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二十五章 (2)

第二十五章 (2)

马群 每次 走到 草高 的 或是 地形 复杂 的 地方 , 我 就 特 紧张 。 狼会 像 壁虎 似地 贴着 地 匍匐 爬行 , 还 不用 抬头 看 , 它用 鼻子 和 耳朵 就 能 知道 猎物 在 什么 地方 。 母马 经常 小声 叫唤 马驹子 , 狼 就 能 凭着 母马 的 声音 判断 马驹 大致 的 方位 , 然后 慢慢 靠近 。 只要 儿 马子 不在 马驹 附近 , 狼 就 猛扑 上去 , 一口 咬断 马驹 喉咙 , 再 将 马驹 拖 到 隐蔽处 狼吞虎咽 。 如果 让 母马 和 儿 马子 发现 了 , 狼 就 急忙 逃跑 , 马群 是 带 不 走 死 马驹 的 , 等 马群 走 了 之后 , 狼 再 回来 吃 。 有 的 特别 狡猾 的 狼 , 还会 哄骗 马驹子 。 一条 狼 发现 了 马群 边上 有 一匹 马驹 , 但 旁边 有 母马 , 这时 狼 就 会 匍匐 过去 , 躲到 附近 的 高 草丛里 , 然后 仰面朝天 , 把 目标 大 的 身体 藏 在 草丛 里面 , 再 把 目标 小 的 四条 爪子 伸出 草丛 , 轻轻 摇晃 。 从 远处 看 那 晃动 的 狼 腿 狼 爪 , 像 野兔 的 长耳朵 , 又 像 探头探脑 的 大 黄鼠 或 其他 的 小 动物 , 反正 不像 狗 和 狼 。 小 马驹 刚刚 来到 世上 , 好奇心 特强 , 一见 比 自己 小 的 活 东西 , 就 想 跑 过去 看个 究竟 。 母马 还 没有 来得及 拦住 马驹 , 狼 就 已经 一口 咬断 马驹 的 喉咙 了 。

陈阵 说 : 有时 我 真 觉得 狼 不是 动物 , 而是 一种 神怪 。

张继原 说 : 对 对 , 就是 神怪 ! 你 想 , 白天 马群 散得 很开 , 马倌 就是 在 马群 里 , 也 保不住 哪儿 会出 问题 。 到 了 夜里 那 狼 就 更加 肆无忌惮 了 。 能 偷 则 偷 , 能 抢 就 抢 , 偷 抢 都 不成 , 就 组织 力量 强攻 。 儿 马子 们 会 把 母马 马驹子 紧紧 地圈 在 马群 当中 , 并 在 圈外 狠 刨 狠 咬围 狼 。 普通 狼群 很难 冲垮 十几匹 大 儿 马子 的 联合 防卫 , 弄不好 狼 还 会 被 儿 马子 踢死 咬伤 。 但是 遇到 恶劣 天气 和 大群 饿 疯 了 的 狼群 , 儿 马子 们 就 挡不住 了 , 这时候 两个 马倌 都 得 上阵 , 人 要是 灯照 枪 打 还 挡不住 , 那 狼群 就 会 冲垮 马群 , 再 追杀 马驹子 。 到 夏天 这时候 , 狼群 里 的 小 狼 都 长 起来 了 , 狼群 食 量大增 , 狼 抓 不 着 黄羊 旱獭 , 所以 就 开始 主攻 马群 里 的 马驹 了 。

陈阵 问 : 那 马群 每年 要 损失 多少 马驹子 ?

张继原 略略 想 了 想 说 : 我 和 巴图 的 这 群马 , 去年 下 了 110 多匹 马驹子 。 到 今年夏天 , 只 剩下 40 多匹 了 , 有 70 多匹 马驹 被 狼 咬 死 或 吃掉 。 年 损失 百分之六十 , 这 在 全 大队 四个 马群 里 还 算是 好 的 了 。 第四 牧业 组 的 马群 , 去年 下 的 马驹子 现在 就 剩下 十几匹 了 , 一年 损失 了 百分之八十 多 。 我 问过 乌力吉 , 全 牧场 马群 每年 马驹 的 损失 占 多少 比例 , 他 说 平均 损失 大约 在 百分之七十 左右 。

陈阵 吃 了 一惊 , 说 : 小 马驹 的 死亡率 真是太 高 了 , 怪不得 马倌 们 都 恨透了 狼 。

张继原 说 : 这 还 没完 呢 , 小马 长到 新 二岁 , 还 没 脱离 危险期 , 仍 是 狼群 攻击 的 目标 。 马驹 要长 到 三岁 以后 , 才 勉强 可以 对付 狼 。 可是 遇到 群狼 饿狼 , 可能 还是 顶不住 。 你 说 我们 马倌 有 多难 ? 像 野人 一样 拼死拼活 干 上一年 , 只能 保下 百分之三四十 的 马驹子 , 要是 稍稍 马虎 一点 , 这 一年 就 全 白干 了 。

