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二十一章 (3) / 第二十二章 (1)

第二十一章 (3) / 第二十二章 (1)

道尔 基 表情 有些 尴尬 。 全队 出名 的 猎手 , 竟然 扔下 羊群 带 着 一个 知青 看狼 抓獭子 , 大白天 的 就让 狼 掏 了 一只 大羊 , 大羊 没 了 , 羊羔 吃 不成 奶 , 上 不了 膘 , 也 就 过 不了 冬 。 这 在 牧业 队 算是 一次 责任事故 , 陈阵 要 挨 批评 , 道尔 基 也 脱不了 干系 。 糟糕 的 是 , 会 有人 将 这 两个 养小狼 的 人 上纲上线 , 为什么 这种 事故 就 偏偏 出在养 狼 的 人 的 身上 呢 ? 心思 不在 羊 身上 的 人 就 放 不好 羊 , 养狼 的 人 肯定 会 受到 狼 的 报复 。 队里 所有 反对 养狼 的 人 , 肯定 会 抓住 这件 事 大做文章 。 陈阵 越 想 越怕 。

道尔 基用 望远镜 一直 看着 狼 , 看着 看着 他 似乎 有把握 了 。 他 说 : 这 只 死 羊算 在 我 账 上 , 可是 狼皮 归 我 。 我 只要 把 狼皮 交给 包顺贵 , 他 还要 表扬 咱们 两人 呢 。

大狼 一边 用狼眼 瞄人 , 一边 加快速度 , 疯狂 撕肉 , 生吞 海塞 。 道尔 基说 : 再 精 的 狼 , 饿极了 也 会 犯傻 。 它 不 想想 呆 会儿 怎么 跑 得动 ? 我 看 这条 狼 是 条 笨 狼 , 抓 不 着 獭 子 , 八成 是 好些 日子 没 吃 东西 了 。

陈阵 看 狼 已经 把 半只 羊 的 肉 吞 下肚 , 狼 肚皮 也 涨成 圆筒 了 , 就 问 : 该 上 了 吧 ? 道尔 基说 : 别着急 , 再 等等 。 呆 会儿 , 一定 要 快 ! 咱们 从 南面 追过去 , 把 狼 往 北面 赶 。 那儿 有 羊倌 , 他们 会帮 咱们 截狼 的 。

道尔 基 又 看 了 会儿 , 终于 开口 说 : 上马 ! 两人 扶 鞍 撑杆 飞身 上马 , 向坡 下 羊群 的 南边 猛冲 过去 。 大狼 早已 做好 逃离 的 准备 , 它 一见 人马 冲 来 , 又 急 吞 了 几口 , 才 丢下 半只 死羊 , 朝

北边 逃 去 。 但是 狼 狂跑 了 几十米 , 突然 一个 趔趄 , 好像 发现自己 犯 了 大错 , 紧接着 来 了 个 急刹车 , 然后 低头 下 蹲 。 道尔 基 大叫 : 不好 , 再 快点 ! 狼要 把 肚子 里 的 东西 吐出来 。 陈阵 果然 看见 狼 弓腰 收腹 , 大口 大口 地 吐出 刚 吞下去 的 羊肉 。 两人 抓紧 这个 难得 的 机会 狂奔 猛追 , 一下子 拉近 了 与 狼 的 距离 。

陈阵 只 知道 狼会 吐出 肚子 里 的 食物 喂 小 狼 , 但 没想到 狼 居然 还会用 这种 方法 轻装 快撤 , 饿 疯 的 狼 也 不 傻 。 如果 大狼 迅速 腾空 了 肚子 , 那 事故 真 就 成 了 事故 了 。 陈阵 急 得 把 马 抽得 飞奔 了 起来 , 道尔 基 的 马 更 快 , 他 一边 大喊 吓 狼 , 一边 呼叫 北面 山头 的 羊倌 。 道尔 基越 冲越 近 , 大狼 不得不 停止 吐食 , 拼命 狂奔 , 速度 一下子 快 了 一倍 。 陈阵 冲 了 一段 , 看到 草地上 狼 吐出 的 一堆 血色 羊肉 , 分量 不小 。 陈阵 更加 发慌 , 打马 穷追不舍 。

大概 狼 肚子 里 还有 不少 羊肉 , 新 吞下 的 食物 又 没有 来得及 变成 体力 , 大狼 跑 得 虽快 , 但 已 跑 不出 平时 的 最 高速 。 道尔 基 的 快 马 渐渐 追得 与 大 狼 的 速度 一样 快 , 又 跑 了 一段 , 大狼见 甩不掉 追敌 , 突然 向 一面 陡坡 奔 去 , 想 用 草原 狼 冒险 亡命 跌冲 陡坡 的 绝招 , 来 拼死 一战 。 正在 此时 , 羊倌 桑杰 从坡 后 突然 转 出来 , 挥动 套马 杆 一下子 截断 了 狼 的 逃路 , 大狼 吓 得 一 哆嗦 , 但 只是 稍稍 犹豫 了 一下 , 便 当机立断 改变方向 , 立即 朝 最近 的 一个 羊群 冲 去 。 陈阵 又 没 料到 , 这条 狼 居然 想用 冲乱 羊群 的 方法 , 用乱 羊来 抵挡 追马 , 让 追敌 无法 下杆 , 再 从 混乱 中 寻机 突围 。

