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二十六章 (1)

第二十六章 (1)

晚饭 后 , 包顺贵 从 毕利格家 来到 陈阵 的 蒙古包 。 他 慷慨 地 发给 了 陈阵 和 杨克 一个 可装 六 节电池 的 大号 电筒 , 以往 这是 马倌 才 有 资格 用 的 武器 和 工具 。 包顺贵 特别 交待 了 任务 : 如果 狼群 攻 到 羊群 旁边 就 开大 手电 , 不准 点 爆竹 , 让 你们 家 的 狗 缠住 狼 。 我 已经 通知 你们 附近 几家 , 一 见到 你们 打亮 , 大伙 都 得 带狗 过来 围狼 。

包顺贵 笑 着 说 : 想不到 你们 养条 小 狼 还有 这么 大 的 好处 , 要是 这次 能 引来 母狼 和 狼群 , 再 杀 他 个 七条 八条 狼 , 那 咱们 又 能 打个 大 胜仗 了 。 就是 只 杀 了 一两条 母狼 也 算 胜利 。 牧民 都 说 今天 夜里 母狼 准来 , 他们 都 要 我 毙 了 小 狼 , 把 小 狼 扒 了 皮 挂 起来 , 再 把 狼 尸 扔 到 山坡 野地 , 让 母狼 全 死了心 。 可 我 不 同意 。 我 跟 他们 说 , 我 就 怕 狼 不来 , 用小狼来 引大狼 , 这 机会 上 哪 找 啊 。 这回 大狼 可得 上当 啦 。 你们 俩 得 小心 点 , 不过 嘛 , 这么 大 的 手电 , 能 把 人 的 眼睛 晃得 几分钟 内 跟 瞎 了 一样 , 狼 就 更 瞎 了 。 你们 也 得 准备 铁棒 铁锹 , 以防万一 。

陈阵 杨克 连连 答应 。 包顺贵 忙 着 到 别的 包 去 布置任务 , 严禁 开枪 惊狼 走火 伤人 伤畜 , 就 急急 地走了 。

这场 草原 上 前所未有 的 以 狼 诱狼战 , 虽然 后果 难以预料 , 但 已 给 枯燥 的 放牧 生活 增添 了 许多 刺激 。 有 几个 特别 恨 狼 , 好久 不 上门 的 年轻 马倌 羊倌 牛倌 , 也 跑 来 探问 情况 和 熟悉 环境 地形 , 他们 对 这种 从来没 玩过 的 猎法 很感兴趣 。 一个 羊倌 说 : 母狼 最护 崽子 , 它们 知道 狼 崽 在 这儿 一定 会来 抢 的 , 最好 每夜 都 来 几条 母狼 , 这样 就 能 夜夜 打到 狼 了 。 一个 马倌 说 : 狼 吃 了 一次 亏 , 再 不会 吃 第二回 。 另 一个 羊倌 说 : 要是 来 一大群 硬冲 怎么办 ? 马倌 说 : 狼 再 多 也 没有 狗 多 , 实在 不行 那 就 人 狗 一块 上 , 打灯 乱喊 、 开枪 放炮 呗 。

人们 都 走 了 以后 , 陈阵 和 杨克 心事重重 地 坐在 离小狼 不远 的 毡子 上 , 两人 都 深感 内疚 。 杨克说 : 如果 这次 诱杀 母狼 成功 , 这招 实在 是 太损 了 。 掏 了 人家 的 全窝 崽子 还 不够 , 还 想 利用 狼 的 母爱 , 把 母狼 也 杀 了 。 以后 咱俩 真 得 后悔 一辈子 。

陈阵 垂着头 说 : 我 现在 也 开始 怀疑 自己 , 当初 养 这条 小 狼 究竟 是 对 还是 错 。 为了 养 一条 小狼 , 已经 搭进去 六条 狼 崽 的 命 , 以后 不 知道 还要 死 多少 …… 可 我 已经 没有 退路 了 , 科学实验 有时 真 跟 屠夫 差不多 。 毕利格 阿爸 主持 草原 也 真 不易 , 他 的 压力 太大 了 , 一方面 要 忍受 牲畜 遭狼 屠杀 的 悲哀 , 另一方面 还要 忍受 不断 去 杀害 狼 的 痛苦 , 两种 忍受 都 是 血淋淋 的 。 可是 为了 草原 和 草原 人 , 他 只能 铁石心肠 地来 维持 草原 各种 关系 的 平衡 。 我 真想求 腾格里 告诉 母狼 们 , 今晚 千万别 来 , 明晚 也 别来 , 可 别 自投罗网 , 再 给 我 一点 时间 , 让 我 把 小狼养 大 , 咱俩 一定 会 亲手 把 它 放回 母狼 身边 去 的 ……

上半夜 , 毕利格 老人 又 来 了 一趟 , 检查 陈阵 和 杨克 的 备战 情况 。 老人 坐在 两人 旁边 , 默默 抽 旱烟 , 抽 了 两 烟袋锅 以后 , 老人 像是 安慰 他 的 两个 学生 , 又 像是 安慰 自己 , 低声 说道 : 过些日子 蚊子 一 上来 , 马群 还要 遭 大难 , 不 杀些 狼 , 今年 的 马驹子 就 剩 不下 多少 了 , 腾格里 也 会 看不过去 的 。

杨克问 : 阿爸 , 依 您 看 , 今晚 母狼 会 不会 来 ?

