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二十三章 (2)

第二十三章 (2)

过 了 十几分钟 , 远处 的 水面 有 了 一些 动静 。 一个 像 抗日战争 时期 白洋淀 雁翎队 使用 的 那种 伪装 筏子 , 出现 在 他 的 镜头 里 。 筏子 从苇 巷里 轻轻 划 出来 , 上面 有 两个 人 , 头上 都 戴 着 用 青苇 扎成 的 巨大 伪装 帽 , 身上 还 披着 用青 苇作 的 蓑衣 。 筏子 上 堆满 了 苇子 , 像 一团 活动 的 苇丛 , 如果 不 仔细 辨认 , 很难 将 筏子 和 周围 的 苇丛 区分 开来 。 杨克 看清楚 , 筏子 上 的 人 显然 已有 收获 , 其中 一个 人 正在 脱帽 卸装 , 另 一个 人 手里 竟然 握 着 一把 铁锹 , 以锹 代桨 , 慢慢 朝 岸边 划过来 。

筏子 渐渐 靠近 , 这 筏子 原来 是 用 六个 大车 轮胎 的 内胎 和 几块 门板 绑扎 成 的 。 杨克 认出 其中 一个 是 老王 头 , 另 一个 是 他 的 侄子 二顺 。 二顺 抱 走 筏子 表面 的 青苇 , 下面 露出 一个 铁皮 洗衣盆 , 里头 装满 了 大大小小 的 鸟蛋 , 中央 还有 两只 白 香瓜 似的 醒目 的 大蛋 , 蛋皮 细腻 光滑 , 像 两只 用 羊脂玉 雕磨 出来 的 宝物 。 杨克 的 心 一下子 就 抽缩 起来 了 , 暗暗 惊叫 : 天鹅 蛋 ! 更 让 他 恐惧 的 是 , 苇子 蓑衣 下面 还 露出 半只 大天鹅 , 白亮 的 羽毛 上 一片 血迹 。 杨克 热血 涌 上 额头 , 几乎 就要 冲上去 掀翻 这 只 筏子 , 却 又 只能 强忍 住 心中 的 怒火 。 打死 的 天鹅 已经 不能 复活 , 但是 那 两只 大天鹅 蛋 , 他 无论如何 要 想 办法 救下来 。

筏子 靠岸 , 杨克 冲上去 大声 喝道 : 谁 让 你们 打死 天鹅 , 掏 天鹅 蛋 的 ! 走 ! 跟 我 上 队部 去 !

老王 头 个子 不高 , 但 精明 结实 , 满脸 半蒙半汉式 的 硬 茬 黑 胡须 。 他 瞪 了 杨克 一眼 说 : 是 包 主任 让 打 的 , 碍 你 什么 事 了 ? 基建队 吃 野物 , 还 可以 给 你们 大队 省下 不少 牛羊 呢 。

杨克 吼道 : 中国 人 都 知道 , 癞蛤蟆 才 想 吃 天鹅肉 呢 , 你 还是 中国 人 吗 ?

老王 头 冷笑 道 : 是 中国 人 就 不能 让 天鹅 飞到 老 毛子 那儿 去 , 你 想 把 天鹅 送给 老 毛子 吃 啊 ?

杨克 早已 发现 “ 盲流 ” 的 嘴 上 功夫 相当 厉害 , 一时 竟 被 噎 得 说不出 话 。

大天鹅 被 拖 上岸 , 让 杨克 吃惊 的 是 , 天鹅 的 胸口 上 竟然 插 着 一支 箭 , 筏子 上 还有 一把 用厚 竹板 作 的 大竹 弓 , 还有 一小 把 没用 完 的 箭 , 难怪 他 一直 没有 听到 枪声 。 刚才 他 还 纳闷 , 这 两个 没枪 的 人 是 怎么 打 到 天鹅 的 呢 ? 原来 他们 竟然 使用 了 最 原始 的 武器 。 在 枪炮 时代 , 他 看见 了 弓箭 , 这张 弓 具有 致 大天鹅 死命 的 杀伤力 , 甚至 比枪 更 有效 , 更 有 隐蔽性 , 不至于 太 惊吓 其它 的 天鹅 和 水鸟 , 以便 更 多次 的 猎杀 。 杨克 提醒 自己 可 不能 小看 了 这些 人 , 得 由 硬攻 改为 智取 了 。

杨克 暂时 压下 了 心中 的 愤怒 , 十分 吃力 地 改换 了 表情 , 拿 起 那 张弓 说 : 哦 , 好 弓 好 弓 , 还是 张 硬弓 , 你们 就是 用 这 张弓射 着 天鹅 的 ?

