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二十一章 (1)

第二十一章 (1)

陈阵 见 前边 的 几 群羊 陆续 离开 湖边 , 便 将 羊群 拢 了 拢 朝 湖边 慢慢 赶 。 他 看 羊群 已经 走 起来 , 就 先 骑马 跑 到 湖边 。 湖西 北边 的 一溜 芦苇 已经 被 砍伐 干净 , 又 出现 了 一 大片 用 沙土 填出 的 人造 沙滩 , 以便 畜群 进湖 饮水 。 一群 已经 饮 饱 了 的 马 , 还 站 在 水里 闭目养神 , 不肯 上岸 。 野鸭 和 各种 水鸟 仍 在 湖面 上 戏水 , 几只 美丽 的 小 水鸟 甚至 游 到 马腿 边 , 从马 肚子 下面 大摇大摆 地 钻 了 过去 。 马们 友好 地望 着 水鸟 , 连 尾巴 也 不 扫 一下 。 只有 天鹅 不愿 与 马 为伍 , 它们 远离 被 马趟 混 的 湖水 , 在 湖心 , 湖 对岸 的 芦苇丛 和 苇 巷里 慢慢 游弋 。

突然 , 湖边 坡地 上 发出 惊天动地 的 羊 叫声 , 陈阵 的 大 羊群 闻到 了 湖水 气味 。 夏季 饮羊 , 两天 一次 。 渴 了 两天 的 羊群 齐声 狂喊 , 全速 冲锋 , 卷起 大片 沙尘 冲向 湖水 。 人畜 进新 草场 才 不到 十天 , 湖旁 大片 草地 已经 被 牛羊马 群踏成 了 沙地 。 羊群 冲 进水 里 , 在 马腿 旁马 肚子 下 , 伸头 猛灌 湖水 。

羊群 饮 饱 了 水 , 刚刚 走上 了 湖边 坡地 , 湖边 又 响起 另 一群 渴羊 的 冲锋 呐喊声 , 卷起 一阵 更 浓烈 的 黄尘 。

距湖 两里 地 的 一面 缓坡 上 , 已经 竖起 三四个 民工 帐篷 , 几十个 民工 正在 开挖 地沟 。 包顺贵 指挥 着 民工 们 修建 药 浴池 、 羊毛 库房 和 临时 队部 。 陈阵 看到 几个 民工 和 家属 在 挖沟 、 翻地 、 开 菜园子 。 远处 的 一片 山坡 上 , 一些 民工 已经 挖开 一个 巨大 石坑 , 正在 起 石头 , 几挂 大车 满载 着 鲜 黄色 的 石头 和 石片 运往 工地 。 陈阵 真不愿 多 看 一眼 处女 草原 上 新 出现 的 千疮百孔 , 便 赶着 羊群 匆匆 向 西北 走 去 。

羊群 翻过 一道 山梁 , 走出 了 盆地 草场 。 毕利格 老人 要求 各组 畜群 不要 死啃 盆地 草场 , 夏季 天长 , 必须 尽量 远牧 , 以便 坚持 到 夏末秋 初 不 搬家 。 他 计划 用 畜群 把 这 盆地 内外 大片 草场 来回 趟 过 几遍 , 控制 草势 疯长 , 踩 实过 松 的 新 土壤 , 以防 危险 的 蚊群 。 陈阵 的 羊群 散成 半月形 的 队伍 , 向 西面 山坡 慢慢 移动 。

阳光 下 , 近 千只 羊羔 白亮 得 像 大片 盛开 的 白菊花 , 在 绿 草坡 上 分外夺目 。 羊羔 的 鬈 毛 已经 开始 蓬松 , 羊羔 又 吃奶 又 吃 嫩草 , 它们 的 肥尾长 得 最快 , 有 的 快 赶上 母羊 被 喂奶 耗瘦 的 尾巴 了 。 满坡 的 野生 黄花 刚刚 开放 , 陈阵 坐在 草地上 , 眼前 一片 金黄 。 成千上万 棵 半米 多高 的 黄花 花株 , 头顶 一朵 硕大 的 喇叭形 黄花 , 枝杈 上 斜插 着 沉甸甸 的 笔形 花蕾 , 含苞欲放 。 陈阵 坐在 野生 的 黄花菜 花丛 里 , 如同 坐在 江南 的 油菜花 田里 , 他 没想到 处女 草场 的 野生 黄花 , 要 比 人工 种植 的 黄花 大得多 , 最大 的 花蕾 竟然 差不多 像是 一支 圆珠笔 了 。

陈阵 站 起来 骑 上马 , 跑 到 羊群 前面 花丛 更密 的 地方 , 趟 花采 蕾 。 这些 日子 鲜嫩 可口 的 黄花菜 , 已经 成为 北京 学生 的 时令蔬菜 : 鲜 黄花 炒 羊肉 , 黄花 羊肉 包子 饺子 , 凉拌 山葱 黄花 , 黄花 肉丝 汤 等等 。 一冬 缺菜 的 知青 , 个个 都 像 牛羊 一样 狂吃起 草原 的 野菜 野花 , 让 牧民 大开眼界 , 但 牧民 都 不 喜欢 黄花 的 味道 。 早上 出 门前 , 高 建中 已经 为 陈阵 准备 了 两只 空 书包 。 这 几天 高 建中 不让 陈阵 在 放羊 的 时候 看书 了 , 要 他 和 杨克 抓紧 花季 尽量 采摘 , 回家 以后 用 开水 焯 过 , 再 晒 制成 金针菜 , 留 到 冬季 再 吃 。 这 几天 , 他们 已经 晒 制出 了 半面 口袋 了 。