老人 说 : 难说 啊 , 用人 养 的 小狼来 引 母狼 , 我活 了 这 把 年纪 , 还 从来没 使过 这种 损招 , 连 听 都 没听说过 。 包 主任 非叫 大伙 利用 小狼来 打 一次 围 , 马驹 死 了 那么 多 , 不让 包 主任 和 几个 马倌 杀 杀 狼 , 消消气 , 能成 吗 ?

老人 走 了 。 盆地 草场 静悄悄 , 只有 羊群 咯吱吱 的 反刍 声 , 偶尔 也 能 听到 大羊 甩 耳朵 轰 蚊子 的 扑噜 噜 的 声音 。 草原 上 第一批 蚊子 已 悄然 出现 , 但 这 只是 小型 侦察机 , 还 没有 形成 轰炸机 群 的 凌厉攻势 。

两人 轻轻 聊 了 一会儿 , 互相 轮流 睡觉 。 陈阵 先 睡 下 , 杨克 看着 腕上 的 夜光表 , 握 着 大 电筒 , 警惕 四周 动静 , 又 把 装 了 半 捆 爆竹 的 书包 , 挂 在 脖子 上 , 以防万一 。

吃饱 马驹 肉 的 小 狼 从 天 还 没有 黑 就 绷紧 铁链 , 蹲坐在 狼圈 的 西北 边缘 , 伸长 脖子 , 直直地 竖 着 耳朵 , 全神贯注 , 一动不动 , 紧张 地 等待 着 它 所 期盼 的 声音 。 狼眼 炯炯 , 望眼欲穿 , 力透山 背 , 比 孤儿院 的 孤儿 盼望 亲人 的 眼神 还要 让 人 心酸 。

午夜 刚过 , 狼嗥 准时 响起 。 狼群 又 发动 声音 疲劳战 , 三面 山坡 , 嗥声 一片 , 攻势 凶猛 。 全队 的 狗 群 立即 狂吠 反击 , 巨大 的 声浪 扑 向 狼群 。 狼嗥 突然 停止 , 但是 狗叫声 一 停 , 狼嗥 又 起 , 攻势 更加 猛烈 。 几个 回合 过去 , 已经 吼过 一夜 的 狗 群 认为 狼 在 虚张声势 , 便 开始 节约 自己 的 声音 弹药 , 减弱 音量 , 减少 次数 。

陈阵 连忙 和 杨克 走近 小狼 , 凭借 微微 的 星光 观察 小狼 。 狼 圈里 铁链 声 哗哗 作响 , 小狼 早已 急得 围着 狼圈 团团转 。 它 刚 想 模仿 野狼 嗥叫 就 被 狗叫声 干扰 , 还 常常 被 近处 二郎 、 黄黄 和 伊勒 的 吼叫 , 拐带 到 狗 的 发声 区 。 小狼 一急 又 发出 “ 慌慌 , 哗哗 ” 的 怪声 , 它气 得 痛心疾首 , 甩晃 脑袋 。 几个 月 来 与 狗们 的 朝夕相处 , 使 它 很 难 摆脱 狗叫声 的 强行 灌输 , 找回 自己 的 原声 。

二郎 带 着 狗们 紧张 地 在 羊群 西北边 来回 跑动 , 吼个 不停 , 像是 发现 了 敌情 。 不一会 , 西北 方向 传来 狼嗥 , 这次 嗥声 似乎 距 陈阵 的 羊群 更近 。 其他 小组 的 狗 群 叫声 渐渐 稀落 , 而 狼群 好像 慢慢 集中 到 陈阵 蒙古包 的 西北 山坡 上 。 陈阵 的 嘴唇 有些 发抖 , 悄声 说道 : 狼群 的 主力 是 冲着 咱们 的 小 狼来了 。 狼 的 记性 真 没得说 。

杨克 手握 大 电筒 , 也 有些 害怕 。 他 摸了摸 书包 里 的 大 爆竹 说 : 要是 狼群 集体 硬冲 , 我 就

管不了 那么 多 了 , 你 打 手电 报警 , 我 就 往 狼群 里 扔 “ 手榴弹 ”。

狗叫声 终于 停止 。 陈阵 小声 说 : 快 ! 快 蹲下 来看 , 小狼要 嗥 了 。

没有 狗叫 的 干扰 , 小狼 可以 仔细 倾听 野狼 的 嗥声 。 它 挺直 胸 , 竖起 耳 , 闭嘴 静听 。 小狼 很 聪明 , 它 不再 张口 乱学 , 而是 先练 听力 , 使 自己 更 多 接受 些 黑暗 中 传来 的 声音 , 然后 才学 叫 。

狼群 的 嗥声 仍然 瞄准 小狼 。 小狼 焦急 地 辨认 , 北面 嗥 , 它 就 头 朝北 ; 西边 嗥 , 它 就 头 朝西 。 如果 三面 一起 嗥 , 它 就 原地 乱转 。

陈阵 侧耳细听 , 他 发现 此夜 的 狼嗥 声 与 前 一夜 的 声音 明显 不同 。 前 一夜 的 嗥声 比较 单一 , 只是 骚扰 威胁 声 。 而 此夜 的 狼嗥 声 却 变化多端 , 高 一声 低 一声 , 其中 似乎 有 询问 、 有 试探 , 甚至 有 母狼 急切 呼儿唤 女 的 意思 。 陈阵 听 得 全身 发冷 。

