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二十九章 (3) / 第三十章 (1)

第二十九章 (3) / 第三十章 (1)

雷鸣电闪 之后 , 大滴 的 雨水 砸 了 下来 , 此刻 马群 已 冲进 四周 的 草甸 , 雨滴 打得 蚊群 暂时 难以 加入 这场 血腥 大餐 。 雷声 越来越 远 , 闪电 在 天边 时亮 时暗 。 一阵 大风 过后 , 巴图 看到 了 天上 的 星星 。 他 对 不远处 的 张继原 和 几个 马倌 大喊 : 快 截住 马头 , 要 快 ! 蚊子 马上 就要 上来 了 ! 马倌 们 急 得 狂 抽 坐骑 , 以 冲刺 的 速度 狂奔 。

初战 得手 , 使 狼群 膨胀 起惯 有 的 野心 和 胃口 。 一旦 狼群 抓住 一次 战机 , 就 会 把 这次 机会

狠狠 榨干 , 将 战果 扩大 到 极限 。 狼群 不仅 攻杀 跑得慢 和 跑 丢 了 母马 的 马驹 , 还 攻杀 那些 惊慌失措 的 新 二岁 和 新 三岁 的 小马 。 狼群 开始 从 单兵作战 变为 两三条 狼 协同 配合 作战 。 一匹 又 一匹 的 小马 被 扑倒 , 被 咬断 颈动脉 , 血喷如注 , 把 马群 吓 得 不顾一切 地 四下 疯狂 逃奔 。

正在 这 紧要关头 , 突然 从 大队 方向 跑 来 三匹 马 , 晃 着 三条 光柱 。 三个 开小差 想 去 “ 下夜 ” 的 马倌 , 半途中 发现 天气 突变 , 急忙 掉头 抄近路 及时 赶到 , 截住 了 失控 的 马群 。 马群 见到 人和光 稍稍 收慢 了 脚步 , 巴图 等 马倌 从 侧后 两面 迅速 插上 , 总算 将 马群 拦住 并 调转 了 头 。

雷声 远去 , 闪电 熄灭 。 马倌 们 的 喊叫声 和 手电 光柱 , 开始 发挥 震慑 引领 作用 , 招呼 惊散 的 马群 归队 , 儿 马子 也 引颈 长嘶 呼唤 自己 的 家族 。 马群 向南 急行 , 沿途 的 逃兵 败将 闻声 见光后 陆续 奔回 马群 。 三 四十匹 高大 凶猛 的 儿 马子 , 自动 在 马群 前面 一字排开 , 如 牛头马面 , 凶神恶煞 般地 向 狼群 猛攻 。 狼群 立即 掉头 撤退 , 一阵风 似的 朝东南 方向 窜 去 。 从 各处 跑 来 的 弱 马 、 小马 和 伤马 , 如遇 救星 惊慌 地 扑进 马群 , 又 有 不少 儿 马子 带领 不足 数 的 家族 归队 。 大 马群 里 响起 一片 呼儿唤 女 , 认爹 认妈 的 马嘶声 , 马群 在 行进 途中 慢慢 走出 原 建制 的 家族 队形 。

暂时 后撤 的 狼群 行动 得 有条不紊 , 它们 不 急于 去 吞食 已经 倒毙 的 猎物 , 而是 趁 马倌 和 儿 马子 重新 整队 的 时候 , 分头 追杀 东南 方向 的 散兵游勇 。 巴图 和 几个 大 马倌 跑 到 马群 前面 数 了 数儿 马子 , 还有 近 三分之一 的 儿 马子 没有 收拢 进来 。 巴图 急忙 跑 到 马群 后面 , 命令 四个 马倌 分 两个 组向 东西 方向 扩大 收容 范围 , 剩下 的 马倌 尽量 轰赶 马群 , 要 把 马群 赶得 奔 起来 。 巴图 让 张继 原先 朝 东南方 去 轰赶 狼群 。

从 西北 方向 撤 下来 的 狼群 , 以 高速 追 上 东南 方向 正杀 得 起劲 的 狼群 。 有 一些 马 家族 的 马驹 已 被 杀 得 一匹 不 剩 , 会师 后 的 狼群 开始 围杀 老弱病残 的 大马 。 西北 方向 人喊马嘶 声 越来越近 , 但 狼群 依然 沉着 围杀 , 并 不 急于 进食 。 张继原 发现自己 一人 根本 赶不走 狼群 , 只好 回到 大 队伍 帮助 轰赶 马群 。 深谙 草原 气象 和 战机 的 草原 狼 , 像是 在 等待 对 它们 更 有利 的 时机 。

就 在 众 马倌 将 马群 赶到 距 沙岗 高地 还有 三四里 的 地方 , 湿 草甸 中 的 蚊群 突然 轰地 涌起 , 简直 像 油库 爆炸 后 的 浓烟 , 将 马群 团团围住 。 这年 大 蚊灾 中 最 疯狂 的 一茬 毒蚊 倾巢而出 , 千万只 毒 针刺 进 了 马 的 身体 。 遭遇 雷击 狼袭 后 惊魂未定 的 马群 , 重 又 被 刺 得 狂蹦乱 跳 起来 。

