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二十二章 (3)

第二十二章 (3)

陈阵 半 躺 在 被 卷上 开始 看书 。

蒙古包 外 响起 了 一阵 急促 的 马蹄声 , 两匹 快马卷 着 沙尘 , 顺着 门前 20 多米 远 的 车道 急奔 。 陈阵 以为 这 只是 过路 马倌 , 没太 注意 是 谁 。 没想到 , 两匹马 跑 近 蒙古包 的 时候 , 突然 急 拐弯 , 离开 车道 朝小狼 冲去 , 小狼 立即 惊起 后退 , 绷直 了 铁链 。 前面 那个 人 , 用 套马 杆 一 杆子 就 套住 了 小 狼 的 头 , 又 爆发性 地 狠命 一 拽 , 把 小 狼 拽 得 飞 了 起来 。 这 一杆 力量 之大 , 下手 之狠 , 完全 是 为了 要 小 狼 的 命 , 恨不得 借着 铁链 的 拉劲 , 一下子 就 把 小 狼 的 脖子 拽 断 。 小狼 刚刚 噗地 摔 在 地上 , 后面 那个 人 又 用 套马 杆 的 套绳 , 狠狠 地 抽 了 小 狼 一 鞭子 , 把 小 狼 抽得 一个 溜 滚 。 前面 那 人 勒住 马 , 倒 手 换马 棒 , 准备 下马 再击 。 陈阵 吓 得 大叫 了 一声 , 抄起 擀面杖 , 疯 了 似地 冲出去 。 那 两人 见到 陈阵 一副 拼命 的 样子 , 迅速 骑马 卷沙 扬长而去 。 只 听 一人 大声 骂 道 : 狼 在 掏 马驹 , 他 还 养 狼 ! 我 早晚 得 杀 了 这条 狼 !

黄黄 和 伊勒 猛冲 过去 狂吼 , 也 挨 了 一 杆子 。 两匹马 向 马群 方向 狂奔 而 去 。

陈阵 没有 看清 那 两人 是 谁 , 他 估计 有 一位 可能 是 挨 了 毕利格 老人 批评 的 那个 羊倌 , 另 一个 是 四组 的 马倌 。 这 两人 来势凶猛 , 打算 好 了 要 对 小 狼 下 死 手 。 陈阵 亲身 领教 了 蒙古 骑兵 闪击战 的 可怕 。

陈阵 冲到 小 狼 身边 , 小狼 夹着尾巴 吓 得 半死 , 四条 腿 已 抖 得 站不稳 了 。 小狼 见到 陈阵 , 就 像 一只 在 猫爪 下 死里逃生 的 小鸡 扑 向 老母鸡 那样 , 跌跌撞撞 地 扑 向 陈阵 。 陈阵 哆哆嗦嗦 地

抱起 小 狼 , 人 与 狼 马上 就 抖 到 了 一起 了 。 他 慌忙 去 摸 小 狼 的 脖子 , 幸好 脖子 还 没有 断 , 但是 脖子 上 的 一片 毛 被 套绳 勾掉 , 下面 是 一道 深深 的 血印 。 小狼 的 心脏 怦怦 乱 跳 , 陈阵 连 哄 带 抚摸 , 好不容易 才 止住 了 小 狼 和 自己 的 颤抖 。 他 又 进包 拿出 一小 条 肉干 , 安慰 小狼 。 等 小 狼 吃 完 了 肉条 , 陈阵 又 抱 起 小 狼 , 把 它 脸 贴 脸 地 抱 在 胸前 , 他 摸了摸 小狼 的 胸口 , 狼心 已 渐渐 恢复 平稳 。 小狼 余悸 未消 , 它 盯 着 陈阵 看 , 看着 看着 , 突然 舔 了 陈阵 的 下巴 一下 。 陈阵 受宠若惊 , 他 这 是 第二次 得到 狼 的 舔 吻 , 也 是 第一次 得到 了 狼 的 感谢 。 看来 狼 给 救命恩人 叼 去 七只 野兔 的 故事 不是 瞎编 出来 的 。