草原 上 , 母狼 爱崽护 崽 的 故事 流传 极广 : 为了 教狼 崽 捕猎 , 母狼 经常 冒险 活抓 羊羔 ; 为了 守护 洞中 的 狼 崽 , 不惜 与 猎人 拼命 ; 为了 狼 崽 的 安全 , 常常 一夜 一夜 地 叼 着 狼 崽 转移 洞穴 ; 为了 喂饱 小狼 , 常常 把 自己 吃 得 几乎 撑破 肚子 , 再 把 肚中 的 食物 全部 吐 给 小 狼 ; 为了 狼群 家族 共同 的 利益 , 那些 失去 整窝 小 崽 的 母狼 , 会 用 自己 的 奶去 喂养 它 姐妹 或 表姐妹 的 孩子 。 毕利格 老人 曾 说 , 很久以前 , 额仑 草原 上 有 个 老 猎人 , 曾见 过 三条 母狼 共同 奶养 一窝 狼 崽 的 事情 。 那年 春天 , 他 到 深山 里 寻找 狼崽洞 , 在 一面 暖坡 发现 三条 母狼 , 躺 成 半个 圈 给 七八只 狼 崽 喂奶 , 每条 母狼 肚子 旁边 都 有 两三只 狼 崽 , 于是 他 和 猎手 们 不忍心 再 去 掏 那个 窝 。 老人 曾 说 , 蒙古草原 的 猎手 马倌 , 掏杀 狼 崽 从不 掏光 , 那些 活 下来 的 狼 崽 , 干妈 和 奶妈 也 就 多 , 狼崽们 奶水 吃不完 , 身架 底子 打得 好 , 所以 , 蒙古 狼 是 世界 上 个头 最大 最壮 最 聪明 的 狼 …… 陈阵 当时 想 说 , 这 还 不是 全部 , 狼 的 母爱 甚至 可以 超越 自己 族类 的 范围 , 去 奶养 自己 最 可怕 的 敌人 —— 人类 的 孤儿 。 在 母狼 的 凶残 后面 , 还有 着 世上 最 不可思议 , 最 感人 的 博爱 。

而 此刻 , 在 春天里 失去 狼 崽 的 母狼 们 , 全都 悲悲切切 、 怀有 一线希望 地 跑 来 认子 了 。 它们 明明 知道 这里 是 额仑 草原 营盘 最 集中 、 人狗枪 最 密集 的 凶险 之地 , 但是 母狼 们 还是 冒险 逼近 了 。 陈阵 在 这 一刹那 , 真想 解开 小狼 的 皮 项圈 , 让 小 狼 与 它 那么 多 的 妈妈 们 , 母子 相认 重新 团聚 。 然而 , 他 不敢 放 , 他 担心 只要 小狼 一 冲出 营盘 的 势力范围 , 自家 或 邻家 的 大狗 马上 就 会 把 它 当做 野狼 , 一拥而上 把 它 撕碎 。 他 也 不敢 把 小 狼 带到 远处 黑暗 中 放生 , 那样 , 他 自己 将 陷入 疯狂 的 母 狼群 中 ……

小狼 似乎 对 与 昨夜 不同 的 声音 异常 敏感 , 它 对 三面 六方 的 呼唤声 , 有些 不知所措 。 它 显然 听不懂 那些 奇奇怪怪 、 变化 复杂 的 嗥声 是 什么 意思 , 更 不 知道 应当 如何 回应 。 狼群 一直 得不到 小狼 的 回音 , 嗥声 渐少 。 它们 可能 也 不 明白 昨夜 听到 的 千真万确 的 小 狼嗥 声 , 为什么 不再 出现 了 。

就 在 这时 , 小狼 坐 稳 了 身子 , 面 朝西北 开始 发声 。 它 低下头 ,“ 呜呜 呜 ” 地 发出 狼嗥 的 第一 关键 音 , 然后 憋足 气 , 慢慢 抬头 ,“ 呜 ” 音 终于 转换 到 “ 欧 ” 音 上来 。 “ 呜呜 呜 …… 欧 …… 欧 ……”, 小狼 终于 磕磕绊绊 完成 了 一个 不太 标准 的 狼嗥 声 。 三面 狼嗥 戛然而止 , 狼群 好像 一 楞 , 这 “ 呜呜 呜 …… 欧 …… 欧 ……” 是 什么 意思 ? 狼群 有些 吃不准 , 继续 静默 等待 。 过 了 一会儿 , 狼群 里 出现 了 一个 完全 模仿 蒙古包 旁小狼 的 嗥声 , 好像 是 一条 半 大野 狼嗥 出来 的 。 陈阵 发现自己 的 小 狼 也 楞 了 一下 , 弄 不 明白 那声 嗥叫 询问 的 是 什么 。 小狼 像 一头 刚刚 被 治愈 的 聋哑 狼 , 既 听不懂 人家 的话 , 又 说不出 自己 想要 说 的 意思 。 天 那么 黑 , 即便 打手势 做 表情 , 对方 也 看不见 。

小狼 等 了 一会 , 不见 回音 , 就 自顾自 地 进一步 开始 发挥 。 它 低头 憋气 , 抬头 吐出 一长声 。 这次 小狼 终于 完全恢复 到 昨夜 的 最高 水平 :“ 呜 …… 欧 ……”, 欧声 悠长 , 带 着 奶声奶气 的 童音 , 像 长箫 、 像 薄簧 、 像 小钟 、 像 短 牛角 号 , 尾音 不断 , 余波 绵长 。 小狼 对 自己 的 这声 长嗥 极为 满意 , 它 不等 狼群 回音 , 竟 一个 长嗥 接着 一个 长嗥 过 起瘾 来 了 , 由于 心急 , 嗥声 的 尾音 稍稍 变短 。 它 的 头 越 抬 越 高 , 直到 鼻头 指向 腾格里 。 它 亢奋 而 激越 , 嗥 得 越来越 熟练 , 越来越 标准 , 连 姿势 也 完全 像 条大狼 。 长嗥 时 , 它 把 长嘴 的 嘴形 拢 成像 单簧管 的 圆 管状 , 运足 腹内 的 底气 , 均匀 平稳 地 吐气 拖音 , 拖 啊 拖 , 一直 将 一腔 激情 全部 用尽 为止 。 然后 , 再 狠命 吸 一口气 , 继续 长嗥 长 拖 。 小狼 欢天喜地 长嗥 着 “ 哭腔 哀调 ”, 兴高采烈 地向 狼群 “ 鬼哭狼嗥 ”, 激情 澎湃 地向 草原 展示 它 的 美妙 歌喉 。 小狼 的 音质 极嫩 、 极润 、 极纯 , 如婴 如童 , 婉转 清脆 。 在 悠扬 中 它 还 自作主张 地 胡乱 变调 , 即兴 加 了 许多 颤音 和 拐弯 。

