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九章 (2)

第九章 (2)

母狼 爬 上 了 一个 小坡 。 陈阵 想 , 只要 看到 它 再 往 哪个 方向 跑 , 就 可以 断定 狼洞 的 大致 位置 了 。 但是 , 就 在 这时 , 狼 突然 在 小山坡 的 顶上 站住 了 , 转 着 身子 , 东 望望 , 西 望望 , 然后 望 着 人与狗 潜伏 的 方向 不动 了 。 两人 紧张 得 不敢 喘 一口气 , 狼站 的 位置 已经 比苇 地 高得 多 , 它 在 苇 地里 看不到 人 , 可是 站 这个 小坡 上 应该 能 看到 。 陈阵 深感 自己 缺乏 实战经验 , 刚才 在 狼 往 山坡 跑 的 时候 他们 和 狗 应该 后退 几米 就 好 了 , 谁会想到 狼 的 疑心 这么 重 。 狼 紧张 地 伸长 前 半身 , 使 自己 更高 一些 , 再次 核实 一下 它 所 发现 的 敌情 。 它 焦急 地 原地 转 了 两圈 , 犹疑 片刻 , 然后 嗖地 转头 向 山坡 东面 的 大 缓坡 蹿 去 , 不一会 就 跑 到 一个 洞口 , 一头 扎进 洞里 。

好 ! 有门 ! 这下子 咱们 就 可以 大狼小狼 一窝端 了 。 杨克 拍手 大叫 。

陈阵 也 兴奋 地站 起身 来说 : 快 , 快 上马 。

两条 狗 围着 陈阵 蹦 来 跳 去 , 急得 哈哈 喘气 , 跟 主人 讨 口令 。 陈阵 手忙脚乱 居然 忘记 给 狗 发 口令 了 , 急忙 用 手指 向 狼 洞 , 叫 一声 “ 啾 ”! 两条 狗 立即 飞扑 下山 , 直奔 东坡 的 狼 洞 。 两人 也 飞跑 下山 , 解开 马 绊子 , 扶鞍认 镫 , 撑杆 上马 , 快马加鞭 向 狼 洞 飞奔 。 两条 狗 已经 跑 到 狼 洞口 , 正 冲着 洞 狂叫 。 两人 跑 到 近处 , 只见 二郎 像 疯狗 一样 张牙舞爪 冲 进洞 , 又 退出 来 , 退出 来 , 又 冲进去 , 却 不敢 冲得 太深 。 黄黄 站 在 洞口 助威 呐喊 , 还 不断 就 地 刨土 , 雪块 土渣 飞溅 。 两人 滚 鞍 下马 , 跑 到 洞口 一看 , 真真 把 他俩 吓了一跳 : 一个 直径 七八十 厘米 的 蛋形 洞口 里面 , 那头 母狼 正在 发狂地 猛攻 死守 , 把 冲 进洞 的 粗壮 的 二郎 顶 咬 出洞 , 还 探出 半个 狼身 , 与 两条 狗 拼命 厮杀 。

陈阵 扔下 套马 杆 , 双手 举起 铁锨 不顾一切 朝 狼头 砸 去 , 狼 反应 极快 , 还 未 等 铁锨 砸 下 一半 , 狼 已经 把头 缩 了 进去 。 狼 很快 又 龇 着 狼牙冲 了 出来 , 杨克一 铁棒 下去 , 又 打了个 空 。 几出 几进 , 几个 来回 , 陈阵 终于 狠狠 地 拍 着 了 狼头 , 杨克 也 打着 了 一下 。 但 那 狼 依然 凶猛 疯狂 , 它 突然 缩到 洞里 一米 左右 的 地方 , 等 二郎 冲进去 的 时候 , 蹿 上去 狠狠 地 在 它 前胸 咬了一口 , 二郎 满胸 是 血 退出 洞口 , 气得 两眼 通红 , 又 怒吼 几声 一头 扎进 洞里 , 洞外 只见 一条 大尾 在 晃 。

陈阵 突然 想起 套马 杆 , 立刻 回身 从 地上 捡起 杆 。 杨克 一看 马上 明白 了 陈阵 的 意图 , 说 : 对 了 , 咱们 来 给 它 下 一个套 。 陈阵 抖开 套绳 , 准备 把 半圆形 的 绞索 套 放在 洞口 。 只要 狼 一 冲出 洞 , 就 横 着 拽 杆 拧 绳 , 勒 套住 狼 , 再 把 狼 拽 出洞 , 那时 杨克 的 铁棒 就 可以 使 上劲 , 再 加上 两条 狗 , 肯定 就 能 把 狼 打死 。 陈阵 紧张 得 喘 不过 气来 。 但是 , 还 未 等 他 下 好 套 , 二郎 又 被 狼 顶 咬 了 出来 , 它 的 两条 后腿 一下子把 套绳 全 弄乱 。 紧接着 , 满头 是 血 的 狼 就 冲出 了 洞 , 但是 套绳 却 被 它 一脚 踩住 。 狼 一见 套马 杆 和 套绳 , 像是 踩到 漏电 的 电线 一样 , 吓 得 嗖 地 缩进 洞里 , 再也 不 露头 了 。 陈阵 急忙 探头 望洞 里 看 , 洞道 向下 35 度 左右 , 显得 十分 陡峭 , 洞深 两米 处 , 地道 就 拐 了 弯 , 不知 里面 还 有多深 。 杨克气 得 对 洞 大 吼 了 三声 , 深深 的 黑洞 立即 把 他 的 声音 一口 吞没 。 陈阵 猛地 坐到 了 洞口 平台 上 , 懊丧 之极 : 我 真 够笨 的 , 要是 早 想起 套马 杆 , 这条 狼 也 早就 没命 了 。 跟 狼斗 反应 真得 快 , 不能 出 一点 错 。

