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二十七章 (2)

第二十七章 (2)

陈阵 拎 起 大鼠 的 尾巴 仔细 看 。 他 放羊 的 时候 也 曾 见 过 硕大 的 金花 雄鼠 , 但 还 从来 没有 见过 一尺 多长 、 比 奶瓶 还 粗 的 大鼠 。 只有 在 山里 的 肥 草地 里 才能 养出 这么 大 的 鼠 来 。 他 相信 鼠肉 一定 又 肥 又 嫩 , 是 草原 小狼 和 大 狼 爱 吃 的 食物 。 他 想象 着 小 狼 只要 一 闻到 大鼠 伤口 上 的 血腥味 , 一定 会 立即 扑上去 , 像 吃 马驹 肉 那样 把 大鼠 生吞 活 咽下去 。

陈阵 拎 着 大鼠 的 尾巴 , 伤口 流出 的 血 , 一直 滴 到 大鼠 的 鼻尖 上 , 又 滴 到 沙地 里 。 陈阵 站 在 狼 圈外 沿 , 大声 高喊 : 小狼 , 小狼 , 开饭 喽 !

小狼 瞪 红了眼 , 它 从来没 见 这种 食物 , 但 血腥味 告诉 它 这 绝对 是 好吃 的 东西 。 小狼 一次 又 一次 向 半空 蹿 扑 , 陈阵 一次 又 一次 把 大鼠 拎 高 。 小狼急 得 只 盯 着 肥鼠 , 不看 陈阵 , 而 陈阵 却 坚持 非要 小 狼 看 他 一眼 , 才 肯 把 大鼠 给 小 狼 。 但 陈阵 发现自己 的 愿望 这 一次 好像 要 落空 : 小狼 见到 野鼠 以后 一反常态 , 像 一条 兽性大发 的 凶残 野狼 , 面目狰狞 , 张牙舞爪 , 狼 嘴 张大 到 了 极限 , 四根 狼牙 全部 凸出 , 连牙肉 牙床 都 暴露无遗 。 小狼 的 凶相 让 陈阵 胆战心寒 。 陈阵 又 晃 了 几次 , 仍然 转移 不了 小狼 的 视线 , 只得 把 大鼠 扔给 小狼 。 他 蹲坐在 圈外 , 准备 观看 小狼 疯狂 撕鼠 , 然后 狼吞虎咽 。

然而 , 小狼 从 半空中 接到 大鼠 以后 的 一系列 动作 行为 表情 , 完全 出乎 陈阵 的 意料 , 又 成为 一件 他 终身难忘 并且 无法解释 的 事情 。

小狼 叼 住 大鼠 , 像 叼 住 了 一块 烧 红的铁 坨 , 吓 得 它 立即 把 大鼠 放在 地上 , 迅速 撤到 距 大鼠 一米 的 地方 , 身子 和 脖子 一伸 一探 惊恐 地 看着 大鼠 。 它 看 了 足 有 三分钟 , 目光 才 安定 下来 , 然后 紧张 地 弓腰 , 在 原地 碎步 倒腾 了 七八次 , 突然 一个 蹿 跃 , 扑住 大鼠 , 咬了一口 , 又 腾地 后 跳 。 看 了 一会儿 , 见 大鼠 还是 不 动 , 就 又 开始 扑 咬 , 复 又 停下 , 狼眼 直勾勾 地望 着 大鼠 , 如此 反复 折腾 了 三四次 , 突然 安静下来 。

此时 , 陈阵 发现 小狼 的 眼里 竟然 充满 了 虔诚 的 目光 , 与 刚才 凶残 的 目光 简直 判若 两狼 。 小狼 慢慢 走近 大鼠 , 在 大鼠 身边 左侧 站住 , 停 了 一会儿 , 忽然 , 小狼 恭恭敬敬 地先 跪下 一条 右前 腿 , 再 跪下 左前 腿 , 然后 用 自己 右侧 背贴 蹭 着 大鼠 的 身体 , 在 大鼠 身边 翻 了 个 侧 滚翻 。 它 迅速 爬起来 , 抖 了 抖 身上 的 沙土 , 顺 了 顺 身上 的 铁链 , 又 跑 到 大鼠 的 另一侧 , 先 跪下 左前 腿 , 再 跪下 右前 腿 , 然后 又 与 大鼠 身 贴身 、 毛蹭 毛地 翻 了 一个 侧 滚翻 。

陈阵 紧张 好奇 地 盯 着 看 , 他 不 知道 小狼 想干什么 , 也 不 知道 小狼 的 这些 动作 从 哪里 学 来 , 更 不 知道 它 贴着 大鼠 的 两侧 翻跟头 , 究竟 是 什么 意思 ? 小狼 的 动作 就 像 一个 小男孩 第一次 独自 得到 一只 囫囵 个 的 烧鸡 那样 , 想 吃 又 舍不得 动手 , 在 手里 一个劲地 倒腾 。

小狼 完成 了 这套 复杂 的 动作 以后 , 抖抖 土 , 顺顺 链 , 又 跑 到 大鼠 的 左侧 , 开始 重复 上 一套 动作 , 前前后后 , 三 左三右 , 一共 完成 了 三套 一模一样 的 贴身 翻滚 运动 。

