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二十六章 (2)

第二十六章 (2)

二郎 率领 两家 的 大狗 小狗 , 冲 西北 方向 又 是 一通 狂吼 。 等 狗叫 一 停 , 小狼 再 嗥 , 慢慢 地小狼 已经 能够 不 受 狗声 的 干扰 了 , 熟练地 发出 标准 的 狼声 。 小狼 连嗥 了 五六次 , 突然 停 了 下来 , 跑 到 圈 边上 的 水盆 旁边 , 喝 了 几口 水 , 润润 嗓子 , 然后 又 跑 回 西北 边长 嗥 起来 , 嗥 了 几次 便 停住 , 竖起 耳朵 静候 回音 。 过 了 很 长时间 , 在 一阵 杂乱 的 众 狼嗥 声 之后 , 突然 , 从 西边 山坡 上 传来 一个 粗重 威严 的 嗥声 。 那 声音 像是 一头 狼王 或是 头 狼 发出 来 的 , 嗥声 带有 命令式 的 口气 , 尾音 不 长 , 顿音 明显 。 陈阵 能 从 这 狼嗥 声中 , 感到 那狼王 体格 雄壮 , 胸宽 背阔 , 胸腔 深厚 。 两人 都 被 这嗥 声镇 吓 得 不敢 再出 一点 声音 。

小狼 又 是 一 愣 , 但 马上 就 高兴 地 蹦 起来 。 它 摆好 身姿 , 低头 运气 , 但 不 知道 如何 回答 , 只好 极力 去 模仿 那个 嗥声 。 小狼 的 声音 虽然 很嫩 , 但 它 模仿 的 顿音 尾音 和 口气 却 很准 。 小狼 一连 学了 几次 , 可是 那头 狼 王 威严 的 声音 却 再也 没有 出现 。

陈阵 费力 地 猜测 这次 对话 的 意思 和 效果 。 他 想 , 可能 狼王 在 问小狼 : 你 到底 是 谁 ? 是 谁家 的 孩子 ? 快 回答 !

可是 小狼 的 回答 竟然 只是 把 它 的 问话 重复 了 一遍 : 你 到底 是 谁家 的 孩子 ? 快 回答 !

并且 还 带 着 模仿 狼王 居高临下 的 那种 命令 口气 。 那头 狼 王 一定 被 气得 火冒三丈 , 而且 还 加深 了 对 这条 小 狼 的 怀疑 。 如此 一问一答 , 效果 简直 糟透了 。

小狼 显然 不 懂 狼群 中 的 等级 地位 关系 , 更 不 懂 狼群 的 辈分 礼节 。 小狼 竟敢 当着 众狼 模仿 狼王 的 询问 , 一定 被 众 狼 视为 藐视 权威 、 目无 长辈 的 无礼 行为 。 众狼 发出 一片 短促 的 叫声 , 像是 义愤填膺 , 又 像是 议论纷纷 。 过 了 一会儿 , 群狼 不 吭气 了 , 可小狼 却 来 了 劲 。 它 虽然 不 懂 狼 王 的 问话 和 群 狼 的 愤怒 , 但 它 觉得 黑暗 中 的 那些 影子 已经 注意 到 自己 的 存在 , 还 想 和 它 联系 。 小狼 急切 地 希望 继续 交流 , 可是 它 又 不会 表达 自己 的 意思 , 它 急 得 只好 不断 重复 刚学来 的 句子 , 向 黑暗 发出 一句 又 一句 的 狼 话 : 你 是 谁家 的 孩子 ? …… 快 回答 ! 快 回答 !

快 回答 !

所有 的 大 狼 一定 抓耳挠腮 , 摸不着 狼头 了 。 草原 狼 在 蒙古 大 草原 生活 了 几万年 , 还 从来 没有 遇到 过 这种 小狼 。 它 显然 是 在 人 的 营盘 上 , 呆 在 狗 旁 和 羊群 旁 , 嘻嘻哈哈 , 满不在乎 , 胡言乱语 。 那么 它 到底 是不是 狼 呢 ? 如果 是 , 它 跟 狼 的 天敌 , 那些 人 和 狗们 , 到底 是 什么 关系 ? 听小狼 的 口气 , 它 急于 想要 跟 狼群 对话 , 但 它 好像 生活 得 不错 , 没有 人 和 狗 欺负 它 , 声音 底气十足 , 一副 吃 得 很饱 的 样子 。 既然 人 和 狗 对 它 那么 好 , 它 究竟 想要 干什么 呢 ?

