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二十四章 (3)

第二十四章 (3)

陈阵 蹲 在 小 狼 身边 听 它 的 长嗥 , 仔细观察 狼嗥 的 动作 。 陈阵 发现 小狼 开始 嗥 的 时候 , 一下子 就 把 鼻尖 抬起 , 把 它 的 黑 鼻头 直指 中天 。 陈阵 欣赏 着 小 狼 轻柔 绵长 均匀 的 余音 , 就 像 月光 下 , 一头 小海豚 正在 水下 用 它 长长的 鼻头 轻轻 点 拱 平静 的 海面 , 海面 上 荡起 一圈 一圈 的 波纹 , 向 四面 均匀 扩散 。 陈阵 顿悟 , 狼 鼻朝天 的 嗥叫 姿态 , 也 是 为了 使 声音 传得 更 远 , 传向 四面八方 。 只有 鼻尖 冲天 , 嗥声 才能 均匀 地 扩散 音波 , 才能 使 分散 在 草原 四面八方 的 家族 成员 同时 听到 它 的 声音 。 狼嗥 哭腔 的 悠长 拖音 , 狼嗥 仰鼻 冲天 的 姿态 , 都 是 草原 狼为 适应 草原 生存 和 野战 的 实践 而 创造 出来 的 。 草原 狼 进化 得 如此 完美 , 如此 成功 , 不愧 是 腾格里 的 杰作 。 而且 , 草原 骑兵 的 牛角 号 的 发音 口 也 是 直指 天空 的 。 牛角 号 悠长 的 音调 和 指天 的 发声 , 与 草原 狼嗥 的 音调 和 方向 完全 一样 , 这 难道 是 偶然 的 巧合 吗 ? 看来 古代 草原 人 早已 对 草原 狼嗥 的 音调 和 姿态 的 原因 做 了 深刻 的 研究 。 草原 狼 教会 了 草原 人太多 的 本领 。

陈阵 浑身 的 热血 涌动 起来 。 在 原始 游牧 的 条件 下 , 在 内蒙古草原 的 最深处 , 此前 大概 还 没有 一个 人 , 能 抚摸 着 狼 背 倾听 狼 的 嗥 歌 。 紧贴着 小狼 倾听 狼嗥 声 真是太 清晰 了 , 小狼 的 嗥声 柔嫩 圆润 纯净 , 虽然 也 是 “ 呜欧 …… 欧 ……” 那种 标准 的 狼嗥 哭腔 , 但 声音 中 却 没有 一点 悲伤 。 相反 , 小狼 显得 异常 兴奋 , 它 为 自己 终于 能 高声 长歌 而 激动 无比 , 一声 比 一声 悠长 、 高昂 、 激越 。 小狼 像 一个 初登 舞台 就 大 获 成功 的 歌手 , 亢奋 得赖 在 台上 不肯 谢幕 了 。

尽管 几个 月 来 , 小狼 常常 做出 令 陈阵 吃惊 的 事情 , 但是 此时 , 陈阵 还是 又 一次 感到 了 震惊 。 小狼学 狗叫 不成 , 转而 改学 狼嗥 , 一学 即成 , 一嗥 成狼 。 那 狼嗥 声 虽然 可以 模仿 狼群 , 但是 长嗥 的 姿态 呢 ? 黑暗 的 草原 , 小狼 根本 看不见 大狼 是 用 什么 姿态 嗥 的 , 可 它 竟然 又 一次 无师自通 。 小狼学 狗叫 勉为其难 , 可 学 狼嗥 却是 心有灵犀一点通 。 真是 狼性 使然 , 小狼 终于 从学 狗叫 的 歧途 回到 了 它 自己 的 狼 世界 。 小狼 不鸣则已 , 一鸣惊人 ! 小狼 长大 了 , 从此 将 长成 一条 真正 的 草原 狼 。 陈阵 深感 欣慰 。

然而 , 随着 小狼 的 嗥声 一声 比 一声 熟练 、 高亢 、 嘹亮 , 陈阵 的 心像 被 小 狼 爪 抓 了 一下 , 突然 揪 紧 了 。 偷来 的 锣 敲 不得 , 可是 偷来 和 偷养 的 小 狼 却 自己 大张旗鼓 地 “ 敲打 ” 起来 了 , 唯恐 草原 上 的 人 狗 狼 不 知道 它 的 存在 。 陈阵 暗暗 叫苦 : 我 的 小 祖宗 , 你 难道 不 知道 有 多少 人 和 狗 想 打死 你 ? 有 多少 母狼 想 抢 你 回去 ? 你 为了 躲避 人 挖 了 一个 洞 , 把 自己 藏 起来 , 你 这 一嗥 不 就 前功尽弃 了 吗 ? 这 不是 自杀 吗 ? 陈阵 转念 一想 , 又 突然 意识 到 , 小狼 不顾 生命危险 , 冒死 高嗥 , 肯定 是 它 想 让 它 的 妈妈 爸爸 来 救 它 。 它 发出 自己 的 声音 以后 , 立刻 本能 地 意识 到 了 自己 的 身份 —— 它 不是 一条 “ 汪汪 ” 叫 的 狗 , 而是 野外 游荡 长嗥 的 那些 “ 黑影 ” 的 其中 一员 。 荒野 的 呼唤 在 呼唤 荒野 , 小狼 天性 属于 荒野 。 陈阵 出 了 一身 冷汗 , 感到 了 来自 人群 和 狼群 两 方面 的 巨大 压力 。