老王 头见 杨克变 了 口气 , 便 自夸 道 : 那 还有 假 ? 这 把 弓 我 是 在场 部 毡房 , 用 擀毡 子弹 羊毛 的 竹 弓 改 做 的 , 这弓 有劲 , 射死 个人 也 不 费劲 呢 。 杨克 抽 了 一支 箭 说 : 让 我 试一试 行 吗 ? 老王 坐在 岸边 草 墩子 上 看着 二顺 搬 猎物 , 一边 抽 旱烟 一边 说 : 做箭 可是 费功夫 , 我 还 得 留 着 接着 打 呢 , 只能 试 一支 , 多 了 不行 。

杨克 仔细 研究 这付 弓箭 。 做 弓 的 竹板 有近 一 指厚 三 指多 宽 , 弓弦 是 用 几股 细 牛皮 条 拧 出来 的 , 铅笔 一般 粗 。 箭杆 是 用 柳条 削刮 出来 的 , 箭羽 是 就地取材 的 雁羽 。 最 让 杨克 吃惊 的 是 , 那 箭头 居然 是 用 罐头盒 的 铁皮 做 的 , 上面 还 能 看到 “ 红烧 ……” 两个 字 。 铁皮 先 被 剪成 三角形 , 然后 再卷 在 箭杆 头上 , 再用 小 钉 固定 , 杆 头上 就 形成 了 一个 鹅 毛笔 管状 的 尖管 , 尖管 里面 的 箭杆 头 也 被 削 斜 了 , 被 铁皮 尖管 裹得 严丝合缝 。 杨克用 手指 试了试 箭头 , 又 硬 又 锋利 , 像 支小扎 枪 。 他 掂 了 掂 箭杆 , 箭身 并 不重 , 但 箭头 较 重 , 箭 射出去 不会 发飘 。

弓 很 硬 , 杨克使 足 了 劲 , 才能 拉开 五六分 。 他 弯弓 搭箭 , 瞄准 十几米 开外 的 一个 草 墩子 , 用力 开弓 , 一箭射 去 , 射 在 草铁 墩子 的 旁边 , 箭头 深深 戳 进 地里 。 杨克 跑 过去 , 小心 拔出 箭 , 抹净 泥土 , 箭头 依然 尖锐 锋利 。 那一刻 他 忽然 觉得 自己 回到 了 蒙古草原 骑射 的 远古时代 。

杨克 走 到 老王 头 的 面前 问道 : 你 射 天鹅 的 时候 , 离 它 有 多 远 ?

也 就 七八步 吧 。

你 离 天鹅 这么 近 , 天鹅 没 看见 你 ?

老王 头 敲 了 敲 烟袋锅 说 : 前天 我进 苇塘 找 天鹅 窝 , 找 了 大半天 , 才 找 见 。 今儿 一大早 , 我俩 就 披着 苇子 , 戴上 苇帽 慢慢 划进去 。 亏得 雾大 , 没 让 天鹅 瞅见 。 天鹅 的 窝 有 一人 多 高 , 用 苇子 摞 起来 的 , 母鹅在 窝里 孵蛋 , 公鹅 就 在 旁边 水道 里 来回 守 着 。

那 你 射死 的 这 只是 公的 还是 母 的 ?

我俩 趴得 低 , 射不着 抱窝 的 , 就 等 那 只公 的 。 等 了 老半天 , 公鹅 游 到 筏子 跟前 , 我 一箭 穿心 , 它 扑腾 了 几下 就 没气 了 。 母鹅 听见 了 动静 , 利麻索 地 就 飞跑 了 , 我俩 这才 靠 过去 把 窝里 两个 蛋 捡来 了 。

杨克 暗想 , 这批 流民 的 生存 和 破坏 能力 , 真是 非同小可 。 没有 枪弹 , 可以 做出 弓箭 ; 没有 船 , 可以 做出 筏子 。 还会 伪装 , 会长 时间 潜伏 , 能够 首发 命中 。 如果 他们 装备 起 枪支弹药 拖拉机 , 指不定 把 草原 毁成 什么 样子 ? 他们 祖辈 原本 都 是 牧民 , 但是 被 汉族 的 农耕 文化 征服 和 同化 以后 , 居然 变成 了 蒙古草原 的 敌人 。 千年 来 中国 人常为 自己 可以 同化 异族 的 非凡 能力 而 沾沾自喜 , 但是 中国 人 只能 同化 比 自己 文化 水平 低 的 民族 , 而且 同化 出 灾难性 恶果 的 一面 却 从来 闭口 不提 。 杨克 目睹 恶果 , 看 得 心中 滴血 。

二顺 清扫 完 筏子 也 坐下 来 休息 。 杨克 此时 最 关心 的 是 那 两枚 天鹅 蛋 。 既然 母 天鹅 还 没有 死 , 就 一定 要 把 蛋放回 窝里 , 要 让 那 两只 小天鹅 出世 , 跟 它们 妈妈 远走高飞 , 飞 到 遥远 的 西伯利亚 去 。