然而 , 正是 狼 的 这 一 犹豫 , 道尔 基 的 快 马 抓住机会 , 激出 爆发力 , 飞 似地 冲到 大 狼 的 近处 , 桑杰 也 冲到 羊群 正面 。 大狼刚 要 转身 再次 改变 路线 , 只见 道尔 基 上身 猛然 前倾 , 伸出 长长的 套马 杆 , 抖出 一个 空心 旗形 套索 , 竟然 准确 地 套住 了 大 狼 短粗 的 脖子 。 未 等 大 狼 缩头 甩 脖 , 道尔 基 又 一抖 杆 死死 拧紧 套绳 , 把 绞索 勒进 狼 耳 后面 的 肉皮 里 , 牢牢地 锁住 了 狼 的 咽喉 。 道尔 基不给 狼 一点 喘息 机会 , 猛转 马头 , 倒 背 套马 杆 , 拽 倒 大 狼 就 跑 。

大狼 已 毫无 反抗 能力 , 沉重 的 狼身 使 绞索 越勒越 紧 , 狼 的 舌头 被 勒 了 出来 , 狼 张开血 口 , 拼命 喘气 , 嘴里 全是 血 和 血 气泡 。 道尔 基 策马 爬坡 , 这样 勒劲 更 大 。 陈阵 跟 在 狼 后面 , 看着 大狼 全身 剧烈 抖动 , 已经 开始 垂死挣扎 。 陈阵 终于 松 了 口气 , 这次 事故 的 责任 总算 能够 勾销 了 。 但 他 一点 也 兴奋 不 起来 , 他 眼睁睁 地 看着 一条 活生生 的 大 狼 , 在 这 短短的 几分钟 就要 战死 在 草原 上 。 草原 无比 残酷 , 它 对 草原 上 所有 生命 的 生存能力 的 要求 太 苛刻 , 稍稍 迟钝 笨拙 一点 就 会 被 无情 淘汰 。 陈阵 心中 涌出 无限 惋惜 , 这条 大 狼 在 他 看来 还是 非常 聪明 强悍 的 , 要是 在 人群 里 , 有 这样 的 智力 和 勇气 , 哪会 被 淘汰 ?

等 马 爬 到 半山坡 , 大狼 的 身体 已抖 不动 了 , 但 还 在 喷血 喘气 。 道尔 基跳 下马 , 双手 迅速 拽 套马 杆 , 不让 狼站 起身 。 等 把 狼 拽 到 跟前 , 又 把 扣 在 手腕 上 的 马棒 抓 在 手里 , 急忙 狠 砸 狼头 , 并 从 马靴 里 拔出 蒙古 刀 , 一刀 刺进 狼 的 胸口 。 等 陈阵 跳 下马 , 狼 已 断气 。 道尔 基踢 了 狼 两脚 , 见 没有 一点 反应 , 便 擦 了 擦 满头 的 汗 , 坐在 草地上 , 点 了 一支 烟 , 吸 了 起来 。

桑杰 跑过来 看 了 看 死 狼 , 夸 了 两句 道尔 基 , 便 去 帮 道尔 基往 家 圈羊 。 陈阵 跑 到 自己 的 羊群 旁边 把 羊拢 了 拢 , 拨正 羊群 回家 的 方向 , 又 跑 到 山坡 上 看 道尔 基剥 狼皮 。 夏季 天热 , 怕 狼皮 捂 臭 , 一般 不 把 狼皮 剥成 皮 筒子 , 而 像 剥 羊皮 那样 把 狼皮 剥成 摊开 来 的 一大 张 。 当 陈阵 下马 的 时候 , 道尔 基 已经 把 狼皮 摊 在 草地上 晾晒 了 。

陈阵 说 : 我 还是 第一次 亲眼看到 套 狼 脖子 杀 狼 呢 , 你 怎么 就 这么 有把握 ? 道尔 基 嘿嘿 一笑 说 : 我 早就 看 出来 , 这条 狼 有点 笨 。 要是 机灵 的 狼 , 套绳 刚一 碰到 狼 脖子 , 狼 就 甩头 缩头 了 。 陈阵 说 : 你 的 眼力 真 厉害 , 我 算是 服 了 你 了 , 我 就是 练上 三年 五年 , 也 练 不出 你 这 两下子 。 再说 我 的 马 也 不行 , 明年 春天 我 一定 也 要 压 几匹 好生 个子 , 在 草原 上 没快 马真 不行 。 道尔 基说 : 你 让 巴图 给 挑 一匹 好 的 , 巴图 是 你 大哥 , 他 一定 会 给 你 的 。

陈阵 忽然 想起 了 道尔 基养 的 那条 小狼 , 便 问 : 这 段 日子 太忙 , 一直 也 没空 去 你家 看看 。 你 的 小 狼 还好 吗 ? 没人 说 你 ? 道尔 基 摇头 说 : 别提 了 , 大前天 我 把 小 狼 打死 了 。 陈阵 心里 一沉 , 急问 : 什么 , 你 把 小 狼 打死 了 ? 为什么 ? 出 什么 事 了 ?