陈阵 心头 猛然 一震 , 他 想 , 从前 给 小 狼 那么 多 的 好 肉食 , 甚至 是 带 血 的 鲜肉 , 它 都 没有 这番 举动 , 为什么 小狼 见到 这 只 大肥鼠 竟然 会 如此 反常 ? 难道 是 狼类 庆贺 自己 获得 食物 的 一种 方式 ? 或是 开吃 一只 猎物 前 的 一道 仪式 ? 那 虔诚 恭敬 的 样子 真像 教徒 在 领 圣餐 。

陈阵 把 脑袋 想得 发疼 , 才 突然 意识 到 , 他 这次 给 小 狼 的 食物 与 以前 给 的 食物 有 本质 不同 。 他 以前 给 小 狼 的 食物 质量 再 好 , 但 都 是 碎 骨块 肉 , 或 由 人 加工 过 的 食物 。 而 这 只 “ 食物 ” 却 完全 是 纯天然 和 纯 野性 的 完整 食物 , 是 一只 像 牛羊马 狗 那样 有头有尾 、 有身 有 爪 ( 蹄 )、 有皮 有 毛 的 完整 “ 东西 ”, 甚至 是 像 它 自己 一样 的 “ 活物 ”。 可能 狼类 是 把 这种 完整 有形 的 食物 和 “ 活物 ”, 作为 高贵 的 狼类 才 配享 用 的 高贵 食物 。 而 那些 失掉 原 体形 的 碎肉 碎骨 , 味道 再 好 , 那 也 是 人家 的 残汤剩饭 。 如果 食 之 , 便 有失 高贵 狼 的 身份 。 难道 人类 把 烤 全牛 、 烤全羊 、 烤 整猪 、 烤整 鸭 作为 最高 贵 的 食物 , 食前 要 举行 隆重 的 仪式 , 也 是 受 了 狼 的 影响 ? 或是 人类 与 狼类 英雄所见略同 ?

小狼 这 还是 第一次 面对 这种 高贵 完整 的 食物 , 所以 它 高贵 的 天性 被 激发 出来 , 才 会 有 如此 恭敬 虔诚 的 举动 和 仪式 。

但是 小狼 从来 没有 参加 过 狼群 中 的 任何 仪式 , 它 怎么 能够 把 这 三套 动作 , 完成 得 如此 有条不紊 而 章法 严谨 呢 ? 就 好像 每组 动作 已经 操练 过 无数遍 , 熟练 精确 得 像是 让 一个 严格 的 教练 指导 过 一样 。 陈阵 又 百思不得其解 。

小狼喘 了 一口气 , 还是 不去 撕皮 吃 肉 。 它 抖抖 身体 , 把 皮毛 整理 干净 以后 , 突然 高 抬 前爪 , 慢慢 地 围着 大鼠 跑 起圈 来 。 它 兴奋 地 眯着眼 , 半张 着 嘴 , 半吐着 舌头 , 慢 抬腿 , 慢 落地 , 就 像 苏联 大 马戏团 马术 表演 中 的 大 白马 , 一板一眼 地 做出 了 带有 鲜明 表演 意味 的 慢动作 。 小狼 一丝不苟 地 慢跑 了 几圈 以后 , 又 突然 加速 , 但 无论 慢跑 快 跑 , 那个 圈子 却 始终 一般 大 , 沙地 上 留下 了 无数 狼 爪印 , 组成 了 一个 极其 标准 的 圆圈 。

陈阵 头皮发麻 , 他 突然 想起 了 早春时节 , 军马 群尸 堆里 那个 神秘恐怖 的 狼 圈 。 那 是 几十条 狼 围着 最 密集 的 一堆 马尸 跑 出来 的 狼 圈 狼 道 , 像 怪圈 鬼圈 鬼画符 。 老 人们 相信 这是 草原 狼 向 腾格里 发出 的 请示 信 和 感谢信 …… 那个 狼圈 非常 圆 , 此刻 小狼 跑 出 的 狼 圈 也 非常 圆 , 而 两个 圈 的 中央 则 都 是 囫囵 个 、 带 皮毛 的 猎物 。

难道 小狼 不敢 立刻 享用 如此 鲜美 野味 , 它 也 必须 向 腾格里 画圈 致谢 ?

