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二十章 (2)

第二十章 (2)

羊倌 牛倌 要 想 得 好 马 , 只能靠 自己 驯马 。 草原 人以 骑 别人 驯出 的 马为 耻 。 在 额仑 草原 , 即便 是 普通 羊倌 牛倌 , 骑 的 都 是 自己 驯 出来 的 马 , 优秀 的 羊倌 牛倌 , 骑着 一色 儿 的 好 马 , 让 年轻 的 小 马倌 看 了 都 眼红 。

马群 中 剩下 的 野性 最强 的 新 三岁 马 , 大多 由 马倌 自己 驯 。 马倌 的 马技 最好 , 驯出 的 马 最 多 , 好 马倌 就 有 骑 不 完 的 马 。 但是 遇到 野性 奇强 的 生马 , 马倌 被 摔 得 鼻青脸肿 , 肉伤 骨折 的

事 也 时有发生 。 但 在 额仑 草原 , 往往 野性 越大 的 马 就 越是 快马 和 有 长劲 的 上 等 马 , 成 了 争强好胜 的 马倌 们 争夺 的 对象 。 在 额仑 , 哪个 马倌 好马 最多 , 哪个 马倌 的 地位 就 最高 , 荣誉 和 情人 就 最 多 。 蒙古草原 鼓励 男儿 钻狼洞 、 驯 烈马 、 斗 恶狼 、 摔 强汉 、 上 战场 、 出 英雄 。 蒙古草原 是 战斗 的 草原 , 是 勇敢者 的 天下 。 蒙古 大汗 是 各 部落 联盟 推选 出来 , 而 不是 世袭 钦定 的 。 蒙古人 在历史上 一直 从 心底 里 拒绝接受 无能 的 “ 太子 ” 登基 , 蒙元 时 平庸 无能 的 太子 , 经常 被 强悍 的 皇兄 皇弟 、 勇将 悍臣 取而代之 。

张继原 一边 挠 着 马 脖子 , 一边 悄悄 脱出 一只 脚 的 马镫 , 趁生 个子 分神 的 机会 , 他 一 抬腿 利索 落地 。 生马 惊得 连 尥 了 十几下 , 差点 把 马鞍 尥 下 马背 。 张继原 急忙 收短 缰绳 , 把 马头 拽 到 身边 , 以 避开 后蹄 , 又费 了 半天 劲 , 才 把 马 赶到 牛 车轱辘 旁 拴 结实 。 生 个子 暴躁 地猛 挣 缰绳 , 把 牛车 挣得 哐 哐响 。

陈阵 和 杨克 都 长舒 了 一口气 。 杨克说 : 你 小子 真够 玩命 的 , 这么 野 的 马 你 也 敢 压 ? 张继原 摸了摸 额头 说 : 早上 我 让 它 尥 了 下来 , 脑袋 上 还 让 它 尥 了 一 蹄子 , 正中 脑门 , 把 我 踢 昏过去 了 , 幸亏 巴图 就 在 旁边 。 青草 还 没长 出来 的 时候 我 就 压 了 它 两次 , 根本 压不住 , 后来 又 压 了 两次 才 总算 老实 了 。 哪 想到 它 吃 了 一 春天 的 青草 , 上 了 膘 , 就 又 不肯 就范 了 。 幸亏 是 小马 , 蹄子 还 没 长圆 , 没 踢 断 我 的 鼻梁 , 要是 大马 我 就 没命 了 。 这 可是 匹好 马 胚子 , 再 过 两三年 准是 匹名 马 。 在 额仑 , 谁 都 想得到 好马 , 不 玩命 哪成 !

陈阵 说 : 你 小子 越来越 让 人 提心吊胆 。 什么 时候 , 你 既 能 压出 好马 , 又 不用 打 绷带 , 那才 算 出师 了 。

张继原 说 : 再有 两年 差不多 。 今年 春天 我连压 了 六匹 生 个子 , 个个 都 是 好 马 , 往后 你们 俩 打猎 出远门 , 马 不够 骑 就 找 我 。 我 还 想 把 你们 俩 的 马全 换成 好马 。

杨克笑 道 : 你 小子 胆子 大 了 , 口气 也 跟着 见长 。 别人 嚼 过 的 馍 没 味道 , 我 想 换 好 马 , 自个儿 驯 。 今年 尽顾 小 狼 了 , 没 时间 压生 个子 , 等 明年 吧 。

陈阵 也 笑 着 说 : 你们 俩 的 狼性 都 见长 。 真是 近朱者赤 , 近狼者 勇 。

马群 饮完 了 水 , 慢慢 走到 陈阵 蒙古包 正前方 坡下 的 草甸 上 。 张继原 说 : 这里 是 一个 特棒 的 观战 台 , 居高临下 , 一览无余 , 跟 你们 说 十遍 不如 让 你们 亲眼 看一遍 。 从前 大队 不让 马群 离 营盘 太近 , 你 俩 没 机会 看 , 这回 就让 你们 俩 开开眼 , 一会儿 你 俩 就 知道 什么 叫 蒙古马 了 。

新 草场 地域 宽广 , 草多 水足 , 进来 的 又 只是 一个 大队 的 牲畜 , 大队 破例 允许 马群 饮 完水 以后 , 可以 在 牛羊 的 草场 上 暂时 停留 一段时间 。 由于 没有 人 轰赶 , 马群 都 停下来 , 低头 吃 草 。

