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二十七章 (3)

第二十七章 (3)

自从 陈阵养 了 小 狼 并 与 小 狼 混熟 之后 , 常常 可以 在 小 狼 快乐 的 时候 , 攥 着 它 的 两个 耳朵 , 捧 着 它 的 脸 , 面对面 , 鼻对 鼻地 欣赏 活狼 的 眉目 嘴脸 。 他 几乎 天天 看 , 天天 读 , 已经 有 一百多天 了 , 陈阵 已经 把 小 狼 的 脸读 得 滚瓜烂熟 。 虽然 他 经常 可以 看到 小狼 可爱 的 笑容 , 但 他 也 常常 看 得 心惊肉跳 。 仅 是 一对 狼眼 就 已经 让 他 时时 感到 后 脊骨 里 冒 凉气 , 要是 小狼 再 张开血 碗 大口 , 龇出 四根 比 眼睛 蛇 的 毒牙 更 粗 更 尖 的 小狼牙 , 那 就 太 令人 胆寒 了 。 他 经常 掐 开小狼 的 嘴 , 用 手指 弹 敲 狼牙 , 狼牙 发出 类似 不锈钢 的 当当 声响 , 刚性 和 韧性 都 很 强 ; 用 指头 试试 狼 牙尖 , 竟比纳 鞋底 的 锥子 更 尖利 , 狼牙 表面 的 那层 的 “ 珐琅质 ”, 也 比人牙 硬 得 多 。

腾格里 确是 偏爱 草原 狼 , 赐与 它们 那么 威武 漂亮 的 面容 与 可怕 的 武器 。 狼 的 面孔 是 武器 , 狼 的 狼牙 武器 又 是 面容 。 草原 上 许多 动物 还 没有 与 狼 交手 , 就 已经 被 草原 狼 身上 的 武器 吓 得 缴械 认死 了 。 小狼 嘴里 那 四根 日渐 锋利 的 狼牙 , 已经 开始 令 陈阵 感到 不安 。

好 在 遛 狼 是 小 狼 最 高兴 的 时段 , 只要 小狼 高兴 , 它 是 不会 对 陈阵 使用 面容 武器 的 , 更 不会 亮出 它 的 狼牙 。 噬 咬 , 是 狼们 表达 感情 的 主要 方式 之一 , 陈阵 也 经常 把 手指 伸 在 小 狼 嘴里 任它 啃 咬 吮吸 。 小狼 在 咬 玩 陈阵 手指 的 时候 , 总是 极 有分寸 , 只是 轻轻 叼 舔 , 并 不下 力 , 就 像 同一个 家族 里 的 小狼们 互相 之间 玩耍 一样 , 决不会 咬破 皮 咬 出血 。

这 一个多月 来 , 小狼 长势 惊人 , 而 它 的 体力 要 比 体重 长得 更 快 。 每天 陈阵 说 是 遛 狼 , 实际上 根本 不是 遛 狼 , 而是 拽 狼 , 甚至 是 人 被 狼 遛 。 小狼 只要 一 离开 狼圈 , 马上 就 像 犍牛 拉车 一样 , 拼命 拽 着 陈阵 往 草坡 跑 。 为了 锻炼 小狼 的 腿力 和 奔跑 能力 , 陈阵 或 杨克 常常 会 跟着 小狼 一起 跑 。 可是 当人 跑不动 的 时候 , 小狼 就 开始 铆足 力气 拽 人 拖 人 , 往往 一 拽 就是 半个 小时 一个 小时 。 陈阵 被 拽 疼 了 手 , 拖痛 了 胳膊 , 拽 出 一身 臭汗 , 比 他 干 一天 重活 还要 累 。 内蒙 高原 的 氧气 比 北京 平原 稀薄 得 多 , 陈阵 常常 被 小 狼 拖拽 得 大 脑缺氧 , 面色 发白 , 双腿 抽筋 。 一 开始 他 还 打算 跟着 小狼练 长跑 , 练出 一副 强健 草原 壮汉 的 身板 来 。 但是 当小狼 的 长跑 潜能 蓬蓬勃勃 地 迸发 出来 后 , 他 就 完全 丧失 了 信心 。 狼 是 草原 长跑 健将 , 连 蒙古 最快 的 乌珠穆沁 马 都 跑 不过 狼 , 他 这个 汉人 的 两条腿 何以 赛狼 ? 陈阵 和 杨克 都 开始 担心 , 等 小 狼 完全 长成 大狼 , 他们 如何 “ 遛 狼 ”? 弄不好 反倒 有 可能 被 小 狼 拽 到 狼群 里 去 。

有时 , 陈阵 或 杨克 在 草坡 上 被 小 狼 拽 翻 在 地 , 远处 几个 蒙古包 的 女人 和 孩子 都 会 笑 弯 了 腰 。 尽管 所有 的 牧民 都 认为 养狼 是 瞎胡闹 , 但 大家 也 都 愿意 看热闹 。 全队 牧民 都 在 等待 公正 的 腾格里 制止 和 教训 北京 学生 的 所谓 “ 科学实验 ”。 有 一个 会 点 俄语 的 壮年 牧民 对 陈阵 说 : 人 驯服 不了 狼 , 就是 科学 也 驯 不服 草原 狼 ! 陈阵 辩解 说 : 他 只是 为了 观察 狼 , 研究 狼 , 根本 就 没 打算 驯服 狼 。 没 人 愿意 相信 他 的 解释 , 而 他 打算 用 狼 来配 狼狗 的 计划 却 早已 传遍 全场 。 他 和 杨克 遛 狼 被 狼 拽 翻跟斗 的 事情 , 也 已经 成为 牧民 酒桌上 的 笑谈 , 人们 都 说 等 着 听 狼 吃母