陈阵望 着 无边 的 黑暗 中 远远 闪烁 的 幽幽 绿眼 , 极力 设身处地 想像 着 群 狼 的 猜测 和 判断 。 此时 , 狼王 和 群 狼 一定 是 狼 眼瞪绿眼 , 一定 越来越 觉得 这条 小 狼 极为 可疑 。

小狼 停止 嗥叫 , 很 想 再 听听 黑影 的 回答 。 它 坐立不安 , 频频 倒 爪 , 焦急 等待 。

陈阵 对 这 一 效果 既 失望 又 担忧 。 那条 雄壮 威严 的 狼 王 , 很 可能 就是 小狼 的 亲 爸爸 , 但是 从小 失去 父爱 的 小 狼 , 已经 不 知道 怎么 跟 父亲 撒娇 和 交流 了 。 陈阵 担心 小狼 再 一次 失掉 父爱 , 可能 永远 再也 得不到 父爱 了 。 那么 , 孤独 的 小 狼 真是 会 从此 属于 人类 、 属于 他 和 杨克 了 么 ?

忽然 , 又 有 长长的 狼嗥 传来 , 好像 是 一条 母狼 发出 的 , 那 声音 亲切 绵软 、 温柔 悲哀 , 满含 着 母爱 的 痛苦 、 忧伤 和 期盼 , 尾音 颤抖 悠长 。 这 可能 是 一句 意思 很多 , 情感 极深 的 狼语 。 陈阵 猜测 这句 话 的 意思 可能 是 : 孩子 啊 , 你 还 记得 妈妈 吗 ? 我 是 你 的 妈妈 …… 我 好想你 啊 , 我 找 你 找 得 好 苦 , 我 总算 听到 你 的 声音 了 …… 我 的 宝贝 , 快回到 妈妈 身边 来 吧 …… 大家 都 想 你 …… 欧 …… 欧 ……

从 母狼 心底 深处 发出 的 、 天下 最深 痛 的 母性 哀歌 , 呜呜咽咽 , 悲凉 凄婉 , 穿透 悠远 的 岁月 , 震荡 在 荒凉 古老 的 原始 草原 上 。 陈阵 忍不住 自己 的 眼泪 , 杨克 也 两眼 泪光 。

小狼 被 这 断断续续 , 悲悲切切 的 声音 深深 触动 。 它 本能 地 感到 这 是 它 的 “ 亲人 ” 在 呼唤 它 。 小狼 发狂 了 , 它 比 抢食 的 动作 更 凶猛地 冲撞 铁链 , 项圈 勒得 它 长 吐舌头 乱 喘气 。 那条 母狼 又 呜呜 欧欧 悲伤地 长嗥 起来 , 不一会儿 , 又 有 更 多 的 母狼 加入 到 寻子 唤子 的 悲歌 行列 之中 , 草原 上 哀歌 一片 。 母狼 们 的 哀歌 将 原本 就 具有 哭腔 形式 的 狼嗥 , 表现 得 表里如一 淋漓尽致 。 这 一夜 , 此起彼落 忧伤 的 狼 歌 哭 嗥 , 在 额仑 草原 持续 了 很久很久 , 成为 动 天地 , 泣鬼神 , 摄人魂 的 千古绝唱 。 母狼 们 像是 要 把 千万年 来 , 年 年 丧子 丧女 的 积怨 统统 哭 泄出来 , 苍茫 黑暗 的 草原 沉浸 在 万年 的 悲痛 之中 。

陈阵 默默 肃立 , 只 觉得 彻骨 的 寒冷 。 杨克 噙 着 泪水 , 慢慢 走进 小狼 , 握住 小狼 脖子 上 的 皮 项圈 , 拍拍 它 的 头 和 背 , 轻轻地 安抚 它 。

母狼 们 的 哀嗥 悲歌 渐渐 低落 。 小狼 挣开 了 杨克 , 像是 生怕 黑暗 中 的 声音 再次 消失 , 跳 起身 朝着 西北 方向 扑跃 。 然后 极 不 甘心 地 又 一次 昂起 了 头 , 凭着 自己 有限 的 记忆力 , 不顾一切 地嗥 出 了 几句 较长 的 狼 语来 。 陈阵 心里 一沉 , 压低 声音 说 : 坏 了 ! 他 和 杨克 都 明显 感到 , 小狼 的 嗥声 与 母狼 的 狼语 差别 极大 , 小狼 可能 把 模仿 的 重点 放在 母狼 温柔 哀怨 的 口气 上 了 , 而且 , 小狼 的 底气 还是 不够 , 它 不能 嗥 得 像 母狼 那样 长 。 结果 , 当小狼 这 几句 牛头不对马嘴 的 狼 话 传过去 以后 , 狼群 的 嗥声 一下子全部 消失 了 。 草原 一片 静默 。