杨克比 陈阵 还 懊丧 , 他 把 带 尖 的 铁棒 戳 进 地里 , 忿忿 地说 : 妈 的 , 这条 狼 就 欺负 咱们 没枪 , 我要 有 枪 , 非 掀 了 它 的 天灵盖 不可 。

陈阵 说 : 场部 有令 , 现在 一级 战备 , 谁 都 不能 开枪 , 你 就是 有枪 也 不能 打 。

杨克说 : 这样 耗 下去 , 哪是 个头 ? 我 看 咱们 还是 拿 “ 二踢脚 ” 炸 吧 !

那 还 不是 跟 开枪 一样 , 陈阵 忽然 冷静下来 说 : 要是 咱们 把 北边 的 狼 吓跑 了 , 打围 的 计划 就 完 了 , 全场 的 人 还 不 把 咱俩 骂 死 。 再说 “ 二踢脚 ” 也 炸 不 死 狼 。

杨克 不 甘心 地说 : 炸不死 狼 , 但是 可以 吓 狼 , 把 它 吓 个 半死 , 熏个 半死 。 这儿 离 边防 公路 六七十里 , 狼群 哪能 听见 。 你 要是 不 放心 , 我 把 皮袍 脱 了 , 把 二踢脚 一 扔进 洞 , 我 就 用 皮袍 把 洞 捂住 , 外面 绝对 听不见 。

要是 狼 不 出来 , 怎么办 ? 陈阵 问 。

杨克 一边 解 腰带 , 一边 说 : 肯定 出来 。 我 听 马倌 说 , 狼特怕 枪声 和 火药味 , 只要 扔 进去 三个 二踢脚 , 那 就 得 炸 六响 , 洞里 拢 音 , 声音 准比 外面 响 几倍 , 绝对 把 狼 炸 懵 。 狼洞 里 空间 窄 , 那 火药味 准保 特浓 、 特呛 。 我敢 打赌 , 三炮 下去 , 狼 准保 被 炸 出来 , 呛 出来 。 你 等 着 拽 套 吧 。 我 看大狼 后面 还会 跟 出来 一群 小狼 崽 , 那 咱俩 就 赚 了 。

陈阵 说 : 那好 吧 , 就 这么 干 。 这次 咱俩 可 得 准备 好 了 。 我 得 先 看看 这个 狼洞 附近 还有 没有 别的 出口 。 狡兔 还三窟 呢 , 狡狼 肯定 不止 这 一个 洞 。 狼太贼 了 , 人 的 心眼 再 多 都 不够 用 。

陈阵 骑 上马 带上 两条 狗 以 狼 洞 为 中心 , 一圈 一圈 地 仔细 找 , 白雪 黑洞 , 应该 好找 。 但是 , 在 直径 百米 方圆 以内 , 陈阵 和 狗 没有 发现 一个 洞口 。 陈阵 下 了 马 把 两匹马 牵 到 远处 , 系 上马 绊 。 又 走 到 狼 洞口 , 摆放 好 套绳 , 放 好 铁锹 , 铁棒 。 陈阵 看见 二郎 在 费劲 地 低头 舔 自己 的 伤口 , 它 的 前胸 又 被 狼 咬掉 一块 二指 宽 的 皮肉 , 伤口处 的 皮毛 在 抽动 , 看来 二郎 疼得 够呛 , 但 它 仍然 一声不吭 。 两人 身上 什么 药 和 纱布 也 没有 , 只能 眼看 着 它 用 狗 的 传统 疗伤 方法 , 用 自己 的 舌头 和 唾液 来 消毒 、 止血 、 止疼 。 只好 等 回去 以后 再 给 它 上药 包扎 了 。 看来 它 身上 的 伤 大多 是 狼 给 它 的 , 所以 它 一见 狼 就 分外眼红 。 陈阵 觉得 自己 也许 误解 了 它 , 二郎 仍然 是 条狗 , 一条 比狼 还 凶猛 的 蒙古 狗 。

杨克 一切 准备就绪 , 他 披着 皮袍 , 抓着 三管 像 爆破筒 一样 粗 的 大号 二踢脚 , 嘴里 叼 着 一根 点着 了 的 海河 牌 香烟 。 陈阵 笑 着 说 : 你 哪 像 个 猎人 , 活像 “ 地道战 ” 里面 的 日本鬼子 。 杨克 嘿嘿 笑 着 说 : 我 这 是 入乡随俗 , 胡服骑射 。 我 看 狼 的 地道 肯定 没有 防 瓦斯弹 的 设备 。 陈阵 说 : 好 吧 , 扔 你 的 瓦斯弹 吧 ! 看看 管 不管 用 。

杨克用 香烟 点着 一筒 二踢脚 , 嗤 嗤 地 冒 着 烟 , 朝洞 里 狠劲 摔 进去 , 紧接着 又 点着 两筒 , 扔 了 进去 , 三个 “ 爆破筒 ” 顺着 陡道 滚进 洞 的 深处 , 然后 立即 将 皮袍 覆盖 在 洞口 上 。 不一会儿 , 洞里 发出 闷闷 的 爆炸声 , 一共 六响 , 炸得 脚下 山体 微微 震动 , 洞里 一定 炸声 如雷 , 气浪 滚滚 , 硝烟弥漫 , 蒙古草原 狼洞 肯定 从来 没有 遭受 过 如此 猛烈 的 轰炸 。 可惜 他俩 听 不到 狼洞 深处 的 鬼哭狼嚎 。 两人 都 觉得 深深 出 了 一 可 恶气 。

杨克 冻得 双手 交叉 抱 着 肩 问 : 哎 , 什么 时候 打开 ?