但是 陈阵 的 心 却 沉得直 往下坠 , 他 一直 担忧 的 事 终于 发生 了 。 养狼 已 得罪 了 绝大部分 牧民 , 他 感到 了 牧民 对 他 的 疏远 和 冷落 , 连 毕利格 阿爸 来 他们 包 的 次数 也 少 多 了 。 他 仿佛 已 被 牧民 看作 像 包顺贵 和 民工 一样 的 破坏 草原 规矩 的 外来户 了 。 狼 是 草原 民族 精神 上 的 图腾 , 肉体上 半个 凶狠 的 敌人 。 无论 从 精神 到 肉体 , 草原 牧民 都 不 允许 养狼 。 他养 狼 , 在精神上 是 亵渎 , 在 肉体上 是 通敌 。 他 确实 触犯 了 草原 天条 , 触动 了 草原 民族 和 草原 文化 的 禁忌 。 他 不 知道 还 能 不能 保住 小狼 , 还 该不该 养狼 。 但是 他 实在 想 记录 和 探究 “ 狼图腾 , 草原 魂 ” 的 秘密 和 价值 , 不能 眼睁睁 地 看着 曾 对 世界 和 中国 历史 产生 过 巨大 影响 的 狼图腾 , 随着 草原 游牧 生活 的 逐渐 消亡 而 消亡 , 像 草原 人 的 肉体 那样 , 通过 狼 化为 粉 齑 , 不留 痕迹 地 消失 得 无影无踪 。 这 可能 是 最后 的 一次 机会 了 , 陈阵 不得不 固执己见 , 咬紧 狼牙 , 坚持下去 。 他 到处 去 找 二郎 , 可 二郎 还 没有 回家 。 如果 有 它 看家 , 除了 本组 牧民 以外 , 其他 组 的 牧民 还 不敢 轻易 上门 。 二郎 会 把 陌生人 的 马 追 咬 得 破胆 狂奔 。 他 也 突然 感到 刚才 那 两位 快 骑手 目光 的 锐利 , 他们 一定 是 看到 二郎 不 在家 , 才 实施 突然袭击 的 。

太阳 还 没有 发出 它 在 这 一天 的 最 高温 , 草原 盆地 却 已 把 所有 的 热量 全 聚拢 到 了 小 狼 的 狼 圈里 。 小狼 虽然 身体 下面 减少 了 烘烤 , 但 它 的 脑袋 和 脖子 还 留在 沙盘 里 , 加上 脖子 受伤 , 小狼 躺 不住 了 , 它 站 起来 在 狼 圈里 转磨 , 转 几圈 又 躺 到 草地 上去 。

陈阵 看不下去 书 , 开始 做 家务 。 他 摘 韭菜 、 打 野鸭蛋 、 拌 馅和面 、 烙 馅饼 , 一直 埋头 干 了 半小时 。 当 他 抬头 再 看 小 狼 的 时候 , 他 愣住 了 —— 小狼 居然 在 沙 圈里 撅 着 屁股 和 尾巴 , 拼命 地 刨土 掏洞 , 沙土 四溅 , 像 礼花 似的 从 地洞 里 喷出 。 陈阵 急忙 擦 了 擦 手 跑 出 包去 , 走进 狼圈 蹲下 身子 好奇 地 观察 起来 。

小狼 在 圈 中 南半部 , 用力 刨 洞 , 半个 身子 已经 扎进 洞里 , 尾巴 乱抖 , 沙土 不断 从小 狼 的 身 底下 喷射 出来 。 过 了 一会儿 , 小狼 退出 洞 , 用 两只 前爪 搂住 沙堆 往后 扒拉 。 小狼 浑身 沾满 了 土 , 它 看 了 陈阵 一眼 , 狼 眼里 充满 野性 和 激情 , 像是 在 挖 金银财宝 , 亢奋 中 还 露出 贪婪 和 焦急 。

小狼 到底 想干什么 ? 难道 想 刨 倒 木桩 , 逃 到 阴凉处 ? 不 对 , 位置 不 对 。 小狼 并 没有 对准 木桩 刨 , 而且 木桩 埋得 很 深 , 它 得 刨 多 大 一个 坑 ? 小狼 是 在 狼 圈 的 南半部 , 背对 木桩 , 由 北朝南 , 冲着 阳光 的 方向 刨 。 陈阵 心中 一阵 惊喜 , 他 立刻 明白 了 小 狼 的 意图 。

小狼 又 在 洞里 刨 松 了 许多 沙土 , 它 半张 着 嘴 哈哈哈 地 忙里忙外 , 一会儿 钻进 洞 刨土 , 一会儿 又 往外 倒腾 土 。 小狼 两眼 放光 , 贼亮 贼亮 , 根本 没 功夫 搭理 陈阵 。 陈阵 看 得 终于 忍不住 , 小声 叫 它 : 小狼 小 狼 , 慢点 刨 , 小心 把 爪子 刨断 。 小狼 瞟 了 陈阵 一眼 , 眯着 眼睛 笑了笑 , 它 好像 对 自己 行为 很 是 得意 。

洞里 刨 出 的 沙土 有些 潮气 , 远比洞 外 的 黄沙 凉得 多 。 陈阵 抓 了 一把 沙土 , 握 了 握 , 确实 又 潮 又 凉 。 陈阵 想 , 小狼 真是太 聪明 了 , 它 这 是 在 为 自己 刨 一个 避光 避晒 避人避 危险 的 凉洞 和 防身 洞 。 一点 没错 , 小狼准 是 这样 想 的 , 洞里 有 凉气 有 黑暗 , 洞 的 朝向 也 对 , 洞口 朝 北 , 洞道 朝南 , 阳光 晒 不 进洞 , 小狼 钻进去 刨土 的 时候 , 它 的 大半个 身子 已经 晒 不到 毒辣 的 阳光 了 。

