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二章 (1)

第二章 (1)

又 有 六七条 大狼 悄悄 加入 了 包围圈 , 三面 包围 线业 以 成形 。 陈阵用 厚厚的 羊皮 马蹄袖 拢 住口 鼻 , 低声 问道 : 阿爸 , 狼群 这会儿 就要 打围 了 吧 ?

毕利格 轻声 说 : 还 得 有 一会儿 呢 , 头 狼 还 在 等 机会 。 狼 打围 比 猎人 打围 要 心细 , 你 自个儿 先 好好 琢磨 琢磨 , 头 狼 在 等 什么 ? 老人 白 毛茸茸 的 眉须 动了动 , 落下 些微 霜花 。 那一 顶盖 额 、 遮脸 、 披肩 的 狐皮 草原 帽 也 结满 了 哈霜 , 将 老人 的 脸 捂 得 只 露出 眼睛 , 淡 棕黄色 的 眼珠 依然 闪着 琥珀 般 沉着 的 光泽 。

两人伏 在 雪 窝里 已有 大半天 了 。 此刻 , 两人 开始 关注 斜对面 山坡 上 的 黄羊 。 这群 黄羊 有近 千只 , 几头 长着 黑长角 的 大 公羊 , 嘴里 含着 一把 草 , 抬头 望 , 并 嗅 着 空气 , 其它 的 羊 都 在 快速 刨 雪 吃 草 。

这里 是 二 大队 冬季 抗灾 的 备用 草场 , 方圆 二三十里 地 , 是 一片 大面积 的 迎风 山地 草场 。 草高株 密 质优 , 狂风 吹 不 倒 , 大雪 盖 不住 。

老人 小声 说 : 你 仔细 看 就 明白 了 , 这片 草坡 位置 特别 好 , 迎着 前面 的 大风 口 , 迎着 西北风 , 风雪 越大 , 雪 越是 站不住 。 我 八岁 那年 , 额仑 草原 碰着 一次 几 百年不遇 的 大白 灾 , 平地 的 雪厚 得 能 盖 没 蒙古包 。 幸亏 大部分 的 人畜 , 在 几位 老人 的 带领 下 , 抢先一步 , 在 雪 下 到 快 没 膝 深 的 时候 , 集中 所有 马群 , 用 几千 匹马 冲雪 踏道 , 再用 几十 群牛趟 雪 踩 实 , 开出 一条 羊群 和 牛车 可以 挪动 的 雪路 雪槽 , 走 了 三天三夜 , 才 把 人畜 搬到 这片 草场 。 这儿 的 雪 只有 一两尺 厚 , 草 还 露出 三指 高 的 草尖 。 冻饿 得 半死 的 牛羊马 见 着 了 草 , 全都 疯叫 起来 , 冲 了 过去 。 人们 全都 扑 在 雪地 上 大哭 , 又 冲着 腾格里 一个劲地 磕头 , 磕得 满脸 是 雪 。 到 了 这儿 , 羊 和 马能 刨 雪 吃 草 , 连 不会 刨 雪 的 牛 , 跟 在 羊群 马群 后面 捡 草 吃 , 多一半 也 能活 到来 年雪化 。 那些 来不及 搬出来 的 人家 可 就 惨 喽 , 人 虽然 逃 了 出来 , 可 牲畜 差不多 全 被 大雪 埋 了 。 要是 没有 这片 草场 , 额仑 草原 的 人畜 早就 死绝 了 。 后来 , 额仑 草原 就 不怎么 怕 白灾 了 。 一旦 遇上 白灾 , 只要 搬 到 这儿 来 就 能 活命 。

老人 轻轻 叹 道 : 这 可是 腾格里 赐给 额仑 草原 人畜 的 救命 草场 。 从前 , 牧民 年 年 都 要 到 对面 山顶 上 祭拜 腾格里 和 山神 , 这 两年 一闹 运动 没 人 敢拜 了 , 可 大伙儿 心里 还 在 拜 。 这 片山 是 神山 , 额仑 草原 的 牧民 不论 天再旱 , 草 再 缺 , 在 春 夏秋 三季 都 不敢 动 这片 草场 。 为了 保住 这片 草场 , 马倌 们 可苦 了 。 狼群 也 一直 护着 这 片山 , 隔 上 五六年 , 就 会 到 这儿 杀 一批 黄羊 , 跟 人 似的 祭 山神 , 祭 腾格里 。 这片 神山 不光 救人 畜 , 也 救 狼 。 狼比人 精 , 人畜 还 没搬 过来 呢 , 它们 就 过来 了 。 白天 , 狼 躲 在 大 山尖 上 的 石头堆 里 , 还有 山 后面 雪硬 的 地方 。 夜里 下来 刨 开雪 吃 冻死 的 牛羊 。 狼 只要 有 东西 吃 , 就 不 找 人畜 的 麻烦 。

几朵 蓬松 的 白云 , 拂净 了 天空 。 老人 抬眼望 着 冰蓝 的 腾格里 , 满目 虔诚 。 陈阵 觉得 只有 在 西方 的 宗教 绘画 中 才能 看到 如此 纯净 的 目光 。