陈阵 彻底 泄气 。 他 猜想 , 可能 小狼 把 母狼 们 真切 悲伤 的话 漫画化 了 , 模仿 成 了 嘲弄 , 悲切 成 了 挖苦 , 甚至 可能 它 把 从 狼 王 那里 学来 的 狼 话 也 塞 了 进去 。 小狼 模仿 的 这 几句 狼话 可能 变成 : 孩啊子 …… 记得 还 你 , 你 是 谁 ? …… 妈妈 回到 身边 , 快 回答 ! 欧 …… 欧 ……

或许 , 小狼 说 的 还 不如 陈阵 编想 的 好 。 不管怎样 , 让 一条 生 下来 就 脱离 狼界 , 与 人 狗 羊 一起 长大 的 小 狼 , 刚会 “ 说话 ” 就 回答 这样 复杂 的 问题 , 确实 是 太难 为 它 了 。

陈阵望 着 远处 突然 寂灭 无声 的 山坡 。 他 猜测 , 那些 盼子 心切 的 母狼 们 一定 气昏 了 头 , 这个 小流氓 居然 拿 它们 的 悲伤 讽刺 挖苦 寻开心 。 可能 整个 狼群 都 愤怒 了 , 这个 小混蛋 决不 是 它们 想要 寻找 的 同类 , 更 不是 它们 准备 冒死 拼抢 的 狼群 子弟 , 一贯 多疑 的 狼群 定 是 极度 怀疑 小狼 的 身份 。 善于 设圈套 诱杀 猎物 而 闻名 草原 的 狼 , 经常 看到 同类 陷入 人设 陷阱 的 狼 王头 狼们 , 也许 断定 这 条 “ 小狼 ” 是 牧人 设置 的 一个 诱饵 , 是 一只 极具 诱惑力 、 杀伤力 、 但 伪装 得 露出 了 破绽 的 “ 狼 夹子 ”。

狼群 也 可能 怀疑 这 条 “ 小狼 ” 是 一条 来路不明 的 野种 。 草原 上 从来 没有 人养 狼 崽 的 先例 。 每年 春天 , 那些 会 骑马 的 两条腿 的 家伙 , 总会 带上 狗群 搜狼 寻洞 , 熏 掏 狼窝 。 眼尖 的 母狼 , 可以 在 隐蔽 的 远处 看到 人 掏出 狼 崽 , 马上 扔 上天 摔死 。 母狼 回到 被 毁 的 洞穴 , 能 闻到 四处 充满 了 鲜血 的 气味 。 有些 母狼 还 能 从 旧 营盘 找到 被 埋入 地下 的 , 被 剥 了 皮 的 狼 崽 尸体 。 那么 恨 狼 的 人 怎么 可能 养小狼 ?

狼群 也 可能 判断 , 这条会 狼嗥 的 小东西 不是 狼 , 而是 狗 。 在 额仑 草原 , 狼群 常常 在 北边 长长的 沙道 附近 , 见到 穿着 绿 衣服 的 带枪 人 , 他们 总是 带 着 五六条 耳朵 像 狼 耳 一样 竖立 的 大狗 , 有 几条 狼耳大狗 也 会学 狼嗥 。 那些 大狗 比 本地 大狗 厉害 得 多 , 每年 都 有 一些 狼 被 它们 追上 咬 死 。 多半 , 这个 也 会 狼嗥 的 小流氓 , 就是 “ 狼耳大狗 ” 的 小崽子 。

陈阵 继续 猜测 , 也许 , 狼群 还是 认定 这条 小 狼 是 条真 狼 , 因为 , 他 每天 傍晚 外出 溜 狼 的 时候 , 溜 得 比较 远时 , 小狼 就 在 上坡 上 撒下 不少 狼 尿 。 可能 一些 母狼 早已 闻出 了 这条 小 狼 的 真实 气味 。 但是 , 草原 狼 虽然 聪明绝顶 , 它们 还是 不 可能 一下子 绕过 一个 弯子 , 这 就是 语言 上 的 障碍 。 狼群 必定 认为 既然 是 真小狼 , 就 应该 和 狼群 中 其它 小狼 一样 , 不仅 能嗥 狼语 , 听懂 狼话 , 也 能 与 母狼 和 狼群 对话 。 那么 , 这 条 不会 说 狼 话 了 的 小 狼 , 一定 是 一条 彻底 变心 、 完全 投降 了 人 的 叛狼 。 它 为什么 自己 不 跑 到 狼群 这边 来 , 却 一个劲地 想 让 狼群 过去 呢 ?