此时 , 最 毒 最重 的 酷刑 落到 马群 的 保护神 —— 儿 马子 身上 。 儿马 子体 壮毛薄 , 皮肉 紧绷 , 多日 的 抽 扫 , 马尾 都 已 被 血 粘成 了 毡 棒 , 马尾 的 抽 扫 功能 几乎 降到 了 零 。 毒蚊 集中 针头 , 重点 攻击 儿 马子 , 而且 专门 叮刺 马 眼皮 、 下腹 的 阴部 和 阴囊 , 这 可是 儿马 的 要害 命根 。 凶猛 的 儿 马子 立即 被 刺 得 狂躁 暴烈 , 刺得 失去 了 理智 和 责任心 。 偏偏 此刻 风力 渐弱 , 刮不动 蚊群 , 却 提示 了 马群 迎风 追风 的 方向 。 被 刺 得 半瞎半 疯 的 躁狂 儿 马子 , 甩下 妻儿老小 , 顶风 狂跑 猛冲 起来 。

从 无 蚊 的 沙岗 出来 的 马倌 大多 没戴防 蚊帽 , 马倌 的 头上 , 脸上 , 脖子 上 和 手上 全部 叮满 了 毒 蚊 。 马倌 们 的 眼皮 肿 了 , 眼睛 挤成 了 一条线 ; 脸 “ 胖 ” 了 , 胖得 像是 发了 烧 ; 嘴唇 厚 了 , 厚得 突突 地 跳 着 疼 ; 手指 粗 了 , 粗得 快握 不住 套马 杆 。 马倌 们 的 坐骑 , 全都 不 听 驾驭 , 一会儿 猛 尥蹶子 ; 一会儿 三步 急停 , 低头 伸膝 蹭 痒 ; 一会儿 又 迎风 狂跑 ; 一会儿 甚至 不顾 背上 骑着 的 人 , 竟想 就 地 打滚 刹痒 止疼 。

人马 几乎 都 已 丧失 战斗力 , 全部 陷入 蚊海 战术 的 汪洋 之中 。 马群 没命 地 迎风 惊奔 完全 失控 , 其它 方向 的 散马 , 也 从 原地 掉头 向 西北 方向 疯跑 。

蚊群 狂 刺 , 马群 狂奔 , 狼群 狂杀 。 雷灾 、 风灾 、 蚊灾 、 狼灾 , 一齐 压向 额仑 草原 的 马群 。 张继原 又 一次 切身感受 到 了 草原 民族 的 苦难 , 恐怕 任何 一个 农耕 民族 都 难以承受 如此 残酷 的 生存环境 。 他 被 毒刺 刺得 快要 发疯 、 发狂 、 发虚 了 , 真想 拨转 马头 逃 到 沙岗 去 。 然而 , 蒙古 马倌 们 个个 都 像 勇猛 无畏 的 成吉思汗 骑兵 , 没有 一个 临阵脱逃 , 犹如 在 飞箭 如蝗 的 沙场 上 冲锋陷阵 , 冲 ! 冲 ! 冲 ! 但 黑夜 冲锋 是 骑兵 之 大忌 , 那 完全 是 盲人 骑瞎马 , 一旦 马蹄 踏进 鼠洞 、 兔洞 或 獭 洞 , 就 会 被 摔伤 、 摔死 、 或 被 马 砸死 。 巴图 脸色 惨黑 , 猛抽 马腹 鞭马 飞奔 , 并用 马鞭 狠 抽 坐骑 的 脑袋 , 把 马 打 得 忘掉 了 蚊子 的 针刺 。 张继原 被 这 一股 草原 武士 狂猛 死战 的 气势 所 裹挟 , 也 放胆 冒 死地 冲 了 上去 。

巴图边 追边 喊 : 把 马群 往西压 ! 那儿 还有 一片 沙地 , 压 过去 ! 压 过去 ! 千万 不能 让 马群 往 边防 公路 跑 ! 马倌 们 发出 嗬 ! 嗬 ! 嗬 ! 胆气 冲天 的 回应 声 。 张继原 听到 一声 惨叫 , 一个 马倌 马失前蹄 , 从 马鞍 上飞 了 出去 , 砸 在 地上 。 没有 人 下马 救援 , 马倌 继续 狂冲 , 毫不 减速 。

然而 , 驮 着 人 的 马 , 怎能 追得 上 被 毒 蚊 饿狼 追杀 的 轻装 马群 。 马倌 们 还是 没能 把 马群 压向 西面 。 最后 一线希望 破灭 , 但巴图 和 马倌 们 仍 大喊 狂 追 不死心 ……

突然 , 从 远处 山坡 后面 , 射 出 多条 光柱 。 巴图 大叫 : 队里 派人来 接 咱们 啦 。 马倌 们 狂呼 , 全都 打开 手电 , 指示 马群 方位 。 山后 一彪 人马 冲上 一道 横梁 , 狂呼 呐喊 , 光柱 横扫 , 像 一道 闸门 拦住 了 逃马 的 去路 。 马群 再 一次 被 圈定 , 并 被 赶得 掉 回头 , 人们 有意 将 马群 赶得 挤 在