杨克 强作 笑脸 对 老王 头 说 : 您老 真 了不得 , 往后 我 还 真得 跟 您老 学 两手 。

老王 头 得意 地笑 道 : 干 别的 咱 不成 , 可 打 鸟 、 打獭子 、 打狼下 夹子 、 挖 药材 、 拣 蘑菇 啥 的 , 咱 可是 行家 。 这些 玩艺儿 , 咱 老家 原先 都 有 , 后来 闯关东 进 草甸 的 汉人 太多 了 , 地 不够 了 , 野物 也 让 你们 汉人 吃 尽 了 , 得亏 咱 的 老 本事 没忘 , 只好 再 上 草原 混 碗饭 吃 。 我们 虽说 也 是 蒙族 , 可 出门在外 不 容易 , 你们 知青 从 北京 来 , 又 有 本地 户口 , 往后 多 给 咱 这 外来户 说点 好话 , 别 让 当地 的 老 蒙古 赶 我们 走 , 他们 能 听 你们 的 。 你 要 答应 , 我 就 教 你 几手 , 准保 让 你 一年 弄 上 个 千儿八百 块 。

杨克说 : 那 我 就 拜 您 为 师 啦 。

老王 头往 杨克 旁边 凑 了 凑 说 : 听说 你们 和 牧民 的 包里 都 留 了 不少 羊油 , 你 能 不能 给 我 弄 点 来 ? 我们 四五十口 人 , 天天 干重 活 , 吃粮 全 是从 黑市 上 买来 的 高价 粮 , 还 天天 吃 野菜 吃素 , 肚里 一点 油水 也 没有 。 可 你们 还 用 羊油 点灯 , 多 糟践 东西 , 你 便宜 卖 给 我点 羊油 吧 。

杨克笑 道 : 这 好办 , 我们 包 还有 两罐 羊油 呢 。 我 看 这 两个 天鹅 蛋 挺 好看 的 , 这样 吧 , 我用 半罐 羊油 换 这 两个 蛋 , 成 吗 ? 老王 头 说 : 成 ! 这 两个 大蛋 , 我 拿回去 也 是 炒 着 吃 , 就 当 是 少 吃 五六个 野鸭蛋 呗 , 你 拿走 吧 ! 杨克 连忙 脱 下 外衣 把 天鹅 蛋 小心 包 好 , 对 老王 头 说 : 明儿 我 就 把 羊油 给 您 送 去 。 老王 头 说 : 你们 北京 人 说话算数 , 我信 得 着 。

杨克喘 了 口气 又 说 : 这会儿 天 还 早 , 我 想 借 您 的 筏子 进湖 去 看看 天鹅 窝 …… 你 刚才 说 天鹅 窝 有 一人 多 高 , 我 可不 信 , 得 亲眼 见识 见识 。

老王 头 盯 了 一眼 杨克 的 马 说 : 成 啊 。 这样 吧 , 我 借 你 筏子 , 你 把 马 借给 我 。 我 得 把 大鹅 驮 到 伙房 去 , 这 只 鹅 这 老沉 , 快 顶上 一只 羊 了 。

杨克站 起身 说 : 就 这么 定 了 …… 等等 , 你 还 得 告诉 我 那个 天鹅 窝 在 哪儿 。

老王 头 也 站 起身 , 指着 苇巷 说 : 到 东头 , 再往 北拐 , 那条 巷子 里 有 好些 苇子 让 筏子 压 趴下 了 。 顺着 水路 划 , 准能 找 见 。 你会划 筏子 吗 ?

杨克上 了 筏子 用 铁锹 划 了 几下 , 很稳 。 他 说 : 我 在 北京北海公园 经常 划船 , 还会 游泳 , 游 几千米 没 问题 , 淹不死 。

老王 头 又 叮嘱 一句 : 那 你 回来 还原 照样 把 筏子 拴 好 。 说完 就 抱 起 死 天鹅 驮 到 马鞍 上 , 自己 坐在 马屁股 上 , 慢慢 向 工地 走 去 。 二顺 吃力 地端 着 大盆 跟 在 后面 。

等 两人 走 远 , 杨克上 了 岸 , 将 包着 天鹅 蛋 的 衣服 卷 放到 筏子 上 , 然后 急匆匆 地向 东边 苇丛 划 去 。

宽阔 的 湖面 倒映 着 朵朵 白云 , 亮得 晃眼 , 一群 胆大 的 大雁 绿头鸭 , 又 从 北面 沼泽 飞回来 。 倒影 中 , 水鸟 们 在 水里 穿云破雾 , 不一会儿 又 稳稳地 浮在 水中 的 白云 软垫 上 。 杨克一 划进 湖中 , 便 不由 地 放慢 划桨 的 速度 , 沉浸 在 浓浓的 苇绿 之中 。 苇 巷里 吹 来 湖水 和 苇叶 的 清香 , 越往 里划 , 湖水 越绿越 清 , 犹如 真正 进入 了 他 梦幻 中 的 天鹅湖 。 杨克想 , 如果 能 邀上 陈阵 和 张继原 一同 游 天鹅湖 就 好 了 。 他们 仨 一定 会泡 在 湖里 不 出来 , 躺 在 筏子 上 随波逐流 , 呆 上 一整天 或 一整夜 的 。