陈阵 和 杨克 立即 被 高大 雄壮 剽悍 的 儿 马子 夺去 了 视线 。 儿 马子 全都 换 完 了 新 毛 , 油 光闪闪 , 比蒙 袍 的 缎面 还要 光滑 。 儿 马子 的 身子 一动 , 缎 皮下 条条 强健 的 肌肉 , 宛如 肉 滚滚 的 大 鲤鱼 在 游动 。 儿 马子 最 与 众马 不同 的 , 是 它们 那 雄狮 般的 长鬃 , 遮住 眼睛 , 遮住 整段 脖子 , 遮住 前 胸前 腿 。 脖子 与 肩膀 相连 处 的 鬃发 最长 , 鬃长 过膝 , 及蹄 , 甚至 拖地 。 它们 低头 吃 草 的 时候 , 长鬃 倾泄 , 遮住 半身 , 像 披头散发 又 无头 无脸 的 妖怪 。 它们 昂头 奔跑 时 , 整个 长 脖 的 马鬃 迎风 飞扬 , 像 一面 草原 精锐 骑兵 军团 的 厚重 军旗 , 具有 使 敌人 望旗 胆战 的 威慑力 。 儿 马子 性格 凶猛 暴躁 , 是 草原 上 无人 敢 驯 , 无人 敢 套 , 无人 敢骑 的 烈马 。 儿 马子 在 草原 的 功能 有 二 : 交配 繁殖 和 保护 马群 家族 。 它 具有 极强 的 家族 责任心 , 敢于 承担风险 , 因而 也 更 凶狠 顽强 。 如果说 牛是 配 完种 就 走 的 二流子 , 那么 , 儿 马子 就是 蒙古草原 上 真正 的 伟 丈夫 。

没过多久 , 激烈 的 马战 突然 开始 。 马群 里 所有 儿 马子 , 都 凶神恶煞 地 加入 了 厮杀 。 一年一度 蒙古马 群中 驱赶 女儿 , 争抢 配偶 的 大战 , 就 在 观战 台下 爆发 了 。

三个 人 坐在 狼圈 旁 的 草地 上静静 观看 , 小狼 也 蹲坐在 狼圈 边线 , 一动不动 地 注视 着 马群 大战 , 狼 鬃 瑟瑟 颤抖 , 如同 雪地 里 饥狼 。 狼 对 凶猛 强悍 的 大儿 马子 有 一种 本能 的 恐惧 , 但 它 看 得 全神贯注 。

五百多 匹马 的 大 马群 中 , 有 十几个 马 家族 , 每个 儿 马子 统率 一个 家族 。 最大 的 家族 有 七八十 匹马 , 最小 的 家族 只有 不到 十匹 马 。 家族 成员 由儿 马子 的 妻妾 、 儿女 构成 。 在 古老 的 蒙古马 群中 , 马群 在 交配 繁殖 方面 , 进化 得 比 某些 人 还要 文明 。 为了 在 残酷 的 草原 上 , 在 狼群 包围 攻击 下 能够 继续 生存 , 马群 必须 无情地 铲除 近亲 交配 , 以 提高 自己 种群 的 质量 和 战斗力 。

每当 夏季 , 三岁 的 小 母马 接近 性成熟 的 时候 , 儿 马子 就会 一改 慈父 的 面孔 , 毫不留情 地 把 自己 的 女儿 赶 出家 族群 , 决不允许 小 母马 跟 在 它们 妈妈 的 身旁 。 发疯 发狂 的 长 鬃 生父 , 像 赶 狼 咬 狼 一样 地 追 咬 亲生女儿 。 小 母马 们 被 追 咬 得 哭喊 嘶鸣 , 马群 乱作一团 。 刚刚 有 机会 逃 到 妈妈 身边 的 小 母马 , 还 未 喘 口气 , 凶暴 的 儿 马子 又 快速 追 到 , 对 小 母马 又 踢 又 刨 又 咬 , 绝不允许 有 丝毫 顶抗 。 小 母马 被 踢 得 东倒西歪 , 只好 逃 到 家族 群 之外 , 发出 凄惨 的 长 嘶 苦苦哀求 , 请 父亲 开恩 。 但是 儿 马子 怒瞪马眼 , 猛 喷 鼻孔 , 狠 刨 劲蹄 , 无情 威胁 , 不许 女儿 重返 家族 。 而 小 母马 的 妈妈 们 刚 想 护卫 自己 的 女儿 , 立即 会 遭到 丈夫 的 拳打脚踢 。 最后 大 母马 们 只好 无可奈何 地 保持中立 , 它们 也 似乎 理解 丈夫 的 行为 。

各个 家族 驱赶 女儿 的 大战 刚刚 告一段落 , 马群 中 更加 残酷 的 争夺 新 配偶 的 恶战 接踵而来 , 这是 蒙古草原 上 真正 雄性 野性 的 火山爆发 。 马群 中 那些 被 赶 出族们 , 无家可归 的 小 母马 们 , 立即 成为 没有 血缘关系 的 其它 儿 马子 的 争夺 对象 。 所有 儿 马子 都 用 两只 后蹄 高高地 站立起来 , 捉 对 厮杀 搏击 , 整个 马群 顷刻间 就 高出 了 一倍 。 它们 用 沉重 巨大 的 马蹄 当 武器 , 只见 马蹄 在 半空中 , 像 抡 锤 , 像击拳 , 像 劈 斧 。 马蹄 铿锵 , 马牙 碰响 , 弱马 被 打 得 落荒而逃 , 强马们 杀 得 难分难解 。 前蹄 不灵 就 用牙 、 大牙 不行 就 转身 用后 蹄 , 那 可是 能够 敲碎 狼头 的 超级 重