小狼 突然 运足 了 全身 的 力气 发出 音量 最大 的 狼嗥 。

对于 小狼 的 长嗥 , 陈阵 以及 草原 上 的 人群 、 狗群 和 远处 的 狼群 , 最初 都 没有 反应 过来 , 小狼 给 了 大家 一个 措手不及 。 仓促 中 , 仍 是 狼群 的 反应 最快 , 当小狼 发出 第三声 第四声 娇嫩 悠长 的 嗥 声时 , 三面 大山 的 狼群 刹那间 静寂 无声 , 有 的 狼 “ 欧 ……” 的 尾音 还 没有 拖足 拖够 , 就 戛然而止 , 把 剩下 的 嗥声 吞 回狼肚 。

陈阵 猜想 , 在 人 的 营盘 传出 标准 的 狼嗥 声 , 这是 所有 草原 上 的 狼 王 、 老狼 、 头 狼 和 母狼 闻所未闻 的 事情 。 陈阵 可以 想象 狼们 的 吃惊 程度 , 狼们 可能 想 : 难道 是 一条 不 听 命令 的 小 狼 擅自 闯进 人 的 营盘 了 ? 那 也 不 对 啊 , 小狼 误入 营盘 , 按 常理 它 马上会 被 恶狗 猛犬 撕碎 。 可是 为什么 听 不到 小狼 的 惨叫 呢 ? 而且 小狼 居然 还 安全 愉快 地嗥 个 没完 。

那么 难道 不是 小狼 , 而是 一条 会学 狼嗥 的 小狗 ? 陈阵试 着 按照 狼 的 逻辑 进一步 推测 。 可老 狼头 狼们 从来 没听到过 能 发出 如此 精确 、 只有 狼 所 独有 的 嗥声 的 狗叫 。 那么 难道 是 人养 了 一条 小狼 ? 可 草原 上 自古 到 今 只有 狼 养人 , 而 从 没有 人养 狼 的 事情 。 就算 是 人养 了 条小狼 , 这是 谁家 的 狼 崽 呢 ? 在 春天 , 人 和 狗 掏 了 不少 狼窝 的 狼 崽 , 可 那时 狼 崽 还 不会 嗥 , 母狼 们 也 听不出 这条 小 狼 是 谁家 的 孩子 。

狼群 肯定 是 懵 了 慌 了 和 糊涂 了 。 陈阵 估摸 , 此刻 狼们 正 大眼瞪 小眼 , 谁 也 发不出 声音 来 。 一个 来自 北京 的 知青 违反 草原 天条 的 莽撞 行为 , 使 老 狼头 狼们 全 傻了眼 。 但是 , 狼群 迟早会 听出 这 是 一条 真的 狼 。 那些 春天 丧子 的 母狼 , 也 肯定 会 草原 烈火 般地 燃起 寻子 夺子 的 一线希望 。 小狼 突如其来 的 自我 暴露 , 使 陈阵 最 担心 的 事情 终于 突现 眼前 。

草原 上 第二批 对 小 狼 的 嗥声 做出 反应 的 , 是 大队 的 狗 群 。 刚刚开始 休息 的 狗 群 听到 营盘 内部 传出 狼嗥 声 , 吃惊 不小 。 狗们 判断 准是 狼群 趁人 狗 疲乏 , 突袭 了 一家 的 羊群 , 于是 全队 的 狗 群 突然 集体 狂吠 起来 , 它们 好像 有愧 于 自己 的 职责 , 全都 以 这 一夜 最 凶猛 疯狂 的 劲头 吼叫 , 把 接近 凌晨 的 草原 吼得个 天翻地覆 。 狗群 准备 拼死 一战 , 并 警报 主 人们 , 狼群 正在 发动 全面 进攻 , 赶快 持枪 应战 。

草原 上 反应 最 迟钝 的 却是 人 , 绝大部分 下夜 的 女人 都 累 困得 睡着 了 , 没有 听到 小狼 的 长嗥 , 她们 是 被 极为 反常 和 猛烈 的 狗叫声 惊醒 的 。 近处 远处 各家 女人 尖厉 的 嗓音 又响 起来 了 , 无数 手电 的 光柱 扫向 天空 和 山坡 。 谁 也 没想到 在 蚊群 大规模 出动 之前 , 狼群 竟 提前 进攻 了 。

陈阵 被 全队 狗群 震天 的 声浪 吓 懵 了 头 , 这 都 是 他 惹 的 祸 。 他 不 知道 天亮 以后 怎样 面对 全 大队 的 指责 。 他 真怕 一群 牧民 冲 到 他家 把 小 狼 抛 上 腾格里 。 可是 小狼 还 在 嗥 个 不停 , 它 快乐 得 像是 在 过 成人节 。 小狼 毫无 收场 的 意思 , 喝 了 几口 水 , 润润 嗓子 , 又 兴冲冲 地长 嗥 起来 。 天色 已 褪去 深黑 , 不下 夜 的 女 人们 就要 起来 挤奶 , 陈阵 急 得 一把 搂住 小狼 , 又 用 左手 狠狠 握住 小狼 的 长 嘴巴 , 强行 制止 它 发声 。 小狼 哪里 受过 这 等 欺负 , 立即 拼出 全身 力气 , 狂暴 挣扎 。 小狼 已 是 一条 半大 的 狼 了 , 陈阵 没想到 小狼 的 力气 那么 大 , 他 一只 胳膊 根本 就 按 不住 它 , 而 握住 狼 嘴 的 手 又 不敢 松开 , 此时 放手 , 他 非得 被 小 狼 咬伤 不可 。

