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二章 (3) / 第三章 (1)

第二章 (3) / 第三章 (1)

战争 和 观摩 继续 进行 。

黄 羊群 终于 勉强 启动 。 只有 那些 久经沙场 考验 的 老 黄羊 和 头羊 , 能够 经得住 冬季 绿草 美味 不可 抗拒 的 诱惑 , 把 肚皮 容量 控制 在 不 牺牲 速度 的 范围 之内 , 本能 地 转身 向 没有 狼 的 山梁 跑 去 , 并 裹胁 着 大部分 的 黄羊 一同 逃命 。 挺 着 大肚子 , 踏着 厚 雪 , 又 是 爬坡 , 黄 羊群 真是 惨到 了 极点 。 这是 一场 真正 的 屠杀 , 也 是 智慧 对 愚蠢 和 大意 的 惩罚 。 在 毕利格 老人 看来 , 狼群 这 是 在 替天行道 , 为 草原 行善 。

狼群 对 几只 跑 得 撑破 肚皮 , 不 咬 自伤 的 倒地 黄羊 , 连 看也不看 , 而是 直接 冲向 扎堆 的 黄 羊群 。 大狼 扑倒 几只 大羊 , 咬断 咽喉 , 几股 红色 焰火 状 的 血液 喷泉 , 射 向 空中 , 洒向 草地 。 寒冷 的 空气 中 顿时 充满 黄羊 血 的 浓 膻 腥气 。 视觉 嗅觉 极其 灵敏 的 黄 羊群 , 被 这 杀鸡 训猴式 的 手段 吓 得 拼命 往 山梁 上 跑 。 几只 大 公羊 带领 的 几个 家族 群一冲 上 坡顶 , 立即 收停 脚步 , 急得 团团转 。 谁 也 不敢 往下 冲 。 显然 , 头羊 们 发现 了 山坡 下 那 一 大片 白得 没有 一棵 黄草 的 大雪 窝 的 危险 , 同样 熟悉 草原 的 老 黄羊 立即 识破 了 狼群 的 诡计 。

突然 , 坡顶 上 密集 的 黄 羊群 , 像 山崩 泥石流 一般 往反 方向 崩塌 倾泻 。 十几只 大 公羊 仿佛 集体 权衡 了 两面 的 危险 , 决定 还是 返身 向 危险 更 小 一些 的 狼群 包围 线 突围 。 公羊 们 发 了 狠 , 玩 了 命 , 拼死一搏 。 它们 三五成群 , 肩并肩 , 肚碰肚 , 低下头 把 坚韧 锐利 的 尖角 长矛 扎枪 , 对准 狼群 突刺 过去 。 还 能 奔跑 的 其它 黄羊 紧随其后 。 陈阵 深知 黄 羊角 的 厉害 , 在 草原 , 黄 羊角 是 牧民 做 皮活 , 扎皮眼 的 锥子 , 连厚韧 的 牛皮 都 能 扎 透 , 扎破 狼皮 就 更 不在话下 。 黄 羊群 这一 凶猛 锐利 的 羊角 攻势 立即 奏效 。 狼群 的 包围 线 被 撕开 一个 缺口 , 黄色 洪峰 决堤 而出 。 陈阵 紧张 担心 , 生怕 狼群 功亏一篑 。 可 他 很快 发现 那条 狼王 就 在 缺口 旁边 站 着 , 它 那 姿态 异常 沉稳 , 好像 是 一个 闸工 , 在 故意 开闸放水 , 放掉 一些 大坝 盛 不下 的 洪峰 峰头 水量 。 黄 羊群 中 那些 还 保存 了 速度 和 锐角 的 羊 刚刚 冲出 闸口 , 狼王 立即 率狼重 又 封住 缺口 。 此刻 包围圈 里 的 全是 些 没 速度 , 没 武器 , 没脑子 的 傻 羊 。 狼群 一个 冲杀 , 失去 头羊 公羊 的 乌合 之群 , 吓 得 重 又 蜂拥 爬 上 山梁 , 并 呼噜 呼噜 地冲下 大雪 窝 。 陈阵 完全 可以 想像 那些 尖蹄细 腿 , 大腹便便 的 黄羊 会 有 什么 结果 。

黄 羊群 和 狼群 都 消失 在 山天 交接 线上 。 千羊 奔腾 , 血液 喷涌 的 围猎 场 突然 静 了 下来 。 草坡 上 只 留下 七八具 羊尸 , 还有 几只 伤羊 在 无力 地 挣扎 。 这场 围歼 战 , 从 总攻 开始 到 结束 不到 十分钟 。 陈阵 看 得 半天 喘 不过 气来 , 心脏 狂 跳 得 已经 心律不齐 。

老人 站 起身 来 , 抻 了 抻 腰 , 在 雪 窝 边上 一大 丛高草 后面 盘腿 而 坐 。 从 蒙古 毡靴 里 抽出 一杆 绿玉 嘴子 的 烟袋锅 , 装 了 一 锅子 关东 旱烟 , 点着 , 又 用 袁大头 银元 做 的 “ 锅盖 ”, 压 了 压

烧涨 的 烟末 , 深深地 吸 了 一口 。 陈阵 知道 这套 烟具 是 老人 在 年轻 时 , 用 20 张 狐皮 跟 一个 从 张家口 来 的 旅 蒙汉 商换 的 。 知青 们 都 说 换 亏了 , 可 老人 十分 喜爱 这套 烟具 。 他 说 买卖人 也 不 容易 , 这么 老远 走 一趟 , 碰上 马匪 连命 都 得 搭 上 啊 。

老人 吸 了 几口 烟说 : 抽完 这袋 烟 , 咱们 就 回家 。

陈阵 猎兴 正盛 , 急 着 说 : 咱们 不去 山梁 那边 看看 ? 我 真想 看看 狼 一共 圈 进去 多少 黄羊 ?