陈阵 无语 , 开始 动手 擀 包子 皮儿 。

张继原 洗 了 手 , 帮 陈阵 包 包子 , 一边 说 : 可是 再苦 再 累 , 也 不能 没有 狼 。 巴 图说 , 要是 没有 狼群 , 马群 的 质量 就 会 下降 。 没有 狼 , 马 就 会 变懒 变胖 , 跑不动 了 。 在世界上 , 蒙古马 本来 就 矮小 , 要是 再 没 了 速度 和 耐力 , 蒙古马 就 卖 不出 好 价钱 , 军队 骑兵 部队 不敢 用来 当 战马 了 。 还有 , 要是 没有 狼 , 马群 发展 就 太快 。 你 想想 , 一群 马 一年 增加 一百 几十匹 马驹 , 假如 马驹 大部分 都 能活 下来 , 一群 马 一年 就 增加 百分之二 三十 , 再 加上 每年 新 增加 的 达到 生育 年龄 的 小 母马 , 马驹 增加 的 比例 就 更 高 了 。 这样 三四年 下来 , 一群 马 的 数量 就 会 翻一番 。 一般 情况 下 , 马要 长到 四五岁 才能 卖 , 那么 大批 四五岁 以下 的 马 就 只能 养着 。 而 马群 是 最毁 草场 的 牲口 , 乌力吉 说 , 除了 黄鼠 野兔 , 马群 是 草场 最大 的 破坏分子 。 蒙古马 食量 大 , 一匹 马 一年 要 吃掉 几十只 上 百只 羊 的 草量 。 现在 牧民 都 嫌 马群 抢 牛羊 的 草场 , 如果 全场 的 马群 不 加 控制 地 敞开 发展 , 那么 用 不了 多少 年 , 牛羊 就 该 没草 吃 了 , 额仑 草原 就 会 逐渐 沙化 ……

陈阵用 擀面杖 敲 了 一下 案板 : 这么 说 , 草原 牧民 是 利用 狼群 来 给 马群 实行 计划生育 , 控制 马群 的 数量 , 同时 达到 提高 或 保持 蒙古马 质量 的 目标 ?

张继原 说 : 那 当然 。 草原 人 其实 是 运用 了 草原 辩证法 的 高手 , 还 特别 精通 草原 的 “ 中庸之道 ”。 不像 汉人 喜欢 走极端 , 鼓吹 不是 东风压倒西风 , 就是 西风 压倒 东风 。 草原 人 善于 把 草原 上 的 各种 矛盾 , 平衡 控制 在 “ 一举两得 ” 之内 。

陈阵 说 : 不过 , 这种 平衡 控制 真叫 残酷 。 春天 马倌 们 掏 狼 崽 , 一 掏 就是 十几 窝 几十 窝 , 一杀 就是 一两百 。 但 就是 不 掏光 杀绝 ; 到 夏天 , 狼群 反过来 , 掏杀 马驹子 , 一杀 就是 百分之七八十 , 但 马倌 就是 不让 狼 杀 百分之一百 。 平衡 控制 的 代价 就是 血流成河 , 而 控制 平衡 就要 靠 牧民 毫不 松懈 的 战斗 。 这种 中庸 比 汉族 的 “ 中庸 ” 更 具有 战斗性 , 也 更 接近 真理 。

张继原 说 : 现在 一帮 农区 来 的 干部 , 一直 在 草原 上 瞎指挥 , 拼命 发展 数量 , 数量 ! 数量 ! 最后 肯定 “ 一举 多失 ”: 狼 没 了 , 蒙古马 没人要 了 , 内蒙 大 草原 黄沙滚滚 了 , 牛羊 饿死 了 , 咱们 也 可以 回 北京 了 ……

陈阵 说 : 你 做 美梦 吧 , 北京 在历史上 不 知道 让 草原 骑兵 攻下 过 多少 回 , 当 了 多少次 草原 民族 政权 的 首都 。 北京 连 草原 骑兵 都 挡不住 , 哪 还 能 挡住 比 草原 骑兵 能量 大 亿万 倍 的 沙尘 “ 黄祸 ”?

张继原 说 : 那 咱们 就 管不着 , 也 管不了 了 。 亿万 农民 拼命 生 , 拼命 垦 , 一年生 出 一个 省 的 人口 , 那么 多 的 过剩人口 要冲 进 草原 , 谁 能 拦得 住 ?