无神论者 碰上 了 神话 般的 现实 , 或 现实 中 的 神话 , 陈阵 觉得 无法 用 “ 本能 ” 和 “ 先天 遗传 ” 来 解释 小狼 的 这 一 奇特 的 行为 。 他 已经 多次 领教 了 草原 狼 , 它们 的 行为 难以 用人 的 思维 方式 来 理解 。

小狼 仍 在 兴奋 地 跑 圈 。 可是 它 已经 一天 没 吃 到 鲜肉 了 , 此刻 是 条 饥肠辘辘 的 饿狼 。 按 常理 , 饿狼 见到 血肉 就是 一条 疯狼 。 那么 , 小狼 为什么 会 如此 反常 , 做出 像是 一个 虔诚 的 宗教徒 才 有 的 动作 来 呢 ? 它 竟然 能 忍受 饥饿 , 去 履行 这么 一大 套 繁文缛节 的 “ 宗教仪式 ”, 难道 在 狼 的 世界 里 也 有 原始 宗教 ? 并 以 强大 的 精神力量 支配 着 草原 狼群 的 行为 ? 甚至 能 左右 一条 尚未 开眼 就 脱离 狼群 生活 的 小 狼 ? 陈阵 问 自己 , 难道 原始人 的 原始 宗教 , 是 由 动物界 带到 人世间 来 的 ? 草原 原始人 和 原始 狼 , 难道 在 远古 就 有 原始 宗教 的 交流 ? 神秘 的 草原 有太多 的 东西 需要 人去 破解 ……

小狼 终于 停 了 下来 。 它 蹲 在 大鼠 前 喘气 , 等 胸部 起伏 平稳 之后 , 便用 舌头 把 嘴巴 外沿 舔 了 两圈 , 眼中 喷出 野性 贪欲 和 食欲 的 光芒 , 立即 从 一个 原始 圣徒 陡 变为 一条 野狼 饿狼 。 它 扑 向 大鼠 , 用 两只 前爪 按住 大鼠 , 一口 咬破 鼠 胸 , 猛地 一 甩头 , 将 大鼠 半边 身子 的 皮毛 撕开 , 血肉模糊 的 鼠肉 露 了 出来 。 小狼 全身 狂抖 , 又 撕 又 吞 。 它 吞下 大鼠 一侧 的 肉 和 骨 , 便 把 五脏六腑 全 掏 了 出来 , 它 根本 不 把 鼠 胃 中 的 酸臭 草食 , 肠中 的 粪便 清除 掉 , 就 将 一堆 肠肚 连汤带水 , 连汁 带 粪 一起 吞 下肚 去 。

小狼越 吃 越 粗野 , 越来越 兴奋 , 一边 吃 , 一边 还 发出 有 节奏 的 快乐 哼哼 声 , 听得 陈阵 全身 发憷 。 小狼 的 吃 相 越来越 难看 和 野蛮 , 它 对 大鼠 身上 所有 的 东西 一视同仁 , 无论是 肉骨 皮毛 , 还是 苦胆 膀胱 , 统统 视为 美味 。 一转眼 的 工夫 , 一只 大肥鼠 只 剩下 鼠头 和 茸毛 短尾 了 。 小狼 没有 停歇 , 马上 用 两只 前爪 夹住 鼠头 , 将 鼠 嘴 朝 上 , 然后 歪着头 几下 就 把 鼠 头前 半截 咬碎 吞下 , 连 坚硬 的 鼠牙 也 不 吐出来 。 整个 鼠头 被 咬裂 , 小狼 又 几口 就 把 半个 鼠头 吞下 。 就 连 那根 多毛 无肉 只有 尾骨 的 鼠 尾 , 小狼 也 舍不得 扔下 , 它 把 鼠 尾 一 咬 两段 , 再 连 毛带 骨 吞进 肚里 。 沙盘 上 只 剩下 一点点 血迹 和 尿迹 。 小狼 好像 还 没 吃 过瘾 , 它 盯 着 陈阵 看 了 一会儿 , 见 他 确 已 是 两手空空 , 很 不 甘心 地 靠近 他 走 了 几步 , 然后 失望 地 趴在 地上 。

陈阵 发现 小狼 对 草原 鼠 确实 有 异乎寻常 的 偏爱 , 草原 鼠竟 能 激起 小狼 的 全部 本能 和 潜能 , 难怪 额仑 草原 万年 来 从未 发生 过 大面积 鼠害 。

陈阵 的 心里 一阵阵 涌上来 对 小 狼 的 宠爱 与 怜惜 , 他 几乎 每天 都 能 看到 小狼 上演 的 一幕幕 好戏 , 而且 狼戏 又 是 那么 生动 深奥 , 那么 富于 启迪 性 , 使 他 成为 小狼 忠实 痴心 的 戏迷 。 只 可惜 , 小狼 的 舞台 实在 太小 , 如果 它 能 以 整个 蒙古 大 草原 作为 舞台 , 那该 上演 多么 威武雄壮 ,

启迪 人心 的 活剧 来 。 而 草原 狼群 千年 万年 在 蒙古草原 上演 的 浩如烟海 的 英雄 正剧 , 绝大部分 都 已 失传 。 现在 残存 的 狼 军团 , 也 已 被 挤压 到 国境线 一带 了 。 中国 人 再 没有 大饱眼福 、 大受 教诲 的 机会 了 。

小狼 眼巴巴 地望 着 还 在 啃骨头 的 小狗 们 。 陈阵 回包 去 剥 那 只 大 旱獭 的 皮 , 他 又 将 被 狗 咬 透 的 脖颈 部位 和 头 割下来 , 放在 食盆里 , 准备 等到 晚上 再 喂 小 狼 。

