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二十四章 (2)

第二十四章 (2)

陈阵 顿时 来 了 精神 , 他 想 , 假如 草原 上 没有 狼 , 草原 民族 可能 会 变成 精神 木讷 的 萎靡

民族 , 这个 后果 必将 影响 中原 : 也许 华夏民族 就 不用 修 长城 了 , 那么 , 华夏民族 也 可能 早就 彻底 灭亡 于 没有 敌国外患 的 死水 微澜 之中 。

群狼 的 嗥声 , 很快 被 压制 下去 。 乌力吉 和 毕利格 老人 集中 扎营 的 部署 显示 出 巨大 的 实效 , 营盘 牢不可破 , 狼群 难以 下手 。

陈阵 忽然 听见 铁链 的 哗哗 声响 , 他 急忙 跑 到 小 狼 身旁 。 只见 白天 在 防晒 防光 防人 洞里 养足 精神 的 小 狼 , 此刻 正 张牙舞爪 地 上蹿下跳 , 对 这场 人 狼狗 , 声光电 大战 异常 冲动 亢奋 。 它 蹦 来 跳 去 , 挣得 铁链 响个 不停 , 不断 地向 它 的 假想敌 冲 扑 撕咬 , 恨不得 冲断 链子 , 立即 投入 战斗 。 小狼急 得 呼呼 哈哈 地 喘气 , 生怕 捞 不到 参战 的 机会 , 简直 比 抢 不到 肉 还要 难受 。

酷爱 黑暗 的 狼 , 到 了 黑夜 , 全身 的 生命 活力 必然 迸发 ; 酷爱 战斗 的 狼 , 到 了 黑夜 , 全身 求战 的 冲动 必须 发泄 。 黑夜 是 草原 狼 打家劫舍 , 大块 吃 肉 , 大 口 喝血 , 大 把 分 猎物 的 大好时光 。 可是 一条 铁链 将 小狼锁 在 了 如此 狭小 的 牢 地里 , 使 它 好战 、 更好 夜战 的 天性 狼性 憋 得 更加 浓烈 , 就 像 一个 被 堵住 出 气孔 的 高温 锅炉 , 随时 都 可能 爆炸 。 它 冲 不断 铁链 , 开始 发狂 发怒 。 求战 不得 的 狂暴 , 将 它 压缩成 一个 毛球 , 然后 突然 炸出 , 冲入 狼圈 的 跑道 , 以 冲锋陷阵 的 速度 转圈 疯跑 。 边 跑 边 扑 边空 咬 , 有时 会 突然 一个 急停 , 跟上 就是 一个 猛扑 , 再来一个 就 地 前滚翻 , 然后 合嘴 、 咬牙 、 甩头 , 好像 真的 扑 住 了 一个 巨大 猎物 , 正 咬住 要害 部位 致 猎物 于 死地 。

过 了 一会儿 , 它 又 眼巴巴 地站 在 狼 圈 北端 , 紧张 地竖耳 静听 , 一有 动静 , 它 马上 又 会 狂热 地 厮杀 一通 。 小狼 的 战斗 本能 , 已 被 紧张 恐怖 的 战争 气氛 刺激 得 蓬蓬勃勃 , 它 似乎 根本 分不清 敌我 , 只要 能 让 它 参战 就行 , 至于 加入 哪条 战线 则 无所谓 , 不管 是 杀 一条 小狗 或是 杀 一条 小狼 它 都 高兴 。

小狼 一 见到 陈阵 便 激动 地 扑 了 上来 , 却 够不着 他 , 就 故意 退后 几步 , 让 陈阵 走进 狼圈 。 陈阵 有些 害怕 , 他 向前走 了 一步 , 刚 蹲下 身 , 小狼 一个 饿虎扑食 , 抱住 他 的 膝头 , 张口 就要 咬 。 幸亏 陈阵 早 有 防备 , 急忙 拿 手电筒 挡住 小狼 的 鼻子 , 强光 刺得 小狼闭 上 了 嘴 。 他 心里 有些 难受 , 看来 小狼 被 憋 抑得 太苦 了 。

全队 的 狗 又 狂吼 起来 。 家中 的 几条 狗 围着 羊群 又 跑 又 叫 , 有时 还 跑 到 小 狼 旁边 , 但 很快 又 冲到 羊群 北边 , 根本 忘记 了 小 狼 的 存在 。 三条 小狗 俨然 以 正式 参战 的 身份 , 叫 得 奶声奶气 , 吼 得 煞有其事 , 使得 近在咫尺 的 小狼气 得 浑身发抖 。 它 的 本性 、 自尊心 、 求战 心 受到 了 莫大 的 轻视 和 伤害 , 那种 痛苦 只有 陈阵 能够 理解 , 他 料想 它 无论如何 也 不会 甘于 充当 这场 夜战 的 局外 者 的 。

小狼 歪着头 , 羡慕 地 听 着 大狗 具有 雄性 战斗性 的 吼声 , 然后 低头 沉思 片刻 , 它 似乎 发现 了 自己 不会 像 狗们 那样 狂叫 , 第一次 感到 了 自卑 。 但 小 狼 立即 决定 要 改变 目前 的 窘况 , 它 张 了 张嘴 , 显然 是 想要 向狗学 狗叫 了 。 陈阵 深感 意外 , 他 好奇 地 蹲下来 仔细观察 。 小狼 不断 地 憋气 张嘴 , 十分 费力 地 吐出 呼呼 哈哈 的 怪声 , 就是 发不出 “ 汪汪 ” 或 “ 喔 喔 ” 的 狗叫声 。 小狼 十分 恼火 , 它 不 甘心 , 又 吸气 憋气 , 收腹 放腹 , 极力 模仿 狗 吼叫 的 动作 , 但是 发出 的 仍然 是 狗 不 狗 、 狼 不 狼 的 憋 哑声 , 急得 小 狼 原地 直 打转 。