就 咱俩 , 你 敢 去 吗 ? 老人 说 : 不去 看 , 我 也 知道 。 起码 几百只 , 除了 小羊 , 瘦羊 , 运气 好 的 羊 , 能 从 雪 窝子 里 逃掉 。 剩下 的 羊 都 去 见 腾格里 啦 。 你别 着慌 , 这群 狼 吃 不了 多少 , 咱们 全组 的 人来 拉 也 拉 不 完 。

为什么 小羊 瘦羊 倒 能 逃掉 ? 陈阵 问 。

老人 眯着眼 说 : 小羊 瘦羊 身子 轻 , 踩 不塌雪壳 , 就 能 绕道 逃走 , 狼 也 不敢 追 。 老人 笑 道 : 孩子 啊 , 今儿 见 着 狼 的 好处 了 吧 。 狼群 不光 能 替人 看 草场 , 还 能 给 人 送 年货 。 今年 咱们 能 过个 好 年 了 。 从前 , 狼 打 的 黄羊 全归 牧主 、 台吉 、 王爷 。 解放后 , 都 归 牧民 啦 。 额仑 的 规矩 , 这样 的 猎物 , 谁 瞅见 的 就 归谁 。 你们 包 明儿 多拉 一点 , 这是 咱俩 瞅见 的 嘛 。 蒙古人 讲究 知恩报恩 , 往后 你别 跟着 别的 汉人 和 外来户 整天 吵吵 打狼 就 成 。

陈阵 乐得 恨不得 马上 就 拉 一车 黄羊 回家 。 他 说 : 来 草原 两年 了 , 吃 尽 了 狼 的 苦头 , 没想到 还 能 占 狼 这么 大 的 便宜 。

老人 说 : 蒙古人 占 狼 便宜 的 事 多 着 呐 。 老人 拾起 马棒 , 指 了 指身 侧后 另 一片 远山 说 : 那 片山 后面 还有 一片 大山 , 不在 咱们 牧场 的 地界 里 , 可 出名 了 。 老 人们 说 成吉思汗 的 大将 木华黎 在 那儿 打过仗 , 有 一次 , 把 仇人 大金国 的 几千 骑兵 全部 赶进 大雪 窝 。 第二年 开春 , 大汗 派 人 去 捡 战利品 , 刀枪 弓箭 , 铁盔 铁甲 , 马鞍 马蹬 都 堆 成山 了 。 这 不 就 是从 狼 那儿 学来 的 本事 吗 。 你 要是 数数 蒙古人 的 几十场 大仗 , 有 多一半 用 的 都 是 狼 的 兵法 。

陈阵 连声 说 : 对 ! 对 ! 成吉思汗 的 小儿 子拖雷 指挥 河南 三 峰山 战役 , 只用 了 三万多 骑兵 , 就 消灭 了 20 多万 大金国 的 主力 军队 , 这一仗 以后 大金国 就亡 了 。 拖雷 一 开始 看 金国 兵强马壮 , 就 不 出战 。 他 像 狼 一样 等 机会 , 等到 下 了 大雪 , 他 还 让 兵马 躲到 暖和 的 地方 死 等 , 一直 等到 金国 军队 人马 冻伤 了 一半 , 才 突然 包围 过去 猛冲 猛杀 。 拖雷 真 跟 这群 狼 一样 , 竟然 不用 刀剑 而是 用 风雪 杀敌 , 真有 狼 的 胃口 、 耐性 、 凶猛 和 胆量 。 其实 , 大金国 的 女真 骑兵 也 不是 草包 , 他们 灭 了 大 辽 和 北宋 , 打下 了 半个 中国 , 还 抓走 了 两位 中国 皇帝 。 拖雷 才 几万 骑兵 , 竟敢 打 这么 大 的 围 。 中国 兵书 上 讲 , 有 十倍 以上 的 兵力 才 敢 打围 呢 。 蒙古 骑兵 真 跟 狼群 一样 厉害 , 能以 一当百 。 我 真是 服 了 , 当时 全世界 也 不得 不服 ……

老人 磕 了 磕 烟袋锅 , 笑 道 : 你 也 知道 这场 大仗 ? 可是 你 准保 不 知道 , 那场 大雪 下 了 三天三夜 , 是 打 哪儿 来 的 ? 是 腾格里 给 的 。 那 是 拖雷 军队 里 的 萨满 法师 , 向 腾格里 求来 的 。 蒙古人 的 故事 里 就是 这么 说 的 。 大金国 可是 蒙古 的 大 仇人 , 金国皇帝 和 他 的 帮凶 塔塔儿 人 , 杀死 了 成吉思汗 的 阿爸 也 速该 , 还有 他 的 叔父 俺 巴孩 , 他们 死得 好惨 啊 。 打胜 了 这场 仗 , 蒙古 人才 算出 了 气 , 报 了 仇 。 你 看 , 腾格里 是不是 每回 都 向着 狼 嘛 。 老人 呵呵 地 笑了起来 , 脸上 的 皱纹 像 羊毛 一样 卷起 。

两人 走 到 身后 山谷 里 , 老人 的 大 青马 见到 主人 高兴 得 连连 抬头 点头 , 陈阵 每次 见到 这匹 救过 他 一命 的 马 , 就 会 拍拍 它 的 脑门 表示感谢 。 大 青马 立即 在 他 的 肩膀 上 蹭 蹭 头 表示 回谢 。 但是 , 此刻 陈阵 心中 却 突然 涌起 想 拍拍 狼 脑袋 的 冲动 。

两人 解开 扣 在 马蹄 腕上 的 三扣 牛皮 马 绊子 , 跨 上马 , 小步 快 跑 往家 走 。

老人 抬头 看看 天说 : 腾格里 真是 保佑 咱们 , 明儿 白天 不会 有 风雪 。 要是 今儿 晚上 刮起 白毛风 , 那 咱们 一只 黄羊 也 得 不 着 喽 。

(第三章) 第二天 清晨 , 果然 无 风 无雪 。 蒙古包 的 炊烟 像 一棵 细长 高耸 的 白桦 , 树梢 直直地 窜 上 天空 , 窜 上 腾格里 。 牛羊 还 在 慢慢 地 反刍 , 阳光 已 驱走 了 冬夜 的 寒气 , 牛羊 身上 的 一层 白霜 刚刚 化成 了 白露 , 很快 又 变成 了 一片 轻薄 的 白雾 。