武器 。 有 的 马 被 尥 得 头 破 了 , 胸肿 了 , 腿 瘸 了 , 但儿 马子 们 毫无 收场 之意 。

当小 母马 趁乱 逃回 家族 的 时候 , 又 会 遭到 狂怒 的 父亲 和 贪婪 的 抢亲 者 共同 追 咬 。 儿 马子 又 突然 成 了 战友 , 共同 把 小 母马 赶到 它 必须 去 的 地方 。

一匹 最 漂亮 健壮 的 小白 母马 , 成 了 两匹 最 凶猛 的 儿 马子 争抢 的 目标 。 小 母马 全身 雪白 的 新 毛 柔顺 光亮 , 一对 马鹿 似的 大 眼睛 妩媚动人 。 它 高挑 苗条 , 跑 起来 像 白鹿 一样 轻盈 快捷 。 杨克 连声 赞道 : 真是 太漂亮 了 , 我 要是 匹儿 马子 也 得 玩命 去 抢 。 抢婚 比 求婚 更 刺激 。 妈 的 , 草原 上 连 马群 的 婚姻制度 都 是 狼 给定 的 , 狼 是 马群 最大 的 天敌 与 克星 。 如果 没有 狼 , 儿 马子 犯不上 这么 凶猛 无情 , 小 母马 也 不得不 接受 野蛮 的 抢婚 制 。

两匹 儿 马子 激战 犹酣 , 打得 像 罗马 斗兽场 里 的 两头 雄狮 , 怒发 冲天 , 你死我活 。 张继原 下意识 地 跺 着 脚 , 搓 着手 说 : 为了 这匹 小 母马 , 这 两匹 大 儿 马子 已经 打 了 好 几天 了 。 这匹小白 母马 人见人爱 , 我管 它 叫 白雪公主 。 这个 公主 真是 可怜 , 今天 在 这个 儿 马子 的 马群 呆 一天 , 明天 就 又 被 那匹儿 马子 抢走了 , 然后 两匹马 再 接着 打 , 后天 小 公主 可能 又 被 抢 回去 。 等 这 两匹 儿 马子 打 得 精疲力竭 , 还会 突然 杀出 一匹 更 凶猛 狡猾 的 第三号 竞争者 , 小 公主 又 得 改换门庭 了 。 小 公主 哪里 是 公主 啊 , 完全 是 个 女奴 , 任儿 马子 争来 抢 去 , 整天 东奔西跑 , 连 这么 好 的 草 也 吃不上 几口 , 你们 看 它 都 饿瘦 了 。 前 几天 , 它 还要 漂亮 呢 。 每年 春天 这么 打来打去 , 不少 小 母马 也 学乖 了 , 自己 的 家 反正 也 回不去 , 它 就 找 最 厉害 的 儿 马子 的 马群 , 去 投奔 靠得住 的 靠山 , 省得 让 人家 抢个 没完 , 少受 点 皮肉 之苦 。 小 母马 们 很 聪明 , 都 见 过 狼 吃 马驹 和 小马 的 血腥 场面 , 都 知道 在 草原 上 如果 没有 家 , 没有 一个 厉害 的 爸爸 或 丈夫 的 保护 , 弄不好 就 可能 被 狼 咬 死 吃掉 。 蒙古马 的 野性 , 儿 马子 的 勇猛 战斗 精神 , 说到底 都 是 让 狼 给 逼出来 的 。

张继原 继续 说 : 儿 马子 是 草原 一霸 , 除了 怕 狼群 攻击 它 的 妻儿 之外 , 基本上 是 天不怕地 不怕 的 , 不怕 狼 更 不怕 人 。 以前 我们 常说 什么 做牛做马 , 其实 跟儿 马子 根本 就 不相干 。 蒙古马 群真 跟 野马 群 差不多 , 马群 中 除了 多一些 阉马 , 其它 几乎 没太大 区别 。 我 泡 在 马群 里 的 日子 也 不 短 了 , 可 我 还是 想像 不 出来 , 那 原始人 一 开始 是 怎么 驯服 野马 的 ? 怎么 能 发现 把 马 给 骟 了 , 就 有 可能 骑 上马 ? 骟 马 这项 技术 也 不是 好 掌握 的 , 骟 马 必须 在 小马 新 二岁 的 早春 时候 骟 , 骟 早 了 小马 受不了 , 骟 晚 了 又 骟 不 干净 。 骟 掉 马 睾丸 也 很 难 , 割破 阴囊 皮 , 挤出 睾丸 以后 , 睾丸 还 连 着 许多 细 管子 。 不能 用 刀切 , 一切 就 感染 ; 也 不能 拽 , 一 拽 就 会 把 马 肚子 里 别的 器官 拽 出来 。 马倌 的 原始 手法 是 把 连 着 睾丸 的 细 管子 拧断 , 断口 被 拧成 一个 小 疙瘩 , 才 不会 让 伤口 感染 , 稍稍 一 感染 小马 就 会 死掉 。 骟 马 还 必须 在 新 二岁 骟 , 到 了 新 三岁 就 该 驯生 个子 了 , 把 骟 马 和 驯马 放在 同一个 时候 , 非 把 小马 弄死 不可 。 这项 技术难度 太高 了 , 你们 说 , 原始 草原 人 是 怎么 摸索 出 并 掌握 这项 技术 的 呢 ?