陈阵 看着 小狼 的 怪样 直想乐 。 小狼 还 小 , 它 连 狼嗥 还 不会 , 要 发出 狗叫声 太难 为 它 了 。 虽然 狗 与 狼 有着 共同 的 祖先 , 可是 二者 进化 得 越来越 远 。 大多数 狗 都 会 模仿 狼嗥 , 可狼 却 从来不 学 狗叫 , 可能 大狼们 根本 不屑 发出 狗 的 声音 。 然而 此时 , 在 狗叫声 中 长大 的 小 狼 却 极想学 狗叫 , 可怜 的 小 狼 还 不 知道 自己 的 真实 身份 呢 。

小狼 在 焦虑 煎 急 之中 , 学习 模仿 的 劲头 仍 是 丝毫 不减 。 陈阵 弯腰 凑到 它 耳旁 , 大声 学了 一声 狗叫 。 小狼 似乎 明白 “ 主人 ” 想教 它 , 眼里 露出 笨 学生 的 难为情 , 转而 又 射出 凶 学生 恼羞成怒 的 目光 。 二郎 跑过来 , 站 在 小 狼 的 身旁 , 慢慢 地 一声 接 一声 高叫 , 像 一个 耐心 的 老师 。 突然 , 陈阵 听到 小狼 发出 了 “ 慌 …… 慌 ……” 的 声音 , 节奏 已像 狗叫 , 但 就是 发不出 “ 汪 ” 音 , 小狼 兴奋 得 原地 蹦高 , 去 舔 二郎 的 大嘴巴 。 以后 小狼 每隔 六七 分钟 , 就 能 发出 “ 慌慌 ” 的 声音 , 让 陈阵 笑 得 肚子疼 。

这种 不狼 不 狗 的 怪声 , 惹 得 小狗 们 都 跑 来看 热闹 , 并 引起 大狗 小狗 一片 哼哼 叽叽 的 嘲笑声 。 陈阵 笑 得 前仰后合 , 每当 小狼 发出 “ 慌慌 ” 的 声音 , 他 就 故意 接着 喊 “ 张张 ”, 营盘 战场 出现 了 “ 慌慌 、 张张 ” 极 不 和谐 的 怪声 。 小狼 可能 意识 到 人 和 狗 都 在 嘲笑 它 , 于是 它 叫 得 越发 慌慌张张 了 。 小狗 们 乐得 围着 小狼直 打滚 , 过 了 几分钟 , 全队 的 狗叫声 都 停 了 , 小狼 没有 狗们 领唱 , 它 又 发不出 声来 了 。

狗叫声 刚停 , 三面 大山 又 转来 狼群 的 嗥声 。 这场 声战 精神 战 来回 斗 了 四五个 回合 , 人 和 狗 终于 都 喊 累 了 。 狼群 擅长 悄声 突袭 , 连 集团 冲锋 的 时候 都 静得 像 死神 , 而 此夜 却 如此 大张旗鼓 、 大嗥 大 吼 , 显然 是 在 虚张声势 , 并 没有 强攻 的 意图 。 当 三面 大山 再次 传来 狼嗥 声 , 人 的 声音 已经 停止 , 手电 也 已 熄灭 , 连狗 的 叫声 也 敷衍 起来 , 而 狼群 的 嗥声 却 更加 嚣张 。 陈阵 感到 其中 一定 隐藏 着 更 大 的 阴谋 , 可能 狼群 发现 人狗 的 防线 太 集中 太 严密 , 所以 采取 了 大规模 的 疲劳 消耗 战术 , 等到 把 人 狗 的 精神 体力 耗尽 了 才 采取 偷袭 或 突袭 战 。 可能 这场 声音 麻痹 战将 会 持续 几夜 。 陈阵 想起 八路军 游击队 “ 敌驻 我扰 ” 的 战术 , 还有 , 把 点燃 的 鞭炮 放在 洋油 筒 里 用来 模仿 机关枪 , 吓唬 敌人 的 战法 。 但是 , 这 类 声音 疲劳 扰 敌战 , 草原 狼 却 在 几万年 前 就 已经 掌握 了 。

陈阵 躺 在 毡子 上 , 让 黄黄 趴下 当 他 的 枕头 。 没有 人喊 狗叫 , 他 可以 细细地 倾听 狼嗥 的 音素 音调 , 反复 琢磨 狼 的 语言 。 来到 草原 以后 , 陈阵 一直 对 狼嗥 十分 着迷 。 狼嗥 在 华夏 名声 极大 , 一直 是 中原 居民 闻声 丧胆 的 声音 。 以至 中国 人 总是 把 “ 鬼哭 ” 与 “ 狼嗥 ” 相提并论 。 到 草原 以后 , 陈阵 对 狼嗥 已 习以为常 , 但是 他 始终 不 明白 , 为什么 呜 欧呜欧 …… 的 狼嗥 声 , 总是 那么 凄惶 苍凉 , 如泣如诉 , 悠长 哀伤 呢 ? 确实 像是 关内 坟地 里 丧夫 的 女人 那种 凄惨 的 长 哭 。 陈阵 从 第一次 听到 狼 的 哭腔 就 觉得 奇怪 , 为什么 这么 凶猛 不可一世 的 草原 狼 , 它 的 内心 却

