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二十二章 (4) / 第二十三章 (1)

第二十二章 (4) / 第二十三章 (1)

傍晚 , 高 建中 和 杨克 回到 家里 , 两人 见到 家 门前 不远 的 狼 洞 , 也 都 大吃一惊 。 杨克说 : 在 山上 放 了 一天 羊 , 人 都 快 晒干 了 , 渴死 了 , 我 真怕 小狼活 不过 这个 夏天 。 没想到 , 小狼 还有 这么 大 的 本事 , 真是 一条 小神 狼 。

高 建中 说 : 往后 还 真得 留点神 , 得防 着 它 , 每天 都 要 检查 铁链 、 木桩 、 脖套 。 说不定 在 什么 节骨眼 上 , 小狼 给 咱们 捅 个 大 漏子 , 牧民 和 同学们 都 等 着 看笑话 呢 。

三个 人 都 省 下 自己 份 内 的 半张 油汪汪 的 韭菜 鸭蛋 馅饼 , 要 拿 去 喂 小 狼 。 杨克刚 一 叫 开饭 喽 , 小狼 就 窜出 洞 , 将 馅饼 嗖 地 叼 进洞 里 。 它 已经 认定 那 是 自己 的 领地 , 从此 谁 也 别 想 冒犯 它 了 。

二郎 在 外面 浪荡 了 一天 , 也 回到 家 。 它 的 肚皮 胀鼓鼓 的 , 嘴巴 上 油渍 汪汪 , 不 知道 它 又 在 山里 猎着 了 什么 野物 。 黄黄 、 伊勒 和 三条 小狗 一涌 而 上 , 抢 舔 二郎 嘴巴 上 的 油水 , 多日不见 油腥 , 狗们 馋 肉 都 馋 疯 了 。

小狼 听见 二郎 的 声音 , 嗖地 窜出 洞 。 二郎 走进 狼圈 , 小狼 又 继续 去 舔 二郎 的 嘴巴 。 二郎 发现 小狼 的 洞 , 它 好奇 惊喜 地 围着 洞转 了 几圈 , 然后 笑呵呵 地 蹲 在 洞口 , 还 把 长 鼻子 伸进 洞闻 了 又 闻 。 小狼 立即 爬 到 二郎 干爸 的 背上 上蹿下跳 , 打滚 翻跟头 。 它 开心 得 忘掉 了 脖子 上 的 伤痛 , 精神 勃勃 地 燃烧 着 自己 野性 的 生命力 。

草原 上 太阳 一落 , 暑气 尽消 , 凉风 嗖嗖 。 杨克 立即 套上 一件 厚 上衣 , 走向 羊群 , 陈阵 也 去 帮 他 拦羊 。 吃饱 的 羊群 , 忌讳 快赶 , 两人 像 散步 一样 , 将 羊群 缓缓 地圈 到 无 遮无拦 无圈栏 的 营盘 。 夏季 的 游牧 , 到 了 晚上 , 大 羊群 就 卧 在 蒙古包 外侧 后面 的 空地 上 过夜 。 夏季 下夜 是 件 最苦 最 担风险 的 工作 , 他们 两人 都 不敢 大意 , 最 担心 的 还是 狼群 会 不会 发现 小狼 , 伺机报复 。

狼 的 一天 是从 夜晚 开始 的 。 小狼 拖 着 铁链 快乐 地 跑步 , 并 时不时 地去 欣赏 它 的 劳动成果 。 两人 坐在 狼圈 旁边 , 静静地 欣赏 黑暗 中 的 小 狼 和 它 的 绿宝石 一样 的 圆 眼睛 。 两人 都 不 知道 狼群 是否 已经 嗅到 了 小 狼 的 气味 , 失去 狼 崽 的 母狼 们 是否 就 潜伏 在 不远 的 山沟 里 。

陈阵 给 杨克 讲 了 这 一天 发生 的 事情 , 又 说 : 得 想 办法 弄点 肉食 了 , 要不然 , 小狼长 不壮 , 二郎 也 不 安心 看家 , 那 就 太 危险 了 。 杨克说 : 今天 我 在 山上 吃 到 了 烤 獭 子 肉 , 是 道尔 基套 的 。 要是 他套 得 多 , 咱们 就 跟 他 要 一只 , 拿 回来 喂狗 喂 狼 , 可 就是 羊倌 羊群 干扰 太 多 , 獭 子 吓 得 不 上 套 。

陈阵 忧心忡忡 地说 : 我 现在 样样 都 担心 , 最 担心 的 是 狼群 夜里 偷袭 羊群 。 母狼 是 天下 母性 最强 的 猛兽 , 失掉 孩子 以后 的 报复 心 也 最强 最 疯狂 。 万一 要是 母狼 们 带 着 大 狼群 , 半夜里 打 咱们 一次 闪电战 , 咬 死 小半 群羊 , 那 咱们 就 惨 了 。 杨克叹 了 口气 说 : 牧民 都 说 母狼 肯定 会 找 上们 来 的 。 额仑 草原 今年 被 人 掏 了 几十 窝 狼 崽 , 几十条 母狼 都 在 寻机 报仇 呢 。 牧民 一个劲地 想 杀 这条 小 狼 , 其他 组 的 同学 也 都 反对 养狼 。 今天 小 彭 他们 为 这事 差点 没 跟 我 急 了 , 他们 说 要是 出 了 事 , 全队 的 知青 都 得 倒霉 , 咱们 现在 真是 四面楚歌 呵 。 我 看 咱们 还是 悄悄地 把 小 狼 放掉 算了 , 就 说 小 狼 挣断 链子 逃跑 了 , 那 就 没事 了 。 杨克抱 起小狼 , 摸摸 它 的 头 说 : 不过 , 我 也 真 舍不得 小狼 , 我 对 我 的 小弟弟 也 没 这么 亲 。