陈阵 说 : 再闷 一会儿 。 先开 一个 小 口子 , 等 看到 有烟 冒出来 , 再 把 洞口 全 打开 。

陈阵 掀开 皮袍 的 一小 角 , 没 见到 多少 烟 , 又 把 它 盖 上 。 他 看 杨克 冻得 有些 发抖 , 就 想解 腰带 , 跟 他 合披 一件 皮袍 。 杨克 连忙 摆手 说 : 留神 , 狼 就 快 出来 了 ! 你解 了 袍子 腰带 , 动作 就 不 利索 了 。 没事 , 我能 扛 住 。

两人 正说 着 , 忽然 , 黄黄 和 二郎 一下子站 了 起来 , 都 伸长 脖子 往 西北 方向 看 , 嘴里 发出 呜呜 呼呼 的 声音 , 显得 很着急 。 两人 急忙 侧头 望去 , 西北 方向 约 20 多米 远 的 地方 , 从 地下 冒 出 一缕 淡蓝色 的 烟 。 陈阵 呼地 站 起来 , 大喊 : 不好 , 那边 还有 一个 洞口 , 你 守 着 这儿 , 我先 过去 看着 …… 陈阵 一边 说 一边 拿 着 铁锨 向 冒烟 处 跑 去 , 两条 狗冲 了 过去 。 这时 , 只见 从 冒烟 的 地下 , 忽地 蹿出 一条 大狼 , 就 像 隐蔽 的 地下 发射场 发出 的 一枚 地对地 导弹 , 嗖 地射出 , 以 拼命 的 跳跃 速度 朝西边 山下 苇地 奔 去 , 眨眼 间 , 就 冲进 苇地 , 消失 在 密密的 枯 苇丛 林里 。 二郎 紧追不舍 , 也 冲进 苇地 , 苇梢 一溜 晃动 , 向北 一直 延伸 。 陈阵 害怕 有诈 , 急得 大喊 回来 回来 ! 二郎 肯定 听到 喊声 , 但 它 仍 是 穷追不舍 。 黄黄 冲到 苇地 旁边 , 没敢 进去 , 象征性 地 叫 了 几声 就 往回 走 。

杨克 一边 穿着 皮袍 , 一边 向 刚才 冒烟 的 地方 走 去 , 陈阵 也 走 了 过去 。 到 了 那个 洞口 , 两人 又 吃 一惊 : 雪下 的 这个 洞 是 个 新洞 , 碎石 碎土 都 是 新鲜 的 。 显然 是 狼 刚刚 刨开 的 一个 虚掩 的 临时 紧急 出口 。 这里 , 平时 像 一块 平地 , 战时 就 成 了 逃命 的 通道 。

杨克气 得 脖子 上 青筋 暴跳 , 大叫 : 这 条 该死 的 狼 , 把 咱俩 给 耍 了 !

陈阵 长叹一声 说 : 狡兔三窟 虽然 隐蔽 , 总 还 在 明处 。 可 狡猾 的 狼 , 就 不 知道 它 有 多少 窟 了 。 这个 洞 的 位置 大有 讲究 , 你 看 , 洞外 就是 一个 陡坡 , 陡坡 下面 又 是 苇地 。 只要 狼 一出 洞 , 三步 两步 就 蹿到 安全 的 地方 了 。 这个 洞 智商 极高 , 比 狡兔 的 十窟 八窟 还 管用 。 上次 包顺贵 说 狼会 打 近战 、 夜战 、 奔袭 战 、 游击战 、 运动战 , 一大堆 的 战 。 下次 我 见到 他 还 得 跟 他 说 说 , 狼 还 会 打 地道战 和 青纱帐 战 , 还 能 把 地道 和 青纱帐 连在一起 用 。 “ 兵者 , 诡道 也 。 ” 狼 真是 天下第一 兵家 。

杨克 仍 是 气呼呼 的 : 电影 里 把 华北 的 地道战 , 青纱帐 吹得 天花乱坠 , 好像 是 天下第一 大 发明 似的 , 实际上 狼 在 几万年 前 就 发明 出来 了 。

认输 了 ? 陈阵 问 。

他 有点 怕 这个 老搭档 退场 , 打狼 可不是 一个 人能 玩得转 的 事情 。

哪能 呢 。 草原 上 放羊 太 寂寞 , 跟 狼 斗智斗勇 , 又 长见识 又 刺激 , 挺好玩 的 。 我 是 羊倌 ,

护羊 打 狼 , 也 是 我 的 本职 。

两人 走 到 大 洞口 旁边 , 洞里 还 在 往外 冒烟 , 烟雾 已弱 , 但 火药味 仍然 呛鼻 。

杨克 探头 张望 : 小狼 崽 应该 爬出来 了 啊 , 这么 大 的 爆炸声 , 这么 呛 的 火药味 , 它们 能 呆 得 住 吗 ? 是不是 都 熏 死 在 里面 了 ?