有 那么 多 的 痛苦 哀伤 ? 难道 在 草原 生存 太 艰难 , 狼 被 饿死 冻死 打死 得太多 太多 , 狼 是 在 为 自己 凄惨 的 命运 悲嚎 么 ? 陈阵 一度 觉得 , 貌似 凶悍 顽强 的 狼 , 它 的 内心 其实 是 柔软 而 脆弱 的 。

但是 在 跟 狼 打 了 两年 多 的 交道 , 尤其 是 这 大半年 , 陈阵 渐渐 否定 了 这种 看法 。 他 感到 骨硬 心硬 命 更 硬 的 草原 狼 , 个个 都 是 硬婆 铁汉 , 它们 总是 血战到底 , 死 不 低头 。 狼 的 字典 中 根本 没有 软弱 这个 字眼 , 即便 是 母狼 丧子 , 公狼 受伤 , 断腿 断 爪 , 那 暂时 的 痛苦 只会 使 狼 伺机报复 , 变得 愈加 疯狂 。 陈阵养 了 几个 月 的 小 狼 , 使 他 更 确信 这 一点 , 他 从未 发现 小狼 有 软弱 萎靡 的 时候 , 除了 正常 的 困倦 以外 , 小狼 始终 双目 炯炯 , 精神抖擞 , 活泼 好动 。 即使 它 被 马倌 差点 拽 断 脖子 、 要 了 性命 , 可是 仅过 了 一会儿 , 它 又 虎虎有生气 了 。

陈阵 又 听 了 一会儿 狼嗥 , 分明 听出 了 一些 狂妄 威吓 的 意思 。 可 为什么 威吓 人畜 也 要 用 这种 哭腔 呢 ? 最近 一段时间 狼群 没有 遭到 天灾人祸 的 打击 , 好像 没有 痛苦 哀伤 的 理由 。 难道 像 有些 牧民 说 的 那样 , 狼 的 哭腔 , 是 专为 把 人畜 哭 毛 哭 慌 , 搅得 人 毛骨悚然 , 让 人 不战自败 ? 草原 狼 莫非 还 懂得 哀兵必胜 、 或是 精神 恐吓 的 战略思想 ? 这种 说法 虽 有 一定 的 道理 , 但是 为什么 狼群 互相 呼唤 、 寻偶 寻友 、 组织 战役 , 向 远方 亲友 通报 猎情 , 招呼 家族 打围 或 分享 猎物 的 时候 , 也 使用 这种 哭腔 呢 ? 这 显然 与 心理战 无关 。

那么 草原 狼 发出 哭腔 到底 出于 何种 原因 ? 陈阵 的 思考 如同 锥子 一般 往 疑问 的 深处 扎去 。 他 想 , 刚毅 强悍 的 狼 虽然 也 有 哀伤 的 时候 , 但 它们 决不会 在 任何 时间 、 任何 地点 、 任何 喜怒哀乐 的 情绪 下 , 都 在 那里 “ 哭 ”。 “ 哭 ” 决不会 成为 狼 性格 的 基调 。

听 了 大半夜 的 狼嗥狗叫 , 陈阵 的 头脑 越来越 清醒 , 往往 比较 和 对比 是 解开 秘密 的 钥匙 。 他 突然 意识 到 在 狼嗥 与 狗叫 的 差异 中 可能 隐藏 着 答案 , 陈阵 又 反复 比较 着 狼嗥 和 狗叫 的 区别 , 他 发现 狗叫 短促 , 而 狼嗥 悠长 。 这 两种 叫声 的 效果 极为 不同 : 狼 的 悠长 嗥声 要 比 狗 的 短促 叫声 传得 更 远 更 广 。 大队 最 北端 蒙古包 传来 的 狗叫声 , 就 明显 不如 在 那儿 附近 的 狼嗥 声 听 得 真切 。 而且 陈阵 隐隐 还 能 听到 东边 大山深处 的 狼嗥 声 , 但 狗叫声 决不能 传 得 那么 远 。

陈阵 渐渐 开窍 。 也许 狼 之所以 采用 凄凉 哭腔 作为 狼嗥 的 主调 , 是因为 在 千万年 的 自然 演化 中 , 它们 渐渐 发现 了 哭腔 的 悠长 拖音 , 是 能够 在 草原 上传 得 最远 最广 最 清晰 的 声音 。 就 像 “ 近 听 笛子 远 听 箫 ” 一样 , 短促 响亮 的 笛声 确实 不如 呜咽 悠长 的 箫声 传得 远 。 古代 草原 骑兵 使用 拖音 低沉 的 牛角 号 传令 , 寺庙 的 钟声 也 以 悠长 送远 而 闻名天下 。