小狼越 往里 挖 , 里面 的 光线 就 越弱 。 它 显然 尝到了 黑暗 的 快乐 , 也 开始 接近 它 预期 的 目标 。 黑暗 黑暗 , 黑暗 是 狼 的 至爱 , 黑暗 意味着 凉快 、 安全 和 幸福 。 它 以后 再也不会 受 那些 可恶 的 大牛大 马大人 的 威胁 和 攻击 了 。 小狼越 挖 越 疯狂 , 它 简直 乐得 快合 不 上 嘴 了 。 又 过 了 20 多分钟 , 洞外 只 剩下 一条 快乐 抖动 的 毛茸茸 的 狼 尾巴 , 而 小 狼 的 整个 身体 , 全都 钻进 了 阴凉 的 土洞 里 。

陈阵 又 一次 被 小 狼 非凡 的 生存能力 和 智慧 所 震惊 。 他 想起 了 “ 龙生龙 , 凤生凤 , 耗子 生儿 会 打洞 ”。 老鼠会 打洞 , 那 小鼠 至少 见过 大鼠 和 母鼠 打洞 吧 ? 可 这条 小 狼 眼睛 还 没有 睁开 就 离开 了 狼 妈 , 它 哪里 见 过 大 狼 打洞 ? 况且 , 后来 它 周围 的 狗 , 也 不 可能 教它 打洞 , 狗 是 不会 打洞 的 家畜 。 那么 , 小狼 打洞 的 本领 是 谁 教给 它 的 ? 而且 打洞 的 方位 和 朝向 也 绝对 正确 , 打洞 的 距离 更是 恰到好处 。 如果 离 木桩 的 距离 太远 , 那么 铁链 的 长度 就 会 限制 狼洞 向 纵深 发展 。 可是 小狼选 的 洞位 恰恰 在 木桩 和 圈边 之间 , 它 竟然 打 了 一个 可以 带 半截 铁链 进洞 的 狼 洞 , 这 又 是 谁 教 的 ? 这个 选址 的 本领 可能 连 草原 上 的 大 狼 都 不 具备 , 它 自己 又 是 怎样 计算出来 的 呢 ?

陈阵 惊得 心里 发毛 。 这条 才 三个 多月 大 的 小 狼 , 居然 在 完全 没有 父母 言传身教 的 情况 下 , 独自 解决 了 生死攸关 的 问题 。 这 确实 要 比 狗 , 甚至 比人 还 聪明 。 狼 的 先天 遗传 居然 强大 到 这般 地步 ? 陈阵 从 自己 的 观察 作出 判断 : 遗传 只是 基础 , 而 小 狼 的 智商 更 强大 。 他 这个 有 知识 的 大 活人 , 在 毒 日 下 转悠 了 大半天 , 就是 没有 想到 就 地 给 小 狼 挖 一个 斜 斜 的 遮阳 防身 洞 。 一个 现代 智 人 , 竟 眼睁睁 傻 呼呼地 让 一条 小狼 给 他 上 了 一堂 高难度 的 生存能力 课 。 陈阵 自叹不如 , 小狼 的 智慧 确实 大大 地 超过 了 他 。 他 应该 心悦诚服 地 接受 小狼 对 他 的 嘲笑 。 怪不得 ,

小狼 在 跟 他 玩耍 的 时候 , 他会 感到 一种 莫名其妙 的 “ 平等 ”。 此刻 , 陈阵 似乎 更 觉得 小狼 可能 根本 不 把 他 放在眼里 。 小狼 桀骜不驯 的 眼神 里 , 总是 有 一种 让 他 感到恐惧 的 意味 : 你 先别 得意 , 等 我 长大 了 再说 。 陈阵 越来越 吃不准 小狼 长大 了 会 怎样 对待 他 。

但是 陈阵 心里 还是 很 高兴 , 他 跪 在 地上 看了又看 , 觉得 自己 不是 在 豢养 一个 小 动物 , 而是 在 供养 一个 可敬可佩 的 小 导师 。 他 相信 小狼会 教给 他 更 多 的 东西 : 勇敢 、 智慧 、 顽强 、 忍耐 、 热爱生活 、 热爱 生命 、 永不 满足 、 永不 屈服 、 并 藐视 严酷 恶劣 的 环境 , 建立 起 强大 的 自我 。 他 暗暗 想 , 华夏民族 除了 龙图腾 以外 , 要是 还有 个 狼图腾 就 好 了 。 那么 华夏民族 还会 遭受 那么 多次 的 亡国 屈辱 吗 ? 还会 发愁 中华民族 实现 民主自由 富强 的 伟大 复兴 吗 ?