羊群 在 身后 远处 的 花丛 中 低头 吃 草 , 陈阵 大把大把 地 采摘 花蕾 , 不一会儿 就 采满 了 一 书包 。 采着 采着 , 他 发现 脚下 有 几段 狼 粪 , 立即 蹲下 身 , 拣起 一段 仔细 端详 。 狼 粪 呈 灰白色 , 香蕉 一般 粗长 , 虽然 已经 干透 , 但 还 能 看得出 是 狼 在 前 几天 新 留下 的 。 陈阵 盘腿 坐下 , 细细地 琢磨 起来 , 也 想 多 积累 一些 有关 狼 粪 的 知识 。 他 忽然 意识 到 几天 以前 , 他 坐 的 地方 正是 一条 大狼 的 休息 之地 。 它 到 这儿 来 干什么 ? 陈阵 看 了 看 周围 的 草地 , 既 没有 残骨 , 又 没有 残毛 , 显然 不是 狼 吃 东西 的 地方 。 这里 花高草 深 , 小组 的 羊群 经常 路过 这里 , 可能 是 狼 的 潜伏 之地 , 是 一处 打 伏击 的 好 地方 ? 陈阵 有点 紧张 , 他 急忙 站 起来 四处张望 , 还好 , 附近 几个 制高点 都 有 羊倌 坐 着 休息 望 , 而 自己 的 羊群 还 在 身后 半里 的 地方 。 他 又 重新 坐 了 下来 。

陈阵 认识 狼 粪 , 但 还 没有 机会 细细 研究 。 他 掰开 一段 狼 粪 , 发现 狼 粪 里面 几乎 全是 黄 羊毛 和 绵羊毛 , 竟 没有 一点点 羊骨 渣 , 只有 几颗 草原 鼠 的 细 牙齿 , 还有 粘合 羊毛 的 石灰粉 似的 骨钙 。 陈阵 又 捏 松 了 狼 粪 仔细 辨认 , 还是 找 不到 其他 任何 的 硬 东西 。 狼 竟然 把 吞 下肚 的 羊肉 鼠肉 、 羊皮 鼠皮 、 羊骨 鼠骨 、 羊筋 鼠 筋 全部 消化 了 , 消化 得 几乎 没有 一点 残余 , 只 剩下 不能 消化 的 羊毛 纤维 和 鼠齿 。 再 仔细 看 , 即便 是 羊毛 也 只是 粗毛 纤维 , 而 细羊毛 和 羊绒 也 被 消化 掉 了 。 相比之下 , 狗 的 消化 能力 就 差远了 , 狗 粪里 常常 残留 着 不少 未消化 掉 的 骨 渣 和 苞米 。

陈阵 越 看 越 吃惊 , 草原 狼 确实 是 草原 的 清洁工 , 它们 把 草原 上 的 牛羊马 , 旱獭 黄羊 , 野兔 野鼠 , 甚至 人 的 尸体 统统 处理 干净 。 经过 狼 嘴 、 狼 胃 和 狼肠 吸光 了 所有 的 养分 , 最后 只 剩下 一点 毛发 牙齿 , 吝啬 得 甚至 不 给 细菌 留下 一点点 可食 的 东西 。 万年 草原 , 如此 纯净 , 草原 狼 功莫大焉 。

微风 轻拂 , 黄花 摇曳 。 陈阵用 手指 捻 着 狼 粪 , 粪中 的 羊毛 经过 狼 胃酸 的 强 腐蚀 , 狼 小肠 的 强 榨取 , 已经 变得 像 刚 出土 的 木乃伊 。 羊毛 纤维 早已 失去 任何 韧性 , 稍稍 一 捻 , 松 酥 的 纤维 就 立刻 化为 齑粉 , 化得 比 火葬 的 骨灰 还要 轻细 , 像 尘埃 一样 , 从 指缝 漏下 , 随风飘 到 草地上 , 零落 成泥 , 化为 草地 的 一部分 , 连 最后 一点 残余 也 没有 浪费 。 狼 粪 竟 把 草原 生灵 那 最后 的 一点 残余 , 又 归还给 了 草原 。

陈阵 一时 陷入 了 沉思 。 千万年 来 , 游牧 和 游猎 的 草原 人 和 草原 狼 , 在 魂归 腾格里 时 , 从 不留 坟墓 碑石 , 更 不留 地宫 陵寝 。 人 和 狼 在 草原 生 过 , 活 过 、 战过 、 死过 。 来时 草原 怎样 , 去 时 草原 还是 怎样 。 能 摧毁 几十个 国家 巨大 城墙 城堡 和 城市 的 草原 勇士 的 生命 , 在 草原 上 却 轻于鸿毛 。 真 让 想 在 草原 上 考古 挖掘 的 后来 人 伤透 脑筋 。 而 这种 轻于鸿毛 的 草原 生命 , 却是 最 尊重 自然 和 上苍 的 生命 , 是 比 那些 重于泰山 的 金字塔 、 秦 皇陵 、 泰姬陵 等 巨大 陵墓 的 主人 , 更能 成为 后人 的 楷模 。 草原 人 正是 通过 草原 狼 达到 轻于鸿毛 , 最后 完全 回归 于 大自然 的 。 他们 彼此 缺一不可 , 当 肉体 的 生命 消失 后 , 终于 与 草原 完全 融为一体 。