草原 狼 擅于 长途 奔袭 , 分散 侦查 , 集中 袭击 。 狼 又 是 典型 的 集群 作战 的 猛兽 , 它们 战斗 捕猎 的 活动 范围 辽阔 广大 。 为了 便于 长距离 通讯 联络 , 团队 作战 , 狼群 便 选择 了 这种 草原 上 最 先进 的 联络 讯号 声 。 残酷 的 战争 最看 重实效 , 至于 是 哭 还是 笑 , 好听 不好 听 那 不是 狼 所 需要 考虑 的 。 强大 的 军队 需要 先进 的 通讯 手段 , 先进 的 通讯 手段 又 会 增强 军队 的 强大 。 古代 狼群 可能 就是 采用 了 这种 草原 上 最 先进 的 通讯 嗥音 , 才 大大 地 提高 了 狼群 的 战斗力 , 成为 草原 上 除了 人 以外 , 最 强大 的 军事力量 , 甚至 将 虎豹 熊等 个体 更大 的 猛兽 逐出 草原 。

陈阵 又 想 : 狗 之所以 被 人 驯服 成 家畜 的 重要 原因 之一 , 可能 就是 远古 狗群 的 通讯 落后 , 因而 被 狼群 打败 , 最后 只好 投靠 在 人 的 门下 , 仰人鼻息 。 草原 狼 的 自由 独立 , 勇猛 顽强 的 性格 , 是 有 其 超强 本领 作为 基础 的 。 人 也 是 这样 , 一个 民族 自己 的 本事 不高 , 性格 不 强 , 再 想 独立 自由 , 民主 富强 也 只是 空想 。 陈阵 不禁 在 心里 长叹 : 艺高 狼 胆大 , 胆大 艺愈 高 。 草原 狼 对 人 的 启示 和 教诲 真是 无穷无尽 。 看来 , 曾经 横扫 世界 的 草原 骑兵 , 在 通讯 手段 上 也 受到 了 狼 的 启示 , 古战场 上 悠长 的 牛角 号声 , 曾 调集 了 多少 草原 骑兵 , 号令 了 多少 场 战斗 啊 。

狼群 的 嗥声 渐渐 稀落 。 忽然 一声 奶声 嫩 气 的 狼嗥 , 从 羊群 和 蒙古包 后面 传来 。 陈阵 顿时 吓 得 一激凌 : 狼 居然 抄 了 羊群 的 后路 ? 二郎 带 着 所有 的 狗 , 猛吼 着 冲 了 过去 。 陈阵 一骨碌 爬起来 , 抄起 马棒 和 手电 也 跟着 冲 了 过去 。 冲 到 蒙古包 前 , 只见 二郎 和 大狗 小狗 , 围 在 小 狼 的 狼 圈外 , 都 惊奇 地 冲着 小狼乱 哼哼 。

电筒 光下 , 陈阵 看见 小狼 蹲 踞 在 木桩 旁边 , 鼻尖 冲天 , 仰天 长嗥 —— 那 一声 狼嗥 竟然 是 从小 狼 喉咙 里 发出 来 的 。 小狼 居然 会 狼嗥 了 ? 这是 陈阵 第一次 听到 小狼长 嗥 , 他 原以为 小狼要 完全 长成 标准 的 大 狼 才 会 嗥 呢 。 没想到 这 条 不到 四个 月 狼龄 的 半 大小 狼 , 这 一夜 突然 就 发出 了 呜 欧 —— 呜欧 的 狼嗥 声 , 那 声音 和 动作 , 嗥 得 和 真正 的 野狼 一模一样 。 陈阵 兴奋 得 真想 把 小 狼 紧紧 抱 在 怀里 , 再亲 它 一口 。 但 他 不愿 打断 它 初展 歌喉 的 兴奋 , 也 想 最近 距离 地 欣赏 自己 宝贝 小狼 的 歌声 。 陈阵 比 一个 年轻 的 父亲 听到 自己 宝贝 孩子 第一次 叫 他 爸爸 还要 激动 。 他 忍不住 轻轻 抚摸 小狼 的 背 毛 , 小狼 高兴 地 舔 了 一下 他 的 手 , 又 继续 引吭高歌 。

狗们 都 糊涂 了 , 不 知道 该 咬 死 它 , 还是 制止 它 。 在 同仇敌忾 看羊狗 的 阵线 里 , 突然 出现 了 仇敌 的 嗥声 , 小组 的 狗队 阵营 顿时 大乱 。 邻居 官布家 的 狗 也 突然 停止 了 叫声 , 有 几条 狗 甚至 跑 到 陈阵 的 家门口 来看 个 究竟 , 并 随时 准备 支援 。 只有 二郎 欣喜 地 走进 狼圈 , 舔 舔 小 狼 的 脑袋 , 然后 趴在 它 的 身旁 , 倾听 它 的 嗥声 。 黄黄 和 伊勒 恶狠狠 地瞪着 小 狼 , 这 一刻 , 小狼 稚嫩 的 嗥声 , 把 它 在 狗 群里 生活 了 几个 月 模糊 暧昧 的 身份 , 不打自招 了 —— 它 不是 一条 狗 , 而是 一条 狼 、 一条 与 狗 群嗥 吠 大战 的 野狼 没有 任何 区别 的 狼 。 但是 黄黄 和 伊勒 见 主人 笑眯眯 地

望 着 小 狼 抚摸 小狼 , 敢怒不敢言 。 邻家 的 几条 大狗 看着 人狗 狼 和平共处 , 一时 也 弄不清 它 到底 是 狗 还是 狼 , 它们 歪 着 脑袋 怀疑 地 看 了 几眼 这个 奇怪 的 东西 , 便 悻悻 地 回家 了 。