陈阵 和 杨克 互相 看 了 一眼 , 茫然 摇头 。 张继原 便 有些 得意 地说 下去 :

我 琢磨 了 好长时间 , 我 猜测 , 可能 是 原始 草原 人先 想法子 抓 着 被 狼 咬伤 的 小野 马驹 , 养好 伤 , 再 慢慢 把 它 养大 。 可是 养 大 以后 也 不 可能 骑 啊 , 就算 在 小马 的 时候 还 勉强 能 骑 , 可 小马 一 长成 儿 马子 谁 还 敢骑 啊 。 然后 再 想 办法 抓 一匹 让 狼 咬伤 的 小野 马驹 , 再试 。 不 知道 要 经过 多少 代 , 没准 原始人 碰巧 抓住 了 一匹 被 狼 咬掉 睾丸 , 侥幸 活 下来 的 新 二岁 小马 , 后来 长大 了 就 能 驯骑 了 …… 这才 受到 启发 。 反正 原始 草原 人 驯服 野马 的 这个 过程 , 太 复杂 太 漫长 了 。 不知 摔伤 摔死 了 多少 草原 人才 终于 驯服 了 野马 。 这 真是 人类 历史 发展 的 伟大 一步 , 要 比 中国 人 的 四大发明 早得 多 , 也 重要 得 多 。 没有 马 , 人类 古代 生活 真 不堪 想象 , 比 现在 没有 汽车 火车 坦克 还 惨 , 所以 , 游牧民族 对 人类 的 贡献 真是 不可估量 。

陈阵 兴奋 地 打断 他 说 : 我 同意 你 的 观点 。 草原 人 驯服 野马 , 可比 远古 农民 驯化 野生 稻难 多 了 。 至少 野生 稻 不会 跑 , 不会 尥蹶子 , 不会 把 人 踢 破头 , 踢死 拖死 。 驯化 野生植物 基本上 是 和平 劳动 , 可是 驯服 野马 野牛 , 是 流血 又 流汗 的 战斗 。 农耕 民族 至今 还 在 享用 游牧民族 的 这 一 伟大 战果 呢 。

杨克说 : 游牧民族 真 了不得 , 他们 既敢 战斗 , 又 会 劳动 和 学习 。 游牧民族 文明 发展 程度 虽然 不如 农耕 民族 高 , 可是 一旦 得到 发展 条件 , 那 赶超 农耕 民族 的 速度 要 比 野马 跑 得 还要 快 。 忽必烈 、 康熙 、 乾隆 等 帝王 学习 和 掌握 汉 文化 , 绝对 比 大部分 汉族 皇帝 厉害 得 多 , 功绩 和 作为 也 大得多 , 可惜 他们 学 的 是 古代 汉 文化 , 如果 他们 学 的 是 古希腊 古罗马 或 近代 的 西方 文化 , 那 就 更 了 不得了 。

陈阵 叹 道 : 其实 现在 世界 上 最 先进 的 民族 , 大多 是 游牧民族 的 后代 。 他们 一直 到 现在 还 保留 着 喝牛奶 、 吃 奶酪 、 吃 牛排 , 织毛衣 、 铺 草坪 、 养狗 、 斗牛 、 赛马 、 竞技 体育 , 还有 热爱 自由 、 民主选举 、 尊重 妇女 等等 的 原始 游牧民族 遗风 和 习惯 。 游牧民族 勇敢 好斗 顽强 进取 的 性格 , 不仅 被 他们 继承 下来 , 甚至 还 发扬 得 过 了 头 了 。 人 说 三岁 看大 , 七岁 看 老 , 对于 民族 也 一样 。 原始 游牧 是 西方 民族 的 童年 , 咱们 现在 看 原始 游牧民族 , 就 像 看到 了 西方 民族 的 “ 三岁 ” 和 “ 七岁 ” 的 童年 , 等于 补上 了 这 一课 , 就 能 更 深刻 懂得 西方 民族 为什么 后来居上 。 西方 的 先进 技术 并 不难 学到 手 , 中国 的 卫星 不是 也 上天 了 吗 。 但 最 难学 的 是 西方 民族 血液 里 的 战斗 进取 、 勇敢 冒险 的 精神 和 性格 。 鲁迅 早就 发现 华夏民族 在 国民 性格 上 存在 大 问题 ……

张继原 说 : 我 当 了 马倌 以后 , 感触 最深 的 就是 蒙汉 民族 的 性格 差别 。 过去 在 学校 , 我 也 算是 处处 拔尖 的 , 可一到 草原 , 发现自己 弱得 像 只 猫 。 我 拼命 地想 让 自己 变得 强悍 起来 , 后来 才 发现 , 咱们 好像 从 骨子里 就 有些 先天不足 似的 ……

陈阵 叹 道 : 就是 先天不足 ! 华夏 的 小农经济 是 害怕 竞争 的 和平 劳动 ; 儒家 的 纲领 是 君 君臣 臣父 父子 子 , 强调 的 是 上 尊下卑 , 论资排辈 , 无条件 服从 , 以 专制 暴力 消灭 竞争 , 来 维护 皇权 和 农业 的 和平 。 华夏 的 小农经济 和 儒家文化 , 从 存在 和 意识 两个 方面 , 软化 了 华夏民族 的 性格 , 华夏民族 虽然 也 曾 创造 了 灿烂 的 古代文明 , 但 那 是 以 牺牲 民族 性格 为 代价 的 , 也 就 牺牲 了 民族 发展 的 后劲 。 当 世界 历史 越过 了 农业 文明 的 低级 阶段 , 中国 注定 了 要 落后 挨打 。 不过 , 咱们 还 算 幸运 , 赶上 了 蒙古草原 原始 游牧 生活 的 最后 一段 尾巴 , 没准 能 找到 西方 民族 崛起 的 秘密 也 说不定 ?