一起 , 让 群马身 挨身 , 肚碰肚 , 挤死 成片 的 蚊子 。

毕利格 老人 像 一位 部落 酋长 , 率领 部落 援军 , 在 最 关键 的 时刻 , 最 关键 的 地点 , 及时 赶到 , 而 整个 部落 援军 又 像是 一支 由 老狼 王 亲率 的 精锐 狼队 , 突入 狼群 。 狼群 被 新 出现 的 喊声 和 光柱 吓住 了 , 而且 似乎 能 辨 听得出 毕利格 老人 声音 , 于是 狼 王猛 收 脚步 , 率队 掉头 回撤 。 它们 此次 的 目的 很 明确 , 要 抢先 跑 到 第一 屠场 , 尽快 吃饱 肚子 , 然后 窜入 深山 。

毕利格 、 包顺贵 和 乌力吉 带领 十几个 羊倌 牛倌 和 知青 , 与 马倌 们 一起 收拢 马群 , 快速 向 沙地 聚拢 , 并 派 了 两个 牧民 去 照顾 摔伤 的 马倌 。 陈阵 跑 到 张继原 身边 询问 夜里 发生 的 事情 , 并 告诉 他 毕利格 老人 和 乌力吉 料定 马群 要 出事 , 所以 在 变天 之前 就 组织 援军 斜插 过来 了 。 张继 原吁 一口气 说 : 好险 啊 , 要不然 全队 的 马群 就 完 了 。

到 了 沙地 高岗 , 天已 发白 。 失散 的 马 都 已 找回 , 但 马群 损失惨重 。 经过 仔细 清点 , 老弱病残 的 大马 被 咬 死 四 五匹 , 新 二岁 的 小马 死亡 十二 三匹 , 小 马驹 被 咬 杀 最 多 , 大概 有 五六十匹 , 总共 损失 了 七 十多匹 马 。 这次 大灾 , 雷 、 电 、 风 、 蚊 都 是 杀手 , 但 直接 操刀 断头 的 , 仍 是 狼 !

包顺贵 骑马 巡视 了 尸横遍野 的 沙岗 草甸 , 气得 大 骂 : 我 早就 说 牧场 的 头等大事 就是 灭 狼 , 可 你们 就是 不 支持 , 这下 看见 了 吧 , 这 就是 对 你们 的 惩罚 。 往后 谁 要是 还敢 替 狼 说 好话 , 我 就要 撤 他 的 职 , 给 他 办 学习班 , 还 得 让 他 赔偿损失 !

毕利格 老人 一只 手握着 另一只 手 的 手背 , 凄凉 地望 着 蓝天 , 嘴唇 微微 颤抖 。 陈阵 和 张继原 都 能 猜 到 老人 在 说 什么 。 陈阵 小声 对 张继原 说 : 驾驭 草原 太难 了 , 主持 草原 的 人 , 可能 最后 都 变成 了 替罪羊 ……

张继原 急忙 走近 包顺贵 说 : 这么 大 的 天灾 , 人力 根本无法 抗拒 。 我 估计 咱们 的 损失 还算 小 的 呢 , 其余 的 边境 公社 牧场 损失 可能 更大 。 这次 大队 马群 的 儿 马子 、 大马 、 母马 , 以及 一大半 的 小马 和 马驹子 都 保 下来 了 。 我们 所有 马倌 都 尽心 尽责 , 有人 受伤 , 但 没有 一个 人 临阵脱逃 , 这 容易 吗 ? 幸亏 毕利格 阿爸 和 乌力吉 指挥 调度 得 好 , 要不是 五天 前 他们 及时 把 全队 马群 调到 这片 沙地 , 马群 早就 完 啦 ……

兰木 扎布 说 : 是 啊 , 要不是 毕利格 和 乌力吉 , 马群 一准 跑 过 界桩 , 跑 过 边境 了 。 等 大灾 过去 , 我 看 就 剩 不下 多少 马 了 , 我们 马倌 坐牢 , 你 这个 主任 也 当不成 啦 。

巴 图说 : 马驹子 每年 都 要 损失 一大半 , 现在 还 没 损失 这么 多 呢 。 往后 我们 马倌 再多加 小心 , 一年 算下来 , 没准 跟 平常 年份 的 损失 , 差 不了 太多 呢 。

包顺贵 大声 吼道 : 不管 你们 怎么 说 , 这么 多 的 马 都 是 让 狼 咬 死 的 。 蚊子 再 厉害 能 咬 死匹马 吗 ? 要是 早点 把 狼 消灭 了 , 能出 这么 大 的 事故 吗 ? 兵团 首长 这 几天 就 在场 部 , 他们 要是 看到 这么 多死马 , 非 撤 了 我 的 职 不可 。 狼群 太 可恶 了 , 往后 必须 加紧 打狼 , 不 把 狼群 消灭 干净 , 人畜 就 永远 不得 安生 ! 真正 的 大兵团 马上 就要 开进 牧场 , 你们 不 打 狼 , 我 就 请 建设 兵团 来 打 ! 兵团 有的是 卡车 、 吉普 、 机关枪 !

