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二十三章 (4) / 第二十四章 (1)

第二十三章 (4) / 第二十四章 (1)

第二天 早晨 , 杨克 、 陈阵 和 高 建中 被 湖里 的 枪声 惊醒 , 三人 后悔 得直 跺脚 。 杨克 疯 了 似地 骑马 冲向 湖边 , 陈阵 请 官布代放 一天 羊 , 也 和 高 建中 骑马 直奔 湖边 。

三人 提心吊胆 地 等到 那个 筏子 靠岸 。 眼前 的 惨景 让 杨克 和 陈阵 像 突见 亲人 的 暴死 。 筏子 上 又 躺 着 一只 大天鹅 和 几只 大雁 野鸭 , 还有 那 两枚 天鹅 蛋 , 上面 沾满 了 血 。 死 天鹅 显然 就是 那 只 刚刚 丧偶 的 雌 天鹅 , 它 为了 两个 未 出世 的 心肝宝贝 , 没有 及时 飞离 这个 可怕 的 湖 , 也 随 亡夫 一同 去 了 。 它 的 脑袋 被 子弹 炸碎 了 , 死 得 比 它 的 爱侣 更惨 , 它 是 死 在 尚未 破壳 的 一对 儿女 身上 的 , 它 把 热血 作为 自己 最后 一点 热量 , 给 了 它 的 孩子 们 。

杨克 泪流满面 , 如果 他 不 把 那 两枚 天鹅 蛋 送还到 天鹅 巢里 , 可能 那 只 雌 天鹅 就 不会 遭此 毒手 了 。

老王 头 登上 岸 , 岸边 聚 了 一群 民工 、 牧民 和 知青 。 老王 头 既 得意 又 恶狠狠 地瞪着 杨克 说道 : 你 还 想 用 羊油 换蛋 吗 ? 做梦 吧 ! 这回 我 得 把 这 两个 大蛋 给 小 彭 了 。 昨儿 我 去 买 病 牛 , 见到 小 彭 , 跟 他 说 你 用 半罐 羊油 换 了 两个 天鹅 蛋 , 他 说 我 换 亏了 , 他 跟 我订 了 货 , 说 他用 一罐 羊油 换 一个 大蛋 。

说话 间 , 只见 小 彭 气喘吁吁 跳 下马 , 急忙 把 两个 血蛋 抓 到手 , 装进 塞满 羊毛 的 书包 里 , 骑 上马 一溜烟 跑 了 。

众 民工 像 过节 似的 , 抬着 猎物 回 伙房 。 牧民 们 疑惑 和 气愤 地 看着 民工 , 他们 不 明白 为什么 这些 穿 汉人 衣服 的 的 蒙族 人 , 也 对 草原 神鸟 这么 残忍 , 竟敢 杀 吃 能 飞上 腾格里 的 大鸟 。 毕利格 老人 显然 也 是 第一次 遇到 这种 事情 。 他气 得 胡须 乱抖 , 大骂 老王 头 伤天害理 , 对萨满 神鸟 不恭不敬 , 忘 了 蒙族 的 本 ! 到底 还 是不是 蒙古人 ! 老王 头 不吃 这 一套 , 大声嚷嚷 : 什么 萨满萨满 , 我们 老家 连 菩萨 佛爷 都 给 砸烂 了 , 你 还 念叨 萨满 ! 全是 “ 四旧 ”, 都 得 砸烂 ! 毕利格 见 用 蒙古草原 天条 镇 不住 老王 头 , 就 连忙 去 翻 蒙文 毛主席 语录 小红书 , 急急 地问 陈阵 : 治 这帮 土匪 , 该念 哪条 语录 ? 陈阵 和 杨克想 了 半天 , 实在 想不起 最高 指示 中有 哪条 语录 , 可以 惩治 猎杀 珍禽 的 行为 。

民工 们 人多势众 , 又 有 后台 撑腰 , 都 敢 用 流利 的 蒙话 跟 毕利格 老人 骂架 。 牧民 们 拥 上去 猛吼 , 对立 的 双方 都 是 蒙族 人 , 都 是 贫下中农 ( 牧 ), 民族 相同 , 阶级 相同 , 却 无法 调和 游牧 与 农耕 的 冲突 。 杨克 、 陈阵 和 部分 知青 加入 穿蒙袍 的 队伍 , 和 穿汉装 的 民工 对骂 起来 。 双方 越 骂 越 凶 , 鼻子 几乎 对 上 鼻子 。 眼看 狼性 暴烈 的 兰木 扎布 等 几个 马倌 就要 动用 马鞭 , 包顺贵 急急 骑马 赶到 。 他 冲到 人群 前 , 用 马鞭 狠狠 地 在 自己 的 头顶 上挥 了 几下 , 大吼 一声 : 都 给 我 住嘴 ! 谁 敢 动手 我 就 叫 专政 小组 来 抓 人 。 把 你们 统统 关进 学习班 去 ! 众人 全都 不吭声 了 。

包顺贵 跳 下马 , 走到 毕利格 面前 说 : 天鹅 这 玩艺儿 , 是 苏修 喜欢 的 东西 。 在 北京 , 演 天鹅 的 老 毛子 戏 已经 被 打倒 , 不让 再演 了 , 连 演戏 的 主角 儿 都 被 批斗 了 。 咱们 这儿 要是 还护 着 天鹅 , 这 事 传出去 问题 可 就 大 了 , 成 了 政治 问题 …… 咱们 还是 抓 革命 , 促生产 吧 。 要 想 加快 工程进度 , 就 得 让 干活 人 吃 上 肉 。 可 大队 又 舍不得 卖 给 他们 处理 羊 , 让 他们 自个儿 去 弄 点 肉 吃 , 这 不是 挺 好 的 一件 事儿 吗 ?