第二十章 (2)

羊倌 牛倌 要 想 得 好 马 , 只能靠 自己 驯马 。 草原 人以 骑 别人 驯出 的 马为 耻 。 在 额仑 草原 , 即便 是 普通 羊倌 牛倌 , 骑 的 都 是 自己 驯 出来 的 马 , 优秀 的 羊倌 牛倌 , 骑着 一色 儿 的 好 马 , 让 年轻 的 小 马倌 看 了 都 眼红 。

马群 中 剩下 的 野性 最强 的 新 三岁 马 , 大多 由 马倌 自己 驯 。 马倌 的 马技 最好 , 驯出 的 马 最 多 , 好 马倌 就 有 骑 不 完 的 马 。 但是 遇到 野性 奇强 的 生马 , 马倌 被 摔 得 鼻青脸肿 , 肉伤 骨折 的

事 也 时有发生 。 但 在 额仑 草原 , 往往 野性 越大 的 马 就 越是 快马 和 有 长劲 的 上 等 马 , 成 了 争强好胜 的 马倌 们 争夺 的 对象 。 在 额仑 , 哪个 马倌 好马 最多 , 哪个 马倌 的 地位 就 最高 , 荣誉 和 情人 就 最 多 。 蒙古草原 鼓励 男儿 钻狼洞 、 驯 烈马 、 斗 恶狼 、 摔 强汉 、 上 战场 、 出 英雄 。 蒙古草原 是 战斗 的 草原 , 是 勇敢者 的 天下 。 蒙古 大汗 是 各 部落 联盟 推选 出来 , 而 不是 世袭 钦定 的 。 蒙古人 在历史上 一直 从 心底 里 拒绝接受 无能 的 “ 太子 ” 登基 , 蒙元 时 平庸 无能 的 太子 , 经常 被 强悍 的 皇兄 皇弟 、 勇将 悍臣 取而代之 。

张继原 一边 挠 着 马 脖子 , 一边 悄悄 脱出 一只 脚 的 马镫 , 趁生 个子 分神 的 机会 , 他 一 抬腿 利索 落地 。 生马 惊得 连 尥 了 十几下 , 差点 把 马鞍 尥 下 马背 。 张继原 急忙 收短 缰绳 , 把 马头 拽 到 身边 , 以 避开 后蹄 , 又费 了 半天 劲 , 才 把 马 赶到 牛 车轱辘 旁 拴 结实 。 生 个子 暴躁 地猛 挣 缰绳 , 把 牛车 挣得 哐 哐响 。

陈阵 和 杨克 都 长舒 了 一口气 。 杨克说 : 你 小子 真够 玩命 的 , 这么 野 的 马 你 也 敢 压 ? 张继原 摸了摸 额头 说 : 早上 我 让 它 尥 了 下来 , 脑袋 上 还 让 它 尥 了 一 蹄子 , 正中 脑门 , 把 我 踢 昏过去 了 , 幸亏 巴图 就 在 旁边 。 青草 还 没长 出来 的 时候 我 就 压 了 它 两次 , 根本 压不住 , 后来 又 压 了 两次 才 总算 老实 了 。 哪 想到 它 吃 了 一 春天 的 青草 , 上 了 膘 , 就 又 不肯 就范 了 。 幸亏 是 小马 , 蹄子 还 没 长圆 , 没 踢 断 我 的 鼻梁 , 要是 大马 我 就 没命 了 。 这 可是 匹好 马 胚子 , 再 过 两三年 准是 匹名 马 。 在 额仑 , 谁 都 想得到 好马 , 不 玩命 哪成 !

陈阵 说 : 你 小子 越来越 让 人 提心吊胆 。 什么 时候 , 你 既 能 压出 好马 , 又 不用 打 绷带 , 那才 算 出师 了 。

张继原 说 : 再有 两年 差不多 。 今年 春天 我连压 了 六匹 生 个子 , 个个 都 是 好 马 , 往后 你们 俩 打猎 出远门 , 马 不够 骑 就 找 我 。 我 还 想 把 你们 俩 的 马全 换成 好马 。

杨克笑 道 : 你 小子 胆子 大 了 , 口气 也 跟着 见长 。 别人 嚼 过 的 馍 没 味道 , 我 想 换 好 马 , 自个儿 驯 。 今年 尽顾 小 狼 了 , 没 时间 压生 个子 , 等 明年 吧 。

陈阵 也 笑 着 说 : 你们 俩 的 狼性 都 见长 。 真是 近朱者赤 , 近狼者 勇 。

马群 饮完 了 水 , 慢慢 走到 陈阵 蒙古包 正前方 坡下 的 草甸 上 。 张继原 说 : 这里 是 一个 特棒 的 观战 台 , 居高临下 , 一览无余 , 跟 你们 说 十遍 不如 让 你们 亲眼 看一遍 。 从前 大队 不让 马群 离 营盘 太近 , 你 俩 没 机会 看 , 这回 就让 你们 俩 开开眼 , 一会儿 你 俩 就 知道 什么 叫 蒙古马 了 。

新 草场 地域 宽广 , 草多 水足 , 进来 的 又 只是 一个 大队 的 牲畜 , 大队 破例 允许 马群 饮 完水 以后 , 可以 在 牛羊 的 草场 上 暂时 停留 一段时间 。 由于 没有 人 轰赶 , 马群 都 停下来 , 低头 吃 草 。