牧民 们 分头去 处理 尸场 , 脸色 阴沉 地 忙乎 着 。 几个 马倌 驾着 两辆 轻便 马车 将 完整 的 死 马驹 装车 , 再 由 羊倌 拉 回 大队 , 分给 各家 。 那些 被 狼 啃 烂 的 马尸 只好 丢弃 在 沙地 。 草原 狼 在 饥饿 夏季 的 大 蚊灾 中 还是 能够 人口 拔牙 , 为 自己 夺到度 灾 的 救命 粮 。

那些 活 下来 的 小 马驹 见到 死 马驹 , 都 惊吓 得四腿 发抖 。 血 的 教训 将 使 马驹 们 在 下 一次 遇到 天灾 时 , 变得 更 警觉 、 更 勇敢 、 更 沉着 。 但 陈阵 心里 忽地 一颤 , 反问 自己 : 下次 , 还会 再有 下次 吗 ?

(第三十章) 一场 冷冷的 秋雨 , 突然 就 结束 了 内蒙 高原 短暂 的 夏季 , 也 冻伤 了 草原 上 的 狼性 蚊群 。 陈阵 出神 地望 着 静静的 额仑 草原 , 他 懂得 了 蚊群 和 狼群 之所以 如此 疯狂 的 原因 —— 草原 的 夏季 短 , 而 秋季 更 短 , 一过 了 秋季 , 就是 长 达 半年 多 的 冬季 。 这是 草原 上 那些 不会 冬眠 的 动物 的 死季 , 就 连 钻入 獭 洞 的 蚊子 都 得 冻死 大半 。 草原 狼 没有 一身 油 膘 和 厚 毛 根本 过 不了 冬 , 草原 的 严冬 将 消灭 大部分 瘦 狼 、 老狼 、 病狼 和 伤 狼 。 所以 蚊群 必须 抓紧 这个 生长 的 短季 , 拼命 抽血 , 竭力 抢救 自己 生命 而 疯狂 攻击 ; 而 狼群 , 更 得以 命 拼食 , 为 自己 越冬 以及 度过 来 年 春荒 而 血战 。

分给 陈阵 包 的 一匹 死 马驹 , 还 剩下 已经 发臭 的 两条 前腿 和 内脏 。 小狼 又 饱饱 地 享受 了 一段 丰衣足食 的 好时光 , 而且 剩下 的 肉 还 够 它 吃 几天 。 小狼 的 鼻子 告诉 它 自己 : 家里 还有 存粮 。 所以 , 这些 日子 它 一直 很 快乐 。 小狼 喜欢 鲜血 鲜肉 , 但 也 爱 吃 腐肉 , 甚至 把 腐肉 上 的 肉 蛆 也 津津有味 吞到 肚子 里 去 。 连高 建中 都 说 : 小狼 快成 咱们 包 的 垃圾箱 了 , 咱们 包 大部分 的 垃圾 都 能 倒 进小狼 的 肚子 里 。

最使 陈阵 惊奇 的 是 , 无论 多臭 多烂 多脏 的 食物 垃圾 吃 进小狼 的 肚子 , 小狼 也 不得 病 。 陈阵 和 杨克 对 小 狼 耐寒 、 耐暑 、 耐饥 、 耐渴 、 耐臭 、 耐脏 和 耐 病菌 的 能力 佩服 之极 。 经过 千万年 残酷 环境 精选 下来 的 物种 真是 令人感动 , 可惜 达尔文 从没 来过 内蒙 额仑 草原 , 否则 , 蒙古草原 狼会 把 他 彻底 迷倒 , 并会 加上 长长的 一章 。

小狼 越长越 大 , 越长越 威风 漂亮 , 已经 长成 了 一条 像模像样 的 草原 狼 了 。 陈阵 已经 给 它 换 了 一根 更长 的 铁链 。 陈阵 还 想 给 它 更换 名字 , 应该 改叫 它 “ 大狼 ” 了 。 可是 小狼 只 接受 “ 小狼 ” 的 名号 , 一听 陈阵 叫 它 小 狼 , 它会 高高兴兴 跑 到 跟前 , 跟 他 亲热 , 舔 他 的 手 , 蹭 他 的 膝盖 , 扑 他 的 肚子 , 还 躺 在 地上 , 张开 腿 , 亮出 自己 的 肚皮 , 让 陈阵 给 它 挠痒痒 。 可是 叫 它 “ 大狼 ”, 它理 也 不理 , 还 左顾右盼 东张西望 , 以为 是 在 叫 “ 别人 ”。 陈阵 笑 道 : 你 真是 条 傻 狼 , 将来 等 你老 了 , 难道 我 还 叫 你 小 狼 啊 ? 小狼半吐 着 舌头 , 呵呵 傻乐 。