道尔 基叹 了 口气 说 : 我 要是 也 像 你 那样 用 链子 拴着 养 就 好 了 。 我家 的 小 狼 比 你 的 小 狼 个头 小 , 打小 野性 也 不太大 , 我 就 一直 把 它 放在 小狗 堆里 一块 养 , 养 了 一个多月 , 就 跟 小狗 大狗 混熟 了 , 不 知道 的 人 还 当 它 是 一条 小狗 呢 。 后来 , 小狼 越长越 胖 , 比 小狗 都 长得 快 , 真 跟 一条 小 狼狗 一样 , 全家人 都 挺 喜欢 它 。 小狼 最 喜欢 跟 我 的 小儿子 玩 , 这 孩子 才 四岁 , 也 最 喜欢 小狼 。 可是 没想到 , 大前天 小狼 跟 孩子 玩 着 玩 着 , 狠狠 朝 孩子 的 肚子 上 咬了一口 , 咬出 了 血 , 还 撕下 一块 皮来 。 孩子 吓傻 了 , 疼得 大哭 。 狼牙毒 啊 , 比 狗牙 还毒 , 吓 得 我 两 棒子 就 把 小 狼 打死 了 。 又 赶紧 抱 孩子 上 小 彭 那儿 打 了 两针 , 这才 没出 大事 , 可 这会儿 孩子 的 肚子 还肿 着 呢 。

陈阵 心里 一阵阵 地 发慌 , 急忙 说 : 千万别 大意 , 这 几天 还 得 接着 打针 , 狂犬病 能 预防 的 , 打 了 针 就 不怕 了 。

道尔 基说 : 这 事 牧民 都 知道 , 让 狗 咬 了 都 得 赶紧 打针 , 让 狼 咬 了 更 得 赶紧 打针 了 。 狼 跟 狗 真 不 一样 , 本地人 都 说 不能 养狼 , 看来 还 真 不能 养 , 狼 的 野性 改不了 , 早晚 会出 大事 。 我 劝 你 也 别养 了 , 你 那条 狼 个头 大 , 野性 大 , 牙 的 毒性 更大 , 要是 不 小心 让 它 咬一口 , 你 小命 就 没 啦 , 拴着 养 也 不 保险 。

陈阵 也 有点 害怕 , 想 了 想 说 : 我会 小心 的 , 好不容易 把 小狼养 这么 大 , 我 真 舍不得 。 现在 就 连 过去 最 讨厌 它 的 高 建中 , 也 喜欢 上 它 了 , 天天 逗 它 玩儿 。

羊群 已 走 远 , 道尔 基 卷起 狼皮 拴 在 鞍 上 , 骑 上马 去 赶 羊群 回家 。

陈阵 心里 惦记着 小狼 , 他 走 到 被 狼 吃 剩下 的 半只 死羊 旁边 , 从 口袋 里 掏出 可折叠 的 电工 刀 , 割掉 被 狼 咬 过 撕烂 的 部分 , 掏空 肠肚 , 留下 心肺 。 收拾 干净 以后 , 用 马鞍 上 的 鞍条 拴住 羊头 , 准备 带回家 喂狗 和 小 狼 。 陈阵 骑 上马 , 一步 一步 走得 心事重重 。

第二天 , 道尔 基用 羊换 狼 的 事迹 传遍 了 整个 大队 。 包顺贵 得到 了 狼皮 以后 , 把 道尔 基夸个 没完 , 还 通报 全场 给予 表扬 , 并 奖励 他 30 发 子弹 。 几天 以后 , 三组 的 一个 年轻 羊倌 也 想 用 羊群 做 诱饵 , 远远地 离开 羊群 , 也 想 以 羊换 狼 。 结果 碰上 了 一条 老练 狡猾 的 头 狼 , 它 只 抢吃 了 一条 半羊 大腿 , 多 了 不吃 , 吃饱 不吃 撑 , 一点 也 不 影响 它 逃跑 的 速度 , 反而 跑 得 更 快 更 有劲 , 一会儿 就 跑 没影 了 。 那个 羊倌 被 毕利格 老人 在 大队 会上 狠狠 地训 了 一通 , 并罚 他家 一个月 不准 杀羊 吃 。

(第二十二章) 又 轮 到 陈阵 到 给 羊群 下夜 , 有 二郎 守 着 羊群 , 他 可以 一边 下夜 一边 在 包里 的 油灯 下 看书 作笔记 。 为了 不 妨碍 两位 伙伴 睡觉 , 他 把 矮桌 放到 蒙古包 门 旁边 , 再用 竖起 的 两本 厚书 挡住 灯光 。 草场 寂静无声 , 听 不到 一声 狼嗥 , 三条 大狗 一夜 未 叫 , 但 都 竖 着 耳朵 , 警觉地 守夜 。 他 也 只 出过 一次 包 , 打着 手电 围着 羊群 转 了 一圈 , 二郎 总是 守卧 在 羊群 的 西北边 , 让 陈阵 感到 放心 。 他 摸摸 二郎 的 大 脑袋 , 表示感谢 。 回到 包 , 他 还是 不敢 大意 不敢 闭眼 , 看书 一直 看到 后半夜 才 睡 下 。 第二天 上午 睡醒 了 觉 , 陈阵 出门 后 的 第一件 事 就是 给 小 狼 喂食 。

来到 夏季 新 草场 以后 , 小狼 总是 从 天一亮 就 像 蹲守 伏击 猎物 一样 , 盯 着 蒙古包 的 木门 , 瞪 着 它 的 食盆 。 在 小 狼 的 眼里 , 这个 盆 就是 活动 的 “ 猎物 ”, 它 像 大 狼 那样 耐心 地 等待 战机 , 等 “ 猎物 ” 走到 它 跟前 , 然后 突然袭击 “ 猎物 ”, 因此 , 抢到 嘴 的 食物 就是 它 打猎 打到 的 , 而 不是 人 赐给 它 的 。 这样 小狼 仍然 保持 了 它 狼格 的 独立 。 陈阵 也 故意 装出 怕 它 的 样子 , 急退 几步 , 但 经常 忍不住 乐出 声来 。