陈阵 和 杨克 立即 被 高大 雄壮 剽悍 的 儿 马子 夺去 了 视线 。 儿 马子 全都 换 完 了 新 毛 , 油 光闪闪 , 比蒙 袍 的 缎面 还要 光滑 。 儿 马子 的 身子 一动 , 缎 皮下 条条 强健 的 肌肉 , 宛如 肉 滚滚 的 大 鲤鱼 在 游动 。 儿 马子 最 与 众马 不同 的 , 是 它们 那 雄狮 般的 长鬃 , 遮住 眼睛 , 遮住 整段 脖子 , 遮住 前 胸前 腿 。 脖子 与 肩膀 相连 处 的 鬃发 最长 , 鬃长 过膝 , 及蹄 , 甚至 拖地 。 它们 低头 吃 草 的 时候 , 长鬃 倾泄 , 遮住 半身 , 像 披头散发 又 无头 无脸 的 妖怪 。 它们 昂头 奔跑 时 , 整个 长 脖 的 马鬃 迎风 飞扬 , 像 一面 草原 精锐 骑兵 军团 的 厚重 军旗 , 具有 使 敌人 望旗 胆战 的 威慑力 。 儿 马子 性格 凶猛 暴躁 , 是 草原 上 无人 敢 驯 , 无人 敢 套 , 无人 敢骑 的 烈马 。 儿 马子 在 草原 的 功能 有 二 : 交配 繁殖 和 保护 马群 家族 。 它 具有 极强 的 家族 责任心 , 敢于 承担风险 , 因而 也 更 凶狠 顽强 。 如果说 牛是 配 完种 就 走 的 二流子 , 那么 , 儿 马子 就是 蒙古草原 上 真正 的 伟 丈夫 。

没过多久 , 激烈 的 马战 突然 开始 。 马群 里 所有 儿 马子 , 都 凶神恶煞 地 加入 了 厮杀 。 一年一度 蒙古马 群中 驱赶 女儿 , 争抢 配偶 的 大战 , 就 在 观战 台下 爆发 了 。

三个 人 坐在 狼圈 旁 的 草地 上静静 观看 , 小狼 也 蹲坐在 狼圈 边线 , 一动不动 地 注视 着 马群 大战 , 狼 鬃 瑟瑟 颤抖 , 如同 雪地 里 饥狼 。 狼 对 凶猛 强悍 的 大儿 马子 有 一种 本能 的 恐惧 , 但 它 看 得 全神贯注 。

五百多 匹马 的 大 马群 中 , 有 十几个 马 家族 , 每个 儿 马子 统率 一个 家族 。 最大 的 家族 有 七八十 匹马 , 最小 的 家族 只有 不到 十匹 马 。 家族 成员 由儿 马子 的 妻妾 、 儿女 构成 。 在 古老 的 蒙古马 群中 , 马群 在 交配 繁殖 方面 , 进化 得 比 某些 人 还要 文明 。 为了 在 残酷 的 草原 上 , 在 狼群 包围 攻击 下 能够 继续 生存 , 马群 必须 无情地 铲除 近亲 交配 , 以 提高 自己 种群 的 质量 和 战斗力 。

每当 夏季 , 三岁 的 小 母马 接近 性成熟 的 时候 , 儿 马子 就会 一改 慈父 的 面孔 , 毫不留情 地 把 自己 的 女儿 赶 出家 族群 , 决不允许 小 母马 跟 在 它们 妈妈 的 身旁 。 发疯 发狂 的 长 鬃 生父 , 像 赶 狼 咬 狼 一样 地 追 咬 亲生女儿 。 小 母马 们 被 追 咬 得 哭喊 嘶鸣 , 马群 乱作一团 。 刚刚 有 机会 逃 到 妈妈 身边 的 小 母马 , 还 未 喘 口气 , 凶暴 的 儿 马子 又 快速 追 到 , 对 小 母马 又 踢 又 刨 又 咬 , 绝不允许 有 丝毫 顶抗 。 小 母马 被 踢 得 东倒西歪 , 只好 逃 到 家族 群 之外 , 发出 凄惨 的 长 嘶 苦苦哀求 , 请 父亲 开恩 。 但是 儿 马子 怒瞪马眼 , 猛 喷 鼻孔 , 狠 刨 劲蹄 , 无情 威胁 , 不许 女儿 重返 家族 。 而 小 母马 的 妈妈 们 刚 想 护卫 自己 的 女儿 , 立即 会 遭到 丈夫 的 拳打脚踢 。 最后 大 母马 们 只好 无可奈何 地 保持中立 , 它们 也 似乎 理解 丈夫 的 行为 。

各个 家族 驱赶 女儿 的 大战 刚刚 告一段落 , 马群 中 更加 残酷 的 争夺 新 配偶 的 恶战 接踵而来 , 这是 蒙古草原 上 真正 雄性 野性 的 火山爆发 。 马群 中 那些 被 赶 出族们 , 无家可归 的 小 母马 们 , 立即 成为 没有 血缘关系 的 其它 儿 马子 的 争夺 对象 。 所有 儿 马子 都 用 两只 后蹄 高高地 站立起来 , 捉 对 厮杀 搏击 , 整个 马群 顷刻间 就 高出 了 一倍 。 它们 用 沉重 巨大 的 马蹄 当 武器 , 只见 马蹄 在 半空中 , 像 抡 锤 , 像击拳 , 像 劈 斧 。 马蹄 铿锵 , 马牙 碰响 , 弱马 被 打 得 落荒而逃 , 强马们 杀 得 难分难解 。 前蹄 不灵 就 用牙 、 大牙 不行 就 转身 用后 蹄 , 那 可是 能够 敲碎 狼头 的 超级 重