第二十九章 (3) / 第三十章 (1)

雷鸣电闪 之后 , 大滴 的 雨水 砸 了 下来 , 此刻 马群 已 冲进 四周 的 草甸 , 雨滴 打得 蚊群 暂时 难以 加入 这场 血腥 大餐 。 雷声 越来越 远 , 闪电 在 天边 时亮 时暗 。 一阵 大风 过后 , 巴图 看到 了 天上 的 星星 。 他 对 不远处 的 张继原 和 几个 马倌 大喊 : 快 截住 马头 , 要 快 ! 蚊子 马上 就要 上来 了 ! 马倌 们 急 得 狂 抽 坐骑 , 以 冲刺 的 速度 狂奔 。

初战 得手 , 使 狼群 膨胀 起惯 有 的 野心 和 胃口 。 一旦 狼群 抓住 一次 战机 , 就 会 把 这次 机会

狠狠 榨干 , 将 战果 扩大 到 极限 。 狼群 不仅 攻杀 跑得慢 和 跑 丢 了 母马 的 马驹 , 还 攻杀 那些 惊慌失措 的 新 二岁 和 新 三岁 的 小马 。 狼群 开始 从 单兵作战 变为 两三条 狼 协同 配合 作战 。 一匹 又 一匹 的 小马 被 扑倒 , 被 咬断 颈动脉 , 血喷如注 , 把 马群 吓 得 不顾一切 地 四下 疯狂 逃奔 。

正在 这 紧要关头 , 突然 从 大队 方向 跑 来 三匹 马 , 晃 着 三条 光柱 。 三个 开小差 想 去 “ 下夜 ” 的 马倌 , 半途中 发现 天气 突变 , 急忙 掉头 抄近路 及时 赶到 , 截住 了 失控 的 马群 。 马群 见到 人和光 稍稍 收慢 了 脚步 , 巴图 等 马倌 从 侧后 两面 迅速 插上 , 总算 将 马群 拦住 并 调转 了 头 。

雷声 远去 , 闪电 熄灭 。 马倌 们 的 喊叫声 和 手电 光柱 , 开始 发挥 震慑 引领 作用 , 招呼 惊散 的 马群 归队 , 儿 马子 也 引颈 长嘶 呼唤 自己 的 家族 。 马群 向南 急行 , 沿途 的 逃兵 败将 闻声 见光后 陆续 奔回 马群 。 三 四十匹 高大 凶猛 的 儿 马子 , 自动 在 马群 前面 一字排开 , 如 牛头马面 , 凶神恶煞 般地 向 狼群 猛攻 。 狼群 立即 掉头 撤退 , 一阵风 似的 朝东南 方向 窜 去 。 从 各处 跑 来 的 弱 马 、 小马 和 伤马 , 如遇 救星 惊慌 地 扑进 马群 , 又 有 不少 儿 马子 带领 不足 数 的 家族 归队 。 大 马群 里 响起 一片 呼儿唤 女 , 认爹 认妈 的 马嘶声 , 马群 在 行进 途中 慢慢 走出 原 建制 的 家族 队形 。

暂时 后撤 的 狼群 行动 得 有条不紊 , 它们 不 急于 去 吞食 已经 倒毙 的 猎物 , 而是 趁 马倌 和 儿 马子 重新 整队 的 时候 , 分头 追杀 东南 方向 的 散兵游勇 。 巴图 和 几个 大 马倌 跑 到 马群 前面 数 了 数儿 马子 , 还有 近 三分之一 的 儿 马子 没有 收拢 进来 。 巴图 急忙 跑 到 马群 后面 , 命令 四个 马倌 分 两个 组向 东西 方向 扩大 收容 范围 , 剩下 的 马倌 尽量 轰赶 马群 , 要 把 马群 赶得 奔 起来 。 巴图 让 张继 原先 朝 东南方 去 轰赶 狼群 。

从 西北 方向 撤 下来 的 狼群 , 以 高速 追 上 东南 方向 正杀 得 起劲 的 狼群 。 有 一些 马 家族 的 马驹 已 被 杀 得 一匹 不 剩 , 会师 后 的 狼群 开始 围杀 老弱病残 的 大马 。 西北 方向 人喊马嘶 声 越来越近 , 但 狼群 依然 沉着 围杀 , 并 不 急于 进食 。 张继原 发现自己 一人 根本 赶不走 狼群 , 只好 回到 大 队伍 帮助 轰赶 马群 。 深谙 草原 气象 和 战机 的 草原 狼 , 像是 在 等待 对 它们 更 有利 的 时机 。

就 在 众 马倌 将 马群 赶到 距 沙岗 高地 还有 三四里 的 地方 , 湿 草甸 中 的 蚊群 突然 轰地 涌起 , 简直 像 油库 爆炸 后 的 浓烟 , 将 马群 团团围住 。 这年 大 蚊灾 中 最 疯狂 的 一茬 毒蚊 倾巢而出 , 千万只 毒 针刺 进 了 马 的 身体 。 遭遇 雷击 狼袭 后 惊魂未定 的 马群 , 重 又 被 刺 得 狂蹦乱 跳 起来 。