今年 这片 草场 的 雪 来得早 , 站 得 稳 。 草 的 下 半截 还 没有 变黄 就 被 雪 盖住 , 雪下 的 草 就 像 冰窖 里 储存 的 绿冻 菜 , 从 每根 空心 草管 和 雪 缝里 往外 发散 着 淡淡的 绿草 芳香 。 被 北方 邻国 大雪 和 饥饿 压迫 而 越境 的 黄 羊群 , 一到 这儿 就 像 遇到 了 冬季 里 的 绿洲 , 被 绿草 香气 所 迷倒 , 再也 不肯 转场 。 个个 的 肚子 吃 得 滚瓜溜圆 , 宛如 一个个 硕大 的 腰鼓 , 撑得 都 快 跑不动 了 。

只有 草原 狼王 和 毕利格 老人 , 才能 料到 黄 羊群 会 在 这里 犯大错 。

这群 黄羊 还 不算 庞大 , 在 陈阵来 额仑 草原 的 第一年 , 时不时 地 就 能 见到 上万只 的 特大 黄 羊群 。 据 场部 干部 说 , 在 60 年代 三年 困难 时期 , 北方 几 大 军区 的 部队 , 用 军车 和 机枪 到 草原 猎杀 过 无数 黄羊 , 以供 军区 机关 肉食 。 结果 把 境内 的 黄羊 都 赶到 境外 去 了 。 这些 年 , 边境 军事 形势 紧张 , 大规模 捕杀 黄羊 的 活动 已经 停止 , 广袤 的 额仑 草原 又 可以 见到 蔚为壮观 的 黄 羊群 。 陈阵 放羊 的 时候 , 就 可以 遇到 庞大 的 黄 羊群 , 宛如 铺天盖地 的 草原 贴 地黄 风 , 从 他 的 羊群 旁边 轻盈 掠过 , 吓 得 绵羊 山羊 扎 成堆 , 瞪 着眼 , 惊恐 而 羡慕 地 看着 那些 野羊 自由 飞奔 。

额仑 草原 的 黄羊 根本 不 把 无枪 的 人 放在眼里 。 一次 , 陈阵 骑马 拦腰 冲进 密密麻麻 的 黄 羊群 , 试图 趁 乱套 上 一只 , 尝尝 黄 羊肉 的 美味 。 可是 黄羊 跑 得 太快 了 , 它们 是 草原 上 速度 最快 的 四蹄 动物 , 即便 是 草原 上 的 最快 的 猎狗 和 最快 的 大 狼 也 追不上 。 陈阵 鞭 马冲 了 几次 , 但 连 根黄 羊毛 也 碰 不 着 。 黄羊 继续 飞奔 跳跃 , 把 他 晾 在 黄 羊群 当中 , 黄羊 就 从 他 两旁 几十米 的 地方 掠过 , 再 到 前面 不远处 重新 合拢 , 继续 赶路 。 惊得 他 只有 站 在 原地 呆呆 欣赏 的 份 了 。

眼前 的 这群 黄羊 只能 算作 中型 羊群 , 但是 , 陈阵 觉得 , 对于 几十条 狼为 一群 的 大 狼群 , 这群 黄羊 仍然 太大 了 。 都 说 狼子野心 是 世上 最大 的 野心 , 他 很 想 知道 狼群 的 胃口 和 野心 有 多 大 , 也 很 想 知道 狼群 打围 的 本事 有 多 高 。

狼群 对 这次 打围 的 机会 非常 珍惜 , 它们 围猎 的 动作 很 轻 很慢 。 只要 羊群 中多 了 几只 抬头 望 的 公羊 , 狼群 就 会 伏 在 草丛 中 一动不动 , 连呼出 的 白气 也 极轻 极柔 。

黄 羊群 继续 拼命 抢草 吃 。 两人 静下心来 等待 。 老人 轻声 说 : 黄羊 可是 草原 的 大害 , 跑得快 , 食量 大 , 你 瞅 瞅 它们 吃 下 了 多少 好草 。 一队 人畜 辛辛苦苦 省 下来 的 这片 好 草场 , 这才 几天 , 就 快 让 它们 祸害 一小半 了 。 要是 再来 几大群 黄羊 , 草 就 光 了 。 今年 的 雪大 , 闹 不好 就要 来 大白 灾 。 这片 备灾 草场 保不住 , 人畜 就 惨 了 。 亏得 有 狼群 , 不 几天 准保 把 黄羊 全 杀光 赶跑 。

陈阵 吃惊 地望 着 老人 说 : 怪不得 您 不 打 狼 呢 。

老人 说 : 我 也 打 狼 , 可 不能 多 打 。 要是 把 狼 打绝 了 , 草原 就 活不成 。 草原 死 了 , 人畜 还 能活 吗 ? 你们 汉人 总 不 明白 这个 理 。

陈阵 说 : 这 是 个 好理 , 我 现在 能 明白 一点 了 。 陈阵 心里 有些 莫名 的 激动 , 他 好像 能 模模糊糊 地 看到 狼图腾 的 幻影 。 在 两年 前 离开 北京 之前 , 他 就 阅读 和 搜集 了 许多 有关 草原 民族 的 书籍 , 那时 他 就 知道 草原 民族 信奉 狼图腾 , 但 直到 此时 他 才 好像 开始 理解 , 草原 民族 为什么 把 汉人 和 农耕 民族 最 仇恨 的 狼 , 作为 民族 的 兽 祖 和 图腾 。