武器 。 有 的 马 被 尥 得 头 破 了 , 胸肿 了 , 腿 瘸 了 , 但儿 马子 们 毫无 收场 之意 。

当小 母马 趁乱 逃回 家族 的 时候 , 又 会 遭到 狂怒 的 父亲 和 贪婪 的 抢亲 者 共同 追 咬 。 儿 马子 又 突然 成 了 战友 , 共同 把 小 母马 赶到 它 必须 去 的 地方 。

一匹 最 漂亮 健壮 的 小白 母马 , 成 了 两匹 最 凶猛 的 儿 马子 争抢 的 目标 。 小 母马 全身 雪白 的 新 毛 柔顺 光亮 , 一对 马鹿 似的 大 眼睛 妩媚动人 。 它 高挑 苗条 , 跑 起来 像 白鹿 一样 轻盈 快捷 。 杨克 连声 赞道 : 真是 太漂亮 了 , 我 要是 匹儿 马子 也 得 玩命 去 抢 。 抢婚 比 求婚 更 刺激 。 妈 的 , 草原 上 连 马群 的 婚姻制度 都 是 狼 给定 的 , 狼 是 马群 最大 的 天敌 与 克星 。 如果 没有 狼 , 儿 马子 犯不上 这么 凶猛 无情 , 小 母马 也 不得不 接受 野蛮 的 抢婚 制 。

两匹 儿 马子 激战 犹酣 , 打得 像 罗马 斗兽场 里 的 两头 雄狮 , 怒发 冲天 , 你死我活 。 张继原 下意识 地 跺 着 脚 , 搓 着手 说 : 为了 这匹 小 母马 , 这 两匹 大 儿 马子 已经 打 了 好 几天 了 。 这匹小白 母马 人见人爱 , 我管 它 叫 白雪公主 。 这个 公主 真是 可怜 , 今天 在 这个 儿 马子 的 马群 呆 一天 , 明天 就 又 被 那匹儿 马子 抢走了 , 然后 两匹马 再 接着 打 , 后天 小 公主 可能 又 被 抢 回去 。 等 这 两匹 儿 马子 打 得 精疲力竭 , 还会 突然 杀出 一匹 更 凶猛 狡猾 的 第三号 竞争者 , 小 公主 又 得 改换门庭 了 。 小 公主 哪里 是 公主 啊 , 完全 是 个 女奴 , 任儿 马子 争来 抢 去 , 整天 东奔西跑 , 连 这么 好 的 草 也 吃不上 几口 , 你们 看 它 都 饿瘦 了 。 前 几天 , 它 还要 漂亮 呢 。 每年 春天 这么 打来打去 , 不少 小 母马 也 学乖 了 , 自己 的 家 反正 也 回不去 , 它 就 找 最 厉害 的 儿 马子 的 马群 , 去 投奔 靠得住 的 靠山 , 省得 让 人家 抢个 没完 , 少受 点 皮肉 之苦 。 小 母马 们 很 聪明 , 都 见 过 狼 吃 马驹 和 小马 的 血腥 场面 , 都 知道 在 草原 上 如果 没有 家 , 没有 一个 厉害 的 爸爸 或 丈夫 的 保护 , 弄不好 就 可能 被 狼 咬 死 吃掉 。 蒙古马 的 野性 , 儿 马子 的 勇猛 战斗 精神 , 说到底 都 是 让 狼 给 逼出来 的 。

张继原 继续 说 : 儿 马子 是 草原 一霸 , 除了 怕 狼群 攻击 它 的 妻儿 之外 , 基本上 是 天不怕地 不怕 的 , 不怕 狼 更 不怕 人 。 以前 我们 常说 什么 做牛做马 , 其实 跟儿 马子 根本 就 不相干 。 蒙古马 群真 跟 野马 群 差不多 , 马群 中 除了 多一些 阉马 , 其它 几乎 没太大 区别 。 我 泡 在 马群 里 的 日子 也 不 短 了 , 可 我 还是 想像 不 出来 , 那 原始人 一 开始 是 怎么 驯服 野马 的 ? 怎么 能 发现 把 马 给 骟 了 , 就 有 可能 骑 上马 ? 骟 马 这项 技术 也 不是 好 掌握 的 , 骟 马 必须 在 小马 新 二岁 的 早春 时候 骟 , 骟 早 了 小马 受不了 , 骟 晚 了 又 骟 不 干净 。 骟 掉 马 睾丸 也 很 难 , 割破 阴囊 皮 , 挤出 睾丸 以后 , 睾丸 还 连 着 许多 细 管子 。 不能 用 刀切 , 一切 就 感染 ; 也 不能 拽 , 一 拽 就 会 把 马 肚子 里 别的 器官 拽 出来 。 马倌 的 原始 手法 是 把 连 着 睾丸 的 细 管子 拧断 , 断口 被 拧成 一个 小 疙瘩 , 才 不会 让 伤口 感染 , 稍稍 一 感染 小马 就 会 死掉 。 骟 马 还 必须 在 新 二岁 骟 , 到 了 新 三岁 就 该 驯生 个子 了 , 把 骟 马 和 驯马 放在 同一个 时候 , 非 把 小马 弄死 不可 。 这项 技术难度 太高 了 , 你们 说 , 原始 草原 人 是 怎么 摸索 出 并 掌握 这项 技术 的 呢 ?

