , 真 好像 在 玩命 护犊子 。 狼 他妈的 狼 , 我 算是 服 了 你 了 ! 陈阵 回忆 说 : 它 改变 路线 的 时候 , 我 也 有点 怀疑 , 但是 它 后来 实在 装得 太 像 了 , 我 就 没有 怀疑 下去 。 它 可真能 随机应变 。 要不是 你 炸 了 它 三炮 , 它 绝对 可以 跟 咱俩 周旋 到 天黑 , 那 就 把 咱们 坑惨 了 。

杨克说 : 咱们 也 亏得 有 这 两条 好 狗 , 没 它们 , 咱俩 早就 让 狼斗得 灰溜溜 地 败下阵来 了 。

陈阵 发愁 地说 : 现在 更 难办 了 , 这 条 母狼 又 给 咱俩 出 了 难题 , 它 让 咱俩 浪费 了 大半天 时间 , 还 浪费 了 三个 “ 瓦斯弹 ”。 这个 洞 在 山 的 肚子 里 , 比 刚才 那个 洞 还 深 , 还 复杂 。

杨克 低头 朝洞 里 看 了 半天 , 说 : 时间 不多 了 ,“ 瓦斯弹 ” 也 没 了 , 好像 真是 没什么 招 了 。 我 看 还是 先找 找 这个 洞 有没有 别的 出口 , 然后 咱们 再 把 所有 的 洞口 出口 全部 堵死 , 明天 咱们 再 多 找些 牧民 一块 来 想 办法 , 你 也 可以 问问 阿爸 , 他 的 主意 最多 最 管用 。

陈阵 有点 不 甘心 , 心一横 , 说 : 我 有 一招 , 可以 试试 。 你 看 这个 狼洞 大 , 跟平 山地 道 差不多 , 平山 的 地道 咱们 能 钻进去 , 这个 狼洞 怎么 就 不能 钻进去 呢 ? 反正 二郎 正 跟 那条 母狼 死 掐 呢 , 这洞 里 多半 没有 大狼 。 你 用 腰带 拴住 我 的 脚 , 慢慢 把 我 顺 下去 。 没准 能够 着 小 狼 崽 呢 。 就算 够不着 , 我 也 得 亲眼 看一看 狼洞 的 内部 构造 。

杨克 听 了 连连 摇头 说 : 你 不要命 啦 , 万一 里面 还有 大狼 呢 。 我 已经 让 狼 给 涮 怕 了 , 你 敢 说 这个 洞 就是 那条 母狼 的 洞 ? 如果 是 别的 狼洞 呢 ?

陈阵 心中 憋 了 两年 多 的 愿望 突然 膨胀起来 , 压倒 了 心虚 和 胆怯 。 他 咬牙 说道 : 连 蒙古 小孩 都 敢 钻 狼 洞 , 咱们 不敢 钻 , 这 不是 太 丢人 了 吗 ? 我非 下去 不可 。 你 帮 我 一把 , 我 拿 着 手电 和 铁钎 子 , 要是 真有 大 狼 也 能 抵挡 一阵子 。

杨克说 : 你 要 真想 下 , 那 就让 我 先下 , 你 比 我 瘦 , 我 比 你 有 劲儿 ! 。 陈阵 说 : 这 恰好 是 我 的 优势 , 狼洞 里面 窄 , 到时候 准把 你 卡住 。 现在 , 别争 了 , 谁 胖 谁 留在 洞外 。

陈阵 脱掉 皮袍 , 杨克 勉强 地 把 手电 、 铁钎 和 书包 递给 他 , 并用 陈阵 那条 近 两丈 长 的 蒙袍 腰带 拴住 了 他 的 双脚 , 又 把 自己 的 长 腰带 解 下来 连接 在 陈阵 的 腰带 上 。 陈阵 在 入 洞 前 说 : 不入 狼 穴 , 焉得 狼 崽 ! 杨克 一再 叮嘱 : 如果 真 遇上 狼 , 就 大声 喊 、 用力 勾腿 拽 腰带 发信号 。 陈阵 打开 电筒 , 匍匐 在 地 , 顺着 向下 近 40 度 的 斜 洞 往 下 爬 滑 , 洞里 有 一股 浓烈 的 狼 臊味 , 呛得 他 不敢 大 口 呼吸 。 他 一点一点 地往 下 爬 , 洞壁 还 比较 光滑 , 有些 土石 上 剐 住 几缕 灰黄色 的 狼 毛 。 在 洞 道 的 地面 上 布满 了 小 狼 崽 的 脚爪 印 。 陈阵 很 兴奋 , 心想 也 可能 再 爬 几米 就 能 摸 到 小 狼 崽 了 。 他 的 身体 已经 完全 进洞 , 杨克 一点一点 放 腰带 , 并 不住 地 大声 问要 不要 出来 , 陈阵 大声 喊放带 放带 , 然后 用 两肘 代手 前后 挪动 , 几寸 几寸 地往 下 蹭 。

