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二十二章 (2)

第二十二章 (2)

草原 民族 夏季 很少 杀羊 , 一则 因为 杀 一只 大羊 , 大部分 的 肉 无法 储存 。 天太热 , 苍蝇 又 多 , 放 两天 就 发臭 生 蛆 。 牧民 的 办法 是 将 鲜 羊肉 割成 拇指 粗 的 肉条 , 沾 上 面粉 , 防蝇 下卵 , 再 挂 在 绳 上 放到 包里 的 阴凉处 , 晾成 干 肉条 。 每天 做饭 的 时候 , 切 两根 肉干 条 放在 面条 里 , 只是 借点 肉味 而已 。 如果 碰上 连续 阴天 , 肉条 照样 发绿 发臭 变质 长 蛆 ; 二则 , 还 因为 夏天 是 羊 上 水 膘 的 季节 , 羊上 足水 膘 以后 , 到 秋季 还 得 抓油 膘 。 两 膘 未 上 , 夏羊 只是 肉 架子 , 肉薄 、 油少 、 味差 , 牧民 也 不 爱 吃 。 而且 夏季 羊刚 剪过 羊毛 , 杀羊后 羊皮 不值钱 , 只能 做 春秋季 穿 的 剪 茬 毛薄袍 。 毕利格 老人 说 , 夏天 杀羊 是 糟践 东西 。 牧民 夏季 少杀 羊 吃 , 就 像 农民 春天 不会 把 麦苗 割下来 充饥 一样 。

额仑 草原 虽然 人口 稀少 , 畜群 庞大 , 但是 政策 仍 不 允许 草原 牧民 敞开 肚皮 吃 肉 。 对于 当时 油水 稀缺 , 限量 供肉 的 中国 , 每 一只 羊 都 是 珍稀动物 。

饱 吃 了 一秋 一冬 一春 肉食 的 知青 , 一下子 见 不到 肉 , 马上 就 受不了 了 , 便 不断 要求 破例 照顾 。 但 知青 向 组里 申请 杀羊 , 往往 得不到 批准 。 嘎斯迈 一见 陈阵 上门 , 就 笑呵呵 地用 香喷喷 的 奶皮子 砂糖 拌 炒米 来 堵 他 的 嘴 , 还 准备 了 一包 新 鲜奶 食品 送给 他们 包 , 弄 得 陈阵 每次 都 只好 把 要求 杀羊 的话 憋 回去 。 偶尔 有 一个 小组 的 知青 申请 到 一只 羊 , 立即 就 拿出 一半 羊肉 , 分给 其他 小组 的 同学 , 让 大家 都 能 隔 上 一段 日子 吃 到 点 鲜肉 , 但 这样一来 , 各家 的 肉条 存货 就 越发 地少 了 。

人 还好 说 , 可小狼 怎么办 ?

这天 陈阵 先 给 小 狼 的 食盆里 放 了 半根 臭 肉条 , 简单 地 打发 了 小 狼 , 然后 赶紧 拿 着 空食 盆 回到 包里 想 办法 。 他 坐下 来 吃 早饭 , 望 着 锅里 几块 小小的 羊肉 干 , 犹豫 了 一下 , 还是 把 肉干 捡 出来 , 放到 小狼 的 食盆里 。 小狼 跟 狗 不 一样 , 它 不吃 没有 肉味 的 小米粥 和 小米饭 , 没有 肉 和 骨头 , 小狼 就 会 坐立不安 , 发狠 地 啃 铁链 子 。

陈阵 就 着 腌 韭菜 , 吃 了 两碗 肉干 汤面 , 就 把 半锅 剩面 倒 在 小 狼 的 食盆里 , 又 用 木棍 搅 了 搅 , 把 盆底 的 几块 羊肉 干 搅 到 表面 , 好 让 小 狼 看到 肉 。 陈阵端 起盆闻 了 闻 , 还是 觉得 羊肉 味 不足 , 他 打算 往食 盆里 放 一些 用来 点灯 的 羊油 。 夏天 天热 , 放在 陶罐 里 凝固 的 羊油 已经 开始 变软 变味 了 , 好 在 狼 是 喜食 腐肉 的 动物 , 腐油 对 狼 来说 也 算是 好 东西 。 包里 从 冬天 存 下来 的 两 大罐 羊油 , 是 他 和 杨克 每天晚上 读书 的 灯油 , 够不够 坚持 到 深秋 还 难说 。 但 小 狼 正在 长 身子骨 的 关键 阶段 , 他 只好 忍痛 割舍 掉 一些 读书 时间 了 。 不过 他 仍然 改不掉 天天 读书 的 习惯 , 看来 只好 厚着脸皮 去向 嘎斯 迈要 了 。 毕利格 老人 和 嘎斯迈 如果 听说 他们 读书 的 灯油 不够 了 , 一定 会 尽量 供应 给 他 的 。 夏季 太忙 太累 , 他 给 老人 讲 历史 故事 , 并 听 老人 讲故事 的 机会 越来越少 了 。