陈阵 狠 了 狠心 说 : 中国 人 干什么 事 都 是 前怕狼后怕虎 的 。 咱们 既然 入 了 狼窝 , 得 了 狼子 , 就 不能 半途而废 , 既然 养 了 就 得养 到底 。

杨克忙 说 : 我 不是 害怕 担责任 , 我 是 看 小 狼 整天 拴着 铁链 像 个 小 囚徒 , 太 可怜 了 。 狼 是 最 爱 自由 的 动物 , 现在 却 无时 不在 枷锁 中 , 你 能 忍心 吗 ? 我 可是 已经 在 心里 真正 拜过 狼图腾 了 。 我能 理解 为什么 阿爸 反对 你养 狼 。 这 真是 亵渎 神灵 啊 。

陈阵 的 心里 十分 矛盾 , 嘴上 却 依然 强硬 , 猛地 上来 一股 执拗 劲儿 , 冲着 杨克 发狠 说 : 我 何尝 不想 放狼 归山 啊 , 但 现在 不能 放 。 我 还有 好多 问题 没 弄清楚 呢 。 小狼 的 自由 是 一条 狼 的 自由 , 可 要是 将来 草原 上 连 一条 狼 都 没有 了 , 还有 什么 狼 的 自由 可言 ? 到时候 , 你 也 会 后悔 的 。

杨克想 了 想 , 终于 还是 妥协 了 。 他 犹豫 着 说 : 那 …… 咱们 就 接着 养 。 我 想法子 再 多 弄 点 “ 二踢脚 ” 来 。 狼 跟 草原 骑兵 一样 , 最 怕 火药 炸 , 火炮 轰 。 只要 咱们 听到 二郎 跟 狼群 一 掐 起来 , 我 就 先点 一捆 “ 炸弹 ”, 你 再 一个 一个 地往 狼群 里 扔 , 准保 能 把 狼群 炸 懵 。

陈阵 口气 缓和 下来 说 : 其实 , 你 的 狼性 和 冒险 劲 比 我 还 大 。 嗳 , 你 将来 真 打算 娶 个 蒙古 姑娘 ? 比 母狼 还 厉害 的 ?

杨克 赶紧 摆手 说 : 你 可别 张扬 啊 , 要不然 , 哪个 蒙古 姑娘 野劲 一 上来 , 像 条 小 母狼 一样 追 我 , 我 还 真 招架不住 。 我 至少 得 先 给 自己 挣出 一个 蒙古包 吧 。

(第二十三章) 杨克 背对着 身后 喧嚣 杂乱 的 工地 , 静静地 望 着 盆地 中央 的 天鹅湖 。 他 不敢 回头 去 看 那片

工地 。 自从 包顺贵 杀 吃 了 那 只 大天鹅 , 他 在 夜里 梦见 从 天鹅湖 里流 出来 的 都 是 血水 , 蓝色 的 湖面 被 鲜血 染成 了 红色 ……

30 多个 从 内蒙 农区 来 的 民工 , 已经 在 新 草场 扎下 了 根 。 他们 神速 地为 自己 修建 了 坚固 的 土房 。 这些 常年 在 牧区 打 长工 和 季节工 的 民工 , 上 上辈 是 牧区 的 牧民 , 上 一辈 是 半农半 牧区 蒙汉 杂居 的 半农半 牧民 , 到 了 他们 这 一辈 , 草场 大多 开成 了 贫瘠 沙质 的 农田 , 土地 已 养活 不了 他们 , 于是 他们 就 像 候鸟 一样 飞 到 草原 上来 。 他们 会 讲 流利 的 蒙话 和 汉话 , 懂得 牧业 活 又 是 地道 的 庄稼汉 , 对 草原 远比 内地 纯 农区 来 的 汉人 熟悉 , 对 如何 就地取材 , 建造 农区 生活 设施 具有 特殊 的 本事 。 陈阵 和 杨克 每次 到 湖边 给 羊群 饮 完水 , 就 顺便 到 民工 点 看看 聊聊 。 杨克 发现 , 由于 工程 太忙 , 工期 太紧 , 包顺贵 已 下 了 死令 , 必须 赶 在 雨季 之前 完成 临时 库房 和 药 浴池 的 工程 , 这些 民工 看来 一时 还 顾不上 湖里 的 天鹅 。