陈阵 说 : 我 也 这么 想 。 咱们 再 等等 看 , 再 等 半个 小时 , 要是 还 不 出来 , 那 就 难办 了 。 这么 深 的 洞 怎么 挖 ? 我 看 比 打 一口 深井 的 工程量 还要 大 。 就 咱俩 , 挖上 三天三夜 也 挖 不到 头 。 狼 的 爪子 也 太 厉害 了 , 在 这么 硬 的 沙石 山地 居然 能 挖出 这么 庞大 的 地下 工事 。 再说 , 要是 狼崽全 死 了 , 挖出来 有 什么 用 ?

杨克叹 道 : 要是 巴雅 来 了 就 好 了 , 他 准能 钻进去 。

陈阵 也 叹 了 一口气 说 : 可 我 真 不敢 让 巴雅 来 , 你 敢 保证 里面 肯定 没有 别的 大狼 ? 蒙古人 真够 难 的 , 嘎斯迈 就 这么 一个 宝贝儿子 , 她 竟然 舍得 让 巴雅 抓狼尾 、 钻狼洞 。 现在 看来 ,“ 舍不得 孩子 打不着 狼 ”, 这句 流传 全 中国 的 老话 , 八成 是从 蒙古草原 传过来 的 。 蒙古人 毕竟 统治 中国 近 一个 世纪 。 我 过去 还 真 不 理解 这句 话 的 意思 , 舍不得 孩子 打 不了 狼 , 难道 是 用 孩子 做 诱饵 , 来换 一条 狼 吗 ? 这样 做 不是 太 不合情理 了 吗 。 后来 我 才 明白 , 这句 话 说 的 是 让 孩子 冒险 钻狼洞 掏 狼 崽 。 这 又 深 又 窄 的 狼 洞 , 只有 孩子 的 小 身子 才能 钻 得 进去 。 蒙古 女人 要 像 汉族 女人 那样 溺爱 孩子 , 他们 民族 可能 早就 灭亡 了 , 所以 蒙古 孩子 长大 以后 个个 都 勇猛 强悍 。

杨克恨 恨 地 说 : 草原 狼 真他妈 厉害 , 繁殖 能力 比 汉人 还强 , 而且 连下 崽 都 要 修筑 这么 深 、 这么 坚固 复杂 的 产房 工事 , 害 咱白 忙乎 半天 …… 咱们 还是 先吃点 东西 吧 , 我 真 饿 了 。

陈阵 走 到 马旁 , 从 鞍子 上解 下 帆布 书包 , 又 走 回 洞口 。 黄黄 一见 这个 满是 油迹 的 土黄色 书包 , 立刻 摇着 尾巴 , 咧着 嘴巴 , 哈哈 、 哈哈 地 跑过来 。 这个 书包 是 陈阵 给 狗们 出猎 时 准备 的 食物 袋 。 他 打开 包 , 拿出 一小半 手把 肉 递给 黄黄 , 剩下 的 给 二郎 留着 , 它 还 没 回来 , 陈阵 有些 担心 。 冬春 的 苇地 是 狼 的 地盘 , 如果 二郎 被 那条 狼 诱入 狼群 , 肯定 凶多吉少 。 二郎 是 守 圈护 羊 的 主力 , 这次 出师不利 , 假如 又 折 一员大将 , 那 就 亏 透 了 。

黄黄 一边 吃 肉 一边 频频 摇尾 。 黄黄 是 个 机灵鬼 , 它 遇到 兔子 、 狐狸 、 黄羊 , 勇猛 无比 。 遇到 狼 , 它会 审时度势 , 如果 狗众 狼 寡 , 它会 凶猛地 去 打头阵 ; 如果 没有 强大 的 支援 , 它 绝不 逞能 , 不 单独 与 大 狼 搏斗 。 它 刚才 临阵脱逃 , 不去 帮 二郎 追狼 , 是 它 怕 苇 地里 藏 着 狼群 。 黄黄 很 善于 保存 自己 , 这 也 是 它 的 生存 本领 。 陈阵 宠爱 通 人性 的 黄黄 , 不怪 它 不 仗义 , 但 开春 以来 , 他 越来越 喜欢 二郎 了 。 它 的 兽性 似乎 更强 , 似乎 更 不通 人性 。 在 残酷 竞争 的 世界 , 一个 民族 , 首先 需要 的 是 猛兽 般的 勇气 和 性格 , 无此 前提 , 智慧 和 文化 则 无以 附丽 。 民族 性格 一旦 衰弱 , 就 只能靠 和亲 、 筑 长城 、 投降 称臣 当 顺民 和 超过 鼠兔 的 繁殖力 , 才能 让 自己 苟活 下来 。 他 站 起来 , 用 望远镜 向 西北边 的 苇地 望去 , 希望 看到 二郎 的 去向 。

但 二郎 完全 不见 了 踪影 。 陈阵 从 怀里 掏出 一个 生 羊皮 口袋 , 这是 嘎斯迈 送给 他 的 食物 袋 , 防潮 隔油 , 揣 在 怀里 既 保温 又 不脏 衣服 。 他 掏出 烙饼 , 手把 肉 和 几块 奶豆腐 , 和 杨克 分食 。 两人 都 不 知道 下 一步 该 怎么办 。 一边 吃 一边 苦想 。