老人 笑眯眯 地望 了 陈阵 一眼 说 : 你们 北京 学生 的 蒙古包 支 起来 一年 多 了 , 可围 毡 太少 , 这回 咱们 多 收点 黄羊 , 到 收购站 , 供销社 多 换点 毡子 , 让 你们 四个 过冬 能 暖和 一点 。 陈阵 说 : 这 太好了 , 我们 包 就 两层 薄围 毡 , 包里 的 墨水瓶 都 冻 爆 了 。 老人 笑 道 : 你 看 , 眼前 这群 狼 , 马上 就要 给 你们 送礼 来 了 嘛 。

在 额仑 草原 , 一只 大 的 冻 黄羊 连皮带肉 可卖 20 元 钱 , 几乎 相当于 一个 羊倌 小 半个 月 的 固定 工分 收入 。 黄 羊皮 是 上 等 皮夹克 的 原料 。 据 收购站 的 人 说 , 飞行员 的 飞行服 就是 用 黄 羊皮 做 的 。 中国 的 飞行员 还 穿 不 上 呢 。 每年 内蒙 草原 出产 的 黄 羊皮 全部 出口 , 到 苏联 、 东欧 换 钢材 、 汽车 和 军火 ; 黄羊 的 里脊肉 又 是 做 肉 罐头 的 上 等 原料 , 也 统统 出口 。 最后 剩下 的 肉 和 骨头 才 留给 国人 享用 , 是 内蒙古 各旗 县 肉食 柜台 上 的 稀货 , 凭 票证 供应 。

这年 冬季 黄羊 大批 入境 , 已 使得 边境 公社 牧场 和 旗县 领导 兴奋不已 。 各级 收购站 已 腾出 库房 , 准备 敞开 收购 。 干部 、 猎人 和 牧民 像 得到 大 鱼汛 的 渔民 一样 , 打算 大干一场 。 猎人 和 马倌 的 腿 快 , 全队 大部分 的 猎手 马倌 已经 骑上 快 马 , 带上 猎狗 和 步枪 去 追杀 黄羊 去 了 。 陈阵 整天 被 羊群 拴住 , 又 没有 枪 和 子弹 。 再说 , 羊倌 只有 四匹 马 , 不像 马倌 有 七八匹 、 十几匹 专用 马 。 知青 们 只能 眼巴巴 地看 猎手 们 去 赶猎 。 前天 晚上 , 陈阵 去 了 猎手 兰木 扎布 的 蒙古包 , 黄 羊群 过来 没 几天 , 他 已经 打 了 11 只大 黄羊 了 , 有 一枪 竟 连 穿 两只 。 几天 的 打猎 收入 就 快 赶上 马倌 三个 月 的 高 工资 。 他 得意 地 告诉 陈阵 , 他 已经 把 一年 的 烟酒 钱 挣 了 出来 , 再 打些 日子 , 就 想 买 一台 红灯 牌 半导体 收音机 , 把 新 的 留在 家里 , 把 旧 的 带到 马倌 的 流动 小包 去 。 在 他 的 包里 , 陈阵 第一次 吃 到 了 新鲜 的 黄羊 手把 肉 , 他 觉得 这才 是 草原 上 真正 的 野味 。 善 跑 的 黄羊 , 身上 没有 一点 废肉 , 每 一根 肉丝 纤维 都 是 与 狼 长期 竞技 而 历练 出来 的 精华 , 肉味 鲜得 不亚于 狍子 肉 。

自从 黄 羊群 闯入 额仑 草原 , 全队 的 北京 知青 一下子 失落 得 像 二等 公民 。 两年 下来 , 知青 已经 能 独立 放牛 放羊 , 可是 狩猎 还 一窍不通 。 然而 , 在 内蒙 中东部 边境 草原 的 游牧 生产方式 中 , 狩猎 好像 占有 更 重要 的 位置 。 蒙古 民族 的 先祖 是 黑龙江 上游 森林 中 的 猎人 , 后来 才 慢慢 进入 蒙古草原 半猎 半牧 的 , 狩猎 是 每个 家庭 的 重要 收入 、 甚至 是 主要 收入 的 来源 。 在 额仑 草原 的 牧民 中 , 马倌 的 地位 最高 , 好 猎手 大多 出于 马倌 。 可是 知青 中能 当 上 马倌 的 为数甚少 , 而 当上 马倌 的 知青 还 只有 初入 师门 的 学徒 身份 , 离 一个 好 马倌 还 差得 老远 。 所以 , 当 这次 大猎汛 来临 , 差点 认为 自己 已 成为 新 牧民 的 北京 知青 们 , 才 发现 他们 根本 靠 不 上边 。