小狼 疯狂 反抗 , 它 翻脸不认人 , 两眼 凶光 毕露 , 两个 小小的 黑 瞳孔 像 两根 钢锥 , 直刺 陈阵 的 眼睛 。 小狼 的 嘴 甩 不脱 陈阵 的 手 , 它 就 用 两个 狼 爪 拼命 地乱 抓乱 刨 , 陈阵 的 衣裤 被 撕破 , 右手 手背 手臂 也 被 抓 了 几道 血 口子 。 陈阵 疼 得 大叫 杨克 杨克 。 门开 了 , 杨克光 着 脚冲 了 过来 , 两人 使足 了 劲 才 把 小 狼 牢牢地 按 在 地上 。 小狼 呼呼 喘气 , 两个 爪子 在 沙地 上 刨 出 两个 小坑 。

陈阵手 背上 渗出 了 血 , 两人 只好 齐声 喊 , 一 、 二 、 三 , 同时 松手 , 然后 跳出 狼圈 。 小狼 不肯 罢休 , 疯 扑 过来 , 但 被 铁链 死死 勒住 。 杨克 急忙 跑 进包 , 从 药箱 拿出 绷带 和 云南白药 , 给 陈阵 上药 包扎 。 高 建中 也 被 吵醒 了 , 爬起来 走出 门外 , 气得 大 骂 : 狼 啊 , 个个 都 是 白眼狼 ! 你 天天 像 侍候 大爷 似的 侍候 它 , 它 竟敢 咬 你 。 你们 下 不了 手 , 我 下手 , 呆 会儿 我 就 杀 了 它 !

陈阵 急忙 摆手 : 别 , 别 , 这次 不怪 小 狼 。 我 攥 住 了 它 的 嘴 , 它 能 不 急眼 吗 ?

天已 微微 发白 , 小狼 的 狂热 还 没有 退烧 。 它 活蹦乱跳 , 喘个 不停 , 一会儿 又 蹲坐在 狼圈 边缘 , 眼巴巴 地望 着 西北 方向 , 抬头 仰鼻 又 要 长嗥 。 却 没想到 , 经过 刚才 那 一通 搏斗 , 小狼竟 把 尚未 熟练 的 狼嗥 声 忘 了 , 突然 发不出 声来 。 憋 了 几次 , 结果 又 发出 “ 慌慌 、 哗哗 ” 的 怪声 。 二郎 乐得 直 摇尾巴 , 三个 人 也 乐出 了 声 。 小狼 恼羞成怒 , 竟然 冲 二郎 干爹 皱 鼻 龇牙 。

陈阵 发愁 地说 : 小狼会 嗥 了 , 跟野 狼嗥 得 一模一样 , 全队 的 人 可能 都 听到 了 , 这下 麻烦 就 大 了 , 怎么办 呢 ?

高 建中 坚持 说 : 快 把 小 狼 杀 了 , 要 不 以后 狼群 夜夜 围着 羊群 嗥 , 一百多条 狗 跟着 叫 , 吵得 全队 不下 夜 的 人 还 能 睡 好 觉 吗 ? 要是 再 掏 了 羊群 , 你 就 吃不了兜着走 吧 。

杨克说 : 可 不能 杀 , 咱们 还是 悄悄 把 小狼放 了 吧 , 就 说 它 挣断 链子 逃跑 了 。

陈阵 咬牙 说道 : 不能 杀 也 不能 放 ! 坚持 一天 算一天 。 要放 也 不能 现在 放 , 营盘 边上 到处 都 是 别人 家 的 狗 , 一 放出去 就 得 让 狗 追上 咬 死 。 这些 日子 , 你 天天 放羊 吧 , 我天 天下 夜看 羊群 , 白天 守 着 小 狼 。

杨克说 : 只好 这样 了 。 要是 大队 下 了 死令 , 非杀 小 狼 不可 , 那 咱们 就 马上 把 小狼放 跑 , 把 小 狼 送 得 远远 的 , 到 没狗 的 地方 再放 。

高 建中 哼 一声 说 : 你 俩 尽想 美事 , 等 着 吧 , 呆 会儿 牧民 准保 打 上门 。 我 被 它 吵 了 一夜 , 没睡 好 , 头疼 得 要命 。 我 都 想 杀 了 它 !

早茶 未 吃 完 , 门外 就 响起 马蹄声 。 陈阵 杨克 吓 得 慌忙 出门 , 乌力吉 和 毕利格 老人 已经 来到 门前 , 两人 并未 下马 , 正在 围着 蒙古包 转圈 找小狼 , 转 了 两圈 才 看到 一条 铁链 通 到 地洞 里 。 老人 下 了 马 , 探头 看 了 一眼 说 : 怪不得 找 不见 , 藏 这儿 了 。 陈阵 杨克 急忙 接过 缰绳 , 把 两匹马 拴 在 牛 车轱辘 上 。 两人 一句 话 也 不敢 说 , 准备 听候 发落 。

乌力吉 和 毕利格 蹲 在 狼 圈 外面 , 往洞 里 看 。 小狼正 侧卧 休息 , 非常 讨厌 陌生人 打扰 , 它 发出 呼呼 的 威胁 声 , 目光 凶狠 。

老人 说 : 哦 , 这 小崽子 长 这么 大 了 , 比 野地 里 的 小 狼 还 大 。 老人 又 回头 对 陈阵 说 : 你 还 真 宠 着 它 , 想着 给 它 挖个 凉洞 。 这阵子 我 还 想 , 你 把 小 狼 拴 在 毒日头 底下 , 不用 人杀 它 , 晒 也 把 它 晒 死 了 。

陈阵 小心 地说 : 阿爸 , 这个 洞 不是 我 挖 的 , 是 小 狼 自个 挖 的 。 那天 它 快 晒 死 了 , 自个儿 转悠 了 半天 , 想出 了 这个 法子 。

老人 露出 惊讶 的 目光 , 盯 着 小 狼 看 , 停 了 一会儿 , 说 : 没 母狼 教 , 它 自个儿 也 会 掏洞 ? 兴许 腾格里 还 不想 让 它 死 。

