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二十九章 (2)

第二十九章 (2)

毕利格 老人 带 着 巴图 和 张继原 , 将 马群 赶 向 西南 六七十里 的 沙地 , 那里 草 疏水 少 , 蚊群 相对 少 一些 。 马群 距 边境 有近 百里 的 缓冲 地段 , 大队 其它 三群 马 也 按照 毕利格 的 指挥 调度 , 分头 从原 驻地 向 西南 沙地 快速 转移 。

老人 对 张继原 说 : 西南 沙地 原来 是 额仑 草原 上 好 的 牧场 , 那 时候 那儿 有 小河 , 有 水泡 子 , 牧草 也 壮 , 养分 大 , 牲畜 最爱 吃 。 牛羊 不用 把 肚皮 吃 成大 水桶 , 也 能 噌 噌 地 上膘 。 老人 仰天长叹 : 才 多少 年 啊 , 就 成 这 副 模样 了 , 小河 连条 干沟 也 没 剩下 , 全让 沙子 给 埋 了 。

张继原 问 : 怎么 会 这 样子 的 呢 ?

老人 指 了 指 马群 说 : 就是 让 马群 给 毁 的 , 更是 让 内地 的 人 给 毁 的 …… 那 时候 , 刚 解放 , 全国 没 多少 汽车 , 军队 需要 马 , 内地 种地 运输 需要 马 , 东北 伐木 运 木头 也 需要 马 , 全国 都 需要 马 , 马 从 哪儿 出 ? 自然 就 跟 蒙古草原 要 啦 。 为了 多 出马 , 出好 马 , 额仑 牧场 只好 按照 上面 命令 把 最好 的 草场 拿来 放 马 。 内地 人来 选马 、 试马 、 买马 , 也 都 在 这片 草场 。 人来 马往 , 草

场快 成 了 跑马场 了 。 从前 几百年 , 哪个 王爷 舍得 把 这块 草场 养马 啊 。 几年 下来 马群 一下子 倒 是 多 了 , 可是 , 这 大片 草场 就 成 了 黄沙 场 了 。 如今 这块 大 沙地 就 剩下 一个 好处 , 蚊子 少 , 到 大 蚊灾 的 时候 , 是 马群 躲 蚊子 的 好 地方 。 可是 , 乌力吉 早就 下令 , 不到 活不下去 的 时候 , 谁 也 不能 再动 这片 沙地 草场 。 他 是 想 看看 沙地 要 多少 年 才能 变 回 原来 的 草场 。 今年 灾大 , 马群 是 活不下去 了 , 老乌 也 只好 同意 马群 进去 。

张继原 说 : 阿爸 , 现在 汽车 拖拉机 越造 越 多 , 打仗 也 用 坦克 快 不用 骑兵 了 , 往后 不 需要 那么 多马 了 , 再 过些 年 草场 是不是 会 好 起来 ?

老人 摇着头 说 : 可是 人 和 拖拉机 多 了 更糟 。 战备 越来越 紧张 , 草原 上 就要 组建 生产 建设 兵团 , 已经 定 下来 了 。 大批 的 人 和 拖拉机 就要 开进 额仑 草原 了 。

张继原 惊得 半天 说不出 话 , 他 憋足 的 满腔 豪情 顿时 泄 了 一半 。 他 没有 想到 传闻中 的 建设 兵团 来得 如此 神速 。

老人 又 说 : 从前 草原 最 怕 农民 、 锄头 和 烧荒 , 这会儿 最 怕 拖拉机 。 前 些 日子 老乌 招呼 额仑 的 老 牧民 联名 给 自治区 写 了 信 , 请求 不要 把 额仑 牧场 变成 农场 。 谁 不 知道 管 不管 用 ? 包顺贵 这些 日子 高兴 得 不行 , 他 说 让 这么 大 的 一片 地 闲着 , 光长 草不长 庄稼 , 实在 是 太 浪费 了 , 早晚 得 用来 …… 广 …… 广积粮 什么 的 ……

张继原 心中 暗暗 叫苦 , 到 拖拉机 时代 , 以草 为生 的 民族 和 除草 活命 的 民族 之间 的 深刻 矛盾 , 终于 快 结束 了 , 东南 农耕 风 终于 要 压倒 西北 游牧 风 了 , 但 到 最后 , 西北 黄沙 巨风 必将 覆盖 东南 ……

暮色 中 四群 马 开进 了 白 音高 毕 沙地 , 方圆 几十里 全是 湿沙 , 沙地 上东 一丛西 一丛长 着 旱芦 旱苇 、 蒺藜 狼毒 、 地滚草 、 灰灰 菜 、 骆驼刺 , 高高 矮矮 , 杂乱无章 。 乱草 趁着 雨季 拼命 拔高 , 长势 吓人 。 这里 完全 没有 了 草原 风貌 , 像是 内地 一片 荒芜 多年 的 工地 。 毕利格 老人 说 : 草原 只有 一次 命 , 好 牧草 是 靠 密密麻麻 的 根来 封死 赖草 的 , 草根 毁 了 以后 , 就是 赖草 和 沙子 的 地盘 了 。