两人 听 得 如痴如醉 , 杨克 情不自禁 压低 声音 去 模仿 小狼 的 狼 歌 。

陈阵 小声 对 杨克说 : 我 有 一个 发现 , 听 了 狼 的 长嗥 , 你 就 会 明白 蒙族 民歌 为什么 会 有 那么 长 的 颤音 和 拖音 了 。 蒙古 民歌 的 风格 , 和 汉人 民歌 的 风格 区别 太大 了 。 我 猜测 , 这种 风格 是从 崇拜 狼图腾 的 匈奴 族 那里 传下来 的 。 史书 里 就 有 过 记载 ,《 魏书 》 的 《 匈奴 传 》 里面 就 说 , 在 很 古 很 古 的 时候 , 匈奴 单于 有 两个 漂亮 的 女儿 , 小女儿 主动 嫁给 了 一条 老狼 , 跟 狼生 了 许多 儿女 。 原文 还 说 :“ 妹 …… 下为 狼妻 , 而 产子 。 后滋繁 成国 。 故其人 好 引声 长歌 , 又 似 狼嚎 。 ” 杨克忙 问 :《 匈奴 传 》 里 真 有 这样 记载 ? 你 读书 还是 比 我 读 得 仔细 。 要是 真有 这个 记载 , 那么 就 真的 找到 蒙古 民歌 的 源头 了 。

陈阵 说 : 那 还有 错 ? 《 匈奴 传 》 我 不知 看 了 多少 遍 了 , 里面 好多 精彩 段落 我 背 都 能 背下来 了 。 读书人 来到 蒙古草原 生活 , 不看 《 匈奴 传 》 哪成 ? 在 草原 , 狼图腾 真是 无处不在 。 一个 民族 的 图腾 , 是 这个 民族 崇拜 和 模仿 的 对象 , 崇拜 狼图腾 的 民族 , 肯定 会 尽 最大 的 可能 去 学习 模仿 狼 的 一切 : 比如 游猎 狩猎 技巧 、 声音 传递 、 军事 艺术 、 战略战术 、 战斗 性格 、 集体 团队精神 、 组织性 纪律性 忍耐 性 、 竞争 头 狼 强者 为 王 、 服从 权威 、 爱护 家族 和 族群 、 爱护 和 捍卫 草原 、 仰天 敬拜 腾格里 , 等等 , 等等 。 所以 我 认为 , 蒙古人 的 音乐 和 歌唱 , 也 必然 受到 狼嗥 的 影响 , 甚至 是 有意 的 学习 和 模仿 。 草原 上 所有 其他 动物 , 牛羊马 狗 黄羊 旱獭 狐狸 等等 的 叫声 , 都 没有 这样 悠长 的 拖音 , 只有 狼歌 和 蒙古 民歌 才 有 。 你 再 好好 听听 , 像不像 ?

杨克 连连 点头 说 : 像 ! 越 听 越 像 。 你 要是 不 说 我 还 真 没往 那儿 琢磨 。 胡松华 唱 的 蒙古 《 赞歌 》, 尤其 是 开头 那段 , 那么 多 的 拐弯 颤音 , 那么 长 的 拖音 , 活脱脱 是从 狼嗥 那儿 模仿 过来 的 。 这 两年 咱们 听 了 那么 多 的 蒙古 民歌 , 几乎 没有 一首歌 不带 长长的 颤音 和 拐弯 拖音 的 。 可惜 , 没有 录音机 , 要是 能 把 狼嗥 狼歌 和 蒙古 民歌 都 录下来 再作 比较 , 那 就 一定 能 找出 两者 的 关系 来 。

陈阵 说 : 咱们 汉人 也 喜欢 听 蒙古 民歌 , 苍凉 悠长 , 像 草原 一样 辽阔 , 可 没人 知道 蒙古 歌 的 源头 原来 是 狼 。 不过 , 现在 内蒙 的 蒙族 人 , 都 不 愿意 承认 他们 的 民歌 是从 狼歌 那儿 演变 来 的 。 我 问过 好几个 牧民 , 有 的 说 不是 , 有 的 支支吾吾 。 这 也 不 奇怪 , 现在 《 红灯记 》 里 不是 在 唱 “…… 狱警 传 , 似 狼嚎 ” 么 , 那 谁 还 敢 说 蒙古 民歌 来源于 狼 ? 要不然 , 那首 敬祝 伟大领袖 万寿无疆 的 《 赞歌 》 就 该 封杀 了 , 歌手 也 会 被 打成 反革命 。 可 事实 就是 事实 , 这 绝不 是 巧合 。

陈阵 叹 道 : 真正 能 传递 蒙古 大 草原 精神 的 歌声 , 只有 狼歌 和 蒙古 民歌 。


第二十六章 (1)