包顺贵 又 转身 对 众人 说 : 大忙 季节 , 都 呆 在 这儿 干什么 ? 都 干活 去 !

众人 气呼呼 地 陆续 散 去 。

杨克 咽不下 这 口气 , 他 骑马 奔回 包 , 取 来 三支 大 爆竹 , 对准 湖面 连点 三炮 。 砰砰 砰 …… 六声 巨响 , 将 大雁 野鸭 等 各种 水鸟 惊得 四散 逃飞 。 包顺 贵气 得 返身 冲下 山坡 , 用 马鞭 指着 杨克 的 鼻子 大骂 : 你 想断 了 我 的 下酒菜 , 你长 几个 脑袋 ? 别忘了 你 的 反动 老子 还跟着 黑帮 一块 劳动改造 呢 ! 你 要 好好 接受 贫下中农 的 再 教育 , 这些 工地 上 的 人 , 还有 我 , 都 是 贫下中农 !

杨克 瞪眼 顶撞 道 : 到 草原 插队 , 我 首先 接受 牧民 , 接受 贫下 中牧 的 再 教育 !

毕利格 老人 和 几个 马倌 搂 着 杨克 的 肩膀 往坡 上 走 。 老人 说 : 你 这回 放炮 , 阿爸 心里 高兴 。

杨克 后来 听说 , 用 羊油 换 走 了 天鹅 蛋 的 小 彭 , 是 一个 奇物 收藏 爱好者 , 居然 懂得 长期 保

存 天鹅 蛋 的 技巧 。 小 彭是 大队 “ 赤脚医生 ”, 他用 注射器 在 天鹅 蛋 的 底部 扎 了 一个 针眼 , 抽出 蛋清 蛋黄 , 又 用 胶水 封住 小孔 , 这样 就 不必 担心 天鹅 蛋 发臭 爆壳 , 两个 美丽 但 失掉 了 生命 的 天鹅 蛋 便 可 永久 珍藏 了 。 他 还 到 场部 木工 房 , 割 了 玻璃 , 做 了 两个 玻璃 盒 , 盒 的 底部 垫 上 黄 绸缎 包面 的 毡子 , 将 天鹅 蛋 安放 在 绸 垫 上 , 尤如 一件 珍奇 的 工艺品 。 小 彭 把 这 两件 宝贝 一直 藏 在 箱底 , 秘不示人 。 若干年 后 , 他 把 这 两件 珍藏 送给 了 到 草原 招收 工农兵 大学生 的 一个 干部 , 小 彭 终于 借 了 草原 天鹅 的 翅膀 飞进 了 城 , 飞进 了 大学 。

第四天 傍晚 , 高 建中 赶牛 回家 。 他 神神秘秘 地 对 杨克 和 陈阵 说 : 老王 头 买 的 那头 病牛 让 狼 给 掏 了 , 就 在 他们 房前 不远 的 地方 。

两人 听 了 都 一 愣 。 杨克说 : 对 了 , 工地 上 那 帮人 没有 狗 , 这下 他们 亏大 了 。

高 建中 说 : 我 去 他们 房前 看 了 , 那 头牛 就 拴 在 房前 十几步 的 柱子 旁边 , 只 剩下 了 牛头 牛 蹄子 牛 骨架 , 肉全 啃 没 了 。 老王 头气 得 大 骂 , 说 这 头牛 是 用 伙房 半个 月 的 菜金 买来 的 , 往后 工地 上 又 该 吃素 了 。 高 建中 笑 道 : 其实 这头 病牛 也 没 啥 大 毛病 , 就是 肚子 里 有 寄生虫 。 老王 头 懂点 兽医 , 他 弄 来 点药 , 把 牛 肚子 里 的 虫子 打 了 , 想 利用 这儿 的 好 水好 草 , 把 牛 养肥 了 再 宰 。 可 没想到 刚养 胖 了 一点 , 就 喂 了 狼 。

杨克 深深地 出 了 一口 恶气 说 : 这帮 农区 来 的 盲流 哪有 牧民 的 警觉性 , 夜里 睡得 跟 死 猪 似的 。 额仑 的 狼群 也 真够 精 的 。 它们 一眼 就 能 看出 这 是 些 外来户 , 就 敢 在 民工 的 家门口 掏 吃 牛 。 杨克 解恨 地说 : 这 不是 欺负 贫下中农 吗 ? 这年头 谁 也 不敢 , 就 狼敢 !