马群 渐渐 深入 沙地 。 马 不吃 夜草 不肥 , 可 这里 实在 没有 多少 马可 吃 的 草 。 但 沙地 上 的 蚊子 确实 出奇 的 少 , 毕竟 可以 让 马 休息 , 让 蚊子 少 抽 一些 血 了 。

包顺贵 和 乌力吉 骑马 奔来 。 毕利格 老人 对 他们 说 : 只能 这样 了 , 夜里 就让 马饿 着 , 等 天亮 前下 露水 的 时候 把 马群 赶到 草甸 里 去 吃 草 , 蚊子 一 上来 再 把 马群 赶回来 。 这样 虽说 保 不了 膘 , 但是 可以 保住 命 。

包顺 贵松 了 一口气 说 : 还是 你们 俩 的 门道 多 , 马群 总算 有 了 活路 。 这 两天 快 把 我 吓出病来 了 。

乌力吉 仍然 紧锁 眉头 , 说 : 我 就 怕 狼群 早就 在 这儿 等 着 马群 了 , 人能 想到 的 事 , 狼群 还 能 想不到 ?

包顺贵 说 : 我 已经 给 马倌 们 多发 了 子弹 , 我 还 正愁 找不着 狼 呢 , 狼来了 更好 。

张继原 陪 着 三位 头头 登上 沙地 最高 坡 , 四处 观察 。 毕利格 老人 也 有些 担心 地说 : 今年 雨水 大 , 这些 耐旱 的 大草棵 , 长 这么 高 , 狼 正好 藏身 , 难防 啊 。

包顺贵 说 : 一定 得 让 所有 马倌 勤喊 , 勤 走动 , 勤打 手电 。

老人 说 : 只要 稳住 马群 不 乱跑 , 儿 马子 就 能 对付 狼 。

两辆 轻便 马车 也 跟 了 上来 。 马倌 们 在 高岗 支起 两顶 帐篷 , 埋锅 、 煮茶 、 下 羊肉 挂面 。

夜里 , 高岗 沙地 湿润 凉爽 。 马群 带来 的 蚊群 也 被 马尾 抽扫 得 伤亡 大半 。 没有 新 蚊 的 补充 , 疲惫 多日 的 马群 终于 安静下来 。 夜色 中 , 蒙古马 仍 像 野战 中 的 战马 , 耳朵 都 在 警惕 地 转动 , 处于 高度 的 战备 状态 。 马群 像 精锐 野战军 一样 , 遇灾 便 自动 降低 伙食 标准 , 不 挑食 , 不 厌食 , 啃 嚼 着 苦涩 带刺 的 乱 草 , 尽量 往 肚子 里 装进 可以 维持 生命 的 苦草 纤维 。 张继原 在 夜 巡时 发现 , 一些 最 凶猛 的 儿 马子 和 马倌 们 的 名马 , 竟然 都 把 自己 的 肚皮 吃 圆 了 。

第一夜 , 蚊少 又 无 狼 , 人马 都 得到 休整 。 下 露水 的 时候 , 蚊子 飞 不 起来 了 , 马倌 准时 将 马群 赶到 草甸 。 马群 珍惜 营养 草 , 全都 像 狼 一样 疯狂 进食 。 太阳 出来 蚊群 一起 , 马群 自动 返回 沙岗 ; 第二夜 , 依然 如此 。 第三天 , 包顺贵 派 人 驾 着 轻便 马车 送来 两只 大羊 。 傍晚 时分 , 渐渐 补足 了 觉 的 马倌 们 , 围着 肉锅 喝酒 吃 肉 。 众人 又 吃 又 喝 又 唱 , 骠悍 地 狂呼 乱叫 , 既 享受 酒肉 , 又 惊 狼 吓 狼 。 一年多来 , 张继原 酒量 大长 , 酒后 晕晕 唱 “ 酒歌 ”, 他 发现自己 的 歌声 中 也 颇 有些 狼嗥 的 悠长 意味 了 。

第四天 上午 , 场部 通信员 快马 跑 来 通知 , 生产 兵团 的 两位 干部 已经 来到 新 草场 , 要 找 乌力吉 和 毕利格 了解 情况 。 两人 只得 回 队部 , 临走前 , 毕利格 老人 再三 叮嘱 马倌 们 不可 大意 。

两位 草原 权威人物 一 离开 , 几个 年轻 马倌 便 开始 惦记 他们 的 情人 。 傍晚 , 有 两个 小 马倌 快马 飞奔 , 去 找 夜里 在 蒙古包 外下夜 的 姑娘 们 “ 下夜 ” 去 了 。 额仑 草原 的 “ 下夜 ” 一词 内容 双关 , 跟 姑娘 们 千万 不能 笑 着 说 “ 下夜 ”, 要不然 人家 没准 真会 等 上 一夜 。