晚饭 后 , 包顺贵 从 毕利格家 来到 陈阵 的 蒙古包 。 他 慷慨 地 发给 了 陈阵 和 杨克 一个 可装 六 节电池 的 大号 电筒 , 以往 这是 马倌 才 有 资格 用 的 武器 和 工具 。 包顺贵 特别 交待 了 任务 : 如果 狼群 攻 到 羊群 旁边 就 开大 手电 , 不准 点 爆竹 , 让 你们 家 的 狗 缠住 狼 。 我 已经 通知 你们 附近 几家 , 一 见到 你们 打亮 , 大伙 都 得 带狗 过来 围狼 。

包顺贵 笑 着 说 : 想不到 你们 养条 小 狼 还有 这么 大 的 好处 , 要是 这次 能 引来 母狼 和 狼群 , 再 杀 他 个 七条 八条 狼 , 那 咱们 又 能 打个 大 胜仗 了 。 就是 只 杀 了 一两条 母狼 也 算 胜利 。 牧民 都 说 今天 夜里 母狼 准来 , 他们 都 要 我 毙 了 小 狼 , 把 小 狼 扒 了 皮 挂 起来 , 再 把 狼 尸 扔 到 山坡 野地 , 让 母狼 全 死了心 。 可 我 不 同意 。 我 跟 他们 说 , 我 就 怕 狼 不来 , 用小狼来 引大狼 , 这 机会 上 哪 找 啊 。 这回 大狼 可得 上当 啦 。 你们 俩 得 小心 点 , 不过 嘛 , 这么 大 的 手电 , 能 把 人 的 眼睛 晃得 几分钟 内 跟 瞎 了 一样 , 狼 就 更 瞎 了 。 你们 也 得 准备 铁棒 铁锹 , 以防万一 。

陈阵 杨克 连连 答应 。 包顺贵 忙 着 到 别的 包 去 布置任务 , 严禁 开枪 惊狼 走火 伤人 伤畜 , 就 急急 地走了 。

这场 草原 上 前所未有 的 以 狼 诱狼战 , 虽然 后果 难以预料 , 但 已 给 枯燥 的 放牧 生活 增添 了 许多 刺激 。 有 几个 特别 恨 狼 , 好久 不 上门 的 年轻 马倌 羊倌 牛倌 , 也 跑 来 探问 情况 和 熟悉 环境 地形 , 他们 对 这种 从来没 玩过 的 猎法 很感兴趣 。 一个 羊倌 说 : 母狼 最护 崽子 , 它们 知道 狼 崽 在 这儿 一定 会来 抢 的 , 最好 每夜 都 来 几条 母狼 , 这样 就 能 夜夜 打到 狼 了 。 一个 马倌 说 : 狼 吃 了 一次 亏 , 再 不会 吃 第二回 。 另 一个 羊倌 说 : 要是 来 一大群 硬冲 怎么办 ? 马倌 说 : 狼 再 多 也 没有 狗 多 , 实在 不行 那 就 人 狗 一块 上 , 打灯 乱喊 、 开枪 放炮 呗 。

人们 都 走 了 以后 , 陈阵 和 杨克 心事重重 地 坐在 离小狼 不远 的 毡子 上 , 两人 都 深感 内疚 。 杨克说 : 如果 这次 诱杀 母狼 成功 , 这招 实在 是 太损 了 。 掏 了 人家 的 全窝 崽子 还 不够 , 还 想 利用 狼 的 母爱 , 把 母狼 也 杀 了 。 以后 咱俩 真 得 后悔 一辈子 。

陈阵 垂着头 说 : 我 现在 也 开始 怀疑 自己 , 当初 养 这条 小 狼 究竟 是 对 还是 错 。 为了 养 一条 小狼 , 已经 搭进去 六条 狼 崽 的 命 , 以后 不 知道 还要 死 多少 …… 可 我 已经 没有 退路 了 , 科学实验 有时 真 跟 屠夫 差不多 。 毕利格 阿爸 主持 草原 也 真 不易 , 他 的 压力 太大 了 , 一方面 要 忍受 牲畜 遭狼 屠杀 的 悲哀 , 另一方面 还要 忍受 不断 去 杀害 狼 的 痛苦 , 两种 忍受 都 是 血淋淋 的 。 可是 为了 草原 和 草原 人 , 他 只能 铁石心肠 地来 维持 草原 各种 关系 的 平衡 。 我 真想求 腾格里 告诉 母狼 们 , 今晚 千万别 来 , 明晚 也 别来 , 可 别 自投罗网 , 再 给 我 一点 时间 , 让 我 把 小狼养 大 , 咱俩 一定 会 亲手 把 它 放回 母狼 身边 去 的 ……

上半夜 , 毕利格 老人 又 来 了 一趟 , 检查 陈阵 和 杨克 的 备战 情况 。 老人 坐在 两人 旁边 , 默默 抽 旱烟 , 抽 了 两 烟袋锅 以后 , 老人 像是 安慰 他 的 两个 学生 , 又 像是 安慰 自己 , 低声 说道 : 过些日子 蚊子 一 上来 , 马群 还要 遭 大难 , 不 杀些 狼 , 今年 的 马驹子 就 剩 不下 多少 了 , 腾格里 也 会 看不过去 的 。

杨克问 : 阿爸 , 依 您 看 , 今晚 母狼 会 不会 来 ?