杨克 和 陈阵 这些 日子 经常 讨论 中国 古代 汉族 政府 实行 “ 屯垦 戍边 ”,“ 移民 实边 ”, 以及 清朝 后期 的 “ 放荒 招垦 ” 的 政策 。 这些 蚕食 草原 , 挤压 游牧 的 政策 竟然 一直 持续 到 现在 。 杨克 弄 不 懂 , 为什么 报纸 广播 一直 在 批判 赫鲁晓夫 滥垦 草原 , 制造 大面积 的 沙漠 , 给 草原 人民 造成 无穷的 灾难 , 却 不 制止 自己 国内 的 同样 行为 ? 而 “ 军垦 战歌 ” 在 近几年 倒 是 越 唱 越 凶 了 。 杨克 没有 去 东北 、 新疆 等 农垦 兵团 , 而 最终 选择 了 草原 , 因为 他 是 看 俄罗斯 森林草原 小说 、 电影 、 油画 和 舞蹈 , 听 俄罗斯 森林草原 歌曲 长大 的 。 俄罗斯 伟大 的 作家 、 导演 、 画家 、 音乐家 和 舞蹈家 对 俄罗斯 森林草原 的 热爱 , 已经 把 杨克 熏陶 成 了 森林草原 “ 动物 ” 了 。 他 没有 想到 逃脱 了 东北 新疆 的 农垦 兵团 , 却 还是 没有 逃脱 “ 农垦 ”。 看来 农耕 民族 垦性 难移 , 不 把 全国 所有 的 草原 垦成 沙漠 是 不会 甘心 的 。

杨克 不得不 佩服 民工 的 建房 本领 。 他 第一次 去 的 时候 , 还是 块 平地 , 可是 第二天 , 一排 土房 厚厚的 墙体 已垒 到 一人 多 高 了 。 杨克 骑马 仔细 看 了 几圈 , 见 民工 们 用 两挂 大车 , 从 靠近 湖边 的 碱性 草滩 , 用 大方 铲切 挖 草 泥砖 。 切 挖出来 的 草 泥砖 要 比 长城 城砖 大 一倍 , 厚 一倍 。 草滩 湿地 的 碱性 胶泥 呈 灰 蓝色 , 黏度 极高 , 泥砖 里 又 长满 密密匝匝 的 草根 , 整块 草 泥砖 一旦 干透 , 其 硬度 强度 和 韧度 远远 高于 “ 干打垒 ”。 从 草滩 里切 挖 草 泥砖 , 真是 取之不尽 , 用之不竭 。 所以 民工 修 的 墙体 要 比 普通 墙体 厚得 多 。 杨克用 马靴 踹 了 踹 泥 砖墙 , 感到 像 钢骨 水泥 碉堡 一样 坚固 。

民工 们 拉 几车 泥砖 就 可以 砌 一层 , 草砖 一律 草面 冲下 , 泥根冲 上 , 码齐 之后 用方 铲 铲平 , 再码 第二层 。 三拨 人马 连轴转 , 只 两天 工夫 , 一排 土房 的 墙体 就 完工 了 。 等 墙体 干透 , 就 可以 上梁 盖顶 。 新 草场 坡下 那 一 大片 绿色 的 草滩 不见 了 , 变成 了 一片 浑泥 水塘 , 又 像是 一片 尚未 插秧 的 水田 , 布满 乱草 烂泥 , 牛马 羊去 饮水 都 得 绕行 。

新 草场 突然 出现 了 一排 土泥房 , 杨克 感到 比 眼里 揉 进 泥沙 还要 扎眼 。 天然 美丽 的 新 牧场 如果 扎上 白色 的 蒙古包 , 仍然 不减 天然 牧场 的 美色 。 可是 出现 了 一排 灰色 的 土房 , 就 像 在 天鹅湖 舞剧 布景 上 , 画 了 一排 猪舍 土圈 那样 丑陋 。 杨克 简直 无法 容忍 , 他 只好 向 民工 头头 老王 头 央求 , 能 不能 给 土房 刷 一层 白灰 , 看上去 能 跟 蒙古包 的 色儿 一个样 。 老王 头 赖皮 赖脸 地 笑 着 说 , 你 掏钱 买来 白灰 , 我 立马 就 刷 。 杨克气 得 干 没辙 , 草原 不产 白灰 , 他 花钱 也 买 不来 。

山坡 上 的 石料 坑 也 越来越 具有 规模 了 。 蒙古草原 普通 的 山包 , 只要 刨开 一两尺 薄 的 草皮 沙土 碎石 , 下面 就是 风化 的 石片 、 石板 和 石块 。 用杠 棒 一 撬 , 石材 就 可 取出 , 根本 不 需要 铁锤 钢钎 和 炸药 。 七八个 民工 从 洞里 到 洞外 倒运 着 石料 , 绿色 的 山坡 出现 了 三四个 巨大 的 鲜 黄色 石堆 , 像 一座座 石坟 。