内蒙 高原 在 夏天 雨季 到来 之前 , 常常 有 一段 干旱 酷热 的 天气 , 这年 的 热度 似乎 比 往年 更高 。 陈阵 觉得 蒙古 的 太阳 不仅 出得 早 , 而且 还 比 关内 的 太阳 离 地面 低 , 才 是 上午 十点 多 钟 , 气温 已经 升 到 关内 盛夏 的 正午 了 。 强烈 的 阳光 把 蒙古包 附近 的 青草 晒卷 , 每根 草叶 被 晒成 了 空心 的 绿针 。 蚊子 还 未 出来 , 但 草原 上 由 肉 蛆 变 出来 的 大头 苍蝇 , 却 像 野 蜂群 似地 涌 来 , 围着 人畜 全面 进攻 。 苍蝇 专攻 人畜 的 脑袋 , 叮吸 眼睛 、 鼻孔 、 嘴角 和 伤口 的 分泌物 , 或者 挂 在 包内 带 血 的 羊肉 条 。 人狗 狼 一刻不停 地晃头 挥手 挥 爪 , 不胜其烦 。 机警 的 黄黄 经常 能 用 闪电 般的 动作 , 将 眼前 飞舞 的 大 苍蝇 , 一口 咬进 嘴里 , 嚼 碎 以后 再 吐出来 。 不一会儿 , 它 身旁 的 地面 上 , 就 落 了 不少 像 西 瓜子壳 般的 死蝇 。

阳光 越来越 毒 , 地面 热雾 蒸腾 , 整个 草场 盆地 热得 像 一口 烘 炒 绿茶 的 巨大 铁锅 , 满地 青草 都 快 炒成 干绿 新茶 了 。 狗们 都 趴在 蒙古包 北面 窄窄的 半月形 的 阴影 里 , 张大 了 嘴 , 伸长 舌头 大 口 喘气 , 肚皮 急速 起伏 。 陈阵 发现 二郎 不在 阴影 里 , 他 叫 了 两声 , 二郎 也 没 露面 , 它 又 不知 上 哪儿 溜达 , 也 可能 到 河里 凉快 去 了 。 二郎 在 它 下夜 上班 时候 尽责 尽心 , 全队 的 人 已经 不 叫 它 野狗 了 , 但 一到 天亮 , 它 “ 下班 ” 以后 , 人 就 管不着 它 了 , 它 想 上 哪儿 去 就 上 哪儿 去 , 不像 黄黄 和 伊勒 白天 也 忠心 守家 。

此刻 , 小狼 的 处境 最惨 。 毒日 之下 , 小狼 被 一根 滚烫 的 铁链 拴着 , 无遮无掩 , 活活 地被 曝晒 着 。 狼圈 中 的 青草 早已 被 小 狼 踩死 踩 枯 , 狼圈 已 变成 了 圆形 的 黄沙 地 , 像 一个 火上 的 平底锅 , 里面 全是 热烫 的 黄沙 。 而 小 狼 则 像 一个 大个儿 的 糖 炒 毛栗子 , 几乎 被 烤焦 烤 煳 了 , 眼看 就 像 要 开裂 炸壳 。 可怜 的 小 狼 不仅 是 个 囚徒 , 而且 还是 个 上 晒 下 烤 , 天天 受 毒刑 的 重号 犯 。

小狼 一见 门开 , 呼地用 两条 后腿 站 起来 , 铁链 和 项圈 勒出 了 它 的 舌头 , 两条 前腿 拼命 在 空中 敲鼓 。 小狼 此时 最 想要 的 好像 不是 荫 晾 , 也 不是 水 , 仍然 是 食物 。 狼以 食为天 , 几天 来 , 陈阵 发现 小狼 从来 没有 热得 吃不下 饭 的 时候 , 天气 越热 , 狼 的 胃口 似乎 越大 。 小狼 拼命 敲鼓 招手 , 要 陈阵 把 它 的 食盆 放进 它 的 圈里 。 然后 把 食盆 “ 抢猎 ” 到手 , 再 凶狠 地 把 陈阵 赶走 。

陈阵 犯愁 了 。 草原 进入 夏季 , 按 牧民 的 传统 习惯 , 夏季 以奶食 为主 , 肉食 大大减少 , 每日 一茶 一餐 , 手把 肉 不见 了 。 主食 变成 了 各种 面食 , 小米 、 炒米 和 各种 奶制品 : 鲜奶 豆腐 、 酸奶 豆腐 、 黄油 、 奶皮子 等等 。 牧民 喜食 夏季 新 鲜奶 食 , 可 知青 还 没有 学会 做 奶食 , 一方面 是 不 习惯 以奶食 代替 肉食 ; 更 主要 的 是 知青 受不了 做 奶食 的 那份 苦 。 谁 也 不 愿意 在 凌晨 三点 就 爬起来 , 挤 四五个 小时 的 牛奶 , 然后 不间断 地用 捣 棒 慢慢 地 捣 酸奶 桶 里 的 发酵 酸奶 , 捣上 几千 下 才 算 完 ; 更 不 愿意 到 下午 五 六点钟 母牛 回家 以后 , 再挤 上 三四个 小时 的 奶 , 以及 第二天 一系列 煮 、 压 、 切 、 晒 等 麻烦 的 手工劳动 。 知青 宁肯 吃 小米 捞饭 , 素 面条 素 包子 素 饺子 素 馅饼 , 也 不愿 去 做 奶制品 。 夏季 牧民 做 奶食 , 而 知青 就 去 采 野菜 , 采山葱 、 野蒜 、 马莲 韭 、 黄花 、 灰灰 菜 、 蒲公英 等等 , 还有 一种 东北 外来户 叫作 “ 哈拉 盖 ” 的 、 类似 菠菜 形 的 大叶辣 麻味 野菜 。 夏季 断肉 , 牧民 和 知青 正好 都 改换 口味 , 尝个 新鲜 。 这样一来 , 却 苦 了 陈阵 和 小 狼 。