第二十四章 (2)

陈阵 顿时 来 了 精神 , 他 想 , 假如 草原 上 没有 狼 , 草原 民族 可能 会 变成 精神 木讷 的 萎靡

民族 , 这个 后果 必将 影响 中原 : 也许 华夏民族 就 不用 修 长城 了 , 那么 , 华夏民族 也 可能 早就 彻底 灭亡 于 没有 敌国外患 的 死水 微澜 之中 。

群狼 的 嗥声 , 很快 被 压制 下去 。 乌力吉 和 毕利格 老人 集中 扎营 的 部署 显示 出 巨大 的 实效 , 营盘 牢不可破 , 狼群 难以 下手 。

陈阵 忽然 听见 铁链 的 哗哗 声响 , 他 急忙 跑 到 小 狼 身旁 。 只见 白天 在 防晒 防光 防人 洞里 养足 精神 的 小 狼 , 此刻 正 张牙舞爪 地 上蹿下跳 , 对 这场 人 狼狗 , 声光电 大战 异常 冲动 亢奋 。 它 蹦 来 跳 去 , 挣得 铁链 响个 不停 , 不断 地向 它 的 假想敌 冲 扑 撕咬 , 恨不得 冲断 链子 , 立即 投入 战斗 。 小狼急 得 呼呼 哈哈 地 喘气 , 生怕 捞 不到 参战 的 机会 , 简直 比 抢 不到 肉 还要 难受 。

酷爱 黑暗 的 狼 , 到 了 黑夜 , 全身 的 生命 活力 必然 迸发 ; 酷爱 战斗 的 狼 , 到 了 黑夜 , 全身 求战 的 冲动 必须 发泄 。 黑夜 是 草原 狼 打家劫舍 , 大块 吃 肉 , 大 口 喝血 , 大 把 分 猎物 的 大好时光 。 可是 一条 铁链 将 小狼锁 在 了 如此 狭小 的 牢 地里 , 使 它 好战 、 更好 夜战 的 天性 狼性 憋 得 更加 浓烈 , 就 像 一个 被 堵住 出 气孔 的 高温 锅炉 , 随时 都 可能 爆炸 。 它 冲 不断 铁链 , 开始 发狂 发怒 。 求战 不得 的 狂暴 , 将 它 压缩成 一个 毛球 , 然后 突然 炸出 , 冲入 狼圈 的 跑道 , 以 冲锋陷阵 的 速度 转圈 疯跑 。 边 跑 边 扑 边空 咬 , 有时 会 突然 一个 急停 , 跟上 就是 一个 猛扑 , 再来一个 就 地 前滚翻 , 然后 合嘴 、 咬牙 、 甩头 , 好像 真的 扑 住 了 一个 巨大 猎物 , 正 咬住 要害 部位 致 猎物 于 死地 。

过 了 一会儿 , 它 又 眼巴巴 地站 在 狼 圈 北端 , 紧张 地竖耳 静听 , 一有 动静 , 它 马上 又 会 狂热 地 厮杀 一通 。 小狼 的 战斗 本能 , 已 被 紧张 恐怖 的 战争 气氛 刺激 得 蓬蓬勃勃 , 它 似乎 根本 分不清 敌我 , 只要 能 让 它 参战 就行 , 至于 加入 哪条 战线 则 无所谓 , 不管 是 杀 一条 小狗 或是 杀 一条 小狼 它 都 高兴 。

小狼 一 见到 陈阵 便 激动 地 扑 了 上来 , 却 够不着 他 , 就 故意 退后 几步 , 让 陈阵 走进 狼圈 。 陈阵 有些 害怕 , 他 向前走 了 一步 , 刚 蹲下 身 , 小狼 一个 饿虎扑食 , 抱住 他 的 膝头 , 张口 就要 咬 。 幸亏 陈阵 早 有 防备 , 急忙 拿 手电筒 挡住 小狼 的 鼻子 , 强光 刺得 小狼闭 上 了 嘴 。 他 心里 有些 难受 , 看来 小狼 被 憋 抑得 太苦 了 。

全队 的 狗 又 狂吼 起来 。 家中 的 几条 狗 围着 羊群 又 跑 又 叫 , 有时 还 跑 到 小 狼 旁边 , 但 很快 又 冲到 羊群 北边 , 根本 忘记 了 小 狼 的 存在 。 三条 小狗 俨然 以 正式 参战 的 身份 , 叫 得 奶声奶气 , 吼 得 煞有其事 , 使得 近在咫尺 的 小狼气 得 浑身发抖 。 它 的 本性 、 自尊心 、 求战 心 受到 了 莫大 的 轻视 和 伤害 , 那种 痛苦 只有 陈阵 能够 理解 , 他 料想 它 无论如何 也 不会 甘于 充当 这场 夜战 的 局外 者 的 。

小狼 歪着头 , 羡慕 地 听 着 大狗 具有 雄性 战斗性 的 吼声 , 然后 低头 沉思 片刻 , 它 似乎 发现 了 自己 不会 像 狗们 那样 狂叫 , 第一次 感到 了 自卑 。 但 小 狼 立即 决定 要 改变 目前 的 窘况 , 它 张 了 张嘴 , 显然 是 想要 向狗学 狗叫 了 。 陈阵 深感 意外 , 他 好奇 地 蹲下来 仔细观察 。 小狼 不断 地 憋气 张嘴 , 十分 费力 地 吐出 呼呼 哈哈 的 怪声 , 就是 发不出 “ 汪汪 ” 或 “ 喔 喔 ” 的 狗叫声 。 小狼 十分 恼火 , 它 不 甘心 , 又 吸气 憋气 , 收腹 放腹 , 极力 模仿 狗 吼叫 的 动作 , 但是 发出 的 仍然 是 狗 不 狗 、 狼 不 狼 的 憋 哑声 , 急得 小 狼 原地 直 打转 。