不 几天 , 工程 全面 开工 , 又 有 20 多个 民工 坐 着 胶轮 大 车开进 了 新 草场 。 车上 满载 大红大绿 , 刺目 俗气 的 包裹 行李 , 一些 民工 的 老婆 孩子 也 来 了 , 还 抱 着 几只 东北 家鹅 , 大有 在 此 安家落户 、 扎根 草原 , 新貌 变旧 颜 的 架式 。 杨克 痛心 地 对 陈阵 抱怨 说 , 这么 美的 天然 牧场 , 就 快要 变成 东北 华北 农区 脏 了 吧 叽 的 小村子 了 , 稀有 的 天鹅湖 也 快要 变成 家鹅塘 了 。 陈阵苦 着 脸 回答 : 人口过剩 的 民族 , 活命 是 头等大事 , 根本 没有 多余 的 营养 来 喂养 艺术细胞 。 后来 杨克 探听到 , 这几拨 民工 大多 来自 包顺贵 的 老家 , 他 恨不得 把 半个 村子 都 挪到 草原 上来 。

又 过 了 几天 , 杨克 发现 几个 民工 家属 在 土房 前 开沟 翻地 , 四条 深沟 围起 十几亩 菜园子 。 不 几天 , 白菜 、 圆白菜 、 水萝卜 、 大萝卜 、 香菜 、 黄瓜 、 小葱 、 大蒜 等 各色 蔬菜 竟出 了 苗 , 引得 全队 的 知青 纷纷 前来 订购 这些 草原 少见 的 汉家菜 。

草场 上 自然 弯曲 的 牛车 道 , 被 突突 奔跑 的 拉 羊毛 的 胶轮 拖拉机 强行 去 弯 拉直 , 又 带来 了 更 多 捡 羊毛 、 拾 杏核 、 挖 药材 、 割野 韭菜 的 场部 职工 家属 。 一盆 宝地 刚 打开 , 农区 盲流 便 蜂涌 而入 , 草原 深处 竟 到处 都 能 听到 东北 口音 的 蒙式 汉话 。 陈阵 对 杨克说 , 汉族 农耕 文明 二三百年 同化 了 清朝 的 满族 , 因为 满族 的 老家 东三省 有 辽阔 深厚 的 黑土地 , 可以 同化 出 农耕 文化 的 “ 同根 ” 来 , 这种 同化 问题 还 不算 太 大 。 可是 汉 文化 要是 同化 了 薄薄的 蒙古草原 , 那 就要 同化 出 “ 黄祸 ” 了 。

包顺贵 天天 泡 在 工地 上 , 他 已经 看准 了 这片 新 草场 的 发展潜力 , 打算 第二年 就 把 四个 大队 全 迁进来 , 将 新 草场 变为 全场 四个 大队 的 夏季 草场 , 以便 腾出 牧场 境内 原有 的 几片 黑 沙土地 , 用以 发展 农业 。 到时候 , 要 粮有 粮要 肉 有 肉 , 他 就 有 资本 将 老家 的 至爱 亲朋 们 , 更多 地迁 到 这块 风水宝地 , 建立 一个包 氏 农牧场 。 包顺贵 对 工程进度 的 要求 近乎 苛刻 , 但 民工 们 却 毫无 怨言 。

毕利格 老人 和 几个 老 牧民 整天 跟 民工 吵架 , 逼 着 民工 填平 菜园子 四周 的 壕沟 , 因为 已经 有马 夜行 时 栽进 土 沟里 。 土沟 虽 被 填平 , 但 不久 又 出现 了 一圈 半人 高 的 土墙 。 乌力吉 满面 愁容 , 他 好像 有点 后悔 开辟 这片 新 草场 。

杨克 背对 乱哄哄 的 工地 , 费 了 半天 的 劲 才 把 注意力 集中 到 眼前 的 景色 , 久久 地 欣赏 着 天鹅湖 , 只想 多 留下 一些 天鹅湖 的 印象 。 最近 一些 日子 , 杨克 对 天鹅湖 的 迷恋 已 胜过 了 陈阵 对 草原 狼 的 痴迷 。 杨克 担心 , 也许 用 不了 一年 , 河湖 对岸 的 草滩 草坡 就 会 出现 其他 三个 大队 的 庞大 畜群 , 以及 更为 庞大 的 民工 工地 。 假如 天鹅湖 四周 的 芦苇 被 砍伐 净 , 剩下 的 那些 天鹅 就 再也 没有 青纱帐 作 掩护 了 。

杨克 骑马 走向 湖边 , 想 看看 湖面 上 有没有 天鹅 雏仔 游动 。 按照 季节 , 雌 天鹅 该 抱窝 了 。 幸亏 这会儿 除了 几头 牛 以外 , 畜群 都 不在 湖边 , 小河 清活 的 流水 , 带走 了 畜群 趟 浑 的 污浊 , 又 带来 遥远 森林 中 的 泉水 , 湖水 重 又 变得 透明 清亮 。 他 真 希望 水鸟 们 能 得到 暂时 的 宁静 。

忽然 , 苇丛 中 惊起 一群 水鸟 , 响起 各种 音调 的 惊叫声 。 野鸭 大雁 贴着 水面 向 东南 急飞 , 天鹅 迅速 升空 , 向 北边 大片 沼泽 上空 飞去 。 杨克 立即 掏出 望远镜 搜索 苇丛 , 莫非 真 有人 进湖 猎杀 天鹅 了 ?