陈阵 从 陶罐 里 挖 了 一大 勺软 羊油 , 添 到 热热 的 食盆里 , 搅成 了 油汪汪 的 一盆 。 他 又 闻 了 闻 , 羊油 味十足 , 应该 算是 小狼 的 一顿 好饭 了 。 他 又 把 大半 铝锅 的 小米 稠粥 倒 进 狗食 盆里 , 但 没舍得 放羊 油 。 夏季 少肉 , 草原 上 的 狗 每年 总要 过 上 一段 半饥半饱 的 日子 。

推开 门 , 狗们 早已 拥 在 门外 。 陈阵 先 喂狗 , 等 狗们 吃光 添净 食盆 , 退到 了 包后 的 阴影 里 , 才 端 着 狼 食盆 向 小 狼 走 去 。 一边 走 着 , 一边 照例 大喊 : 小狼 , 小狼 , 开饭 喽 。 小狼 早已 急 红了眼 , 亢奋 雀跃 几乎 把 自己 勒死 。 陈阵 将 食盆 快速 推进 狼圈 , 跳后 两步 , 一动不动 地 看 小 狼 抢吃 肉油 面条 。 看上去 , 它 对 这 顿饭 似乎 还 很 满意 。

给 小 狼 喂食 必须 天天 读 , 顿顿 喊 。 陈阵 希望 小狼能 记住 他 的 养育之恩 , 至少 能 把 他 当作 一个 真心 爱 它 的 异类 朋友 。 陈阵常 想 , 将来 有 一天 他 娶妻生子 后 , 可能 对 自己 的 儿女 也 不会 如此 上 心 动情 。 他 相信 狼 有 魔力 , 在 饥饿 的 草原 森林 , 母狼 会 奶养 人类 的 弃婴 , 狼群 会 照顾 保护 他 ( 她 ), 并 把 他 ( 她 ) 抚养 成狼 。 如果 没有 一种 超 人类 超狼类 的 魔力 情感 , 是 不 可能 出现 这种 “ 神话 ” 的 。 陈阵 自从 养狼 以后 , 经常 被 神话 般的 梦想 和 幻想 所 缠绕 。 他 在 上 小学 的 时候 , 曾读 过 一篇 苏联 小说 , 故事 说 一个 猎人 救 了 一条 狼 , 把 它 养好 伤 以后 放 回 森林 。 后来 有 一天 早晨 , 猎人 推开 木屋 的 门 , 门口 雪地 上放 着 七只 大 野兔 , 雪地 上 还有 许多 行大狼 脚印 …… 这是 陈阵 看到 的 第一篇 人 与 狼 的 友谊 故事 , 与 当时 他 看过 的 所有 有关 狼 的 书 和 电影 都 不同 。 书里 写 的 大多 都 是 狼外婆 、 狼 吃 小羊 , 狼 掏 吃 小孩 的 心肝 一类 的 可怕 残忍 的 事情 , 甚至 , 连 鲁迅 笔下 的 狼 都 是 那种 传统 的 残暴 形象 。 所以 他 一直 对 那 篇 苏联 小说 十分 着迷 , 多年 不 忘 。 他 常常 梦想 成为 那个 猎人 , 踏着 深雪到 森林 里 去 和 狼 朋友 们 一起 玩 , 抱 着 大 狼 在 雪地 上 打滚 , 大狼 驮 着 他 在 雪原 上 奔跑 ……