小狼 撅 着 尾巴 干得 异常 冲动 , 越往 深里 挖 , 它 似乎 越 感到 凉快 和 惬意 , 好像 嗅到 了 它 出生 时 的 黑暗 环境 和 泥土 气息 。 陈阵 感到 小狼 不仅 是 想 挖出 个 凉洞 和 防身 洞 , 好像 还 想 挖掘出 它 幼年 的 美好记忆 , 挖掘出 它 的 亲 妈妈 和 它 同胞兄弟 姐妹 。 他 想象 着 小 狼 挖洞 时 的 表情 , 也许 极为 复杂 , 混合 着 亢奋 、 期盼 、 侥幸 和 悲伤 ……

陈阵 的 眼眶 有些 湿润 , 心中 涌出 一阵 剧烈 的 内疚 。 他 越来越 宠爱 小狼 , 可是 他 却是 毁 了 这 窝 自由 快乐 的 狼 家庭 的 凶手 。 如果 不是 他 的 缘故 , 那窝 狼 崽 早已 跟着 它们 狼爸 狼妈 东征西 战了 。 陈阵 猜想 , 这 条 优秀 的 小 狼 , 也许 就是 额仑 草原 那头 白狼王 的 儿子 , 如果 在 久经沙场 的 狼群 的 驯导下 , 在 未来 它 甚至 可能 成长 为 新一代 的 狼 王 。 可惜 它们 的 锦绣前程 被 一个 千里 之外 的 汉人 给 彻底 断送 了 。

小狼 已经 挖到 了 极限 , 铁链 的 固定 长度 已 不 允许 它 再 往 深里 挖 。 陈阵 也 不 打算 再 加长 铁链 。 此地 沙土 松脆 , 狼 洞顶 只是 一层 盘结 草根 的 草 皮层 , 再往 里 挖 , 万一 哪匹马 , 哪 头牛 踩 塌 了 洞顶 , 就 可能 把 小 狼 活埋 。 小狼 挖洞 的 极度 兴奋 被 突然 中断 , 气得 发出 咆哮 , 它 退出 洞 , 拼命 冲撞 铁链 。 项圈 勒到 了 它 脖子 上 的 伤口 , 疼得 它 张嘴 倒吸 凉气 , 它 不肯 罢休 , 直到 它 累 得 撞 不动 为止 。 小狼 趴在 新 土堆 上大口 喘气 , 休息 了 一会儿 , 它 探头 朝洞 里 张望 , 陈阵 不 知道 它 还 能 琢磨 什么 新 点子 来 。

小狼 喘气 刚刚 平稳 , 又 一头 扎进 洞 。 不一会儿 , 洞里 又 开始 喷出 沙土 。 陈阵 又 傻了眼 , 他 急忙 俯 下身 , 凑 到 洞口 往里 看 。 只见 小狼 在 往 洞 的 两边 挖 , 它 竟然 知道 放弃 深度 , 横向 扩大 广度 。 小狼 挖掘 不出 它 的 妈妈 和 兄弟姐妹 , 它 只好 为 自己 挖 一个 宽大 的 卧铺 , 一个 能 将 自己 的 整个 身体 , 囫囵 个儿 放在 里面 的 安乐窝 。 陈阵 愣愣 地 坐下 来 , 他 简直 不敢相信 , 小狼 从 开始 选址 、 挖洞 、 一直 到量 体裁 洞 的 整个 过程 , 从 设计 到 完工 都 是 一次 成功 , 工程 没有 反复 , 没有 浪费 。 陈阵 真是 无法 理解 狼 的 这种 才华 到底 是从 哪里 来 的 。 可能 正是 这种 人类 太多 的 “ 无法 理解 ”, 从古到今 , 草原 民族 才 会 把 狼 放到 “ 图腾 ” 的 位置 上去 。

小狼 的 凉洞 和 防身 洞 终于 挖成 了 。 小狼 舒舒服服 地 横卧 在 洞里 , 陈阵 怎么 叫 也 叫 不出 它 来 。 他朝 洞里望 进去 , 小狼 圆圆的 眼睛 绿 幽幽 的 , 阴森 可怕 , 完全 像 一条 野狼 。 小狼 此时 显然 正在 专心 享受 它 所 喜欢 的 阴暗 潮湿 和 土腥气 味 , 它 如同 回到 了 自己 的 故土 故洞 , 回到 了 妈妈 的 怀抱 , 回到 了 同胞兄弟 姐妹 的 身旁 。 此刻 的 小 狼 心平气和 , 它 终于 逃离 了 在 人畜 包围 中 惶惶不可终日 的 地面 , 躲进 了 狼 的 掩蔽 所 , 回到 狼 的 世界 里 去 了 。 小狼 也 终于 可以 睡个 安稳 觉 , 做个 狼 的 美梦 了 。 陈阵 把 狼 洞 前 的 土堆 铲平 , 把 沙土 摊撒到 狼 圈里 。 小狼 总算 有 了 安全 的 新家 , 这一 意外 的 壮举 , 使得 陈阵 也 重新 对 小 狼 的 生存 恢复 了 信心 。