第二十二章 (4) / 第二十三章 (1)

傍晚 , 高 建中 和 杨克 回到 家里 , 两人 见到 家 门前 不远 的 狼 洞 , 也 都 大吃一惊 。 杨克说 : 在 山上 放 了 一天 羊 , 人 都 快 晒干 了 , 渴死 了 , 我 真怕 小狼活 不过 这个 夏天 。 没想到 , 小狼 还有 这么 大 的 本事 , 真是 一条 小神 狼 。

高 建中 说 : 往后 还 真得 留点神 , 得防 着 它 , 每天 都 要 检查 铁链 、 木桩 、 脖套 。 说不定 在 什么 节骨眼 上 , 小狼 给 咱们 捅 个 大 漏子 , 牧民 和 同学们 都 等 着 看笑话 呢 。

三个 人 都 省 下 自己 份 内 的 半张 油汪汪 的 韭菜 鸭蛋 馅饼 , 要 拿 去 喂 小 狼 。 杨克刚 一 叫 开饭 喽 , 小狼 就 窜出 洞 , 将 馅饼 嗖 地 叼 进洞 里 。 它 已经 认定 那 是 自己 的 领地 , 从此 谁 也 别 想 冒犯 它 了 。

二郎 在 外面 浪荡 了 一天 , 也 回到 家 。 它 的 肚皮 胀鼓鼓 的 , 嘴巴 上 油渍 汪汪 , 不 知道 它 又 在 山里 猎着 了 什么 野物 。 黄黄 、 伊勒 和 三条 小狗 一涌 而 上 , 抢 舔 二郎 嘴巴 上 的 油水 , 多日不见 油腥 , 狗们 馋 肉 都 馋 疯 了 。

小狼 听见 二郎 的 声音 , 嗖地 窜出 洞 。 二郎 走进 狼圈 , 小狼 又 继续 去 舔 二郎 的 嘴巴 。 二郎 发现 小狼 的 洞 , 它 好奇 惊喜 地 围着 洞转 了 几圈 , 然后 笑呵呵 地 蹲 在 洞口 , 还 把 长 鼻子 伸进 洞闻 了 又 闻 。 小狼 立即 爬 到 二郎 干爸 的 背上 上蹿下跳 , 打滚 翻跟头 。 它 开心 得 忘掉 了 脖子 上 的 伤痛 , 精神 勃勃 地 燃烧 着 自己 野性 的 生命力 。

草原 上 太阳 一落 , 暑气 尽消 , 凉风 嗖嗖 。 杨克 立即 套上 一件 厚 上衣 , 走向 羊群 , 陈阵 也 去 帮 他 拦羊 。 吃饱 的 羊群 , 忌讳 快赶 , 两人 像 散步 一样 , 将 羊群 缓缓 地圈 到 无 遮无拦 无圈栏 的 营盘 。 夏季 的 游牧 , 到 了 晚上 , 大 羊群 就 卧 在 蒙古包 外侧 后面 的 空地 上 过夜 。 夏季 下夜 是 件 最苦 最 担风险 的 工作 , 他们 两人 都 不敢 大意 , 最 担心 的 还是 狼群 会 不会 发现 小狼 , 伺机报复 。

狼 的 一天 是从 夜晚 开始 的 。 小狼 拖 着 铁链 快乐 地 跑步 , 并 时不时 地去 欣赏 它 的 劳动成果 。 两人 坐在 狼圈 旁边 , 静静地 欣赏 黑暗 中 的 小 狼 和 它 的 绿宝石 一样 的 圆 眼睛 。 两人 都 不 知道 狼群 是否 已经 嗅到 了 小 狼 的 气味 , 失去 狼 崽 的 母狼 们 是否 就 潜伏 在 不远 的 山沟 里 。

陈阵 给 杨克 讲 了 这 一天 发生 的 事情 , 又 说 : 得 想 办法 弄点 肉食 了 , 要不然 , 小狼长 不壮 , 二郎 也 不 安心 看家 , 那 就 太 危险 了 。 杨克说 : 今天 我 在 山上 吃 到 了 烤 獭 子 肉 , 是 道尔 基套 的 。 要是 他套 得 多 , 咱们 就 跟 他 要 一只 , 拿 回来 喂狗 喂 狼 , 可 就是 羊倌 羊群 干扰 太 多 , 獭 子 吓 得 不 上 套 。

陈阵 忧心忡忡 地说 : 我 现在 样样 都 担心 , 最 担心 的 是 狼群 夜里 偷袭 羊群 。 母狼 是 天下 母性 最强 的 猛兽 , 失掉 孩子 以后 的 报复 心 也 最强 最 疯狂 。 万一 要是 母狼 们 带 着 大 狼群 , 半夜里 打 咱们 一次 闪电战 , 咬 死 小半 群羊 , 那 咱们 就 惨 了 。 杨克叹 了 口气 说 : 牧民 都 说 母狼 肯定 会 找 上们 来 的 。 额仑 草原 今年 被 人 掏 了 几十 窝 狼 崽 , 几十条 母狼 都 在 寻机 报仇 呢 。 牧民 一个劲地 想 杀 这条 小 狼 , 其他 组 的 同学 也 都 反对 养狼 。 今天 小 彭 他们 为 这事 差点 没 跟 我 急 了 , 他们 说 要是 出 了 事 , 全队 的 知青 都 得 倒霉 , 咱们 现在 真是 四面楚歌 呵 。 我 看 咱们 还是 悄悄地 把 小 狼 放掉 算了 , 就 说 小 狼 挣断 链子 逃跑 了 , 那 就 没事 了 。 杨克抱 起小狼 , 摸摸 它 的 头 说 : 不过 , 我 也 真 舍不得 小狼 , 我 对 我 的 小弟弟 也 没 这么 亲 。