在 草原 上 , 千万年 来 , 每条 狼 天生 就是 宁可 战死 、 决不 投降 的 铁骨 硬汉 , 怎么 竟然 出现 了 这么 一个 千古 未有 的 败类 ? 那么 , 能 把 狼 驯得 这么 服服帖帖 的 这户 人家 , 一定 有 魔法 和 邪术 。 或许 , 草原 狼能 嗅出 汉人 与 蒙人 的 区别 , 它们 可能 认定 有 一种 蒙古 狼 从未 接触 过 的 事情 , 已经 悄悄 来到 了 草原 , 这些 营盘 太 危险 了 。

狼群 完全 陷入 了 沉默 。

静静的 草原 上 , 只有 一条 拴着 铁链 的 小 狼 在 长嗥 , 嗥 得 喉管 发肿 发哑 , 几乎 嗥出 了 血 。 但是 它 嗥 出 的 长句 更加 混乱 不堪 , 更加 不可理喻 。 群狼 再也 不 做 任何 试探 和 努力 , 再也 不 理睬 小狼 的 痛苦 呼救 。 可怜 的 小 狼 永远 错过 了 在 狼群 中 牙牙学语 的 时光 和 机会 , 这 一次 小狼 和 狼群 的 对话 失败 得 无可 挽救 。

陈阵 感到 狼群 像 避 瘟疫 一样 迅速 解散 了 包围圈 , 撤离 了 攻击 的 出发地 。

黑沉沉 的 山坡 , 肃静 得 像 查干 窝 拉 山北 的 天葬场 。

陈阵 和 杨克 毫无 睡意 , 一直 轻声 地 讨论 。 谁 也 不能 说服 对方 、 并 令人信服 地 解释 为什么 会 出现 最后 的 这种 结果 。

直到 天色 发白 , 小狼 终于 停止 了 长嗥 。 它 绝望 悲伤 得 几乎 死去 , 它 软软 地 趴在 地上 , 眼巴巴 地望 着 西北面 晨雾 迷茫 的 山坡 , 瞪 大 了 眼睛 , 想 看清 那些 “ 黑影 ” 的 真面目 。 晨雾 渐渐 散 去 , 草坡 依然 是 小 狼 天天 看见 的 草坡 , 没有 一个 “ 黑影 ”, 没有 一丝 声音 , 没有 它 期盼 的 同类 。 小狼 终于 累倒 了 , 像 一个 被 彻底 遗弃 的 孤儿 , 闭上 了 眼睛 , 陷入 像 死亡 一样 的 绝望 之中 。 陈阵 轻轻地 抚摸 它 , 为 它 丧失 了 重返 狼群 、 重获 自由 的 最佳 机会 而 深深 痛心 内疚 。

整个 生产 小组 和 大队 又 是 一夜 有惊无险 。 全队 没有 一个 营盘 遭到 狼群 的 偷袭 和 强攻 , 羊群 牛群 安然无恙 。 这种 结局 出乎 所有人 的 预料 , 牧民 议论纷纷 。 人们 百思不得其解 , 为什么 一向 敢于 冒死 拼命 护崽 的 母狼 们 居然 不战而退 ? 连 所有 的 老人 都 连连 摇头 。 这 也 是 陈阵 在 草原 的 十年 生活 中 , 所 遇到 的 最 不可思议 的 事情 。

包顺贵 和 一些 盼 着 诱杀 母狼 和 狼群 的 羊倌 马倌 空欢喜 了 一场 。 但 包顺贵 天一亮 就 跑 到 陈阵 包 , 大大 地 夸奖 了 他们 一番 , 说 北京 学生 敢想敢干 , 在 内蒙 草原 打出 了 一场 从未有过 的 “ 不战 而 屈人 之兵 ” 的 漂亮仗 。 并 把 那个 大 手电筒 奖给 他们 , 还 说 要 在 全场 推广 他们 的 经验 。 陈阵 和 杨克 长长地 松 了 一口气 , 至少 他俩 可以 继续 养小狼 了 。