齑粉 在 陈阵 的 指缝 里 轻轻 飘落 , 也许 在 这些 粉末 里 , 就 有 某个 草原 人 的 毛发 残余 。 在 草原 , 每月 或 每季 都 会 有 天葬 升天 的 草原 人 。 陈阵 高高 抬起 双手 , 仰望 蓝天 , 祝 他们 在 腾格里 的 灵魂 安详 幸福 。

牛角 梳形 的 羊群 缓缓 梳过 花丛 , 漫上 山坡 。 陈阵 舍不得 扔掉 剩下 几段 狼 粪 , 就 把 狼 粪 装进 另 一个 空 书包 里 , 跨 上马 向 羊群 前行 的 方向 跑 去 。

不远处 的 山头 上 有 几块 浅 黑色 巨石 , 远远望去 , 很 像 古长城 上 的 烽火台 。 在 更 远 的 山头 上 也 有 几块 巨石 , 陈阵 眯着眼 看 过去 , 这片 山地 草原 仿佛 残存 着 一段 古长城 的 遗迹 。 他 忽然 想起 “ 烽火 戏 诸侯 ” 和 “ 狼烟四起 ” 那些 成语 典故 。 他 曾 查过 权威 辞典 , 狼烟 被 解释 成 “ 是 用 狼 粪 烧出来 的 烟 ”。 可 他 刚刚 捻碎 过 一段 狼 粪 , 很难 想象 这种 主要 由 动物 毛发 构成 的 狼 粪 , 怎能 烧出 报警 的 冲天 浓烟 来 呢 ? 难道 狼 粪 中 含有 特殊 成分 ? 他 的 心 突突 地 跳 起来 , 眼前 这 现成 的 “ 烽火台 ”, 现成 的 狼 粪 , 何不 亲手 烧一烧 , 何不 戏戏 “ 诸侯 ”? 亲眼 见识 见识 两千年 来 让 华夏 人民 望烟 丧胆 的 “ 狼烟 ” 呢 ? 看看 狼烟 到底 有 多么 狰狞 可怕 。 陈阵 的 好奇心 越来越 强 , 他 决定 再 多 收集 一些 狼 粪 , 今天 就 在 “ 烽火台 ” 上 制造 出 一股 狼烟 来 。

羊群 缓缓 而动 , 陈阵 在 羊群 前面 来回 绕行 , 仔细 寻找 , 找 了 一个多 小时 才 找到 四 撮 狼 粪 , 加 起来 只有 小半 书包 。

陈阵 的 疑心 越来越 大 。 即便 烧 狼 粪 可以 冒 出 浓烟 , 但 狼 不是 羊 , 狼 是 疾行 猛兽 , 狼 粪 不 可能 像 羊粪 那样 集中 。 狼群 神出鬼没 , 狼 粪 极 分散 , 要 搜集 足够 燃烟 的 狼 粪 , 决非 易事 。 即使 在 这片 狼群 不久前 围猎 打 黄羊 大规模 活动 过 的 地方 , 都 很 难 找到 狼 粪 , 更何况 是 在 牛羊 很少 的 长城 附近 了 。 而且 , 在 沙漠 长城 烽火台 的 士兵 , 又 到 哪儿 去 找 狼 粪 呢 ? 万里长城 , 无数个 烽火台 , 那得 搜集 多少 狼 粪 ? 狼 是 消化力 强 , 排粪 少 的 肉食 猛兽 , 得 需要 多么 庞大 的 狼群 , 才能 排出 够 长城 烧 狼烟 的 狼 粪 ? 陈阵 又 跑 了 几个 来回 , 再也 找 不到 一堆 狼 粪 了 。 他 把 羊群 往 一面 大坡 圈 了 圈 , 便 直奔 山头 巨石 。

陈阵 跑 到 石下 , 抬头 望去 , 巨石 有 两人 多 高 , 旁边 有 几块 矮石 , 可以 当 石梯 。 他 在 山沟 里 找 了 一大 抱 枯枝 , 用 马笼头 拴紧 , 拖到 石下 。 再 斜 挎 书包 , 踏着 石梯 , 攀 上 巨石 , 并 把 枯 柴 拽 上 石顶 。 石顶 平展 , 有 两张 办公桌 大 , 上面 布满 白色 鹰 粪 。

时近 正午 , 羊群 已卧 在 草地上 休息 。 陈阵 站 在 “ 烽火台 ” 上 , 用 望远镜 仔细观察 周围 形势 , 没有 发现 一条 狼 。 他 的 羊群 与 其它 的 羊群 相距 五六里 远 , 最近 的 一群 羊 也 在 三里 之外 , 不怕 羊群 混群 。 陈阵 放心 地架 好 柴堆 , 把 所有 的 狼 粪 放到 柴堆 上 。 此时 是 初夏 , 不是 防火 季节 , 草原 上 到处 都 是 多汁 的 青草 , 又 在 高高的 巨石 上 , 在 此 点火 冒烟 不会 受人 指责 , 远处 的 人 只会 认为 是 某个 羊倌 在 烤 东西 吃 。