大约 离 洞口 两米 多 , 狼洞 开始 缓缓 拐弯 , 再往 里 爬 了 一会儿 , 洞外 的 光线 已经 照不到 洞里 了 。 陈阵 把 手电 开关 推 到头 , 洞里 的 能见度 全靠 电筒 光来 维持 。 拐过 弯去 , 洞 的 坡度 突然 开始 平缓 , 但是 洞道 也 忽然 变矮 变窄 , 必须 低头 缩肩 才能 勉强 往里 挪 。 陈阵 一边 爬 一边 观察 洞道 洞壁 , 这儿 的 洞壁 比 洞口 处 的 洞壁 更 光滑 , 更 坚固 , 不 像是 狼 爪 掏出 来 的 , 倒像 是 用 钢钎 凿 了 出来 的 一样 。 肩膀 蹭 壁 也 很少 蹭 下 土石 碎渣 , 用 铁钎 捅 了 捅 洞顶 , 也 没有 多少 土渣 落下 , 这使 他 消除 了 对 洞 内 塌方 的 担忧 。 他 简直 难以相信 狼用 它们 的 爪子 在 这么 坚硬 的 山地 里 , 能 掏出 如此 深 的 洞来 。 洞 侧壁 上 的 石头 片 已 被 磨掉 棱角 , 光滑 如 卵石 。 根据 这种 磨损 程度 , 这个 狼洞 肯定 是 个 百年老 洞 , 不知 有 多少 大狼 小 狼 , 公狼 母狼 , 曾 在 这个 洞里 进进出出 。 陈阵 感到 自己 已 完全 进入 狼 的 世界 , 狼气 逼人 。

陈阵 爬 着 爬 着 , 越来越 感到恐惧 。 他 鼻子 下面 就 有 几个 被 狼 崽 爪印 踩 过 的 大 狼 爪印 , 万一 这洞 里 有 大 狼 , 靠 这根 铁钎 能 打 得 过 吗 ? 洞窄 , 狼牙 可能 不 容易 够得着 人 , 但是 狼 的 两条 长长的 前腿 和 前爪 , 却 可以 在 这个 窄 洞里 游刃有余 , 那 他 还 不 被 狼 撕烂 ? 怎么 就 没想到 狼 爪 呢 , 他 全身 的 汗毛 又 竖 了 起来 。 陈阵 停 了 下来 , 犹豫 着 , 只要 用脚 勾一勾 腰带 , 杨克 可以 迅速 地 把 他 拽 出去 。 但 他 想到 可能 近在咫尺 的 八九 只 、 十几只 小狼 崽 , 实在 舍不得 退出 去 , 便 下意识 地 咬紧 了 牙 , 没 动 腰带 , 硬着头皮 继续 往里 蹭 挪 。 洞壁 已 几乎 把 他 的 身体 包裹 起来 , 他 觉得 自己 不像 个 猎人 , 倒 很 像 个 掘墓 大盗 。 空气 越来越 稀薄 , 狼 臊味 越来越 浓重 , 他 真怕 自己 憋死 在 洞里 , 考古 发掘 经常 发现 盗墓者 就是 死 在 这样 的 窄 洞里 的 。