陈阵 继续 净膛 、 剁 块 , 然后 下锅 煮 旱獭 手把 肉 。 一只 上足 夏 膘 的 大獭子 的 肉块 , 占 了 大半 铁锅 , 足够 三个 人 美美 地 吃 一顿 的 了 。

傍晚 , 小狼 面朝 西天 端端正正 地 坐在 沙盘 里 , 焦急 地 看着 渐渐 变成 半圆形 的 太阳 , 只要 残阳 在 草 茸茸 的 坡顶 剩下 最后 几点 光斑 , 它 就 嗖 地 把 身体 转向 蒙古包 的 门 , 并 做出 各种各样 的 怪异 动作 和 姿态 , 像 敲 鼓 , 像 扑 食 , 前后 滚翻 。 再就是 把 铁链 故意 弄 得 哗哗 响 , 来 提醒 陈阵 或 杨克 : 现在 是 属于 它 的 时间 了 。

陈阵 自己 提前 吃 了 獭 子 手把 肉 , 便 带 着 马棒 , 牵着 铁链 去 遛 狼 , 二郎 和 黄黄 也 一同 前往 。 每天 黄昏 的 这段 半 自由 的 时间 , 是 小 狼 最 幸福 的 时刻 , 比 吃食 还要 幸福 。 但是 遛 狼决 不同于 军人 遛 狼狗 , 遛 狼 也 是 陈阵 一天 中 最 愉快 、 又 是 最累 最 费力 的 劳动 。

小狼 猛吃 猛 喝 、 越长越 大 , 身长 已 超过 同龄 小狗 一头 , 体重 相当于 一条 半 同龄 小狗 的 分量 。 小狼 的 胎毛 已 完全 脱光 , 灰黄色 的 新 毛 已 长齐 , 油光 发亮 , 背脊 上 一 绺 偏 黑色 的 鬃毛 , 又 长 又 挺 , 与 野外 的 大 狼 没什么 区别 了 。 小狼 刚来时 的 那个 圆圆的 脑门 , 变平 了 一些 , 在 黄 灰色 的 薄 毛 上面 , 长出 了 像 羊毛 笔尖 那样 的 白色 麻点 。 小狼 的 脸部 也 开始 伸长 , 湿漉漉 的 黑 鼻头 像 橡皮 水塞 , 又 硬 又 韧 。 陈阵 总 喜欢 去 捏 狼 鼻头 , 一捏 小 狼 就 晃头 打喷嚏 , 它 很 不 喜欢 这种 亲热 的 动作 。 小狼 的 两只 耳朵 , 也 长成 了 尖勺 状 的 又 硬 又 挺 的 长耳 , 从 远处 看 , 小狼 已经 像 一条 草原 上 标准 的 野狼 。

小狼 的 眼睛 是 小 狼 脸上 最 令人生畏 和 着迷 的 部分 。 小狼 的 眼睛 溜 溜圆 , 但是 内眼角 低 , 外 眼角 高 , 斜 着 向 两侧 升高 。 如果 内外 眼角 拉 成 一条 直线 , 与 两个 内眼角 的 连接线 相接 , 几近 45 度角 , 比 京剧 演员 化妆 出来 的 吊眼 还要 鲜明 , 而且 狼眼 的 内眼角 还 往 下 斜 斜 地 延伸 出 一条 深色 的 泪 槽 线 , 使狼眼 更 显得 吊 诡 。 陈阵 有时 看着 狼眼 , 就 想起 “ 柳眉倒竖 ” 或 “ 吊睛 白额 大虎 ”。 狼 的 眉毛 只是 一团 浅黄 灰色 的 毛 , 因此 , 狼眉 在 狼 表示 愤怒 和 威胁 时起 不到 什么 作用 。 狼 的 凶狠 暴怒 的 表情 , 多半 仗 着 狼 的 “ 吊睛 ”, 一旦 狼眼 倒 竖 , 那 凶狠 的 威吓 力决 不亚于 猛虎 的 白额 “ 吊睛 ”, 绝对 比 “ 柳眉倒竖 ” 的 女鬼 更 吓人 。 最为 精彩 的 是 , 小狼 一 发怒 , 长鼻 两侧 皱起 多条 斜 斜 的 、 同 角度 的 皱纹 , 把 狼 凶狠 的 吊眼 烘托 得 越发 恐怖 。

小狼 的 眼珠 与 人眼 或 其它 动物 的 眼睛 都 不同 , 它 的 “ 眼白 ” 呈 玛瑙 黄色 。 都 说 汽车 的 雾灯 选择 为 橘黄色 , 是因为 橘黄色 在 雾 中 最 具有 穿透力 。 陈阵 感到 狼眼 的 玛瑙 黄 , 对 人 和 动物 的 心理 也 具有 锐不可挡 的 穿透力 。 小狼 的 瞳仁 瞳孔 相当 小 , 像 福尔摩斯 小说 中 那个 黑人 的 毒针 吹管 的 细小 管口 , 黑 丁丁 , 阴森森 , 毒气 逼人 。 陈阵 从 不敢 在 小 狼 发怒 的 时候 与 小 狼 对视 , 生怕 狼 眼里 飞 出 两根 见血 毙命 的 毒针 。