庞大 的 马群 已经 将 粗草苦 草 吃 得 只 剩下 秃秆 , 吃 不到 夜草 的 马群 有些 熬不住 了 。 但是 大 儿 马子 们 却 像 凶恶 的 狱警 , 紧紧 地 看押 着 家族 成员 , 谁 敢 向 草甸 走 几步 , 马上 就 被 它 喝 回 。 马群 在 饥饿 中 罚站 , 儿 马子 却 还 得 饿着肚子 四方 巡逻 。

一直 耐心 潜伏 在 远处 乱草 棵子 里 的 狼 , 也 早已 饿 瘪 了 肚皮 , 尤其 闻到 了 肉 锅里 冒 出 的 香味 , 狼群 更是 饥饿 难耐 。 而且 狼群 在 这片 少 蚊 的 沙地 也 养足 了 精神 , 正在 暗暗 等待 战机 。 巴 图 估计 , 额仑 草原 半数 的 狼群 , 都 已经 潜伏 在 沙地 周围 了 , 只是 不敢 轻易 下手 。 众多 的 马倌 们 个个 荷枪实弹 , 凶猛 强悍 的 儿 马子 全都 守 在 马群 外围 。 有 几匹 野劲 无处 发泄 的 大儿 马子 , 不断 向 黑暗 中 的 狼影 跺 蹄 咆哮 , 那 架势 恨不得 想 咬住 一条 狼 的 脊背 , 再 把 它 甩到 天上 去 , 等 它 掉下来 的 时候 再用 巨蹄 把 狼头 跺 碎 。 然而 , 野放 的 马群 最大 的 弱点 是 没有 狗 。 草原 人 最终 也 没有 把 顾家 恋家 的 看家狗 , 训练 成 马群 的 卫兵 。

晚饭 后 , 巴图 带 着 张继原 , 专门 到 马群 远处 的 大草 棵子 里 寻查 狼 的 踪迹 。 但是 他俩 把 路线 转圈 放大 了 好几圈 , 仍然 没有 发现 新鲜 的 狼 爪印 。 巴图 隐隐 感到 不安 , 前 几天 他 远距离 巡查 的 时候 , 还 见 过 一两条 狼 的 影子 , 可是 在 人马 都 有些 松懈 的 时候 , 狼 却 没 了 踪影 。 他 知道 , 狼群 在 发动 总攻 之前 , 往往 主动 脱离 它们 要 攻击 的 目标 , 故意 后撤 以 再 一次 迷惑 人畜 。

张继原 对 如此 平静 的 马场 也 感到 了 莫名 的 紧张 。 两人 同时 想到 了 天气 , 抬头 望去 , 西北 天空 星星 不见 了 , 阴云密布 , 正朝 沙地 方向 逼近 , 两人 赶紧 拨转 马头 奔回 驻地 。 巴图 发现 其他 三个 马群 都 少 了 一个 马倌 , 一问 大 马倌 , 有 的 说 是 去 场部 领 电池 了 , 有 的 说 是 回 大队 部 看病 去 了 。 巴图 大怒 : 我 知道 他们 上 哪儿 去 了 , 要是 今儿 夜里 出 了 大事 , 那 几个 开小差 的 , 非交 场部 严办 不可 。 又 指着 马倌 们 说 : 今天 夜里 谁 也 不准 睡觉 , 每个 人 都 换上 自己 最好 的 马 , 整夜 值班 , 一定 要 把 马群 圈住 , 不能 让 马群 冲 下 草甸 , 狼群 今晚 准来 !

马倌 们 急忙 搭配 新旧 电池 , 装填子弹 , 穿 上 雨衣 , 急奔 马群 换马 , 准备 接战 。

上半夜 , 沙地 上 的 吆喝 声响 了 , 手电 光柱 多 了 。 强悍 的 马倌 和 儿 马子 死死地 圈住 马群 , 大马 们 似乎 感到 了 狼 的 气息 , 也 尽量 往 外圈 站 , 用 血肉之躯 , 筑成 了 几道 围墙 , 把 圈 中 的 安全 之地 让给 母马 小马 和 马驹子 。 小 马驹子 躲 在 母马 身旁 寸步不离 。 张继原 好像 能 听到 马群 中 千百 颗 心脏 跳动 的 怦怦 声 , 和 他 的 心跳 得 一样 快速 猛烈 。

到 下半夜 , 一阵 狂风 过后 , 突然 从 空中 砸 下 一个 巨雷 , 轰地 一声 , 马群 中间 像是 爆炸 了 一个 火药库 。 刹那间 , 地动山摇 , 群马 惊 嘶 , 所有 的 大小 马群 全炸 了 群 , 近 两 千匹 马 在 圈 中 乱撞 乱跑 。 儿 马子 全都 头朝 圈里 , 疯 了 似地 用 两条 后腿 站 起来 , 用 两只 前蹄 , 劈 打 刨击 那些 吓破胆 、 往外 冲 的 惊马 。 马倌 们 狂喊 猛抽 马群 , 帮助 儿 马子 死守 最后 一道 防线 。 但是 , 天上 很快 又 砸 下 一连串 巨雷 , 空中 的 闪电 犹如 一条条 剧烈 痉挛 的 神经纤维 , 一直 颤动 到 马群 中 。 马群 好像 遭受 地震 的 高山 环形 水库 , 四处 崩堤 , 一下子 冲垮 了 儿 马子 和 马倌 的 防线 , 神经质 地 疯 跑 起来 。