第二十二章 (3)

陈阵 半 躺 在 被 卷上 开始 看书 。

蒙古包 外 响起 了 一阵 急促 的 马蹄声 , 两匹 快马卷 着 沙尘 , 顺着 门前 20 多米 远 的 车道 急奔 。 陈阵 以为 这 只是 过路 马倌 , 没太 注意 是 谁 。 没想到 , 两匹马 跑 近 蒙古包 的 时候 , 突然 急 拐弯 , 离开 车道 朝小狼 冲去 , 小狼 立即 惊起 后退 , 绷直 了 铁链 。 前面 那个 人 , 用 套马 杆 一 杆子 就 套住 了 小 狼 的 头 , 又 爆发性 地 狠命 一 拽 , 把 小 狼 拽 得 飞 了 起来 。 这 一杆 力量 之大 , 下手 之狠 , 完全 是 为了 要 小 狼 的 命 , 恨不得 借着 铁链 的 拉劲 , 一下子 就 把 小 狼 的 脖子 拽 断 。 小狼 刚刚 噗地 摔 在 地上 , 后面 那个 人 又 用 套马 杆 的 套绳 , 狠狠 地 抽 了 小 狼 一 鞭子 , 把 小 狼 抽得 一个 溜 滚 。 前面 那 人 勒住 马 , 倒 手 换马 棒 , 准备 下马 再击 。 陈阵 吓 得 大叫 了 一声 , 抄起 擀面杖 , 疯 了 似地 冲出去 。 那 两人 见到 陈阵 一副 拼命 的 样子 , 迅速 骑马 卷沙 扬长而去 。 只 听 一人 大声 骂 道 : 狼 在 掏 马驹 , 他 还 养 狼 ! 我 早晚 得 杀 了 这条 狼 !

黄黄 和 伊勒 猛冲 过去 狂吼 , 也 挨 了 一 杆子 。 两匹马 向 马群 方向 狂奔 而 去 。

陈阵 没有 看清 那 两人 是 谁 , 他 估计 有 一位 可能 是 挨 了 毕利格 老人 批评 的 那个 羊倌 , 另 一个 是 四组 的 马倌 。 这 两人 来势凶猛 , 打算 好 了 要 对 小 狼 下 死 手 。 陈阵 亲身 领教 了 蒙古 骑兵 闪击战 的 可怕 。

陈阵 冲到 小 狼 身边 , 小狼 夹着尾巴 吓 得 半死 , 四条 腿 已 抖 得 站不稳 了 。 小狼 见到 陈阵 , 就 像 一只 在 猫爪 下 死里逃生 的 小鸡 扑 向 老母鸡 那样 , 跌跌撞撞 地 扑 向 陈阵 。 陈阵 哆哆嗦嗦 地

抱起 小 狼 , 人 与 狼 马上 就 抖 到 了 一起 了 。 他 慌忙 去 摸 小 狼 的 脖子 , 幸好 脖子 还 没有 断 , 但是 脖子 上 的 一片 毛 被 套绳 勾掉 , 下面 是 一道 深深 的 血印 。 小狼 的 心脏 怦怦 乱 跳 , 陈阵 连 哄 带 抚摸 , 好不容易 才 止住 了 小 狼 和 自己 的 颤抖 。 他 又 进包 拿出 一小 条 肉干 , 安慰 小狼 。 等 小 狼 吃 完 了 肉条 , 陈阵 又 抱 起 小 狼 , 把 它 脸 贴 脸 地 抱 在 胸前 , 他 摸了摸 小狼 的 胸口 , 狼心 已 渐渐 恢复 平稳 。 小狼 余悸 未消 , 它 盯 着 陈阵 看 , 看着 看着 , 突然 舔 了 陈阵 的 下巴 一下 。 陈阵 受宠若惊 , 他 这 是 第二次 得到 狼 的 舔 吻 , 也 是 第一次 得到 了 狼 的 感谢 。 看来 狼 给 救命恩人 叼 去 七只 野兔 的 故事 不是 瞎编 出来 的 。