第九章 (2)

母狼 爬 上 了 一个 小坡 。 陈阵 想 , 只要 看到 它 再 往 哪个 方向 跑 , 就 可以 断定 狼洞 的 大致 位置 了 。 但是 , 就 在 这时 , 狼 突然 在 小山坡 的 顶上 站住 了 , 转 着 身子 , 东 望望 , 西 望望 , 然后 望 着 人与狗 潜伏 的 方向 不动 了 。 两人 紧张 得 不敢 喘 一口气 , 狼站 的 位置 已经 比苇 地 高得 多 , 它 在 苇 地里 看不到 人 , 可是 站 这个 小坡 上 应该 能 看到 。 陈阵 深感 自己 缺乏 实战经验 , 刚才 在 狼 往 山坡 跑 的 时候 他们 和 狗 应该 后退 几米 就 好 了 , 谁会想到 狼 的 疑心 这么 重 。 狼 紧张 地 伸长 前 半身 , 使 自己 更高 一些 , 再次 核实 一下 它 所 发现 的 敌情 。 它 焦急 地 原地 转 了 两圈 , 犹疑 片刻 , 然后 嗖地 转头 向 山坡 东面 的 大 缓坡 蹿 去 , 不一会 就 跑 到 一个 洞口 , 一头 扎进 洞里 。

好 ! 有门 ! 这下子 咱们 就 可以 大狼小狼 一窝端 了 。 杨克 拍手 大叫 。

陈阵 也 兴奋 地站 起身 来说 : 快 , 快 上马 。

两条 狗 围着 陈阵 蹦 来 跳 去 , 急得 哈哈 喘气 , 跟 主人 讨 口令 。 陈阵 手忙脚乱 居然 忘记 给 狗 发 口令 了 , 急忙 用 手指 向 狼 洞 , 叫 一声 “ 啾 ”! 两条 狗 立即 飞扑 下山 , 直奔 东坡 的 狼 洞 。 两人 也 飞跑 下山 , 解开 马 绊子 , 扶鞍认 镫 , 撑杆 上马 , 快马加鞭 向 狼 洞 飞奔 。 两条 狗 已经 跑 到 狼 洞口 , 正 冲着 洞 狂叫 。 两人 跑 到 近处 , 只见 二郎 像 疯狗 一样 张牙舞爪 冲 进洞 , 又 退出 来 , 退出 来 , 又 冲进去 , 却 不敢 冲得 太深 。 黄黄 站 在 洞口 助威 呐喊 , 还 不断 就 地 刨土 , 雪块 土渣 飞溅 。 两人 滚 鞍 下马 , 跑 到 洞口 一看 , 真真 把 他俩 吓了一跳 : 一个 直径 七八十 厘米 的 蛋形 洞口 里面 , 那头 母狼 正在 发狂地 猛攻 死守 , 把 冲 进洞 的 粗壮 的 二郎 顶 咬 出洞 , 还 探出 半个 狼身 , 与 两条 狗 拼命 厮杀 。

陈阵 扔下 套马 杆 , 双手 举起 铁锨 不顾一切 朝 狼头 砸 去 , 狼 反应 极快 , 还 未 等 铁锨 砸 下 一半 , 狼 已经 把头 缩 了 进去 。 狼 很快 又 龇 着 狼牙冲 了 出来 , 杨克一 铁棒 下去 , 又 打了个 空 。 几出 几进 , 几个 来回 , 陈阵 终于 狠狠 地 拍 着 了 狼头 , 杨克 也 打着 了 一下 。 但 那 狼 依然 凶猛 疯狂 , 它 突然 缩到 洞里 一米 左右 的 地方 , 等 二郎 冲进去 的 时候 , 蹿 上去 狠狠 地 在 它 前胸 咬了一口 , 二郎 满胸 是 血 退出 洞口 , 气得 两眼 通红 , 又 怒吼 几声 一头 扎进 洞里 , 洞外 只见 一条 大尾 在 晃 。

陈阵 突然 想起 套马 杆 , 立刻 回身 从 地上 捡起 杆 。 杨克 一看 马上 明白 了 陈阵 的 意图 , 说 : 对 了 , 咱们 来 给 它 下 一个套 。 陈阵 抖开 套绳 , 准备 把 半圆形 的 绞索 套 放在 洞口 。 只要 狼 一 冲出 洞 , 就 横 着 拽 杆 拧 绳 , 勒 套住 狼 , 再 把 狼 拽 出洞 , 那时 杨克 的 铁棒 就 可以 使 上劲 , 再 加上 两条 狗 , 肯定 就 能 把 狼 打死 。 陈阵 紧张 得 喘 不过 气来 。 但是 , 还 未 等 他 下 好 套 , 二郎 又 被 狼 顶 咬 了 出来 , 它 的 两条 后腿 一下子把 套绳 全 弄乱 。 紧接着 , 满头 是 血 的 狼 就 冲出 了 洞 , 但是 套绳 却 被 它 一脚 踩住 。 狼 一见 套马 杆 和 套绳 , 像是 踩到 漏电 的 电线 一样 , 吓 得 嗖 地 缩进 洞里 , 再也 不 露头 了 。 陈阵 急忙 探头 望洞 里 看 , 洞道 向下 35 度 左右 , 显得 十分 陡峭 , 洞深 两米 处 , 地道 就 拐 了 弯 , 不知 里面 还 有多深 。 杨克气 得 对 洞 大 吼 了 三声 , 深深 的 黑洞 立即 把 他 的 声音 一口 吞没 。 陈阵 猛地 坐到 了 洞口 平台 上 , 懊丧 之极 : 我 真 够笨 的 , 要是 早 想起 套马 杆 , 这条 狼 也 早就 没命 了 。 跟 狼斗 反应 真得 快 , 不能 出 一点 错 。

