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二十五章 (1)

第二十五章 (1)

陈阵 拿出 家里 最后 两根 肉条 , 再加 了 一些 羊油 , 给 小 狼 煮 了 一锅 稠肉 粥 。 小狼 食量 越来越 大 , 满满 一盆 肉 粥 还 不能 把 它 喂饱 。 陈阵 叹 了 口气 , 进包 抓紧时间 睡觉 , 争取 养足 精神 , 准备 应对 这夜 更 危险 的 夜战 。 到 午后 一点多 钟 , 他 被 一阵 叫声 喊醒 , 急忙 跑 出了门 。

张继原 骑 着 一匹 驮 着 东西 的 大马 , 走 到 蒙古包 门前 空地 , 那匹 马前 半身 全是 血 , 一惊 一 乍 不肯 靠近 牛车 。 狗们 一拥而上 , 把 人马 围住 , 猛 摇尾巴 。 陈阵 揉 了 揉 还 未 睡醒 的 眼睛 , 吓了一跳 : 张继原 的 马鞍 上 竟然 驮 着 一匹 受伤 的 马驹子 。 他 慌忙 上前 牵住 马笼头 , 稳住 大马 。 马驹子 疼得 抬头 挣扎 , 胸颈 的 几个 血洞 仍 在 流血 , 染红 了 马鞍 马身 。 大马 惊恐 地瞪大 了 眼 , 鼻孔 喷着 粗气 , 一条 前腿 不停 地 打颤 , 另 一条 腿 不时 刨地 跺蹄 。 张继原 坐在 鞍后 马屁股 上 , 下马 很 困难 , 又 怕 血淋淋 的 马驹 摔 落到 马蹄 下 , 惊 咋 了 坐骑 。 陈阵 连忙 腾出 一只 手 攥 住 了 小 马驹 的 一条 前腿 , 张继原 费力 地 把 右脚 退出 马蹬 , 小心 下 了 马 , 几乎 摔倒 在 地 。

两人 在 大马 的 两侧 , 抬起 马驹 , 轻轻 放到 地上 。 大马 急 转身 , 瞪大眼 , 哀哀 地 看着 马驹 。 小 马驹 已经 抬 不 起头 , 睁 大 了 美丽 的 黑眼睛 , 哀求地 望 着 人 , 疼得 咝咝 地 叫 , 前蹄 撑 地 , 但 已经 站不起来 了 。 陈阵 忙 问 : 还有 救 吗 ? 张继原 说 : 巴图 已经 看过 伤口 , 他 说 肯定 是 没救 了 。 咱们 好久没 吃 肉 了 , 趁 它 还 活着 , 赶紧 杀 吧 。 沙茨 楞 刚 给 毕利格家 也 送 去 了 一匹 咬伤 的 马驹 。

陈阵 心里 格登 一下 。 他 给 张继原 打 了 一盆 水 , 让 他 洗手 , 忙 问 : 马群 又 出事 了 ? 损失 大不大 ?

张继原 丧气 地说 : 别提 了 。 昨天 一 晚上 , 我 和 巴图 的 马群 就 被 狼 吃 了 两匹 马驹 , 咬伤 一匹 。 沙茨 楞 那 群马 更惨 , 这 几天 , 被 狼 一口气 掏 了 五六匹 。 别的 马群 还 不 知道 , 损失 肯定 也 不少 。 队里 的 头头 都 去 了 马群 。

陈阵 说 : 昨天夜里 , 狼群 围着 大队 营盘 嗥 了 一夜 。 狼群 都 集中 在 我们 这儿 , 怎么 又 跑 到 马群 那儿 去 了 呢 ?

张继原 说 : 这 就 叫做 群狼 战术 , 全面 出击 , 四面 开花 。 声东击西 , 互相 掩护 , 佯攻 加 主攻 , 能攻 则 攻 , 攻不动 就 牵制 兵力 , 让 人 顾头 顾不了 尾 , 顾东 顾不了 西 。 狼群 的 这 招要 比 集中 优势 兵力 , 各个击破 的 战术 更 厉害 。 张继原 洗完 手 又 说 : 赶紧 把 马驹 杀 了 吧 , 等 马驹 死 了 再 杀 , 就 放 不 出血 , 血 淤 在 肉 里 , 肉 就 不 好吃 了 。

陈阵 说 : 都 说 马倌 狼性 最足 , 一点 也 不假 。 你 现在 有 马倌 的 派头 了 , 口气 越来越 大 , 有点 古代 草原 武士 的 凶残 劲儿 了 。 陈阵 把 铜 柄 蒙古 刀 递给 张继原 : 还是 你 下 刀 吧 , 杀 这么 漂亮 的 小 马驹 我下 不了 手 。

张继原 说 : 这 马驹 是 狼 杀 的 , 又 不是 人杀 的 , 跟 人性 善恶 没关系 …… 算了 , 我 杀 就 我 杀 。 说好 了 , 我 只管 杀 , 剩下 剥皮 开膛 卸肉 的 活 就 全是 你 的 了 。 陈阵 一口 答应 。