陈阵 吃饱 了 黄 羊肉 , 收下 了 兰木 扎布 大哥 送给 他 的 一条 黄羊 腿 , 便 悻悻 地 跑 到 了 毕利格 老人 的 蒙古包 。

知青 们 虽然 都 早已 住进 了 自己 的 蒙古包 , 但是 陈阵 仍 喜欢 经常 到 老 阿爸 那里 去 。 这个 蒙古包 宽大 漂亮 , 殷实 温暖 。 内墙 一周 挂 着 蒙藏 宗教 图案 的 壁毯 , 地 上铺 着 白鹿 图案 的 地毯 。 矮方 桌上 的 木托 银碗 和 碗 架上 的 铜盆 铝壶 , 都 擦 得 锃亮 。 这里 天高皇帝远 , 红卫兵 “ 破 四旧 ” 的 狂潮 还 没有 破到 老人 壁毯 地毯 上来 。 陈阵 的 那个 蒙古包 , 四个 知青 都 是 北京 某 高中 的 同班同学 , 其中 有 三个 是 “ 黑帮 走资派 ” 或 “ 反动 学术权威 ” 的 子弟 , 由于 境遇 相似 , 思想 投缘 , 对 当时 那些 激进 无知 的 红卫兵 十分 反感 , 故而 在 1967 年冬初 , 早早 结伴 辞别 喧嚣 的 北京 , 到 草原 寻求 宁静 的 生活 , 彼此 相处 得 还 算 融洽 。 毕利格 老人 的 蒙古包 , 就 像 一个 草原 部落 大 酋长 的 营帐 , 让 他 得到 更 多 的 爱护 和 关怀 , 使 陈阵 倍感 亲切 和 安全 。

两年 来 , 老人 的 全家 已经 把 他 当作 这个 家庭 的 一个 成员 , 而 陈阵 从 北京 带来 的 满满 两 大箱 书籍 , 特别 是 有关 蒙古 历史 的 中外 书籍 , 更 拉近 了 老 阿爸 和 他 的 这个 汉族 儿子 的 关系 。 老人 极好 客 , 他 曾经 有过 几个 蒙族 说唱 艺人 的 朋友 , 知道 不少 蒙古 的 历史 和 传说 。 老人 见到 陈阵 的 书 , 尤其 是 插图 和 地图 , 马上 就 对 中国 、 俄国 、 波斯 及其 他 国家 的 作家 和 历史学家 写 的 蒙古 历史 , 产生 了 极大 的 兴趣 。 半通 汉语 的 毕利格 老人 抓紧 一切 时间 教陈阵 学蒙话 , 想 尽早 把 书 中 的 内容 弄清楚 , 也好 把 他 肚子 里 的 蒙古 故事 讲 给 陈阵 听 。 两年 下来 , 这 对 老少 的 蒙汉 对话 , 已经 进行 得 相当 流畅 了 。

但是 , 陈阵 还是 不敢 将 中国 古人 和 西方 某些 历史学家 , 对 蒙古 民族 的 仇视 和 敌意 的 内容 讲 给 老人 听 。 到 了 草原 , 陈阵 不敢 再 吟唱 岳飞 的 《 满江红 》, 不敢 “ 笑谈 ”,“ 渴饮 ”。 陈阵 很 想 探寻 历史 上 农耕 民族 和 游牧民族 的 恩怨 来 由 , 以及 人口 稀少 的 蒙古 民族 , 曾 在 人类 世界 历史 上 爆发 出 核裂变 一般 可怕 力量 的 缘由 。

陈阵本 不愿 离开 毕利格 老人 的 蒙古包 。 但是 , 水草 丰美 的 额仑 草原 , 畜群 越 扩越 大 。 有 的 一群 羊下羔 之后 , 竟达 三千多 只 , 远远 超出 一个 羊倌 看管 的 极限 。 羊群 扩大 之后 必须 分 群 , 陈阵 只好 跟着 分群 的 羊 离开 这个 蒙古包 , 与 其他 三个 同学 , 挑包 单过 。 好 在 两个 营盘 离得 不远 , 羊犬 之声 相闻 , 早出晚归 相见 ; 马鞍 未 坐 暖 , 就 已 到 邻家 。 羊群 分 群 以后 , 陈阵 仍然 经常 到 老 阿爸 家去 , 继续 他们 的 话题 。 可 这 一次 却是 为 黄羊 , 并且 与 狼 有关 。

陈阵 掀开 用驼 毛线 缀 成 吉祥图案 的 厚 毡 门帘 , 坐 到 厚厚的 地毯 上 喝 奶茶 。 老人 说 : 别 眼热 人家 打 了 那么 多 的 黄羊 , 明儿 阿爸 带你去 弄 一车 黄羊 回来 。 这些 天 我 在 山里 转 了 几圈 , 知道 哪儿 能 打着 黄羊 。 正好 , 阿爸 也 再 想 让 你 见识 见识 大 狼群 。 你 不是 总 念叨 狼 吗 ? 你们 汉人 胆子 太小 , 像 吃 草 的 羊 , 我们 蒙古人 是 吃 肉 的 狼 , 你 是 该 有点 狼胆 了 。


第二章 (1)

又 有 六七条 大狼 悄悄 加入 了 包围圈 , 三面 包围 线业 以 成形 。 Another six or seven big wolves quietly joined the encirclement, encircling the line industry on three sides to form. 陈阵用 厚厚的 羊皮 马蹄袖 拢 住口 鼻 , 低声 问道 : 阿爸 , 狼群 这会儿 就要 打围 了 吧 ? Chen Zhen covered his mouth and nose with thick sheepskin horseshoe sleeves, and asked in a low voice: "Abba, are the wolves going to be surrounded now?"