杨克比 陈阵 还 懊丧 , 他 把 带 尖 的 铁棒 戳 进 地里 , 忿忿 地说 : 妈 的 , 这条 狼 就 欺负 咱们 没枪 , 我要 有 枪 , 非 掀 了 它 的 天灵盖 不可 。

陈阵 说 : 场部 有令 , 现在 一级 战备 , 谁 都 不能 开枪 , 你 就是 有枪 也 不能 打 。

杨克说 : 这样 耗 下去 , 哪是 个头 ? 我 看 咱们 还是 拿 “ 二踢脚 ” 炸 吧 !

那 还 不是 跟 开枪 一样 , 陈阵 忽然 冷静下来 说 : 要是 咱们 把 北边 的 狼 吓跑 了 , 打围 的 计划 就 完 了 , 全场 的 人 还 不 把 咱俩 骂 死 。 再说 “ 二踢脚 ” 也 炸 不 死 狼 。

杨克 不 甘心 地说 : 炸不死 狼 , 但是 可以 吓 狼 , 把 它 吓 个 半死 , 熏个 半死 。 这儿 离 边防 公路 六七十里 , 狼群 哪能 听见 。 你 要是 不 放心 , 我 把 皮袍 脱 了 , 把 二踢脚 一 扔进 洞 , 我 就 用 皮袍 把 洞 捂住 , 外面 绝对 听不见 。

要是 狼 不 出来 , 怎么办 ? 陈阵 问 。

杨克 一边 解 腰带 , 一边 说 : 肯定 出来 。 我 听 马倌 说 , 狼特怕 枪声 和 火药味 , 只要 扔 进去 三个 二踢脚 , 那 就 得 炸 六响 , 洞里 拢 音 , 声音 准比 外面 响 几倍 , 绝对 把 狼 炸 懵 。 狼洞 里 空间 窄 , 那 火药味 准保 特浓 、 特呛 。 我敢 打赌 , 三炮 下去 , 狼 准保 被 炸 出来 , 呛 出来 。 你 等 着 拽 套 吧 。 我 看大狼 后面 还会 跟 出来 一群 小狼 崽 , 那 咱俩 就 赚 了 。

陈阵 说 : 那好 吧 , 就 这么 干 。 这次 咱俩 可 得 准备 好 了 。 我 得 先 看看 这个 狼洞 附近 还有 没有 别的 出口 。 狡兔 还三窟 呢 , 狡狼 肯定 不止 这 一个 洞 。 狼太贼 了 , 人 的 心眼 再 多 都 不够 用 。

陈阵 骑 上马 带上 两条 狗 以 狼 洞 为 中心 , 一圈 一圈 地 仔细 找 , 白雪 黑洞 , 应该 好找 。 但是 , 在 直径 百米 方圆 以内 , 陈阵 和 狗 没有 发现 一个 洞口 。 陈阵 下 了 马 把 两匹马 牵 到 远处 , 系 上马 绊 。 又 走 到 狼 洞口 , 摆放 好 套绳 , 放 好 铁锹 , 铁棒 。 陈阵 看见 二郎 在 费劲 地 低头 舔 自己 的 伤口 , 它 的 前胸 又 被 狼 咬掉 一块 二指 宽 的 皮肉 , 伤口处 的 皮毛 在 抽动 , 看来 二郎 疼得 够呛 , 但 它 仍然 一声不吭 。 两人 身上 什么 药 和 纱布 也 没有 , 只能 眼看 着 它 用 狗 的 传统 疗伤 方法 , 用 自己 的 舌头 和 唾液 来 消毒 、 止血 、 止疼 。 只好 等 回去 以后 再 给 它 上药 包扎 了 。 看来 它 身上 的 伤 大多 是 狼 给 它 的 , 所以 它 一见 狼 就 分外眼红 。 陈阵 觉得 自己 也许 误解 了 它 , 二郎 仍然 是 条狗 , 一条 比狼 还 凶猛 的 蒙古 狗 。

杨克 一切 准备就绪 , 他 披着 皮袍 , 抓着 三管 像 爆破筒 一样 粗 的 大号 二踢脚 , 嘴里 叼 着 一根 点着 了 的 海河 牌 香烟 。 陈阵 笑 着 说 : 你 哪 像 个 猎人 , 活像 “ 地道战 ” 里面 的 日本鬼子 。 杨克 嘿嘿 笑 着 说 : 我 这 是 入乡随俗 , 胡服骑射 。 我 看 狼 的 地道 肯定 没有 防 瓦斯弹 的 设备 。 陈阵 说 : 好 吧 , 扔 你 的 瓦斯弹 吧 ! 看看 管 不管 用 。

杨克用 香烟 点着 一筒 二踢脚 , 嗤 嗤 地 冒 着 烟 , 朝洞 里 狠劲 摔 进去 , 紧接着 又 点着 两筒 , 扔 了 进去 , 三个 “ 爆破筒 ” 顺着 陡道 滚进 洞 的 深处 , 然后 立即 将 皮袍 覆盖 在 洞口 上 。 不一会儿 , 洞里 发出 闷闷 的 爆炸声 , 一共 六响 , 炸得 脚下 山体 微微 震动 , 洞里 一定 炸声 如雷 , 气浪 滚滚 , 硝烟弥漫 , 蒙古草原 狼洞 肯定 从来 没有 遭受 过 如此 猛烈 的 轰炸 。 可惜 他俩 听 不到 狼洞 深处 的 鬼哭狼嚎 。 两人 都 觉得 深深 出 了 一 可 恶气 。

杨克 冻得 双手 交叉 抱 着 肩 问 : 哎 , 什么 时候 打开 ?