霹雷 的 巨响 压倒 了 人喊马嘶 和 枪声 , 闪电 的 强光 盖住 了 手电 的 光柱 。 黑暗 中 短暂 的 亮光 中 , 只见 一条条 银灰色 的 大 狼 , 从 四面八方 冲进 了 马群 。 马倌 们 全都 吓白 了 脸 , 张继原 大叫 : 狼来了 ! 狼来了 ! 声音 已变 了 调 。 他 从来 没有 见 过 在 腾格里 雷鸣电闪 发怒 助威声 中 , 狼群 如此 气势 凶猛 的 集团 性 攻击 。 狼群 犹如 得到 腾格里 天旨 的 正义 神兵 , 师出有名 , 替天行道 , 替 草原 复仇 , 凶狠 地 杀入 马群 , 屠杀 毁草 破地 的 罪魁 —— 蒙古马 。

刚 被雷击 破胆 的 马群 , 又 遭逢 气焰嚣张 的 狼群 围攻 , 集体 团队精神 顿时 土崩瓦解 , 它们 只 剩下 最后 的 本能 —— 逃命 。 兵败如山倒 , 惊马 更 胜过 败兵 。 在 雷电 和 黑暗 的 掩护 下 , 狼群 以 飞箭 的 速度 直 插 马群 中央 , 随即 中心 开花 , 然后 急转 掉头 , 又 冲向 四周 的 马群 , 把 马群 冲得 七零八落 , 冲成 了 最 有利于 狼群 各个击破 的 一盘散沙 。

狼群 攻击 的 第一 目标 是 马驹子 。 从来 没有 听到 过 霹雳 般 炸雷 声 的 小 马驹 , 早已 吓 得 呆若 木马 。 大狼们 一口 一个 , 一口 一匹 , 迅速 咬 杀 马驹 。 短短 几分钟 , 已有 有 十几匹 马驹子 倒 在 沙场 。 只有 那些 最 胆大 机警 的 马驹 , 紧紧 贴着 母马 狂跑 ; 找 不到 妈妈 的 , 就 去 找 凶狂 的 爸爸 , 紧紧 跟 在 大儿 马子 的 身边 , 躲闪 狼 的 攻击 。

张继原 急慌慌 地 寻找 着 那匹 心爱 的 “ 白雪公主 ”, 他 害怕 黑暗 中白 马驹 更 抢眼 更 吃亏 。 又 是 一个 闪电 , 他 看到 两匹 大 儿 马子 , 正在 追杀 白 马驹 身边 的 三条 大狼 , 又 刨 又 咬 , 凶狠 无比 。 白 马驹 也 紧随 儿 马子 , 甚至 还敢 对 狼 尥 几 蹄子 。 狼群 抢 的 是 速度 , 一看 不能 迅速 得手 , 就 急忙 钻 到 黑暗 中去 寻杀 其它 傻驹 。 儿 马子 拼命 呼叫 母马 , 马群 中 除了 儿 马子 , 只有 护子 心切 的 母马 最 冷静 , 最 勇敢 , 一听 丈夫 的 叫声 , 母马 们 都 连踢 带 尥护 着 马驹 朝儿 马子 跑 去 。 最 强悍 的 儿 马子 和 最 勇敢 的 母马 和 马驹 们 , 在 雷电 和 狼群 第一次 的 合围 冲击 中 , 迅速 稳住 了 阵脚 , 并 集合 起 自己 的 家族 部队 。

然而 , 大半 马群 已经 崩溃 。 一条条 战狼 像 一颗颗 炸弹 , 在 湖中 掀起 一波 又 一波 惊涛骇浪 。 憋足 杀劲 的 饿狼 此刻 已 根本 不 把 马倌 放在眼里 —— 你 打 手电 , 不如 闪电 刺目 ; 你 甩 套马 杆 , 在 黑暗 中 根本 没有 准头 ; 你 大喊大叫 甚至 鸣枪 , 也 被 滚滚 雷声 吞没 掩盖 。 马倌 们 都 已 失去 全部 看家本领 , 半个 小时 以后 , 连人 与 人 都 快 失去 了 联系 。 巴图 急 得 用 手电 向 马倌 们 发出信号 , 声嘶力竭 地大喊 : 不要 管 东南 方向 , 全部 集中 , 追 西北 方向 的 马 ! 防止 马群 往 边境 冲 ! 马倌 们 猛醒 , 掉头 向 西北 方向 急奔 。