陈阵 请 邻居 官布 替 他 放 一天 羊 。 官布 的 成分 是 牧主 , 是 当时 的 被 管制 分子 , 已 被 剥夺 放牧 权 , 但 四个 知青 一有 机会 就让 他代放 牲畜 , 嘎斯 迈会 把 相应 的 工分 给 他 。 陈阵 和 另 一个 羊倌 杨克 , 套上 一辆 铁 轱辘 轻便 牛车 , 去 毕利格 老人家 。

与 陈阵 同住 一个 蒙古包 的 同班同学 杨克 , 是 北京 一所 著名 大学 名教授 的 儿子 , 他 家里 的 藏书量 相当于 一个 小型 图书馆 。 在 高中 时 , 陈阵 就 常常 与 杨克换 书 看 , 看 完 了 交换 读后感 , 总是 十分 投机 。 在 北京 时 杨克 性情温和 腼腆 , 见 生人 说话 还 脸红 , 想不到 来 草原 吃 了 两年 的 羊肉 牛排 奶豆腐 , 晒 了 四季 的 蒙古高原 强 紫外线 的 阳光 , 转眼间 已 变成 了 身材 壮实 的 草原 大汉 , 手脸 与 牧民 一样 红得发紫 , 性格 上 也 大大 少 了 书生气 。 这会儿 , 杨克比 陈阵 还 激动 , 他 坐在 牛车上 一边 用 木棒 敲牛 胯骨 一边 说 : 昨天 我 一夜 都 没 睡 好 , 以后 毕利格 阿爸 再 去 打猎 , 你 一定 得 让 我 跟 他 去 一次 , 哪怕 趴上 两天 两夜 我 也 干 。 狼 还 能 为 人 做 这 等 好事 , 真是 闻所未闻 。 今天 我 非得 亲手 挖出 一只 黄羊 我 才能 相信 …… 咱们 真能 拉 一车 黄羊 回来 ?

那 还有 假 。 陈阵 笑 道 : 阿爸 说 了 , 再 难 挖 , 也 得 保证 先 把 咱们 家 的 牛车 装满 , 好用 黄羊 去 换 东西 , 换 年货 , 给 咱们 包多 添置 一些 大 毡子 。

杨克 乐得 挥 着 木棒 , 把 牛 打 得 直 瞪眼 。 他 对 陈阵 说 : 看来 你 迷 了 两年 狼 没白迷 , 往后 , 我 也 得 好好 跟 狼 学学 打猎 的 兵法 了 。 没准 , 将来 打仗 也 能 用得上 …… 你 说 的 可能 还 真是 个 规律 , 要是 长期 在 这片 大 草原 上 过 原始 游牧 的 生活 , 到 最后 , 不管 哪个 民族 都 得 崇拜 狼 , 拜 狼 为 师 , 像 匈奴 、 乌孙 、 突厥 、 蒙古 等等 草原 民族 都 是 这样 , 书上 也 是 这么 写 的 。 不过 , 除了 汉族 之外 。 我 敢肯定 , 咱们 汉人 就是 在 草原 呆 上 几个 世纪 , 也 不会 崇拜 狼图腾 的 。

不 一定 吧 。 陈阵勒 了 勒马 说 : 比如 我 , 现在 就 已经 被 草原 狼 折服 , 这才 来 草原 两年 多一点儿 时间 。

杨克 反驳 说 : 可 中国 人 绝大多数 是 农民 , 或者 就是 农民 出身 , 汉人 具有 比 不锈钢 还 顽固不化 的 小农意识 , 他们 要是 到 了 草原 , 不 把 狼皮 扒光 了 才 怪 了 呢 。 中国 汉族 是 农耕 民族 , 食草 民族 , 从 骨子里 就 怕 狼 恨 狼 , 怎么 会 崇拜 狼图腾 呢 ? 中国 汉人 崇拜 的 是 主管 农业 命脉 的 龙王爷 —— 龙图腾 , 只能 顶礼膜拜 , 诚惶诚恐 , 逆来顺受 。 哪敢 像 蒙古人 那样 学狼 、 护狼 、 拜 狼 又 杀 狼 。 人家 的 图腾 才 真能 对 他们 的 民族 精神 和 性格 , 直接 产生 龙腾 狼 跃 的 振奋 作用 。 农耕 民族 与 游牧民族 的 民族 性格 , 差别 太大 了 。 过去 淹在 汉人 的 汪洋大海 还 没什么 感觉 , 可是 一到 草原 上 , 咱们 农耕 民族 身上 的 劣根性 全 被 比较 出来 了 。 你别 看 我 爸 是 大 教授 , 其实 我爸 的 爷爷 、 我妈 的 姥姥 全是 农民 ……

陈阵 接过 话 来说 : 尤其 在 古代 , 人口 几乎 只有 汉族 百分之一 的 蒙古 民族 , 对 世界 产生 的 震撼 和 影响 却 远远 超过 汉族 。 直到现在 , 中国 汉族 仍 被 西方 称为 蒙古人种 , 汉人 自己 也 接受 了 这个 名称 。 可是 , 当 秦汉 统一 中国 的 时候 , 蒙古 民族 的 祖先 连 蒙古 这个 名字 还 没有 呢 , 我 真为 汉族 感到 难受 。 中国 人 就 喜欢 筑起 长城 这个 大 圈墙 , 自吹自擂 , 自 视为 世界 的 中央 之 国 , 中央 帝国 。 可是 在 古代 西方人 的 眼里 , 中国 只不过 是 个 “ 丝国 ”、“ 瓷国 ”、“ 茶国 ”, 甚至 俄罗斯 人 一直 认为 历史 上 那个 小小的 契丹 就是 中国 , 至今 不改 , 还管 中国 叫 “ 契达 依 ”。

看来 , 狼 还 真 值得 一迷 。 杨克说 : 我 也 受 你 传染 了 , 害得 我 一看 史书 就 往 西戎 、 东夷 、 北狄 、 南蛮 方向 看 。 我 也 越来越 想 跟 狼交 交手 , 过 过招 了 。