陈阵 叹 道 : 正是 拦不住 , 心里 才 着急 啊 。 中国 儒家 本质 上 是 一个 迎合 农耕 皇帝 和 小农 的 精神 体系 。 皇帝 是 个 大 富农 , 而 中国 农民 的 一家之主 是 个 小 皇帝 。 “ 皇帝 轮流 做 , 明天 到 我家 ”。 “ 水可载舟 , 又 可 覆舟 ”。 谁 不 顺应 农耕 人口 汪洋大海 的 潮流 , 谁 就 将 被 大水 “ 覆舟 ”, 遭 灭顶之灾 。 农耕 土壤 , 只出 皇帝 , 不 出 共和 。 “ 水可载舟 , 又 可 覆舟 ” 实际上 是 “ 农可载帝 , 又 可覆帝 ”, 载来 覆去 , 还是 皇帝 。 几千年 来 , 中国 人口 一 过剩 就 造反 , 杀减 了 人口 , 换 了 皇帝 , 再 继续 生 , 周而复始 原地打转 。 虽然 在 农耕 文明 的 上升 阶段 , 君民 上下齐心 以农为本 , 是 螺旋 上升 的 进步力量 , 但 一过 巅峰 , 这种 力量 就 成为 螺旋 下降 , 绞杀 新 生产关系 萌芽 的 打草 机 ……

张继原 连连 点头 。 他 撮 来 干 牛粪 , 点火 架锅 , 包子 上 了 笼屉 。 两人 围着 夏季 泥炉 , 耐心 地 等 着 包子 蒸熟 , 谈兴 愈 浓 。

陈阵 说 : 今天 你 这 一 说 , 我 倒 是 想 明白 了 —— 为什么 马背上 的 民族 不 把 马 作为 自己 民族 的 图腾 , 相反 却 而 把 马 的 敌人 —— 狼 , 作为 图腾 ? 我 也 真想通 了 。 这种 反常 的 逻辑 中 却 包含 着 深刻 的 草原 逻辑 。 这 是因为 蒙古马 是 草原 狼 和 草原 人 共同 驯 出来 的 “ 学生 ”, 而 “ 学生 ” 怎能 成为 被 老师 崇拜 的 图腾 和 宗师 呢 ? 而 草原 狼 从未 被 人 驯服 , 狼 的 性格 和 许多 本领 , 人学 了 几千年 还 没能 学到 呢 。 狼 在 草原 上 实际 统领 着 一切 , 站 在 草原 各种 错综复杂 的 关系 的 制高点 上 ……

张继原 说 : 我 真替 犬戎 和 匈奴 感到 惋惜 。 他们 是 多么 优秀 的 民族 , 狼 图腾崇拜 是 他们 最早 确立 的 , 又 是从 他们 那里 传下来 的 , 一直 传到 今天 , 还 没有 中断 。

陈阵 说 : 狼图腾 的 精神 比 汉族 的 儒家 精神 还要 久远 , 更 具有 天然 的 延续性 和 生命力 。 儒家思想 体系 中 , 比如 “ 三纲五常 ” 那些 纲领 部分 早已 过时 腐朽 , 而 狼图腾 的 核心 精神 却 依然 青春 勃发 , 并 在 当代 各个 最 先进 发达 的 民族 身上 延续 至今 。 蒙古草原 民族 的 狼图腾 , 应该 是 全人类 的 宝贵 精神 遗产 。 如果 中国 人能 在 中国 民族 精神 中 剜 去 儒家 的 腐朽 成分 , 再 在 这个 精神 空虚 的 树洞 里 , 移植 进去 一棵 狼图腾 的 精神 树苗 , 让 它 与 儒家 的 和平主义 、 重视 教育 和 读书 功夫 等 传统 相结合 , 重塑 国民 性格 , 那 中国 就 有 希望 了 。 只 可惜 , 狼图腾 是 一个 没有 多少 文字 记载 的 纯 精神 体系 , 草原 民族 致命 的 弱点 就是 文字 文化 上 的 落后 。 而 跟 草原 民族 打 了 几千年 交道 的 中国 儒家 史学家 , 也 不屑 去 记载 狼图腾 文化 , 我 怀疑 , 那些 痛恨 狼 的 儒生 , 也许 有意 删除 了 史书 上 记载下来 的 东西 。 所以 , 现在 咱们 从 中国 史书 上 查找 狼图腾 的 资料 , 就 像 大海捞针 一样 难 。 咱们 带来 的 几百 本书 太 不够 用 了 , 下回 探家 , 还 得 想法子 多 弄 一点 。

张继原 又 添 了 几块 干 牛粪 说 : 我 有 一个 亲戚 在 造纸厂 当小 头头 , 厂里 堆满 了 抄家 抄来 的 图书 , 工人 经常 拿 着 那些 就要 化成 纸浆 的 线装书 卷烟 抽 。 爱书 的 人 可以 用烟 跟 他们 换来 名著 经典 。 我 当 马倌 一个月 七十多块 钱 , 算是 高薪 了 , 买烟换 书 的 事 我 来 干 。 可是 , 从 建国 以后 , 政府 就 一直 鼓励 奖励 打狼灭 狼 , 草原 上 打 狼 “ 英雄 ” 快要 成为 新 的 草原 英雄 。 蒙族 年轻人 , 尤其 是 上 过 小学 初中 的 羊倌 马倌 , 也 快 不 知道 什么 是 狼图腾 了 。 你 说 , 咱们 研究 这些 , 究竟 有 什么 用 ?