毕利格 轻声 说 : 还 得 有 一会儿 呢 , 头 狼 还 在 等 机会 。 狼 打围 比 猎人 打围 要 心细 , 你 自个儿 先 好好 琢磨 琢磨 , 头 狼 在 等 什么 ? 老人 白 毛茸茸 的 眉须 动了动 , 落下 些微 霜花 。 The white furry eyebrows of the old man moved, and a little frost flower fell. 那一 顶盖 额 、 遮脸 、 披肩 的 狐皮 草原 帽 也 结满 了 哈霜 , 将 老人 的 脸 捂 得 只 露出 眼睛 , 淡 棕黄色 的 眼珠 依然 闪着 琥珀 般 沉着 的 光泽 。 The fox fur prairie hat that covered the forehead, the face and the shawl was also covered with hafrost, covering the old man's face so that only his eyes were exposed, and the pale brown eyes still shone with a calm amber luster.

两人伏 在 雪 窝里 已有 大半天 了 。 此刻 , 两人 开始 关注 斜对面 山坡 上 的 黄羊 。 这群 黄羊 有近 千只 , 几头 长着 黑长角 的 大 公羊 , 嘴里 含着 一把 草 , 抬头 望 , 并 嗅 着 空气 , 其它 的 羊 都 在 快速 刨 雪 吃 草 。

这里 是 二 大队 冬季 抗灾 的 备用 草场 , 方圆 二三十里 地 , 是 一片 大面积 的 迎风 山地 草场 。 草高株 密 质优 , 狂风 吹 不 倒 , 大雪 盖 不住 。

老人 小声 说 : 你 仔细 看 就 明白 了 , 这片 草坡 位置 特别 好 , 迎着 前面 的 大风 口 , 迎着 西北风 , 风雪 越大 , 雪 越是 站不住 。 我 八岁 那年 , 额仑 草原 碰着 一次 几 百年不遇 的 大白 灾 , 平地 的 雪厚 得 能 盖 没 蒙古包 。 幸亏 大部分 的 人畜 , 在 几位 老人 的 带领 下 , 抢先一步 , 在 雪 下 到 快 没 膝 深 的 时候 , 集中 所有 马群 , 用 几千 匹马 冲雪 踏道 , 再用 几十 群牛趟 雪 踩 实 , 开出 一条 羊群 和 牛车 可以 挪动 的 雪路 雪槽 , 走 了 三天三夜 , 才 把 人畜 搬到 这片 草场 。 这儿 的 雪 只有 一两尺 厚 , 草 还 露出 三指 高 的 草尖 。 冻饿 得 半死 的 牛羊马 见 着 了 草 , 全都 疯叫 起来 , 冲 了 过去 。 人们 全都 扑 在 雪地 上 大哭 , 又 冲着 腾格里 一个劲地 磕头 , 磕得 满脸 是 雪 。 到 了 这儿 , 羊 和 马能 刨 雪 吃 草 , 连 不会 刨 雪 的 牛 , 跟 在 羊群 马群 后面 捡 草 吃 , 多一半 也 能活 到来 年雪化 。 那些 来不及 搬出来 的 人家 可 就 惨 喽 , 人 虽然 逃 了 出来 , 可 牲畜 差不多 全 被 大雪 埋 了 。 要是 没有 这片 草场 , 额仑 草原 的 人畜 早就 死绝 了 。 后来 , 额仑 草原 就 不怎么 怕 白灾 了 。 一旦 遇上 白灾 , 只要 搬 到 这儿 来 就 能 活命 。

老人 轻轻 叹 道 : 这 可是 腾格里 赐给 额仑 草原 人畜 的 救命 草场 。 从前 , 牧民 年 年 都 要 到 对面 山顶 上 祭拜 腾格里 和 山神 , 这 两年 一闹 运动 没 人 敢拜 了 , 可 大伙儿 心里 还 在 拜 。 这 片山 是 神山 , 额仑 草原 的 牧民 不论 天再旱 , 草 再 缺 , 在 春 夏秋 三季 都 不敢 动 这片 草场 。 为了 保住 这片 草场 , 马倌 们 可苦 了 。 狼群 也 一直 护着 这 片山 , 隔 上 五六年 , 就 会 到 这儿 杀 一批 黄羊 , 跟 人 似的 祭 山神 , 祭 腾格里 。 这片 神山 不光 救人 畜 , 也 救 狼 。 狼比人 精 , 人畜 还 没搬 过来 呢 , 它们 就 过来 了 。 白天 , 狼 躲 在 大 山尖 上 的 石头堆 里 , 还有 山 后面 雪硬 的 地方 。 夜里 下来 刨 开雪 吃 冻死 的 牛羊 。 狼 只要 有 东西 吃 , 就 不 找 人畜 的 麻烦 。