张继原 接过 刀 , 踩住 马驹 侧胸 , 按住 马驹 脑袋 , 又 按照 草原 的 传统 , 让 马驹 的 眼睛 直对 腾格里 。 然后 一刀 戳 进 脖子 , 挑断 颈动脉 。 马血 已经 喷 不 出来 , 但 还 能 流淌 。 张继原 像 看 一只 被 杀 的 羊 一样 , 看着 马驹 挣扎 断气 。 狗们 都 流着 口水 摇尾巴 , 小狗 们 拥上 前去 舔吃 地上 的 马血 。 小狼 闻到 了 血腥味 也 早已 窜出 洞 , 冲 拽 铁链 , 馋 得 狼 眼射出 凶光 。

张继原 说 : 前 几天 我 已经 杀过 一匹 驹子 , 没 这匹个 大肉 足 。 我 和 几个 马倌 吃 了 两顿 马驹 肉馅 包子 , 马驹 肉特嫩 特香 , 夏天 吃 马驹 肉包子 , 草原 牧民 本是 迫不得已 。 千百年 下来 , 马驹 肉包子 倒成 了 草原 出名 的 美味佳肴 了 。 张继原 洗净 了 手 , 坐在 木桶 水车 的 车辕 上 , 看 陈阵 剥 马皮 。

陈阵 剥出 了 马驹 肥嫩 的 肉身 , 也 乐 了 , 说 : 这 马驹子 个头 真 不小 , 快 顶上 一只 大 羯羊 了 。 这 一个月 , 我 都 快 不 知道 肉味 了 。 人 还好 说 , 小狼快 让 我 养成 羊 了 , 再 不 给 它 肉 吃 , 它 就要 学羊 叫 了 。

张继原 说 : 这匹 驹子 是 今年 最早 生 下来 的 , 爹妈 个头 大 , 它 的 个头 当然 也 就 大 了 。 你们 要是 觉着 好吃 , 过 几天 我 再 给 你们 驮 一匹 回来 。 夏季 是 马群 的 丧季 , 年年如此 。 这个 季节 , 母马 正下 驹子 , 狼群 最 容易 得手 的 就是 马驹 。 每个 马群 , 隔三差五 就 得 让 狼 掏 吃 一 两匹 驹子 , 真是 防不胜防 。 这会儿 , 马群 的 产期 刚过 , 每群 马 差不多 都 新添 了 一百四五十 匹 驹子 。 额仑草 好 , 母马 奶水 足 , 马驹 长得 快 , 一个个 又 调皮 好动 , 儿 马子 和 母马 真管 不 过来 。

陈阵 把 马驹 的 头 、 胸 、 颈 这些 被 狼 咬 过 的 部分 用 斧子 剁 下来 , 又 放到 砧板 上 剁成 小 块 。 六条 狗 早已 把 陈阵 和 马驹 围 得 水泄不通 , 五条 狗尾摇得 像 秋风 中 的 芦花 , 只有 二郎 的 长尾 像 军刀 一样 伸得 笔直 , 一动不动 地 看着 陈阵 怎样 分肉 。 多日 不知 新鲜肉 味 的 小 狼 闻到 了 血腥 , 急得 团团转 , 急出 了 “ 慌慌 、 哗哗 ” 的 狗叫声 。

肉 和 骨头 分好 了 , 仍 是 三大份 三小份 。 陈阵 将 半个 马头 和 半个 脖子 递给 二郎 , 它 摇摇 尾巴 , 叼 住 肉食 就 跑 到 牛车 底下 的 阴凉处 享用 去 了 。 黄黄 伊勒 和 三条 小狗 也 分到 了 自己 的 那份 , 各自 跑 到 牛车 和 蒙古包 的 阴凉处 。 陈阵 等 狗们 分散 了 , 才 把 他 挑出 的 马驹 胸肉 和 胸骨 剁成 小 块 , 放到 小狼 的 食盆里 , 足有 大 半盆 , 再 把 马驹 胸腔 里 残存 的 血 浇 在 肉 骨 上 。 然后 高喊 : 小狼 , 小狼 , 开饭 喽 ! 向 小 狼 走 去 。

小狼 的 脖子 早已 练得 脖 皮厚 韧 , 一 见到 带血 的 鲜肉 , 就 把 自己 勒得 像 牛拉 水车 爬坡 一样 , 勒出 了 小溪 似的 口水 。 陈阵 将 食盆 飞快 地 推进 狼圈 , 小狼 像 大 野狼 扑活 马驹 一样 扑 上 马驹 肉 , 并 向 陈阵 龇牙 咆哮 , 赶 他 走 。 陈阵 回到 马驹 皮旁 继续 剔骨 卸肉 , 一边 用 眼角 扫视 着 小 狼 。 小狼 正狂 吞 海塞 , 并 不时 警觉地 瞟 着 狗 和 人 , 身体 弯成 弓状 , 随时 准备 把 食盆里 的 鲜肉 叼 进 自己 的 洞里 。

陈阵 问张 继原 : 牧民 吃 不吃 马驹 的 内脏 ? 张继原 说 : 被 狼 咬伤 的 马驹 的 内脏 , 牧民 是 不吃 的 。 陈阵 就 先 把 马驹 的 胃包 大肠 小肠 掏出 来 , 扔 到 炉灰 堆 旁边 , 随狗们 去 抢 。 然后 从 包里 拿出 两个 空肉盆 , 把 马驹 的 心肝 肺 , 腰子 气管 盛 了 满满 两盆 , 放在 包里 碗 架 下 的 阴凉处 , 留作 下 一顿 的 狼食 和 狗食 。

陈阵 问 : 难道 你们 马倌 拿 狼 一点 办法 都 没有 ?