陈阵 说 , 这 不 叫 欺负 , 这 叫 报复 。

杨克 忽 又 长叹 : 在 枪炮 时代 , 狼群 已经 没有 太大 的 报复 力量 了 , 内蒙古草原 上 最后 一个 处女 天鹅湖 还是 失守 了 。 如果 我 以后 还有 机会 回 北京 的话 , 我 可 再也 不敢 看 舞剧 《 天鹅湖 》 了 。 一看 《 天鹅湖 》, 我 就 会 想起 那锅 天鹅肉 , 还有 酱油 汤里 的 那个 天鹅 头 , 它 活着 的 时候 是 多么 高贵 和 高傲 …… 我 过去 认为 中国 的 农耕 文明 总是 被 西方 列强 侵略 和 欺负 , 可 没想到 农耕 文明 毁坏 游牧 文明 , 同样 残酷 狰狞 。

高 建中 打断 他 说 : 别扯 那么 远 , 狼群 都 杀 到 家门口 了 , 咱们 包 尤其 得 小心 , 要是 狼群 一 拐弯 , 闻见 小狼 在 咱们 包 门口 , 那 咱们 的 两群 牛羊 就 悬 了 。

(第二十四章) 内蒙古高原 的 夏夜 , 转眼间 就 冷得 像 到 了 深秋 。 草原 上 可怕 的 蚊群 很快 就 将 形成 攻势 了 , 这是 最后 几个 宁静 之夜 。 刚刚 剪光 羊毛 的 羊群 紧紧 地靠 卧 在 一起 , 悠悠 反刍 , 发出 一片 咯吱咯吱 磨牙 碾草 的 声音 。 二郎 和 黄黄 不时 抬头 仰鼻 , 警惕 地 嗅 着 空气 , 并 带领 着 伊勒 和 三条 小狗 , 在 羊群 的 西北边 慢慢 溜达 巡逻 。

陈阵握 着 手电筒 , 拖 了 一块 单人 褥子 大小 的 毡子 , 走 到 羊群 西北面 , 找 了 一块 平地 , 铺 好 毡子 , 披上 破旧 的 薄 毛皮 袍 , 盘腿 而 坐 , 不敢 躺 下 。 进入 新 草场 之后 , 放羊 、 下夜 、 剪羊毛 、 伺候 小狼 , 读书 做 笔记 , 天 长夜短 , 睡眠 严重不足 。 只要 他 一 躺 下马 上 就 会 睡 死 过去 , 无论 大狗们 怎样 狂叫 , 再也 叫 不醒 他 。 本来 他 应该 趁着 蚊群 爆起 之前 的 平安夜 , 抓紧 机会 多 睡觉 , 可是 他 仍然 丝毫 不敢 懈怠 , 草原 狼 是 擅长 捕捉 “ 侥幸 ” 的 大师 。

一 小群 狼 成功 偷袭 了 工地 的 病 牛 之后 , 他们 三个 人 都 绷紧 了 神经 。 狼群 吃掉 病牛 , 是 给 牧人 的 一个 信号 , 报告 狼群 进攻 的 目标 , 已经 从 黄羊 旱獭 黄鼠 转 到 畜群 身上 来 了 。 小 黄羊 早已 奔跃 如飞 , 旱獭 也 更加 机警 , 饥饿 的 狼群 已 不 满足 靠 抓 草原 鼠 充饥 , 转而 向 畜群 展开 攻击 战 。 在 这 新 草场 , 人畜 立足未稳 , 毕利格 老人 召集 了 几次 生产 会议 , 再三 提醒 各组 牧民 和 知青 不得 大意 , 要 像 狼 那样 , 睡觉 的 时候 就是 闭上眼睛 , 也 得 把 两只 耳朵 竖起 来 。 额仑 草原 又 要 进入 新一轮 人 狼 大战 。

陈阵 每天 都 要 把 小 狼 的 地盘 彻底 打扫 干净 , 清除 狼 粪 狼 臊味 , 还要 盖上 一层 薄薄的 沙土 。 这 不仅 是 为了 狼窝 的 卫生 , 保证 小狼 身体健康 不得 病 , 更 重要 的 是 怕 小 狼 的 气味 会 暴露目标 。

陈阵 最近 常常 琢磨 当时 从 狼窝 带回 小狼 崽 之后 的 各个 细节 , 想得 脑袋 发疼 。 他 觉得 其实 任何 环节 都 可能 出 问题 , 都 会 被 母狼 发现 。 比如 在 旧 营盘 , 母狼 就 可以 嗅出 小狼 的 尿味 。 他 夜夜 都 担心 狼群 发动 突然袭击 , 血洗 羊群 , 抢走 小狼 。 他 惟一 庆幸 的 是 , 这次 开进 新 草场 , 长途跋涉 的 路途 中 , 一直 把 小狼关 在 牛粪 木箱 里 , 也 没有 让 小 狼 下过 车 , 因此 在 路上 就 没有 留下 小狼 的 气味 踪迹 。 即使 母狼 嗅出 旧 营盘 上小狼 留下 的 气味 , 它 也 不 可能 知道 小狼 被 转移 到 哪里 去 了 。

空气 中 似乎 没有 狼 的 气味 , 三条 半大 的 小胖 狗 跑 到 陈阵 身边 , 他 挨个 抚摸 它们 。 黄黄 和 伊勒 也 跑 到 陈阵 身边 , 享受 主人 的 爱抚 。 只有 二郎 忠于职守 , 依然 在 羊群 西北边 的 不远处 巡视 。 它 比 普通 狗 更 知晓 狼 的 本事 , 任何 时候 它 都 像 狼 一样 警觉 。