第二十一章 (3) / 第二十二章 (1)

道尔 基 表情 有些 尴尬 。 全队 出名 的 猎手 , 竟然 扔下 羊群 带 着 一个 知青 看狼 抓獭子 , 大白天 的 就让 狼 掏 了 一只 大羊 , 大羊 没 了 , 羊羔 吃 不成 奶 , 上 不了 膘 , 也 就 过 不了 冬 。 这 在 牧业 队 算是 一次 责任事故 , 陈阵 要 挨 批评 , 道尔 基 也 脱不了 干系 。 糟糕 的 是 , 会 有人 将 这 两个 养小狼 的 人 上纲上线 , 为什么 这种 事故 就 偏偏 出在养 狼 的 人 的 身上 呢 ? 心思 不在 羊 身上 的 人 就 放 不好 羊 , 养狼 的 人 肯定 会 受到 狼 的 报复 。 队里 所有 反对 养狼 的 人 , 肯定 会 抓住 这件 事 大做文章 。 陈阵 越 想 越怕 。

道尔 基用 望远镜 一直 看着 狼 , 看着 看着 他 似乎 有把握 了 。 他 说 : 这 只 死 羊算 在 我 账 上 , 可是 狼皮 归 我 。 我 只要 把 狼皮 交给 包顺贵 , 他 还要 表扬 咱们 两人 呢 。

大狼 一边 用狼眼 瞄人 , 一边 加快速度 , 疯狂 撕肉 , 生吞 海塞 。 道尔 基说 : 再 精 的 狼 , 饿极了 也 会 犯傻 。 它 不 想想 呆 会儿 怎么 跑 得动 ? 我 看 这条 狼 是 条 笨 狼 , 抓 不 着 獭 子 , 八成 是 好些 日子 没 吃 东西 了 。

陈阵 看 狼 已经 把 半只 羊 的 肉 吞 下肚 , 狼 肚皮 也 涨成 圆筒 了 , 就 问 : 该 上 了 吧 ? 道尔 基说 : 别着急 , 再 等等 。 呆 会儿 , 一定 要 快 ! 咱们 从 南面 追过去 , 把 狼 往 北面 赶 。 那儿 有 羊倌 , 他们 会帮 咱们 截狼 的 。

道尔 基 又 看 了 会儿 , 终于 开口 说 : 上马 ! 两人 扶 鞍 撑杆 飞身 上马 , 向坡 下 羊群 的 南边 猛冲 过去 。 大狼 早已 做好 逃离 的 准备 , 它 一见 人马 冲 来 , 又 急 吞 了 几口 , 才 丢下 半只 死羊 , 朝

北边 逃 去 。 但是 狼 狂跑 了 几十米 , 突然 一个 趔趄 , 好像 发现自己 犯 了 大错 , 紧接着 来 了 个 急刹车 , 然后 低头 下 蹲 。 道尔 基 大叫 : 不好 , 再 快点 ! 狼要 把 肚子 里 的 东西 吐出来 。 陈阵 果然 看见 狼 弓腰 收腹 , 大口 大口 地 吐出 刚 吞下去 的 羊肉 。 两人 抓紧 这个 难得 的 机会 狂奔 猛追 , 一下子 拉近 了 与 狼 的 距离 。

陈阵 只 知道 狼会 吐出 肚子 里 的 食物 喂 小 狼 , 但 没想到 狼 居然 还会用 这种 方法 轻装 快撤 , 饿 疯 的 狼 也 不 傻 。 如果 大狼 迅速 腾空 了 肚子 , 那 事故 真 就 成 了 事故 了 。 陈阵 急 得 把 马 抽得 飞奔 了 起来 , 道尔 基 的 马 更 快 , 他 一边 大喊 吓 狼 , 一边 呼叫 北面 山头 的 羊倌 。 道尔 基越 冲越 近 , 大狼 不得不 停止 吐食 , 拼命 狂奔 , 速度 一下子 快 了 一倍 。 陈阵 冲 了 一段 , 看到 草地上 狼 吐出 的 一堆 血色 羊肉 , 分量 不小 。 陈阵 更加 发慌 , 打马 穷追不舍 。

大概 狼 肚子 里 还有 不少 羊肉 , 新 吞下 的 食物 又 没有 来得及 变成 体力 , 大狼 跑 得 虽快 , 但 已 跑 不出 平时 的 最 高速 。 道尔 基 的 快 马 渐渐 追得 与 大 狼 的 速度 一样 快 , 又 跑 了 一段 , 大狼见 甩不掉 追敌 , 突然 向 一面 陡坡 奔 去 , 想 用 草原 狼 冒险 亡命 跌冲 陡坡 的 绝招 , 来 拼死 一战 。 正在 此时 , 羊倌 桑杰 从坡 后 突然 转 出来 , 挥动 套马 杆 一下子 截断 了 狼 的 逃路 , 大狼 吓 得 一 哆嗦 , 但 只是 稍稍 犹豫 了 一下 , 便 当机立断 改变方向 , 立即 朝 最近 的 一个 羊群 冲 去 。 陈阵 又 没 料到 , 这条 狼 居然 想用 冲乱 羊群 的 方法 , 用乱 羊来 抵挡 追马 , 让 追敌 无法 下杆 , 再 从 混乱 中 寻机 突围 。