第二十七章 (2)

陈阵 拎 起 大鼠 的 尾巴 仔细 看 。 他 放羊 的 时候 也 曾 见 过 硕大 的 金花 雄鼠 , 但 还 从来 没有 见过 一尺 多长 、 比 奶瓶 还 粗 的 大鼠 。 只有 在 山里 的 肥 草地 里 才能 养出 这么 大 的 鼠 来 。 他 相信 鼠肉 一定 又 肥 又 嫩 , 是 草原 小狼 和 大 狼 爱 吃 的 食物 。 他 想象 着 小 狼 只要 一 闻到 大鼠 伤口 上 的 血腥味 , 一定 会 立即 扑上去 , 像 吃 马驹 肉 那样 把 大鼠 生吞 活 咽下去 。

陈阵 拎 着 大鼠 的 尾巴 , 伤口 流出 的 血 , 一直 滴 到 大鼠 的 鼻尖 上 , 又 滴 到 沙地 里 。 陈阵 站 在 狼 圈外 沿 , 大声 高喊 : 小狼 , 小狼 , 开饭 喽 !

小狼 瞪 红了眼 , 它 从来没 见 这种 食物 , 但 血腥味 告诉 它 这 绝对 是 好吃 的 东西 。 小狼 一次 又 一次 向 半空 蹿 扑 , 陈阵 一次 又 一次 把 大鼠 拎 高 。 小狼急 得 只 盯 着 肥鼠 , 不看 陈阵 , 而 陈阵 却 坚持 非要 小 狼 看 他 一眼 , 才 肯 把 大鼠 给 小 狼 。 但 陈阵 发现自己 的 愿望 这 一次 好像 要 落空 : 小狼 见到 野鼠 以后 一反常态 , 像 一条 兽性大发 的 凶残 野狼 , 面目狰狞 , 张牙舞爪 , 狼 嘴 张大 到 了 极限 , 四根 狼牙 全部 凸出 , 连牙肉 牙床 都 暴露无遗 。 小狼 的 凶相 让 陈阵 胆战心寒 。 陈阵 又 晃 了 几次 , 仍然 转移 不了 小狼 的 视线 , 只得 把 大鼠 扔给 小狼 。 他 蹲坐在 圈外 , 准备 观看 小狼 疯狂 撕鼠 , 然后 狼吞虎咽 。

然而 , 小狼 从 半空中 接到 大鼠 以后 的 一系列 动作 行为 表情 , 完全 出乎 陈阵 的 意料 , 又 成为 一件 他 终身难忘 并且 无法解释 的 事情 。

小狼 叼 住 大鼠 , 像 叼 住 了 一块 烧 红的铁 坨 , 吓 得 它 立即 把 大鼠 放在 地上 , 迅速 撤到 距 大鼠 一米 的 地方 , 身子 和 脖子 一伸 一探 惊恐 地 看着 大鼠 。 它 看 了 足 有 三分钟 , 目光 才 安定 下来 , 然后 紧张 地 弓腰 , 在 原地 碎步 倒腾 了 七八次 , 突然 一个 蹿 跃 , 扑住 大鼠 , 咬了一口 , 又 腾地 后 跳 。 看 了 一会儿 , 见 大鼠 还是 不 动 , 就 又 开始 扑 咬 , 复 又 停下 , 狼眼 直勾勾 地望 着 大鼠 , 如此 反复 折腾 了 三四次 , 突然 安静下来 。

此时 , 陈阵 发现 小狼 的 眼里 竟然 充满 了 虔诚 的 目光 , 与 刚才 凶残 的 目光 简直 判若 两狼 。 小狼 慢慢 走近 大鼠 , 在 大鼠 身边 左侧 站住 , 停 了 一会儿 , 忽然 , 小狼 恭恭敬敬 地先 跪下 一条 右前 腿 , 再 跪下 左前 腿 , 然后 用 自己 右侧 背贴 蹭 着 大鼠 的 身体 , 在 大鼠 身边 翻 了 个 侧 滚翻 。 它 迅速 爬起来 , 抖 了 抖 身上 的 沙土 , 顺 了 顺 身上 的 铁链 , 又 跑 到 大鼠 的 另一侧 , 先 跪下 左前 腿 , 再 跪下 右前 腿 , 然后 又 与 大鼠 身 贴身 、 毛蹭 毛地 翻 了 一个 侧 滚翻 。

陈阵 紧张 好奇 地 盯 着 看 , 他 不 知道 小狼 想干什么 , 也 不 知道 小狼 的 这些 动作 从 哪里 学 来 , 更 不 知道 它 贴着 大鼠 的 两侧 翻跟头 , 究竟 是 什么 意思 ? 小狼 的 动作 就 像 一个 小男孩 第一次 独自 得到 一只 囫囵 个 的 烧鸡 那样 , 想 吃 又 舍不得 动手 , 在 手里 一个劲地 倒腾 。

小狼 完成 了 这套 复杂 的 动作 以后 , 抖抖 土 , 顺顺 链 , 又 跑 到 大鼠 的 左侧 , 开始 重复 上 一套 动作 , 前前后后 , 三 左三右 , 一共 完成 了 三套 一模一样 的 贴身 翻滚 运动 。