老人 说 : 难说 啊 , 用人 养 的 小狼来 引 母狼 , 我活 了 这 把 年纪 , 还 从来没 使过 这种 损招 , 连 听 都 没听说过 。 包 主任 非叫 大伙 利用 小狼来 打 一次 围 , 马驹 死 了 那么 多 , 不让 包 主任 和 几个 马倌 杀 杀 狼 , 消消气 , 能成 吗 ?

老人 走 了 。 盆地 草场 静悄悄 , 只有 羊群 咯吱吱 的 反刍 声 , 偶尔 也 能 听到 大羊 甩 耳朵 轰 蚊子 的 扑噜 噜 的 声音 。 草原 上 第一批 蚊子 已 悄然 出现 , 但 这 只是 小型 侦察机 , 还 没有 形成 轰炸机 群 的 凌厉攻势 。

两人 轻轻 聊 了 一会儿 , 互相 轮流 睡觉 。 陈阵 先 睡 下 , 杨克 看着 腕上 的 夜光表 , 握 着 大 电筒 , 警惕 四周 动静 , 又 把 装 了 半 捆 爆竹 的 书包 , 挂 在 脖子 上 , 以防万一 。

吃饱 马驹 肉 的 小 狼 从 天 还 没有 黑 就 绷紧 铁链 , 蹲坐在 狼圈 的 西北 边缘 , 伸长 脖子 , 直直地 竖 着 耳朵 , 全神贯注 , 一动不动 , 紧张 地 等待 着 它 所 期盼 的 声音 。 狼眼 炯炯 , 望眼欲穿 , 力透山 背 , 比 孤儿院 的 孤儿 盼望 亲人 的 眼神 还要 让 人 心酸 。

午夜 刚过 , 狼嗥 准时 响起 。 狼群 又 发动 声音 疲劳战 , 三面 山坡 , 嗥声 一片 , 攻势 凶猛 。 全队 的 狗 群 立即 狂吠 反击 , 巨大 的 声浪 扑 向 狼群 。 狼嗥 突然 停止 , 但是 狗叫声 一 停 , 狼嗥 又 起 , 攻势 更加 猛烈 。 几个 回合 过去 , 已经 吼过 一夜 的 狗 群 认为 狼 在 虚张声势 , 便 开始 节约 自己 的 声音 弹药 , 减弱 音量 , 减少 次数 。

陈阵 连忙 和 杨克 走近 小狼 , 凭借 微微 的 星光 观察 小狼 。 狼 圈里 铁链 声 哗哗 作响 , 小狼 早已 急得 围着 狼圈 团团转 。 它 刚 想 模仿 野狼 嗥叫 就 被 狗叫声 干扰 , 还 常常 被 近处 二郎 、 黄黄 和 伊勒 的 吼叫 , 拐带 到 狗 的 发声 区 。 小狼 一急 又 发出 “ 慌慌 , 哗哗 ” 的 怪声 , 它气 得 痛心疾首 , 甩晃 脑袋 。 几个 月 来 与 狗们 的 朝夕相处 , 使 它 很 难 摆脱 狗叫声 的 强行 灌输 , 找回 自己 的 原声 。

二郎 带 着 狗们 紧张 地 在 羊群 西北边 来回 跑动 , 吼个 不停 , 像是 发现 了 敌情 。 不一会 , 西北 方向 传来 狼嗥 , 这次 嗥声 似乎 距 陈阵 的 羊群 更近 。 其他 小组 的 狗 群 叫声 渐渐 稀落 , 而 狼群 好像 慢慢 集中 到 陈阵 蒙古包 的 西北 山坡 上 。 陈阵 的 嘴唇 有些 发抖 , 悄声 说道 : 狼群 的 主力 是 冲着 咱们 的 小 狼来了 。 狼 的 记性 真 没得说 。

杨克 手握 大 电筒 , 也 有些 害怕 。 他 摸了摸 书包 里 的 大 爆竹 说 : 要是 狼群 集体 硬冲 , 我 就

管不了 那么 多 了 , 你 打 手电 报警 , 我 就 往 狼群 里 扔 “ 手榴弹 ”。

狗叫声 终于 停止 。 陈阵 小声 说 : 快 ! 快 蹲下 来看 , 小狼要 嗥 了 。

没有 狗叫 的 干扰 , 小狼 可以 仔细 倾听 野狼 的 嗥声 。 它 挺直 胸 , 竖起 耳 , 闭嘴 静听 。 小狼 很 聪明 , 它 不再 张口 乱学 , 而是 先练 听力 , 使 自己 更 多 接受 些 黑暗 中 传来 的 声音 , 然后 才学 叫 。

狼群 的 嗥声 仍然 瞄准 小狼 。 小狼 焦急 地 辨认 , 北面 嗥 , 它 就 头 朝北 ; 西边 嗥 , 它 就 头 朝西 。 如果 三面 一起 嗥 , 它 就 原地 乱转 。

陈阵 侧耳细听 , 他 发现 此夜 的 狼嗥 声 与 前 一夜 的 声音 明显 不同 。 前 一夜 的 嗥声 比较 单一 , 只是 骚扰 威胁 声 。 而 此夜 的 狼嗥 声 却 变化多端 , 高 一声 低 一声 , 其中 似乎 有 询问 、 有 试探 , 甚至 有 母狼 急切 呼儿唤 女 的 意思 。 陈阵 听 得 全身 发冷 。