第二十九章 (2)

毕利格 老人 带 着 巴图 和 张继原 , 将 马群 赶 向 西南 六七十里 的 沙地 , 那里 草 疏水 少 , 蚊群 相对 少 一些 。 马群 距 边境 有近 百里 的 缓冲 地段 , 大队 其它 三群 马 也 按照 毕利格 的 指挥 调度 , 分头 从原 驻地 向 西南 沙地 快速 转移 。

老人 对 张继原 说 : 西南 沙地 原来 是 额仑 草原 上 好 的 牧场 , 那 时候 那儿 有 小河 , 有 水泡 子 , 牧草 也 壮 , 养分 大 , 牲畜 最爱 吃 。 牛羊 不用 把 肚皮 吃 成大 水桶 , 也 能 噌 噌 地 上膘 。 老人 仰天长叹 : 才 多少 年 啊 , 就 成 这 副 模样 了 , 小河 连条 干沟 也 没 剩下 , 全让 沙子 给 埋 了 。

张继原 问 : 怎么 会 这 样子 的 呢 ?

老人 指 了 指 马群 说 : 就是 让 马群 给 毁 的 , 更是 让 内地 的 人 给 毁 的 …… 那 时候 , 刚 解放 , 全国 没 多少 汽车 , 军队 需要 马 , 内地 种地 运输 需要 马 , 东北 伐木 运 木头 也 需要 马 , 全国 都 需要 马 , 马 从 哪儿 出 ? 自然 就 跟 蒙古草原 要 啦 。 为了 多 出马 , 出好 马 , 额仑 牧场 只好 按照 上面 命令 把 最好 的 草场 拿来 放 马 。 内地 人来 选马 、 试马 、 买马 , 也 都 在 这片 草场 。 人来 马往 , 草

场快 成 了 跑马场 了 。 从前 几百年 , 哪个 王爷 舍得 把 这块 草场 养马 啊 。 几年 下来 马群 一下子 倒 是 多 了 , 可是 , 这 大片 草场 就 成 了 黄沙 场 了 。 如今 这块 大 沙地 就 剩下 一个 好处 , 蚊子 少 , 到 大 蚊灾 的 时候 , 是 马群 躲 蚊子 的 好 地方 。 可是 , 乌力吉 早就 下令 , 不到 活不下去 的 时候 , 谁 也 不能 再动 这片 沙地 草场 。 他 是 想 看看 沙地 要 多少 年 才能 变 回 原来 的 草场 。 今年 灾大 , 马群 是 活不下去 了 , 老乌 也 只好 同意 马群 进去 。

张继原 说 : 阿爸 , 现在 汽车 拖拉机 越造 越 多 , 打仗 也 用 坦克 快 不用 骑兵 了 , 往后 不 需要 那么 多马 了 , 再 过些 年 草场 是不是 会 好 起来 ?

老人 摇着头 说 : 可是 人 和 拖拉机 多 了 更糟 。 战备 越来越 紧张 , 草原 上 就要 组建 生产 建设 兵团 , 已经 定 下来 了 。 大批 的 人 和 拖拉机 就要 开进 额仑 草原 了 。

张继原 惊得 半天 说不出 话 , 他 憋足 的 满腔 豪情 顿时 泄 了 一半 。 他 没有 想到 传闻中 的 建设 兵团 来得 如此 神速 。

老人 又 说 : 从前 草原 最 怕 农民 、 锄头 和 烧荒 , 这会儿 最 怕 拖拉机 。 前 些 日子 老乌 招呼 额仑 的 老 牧民 联名 给 自治区 写 了 信 , 请求 不要 把 额仑 牧场 变成 农场 。 谁 不 知道 管 不管 用 ? 包顺贵 这些 日子 高兴 得 不行 , 他 说 让 这么 大 的 一片 地 闲着 , 光长 草不长 庄稼 , 实在 是 太 浪费 了 , 早晚 得 用来 …… 广 …… 广积粮 什么 的 ……

张继原 心中 暗暗 叫苦 , 到 拖拉机 时代 , 以草 为生 的 民族 和 除草 活命 的 民族 之间 的 深刻 矛盾 , 终于 快 结束 了 , 东南 农耕 风 终于 要 压倒 西北 游牧 风 了 , 但 到 最后 , 西北 黄沙 巨风 必将 覆盖 东南 ……

暮色 中 四群 马 开进 了 白 音高 毕 沙地 , 方圆 几十里 全是 湿沙 , 沙地 上东 一丛西 一丛长 着 旱芦 旱苇 、 蒺藜 狼毒 、 地滚草 、 灰灰 菜 、 骆驼刺 , 高高 矮矮 , 杂乱无章 。 乱草 趁着 雨季 拼命 拔高 , 长势 吓人 。 这里 完全 没有 了 草原 风貌 , 像是 内地 一片 荒芜 多年 的 工地 。 毕利格 老人 说 : 草原 只有 一次 命 , 好 牧草 是 靠 密密麻麻 的 根来 封死 赖草 的 , 草根 毁 了 以后 , 就是 赖草 和 沙子 的 地盘 了 。