陈阵 说 : 看看 , 你 也 快成 蒙古人 了 。 输点 狼血 吧 , 血统 杂交 才 有 优势 嘛 。

杨克说 : 我 真得 谢谢 你 把 我 鼓动 到 草原 上来 。 你 知道 吗 , 当时 你 的 哪句 话 点中 了 我 的 命门穴 位 ? 忘啦 ? 就是 这句 话 , 你 说 —— 草原 上 有 最 辽阔 的 原始 和 自由 。

陈阵 松开 了 马嚼子 , 说 : 我 原话 肯定 不是 这么 说 的 , 你 把 我 的 原话 醋溜 了 吧 。

两 人大 笑 , 牛车 跑 出 两溜 雪尘 。

人群 、 狗群 和 车队 , 在 雪原 上 组成 了 一幅 类似 吉普赛人 的 热闹 生活 场景 。

整个 嘎斯迈 生产 小组 , 四个 浩特 ( 两个 紧挨 驻扎 的 蒙古包 为 一个 “ 浩特 ”), 八个 蒙古包 都 出 了 人力 和 牛车 。 八九 辆 牛车上 装着 大 毡 、 长绳 、 木锨 、 木柴 和 木杆 铁钩 。 人们 都 穿 上 了 干 脏活 累活 的 脏 旧 皮袍 , 脏得 发亮 , 旧得 发黑 , 上面 还 补 着 焦 黄色 的 羊皮 补丁 。 但 人 狗 快乐 得 却 像是 去 打扫战场 、 起 获 战利品 的 古代 蒙古 军队 的 随军 部落 。 马队 车队 一路 酒 一路 歌 , 一只 带 毡 套 的 扁 酒壶 , 从队 前 传到 队尾 , 又 从 女人 手 传到 男 人口 。 歌声 一起 , 蒙古 民歌 、 赞歌 、 战歌 、 酒歌 和 情歌 , 就 再也 闸 不住 了 。 四五十条 蒙古 大狗 茸毛 盛装 , 为 这 难得 一聚 的 出行 , 亢奋 得 像是 得 了 孩子 们 的 “ 人来疯 ”, 围着 车队 翻滚 扯 咬 , 互相 不停 地 打情骂俏 。

陈阵 和 巴图 、 兰木 扎布 两个 马倌 , 还有 五六个 牛倌 羊倌 , 像 簇拥 部落 酋长 那样 拥在 毕利格 老人 的 左右 。 宽 脸直 鼻 , 具有 突厥 血统 大 眼睛 的 兰木 扎布 说 : 我 枪法 再准 , 也 比不上 您老 的 本事 , 您老 不 费 一枪 一弹 , 就 能 让 全组 家家 过个 富年 。 您 有 了 陈阵 这个 汉人 徒弟 也 不能 忘 了 您 的 蒙古 老 徒弟 啊 , 我 咋 就 想不到 昨天 狼群 会 在 那 片山 打围 呢 。

老人 瞪 他 一眼 说 : 往后 你 打 上 了 猎物 , 得 多 想着 点 组里 的 几个 老人 和 知青 , 别 让 人家 光闻 着 肉味 , 也 不见 你 送 肉 过去 。 陈阵 上 你家 去 , 你 才 想着 送 他 一条 羊腿 。 蒙古人 是 这样 待客 的 吗 ? 我们 年轻 时候 , 每年 打着 的 头 一只 黄羊 和 獭 子 , 都 先 送给 老人 和 客人 。 年轻人 , 你们 把 大汗 传下来 的 老规矩 都 忘光 了 。 我 问问 你 , 你 还 差 几条 狼 就 能 赶上 白 音高 毕 公社 那个 打狼 英雄 布赫 啦 ? 你 真想 上 报纸 , 上 广播 , 领那份 奖 ? 要是 你们 把 狼 打绝 了 , 看 你 死 了 以后 灵魂 往 哪儿 去 ? 难道 你 也 打算 跟 汉人 一样 , 死 了 就 破 一块 草皮 , 占 一块 地 , 埋土里 喂 蛆 , 喂 虫子 啊 ? 你 灵魂 就 上 不了 腾格里 了 。 老人 叹 了 一口气 又 说 : 上 回 我 到 旗里 去 开会 , 南边 几个 公社 的 老人 都 在 犯愁 呢 , 他们 说 , 那儿 已经 半年 没见 着 狼 了 , 都 想到 额仑来 落户 呢 ……

兰木 扎布 推推 脑后 的 狐皮 帽帮 说 : 巴图 是 您老 的 儿子 , 您 信不过 我 , 还 信不过 巴图 ? 您 问问 他 我 是 想 当 打 狼 英雄 吗 ? 那天 盟里 的 记者 上马 群找 我 , 巴图 也 在 , 您 不信 问问 他 , 我 是不是 瞒 了 一半 的 数 。

老人 转头 问巴图 : 有 这 回事 吗 ?

巴 图说 : 有 这事 。 可 人家 不 信 , 他们 是从 收购站 打听 到兰木 扎布 卖 了 多少 狼皮 的 。 您 也 知道 , 打 一条 狼 按 皮 质量 论价 以后 , 收购站 还 奖给 20 发 子弹 。 人家 有 账本 一查 就 查出来 了 。 记者 一 回到 盟里 就 广播 , 说兰木 扎布 快 赶上 布赫 了 。 后来 吓 得兰木 扎布 卖 狼皮 都 让 别人 代卖 。

老人 眉头 紧皱 : 你们 俩打 狼 也 打 得 太狠 了 , 全场 就数 你们 俩打 得 多 。

巴图 分辩 道 : 我们 马群 摊到 的 草场 地界 靠 外蒙 最近 , 狼 也 最 多 , 不 打狠 了 , 界桩 那边 的 狼群 来得 还要 多 , 当年 的 马驹子 就 剩 不下 多少 了 。 老人又问:怎么你们俩都来了,就留张继原一人看马群? 巴图说:夜里狼多,我们俩就接他的班。白天起黄羊,他没弄过,不如我俩快。


第二章 (3) / 第三章 (1)