草原 上 , 母狼 爱崽护 崽 的 故事 流传 极广 : 为了 教狼 崽 捕猎 , 母狼 经常 冒险 活抓 羊羔 ; 为了 守护 洞中 的 狼 崽 , 不惜 与 猎人 拼命 ; 为了 狼 崽 的 安全 , 常常 一夜 一夜 地 叼 着 狼 崽 转移 洞穴 ; 为了 喂饱 小狼 , 常常 把 自己 吃 得 几乎 撑破 肚子 , 再 把 肚中 的 食物 全部 吐 给 小 狼 ; 为了 狼群 家族 共同 的 利益 , 那些 失去 整窝 小 崽 的 母狼 , 会 用 自己 的 奶去 喂养 它 姐妹 或 表姐妹 的 孩子 。 毕利格 老人 曾 说 , 很久以前 , 额仑 草原 上 有 个 老 猎人 , 曾见 过 三条 母狼 共同 奶养 一窝 狼 崽 的 事情 。 那年 春天 , 他 到 深山 里 寻找 狼崽洞 , 在 一面 暖坡 发现 三条 母狼 , 躺 成 半个 圈 给 七八只 狼 崽 喂奶 , 每条 母狼 肚子 旁边 都 有 两三只 狼 崽 , 于是 他 和 猎手 们 不忍心 再 去 掏 那个 窝 。 老人 曾 说 , 蒙古草原 的 猎手 马倌 , 掏杀 狼 崽 从不 掏光 , 那些 活 下来 的 狼 崽 , 干妈 和 奶妈 也 就 多 , 狼崽们 奶水 吃不完 , 身架 底子 打得 好 , 所以 , 蒙古 狼 是 世界 上 个头 最大 最壮 最 聪明 的 狼 …… 陈阵 当时 想 说 , 这 还 不是 全部 , 狼 的 母爱 甚至 可以 超越 自己 族类 的 范围 , 去 奶养 自己 最 可怕 的 敌人 —— 人类 的 孤儿 。 在 母狼 的 凶残 后面 , 还有 着 世上 最 不可思议 , 最 感人 的 博爱 。

而 此刻 , 在 春天里 失去 狼 崽 的 母狼 们 , 全都 悲悲切切 、 怀有 一线希望 地 跑 来 认子 了 。 它们 明明 知道 这里 是 额仑 草原 营盘 最 集中 、 人狗枪 最 密集 的 凶险 之地 , 但是 母狼 们 还是 冒险 逼近 了 。 陈阵 在 这 一刹那 , 真想 解开 小狼 的 皮 项圈 , 让 小 狼 与 它 那么 多 的 妈妈 们 , 母子 相认 重新 团聚 。 然而 , 他 不敢 放 , 他 担心 只要 小狼 一 冲出 营盘 的 势力范围 , 自家 或 邻家 的 大狗 马上 就 会 把 它 当做 野狼 , 一拥而上 把 它 撕碎 。 他 也 不敢 把 小 狼 带到 远处 黑暗 中 放生 , 那样 , 他 自己 将 陷入 疯狂 的 母 狼群 中 ……

小狼 似乎 对 与 昨夜 不同 的 声音 异常 敏感 , 它 对 三面 六方 的 呼唤声 , 有些 不知所措 。 它 显然 听不懂 那些 奇奇怪怪 、 变化 复杂 的 嗥声 是 什么 意思 , 更 不 知道 应当 如何 回应 。 狼群 一直 得不到 小狼 的 回音 , 嗥声 渐少 。 它们 可能 也 不 明白 昨夜 听到 的 千真万确 的 小 狼嗥 声 , 为什么 不再 出现 了 。

就 在 这时 , 小狼 坐 稳 了 身子 , 面 朝西北 开始 发声 。 它 低下头 ,“ 呜呜 呜 ” 地 发出 狼嗥 的 第一 关键 音 , 然后 憋足 气 , 慢慢 抬头 ,“ 呜 ” 音 终于 转换 到 “ 欧 ” 音 上来 。 “ 呜呜 呜 …… 欧 …… 欧 ……”, 小狼 终于 磕磕绊绊 完成 了 一个 不太 标准 的 狼嗥 声 。 三面 狼嗥 戛然而止 , 狼群 好像 一 楞 , 这 “ 呜呜 呜 …… 欧 …… 欧 ……” 是 什么 意思 ? 狼群 有些 吃不准 , 继续 静默 等待 。 过 了 一会儿 , 狼群 里 出现 了 一个 完全 模仿 蒙古包 旁小狼 的 嗥声 , 好像 是 一条 半 大野 狼嗥 出来 的 。 陈阵 发现自己 的 小 狼 也 楞 了 一下 , 弄 不 明白 那声 嗥叫 询问 的 是 什么 。 小狼 像 一头 刚刚 被 治愈 的 聋哑 狼 , 既 听不懂 人家 的话 , 又 说不出 自己 想要 说 的 意思 。 天 那么 黑 , 即便 打手势 做 表情 , 对方 也 看不见 。

小狼 等 了 一会 , 不见 回音 , 就 自顾自 地 进一步 开始 发挥 。 它 低头 憋气 , 抬头 吐出 一长声 。 这次 小狼 终于 完全恢复 到 昨夜 的 最高 水平 :“ 呜 …… 欧 ……”, 欧声 悠长 , 带 着 奶声奶气 的 童音 , 像 长箫 、 像 薄簧 、 像 小钟 、 像 短 牛角 号 , 尾音 不断 , 余波 绵长 。 小狼 对 自己 的 这声 长嗥 极为 满意 , 它 不等 狼群 回音 , 竟 一个 长嗥 接着 一个 长嗥 过 起瘾 来 了 , 由于 心急 , 嗥声 的 尾音 稍稍 变短 。 它 的 头 越 抬 越 高 , 直到 鼻头 指向 腾格里 。 它 亢奋 而 激越 , 嗥 得 越来越 熟练 , 越来越 标准 , 连 姿势 也 完全 像 条大狼 。 长嗥 时 , 它 把 长嘴 的 嘴形 拢 成像 单簧管 的 圆 管状 , 运足 腹内 的 底气 , 均匀 平稳 地 吐气 拖音 , 拖 啊 拖 , 一直 将 一腔 激情 全部 用尽 为止 。 然后 , 再 狠命 吸 一口气 , 继续 长嗥 长 拖 。 小狼 欢天喜地 长嗥 着 “ 哭腔 哀调 ”, 兴高采烈 地向 狼群 “ 鬼哭狼嗥 ”, 激情 澎湃 地向 草原 展示 它 的 美妙 歌喉 。 小狼 的 音质 极嫩 、 极润 、 极纯 , 如婴 如童 , 婉转 清脆 。 在 悠扬 中 它 还 自作主张 地 胡乱 变调 , 即兴 加 了 许多 颤音 和 拐弯 。