陈阵定 了 定心 , 从 上衣 口袋 里 掏出 袖珍 语录 本 大小 的 羊皮 袋 , 里面 有 两片 火柴 磷片 和 十几根 红头 火柴 。 这是 额仑 草原 不 抽烟 的 牧人 身上 必备 的 东西 , 防身 、 烤火 、 烧食 、 报信 都 用得上 。 陈阵 划着 了 火 , 干透 了 的 枯枝 很快 就 烧 得 噼啪 作响 。 他 的 心 怦怦直跳 , 如果 狼 粪 冒 出 浓烟 , 那 可是 有史以来 , 汉族人 在 蒙古草原 腹地 点燃 的 第一股 狼烟 。 可能 全队 所有人 都 能 看到 这股 烟 , 大部分 的 知青 看到 这座 “ 烽火台 ” 上 的 浓烟 一定 会 联想 到 狼烟 。 毕竟 狼烟 在 汉人 的 记忆 中太 让 人 毛骨悚然 了 。 “ 狼烟 ” 在 中国 历史 文化 中是 一个 特级 警语 , 意味着 警报 、 恐怖 、 爆发 战争 和 外族 入侵 。 “ 狼来了 ” 能 吓住 汉人 的 大人 和 小孩 , 而 “ 狼烟 ” 能 吓住 整个 汉 民族 。 华夏 中原 多少 个 汉族 王朝 , 就是 亡 在 狼烟 之中 的 。

陈阵 有些 害怕 , 如果 他 真 把 狼烟 点 起来 , 不知 全队 的 知青 会 对 他 怎样 上纲上线 , 口诛笔伐 呢 。 养 了 一条 小狼 还 不够 , 竟然 还点 出 一股 狼烟 来 , 此人 定 是 狼心 叵测 。 陈阵 抬起 一只 脚 , 随时 准备 用 马靴 踩 灭 火堆 , 扑灭 狼烟 。 这里 又 是 战备 紧张 的 边境 , 他 竟敢 烽火 戏 诸侯 , 这 不是 冒烟 报信 通敌 吗 ? 陈阵额 上 冒 出 了 冷汗 。

可是 一直 到 柴 火烧 旺 了 , 狼 粪 还 没有 太大 的 动静 。 灰白 的 狼 粪 变成 了 黑色 , 既 没有 冒 出 多少 烟 也 没有 蹿出 火苗 。 火堆 越烧 越旺 , 狼 粪 终于 烧着 了 , 一股 狼 臊气 和 羊毛 的 焦 煳 味 直冲 鼻子 。 但是 狼 粪堆 还是 没有 冒 出 浓黑 的 烟 , 烧 狼 粪 就 像是 烧 羊毛毡 , 冒出 的 烟 是 浅棕色 的 , 比干 柴堆 冒出 的 烟 还要 淡 。 干柴 烧成 了 大火 , 狼 粪 也 终于 全部 烧 了 起来 , 最后 与 干柴 一起 烧成 了 明火 , 连烟 都 几乎 看不见 了 , 哪有 冲天 的 黑烟 ? 就是 连 冲天 的 白烟 也 没有 。 哪有 令人 胆寒 的 报警 狼烟 ? 哪有 妖魔 般 龙卷风 状 的 烟柱 ? 完全 是 一堆 干柴 加上 一些 羊毛毡 片 , 烧出 的 最 平常 的 轻烟 。

陈阵 早已 放下 脚 , 他 擦 了 擦额 上 虚惊 的 冷汗 , 轻轻地 舒了 一口气 。 这堆 烟火 实在 不 值得 大惊小怪 , 与 羊倌 们 在 冬天 雪地 里 烧火 取暖 的 柴火 没什么 区别 。 他 一直 看着 这堆 柴 粪 烧光 烧尽 , 期盼 中 的 狼烟 仍 未 出现 。 他 站 在 高高的 巨石 上 , 东边 宽阔 的 草场 是 一派 和平 景象 : 牛车 悠悠 地 走 着 , 马群 依然 在 湖里 闭目养神 , 女 人们 低头 剪 着 羊毛 , 民工 们 挖 着 石头 。 这堆 烟火 没 引起 人们 的 任何 反应 , 最近 的 一位 羊倌 只是 探身 朝 他 这里 看 了 看 。 远处 蒙古包 的 烟筒 冒出 的 白烟 , 倒 是 直直地 升 上 天空 , 这股 用 真材实料 烧出 的 狼烟 , 还 不如 蒙古包 的 和平 炊烟 更引

人 注目 。

陈阵 大失所望 , 他 想 所谓 狼烟 真是 徒有虚名 , 看来 “ 狼烟 ” 一定 是 望文生义 的 误传 了 。 刚才 的 试验 多少 印证 了 他 的 猜测 : 古代 烽火台 上 的 所谓 狼烟 , 绝不 可能 是 用 狼 粪 烧出来 的 烟 。 那种 冲天 的 浓烟 , 完全 可以 是 用 干柴 加湿 柴再加 油脂 烧出来 的 。 就是 烧半湿 的 牛粪 羊粪 也 能 烧出 浓烟 来 , 而 湿 柴 油脂 、 半湿 的 牛 羊粪 要 远 比 狼 粪 容易 得到 。 他 现在 可以 断定 , 狼烟 是 用 狼 粪 烧出来 的 权威 和 流行 说法 , 纯属 胡说八道 欺人之谈 , 是 胆小 的 华夏 和平 居民 吓唬 自己 的 鬼话 。