陈阵 说 : 再闷 一会儿 。 先开 一个 小 口子 , 等 看到 有烟 冒出来 , 再 把 洞口 全 打开 。

陈阵 掀开 皮袍 的 一小 角 , 没 见到 多少 烟 , 又 把 它 盖 上 。 他 看 杨克 冻得 有些 发抖 , 就 想解 腰带 , 跟 他 合披 一件 皮袍 。 杨克 连忙 摆手 说 : 留神 , 狼 就 快 出来 了 ! 你解 了 袍子 腰带 , 动作 就 不 利索 了 。 没事 , 我能 扛 住 。

两人 正说 着 , 忽然 , 黄黄 和 二郎 一下子站 了 起来 , 都 伸长 脖子 往 西北 方向 看 , 嘴里 发出 呜呜 呼呼 的 声音 , 显得 很着急 。 两人 急忙 侧头 望去 , 西北 方向 约 20 多米 远 的 地方 , 从 地下 冒 出 一缕 淡蓝色 的 烟 。 陈阵 呼地 站 起来 , 大喊 : 不好 , 那边 还有 一个 洞口 , 你 守 着 这儿 , 我先 过去 看着 …… 陈阵 一边 说 一边 拿 着 铁锨 向 冒烟 处 跑 去 , 两条 狗冲 了 过去 。 这时 , 只见 从 冒烟 的 地下 , 忽地 蹿出 一条 大狼 , 就 像 隐蔽 的 地下 发射场 发出 的 一枚 地对地 导弹 , 嗖 地射出 , 以 拼命 的 跳跃 速度 朝西边 山下 苇地 奔 去 , 眨眼 间 , 就 冲进 苇地 , 消失 在 密密的 枯 苇丛 林里 。 二郎 紧追不舍 , 也 冲进 苇地 , 苇梢 一溜 晃动 , 向北 一直 延伸 。 陈阵 害怕 有诈 , 急得 大喊 回来 回来 ! 二郎 肯定 听到 喊声 , 但 它 仍 是 穷追不舍 。 黄黄 冲到 苇地 旁边 , 没敢 进去 , 象征性 地 叫 了 几声 就 往回 走 。

杨克 一边 穿着 皮袍 , 一边 向 刚才 冒烟 的 地方 走 去 , 陈阵 也 走 了 过去 。 到 了 那个 洞口 , 两人 又 吃 一惊 : 雪下 的 这个 洞 是 个 新洞 , 碎石 碎土 都 是 新鲜 的 。 显然 是 狼 刚刚 刨开 的 一个 虚掩 的 临时 紧急 出口 。 这里 , 平时 像 一块 平地 , 战时 就 成 了 逃命 的 通道 。

杨克气 得 脖子 上 青筋 暴跳 , 大叫 : 这 条 该死 的 狼 , 把 咱俩 给 耍 了 !

陈阵 长叹一声 说 : 狡兔三窟 虽然 隐蔽 , 总 还 在 明处 。 可 狡猾 的 狼 , 就 不 知道 它 有 多少 窟 了 。 这个 洞 的 位置 大有 讲究 , 你 看 , 洞外 就是 一个 陡坡 , 陡坡 下面 又 是 苇地 。 只要 狼 一出 洞 , 三步 两步 就 蹿到 安全 的 地方 了 。 这个 洞 智商 极高 , 比 狡兔 的 十窟 八窟 还 管用 。 上次 包顺贵 说 狼会 打 近战 、 夜战 、 奔袭 战 、 游击战 、 运动战 , 一大堆 的 战 。 下次 我 见到 他 还 得 跟 他 说 说 , 狼 还 会 打 地道战 和 青纱帐 战 , 还 能 把 地道 和 青纱帐 连在一起 用 。 “ 兵者 , 诡道 也 。 ” 狼 真是 天下第一 兵家 。

杨克 仍 是 气呼呼 的 : 电影 里 把 华北 的 地道战 , 青纱帐 吹得 天花乱坠 , 好像 是 天下第一 大 发明 似的 , 实际上 狼 在 几万年 前 就 发明 出来 了 。

认输 了 ? 陈阵 问 。

他 有点 怕 这个 老搭档 退场 , 打狼 可不是 一个 人能 玩得转 的 事情 。

哪能 呢 。 草原 上 放羊 太 寂寞 , 跟 狼 斗智斗勇 , 又 长见识 又 刺激 , 挺好玩 的 。 我 是 羊倌 ,

护羊 打 狼 , 也 是 我 的 本职 。

两人 走 到 大 洞口 旁边 , 洞里 还 在 往外 冒烟 , 烟雾 已弱 , 但 火药味 仍然 呛鼻 。

杨克 探头 张望 : 小狼 崽 应该 爬出来 了 啊 , 这么 大 的 爆炸声 , 这么 呛 的 火药味 , 它们 能 呆 得 住 吗 ? 是不是 都 熏 死 在 里面 了 ?