但是 陈阵 的 心 却 沉得直 往下坠 , 他 一直 担忧 的 事 终于 发生 了 。 养狼 已 得罪 了 绝大部分 牧民 , 他 感到 了 牧民 对 他 的 疏远 和 冷落 , 连 毕利格 阿爸 来 他们 包 的 次数 也 少 多 了 。 他 仿佛 已 被 牧民 看作 像 包顺贵 和 民工 一样 的 破坏 草原 规矩 的 外来户 了 。 狼 是 草原 民族 精神 上 的 图腾 , 肉体上 半个 凶狠 的 敌人 。 无论 从 精神 到 肉体 , 草原 牧民 都 不 允许 养狼 。 他养 狼 , 在精神上 是 亵渎 , 在 肉体上 是 通敌 。 他 确实 触犯 了 草原 天条 , 触动 了 草原 民族 和 草原 文化 的 禁忌 。 他 不 知道 还 能 不能 保住 小狼 , 还 该不该 养狼 。 但是 他 实在 想 记录 和 探究 “ 狼图腾 , 草原 魂 ” 的 秘密 和 价值 , 不能 眼睁睁 地 看着 曾 对 世界 和 中国 历史 产生 过 巨大 影响 的 狼图腾 , 随着 草原 游牧 生活 的 逐渐 消亡 而 消亡 , 像 草原 人 的 肉体 那样 , 通过 狼 化为 粉 齑 , 不留 痕迹 地 消失 得 无影无踪 。 这 可能 是 最后 的 一次 机会 了 , 陈阵 不得不 固执己见 , 咬紧 狼牙 , 坚持下去 。 他 到处 去 找 二郎 , 可 二郎 还 没有 回家 。 如果 有 它 看家 , 除了 本组 牧民 以外 , 其他 组 的 牧民 还 不敢 轻易 上门 。 二郎 会 把 陌生人 的 马 追 咬 得 破胆 狂奔 。 他 也 突然 感到 刚才 那 两位 快 骑手 目光 的 锐利 , 他们 一定 是 看到 二郎 不 在家 , 才 实施 突然袭击 的 。

太阳 还 没有 发出 它 在 这 一天 的 最 高温 , 草原 盆地 却 已 把 所有 的 热量 全 聚拢 到 了 小 狼 的 狼 圈里 。 小狼 虽然 身体 下面 减少 了 烘烤 , 但 它 的 脑袋 和 脖子 还 留在 沙盘 里 , 加上 脖子 受伤 , 小狼 躺 不住 了 , 它 站 起来 在 狼 圈里 转磨 , 转 几圈 又 躺 到 草地 上去 。

陈阵 看不下去 书 , 开始 做 家务 。 他 摘 韭菜 、 打 野鸭蛋 、 拌 馅和面 、 烙 馅饼 , 一直 埋头 干 了 半小时 。 当 他 抬头 再 看 小 狼 的 时候 , 他 愣住 了 —— 小狼 居然 在 沙 圈里 撅 着 屁股 和 尾巴 , 拼命 地 刨土 掏洞 , 沙土 四溅 , 像 礼花 似的 从 地洞 里 喷出 。 陈阵 急忙 擦 了 擦 手 跑 出 包去 , 走进 狼圈 蹲下 身子 好奇 地 观察 起来 。

小狼 在 圈 中 南半部 , 用力 刨 洞 , 半个 身子 已经 扎进 洞里 , 尾巴 乱抖 , 沙土 不断 从小 狼 的 身 底下 喷射 出来 。 过 了 一会儿 , 小狼 退出 洞 , 用 两只 前爪 搂住 沙堆 往后 扒拉 。 小狼 浑身 沾满 了 土 , 它 看 了 陈阵 一眼 , 狼 眼里 充满 野性 和 激情 , 像是 在 挖 金银财宝 , 亢奋 中 还 露出 贪婪 和 焦急 。

小狼 到底 想干什么 ? 难道 想 刨 倒 木桩 , 逃 到 阴凉处 ? 不 对 , 位置 不 对 。 小狼 并 没有 对准 木桩 刨 , 而且 木桩 埋得 很 深 , 它 得 刨 多 大 一个 坑 ? 小狼 是 在 狼 圈 的 南半部 , 背对 木桩 , 由 北朝南 , 冲着 阳光 的 方向 刨 。 陈阵 心中 一阵 惊喜 , 他 立刻 明白 了 小 狼 的 意图 。

小狼 又 在 洞里 刨 松 了 许多 沙土 , 它 半张 着 嘴 哈哈哈 地 忙里忙外 , 一会儿 钻进 洞 刨土 , 一会儿 又 往外 倒腾 土 。 小狼 两眼 放光 , 贼亮 贼亮 , 根本 没 功夫 搭理 陈阵 。 陈阵 看 得 终于 忍不住 , 小声 叫 它 : 小狼 小 狼 , 慢点 刨 , 小心 把 爪子 刨断 。 小狼 瞟 了 陈阵 一眼 , 眯着 眼睛 笑了笑 , 它 好像 对 自己 行为 很 是 得意 。

洞里 刨 出 的 沙土 有些 潮气 , 远比洞 外 的 黄沙 凉得 多 。 陈阵 抓 了 一把 沙土 , 握 了 握 , 确实 又 潮 又 凉 。 陈阵 想 , 小狼 真是太 聪明 了 , 它 这 是 在 为 自己 刨 一个 避光 避晒 避人避 危险 的 凉洞 和 防身 洞 。 一点 没错 , 小狼准 是 这样 想 的 , 洞里 有 凉气 有 黑暗 , 洞 的 朝向 也 对 , 洞口 朝 北 , 洞道 朝南 , 阳光 晒 不 进洞 , 小狼 钻进去 刨土 的 时候 , 它 的 大半个 身子 已经 晒 不到 毒辣 的 阳光 了 。