夜风 越来越 冷 , 羊挤 得 更 紧 , 羊群 的 面积 又 缩小 了 四分之一 , 三只 小狗 都 钻进 了 陈阵 的 破 皮袍 里面 。 刚过 午夜 , 天黑 得 陈阵 看不见 身旁 的 白羊 群 。 后半夜 风停了 , 但 寒气 更重 , 陈阵 把 狗们 赶到 它们 应该 去 的 岗位 , 自己 也 站 起来 裹紧 皮袍 , 打着 手电 , 围着 羊群 转 了 两圈 。

当 陈阵 刚刚 坐回 毡子 上 的 时候 , 在 不远 的 山坡 上 转来 凄凉 悠长 的 狼嗥 声 ,“ 呜欧 …… 欧 …… 欧 ……” 尾音 拖得 很长 很长 , 还 带有 颤音 和 间隙 很 短 的 顿音 。 狼嗥 声音 质 纯净 , 底气 充足 , 具有 圆润 锐利 的 渗透力 和 穿透力 。 颤栗 的 尾音 尚未 终止 , 东南 北三面 大山 就 开始 发出 低低的 回声 , 在 山谷 、 盆地 、 草滩 和 湖面 慢慢 地 波动 徘徊 , 又 揉 入 了 微风 吹动 苇梢 的 沙沙声 , 变幻 组合 出一波 又 一波 悠缓 苍凉 的 狼声 苇声 风声 的 和弦 曲 。 曲调 越来越 冷 , 把 陈阵 的 思绪 带到 了 蛮荒 的 西伯利亚 。

陈阵 好久 没有 在 极为 冷静 清醒 的 深夜 , 细细 倾听 草原 狼 的 夜半 歌声 。 他 不由 打 了 一个 寒噤 , 裹紧 皮袍 , 但是 仍 感到 那 似乎 从冰 缝里 渗出 的 寒冷 声音 , 穿透 皮袍 , 穿透 肌肤 , 从 头顶 穿过 脊椎 , 一直 灌 到 尾骨 。 陈阵 伸出手 把 黄黄 搂 进 皮袍 , 这才 算 有 了 点 热气 。

阴沉 悠长 的 序曲 刚刚 退去 , 几条 大狼 的 雄性 合唱 又 高声 嗥起 。 这次 狼嗥 立即 引来 全 大队 各个 营盘 一片 汹涌 的 狗叫声 。 陈阵 周围 的 大狗 小狗 也 都 冲向 西北 方向 , 站 在 羊群 的 外围 线 , 急促 猛吼 。 二郎 先是 狂吼 着 向 狼嗥 的 地方 冲 去 , 不一会儿 , 又 怕 狼 抄后路 , 就 又 退 到 羊群 迎着 狼嗥 方向 不远 的 地方 停下 , 继续 吼叫 。 沿 盆地 的 山坡 排成 长蛇阵 的 大队 营盘 , 都 亮起 了 手 电光 , 全 大队 一百多条 狗 足足 吼 了 半个 小时 , 才 渐渐 停下来 。

夜 更 黑 , 寒气 更重 。 狗叫声 一 停 , 草原 又 静得 能 听到 苇叶 的 沙沙声 。 不一会儿 , 那条 领唱 的 狼 , 又 开始 第二遍 嚎歌 。 紧接着 北 、 西 、 南 三面 大山 传来 更多 更密 的 狼嗥 声 , 像 三面 声音 巨墙 向 营盘 围过来 , 大有 压倒 狗群 叫声 的 气势 。 全队 的 狗叫 得 更加 气急败坏 、 澎湃汹涌 。 各家 各包 下夜 的 女人 全都 打着 手电 , 向 狼 的 方向 乱 扫 , 并 拼命 高叫 ,“ 啊 嗬 …… 乌 嗬 …… 依 嗬 ……” 尖利 的 声音 一波接 一波 , 汇成 更 有 气势 的 声浪 , 向 狼群 压去 。 草原 歌手 的 嗓子 也许 都 是 下夜 喊夜 驱狼练 出来 的 。

狗仗人势 , 各家 好战 的 大狗 恶狗 叫 得 更加 嚣张 。 狗 的 吠声 、 吼声 、 咆哮声 、 挑衅 声 、 威胁 声 、 起哄 声 , 错杂 交汇 成 一片 分不请 鼓点 的 战 鼓声 。 轰轰烈烈 , 惊天动地 , 犹如 又 一次 决战 在 即 , 大狗 猎狗 恶狗 随时 就要 冲出 阵大杀 一场 。

陈阵 也 扯 着 脖子 乱喊乱叫 , 但 与 草原 女人 和 草原 狗 的 高频 尖锐 之声 相比 , 他 觉得 自己 就 像 一只 牛犊 , 微弱 的 喊声 很快 被 夜空 吞没 。

草原 许久 没有 发生 这样 大规模 的 声光电 的 保卫战 了 。 新 草场 如此 集中 扎营 , 使 牧人 的 声光 反击战 , 比 在 旧 营盘 更 集中 更 猛烈 , 也 给 宁静 的 草原 , 单调 的 下夜 , 带来 紧张 热闹 的 战斗 气氛 。


