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二十章 (3)

第二十章 (3)

在 草甸 上 , 原始 马战 仍 打 得 不可开交 。 打着 打着 , 那匹 美丽 的 “ 白雪公主 ”, 终于 被 一匹 得胜 马 圈进 它 的 马群 。 失败者 不服气 , 狂 冲过来 , 朝小 母马 就是 几蹄 , 小 公主 被 踢翻 在 地 , 不 知道 该 向 谁 求救 , 卧 在 草地上 哀伤 地长 嘶 起来 。 小 公主 的 妈妈 焦急 地 就要 上前 援救 , 但 被 恶魔 似的 丈夫 几 蹄子 就 打 回 了 马群 。

杨克 实在 是 看不下去 了 , 他 推 了 推张 继原 说 : 你们 马倌 怎么 也 不管 管 ?

张继原 说 : 怎么 管 ? 你 一去 , 马战 就 停 , 你 一 走 大战 又 起 。 牧民 马倌 也 不管 , 这是 马群 的 生存 战 , 千年 万年 就 这样 。 整个 夏季 , 儿 马子 不 把 所有 女儿 赶 出 家门 、 不 把 所有 的 小 母马 争抢 瓜分 完毕 , 这场 马战 就 不会 停止 。 每年 一直 要 到 夏末秋 初 才能 休战 , 到 那 时候 , 最 凶猛 的 儿 马子 能 抢 到 最 多 的 小 母马 , 而 最弱 最 胆小 的 儿 马子 , 只能 捞 到 人家 不要 的 小 母马 。 最惨 的 儿 马子 甚至 连 一个 小妾 也 捞 不 着 。 夏季 这场 残酷 的 马战 中 , 会 涌现出 最 勇猛 的 儿 马子 , 它 配出 的 后代 也 最 厉害 , 速度快 , 脑子 灵 , 性格 凶猛 。 战斗 竞争 出好 马 , 通过 一年一度 的 马战 , 儿 马子 胆量 战技 也 越 强越 精 , 它 的 家族 也 就 越来越 兴旺 。 这 也 是 儿 马子 锻炼 斗狼 杀 狼 , 看家 护群 本领 的 演习场 。 没有 一年一度 的 马战 演习 , 蒙古马 群 根本无法 在 草原 生存 。

陈阵 说 : 看来 能 跑 善战 , 震惊 世界 的 蒙古马 , 真是 让 草原 狼 给 逼出来 的 。

张继原 说 : 那 当然 。 草原 狼 不光 是 培养 了 蒙古 武士 , 也 培育 了 蒙古 战马 。 中国 古代 汉人 政权 也 有 庞大 的 骑兵 , 可是 汉人 的 马 , 大多 是 在 马场 马 圈里 喂养 出来 的 。 咱们 下乡 劳动 过 , 农村 养马 的 过程 咱们 还 不 知道 吗 ? 马 放在 圈里 养 , 有人 喂 水添料 , 晚上 再 加 夜草 。 内地 马 哪见 过 狼 啊 , 也 从来 没有 马战 。 马 配种 不用 打 得 你死我活 , 全由人来 包办 , 把 母马 拴 在 柱子 旁边 , 人 再 牵 一匹 种 马来 配 就 得 了 , 等配 完 了 母马 还 不 知道 公马 长得 什么样 。 这种 马 的 后代 哪 还有 个性 和 战斗力 ?

杨克笑 道 : 包办婚姻 包 出来 的 种 , 准傻 ! 幸亏 咱们 哥 仨 都 不是 包办 出来 的 种 , 还有 救 。 不过 现在 农村 的 包办婚姻 还 很 普遍 , 但是 总算 比 耕马 强 一点 , 小媳妇 们 还 能 知道 男人 长得 什么样 。

陈阵 说 : 这 在 中国 可真 算是 个 大 进步 了 。

张继原 又 说 : 中原 汉人 的 马 , 只是 苦力 , 白天 干活 , 晚上 睡觉 , 跟 农民 的 作息 没什么 两样 。 所以 汉人 这边 是 劳动 农民 和 劳动 马 , 当然 就 打 不过 蒙古草原 的 战士 加 战马 了 。

杨克叹 道 : 傻 马上 阵能 不败 吗 ? 可马 傻 的 根本原因 还是 人 傻 。 傻兵 骑 傻 马 , 夜半 临 深潭 。

三人 苦笑 。

张继原 继续 说 : 战斗 性格 还 真 比 和平 劳动 性格 更 重要 。 世界 上 劳动量 最大 的 工程 —— 长城 , 仍 是 抗 不过 世界 上 最小 民族 的 骑兵 。 光 会 劳动 不会 战斗 是 什么 ? 就是 那些 阉马 , 任劳任怨 任人 骑 , 一 遇到 狼 , 掉头 就 逃 , 哪敢 像儿 马子 那样 猛咬 狠 踢 。 在 马群 里 呆 久 了 就 可以 发现 , 马群 里 有 不少 大 阉马 , 它们 的 个头 、 体重 、 牙齿 和 蹄子 , 跟儿 马子 也 差 不了 太 多 , 如果 它敢 跟 狼 拼命 的话 , 狼 肯定 打 不过 它 。 可是 为什么 大部分 阉马见 狼 就 逃 呢 ? 原因 就是 强悍 的 雄性 和 勇气 被 阉割 掉 了 。

杨克 赞同 地说 : 唉 , 长城 万里 是 死 劳动 , 可 人家 草原 骑兵 是 活 的 战斗 , 绕个 几百几千 里 玩 似的 。 有 一次 蒙古 骑兵 与 金国 交战 , 攻打 居庸关 打不动 , 人家 马上 南下 几百里 , 打下 毫无 防备 的 紫荆关 , 再 从 南边 攻 北京 , 一攻 就 下来 了 。

陈阵 说 : 我 觉得 咱们 过去 受 的 教育 , 把 劳动 捧得 太 极端 。 劳动 创造 了 人 , 劳动 创造 了 一切 。 勤劳 的 中国 人民 最爱 听 这个 道理 。 实际上 , 光靠 劳动 创造 不了 人 。 如果 猿猴 光 会 劳动 不会 战斗 , 它们 早就 被 猛兽 吃光 了 , 哪 还 轮 得 上 劳动 创造 以后 的 “ 一切 ”。 猿人 发明 的 石斧 , 你 说 这 是 劳动工具 还是 武器 ? 或者 二者 兼而有之 ?