第二十一章 (1)

陈阵 见 前边 的 几 群羊 陆续 离开 湖边 , 便 将 羊群 拢 了 拢 朝 湖边 慢慢 赶 。 他 看 羊群 已经 走 起来 , 就 先 骑马 跑 到 湖边 。 湖西 北边 的 一溜 芦苇 已经 被 砍伐 干净 , 又 出现 了 一 大片 用 沙土 填出 的 人造 沙滩 , 以便 畜群 进湖 饮水 。 一群 已经 饮 饱 了 的 马 , 还 站 在 水里 闭目养神 , 不肯 上岸 。 野鸭 和 各种 水鸟 仍 在 湖面 上 戏水 , 几只 美丽 的 小 水鸟 甚至 游 到 马腿 边 , 从马 肚子 下面 大摇大摆 地 钻 了 过去 。 马们 友好 地望 着 水鸟 , 连 尾巴 也 不 扫 一下 。 只有 天鹅 不愿 与 马 为伍 , 它们 远离 被 马趟 混 的 湖水 , 在 湖心 , 湖 对岸 的 芦苇丛 和 苇 巷里 慢慢 游弋 。

突然 , 湖边 坡地 上 发出 惊天动地 的 羊 叫声 , 陈阵 的 大 羊群 闻到 了 湖水 气味 。 夏季 饮羊 , 两天 一次 。 渴 了 两天 的 羊群 齐声 狂喊 , 全速 冲锋 , 卷起 大片 沙尘 冲向 湖水 。 人畜 进新 草场 才 不到 十天 , 湖旁 大片 草地 已经 被 牛羊马 群踏成 了 沙地 。 羊群 冲 进水 里 , 在 马腿 旁马 肚子 下 , 伸头 猛灌 湖水 。

羊群 饮 饱 了 水 , 刚刚 走上 了 湖边 坡地 , 湖边 又 响起 另 一群 渴羊 的 冲锋 呐喊声 , 卷起 一阵 更 浓烈 的 黄尘 。

距湖 两里 地 的 一面 缓坡 上 , 已经 竖起 三四个 民工 帐篷 , 几十个 民工 正在 开挖 地沟 。 包顺贵 指挥 着 民工 们 修建 药 浴池 、 羊毛 库房 和 临时 队部 。 陈阵 看到 几个 民工 和 家属 在 挖沟 、 翻地 、 开 菜园子 。 远处 的 一片 山坡 上 , 一些 民工 已经 挖开 一个 巨大 石坑 , 正在 起 石头 , 几挂 大车 满载 着 鲜 黄色 的 石头 和 石片 运往 工地 。 陈阵 真不愿 多 看 一眼 处女 草原 上 新 出现 的 千疮百孔 , 便 赶着 羊群 匆匆 向 西北 走 去 。

羊群 翻过 一道 山梁 , 走出 了 盆地 草场 。 毕利格 老人 要求 各组 畜群 不要 死啃 盆地 草场 , 夏季 天长 , 必须 尽量 远牧 , 以便 坚持 到 夏末秋 初 不 搬家 。 他 计划 用 畜群 把 这 盆地 内外 大片 草场 来回 趟 过 几遍 , 控制 草势 疯长 , 踩 实过 松 的 新 土壤 , 以防 危险 的 蚊群 。 陈阵 的 羊群 散成 半月形 的 队伍 , 向 西面 山坡 慢慢 移动 。

阳光 下 , 近 千只 羊羔 白亮 得 像 大片 盛开 的 白菊花 , 在 绿 草坡 上 分外夺目 。 羊羔 的 鬈 毛 已经 开始 蓬松 , 羊羔 又 吃奶 又 吃 嫩草 , 它们 的 肥尾长 得 最快 , 有 的 快 赶上 母羊 被 喂奶 耗瘦 的 尾巴 了 。 满坡 的 野生 黄花 刚刚 开放 , 陈阵 坐在 草地上 , 眼前 一片 金黄 。 成千上万 棵 半米 多高 的 黄花 花株 , 头顶 一朵 硕大 的 喇叭形 黄花 , 枝杈 上 斜插 着 沉甸甸 的 笔形 花蕾 , 含苞欲放 。 陈阵 坐在 野生 的 黄花菜 花丛 里 , 如同 坐在 江南 的 油菜花 田里 , 他 没想到 处女 草场 的 野生 黄花 , 要 比 人工 种植 的 黄花 大得多 , 最大 的 花蕾 竟然 差不多 像是 一支 圆珠笔 了 。

陈阵 站 起来 骑 上马 , 跑 到 羊群 前面 花丛 更密 的 地方 , 趟 花采 蕾 。 这些 日子 鲜嫩 可口 的 黄花菜 , 已经 成为 北京 学生 的 时令蔬菜 : 鲜 黄花 炒 羊肉 , 黄花 羊肉 包子 饺子 , 凉拌 山葱 黄花 , 黄花 肉丝 汤 等等 。 一冬 缺菜 的 知青 , 个个 都 像 牛羊 一样 狂吃起 草原 的 野菜 野花 , 让 牧民 大开眼界 , 但 牧民 都 不 喜欢 黄花 的 味道 。 早上 出 门前 , 高 建中 已经 为 陈阵 准备 了 两只 空 书包 。 这 几天 高 建中 不让 陈阵 在 放羊 的 时候 看书 了 , 要 他 和 杨克 抓紧 花季 尽量 采摘 , 回家 以后 用 开水 焯 过 , 再 晒 制成 金针菜 , 留 到 冬季 再 吃 。 这 几天 , 他们 已经 晒 制出 了 半面 口袋 了 。