张继原 说 : 当 了 快 两年 的 马倌 , 我 觉得 草原 游牧 , 最 薄弱 的 环节 就是 马群 。 一群 马四 五百匹 , 只 配备 两个 马倌 , 现在 加 了 一个 知青 也 不够 , 两三个 人 黑白 班 轮流 倒 , 一个 人 看 马群 , 哪能 看 得 过来 啊 。

陈阵 问 : 那 为什么 不 给 马群 多 配备 几个 马倌 ?

张继原 说 : 马倌 是 草原 上 “ 飞行员 ”, 属于 高难 工种 。 培养 一个 合格 马倌 不 容易 , 要化 很 长时间 。 草原 上 谁 也 不敢 让 不 合格 的 马倌 放 马 , 弄不好 一年 就 能 损失 半群 。 还有 , 马倌 太苦 太累 太 担风险 。 冬天 夜里 的 白毛风 , 零下 30—40℃, 圈马 常常 要圈 上 一整夜 , 就是 穿 上 三层 皮袍 , 也 可能 冻僵 冻掉 脚趾头 。 夏天 的 蚊子 能 把 人 和 马 的 血 吸干 , 好多 马倌 往往 干上 十年 八年 就 干 不 下去 了 , 或者 改行 , 或者 受伤 退役 。 咱们 大队 的 四个 知青 马倌 , 不到 两年 就 只 剩下 我 一个 了 。 草原 上 马倌 常常 不够 用 , 哪 还 能 给 马群 多 配备 呢 ? 马群 流动性 太 大 , 速度 又 快 ; 马群 里 母马 小马 阉马多 , 胆子 小 , 容易 惊群 。 马倌 在 小包 里 只 做 一顿饭 的 工夫 , 马群 就 可能 跑 没影 了 。 一 丢 马群 , 往往 就 得 找 上 好 几天 , 饿 上 好 几天 。 在 这 几天 里 , 狼群 就 可以 敞开 追杀 马驹 了 。 上次 四组 的 马倌 马失前蹄 摔伤 了 头 , 一群 马 一夜之间 就 跑 出 了 边境 。 场部 通过 边防站 , 花 了 十几天 才 要 回 马群 。 这 十几天 里 马群 没人管 , 损失 就 更 大 了 。

陈阵 问 : 两国关系 那么 紧张 , 人家 怎么 没 把 马 扣下 ?

张继原 说 : 那 倒 不会 。 两 国 早就 有 协定 , 只要 边防站 报准 马群 越境 的 时间 、 地点 和 数量 , 尤其 是 儿 马子 的 头数 和 毛色 , 人家 都 会派 人 把 马群 送过来 的 , 咱们 这边 也 是 一样 。 可是 马群 在 途中 , 被 狼 咬 死 吃掉 的 , 双方 的 边防站 都 不负责任 。 有 一回 , 人家 报 了 120 多匹 , 可 咱们 派 人 找 了 两天 才 找到 90 多匹 。 马倌 说 , 那些 没 找到 的 , 多半 被 狼 吃掉 了 。

陈阵 抓住机会 盯 着 问 : 我 一直 搞 不 明白 , 马群 为什么 经常 会 玩儿命 的 跑 ?

张继原 说 : 原因 多 着 呐 。 冬天 太冷 为了 取暖 , 要 跑 ; 春天 脱毛 必须 出汗 , 要 跑 ; 夏天 躲 蚊子 , 要 顶风 跑 ; 秋天 抢吃 牛羊 的 好 草场 , 要 偷 着 跑 。 可 最 要命 的 是 为了 逃避 狼群 的 追杀 , 一年四季 都 得 玩命 跑 。 马群 流动性 大 , 留不住 狗 。 一到 夜里 , 马倌 没有 狗群 帮忙 下夜 , 就 一个 人 看管 那么 胆小的马 群 , 哪能 看 得 过来 。 要是 到 了 没有 月亮 的 晚上 , 狼群 常常 偷袭 马群 。 如果 狼不多 , 马倌 和 儿 马子 还 能 守住 马群 , 狼要 多 , 马群 惊 了 群 , 兵败如山倒 , 马倌 和 儿 马子 根本 守 不住 。