杨克说 : 石斧 当然 首先 是 武器 , 不过 用 石斧 也 可以 砸 核桃 吃 。

陈阵 笑 道 : 劳动 光荣 , 劳动 神圣 。 勤劳 是 华夏民族 的 一大 优势 , 是 未来 民族 复兴 的 雄厚 资本 。 但是 劳动 不是 万能 的 和 无害 的 , 劳动 之中 还有 奴隶劳动 , 奴役 性 劳动 , 专政 下 的 劳动 , 劳改 式 的 劳动 , 做牛做马 的 劳动 。 这种 劳动 光荣 神圣 吗 ? 可以 赞美 吗 ? 而 奴隶主 , 封建主 最 喜欢 和 赞美 这种 劳动 。 自己 不 劳动 甚至 剥削 别人 劳动 的 人 , 同样 也 会 高唱 赞美 劳动 的 歌曲 。

杨克 忿忿 说 : 我 最恨 的 就是 这种 人 , 真 应该 用 石斧 好好 收拾 收拾 他们 。

陈阵 思索 着 说 : 劳动 之中 还有 无效劳动 , 破坏性 劳动 和 毁灭性 劳动 。 两千多年 以前 , 修建 阿房宫 的 劳动 , 就 把 整个 四川 的 森林 砍光 了 ,“ 蜀山 兀 , 阿房 出 ”, 这种 劳动 多 可恶 。 世界 上 许多 农耕 民族 的 垦荒 劳动 , 其 结果 是 劳动 出 一片 大 沙漠 , 最后 把 自己 的 民族 和 文明 都 埋葬 了 。 而且 , 世界 上 最 重要 的 一些 东西 , 都 不是 劳动 可以 创造 出来 的 。 比如 , 劳动 创造 不了 和平 、 安全 、 巩固 的 国防 ; 劳动 创造 不了 自由 、 民主 、 平等 及其 制度 ; 劳动 创造 不了 强烈要求 实现 自由民主 平等 的 民族 性格 。 不会 战斗 的 劳动者 , 只是 苦力 、 顺民 、 家畜 、 牛马 。 自由民主 平等 不 可能 成为 他们 的 战斗 口号 。 世界 上 人口 最 多 、 最 勤劳 、 劳动 历史 最长 、 并且 从未 中断 过 劳动 的 华夏 人民 , 却 创造 不 出 劳动 历史 短得 多 的 西方 民族所 创造 的 先进 发达 的 文明 ……

儿 马子 终于 暂时 休战 , 都 去往 肚子 里 填草 了 。 小 母马 们 , 趁机 又 逃回 妈妈 身边 , 大 母马 心疼 地用 厚厚的 嘴唇 给 女儿 撸 毛 揉 伤 。 但 小 母马 只要 一 看到 父亲 瞪眼 喷鼻向 它 怒吼 , 就 吓 得 乖乖 跑 回 自己 的 新家 , 远远地 与 妈妈 相望 , 四目 凄凉 。

杨克 由衷 地说 : 以后 我 还 真得 多 到 马群 去 上 上课 。 当年 威震天下 的 蒙古 骑兵 都 是从 马群 大学 中 毕业 出来 的 高材生 。

高 建中 赶 了 一辆 牛车 兴冲冲 地 回来 。 他 大喊 : 咱们 赚 了 ! 我 抢 了 大 半桶 野鸭蛋 ! 三人 跑 过去 , 从 车上 拎 下 沉甸甸 的 大 水桶 , 里面 大约 有 七八十个 长 圆形 野鸭蛋 , 其中 有 一些 破 了 , 裂 了 口子 , 金黄色 的 汁液 从 蛋壳 的 缝隙 里 渗出来 。

杨克说 : 你 可是 一下子 就 消灭 了 一大群 野鸭 啊 。

高 建中 说 : 王军立 他们 都 在 那儿 抢 呢 。 西南 的 泡子 边 , 小河边 的 草里 沙窝 里 , 走 不了 十几步 就 能 找到 一窝 野鸭蛋 , 一窝 就 有 十几个 。 先去 的 人 都 抢 了 好 几桶 了 。 跟 谁 抢 ? 跟 马群 抢 呗 。 马群 去 饮水 一 踩 一 大片 , 河边 泡子 边 尽 是 蛋黄 碎 蛋壳 , 看着 真 心疼 啊 。

陈阵 问 : 还有 没有 ? 咱们 再 去 抢点 回来 , 吃 不了 就 腌 咸鸭蛋 。

高 建中 说 : 这边 没 了 , 四群 马一过 还 能 剩下 多少 , 泡子 东边 可能 还有 。

杨克 冲着 张继原 大 吼 : 马群 真够 浑 的 , 你们 马倌 也 不 长点 眼睛 。

张继原 说 : 谁 知道 河边 草里 有 野鸭蛋 啊 。

高 建中 看到 了 家门口 下面 不远 的 马群 , 立即 对 张继原 说 : 哪有 把 马群 放在 自己 家门口 的 , 把 草 吃光 了 , 我 的 牛 吃 什么 。 你 快 把 马群 赶走 , 再 回来 吃 摊 鸭蛋 。

陈阵 说 : 他 骑 的 可是 生 个子 , 上马 下马 不 容易 , 还是 让 他 吃 了 再 走 吧 。 他 刚才 给 我们 俩 上 了 一课 , 也 得 犒赏 犒赏 他 。 又 对 张继原 说 : 别 走别 走 , 这么 多 的 破蛋 我们仨 吃 不了 。

高 建中 吩咐 说 : 你们 都 过来 , 把 破蛋 好蛋 分开 挑出来 。 我 两年 没 吃 到 摊鸡蛋 了 , 这次 咱们 吃个 够 。 正好 包 里 还有 不少 山葱 , 野葱 摊野蛋 , 是 真正 的 野味 , 一定 特香 。 杨克 你 去 剥葱 , 陈阵 你 去 打蛋 , 继原 去 搓 一大 簸箕 干 牛粪 来 , 我 掌勺 。