第二十三章 (4) / 第二十四章 (1)

第二天 早晨 , 杨克 、 陈阵 和 高 建中 被 湖里 的 枪声 惊醒 , 三人 后悔 得直 跺脚 。 杨克 疯 了 似地 骑马 冲向 湖边 , 陈阵 请 官布代放 一天 羊 , 也 和 高 建中 骑马 直奔 湖边 。

三人 提心吊胆 地 等到 那个 筏子 靠岸 。 眼前 的 惨景 让 杨克 和 陈阵 像 突见 亲人 的 暴死 。 筏子 上 又 躺 着 一只 大天鹅 和 几只 大雁 野鸭 , 还有 那 两枚 天鹅 蛋 , 上面 沾满 了 血 。 死 天鹅 显然 就是 那 只 刚刚 丧偶 的 雌 天鹅 , 它 为了 两个 未 出世 的 心肝宝贝 , 没有 及时 飞离 这个 可怕 的 湖 , 也 随 亡夫 一同 去 了 。 它 的 脑袋 被 子弹 炸碎 了 , 死 得 比 它 的 爱侣 更惨 , 它 是 死 在 尚未 破壳 的 一对 儿女 身上 的 , 它 把 热血 作为 自己 最后 一点 热量 , 给 了 它 的 孩子 们 。

杨克 泪流满面 , 如果 他 不 把 那 两枚 天鹅 蛋 送还到 天鹅 巢里 , 可能 那 只 雌 天鹅 就 不会 遭此 毒手 了 。

老王 头 登上 岸 , 岸边 聚 了 一群 民工 、 牧民 和 知青 。 老王 头 既 得意 又 恶狠狠 地瞪着 杨克 说道 : 你 还 想 用 羊油 换蛋 吗 ? 做梦 吧 ! 这回 我 得 把 这 两个 大蛋 给 小 彭 了 。 昨儿 我 去 买 病 牛 , 见到 小 彭 , 跟 他 说 你 用 半罐 羊油 换 了 两个 天鹅 蛋 , 他 说 我 换 亏了 , 他 跟 我订 了 货 , 说 他用 一罐 羊油 换 一个 大蛋 。

说话 间 , 只见 小 彭 气喘吁吁 跳 下马 , 急忙 把 两个 血蛋 抓 到手 , 装进 塞满 羊毛 的 书包 里 , 骑 上马 一溜烟 跑 了 。

众 民工 像 过节 似的 , 抬着 猎物 回 伙房 。 牧民 们 疑惑 和 气愤 地 看着 民工 , 他们 不 明白 为什么 这些 穿 汉人 衣服 的 的 蒙族 人 , 也 对 草原 神鸟 这么 残忍 , 竟敢 杀 吃 能 飞上 腾格里 的 大鸟 。 毕利格 老人 显然 也 是 第一次 遇到 这种 事情 。 他气 得 胡须 乱抖 , 大骂 老王 头 伤天害理 , 对萨满 神鸟 不恭不敬 , 忘 了 蒙族 的 本 ! 到底 还 是不是 蒙古人 ! 老王 头 不吃 这 一套 , 大声嚷嚷 : 什么 萨满萨满 , 我们 老家 连 菩萨 佛爷 都 给 砸烂 了 , 你 还 念叨 萨满 ! 全是 “ 四旧 ”, 都 得 砸烂 ! 毕利格 见 用 蒙古草原 天条 镇 不住 老王 头 , 就 连忙 去 翻 蒙文 毛主席 语录 小红书 , 急急 地问 陈阵 : 治 这帮 土匪 , 该念 哪条 语录 ? 陈阵 和 杨克想 了 半天 , 实在 想不起 最高 指示 中有 哪条 语录 , 可以 惩治 猎杀 珍禽 的 行为 。

民工 们 人多势众 , 又 有 后台 撑腰 , 都 敢 用 流利 的 蒙话 跟 毕利格 老人 骂架 。 牧民 们 拥 上去 猛吼 , 对立 的 双方 都 是 蒙族 人 , 都 是 贫下中农 ( 牧 ), 民族 相同 , 阶级 相同 , 却 无法 调和 游牧 与 农耕 的 冲突 。 杨克 、 陈阵 和 部分 知青 加入 穿蒙袍 的 队伍 , 和 穿汉装 的 民工 对骂 起来 。 双方 越 骂 越 凶 , 鼻子 几乎 对 上 鼻子 。 眼看 狼性 暴烈 的 兰木 扎布 等 几个 马倌 就要 动用 马鞭 , 包顺贵 急急 骑马 赶到 。 他 冲到 人群 前 , 用 马鞭 狠狠 地 在 自己 的 头顶 上挥 了 几下 , 大吼 一声 : 都 给 我 住嘴 ! 谁 敢 动手 我 就 叫 专政 小组 来 抓 人 。 把 你们 统统 关进 学习班 去 ! 众人 全都 不吭声 了 。

包顺贵 跳 下马 , 走到 毕利格 面前 说 : 天鹅 这 玩艺儿 , 是 苏修 喜欢 的 东西 。 在 北京 , 演 天鹅 的 老 毛子 戏 已经 被 打倒 , 不让 再演 了 , 连 演戏 的 主角 儿 都 被 批斗 了 。 咱们 这儿 要是 还护 着 天鹅 , 这 事 传出去 问题 可 就 大 了 , 成 了 政治 问题 …… 咱们 还是 抓 革命 , 促生产 吧 。 要 想 加快 工程进度 , 就 得 让 干活 人 吃 上 肉 。 可 大队 又 舍不得 卖 给 他们 处理 羊 , 让 他们 自个儿 去 弄 点 肉 吃 , 这 不是 挺 好 的 一件 事儿 吗 ?