乌力吉 说 : 狼 脑子 就是 好使 , 比狗强 多 了 , 好些 地方 比人 都 聪明 。

陈阵 的 心 通通 跳个 不停 , 他 喘 了 一口气 说 : 我 也 …… 也 纳闷 , 这么 小 的 狼 怎么 就 有 这个 本事 呢 ? 把 它 抱 来 的 时候 它 还 没 开眼 呢 , 连狼妈 都 没见 过 。

老人 说 : 狼 有 灵性 。 没狼妈教 , 腾格里 就 不会 教它 吗 ? 昨儿 夜里 , 你 瞅见 小狼 冲天 嗥 了 吧 。 草原 上 牛羊马 狗 狐狸 黄羊 旱獭 叫 起来 全都 不 冲着 天 , 只有 狼 冲着 天嗥 , 这是 为啥 ? 我 不是 早就 说 了 嘛 , 狼 是 腾格里 的 宝贝疙瘩 , 狼 在 草原 上 碰见 麻烦 , 就 冲天 长嗥 , 求 腾格里 帮忙 。 狼 那么 多 的 本事 都 是从 腾格里 那儿 求来 的 , 草原 上 的 狼 早就 会 “ 早 请示 , 晚 汇报 ” 了 。 草原 人 遇上 大 麻烦 , 也 要 抬头 恳求 腾格里 。 草原 万物 , 只有 狼 和 人敬 腾格里 。

老人 看小狼 的 目光 柔和 了 许多 , 又 说 : 草原 人 敬拜 腾格里 还是 跟 狼学 的 呐 。 蒙古人 还 没有 来到 草原 的 时候 , 狼 早就 天天 夜夜 抬头 对 腾格里 长嗥 了 。 活在 草原 太苦 , 狼 心里 更苦 , 夜里 , 老 人们 听 着 狼嗥 , 常常 会 伤心落泪 。

陈阵 心头 一震 。 在 他 的 长期 观察 中 , 茫茫 草原 上 , 确实 只有 狼 和 人 对 天长 嗥 或 默祷 。 草原 人 和 狼活 在 这片 美丽 而 贫瘠 的 草原 上 太 艰难 了 , 他 ( 它 ) 们 无以 排遣 , 不得不 常常 对天 倾

诉 。 从 科学 的 角度看 , 狼 对 天长 嗥 , 是 为了 使 自己 的 声音 讯息 传得 更 远 更 广 更 均匀 。 但 陈阵 从 情感 上 , 却 更 愿意 接受 毕力 格 阿爸 的 解释 。 人生 若 是 没有 某些 神性 的 支撑 , 生活 就 太 无望 了 。 陈阵 的 眼圈 发红 。

老人 转身 看着 陈阵 说 : 别 把手 藏 起来 , 是 让 小 狼 抓 的 吧 ? 昨儿 晚上 我全 听见 了 。 孩子 啊 , 你 以为 我 是 来 杀 小 狼 的 吧 …… 今儿 早上 , 就 有 好几 拨 马倌 羊倌 上 我家 告 你 的 状 , 让 大队 处死 小狼 。 我 和 老 乌 商量 过 了 , 你 还 接着 养 吧 , 可得 多加 小心 。 唉 , 真 没见 过 像 你 这样 迷狼 的 汉人 。

陈阵 愣 了 几秒钟 才 吃惊 地问 : 真 让 我 接着 养 啊 ? 为什么 ? 我 也 真怕 给 队里 造成 损失 , 怕 给 您 添麻烦 。 我 正 打算 给 小 狼 做 一个 皮条 嘴套 , 不让 它 嗥 。

乌力吉 说 : 晚 了 , 母狼 全都 知道 你家 有 一条 小狼 了 。 我 估摸 , 今天 夜里 狼群 准来 。 不过 , 我们 俩 让 各组 的 营盘 扎得 这么 密 , 人多狗 多枪 多 , 狼群 不好 下手 。 我 就 怕 以后 回到 秋 草场 , 营盘 一 分散 , 那 你们 包 就 危险 了 。

陈阵 说 : 到时候 我家 的 三条 小狗 长大 了 , 有 五条 大狗 , 再 加上 二郎 这条 杀 狼狗 , 我们 下夜 的 时候 再勤 往外 跑 , 还 可以 点大 爆竹 , 我们 就 不怕 狼 了 。

老人 说 : 到时候 再 看看 吧 。

陈阵 还是 不 放心 , 忍不住 问 : 阿爸 , 那么 多 的 人 让 您 下令 处死 小狼 , 您 怎么 跟 他们 说 啊 ?

老人 说 : 这些 日子 狼群 专 掏 马驹子 , 马群 损失 太 大 。 要是 小狼能 把 狼群 招 到 这儿 来 , 马群 就 可以 减少 损失 , 马倌 的 日子 就 能 好 过 一些 。 马群 再 不能 出事 了 。

乌力吉 对 陈阵 说 : 你 养小狼 倒 是 有 这么 一个 好处 , 能 减轻 马群 的 压力 …… 你 千万别 让 小 狼 咬 了 , 那 可不是 闹着玩 的 。 前 些 日子 , 有 一个 民工 夜里 去 偷 牧民 家 的 干 牛粪 , 让 牧民 的 狗 咬伤 了 , 差点 得 了 狂犬病 送 了 命 。 我 已经 叫 小 彭 上场 部再领 一些 药 。

老人 和 乌力吉 骑 上马 去 了 马群 , 走得 急匆匆 。 马群 一定 又 出事 了 。 陈阵望 着 两股 黄尘 , 心里 不知 是 轻松 还是 紧张 。


第二十四章 (3)