陈阵 心头 猛然 一震 , 他 想 , 从前 给 小 狼 那么 多 的 好 肉食 , 甚至 是 带 血 的 鲜肉 , 它 都 没有 这番 举动 , 为什么 小狼 见到 这 只 大肥鼠 竟然 会 如此 反常 ? 难道 是 狼类 庆贺 自己 获得 食物 的 一种 方式 ? 或是 开吃 一只 猎物 前 的 一道 仪式 ? 那 虔诚 恭敬 的 样子 真像 教徒 在 领 圣餐 。

陈阵 把 脑袋 想得 发疼 , 才 突然 意识 到 , 他 这次 给 小 狼 的 食物 与 以前 给 的 食物 有 本质 不同 。 他 以前 给 小 狼 的 食物 质量 再 好 , 但 都 是 碎 骨块 肉 , 或 由 人 加工 过 的 食物 。 而 这 只 “ 食物 ” 却 完全 是 纯天然 和 纯 野性 的 完整 食物 , 是 一只 像 牛羊马 狗 那样 有头有尾 、 有身 有 爪 ( 蹄 )、 有皮 有 毛 的 完整 “ 东西 ”, 甚至 是 像 它 自己 一样 的 “ 活物 ”。 可能 狼类 是 把 这种 完整 有形 的 食物 和 “ 活物 ”, 作为 高贵 的 狼类 才 配享 用 的 高贵 食物 。 而 那些 失掉 原 体形 的 碎肉 碎骨 , 味道 再 好 , 那 也 是 人家 的 残汤剩饭 。 如果 食 之 , 便 有失 高贵 狼 的 身份 。 难道 人类 把 烤 全牛 、 烤全羊 、 烤 整猪 、 烤整 鸭 作为 最高 贵 的 食物 , 食前 要 举行 隆重 的 仪式 , 也 是 受 了 狼 的 影响 ? 或是 人类 与 狼类 英雄所见略同 ?

小狼 这 还是 第一次 面对 这种 高贵 完整 的 食物 , 所以 它 高贵 的 天性 被 激发 出来 , 才 会 有 如此 恭敬 虔诚 的 举动 和 仪式 。

但是 小狼 从来 没有 参加 过 狼群 中 的 任何 仪式 , 它 怎么 能够 把 这 三套 动作 , 完成 得 如此 有条不紊 而 章法 严谨 呢 ? 就 好像 每组 动作 已经 操练 过 无数遍 , 熟练 精确 得 像是 让 一个 严格 的 教练 指导 过 一样 。 陈阵 又 百思不得其解 。

小狼喘 了 一口气 , 还是 不去 撕皮 吃 肉 。 它 抖抖 身体 , 把 皮毛 整理 干净 以后 , 突然 高 抬 前爪 , 慢慢 地 围着 大鼠 跑 起圈 来 。 它 兴奋 地 眯着眼 , 半张 着 嘴 , 半吐着 舌头 , 慢 抬腿 , 慢 落地 , 就 像 苏联 大 马戏团 马术 表演 中 的 大 白马 , 一板一眼 地 做出 了 带有 鲜明 表演 意味 的 慢动作 。 小狼 一丝不苟 地 慢跑 了 几圈 以后 , 又 突然 加速 , 但 无论 慢跑 快 跑 , 那个 圈子 却 始终 一般 大 , 沙地 上 留下 了 无数 狼 爪印 , 组成 了 一个 极其 标准 的 圆圈 。

陈阵 头皮发麻 , 他 突然 想起 了 早春时节 , 军马 群尸 堆里 那个 神秘恐怖 的 狼 圈 。 那 是 几十条 狼 围着 最 密集 的 一堆 马尸 跑 出来 的 狼 圈 狼 道 , 像 怪圈 鬼圈 鬼画符 。 老 人们 相信 这是 草原 狼 向 腾格里 发出 的 请示 信 和 感谢信 …… 那个 狼圈 非常 圆 , 此刻 小狼 跑 出 的 狼 圈 也 非常 圆 , 而 两个 圈 的 中央 则 都 是 囫囵 个 、 带 皮毛 的 猎物 。

难道 小狼 不敢 立刻 享用 如此 鲜美 野味 , 它 也 必须 向 腾格里 画圈 致谢 ?