陈阵 狠 了 狠心 说 : 中国 人 干什么 事 都 是 前怕狼后怕虎 的 。 咱们 既然 入 了 狼窝 , 得 了 狼子 , 就 不能 半途而废 , 既然 养 了 就 得养 到底 。

杨克忙 说 : 我 不是 害怕 担责任 , 我 是 看 小 狼 整天 拴着 铁链 像 个 小 囚徒 , 太 可怜 了 。 狼 是 最 爱 自由 的 动物 , 现在 却 无时 不在 枷锁 中 , 你 能 忍心 吗 ? 我 可是 已经 在 心里 真正 拜过 狼图腾 了 。 我能 理解 为什么 阿爸 反对 你养 狼 。 这 真是 亵渎 神灵 啊 。

陈阵 的 心里 十分 矛盾 , 嘴上 却 依然 强硬 , 猛地 上来 一股 执拗 劲儿 , 冲着 杨克 发狠 说 : 我 何尝 不想 放狼 归山 啊 , 但 现在 不能 放 。 我 还有 好多 问题 没 弄清楚 呢 。 小狼 的 自由 是 一条 狼 的 自由 , 可 要是 将来 草原 上 连 一条 狼 都 没有 了 , 还有 什么 狼 的 自由 可言 ? 到时候 , 你 也 会 后悔 的 。

杨克想 了 想 , 终于 还是 妥协 了 。 他 犹豫 着 说 : 那 …… 咱们 就 接着 养 。 我 想法子 再 多 弄 点 “ 二踢脚 ” 来 。 狼 跟 草原 骑兵 一样 , 最 怕 火药 炸 , 火炮 轰 。 只要 咱们 听到 二郎 跟 狼群 一 掐 起来 , 我 就 先点 一捆 “ 炸弹 ”, 你 再 一个 一个 地往 狼群 里 扔 , 准保 能 把 狼群 炸 懵 。

陈阵 口气 缓和 下来 说 : 其实 , 你 的 狼性 和 冒险 劲 比 我 还 大 。 嗳 , 你 将来 真 打算 娶 个 蒙古 姑娘 ? 比 母狼 还 厉害 的 ?

杨克 赶紧 摆手 说 : 你 可别 张扬 啊 , 要不然 , 哪个 蒙古 姑娘 野劲 一 上来 , 像 条 小 母狼 一样 追 我 , 我 还 真 招架不住 。 我 至少 得 先 给 自己 挣出 一个 蒙古包 吧 。

(第二十三章) 杨克 背对着 身后 喧嚣 杂乱 的 工地 , 静静地 望 着 盆地 中央 的 天鹅湖 。 他 不敢 回头 去 看 那片

工地 。 自从 包顺贵 杀 吃 了 那 只 大天鹅 , 他 在 夜里 梦见 从 天鹅湖 里流 出来 的 都 是 血水 , 蓝色 的 湖面 被 鲜血 染成 了 红色 ……

30 多个 从 内蒙 农区 来 的 民工 , 已经 在 新 草场 扎下 了 根 。 他们 神速 地为 自己 修建 了 坚固 的 土房 。 这些 常年 在 牧区 打 长工 和 季节工 的 民工 , 上 上辈 是 牧区 的 牧民 , 上 一辈 是 半农半 牧区 蒙汉 杂居 的 半农半 牧民 , 到 了 他们 这 一辈 , 草场 大多 开成 了 贫瘠 沙质 的 农田 , 土地 已 养活 不了 他们 , 于是 他们 就 像 候鸟 一样 飞 到 草原 上来 。 他们 会 讲 流利 的 蒙话 和 汉话 , 懂得 牧业 活 又 是 地道 的 庄稼汉 , 对 草原 远比 内地 纯 农区 来 的 汉人 熟悉 , 对 如何 就地取材 , 建造 农区 生活 设施 具有 特殊 的 本事 。 陈阵 和 杨克 每次 到 湖边 给 羊群 饮 完水 , 就 顺便 到 民工 点 看看 聊聊 。 杨克 发现 , 由于 工程 太忙 , 工期 太紧 , 包顺贵 已 下 了 死令 , 必须 赶 在 雨季 之前 完成 临时 库房 和 药 浴池 的 工程 , 这些 民工 看来 一时 还 顾不上 湖里 的 天鹅 。