然而 , 正是 狼 的 这 一 犹豫 , 道尔 基 的 快 马 抓住机会 , 激出 爆发力 , 飞 似地 冲到 大 狼 的 近处 , 桑杰 也 冲到 羊群 正面 。 大狼刚 要 转身 再次 改变 路线 , 只见 道尔 基 上身 猛然 前倾 , 伸出 长长的 套马 杆 , 抖出 一个 空心 旗形 套索 , 竟然 准确 地 套住 了 大 狼 短粗 的 脖子 。 未 等 大 狼 缩头 甩 脖 , 道尔 基 又 一抖 杆 死死 拧紧 套绳 , 把 绞索 勒进 狼 耳 后面 的 肉皮 里 , 牢牢地 锁住 了 狼 的 咽喉 。 道尔 基不给 狼 一点 喘息 机会 , 猛转 马头 , 倒 背 套马 杆 , 拽 倒 大 狼 就 跑 。

大狼 已 毫无 反抗 能力 , 沉重 的 狼身 使 绞索 越勒越 紧 , 狼 的 舌头 被 勒 了 出来 , 狼 张开血 口 , 拼命 喘气 , 嘴里 全是 血 和 血 气泡 。 道尔 基 策马 爬坡 , 这样 勒劲 更 大 。 陈阵 跟 在 狼 后面 , 看着 大狼 全身 剧烈 抖动 , 已经 开始 垂死挣扎 。 陈阵 终于 松 了 口气 , 这次 事故 的 责任 总算 能够 勾销 了 。 但 他 一点 也 兴奋 不 起来 , 他 眼睁睁 地 看着 一条 活生生 的 大 狼 , 在 这 短短的 几分钟 就要 战死 在 草原 上 。 草原 无比 残酷 , 它 对 草原 上 所有 生命 的 生存能力 的 要求 太 苛刻 , 稍稍 迟钝 笨拙 一点 就 会 被 无情 淘汰 。 陈阵 心中 涌出 无限 惋惜 , 这条 大 狼 在 他 看来 还是 非常 聪明 强悍 的 , 要是 在 人群 里 , 有 这样 的 智力 和 勇气 , 哪会 被 淘汰 ?

等 马 爬 到 半山坡 , 大狼 的 身体 已抖 不动 了 , 但 还 在 喷血 喘气 。 道尔 基跳 下马 , 双手 迅速 拽 套马 杆 , 不让 狼站 起身 。 等 把 狼 拽 到 跟前 , 又 把 扣 在 手腕 上 的 马棒 抓 在 手里 , 急忙 狠 砸 狼头 , 并 从 马靴 里 拔出 蒙古 刀 , 一刀 刺进 狼 的 胸口 。 等 陈阵 跳 下马 , 狼 已 断气 。 道尔 基踢 了 狼 两脚 , 见 没有 一点 反应 , 便 擦 了 擦 满头 的 汗 , 坐在 草地上 , 点 了 一支 烟 , 吸 了 起来 。

桑杰 跑过来 看 了 看 死 狼 , 夸 了 两句 道尔 基 , 便 去 帮 道尔 基往 家 圈羊 。 陈阵 跑 到 自己 的 羊群 旁边 把 羊拢 了 拢 , 拨正 羊群 回家 的 方向 , 又 跑 到 山坡 上 看 道尔 基剥 狼皮 。 夏季 天热 , 怕 狼皮 捂 臭 , 一般 不 把 狼皮 剥成 皮 筒子 , 而 像 剥 羊皮 那样 把 狼皮 剥成 摊开 来 的 一大 张 。 当 陈阵 下马 的 时候 , 道尔 基 已经 把 狼皮 摊 在 草地上 晾晒 了 。

陈阵 说 : 我 还是 第一次 亲眼看到 套 狼 脖子 杀 狼 呢 , 你 怎么 就 这么 有把握 ? 道尔 基 嘿嘿 一笑 说 : 我 早就 看 出来 , 这条 狼 有点 笨 。 要是 机灵 的 狼 , 套绳 刚一 碰到 狼 脖子 , 狼 就 甩头 缩头 了 。 陈阵 说 : 你 的 眼力 真 厉害 , 我 算是 服 了 你 了 , 我 就是 练上 三年 五年 , 也 练 不出 你 这 两下子 。 再说 我 的 马 也 不行 , 明年 春天 我 一定 也 要 压 几匹 好生 个子 , 在 草原 上 没快 马真 不行 。 道尔 基说 : 你 让 巴图 给 挑 一匹 好 的 , 巴图 是 你 大哥 , 他 一定 会 给 你 的 。

陈阵 忽然 想起 了 道尔 基养 的 那条 小狼 , 便 问 : 这 段 日子 太忙 , 一直 也 没空 去 你家 看看 。 你 的 小 狼 还好 吗 ? 没人 说 你 ? 道尔 基 摇头 说 : 别提 了 , 大前天 我 把 小 狼 打死 了 。 陈阵 心里 一沉 , 急问 : 什么 , 你 把 小 狼 打死 了 ? 为什么 ? 出 什么 事 了 ?

道尔 基叹 了 口气 说 : 我 要是 也 像 你 那样 用 链子 拴着 养 就 好 了 。 我家 的 小 狼 比 你 的 小 狼 个头 小 , 打小 野性 也 不太大 , 我 就 一直 把 它 放在 小狗 堆里 一块 养 , 养 了 一个多月 , 就 跟 小狗 大狗 混熟 了 , 不 知道 的 人 还 当 它 是 一条 小狗 呢 。 后来 , 小狼 越长越 胖 , 比 小狗 都 长得 快 , 真 跟 一条 小 狼狗 一样 , 全家人 都 挺 喜欢 它 。 小狼 最 喜欢 跟 我 的 小儿子 玩 , 这 孩子 才 四岁 , 也 最 喜欢 小狼 。 可是 没想到 , 大前天 小狼 跟 孩子 玩 着 玩 着 , 狠狠 朝 孩子 的 肚子 上 咬了一口 , 咬出 了 血 , 还 撕下 一块 皮来 。 孩子 吓傻 了 , 疼得 大哭 。 狼牙毒 啊 , 比 狗牙 还毒 , 吓 得 我 两 棒子 就 把 小 狼 打死 了 。 又 赶紧 抱 孩子 上 小 彭 那儿 打 了 两针 , 这才 没出 大事 , 可 这会儿 孩子 的 肚子 还肿 着 呢 。