挑 的 结果 , 一半 好蛋 , 一半 破蛋 。 每人 先 可以 吃 上 八九个 破蛋 , 四人 乐得 像 过节 。 不一会儿 , 羊油 、 山葱 和 野鸭蛋 浓烈 的 混合 油香 溢出 蒙古包 , 在 草原 上 随风飘 散 。 狗们 全都 流着 口水 摇着 尾巴 挤 在 门口 , 小狼 把 铁链 挣得 哗哗 响 , 也 馋 得 蹦高 , 凶相毕露 。 陈阵 准备 留出 一份 喂 狼 , 想 看看 小狼 吃 不吃 羊油 摊 野鸭蛋 。

四人 在 蒙古包 里 狼吞虎咽 地 吃 了 一碗 又 一碗 。 正 吃 在 兴头上 , 忽然 听到 嘎斯迈 在 包外 大声 高叫 : 好 啊 , 吃 这么 香 的 东西 , 也 不 叫 我 。 嘎斯迈 带 着 巴 雅尔 , 扒拉 开狗进 了 包 。 陈阵 和 杨克 立刻 让 坐 , 请 两人 坐在 北面 地毡 主座 的 位置 上 , 陈阵 一边 给 两人盛 鸭蛋 , 一边 说 : 我 以为 牧民 不吃 这种 东西 呢 , 来 , 你们 先 尝尝 。

嘎斯迈 说 : 我 在 家里 就 闻到 香味 了 , 太香 了 , 隔 着 一里 地 都 能 闻见 , 馋 得 我 像 狗 一样 流口水 了 , 连 我家 的 狗 都 跟 来 了 。 我 怎么 不敢 吃 ? 我 吃 我 吃 ! 说完 就 拿 筷子 夹 了 一大块 , 放到 嘴里 , 嚼 了 几口 , 连 说 好吃 好吃 。 巴 雅尔 更是 吃 得 像 小 狼 一样 贪婪 。 吃 在 碗 里 望 着 锅里 , 担心 锅底朝天 。 草原 牧民 一天 早上 一顿 奶食 、 肉 和 茶 , 晚上 一顿 主餐 , 不吃 中饭 。 这时 母子俩 都 确实 饿 了 。 嘎斯迈 说 : 这 东西 太 好吃 了 , 我 的 “ 馆子 ” 的 吃 啦 。 不用 进城 啦 , 今天 一定 得 让 我 吃 个 饱 。

额仑 草原 的 牧民 把 汉家菜 叫作 “ 馆子 ”, 都 喜欢 吃 “ 馆子 ”。 近年来 , 牧民 的 饮食 中 也 开始 出现 汉菜 的 佐料 , 牧民 喜欢 花椒 、 酱油 和 大葱 , 有 的 牧民 也 喜欢 辣椒 , 但 所有 的 牧民 都 不 喜欢 醋 、 蒜 、 生姜 和 八角 大 料 , 说大料 “ 臭臭 的 ”。

陈阵 赶紧 说 : 往后 我们 做 “ 馆子 ” 一定 请 你们 来 吃 。

高 建中 经常 吃嘎斯迈 送来 的 黄油 、 奶豆腐 、 奶皮子 , 也 经常 去 她家 喝 奶茶 吃 手把 肉 。 他 最 喜欢 吃嘎斯迈 做 的 蒙古 奶食 肉食 , 这次 终于 得到 回报 的 机会 了 。 他 笑 着 说 : 我 这儿 有 一 大桶 呢 , 破 的 不够 就 吃 好 的 , 保 你 吃 够 。 他 连忙 把 破蛋 放在 一边 , 一连 敲 了 五六个 好蛋 , 专门 为嘎斯迈 母子 摊一锅 。

嘎斯迈 说 : 可 阿爸 不吃 这 东西 , 他 说 这 是 腾格里 的 东西 不能 动 , 我 只好 到 你们 这儿 来 吃 啦 。

陈阵 说 : 去年 我 见到 阿爸 向 场部 干部 家属 要 了 十几个 鸡蛋 , 那 是 怎么回事 ?

嘎斯迈 说 : 那 是因为 马得 了 病 上 了 火 , 他 捏住 马 鼻子 , 让 马 抬起 头 , 再 在 马牙上 把 两个

这 东西 打破 , 灌 下去 。 灌 几次 马病 就 好 啦 。

杨克 小声 跟 张继原 嘀咕 : 这事坏 了 , 咱们 来 了 , 牧民 也 开始 跟着 咱们 吃 他们 原来 不吃 的 东西 了 , 再 过 几年 这儿 不要 说 天鹅 了 , 连 野鸭子 也 见不着 了 。

巴 雅尔 越 吃 越 来劲 , 他 满嘴 流油 地 对 高 建中 说 : 我 知道 哪儿 还有 这 东西 , 你 再 给 我们 做 一碗 , 我 明天 带你去 捡 。 土坡 上 废獭 洞 的 口子 里面 准有 , 早上 我 找 羊羔 的 时候 , 就 在 小河 旁边 见到 过 。

高 建中 高兴 地说 : 太好了 , 小河边 是 有 一个 土包 , 还 真 有 不少 沙洞 呢 , 马群 肯定 踩 不 着 。 他 一边 摊着 蛋 , 一边 让 陈阵 再 敲出 一些 蛋来 。 又 是 一大 张 油汪汪 厚 嫩嫩的 摊 鸭蛋 出 了 锅 , 这回 高 建中 把 蛋 饼 用 锅铲 一切 两半 , 盛到 嘎斯迈 母子 的 碗 里 , 母子俩 吃 得 满头 冒汗 。 油锅 里 油烟 一冒 , 一大 盆打 好 的 蛋汁 , 又 刺啦 啦 地下 了 锅 。

等 摊蛋出 了 锅 以后 , 陈阵 接过 锅铲 说 : 我 再 让 你们 俩 吃 新花样 。 他往 锅里 放 了 一点 羊油 , 开始 煎 荷包蛋 , 不一会儿 , 锅里 就 出现 了 两个 焦黄 白嫩 的 荷包 形 的 标准 煎蛋 。 嘎斯迈 母子俩 跪 起身 来看 锅 , 看 得 眼睛 都 直 了 。 陈阵 给 他们 俩一 人盛 了 一个 , 并 浇 了 一点 化开 的 酱油膏 。 嘎斯迈 一边 吃 一边 说 : 这个 新 东西 更 好吃 啦 , 你 再 给 我们 做 两个 。 杨克 笑嘻嘻 地说 : 呆 会儿 我 给 你 做 一碗 韭菜 炒 鸭蛋 , 你们 吃饱 以后 , 再 让 张继原 给 你们 做 一锅 鸭蛋 葱花 汤 。 我们 四个 的 手艺 一个 也 不 落下 了 。