陈阵 正在 揭 锅盖 , 回头 说 : 真正 的 科学研究 是 不问 有用 没用 的 , 只是 出于 好奇 和 兴趣 。 再说 , 能 把 自己 过去 弄 不 明白 的 问题 弄通 , 能 说 没用 吗 。

马驹 肉馅 包子 在 一阵 弥漫 的 热气 中出 了 屉 。 陈阵 倒 着手 , 把 包子 倒换 得 稍稍 凉 了 一点 , 狠 咬了一口 , 连声 赞道 : 好吃 好吃 , 又 香 又 嫩 ! 以后 你 一 碰到 狼 咬伤 马驹子 , 就 往家 驮 。

张继原 说 : 其他 三个 知青 包都 跟 我 要 呢 , 还是 轮 着 送 吧 。

陈阵 说 : 那 你 也 得 把 被 狼 咬 过 的 那 部位 拿 回来 , 我要 喂 小 狼 。

俩 人 一口气 吃 了 一屉 包子 , 陈阵 心满意足 地站 起来 说 : 我 已经 记不清 这是 第几次 吃 狼食 了 。 走 , 咱去 玩 “ 肉包子打 狼 ”。

等 肉包子 凉 了 , 陈阵 和 张继原 各 抓起 一个 , 兴冲冲 地出 了 蒙古包 , 朝小狼 走 去 。 陈阵 高

喊 : 小狼 , 小狼 , 开饭 喽 ! 两个 肉包子 轻轻 打 在 小 狼 的 头上 和 身上 , 小狼 吓 得 夹起尾巴 “ 嗖 ” 地 钻进 了 洞 。 肉包子 也 被 黄黄 和 伊勒 抢走 。 两人 愣 了 一会儿 才 反应 过来 。 陈阵 笑 道 : 咱俩 真够傻 的 , 小狼 从来没 见 过 和 吃 过 肉包子 , 肉包子打 狼 , 怎能 有去无回 呢 ? 狼 的 疑心 太重 , 连 我 这个 养 它 的 人 都 不 相信 。 它 一定 是 把 肉包子 当成 打 它 的 石头 了 。 这些 日子 , 过路 的 蒙古 孩子 可 没少 拿 土块 打 它 。

张继原 笑 着 走 到 狼 洞 旁 , 说 : 小狼 太 好玩 了 , 我 得 抱抱 它 , 跟 它 亲热 亲热 。

陈阵 说 : 小狼 认人 , 就 认 我 和 杨克 。 只 让 我 和 杨克抱 , 连高 建中 都 不敢 碰 它 一下 , 一碰 它 就 咬 。 你 还是 算了吧 。

张继原 低下头 , 凑近 狼洞 , 连声 叫 小 狼 , 还 说 : 小狼 , 别忘了 , 是 我 给 你 拿来 马驹 肉 的 , 吃饱 了 , 就 不认 我 啦 ? 张继原 又 叫 了 几声 , 可是 小狼 龇牙 瞪眼 就是 不 出来 。 他 刚 想 拽 铁链 把 小 狼 拽 出来 , 小狼 “ 嗖 ” 地 蹿出 洞 , 张口 就 咬 , 吓 得 张继原 往后 摔 了 一个 大 跟头 。 陈阵 一把 抱住 小狼 的 脖子 , 才 把 小 狼 拦住 , 又 连连 抚摸 狼头 , 直到 小狼消 了 气 。 张继原 拍了拍 身上 的 沙土 站 了 起来 , 面露 笑容 说 : 还 行 , 跟 野地 里 的 狼 一样 凶 。 要是 把 小 狼 养成 狗 就 没意思 了 。 下次 回来 , 我 再 给 它 带点 马驹 肉 。

陈阵 又 把 小 狼嗥 声所 引来 的 种种 危险 告诉 张继原 。 张继原 把 《 海狼 》 换 了 一册 《 世界 通史 》, 对 陈阵 说 : 根据 我 的 经验 , 今晚 狼群 准来 , 千万 小心 , 千万别 让 狼群 把 咱们 的 宝贝 小狼 给 抢走了 。 得 多长 点 心眼 , 狼 最怕 炸药 , 狼群 真 要是 冲 羊群 的话 , 你们 就 扔 “ 二踢脚 ”。 上次 我 给 你们 弄 来 的 一捆 , 你 再 仔细检查 一下 , 要是 潮 了 就 炸 不响 了 。

陈阵 说 : 杨克用 蜡纸 包好 了 , 放在 包里 最 上面 的 那个 木箱 里 , 肯定 潮 不了 。 前 几天 , 他 跟 盲流 们 干架 , 点 了 三管 , 炸得 惊天动地 的 。