张继原 又 接着 说 : 现在 我 可 知道 成吉思汗 的 骑兵 为什么 日行千里 那么 神速 了 。 蒙古马 天天 夜夜 都 被 狼群 逼 着 练 速度 、 练 长跑 、 练 体力 耐力 。 我 在 马群 里 常常 看到 马 与 狼 的 残酷 生存竞争 , 太 惨烈 了 。 狼群 黑夜 追杀 马群 , 那 叫 狠 , 一路 穷追猛打 , 高速 飞奔 , 连续作战 , 根本 不让 马群 喘息 。 老马 、 病马 、 慢马 、 小马 、 马驹 和 怀孕 马 只要 一 掉队 , 马上 就 被 一群 狼 包围 咬 死 吃掉 。 你 真是 没见 过 马群 逃命 的 惨样 , 个个 口吐白沫 , 全身 汗 透 。 有 的 马 把 垂死挣扎 的 力气 都 用光 了 , 跑 完 了 最后 一步 , 一 倒地 就 断气 , 活活 跑 死 。 那些 跑 得 最快 的 马 , 能喘 一口气 , 停 一会儿 , 一 低头 就 拼命 吃 草 , 饿极了 , 什么 草 都 吃 , 连干 苇子 都 吃 ; 渴 极了 , 什么 水 都 喝 , 不管 脏水 臭水 , 渗入 牛尿羊 尿 的 水坑 里 的 水 都 喝下去 。 蒙古马 的 体力 耐力 、 消化力 、 抗病力 、 耐寒 耐暑力 , 可数 天下第一 。 可是 只有 马倌 知道 , 蒙古马 的 这种 本事 都 是 被 草原 狼群 用 速度 和 死亡 强化训练 出来 的 ……

陈阵 听 得 入 了 迷 。 他 把 马驹 肉 和 手把 肉 骨头 块 端进 包里 , 又 把 马驹 皮摊 在 蒙古包 顶上 , 说 : 你 当 了 一年 多 的 马倌 快成 专家 了 , 你 说 的 这些 东西 太 重要 了 。 外面 热 , 走 , 进包 , 你 只管 讲 , 剁 馅 擀 皮 的 活 我 包 了 。 两人 进包 , 陈阵 动手 剥葱 和 面 剁 馅 炸 花椒油 , 准备 做 牧民 常吃 的 死面 肉馅 包子 。

张继原 喝 了 一碗 凉茶 说 : 这些 日子 我 这个 马倌 一直 在 想 马 的 事 。 我 想 , 是 蒙古草原 狼 造就 了 世界 上 最能 吃苦耐劳 的 蒙古马 , 也 造就 了 震撼 世界 的 匈奴 、 突厥 和 蒙古 的 强悍 骑兵 。 汗血 马 、 伊犁马 、 阿拉伯 马 、 顿河 马 等等 都 是 世界 名 马 , 可是 , 为什么 西域 中亚 骑兵 、 俄罗斯 钦察 骑兵 、 阿拉伯 骑兵 还有 欧洲 条顿 骑士 , 都 被 蒙古 骑兵 打败 了 呢 ? 蒙古 骑兵 往西 一直 打 到 波兰 、 匈牙利 、 奥地利 、 埃及 的 家门口 。 匈奴 骑兵 还 横扫 整个 欧洲 , 一直 打 到 现在 法国 的 奥尔良 。 世界 上 哪个 国家 和 民族 的 战马 , 具有 如此 高强 的 体力 和 耐力 ?

陈阵 插话 道 : 史书 上 说 , 古代 的 蒙古草原 , 人少 马多 , 出征 的 时候 , 一个 骑兵 带 四 五匹 、 五六匹 马 , 倒换 着 骑 , 可 日行千里 。 所以 , 蒙古 骑兵 是 原始 的 摩托化 部队 , 专打 闪电战 。 蒙古马 多 , 还 可以 用伤 马当 军粮 , 饿 了 吃 马肉 , 渴 了 喝 马血 , 连 后勤 都 用不着 了 。

张继原 笑 着 点头 : 没错 。 记得 你 说 过 , 从 犬戎 、 匈奴 、 鲜卑 、 突厥 , 一直 到 现在 的 蒙古族 , 所有 在 蒙古草原 上 生活 战斗 过 的 草原 民族 , 都 懂得 狼 的 奥秘 和 价值 。 这话 , 我 越来越 觉

得 有 道理 。 蒙古草原 狼 给 了 草原 人 最 强悍 的 战斗 性格 、 最 卓越 的 战争 智慧 和 最出色 的 战马 。 这三项 军事优势 , 就是 蒙古草原 人 震撼 世界 的 秘密 和 原因 。

陈阵 一边 使劲 和 着 面 , 一边 说 : 善战 的 蒙古 战马 出自 蒙古 狼 的 训练 , 你 的 这个 发现 太 重要 了 。 我 原以为 狼图腾 解决 了 草原 人 勇猛 强悍 性格 , 以及 军事 智慧 的 来源 问题 , 没想到 , 狼 还是 义务 驯兽师 , 为 马背 民族 驯养 了 世界 一流 的 战马 。 有 了 那么 厉害 的 蒙古 战马 , 蒙古人 性格 和 智慧 因素 就 如虎添翼 了 。 行 啊 , 你 当 了 一年 多 的 马倌 真 没白当 。

张继原 笑 道 : 那 也 是 受 了 你 这个 “ 狼迷 ” 的 影响 。 你 这 两年 给 我 讲 了 那么 多 书上 的 历史 , 我 自然 也 得 还给 你 一些 活 材料 了 。

陈阵 也 笑 了 , 说 : 这种 交换 合算 合算 ! 不过 , 还有 一点 我 还 没 弄清楚 , 狼群 除了 追杀 马 和 马驹子 以外 , 还 用 什么 手段 来 杀 马驹子 ?