蒙古包 里 油烟 和 菜 香 弥漫 , 六个 人 吃 撑得 有点 恶心 了 , 才 放下 碗筷 。 这顿 野鸭蛋 宴 消灭 了 大 半桶 鸭蛋 。

嘎斯迈 急 着 要 走 , 刚 搬家 , 里里外外 的 活儿 多 , 她 打着 饱嗝 回头 笑了笑 说 : 你们 可别 跟 阿爸 说 啊 。 过 几天 , 你们 几个 都 上 我 那儿 去 吃 奶皮子 拌 炒米 。

高 建中 对巴 雅尔 说 : 明天 一定 带我去 找 鸭蛋 啊 。

陈阵 追上 巴勒 , 悄悄地 给 它 的 嘴里塞 了 一大块 摊蛋 , 巴勒 马上 把 蛋 吐 在 草地上 看 了 看 , 又 闻 了 闻 、 舔 了 舔 , 确信 这是 主人 刚才 吃 的 好 东西 时 , 才 眉开眼笑 地 吃 到 嘴里 , 咂 着 滋味 慢慢 咽下 , 还 不 忘 向 陈阵 摇尾 答谢 。

人 都 散 了 , 陈阵 心里 惦着 自己 的 小 狼 , 赶紧 跑 去 看 。

一眼 看 去 , 小狼 竟然 没 了 。 陈阵 冒出 一头 冷汗 , 慌忙 跑 近 一看 , 却 见 小 狼 原来 是 放 扁 了 身子 , 下巴 贴 地 , 趴 躲 在 高高的 草丛里 。 一定 是 刚才 的 两个 陌生人 和 一大群 陌生 狗 把 它 吓成 这样 , 看来 小狼 天生 具有 隐蔽 的 才能 , 陈阵 这 才 松 了 一口气 。 小狼 探头 看 了 看 陌生人 和 狗 都 不在 了 , 才 跳 起来 , 上下左右 闻着 陈阵 身上 浓重 的 煎蛋 油烟 香气 , 还 不断 地 舔 陈阵 的 油手 。

陈阵 转身 进包 , 向 高 建中 要 了 六七个 破 鸭蛋 , 又 加大 羊油 量 , 为 小 狼 和 狗们 做 最后 一锅 摊 鸭蛋 。 虽然 不 可能 让 它们 吃饱 , 但 他 决定 必须 要 让 它们 尝一尝 。 草原 狗 对 零食 点心 的 喜爱 有时 超过 主餐 , 喂 零食 也 是 人 亲近 狗 的 好 法子 。 陈阵 摊 好 了 蛋 , 把 它 分成 四大块 三小块 , 四块 大 的 给 三条 大狗 和 小 狼 , 三块 小 的 给 三条 小狗 。 狗们 还 挤 在 门口 不肯 走 , 陈阵 先 把 小 狼 的 那块 藏 好 , 然后 , 蹲 在 门口 用炉 铲 像 敲 木鱼 那样 , 轻轻 敲 了 敲 每条 狗 的 脑门 , 让 它们 不准 抢 , 必须 排队 领食 。 再 拿 了 最大 的 一块 蛋 递给 二郎 , 二郎 把 蛋块 叼 住 , 尾巴 摇 得 有点 摆度 了 。

陈阵 等 狗们 满意 地到 草地上 玩去 了 , 又 等到 摊蛋 完全 放凉 了 , 才 把 小 狼 的 那份 蛋 放到 食盆里 向 小 狼 走 去 。 杨克 、 张继原 和 高 建中 都 跟着 走 过来 , 想 看看 小狼 吃 不吃 摊 鸭蛋 , 这 可是 草原 狼 从来没 见 过 吃 过 的 东西 。 陈阵 高喊 : 小狼 , 小狼 , 开饭 喽 。 食盆 一 放进 狼圈 , 小狼 像 饿狼 扑羔 一样 , 把 羊油 味十足 的 摊 鸭蛋 一口 咬到 嘴里 , 囫囵 吞下 , 连 一秒钟 都 没有 。

四人 大失所望 。 张继原 说 : 狼 也 真是 可怜 , 把 东西 吞到 肚子 里 就算 幸福 了 。 狼 的 字典 里 没有 “ 品尝 ” 这个 字眼 。

高 建中 心疼 地说 : 真是 白白 糟蹋 了 那么 好 的 鸭蛋 。

陈阵 只好 解嘲 地说 : 没准 狼 的 味蕾 都 长 在 胃里 了 。

三 人大 笑 。

陈阵 留在 蒙古包 里 , 收拾 刚 搬 来 的 乱家 。 其他 三人 准备 去 马群 、 牛群 和 羊群 。 陈阵 对 张继原 说 : 嗳 , 要 不要 让 我 揪住 马 耳朵 帮 你 上马 ?

张继原 说 : 那 倒 不用 , 生 个子 很 聪明 , 它 一 看 我 要 回 马群 , 准不给 我 捣乱 。

陈阵 又 问 : 你 骑 这匹 小马 , 怎么 换马 ? 它 能 追上 你 的 大马 吗 ?