几朵 蓬松 的 白云 , 拂净 了 天空 。 老人 抬眼望 着 冰蓝 的 腾格里 , 满目 虔诚 。 陈阵 觉得 只有 在 西方 的 宗教 绘画 中 才能 看到 如此 纯净 的 目光 。

今年 这片 草场 的 雪 来得早 , 站 得 稳 。 草 的 下 半截 还 没有 变黄 就 被 雪 盖住 , 雪下 的 草 就 像 冰窖 里 储存 的 绿冻 菜 , 从 每根 空心 草管 和 雪 缝里 往外 发散 着 淡淡的 绿草 芳香 。 被 北方 邻国 大雪 和 饥饿 压迫 而 越境 的 黄 羊群 , 一到 这儿 就 像 遇到 了 冬季 里 的 绿洲 , 被 绿草 香气 所 迷倒 , 再也 不肯 转场 。 个个 的 肚子 吃 得 滚瓜溜圆 , 宛如 一个个 硕大 的 腰鼓 , 撑得 都 快 跑不动 了 。

只有 草原 狼王 和 毕利格 老人 , 才能 料到 黄 羊群 会 在 这里 犯大错 。

这群 黄羊 还 不算 庞大 , 在 陈阵来 额仑 草原 的 第一年 , 时不时 地 就 能 见到 上万只 的 特大 黄 羊群 。 据 场部 干部 说 , 在 60 年代 三年 困难 时期 , 北方 几 大 军区 的 部队 , 用 军车 和 机枪 到 草原 猎杀 过 无数 黄羊 , 以供 军区 机关 肉食 。 结果 把 境内 的 黄羊 都 赶到 境外 去 了 。 这些 年 , 边境 军事 形势 紧张 , 大规模 捕杀 黄羊 的 活动 已经 停止 , 广袤 的 额仑 草原 又 可以 见到 蔚为壮观 的 黄 羊群 。 陈阵 放羊 的 时候 , 就 可以 遇到 庞大 的 黄 羊群 , 宛如 铺天盖地 的 草原 贴 地黄 风 , 从 他 的 羊群 旁边 轻盈 掠过 , 吓 得 绵羊 山羊 扎 成堆 , 瞪 着眼 , 惊恐 而 羡慕 地 看着 那些 野羊 自由 飞奔 。

额仑 草原 的 黄羊 根本 不 把 无枪 的 人 放在眼里 。 一次 , 陈阵 骑马 拦腰 冲进 密密麻麻 的 黄 羊群 , 试图 趁 乱套 上 一只 , 尝尝 黄 羊肉 的 美味 。 可是 黄羊 跑 得 太快 了 , 它们 是 草原 上 速度 最快 的 四蹄 动物 , 即便 是 草原 上 的 最快 的 猎狗 和 最快 的 大 狼 也 追不上 。 陈阵 鞭 马冲 了 几次 , 但 连 根黄 羊毛 也 碰 不 着 。 黄羊 继续 飞奔 跳跃 , 把 他 晾 在 黄 羊群 当中 , 黄羊 就 从 他 两旁 几十米 的 地方 掠过 , 再 到 前面 不远处 重新 合拢 , 继续 赶路 。 惊得 他 只有 站 在 原地 呆呆 欣赏 的 份 了 。

眼前 的 这群 黄羊 只能 算作 中型 羊群 , 但是 , 陈阵 觉得 , 对于 几十条 狼为 一群 的 大 狼群 , 这群 黄羊 仍然 太大 了 。 都 说 狼子野心 是 世上 最大 的 野心 , 他 很 想 知道 狼群 的 胃口 和 野心 有 多 大 , 也 很 想 知道 狼群 打围 的 本事 有 多 高 。

狼群 对 这次 打围 的 机会 非常 珍惜 , 它们 围猎 的 动作 很 轻 很慢 。 只要 羊群 中多 了 几只 抬头 望 的 公羊 , 狼群 就 会 伏 在 草丛 中 一动不动 , 连呼出 的 白气 也 极轻 极柔 。

黄 羊群 继续 拼命 抢草 吃 。 两人 静下心来 等待 。 老人 轻声 说 : 黄羊 可是 草原 的 大害 , 跑得快 , 食量 大 , 你 瞅 瞅 它们 吃 下 了 多少 好草 。 一队 人畜 辛辛苦苦 省 下来 的 这片 好 草场 , 这才 几天 , 就 快 让 它们 祸害 一小半 了 。 要是 再来 几大群 黄羊 , 草 就 光 了 。 今年 的 雪大 , 闹 不好 就要 来 大白 灾 。 这片 备灾 草场 保不住 , 人畜 就 惨 了 。 亏得 有 狼群 , 不 几天 准保 把 黄羊 全 杀光 赶跑 。

陈阵 吃惊 地望 着 老人 说 : 怪不得 您 不 打 狼 呢 。

老人 说 : 我 也 打 狼 , 可 不能 多 打 。 要是 把 狼 打绝 了 , 草原 就 活不成 。 草原 死 了 , 人畜 还 能活 吗 ? 你们 汉人 总 不 明白 这个 理 。