两人 听 得 如痴如醉 , 杨克 情不自禁 压低 声音 去 模仿 小狼 的 狼 歌 。

陈阵 小声 对 杨克说 : 我 有 一个 发现 , 听 了 狼 的 长嗥 , 你 就 会 明白 蒙族 民歌 为什么 会 有 那么 长 的 颤音 和 拖音 了 。 蒙古 民歌 的 风格 , 和 汉人 民歌 的 风格 区别 太大 了 。 我 猜测 , 这种 风格 是从 崇拜 狼图腾 的 匈奴 族 那里 传下来 的 。 史书 里 就 有 过 记载 ,《 魏书 》 的 《 匈奴 传 》 里面 就 说 , 在 很 古 很 古 的 时候 , 匈奴 单于 有 两个 漂亮 的 女儿 , 小女儿 主动 嫁给 了 一条 老狼 , 跟 狼生 了 许多 儿女 。 原文 还 说 :“ 妹 …… 下为 狼妻 , 而 产子 。 后滋繁 成国 。 故其人 好 引声 长歌 , 又 似 狼嚎 。 ” 杨克忙 问 :《 匈奴 传 》 里 真 有 这样 记载 ? 你 读书 还是 比 我 读 得 仔细 。 要是 真有 这个 记载 , 那么 就 真的 找到 蒙古 民歌 的 源头 了 。

陈阵 说 : 那 还有 错 ? 《 匈奴 传 》 我 不知 看 了 多少 遍 了 , 里面 好多 精彩 段落 我 背 都 能 背下来 了 。 读书人 来到 蒙古草原 生活 , 不看 《 匈奴 传 》 哪成 ? 在 草原 , 狼图腾 真是 无处不在 。 一个 民族 的 图腾 , 是 这个 民族 崇拜 和 模仿 的 对象 , 崇拜 狼图腾 的 民族 , 肯定 会 尽 最大 的 可能 去 学习 模仿 狼 的 一切 : 比如 游猎 狩猎 技巧 、 声音 传递 、 军事 艺术 、 战略战术 、 战斗 性格 、 集体 团队精神 、 组织性 纪律性 忍耐 性 、 竞争 头 狼 强者 为 王 、 服从 权威 、 爱护 家族 和 族群 、 爱护 和 捍卫 草原 、 仰天 敬拜 腾格里 , 等等 , 等等 。 所以 我 认为 , 蒙古人 的 音乐 和 歌唱 , 也 必然 受到 狼嗥 的 影响 , 甚至 是 有意 的 学习 和 模仿 。 草原 上 所有 其他 动物 , 牛羊马 狗 黄羊 旱獭 狐狸 等等 的 叫声 , 都 没有 这样 悠长 的 拖音 , 只有 狼歌 和 蒙古 民歌 才 有 。 你 再 好好 听听 , 像不像 ?

杨克 连连 点头 说 : 像 ! 越 听 越 像 。 你 要是 不 说 我 还 真 没往 那儿 琢磨 。 胡松华 唱 的 蒙古 《 赞歌 》, 尤其 是 开头 那段 , 那么 多 的 拐弯 颤音 , 那么 长 的 拖音 , 活脱脱 是从 狼嗥 那儿 模仿 过来 的 。 这 两年 咱们 听 了 那么 多 的 蒙古 民歌 , 几乎 没有 一首歌 不带 长长的 颤音 和 拐弯 拖音 的 。 可惜 , 没有 录音机 , 要是 能 把 狼嗥 狼歌 和 蒙古 民歌 都 录下来 再作 比较 , 那 就 一定 能 找出 两者 的 关系 来 。

陈阵 说 : 咱们 汉人 也 喜欢 听 蒙古 民歌 , 苍凉 悠长 , 像 草原 一样 辽阔 , 可 没人 知道 蒙古 歌 的 源头 原来 是 狼 。 不过 , 现在 内蒙 的 蒙族 人 , 都 不 愿意 承认 他们 的 民歌 是从 狼歌 那儿 演变 来 的 。 我 问过 好几个 牧民 , 有 的 说 不是 , 有 的 支支吾吾 。 这 也 不 奇怪 , 现在 《 红灯记 》 里 不是 在 唱 “…… 狱警 传 , 似 狼嚎 ” 么 , 那 谁 还 敢 说 蒙古 民歌 来源于 狼 ? 要不然 , 那首 敬祝 伟大领袖 万寿无疆 的 《 赞歌 》 就 该 封杀 了 , 歌手 也 会 被 打成 反革命 。 可 事实 就是 事实 , 这 绝不 是 巧合 。

陈阵 叹 道 : 真正 能 传递 蒙古 大 草原 精神 的 歌声 , 只有 狼歌 和 蒙古 民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