张继原 急 冲冲 奔回 马群 。


第二十五章 (2)

马群 每次 走到 草高 的 或是 地形 复杂 的 地方 , 我 就 特 紧张 。 狼会 像 壁虎 似地 贴着 地 匍匐 爬行 , 还 不用 抬头 看 , 它用 鼻子 和 耳朵 就 能 知道 猎物 在 什么 地方 。 母马 经常 小声 叫唤 马驹子 , 狼 就 能 凭着 母马 的 声音 判断 马驹 大致 的 方位 , 然后 慢慢 靠近 。 只要 儿 马子 不在 马驹 附近 , 狼 就 猛扑 上去 , 一口 咬断 马驹 喉咙 , 再 将 马驹 拖 到 隐蔽处 狼吞虎咽 。 如果 让 母马 和 儿 马子 发现 了 , 狼 就 急忙 逃跑 , 马群 是 带 不 走 死 马驹 的 , 等 马群 走 了 之后 , 狼 再 回来 吃 。 有 的 特别 狡猾 的 狼 , 还会 哄骗 马驹子 。 一条 狼 发现 了 马群 边上 有 一匹 马驹 , 但 旁边 有 母马 , 这时 狼 就 会 匍匐 过去 , 躲到 附近 的 高 草丛里 , 然后 仰面朝天 , 把 目标 大 的 身体 藏 在 草丛 里面 , 再 把 目标 小 的 四条 爪子 伸出 草丛 , 轻轻 摇晃 。 从 远处 看 那 晃动 的 狼 腿 狼 爪 , 像 野兔 的 长耳朵 , 又 像 探头探脑 的 大 黄鼠 或 其他 的 小 动物 , 反正 不像 狗 和 狼 。 小 马驹 刚刚 来到 世上 , 好奇心 特强 , 一见 比 自己 小 的 活 东西 , 就 想 跑 过去 看个 究竟 。 母马 还 没有 来得及 拦住 马驹 , 狼 就 已经 一口 咬断 马驹 的 喉咙 了 。

陈阵 说 : 有时 我 真 觉得 狼 不是 动物 , 而是 一种 神怪 。

张继原 说 : 对 对 , 就是 神怪 ! 你 想 , 白天 马群 散得 很开 , 马倌 就是 在 马群 里 , 也 保不住 哪儿 会出 问题 。 到 了 夜里 那 狼 就 更加 肆无忌惮 了 。 能 偷 则 偷 , 能 抢 就 抢 , 偷 抢 都 不成 , 就 组织 力量 强攻 。 儿 马子 们 会 把 母马 马驹子 紧紧 地圈 在 马群 当中 , 并 在 圈外 狠 刨 狠 咬围 狼 。 普通 狼群 很难 冲垮 十几匹 大 儿 马子 的 联合 防卫 , 弄不好 狼 还 会 被 儿 马子 踢死 咬伤 。 但是 遇到 恶劣 天气 和 大群 饿 疯 了 的 狼群 , 儿 马子 们 就 挡不住 了 , 这时候 两个 马倌 都 得 上阵 , 人 要是 灯照 枪 打 还 挡不住 , 那 狼群 就 会 冲垮 马群 , 再 追杀 马驹子 。 到 夏天 这时候 , 狼群 里 的 小 狼 都 长 起来 了 , 狼群 食 量大增 , 狼 抓 不 着 黄羊 旱獭 , 所以 就 开始 主攻 马群 里 的 马驹 了 。

陈阵 问 : 那 马群 每年 要 损失 多少 马驹子 ?

张继原 略略 想 了 想 说 : 我 和 巴图 的 这 群马 , 去年 下 了 110 多匹 马驹子 。 到 今年夏天 , 只 剩下 40 多匹 了 , 有 70 多匹 马驹 被 狼 咬 死 或 吃掉 。 年 损失 百分之六十 , 这 在 全 大队 四个 马群 里 还 算是 好 的 了 。 第四 牧业 组 的 马群 , 去年 下 的 马驹子 现在 就 剩下 十几匹 了 , 一年 损失 了 百分之八十 多 。 我 问过 乌力吉 , 全 牧场 马群 每年 马驹 的 损失 占 多少 比例 , 他 说 平均 损失 大约 在 百分之七十 左右 。

陈阵 吃 了 一惊 , 说 : 小 马驹 的 死亡率 真是太 高 了 , 怪不得 马倌 们 都 恨透了 狼 。

张继原 说 : 这 还 没完 呢 , 小马 长到 新 二岁 , 还 没 脱离 危险期 , 仍 是 狼群 攻击 的 目标 。 马驹 要长 到 三岁 以后 , 才 勉强 可以 对付 狼 。 可是 遇到 群狼 饿狼 , 可能 还是 顶不住 。 你 说 我们 马倌 有 多难 ? 像 野人 一样 拼死拼活 干 上一年 , 只能 保下 百分之三四十 的 马驹子 , 要是 稍稍 马虎 一点 , 这 一年 就 全 白干 了 。