陈阵 看着 小狼 的 怪样 直想乐 。 小狼 还 小 , 它 连 狼嗥 还 不会 , 要 发出 狗叫声 太难 为 它 了 。 虽然 狗 与 狼 有着 共同 的 祖先 , 可是 二者 进化 得 越来越 远 。 大多数 狗 都 会 模仿 狼嗥 , 可狼 却 从来不 学 狗叫 , 可能 大狼们 根本 不屑 发出 狗 的 声音 。 然而 此时 , 在 狗叫声 中 长大 的 小 狼 却 极想学 狗叫 , 可怜 的 小 狼 还 不 知道 自己 的 真实 身份 呢 。

小狼 在 焦虑 煎 急 之中 , 学习 模仿 的 劲头 仍 是 丝毫 不减 。 陈阵 弯腰 凑到 它 耳旁 , 大声 学了 一声 狗叫 。 小狼 似乎 明白 “ 主人 ” 想教 它 , 眼里 露出 笨 学生 的 难为情 , 转而 又 射出 凶 学生 恼羞成怒 的 目光 。 二郎 跑过来 , 站 在 小 狼 的 身旁 , 慢慢 地 一声 接 一声 高叫 , 像 一个 耐心 的 老师 。 突然 , 陈阵 听到 小狼 发出 了 “ 慌 …… 慌 ……” 的 声音 , 节奏 已像 狗叫 , 但 就是 发不出 “ 汪 ” 音 , 小狼 兴奋 得 原地 蹦高 , 去 舔 二郎 的 大嘴巴 。 以后 小狼 每隔 六七 分钟 , 就 能 发出 “ 慌慌 ” 的 声音 , 让 陈阵 笑 得 肚子疼 。

这种 不狼 不 狗 的 怪声 , 惹 得 小狗 们 都 跑 来看 热闹 , 并 引起 大狗 小狗 一片 哼哼 叽叽 的 嘲笑声 。 陈阵 笑 得 前仰后合 , 每当 小狼 发出 “ 慌慌 ” 的 声音 , 他 就 故意 接着 喊 “ 张张 ”, 营盘 战场 出现 了 “ 慌慌 、 张张 ” 极 不 和谐 的 怪声 。 小狼 可能 意识 到 人 和 狗 都 在 嘲笑 它 , 于是 它 叫 得 越发 慌慌张张 了 。 小狗 们 乐得 围着 小狼直 打滚 , 过 了 几分钟 , 全队 的 狗叫声 都 停 了 , 小狼 没有 狗们 领唱 , 它 又 发不出 声来 了 。

狗叫声 刚停 , 三面 大山 又 转来 狼群 的 嗥声 。 这场 声战 精神 战 来回 斗 了 四五个 回合 , 人 和 狗 终于 都 喊 累 了 。 狼群 擅长 悄声 突袭 , 连 集团 冲锋 的 时候 都 静得 像 死神 , 而 此夜 却 如此 大张旗鼓 、 大嗥 大 吼 , 显然 是 在 虚张声势 , 并 没有 强攻 的 意图 。 当 三面 大山 再次 传来 狼嗥 声 , 人 的 声音 已经 停止 , 手电 也 已 熄灭 , 连狗 的 叫声 也 敷衍 起来 , 而 狼群 的 嗥声 却 更加 嚣张 。 陈阵 感到 其中 一定 隐藏 着 更 大 的 阴谋 , 可能 狼群 发现 人狗 的 防线 太 集中 太 严密 , 所以 采取 了 大规模 的 疲劳 消耗 战术 , 等到 把 人 狗 的 精神 体力 耗尽 了 才 采取 偷袭 或 突袭 战 。 可能 这场 声音 麻痹 战将 会 持续 几夜 。 陈阵 想起 八路军 游击队 “ 敌驻 我扰 ” 的 战术 , 还有 , 把 点燃 的 鞭炮 放在 洋油 筒 里 用来 模仿 机关枪 , 吓唬 敌人 的 战法 。 但是 , 这 类 声音 疲劳 扰 敌战 , 草原 狼 却 在 几万年 前 就 已经 掌握 了 。

陈阵 躺 在 毡子 上 , 让 黄黄 趴下 当 他 的 枕头 。 没有 人喊 狗叫 , 他 可以 细细地 倾听 狼嗥 的 音素 音调 , 反复 琢磨 狼 的 语言 。 来到 草原 以后 , 陈阵 一直 对 狼嗥 十分 着迷 。 狼嗥 在 华夏 名声 极大 , 一直 是 中原 居民 闻声 丧胆 的 声音 。 以至 中国 人 总是 把 “ 鬼哭 ” 与 “ 狼嗥 ” 相提并论 。 到 草原 以后 , 陈阵 对 狼嗥 已 习以为常 , 但是 他 始终 不 明白 , 为什么 呜 欧呜欧 …… 的 狼嗥 声 , 总是 那么 凄惶 苍凉 , 如泣如诉 , 悠长 哀伤 呢 ? 确实 像是 关内 坟地 里 丧夫 的 女人 那种 凄惨 的 长 哭 。 陈阵 从 第一次 听到 狼 的 哭腔 就 觉得 奇怪 , 为什么 这么 凶猛 不可一世 的 草原 狼 , 它 的 内心 却