陈阵 说 : 这 是 个 好理 , 我 现在 能 明白 一点 了 。 陈阵 心里 有些 莫名 的 激动 , 他 好像 能 模模糊糊 地 看到 狼图腾 的 幻影 。 在 两年 前 离开 北京 之前 , 他 就 阅读 和 搜集 了 许多 有关 草原 民族 的 书籍 , 那时 他 就 知道 草原 民族 信奉 狼图腾 , 但 直到 此时 他 才 好像 开始 理解 , 草原 民族 为什么 把 汉人 和 农耕 民族 最 仇恨 的 狼 , 作为 民族 的 兽 祖 和 图腾 。

老人 笑眯眯 地望 了 陈阵 一眼 说 : 你们 北京 学生 的 蒙古包 支 起来 一年 多 了 , 可围 毡 太少 , 这回 咱们 多 收点 黄羊 , 到 收购站 , 供销社 多 换点 毡子 , 让 你们 四个 过冬 能 暖和 一点 。 陈阵 说 : 这 太好了 , 我们 包 就 两层 薄围 毡 , 包里 的 墨水瓶 都 冻 爆 了 。 老人 笑 道 : 你 看 , 眼前 这群 狼 , 马上 就要 给 你们 送礼 来 了 嘛 。

在 额仑 草原 , 一只 大 的 冻 黄羊 连皮带肉 可卖 20 元 钱 , 几乎 相当于 一个 羊倌 小 半个 月 的 固定 工分 收入 。 黄 羊皮 是 上 等 皮夹克 的 原料 。 据 收购站 的 人 说 , 飞行员 的 飞行服 就是 用 黄 羊皮 做 的 。 中国 的 飞行员 还 穿 不 上 呢 。 每年 内蒙 草原 出产 的 黄 羊皮 全部 出口 , 到 苏联 、 东欧 换 钢材 、 汽车 和 军火 ; 黄羊 的 里脊肉 又 是 做 肉 罐头 的 上 等 原料 , 也 统统 出口 。 最后 剩下 的 肉 和 骨头 才 留给 国人 享用 , 是 内蒙古 各旗 县 肉食 柜台 上 的 稀货 , 凭 票证 供应 。

这年 冬季 黄羊 大批 入境 , 已 使得 边境 公社 牧场 和 旗县 领导 兴奋不已 。 各级 收购站 已 腾出 库房 , 准备 敞开 收购 。 干部 、 猎人 和 牧民 像 得到 大 鱼汛 的 渔民 一样 , 打算 大干一场 。 猎人 和 马倌 的 腿 快 , 全队 大部分 的 猎手 马倌 已经 骑上 快 马 , 带上 猎狗 和 步枪 去 追杀 黄羊 去 了 。 陈阵 整天 被 羊群 拴住 , 又 没有 枪 和 子弹 。 再说 , 羊倌 只有 四匹 马 , 不像 马倌 有 七八匹 、 十几匹 专用 马 。 知青 们 只能 眼巴巴 地看 猎手 们 去 赶猎 。 前天 晚上 , 陈阵 去 了 猎手 兰木 扎布 的 蒙古包 , 黄 羊群 过来 没 几天 , 他 已经 打 了 11 只大 黄羊 了 , 有 一枪 竟 连 穿 两只 。 几天 的 打猎 收入 就 快 赶上 马倌 三个 月 的 高 工资 。 他 得意 地 告诉 陈阵 , 他 已经 把 一年 的 烟酒 钱 挣 了 出来 , 再 打些 日子 , 就 想 买 一台 红灯 牌 半导体 收音机 , 把 新 的 留在 家里 , 把 旧 的 带到 马倌 的 流动 小包 去 。 在 他 的 包里 , 陈阵 第一次 吃 到 了 新鲜 的 黄羊 手把 肉 , 他 觉得 这才 是 草原 上 真正 的 野味 。 善 跑 的 黄羊 , 身上 没有 一点 废肉 , 每 一根 肉丝 纤维 都 是 与 狼 长期 竞技 而 历练 出来 的 精华 , 肉味 鲜得 不亚于 狍子 肉 。

自从 黄 羊群 闯入 额仑 草原 , 全队 的 北京 知青 一下子 失落 得 像 二等 公民 。 两年 下来 , 知青 已经 能 独立 放牛 放羊 , 可是 狩猎 还 一窍不通 。 然而 , 在 内蒙 中东部 边境 草原 的 游牧 生产方式 中 , 狩猎 好像 占有 更 重要 的 位置 。 蒙古 民族 的 先祖 是 黑龙江 上游 森林 中 的 猎人 , 后来 才 慢慢 进入 蒙古草原 半猎 半牧 的 , 狩猎 是 每个 家庭 的 重要 收入 、 甚至 是 主要 收入 的 来源 。 在 额仑 草原 的 牧民 中 , 马倌 的 地位 最高 , 好 猎手 大多 出于 马倌 。 可是 知青 中能 当 上 马倌 的 为数甚少 , 而 当上 马倌 的 知青 还 只有 初入 师门 的 学徒 身份 , 离 一个 好 马倌 还 差得 老远 。 所以 , 当 这次 大猎汛 来临 , 差点 认为 自己 已 成为 新 牧民 的 北京 知青 们 , 才 发现 他们 根本 靠 不 上边 。