此时 , 最 毒 最重 的 酷刑 落到 马群 的 保护神 —— 儿 马子 身上 。 儿马 子体 壮毛薄 , 皮肉 紧绷 , 多日 的 抽 扫 , 马尾 都 已 被 血 粘成 了 毡 棒 , 马尾 的 抽 扫 功能 几乎 降到 了 零 。 毒蚊 集中 针头 , 重点 攻击 儿 马子 , 而且 专门 叮刺 马 眼皮 、 下腹 的 阴部 和 阴囊 , 这 可是 儿马 的 要害 命根 。 凶猛 的 儿 马子 立即 被 刺 得 狂躁 暴烈 , 刺得 失去 了 理智 和 责任心 。 偏偏 此刻 风力 渐弱 , 刮不动 蚊群 , 却 提示 了 马群 迎风 追风 的 方向 。 被 刺 得 半瞎半 疯 的 躁狂 儿 马子 , 甩下 妻儿老小 , 顶风 狂跑 猛冲 起来 。

从 无 蚊 的 沙岗 出来 的 马倌 大多 没戴防 蚊帽 , 马倌 的 头上 , 脸上 , 脖子 上 和 手上 全部 叮满 了 毒 蚊 。 马倌 们 的 眼皮 肿 了 , 眼睛 挤成 了 一条线 ; 脸 “ 胖 ” 了 , 胖得 像是 发了 烧 ; 嘴唇 厚 了 , 厚得 突突 地 跳 着 疼 ; 手指 粗 了 , 粗得 快握 不住 套马 杆 。 马倌 们 的 坐骑 , 全都 不 听 驾驭 , 一会儿 猛 尥蹶子 ; 一会儿 三步 急停 , 低头 伸膝 蹭 痒 ; 一会儿 又 迎风 狂跑 ; 一会儿 甚至 不顾 背上 骑着 的 人 , 竟想 就 地 打滚 刹痒 止疼 。

人马 几乎 都 已 丧失 战斗力 , 全部 陷入 蚊海 战术 的 汪洋 之中 。 马群 没命 地 迎风 惊奔 完全 失控 , 其它 方向 的 散马 , 也 从 原地 掉头 向 西北 方向 疯跑 。

蚊群 狂 刺 , 马群 狂奔 , 狼群 狂杀 。 雷灾 、 风灾 、 蚊灾 、 狼灾 , 一齐 压向 额仑 草原 的 马群 。 张继原 又 一次 切身感受 到 了 草原 民族 的 苦难 , 恐怕 任何 一个 农耕 民族 都 难以承受 如此 残酷 的 生存环境 。 他 被 毒刺 刺得 快要 发疯 、 发狂 、 发虚 了 , 真想 拨转 马头 逃 到 沙岗 去 。 然而 , 蒙古 马倌 们 个个 都 像 勇猛 无畏 的 成吉思汗 骑兵 , 没有 一个 临阵脱逃 , 犹如 在 飞箭 如蝗 的 沙场 上 冲锋陷阵 , 冲 ! 冲 ! 冲 ! 但 黑夜 冲锋 是 骑兵 之 大忌 , 那 完全 是 盲人 骑瞎马 , 一旦 马蹄 踏进 鼠洞 、 兔洞 或 獭 洞 , 就 会 被 摔伤 、 摔死 、 或 被 马 砸死 。 巴图 脸色 惨黑 , 猛抽 马腹 鞭马 飞奔 , 并用 马鞭 狠 抽 坐骑 的 脑袋 , 把 马 打 得 忘掉 了 蚊子 的 针刺 。 张继原 被 这 一股 草原 武士 狂猛 死战 的 气势 所 裹挟 , 也 放胆 冒 死地 冲 了 上去 。

巴图边 追边 喊 : 把 马群 往西压 ! 那儿 还有 一片 沙地 , 压 过去 ! 压 过去 ! 千万 不能 让 马群 往 边防 公路 跑 ! 马倌 们 发出 嗬 ! 嗬 ! 嗬 ! 胆气 冲天 的 回应 声 。 张继原 听到 一声 惨叫 , 一个 马倌 马失前蹄 , 从 马鞍 上飞 了 出去 , 砸 在 地上 。 没有 人 下马 救援 , 马倌 继续 狂冲 , 毫不 减速 。

然而 , 驮 着 人 的 马 , 怎能 追得 上 被 毒 蚊 饿狼 追杀 的 轻装 马群 。 马倌 们 还是 没能 把 马群 压向 西面 。 最后 一线希望 破灭 , 但巴图 和 马倌 们 仍 大喊 狂 追 不死心 ……

突然 , 从 远处 山坡 后面 , 射 出 多条 光柱 。 巴图 大叫 : 队里 派人来 接 咱们 啦 。 马倌 们 狂呼 , 全都 打开 手电 , 指示 马群 方位 。 山后 一彪 人马 冲上 一道 横梁 , 狂呼 呐喊 , 光柱 横扫 , 像 一道 闸门 拦住 了 逃马 的 去路 。 马群 再 一次 被 圈定 , 并 被 赶得 掉 回头 , 人们 有意 将 马群 赶得 挤 在