狗 的 事儿 吧 。

小狼 兴奋 地 拽 着 陈阵 一通 猛跑 , 陈阵 气喘吁吁 地 跟 在 后面 。 奇怪的是 , 以往 一到 放风 时间 , 小狼 喜欢 无 方向 地带 着 陈阵 乱跑 。 但是 , 近日来 , 小狼 总 拽 着 陈阵 往 西北 方向 跑 , 往 那天 夜里 母狼 声音 最 密集 的 地方 跑 。 陈阵 的 好奇心 又 被 激起 , 也 想 去 看个 究竟 。 他 就 跟着 小狼 跑 了 很长 的 一段路 , 比 任何 一次 都 跑 得 远 , 穿过 一条 山沟 , 小狼 把 陈阵 带到 了 一面 缓缓的 草坡 上 。 陈阵 回头 看 了 看 , 离 蒙古包 已有 三四里 远 , 他 有点 担心 , 但 因有 二郎 和 黄黄 保护 , 手上 又 有 马棒 , 也 就 没有 硬 拽 小 狼 调头 。 又 小跑 了 半里 , 小狼 放慢 脚步 , 到处 闻 四处 嗅 , 无论是 草地上 的 一摊 牛粪 、 一个 土堆 、 一块 白骨 、 一丛 高草 和 一块 石头 , 每 一个 突出 物 它 都 不放过 。

嗅 着 嗅 着 , 小狼 走 到 一丛针 茅草 前 , 它 刚 伸 鼻 一闻 , 突然 浑身 一激凌 , 背上 的 鬃毛 全 像 刺猬 的 针刺 那样 竖 了 起来 。 它 眼中 射 出 惊喜 的 光芒 , 闻 了 又 闻 , 嗅 了 又 嗅 , 恨不得 把 整个 脑袋 扎进 草丛 中 去 。 小狼 忽然 抬起 头 , 望 着 西边 天空 的 晚霞 长嗥 起来 。 嗥声 呜呜咽咽 , 悲切 凄婉 , 再 没有 初次 发声 时 那种 亢奋 和 欢快 , 而是 充满 了 对 母爱 和 族群 的 渴望 和 冲动 , 将 几个 月 囚徒 锁链 生活 的 苦痛 统统 哭诉 出来 ……

二郎 和 黄黄 也 低头 嗅 了 嗅 针茅 草丛 , 两条 大狗 也 都 竖起 鬃毛 , 凶狠 刨土 , 又 冲着 西北 方向 一通 狂吼 。 陈阵 顿时 明白 过来 : 小狼 和 大狗 都 闻到 了 野狼 的 尿味 。 他用 穿着 布鞋 的 脚 扒开 草丛 看 了 看 , 几株 针 茅草 的 下 半部 已 被 狼 尿 烧 黄 , 一股 浓重 的 狼 尿 臊味 直冲 鼻子 。 陈阵 有点 发慌 , 这是 新鲜 狼 尿 , 看来 昨夜 狼 仍 在 营盘 附近 活动 过 。 晚霞 已 渐渐 褪色 , 山坡 全罩 在 暗绿色 的 阴影 里 , 轻风 吹过 , 草波 起伏 , 草丛里 好像 露出 许多 狼 的 脊背 。 陈阵 浑身 一抖 , 他 生怕 在 这里 遭遇 狼 的 伏兵 , 蹿出 一群 不死心 的 母狼 。 他 想 也 没想 , 急忙 拽 小 狼 , 想 把 它 拽 回家 。

就 在 这 一刻 , 小狼 居然 抬起 一条 后腿 , 对 着 针茅 草丛 撒尿 。 陈阵 吓 得 猛拉 小狼 。 母狼 还 在 惦记 小狼 , 而 囚徒 小狼 竟然 也 会 通风报信 了 。 一旦 小狼 再次 与 母狼 接上头 , 后果 不堪设想 。 陈阵 使足 了 劲 , 猛地 把 小 狼 拽 了 一个 跟头 。 这一 拽 , 把 小 狼 的 半泡 尿 憋 了 回去 , 也 把 小 狼 苦心 寻母 的 满腔 热望 和 计划 强行 中断 。 小狼 气急败坏 , 吊睛 倒 竖 , 勃然大怒 , 突然 后腿 向下 一 蹲 , 猛然 爆发 使劲 , 像 一条 真正 的 野狼 扑 向 陈阵 。 陈阵 本能 地 急退 , 但 被 草丛 绊倒 , 小狼 张大嘴 , 照着 陈阵 的 小腿 就是 狠狠 一口 。 陈阵 “ 啊 ” 地 一声 惨叫 , 一阵 钻心 的 疼痛 和 恐惧 冲向 全身 。 小狼 的 利牙 咬 透 他 的 单裤 , 咬进 了 肉 里 。 陈阵 呼地 坐 起来 , 急忙 用马 棒头 死顶 小 狼 的 鼻头 。 但 小 狼 完全 疯 了 , 狠狠 咬住 就是 不撒口 , 恨不得 还要 咬下 一块 肉 才 解气 。

两条 大狗 惊得 跳 起来 , 黄黄 一口 咬住 小狼 的 后 脖子 , 拼命 拽 。 二郎 狂怒 地冲 小 狼 的 脑袋 大吼 一声 , 小狼 耳边 响起 一声 炸雷 , 被 震 得 一 哆嗦 , 这才 松 了 口 。

陈阵 惊吓 得 几乎 虚脱 。 他 在 他 亲手 养大 的 小 狼 的 狼牙上 , 看到 了 自己 的 血 。 二郎 和 黄黄 还 在 扑 咬 小 狼 , 他 急忙 上前 一把 抱住 小狼 的 脖子 , 紧紧 地 夹 在 怀里 。 可小狼 仍 发狠 挣扎 , 继续 狼眼 倒 竖 , 喷射 “ 毒箭 ”, 龇牙 咆哮 。