张继原 说 : 那 手段 就 多 了 。


第二十五章 (1)

陈阵 拿出 家里 最后 两根 肉条 , 再加 了 一些 羊油 , 给 小 狼 煮 了 一锅 稠肉 粥 。 小狼 食量 越来越 大 , 满满 一盆 肉 粥 还 不能 把 它 喂饱 。 陈阵 叹 了 口气 , 进包 抓紧时间 睡觉 , 争取 养足 精神 , 准备 应对 这夜 更 危险 的 夜战 。 到 午后 一点多 钟 , 他 被 一阵 叫声 喊醒 , 急忙 跑 出了门 。

张继原 骑 着 一匹 驮 着 东西 的 大马 , 走 到 蒙古包 门前 空地 , 那匹 马前 半身 全是 血 , 一惊 一 乍 不肯 靠近 牛车 。 狗们 一拥而上 , 把 人马 围住 , 猛 摇尾巴 。 陈阵 揉 了 揉 还 未 睡醒 的 眼睛 , 吓了一跳 : 张继原 的 马鞍 上 竟然 驮 着 一匹 受伤 的 马驹子 。 他 慌忙 上前 牵住 马笼头 , 稳住 大马 。 马驹子 疼得 抬头 挣扎 , 胸颈 的 几个 血洞 仍 在 流血 , 染红 了 马鞍 马身 。 大马 惊恐 地瞪大 了 眼 , 鼻孔 喷着 粗气 , 一条 前腿 不停 地 打颤 , 另 一条 腿 不时 刨地 跺蹄 。 张继原 坐在 鞍后 马屁股 上 , 下马 很 困难 , 又 怕 血淋淋 的 马驹 摔 落到 马蹄 下 , 惊 咋 了 坐骑 。 陈阵 连忙 腾出 一只 手 攥 住 了 小 马驹 的 一条 前腿 , 张继原 费力 地 把 右脚 退出 马蹬 , 小心 下 了 马 , 几乎 摔倒 在 地 。

两人 在 大马 的 两侧 , 抬起 马驹 , 轻轻 放到 地上 。 大马 急 转身 , 瞪大眼 , 哀哀 地 看着 马驹 。 小 马驹 已经 抬 不 起头 , 睁 大 了 美丽 的 黑眼睛 , 哀求地 望 着 人 , 疼得 咝咝 地 叫 , 前蹄 撑 地 , 但 已经 站不起来 了 。 陈阵 忙 问 : 还有 救 吗 ? 张继原 说 : 巴图 已经 看过 伤口 , 他 说 肯定 是 没救 了 。 咱们 好久没 吃 肉 了 , 趁 它 还 活着 , 赶紧 杀 吧 。 沙茨 楞 刚 给 毕利格家 也 送 去 了 一匹 咬伤 的 马驹 。

陈阵 心里 格登 一下 。 他 给 张继原 打 了 一盆 水 , 让 他 洗手 , 忙 问 : 马群 又 出事 了 ? 损失 大不大 ?

张继原 丧气 地说 : 别提 了 。 昨天 一 晚上 , 我 和 巴图 的 马群 就 被 狼 吃 了 两匹 马驹 , 咬伤 一匹 。 沙茨 楞 那 群马 更惨 , 这 几天 , 被 狼 一口气 掏 了 五六匹 。 别的 马群 还 不 知道 , 损失 肯定 也 不少 。 队里 的 头头 都 去 了 马群 。

陈阵 说 : 昨天夜里 , 狼群 围着 大队 营盘 嗥 了 一夜 。 狼群 都 集中 在 我们 这儿 , 怎么 又 跑 到 马群 那儿 去 了 呢 ?

张继原 说 : 这 就 叫做 群狼 战术 , 全面 出击 , 四面 开花 。 声东击西 , 互相 掩护 , 佯攻 加 主攻 , 能攻 则 攻 , 攻不动 就 牵制 兵力 , 让 人 顾头 顾不了 尾 , 顾东 顾不了 西 。 狼群 的 这 招要 比 集中 优势 兵力 , 各个击破 的 战术 更 厉害 。 张继原 洗完 手 又 说 : 赶紧 把 马驹 杀 了 吧 , 等 马驹 死 了 再 杀 , 就 放 不 出血 , 血 淤 在 肉 里 , 肉 就 不 好吃 了 。

陈阵 说 : 都 说 马倌 狼性 最足 , 一点 也 不假 。 你 现在 有 马倌 的 派头 了 , 口气 越来越 大 , 有点 古代 草原 武士 的 凶残 劲儿 了 。 陈阵 把 铜 柄 蒙古 刀 递给 张继原 : 还是 你 下 刀 吧 , 杀 这么 漂亮 的 小 马驹 我下 不了 手 。

张继原 说 : 这 马驹 是 狼 杀 的 , 又 不是 人杀 的 , 跟 人性 善恶 没关系 …… 算了 , 我 杀 就 我 杀 。 说好 了 , 我 只管 杀 , 剩下 剥皮 开膛 卸肉 的 活 就 全是 你 的 了 。 陈阵 一口 答应 。