无神论者 碰上 了 神话 般的 现实 , 或 现实 中 的 神话 , 陈阵 觉得 无法 用 “ 本能 ” 和 “ 先天 遗传 ” 来 解释 小狼 的 这 一 奇特 的 行为 。 他 已经 多次 领教 了 草原 狼 , 它们 的 行为 难以 用人 的 思维 方式 来 理解 。

小狼 仍 在 兴奋 地 跑 圈 。 可是 它 已经 一天 没 吃 到 鲜肉 了 , 此刻 是 条 饥肠辘辘 的 饿狼 。 按 常理 , 饿狼 见到 血肉 就是 一条 疯狼 。 那么 , 小狼 为什么 会 如此 反常 , 做出 像是 一个 虔诚 的 宗教徒 才 有 的 动作 来 呢 ? 它 竟然 能 忍受 饥饿 , 去 履行 这么 一大 套 繁文缛节 的 “ 宗教仪式 ”, 难道 在 狼 的 世界 里 也 有 原始 宗教 ? 并 以 强大 的 精神力量 支配 着 草原 狼群 的 行为 ? 甚至 能 左右 一条 尚未 开眼 就 脱离 狼群 生活 的 小 狼 ? 陈阵 问 自己 , 难道 原始人 的 原始 宗教 , 是 由 动物界 带到 人世间 来 的 ? 草原 原始人 和 原始 狼 , 难道 在 远古 就 有 原始 宗教 的 交流 ? 神秘 的 草原 有太多 的 东西 需要 人去 破解 ……

小狼 终于 停 了 下来 。 它 蹲 在 大鼠 前 喘气 , 等 胸部 起伏 平稳 之后 , 便用 舌头 把 嘴巴 外沿 舔 了 两圈 , 眼中 喷出 野性 贪欲 和 食欲 的 光芒 , 立即 从 一个 原始 圣徒 陡 变为 一条 野狼 饿狼 。 它 扑 向 大鼠 , 用 两只 前爪 按住 大鼠 , 一口 咬破 鼠 胸 , 猛地 一 甩头 , 将 大鼠 半边 身子 的 皮毛 撕开 , 血肉模糊 的 鼠肉 露 了 出来 。 小狼 全身 狂抖 , 又 撕 又 吞 。 它 吞下 大鼠 一侧 的 肉 和 骨 , 便 把 五脏六腑 全 掏 了 出来 , 它 根本 不 把 鼠 胃 中 的 酸臭 草食 , 肠中 的 粪便 清除 掉 , 就 将 一堆 肠肚 连汤带水 , 连汁 带 粪 一起 吞 下肚 去 。

小狼越 吃 越 粗野 , 越来越 兴奋 , 一边 吃 , 一边 还 发出 有 节奏 的 快乐 哼哼 声 , 听得 陈阵 全身 发憷 。 小狼 的 吃 相 越来越 难看 和 野蛮 , 它 对 大鼠 身上 所有 的 东西 一视同仁 , 无论是 肉骨 皮毛 , 还是 苦胆 膀胱 , 统统 视为 美味 。 一转眼 的 工夫 , 一只 大肥鼠 只 剩下 鼠头 和 茸毛 短尾 了 。 小狼 没有 停歇 , 马上 用 两只 前爪 夹住 鼠头 , 将 鼠 嘴 朝 上 , 然后 歪着头 几下 就 把 鼠 头前 半截 咬碎 吞下 , 连 坚硬 的 鼠牙 也 不 吐出来 。 整个 鼠头 被 咬裂 , 小狼 又 几口 就 把 半个 鼠头 吞下 。 就 连 那根 多毛 无肉 只有 尾骨 的 鼠 尾 , 小狼 也 舍不得 扔下 , 它 把 鼠 尾 一 咬 两段 , 再 连 毛带 骨 吞进 肚里 。 沙盘 上 只 剩下 一点点 血迹 和 尿迹 。 小狼 好像 还 没 吃 过瘾 , 它 盯 着 陈阵 看 了 一会儿 , 见 他 确 已 是 两手空空 , 很 不 甘心 地 靠近 他 走 了 几步 , 然后 失望 地 趴在 地上 。

陈阵 发现 小狼 对 草原 鼠 确实 有 异乎寻常 的 偏爱 , 草原 鼠竟 能 激起 小狼 的 全部 本能 和 潜能 , 难怪 额仑 草原 万年 来 从未 发生 过 大面积 鼠害 。

陈阵 的 心里 一阵阵 涌上来 对 小 狼 的 宠爱 与 怜惜 , 他 几乎 每天 都 能 看到 小狼 上演 的 一幕幕 好戏 , 而且 狼戏 又 是 那么 生动 深奥 , 那么 富于 启迪 性 , 使 他 成为 小狼 忠实 痴心 的 戏迷 。 只 可惜 , 小狼 的 舞台 实在 太小 , 如果 它 能 以 整个 蒙古 大 草原 作为 舞台 , 那该 上演 多么 威武雄壮 ,

启迪 人心 的 活剧 来 。 而 草原 狼群 千年 万年 在 蒙古草原 上演 的 浩如烟海 的 英雄 正剧 , 绝大部分 都 已 失传 。 现在 残存 的 狼 军团 , 也 已 被 挤压 到 国境线 一带 了 。 中国 人 再 没有 大饱眼福 、 大受 教诲 的 机会 了 。

小狼 眼巴巴 地望 着 还 在 啃骨头 的 小狗 们 。 陈阵 回包 去 剥 那 只 大 旱獭 的 皮 , 他 又 将 被 狗 咬 透 的 脖颈 部位 和 头 割下来 , 放在 食盆里 , 准备 等到 晚上 再 喂 小 狼 。