陈阵 喝 住 了 黄黄 和 二郎 , 两条 大狗 总算 暂停 攻击 , 小狼 才 停止 挣扎 。 他 松开 了 手 , 小狼 抖抖 身体 , 退到 离 陈阵 两步 的 距离 , 继续 用 野狼 般 毒辣 的 目光 瞪 着 陈阵 , 背上 的 鬃毛 也 丝毫 没有 倒伏 的 意思 。 陈阵 又 气 又 怕 , 他 气吁吁 地 对 小 狼 说 : 小狼 , 小狼 , 你 瞎了眼 啦 ? 你 敢 咬 我 ? 小狼 听到 熟悉 的 声音 , 才 慢慢 从 火山爆发 般的 野性 和 兽性 的 疯狂 中醒 了 过来 。 它 歪 着 脑袋 再次 打量 面前 的 人 , 好像 慢慢 认出 了 陈阵 。 可是 , 小狼 眼中 绝无 任何 抱歉 的 意思 。

伤口 还 在 流血 , 已经 流 到 布鞋 里 去 了 。 陈阵 急忙 站 起来 , 把 马棒 深深地 插进 一个 鼠洞 , 又 将 铁链 末端 的 铁环 套 在 这个 临时 木桩 上 。 他怕 小狼见 血起 邪念 , 便 走出 几步 , 背 转身 , 坐在 地上 脱鞋 卷裤 。 小腿肚子 侧面 有 四个 小 洞 , 洞洞 见血 , 幸好 劳动布 的 布料 像 薄 帆布 那般 厚实 坚韧 , 阻挡 了 部分 狼牙 的 力度 , 伤口 还 不太深 。 陈阵 急忙 采用 草原 牧民 治伤 的 土法 , 用力 撸 腿 挤 血 , 让 体内 干净 的 血流 出来 冲洗 毒伤 , 挤出 大约 半 针管 的 血 以后 , 才 撕下 一条 衬衫 布 , 将 伤口 包 好 扎紧 。

陈阵重 又 站 起身 , 牵着 铁链 把 小 狼 的 头拉向 蒙古包 , 指 了 指 蒙古包 的 炊烟 , 大声 说 : 小狼 , 小狼 , 开饭 喽 , 喝水 喽 。 这是 陈阵 和 杨克 摸索 出来 的 , 每次 结束 放风 遛 狼 后 能 让 小 狼 回家 的 惟一 有效 方法 。 小狼 一 听到 开饭 喝水 , 舌头 尖上 马上 滴 出口 水 , 立刻 将 刚才 发生 的 事情 忘得 一干二净 , 头 也 不 回地 拽 着 陈阵 往家 跑 。 一到 家 , 小狼 直奔 它 的 食盆 , 热切地 等待 开饭 添水 。 陈阵 把 铁环 套 在 木桩 上 , 扣好 桩子 头上 的 别子 , 然后 把 獭 子 的 脖颈 递给 小狼 , 又 给 小 狼 舀 了 大 半盆 清水 。 小狼 渴坏 了 , 它 先 不 去 啃骨头 , 而是 一头 扎进 水盆 , 一口气 把 半盆 水喝 了 一半 。 每次 放风 后 为了 能 把 小 狼 领回来 , 必须 一天 不 给 它 喝水 , 在 遛 狼 时 等 它 跑 得 “ 满嘴 大 汗 ”, 又 渴 又 饿 的 时候 , 只要 一 提到 水 , 它 就 会 乖乖 地 拽 着 人 跑 回家 。

陈阵 进包 换药 , 高 建中 一 见到 狼牙 伤口 就 吓 得 逼 着 陈阵 去 打针 。 陈阵 也 不敢 侥幸 , 急忙 骑马 跑 到 第三 牧业 组 的 知青 包 , 求 赤脚医生 小 彭给 他 打 了 一针 狂犬 疫苗 、 上药 扎 绷带 , 并求 他 千万 不要 把 小 狼 咬 人 的 事情 告诉 别人 。 交换 的 条件 是 不 追究 小 彭借 丢 《 西行漫记 》 一书 的 责任 , 而且 还要 再 借 他 《 拿破仑 传 》 和 《 高老头 》, 小 彭 这 才 算 勉强 答应下来 , 一边 嘟哝 说 : 每次 去 场部 , 卫生院 就 只 给 三 四支 狂犬 疫苗 , 民工 被 牧民 的 狗 咬 了 , 已经 用 了 两支 , 大热天 的 , 我 又 得 跑 一趟 场部 了 。 陈阵 连连 说 好话 , 可 他 也 不 知道 自己 说 的 是 什么 , 他 满脑子 想

的 是 如何 保住 小狼 。 小狼 终于 咬伤 了 人 —— 草原 规矩 极 严厉 , 狗 咬伤 了 羊 就 得 被 立即 处死 , 咬伤 了 人 就 更 得 现场 打死 , 那么 小狼 咬伤 了 人 , 当然 就 没有 一丝 通融 的 余地 了 。 养狼本 属 大逆不道 , 如今 又 “ 出口伤人 ”, 小狼 真是 命在旦夕 。 陈阵 上 了 马 , 忘记 了 对 伤口 的 担心 , 一路上 拍 着 自己 的 脑袋 , 真想 让 脑子 多 分泌 出 一些 脑汁 来 , 想 出 保住 小狼 的 办法 。

一 回到 家 , 陈阵 就 听到 杨克 和 高 建中 , 正在 为 如何 处置 这 条 开始 咬人 的 小 狼 争论不休 。 高 建中 嚷嚷 说 : 好个 小 狼 , 连 陈阵 都 敢 咬 , 那 它 谁 还 不敢 咬 啊 ! 必须 打死 ! 以后 它 要是 再 咬 人 怎么办 ? 等 咱们 搬 到 秋季 草场 , 各组 相隔 四五十 、 六七十里 , 打不上 针 , 人 被 毒牙 感染 , 狂狼病 可比 狂犬病 厉害 , 那 可是 真要 闹 出人命 来 的 !