第二十六章 (2)

二郎 率领 两家 的 大狗 小狗 , 冲 西北 方向 又 是 一通 狂吼 。 等 狗叫 一 停 , 小狼 再 嗥 , 慢慢 地小狼 已经 能够 不 受 狗声 的 干扰 了 , 熟练地 发出 标准 的 狼声 。 小狼 连嗥 了 五六次 , 突然 停 了 下来 , 跑 到 圈 边上 的 水盆 旁边 , 喝 了 几口 水 , 润润 嗓子 , 然后 又 跑 回 西北 边长 嗥 起来 , 嗥 了 几次 便 停住 , 竖起 耳朵 静候 回音 。 过 了 很 长时间 , 在 一阵 杂乱 的 众 狼嗥 声 之后 , 突然 , 从 西边 山坡 上 传来 一个 粗重 威严 的 嗥声 。 那 声音 像是 一头 狼王 或是 头 狼 发出 来 的 , 嗥声 带有 命令式 的 口气 , 尾音 不 长 , 顿音 明显 。 陈阵 能 从 这 狼嗥 声中 , 感到 那狼王 体格 雄壮 , 胸宽 背阔 , 胸腔 深厚 。 两人 都 被 这嗥 声镇 吓 得 不敢 再出 一点 声音 。

小狼 又 是 一 愣 , 但 马上 就 高兴 地 蹦 起来 。 它 摆好 身姿 , 低头 运气 , 但 不 知道 如何 回答 , 只好 极力 去 模仿 那个 嗥声 。 小狼 的 声音 虽然 很嫩 , 但 它 模仿 的 顿音 尾音 和 口气 却 很准 。 小狼 一连 学了 几次 , 可是 那头 狼 王 威严 的 声音 却 再也 没有 出现 。

陈阵 费力 地 猜测 这次 对话 的 意思 和 效果 。 他 想 , 可能 狼王 在 问小狼 : 你 到底 是 谁 ? 是 谁家 的 孩子 ? 快 回答 !

可是 小狼 的 回答 竟然 只是 把 它 的 问话 重复 了 一遍 : 你 到底 是 谁家 的 孩子 ? 快 回答 !

并且 还 带 着 模仿 狼王 居高临下 的 那种 命令 口气 。 那头 狼 王 一定 被 气得 火冒三丈 , 而且 还 加深 了 对 这条 小 狼 的 怀疑 。 如此 一问一答 , 效果 简直 糟透了 。

小狼 显然 不 懂 狼群 中 的 等级 地位 关系 , 更 不 懂 狼群 的 辈分 礼节 。 小狼 竟敢 当着 众狼 模仿 狼王 的 询问 , 一定 被 众 狼 视为 藐视 权威 、 目无 长辈 的 无礼 行为 。 众狼 发出 一片 短促 的 叫声 , 像是 义愤填膺 , 又 像是 议论纷纷 。 过 了 一会儿 , 群狼 不 吭气 了 , 可小狼 却 来 了 劲 。 它 虽然 不 懂 狼 王 的 问话 和 群 狼 的 愤怒 , 但 它 觉得 黑暗 中 的 那些 影子 已经 注意 到 自己 的 存在 , 还 想 和 它 联系 。 小狼 急切 地 希望 继续 交流 , 可是 它 又 不会 表达 自己 的 意思 , 它 急 得 只好 不断 重复 刚学来 的 句子 , 向 黑暗 发出 一句 又 一句 的 狼 话 : 你 是 谁家 的 孩子 ? …… 快 回答 ! 快 回答 !

快 回答 !

所有 的 大 狼 一定 抓耳挠腮 , 摸不着 狼头 了 。 草原 狼 在 蒙古 大 草原 生活 了 几万年 , 还 从来 没有 遇到 过 这种 小狼 。 它 显然 是 在 人 的 营盘 上 , 呆 在 狗 旁 和 羊群 旁 , 嘻嘻哈哈 , 满不在乎 , 胡言乱语 。 那么 它 到底 是不是 狼 呢 ? 如果 是 , 它 跟 狼 的 天敌 , 那些 人 和 狗们 , 到底 是 什么 关系 ? 听小狼 的 口气 , 它 急于 想要 跟 狼群 对话 , 但 它 好像 生活 得 不错 , 没有 人 和 狗 欺负 它 , 声音 底气十足 , 一副 吃 得 很饱 的 样子 。 既然 人 和 狗 对 它 那么 好 , 它 究竟 想要 干什么 呢 ?