一起 , 让 群马身 挨身 , 肚碰肚 , 挤死 成片 的 蚊子 。

毕利格 老人 像 一位 部落 酋长 , 率领 部落 援军 , 在 最 关键 的 时刻 , 最 关键 的 地点 , 及时 赶到 , 而 整个 部落 援军 又 像是 一支 由 老狼 王 亲率 的 精锐 狼队 , 突入 狼群 。 狼群 被 新 出现 的 喊声 和 光柱 吓住 了 , 而且 似乎 能 辨 听得出 毕利格 老人 声音 , 于是 狼 王猛 收 脚步 , 率队 掉头 回撤 。 它们 此次 的 目的 很 明确 , 要 抢先 跑 到 第一 屠场 , 尽快 吃饱 肚子 , 然后 窜入 深山 。

毕利格 、 包顺贵 和 乌力吉 带领 十几个 羊倌 牛倌 和 知青 , 与 马倌 们 一起 收拢 马群 , 快速 向 沙地 聚拢 , 并 派 了 两个 牧民 去 照顾 摔伤 的 马倌 。 陈阵 跑 到 张继原 身边 询问 夜里 发生 的 事情 , 并 告诉 他 毕利格 老人 和 乌力吉 料定 马群 要 出事 , 所以 在 变天 之前 就 组织 援军 斜插 过来 了 。 张继 原吁 一口气 说 : 好险 啊 , 要不然 全队 的 马群 就 完 了 。

到 了 沙地 高岗 , 天已 发白 。 失散 的 马 都 已 找回 , 但 马群 损失惨重 。 经过 仔细 清点 , 老弱病残 的 大马 被 咬 死 四 五匹 , 新 二岁 的 小马 死亡 十二 三匹 , 小 马驹 被 咬 杀 最 多 , 大概 有 五六十匹 , 总共 损失 了 七 十多匹 马 。 这次 大灾 , 雷 、 电 、 风 、 蚊 都 是 杀手 , 但 直接 操刀 断头 的 , 仍 是 狼 !

包顺贵 骑马 巡视 了 尸横遍野 的 沙岗 草甸 , 气得 大 骂 : 我 早就 说 牧场 的 头等大事 就是 灭 狼 , 可 你们 就是 不 支持 , 这下 看见 了 吧 , 这 就是 对 你们 的 惩罚 。 往后 谁 要是 还敢 替 狼 说 好话 , 我 就要 撤 他 的 职 , 给 他 办 学习班 , 还 得 让 他 赔偿损失 !

毕利格 老人 一只 手握着 另一只 手 的 手背 , 凄凉 地望 着 蓝天 , 嘴唇 微微 颤抖 。 陈阵 和 张继原 都 能 猜 到 老人 在 说 什么 。 陈阵 小声 对 张继原 说 : 驾驭 草原 太难 了 , 主持 草原 的 人 , 可能 最后 都 变成 了 替罪羊 ……

张继原 急忙 走近 包顺贵 说 : 这么 大 的 天灾 , 人力 根本无法 抗拒 。 我 估计 咱们 的 损失 还算 小 的 呢 , 其余 的 边境 公社 牧场 损失 可能 更大 。 这次 大队 马群 的 儿 马子 、 大马 、 母马 , 以及 一大半 的 小马 和 马驹子 都 保 下来 了 。 我们 所有 马倌 都 尽心 尽责 , 有人 受伤 , 但 没有 一个 人 临阵脱逃 , 这 容易 吗 ? 幸亏 毕利格 阿爸 和 乌力吉 指挥 调度 得 好 , 要不是 五天 前 他们 及时 把 全队 马群 调到 这片 沙地 , 马群 早就 完 啦 ……

兰木 扎布 说 : 是 啊 , 要不是 毕利格 和 乌力吉 , 马群 一准 跑 过 界桩 , 跑 过 边境 了 。 等 大灾 过去 , 我 看 就 剩 不下 多少 马 了 , 我们 马倌 坐牢 , 你 这个 主任 也 当不成 啦 。

巴 图说 : 马驹子 每年 都 要 损失 一大半 , 现在 还 没 损失 这么 多 呢 。 往后 我们 马倌 再多加 小心 , 一年 算下来 , 没准 跟 平常 年份 的 损失 , 差 不了 太多 呢 。

包顺贵 大声 吼道 : 不管 你们 怎么 说 , 这么 多 的 马 都 是 让 狼 咬 死 的 。 蚊子 再 厉害 能 咬 死匹马 吗 ? 要是 早点 把 狼 消灭 了 , 能出 这么 大 的 事故 吗 ? 兵团 首长 这 几天 就 在场 部 , 他们 要是 看到 这么 多死马 , 非 撤 了 我 的 职 不可 。 狼群 太 可恶 了 , 往后 必须 加紧 打狼 , 不 把 狼群 消灭 干净 , 人畜 就 永远 不得 安生 ! 真正 的 大兵团 马上 就要 开进 牧场 , 你们 不 打 狼 , 我 就 请 建设 兵团 来 打 ! 兵团 有的是 卡车 、 吉普 、 机关枪 !