杨克 低声 说 : 我 担心 场部 往后 再 不会 给 陈阵 和 我 打 狂犬 疫苗 了 。 狂犬 疫苗 那么 稀罕 , 是 防狼 或 狗 意外 伤人 用 的 , 哪能 给养 狼 的 人用 呢 ? 我 的 意见 是 …… 我 看 只能 赶紧 放生 , 再晚 了 , 大队 就 会派 人来 打死 小狼 的 。

高 建中 说 : 狼 咬 了 人 , 你 还 想 放 了 它 , 你 真 比 东郭 还 东郭 , 没 那么 便宜 的 事 !

此刻 陈阵 反倒 忽然 清醒 起来 。 他 咬牙 说 : 我 已经 想 好 了 , 不能 打死 , 也 不能 放 。 如果 打死 小狼 , 那 我 就 真的 白白地 被 狼 咬 了 , 这么 多 日子 的 心血 也 全 白费 了 ; 如果 放 , 很 可能 放 不了 生 , 还会 把 它 放 死 。 小狼 即使 能 安全 回到 狼群 , 头狼们 会 把 小 狼 当作 “ 外来户 ”, 或者 是 “ 狼奸 ” 看待 的 , 小狼 还 能 活得 了 吗 ?

哪 怎么办 ? 杨克 愁云 满面 。

陈阵 说 : 现在 惟一 的 办法 , 就是 给 小狼动 牙科 手术 , 用 老虎钳 把 它 狼牙 的 牙尖 剪掉 。 狼牙 厉害 就 厉害 在 锋利 上 , 如果 去掉 了 狼牙 的 刀刃 ,“ 钝 刀子 ” 咬人 就 见 不了 血 了 , 也 就 用不着 打针 了 …… 咱们 以后 喂 狼 , 就 把 肉 切成 小 块 。

杨克 摇头 说 : 这 办法 倒 是 管用 , 可是 你 也 等于 杀 了 它 了 。 没有 锋利 狼牙 的 狼 , 它 以后 还 能 在 草原 上 活命 吗 ?

陈阵 垂下 头 说 : 我 也 没有 别的 办法 了 。 反正 我 不 赞成 被 狼 咬了一口 , 就 因噎废食 , 半途而废 。 那狼牙 尖儿 兴许 以后 还 会长 出来 呢 ? 还是 避其 锋芒 吧 。

高 建中 挖苦 道 : 敢 虎口拔牙 ? 非得 让 狼 再 咬伤 不可 !

第二天 早上 , 羊群 出圈 以前 , 陈阵 和 杨克 一起 给 小 狼 动手术 。 两人先 把 小 狼 喂饱 哄 高兴 了 以后 , 杨克 双手 捧住 小狼 的 后脑勺 , 再用 两个 大拇指 从 腮帮子 两边 掐开 狼 嘴 , 小狼 并 不 反感 , 它 对 这 两个 人 经常性 的 恶作剧 举动 早已 习惯 了 , 也 认为 这 是 很 好玩 的 事情 。 两人 把 狼 的 口腔 对 着 太阳 仔细观察 : 狼牙 呈 微微 的 透明 状 , 可以 看到 狼牙 里面 的 牙髓 管 。 幸好 , 狼牙 的 牙髓 管 只有 狼牙 的 一半 长 , 只要 夹掉 狼牙 的 牙尖 , 可以 不伤 到 牙髓 , 小狼 也 不会 感到 疼 。 这样 就 可以 保全 小狼 的 四根 狼牙 了 , 也许 不久 , 小狼能 重新 磨出 锋利 的 牙尖 来 。

陈阵 先 让 小 狼 闻闻 老虎钳 , 并 让 它 抱 着 钳子 玩 了 一会儿 。 等 小 狼 对 钳子 放松 了 警惕 , 杨克 掐着 狼 嘴 , 陈阵 小心翼翼 又 极其 迅速 地 , 咔嚓 咔嚓 夹断 了 四根 狼牙 的 牙尖 , 大约 去掉 了 整个 狼牙 的 四分之一 , 就 像 用 老虎钳 子 剪 夹 螺丝 尾巴 那样 。 两人 原以为 “ 狼口 钳牙 ” 一定 类似 “ 虎口拔牙 ”, 并 做好 了 捆绑 搏斗 , 强行 手术 的 准备 , 但是 手术 却 用 了 不到 一分钟 就 做 完 了 , 一点 也 没伤 着 小 狼 。 小狼 只是 舔 了 舔 狼牙 粗糙 的 断口 , 并 没有 觉得 有 什么 损失 。 两人 轻轻 放下 小狼 , 想 犒赏 它 一些 好吃 的 , 又 怕 碰 疼 了 伤口 , 只好 作罢 。

陈阵 和 杨克 都 松 了 一口气 , 以后 再 不怕 狼 咬伤 人 了 。 然而 , 两人 好 几天 都 打 不起 精神 。 杨克说 : 去 了 狼 牙尖 , 真比 给 人 去 了 势 还 残忍 。 陈阵 也 有些 茫然 地 自问 : 我 怎么 觉得 , 咱们 好像 离一 开始 养狼 的 初衷 越来越 远 了 呢 ?