陈阵 和 杨克 互相 看 了 一眼 , 茫然 摇头 。 张继原 便 有些 得意 地说 下去 :

我 琢磨 了 好长时间 , 我 猜测 , 可能 是 原始 草原 人先 想法子 抓 着 被 狼 咬伤 的 小野 马驹 , 养好 伤 , 再 慢慢 把 它 养大 。 可是 养 大 以后 也 不 可能 骑 啊 , 就算 在 小马 的 时候 还 勉强 能 骑 , 可 小马 一 长成 儿 马子 谁 还 敢骑 啊 。 然后 再 想 办法 抓 一匹 让 狼 咬伤 的 小野 马驹 , 再试 。 不 知道 要 经过 多少 代 , 没准 原始人 碰巧 抓住 了 一匹 被 狼 咬掉 睾丸 , 侥幸 活 下来 的 新 二岁 小马 , 后来 长大 了 就 能 驯骑 了 …… 这才 受到 启发 。 反正 原始 草原 人 驯服 野马 的 这个 过程 , 太 复杂 太 漫长 了 。 不知 摔伤 摔死 了 多少 草原 人才 终于 驯服 了 野马 。 这 真是 人类 历史 发展 的 伟大 一步 , 要 比 中国 人 的 四大发明 早得 多 , 也 重要 得 多 。 没有 马 , 人类 古代 生活 真 不堪 想象 , 比 现在 没有 汽车 火车 坦克 还 惨 , 所以 , 游牧民族 对 人类 的 贡献 真是 不可估量 。

陈阵 兴奋 地 打断 他 说 : 我 同意 你 的 观点 。 草原 人 驯服 野马 , 可比 远古 农民 驯化 野生 稻难 多 了 。 至少 野生 稻 不会 跑 , 不会 尥蹶子 , 不会 把 人 踢 破头 , 踢死 拖死 。 驯化 野生植物 基本上 是 和平 劳动 , 可是 驯服 野马 野牛 , 是 流血 又 流汗 的 战斗 。 农耕 民族 至今 还 在 享用 游牧民族 的 这 一 伟大 战果 呢 。

杨克说 : 游牧民族 真 了不得 , 他们 既敢 战斗 , 又 会 劳动 和 学习 。 游牧民族 文明 发展 程度 虽然 不如 农耕 民族 高 , 可是 一旦 得到 发展 条件 , 那 赶超 农耕 民族 的 速度 要 比 野马 跑 得 还要 快 。 忽必烈 、 康熙 、 乾隆 等 帝王 学习 和 掌握 汉 文化 , 绝对 比 大部分 汉族 皇帝 厉害 得 多 , 功绩 和 作为 也 大得多 , 可惜 他们 学 的 是 古代 汉 文化 , 如果 他们 学 的 是 古希腊 古罗马 或 近代 的 西方 文化 , 那 就 更 了 不得了 。

陈阵 叹 道 : 其实 现在 世界 上 最 先进 的 民族 , 大多 是 游牧民族 的 后代 。 他们 一直 到 现在 还 保留 着 喝牛奶 、 吃 奶酪 、 吃 牛排 , 织毛衣 、 铺 草坪 、 养狗 、 斗牛 、 赛马 、 竞技 体育 , 还有 热爱 自由 、 民主选举 、 尊重 妇女 等等 的 原始 游牧民族 遗风 和 习惯 。 游牧民族 勇敢 好斗 顽强 进取 的 性格 , 不仅 被 他们 继承 下来 , 甚至 还 发扬 得 过 了 头 了 。 人 说 三岁 看大 , 七岁 看 老 , 对于 民族 也 一样 。 原始 游牧 是 西方 民族 的 童年 , 咱们 现在 看 原始 游牧民族 , 就 像 看到 了 西方 民族 的 “ 三岁 ” 和 “ 七岁 ” 的 童年 , 等于 补上 了 这 一课 , 就 能 更 深刻 懂得 西方 民族 为什么 后来居上 。 西方 的 先进 技术 并 不难 学到 手 , 中国 的 卫星 不是 也 上天 了 吗 。 但 最 难学 的 是 西方 民族 血液 里 的 战斗 进取 、 勇敢 冒险 的 精神 和 性格 。 鲁迅 早就 发现 华夏民族 在 国民 性格 上 存在 大 问题 ……

张继原 说 : 我 当 了 马倌 以后 , 感触 最深 的 就是 蒙汉 民族 的 性格 差别 。 过去 在 学校 , 我 也 算是 处处 拔尖 的 , 可一到 草原 , 发现自己 弱得 像 只 猫 。 我 拼命 地想 让 自己 变得 强悍 起来 , 后来 才 发现 , 咱们 好像 从 骨子里 就 有些 先天不足 似的 ……

陈阵 叹 道 : 就是 先天不足 ! 华夏 的 小农经济 是 害怕 竞争 的 和平 劳动 ; 儒家 的 纲领 是 君 君臣 臣父 父子 子 , 强调 的 是 上 尊下卑 , 论资排辈 , 无条件 服从 , 以 专制 暴力 消灭 竞争 , 来 维护 皇权 和 农业 的 和平 。 华夏 的 小农经济 和 儒家文化 , 从 存在 和 意识 两个 方面 , 软化 了 华夏民族 的 性格 , 华夏民族 虽然 也 曾 创造 了 灿烂 的 古代文明 , 但 那 是 以 牺牲 民族 性格 为 代价 的 , 也 就 牺牲 了 民族 发展 的 后劲 。 当 世界 历史 越过 了 农业 文明 的 低级 阶段 , 中国 注定 了 要 落后 挨打 。 不过 , 咱们 还 算 幸运 , 赶上 了 蒙古草原 原始 游牧 生活 的 最后 一段 尾巴 , 没准 能 找到 西方 民族 崛起 的 秘密 也 说不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