杨克 和 陈阵 这些 日子 经常 讨论 中国 古代 汉族 政府 实行 “ 屯垦 戍边 ”,“ 移民 实边 ”, 以及 清朝 后期 的 “ 放荒 招垦 ” 的 政策 。 这些 蚕食 草原 , 挤压 游牧 的 政策 竟然 一直 持续 到 现在 。 杨克 弄 不 懂 , 为什么 报纸 广播 一直 在 批判 赫鲁晓夫 滥垦 草原 , 制造 大面积 的 沙漠 , 给 草原 人民 造成 无穷的 灾难 , 却 不 制止 自己 国内 的 同样 行为 ? 而 “ 军垦 战歌 ” 在 近几年 倒 是 越 唱 越 凶 了 。 杨克 没有 去 东北 、 新疆 等 农垦 兵团 , 而 最终 选择 了 草原 , 因为 他 是 看 俄罗斯 森林草原 小说 、 电影 、 油画 和 舞蹈 , 听 俄罗斯 森林草原 歌曲 长大 的 。 俄罗斯 伟大 的 作家 、 导演 、 画家 、 音乐家 和 舞蹈家 对 俄罗斯 森林草原 的 热爱 , 已经 把 杨克 熏陶 成 了 森林草原 “ 动物 ” 了 。 他 没有 想到 逃脱 了 东北 新疆 的 农垦 兵团 , 却 还是 没有 逃脱 “ 农垦 ”。 看来 农耕 民族 垦性 难移 , 不 把 全国 所有 的 草原 垦成 沙漠 是 不会 甘心 的 。

杨克 不得不 佩服 民工 的 建房 本领 。 他 第一次 去 的 时候 , 还是 块 平地 , 可是 第二天 , 一排 土房 厚厚的 墙体 已垒 到 一人 多 高 了 。 杨克 骑马 仔细 看 了 几圈 , 见 民工 们 用 两挂 大车 , 从 靠近 湖边 的 碱性 草滩 , 用 大方 铲切 挖 草 泥砖 。 切 挖出来 的 草 泥砖 要 比 长城 城砖 大 一倍 , 厚 一倍 。 草滩 湿地 的 碱性 胶泥 呈 灰 蓝色 , 黏度 极高 , 泥砖 里 又 长满 密密匝匝 的 草根 , 整块 草 泥砖 一旦 干透 , 其 硬度 强度 和 韧度 远远 高于 “ 干打垒 ”。 从 草滩 里切 挖 草 泥砖 , 真是 取之不尽 , 用之不竭 。 所以 民工 修 的 墙体 要 比 普通 墙体 厚得 多 。 杨克用 马靴 踹 了 踹 泥 砖墙 , 感到 像 钢骨 水泥 碉堡 一样 坚固 。

民工 们 拉 几车 泥砖 就 可以 砌 一层 , 草砖 一律 草面 冲下 , 泥根冲 上 , 码齐 之后 用方 铲 铲平 , 再码 第二层 。 三拨 人马 连轴转 , 只 两天 工夫 , 一排 土房 的 墙体 就 完工 了 。 等 墙体 干透 , 就 可以 上梁 盖顶 。 新 草场 坡下 那 一 大片 绿色 的 草滩 不见 了 , 变成 了 一片 浑泥 水塘 , 又 像是 一片 尚未 插秧 的 水田 , 布满 乱草 烂泥 , 牛马 羊去 饮水 都 得 绕行 。

新 草场 突然 出现 了 一排 土泥房 , 杨克 感到 比 眼里 揉 进 泥沙 还要 扎眼 。 天然 美丽 的 新 牧场 如果 扎上 白色 的 蒙古包 , 仍然 不减 天然 牧场 的 美色 。 可是 出现 了 一排 灰色 的 土房 , 就 像 在 天鹅湖 舞剧 布景 上 , 画 了 一排 猪舍 土圈 那样 丑陋 。 杨克 简直 无法 容忍 , 他 只好 向 民工 头头 老王 头 央求 , 能 不能 给 土房 刷 一层 白灰 , 看上去 能 跟 蒙古包 的 色儿 一个样 。 老王 头 赖皮 赖脸 地 笑 着 说 , 你 掏钱 买来 白灰 , 我 立马 就 刷 。 杨克气 得 干 没辙 , 草原 不产 白灰 , 他 花钱 也 买 不来 。

山坡 上 的 石料 坑 也 越来越 具有 规模 了 。 蒙古草原 普通 的 山包 , 只要 刨开 一两尺 薄 的 草皮 沙土 碎石 , 下面 就是 风化 的 石片 、 石板 和 石块 。 用杠 棒 一 撬 , 石材 就 可 取出 , 根本 不 需要 铁锤 钢钎 和 炸药 。 七八个 民工 从 洞里 到 洞外 倒运 着 石料 , 绿色 的 山坡 出现 了 三四个 巨大 的 鲜 黄色 石堆 , 像 一座座 石坟 。