张继原 接过 刀 , 踩住 马驹 侧胸 , 按住 马驹 脑袋 , 又 按照 草原 的 传统 , 让 马驹 的 眼睛 直对 腾格里 。 然后 一刀 戳 进 脖子 , 挑断 颈动脉 。 马血 已经 喷 不 出来 , 但 还 能 流淌 。 张继原 像 看 一只 被 杀 的 羊 一样 , 看着 马驹 挣扎 断气 。 狗们 都 流着 口水 摇尾巴 , 小狗 们 拥上 前去 舔吃 地上 的 马血 。 小狼 闻到 了 血腥味 也 早已 窜出 洞 , 冲 拽 铁链 , 馋 得 狼 眼射出 凶光 。

张继原 说 : 前 几天 我 已经 杀过 一匹 驹子 , 没 这匹个 大肉 足 。 我 和 几个 马倌 吃 了 两顿 马驹 肉馅 包子 , 马驹 肉特嫩 特香 , 夏天 吃 马驹 肉包子 , 草原 牧民 本是 迫不得已 。 千百年 下来 , 马驹 肉包子 倒成 了 草原 出名 的 美味佳肴 了 。 张继原 洗净 了 手 , 坐在 木桶 水车 的 车辕 上 , 看 陈阵 剥 马皮 。

陈阵 剥出 了 马驹 肥嫩 的 肉身 , 也 乐 了 , 说 : 这 马驹子 个头 真 不小 , 快 顶上 一只 大 羯羊 了 。 这 一个月 , 我 都 快 不 知道 肉味 了 。 人 还好 说 , 小狼快 让 我 养成 羊 了 , 再 不 给 它 肉 吃 , 它 就要 学羊 叫 了 。

张继原 说 : 这匹 驹子 是 今年 最早 生 下来 的 , 爹妈 个头 大 , 它 的 个头 当然 也 就 大 了 。 你们 要是 觉着 好吃 , 过 几天 我 再 给 你们 驮 一匹 回来 。 夏季 是 马群 的 丧季 , 年年如此 。 这个 季节 , 母马 正下 驹子 , 狼群 最 容易 得手 的 就是 马驹 。 每个 马群 , 隔三差五 就 得 让 狼 掏 吃 一 两匹 驹子 , 真是 防不胜防 。 这会儿 , 马群 的 产期 刚过 , 每群 马 差不多 都 新添 了 一百四五十 匹 驹子 。 额仑草 好 , 母马 奶水 足 , 马驹 长得 快 , 一个个 又 调皮 好动 , 儿 马子 和 母马 真管 不 过来 。

陈阵 把 马驹 的 头 、 胸 、 颈 这些 被 狼 咬 过 的 部分 用 斧子 剁 下来 , 又 放到 砧板 上 剁成 小 块 。 六条 狗 早已 把 陈阵 和 马驹 围 得 水泄不通 , 五条 狗尾摇得 像 秋风 中 的 芦花 , 只有 二郎 的 长尾 像 军刀 一样 伸得 笔直 , 一动不动 地 看着 陈阵 怎样 分肉 。 多日 不知 新鲜肉 味 的 小 狼 闻到 了 血腥 , 急得 团团转 , 急出 了 “ 慌慌 、 哗哗 ” 的 狗叫声 。

肉 和 骨头 分好 了 , 仍 是 三大份 三小份 。 陈阵 将 半个 马头 和 半个 脖子 递给 二郎 , 它 摇摇 尾巴 , 叼 住 肉食 就 跑 到 牛车 底下 的 阴凉处 享用 去 了 。 黄黄 伊勒 和 三条 小狗 也 分到 了 自己 的 那份 , 各自 跑 到 牛车 和 蒙古包 的 阴凉处 。 陈阵 等 狗们 分散 了 , 才 把 他 挑出 的 马驹 胸肉 和 胸骨 剁成 小 块 , 放到 小狼 的 食盆里 , 足有 大 半盆 , 再 把 马驹 胸腔 里 残存 的 血 浇 在 肉 骨 上 。 然后 高喊 : 小狼 , 小狼 , 开饭 喽 ! 向 小 狼 走 去 。

小狼 的 脖子 早已 练得 脖 皮厚 韧 , 一 见到 带血 的 鲜肉 , 就 把 自己 勒得 像 牛拉 水车 爬坡 一样 , 勒出 了 小溪 似的 口水 。 陈阵 将 食盆 飞快 地 推进 狼圈 , 小狼 像 大 野狼 扑活 马驹 一样 扑 上 马驹 肉 , 并 向 陈阵 龇牙 咆哮 , 赶 他 走 。 陈阵 回到 马驹 皮旁 继续 剔骨 卸肉 , 一边 用 眼角 扫视 着 小 狼 。 小狼 正狂 吞 海塞 , 并 不时 警觉地 瞟 着 狗 和 人 , 身体 弯成 弓状 , 随时 准备 把 食盆里 的 鲜肉 叼 进 自己 的 洞里 。

陈阵 问张 继原 : 牧民 吃 不吃 马驹 的 内脏 ? 张继原 说 : 被 狼 咬伤 的 马驹 的 内脏 , 牧民 是 不吃 的 。 陈阵 就 先 把 马驹 的 胃包 大肠 小肠 掏出 来 , 扔 到 炉灰 堆 旁边 , 随狗们 去 抢 。 然后 从 包里 拿出 两个 空肉盆 , 把 马驹 的 心肝 肺 , 腰子 气管 盛 了 满满 两盆 , 放在 包里 碗 架 下 的 阴凉处 , 留作 下 一顿 的 狼食 和 狗食 。

陈阵 问 : 难道 你们 马倌 拿 狼 一点 办法 都 没有 ?