战争 和 观摩 继续 进行 。

黄 羊群 终于 勉强 启动 。 只有 那些 久经沙场 考验 的 老 黄羊 和 头羊 , 能够 经得住 冬季 绿草 美味 不可 抗拒 的 诱惑 , 把 肚皮 容量 控制 在 不 牺牲 速度 的 范围 之内 , 本能 地 转身 向 没有 狼 的 山梁 跑 去 , 并 裹胁 着 大部分 的 黄羊 一同 逃命 。 挺 着 大肚子 , 踏着 厚 雪 , 又 是 爬坡 , 黄 羊群 真是 惨到 了 极点 。 这是 一场 真正 的 屠杀 , 也 是 智慧 对 愚蠢 和 大意 的 惩罚 。 在 毕利格 老人 看来 , 狼群 这 是 在 替天行道 , 为 草原 行善 。

狼群 对 几只 跑 得 撑破 肚皮 , 不 咬 自伤 的 倒地 黄羊 , 连 看也不看 , 而是 直接 冲向 扎堆 的 黄 羊群 。 The wolves didn't even look at the few downed yellow sheep that were running to their stomachs and didn't bite themselves, but rushed directly to the group of yellow sheep. 大狼 扑倒 几只 大羊 , 咬断 咽喉 , 几股 红色 焰火 状 的 血液 喷泉 , 射 向 空中 , 洒向 草地 。 寒冷 的 空气 中 顿时 充满 黄羊 血 的 浓 膻 腥气 。 视觉 嗅觉 极其 灵敏 的 黄 羊群 , 被 这 杀鸡 训猴式 的 手段 吓 得 拼命 往 山梁 上 跑 。 几只 大 公羊 带领 的 几个 家族 群一冲 上 坡顶 , 立即 收停 脚步 , 急得 团团转 。 谁 也 不敢 往下 冲 。 显然 , 头羊 们 发现 了 山坡 下 那 一 大片 白得 没有 一棵 黄草 的 大雪 窝 的 危险 , 同样 熟悉 草原 的 老 黄羊 立即 识破 了 狼群 的 诡计 。

突然 , 坡顶 上 密集 的 黄 羊群 , 像 山崩 泥石流 一般 往反 方向 崩塌 倾泻 。 十几只 大 公羊 仿佛 集体 权衡 了 两面 的 危险 , 决定 还是 返身 向 危险 更 小 一些 的 狼群 包围 线 突围 。 公羊 们 发 了 狠 , 玩 了 命 , 拼死一搏 。 它们 三五成群 , 肩并肩 , 肚碰肚 , 低下头 把 坚韧 锐利 的 尖角 长矛 扎枪 , 对准 狼群 突刺 过去 。 还 能 奔跑 的 其它 黄羊 紧随其后 。 陈阵 深知 黄 羊角 的 厉害 , 在 草原 , 黄 羊角 是 牧民 做 皮活 , 扎皮眼 的 锥子 , 连厚韧 的 牛皮 都 能 扎 透 , 扎破 狼皮 就 更 不在话下 。 黄 羊群 这一 凶猛 锐利 的 羊角 攻势 立即 奏效 。 狼群 的 包围 线 被 撕开 一个 缺口 , 黄色 洪峰 决堤 而出 。 陈阵 紧张 担心 , 生怕 狼群 功亏一篑 。 可 他 很快 发现 那条 狼王 就 在 缺口 旁边 站 着 , 它 那 姿态 异常 沉稳 , 好像 是 一个 闸工 , 在 故意 开闸放水 , 放掉 一些 大坝 盛 不下 的 洪峰 峰头 水量 。 黄 羊群 中 那些 还 保存 了 速度 和 锐角 的 羊 刚刚 冲出 闸口 , 狼王 立即 率狼重 又 封住 缺口 。 此刻 包围圈 里 的 全是 些 没 速度 , 没 武器 , 没脑子 的 傻 羊 。 狼群 一个 冲杀 , 失去 头羊 公羊 的 乌合 之群 , 吓 得 重 又 蜂拥 爬 上 山梁 , 并 呼噜 呼噜 地冲下 大雪 窝 。 陈阵 完全 可以 想像 那些 尖蹄细 腿 , 大腹便便 的 黄羊 会 有 什么 结果 。

黄 羊群 和 狼群 都 消失 在 山天 交接 线上 。 千羊 奔腾 , 血液 喷涌 的 围猎 场 突然 静 了 下来 。 草坡 上 只 留下 七八具 羊尸 , 还有 几只 伤羊 在 无力 地 挣扎 。 这场 围歼 战 , 从 总攻 开始 到 结束 不到 十分钟 。 陈阵 看 得 半天 喘 不过 气来 , 心脏 狂 跳 得 已经 心律不齐 。

老人 站 起身 来 , 抻 了 抻 腰 , 在 雪 窝 边上 一大 丛高草 后面 盘腿 而 坐 。 从 蒙古 毡靴 里 抽出 一杆 绿玉 嘴子 的 烟袋锅 , 装 了 一 锅子 关东 旱烟 , 点着 , 又 用 袁大头 银元 做 的 “ 锅盖 ”, 压 了 压

烧涨 的 烟末 , 深深地 吸 了 一口 。 陈阵 知道 这套 烟具 是 老人 在 年轻 时 , 用 20 张 狐皮 跟 一个 从 张家口 来 的 旅 蒙汉 商换 的 。 知青 们 都 说 换 亏了 , 可 老人 十分 喜爱 这套 烟具 。 他 说 买卖人 也 不 容易 , 这么 老远 走 一趟 , 碰上 马匪 连命 都 得 搭 上 啊 。

老人 吸 了 几口 烟说 : 抽完 这袋 烟 , 咱们 就 回家 。

陈阵 猎兴 正盛 , 急 着 说 : 咱们 不去 山梁 那边 看看 ? 我 真想 看看 狼 一共 圈 进去 多少 黄羊 ?