筏子 渐渐 接近 湖 东边 的 苇丛 , 这里 的 水 是 流动 的 , 是 穿 湖而过 的 小河 的 主河道 。 河水 向 北流 去 , 河道 的 水较 深 , 很少 长 苇子 , 而 河道 两旁 却 长满 茂密 的 芦苇 和 蒲棒 。 筏子 顺 河道 往北 漂 划过去 , 水面 上 漂来 一些 羽毛 , 有白 的 、 灰 的 、 咖啡色 的 、 褐 黄色 的 、 金 绿色 和 暗红色 的 。 有时 苇 巷里 会 突然 游 出 几只 野鸭 , 一见 人 又 钻进 苇丛 里 。 苇巷 幽深 隐蔽 , 是 水鸟 们 静静的 产房 , 是 雏鸟 们 安全 的 乐园 。 下午 的 阳光 已 照不到 苇巷 的 水面 上 , 一阵 清凉 的 风 , 吹 走 了 杨克 浑身 的 汗 气 。

苇巷 又 拐 了 一个 弯 , 河道 忽窄 忽 宽 。 杨克 又 划 了 一会儿 , 苇巷 分 了 汊 。 杨克 停下 手 , 忽然 看到 其中 一条 小巷 有 几株 折倒 在 水面 上 的 芦苇 , 便 顺着 这 条 水巷 继续 往里划 。 水面 越来越 宽 , 他 的 面前 出现 了 一个 隐蔽 的 湖中 之湖 , 在 靠 东北 的 湖面 上 有 一 大片 割 倒 的 芦苇 , 一条 人工 开出 的 水路 出现 在 杨克 眼前 。 他 顺着 水路 望去 , 在 几丛 打 蔫 的 芦苇 后面 , 突然 出现 了 一个 黄绿 相间 的 巨大 苇垛 , 足有 两米 多高 , 直径 有 一米 多 粗 。 杨克 的 心跳 得 像 擂鼓 , 就是 它 ! 这 就是 他 从未见过 、 也 从未 在 电影 和 图片 上见 过 的 天鹅 巢 。 他 揉 了 揉 眼睛 , 简直 不敢相信 这是

真的 。

杨克 呼吸 急促 , 双手 发抖 。 他 歪歪扭扭 地朝 天鹅 窝划 去 , 用 铁锹 拨开 水面 上 的 断苇 , 轻轻 向大巢 靠近 。 他 终于 在 巨大 的 苇柱 旁边 固定 好 了 筏子 , 喘 了 一口气 , 拄着 铁锹 , 轻轻地 踮起 脚来 , 伸长 脖子 往窝 顶 看 , 他 想 看看 那 只 丧子 丧偶 的 天鹅 女王 还 在 不在 窝里 。 但大巢 太高 了 , 他 看不到 窝顶 , 凭着 感觉 , 窝 好像 是 空 的 。

杨克 愣愣 地站 在 天鹅 巢前 。 他 惊呆 了 , 这 是 他 见 过 的 最大 最高 最 奇特 的 鸟巢 。 他 原以为 天鹅 窝会 搭建 在 离 水面 不高 的 芦苇丛 上 , 天鹅 可能 会 踩 倒 一大 丛 芦苇 , 再折 一些 苇枝 苇叶 和 旧 芦花 , 编成 像 其它 普通 鸟窝 那样 的 碗 状 窝巢 。 但是 , 眼前 的 天鹅 窝 , 却 使 他 深感 自己 的 想象力 仍 是 过于 平庸 贫乏 了 —— 作为 鸟中 之王 的 天鹅 , 眼前 的 大巢 不仅 具有 王者 风范 , 造型 与 工艺 更是 不同凡响 。 这是 一个 独具匠心 、 精工 编织 、 异常 坚固 的 安乐窝 。

杨克 确定 了 雌 天鹅 不在 窝里 之后 , 便 开始 近距离 细心 琢磨 起 这个 巨巢 了 。

天鹅 大巢 位置 极佳 , 这里 是 湖中 芦苇 最 茂密 的 地方 , 又 是 在 水巷 最深处 , 巢旁 更是 一小片 湖中 之湖 。 天鹅 情侣 在 这里 筑巢 , 便于 隐蔽 , 便于 就近 觅食 洗浴 , 又 便于 雄 天鹅 就近 巡逻 守卫 。 如果 不是 那 两个 狡猾 的 民工 , 划着 经过 伪装 的 筏子 , 砍 出 一条 水道 , 悄悄 划进来 偷袭 , 一般 很难 有人 能 发现 和 靠近 这个 鸟 王之王 巢 的 。