张继原 说 : 当 了 快 两年 的 马倌 , 我 觉得 草原 游牧 , 最 薄弱 的 环节 就是 马群 。 一群 马四 五百匹 , 只 配备 两个 马倌 , 现在 加 了 一个 知青 也 不够 , 两三个 人 黑白 班 轮流 倒 , 一个 人 看 马群 , 哪能 看 得 过来 啊 。

陈阵 问 : 那 为什么 不 给 马群 多 配备 几个 马倌 ?

张继原 说 : 马倌 是 草原 上 “ 飞行员 ”, 属于 高难 工种 。 培养 一个 合格 马倌 不 容易 , 要化 很 长时间 。 草原 上 谁 也 不敢 让 不 合格 的 马倌 放 马 , 弄不好 一年 就 能 损失 半群 。 还有 , 马倌 太苦 太累 太 担风险 。 冬天 夜里 的 白毛风 , 零下 30—40℃, 圈马 常常 要圈 上 一整夜 , 就是 穿 上 三层 皮袍 , 也 可能 冻僵 冻掉 脚趾头 。 夏天 的 蚊子 能 把 人 和 马 的 血 吸干 , 好多 马倌 往往 干上 十年 八年 就 干 不 下去 了 , 或者 改行 , 或者 受伤 退役 。 咱们 大队 的 四个 知青 马倌 , 不到 两年 就 只 剩下 我 一个 了 。 草原 上 马倌 常常 不够 用 , 哪 还 能 给 马群 多 配备 呢 ? 马群 流动性 太 大 , 速度 又 快 ; 马群 里 母马 小马 阉马多 , 胆子 小 , 容易 惊群 。 马倌 在 小包 里 只 做 一顿饭 的 工夫 , 马群 就 可能 跑 没影 了 。 一 丢 马群 , 往往 就 得 找 上 好 几天 , 饿 上 好 几天 。 在 这 几天 里 , 狼群 就 可以 敞开 追杀 马驹 了 。 上次 四组 的 马倌 马失前蹄 摔伤 了 头 , 一群 马 一夜之间 就 跑 出 了 边境 。 场部 通过 边防站 , 花 了 十几天 才 要 回 马群 。 这 十几天 里 马群 没人管 , 损失 就 更 大 了 。

陈阵 问 : 两国关系 那么 紧张 , 人家 怎么 没 把 马 扣下 ?

张继原 说 : 那 倒 不会 。 两 国 早就 有 协定 , 只要 边防站 报准 马群 越境 的 时间 、 地点 和 数量 , 尤其 是 儿 马子 的 头数 和 毛色 , 人家 都 会派 人 把 马群 送过来 的 , 咱们 这边 也 是 一样 。 可是 马群 在 途中 , 被 狼 咬 死 吃掉 的 , 双方 的 边防站 都 不负责任 。 有 一回 , 人家 报 了 120 多匹 , 可 咱们 派 人 找 了 两天 才 找到 90 多匹 。 马倌 说 , 那些 没 找到 的 , 多半 被 狼 吃掉 了 。

陈阵 抓住机会 盯 着 问 : 我 一直 搞 不 明白 , 马群 为什么 经常 会 玩儿命 的 跑 ?

张继原 说 : 原因 多 着 呐 。 冬天 太冷 为了 取暖 , 要 跑 ; 春天 脱毛 必须 出汗 , 要 跑 ; 夏天 躲 蚊子 , 要 顶风 跑 ; 秋天 抢吃 牛羊 的 好 草场 , 要 偷 着 跑 。 可 最 要命 的 是 为了 逃避 狼群 的 追杀 , 一年四季 都 得 玩命 跑 。 马群 流动性 大 , 留不住 狗 。 一到 夜里 , 马倌 没有 狗群 帮忙 下夜 , 就 一个 人 看管 那么 胆小的马 群 , 哪能 看 得 过来 。 要是 到 了 没有 月亮 的 晚上 , 狼群 常常 偷袭 马群 。 如果 狼不多 , 马倌 和 儿 马子 还 能 守住 马群 , 狼要 多 , 马群 惊 了 群 , 兵败如山倒 , 马倌 和 儿 马子 根本 守 不住 。