如今 他 竟然 也 有 一条 属于 自己 的 、 可触 可 摸 的 真 狼 了 。 他 只要 把 小 狼 喂饱 , 也 可以 抱 着 它 在 绿绿的 草地上 打滚 , 他 已经 和 小 狼 滚 过 好 几次 了 。 他 的 梦想 差不多 算是 实现 了 一半 , 但 那 另一半 , 他 似乎 不敢 梦想 下去 了 —— 小狼 长大 以后 , 给 他 留下 一窝 狼 狗崽 , 然后 重返 草原 和 狼群 。 陈阵 曾 在 梦中见 到 自己 骑着马 , 带 着 一群 狼狗 来到 草原 深处 , 向 荒野 群山 呼喊 : 小狼 , 小狼 , 开饭 喽 。 我来 喽 , 我来 喽 。 于是 , 在 迷茫 的 暮色 中 , 一条 苍色 如钢 , 健壮 如虎 的 狼 王 , 带 着 一群 狼 , 呼啸 着 久别重逢 的 亢奋 嗥声 , 向 他 奔 来 …… 可惜 这里 是 草原 牧区 , 不是 森林 , 营盘 有 猎人 猎狗 步枪 和 套马 杆 , 即使 长大 后能 重返 自然 的 小 狼 , 也 不 可能 叼 七只 大 野兔 , 作为 礼物 送到 他 蒙古包 门口 来 的 ……

陈阵 发现自己 血管 里 好像 也 奔腾 着 游牧民族 的 血液 , 虽然 他 的 曾祖父 是 地地道道 的 农民 , 但 他 觉得 自己 仍 不 像是 纯种 农耕 民族 的 后代 , 不像 华夏 的 儒士 和 小农 那样 实际 、 实干 、 实用 、 实利 和 脚踏实地 , 那样 敌视 梦想 幻想 和 想入非非 。 陈阵 既然 冒险 地 实现 了 一半 的 梦想 , 他 还要 用 兴趣 和 勇气 去 圆 那个 更 困难 的 一半 梦想 。 陈阵 希望 草原 能 更深 地 唤醒 自己 压抑 已久 的 梦想 与 冒险 精神 。

小狼 终于 把 食盆 舔 净 了 。 小狼 已经 长到 半米 多长 , 吃饱 了 肚子 , 它 的 个头 显得 更大 更 威风 , 身长 已比 小狗 们 长出 大半个 头 了 。 陈阵 将 食盆放回 门旁 , 走进 狼圈 , 现在 到 了 他 可以 盘腿 坐下 来 和 小 狼 耳鬓厮磨 的 时候 了 。 他 抱 了 一会儿 小狼 , 然后 把 它 朝天 放在 自己 的 腿 上 , 再 轻轻地 给 小 狼 按摩 肚皮 。 在 草原 上 , 狗 与 狼 在 厮杀 时 , 它们 的 肚皮 绝对 是 敌方 攻击 的 要害 部位 , 一旦 被 撕开 了 肚皮 就 必死无疑 。 所以 狗 和 狼 是 决不会 仰面朝天 地 把 肚皮 亮 给 它 所 不 信任 的 同类 或 异类 的 。 虽然 道尔 基 的 小 狼 因为 咬伤 孩子 被 打死 , 但 陈阵 还是 把 自己 的 手指 让 小 狼 抱 着 舔 , 抱 着 咬 。 他 相信 , 小狼 是 不会 真 咬 他 的 , 它 啃 他 的 手指 , 就 像 咬 它 的 亲兄弟 姐妹 一样 , 都 是 点到为止 , 不 破皮 不见 血 。 既然 小狼 把 自己 的 肚皮 放心 地亮 给 他 , 他 为什么 不 可以 把 手指 放进 小狼 的 嘴里 呢 ? 他 在 小 狼 的 眼睛 里 看到 的 完全 是 友谊 和 信任 。

已近 中午 , 高原 的 毒 日 把 空心 绿草 针晒 没 了 锋芒 , 青草 大多 打蔫 倒伏 。 小狼 又 开始 受刑 了 , 它 张大嘴 , 不停 地喘 , 舌尖 上 不断 地滴 着 口水 。 陈阵 将 蒙古包 的 围 毡 全部 掀到 包 顶上去 , 蒙古包 八面 通风 , 像 一个 凉亭 , 又 像 一个 硕大 的 鸟笼 。 在 包里 他 可以 一边 看书 , 时不时 向外 张望 照看 小狼 , 只是 犹豫 着 不 知道 该不该 帮帮 它 。 草原 狼 从来不 惧怕 恶劣 天气 , 那些 受不了 严寒 酷热 的 狼 , 会 被 草原 无情 淘汰 , 能 在 草原 生存 下来 的 都 是 硬骨 铁汉 。 可是 , 如果 天气 太热 , 草原 狼 也 会 躲 到 阴凉 的 山岩 后面 的 。 陈阵 听 毕利格 老人 说 , 夏天 放羊 遇到 凉快 的 地方