陈阵 心里 一阵阵 地 发慌 , 急忙 说 : 千万别 大意 , 这 几天 还 得 接着 打针 , 狂犬病 能 预防 的 , 打 了 针 就 不怕 了 。

道尔 基说 : 这 事 牧民 都 知道 , 让 狗 咬 了 都 得 赶紧 打针 , 让 狼 咬 了 更 得 赶紧 打针 了 。 狼 跟 狗 真 不 一样 , 本地人 都 说 不能 养狼 , 看来 还 真 不能 养 , 狼 的 野性 改不了 , 早晚 会出 大事 。 我 劝 你 也 别养 了 , 你 那条 狼 个头 大 , 野性 大 , 牙 的 毒性 更大 , 要是 不 小心 让 它 咬一口 , 你 小命 就 没 啦 , 拴着 养 也 不 保险 。

陈阵 也 有点 害怕 , 想 了 想 说 : 我会 小心 的 , 好不容易 把 小狼养 这么 大 , 我 真 舍不得 。 现在 就 连 过去 最 讨厌 它 的 高 建中 , 也 喜欢 上 它 了 , 天天 逗 它 玩儿 。

羊群 已 走 远 , 道尔 基 卷起 狼皮 拴 在 鞍 上 , 骑 上马 去 赶 羊群 回家 。

陈阵 心里 惦记着 小狼 , 他 走 到 被 狼 吃 剩下 的 半只 死羊 旁边 , 从 口袋 里 掏出 可折叠 的 电工 刀 , 割掉 被 狼 咬 过 撕烂 的 部分 , 掏空 肠肚 , 留下 心肺 。 收拾 干净 以后 , 用 马鞍 上 的 鞍条 拴住 羊头 , 准备 带回家 喂狗 和 小 狼 。 陈阵 骑 上马 , 一步 一步 走得 心事重重 。

第二天 , 道尔 基用 羊换 狼 的 事迹 传遍 了 整个 大队 。 包顺贵 得到 了 狼皮 以后 , 把 道尔 基夸个 没完 , 还 通报 全场 给予 表扬 , 并 奖励 他 30 发 子弹 。 几天 以后 , 三组 的 一个 年轻 羊倌 也 想 用 羊群 做 诱饵 , 远远地 离开 羊群 , 也 想 以 羊换 狼 。 结果 碰上 了 一条 老练 狡猾 的 头 狼 , 它 只 抢吃 了 一条 半羊 大腿 , 多 了 不吃 , 吃饱 不吃 撑 , 一点 也 不 影响 它 逃跑 的 速度 , 反而 跑 得 更 快 更 有劲 , 一会儿 就 跑 没影 了 。 那个 羊倌 被 毕利格 老人 在 大队 会上 狠狠 地训 了 一通 , 并罚 他家 一个月 不准 杀羊 吃 。

(第二十二章) 又 轮 到 陈阵 到 给 羊群 下夜 , 有 二郎 守 着 羊群 , 他 可以 一边 下夜 一边 在 包里 的 油灯 下 看书 作笔记 。 为了 不 妨碍 两位 伙伴 睡觉 , 他 把 矮桌 放到 蒙古包 门 旁边 , 再用 竖起 的 两本 厚书 挡住 灯光 。 草场 寂静无声 , 听 不到 一声 狼嗥 , 三条 大狗 一夜 未 叫 , 但 都 竖 着 耳朵 , 警觉地 守夜 。 他 也 只 出过 一次 包 , 打着 手电 围着 羊群 转 了 一圈 , 二郎 总是 守卧 在 羊群 的 西北边 , 让 陈阵 感到 放心 。 他 摸摸 二郎 的 大 脑袋 , 表示感谢 。 回到 包 , 他 还是 不敢 大意 不敢 闭眼 , 看书 一直 看到 后半夜 才 睡 下 。 第二天 上午 睡醒 了 觉 , 陈阵 出门 后 的 第一件 事 就是 给 小 狼 喂食 。

来到 夏季 新 草场 以后 , 小狼 总是 从 天一亮 就 像 蹲守 伏击 猎物 一样 , 盯 着 蒙古包 的 木门 , 瞪 着 它 的 食盆 。 在 小 狼 的 眼里 , 这个 盆 就是 活动 的 “ 猎物 ”, 它 像 大 狼 那样 耐心 地 等待 战机 , 等 “ 猎物 ” 走到 它 跟前 , 然后 突然袭击 “ 猎物 ”, 因此 , 抢到 嘴 的 食物 就是 它 打猎 打到 的 , 而 不是 人 赐给 它 的 。 这样 小狼 仍然 保持 了 它 狼格 的 独立 。 陈阵 也 故意 装出 怕 它 的 样子 , 急退 几步 , 但 经常 忍不住 乐出 声来 。