小 彭 一连 借走 了 三本 好书 , 两人 心疼 得 要命 。 全场 一百多个 北京 知青 , 只有 陈阵 和 杨克 带来 了 几 大箱 “ 封资修 ” 经典 名著 , 前 两年 最 疯狂 的 政治 风暴 过去 了 , 在 枯燥 单调 的 牧羊 生活 中 , 知青 们 也 开始 如饥似渴 地 偷看 禁书 了 。 因此 只要 书一 借出 , 就 甭想 再 收回 来 。 但是 , 陈阵 不得不 借 …… 要是 让 三位 头头 知道 小狼 咬伤 了 人 , 包顺贵 就 准会 毙 了 小 狼 。 经典 名著 很 管用 , 果然 , 在 很 长时间 里 , 全 大队 一直 没 人 知道 陈阵 被 小 狼 咬伤 过 。


第二十七章 (3)

自从 陈阵养 了 小 狼 并 与 小 狼 混熟 之后 , 常常 可以 在 小 狼 快乐 的 时候 , 攥 着 它 的 两个 耳朵 , 捧 着 它 的 脸 , 面对面 , 鼻对 鼻地 欣赏 活狼 的 眉目 嘴脸 。 他 几乎 天天 看 , 天天 读 , 已经 有 一百多天 了 , 陈阵 已经 把 小 狼 的 脸读 得 滚瓜烂熟 。 虽然 他 经常 可以 看到 小狼 可爱 的 笑容 , 但 他 也 常常 看 得 心惊肉跳 。 仅 是 一对 狼眼 就 已经 让 他 时时 感到 后 脊骨 里 冒 凉气 , 要是 小狼 再 张开血 碗 大口 , 龇出 四根 比 眼睛 蛇 的 毒牙 更 粗 更 尖 的 小狼牙 , 那 就 太 令人 胆寒 了 。 他 经常 掐 开小狼 的 嘴 , 用 手指 弹 敲 狼牙 , 狼牙 发出 类似 不锈钢 的 当当 声响 , 刚性 和 韧性 都 很 强 ; 用 指头 试试 狼 牙尖 , 竟比纳 鞋底 的 锥子 更 尖利 , 狼牙 表面 的 那层 的 “ 珐琅质 ”, 也 比人牙 硬 得 多 。

腾格里 确是 偏爱 草原 狼 , 赐与 它们 那么 威武 漂亮 的 面容 与 可怕 的 武器 。 狼 的 面孔 是 武器 , 狼 的 狼牙 武器 又 是 面容 。 草原 上 许多 动物 还 没有 与 狼 交手 , 就 已经 被 草原 狼 身上 的 武器 吓 得 缴械 认死 了 。 小狼 嘴里 那 四根 日渐 锋利 的 狼牙 , 已经 开始 令 陈阵 感到 不安 。

好 在 遛 狼 是 小 狼 最 高兴 的 时段 , 只要 小狼 高兴 , 它 是 不会 对 陈阵 使用 面容 武器 的 , 更 不会 亮出 它 的 狼牙 。 噬 咬 , 是 狼们 表达 感情 的 主要 方式 之一 , 陈阵 也 经常 把 手指 伸 在 小 狼 嘴里 任它 啃 咬 吮吸 。 小狼 在 咬 玩 陈阵 手指 的 时候 , 总是 极 有分寸 , 只是 轻轻 叼 舔 , 并 不下 力 , 就 像 同一个 家族 里 的 小狼们 互相 之间 玩耍 一样 , 决不会 咬破 皮 咬 出血 。

这 一个多月 来 , 小狼 长势 惊人 , 而 它 的 体力 要 比 体重 长得 更 快 。 每天 陈阵 说 是 遛 狼 , 实际上 根本 不是 遛 狼 , 而是 拽 狼 , 甚至 是 人 被 狼 遛 。 小狼 只要 一 离开 狼圈 , 马上 就 像 犍牛 拉车 一样 , 拼命 拽 着 陈阵 往 草坡 跑 。 为了 锻炼 小狼 的 腿力 和 奔跑 能力 , 陈阵 或 杨克 常常 会 跟着 小狼 一起 跑 。 可是 当人 跑不动 的 时候 , 小狼 就 开始 铆足 力气 拽 人 拖 人 , 往往 一 拽 就是 半个 小时 一个 小时 。 陈阵 被 拽 疼 了 手 , 拖痛 了 胳膊 , 拽 出 一身 臭汗 , 比 他 干 一天 重活 还要 累 。 内蒙 高原 的 氧气 比 北京 平原 稀薄 得 多 , 陈阵 常常 被 小 狼 拖拽 得 大 脑缺氧 , 面色 发白 , 双腿 抽筋 。 一 开始 他 还 打算 跟着 小狼练 长跑 , 练出 一副 强健 草原 壮汉 的 身板 来 。 但是 当小狼 的 长跑 潜能 蓬蓬勃勃 地 迸发 出来 后 , 他 就 完全 丧失 了 信心 。 狼 是 草原 长跑 健将 , 连 蒙古 最快 的 乌珠穆沁 马 都 跑 不过 狼 , 他 这个 汉人 的 两条腿 何以 赛狼 ? 陈阵 和 杨克 都 开始 担心 , 等 小 狼 完全 长成 大狼 , 他们 如何 “ 遛 狼 ”? 弄不好 反倒 有 可能 被 小 狼 拽 到 狼群 里 去 。

有时 , 陈阵 或 杨克 在 草坡 上 被 小 狼 拽 翻 在 地 , 远处 几个 蒙古包 的 女人 和 孩子 都 会 笑 弯 了 腰 。 尽管 所有 的 牧民 都 认为 养狼 是 瞎胡闹 , 但 大家 也 都 愿意 看热闹 。 全队 牧民 都 在 等待 公正 的 腾格里 制止 和 教训 北京 学生 的 所谓 “ 科学实验 ”。 有 一个 会 点 俄语 的 壮年 牧民 对 陈阵 说 : 人 驯服 不了 狼 , 就是 科学 也 驯 不服 草原 狼 ! 陈阵 辩解 说 : 他 只是 为了 观察 狼 , 研究 狼 , 根本 就 没 打算 驯服 狼 。 没 人 愿意 相信 他 的 解释 , 而 他 打算 用 狼 来配 狼狗 的 计划 却 早已 传遍 全场 。 他 和 杨克 遛 狼 被 狼 拽 翻跟斗 的 事情 , 也 已经 成为 牧民 酒桌上 的 笑谈 , 人们 都 说 等 着 听 狼 吃母