, 别 马上 让 羊 停下来 乘凉 , 人先要 过去 看看 草丛里 有没有 狼 “ 打埋伏 ”。

陈阵 不 知道 该 如何 帮小狼 降温 解暑 , 他 打算 先 观察 狼 的 耐热 力 究竟 有多强 。 吹进 蒙古包 里 的 风 也 开始 变热 , 盆地 草场 里 的 牛群 全 不吃 草 了 , 都 卧 在 河边 的 泥塘 里 。 远处 的 羊群 , 大多 卧 在 迎风 山口 处 午睡 。 山顶 上 , 出现 了 一顶 顶 的 三角 白 “ 帐篷 ”。 羊倌 们 热得 受不了 了 , 就 把 套马 杆 斜插 在 旱獭 洞里 , 再脱 下白 单袍 把 领口 拴 在 杆 上 , 用 石头 压住 两边 拖地 的 衣角 , 就 能 搭 出 一顶 临时 遮阳 帐篷 来 。 陈阵 在 里面 乘 过凉 , 很 管用 。 帐篷 里 往往 是 两个 羊倌 , 一人 午睡 , 一人 照看 两 群羊 。 三角 白 帐篷 只有 在 草原 最热 的 时候 才 会 出现 。 陈阵 渐渐 坐不住 了 。

小狼 已 被 晒 得 焦躁 不安 , 站 也 不是 , 卧 也 不是 。 沙地 冒 出 水波 似的 热气 , 小狼 的 四个 小 爪子 被 烫得 不停 地 倒换 , 它 东张西望 到处 寻找 小狗 们 , 看到 一条 小狗 躲 在 牛车 的 阴影 下 , 它 更是 气急败坏 地 挣 铁链 。 陈阵 赶紧 出 了 包 , 他 担心 再 这么 曝晒 下去 , 小狼 真成了 糖 炒栗子 , 万一 中暑 , 场里 的 兽医 决不会 给 狼 治病 的 。 怎么办 ?

草原 风大 , 只有 雨衣 , 没有 伞 , 不 可能 给 小 狼 打 一把 遮阳伞 。 那么 推 一辆 牛车 来 让 小 狼 躺 到 牛车 下 ? 但 牛车 的 结构 太 复杂 , 弄不好 , 小狼 脖子 上 的 铁链 会 被 轱辘 缠住 , 把 小 狼 勒死 。 最好 是 给 小 狼 搭 一个 羊倌 那样 的 三角 遮阳 帐篷 , 可 他 又 不敢 。 所有 野外 的 人畜 都 干 晒 着 , 有人 竟为 狼 搭 凉棚 , 这是 什么 “ 阶级 感情 ”? 那样 全队 反对 养狼 的 牧民 和 知青 就 该 有 话 说 了 。 这 一段 大家 都 忙 , 几乎 都 已 忘掉 了 小 狼 , 偷养 小 狼 不可 张扬 , 陈阵 再 不能 做出 提醒 人家 记起 小 狼 的 事情 。

陈阵 从 水车 木桶 里 舀 了 半盆 清水 , 端到 小 狼 面前 , 小狼 一头 扎进 盆里 , 一口气 把 水 舔 喝光 。 然后 竟然 迅速 钻到 陈阵 身体 的 阴影 里 , 来 躲避 毒日 。 它 像 个 可怜 的 孤儿 , 苦苦 按住 他 的 脚 , 不让 他 走 。 陈阵 站 了 一会儿 , 马上 就 感到 脖子 后面 扎扎 地疼 , 再 不 离开 就要 被 晒 爆皮 。 他 只好 退出 狼圈 , 打 了 半桶水 泼 在 狼 圈里 , 沙地 冒出 揭屉 蒸笼 般的 蒸气 来 。 小狼 立即 发现 地面温度 降 了 不少 , 马上 就 躺下来 休息 , 它 已经 一连 站 了 好几个 小时 了 。 可是 , 不一会儿 沙地 就 被 晒干 , 小狼 又 被 烤 得 团团转 。 陈阵 再 没有 办法 了 , 他 不 可能 连连 给 它 泼水 , 就算 能 , 那么 轮到 他 放羊 外出 时 怎么办 ?