包顺贵 又 转身 对 众人 说 : 大忙 季节 , 都 呆 在 这儿 干什么 ? 都 干活 去 !

众人 气呼呼 地 陆续 散 去 。

杨克 咽不下 这 口气 , 他 骑马 奔回 包 , 取 来 三支 大 爆竹 , 对准 湖面 连点 三炮 。 砰砰 砰 …… 六声 巨响 , 将 大雁 野鸭 等 各种 水鸟 惊得 四散 逃飞 。 包顺 贵气 得 返身 冲下 山坡 , 用 马鞭 指着 杨克 的 鼻子 大骂 : 你 想断 了 我 的 下酒菜 , 你长 几个 脑袋 ? 别忘了 你 的 反动 老子 还跟着 黑帮 一块 劳动改造 呢 ! 你 要 好好 接受 贫下中农 的 再 教育 , 这些 工地 上 的 人 , 还有 我 , 都 是 贫下中农 !

杨克 瞪眼 顶撞 道 : 到 草原 插队 , 我 首先 接受 牧民 , 接受 贫下 中牧 的 再 教育 !

毕利格 老人 和 几个 马倌 搂 着 杨克 的 肩膀 往坡 上 走 。 老人 说 : 你 这回 放炮 , 阿爸 心里 高兴 。

杨克 后来 听说 , 用 羊油 换 走 了 天鹅 蛋 的 小 彭 , 是 一个 奇物 收藏 爱好者 , 居然 懂得 长期 保

存 天鹅 蛋 的 技巧 。 小 彭是 大队 “ 赤脚医生 ”, 他用 注射器 在 天鹅 蛋 的 底部 扎 了 一个 针眼 , 抽出 蛋清 蛋黄 , 又 用 胶水 封住 小孔 , 这样 就 不必 担心 天鹅 蛋 发臭 爆壳 , 两个 美丽 但 失掉 了 生命 的 天鹅 蛋 便 可 永久 珍藏 了 。 他 还 到 场部 木工 房 , 割 了 玻璃 , 做 了 两个 玻璃 盒 , 盒 的 底部 垫 上 黄 绸缎 包面 的 毡子 , 将 天鹅 蛋 安放 在 绸 垫 上 , 尤如 一件 珍奇 的 工艺品 。 小 彭 把 这 两件 宝贝 一直 藏 在 箱底 , 秘不示人 。 若干年 后 , 他 把 这 两件 珍藏 送给 了 到 草原 招收 工农兵 大学生 的 一个 干部 , 小 彭 终于 借 了 草原 天鹅 的 翅膀 飞进 了 城 , 飞进 了 大学 。

第四天 傍晚 , 高 建中 赶牛 回家 。 他 神神秘秘 地 对 杨克 和 陈阵 说 : 老王 头 买 的 那头 病牛 让 狼 给 掏 了 , 就 在 他们 房前 不远 的 地方 。

两人 听 了 都 一 愣 。 杨克说 : 对 了 , 工地 上 那 帮人 没有 狗 , 这下 他们 亏大 了 。

高 建中 说 : 我 去 他们 房前 看 了 , 那 头牛 就 拴 在 房前 十几步 的 柱子 旁边 , 只 剩下 了 牛头 牛 蹄子 牛 骨架 , 肉全 啃 没 了 。 老王 头气 得 大 骂 , 说 这 头牛 是 用 伙房 半个 月 的 菜金 买来 的 , 往后 工地 上 又 该 吃素 了 。 高 建中 笑 道 : 其实 这头 病牛 也 没 啥 大 毛病 , 就是 肚子 里 有 寄生虫 。 老王 头 懂点 兽医 , 他 弄 来 点药 , 把 牛 肚子 里 的 虫子 打 了 , 想 利用 这儿 的 好 水好 草 , 把 牛 养肥 了 再 宰 。 可 没想到 刚养 胖 了 一点 , 就 喂 了 狼 。

杨克 深深地 出 了 一口 恶气 说 : 这帮 农区 来 的 盲流 哪有 牧民 的 警觉性 , 夜里 睡得 跟 死 猪 似的 。 额仑 的 狼群 也 真够 精 的 。 它们 一眼 就 能 看出 这 是 些 外来户 , 就 敢 在 民工 的 家门口 掏 吃 牛 。 杨克 解恨 地说 : 这 不是 欺负 贫下中农 吗 ? 这年头 谁 也 不敢 , 就 狼敢 !