陈阵 蹲 在 小 狼 身边 听 它 的 长嗥 , 仔细观察 狼嗥 的 动作 。 陈阵 发现 小狼 开始 嗥 的 时候 , 一下子 就 把 鼻尖 抬起 , 把 它 的 黑 鼻头 直指 中天 。 陈阵 欣赏 着 小 狼 轻柔 绵长 均匀 的 余音 , 就 像 月光 下 , 一头 小海豚 正在 水下 用 它 长长的 鼻头 轻轻 点 拱 平静 的 海面 , 海面 上 荡起 一圈 一圈 的 波纹 , 向 四面 均匀 扩散 。 陈阵 顿悟 , 狼 鼻朝天 的 嗥叫 姿态 , 也 是 为了 使 声音 传得 更 远 , 传向 四面八方 。 只有 鼻尖 冲天 , 嗥声 才能 均匀 地 扩散 音波 , 才能 使 分散 在 草原 四面八方 的 家族 成员 同时 听到 它 的 声音 。 狼嗥 哭腔 的 悠长 拖音 , 狼嗥 仰鼻 冲天 的 姿态 , 都 是 草原 狼为 适应 草原 生存 和 野战 的 实践 而 创造 出来 的 。 草原 狼 进化 得 如此 完美 , 如此 成功 , 不愧 是 腾格里 的 杰作 。 而且 , 草原 骑兵 的 牛角 号 的 发音 口 也 是 直指 天空 的 。 牛角 号 悠长 的 音调 和 指天 的 发声 , 与 草原 狼嗥 的 音调 和 方向 完全 一样 , 这 难道 是 偶然 的 巧合 吗 ? 看来 古代 草原 人 早已 对 草原 狼嗥 的 音调 和 姿态 的 原因 做 了 深刻 的 研究 。 草原 狼 教会 了 草原 人太多 的 本领 。

陈阵 浑身 的 热血 涌动 起来 。 在 原始 游牧 的 条件 下 , 在 内蒙古草原 的 最深处 , 此前 大概 还 没有 一个 人 , 能 抚摸 着 狼 背 倾听 狼 的 嗥 歌 。 紧贴着 小狼 倾听 狼嗥 声 真是太 清晰 了 , 小狼 的 嗥声 柔嫩 圆润 纯净 , 虽然 也 是 “ 呜欧 …… 欧 ……” 那种 标准 的 狼嗥 哭腔 , 但 声音 中 却 没有 一点 悲伤 。 相反 , 小狼 显得 异常 兴奋 , 它 为 自己 终于 能 高声 长歌 而 激动 无比 , 一声 比 一声 悠长 、 高昂 、 激越 。 小狼 像 一个 初登 舞台 就 大 获 成功 的 歌手 , 亢奋 得赖 在 台上 不肯 谢幕 了 。

尽管 几个 月 来 , 小狼 常常 做出 令 陈阵 吃惊 的 事情 , 但是 此时 , 陈阵 还是 又 一次 感到 了 震惊 。 小狼学 狗叫 不成 , 转而 改学 狼嗥 , 一学 即成 , 一嗥 成狼 。 那 狼嗥 声 虽然 可以 模仿 狼群 , 但是 长嗥 的 姿态 呢 ? 黑暗 的 草原 , 小狼 根本 看不见 大狼 是 用 什么 姿态 嗥 的 , 可 它 竟然 又 一次 无师自通 。 小狼学 狗叫 勉为其难 , 可 学 狼嗥 却是 心有灵犀一点通 。 真是 狼性 使然 , 小狼 终于 从学 狗叫 的 歧途 回到 了 它 自己 的 狼 世界 。 小狼 不鸣则已 , 一鸣惊人 ! 小狼 长大 了 , 从此 将 长成 一条 真正 的 草原 狼 。 陈阵 深感 欣慰 。

然而 , 随着 小狼 的 嗥声 一声 比 一声 熟练 、 高亢 、 嘹亮 , 陈阵 的 心像 被 小 狼 爪 抓 了 一下 , 突然 揪 紧 了 。 偷来 的 锣 敲 不得 , 可是 偷来 和 偷养 的 小 狼 却 自己 大张旗鼓 地 “ 敲打 ” 起来 了 , 唯恐 草原 上 的 人 狗 狼 不 知道 它 的 存在 。 陈阵 暗暗 叫苦 : 我 的 小 祖宗 , 你 难道 不 知道 有 多少 人 和 狗 想 打死 你 ? 有 多少 母狼 想 抢 你 回去 ? 你 为了 躲避 人 挖 了 一个 洞 , 把 自己 藏 起来 , 你 这 一嗥 不 就 前功尽弃 了 吗 ? 这 不是 自杀 吗 ? 陈阵 转念 一想 , 又 突然 意识 到 , 小狼 不顾 生命危险 , 冒死 高嗥 , 肯定 是 它 想 让 它 的 妈妈 爸爸 来 救 它 。 它 发出 自己 的 声音 以后 , 立刻 本能 地 意识 到 了 自己 的 身份 —— 它 不是 一条 “ 汪汪 ” 叫 的 狗 , 而是 野外 游荡 长嗥 的 那些 “ 黑影 ” 的 其中 一员 。 荒野 的 呼唤 在 呼唤 荒野 , 小狼 天性 属于 荒野 。 陈阵 出 了 一身 冷汗 , 感到 了 来自 人群 和 狼群 两 方面 的 巨大 压力 。