马群 渐渐 深入 沙地 。 马 不吃 夜草 不肥 , 可 这里 实在 没有 多少 马可 吃 的 草 。 但 沙地 上 的 蚊子 确实 出奇 的 少 , 毕竟 可以 让 马 休息 , 让 蚊子 少 抽 一些 血 了 。

包顺贵 和 乌力吉 骑马 奔来 。 毕利格 老人 对 他们 说 : 只能 这样 了 , 夜里 就让 马饿 着 , 等 天亮 前下 露水 的 时候 把 马群 赶到 草甸 里 去 吃 草 , 蚊子 一 上来 再 把 马群 赶回来 。 这样 虽说 保 不了 膘 , 但是 可以 保住 命 。

包顺 贵松 了 一口气 说 : 还是 你们 俩 的 门道 多 , 马群 总算 有 了 活路 。 这 两天 快 把 我 吓出病来 了 。

乌力吉 仍然 紧锁 眉头 , 说 : 我 就 怕 狼群 早就 在 这儿 等 着 马群 了 , 人能 想到 的 事 , 狼群 还 能 想不到 ?

包顺贵 说 : 我 已经 给 马倌 们 多发 了 子弹 , 我 还 正愁 找不着 狼 呢 , 狼来了 更好 。

张继原 陪 着 三位 头头 登上 沙地 最高 坡 , 四处 观察 。 毕利格 老人 也 有些 担心 地说 : 今年 雨水 大 , 这些 耐旱 的 大草棵 , 长 这么 高 , 狼 正好 藏身 , 难防 啊 。

包顺贵 说 : 一定 得 让 所有 马倌 勤喊 , 勤 走动 , 勤打 手电 。

老人 说 : 只要 稳住 马群 不 乱跑 , 儿 马子 就 能 对付 狼 。

两辆 轻便 马车 也 跟 了 上来 。 马倌 们 在 高岗 支起 两顶 帐篷 , 埋锅 、 煮茶 、 下 羊肉 挂面 。

夜里 , 高岗 沙地 湿润 凉爽 。 马群 带来 的 蚊群 也 被 马尾 抽扫 得 伤亡 大半 。 没有 新 蚊 的 补充 , 疲惫 多日 的 马群 终于 安静下来 。 夜色 中 , 蒙古马 仍 像 野战 中 的 战马 , 耳朵 都 在 警惕 地 转动 , 处于 高度 的 战备 状态 。 马群 像 精锐 野战军 一样 , 遇灾 便 自动 降低 伙食 标准 , 不 挑食 , 不 厌食 , 啃 嚼 着 苦涩 带刺 的 乱 草 , 尽量 往 肚子 里 装进 可以 维持 生命 的 苦草 纤维 。 张继原 在 夜 巡时 发现 , 一些 最 凶猛 的 儿 马子 和 马倌 们 的 名马 , 竟然 都 把 自己 的 肚皮 吃 圆 了 。

第一夜 , 蚊少 又 无 狼 , 人马 都 得到 休整 。 下 露水 的 时候 , 蚊子 飞 不 起来 了 , 马倌 准时 将 马群 赶到 草甸 。 马群 珍惜 营养 草 , 全都 像 狼 一样 疯狂 进食 。 太阳 出来 蚊群 一起 , 马群 自动 返回 沙岗 ; 第二夜 , 依然 如此 。 第三天 , 包顺贵 派 人 驾 着 轻便 马车 送来 两只 大羊 。 傍晚 时分 , 渐渐 补足 了 觉 的 马倌 们 , 围着 肉锅 喝酒 吃 肉 。 众人 又 吃 又 喝 又 唱 , 骠悍 地 狂呼 乱叫 , 既 享受 酒肉 , 又 惊 狼 吓 狼 。 一年多来 , 张继原 酒量 大长 , 酒后 晕晕 唱 “ 酒歌 ”, 他 发现自己 的 歌声 中 也 颇 有些 狼嗥 的 悠长 意味 了 。

第四天 上午 , 场部 通信员 快马 跑 来 通知 , 生产 兵团 的 两位 干部 已经 来到 新 草场 , 要 找 乌力吉 和 毕利格 了解 情况 。 两人 只得 回 队部 , 临走前 , 毕利格 老人 再三 叮嘱 马倌 们 不可 大意 。

两位 草原 权威人物 一 离开 , 几个 年轻 马倌 便 开始 惦记 他们 的 情人 。 傍晚 , 有 两个 小 马倌 快马 飞奔 , 去 找 夜里 在 蒙古包 外下夜 的 姑娘 们 “ 下夜 ” 去 了 。 额仑 草原 的 “ 下夜 ” 一词 内容 双关 , 跟 姑娘 们 千万 不能 笑 着 说 “ 下夜 ”, 要不然 人家 没准 真会 等 上 一夜 。