狗 的 事儿 吧 。

小狼 兴奋 地 拽 着 陈阵 一通 猛跑 , 陈阵 气喘吁吁 地 跟 在 后面 。 奇怪的是 , 以往 一到 放风 时间 , 小狼 喜欢 无 方向 地带 着 陈阵 乱跑 。 但是 , 近日来 , 小狼 总 拽 着 陈阵 往 西北 方向 跑 , 往 那天 夜里 母狼 声音 最 密集 的 地方 跑 。 陈阵 的 好奇心 又 被 激起 , 也 想 去 看个 究竟 。 他 就 跟着 小狼 跑 了 很长 的 一段路 , 比 任何 一次 都 跑 得 远 , 穿过 一条 山沟 , 小狼 把 陈阵 带到 了 一面 缓缓的 草坡 上 。 陈阵 回头 看 了 看 , 离 蒙古包 已有 三四里 远 , 他 有点 担心 , 但 因有 二郎 和 黄黄 保护 , 手上 又 有 马棒 , 也 就 没有 硬 拽 小 狼 调头 。 又 小跑 了 半里 , 小狼 放慢 脚步 , 到处 闻 四处 嗅 , 无论是 草地上 的 一摊 牛粪 、 一个 土堆 、 一块 白骨 、 一丛 高草 和 一块 石头 , 每 一个 突出 物 它 都 不放过 。

嗅 着 嗅 着 , 小狼 走 到 一丛针 茅草 前 , 它 刚 伸 鼻 一闻 , 突然 浑身 一激凌 , 背上 的 鬃毛 全 像 刺猬 的 针刺 那样 竖 了 起来 。 它 眼中 射 出 惊喜 的 光芒 , 闻 了 又 闻 , 嗅 了 又 嗅 , 恨不得 把 整个 脑袋 扎进 草丛 中 去 。 小狼 忽然 抬起 头 , 望 着 西边 天空 的 晚霞 长嗥 起来 。 嗥声 呜呜咽咽 , 悲切 凄婉 , 再 没有 初次 发声 时 那种 亢奋 和 欢快 , 而是 充满 了 对 母爱 和 族群 的 渴望 和 冲动 , 将 几个 月 囚徒 锁链 生活 的 苦痛 统统 哭诉 出来 ……

二郎 和 黄黄 也 低头 嗅 了 嗅 针茅 草丛 , 两条 大狗 也 都 竖起 鬃毛 , 凶狠 刨土 , 又 冲着 西北 方向 一通 狂吼 。 陈阵 顿时 明白 过来 : 小狼 和 大狗 都 闻到 了 野狼 的 尿味 。 他用 穿着 布鞋 的 脚 扒开 草丛 看 了 看 , 几株 针 茅草 的 下 半部 已 被 狼 尿 烧 黄 , 一股 浓重 的 狼 尿 臊味 直冲 鼻子 。 陈阵 有点 发慌 , 这是 新鲜 狼 尿 , 看来 昨夜 狼 仍 在 营盘 附近 活动 过 。 晚霞 已 渐渐 褪色 , 山坡 全罩 在 暗绿色 的 阴影 里 , 轻风 吹过 , 草波 起伏 , 草丛里 好像 露出 许多 狼 的 脊背 。 陈阵 浑身 一抖 , 他 生怕 在 这里 遭遇 狼 的 伏兵 , 蹿出 一群 不死心 的 母狼 。 他 想 也 没想 , 急忙 拽 小 狼 , 想 把 它 拽 回家 。

就 在 这 一刻 , 小狼 居然 抬起 一条 后腿 , 对 着 针茅 草丛 撒尿 。 陈阵 吓 得 猛拉 小狼 。 母狼 还 在 惦记 小狼 , 而 囚徒 小狼 竟然 也 会 通风报信 了 。 一旦 小狼 再次 与 母狼 接上头 , 后果 不堪设想 。 陈阵 使足 了 劲 , 猛地 把 小 狼 拽 了 一个 跟头 。 这一 拽 , 把 小 狼 的 半泡 尿 憋 了 回去 , 也 把 小 狼 苦心 寻母 的 满腔 热望 和 计划 强行 中断 。 小狼 气急败坏 , 吊睛 倒 竖 , 勃然大怒 , 突然 后腿 向下 一 蹲 , 猛然 爆发 使劲 , 像 一条 真正 的 野狼 扑 向 陈阵 。 陈阵 本能 地 急退 , 但 被 草丛 绊倒 , 小狼 张大嘴 , 照着 陈阵 的 小腿 就是 狠狠 一口 。 陈阵 “ 啊 ” 地 一声 惨叫 , 一阵 钻心 的 疼痛 和 恐惧 冲向 全身 。 小狼 的 利牙 咬 透 他 的 单裤 , 咬进 了 肉 里 。 陈阵 呼地 坐 起来 , 急忙 用马 棒头 死顶 小 狼 的 鼻头 。 但 小 狼 完全 疯 了 , 狠狠 咬住 就是 不撒口 , 恨不得 还要 咬下 一块 肉 才 解气 。

两条 大狗 惊得 跳 起来 , 黄黄 一口 咬住 小狼 的 后 脖子 , 拼命 拽 。 二郎 狂怒 地冲 小 狼 的 脑袋 大吼 一声 , 小狼 耳边 响起 一声 炸雷 , 被 震 得 一 哆嗦 , 这才 松 了 口 。

陈阵 惊吓 得 几乎 虚脱 。 他 在 他 亲手 养大 的 小 狼 的 狼牙上 , 看到 了 自己 的 血 。 二郎 和 黄黄 还 在 扑 咬 小 狼 , 他 急忙 上前 一把 抱住 小狼 的 脖子 , 紧紧 地 夹 在 怀里 。 可小狼 仍 发狠 挣扎 , 继续 狼眼 倒 竖 , 喷射 “ 毒箭 ”, 龇牙 咆哮 。