小狼 突然 运足 了 全身 的 力气 发出 音量 最大 的 狼嗥 。

对于 小狼 的 长嗥 , 陈阵 以及 草原 上 的 人群 、 狗群 和 远处 的 狼群 , 最初 都 没有 反应 过来 , 小狼 给 了 大家 一个 措手不及 。 仓促 中 , 仍 是 狼群 的 反应 最快 , 当小狼 发出 第三声 第四声 娇嫩 悠长 的 嗥 声时 , 三面 大山 的 狼群 刹那间 静寂 无声 , 有 的 狼 “ 欧 ……” 的 尾音 还 没有 拖足 拖够 , 就 戛然而止 , 把 剩下 的 嗥声 吞 回狼肚 。

陈阵 猜想 , 在 人 的 营盘 传出 标准 的 狼嗥 声 , 这是 所有 草原 上 的 狼 王 、 老狼 、 头 狼 和 母狼 闻所未闻 的 事情 。 陈阵 可以 想象 狼们 的 吃惊 程度 , 狼们 可能 想 : 难道 是 一条 不 听 命令 的 小 狼 擅自 闯进 人 的 营盘 了 ? 那 也 不 对 啊 , 小狼 误入 营盘 , 按 常理 它 马上会 被 恶狗 猛犬 撕碎 。 可是 为什么 听 不到 小狼 的 惨叫 呢 ? 而且 小狼 居然 还 安全 愉快 地嗥 个 没完 。

那么 难道 不是 小狼 , 而是 一条 会学 狼嗥 的 小狗 ? 陈阵试 着 按照 狼 的 逻辑 进一步 推测 。 可老 狼头 狼们 从来 没听到过 能 发出 如此 精确 、 只有 狼 所 独有 的 嗥声 的 狗叫 。 那么 难道 是 人养 了 一条 小狼 ? 可 草原 上 自古 到 今 只有 狼 养人 , 而 从 没有 人养 狼 的 事情 。 就算 是 人养 了 条小狼 , 这是 谁家 的 狼 崽 呢 ? 在 春天 , 人 和 狗 掏 了 不少 狼窝 的 狼 崽 , 可 那时 狼 崽 还 不会 嗥 , 母狼 们 也 听不出 这条 小 狼 是 谁家 的 孩子 。

狼群 肯定 是 懵 了 慌 了 和 糊涂 了 。 陈阵 估摸 , 此刻 狼们 正 大眼瞪 小眼 , 谁 也 发不出 声音 来 。 一个 来自 北京 的 知青 违反 草原 天条 的 莽撞 行为 , 使 老 狼头 狼们 全 傻了眼 。 但是 , 狼群 迟早会 听出 这 是 一条 真的 狼 。 那些 春天 丧子 的 母狼 , 也 肯定 会 草原 烈火 般地 燃起 寻子 夺子 的 一线希望 。 小狼 突如其来 的 自我 暴露 , 使 陈阵 最 担心 的 事情 终于 突现 眼前 。

草原 上 第二批 对 小 狼 的 嗥声 做出 反应 的 , 是 大队 的 狗 群 。 刚刚开始 休息 的 狗 群 听到 营盘 内部 传出 狼嗥 声 , 吃惊 不小 。 狗们 判断 准是 狼群 趁人 狗 疲乏 , 突袭 了 一家 的 羊群 , 于是 全队 的 狗 群 突然 集体 狂吠 起来 , 它们 好像 有愧 于 自己 的 职责 , 全都 以 这 一夜 最 凶猛 疯狂 的 劲头 吼叫 , 把 接近 凌晨 的 草原 吼得个 天翻地覆 。 狗群 准备 拼死 一战 , 并 警报 主 人们 , 狼群 正在 发动 全面 进攻 , 赶快 持枪 应战 。

草原 上 反应 最 迟钝 的 却是 人 , 绝大部分 下夜 的 女人 都 累 困得 睡着 了 , 没有 听到 小狼 的 长嗥 , 她们 是 被 极为 反常 和 猛烈 的 狗叫声 惊醒 的 。 近处 远处 各家 女人 尖厉 的 嗓音 又响 起来 了 , 无数 手电 的 光柱 扫向 天空 和 山坡 。 谁 也 没想到 在 蚊群 大规模 出动 之前 , 狼群 竟 提前 进攻 了 。

陈阵 被 全队 狗群 震天 的 声浪 吓 懵 了 头 , 这 都 是 他 惹 的 祸 。 他 不 知道 天亮 以后 怎样 面对 全 大队 的 指责 。 他 真怕 一群 牧民 冲 到 他家 把 小 狼 抛 上 腾格里 。 可是 小狼 还 在 嗥 个 不停 , 它 快乐 得 像是 在 过 成人节 。 小狼 毫无 收场 的 意思 , 喝 了 几口 水 , 润润 嗓子 , 又 兴冲冲 地长 嗥 起来 。 天色 已 褪去 深黑 , 不下 夜 的 女 人们 就要 起来 挤奶 , 陈阵 急 得 一把 搂住 小狼 , 又 用 左手 狠狠 握住 小狼 的 长 嘴巴 , 强行 制止 它 发声 。 小狼 哪里 受过 这 等 欺负 , 立即 拼出 全身 力气 , 狂暴 挣扎 。 小狼 已 是 一条 半大 的 狼 了 , 陈阵 没想到 小狼 的 力气 那么 大 , 他 一只 胳膊 根本 就 按 不住 它 , 而 握住 狼 嘴 的 手 又 不敢 松开 , 此时 放手 , 他 非得 被 小 狼 咬伤 不可 。