陈阵望 着 无边 的 黑暗 中 远远 闪烁 的 幽幽 绿眼 , 极力 设身处地 想像 着 群 狼 的 猜测 和 判断 。 此时 , 狼王 和 群 狼 一定 是 狼 眼瞪绿眼 , 一定 越来越 觉得 这条 小 狼 极为 可疑 。

小狼 停止 嗥叫 , 很 想 再 听听 黑影 的 回答 。 它 坐立不安 , 频频 倒 爪 , 焦急 等待 。

陈阵 对 这 一 效果 既 失望 又 担忧 。 那条 雄壮 威严 的 狼 王 , 很 可能 就是 小狼 的 亲 爸爸 , 但是 从小 失去 父爱 的 小 狼 , 已经 不 知道 怎么 跟 父亲 撒娇 和 交流 了 。 陈阵 担心 小狼 再 一次 失掉 父爱 , 可能 永远 再也 得不到 父爱 了 。 那么 , 孤独 的 小 狼 真是 会 从此 属于 人类 、 属于 他 和 杨克 了 么 ?

忽然 , 又 有 长长的 狼嗥 传来 , 好像 是 一条 母狼 发出 的 , 那 声音 亲切 绵软 、 温柔 悲哀 , 满含 着 母爱 的 痛苦 、 忧伤 和 期盼 , 尾音 颤抖 悠长 。 这 可能 是 一句 意思 很多 , 情感 极深 的 狼语 。 陈阵 猜测 这句 话 的 意思 可能 是 : 孩子 啊 , 你 还 记得 妈妈 吗 ? 我 是 你 的 妈妈 …… 我 好想你 啊 , 我 找 你 找 得 好 苦 , 我 总算 听到 你 的 声音 了 …… 我 的 宝贝 , 快回到 妈妈 身边 来 吧 …… 大家 都 想 你 …… 欧 …… 欧 ……

从 母狼 心底 深处 发出 的 、 天下 最深 痛 的 母性 哀歌 , 呜呜咽咽 , 悲凉 凄婉 , 穿透 悠远 的 岁月 , 震荡 在 荒凉 古老 的 原始 草原 上 。 陈阵 忍不住 自己 的 眼泪 , 杨克 也 两眼 泪光 。

小狼 被 这 断断续续 , 悲悲切切 的 声音 深深 触动 。 它 本能 地 感到 这 是 它 的 “ 亲人 ” 在 呼唤 它 。 小狼 发狂 了 , 它 比 抢食 的 动作 更 凶猛地 冲撞 铁链 , 项圈 勒得 它 长 吐舌头 乱 喘气 。 那条 母狼 又 呜呜 欧欧 悲伤地 长嗥 起来 , 不一会儿 , 又 有 更 多 的 母狼 加入 到 寻子 唤子 的 悲歌 行列 之中 , 草原 上 哀歌 一片 。 母狼 们 的 哀歌 将 原本 就 具有 哭腔 形式 的 狼嗥 , 表现 得 表里如一 淋漓尽致 。 这 一夜 , 此起彼落 忧伤 的 狼 歌 哭 嗥 , 在 额仑 草原 持续 了 很久很久 , 成为 动 天地 , 泣鬼神 , 摄人魂 的 千古绝唱 。 母狼 们 像是 要 把 千万年 来 , 年 年 丧子 丧女 的 积怨 统统 哭 泄出来 , 苍茫 黑暗 的 草原 沉浸 在 万年 的 悲痛 之中 。

陈阵 默默 肃立 , 只 觉得 彻骨 的 寒冷 。 杨克 噙 着 泪水 , 慢慢 走进 小狼 , 握住 小狼 脖子 上 的 皮 项圈 , 拍拍 它 的 头 和 背 , 轻轻地 安抚 它 。

母狼 们 的 哀嗥 悲歌 渐渐 低落 。 小狼 挣开 了 杨克 , 像是 生怕 黑暗 中 的 声音 再次 消失 , 跳 起身 朝着 西北 方向 扑跃 。 然后 极 不 甘心 地 又 一次 昂起 了 头 , 凭着 自己 有限 的 记忆力 , 不顾一切 地嗥 出 了 几句 较长 的 狼 语来 。 陈阵 心里 一沉 , 压低 声音 说 : 坏 了 ! 他 和 杨克 都 明显 感到 , 小狼 的 嗥声 与 母狼 的 狼语 差别 极大 , 小狼 可能 把 模仿 的 重点 放在 母狼 温柔 哀怨 的 口气 上 了 , 而且 , 小狼 的 底气 还是 不够 , 它 不能 嗥 得 像 母狼 那样 长 。 结果 , 当小狼 这 几句 牛头不对马嘴 的 狼 话 传过去 以后 , 狼群 的 嗥声 一下子全部 消失 了 。 草原 一片 静默 。