第二十三章 (2) Chapter 23 (2)

过 了 十几分钟 , 远处 的 水面 有 了 一些 动静 。 After ten minutes, there was some movement on the water surface in the distance. 一个 像 抗日战争 时期 白洋淀 雁翎队 使用 的 那种 伪装 筏子 , 出现 在 他 的 镜头 里 。 筏子 从苇 巷里 轻轻 划 出来 , 上面 有 两个 人 , 头上 都 戴 着 用 青苇 扎成 的 巨大 伪装 帽 , 身上 还 披着 用青 苇作 的 蓑衣 。 筏子 上 堆满 了 苇子 , 像 一团 活动 的 苇丛 , 如果 不 仔细 辨认 , 很难 将 筏子 和 周围 的 苇丛 区分 开来 。 杨克 看清楚 , 筏子 上 的 人 显然 已有 收获 , 其中 一个 人 正在 脱帽 卸装 , 另 一个 人 手里 竟然 握 着 一把 铁锹 , 以锹 代桨 , 慢慢 朝 岸边 划过来 。

筏子 渐渐 靠近 , 这 筏子 原来 是 用 六个 大车 轮胎 的 内胎 和 几块 门板 绑扎 成 的 。 杨克 认出 其中 一个 是 老王 头 , 另 一个 是 他 的 侄子 二顺 。 二顺 抱 走 筏子 表面 的 青苇 , 下面 露出 一个 铁皮 洗衣盆 , 里头 装满 了 大大小小 的 鸟蛋 , 中央 还有 两只 白 香瓜 似的 醒目 的 大蛋 , 蛋皮 细腻 光滑 , 像 两只 用 羊脂玉 雕磨 出来 的 宝物 。 杨克 的 心 一下子 就 抽缩 起来 了 , 暗暗 惊叫 : 天鹅 蛋 ! 更 让 他 恐惧 的 是 , 苇子 蓑衣 下面 还 露出 半只 大天鹅 , 白亮 的 羽毛 上 一片 血迹 。 杨克 热血 涌 上 额头 , 几乎 就要 冲上去 掀翻 这 只 筏子 , 却 又 只能 强忍 住 心中 的 怒火 。 打死 的 天鹅 已经 不能 复活 , 但是 那 两只 大天鹅 蛋 , 他 无论如何 要 想 办法 救下来 。

筏子 靠岸 , 杨克 冲上去 大声 喝道 : 谁 让 你们 打死 天鹅 , 掏 天鹅 蛋 的 ! 走 ! 跟 我 上 队部 去 !

老王 头 个子 不高 , 但 精明 结实 , 满脸 半蒙半汉式 的 硬 茬 黑 胡须 。 他 瞪 了 杨克 一眼 说 : 是 包 主任 让 打 的 , 碍 你 什么 事 了 ? 基建队 吃 野物 , 还 可以 给 你们 大队 省下 不少 牛羊 呢 。

杨克 吼道 : 中国 人 都 知道 , 癞蛤蟆 才 想 吃 天鹅肉 呢 , 你 还是 中国 人 吗 ?

老王 头 冷笑 道 : 是 中国 人 就 不能 让 天鹅 飞到 老 毛子 那儿 去 , 你 想 把 天鹅 送给 老 毛子 吃 啊 ?

杨克 早已 发现 “ 盲流 ” 的 嘴 上 功夫 相当 厉害 , 一时 竟 被 噎 得 说不出 话 。

大天鹅 被 拖 上岸 , 让 杨克 吃惊 的 是 , 天鹅 的 胸口 上 竟然 插 着 一支 箭 , 筏子 上 还有 一把 用厚 竹板 作 的 大竹 弓 , 还有 一小 把 没用 完 的 箭 , 难怪 他 一直 没有 听到 枪声 。 刚才 他 还 纳闷 , 这 两个 没枪 的 人 是 怎么 打 到 天鹅 的 呢 ? 原来 他们 竟然 使用 了 最 原始 的 武器 。 在 枪炮 时代 , 他 看见 了 弓箭 , 这张 弓 具有 致 大天鹅 死命 的 杀伤力 , 甚至 比枪 更 有效 , 更 有 隐蔽性 , 不至于 太 惊吓 其它 的 天鹅 和 水鸟 , 以便 更 多次 的 猎杀 。 杨克 提醒 自己 可 不能 小看 了 这些 人 , 得 由 硬攻 改为 智取 了 。

杨克 暂时 压下 了 心中 的 愤怒 , 十分 吃力 地 改换 了 表情 , 拿 起 那 张弓 说 : 哦 , 好 弓 好 弓 , 还是 张 硬弓 , 你们 就是 用 这 张弓射 着 天鹅 的 ?