内蒙 高原 在 夏天 雨季 到来 之前 , 常常 有 一段 干旱 酷热 的 天气 , 这年 的 热度 似乎 比 往年 更高 。 陈阵 觉得 蒙古 的 太阳 不仅 出得 早 , 而且 还 比 关内 的 太阳 离 地面 低 , 才 是 上午 十点 多 钟 , 气温 已经 升 到 关内 盛夏 的 正午 了 。 强烈 的 阳光 把 蒙古包 附近 的 青草 晒卷 , 每根 草叶 被 晒成 了 空心 的 绿针 。 蚊子 还 未 出来 , 但 草原 上 由 肉 蛆 变 出来 的 大头 苍蝇 , 却 像 野 蜂群 似地 涌 来 , 围着 人畜 全面 进攻 。 苍蝇 专攻 人畜 的 脑袋 , 叮吸 眼睛 、 鼻孔 、 嘴角 和 伤口 的 分泌物 , 或者 挂 在 包内 带 血 的 羊肉 条 。 人狗 狼 一刻不停 地晃头 挥手 挥 爪 , 不胜其烦 。 机警 的 黄黄 经常 能 用 闪电 般的 动作 , 将 眼前 飞舞 的 大 苍蝇 , 一口 咬进 嘴里 , 嚼 碎 以后 再 吐出来 。 不一会儿 , 它 身旁 的 地面 上 , 就 落 了 不少 像 西 瓜子壳 般的 死蝇 。

阳光 越来越 毒 , 地面 热雾 蒸腾 , 整个 草场 盆地 热得 像 一口 烘 炒 绿茶 的 巨大 铁锅 , 满地 青草 都 快 炒成 干绿 新茶 了 。 狗们 都 趴在 蒙古包 北面 窄窄的 半月形 的 阴影 里 , 张大 了 嘴 , 伸长 舌头 大 口 喘气 , 肚皮 急速 起伏 。 陈阵 发现 二郎 不在 阴影 里 , 他 叫 了 两声 , 二郎 也 没 露面 , 它 又 不知 上 哪儿 溜达 , 也 可能 到 河里 凉快 去 了 。 二郎 在 它 下夜 上班 时候 尽责 尽心 , 全队 的 人 已经 不 叫 它 野狗 了 , 但 一到 天亮 , 它 “ 下班 ” 以后 , 人 就 管不着 它 了 , 它 想 上 哪儿 去 就 上 哪儿 去 , 不像 黄黄 和 伊勒 白天 也 忠心 守家 。

此刻 , 小狼 的 处境 最惨 。 毒日 之下 , 小狼 被 一根 滚烫 的 铁链 拴着 , 无遮无掩 , 活活 地被 曝晒 着 。 狼圈 中 的 青草 早已 被 小 狼 踩死 踩 枯 , 狼圈 已 变成 了 圆形 的 黄沙 地 , 像 一个 火上 的 平底锅 , 里面 全是 热烫 的 黄沙 。 而 小 狼 则 像 一个 大个儿 的 糖 炒 毛栗子 , 几乎 被 烤焦 烤 煳 了 , 眼看 就 像 要 开裂 炸壳 。 可怜 的 小 狼 不仅 是 个 囚徒 , 而且 还是 个 上 晒 下 烤 , 天天 受 毒刑 的 重号 犯 。

小狼 一见 门开 , 呼地用 两条 后腿 站 起来 , 铁链 和 项圈 勒出 了 它 的 舌头 , 两条 前腿 拼命 在 空中 敲鼓 。 小狼 此时 最 想要 的 好像 不是 荫 晾 , 也 不是 水 , 仍然 是 食物 。 狼以 食为天 , 几天 来 , 陈阵 发现 小狼 从来 没有 热得 吃不下 饭 的 时候 , 天气 越热 , 狼 的 胃口 似乎 越大 。 小狼 拼命 敲鼓 招手 , 要 陈阵 把 它 的 食盆 放进 它 的 圈里 。 然后 把 食盆 “ 抢猎 ” 到手 , 再 凶狠 地 把 陈阵 赶走 。

陈阵 犯愁 了 。 草原 进入 夏季 , 按 牧民 的 传统 习惯 , 夏季 以奶食 为主 , 肉食 大大减少 , 每日 一茶 一餐 , 手把 肉 不见 了 。 主食 变成 了 各种 面食 , 小米 、 炒米 和 各种 奶制品 : 鲜奶 豆腐 、 酸奶 豆腐 、 黄油 、 奶皮子 等等 。 牧民 喜食 夏季 新 鲜奶 食 , 可 知青 还 没有 学会 做 奶食 , 一方面 是 不 习惯 以奶食 代替 肉食 ; 更 主要 的 是 知青 受不了 做 奶食 的 那份 苦 。 谁 也 不 愿意 在 凌晨 三点 就 爬起来 , 挤 四五个 小时 的 牛奶 , 然后 不间断 地用 捣 棒 慢慢 地 捣 酸奶 桶 里 的 发酵 酸奶 , 捣上 几千 下 才 算 完 ; 更 不 愿意 到 下午 五 六点钟 母牛 回家 以后 , 再挤 上 三四个 小时 的 奶 , 以及 第二天 一系列 煮 、 压 、 切 、 晒 等 麻烦 的 手工劳动 。 知青 宁肯 吃 小米 捞饭 , 素 面条 素 包子 素 饺子 素 馅饼 , 也 不愿 去 做 奶制品 。 夏季 牧民 做 奶食 , 而 知青 就 去 采 野菜 , 采山葱 、 野蒜 、 马莲 韭 、 黄花 、 灰灰 菜 、 蒲公英 等等 , 还有 一种 东北 外来户 叫作 “ 哈拉 盖 ” 的 、 类似 菠菜 形 的 大叶辣 麻味 野菜 。 夏季 断肉 , 牧民 和 知青 正好 都 改换 口味 , 尝个 新鲜 。 这样一来 , 却 苦 了 陈阵 和 小 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