小狼越 往里 挖 , 里面 的 光线 就 越弱 。 它 显然 尝到了 黑暗 的 快乐 , 也 开始 接近 它 预期 的 目标 。 黑暗 黑暗 , 黑暗 是 狼 的 至爱 , 黑暗 意味着 凉快 、 安全 和 幸福 。 它 以后 再也不会 受 那些 可恶 的 大牛大 马大人 的 威胁 和 攻击 了 。 小狼越 挖 越 疯狂 , 它 简直 乐得 快合 不 上 嘴 了 。 又 过 了 20 多分钟 , 洞外 只 剩下 一条 快乐 抖动 的 毛茸茸 的 狼 尾巴 , 而 小 狼 的 整个 身体 , 全都 钻进 了 阴凉 的 土洞 里 。

陈阵 又 一次 被 小 狼 非凡 的 生存能力 和 智慧 所 震惊 。 他 想起 了 “ 龙生龙 , 凤生凤 , 耗子 生儿 会 打洞 ”。 老鼠会 打洞 , 那 小鼠 至少 见过 大鼠 和 母鼠 打洞 吧 ? 可 这条 小 狼 眼睛 还 没有 睁开 就 离开 了 狼 妈 , 它 哪里 见 过 大 狼 打洞 ? 况且 , 后来 它 周围 的 狗 , 也 不 可能 教它 打洞 , 狗 是 不会 打洞 的 家畜 。 那么 , 小狼 打洞 的 本领 是 谁 教给 它 的 ? 而且 打洞 的 方位 和 朝向 也 绝对 正确 , 打洞 的 距离 更是 恰到好处 。 如果 离 木桩 的 距离 太远 , 那么 铁链 的 长度 就 会 限制 狼洞 向 纵深 发展 。 可是 小狼选 的 洞位 恰恰 在 木桩 和 圈边 之间 , 它 竟然 打 了 一个 可以 带 半截 铁链 进洞 的 狼 洞 , 这 又 是 谁 教 的 ? 这个 选址 的 本领 可能 连 草原 上 的 大 狼 都 不 具备 , 它 自己 又 是 怎样 计算出来 的 呢 ?

陈阵 惊得 心里 发毛 。 这条 才 三个 多月 大 的 小 狼 , 居然 在 完全 没有 父母 言传身教 的 情况 下 , 独自 解决 了 生死攸关 的 问题 。 这 确实 要 比 狗 , 甚至 比人 还 聪明 。 狼 的 先天 遗传 居然 强大 到 这般 地步 ? 陈阵 从 自己 的 观察 作出 判断 : 遗传 只是 基础 , 而 小 狼 的 智商 更 强大 。 他 这个 有 知识 的 大 活人 , 在 毒 日 下 转悠 了 大半天 , 就是 没有 想到 就 地 给 小 狼 挖 一个 斜 斜 的 遮阳 防身 洞 。 一个 现代 智 人 , 竟 眼睁睁 傻 呼呼地 让 一条 小狼 给 他 上 了 一堂 高难度 的 生存能力 课 。 陈阵 自叹不如 , 小狼 的 智慧 确实 大大 地 超过 了 他 。 他 应该 心悦诚服 地 接受 小狼 对 他 的 嘲笑 。 怪不得 ,

小狼 在 跟 他 玩耍 的 时候 , 他会 感到 一种 莫名其妙 的 “ 平等 ”。 此刻 , 陈阵 似乎 更 觉得 小狼 可能 根本 不 把 他 放在眼里 。 小狼 桀骜不驯 的 眼神 里 , 总是 有 一种 让 他 感到恐惧 的 意味 : 你 先别 得意 , 等 我 长大 了 再说 。 陈阵 越来越 吃不准 小狼 长大 了 会 怎样 对待 他 。

但是 陈阵 心里 还是 很 高兴 , 他 跪 在 地上 看了又看 , 觉得 自己 不是 在 豢养 一个 小 动物 , 而是 在 供养 一个 可敬可佩 的 小 导师 。 他 相信 小狼会 教给 他 更 多 的 东西 : 勇敢 、 智慧 、 顽强 、 忍耐 、 热爱生活 、 热爱 生命 、 永不 满足 、 永不 屈服 、 并 藐视 严酷 恶劣 的 环境 , 建立 起 强大 的 自我 。 他 暗暗 想 , 华夏民族 除了 龙图腾 以外 , 要是 还有 个 狼图腾 就 好 了 。 那么 华夏民族 还会 遭受 那么 多次 的 亡国 屈辱 吗 ? 还会 发愁 中华民族 实现 民主自由 富强 的 伟大 复兴 吗 ?