陈阵进 了 包 , 看 不下 书去 , 他 开始 担心 小狼 晒 病 、 晒 瘦 , 甚至 晒 死 。 他 没想到 , 拴 养小狼 保证 了 人畜 的 安全 , 却 保证 不了 小狼 的 生命安全 。 要是 在 定居点 , 把 小狼养 在 圈里 , 至少 还 可以 得到 一面 墙 的 阴影 。 难道 在 原始 游牧 的 条件 下真 不能 养狼 ? 连 毕利格 老人 也 不 知道 如何 养狼 , 他 没有 一点 经验 可以 借鉴 。

陈阵 始终 盯 着 小 狼 , 苦思苦想 , 却 仍 是 一筹莫展 。

小狼 继续 在 狼 圈里 转 , 它 的 脑子 好像 也 在 不停 地转 , 转着 转着 , 它 似乎 发现 了 狼 圈外 的 草地 , 要 比 圈内 的 沙地 温度 低 很多 。 小狼 偏 着 身子 , 用 后腿 踩 了 几脚 草地 , 大概 不怎么 烫 , 小狼 马上 就 把 整个 身体 躺 到 圈外 的 草地 上去 了 , 只 把头 和 脖子 留在 圈内 的 烫 沙上 。 铁链 被 小 狼 拽 得 笔直 , 它 终于 可以 伸长 着 脖子 休息 了 。 虽然 小狼 还 在 曝晒 之中 , 但 却 大大 地 减少 了 身子 下 的 烘烤 。 陈阵 高兴 得 真想 亲小狼 一口 , 小狼 这个 绝顶聪明 的 行为 , 给 了 陈阵 一线希望 。 他 也 总算 想出 了 一个 办法 , 等到 天 更 热 的 时候 , 他 就 隔些 日子 给 小狼换 一个 有草 的 狼 圈 , 只要 狼 圈里 又 快 被 踩 成 了 沙地 , 就 马上 挪 地方 。 陈阵 在 心中 叹 道 , 狼 的 生存能力 总是 超出 人 的 想象 , 连 没娘 带领 的 小 狼 , 天生 都 会 自己 解决困难 , 就 更 不要 说 那些 集体行动 的 狼群 了 。


第二十二章 (2)

草原 民族 夏季 很少 杀羊 , 一则 因为 杀 一只 大羊 , 大部分 的 肉 无法 储存 。 天太热 , 苍蝇 又 多 , 放 两天 就 发臭 生 蛆 。 牧民 的 办法 是 将 鲜 羊肉 割成 拇指 粗 的 肉条 , 沾 上 面粉 , 防蝇 下卵 , 再 挂 在 绳 上 放到 包里 的 阴凉处 , 晾成 干 肉条 。 每天 做饭 的 时候 , 切 两根 肉干 条 放在 面条 里 , 只是 借点 肉味 而已 。 如果 碰上 连续 阴天 , 肉条 照样 发绿 发臭 变质 长 蛆 ; 二则 , 还 因为 夏天 是 羊 上 水 膘 的 季节 , 羊上 足水 膘 以后 , 到 秋季 还 得 抓油 膘 。 两 膘 未 上 , 夏羊 只是 肉 架子 , 肉薄 、 油少 、 味差 , 牧民 也 不 爱 吃 。 而且 夏季 羊刚 剪过 羊毛 , 杀羊后 羊皮 不值钱 , 只能 做 春秋季 穿 的 剪 茬 毛薄袍 。 毕利格 老人 说 , 夏天 杀羊 是 糟践 东西 。 牧民 夏季 少杀 羊 吃 , 就 像 农民 春天 不会 把 麦苗 割下来 充饥 一样 。

额仑 草原 虽然 人口 稀少 , 畜群 庞大 , 但是 政策 仍 不 允许 草原 牧民 敞开 肚皮 吃 肉 。 对于 当时 油水 稀缺 , 限量 供肉 的 中国 , 每 一只 羊 都 是 珍稀动物 。

饱 吃 了 一秋 一冬 一春 肉食 的 知青 , 一下子 见 不到 肉 , 马上 就 受不了 了 , 便 不断 要求 破例 照顾 。 但 知青 向 组里 申请 杀羊 , 往往 得不到 批准 。 嘎斯迈 一见 陈阵 上门 , 就 笑呵呵 地用 香喷喷 的 奶皮子 砂糖 拌 炒米 来 堵 他 的 嘴 , 还 准备 了 一包 新 鲜奶 食品 送给 他们 包 , 弄 得 陈阵 每次 都 只好 把 要求 杀羊 的话 憋 回去 。 偶尔 有 一个 小组 的 知青 申请 到 一只 羊 , 立即 就 拿出 一半 羊肉 , 分给 其他 小组 的 同学 , 让 大家 都 能 隔 上 一段 日子 吃 到 点 鲜肉 , 但 这样一来 , 各家 的 肉条 存货 就 越发 地少 了 。

人 还好 说 , 可小狼 怎么办 ?