小狼 疯狂 反抗 , 它 翻脸不认人 , 两眼 凶光 毕露 , 两个 小小的 黑 瞳孔 像 两根 钢锥 , 直刺 陈阵 的 眼睛 。 小狼 的 嘴 甩 不脱 陈阵 的 手 , 它 就 用 两个 狼 爪 拼命 地乱 抓乱 刨 , 陈阵 的 衣裤 被 撕破 , 右手 手背 手臂 也 被 抓 了 几道 血 口子 。 陈阵 疼 得 大叫 杨克 杨克 。 门开 了 , 杨克光 着 脚冲 了 过来 , 两人 使足 了 劲 才 把 小 狼 牢牢地 按 在 地上 。 小狼 呼呼 喘气 , 两个 爪子 在 沙地 上 刨 出 两个 小坑 。

陈阵手 背上 渗出 了 血 , 两人 只好 齐声 喊 , 一 、 二 、 三 , 同时 松手 , 然后 跳出 狼圈 。 小狼 不肯 罢休 , 疯 扑 过来 , 但 被 铁链 死死 勒住 。 杨克 急忙 跑 进包 , 从 药箱 拿出 绷带 和 云南白药 , 给 陈阵 上药 包扎 。 高 建中 也 被 吵醒 了 , 爬起来 走出 门外 , 气得 大 骂 : 狼 啊 , 个个 都 是 白眼狼 ! 你 天天 像 侍候 大爷 似的 侍候 它 , 它 竟敢 咬 你 。 你们 下 不了 手 , 我 下手 , 呆 会儿 我 就 杀 了 它 !

陈阵 急忙 摆手 : 别 , 别 , 这次 不怪 小 狼 。 我 攥 住 了 它 的 嘴 , 它 能 不 急眼 吗 ?

天已 微微 发白 , 小狼 的 狂热 还 没有 退烧 。 它 活蹦乱跳 , 喘个 不停 , 一会儿 又 蹲坐在 狼圈 边缘 , 眼巴巴 地望 着 西北 方向 , 抬头 仰鼻 又 要 长嗥 。 却 没想到 , 经过 刚才 那 一通 搏斗 , 小狼竟 把 尚未 熟练 的 狼嗥 声 忘 了 , 突然 发不出 声来 。 憋 了 几次 , 结果 又 发出 “ 慌慌 、 哗哗 ” 的 怪声 。 二郎 乐得 直 摇尾巴 , 三个 人 也 乐出 了 声 。 小狼 恼羞成怒 , 竟然 冲 二郎 干爹 皱 鼻 龇牙 。

陈阵 发愁 地说 : 小狼会 嗥 了 , 跟野 狼嗥 得 一模一样 , 全队 的 人 可能 都 听到 了 , 这下 麻烦 就 大 了 , 怎么办 呢 ?

高 建中 坚持 说 : 快 把 小 狼 杀 了 , 要 不 以后 狼群 夜夜 围着 羊群 嗥 , 一百多条 狗 跟着 叫 , 吵得 全队 不下 夜 的 人 还 能 睡 好 觉 吗 ? 要是 再 掏 了 羊群 , 你 就 吃不了兜着走 吧 。

杨克说 : 可 不能 杀 , 咱们 还是 悄悄 把 小狼放 了 吧 , 就 说 它 挣断 链子 逃跑 了 。

陈阵 咬牙 说道 : 不能 杀 也 不能 放 ! 坚持 一天 算一天 。 要放 也 不能 现在 放 , 营盘 边上 到处 都 是 别人 家 的 狗 , 一 放出去 就 得 让 狗 追上 咬 死 。 这些 日子 , 你 天天 放羊 吧 , 我天 天下 夜看 羊群 , 白天 守 着 小 狼 。

杨克说 : 只好 这样 了 。 要是 大队 下 了 死令 , 非杀 小 狼 不可 , 那 咱们 就 马上 把 小狼放 跑 , 把 小 狼 送 得 远远 的 , 到 没狗 的 地方 再放 。

高 建中 哼 一声 说 : 你 俩 尽想 美事 , 等 着 吧 , 呆 会儿 牧民 准保 打 上门 。 我 被 它 吵 了 一夜 , 没睡 好 , 头疼 得 要命 。 我 都 想 杀 了 它 !

早茶 未 吃 完 , 门外 就 响起 马蹄声 。 陈阵 杨克 吓 得 慌忙 出门 , 乌力吉 和 毕利格 老人 已经 来到 门前 , 两人 并未 下马 , 正在 围着 蒙古包 转圈 找小狼 , 转 了 两圈 才 看到 一条 铁链 通 到 地洞 里 。 老人 下 了 马 , 探头 看 了 一眼 说 : 怪不得 找 不见 , 藏 这儿 了 。 陈阵 杨克 急忙 接过 缰绳 , 把 两匹马 拴 在 牛 车轱辘 上 。 两人 一句 话 也 不敢 说 , 准备 听候 发落 。

乌力吉 和 毕利格 蹲 在 狼 圈 外面 , 往洞 里 看 。 小狼正 侧卧 休息 , 非常 讨厌 陌生人 打扰 , 它 发出 呼呼 的 威胁 声 , 目光 凶狠 。

老人 说 : 哦 , 这 小崽子 长 这么 大 了 , 比 野地 里 的 小 狼 还 大 。 老人 又 回头 对 陈阵 说 : 你 还 真 宠 着 它 , 想着 给 它 挖个 凉洞 。 这阵子 我 还 想 , 你 把 小 狼 拴 在 毒日头 底下 , 不用 人杀 它 , 晒 也 把 它 晒 死 了 。

陈阵 小心 地说 : 阿爸 , 这个 洞 不是 我 挖 的 , 是 小 狼 自个 挖 的 。 那天 它 快 晒 死 了 , 自个儿 转悠 了 半天 , 想出 了 这个 法子 。

老人 露出 惊讶 的 目光 , 盯 着 小 狼 看 , 停 了 一会儿 , 说 : 没 母狼 教 , 它 自个儿 也 会 掏洞 ? 兴许 腾格里 还 不想 让 它 死 。