陈阵 无语 , 开始 动手 擀 包子 皮儿 。

张继原 洗 了 手 , 帮 陈阵 包 包子 , 一边 说 : 可是 再苦 再 累 , 也 不能 没有 狼 。 巴 图说 , 要是 没有 狼群 , 马群 的 质量 就 会 下降 。 没有 狼 , 马 就 会 变懒 变胖 , 跑不动 了 。 在世界上 , 蒙古马 本来 就 矮小 , 要是 再 没 了 速度 和 耐力 , 蒙古马 就 卖 不出 好 价钱 , 军队 骑兵 部队 不敢 用来 当 战马 了 。 还有 , 要是 没有 狼 , 马群 发展 就 太快 。 你 想想 , 一群 马 一年 增加 一百 几十匹 马驹 , 假如 马驹 大部分 都 能活 下来 , 一群 马 一年 就 增加 百分之二 三十 , 再 加上 每年 新 增加 的 达到 生育 年龄 的 小 母马 , 马驹 增加 的 比例 就 更 高 了 。 这样 三四年 下来 , 一群 马 的 数量 就 会 翻一番 。 一般 情况 下 , 马要 长到 四五岁 才能 卖 , 那么 大批 四五岁 以下 的 马 就 只能 养着 。 而 马群 是 最毁 草场 的 牲口 , 乌力吉 说 , 除了 黄鼠 野兔 , 马群 是 草场 最大 的 破坏分子 。 蒙古马 食量 大 , 一匹 马 一年 要 吃掉 几十只 上 百只 羊 的 草量 。 现在 牧民 都 嫌 马群 抢 牛羊 的 草场 , 如果 全场 的 马群 不 加 控制 地 敞开 发展 , 那么 用 不了 多少 年 , 牛羊 就 该 没草 吃 了 , 额仑 草原 就 会 逐渐 沙化 ……

陈阵用 擀面杖 敲 了 一下 案板 : 这么 说 , 草原 牧民 是 利用 狼群 来 给 马群 实行 计划生育 , 控制 马群 的 数量 , 同时 达到 提高 或 保持 蒙古马 质量 的 目标 ?

张继原 说 : 那 当然 。 草原 人 其实 是 运用 了 草原 辩证法 的 高手 , 还 特别 精通 草原 的 “ 中庸之道 ”。 不像 汉人 喜欢 走极端 , 鼓吹 不是 东风压倒西风 , 就是 西风 压倒 东风 。 草原 人 善于 把 草原 上 的 各种 矛盾 , 平衡 控制 在 “ 一举两得 ” 之内 。

陈阵 说 : 不过 , 这种 平衡 控制 真叫 残酷 。 春天 马倌 们 掏 狼 崽 , 一 掏 就是 十几 窝 几十 窝 , 一杀 就是 一两百 。 但 就是 不 掏光 杀绝 ; 到 夏天 , 狼群 反过来 , 掏杀 马驹子 , 一杀 就是 百分之七八十 , 但 马倌 就是 不让 狼 杀 百分之一百 。 平衡 控制 的 代价 就是 血流成河 , 而 控制 平衡 就要 靠 牧民 毫不 松懈 的 战斗 。 这种 中庸 比 汉族 的 “ 中庸 ” 更 具有 战斗性 , 也 更 接近 真理 。

张继原 说 : 现在 一帮 农区 来 的 干部 , 一直 在 草原 上 瞎指挥 , 拼命 发展 数量 , 数量 ! 数量 ! 最后 肯定 “ 一举 多失 ”: 狼 没 了 , 蒙古马 没人要 了 , 内蒙 大 草原 黄沙滚滚 了 , 牛羊 饿死 了 , 咱们 也 可以 回 北京 了 ……

陈阵 说 : 你 做 美梦 吧 , 北京 在历史上 不 知道 让 草原 骑兵 攻下 过 多少 回 , 当 了 多少次 草原 民族 政权 的 首都 。 北京 连 草原 骑兵 都 挡不住 , 哪 还 能 挡住 比 草原 骑兵 能量 大 亿万 倍 的 沙尘 “ 黄祸 ”?

张继原 说 : 那 咱们 就 管不着 , 也 管不了 了 。 亿万 农民 拼命 生 , 拼命 垦 , 一年生 出 一个 省 的 人口 , 那么 多 的 过剩人口 要冲 进 草原 , 谁 能 拦得 住 ?