陈阵 彻底 泄气 。 他 猜想 , 可能 小狼 把 母狼 们 真切 悲伤 的话 漫画化 了 , 模仿 成 了 嘲弄 , 悲切 成 了 挖苦 , 甚至 可能 它 把 从 狼 王 那里 学来 的 狼 话 也 塞 了 进去 。 小狼 模仿 的 这 几句 狼话 可能 变成 : 孩啊子 …… 记得 还 你 , 你 是 谁 ? …… 妈妈 回到 身边 , 快 回答 ! 欧 …… 欧 ……

或许 , 小狼 说 的 还 不如 陈阵 编想 的 好 。 不管怎样 , 让 一条 生 下来 就 脱离 狼界 , 与 人 狗 羊 一起 长大 的 小 狼 , 刚会 “ 说话 ” 就 回答 这样 复杂 的 问题 , 确实 是 太难 为 它 了 。

陈阵望 着 远处 突然 寂灭 无声 的 山坡 。 他 猜测 , 那些 盼子 心切 的 母狼 们 一定 气昏 了 头 , 这个 小流氓 居然 拿 它们 的 悲伤 讽刺 挖苦 寻开心 。 可能 整个 狼群 都 愤怒 了 , 这个 小混蛋 决不 是 它们 想要 寻找 的 同类 , 更 不是 它们 准备 冒死 拼抢 的 狼群 子弟 , 一贯 多疑 的 狼群 定 是 极度 怀疑 小狼 的 身份 。 善于 设圈套 诱杀 猎物 而 闻名 草原 的 狼 , 经常 看到 同类 陷入 人设 陷阱 的 狼 王头 狼们 , 也许 断定 这 条 “ 小狼 ” 是 牧人 设置 的 一个 诱饵 , 是 一只 极具 诱惑力 、 杀伤力 、 但 伪装 得 露出 了 破绽 的 “ 狼 夹子 ”。

狼群 也 可能 怀疑 这 条 “ 小狼 ” 是 一条 来路不明 的 野种 。 草原 上 从来 没有 人养 狼 崽 的 先例 。 每年 春天 , 那些 会 骑马 的 两条腿 的 家伙 , 总会 带上 狗群 搜狼 寻洞 , 熏 掏 狼窝 。 眼尖 的 母狼 , 可以 在 隐蔽 的 远处 看到 人 掏出 狼 崽 , 马上 扔 上天 摔死 。 母狼 回到 被 毁 的 洞穴 , 能 闻到 四处 充满 了 鲜血 的 气味 。 有些 母狼 还 能 从 旧 营盘 找到 被 埋入 地下 的 , 被 剥 了 皮 的 狼 崽 尸体 。 那么 恨 狼 的 人 怎么 可能 养小狼 ?

狼群 也 可能 判断 , 这条会 狼嗥 的 小东西 不是 狼 , 而是 狗 。 在 额仑 草原 , 狼群 常常 在 北边 长长的 沙道 附近 , 见到 穿着 绿 衣服 的 带枪 人 , 他们 总是 带 着 五六条 耳朵 像 狼 耳 一样 竖立 的 大狗 , 有 几条 狼耳大狗 也 会学 狼嗥 。 那些 大狗 比 本地 大狗 厉害 得 多 , 每年 都 有 一些 狼 被 它们 追上 咬 死 。 多半 , 这个 也 会 狼嗥 的 小流氓 , 就是 “ 狼耳大狗 ” 的 小崽子 。

陈阵 继续 猜测 , 也许 , 狼群 还是 认定 这条 小 狼 是 条真 狼 , 因为 , 他 每天 傍晚 外出 溜 狼 的 时候 , 溜 得 比较 远时 , 小狼 就 在 上坡 上 撒下 不少 狼 尿 。 可能 一些 母狼 早已 闻出 了 这条 小 狼 的 真实 气味 。 但是 , 草原 狼 虽然 聪明绝顶 , 它们 还是 不 可能 一下子 绕过 一个 弯子 , 这 就是 语言 上 的 障碍 。 狼群 必定 认为 既然 是 真小狼 , 就 应该 和 狼群 中 其它 小狼 一样 , 不仅 能嗥 狼语 , 听懂 狼话 , 也 能 与 母狼 和 狼群 对话 。 那么 , 这 条 不会 说 狼 话 了 的 小 狼 , 一定 是 一条 彻底 变心 、 完全 投降 了 人 的 叛狼 。 它 为什么 自己 不 跑 到 狼群 这边 来 , 却 一个劲地 想 让 狼群 过去 呢 ?