陈阵 继续 净膛 、 剁 块 , 然后 下锅 煮 旱獭 手把 肉 。 一只 上足 夏 膘 的 大獭子 的 肉块 , 占 了 大半 铁锅 , 足够 三个 人 美美 地 吃 一顿 的 了 。

傍晚 , 小狼 面朝 西天 端端正正 地 坐在 沙盘 里 , 焦急 地 看着 渐渐 变成 半圆形 的 太阳 , 只要 残阳 在 草 茸茸 的 坡顶 剩下 最后 几点 光斑 , 它 就 嗖 地 把 身体 转向 蒙古包 的 门 , 并 做出 各种各样 的 怪异 动作 和 姿态 , 像 敲 鼓 , 像 扑 食 , 前后 滚翻 。 再就是 把 铁链 故意 弄 得 哗哗 响 , 来 提醒 陈阵 或 杨克 : 现在 是 属于 它 的 时间 了 。

陈阵 自己 提前 吃 了 獭 子 手把 肉 , 便 带 着 马棒 , 牵着 铁链 去 遛 狼 , 二郎 和 黄黄 也 一同 前往 。 每天 黄昏 的 这段 半 自由 的 时间 , 是 小 狼 最 幸福 的 时刻 , 比 吃食 还要 幸福 。 但是 遛 狼决 不同于 军人 遛 狼狗 , 遛 狼 也 是 陈阵 一天 中 最 愉快 、 又 是 最累 最 费力 的 劳动 。

小狼 猛吃 猛 喝 、 越长越 大 , 身长 已 超过 同龄 小狗 一头 , 体重 相当于 一条 半 同龄 小狗 的 分量 。 小狼 的 胎毛 已 完全 脱光 , 灰黄色 的 新 毛 已 长齐 , 油光 发亮 , 背脊 上 一 绺 偏 黑色 的 鬃毛 , 又 长 又 挺 , 与 野外 的 大 狼 没什么 区别 了 。 小狼 刚来时 的 那个 圆圆的 脑门 , 变平 了 一些 , 在 黄 灰色 的 薄 毛 上面 , 长出 了 像 羊毛 笔尖 那样 的 白色 麻点 。 小狼 的 脸部 也 开始 伸长 , 湿漉漉 的 黑 鼻头 像 橡皮 水塞 , 又 硬 又 韧 。 陈阵 总 喜欢 去 捏 狼 鼻头 , 一捏 小 狼 就 晃头 打喷嚏 , 它 很 不 喜欢 这种 亲热 的 动作 。 小狼 的 两只 耳朵 , 也 长成 了 尖勺 状 的 又 硬 又 挺 的 长耳 , 从 远处 看 , 小狼 已经 像 一条 草原 上 标准 的 野狼 。

小狼 的 眼睛 是 小 狼 脸上 最 令人生畏 和 着迷 的 部分 。 小狼 的 眼睛 溜 溜圆 , 但是 内眼角 低 , 外 眼角 高 , 斜 着 向 两侧 升高 。 如果 内外 眼角 拉 成 一条 直线 , 与 两个 内眼角 的 连接线 相接 , 几近 45 度角 , 比 京剧 演员 化妆 出来 的 吊眼 还要 鲜明 , 而且 狼眼 的 内眼角 还 往 下 斜 斜 地 延伸 出 一条 深色 的 泪 槽 线 , 使狼眼 更 显得 吊 诡 。 陈阵 有时 看着 狼眼 , 就 想起 “ 柳眉倒竖 ” 或 “ 吊睛 白额 大虎 ”。 狼 的 眉毛 只是 一团 浅黄 灰色 的 毛 , 因此 , 狼眉 在 狼 表示 愤怒 和 威胁 时起 不到 什么 作用 。 狼 的 凶狠 暴怒 的 表情 , 多半 仗 着 狼 的 “ 吊睛 ”, 一旦 狼眼 倒 竖 , 那 凶狠 的 威吓 力决 不亚于 猛虎 的 白额 “ 吊睛 ”, 绝对 比 “ 柳眉倒竖 ” 的 女鬼 更 吓人 。 最为 精彩 的 是 , 小狼 一 发怒 , 长鼻 两侧 皱起 多条 斜 斜 的 、 同 角度 的 皱纹 , 把 狼 凶狠 的 吊眼 烘托 得 越发 恐怖 。

小狼 的 眼珠 与 人眼 或 其它 动物 的 眼睛 都 不同 , 它 的 “ 眼白 ” 呈 玛瑙 黄色 。 都 说 汽车 的 雾灯 选择 为 橘黄色 , 是因为 橘黄色 在 雾 中 最 具有 穿透力 。 陈阵 感到 狼眼 的 玛瑙 黄 , 对 人 和 动物 的 心理 也 具有 锐不可挡 的 穿透力 。 小狼 的 瞳仁 瞳孔 相当 小 , 像 福尔摩斯 小说 中 那个 黑人 的 毒针 吹管 的 细小 管口 , 黑 丁丁 , 阴森森 , 毒气 逼人 。 陈阵 从 不敢 在 小 狼 发怒 的 时候 与 小 狼 对视 , 生怕 狼 眼里 飞 出 两根 见血 毙命 的 毒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