有 那么 多 的 痛苦 哀伤 ? 难道 在 草原 生存 太 艰难 , 狼 被 饿死 冻死 打死 得太多 太多 , 狼 是 在 为 自己 凄惨 的 命运 悲嚎 么 ? 陈阵 一度 觉得 , 貌似 凶悍 顽强 的 狼 , 它 的 内心 其实 是 柔软 而 脆弱 的 。

但是 在 跟 狼 打 了 两年 多 的 交道 , 尤其 是 这 大半年 , 陈阵 渐渐 否定 了 这种 看法 。 他 感到 骨硬 心硬 命 更 硬 的 草原 狼 , 个个 都 是 硬婆 铁汉 , 它们 总是 血战到底 , 死 不 低头 。 狼 的 字典 中 根本 没有 软弱 这个 字眼 , 即便 是 母狼 丧子 , 公狼 受伤 , 断腿 断 爪 , 那 暂时 的 痛苦 只会 使 狼 伺机报复 , 变得 愈加 疯狂 。 陈阵养 了 几个 月 的 小 狼 , 使 他 更 确信 这 一点 , 他 从未 发现 小狼 有 软弱 萎靡 的 时候 , 除了 正常 的 困倦 以外 , 小狼 始终 双目 炯炯 , 精神抖擞 , 活泼 好动 。 即使 它 被 马倌 差点 拽 断 脖子 、 要 了 性命 , 可是 仅过 了 一会儿 , 它 又 虎虎有生气 了 。

陈阵 又 听 了 一会儿 狼嗥 , 分明 听出 了 一些 狂妄 威吓 的 意思 。 可 为什么 威吓 人畜 也 要 用 这种 哭腔 呢 ? 最近 一段时间 狼群 没有 遭到 天灾人祸 的 打击 , 好像 没有 痛苦 哀伤 的 理由 。 难道 像 有些 牧民 说 的 那样 , 狼 的 哭腔 , 是 专为 把 人畜 哭 毛 哭 慌 , 搅得 人 毛骨悚然 , 让 人 不战自败 ? 草原 狼 莫非 还 懂得 哀兵必胜 、 或是 精神 恐吓 的 战略思想 ? 这种 说法 虽 有 一定 的 道理 , 但是 为什么 狼群 互相 呼唤 、 寻偶 寻友 、 组织 战役 , 向 远方 亲友 通报 猎情 , 招呼 家族 打围 或 分享 猎物 的 时候 , 也 使用 这种 哭腔 呢 ? 这 显然 与 心理战 无关 。

那么 草原 狼 发出 哭腔 到底 出于 何种 原因 ? 陈阵 的 思考 如同 锥子 一般 往 疑问 的 深处 扎去 。 他 想 , 刚毅 强悍 的 狼 虽然 也 有 哀伤 的 时候 , 但 它们 决不会 在 任何 时间 、 任何 地点 、 任何 喜怒哀乐 的 情绪 下 , 都 在 那里 “ 哭 ”。 “ 哭 ” 决不会 成为 狼 性格 的 基调 。

听 了 大半夜 的 狼嗥狗叫 , 陈阵 的 头脑 越来越 清醒 , 往往 比较 和 对比 是 解开 秘密 的 钥匙 。 他 突然 意识 到 在 狼嗥 与 狗叫 的 差异 中 可能 隐藏 着 答案 , 陈阵 又 反复 比较 着 狼嗥 和 狗叫 的 区别 , 他 发现 狗叫 短促 , 而 狼嗥 悠长 。 这 两种 叫声 的 效果 极为 不同 : 狼 的 悠长 嗥声 要 比 狗 的 短促 叫声 传得 更 远 更 广 。 大队 最 北端 蒙古包 传来 的 狗叫声 , 就 明显 不如 在 那儿 附近 的 狼嗥 声 听 得 真切 。 而且 陈阵 隐隐 还 能 听到 东边 大山深处 的 狼嗥 声 , 但 狗叫声 决不能 传 得 那么 远 。

陈阵 渐渐 开窍 。 也许 狼 之所以 采用 凄凉 哭腔 作为 狼嗥 的 主调 , 是因为 在 千万年 的 自然 演化 中 , 它们 渐渐 发现 了 哭腔 的 悠长 拖音 , 是 能够 在 草原 上传 得 最远 最广 最 清晰 的 声音 。 就 像 “ 近 听 笛子 远 听 箫 ” 一样 , 短促 响亮 的 笛声 确实 不如 呜咽 悠长 的 箫声 传得 远 。 古代 草原 骑兵 使用 拖音 低沉 的 牛角 号 传令 , 寺庙 的 钟声 也 以 悠长 送远 而 闻名天下 。