张继原 又 接着 说 : 现在 我 可 知道 成吉思汗 的 骑兵 为什么 日行千里 那么 神速 了 。 蒙古马 天天 夜夜 都 被 狼群 逼 着 练 速度 、 练 长跑 、 练 体力 耐力 。 我 在 马群 里 常常 看到 马 与 狼 的 残酷 生存竞争 , 太 惨烈 了 。 狼群 黑夜 追杀 马群 , 那 叫 狠 , 一路 穷追猛打 , 高速 飞奔 , 连续作战 , 根本 不让 马群 喘息 。 老马 、 病马 、 慢马 、 小马 、 马驹 和 怀孕 马 只要 一 掉队 , 马上 就 被 一群 狼 包围 咬 死 吃掉 。 你 真是 没见 过 马群 逃命 的 惨样 , 个个 口吐白沫 , 全身 汗 透 。 有 的 马 把 垂死挣扎 的 力气 都 用光 了 , 跑 完 了 最后 一步 , 一 倒地 就 断气 , 活活 跑 死 。 那些 跑 得 最快 的 马 , 能喘 一口气 , 停 一会儿 , 一 低头 就 拼命 吃 草 , 饿极了 , 什么 草 都 吃 , 连干 苇子 都 吃 ; 渴 极了 , 什么 水 都 喝 , 不管 脏水 臭水 , 渗入 牛尿羊 尿 的 水坑 里 的 水 都 喝下去 。 蒙古马 的 体力 耐力 、 消化力 、 抗病力 、 耐寒 耐暑力 , 可数 天下第一 。 可是 只有 马倌 知道 , 蒙古马 的 这种 本事 都 是 被 草原 狼群 用 速度 和 死亡 强化训练 出来 的 ……

陈阵 听 得 入 了 迷 。 他 把 马驹 肉 和 手把 肉 骨头 块 端进 包里 , 又 把 马驹 皮摊 在 蒙古包 顶上 , 说 : 你 当 了 一年 多 的 马倌 快成 专家 了 , 你 说 的 这些 东西 太 重要 了 。 外面 热 , 走 , 进包 , 你 只管 讲 , 剁 馅 擀 皮 的 活 我 包 了 。 两人 进包 , 陈阵 动手 剥葱 和 面 剁 馅 炸 花椒油 , 准备 做 牧民 常吃 的 死面 肉馅 包子 。

张继原 喝 了 一碗 凉茶 说 : 这些 日子 我 这个 马倌 一直 在 想 马 的 事 。 我 想 , 是 蒙古草原 狼 造就 了 世界 上 最能 吃苦耐劳 的 蒙古马 , 也 造就 了 震撼 世界 的 匈奴 、 突厥 和 蒙古 的 强悍 骑兵 。 汗血 马 、 伊犁马 、 阿拉伯 马 、 顿河 马 等等 都 是 世界 名 马 , 可是 , 为什么 西域 中亚 骑兵 、 俄罗斯 钦察 骑兵 、 阿拉伯 骑兵 还有 欧洲 条顿 骑士 , 都 被 蒙古 骑兵 打败 了 呢 ? 蒙古 骑兵 往西 一直 打 到 波兰 、 匈牙利 、 奥地利 、 埃及 的 家门口 。 匈奴 骑兵 还 横扫 整个 欧洲 , 一直 打 到 现在 法国 的 奥尔良 。 世界 上 哪个 国家 和 民族 的 战马 , 具有 如此 高强 的 体力 和 耐力 ?

陈阵 插话 道 : 史书 上 说 , 古代 的 蒙古草原 , 人少 马多 , 出征 的 时候 , 一个 骑兵 带 四 五匹 、 五六匹 马 , 倒换 着 骑 , 可 日行千里 。 所以 , 蒙古 骑兵 是 原始 的 摩托化 部队 , 专打 闪电战 。 蒙古马 多 , 还 可以 用伤 马当 军粮 , 饿 了 吃 马肉 , 渴 了 喝 马血 , 连 后勤 都 用不着 了 。

张继原 笑 着 点头 : 没错 。 记得 你 说 过 , 从 犬戎 、 匈奴 、 鲜卑 、 突厥 , 一直 到 现在 的 蒙古族 , 所有 在 蒙古草原 上 生活 战斗 过 的 草原 民族 , 都 懂得 狼 的 奥秘 和 价值 。 这话 , 我 越来越 觉

得 有 道理 。 蒙古草原 狼 给 了 草原 人 最 强悍 的 战斗 性格 、 最 卓越 的 战争 智慧 和 最出色 的 战马 。 这三项 军事优势 , 就是 蒙古草原 人 震撼 世界 的 秘密 和 原因 。

陈阵 一边 使劲 和 着 面 , 一边 说 : 善战 的 蒙古 战马 出自 蒙古 狼 的 训练 , 你 的 这个 发现 太 重要 了 。 我 原以为 狼图腾 解决 了 草原 人 勇猛 强悍 性格 , 以及 军事 智慧 的 来源 问题 , 没想到 , 狼 还是 义务 驯兽师 , 为 马背 民族 驯养 了 世界 一流 的 战马 。 有 了 那么 厉害 的 蒙古 战马 , 蒙古人 性格 和 智慧 因素 就 如虎添翼 了 。 行 啊 , 你 当 了 一年 多 的 马倌 真 没白当 。

张继原 笑 道 : 那 也 是 受 了 你 这个 “ 狼迷 ” 的 影响 。 你 这 两年 给 我 讲 了 那么 多 书上 的 历史 , 我 自然 也 得 还给 你 一些 活 材料 了 。

陈阵 也 笑 了 , 说 : 这种 交换 合算 合算 ! 不过 , 还有 一点 我 还 没 弄清楚 , 狼群 除了 追杀 马 和 马驹子 以外 , 还 用 什么 手段 来 杀 马驹子 ?

张继原 说 : 那 手段 就 多 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