牧民 们 分头去 处理 尸场 , 脸色 阴沉 地 忙乎 着 。 几个 马倌 驾着 两辆 轻便 马车 将 完整 的 死 马驹 装车 , 再 由 羊倌 拉 回 大队 , 分给 各家 。 那些 被 狼 啃 烂 的 马尸 只好 丢弃 在 沙地 。 草原 狼 在 饥饿 夏季 的 大 蚊灾 中 还是 能够 人口 拔牙 , 为 自己 夺到度 灾 的 救命 粮 。

那些 活 下来 的 小 马驹 见到 死 马驹 , 都 惊吓 得四腿 发抖 。 血 的 教训 将 使 马驹 们 在 下 一次 遇到 天灾 时 , 变得 更 警觉 、 更 勇敢 、 更 沉着 。 但 陈阵 心里 忽地 一颤 , 反问 自己 : 下次 , 还会 再有 下次 吗 ?

(第三十章) 一场 冷冷的 秋雨 , 突然 就 结束 了 内蒙 高原 短暂 的 夏季 , 也 冻伤 了 草原 上 的 狼性 蚊群 。 陈阵 出神 地望 着 静静的 额仑 草原 , 他 懂得 了 蚊群 和 狼群 之所以 如此 疯狂 的 原因 —— 草原 的 夏季 短 , 而 秋季 更 短 , 一过 了 秋季 , 就是 长 达 半年 多 的 冬季 。 这是 草原 上 那些 不会 冬眠 的 动物 的 死季 , 就 连 钻入 獭 洞 的 蚊子 都 得 冻死 大半 。 草原 狼 没有 一身 油 膘 和 厚 毛 根本 过 不了 冬 , 草原 的 严冬 将 消灭 大部分 瘦 狼 、 老狼 、 病狼 和 伤 狼 。 所以 蚊群 必须 抓紧 这个 生长 的 短季 , 拼命 抽血 , 竭力 抢救 自己 生命 而 疯狂 攻击 ; 而 狼群 , 更 得以 命 拼食 , 为 自己 越冬 以及 度过 来 年 春荒 而 血战 。

分给 陈阵 包 的 一匹 死 马驹 , 还 剩下 已经 发臭 的 两条 前腿 和 内脏 。 小狼 又 饱饱 地 享受 了 一段 丰衣足食 的 好时光 , 而且 剩下 的 肉 还 够 它 吃 几天 。 小狼 的 鼻子 告诉 它 自己 : 家里 还有 存粮 。 所以 , 这些 日子 它 一直 很 快乐 。 小狼 喜欢 鲜血 鲜肉 , 但 也 爱 吃 腐肉 , 甚至 把 腐肉 上 的 肉 蛆 也 津津有味 吞到 肚子 里 去 。 连高 建中 都 说 : 小狼 快成 咱们 包 的 垃圾箱 了 , 咱们 包 大部分 的 垃圾 都 能 倒 进小狼 的 肚子 里 。

最使 陈阵 惊奇 的 是 , 无论 多臭 多烂 多脏 的 食物 垃圾 吃 进小狼 的 肚子 , 小狼 也 不得 病 。 陈阵 和 杨克 对 小 狼 耐寒 、 耐暑 、 耐饥 、 耐渴 、 耐臭 、 耐脏 和 耐 病菌 的 能力 佩服 之极 。 经过 千万年 残酷 环境 精选 下来 的 物种 真是 令人感动 , 可惜 达尔文 从没 来过 内蒙 额仑 草原 , 否则 , 蒙古草原 狼会 把 他 彻底 迷倒 , 并会 加上 长长的 一章 。

小狼 越长越 大 , 越长越 威风 漂亮 , 已经 长成 了 一条 像模像样 的 草原 狼 了 。 陈阵 已经 给 它 换 了 一根 更长 的 铁链 。 陈阵 还 想 给 它 更换 名字 , 应该 改叫 它 “ 大狼 ” 了 。 可是 小狼 只 接受 “ 小狼 ” 的 名号 , 一听 陈阵 叫 它 小 狼 , 它会 高高兴兴 跑 到 跟前 , 跟 他 亲热 , 舔 他 的 手 , 蹭 他 的 膝盖 , 扑 他 的 肚子 , 还 躺 在 地上 , 张开 腿 , 亮出 自己 的 肚皮 , 让 陈阵 给 它 挠痒痒 。 可是 叫 它 “ 大狼 ”, 它理 也 不理 , 还 左顾右盼 东张西望 , 以为 是 在 叫 “ 别人 ”。 陈阵 笑 道 : 你 真是 条 傻 狼 , 将来 等 你老 了 , 难道 我 还 叫 你 小 狼 啊 ? 小狼半吐 着 舌头 , 呵呵 傻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