草原 狼 擅于 长途 奔袭 , 分散 侦查 , 集中 袭击 。 狼 又 是 典型 的 集群 作战 的 猛兽 , 它们 战斗 捕猎 的 活动 范围 辽阔 广大 。 为了 便于 长距离 通讯 联络 , 团队 作战 , 狼群 便 选择 了 这种 草原 上 最 先进 的 联络 讯号 声 。 残酷 的 战争 最看 重实效 , 至于 是 哭 还是 笑 , 好听 不好 听 那 不是 狼 所 需要 考虑 的 。 强大 的 军队 需要 先进 的 通讯 手段 , 先进 的 通讯 手段 又 会 增强 军队 的 强大 。 古代 狼群 可能 就是 采用 了 这种 草原 上 最 先进 的 通讯 嗥音 , 才 大大 地 提高 了 狼群 的 战斗力 , 成为 草原 上 除了 人 以外 , 最 强大 的 军事力量 , 甚至 将 虎豹 熊等 个体 更大 的 猛兽 逐出 草原 。

陈阵 又 想 : 狗 之所以 被 人 驯服 成 家畜 的 重要 原因 之一 , 可能 就是 远古 狗群 的 通讯 落后 , 因而 被 狼群 打败 , 最后 只好 投靠 在 人 的 门下 , 仰人鼻息 。 草原 狼 的 自由 独立 , 勇猛 顽强 的 性格 , 是 有 其 超强 本领 作为 基础 的 。 人 也 是 这样 , 一个 民族 自己 的 本事 不高 , 性格 不 强 , 再 想 独立 自由 , 民主 富强 也 只是 空想 。 陈阵 不禁 在 心里 长叹 : 艺高 狼 胆大 , 胆大 艺愈 高 。 草原 狼 对 人 的 启示 和 教诲 真是 无穷无尽 。 看来 , 曾经 横扫 世界 的 草原 骑兵 , 在 通讯 手段 上 也 受到 了 狼 的 启示 , 古战场 上 悠长 的 牛角 号声 , 曾 调集 了 多少 草原 骑兵 , 号令 了 多少 场 战斗 啊 。

狼群 的 嗥声 渐渐 稀落 。 忽然 一声 奶声 嫩 气 的 狼嗥 , 从 羊群 和 蒙古包 后面 传来 。 陈阵 顿时 吓 得 一激凌 : 狼 居然 抄 了 羊群 的 后路 ? 二郎 带 着 所有 的 狗 , 猛吼 着 冲 了 过去 。 陈阵 一骨碌 爬起来 , 抄起 马棒 和 手电 也 跟着 冲 了 过去 。 冲 到 蒙古包 前 , 只见 二郎 和 大狗 小狗 , 围 在 小 狼 的 狼 圈外 , 都 惊奇 地 冲着 小狼乱 哼哼 。

电筒 光下 , 陈阵 看见 小狼 蹲 踞 在 木桩 旁边 , 鼻尖 冲天 , 仰天 长嗥 —— 那 一声 狼嗥 竟然 是 从小 狼 喉咙 里 发出 来 的 。 小狼 居然 会 狼嗥 了 ? 这是 陈阵 第一次 听到 小狼长 嗥 , 他 原以为 小狼要 完全 长成 标准 的 大 狼 才 会 嗥 呢 。 没想到 这 条 不到 四个 月 狼龄 的 半 大小 狼 , 这 一夜 突然 就 发出 了 呜 欧 —— 呜欧 的 狼嗥 声 , 那 声音 和 动作 , 嗥 得 和 真正 的 野狼 一模一样 。 陈阵 兴奋 得 真想 把 小 狼 紧紧 抱 在 怀里 , 再亲 它 一口 。 但 他 不愿 打断 它 初展 歌喉 的 兴奋 , 也 想 最近 距离 地 欣赏 自己 宝贝 小狼 的 歌声 。 陈阵 比 一个 年轻 的 父亲 听到 自己 宝贝 孩子 第一次 叫 他 爸爸 还要 激动 。 他 忍不住 轻轻 抚摸 小狼 的 背 毛 , 小狼 高兴 地 舔 了 一下 他 的 手 , 又 继续 引吭高歌 。

狗们 都 糊涂 了 , 不 知道 该 咬 死 它 , 还是 制止 它 。 在 同仇敌忾 看羊狗 的 阵线 里 , 突然 出现 了 仇敌 的 嗥声 , 小组 的 狗队 阵营 顿时 大乱 。 邻居 官布家 的 狗 也 突然 停止 了 叫声 , 有 几条 狗 甚至 跑 到 陈阵 的 家门口 来看 个 究竟 , 并 随时 准备 支援 。 只有 二郎 欣喜 地 走进 狼圈 , 舔 舔 小 狼 的 脑袋 , 然后 趴在 它 的 身旁 , 倾听 它 的 嗥声 。 黄黄 和 伊勒 恶狠狠 地瞪着 小 狼 , 这 一刻 , 小狼 稚嫩 的 嗥声 , 把 它 在 狗 群里 生活 了 几个 月 模糊 暧昧 的 身份 , 不打自招 了 —— 它 不是 一条 狗 , 而是 一条 狼 、 一条 与 狗 群嗥 吠 大战 的 野狼 没有 任何 区别 的 狼 。 但是 黄黄 和 伊勒 见 主人 笑眯眯 地

望 着 小 狼 抚摸 小狼 , 敢怒不敢言 。 邻家 的 几条 大狗 看着 人狗 狼 和平共处 , 一时 也 弄不清 它 到底 是 狗 还是 狼 , 它们 歪 着 脑袋 怀疑 地 看 了 几眼 这个 奇怪 的 东西 , 便 悻悻 地 回家 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