就 咱俩 , 你 敢 去 吗 ? 老人 说 : 不去 看 , 我 也 知道 。 起码 几百只 , 除了 小羊 , 瘦羊 , 运气 好 的 羊 , 能 从 雪 窝子 里 逃掉 。 剩下 的 羊 都 去 见 腾格里 啦 。 你别 着慌 , 这群 狼 吃 不了 多少 , 咱们 全组 的 人来 拉 也 拉 不 完 。

为什么 小羊 瘦羊 倒 能 逃掉 ? 陈阵 问 。

老人 眯着眼 说 : 小羊 瘦羊 身子 轻 , 踩 不塌雪壳 , 就 能 绕道 逃走 , 狼 也 不敢 追 。 老人 笑 道 : 孩子 啊 , 今儿 见 着 狼 的 好处 了 吧 。 The old man smiled and said, "My child, I have seen the benefits of the wolf today. 狼群 不光 能 替人 看 草场 , 还 能 给 人 送 年货 。 The wolves can not only watch the pastures for people, but also give people New Year's goods. 今年 咱们 能 过个 好 年 了 。 从前 , 狼 打 的 黄羊 全归 牧主 、 台吉 、 王爷 。 解放后 , 都 归 牧民 啦 。 额仑 的 规矩 , 这样 的 猎物 , 谁 瞅见 的 就 归谁 。 你们 包 明儿 多拉 一点 , 这是 咱俩 瞅见 的 嘛 。 蒙古人 讲究 知恩报恩 , 往后 你别 跟着 别的 汉人 和 外来户 整天 吵吵 打狼 就 成 。

陈阵 乐得 恨不得 马上 就 拉 一车 黄羊 回家 。 他 说 : 来 草原 两年 了 , 吃 尽 了 狼 的 苦头 , 没想到 还 能 占 狼 这么 大 的 便宜 。 He said: I have been in the grassland for two years, and I have suffered so much from wolves.

老人 说 : 蒙古人 占 狼 便宜 的 事 多 着 呐 。 老人 拾起 马棒 , 指 了 指身 侧后 另 一片 远山 说 : 那 片山 后面 还有 一片 大山 , 不在 咱们 牧场 的 地界 里 , 可 出名 了 。 老 人们 说 成吉思汗 的 大将 木华黎 在 那儿 打过仗 , 有 一次 , 把 仇人 大金国 的 几千 骑兵 全部 赶进 大雪 窝 。 第二年 开春 , 大汗 派 人 去 捡 战利品 , 刀枪 弓箭 , 铁盔 铁甲 , 马鞍 马蹬 都 堆 成山 了 。 这 不 就 是从 狼 那儿 学来 的 本事 吗 。 你 要是 数数 蒙古人 的 几十场 大仗 , 有 多一半 用 的 都 是 狼 的 兵法 。

陈阵 连声 说 : 对 ! 对 ! 成吉思汗 的 小儿 子拖雷 指挥 河南 三 峰山 战役 , 只用 了 三万多 骑兵 , 就 消灭 了 20 多万 大金国 的 主力 军队 , 这一仗 以后 大金国 就亡 了 。 拖雷 一 开始 看 金国 兵强马壮 , 就 不 出战 。 他 像 狼 一样 等 机会 , 等到 下 了 大雪 , 他 还 让 兵马 躲到 暖和 的 地方 死 等 , 一直 等到 金国 军队 人马 冻伤 了 一半 , 才 突然 包围 过去 猛冲 猛杀 。 拖雷 真 跟 这群 狼 一样 , 竟然 不用 刀剑 而是 用 风雪 杀敌 , 真有 狼 的 胃口 、 耐性 、 凶猛 和 胆量 。 其实 , 大金国 的 女真 骑兵 也 不是 草包 , 他们 灭 了 大 辽 和 北宋 , 打下 了 半个 中国 , 还 抓走 了 两位 中国 皇帝 。 拖雷 才 几万 骑兵 , 竟敢 打 这么 大 的 围 。 中国 兵书 上 讲 , 有 十倍 以上 的 兵力 才 敢 打围 呢 。 蒙古 骑兵 真 跟 狼群 一样 厉害 , 能以 一当百 。 我 真是 服 了 , 当时 全世界 也 不得 不服 ……

老人 磕 了 磕 烟袋锅 , 笑 道 : 你 也 知道 这场 大仗 ? 可是 你 准保 不 知道 , 那场 大雪 下 了 三天三夜 , 是 打 哪儿 来 的 ? 是 腾格里 给 的 。 那 是 拖雷 军队 里 的 萨满 法师 , 向 腾格里 求来 的 。 蒙古人 的 故事 里 就是 这么 说 的 。 大金国 可是 蒙古 的 大 仇人 , 金国皇帝 和 他 的 帮凶 塔塔儿 人 , 杀死 了 成吉思汗 的 阿爸 也 速该 , 还有 他 的 叔父 俺 巴孩 , 他们 死得 好惨 啊 。 打胜 了 这场 仗 , 蒙古 人才 算出 了 气 , 报 了 仇 。 你 看 , 腾格里 是不是 每回 都 向着 狼 嘛 。 老人 呵呵 地 笑了起来 , 脸上 的 皱纹 像 羊毛 一样 卷起 。

两人 走 到 身后 山谷 里 , 老人 的 大 青马 见到 主人 高兴 得 连连 抬头 点头 , 陈阵 每次 见到 这匹 救过 他 一命 的 马 , 就 会 拍拍 它 的 脑门 表示感谢 。 大 青马 立即 在 他 的 肩膀 上 蹭 蹭 头 表示 回谢 。 但是 , 此刻 陈阵 心中 却 突然 涌起 想 拍拍 狼 脑袋 的 冲动 。

两人 解开 扣 在 马蹄 腕上 的 三扣 牛皮 马 绊子 , 跨 上马 , 小步 快 跑 往家 走 。

老人 抬头 看看 天说 : 腾格里 真是 保佑 咱们 , 明儿 白天 不会 有 风雪 。 要是 今儿 晚上 刮起 白毛风 , 那 咱们 一只 黄羊 也 得 不 着 喽 。

(第三章) 第二天 清晨 , 果然 无 风 无雪 。 蒙古包 的 炊烟 像 一棵 细长 高耸 的 白桦 , 树梢 直直地 窜 上 天空 , 窜 上 腾格里 。 牛羊 还 在 慢慢 地 反刍 , 阳光 已 驱走 了 冬夜 的 寒气 , 牛羊 身上 的 一层 白霜 刚刚 化成 了 白露 , 很快 又 变成 了 一片 轻薄 的 白雾 。