张继原 说 : 马倌 都 有 一 两匹 老实 马 , 你 喊 它 一声 或者 用 套马 杆 敲敲 它 的 屁股 , 它 就 停 , 不用 追 , 也 不用 套 。 马倌 要是 没 这种 马 , 万一 一个 人 在 马群 里 被 烈马 摔下来 , 没马 骑 了 , 马群 又 跑 了 , 那 就 惨 啦 。 要 在 冬天 , 非 冻死 在 深山 里 不可 。

张继原 拿 了 一些 换洗 的 衣服 , 又 跟 陈阵 借 了 一本 杰克 · 伦敦 的 《 海狼 》, 出 了 包 。

张继原 果然 轻松 上马 , 又 在 马群 里 顺利 换马 , 然后 赶着 马群 向 西南 大山 方向 跑 去 。


第二十章 (3)

在 草甸 上 , 原始 马战 仍 打 得 不可开交 。 打着 打着 , 那匹 美丽 的 “ 白雪公主 ”, 终于 被 一匹 得胜 马 圈进 它 的 马群 。 失败者 不服气 , 狂 冲过来 , 朝小 母马 就是 几蹄 , 小 公主 被 踢翻 在 地 , 不 知道 该 向 谁 求救 , 卧 在 草地上 哀伤 地长 嘶 起来 。 小 公主 的 妈妈 焦急 地 就要 上前 援救 , 但 被 恶魔 似的 丈夫 几 蹄子 就 打 回 了 马群 。

杨克 实在 是 看不下去 了 , 他 推 了 推张 继原 说 : 你们 马倌 怎么 也 不管 管 ?

张继原 说 : 怎么 管 ? 你 一去 , 马战 就 停 , 你 一 走 大战 又 起 。 牧民 马倌 也 不管 , 这是 马群 的 生存 战 , 千年 万年 就 这样 。 整个 夏季 , 儿 马子 不 把 所有 女儿 赶 出 家门 、 不 把 所有 的 小 母马 争抢 瓜分 完毕 , 这场 马战 就 不会 停止 。 每年 一直 要 到 夏末秋 初 才能 休战 , 到 那 时候 , 最 凶猛 的 儿 马子 能 抢 到 最 多 的 小 母马 , 而 最弱 最 胆小 的 儿 马子 , 只能 捞 到 人家 不要 的 小 母马 。 最惨 的 儿 马子 甚至 连 一个 小妾 也 捞 不 着 。 夏季 这场 残酷 的 马战 中 , 会 涌现出 最 勇猛 的 儿 马子 , 它 配出 的 后代 也 最 厉害 , 速度快 , 脑子 灵 , 性格 凶猛 。 战斗 竞争 出好 马 , 通过 一年一度 的 马战 , 儿 马子 胆量 战技 也 越 强越 精 , 它 的 家族 也 就 越来越 兴旺 。 这 也 是 儿 马子 锻炼 斗狼 杀 狼 , 看家 护群 本领 的 演习场 。 没有 一年一度 的 马战 演习 , 蒙古马 群 根本无法 在 草原 生存 。

陈阵 说 : 看来 能 跑 善战 , 震惊 世界 的 蒙古马 , 真是 让 草原 狼 给 逼出来 的 。

张继原 说 : 那 当然 。 草原 狼 不光 是 培养 了 蒙古 武士 , 也 培育 了 蒙古 战马 。 中国 古代 汉人 政权 也 有 庞大 的 骑兵 , 可是 汉人 的 马 , 大多 是 在 马场 马 圈里 喂养 出来 的 。 咱们 下乡 劳动 过 , 农村 养马 的 过程 咱们 还 不 知道 吗 ? 马 放在 圈里 养 , 有人 喂 水添料 , 晚上 再 加 夜草 。 内地 马 哪见 过 狼 啊 , 也 从来 没有 马战 。 马 配种 不用 打 得 你死我活 , 全由人来 包办 , 把 母马 拴 在 柱子 旁边 , 人 再 牵 一匹 种 马来 配 就 得 了 , 等配 完 了 母马 还 不 知道 公马 长得 什么样 。 这种 马 的 后代 哪 还有 个性 和 战斗力 ?

杨克笑 道 : 包办婚姻 包 出来 的 种 , 准傻 ! 幸亏 咱们 哥 仨 都 不是 包办 出来 的 种 , 还有 救 。 不过 现在 农村 的 包办婚姻 还 很 普遍 , 但是 总算 比 耕马 强 一点 , 小媳妇 们 还 能 知道 男人 长得 什么样 。

陈阵 说 : 这 在 中国 可真 算是 个 大 进步 了 。

张继原 又 说 : 中原 汉人 的 马 , 只是 苦力 , 白天 干活 , 晚上 睡觉 , 跟 农民 的 作息 没什么 两样 。 所以 汉人 这边 是 劳动 农民 和 劳动 马 , 当然 就 打 不过 蒙古草原 的 战士 加 战马 了 。

杨克叹 道 : 傻 马上 阵能 不败 吗 ? 可马 傻 的 根本原因 还是 人 傻 。 傻兵 骑 傻 马 , 夜半 临 深潭 。

三人 苦笑 。

张继原 继续 说 : 战斗 性格 还 真 比 和平 劳动 性格 更 重要 。 世界 上 劳动量 最大 的 工程 —— 长城 , 仍 是 抗 不过 世界 上 最小 民族 的 骑兵 。 光 会 劳动 不会 战斗 是 什么 ? 就是 那些 阉马 , 任劳任怨 任人 骑 , 一 遇到 狼 , 掉头 就 逃 , 哪敢 像儿 马子 那样 猛咬 狠 踢 。 在 马群 里 呆 久 了 就 可以 发现 , 马群 里 有 不少 大 阉马 , 它们 的 个头 、 体重 、 牙齿 和 蹄子 , 跟儿 马子 也 差 不了 太 多 , 如果 它敢 跟 狼 拼命 的话 , 狼 肯定 打 不过 它 。 可是 为什么 大部分 阉马见 狼 就 逃 呢 ? 原因 就是 强悍 的 雄性 和 勇气 被 阉割 掉 了 。

杨克 赞同 地说 : 唉 , 长城 万里 是 死 劳动 , 可 人家 草原 骑兵 是 活 的 战斗 , 绕个 几百几千 里 玩 似的 。 有 一次 蒙古 骑兵 与 金国 交战 , 攻打 居庸关 打不动 , 人家 马上 南下 几百里 , 打下 毫无 防备 的 紫荆关 , 再 从 南边 攻 北京 , 一攻 就 下来 了 。

陈阵 说 : 我 觉得 咱们 过去 受 的 教育 , 把 劳动 捧得 太 极端 。 劳动 创造 了 人 , 劳动 创造 了 一切 。 勤劳 的 中国 人民 最爱 听 这个 道理 。 实际上 , 光靠 劳动 创造 不了 人 。 如果 猿猴 光 会 劳动 不会 战斗 , 它们 早就 被 猛兽 吃光 了 , 哪 还 轮 得 上 劳动 创造 以后 的 “ 一切 ”。 猿人 发明 的 石斧 , 你 说 这 是 劳动工具 还是 武器 ? 或者 二者 兼而有之 ?