这天 陈阵 先 给 小 狼 的 食盆里 放 了 半根 臭 肉条 , 简单 地 打发 了 小 狼 , 然后 赶紧 拿 着 空食 盆 回到 包里 想 办法 。 他 坐下 来 吃 早饭 , 望 着 锅里 几块 小小的 羊肉 干 , 犹豫 了 一下 , 还是 把 肉干 捡 出来 , 放到 小狼 的 食盆里 。 小狼 跟 狗 不 一样 , 它 不吃 没有 肉味 的 小米粥 和 小米饭 , 没有 肉 和 骨头 , 小狼 就 会 坐立不安 , 发狠 地 啃 铁链 子 。

陈阵 就 着 腌 韭菜 , 吃 了 两碗 肉干 汤面 , 就 把 半锅 剩面 倒 在 小 狼 的 食盆里 , 又 用 木棍 搅 了 搅 , 把 盆底 的 几块 羊肉 干 搅 到 表面 , 好 让 小 狼 看到 肉 。 陈阵端 起盆闻 了 闻 , 还是 觉得 羊肉 味 不足 , 他 打算 往食 盆里 放 一些 用来 点灯 的 羊油 。 夏天 天热 , 放在 陶罐 里 凝固 的 羊油 已经 开始 变软 变味 了 , 好 在 狼 是 喜食 腐肉 的 动物 , 腐油 对 狼 来说 也 算是 好 东西 。 包里 从 冬天 存 下来 的 两 大罐 羊油 , 是 他 和 杨克 每天晚上 读书 的 灯油 , 够不够 坚持 到 深秋 还 难说 。 但 小 狼 正在 长 身子骨 的 关键 阶段 , 他 只好 忍痛 割舍 掉 一些 读书 时间 了 。 不过 他 仍然 改不掉 天天 读书 的 习惯 , 看来 只好 厚着脸皮 去向 嘎斯 迈要 了 。 毕利格 老人 和 嘎斯迈 如果 听说 他们 读书 的 灯油 不够 了 , 一定 会 尽量 供应 给 他 的 。 夏季 太忙 太累 , 他 给 老人 讲 历史 故事 , 并 听 老人 讲故事 的 机会 越来越少 了 。

陈阵 从 陶罐 里 挖 了 一大 勺软 羊油 , 添 到 热热 的 食盆里 , 搅成 了 油汪汪 的 一盆 。 他 又 闻 了 闻 , 羊油 味十足 , 应该 算是 小狼 的 一顿 好饭 了 。 他 又 把 大半 铝锅 的 小米 稠粥 倒 进 狗食 盆里 , 但 没舍得 放羊 油 。 夏季 少肉 , 草原 上 的 狗 每年 总要 过 上 一段 半饥半饱 的 日子 。

推开 门 , 狗们 早已 拥 在 门外 。 陈阵 先 喂狗 , 等 狗们 吃光 添净 食盆 , 退到 了 包后 的 阴影 里 , 才 端 着 狼 食盆 向 小 狼 走 去 。 一边 走 着 , 一边 照例 大喊 : 小狼 , 小狼 , 开饭 喽 。 小狼 早已 急 红了眼 , 亢奋 雀跃 几乎 把 自己 勒死 。 陈阵 将 食盆 快速 推进 狼圈 , 跳后 两步 , 一动不动 地 看 小 狼 抢吃 肉油 面条 。 看上去 , 它 对 这 顿饭 似乎 还 很 满意 。