小狼 撅 着 尾巴 干得 异常 冲动 , 越往 深里 挖 , 它 似乎 越 感到 凉快 和 惬意 , 好像 嗅到 了 它 出生 时 的 黑暗 环境 和 泥土 气息 。 陈阵 感到 小狼 不仅 是 想 挖出 个 凉洞 和 防身 洞 , 好像 还 想 挖掘出 它 幼年 的 美好记忆 , 挖掘出 它 的 亲 妈妈 和 它 同胞兄弟 姐妹 。 他 想象 着 小 狼 挖洞 时 的 表情 , 也许 极为 复杂 , 混合 着 亢奋 、 期盼 、 侥幸 和 悲伤 ……

陈阵 的 眼眶 有些 湿润 , 心中 涌出 一阵 剧烈 的 内疚 。 他 越来越 宠爱 小狼 , 可是 他 却是 毁 了 这 窝 自由 快乐 的 狼 家庭 的 凶手 。 如果 不是 他 的 缘故 , 那窝 狼 崽 早已 跟着 它们 狼爸 狼妈 东征西 战了 。 陈阵 猜想 , 这 条 优秀 的 小 狼 , 也许 就是 额仑 草原 那头 白狼王 的 儿子 , 如果 在 久经沙场 的 狼群 的 驯导下 , 在 未来 它 甚至 可能 成长 为 新一代 的 狼 王 。 可惜 它们 的 锦绣前程 被 一个 千里 之外 的 汉人 给 彻底 断送 了 。

小狼 已经 挖到 了 极限 , 铁链 的 固定 长度 已 不 允许 它 再 往 深里 挖 。 陈阵 也 不 打算 再 加长 铁链 。 此地 沙土 松脆 , 狼 洞顶 只是 一层 盘结 草根 的 草 皮层 , 再往 里 挖 , 万一 哪匹马 , 哪 头牛 踩 塌 了 洞顶 , 就 可能 把 小 狼 活埋 。 小狼 挖洞 的 极度 兴奋 被 突然 中断 , 气得 发出 咆哮 , 它 退出 洞 , 拼命 冲撞 铁链 。 项圈 勒到 了 它 脖子 上 的 伤口 , 疼得 它 张嘴 倒吸 凉气 , 它 不肯 罢休 , 直到 它 累 得 撞 不动 为止 。 小狼 趴在 新 土堆 上大口 喘气 , 休息 了 一会儿 , 它 探头 朝洞 里 张望 , 陈阵 不 知道 它 还 能 琢磨 什么 新 点子 来 。

小狼 喘气 刚刚 平稳 , 又 一头 扎进 洞 。 不一会儿 , 洞里 又 开始 喷出 沙土 。 陈阵 又 傻了眼 , 他 急忙 俯 下身 , 凑 到 洞口 往里 看 。 只见 小狼 在 往 洞 的 两边 挖 , 它 竟然 知道 放弃 深度 , 横向 扩大 广度 。 小狼 挖掘 不出 它 的 妈妈 和 兄弟姐妹 , 它 只好 为 自己 挖 一个 宽大 的 卧铺 , 一个 能 将 自己 的 整个 身体 , 囫囵 个儿 放在 里面 的 安乐窝 。 陈阵 愣愣 地 坐下 来 , 他 简直 不敢相信 , 小狼 从 开始 选址 、 挖洞 、 一直 到量 体裁 洞 的 整个 过程 , 从 设计 到 完工 都 是 一次 成功 , 工程 没有 反复 , 没有 浪费 。 陈阵 真是 无法 理解 狼 的 这种 才华 到底 是从 哪里 来 的 。 可能 正是 这种 人类 太多 的 “ 无法 理解 ”, 从古到今 , 草原 民族 才 会 把 狼 放到 “ 图腾 ” 的 位置 上去 。

小狼 的 凉洞 和 防身 洞 终于 挖成 了 。 小狼 舒舒服服 地 横卧 在 洞里 , 陈阵 怎么 叫 也 叫 不出 它 来 。 他朝 洞里望 进去 , 小狼 圆圆的 眼睛 绿 幽幽 的 , 阴森 可怕 , 完全 像 一条 野狼 。 小狼 此时 显然 正在 专心 享受 它 所 喜欢 的 阴暗 潮湿 和 土腥气 味 , 它 如同 回到 了 自己 的 故土 故洞 , 回到 了 妈妈 的 怀抱 , 回到 了 同胞兄弟 姐妹 的 身旁 。 此刻 的 小 狼 心平气和 , 它 终于 逃离 了 在 人畜 包围 中 惶惶不可终日 的 地面 , 躲进 了 狼 的 掩蔽 所 , 回到 狼 的 世界 里 去 了 。 小狼 也 终于 可以 睡个 安稳 觉 , 做个 狼 的 美梦 了 。 陈阵 把 狼 洞 前 的 土堆 铲平 , 把 沙土 摊撒到 狼 圈里 。 小狼 总算 有 了 安全 的 新家 , 这一 意外 的 壮举 , 使得 陈阵 也 重新 对 小 狼 的 生存 恢复 了 信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