一个 更 小 的 窄 洞卡 终于 挡 在 面前 。 这个 卡口 仅能 通过 一条 匍匐 行进 的 母狼 , 而 恰恰 能 挡住 一个 成年人 , 显然 这 是 狼 专门 为 它 在 草原 上 唯一 的 天敌 设置 的 。 陈阵 想 狼 也 一定 是 在 这个 卡口 做好 了 堆土 堵烟 堵水 的 防备 。 这个 卡口 实际上 是 一个 防御工事 , 陈阵 确实 是 被 防住 了 , 他 仍 不 甘心 , 就 用 铁钎 凿壁 , 企图 打通 这个 关口 。 但是 狼 选择 此地 做 关卡 绝对 有 它 的 道理 。 陈阵 凿 了 几下 就 停 了 手 , 这个 卡口 的 上下左右 全是 大 石块 , 大 裂缝 , 看上去 既 坚固 又 悬乎 。 陈阵 呼吸困难 , 再 无 力气 撬 挖 , 即使 有 力气 也 不敢 撬 , 如果 凿 塌 了 方 , 那 他 反倒 成 了 狼 的 陷

阱 猎物 了 。

陈阵 大口 吸着 狼 臊气 , 毕竟 那 里面 还有 几丝 残碎 的 氧分子 。 他 泄 了 气 , 他 知道 已 不 可能 抓到 小 狼 崽 了 。 但 他 还 不能 马上 撤离 , 还 想 看看 卡口 那边 的 构造 , 万一 能 看 上 一眼 小狼 崽 呢 。 陈阵 把 最后 的 一点 力气 全 用到 最后 的 一个 愿望 上 , 他 把头 和 右手 伸进 卡口 , 然后 伸长 了 胳膊 , 照着 手电 。 眼前 的 情景 使 他 彻底 泄气 : 在 卡口 那边 竟是 一个 缓缓 向上 的 洞 道 , 再往 上 就 什么 也 看不见 了 , 上面 一定 更 干燥 舒适 、 更 适于 母狼 育崽 , 还 可以 预防 老天 或 天敌 往洞 里 灌水 。 尽管 他 对 狼 洞 的 复杂 结构 早有 思想 准备 , 眼前 这 一道 有效 实用 的 防御 设施 , 仍 使 他 惊叹不已 。

陈阵侧 头细 听 , 洞里 一点 声音 也 没有 , 可能 小狼崽全 睡着 了 , 也 可能 它们 天生 就 有 隐蔽 自己 的 本能 , 听见 陌生 声音 进洞 , 便 一声不吭 。 要不是 他 已 喘 不过 气来 , 陈阵 真想 在 离洞 前 , 给 它们 唱 一首 儿歌 :“ 小狼儿 乖乖 , 把门 儿 开开 ……” 可惜 汉人 的 “ 人 外公 ”, 还是 抱 不 走 蒙古 “ 狼外婆 ” 的 小 狼 崽 。 陈阵 终于 憋 得 头晕眼花 , 他用 了 最后 一点 力气 向上 勾 了 勾 后腿 , 杨克 又 着急 又 兴奋 因而 特别 用力 , 竟然 像 拔河 一样 , 把 他 快速 地 拔出 了 洞口 。 陈阵 灰头土脸 , 瘫坐 在 洞 外大口 大口 地 喘气 , 一边 跟 杨克说 : 没戏 了 , 像是 个 魔鬼 洞 , 怎么 也 到 不了 头 。 杨克 失望 地 把 皮袍 披在 陈阵 的 身上 。

歇 过气 , 两人 又 在 方圆 一两百 多米 的 范围 内 找 了 半个 小时 , 只 发现 了 大 狼 洞 的 另外 一个 出口 , 便 就 地 撬 出 了 几块 估计 狼 弄 不动 的 大石头 , 堵住 附洞 和 主 洞口 , 还用 土 把 缝隙 拍 得 严严实实 。 临走前 , 陈阵 还 不 解气 , 示威 一般 将 铁锹 插 在 大 狼 主洞 的 洞口 , 明确 地 告诉 母狼 : 明天 他们 还要 带 更 多 的 人 和 更 厉害 的 法子 来 的 。

天近 黄昏 , 二郎 还 没有 回来 , 那条 母狼 阴险 狡猾 , 光靠 二郎 的 骁勇 凶猛 可能 还 对付 不了 , 两人 都 为 二郎 捏一把汗 。 陈阵 和 杨克 只好 带 着 黄黄 回家 。 快到 营盘 , 天已 漆黑 , 陈阵 让 杨克 带上 工具 和 黄黄 先 回家 , 给 梁 建中 报个 平安 , 急忙 拨转 马头 朝 毕利格 老人 的 大 蒙古包 跑 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