给 小 狼 喂食 必须 天天 读 , 顿顿 喊 。 陈阵 希望 小狼能 记住 他 的 养育之恩 , 至少 能 把 他 当作 一个 真心 爱 它 的 异类 朋友 。 陈阵常 想 , 将来 有 一天 他 娶妻生子 后 , 可能 对 自己 的 儿女 也 不会 如此 上 心 动情 。 他 相信 狼 有 魔力 , 在 饥饿 的 草原 森林 , 母狼 会 奶养 人类 的 弃婴 , 狼群 会 照顾 保护 他 ( 她 ), 并 把 他 ( 她 ) 抚养 成狼 。 如果 没有 一种 超 人类 超狼类 的 魔力 情感 , 是 不 可能 出现 这种 “ 神话 ” 的 。 陈阵 自从 养狼 以后 , 经常 被 神话 般的 梦想 和 幻想 所 缠绕 。 他 在 上 小学 的 时候 , 曾读 过 一篇 苏联 小说 , 故事 说 一个 猎人 救 了 一条 狼 , 把 它 养好 伤 以后 放 回 森林 。 后来 有 一天 早晨 , 猎人 推开 木屋 的 门 , 门口 雪地 上放 着 七只 大 野兔 , 雪地 上 还有 许多 行大狼 脚印 …… 这是 陈阵 看到 的 第一篇 人 与 狼 的 友谊 故事 , 与 当时 他 看过 的 所有 有关 狼 的 书 和 电影 都 不同 。 书里 写 的 大多 都 是 狼外婆 、 狼 吃 小羊 , 狼 掏 吃 小孩 的 心肝 一类 的 可怕 残忍 的 事情 , 甚至 , 连 鲁迅 笔下 的 狼 都 是 那种 传统 的 残暴 形象 。 所以 他 一直 对 那 篇 苏联 小说 十分 着迷 , 多年 不 忘 。 他 常常 梦想 成为 那个 猎人 , 踏着 深雪到 森林 里 去 和 狼 朋友 们 一起 玩 , 抱 着 大 狼 在 雪地 上 打滚 , 大狼 驮 着 他 在 雪原 上 奔跑 ……

如今 他 竟然 也 有 一条 属于 自己 的 、 可触 可 摸 的 真 狼 了 。 他 只要 把 小 狼 喂饱 , 也 可以 抱 着 它 在 绿绿的 草地上 打滚 , 他 已经 和 小 狼 滚 过 好 几次 了 。 他 的 梦想 差不多 算是 实现 了 一半 , 但 那 另一半 , 他 似乎 不敢 梦想 下去 了 —— 小狼 长大 以后 , 给 他 留下 一窝 狼 狗崽 , 然后 重返 草原 和 狼群 。 陈阵 曾 在 梦中见 到 自己 骑着马 , 带 着 一群 狼狗 来到 草原 深处 , 向 荒野 群山 呼喊 : 小狼 , 小狼 , 开饭 喽 。 我来 喽 , 我来 喽 。 于是 , 在 迷茫 的 暮色 中 , 一条 苍色 如钢 , 健壮 如虎 的 狼 王 , 带 着 一群 狼 , 呼啸 着 久别重逢 的 亢奋 嗥声 , 向 他 奔 来 …… 可惜 这里 是 草原 牧区 , 不是 森林 , 营盘 有 猎人 猎狗 步枪 和 套马 杆 , 即使 长大 后能 重返 自然 的 小 狼 , 也 不 可能 叼 七只 大 野兔 , 作为 礼物 送到 他 蒙古包 门口 来 的 ……

陈阵 发现自己 血管 里 好像 也 奔腾 着 游牧民族 的 血液 , 虽然 他 的 曾祖父 是 地地道道 的 农民 , 但 他 觉得 自己 仍 不 像是 纯种 农耕 民族 的 后代 , 不像 华夏 的 儒士 和 小农 那样 实际 、 实干 、 实用 、 实利 和 脚踏实地 , 那样 敌视 梦想 幻想 和 想入非非 。 陈阵 既然 冒险 地 实现 了 一半 的 梦想 , 他 还要 用 兴趣 和 勇气 去 圆 那个 更 困难 的 一半 梦想 。 陈阵 希望 草原 能 更深 地 唤醒 自己 压抑 已久 的 梦想 与 冒险 精神 。

小狼 终于 把 食盆 舔 净 了 。 小狼 已经 长到 半米 多长 , 吃饱 了 肚子 , 它 的 个头 显得 更大 更 威风 , 身长 已比 小狗 们 长出 大半个 头 了 。 陈阵 将 食盆放回 门旁 , 走进 狼圈 , 现在 到 了 他 可以 盘腿 坐下 来 和 小 狼 耳鬓厮磨 的 时候 了 。 他 抱 了 一会儿 小狼 , 然后 把 它 朝天 放在 自己 的 腿 上 , 再 轻轻地 给 小 狼 按摩 肚皮 。 在 草原 上 , 狗 与 狼 在 厮杀 时 , 它们 的 肚皮 绝对 是 敌方 攻击 的 要害 部位 , 一旦 被 撕开 了 肚皮 就 必死无疑 。 所以 狗 和 狼 是 决不会 仰面朝天 地 把 肚皮 亮 给 它 所 不 信任 的 同类 或 异类 的 。 虽然 道尔 基 的 小 狼 因为 咬伤 孩子 被 打死 , 但 陈阵 还是 把 自己 的 手指 让 小 狼 抱 着 舔 , 抱 着 咬 。 他 相信 , 小狼 是 不会 真 咬 他 的 , 它 啃 他 的 手指 , 就 像 咬 它 的 亲兄弟 姐妹 一样 , 都 是 点到为止 , 不 破皮 不见 血 。 既然 小狼 把 自己 的 肚皮 放心 地亮 给 他 , 他 为什么 不 可以 把 手指 放进 小狼 的 嘴里 呢 ? 他 在 小 狼 的 眼睛 里 看到 的 完全 是 友谊 和 信任 。