乌力吉 说 : 狼 脑子 就是 好使 , 比狗强 多 了 , 好些 地方 比人 都 聪明 。

陈阵 的 心 通通 跳个 不停 , 他 喘 了 一口气 说 : 我 也 …… 也 纳闷 , 这么 小 的 狼 怎么 就 有 这个 本事 呢 ? 把 它 抱 来 的 时候 它 还 没 开眼 呢 , 连狼妈 都 没见 过 。

老人 说 : 狼 有 灵性 。 没狼妈教 , 腾格里 就 不会 教它 吗 ? 昨儿 夜里 , 你 瞅见 小狼 冲天 嗥 了 吧 。 草原 上 牛羊马 狗 狐狸 黄羊 旱獭 叫 起来 全都 不 冲着 天 , 只有 狼 冲着 天嗥 , 这是 为啥 ? 我 不是 早就 说 了 嘛 , 狼 是 腾格里 的 宝贝疙瘩 , 狼 在 草原 上 碰见 麻烦 , 就 冲天 长嗥 , 求 腾格里 帮忙 。 狼 那么 多 的 本事 都 是从 腾格里 那儿 求来 的 , 草原 上 的 狼 早就 会 “ 早 请示 , 晚 汇报 ” 了 。 草原 人 遇上 大 麻烦 , 也 要 抬头 恳求 腾格里 。 草原 万物 , 只有 狼 和 人敬 腾格里 。

老人 看小狼 的 目光 柔和 了 许多 , 又 说 : 草原 人 敬拜 腾格里 还是 跟 狼学 的 呐 。 蒙古人 还 没有 来到 草原 的 时候 , 狼 早就 天天 夜夜 抬头 对 腾格里 长嗥 了 。 活在 草原 太苦 , 狼 心里 更苦 , 夜里 , 老 人们 听 着 狼嗥 , 常常 会 伤心落泪 。

陈阵 心头 一震 。 在 他 的 长期 观察 中 , 茫茫 草原 上 , 确实 只有 狼 和 人 对 天长 嗥 或 默祷 。 草原 人 和 狼活 在 这片 美丽 而 贫瘠 的 草原 上 太 艰难 了 , 他 ( 它 ) 们 无以 排遣 , 不得不 常常 对天 倾

诉 。 从 科学 的 角度看 , 狼 对 天长 嗥 , 是 为了 使 自己 的 声音 讯息 传得 更 远 更 广 更 均匀 。 但 陈阵 从 情感 上 , 却 更 愿意 接受 毕力 格 阿爸 的 解释 。 人生 若 是 没有 某些 神性 的 支撑 , 生活 就 太 无望 了 。 陈阵 的 眼圈 发红 。

老人 转身 看着 陈阵 说 : 别 把手 藏 起来 , 是 让 小 狼 抓 的 吧 ? 昨儿 晚上 我全 听见 了 。 孩子 啊 , 你 以为 我 是 来 杀 小 狼 的 吧 …… 今儿 早上 , 就 有 好几 拨 马倌 羊倌 上 我家 告 你 的 状 , 让 大队 处死 小狼 。 我 和 老 乌 商量 过 了 , 你 还 接着 养 吧 , 可得 多加 小心 。 唉 , 真 没见 过 像 你 这样 迷狼 的 汉人 。

陈阵 愣 了 几秒钟 才 吃惊 地问 : 真 让 我 接着 养 啊 ? 为什么 ? 我 也 真怕 给 队里 造成 损失 , 怕 给 您 添麻烦 。 我 正 打算 给 小 狼 做 一个 皮条 嘴套 , 不让 它 嗥 。

乌力吉 说 : 晚 了 , 母狼 全都 知道 你家 有 一条 小狼 了 。 我 估摸 , 今天 夜里 狼群 准来 。 不过 , 我们 俩 让 各组 的 营盘 扎得 这么 密 , 人多狗 多枪 多 , 狼群 不好 下手 。 我 就 怕 以后 回到 秋 草场 , 营盘 一 分散 , 那 你们 包 就 危险 了 。

陈阵 说 : 到时候 我家 的 三条 小狗 长大 了 , 有 五条 大狗 , 再 加上 二郎 这条 杀 狼狗 , 我们 下夜 的 时候 再勤 往外 跑 , 还 可以 点大 爆竹 , 我们 就 不怕 狼 了 。

老人 说 : 到时候 再 看看 吧 。

陈阵 还是 不 放心 , 忍不住 问 : 阿爸 , 那么 多 的 人 让 您 下令 处死 小狼 , 您 怎么 跟 他们 说 啊 ?

老人 说 : 这些 日子 狼群 专 掏 马驹子 , 马群 损失 太 大 。 要是 小狼能 把 狼群 招 到 这儿 来 , 马群 就 可以 减少 损失 , 马倌 的 日子 就 能 好 过 一些 。 马群 再 不能 出事 了 。

乌力吉 对 陈阵 说 : 你 养小狼 倒 是 有 这么 一个 好处 , 能 减轻 马群 的 压力 …… 你 千万别 让 小 狼 咬 了 , 那 可不是 闹着玩 的 。 前 些 日子 , 有 一个 民工 夜里 去 偷 牧民 家 的 干 牛粪 , 让 牧民 的 狗 咬伤 了 , 差点 得 了 狂犬病 送 了 命 。 我 已经 叫 小 彭 上场 部再领 一些 药 。

老人 和 乌力吉 骑 上马 去 了 马群 , 走得 急匆匆 。 马群 一定 又 出事 了 。 陈阵望 着 两股 黄尘 , 心里 不知 是 轻松 还是 紧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