庞大 的 马群 已经 将 粗草苦 草 吃 得 只 剩下 秃秆 , 吃 不到 夜草 的 马群 有些 熬不住 了 。 但是 大 儿 马子 们 却 像 凶恶 的 狱警 , 紧紧 地 看押 着 家族 成员 , 谁 敢 向 草甸 走 几步 , 马上 就 被 它 喝 回 。 马群 在 饥饿 中 罚站 , 儿 马子 却 还 得 饿着肚子 四方 巡逻 。

一直 耐心 潜伏 在 远处 乱草 棵子 里 的 狼 , 也 早已 饿 瘪 了 肚皮 , 尤其 闻到 了 肉 锅里 冒 出 的 香味 , 狼群 更是 饥饿 难耐 。 而且 狼群 在 这片 少 蚊 的 沙地 也 养足 了 精神 , 正在 暗暗 等待 战机 。 巴 图 估计 , 额仑 草原 半数 的 狼群 , 都 已经 潜伏 在 沙地 周围 了 , 只是 不敢 轻易 下手 。 众多 的 马倌 们 个个 荷枪实弹 , 凶猛 强悍 的 儿 马子 全都 守 在 马群 外围 。 有 几匹 野劲 无处 发泄 的 大儿 马子 , 不断 向 黑暗 中 的 狼影 跺 蹄 咆哮 , 那 架势 恨不得 想 咬住 一条 狼 的 脊背 , 再 把 它 甩到 天上 去 , 等 它 掉下来 的 时候 再用 巨蹄 把 狼头 跺 碎 。 然而 , 野放 的 马群 最大 的 弱点 是 没有 狗 。 草原 人 最终 也 没有 把 顾家 恋家 的 看家狗 , 训练 成 马群 的 卫兵 。

晚饭 后 , 巴图 带 着 张继原 , 专门 到 马群 远处 的 大草 棵子 里 寻查 狼 的 踪迹 。 但是 他俩 把 路线 转圈 放大 了 好几圈 , 仍然 没有 发现 新鲜 的 狼 爪印 。 巴图 隐隐 感到 不安 , 前 几天 他 远距离 巡查 的 时候 , 还 见 过 一两条 狼 的 影子 , 可是 在 人马 都 有些 松懈 的 时候 , 狼 却 没 了 踪影 。 他 知道 , 狼群 在 发动 总攻 之前 , 往往 主动 脱离 它们 要 攻击 的 目标 , 故意 后撤 以 再 一次 迷惑 人畜 。

张继原 对 如此 平静 的 马场 也 感到 了 莫名 的 紧张 。 两人 同时 想到 了 天气 , 抬头 望去 , 西北 天空 星星 不见 了 , 阴云密布 , 正朝 沙地 方向 逼近 , 两人 赶紧 拨转 马头 奔回 驻地 。 巴图 发现 其他 三个 马群 都 少 了 一个 马倌 , 一问 大 马倌 , 有 的 说 是 去 场部 领 电池 了 , 有 的 说 是 回 大队 部 看病 去 了 。 巴图 大怒 : 我 知道 他们 上 哪儿 去 了 , 要是 今儿 夜里 出 了 大事 , 那 几个 开小差 的 , 非交 场部 严办 不可 。 又 指着 马倌 们 说 : 今天 夜里 谁 也 不准 睡觉 , 每个 人 都 换上 自己 最好 的 马 , 整夜 值班 , 一定 要 把 马群 圈住 , 不能 让 马群 冲 下 草甸 , 狼群 今晚 准来 !

马倌 们 急忙 搭配 新旧 电池 , 装填子弹 , 穿 上 雨衣 , 急奔 马群 换马 , 准备 接战 。

上半夜 , 沙地 上 的 吆喝 声响 了 , 手电 光柱 多 了 。 强悍 的 马倌 和 儿 马子 死死地 圈住 马群 , 大马 们 似乎 感到 了 狼 的 气息 , 也 尽量 往 外圈 站 , 用 血肉之躯 , 筑成 了 几道 围墙 , 把 圈 中 的 安全 之地 让给 母马 小马 和 马驹子 。 小 马驹子 躲 在 母马 身旁 寸步不离 。 张继原 好像 能 听到 马群 中 千百 颗 心脏 跳动 的 怦怦 声 , 和 他 的 心跳 得 一样 快速 猛烈 。

到 下半夜 , 一阵 狂风 过后 , 突然 从 空中 砸 下 一个 巨雷 , 轰地 一声 , 马群 中间 像是 爆炸 了 一个 火药库 。 刹那间 , 地动山摇 , 群马 惊 嘶 , 所有 的 大小 马群 全炸 了 群 , 近 两 千匹 马 在 圈 中 乱撞 乱跑 。 儿 马子 全都 头朝 圈里 , 疯 了 似地 用 两条 后腿 站 起来 , 用 两只 前蹄 , 劈 打 刨击 那些 吓破胆 、 往外 冲 的 惊马 。 马倌 们 狂喊 猛抽 马群 , 帮助 儿 马子 死守 最后 一道 防线 。 但是 , 天上 很快 又 砸 下 一连串 巨雷 , 空中 的 闪电 犹如 一条条 剧烈 痉挛 的 神经纤维 , 一直 颤动 到 马群 中 。 马群 好像 遭受 地震 的 高山 环形 水库 , 四处 崩堤 , 一下子 冲垮 了 儿 马子 和 马倌 的 防线 , 神经质 地 疯 跑 起来 。