羊群 在 身后 远处 的 花丛 中 低头 吃 草 , 陈阵 大把大把 地 采摘 花蕾 , 不一会儿 就 采满 了 一 书包 。 采着 采着 , 他 发现 脚下 有 几段 狼 粪 , 立即 蹲下 身 , 拣起 一段 仔细 端详 。 狼 粪 呈 灰白色 , 香蕉 一般 粗长 , 虽然 已经 干透 , 但 还 能 看得出 是 狼 在 前 几天 新 留下 的 。 陈阵 盘腿 坐下 , 细细地 琢磨 起来 , 也 想 多 积累 一些 有关 狼 粪 的 知识 。 他 忽然 意识 到 几天 以前 , 他 坐 的 地方 正是 一条 大狼 的 休息 之地 。 它 到 这儿 来 干什么 ? 陈阵 看 了 看 周围 的 草地 , 既 没有 残骨 , 又 没有 残毛 , 显然 不是 狼 吃 东西 的 地方 。 这里 花高草 深 , 小组 的 羊群 经常 路过 这里 , 可能 是 狼 的 潜伏 之地 , 是 一处 打 伏击 的 好 地方 ? 陈阵 有点 紧张 , 他 急忙 站 起来 四处张望 , 还好 , 附近 几个 制高点 都 有 羊倌 坐 着 休息 望 , 而 自己 的 羊群 还 在 身后 半里 的 地方 。 他 又 重新 坐 了 下来 。

陈阵 认识 狼 粪 , 但 还 没有 机会 细细 研究 。 他 掰开 一段 狼 粪 , 发现 狼 粪 里面 几乎 全是 黄 羊毛 和 绵羊毛 , 竟 没有 一点点 羊骨 渣 , 只有 几颗 草原 鼠 的 细 牙齿 , 还有 粘合 羊毛 的 石灰粉 似的 骨钙 。 陈阵 又 捏 松 了 狼 粪 仔细 辨认 , 还是 找 不到 其他 任何 的 硬 东西 。 狼 竟然 把 吞 下肚 的 羊肉 鼠肉 、 羊皮 鼠皮 、 羊骨 鼠骨 、 羊筋 鼠 筋 全部 消化 了 , 消化 得 几乎 没有 一点 残余 , 只 剩下 不能 消化 的 羊毛 纤维 和 鼠齿 。 再 仔细 看 , 即便 是 羊毛 也 只是 粗毛 纤维 , 而 细羊毛 和 羊绒 也 被 消化 掉 了 。 相比之下 , 狗 的 消化 能力 就 差远了 , 狗 粪里 常常 残留 着 不少 未消化 掉 的 骨 渣 和 苞米 。

陈阵 越 看 越 吃惊 , 草原 狼 确实 是 草原 的 清洁工 , 它们 把 草原 上 的 牛羊马 , 旱獭 黄羊 , 野兔 野鼠 , 甚至 人 的 尸体 统统 处理 干净 。 经过 狼 嘴 、 狼 胃 和 狼肠 吸光 了 所有 的 养分 , 最后 只 剩下 一点 毛发 牙齿 , 吝啬 得 甚至 不 给 细菌 留下 一点点 可食 的 东西 。 万年 草原 , 如此 纯净 , 草原 狼 功莫大焉 。

微风 轻拂 , 黄花 摇曳 。 陈阵用 手指 捻 着 狼 粪 , 粪中 的 羊毛 经过 狼 胃酸 的 强 腐蚀 , 狼 小肠 的 强 榨取 , 已经 变得 像 刚 出土 的 木乃伊 。 羊毛 纤维 早已 失去 任何 韧性 , 稍稍 一 捻 , 松 酥 的 纤维 就 立刻 化为 齑粉 , 化得 比 火葬 的 骨灰 还要 轻细 , 像 尘埃 一样 , 从 指缝 漏下 , 随风飘 到 草地上 , 零落 成泥 , 化为 草地 的 一部分 , 连 最后 一点 残余 也 没有 浪费 。 狼 粪 竟 把 草原 生灵 那 最后 的 一点 残余 , 又 归还给 了 草原 。

陈阵 一时 陷入 了 沉思 。 千万年 来 , 游牧 和 游猎 的 草原 人 和 草原 狼 , 在 魂归 腾格里 时 , 从 不留 坟墓 碑石 , 更 不留 地宫 陵寝 。 人 和 狼 在 草原 生 过 , 活 过 、 战过 、 死过 。 来时 草原 怎样 , 去 时 草原 还是 怎样 。 能 摧毁 几十个 国家 巨大 城墙 城堡 和 城市 的 草原 勇士 的 生命 , 在 草原 上 却 轻于鸿毛 。 真 让 想 在 草原 上 考古 挖掘 的 后来 人 伤透 脑筋 。 而 这种 轻于鸿毛 的 草原 生命 , 却是 最 尊重 自然 和 上苍 的 生命 , 是 比 那些 重于泰山 的 金字塔 、 秦 皇陵 、 泰姬陵 等 巨大 陵墓 的 主人 , 更能 成为 后人 的 楷模 。 草原 人 正是 通过 草原 狼 达到 轻于鸿毛 , 最后 完全 回归 于 大自然 的 。 他们 彼此 缺一不可 , 当 肉体 的 生命 消失 后 , 终于 与 草原 完全 融为一体 。