老王 头见 杨克变 了 口气 , 便 自夸 道 : 那 还有 假 ? 这 把 弓 我 是 在场 部 毡房 , 用 擀毡 子弹 羊毛 的 竹 弓 改 做 的 , 这弓 有劲 , 射死 个人 也 不 费劲 呢 。 杨克 抽 了 一支 箭 说 : 让 我 试一试 行 吗 ? 老王 坐在 岸边 草 墩子 上 看着 二顺 搬 猎物 , 一边 抽 旱烟 一边 说 : 做箭 可是 费功夫 , 我 还 得 留 着 接着 打 呢 , 只能 试 一支 , 多 了 不行 。

杨克 仔细 研究 这付 弓箭 。 做 弓 的 竹板 有近 一 指厚 三 指多 宽 , 弓弦 是 用 几股 细 牛皮 条 拧 出来 的 , 铅笔 一般 粗 。 箭杆 是 用 柳条 削刮 出来 的 , 箭羽 是 就地取材 的 雁羽 。 最 让 杨克 吃惊 的 是 , 那 箭头 居然 是 用 罐头盒 的 铁皮 做 的 , 上面 还 能 看到 “ 红烧 ……” 两个 字 。 铁皮 先 被 剪成 三角形 , 然后 再卷 在 箭杆 头上 , 再用 小 钉 固定 , 杆 头上 就 形成 了 一个 鹅 毛笔 管状 的 尖管 , 尖管 里面 的 箭杆 头 也 被 削 斜 了 , 被 铁皮 尖管 裹得 严丝合缝 。 杨克用 手指 试了试 箭头 , 又 硬 又 锋利 , 像 支小扎 枪 。 他 掂 了 掂 箭杆 , 箭身 并 不重 , 但 箭头 较 重 , 箭 射出去 不会 发飘 。

弓 很 硬 , 杨克使 足 了 劲 , 才能 拉开 五六分 。 他 弯弓 搭箭 , 瞄准 十几米 开外 的 一个 草 墩子 , 用力 开弓 , 一箭射 去 , 射 在 草铁 墩子 的 旁边 , 箭头 深深 戳 进 地里 。 杨克 跑 过去 , 小心 拔出 箭 , 抹净 泥土 , 箭头 依然 尖锐 锋利 。 那一刻 他 忽然 觉得 自己 回到 了 蒙古草原 骑射 的 远古时代 。

杨克 走 到 老王 头 的 面前 问道 : 你 射 天鹅 的 时候 , 离 它 有 多 远 ?

也 就 七八步 吧 。

你 离 天鹅 这么 近 , 天鹅 没 看见 你 ?

老王 头 敲 了 敲 烟袋锅 说 : 前天 我进 苇塘 找 天鹅 窝 , 找 了 大半天 , 才 找 见 。 今儿 一大早 , 我俩 就 披着 苇子 , 戴上 苇帽 慢慢 划进去 。 亏得 雾大 , 没 让 天鹅 瞅见 。 天鹅 的 窝 有 一人 多 高 , 用 苇子 摞 起来 的 , 母鹅在 窝里 孵蛋 , 公鹅 就 在 旁边 水道 里 来回 守 着 。

那 你 射死 的 这 只是 公的 还是 母 的 ?

我俩 趴得 低 , 射不着 抱窝 的 , 就 等 那 只公 的 。 等 了 老半天 , 公鹅 游 到 筏子 跟前 , 我 一箭 穿心 , 它 扑腾 了 几下 就 没气 了 。 母鹅 听见 了 动静 , 利麻索 地 就 飞跑 了 , 我俩 这才 靠 过去 把 窝里 两个 蛋 捡来 了 。

杨克 暗想 , 这批 流民 的 生存 和 破坏 能力 , 真是 非同小可 。 没有 枪弹 , 可以 做出 弓箭 ; 没有 船 , 可以 做出 筏子 。 还会 伪装 , 会长 时间 潜伏 , 能够 首发 命中 。 如果 他们 装备 起 枪支弹药 拖拉机 , 指不定 把 草原 毁成 什么 样子 ? 他们 祖辈 原本 都 是 牧民 , 但是 被 汉族 的 农耕 文化 征服 和 同化 以后 , 居然 变成 了 蒙古草原 的 敌人 。 千年 来 中国 人常为 自己 可以 同化 异族 的 非凡 能力 而 沾沾自喜 , 但是 中国 人 只能 同化 比 自己 文化 水平 低 的 民族 , 而且 同化 出 灾难性 恶果 的 一面 却 从来 闭口 不提 。 杨克 目睹 恶果 , 看 得 心中 滴血 。

二顺 清扫 完 筏子 也 坐下 来 休息 。 杨克 此时 最 关心 的 是 那 两枚 天鹅 蛋 。 既然 母 天鹅 还 没有 死 , 就 一定 要 把 蛋放回 窝里 , 要 让 那 两只 小天鹅 出世 , 跟 它们 妈妈 远走高飞 , 飞 到 遥远 的 西伯利亚 去 。