陈阵 喝 住 了 黄黄 和 二郎 , 两条 大狗 总算 暂停 攻击 , 小狼 才 停止 挣扎 。 他 松开 了 手 , 小狼 抖抖 身体 , 退到 离 陈阵 两步 的 距离 , 继续 用 野狼 般 毒辣 的 目光 瞪 着 陈阵 , 背上 的 鬃毛 也 丝毫 没有 倒伏 的 意思 。 陈阵 又 气 又 怕 , 他 气吁吁 地 对 小 狼 说 : 小狼 , 小狼 , 你 瞎了眼 啦 ? 你 敢 咬 我 ? 小狼 听到 熟悉 的 声音 , 才 慢慢 从 火山爆发 般的 野性 和 兽性 的 疯狂 中醒 了 过来 。 它 歪 着 脑袋 再次 打量 面前 的 人 , 好像 慢慢 认出 了 陈阵 。 可是 , 小狼 眼中 绝无 任何 抱歉 的 意思 。

伤口 还 在 流血 , 已经 流 到 布鞋 里 去 了 。 陈阵 急忙 站 起来 , 把 马棒 深深地 插进 一个 鼠洞 , 又 将 铁链 末端 的 铁环 套 在 这个 临时 木桩 上 。 他怕 小狼见 血起 邪念 , 便 走出 几步 , 背 转身 , 坐在 地上 脱鞋 卷裤 。 小腿肚子 侧面 有 四个 小 洞 , 洞洞 见血 , 幸好 劳动布 的 布料 像 薄 帆布 那般 厚实 坚韧 , 阻挡 了 部分 狼牙 的 力度 , 伤口 还 不太深 。 陈阵 急忙 采用 草原 牧民 治伤 的 土法 , 用力 撸 腿 挤 血 , 让 体内 干净 的 血流 出来 冲洗 毒伤 , 挤出 大约 半 针管 的 血 以后 , 才 撕下 一条 衬衫 布 , 将 伤口 包 好 扎紧 。

陈阵重 又 站 起身 , 牵着 铁链 把 小 狼 的 头拉向 蒙古包 , 指 了 指 蒙古包 的 炊烟 , 大声 说 : 小狼 , 小狼 , 开饭 喽 , 喝水 喽 。 这是 陈阵 和 杨克 摸索 出来 的 , 每次 结束 放风 遛 狼 后 能 让 小 狼 回家 的 惟一 有效 方法 。 小狼 一 听到 开饭 喝水 , 舌头 尖上 马上 滴 出口 水 , 立刻 将 刚才 发生 的 事情 忘得 一干二净 , 头 也 不 回地 拽 着 陈阵 往家 跑 。 一到 家 , 小狼 直奔 它 的 食盆 , 热切地 等待 开饭 添水 。 陈阵 把 铁环 套 在 木桩 上 , 扣好 桩子 头上 的 别子 , 然后 把 獭 子 的 脖颈 递给 小狼 , 又 给 小 狼 舀 了 大 半盆 清水 。 小狼 渴坏 了 , 它 先 不 去 啃骨头 , 而是 一头 扎进 水盆 , 一口气 把 半盆 水喝 了 一半 。 每次 放风 后 为了 能 把 小 狼 领回来 , 必须 一天 不 给 它 喝水 , 在 遛 狼 时 等 它 跑 得 “ 满嘴 大 汗 ”, 又 渴 又 饿 的 时候 , 只要 一 提到 水 , 它 就 会 乖乖 地 拽 着 人 跑 回家 。

陈阵 进包 换药 , 高 建中 一 见到 狼牙 伤口 就 吓 得 逼 着 陈阵 去 打针 。 陈阵 也 不敢 侥幸 , 急忙 骑马 跑 到 第三 牧业 组 的 知青 包 , 求 赤脚医生 小 彭给 他 打 了 一针 狂犬 疫苗 、 上药 扎 绷带 , 并求 他 千万 不要 把 小 狼 咬 人 的 事情 告诉 别人 。 交换 的 条件 是 不 追究 小 彭借 丢 《 西行漫记 》 一书 的 责任 , 而且 还要 再 借 他 《 拿破仑 传 》 和 《 高老头 》, 小 彭 这 才 算 勉强 答应下来 , 一边 嘟哝 说 : 每次 去 场部 , 卫生院 就 只 给 三 四支 狂犬 疫苗 , 民工 被 牧民 的 狗 咬 了 , 已经 用 了 两支 , 大热天 的 , 我 又 得 跑 一趟 场部 了 。 陈阵 连连 说 好话 , 可 他 也 不 知道 自己 说 的 是 什么 , 他 满脑子 想

的 是 如何 保住 小狼 。 小狼 终于 咬伤 了 人 —— 草原 规矩 极 严厉 , 狗 咬伤 了 羊 就 得 被 立即 处死 , 咬伤 了 人 就 更 得 现场 打死 , 那么 小狼 咬伤 了 人 , 当然 就 没有 一丝 通融 的 余地 了 。 养狼本 属 大逆不道 , 如今 又 “ 出口伤人 ”, 小狼 真是 命在旦夕 。 陈阵 上 了 马 , 忘记 了 对 伤口 的 担心 , 一路上 拍 着 自己 的 脑袋 , 真想 让 脑子 多 分泌 出 一些 脑汁 来 , 想 出 保住 小狼 的 办法 。

一 回到 家 , 陈阵 就 听到 杨克 和 高 建中 , 正在 为 如何 处置 这 条 开始 咬人 的 小 狼 争论不休 。 高 建中 嚷嚷 说 : 好个 小 狼 , 连 陈阵 都 敢 咬 , 那 它 谁 还 不敢 咬 啊 ! 必须 打死 ! 以后 它 要是 再 咬 人 怎么办 ? 等 咱们 搬 到 秋季 草场 , 各组 相隔 四五十 、 六七十里 , 打不上 针 , 人 被 毒牙 感染 , 狂狼病 可比 狂犬病 厉害 , 那 可是 真要 闹 出人命 来 的 !