陈阵 叹 道 : 正是 拦不住 , 心里 才 着急 啊 。 中国 儒家 本质 上 是 一个 迎合 农耕 皇帝 和 小农 的 精神 体系 。 皇帝 是 个 大 富农 , 而 中国 农民 的 一家之主 是 个 小 皇帝 。 “ 皇帝 轮流 做 , 明天 到 我家 ”。 “ 水可载舟 , 又 可 覆舟 ”。 谁 不 顺应 农耕 人口 汪洋大海 的 潮流 , 谁 就 将 被 大水 “ 覆舟 ”, 遭 灭顶之灾 。 农耕 土壤 , 只出 皇帝 , 不 出 共和 。 “ 水可载舟 , 又 可 覆舟 ” 实际上 是 “ 农可载帝 , 又 可覆帝 ”, 载来 覆去 , 还是 皇帝 。 几千年 来 , 中国 人口 一 过剩 就 造反 , 杀减 了 人口 , 换 了 皇帝 , 再 继续 生 , 周而复始 原地打转 。 虽然 在 农耕 文明 的 上升 阶段 , 君民 上下齐心 以农为本 , 是 螺旋 上升 的 进步力量 , 但 一过 巅峰 , 这种 力量 就 成为 螺旋 下降 , 绞杀 新 生产关系 萌芽 的 打草 机 ……

张继原 连连 点头 。 他 撮 来 干 牛粪 , 点火 架锅 , 包子 上 了 笼屉 。 两人 围着 夏季 泥炉 , 耐心 地 等 着 包子 蒸熟 , 谈兴 愈 浓 。

陈阵 说 : 今天 你 这 一 说 , 我 倒 是 想 明白 了 —— 为什么 马背上 的 民族 不 把 马 作为 自己 民族 的 图腾 , 相反 却 而 把 马 的 敌人 —— 狼 , 作为 图腾 ? 我 也 真想通 了 。 这种 反常 的 逻辑 中 却 包含 着 深刻 的 草原 逻辑 。 这 是因为 蒙古马 是 草原 狼 和 草原 人 共同 驯 出来 的 “ 学生 ”, 而 “ 学生 ” 怎能 成为 被 老师 崇拜 的 图腾 和 宗师 呢 ? 而 草原 狼 从未 被 人 驯服 , 狼 的 性格 和 许多 本领 , 人学 了 几千年 还 没能 学到 呢 。 狼 在 草原 上 实际 统领 着 一切 , 站 在 草原 各种 错综复杂 的 关系 的 制高点 上 ……

张继原 说 : 我 真替 犬戎 和 匈奴 感到 惋惜 。 他们 是 多么 优秀 的 民族 , 狼 图腾崇拜 是 他们 最早 确立 的 , 又 是从 他们 那里 传下来 的 , 一直 传到 今天 , 还 没有 中断 。

陈阵 说 : 狼图腾 的 精神 比 汉族 的 儒家 精神 还要 久远 , 更 具有 天然 的 延续性 和 生命力 。 儒家思想 体系 中 , 比如 “ 三纲五常 ” 那些 纲领 部分 早已 过时 腐朽 , 而 狼图腾 的 核心 精神 却 依然 青春 勃发 , 并 在 当代 各个 最 先进 发达 的 民族 身上 延续 至今 。 蒙古草原 民族 的 狼图腾 , 应该 是 全人类 的 宝贵 精神 遗产 。 如果 中国 人能 在 中国 民族 精神 中 剜 去 儒家 的 腐朽 成分 , 再 在 这个 精神 空虚 的 树洞 里 , 移植 进去 一棵 狼图腾 的 精神 树苗 , 让 它 与 儒家 的 和平主义 、 重视 教育 和 读书 功夫 等 传统 相结合 , 重塑 国民 性格 , 那 中国 就 有 希望 了 。 只 可惜 , 狼图腾 是 一个 没有 多少 文字 记载 的 纯 精神 体系 , 草原 民族 致命 的 弱点 就是 文字 文化 上 的 落后 。 而 跟 草原 民族 打 了 几千年 交道 的 中国 儒家 史学家 , 也 不屑 去 记载 狼图腾 文化 , 我 怀疑 , 那些 痛恨 狼 的 儒生 , 也许 有意 删除 了 史书 上 记载下来 的 东西 。 所以 , 现在 咱们 从 中国 史书 上 查找 狼图腾 的 资料 , 就 像 大海捞针 一样 难 。 咱们 带来 的 几百 本书 太 不够 用 了 , 下回 探家 , 还 得 想法子 多 弄 一点 。

张继原 又 添 了 几块 干 牛粪 说 : 我 有 一个 亲戚 在 造纸厂 当小 头头 , 厂里 堆满 了 抄家 抄来 的 图书 , 工人 经常 拿 着 那些 就要 化成 纸浆 的 线装书 卷烟 抽 。 爱书 的 人 可以 用烟 跟 他们 换来 名著 经典 。 我 当 马倌 一个月 七十多块 钱 , 算是 高薪 了 , 买烟换 书 的 事 我 来 干 。 可是 , 从 建国 以后 , 政府 就 一直 鼓励 奖励 打狼灭 狼 , 草原 上 打 狼 “ 英雄 ” 快要 成为 新 的 草原 英雄 。 蒙族 年轻人 , 尤其 是 上 过 小学 初中 的 羊倌 马倌 , 也 快 不 知道 什么 是 狼图腾 了 。 你 说 , 咱们 研究 这些 , 究竟 有 什么 用 ?