杨克 强作 笑脸 对 老王 头 说 : 您老 真 了不得 , 往后 我 还 真得 跟 您老 学 两手 。

老王 头 得意 地笑 道 : 干 别的 咱 不成 , 可 打 鸟 、 打獭子 、 打狼下 夹子 、 挖 药材 、 拣 蘑菇 啥 的 , 咱 可是 行家 。 这些 玩艺儿 , 咱 老家 原先 都 有 , 后来 闯关东 进 草甸 的 汉人 太多 了 , 地 不够 了 , 野物 也 让 你们 汉人 吃 尽 了 , 得亏 咱 的 老 本事 没忘 , 只好 再 上 草原 混 碗饭 吃 。 我们 虽说 也 是 蒙族 , 可 出门在外 不 容易 , 你们 知青 从 北京 来 , 又 有 本地 户口 , 往后 多 给 咱 这 外来户 说点 好话 , 别 让 当地 的 老 蒙古 赶 我们 走 , 他们 能 听 你们 的 。 你 要 答应 , 我 就 教 你 几手 , 准保 让 你 一年 弄 上 个 千儿八百 块 。

杨克说 : 那 我 就 拜 您 为 师 啦 。

老王 头往 杨克 旁边 凑 了 凑 说 : 听说 你们 和 牧民 的 包里 都 留 了 不少 羊油 , 你 能 不能 给 我 弄 点 来 ? 我们 四五十口 人 , 天天 干重 活 , 吃粮 全 是从 黑市 上 买来 的 高价 粮 , 还 天天 吃 野菜 吃素 , 肚里 一点 油水 也 没有 。 可 你们 还 用 羊油 点灯 , 多 糟践 东西 , 你 便宜 卖 给 我点 羊油 吧 。

杨克笑 道 : 这 好办 , 我们 包 还有 两罐 羊油 呢 。 我 看 这 两个 天鹅 蛋 挺 好看 的 , 这样 吧 , 我用 半罐 羊油 换 这 两个 蛋 , 成 吗 ? 老王 头 说 : 成 ! 这 两个 大蛋 , 我 拿回去 也 是 炒 着 吃 , 就 当 是 少 吃 五六个 野鸭蛋 呗 , 你 拿走 吧 ! 杨克 连忙 脱 下 外衣 把 天鹅 蛋 小心 包 好 , 对 老王 头 说 : 明儿 我 就 把 羊油 给 您 送 去 。 老王 头 说 : 你们 北京 人 说话算数 , 我信 得 着 。

杨克喘 了 口气 又 说 : 这会儿 天 还 早 , 我 想 借 您 的 筏子 进湖 去 看看 天鹅 窝 …… 你 刚才 说 天鹅 窝 有 一人 多 高 , 我 可不 信 , 得 亲眼 见识 见识 。

老王 头 盯 了 一眼 杨克 的 马 说 : 成 啊 。 这样 吧 , 我 借 你 筏子 , 你 把 马 借给 我 。 我 得 把 大鹅 驮 到 伙房 去 , 这 只 鹅 这 老沉 , 快 顶上 一只 羊 了 。

杨克站 起身 说 : 就 这么 定 了 …… 等等 , 你 还 得 告诉 我 那个 天鹅 窝 在 哪儿 。

老王 头 也 站 起身 , 指着 苇巷 说 : 到 东头 , 再往 北拐 , 那条 巷子 里 有 好些 苇子 让 筏子 压 趴下 了 。 顺着 水路 划 , 准能 找 见 。 你会划 筏子 吗 ?

杨克上 了 筏子 用 铁锹 划 了 几下 , 很稳 。 他 说 : 我 在 北京北海公园 经常 划船 , 还会 游泳 , 游 几千米 没 问题 , 淹不死 。

老王 头 又 叮嘱 一句 : 那 你 回来 还原 照样 把 筏子 拴 好 。 说完 就 抱 起 死 天鹅 驮 到 马鞍 上 , 自己 坐在 马屁股 上 , 慢慢 向 工地 走 去 。 二顺 吃力 地端 着 大盆 跟 在 后面 。

等 两人 走 远 , 杨克上 了 岸 , 将 包着 天鹅 蛋 的 衣服 卷 放到 筏子 上 , 然后 急匆匆 地向 东边 苇丛 划 去 。

宽阔 的 湖面 倒映 着 朵朵 白云 , 亮得 晃眼 , 一群 胆大 的 大雁 绿头鸭 , 又 从 北面 沼泽 飞回来 。 倒影 中 , 水鸟 们 在 水里 穿云破雾 , 不一会儿 又 稳稳地 浮在 水中 的 白云 软垫 上 。 杨克一 划进 湖中 , 便 不由 地 放慢 划桨 的 速度 , 沉浸 在 浓浓的 苇绿 之中 。 苇 巷里 吹 来 湖水 和 苇叶 的 清香 , 越往 里划 , 湖水 越绿越 清 , 犹如 真正 进入 了 他 梦幻 中 的 天鹅湖 。 杨克想 , 如果 能 邀上 陈阵 和 张继原 一同 游 天鹅湖 就 好 了 。 他们 仨 一定 会泡 在 湖里 不 出来 , 躺 在 筏子 上 随波逐流 , 呆 上 一整天 或 一整夜 的 。