陈阵 说 , 这 不 叫 欺负 , 这 叫 报复 。

杨克 忽 又 长叹 : 在 枪炮 时代 , 狼群 已经 没有 太大 的 报复 力量 了 , 内蒙古草原 上 最后 一个 处女 天鹅湖 还是 失守 了 。 如果 我 以后 还有 机会 回 北京 的话 , 我 可 再也 不敢 看 舞剧 《 天鹅湖 》 了 。 一看 《 天鹅湖 》, 我 就 会 想起 那锅 天鹅肉 , 还有 酱油 汤里 的 那个 天鹅 头 , 它 活着 的 时候 是 多么 高贵 和 高傲 …… 我 过去 认为 中国 的 农耕 文明 总是 被 西方 列强 侵略 和 欺负 , 可 没想到 农耕 文明 毁坏 游牧 文明 , 同样 残酷 狰狞 。

高 建中 打断 他 说 : 别扯 那么 远 , 狼群 都 杀 到 家门口 了 , 咱们 包 尤其 得 小心 , 要是 狼群 一 拐弯 , 闻见 小狼 在 咱们 包 门口 , 那 咱们 的 两群 牛羊 就 悬 了 。

(第二十四章) 内蒙古高原 的 夏夜 , 转眼间 就 冷得 像 到 了 深秋 。 草原 上 可怕 的 蚊群 很快 就 将 形成 攻势 了 , 这是 最后 几个 宁静 之夜 。 刚刚 剪光 羊毛 的 羊群 紧紧 地靠 卧 在 一起 , 悠悠 反刍 , 发出 一片 咯吱咯吱 磨牙 碾草 的 声音 。 二郎 和 黄黄 不时 抬头 仰鼻 , 警惕 地 嗅 着 空气 , 并 带领 着 伊勒 和 三条 小狗 , 在 羊群 的 西北边 慢慢 溜达 巡逻 。

陈阵握 着 手电筒 , 拖 了 一块 单人 褥子 大小 的 毡子 , 走 到 羊群 西北面 , 找 了 一块 平地 , 铺 好 毡子 , 披上 破旧 的 薄 毛皮 袍 , 盘腿 而 坐 , 不敢 躺 下 。 进入 新 草场 之后 , 放羊 、 下夜 、 剪羊毛 、 伺候 小狼 , 读书 做 笔记 , 天 长夜短 , 睡眠 严重不足 。 只要 他 一 躺 下马 上 就 会 睡 死 过去 , 无论 大狗们 怎样 狂叫 , 再也 叫 不醒 他 。 本来 他 应该 趁着 蚊群 爆起 之前 的 平安夜 , 抓紧 机会 多 睡觉 , 可是 他 仍然 丝毫 不敢 懈怠 , 草原 狼 是 擅长 捕捉 “ 侥幸 ” 的 大师 。

一 小群 狼 成功 偷袭 了 工地 的 病 牛 之后 , 他们 三个 人 都 绷紧 了 神经 。 狼群 吃掉 病牛 , 是 给 牧人 的 一个 信号 , 报告 狼群 进攻 的 目标 , 已经 从 黄羊 旱獭 黄鼠 转 到 畜群 身上 来 了 。 小 黄羊 早已 奔跃 如飞 , 旱獭 也 更加 机警 , 饥饿 的 狼群 已 不 满足 靠 抓 草原 鼠 充饥 , 转而 向 畜群 展开 攻击 战 。 在 这 新 草场 , 人畜 立足未稳 , 毕利格 老人 召集 了 几次 生产 会议 , 再三 提醒 各组 牧民 和 知青 不得 大意 , 要 像 狼 那样 , 睡觉 的 时候 就是 闭上眼睛 , 也 得 把 两只 耳朵 竖起 来 。 额仑 草原 又 要 进入 新一轮 人 狼 大战 。

陈阵 每天 都 要 把 小 狼 的 地盘 彻底 打扫 干净 , 清除 狼 粪 狼 臊味 , 还要 盖上 一层 薄薄的 沙土 。 这 不仅 是 为了 狼窝 的 卫生 , 保证 小狼 身体健康 不得 病 , 更 重要 的 是 怕 小 狼 的 气味 会 暴露目标 。

陈阵 最近 常常 琢磨 当时 从 狼窝 带回 小狼 崽 之后 的 各个 细节 , 想得 脑袋 发疼 。 他 觉得 其实 任何 环节 都 可能 出 问题 , 都 会 被 母狼 发现 。 比如 在 旧 营盘 , 母狼 就 可以 嗅出 小狼 的 尿味 。 他 夜夜 都 担心 狼群 发动 突然袭击 , 血洗 羊群 , 抢走 小狼 。 他 惟一 庆幸 的 是 , 这次 开进 新 草场 , 长途跋涉 的 路途 中 , 一直 把 小狼关 在 牛粪 木箱 里 , 也 没有 让 小 狼 下过 车 , 因此 在 路上 就 没有 留下 小狼 的 气味 踪迹 。 即使 母狼 嗅出 旧 营盘 上小狼 留下 的 气味 , 它 也 不 可能 知道 小狼 被 转移 到 哪里 去 了 。

空气 中 似乎 没有 狼 的 气味 , 三条 半大 的 小胖 狗 跑 到 陈阵 身边 , 他 挨个 抚摸 它们 。 黄黄 和 伊勒 也 跑 到 陈阵 身边 , 享受 主人 的 爱抚 。 只有 二郎 忠于职守 , 依然 在 羊群 西北边 的 不远处 巡视 。 它 比 普通 狗 更 知晓 狼 的 本事 , 任何 时候 它 都 像 狼 一样 警觉 。