齑粉 在 陈阵 的 指缝 里 轻轻 飘落 , 也许 在 这些 粉末 里 , 就 有 某个 草原 人 的 毛发 残余 。 在 草原 , 每月 或 每季 都 会 有 天葬 升天 的 草原 人 。 陈阵 高高 抬起 双手 , 仰望 蓝天 , 祝 他们 在 腾格里 的 灵魂 安详 幸福 。

牛角 梳形 的 羊群 缓缓 梳过 花丛 , 漫上 山坡 。 陈阵 舍不得 扔掉 剩下 几段 狼 粪 , 就 把 狼 粪 装进 另 一个 空 书包 里 , 跨 上马 向 羊群 前行 的 方向 跑 去 。

不远处 的 山头 上 有 几块 浅 黑色 巨石 , 远远望去 , 很 像 古长城 上 的 烽火台 。 在 更 远 的 山头 上 也 有 几块 巨石 , 陈阵 眯着眼 看 过去 , 这片 山地 草原 仿佛 残存 着 一段 古长城 的 遗迹 。 他 忽然 想起 “ 烽火 戏 诸侯 ” 和 “ 狼烟四起 ” 那些 成语 典故 。 他 曾 查过 权威 辞典 , 狼烟 被 解释 成 “ 是 用 狼 粪 烧出来 的 烟 ”。 可 他 刚刚 捻碎 过 一段 狼 粪 , 很难 想象 这种 主要 由 动物 毛发 构成 的 狼 粪 , 怎能 烧出 报警 的 冲天 浓烟 来 呢 ? 难道 狼 粪 中 含有 特殊 成分 ? 他 的 心 突突 地 跳 起来 , 眼前 这 现成 的 “ 烽火台 ”, 现成 的 狼 粪 , 何不 亲手 烧一烧 , 何不 戏戏 “ 诸侯 ”? 亲眼 见识 见识 两千年 来 让 华夏 人民 望烟 丧胆 的 “ 狼烟 ” 呢 ? 看看 狼烟 到底 有 多么 狰狞 可怕 。 陈阵 的 好奇心 越来越 强 , 他 决定 再 多 收集 一些 狼 粪 , 今天 就 在 “ 烽火台 ” 上 制造 出 一股 狼烟 来 。

羊群 缓缓 而动 , 陈阵 在 羊群 前面 来回 绕行 , 仔细 寻找 , 找 了 一个多 小时 才 找到 四 撮 狼 粪 , 加 起来 只有 小半 书包 。

陈阵 的 疑心 越来越 大 。 即便 烧 狼 粪 可以 冒 出 浓烟 , 但 狼 不是 羊 , 狼 是 疾行 猛兽 , 狼 粪 不 可能 像 羊粪 那样 集中 。 狼群 神出鬼没 , 狼 粪 极 分散 , 要 搜集 足够 燃烟 的 狼 粪 , 决非 易事 。 即使 在 这片 狼群 不久前 围猎 打 黄羊 大规模 活动 过 的 地方 , 都 很 难 找到 狼 粪 , 更何况 是 在 牛羊 很少 的 长城 附近 了 。 而且 , 在 沙漠 长城 烽火台 的 士兵 , 又 到 哪儿 去 找 狼 粪 呢 ? 万里长城 , 无数个 烽火台 , 那得 搜集 多少 狼 粪 ? 狼 是 消化力 强 , 排粪 少 的 肉食 猛兽 , 得 需要 多么 庞大 的 狼群 , 才能 排出 够 长城 烧 狼烟 的 狼 粪 ? 陈阵 又 跑 了 几个 来回 , 再也 找 不到 一堆 狼 粪 了 。 他 把 羊群 往 一面 大坡 圈 了 圈 , 便 直奔 山头 巨石 。

陈阵 跑 到 石下 , 抬头 望去 , 巨石 有 两人 多 高 , 旁边 有 几块 矮石 , 可以 当 石梯 。 他 在 山沟 里 找 了 一大 抱 枯枝 , 用 马笼头 拴紧 , 拖到 石下 。 再 斜 挎 书包 , 踏着 石梯 , 攀 上 巨石 , 并 把 枯 柴 拽 上 石顶 。 石顶 平展 , 有 两张 办公桌 大 , 上面 布满 白色 鹰 粪 。

时近 正午 , 羊群 已卧 在 草地上 休息 。 陈阵 站 在 “ 烽火台 ” 上 , 用 望远镜 仔细观察 周围 形势 , 没有 发现 一条 狼 。 他 的 羊群 与 其它 的 羊群 相距 五六里 远 , 最近 的 一群 羊 也 在 三里 之外 , 不怕 羊群 混群 。 陈阵 放心 地架 好 柴堆 , 把 所有 的 狼 粪 放到 柴堆 上 。 此时 是 初夏 , 不是 防火 季节 , 草原 上 到处 都 是 多汁 的 青草 , 又 在 高高的 巨石 上 , 在 此 点火 冒烟 不会 受人 指责 , 远处 的 人 只会 认为 是 某个 羊倌 在 烤 东西 吃 。