筏子 渐渐 接近 湖 东边 的 苇丛 , 这里 的 水 是 流动 的 , 是 穿 湖而过 的 小河 的 主河道 。 河水 向 北流 去 , 河道 的 水较 深 , 很少 长 苇子 , 而 河道 两旁 却 长满 茂密 的 芦苇 和 蒲棒 。 筏子 顺 河道 往北 漂 划过去 , 水面 上 漂来 一些 羽毛 , 有白 的 、 灰 的 、 咖啡色 的 、 褐 黄色 的 、 金 绿色 和 暗红色 的 。 有时 苇 巷里 会 突然 游 出 几只 野鸭 , 一见 人 又 钻进 苇丛 里 。 苇巷 幽深 隐蔽 , 是 水鸟 们 静静的 产房 , 是 雏鸟 们 安全 的 乐园 。 下午 的 阳光 已 照不到 苇巷 的 水面 上 , 一阵 清凉 的 风 , 吹 走 了 杨克 浑身 的 汗 气 。

苇巷 又 拐 了 一个 弯 , 河道 忽窄 忽 宽 。 杨克 又 划 了 一会儿 , 苇巷 分 了 汊 。 杨克 停下 手 , 忽然 看到 其中 一条 小巷 有 几株 折倒 在 水面 上 的 芦苇 , 便 顺着 这 条 水巷 继续 往里划 。 水面 越来越 宽 , 他 的 面前 出现 了 一个 隐蔽 的 湖中 之湖 , 在 靠 东北 的 湖面 上 有 一 大片 割 倒 的 芦苇 , 一条 人工 开出 的 水路 出现 在 杨克 眼前 。 他 顺着 水路 望去 , 在 几丛 打 蔫 的 芦苇 后面 , 突然 出现 了 一个 黄绿 相间 的 巨大 苇垛 , 足有 两米 多高 , 直径 有 一米 多 粗 。 杨克 的 心跳 得 像 擂鼓 , 就是 它 ! 这 就是 他 从未见过 、 也 从未 在 电影 和 图片 上见 过 的 天鹅 巢 。 他 揉 了 揉 眼睛 , 简直 不敢相信 这是

真的 。

杨克 呼吸 急促 , 双手 发抖 。 他 歪歪扭扭 地朝 天鹅 窝划 去 , 用 铁锹 拨开 水面 上 的 断苇 , 轻轻 向大巢 靠近 。 他 终于 在 巨大 的 苇柱 旁边 固定 好 了 筏子 , 喘 了 一口气 , 拄着 铁锹 , 轻轻地 踮起 脚来 , 伸长 脖子 往窝 顶 看 , 他 想 看看 那 只 丧子 丧偶 的 天鹅 女王 还 在 不在 窝里 。 但大巢 太高 了 , 他 看不到 窝顶 , 凭着 感觉 , 窝 好像 是 空 的 。

杨克 愣愣 地站 在 天鹅 巢前 。 他 惊呆 了 , 这 是 他 见 过 的 最大 最高 最 奇特 的 鸟巢 。 他 原以为 天鹅 窝会 搭建 在 离 水面 不高 的 芦苇丛 上 , 天鹅 可能 会 踩 倒 一大 丛 芦苇 , 再折 一些 苇枝 苇叶 和 旧 芦花 , 编成 像 其它 普通 鸟窝 那样 的 碗 状 窝巢 。 但是 , 眼前 的 天鹅 窝 , 却 使 他 深感 自己 的 想象力 仍 是 过于 平庸 贫乏 了 —— 作为 鸟中 之王 的 天鹅 , 眼前 的 大巢 不仅 具有 王者 风范 , 造型 与 工艺 更是 不同凡响 。 这是 一个 独具匠心 、 精工 编织 、 异常 坚固 的 安乐窝 。

杨克 确定 了 雌 天鹅 不在 窝里 之后 , 便 开始 近距离 细心 琢磨 起 这个 巨巢 了 。

天鹅 大巢 位置 极佳 , 这里 是 湖中 芦苇 最 茂密 的 地方 , 又 是 在 水巷 最深处 , 巢旁 更是 一小片 湖中 之湖 。 天鹅 情侣 在 这里 筑巢 , 便于 隐蔽 , 便于 就近 觅食 洗浴 , 又 便于 雄 天鹅 就近 巡逻 守卫 。 如果 不是 那 两个 狡猾 的 民工 , 划着 经过 伪装 的 筏子 , 砍 出 一条 水道 , 悄悄 划进来 偷袭 , 一般 很难 有人 能 发现 和 靠近 这个 鸟 王之王 巢 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