陈阵 请 邻居 官布 替 他 放 一天 羊 。 官布 的 成分 是 牧主 , 是 当时 的 被 管制 分子 , 已 被 剥夺 放牧 权 , 但 四个 知青 一有 机会 就让 他代放 牲畜 , 嘎斯 迈会 把 相应 的 工分 给 他 。 陈阵 和 另 一个 羊倌 杨克 , 套上 一辆 铁 轱辘 轻便 牛车 , 去 毕利格 老人家 。

与 陈阵 同住 一个 蒙古包 的 同班同学 杨克 , 是 北京 一所 著名 大学 名教授 的 儿子 , 他 家里 的 藏书量 相当于 一个 小型 图书馆 。 在 高中 时 , 陈阵 就 常常 与 杨克换 书 看 , 看 完 了 交换 读后感 , 总是 十分 投机 。 在 北京 时 杨克 性情温和 腼腆 , 见 生人 说话 还 脸红 , 想不到 来 草原 吃 了 两年 的 羊肉 牛排 奶豆腐 , 晒 了 四季 的 蒙古高原 强 紫外线 的 阳光 , 转眼间 已 变成 了 身材 壮实 的 草原 大汉 , 手脸 与 牧民 一样 红得发紫 , 性格 上 也 大大 少 了 书生气 。 这会儿 , 杨克比 陈阵 还 激动 , 他 坐在 牛车上 一边 用 木棒 敲牛 胯骨 一边 说 : 昨天 我 一夜 都 没 睡 好 , 以后 毕利格 阿爸 再 去 打猎 , 你 一定 得 让 我 跟 他 去 一次 , 哪怕 趴上 两天 两夜 我 也 干 。 狼 还 能 为 人 做 这 等 好事 , 真是 闻所未闻 。 今天 我 非得 亲手 挖出 一只 黄羊 我 才能 相信 …… 咱们 真能 拉 一车 黄羊 回来 ?

那 还有 假 。 陈阵 笑 道 : 阿爸 说 了 , 再 难 挖 , 也 得 保证 先 把 咱们 家 的 牛车 装满 , 好用 黄羊 去 换 东西 , 换 年货 , 给 咱们 包多 添置 一些 大 毡子 。

杨克 乐得 挥 着 木棒 , 把 牛 打 得 直 瞪眼 。 他 对 陈阵 说 : 看来 你 迷 了 两年 狼 没白迷 , 往后 , 我 也 得 好好 跟 狼 学学 打猎 的 兵法 了 。 没准 , 将来 打仗 也 能 用得上 …… 你 说 的 可能 还 真是 个 规律 , 要是 长期 在 这片 大 草原 上 过 原始 游牧 的 生活 , 到 最后 , 不管 哪个 民族 都 得 崇拜 狼 , 拜 狼 为 师 , 像 匈奴 、 乌孙 、 突厥 、 蒙古 等等 草原 民族 都 是 这样 , 书上 也 是 这么 写 的 。 不过 , 除了 汉族 之外 。 我 敢肯定 , 咱们 汉人 就是 在 草原 呆 上 几个 世纪 , 也 不会 崇拜 狼图腾 的 。

不 一定 吧 。 陈阵勒 了 勒马 说 : 比如 我 , 现在 就 已经 被 草原 狼 折服 , 这才 来 草原 两年 多一点儿 时间 。

杨克 反驳 说 : 可 中国 人 绝大多数 是 农民 , 或者 就是 农民 出身 , 汉人 具有 比 不锈钢 还 顽固不化 的 小农意识 , 他们 要是 到 了 草原 , 不 把 狼皮 扒光 了 才 怪 了 呢 。 中国 汉族 是 农耕 民族 , 食草 民族 , 从 骨子里 就 怕 狼 恨 狼 , 怎么 会 崇拜 狼图腾 呢 ? 中国 汉人 崇拜 的 是 主管 农业 命脉 的 龙王爷 —— 龙图腾 , 只能 顶礼膜拜 , 诚惶诚恐 , 逆来顺受 。 哪敢 像 蒙古人 那样 学狼 、 护狼 、 拜 狼 又 杀 狼 。 人家 的 图腾 才 真能 对 他们 的 民族 精神 和 性格 , 直接 产生 龙腾 狼 跃 的 振奋 作用 。 农耕 民族 与 游牧民族 的 民族 性格 , 差别 太大 了 。 过去 淹在 汉人 的 汪洋大海 还 没什么 感觉 , 可是 一到 草原 上 , 咱们 农耕 民族 身上 的 劣根性 全 被 比较 出来 了 。 你别 看 我 爸 是 大 教授 , 其实 我爸 的 爷爷 、 我妈 的 姥姥 全是 农民 ……

陈阵 接过 话 来说 : 尤其 在 古代 , 人口 几乎 只有 汉族 百分之一 的 蒙古 民族 , 对 世界 产生 的 震撼 和 影响 却 远远 超过 汉族 。 直到现在 , 中国 汉族 仍 被 西方 称为 蒙古人种 , 汉人 自己 也 接受 了 这个 名称 。 可是 , 当 秦汉 统一 中国 的 时候 , 蒙古 民族 的 祖先 连 蒙古 这个 名字 还 没有 呢 , 我 真为 汉族 感到 难受 。 中国 人 就 喜欢 筑起 长城 这个 大 圈墙 , 自吹自擂 , 自 视为 世界 的 中央 之 国 , 中央 帝国 。 可是 在 古代 西方人 的 眼里 , 中国 只不过 是 个 “ 丝国 ”、“ 瓷国 ”、“ 茶国 ”, 甚至 俄罗斯 人 一直 认为 历史 上 那个 小小的 契丹 就是 中国 , 至今 不改 , 还管 中国 叫 “ 契达 依 ”。

看来 , 狼 还 真 值得 一迷 。 杨克说 : 我 也 受 你 传染 了 , 害得 我 一看 史书 就 往 西戎 、 东夷 、 北狄 、 南蛮 方向 看 。 我 也 越来越 想 跟 狼交 交手 , 过 过招 了 。