杨克说 : 石斧 当然 首先 是 武器 , 不过 用 石斧 也 可以 砸 核桃 吃 。

陈阵 笑 道 : 劳动 光荣 , 劳动 神圣 。 勤劳 是 华夏民族 的 一大 优势 , 是 未来 民族 复兴 的 雄厚 资本 。 但是 劳动 不是 万能 的 和 无害 的 , 劳动 之中 还有 奴隶劳动 , 奴役 性 劳动 , 专政 下 的 劳动 , 劳改 式 的 劳动 , 做牛做马 的 劳动 。 这种 劳动 光荣 神圣 吗 ? 可以 赞美 吗 ? 而 奴隶主 , 封建主 最 喜欢 和 赞美 这种 劳动 。 自己 不 劳动 甚至 剥削 别人 劳动 的 人 , 同样 也 会 高唱 赞美 劳动 的 歌曲 。

杨克 忿忿 说 : 我 最恨 的 就是 这种 人 , 真 应该 用 石斧 好好 收拾 收拾 他们 。

陈阵 思索 着 说 : 劳动 之中 还有 无效劳动 , 破坏性 劳动 和 毁灭性 劳动 。 两千多年 以前 , 修建 阿房宫 的 劳动 , 就 把 整个 四川 的 森林 砍光 了 ,“ 蜀山 兀 , 阿房 出 ”, 这种 劳动 多 可恶 。 世界 上 许多 农耕 民族 的 垦荒 劳动 , 其 结果 是 劳动 出 一片 大 沙漠 , 最后 把 自己 的 民族 和 文明 都 埋葬 了 。 而且 , 世界 上 最 重要 的 一些 东西 , 都 不是 劳动 可以 创造 出来 的 。 比如 , 劳动 创造 不了 和平 、 安全 、 巩固 的 国防 ; 劳动 创造 不了 自由 、 民主 、 平等 及其 制度 ; 劳动 创造 不了 强烈要求 实现 自由民主 平等 的 民族 性格 。 不会 战斗 的 劳动者 , 只是 苦力 、 顺民 、 家畜 、 牛马 。 自由民主 平等 不 可能 成为 他们 的 战斗 口号 。 世界 上 人口 最 多 、 最 勤劳 、 劳动 历史 最长 、 并且 从未 中断 过 劳动 的 华夏 人民 , 却 创造 不 出 劳动 历史 短得 多 的 西方 民族所 创造 的 先进 发达 的 文明 ……

儿 马子 终于 暂时 休战 , 都 去往 肚子 里 填草 了 。 小 母马 们 , 趁机 又 逃回 妈妈 身边 , 大 母马 心疼 地用 厚厚的 嘴唇 给 女儿 撸 毛 揉 伤 。 但 小 母马 只要 一 看到 父亲 瞪眼 喷鼻向 它 怒吼 , 就 吓 得 乖乖 跑 回 自己 的 新家 , 远远地 与 妈妈 相望 , 四目 凄凉 。

杨克 由衷 地说 : 以后 我 还 真得 多 到 马群 去 上 上课 。 当年 威震天下 的 蒙古 骑兵 都 是从 马群 大学 中 毕业 出来 的 高材生 。

高 建中 赶 了 一辆 牛车 兴冲冲 地 回来 。 他 大喊 : 咱们 赚 了 ! 我 抢 了 大 半桶 野鸭蛋 ! 三人 跑 过去 , 从 车上 拎 下 沉甸甸 的 大 水桶 , 里面 大约 有 七八十个 长 圆形 野鸭蛋 , 其中 有 一些 破 了 , 裂 了 口子 , 金黄色 的 汁液 从 蛋壳 的 缝隙 里 渗出来 。

杨克说 : 你 可是 一下子 就 消灭 了 一大群 野鸭 啊 。

高 建中 说 : 王军立 他们 都 在 那儿 抢 呢 。 西南 的 泡子 边 , 小河边 的 草里 沙窝 里 , 走 不了 十几步 就 能 找到 一窝 野鸭蛋 , 一窝 就 有 十几个 。 先去 的 人 都 抢 了 好 几桶 了 。 跟 谁 抢 ? 跟 马群 抢 呗 。 马群 去 饮水 一 踩 一 大片 , 河边 泡子 边 尽 是 蛋黄 碎 蛋壳 , 看着 真 心疼 啊 。

陈阵 问 : 还有 没有 ? 咱们 再 去 抢点 回来 , 吃 不了 就 腌 咸鸭蛋 。

高 建中 说 : 这边 没 了 , 四群 马一过 还 能 剩下 多少 , 泡子 东边 可能 还有 。

杨克 冲着 张继原 大 吼 : 马群 真够 浑 的 , 你们 马倌 也 不 长点 眼睛 。

张继原 说 : 谁 知道 河边 草里 有 野鸭蛋 啊 。

高 建中 看到 了 家门口 下面 不远 的 马群 , 立即 对 张继原 说 : 哪有 把 马群 放在 自己 家门口 的 , 把 草 吃光 了 , 我 的 牛 吃 什么 。 你 快 把 马群 赶走 , 再 回来 吃 摊 鸭蛋 。

陈阵 说 : 他 骑 的 可是 生 个子 , 上马 下马 不 容易 , 还是 让 他 吃 了 再 走 吧 。 他 刚才 给 我们 俩 上 了 一课 , 也 得 犒赏 犒赏 他 。 又 对 张继原 说 : 别 走别 走 , 这么 多 的 破蛋 我们仨 吃 不了 。

高 建中 吩咐 说 : 你们 都 过来 , 把 破蛋 好蛋 分开 挑出来 。 我 两年 没 吃 到 摊鸡蛋 了 , 这次 咱们 吃个 够 。 正好 包 里 还有 不少 山葱 , 野葱 摊野蛋 , 是 真正 的 野味 , 一定 特香 。 杨克 你 去 剥葱 , 陈阵 你 去 打蛋 , 继原 去 搓 一大 簸箕 干 牛粪 来 , 我 掌勺 。