陈阵 吃饱 了 黄 羊肉 , 收下 了 兰木 扎布 大哥 送给 他 的 一条 黄羊 腿 , 便 悻悻 地 跑 到 了 毕利格 老人 的 蒙古包 。

知青 们 虽然 都 早已 住进 了 自己 的 蒙古包 , 但是 陈阵 仍 喜欢 经常 到 老 阿爸 那里 去 。 这个 蒙古包 宽大 漂亮 , 殷实 温暖 。 内墙 一周 挂 着 蒙藏 宗教 图案 的 壁毯 , 地 上铺 着 白鹿 图案 的 地毯 。 矮方 桌上 的 木托 银碗 和 碗 架上 的 铜盆 铝壶 , 都 擦 得 锃亮 。 这里 天高皇帝远 , 红卫兵 “ 破 四旧 ” 的 狂潮 还 没有 破到 老人 壁毯 地毯 上来 。 陈阵 的 那个 蒙古包 , 四个 知青 都 是 北京 某 高中 的 同班同学 , 其中 有 三个 是 “ 黑帮 走资派 ” 或 “ 反动 学术权威 ” 的 子弟 , 由于 境遇 相似 , 思想 投缘 , 对 当时 那些 激进 无知 的 红卫兵 十分 反感 , 故而 在 1967 年冬初 , 早早 结伴 辞别 喧嚣 的 北京 , 到 草原 寻求 宁静 的 生活 , 彼此 相处 得 还 算 融洽 。 毕利格 老人 的 蒙古包 , 就 像 一个 草原 部落 大 酋长 的 营帐 , 让 他 得到 更 多 的 爱护 和 关怀 , 使 陈阵 倍感 亲切 和 安全 。

两年 来 , 老人 的 全家 已经 把 他 当作 这个 家庭 的 一个 成员 , 而 陈阵 从 北京 带来 的 满满 两 大箱 书籍 , 特别 是 有关 蒙古 历史 的 中外 书籍 , 更 拉近 了 老 阿爸 和 他 的 这个 汉族 儿子 的 关系 。 老人 极好 客 , 他 曾经 有过 几个 蒙族 说唱 艺人 的 朋友 , 知道 不少 蒙古 的 历史 和 传说 。 老人 见到 陈阵 的 书 , 尤其 是 插图 和 地图 , 马上 就 对 中国 、 俄国 、 波斯 及其 他 国家 的 作家 和 历史学家 写 的 蒙古 历史 , 产生 了 极大 的 兴趣 。 半通 汉语 的 毕利格 老人 抓紧 一切 时间 教陈阵 学蒙话 , 想 尽早 把 书 中 的 内容 弄清楚 , 也好 把 他 肚子 里 的 蒙古 故事 讲 给 陈阵 听 。 两年 下来 , 这 对 老少 的 蒙汉 对话 , 已经 进行 得 相当 流畅 了 。

但是 , 陈阵 还是 不敢 将 中国 古人 和 西方 某些 历史学家 , 对 蒙古 民族 的 仇视 和 敌意 的 内容 讲 给 老人 听 。 到 了 草原 , 陈阵 不敢 再 吟唱 岳飞 的 《 满江红 》, 不敢 “ 笑谈 ”,“ 渴饮 ”。 陈阵 很 想 探寻 历史 上 农耕 民族 和 游牧民族 的 恩怨 来 由 , 以及 人口 稀少 的 蒙古 民族 , 曾 在 人类 世界 历史 上 爆发 出 核裂变 一般 可怕 力量 的 缘由 。

陈阵本 不愿 离开 毕利格 老人 的 蒙古包 。 但是 , 水草 丰美 的 额仑 草原 , 畜群 越 扩越 大 。 有 的 一群 羊下羔 之后 , 竟达 三千多 只 , 远远 超出 一个 羊倌 看管 的 极限 。 羊群 扩大 之后 必须 分 群 , 陈阵 只好 跟着 分群 的 羊 离开 这个 蒙古包 , 与 其他 三个 同学 , 挑包 单过 。 好 在 两个 营盘 离得 不远 , 羊犬 之声 相闻 , 早出晚归 相见 ; 马鞍 未 坐 暖 , 就 已 到 邻家 。 羊群 分 群 以后 , 陈阵 仍然 经常 到 老 阿爸 家去 , 继续 他们 的 话题 。 可 这 一次 却是 为 黄羊 , 并且 与 狼 有关 。

陈阵 掀开 用驼 毛线 缀 成 吉祥图案 的 厚 毡 门帘 , 坐 到 厚厚的 地毯 上 喝 奶茶 。 老人 说 : 别 眼热 人家 打 了 那么 多 的 黄羊 , 明儿 阿爸 带你去 弄 一车 黄羊 回来 。 这些 天 我 在 山里 转 了 几圈 , 知道 哪儿 能 打着 黄羊 。 正好 , 阿爸 也 再 想 让 你 见识 见识 大 狼群 。 你 不是 总 念叨 狼 吗 ? 你们 汉人 胆子 太小 , 像 吃 草 的 羊 , 我们 蒙古人 是 吃 肉 的 狼 , 你 是 该 有点 狼胆 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