陈阵 说 : 看看 , 你 也 快成 蒙古人 了 。 输点 狼血 吧 , 血统 杂交 才 有 优势 嘛 。

杨克说 : 我 真得 谢谢 你 把 我 鼓动 到 草原 上来 。 你 知道 吗 , 当时 你 的 哪句 话 点中 了 我 的 命门穴 位 ? 忘啦 ? 就是 这句 话 , 你 说 —— 草原 上 有 最 辽阔 的 原始 和 自由 。

陈阵 松开 了 马嚼子 , 说 : 我 原话 肯定 不是 这么 说 的 , 你 把 我 的 原话 醋溜 了 吧 。

两 人大 笑 , 牛车 跑 出 两溜 雪尘 。

人群 、 狗群 和 车队 , 在 雪原 上 组成 了 一幅 类似 吉普赛人 的 热闹 生活 场景 。

整个 嘎斯迈 生产 小组 , 四个 浩特 ( 两个 紧挨 驻扎 的 蒙古包 为 一个 “ 浩特 ”), 八个 蒙古包 都 出 了 人力 和 牛车 。 八九 辆 牛车上 装着 大 毡 、 长绳 、 木锨 、 木柴 和 木杆 铁钩 。 人们 都 穿 上 了 干 脏活 累活 的 脏 旧 皮袍 , 脏得 发亮 , 旧得 发黑 , 上面 还 补 着 焦 黄色 的 羊皮 补丁 。 但 人 狗 快乐 得 却 像是 去 打扫战场 、 起 获 战利品 的 古代 蒙古 军队 的 随军 部落 。 马队 车队 一路 酒 一路 歌 , 一只 带 毡 套 的 扁 酒壶 , 从队 前 传到 队尾 , 又 从 女人 手 传到 男 人口 。 歌声 一起 , 蒙古 民歌 、 赞歌 、 战歌 、 酒歌 和 情歌 , 就 再也 闸 不住 了 。 四五十条 蒙古 大狗 茸毛 盛装 , 为 这 难得 一聚 的 出行 , 亢奋 得 像是 得 了 孩子 们 的 “ 人来疯 ”, 围着 车队 翻滚 扯 咬 , 互相 不停 地 打情骂俏 。

陈阵 和 巴图 、 兰木 扎布 两个 马倌 , 还有 五六个 牛倌 羊倌 , 像 簇拥 部落 酋长 那样 拥在 毕利格 老人 的 左右 。 宽 脸直 鼻 , 具有 突厥 血统 大 眼睛 的 兰木 扎布 说 : 我 枪法 再准 , 也 比不上 您老 的 本事 , 您老 不 费 一枪 一弹 , 就 能 让 全组 家家 过个 富年 。 您 有 了 陈阵 这个 汉人 徒弟 也 不能 忘 了 您 的 蒙古 老 徒弟 啊 , 我 咋 就 想不到 昨天 狼群 会 在 那 片山 打围 呢 。

老人 瞪 他 一眼 说 : 往后 你 打 上 了 猎物 , 得 多 想着 点 组里 的 几个 老人 和 知青 , 别 让 人家 光闻 着 肉味 , 也 不见 你 送 肉 过去 。 陈阵 上 你家 去 , 你 才 想着 送 他 一条 羊腿 。 蒙古人 是 这样 待客 的 吗 ? 我们 年轻 时候 , 每年 打着 的 头 一只 黄羊 和 獭 子 , 都 先 送给 老人 和 客人 。 年轻人 , 你们 把 大汗 传下来 的 老规矩 都 忘光 了 。 我 问问 你 , 你 还 差 几条 狼 就 能 赶上 白 音高 毕 公社 那个 打狼 英雄 布赫 啦 ? 你 真想 上 报纸 , 上 广播 , 领那份 奖 ? 要是 你们 把 狼 打绝 了 , 看 你 死 了 以后 灵魂 往 哪儿 去 ? 难道 你 也 打算 跟 汉人 一样 , 死 了 就 破 一块 草皮 , 占 一块 地 , 埋土里 喂 蛆 , 喂 虫子 啊 ? 你 灵魂 就 上 不了 腾格里 了 。 老人 叹 了 一口气 又 说 : 上 回 我 到 旗里 去 开会 , 南边 几个 公社 的 老人 都 在 犯愁 呢 , 他们 说 , 那儿 已经 半年 没见 着 狼 了 , 都 想到 额仑来 落户 呢 ……

兰木 扎布 推推 脑后 的 狐皮 帽帮 说 : 巴图 是 您老 的 儿子 , 您 信不过 我 , 还 信不过 巴图 ? 您 问问 他 我 是 想 当 打 狼 英雄 吗 ? 那天 盟里 的 记者 上马 群找 我 , 巴图 也 在 , 您 不信 问问 他 , 我 是不是 瞒 了 一半 的 数 。

老人 转头 问巴图 : 有 这 回事 吗 ?

巴 图说 : 有 这事 。 可 人家 不 信 , 他们 是从 收购站 打听 到兰木 扎布 卖 了 多少 狼皮 的 。 您 也 知道 , 打 一条 狼 按 皮 质量 论价 以后 , 收购站 还 奖给 20 发 子弹 。 人家 有 账本 一查 就 查出来 了 。 记者 一 回到 盟里 就 广播 , 说兰木 扎布 快 赶上 布赫 了 。 后来 吓 得兰木 扎布 卖 狼皮 都 让 别人 代卖 。

老人 眉头 紧皱 : 你们 俩打 狼 也 打 得 太狠 了 , 全场 就数 你们 俩打 得 多 。

巴图 分辩 道 : 我们 马群 摊到 的 草场 地界 靠 外蒙 最近 , 狼 也 最 多 , 不 打狠 了 , 界桩 那边 的 狼群 来得 还要 多 , 当年 的 马驹子 就 剩 不下 多少 了 。 老人又问:怎么你们俩都来了,就留张继原一人看马群? 巴图说:夜里狼多,我们俩就接他的班。白天起黄羊,他没弄过,不如我俩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