不 几天 , 工程 全面 开工 , 又 有 20 多个 民工 坐 着 胶轮 大 车开进 了 新 草场 。 车上 满载 大红大绿 , 刺目 俗气 的 包裹 行李 , 一些 民工 的 老婆 孩子 也 来 了 , 还 抱 着 几只 东北 家鹅 , 大有 在 此 安家落户 、 扎根 草原 , 新貌 变旧 颜 的 架式 。 杨克 痛心 地 对 陈阵 抱怨 说 , 这么 美的 天然 牧场 , 就 快要 变成 东北 华北 农区 脏 了 吧 叽 的 小村子 了 , 稀有 的 天鹅湖 也 快要 变成 家鹅塘 了 。 陈阵苦 着 脸 回答 : 人口过剩 的 民族 , 活命 是 头等大事 , 根本 没有 多余 的 营养 来 喂养 艺术细胞 。 后来 杨克 探听到 , 这几拨 民工 大多 来自 包顺贵 的 老家 , 他 恨不得 把 半个 村子 都 挪到 草原 上来 。

又 过 了 几天 , 杨克 发现 几个 民工 家属 在 土房 前 开沟 翻地 , 四条 深沟 围起 十几亩 菜园子 。 不 几天 , 白菜 、 圆白菜 、 水萝卜 、 大萝卜 、 香菜 、 黄瓜 、 小葱 、 大蒜 等 各色 蔬菜 竟出 了 苗 , 引得 全队 的 知青 纷纷 前来 订购 这些 草原 少见 的 汉家菜 。

草场 上 自然 弯曲 的 牛车 道 , 被 突突 奔跑 的 拉 羊毛 的 胶轮 拖拉机 强行 去 弯 拉直 , 又 带来 了 更 多 捡 羊毛 、 拾 杏核 、 挖 药材 、 割野 韭菜 的 场部 职工 家属 。 一盆 宝地 刚 打开 , 农区 盲流 便 蜂涌 而入 , 草原 深处 竟 到处 都 能 听到 东北 口音 的 蒙式 汉话 。 陈阵 对 杨克说 , 汉族 农耕 文明 二三百年 同化 了 清朝 的 满族 , 因为 满族 的 老家 东三省 有 辽阔 深厚 的 黑土地 , 可以 同化 出 农耕 文化 的 “ 同根 ” 来 , 这种 同化 问题 还 不算 太 大 。 可是 汉 文化 要是 同化 了 薄薄的 蒙古草原 , 那 就要 同化 出 “ 黄祸 ” 了 。

包顺贵 天天 泡 在 工地 上 , 他 已经 看准 了 这片 新 草场 的 发展潜力 , 打算 第二年 就 把 四个 大队 全 迁进来 , 将 新 草场 变为 全场 四个 大队 的 夏季 草场 , 以便 腾出 牧场 境内 原有 的 几片 黑 沙土地 , 用以 发展 农业 。 到时候 , 要 粮有 粮要 肉 有 肉 , 他 就 有 资本 将 老家 的 至爱 亲朋 们 , 更多 地迁 到 这块 风水宝地 , 建立 一个包 氏 农牧场 。 包顺贵 对 工程进度 的 要求 近乎 苛刻 , 但 民工 们 却 毫无 怨言 。

毕利格 老人 和 几个 老 牧民 整天 跟 民工 吵架 , 逼 着 民工 填平 菜园子 四周 的 壕沟 , 因为 已经 有马 夜行 时 栽进 土 沟里 。 土沟 虽 被 填平 , 但 不久 又 出现 了 一圈 半人 高 的 土墙 。 乌力吉 满面 愁容 , 他 好像 有点 后悔 开辟 这片 新 草场 。

杨克 背对 乱哄哄 的 工地 , 费 了 半天 的 劲 才 把 注意力 集中 到 眼前 的 景色 , 久久 地 欣赏 着 天鹅湖 , 只想 多 留下 一些 天鹅湖 的 印象 。 最近 一些 日子 , 杨克 对 天鹅湖 的 迷恋 已 胜过 了 陈阵 对 草原 狼 的 痴迷 。 杨克 担心 , 也许 用 不了 一年 , 河湖 对岸 的 草滩 草坡 就 会 出现 其他 三个 大队 的 庞大 畜群 , 以及 更为 庞大 的 民工 工地 。 假如 天鹅湖 四周 的 芦苇 被 砍伐 净 , 剩下 的 那些 天鹅 就 再也 没有 青纱帐 作 掩护 了 。

杨克 骑马 走向 湖边 , 想 看看 湖面 上 有没有 天鹅 雏仔 游动 。 按照 季节 , 雌 天鹅 该 抱窝 了 。 幸亏 这会儿 除了 几头 牛 以外 , 畜群 都 不在 湖边 , 小河 清活 的 流水 , 带走 了 畜群 趟 浑 的 污浊 , 又 带来 遥远 森林 中 的 泉水 , 湖水 重 又 变得 透明 清亮 。 他 真 希望 水鸟 们 能 得到 暂时 的 宁静 。

忽然 , 苇丛 中 惊起 一群 水鸟 , 响起 各种 音调 的 惊叫声 。 野鸭 大雁 贴着 水面 向 东南 急飞 , 天鹅 迅速 升空 , 向 北边 大片 沼泽 上空 飞去 。 杨克 立即 掏出 望远镜 搜索 苇丛 , 莫非 真 有人 进湖 猎杀 天鹅 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