挑 的 结果 , 一半 好蛋 , 一半 破蛋 。 每人 先 可以 吃 上 八九个 破蛋 , 四人 乐得 像 过节 。 不一会儿 , 羊油 、 山葱 和 野鸭蛋 浓烈 的 混合 油香 溢出 蒙古包 , 在 草原 上 随风飘 散 。 狗们 全都 流着 口水 摇着 尾巴 挤 在 门口 , 小狼 把 铁链 挣得 哗哗 响 , 也 馋 得 蹦高 , 凶相毕露 。 陈阵 准备 留出 一份 喂 狼 , 想 看看 小狼 吃 不吃 羊油 摊 野鸭蛋 。

四人 在 蒙古包 里 狼吞虎咽 地 吃 了 一碗 又 一碗 。 正 吃 在 兴头上 , 忽然 听到 嘎斯迈 在 包外 大声 高叫 : 好 啊 , 吃 这么 香 的 东西 , 也 不 叫 我 。 嘎斯迈 带 着 巴 雅尔 , 扒拉 开狗进 了 包 。 陈阵 和 杨克 立刻 让 坐 , 请 两人 坐在 北面 地毡 主座 的 位置 上 , 陈阵 一边 给 两人盛 鸭蛋 , 一边 说 : 我 以为 牧民 不吃 这种 东西 呢 , 来 , 你们 先 尝尝 。

嘎斯迈 说 : 我 在 家里 就 闻到 香味 了 , 太香 了 , 隔 着 一里 地 都 能 闻见 , 馋 得 我 像 狗 一样 流口水 了 , 连 我家 的 狗 都 跟 来 了 。 我 怎么 不敢 吃 ? 我 吃 我 吃 ! 说完 就 拿 筷子 夹 了 一大块 , 放到 嘴里 , 嚼 了 几口 , 连 说 好吃 好吃 。 巴 雅尔 更是 吃 得 像 小 狼 一样 贪婪 。 吃 在 碗 里 望 着 锅里 , 担心 锅底朝天 。 草原 牧民 一天 早上 一顿 奶食 、 肉 和 茶 , 晚上 一顿 主餐 , 不吃 中饭 。 这时 母子俩 都 确实 饿 了 。 嘎斯迈 说 : 这 东西 太 好吃 了 , 我 的 “ 馆子 ” 的 吃 啦 。 不用 进城 啦 , 今天 一定 得 让 我 吃 个 饱 。

额仑 草原 的 牧民 把 汉家菜 叫作 “ 馆子 ”, 都 喜欢 吃 “ 馆子 ”。 近年来 , 牧民 的 饮食 中 也 开始 出现 汉菜 的 佐料 , 牧民 喜欢 花椒 、 酱油 和 大葱 , 有 的 牧民 也 喜欢 辣椒 , 但 所有 的 牧民 都 不 喜欢 醋 、 蒜 、 生姜 和 八角 大 料 , 说大料 “ 臭臭 的 ”。

陈阵 赶紧 说 : 往后 我们 做 “ 馆子 ” 一定 请 你们 来 吃 。

高 建中 经常 吃嘎斯迈 送来 的 黄油 、 奶豆腐 、 奶皮子 , 也 经常 去 她家 喝 奶茶 吃 手把 肉 。 他 最 喜欢 吃嘎斯迈 做 的 蒙古 奶食 肉食 , 这次 终于 得到 回报 的 机会 了 。 他 笑 着 说 : 我 这儿 有 一 大桶 呢 , 破 的 不够 就 吃 好 的 , 保 你 吃 够 。 他 连忙 把 破蛋 放在 一边 , 一连 敲 了 五六个 好蛋 , 专门 为嘎斯迈 母子 摊一锅 。

嘎斯迈 说 : 可 阿爸 不吃 这 东西 , 他 说 这 是 腾格里 的 东西 不能 动 , 我 只好 到 你们 这儿 来 吃 啦 。

陈阵 说 : 去年 我 见到 阿爸 向 场部 干部 家属 要 了 十几个 鸡蛋 , 那 是 怎么回事 ?

嘎斯迈 说 : 那 是因为 马得 了 病 上 了 火 , 他 捏住 马 鼻子 , 让 马 抬起 头 , 再 在 马牙上 把 两个

这 东西 打破 , 灌 下去 。 灌 几次 马病 就 好 啦 。

杨克 小声 跟 张继原 嘀咕 : 这事坏 了 , 咱们 来 了 , 牧民 也 开始 跟着 咱们 吃 他们 原来 不吃 的 东西 了 , 再 过 几年 这儿 不要 说 天鹅 了 , 连 野鸭子 也 见不着 了 。

巴 雅尔 越 吃 越 来劲 , 他 满嘴 流油 地 对 高 建中 说 : 我 知道 哪儿 还有 这 东西 , 你 再 给 我们 做 一碗 , 我 明天 带你去 捡 。 土坡 上 废獭 洞 的 口子 里面 准有 , 早上 我 找 羊羔 的 时候 , 就 在 小河 旁边 见到 过 。

高 建中 高兴 地说 : 太好了 , 小河边 是 有 一个 土包 , 还 真 有 不少 沙洞 呢 , 马群 肯定 踩 不 着 。 他 一边 摊着 蛋 , 一边 让 陈阵 再 敲出 一些 蛋来 。 又 是 一大 张 油汪汪 厚 嫩嫩的 摊 鸭蛋 出 了 锅 , 这回 高 建中 把 蛋 饼 用 锅铲 一切 两半 , 盛到 嘎斯迈 母子 的 碗 里 , 母子俩 吃 得 满头 冒汗 。 油锅 里 油烟 一冒 , 一大 盆打 好 的 蛋汁 , 又 刺啦 啦 地下 了 锅 。

等 摊蛋出 了 锅 以后 , 陈阵 接过 锅铲 说 : 我 再 让 你们 俩 吃 新花样 。 他往 锅里 放 了 一点 羊油 , 开始 煎 荷包蛋 , 不一会儿 , 锅里 就 出现 了 两个 焦黄 白嫩 的 荷包 形 的 标准 煎蛋 。 嘎斯迈 母子俩 跪 起身 来看 锅 , 看 得 眼睛 都 直 了 。 陈阵 给 他们 俩一 人盛 了 一个 , 并 浇 了 一点 化开 的 酱油膏 。 嘎斯迈 一边 吃 一边 说 : 这个 新 东西 更 好吃 啦 , 你 再 给 我们 做 两个 。 杨克 笑嘻嘻 地说 : 呆 会儿 我 给 你 做 一碗 韭菜 炒 鸭蛋 , 你们 吃饱 以后 , 再 让 张继原 给 你们 做 一锅 鸭蛋 葱花 汤 。 我们 四个 的 手艺 一个 也 不 落下 了 。