陈阵 正在 揭 锅盖 , 回头 说 : 真正 的 科学研究 是 不问 有用 没用 的 , 只是 出于 好奇 和 兴趣 。 再说 , 能 把 自己 过去 弄 不 明白 的 问题 弄通 , 能 说 没用 吗 。

马驹 肉馅 包子 在 一阵 弥漫 的 热气 中出 了 屉 。 陈阵 倒 着手 , 把 包子 倒换 得 稍稍 凉 了 一点 , 狠 咬了一口 , 连声 赞道 : 好吃 好吃 , 又 香 又 嫩 ! 以后 你 一 碰到 狼 咬伤 马驹子 , 就 往家 驮 。

张继原 说 : 其他 三个 知青 包都 跟 我 要 呢 , 还是 轮 着 送 吧 。

陈阵 说 : 那 你 也 得 把 被 狼 咬 过 的 那 部位 拿 回来 , 我要 喂 小 狼 。

俩 人 一口气 吃 了 一屉 包子 , 陈阵 心满意足 地站 起来 说 : 我 已经 记不清 这是 第几次 吃 狼食 了 。 走 , 咱去 玩 “ 肉包子打 狼 ”。

等 肉包子 凉 了 , 陈阵 和 张继原 各 抓起 一个 , 兴冲冲 地出 了 蒙古包 , 朝小狼 走 去 。 陈阵 高

喊 : 小狼 , 小狼 , 开饭 喽 ! 两个 肉包子 轻轻 打 在 小 狼 的 头上 和 身上 , 小狼 吓 得 夹起尾巴 “ 嗖 ” 地 钻进 了 洞 。 肉包子 也 被 黄黄 和 伊勒 抢走 。 两人 愣 了 一会儿 才 反应 过来 。 陈阵 笑 道 : 咱俩 真够傻 的 , 小狼 从来没 见 过 和 吃 过 肉包子 , 肉包子打 狼 , 怎能 有去无回 呢 ? 狼 的 疑心 太重 , 连 我 这个 养 它 的 人 都 不 相信 。 它 一定 是 把 肉包子 当成 打 它 的 石头 了 。 这些 日子 , 过路 的 蒙古 孩子 可 没少 拿 土块 打 它 。

张继原 笑 着 走 到 狼 洞 旁 , 说 : 小狼 太 好玩 了 , 我 得 抱抱 它 , 跟 它 亲热 亲热 。

陈阵 说 : 小狼 认人 , 就 认 我 和 杨克 。 只 让 我 和 杨克抱 , 连高 建中 都 不敢 碰 它 一下 , 一碰 它 就 咬 。 你 还是 算了吧 。

张继原 低下头 , 凑近 狼洞 , 连声 叫 小 狼 , 还 说 : 小狼 , 别忘了 , 是 我 给 你 拿来 马驹 肉 的 , 吃饱 了 , 就 不认 我 啦 ? 张继原 又 叫 了 几声 , 可是 小狼 龇牙 瞪眼 就是 不 出来 。 他 刚 想 拽 铁链 把 小 狼 拽 出来 , 小狼 “ 嗖 ” 地 蹿出 洞 , 张口 就 咬 , 吓 得 张继原 往后 摔 了 一个 大 跟头 。 陈阵 一把 抱住 小狼 的 脖子 , 才 把 小 狼 拦住 , 又 连连 抚摸 狼头 , 直到 小狼消 了 气 。 张继原 拍了拍 身上 的 沙土 站 了 起来 , 面露 笑容 说 : 还 行 , 跟 野地 里 的 狼 一样 凶 。 要是 把 小 狼 养成 狗 就 没意思 了 。 下次 回来 , 我 再 给 它 带点 马驹 肉 。

陈阵 又 把 小 狼嗥 声所 引来 的 种种 危险 告诉 张继原 。 张继原 把 《 海狼 》 换 了 一册 《 世界 通史 》, 对 陈阵 说 : 根据 我 的 经验 , 今晚 狼群 准来 , 千万 小心 , 千万别 让 狼群 把 咱们 的 宝贝 小狼 给 抢走了 。 得 多长 点 心眼 , 狼 最怕 炸药 , 狼群 真 要是 冲 羊群 的话 , 你们 就 扔 “ 二踢脚 ”。 上次 我 给 你们 弄 来 的 一捆 , 你 再 仔细检查 一下 , 要是 潮 了 就 炸 不响 了 。

陈阵 说 : 杨克用 蜡纸 包好 了 , 放在 包里 最 上面 的 那个 木箱 里 , 肯定 潮 不了 。 前 几天 , 他 跟 盲流 们 干架 , 点 了 三管 , 炸得 惊天动地 的 。

张继原 急 冲冲 奔回 马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