陈阵 说 : 我 也 这么 想 。 咱们 再 等等 看 , 再 等 半个 小时 , 要是 还 不 出来 , 那 就 难办 了 。 这么 深 的 洞 怎么 挖 ? 我 看 比 打 一口 深井 的 工程量 还要 大 。 就 咱俩 , 挖上 三天三夜 也 挖 不到 头 。 狼 的 爪子 也 太 厉害 了 , 在 这么 硬 的 沙石 山地 居然 能 挖出 这么 庞大 的 地下 工事 。 再说 , 要是 狼崽全 死 了 , 挖出来 有 什么 用 ?

杨克叹 道 : 要是 巴雅 来 了 就 好 了 , 他 准能 钻进去 。

陈阵 也 叹 了 一口气 说 : 可 我 真 不敢 让 巴雅 来 , 你 敢 保证 里面 肯定 没有 别的 大狼 ? 蒙古人 真够 难 的 , 嘎斯迈 就 这么 一个 宝贝儿子 , 她 竟然 舍得 让 巴雅 抓狼尾 、 钻狼洞 。 现在 看来 ,“ 舍不得 孩子 打不着 狼 ”, 这句 流传 全 中国 的 老话 , 八成 是从 蒙古草原 传过来 的 。 蒙古人 毕竟 统治 中国 近 一个 世纪 。 我 过去 还 真 不 理解 这句 话 的 意思 , 舍不得 孩子 打 不了 狼 , 难道 是 用 孩子 做 诱饵 , 来换 一条 狼 吗 ? 这样 做 不是 太 不合情理 了 吗 。 后来 我 才 明白 , 这句 话 说 的 是 让 孩子 冒险 钻狼洞 掏 狼 崽 。 这 又 深 又 窄 的 狼 洞 , 只有 孩子 的 小 身子 才能 钻 得 进去 。 蒙古 女人 要 像 汉族 女人 那样 溺爱 孩子 , 他们 民族 可能 早就 灭亡 了 , 所以 蒙古 孩子 长大 以后 个个 都 勇猛 强悍 。

杨克恨 恨 地 说 : 草原 狼 真他妈 厉害 , 繁殖 能力 比 汉人 还强 , 而且 连下 崽 都 要 修筑 这么 深 、 这么 坚固 复杂 的 产房 工事 , 害 咱白 忙乎 半天 …… 咱们 还是 先吃点 东西 吧 , 我 真 饿 了 。

陈阵 走 到 马旁 , 从 鞍子 上解 下 帆布 书包 , 又 走 回 洞口 。 黄黄 一见 这个 满是 油迹 的 土黄色 书包 , 立刻 摇着 尾巴 , 咧着 嘴巴 , 哈哈 、 哈哈 地 跑过来 。 这个 书包 是 陈阵 给 狗们 出猎 时 准备 的 食物 袋 。 他 打开 包 , 拿出 一小半 手把 肉 递给 黄黄 , 剩下 的 给 二郎 留着 , 它 还 没 回来 , 陈阵 有些 担心 。 冬春 的 苇地 是 狼 的 地盘 , 如果 二郎 被 那条 狼 诱入 狼群 , 肯定 凶多吉少 。 二郎 是 守 圈护 羊 的 主力 , 这次 出师不利 , 假如 又 折 一员大将 , 那 就 亏 透 了 。

黄黄 一边 吃 肉 一边 频频 摇尾 。 黄黄 是 个 机灵鬼 , 它 遇到 兔子 、 狐狸 、 黄羊 , 勇猛 无比 。 遇到 狼 , 它会 审时度势 , 如果 狗众 狼 寡 , 它会 凶猛地 去 打头阵 ; 如果 没有 强大 的 支援 , 它 绝不 逞能 , 不 单独 与 大 狼 搏斗 。 它 刚才 临阵脱逃 , 不去 帮 二郎 追狼 , 是 它 怕 苇 地里 藏 着 狼群 。 黄黄 很 善于 保存 自己 , 这 也 是 它 的 生存 本领 。 陈阵 宠爱 通 人性 的 黄黄 , 不怪 它 不 仗义 , 但 开春 以来 , 他 越来越 喜欢 二郎 了 。 它 的 兽性 似乎 更强 , 似乎 更 不通 人性 。 在 残酷 竞争 的 世界 , 一个 民族 , 首先 需要 的 是 猛兽 般的 勇气 和 性格 , 无此 前提 , 智慧 和 文化 则 无以 附丽 。 民族 性格 一旦 衰弱 , 就 只能靠 和亲 、 筑 长城 、 投降 称臣 当 顺民 和 超过 鼠兔 的 繁殖力 , 才能 让 自己 苟活 下来 。 他 站 起来 , 用 望远镜 向 西北边 的 苇地 望去 , 希望 看到 二郎 的 去向 。

但 二郎 完全 不见 了 踪影 。 陈阵 从 怀里 掏出 一个 生 羊皮 口袋 , 这是 嘎斯迈 送给 他 的 食物 袋 , 防潮 隔油 , 揣 在 怀里 既 保温 又 不脏 衣服 。 他 掏出 烙饼 , 手把 肉 和 几块 奶豆腐 , 和 杨克 分食 。 两人 都 不 知道 下 一步 该 怎么办 。 一边 吃 一边 苦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