蒙古包 里 油烟 和 菜 香 弥漫 , 六个 人 吃 撑得 有点 恶心 了 , 才 放下 碗筷 。 这顿 野鸭蛋 宴 消灭 了 大 半桶 鸭蛋 。

嘎斯迈 急 着 要 走 , 刚 搬家 , 里里外外 的 活儿 多 , 她 打着 饱嗝 回头 笑了笑 说 : 你们 可别 跟 阿爸 说 啊 。 过 几天 , 你们 几个 都 上 我 那儿 去 吃 奶皮子 拌 炒米 。

高 建中 对巴 雅尔 说 : 明天 一定 带我去 找 鸭蛋 啊 。

陈阵 追上 巴勒 , 悄悄地 给 它 的 嘴里塞 了 一大块 摊蛋 , 巴勒 马上 把 蛋 吐 在 草地上 看 了 看 , 又 闻 了 闻 、 舔 了 舔 , 确信 这是 主人 刚才 吃 的 好 东西 时 , 才 眉开眼笑 地 吃 到 嘴里 , 咂 着 滋味 慢慢 咽下 , 还 不 忘 向 陈阵 摇尾 答谢 。

人 都 散 了 , 陈阵 心里 惦着 自己 的 小 狼 , 赶紧 跑 去 看 。

一眼 看 去 , 小狼 竟然 没 了 。 陈阵 冒出 一头 冷汗 , 慌忙 跑 近 一看 , 却 见 小 狼 原来 是 放 扁 了 身子 , 下巴 贴 地 , 趴 躲 在 高高的 草丛里 。 一定 是 刚才 的 两个 陌生人 和 一大群 陌生 狗 把 它 吓成 这样 , 看来 小狼 天生 具有 隐蔽 的 才能 , 陈阵 这 才 松 了 一口气 。 小狼 探头 看 了 看 陌生人 和 狗 都 不在 了 , 才 跳 起来 , 上下左右 闻着 陈阵 身上 浓重 的 煎蛋 油烟 香气 , 还 不断 地 舔 陈阵 的 油手 。

陈阵 转身 进包 , 向 高 建中 要 了 六七个 破 鸭蛋 , 又 加大 羊油 量 , 为 小 狼 和 狗们 做 最后 一锅 摊 鸭蛋 。 虽然 不 可能 让 它们 吃饱 , 但 他 决定 必须 要 让 它们 尝一尝 。 草原 狗 对 零食 点心 的 喜爱 有时 超过 主餐 , 喂 零食 也 是 人 亲近 狗 的 好 法子 。 陈阵 摊 好 了 蛋 , 把 它 分成 四大块 三小块 , 四块 大 的 给 三条 大狗 和 小 狼 , 三块 小 的 给 三条 小狗 。 狗们 还 挤 在 门口 不肯 走 , 陈阵 先 把 小 狼 的 那块 藏 好 , 然后 , 蹲 在 门口 用炉 铲 像 敲 木鱼 那样 , 轻轻 敲 了 敲 每条 狗 的 脑门 , 让 它们 不准 抢 , 必须 排队 领食 。 再 拿 了 最大 的 一块 蛋 递给 二郎 , 二郎 把 蛋块 叼 住 , 尾巴 摇 得 有点 摆度 了 。

陈阵 等 狗们 满意 地到 草地上 玩去 了 , 又 等到 摊蛋 完全 放凉 了 , 才 把 小 狼 的 那份 蛋 放到 食盆里 向 小 狼 走 去 。 杨克 、 张继原 和 高 建中 都 跟着 走 过来 , 想 看看 小狼 吃 不吃 摊 鸭蛋 , 这 可是 草原 狼 从来没 见 过 吃 过 的 东西 。 陈阵 高喊 : 小狼 , 小狼 , 开饭 喽 。 食盆 一 放进 狼圈 , 小狼 像 饿狼 扑羔 一样 , 把 羊油 味十足 的 摊 鸭蛋 一口 咬到 嘴里 , 囫囵 吞下 , 连 一秒钟 都 没有 。

四人 大失所望 。 张继原 说 : 狼 也 真是 可怜 , 把 东西 吞到 肚子 里 就算 幸福 了 。 狼 的 字典 里 没有 “ 品尝 ” 这个 字眼 。

高 建中 心疼 地说 : 真是 白白 糟蹋 了 那么 好 的 鸭蛋 。

陈阵 只好 解嘲 地说 : 没准 狼 的 味蕾 都 长 在 胃里 了 。

三 人大 笑 。

陈阵 留在 蒙古包 里 , 收拾 刚 搬 来 的 乱家 。 其他 三人 准备 去 马群 、 牛群 和 羊群 。 陈阵 对 张继原 说 : 嗳 , 要 不要 让 我 揪住 马 耳朵 帮 你 上马 ?

张继原 说 : 那 倒 不用 , 生 个子 很 聪明 , 它 一 看 我 要 回 马群 , 准不给 我 捣乱 。

陈阵 又 问 : 你 骑 这匹 小马 , 怎么 换马 ? 它 能 追上 你 的 大马 吗 ?

张继原 说 : 马倌 都 有 一 两匹 老实 马 , 你 喊 它 一声 或者 用 套马 杆 敲敲 它 的 屁股 , 它 就 停 , 不用 追 , 也 不用 套 。 马倌 要是 没 这种 马 , 万一 一个 人 在 马群 里 被 烈马 摔下来 , 没马 骑 了 , 马群 又 跑 了 , 那 就 惨 啦 。 要 在 冬天 , 非 冻死 在 深山 里 不可 。

张继原 拿 了 一些 换洗 的 衣服 , 又 跟 陈阵 借 了 一本 杰克 · 伦敦 的 《 海狼 》, 出 了 包 。

张继原 果然 轻松 上马 , 又 在 马群 里 顺利 换马 , 然后 赶着 马群 向 西南 大山 方向 跑 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