在 草原 上 , 千万年 来 , 每条 狼 天生 就是 宁可 战死 、 决不 投降 的 铁骨 硬汉 , 怎么 竟然 出现 了 这么 一个 千古 未有 的 败类 ? 那么 , 能 把 狼 驯得 这么 服服帖帖 的 这户 人家 , 一定 有 魔法 和 邪术 。 或许 , 草原 狼能 嗅出 汉人 与 蒙人 的 区别 , 它们 可能 认定 有 一种 蒙古 狼 从未 接触 过 的 事情 , 已经 悄悄 来到 了 草原 , 这些 营盘 太 危险 了 。

狼群 完全 陷入 了 沉默 。

静静的 草原 上 , 只有 一条 拴着 铁链 的 小 狼 在 长嗥 , 嗥 得 喉管 发肿 发哑 , 几乎 嗥出 了 血 。 但是 它 嗥 出 的 长句 更加 混乱 不堪 , 更加 不可理喻 。 群狼 再也 不 做 任何 试探 和 努力 , 再也 不 理睬 小狼 的 痛苦 呼救 。 可怜 的 小 狼 永远 错过 了 在 狼群 中 牙牙学语 的 时光 和 机会 , 这 一次 小狼 和 狼群 的 对话 失败 得 无可 挽救 。

陈阵 感到 狼群 像 避 瘟疫 一样 迅速 解散 了 包围圈 , 撤离 了 攻击 的 出发地 。

黑沉沉 的 山坡 , 肃静 得 像 查干 窝 拉 山北 的 天葬场 。

陈阵 和 杨克 毫无 睡意 , 一直 轻声 地 讨论 。 谁 也 不能 说服 对方 、 并 令人信服 地 解释 为什么 会 出现 最后 的 这种 结果 。

直到 天色 发白 , 小狼 终于 停止 了 长嗥 。 它 绝望 悲伤 得 几乎 死去 , 它 软软 地 趴在 地上 , 眼巴巴 地望 着 西北面 晨雾 迷茫 的 山坡 , 瞪 大 了 眼睛 , 想 看清 那些 “ 黑影 ” 的 真面目 。 晨雾 渐渐 散 去 , 草坡 依然 是 小 狼 天天 看见 的 草坡 , 没有 一个 “ 黑影 ”, 没有 一丝 声音 , 没有 它 期盼 的 同类 。 小狼 终于 累倒 了 , 像 一个 被 彻底 遗弃 的 孤儿 , 闭上 了 眼睛 , 陷入 像 死亡 一样 的 绝望 之中 。 陈阵 轻轻地 抚摸 它 , 为 它 丧失 了 重返 狼群 、 重获 自由 的 最佳 机会 而 深深 痛心 内疚 。

整个 生产 小组 和 大队 又 是 一夜 有惊无险 。 全队 没有 一个 营盘 遭到 狼群 的 偷袭 和 强攻 , 羊群 牛群 安然无恙 。 这种 结局 出乎 所有人 的 预料 , 牧民 议论纷纷 。 人们 百思不得其解 , 为什么 一向 敢于 冒死 拼命 护崽 的 母狼 们 居然 不战而退 ? 连 所有 的 老人 都 连连 摇头 。 这 也 是 陈阵 在 草原 的 十年 生活 中 , 所 遇到 的 最 不可思议 的 事情 。

包顺贵 和 一些 盼 着 诱杀 母狼 和 狼群 的 羊倌 马倌 空欢喜 了 一场 。 但 包顺贵 天一亮 就 跑 到 陈阵 包 , 大大 地 夸奖 了 他们 一番 , 说 北京 学生 敢想敢干 , 在 内蒙 草原 打出 了 一场 从未有过 的 “ 不战 而 屈人 之兵 ” 的 漂亮仗 。 并 把 那个 大 手电筒 奖给 他们 , 还 说 要 在 全场 推广 他们 的 经验 。 陈阵 和 杨克 长长地 松 了 一口气 , 至少 他俩 可以 继续 养小狼 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