杨克 低声 说 : 我 担心 场部 往后 再 不会 给 陈阵 和 我 打 狂犬 疫苗 了 。 狂犬 疫苗 那么 稀罕 , 是 防狼 或 狗 意外 伤人 用 的 , 哪能 给养 狼 的 人用 呢 ? 我 的 意见 是 …… 我 看 只能 赶紧 放生 , 再晚 了 , 大队 就 会派 人来 打死 小狼 的 。

高 建中 说 : 狼 咬 了 人 , 你 还 想 放 了 它 , 你 真 比 东郭 还 东郭 , 没 那么 便宜 的 事 !

此刻 陈阵 反倒 忽然 清醒 起来 。 他 咬牙 说 : 我 已经 想 好 了 , 不能 打死 , 也 不能 放 。 如果 打死 小狼 , 那 我 就 真的 白白地 被 狼 咬 了 , 这么 多 日子 的 心血 也 全 白费 了 ; 如果 放 , 很 可能 放 不了 生 , 还会 把 它 放 死 。 小狼 即使 能 安全 回到 狼群 , 头狼们 会 把 小 狼 当作 “ 外来户 ”, 或者 是 “ 狼奸 ” 看待 的 , 小狼 还 能 活得 了 吗 ?

哪 怎么办 ? 杨克 愁云 满面 。

陈阵 说 : 现在 惟一 的 办法 , 就是 给 小狼动 牙科 手术 , 用 老虎钳 把 它 狼牙 的 牙尖 剪掉 。 狼牙 厉害 就 厉害 在 锋利 上 , 如果 去掉 了 狼牙 的 刀刃 ,“ 钝 刀子 ” 咬人 就 见 不了 血 了 , 也 就 用不着 打针 了 …… 咱们 以后 喂 狼 , 就 把 肉 切成 小 块 。

杨克 摇头 说 : 这 办法 倒 是 管用 , 可是 你 也 等于 杀 了 它 了 。 没有 锋利 狼牙 的 狼 , 它 以后 还 能 在 草原 上 活命 吗 ?

陈阵 垂下 头 说 : 我 也 没有 别的 办法 了 。 反正 我 不 赞成 被 狼 咬了一口 , 就 因噎废食 , 半途而废 。 那狼牙 尖儿 兴许 以后 还 会长 出来 呢 ? 还是 避其 锋芒 吧 。

高 建中 挖苦 道 : 敢 虎口拔牙 ? 非得 让 狼 再 咬伤 不可 !

第二天 早上 , 羊群 出圈 以前 , 陈阵 和 杨克 一起 给 小 狼 动手术 。 两人先 把 小 狼 喂饱 哄 高兴 了 以后 , 杨克 双手 捧住 小狼 的 后脑勺 , 再用 两个 大拇指 从 腮帮子 两边 掐开 狼 嘴 , 小狼 并 不 反感 , 它 对 这 两个 人 经常性 的 恶作剧 举动 早已 习惯 了 , 也 认为 这 是 很 好玩 的 事情 。 两人 把 狼 的 口腔 对 着 太阳 仔细观察 : 狼牙 呈 微微 的 透明 状 , 可以 看到 狼牙 里面 的 牙髓 管 。 幸好 , 狼牙 的 牙髓 管 只有 狼牙 的 一半 长 , 只要 夹掉 狼牙 的 牙尖 , 可以 不伤 到 牙髓 , 小狼 也 不会 感到 疼 。 这样 就 可以 保全 小狼 的 四根 狼牙 了 , 也许 不久 , 小狼能 重新 磨出 锋利 的 牙尖 来 。

陈阵 先 让 小 狼 闻闻 老虎钳 , 并 让 它 抱 着 钳子 玩 了 一会儿 。 等 小 狼 对 钳子 放松 了 警惕 , 杨克 掐着 狼 嘴 , 陈阵 小心翼翼 又 极其 迅速 地 , 咔嚓 咔嚓 夹断 了 四根 狼牙 的 牙尖 , 大约 去掉 了 整个 狼牙 的 四分之一 , 就 像 用 老虎钳 子 剪 夹 螺丝 尾巴 那样 。 两人 原以为 “ 狼口 钳牙 ” 一定 类似 “ 虎口拔牙 ”, 并 做好 了 捆绑 搏斗 , 强行 手术 的 准备 , 但是 手术 却 用 了 不到 一分钟 就 做 完 了 , 一点 也 没伤 着 小 狼 。 小狼 只是 舔 了 舔 狼牙 粗糙 的 断口 , 并 没有 觉得 有 什么 损失 。 两人 轻轻 放下 小狼 , 想 犒赏 它 一些 好吃 的 , 又 怕 碰 疼 了 伤口 , 只好 作罢 。

陈阵 和 杨克 都 松 了 一口气 , 以后 再 不怕 狼 咬伤 人 了 。 然而 , 两人 好 几天 都 打 不起 精神 。 杨克说 : 去 了 狼 牙尖 , 真比 给 人 去 了 势 还 残忍 。 陈阵 也 有些 茫然 地 自问 : 我 怎么 觉得 , 咱们 好像 离一 开始 养狼 的 初衷 越来越 远 了 呢 ?

小 彭 一连 借走 了 三本 好书 , 两人 心疼 得 要命 。 全场 一百多个 北京 知青 , 只有 陈阵 和 杨克 带来 了 几 大箱 “ 封资修 ” 经典 名著 , 前 两年 最 疯狂 的 政治 风暴 过去 了 , 在 枯燥 单调 的 牧羊 生活 中 , 知青 们 也 开始 如饥似渴 地 偷看 禁书 了 。 因此 只要 书一 借出 , 就 甭想 再 收回 来 。 但是 , 陈阵 不得不 借 …… 要是 让 三位 头头 知道 小狼 咬伤 了 人 , 包顺贵 就 准会 毙 了 小 狼 。 经典 名著 很 管用 , 果然 , 在 很 长时间 里 , 全 大队 一直 没 人 知道 陈阵 被 小 狼 咬伤 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