霹雷 的 巨响 压倒 了 人喊马嘶 和 枪声 , 闪电 的 强光 盖住 了 手电 的 光柱 。 黑暗 中 短暂 的 亮光 中 , 只见 一条条 银灰色 的 大 狼 , 从 四面八方 冲进 了 马群 。 马倌 们 全都 吓白 了 脸 , 张继原 大叫 : 狼来了 ! 狼来了 ! 声音 已变 了 调 。 他 从来 没有 见 过 在 腾格里 雷鸣电闪 发怒 助威声 中 , 狼群 如此 气势 凶猛 的 集团 性 攻击 。 狼群 犹如 得到 腾格里 天旨 的 正义 神兵 , 师出有名 , 替天行道 , 替 草原 复仇 , 凶狠 地 杀入 马群 , 屠杀 毁草 破地 的 罪魁 —— 蒙古马 。

刚 被雷击 破胆 的 马群 , 又 遭逢 气焰嚣张 的 狼群 围攻 , 集体 团队精神 顿时 土崩瓦解 , 它们 只 剩下 最后 的 本能 —— 逃命 。 兵败如山倒 , 惊马 更 胜过 败兵 。 在 雷电 和 黑暗 的 掩护 下 , 狼群 以 飞箭 的 速度 直 插 马群 中央 , 随即 中心 开花 , 然后 急转 掉头 , 又 冲向 四周 的 马群 , 把 马群 冲得 七零八落 , 冲成 了 最 有利于 狼群 各个击破 的 一盘散沙 。

狼群 攻击 的 第一 目标 是 马驹子 。 从来 没有 听到 过 霹雳 般 炸雷 声 的 小 马驹 , 早已 吓 得 呆若 木马 。 大狼们 一口 一个 , 一口 一匹 , 迅速 咬 杀 马驹 。 短短 几分钟 , 已有 有 十几匹 马驹子 倒 在 沙场 。 只有 那些 最 胆大 机警 的 马驹 , 紧紧 贴着 母马 狂跑 ; 找 不到 妈妈 的 , 就 去 找 凶狂 的 爸爸 , 紧紧 跟 在 大儿 马子 的 身边 , 躲闪 狼 的 攻击 。

张继原 急慌慌 地 寻找 着 那匹 心爱 的 “ 白雪公主 ”, 他 害怕 黑暗 中白 马驹 更 抢眼 更 吃亏 。 又 是 一个 闪电 , 他 看到 两匹 大 儿 马子 , 正在 追杀 白 马驹 身边 的 三条 大狼 , 又 刨 又 咬 , 凶狠 无比 。 白 马驹 也 紧随 儿 马子 , 甚至 还敢 对 狼 尥 几 蹄子 。 狼群 抢 的 是 速度 , 一看 不能 迅速 得手 , 就 急忙 钻 到 黑暗 中去 寻杀 其它 傻驹 。 儿 马子 拼命 呼叫 母马 , 马群 中 除了 儿 马子 , 只有 护子 心切 的 母马 最 冷静 , 最 勇敢 , 一听 丈夫 的 叫声 , 母马 们 都 连踢 带 尥护 着 马驹 朝儿 马子 跑 去 。 最 强悍 的 儿 马子 和 最 勇敢 的 母马 和 马驹 们 , 在 雷电 和 狼群 第一次 的 合围 冲击 中 , 迅速 稳住 了 阵脚 , 并 集合 起 自己 的 家族 部队 。

然而 , 大半 马群 已经 崩溃 。 一条条 战狼 像 一颗颗 炸弹 , 在 湖中 掀起 一波 又 一波 惊涛骇浪 。 憋足 杀劲 的 饿狼 此刻 已 根本 不 把 马倌 放在眼里 —— 你 打 手电 , 不如 闪电 刺目 ; 你 甩 套马 杆 , 在 黑暗 中 根本 没有 准头 ; 你 大喊大叫 甚至 鸣枪 , 也 被 滚滚 雷声 吞没 掩盖 。 马倌 们 都 已 失去 全部 看家本领 , 半个 小时 以后 , 连人 与 人 都 快 失去 了 联系 。 巴图 急 得 用 手电 向 马倌 们 发出信号 , 声嘶力竭 地大喊 : 不要 管 东南 方向 , 全部 集中 , 追 西北 方向 的 马 ! 防止 马群 往 边境 冲 ! 马倌 们 猛醒 , 掉头 向 西北 方向 急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