夜风 越来越 冷 , 羊挤 得 更 紧 , 羊群 的 面积 又 缩小 了 四分之一 , 三只 小狗 都 钻进 了 陈阵 的 破 皮袍 里面 。 刚过 午夜 , 天黑 得 陈阵 看不见 身旁 的 白羊 群 。 后半夜 风停了 , 但 寒气 更重 , 陈阵 把 狗们 赶到 它们 应该 去 的 岗位 , 自己 也 站 起来 裹紧 皮袍 , 打着 手电 , 围着 羊群 转 了 两圈 。

当 陈阵 刚刚 坐回 毡子 上 的 时候 , 在 不远 的 山坡 上 转来 凄凉 悠长 的 狼嗥 声 ,“ 呜欧 …… 欧 …… 欧 ……” 尾音 拖得 很长 很长 , 还 带有 颤音 和 间隙 很 短 的 顿音 。 狼嗥 声音 质 纯净 , 底气 充足 , 具有 圆润 锐利 的 渗透力 和 穿透力 。 颤栗 的 尾音 尚未 终止 , 东南 北三面 大山 就 开始 发出 低低的 回声 , 在 山谷 、 盆地 、 草滩 和 湖面 慢慢 地 波动 徘徊 , 又 揉 入 了 微风 吹动 苇梢 的 沙沙声 , 变幻 组合 出一波 又 一波 悠缓 苍凉 的 狼声 苇声 风声 的 和弦 曲 。 曲调 越来越 冷 , 把 陈阵 的 思绪 带到 了 蛮荒 的 西伯利亚 。

陈阵 好久 没有 在 极为 冷静 清醒 的 深夜 , 细细 倾听 草原 狼 的 夜半 歌声 。 他 不由 打 了 一个 寒噤 , 裹紧 皮袍 , 但是 仍 感到 那 似乎 从冰 缝里 渗出 的 寒冷 声音 , 穿透 皮袍 , 穿透 肌肤 , 从 头顶 穿过 脊椎 , 一直 灌 到 尾骨 。 陈阵 伸出手 把 黄黄 搂 进 皮袍 , 这才 算 有 了 点 热气 。

阴沉 悠长 的 序曲 刚刚 退去 , 几条 大狼 的 雄性 合唱 又 高声 嗥起 。 这次 狼嗥 立即 引来 全 大队 各个 营盘 一片 汹涌 的 狗叫声 。 陈阵 周围 的 大狗 小狗 也 都 冲向 西北 方向 , 站 在 羊群 的 外围 线 , 急促 猛吼 。 二郎 先是 狂吼 着 向 狼嗥 的 地方 冲 去 , 不一会儿 , 又 怕 狼 抄后路 , 就 又 退 到 羊群 迎着 狼嗥 方向 不远 的 地方 停下 , 继续 吼叫 。 沿 盆地 的 山坡 排成 长蛇阵 的 大队 营盘 , 都 亮起 了 手 电光 , 全 大队 一百多条 狗 足足 吼 了 半个 小时 , 才 渐渐 停下来 。

夜 更 黑 , 寒气 更重 。 狗叫声 一 停 , 草原 又 静得 能 听到 苇叶 的 沙沙声 。 不一会儿 , 那条 领唱 的 狼 , 又 开始 第二遍 嚎歌 。 紧接着 北 、 西 、 南 三面 大山 传来 更多 更密 的 狼嗥 声 , 像 三面 声音 巨墙 向 营盘 围过来 , 大有 压倒 狗群 叫声 的 气势 。 全队 的 狗叫 得 更加 气急败坏 、 澎湃汹涌 。 各家 各包 下夜 的 女人 全都 打着 手电 , 向 狼 的 方向 乱 扫 , 并 拼命 高叫 ,“ 啊 嗬 …… 乌 嗬 …… 依 嗬 ……” 尖利 的 声音 一波接 一波 , 汇成 更 有 气势 的 声浪 , 向 狼群 压去 。 草原 歌手 的 嗓子 也许 都 是 下夜 喊夜 驱狼练 出来 的 。

狗仗人势 , 各家 好战 的 大狗 恶狗 叫 得 更加 嚣张 。 狗 的 吠声 、 吼声 、 咆哮声 、 挑衅 声 、 威胁 声 、 起哄 声 , 错杂 交汇 成 一片 分不请 鼓点 的 战 鼓声 。 轰轰烈烈 , 惊天动地 , 犹如 又 一次 决战 在 即 , 大狗 猎狗 恶狗 随时 就要 冲出 阵大杀 一场 。

陈阵 也 扯 着 脖子 乱喊乱叫 , 但 与 草原 女人 和 草原 狗 的 高频 尖锐 之声 相比 , 他 觉得 自己 就 像 一只 牛犊 , 微弱 的 喊声 很快 被 夜空 吞没 。

草原 许久 没有 发生 这样 大规模 的 声光电 的 保卫战 了 。 新 草场 如此 集中 扎营 , 使 牧人 的 声光 反击战 , 比 在 旧 营盘 更 集中 更 猛烈 , 也 给 宁静 的 草原 , 单调 的 下夜 , 带来 紧张 热闹 的 战斗 气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