陈阵定 了 定心 , 从 上衣 口袋 里 掏出 袖珍 语录 本 大小 的 羊皮 袋 , 里面 有 两片 火柴 磷片 和 十几根 红头 火柴 。 这是 额仑 草原 不 抽烟 的 牧人 身上 必备 的 东西 , 防身 、 烤火 、 烧食 、 报信 都 用得上 。 陈阵 划着 了 火 , 干透 了 的 枯枝 很快 就 烧 得 噼啪 作响 。 他 的 心 怦怦直跳 , 如果 狼 粪 冒 出 浓烟 , 那 可是 有史以来 , 汉族人 在 蒙古草原 腹地 点燃 的 第一股 狼烟 。 可能 全队 所有人 都 能 看到 这股 烟 , 大部分 的 知青 看到 这座 “ 烽火台 ” 上 的 浓烟 一定 会 联想 到 狼烟 。 毕竟 狼烟 在 汉人 的 记忆 中太 让 人 毛骨悚然 了 。 “ 狼烟 ” 在 中国 历史 文化 中是 一个 特级 警语 , 意味着 警报 、 恐怖 、 爆发 战争 和 外族 入侵 。 “ 狼来了 ” 能 吓住 汉人 的 大人 和 小孩 , 而 “ 狼烟 ” 能 吓住 整个 汉 民族 。 华夏 中原 多少 个 汉族 王朝 , 就是 亡 在 狼烟 之中 的 。

陈阵 有些 害怕 , 如果 他 真 把 狼烟 点 起来 , 不知 全队 的 知青 会 对 他 怎样 上纲上线 , 口诛笔伐 呢 。 养 了 一条 小狼 还 不够 , 竟然 还点 出 一股 狼烟 来 , 此人 定 是 狼心 叵测 。 陈阵 抬起 一只 脚 , 随时 准备 用 马靴 踩 灭 火堆 , 扑灭 狼烟 。 这里 又 是 战备 紧张 的 边境 , 他 竟敢 烽火 戏 诸侯 , 这 不是 冒烟 报信 通敌 吗 ? 陈阵额 上 冒 出 了 冷汗 。

可是 一直 到 柴 火烧 旺 了 , 狼 粪 还 没有 太大 的 动静 。 灰白 的 狼 粪 变成 了 黑色 , 既 没有 冒 出 多少 烟 也 没有 蹿出 火苗 。 火堆 越烧 越旺 , 狼 粪 终于 烧着 了 , 一股 狼 臊气 和 羊毛 的 焦 煳 味 直冲 鼻子 。 但是 狼 粪堆 还是 没有 冒 出 浓黑 的 烟 , 烧 狼 粪 就 像是 烧 羊毛毡 , 冒出 的 烟 是 浅棕色 的 , 比干 柴堆 冒出 的 烟 还要 淡 。 干柴 烧成 了 大火 , 狼 粪 也 终于 全部 烧 了 起来 , 最后 与 干柴 一起 烧成 了 明火 , 连烟 都 几乎 看不见 了 , 哪有 冲天 的 黑烟 ? 就是 连 冲天 的 白烟 也 没有 。 哪有 令人 胆寒 的 报警 狼烟 ? 哪有 妖魔 般 龙卷风 状 的 烟柱 ? 完全 是 一堆 干柴 加上 一些 羊毛毡 片 , 烧出 的 最 平常 的 轻烟 。

陈阵 早已 放下 脚 , 他 擦 了 擦额 上 虚惊 的 冷汗 , 轻轻地 舒了 一口气 。 这堆 烟火 实在 不 值得 大惊小怪 , 与 羊倌 们 在 冬天 雪地 里 烧火 取暖 的 柴火 没什么 区别 。 他 一直 看着 这堆 柴 粪 烧光 烧尽 , 期盼 中 的 狼烟 仍 未 出现 。 他 站 在 高高的 巨石 上 , 东边 宽阔 的 草场 是 一派 和平 景象 : 牛车 悠悠 地 走 着 , 马群 依然 在 湖里 闭目养神 , 女 人们 低头 剪 着 羊毛 , 民工 们 挖 着 石头 。 这堆 烟火 没 引起 人们 的 任何 反应 , 最近 的 一位 羊倌 只是 探身 朝 他 这里 看 了 看 。 远处 蒙古包 的 烟筒 冒出 的 白烟 , 倒 是 直直地 升 上 天空 , 这股 用 真材实料 烧出 的 狼烟 , 还 不如 蒙古包 的 和平 炊烟 更引

人 注目 。

陈阵 大失所望 , 他 想 所谓 狼烟 真是 徒有虚名 , 看来 “ 狼烟 ” 一定 是 望文生义 的 误传 了 。 刚才 的 试验 多少 印证 了 他 的 猜测 : 古代 烽火台 上 的 所谓 狼烟 , 绝不 可能 是 用 狼 粪 烧出来 的 烟 。 那种 冲天 的 浓烟 , 完全 可以 是 用 干柴 加湿 柴再加 油脂 烧出来 的 。 就是 烧半湿 的 牛粪 羊粪 也 能 烧出 浓烟 来 , 而 湿 柴 油脂 、 半湿 的 牛 羊粪 要 远 比 狼 粪 容易 得到 。 他 现在 可以 断定 , 狼烟 是 用 狼 粪 烧出来 的 权威 和 流行 说法 , 纯属 胡说八道 欺人之谈 , 是 胆小 的 华夏 和平 居民 吓唬 自己 的 鬼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