已近 中午 , 高原 的 毒 日 把 空心 绿草 针晒 没 了 锋芒 , 青草 大多 打蔫 倒伏 。 小狼 又 开始 受刑 了 , 它 张大嘴 , 不停 地喘 , 舌尖 上 不断 地滴 着 口水 。 陈阵 将 蒙古包 的 围 毡 全部 掀到 包 顶上去 , 蒙古包 八面 通风 , 像 一个 凉亭 , 又 像 一个 硕大 的 鸟笼 。 在 包里 他 可以 一边 看书 , 时不时 向外 张望 照看 小狼 , 只是 犹豫 着 不 知道 该不该 帮帮 它 。 草原 狼 从来不 惧怕 恶劣 天气 , 那些 受不了 严寒 酷热 的 狼 , 会 被 草原 无情 淘汰 , 能 在 草原 生存 下来 的 都 是 硬骨 铁汉 。 可是 , 如果 天气 太热 , 草原 狼 也 会 躲 到 阴凉 的 山岩 后面 的 。 陈阵 听 毕利格 老人 说 , 夏天 放羊 遇到 凉快 的 地方

, 别 马上 让 羊 停下来 乘凉 , 人先要 过去 看看 草丛里 有没有 狼 “ 打埋伏 ”。

陈阵 不 知道 该 如何 帮小狼 降温 解暑 , 他 打算 先 观察 狼 的 耐热 力 究竟 有多强 。 吹进 蒙古包 里 的 风 也 开始 变热 , 盆地 草场 里 的 牛群 全 不吃 草 了 , 都 卧 在 河边 的 泥塘 里 。 远处 的 羊群 , 大多 卧 在 迎风 山口 处 午睡 。 山顶 上 , 出现 了 一顶 顶 的 三角 白 “ 帐篷 ”。 羊倌 们 热得 受不了 了 , 就 把 套马 杆 斜插 在 旱獭 洞里 , 再脱 下白 单袍 把 领口 拴 在 杆 上 , 用 石头 压住 两边 拖地 的 衣角 , 就 能 搭 出 一顶 临时 遮阳 帐篷 来 。 陈阵 在 里面 乘 过凉 , 很 管用 。 帐篷 里 往往 是 两个 羊倌 , 一人 午睡 , 一人 照看 两 群羊 。 三角 白 帐篷 只有 在 草原 最热 的 时候 才 会 出现 。 陈阵 渐渐 坐不住 了 。

小狼 已 被 晒 得 焦躁 不安 , 站 也 不是 , 卧 也 不是 。 沙地 冒 出 水波 似的 热气 , 小狼 的 四个 小 爪子 被 烫得 不停 地 倒换 , 它 东张西望 到处 寻找 小狗 们 , 看到 一条 小狗 躲 在 牛车 的 阴影 下 , 它 更是 气急败坏 地 挣 铁链 。 陈阵 赶紧 出 了 包 , 他 担心 再 这么 曝晒 下去 , 小狼 真成了 糖 炒栗子 , 万一 中暑 , 场里 的 兽医 决不会 给 狼 治病 的 。 怎么办 ?

草原 风大 , 只有 雨衣 , 没有 伞 , 不 可能 给 小 狼 打 一把 遮阳伞 。 那么 推 一辆 牛车 来 让 小 狼 躺 到 牛车 下 ? 但 牛车 的 结构 太 复杂 , 弄不好 , 小狼 脖子 上 的 铁链 会 被 轱辘 缠住 , 把 小 狼 勒死 。 最好 是 给 小 狼 搭 一个 羊倌 那样 的 三角 遮阳 帐篷 , 可 他 又 不敢 。 所有 野外 的 人畜 都 干 晒 着 , 有人 竟为 狼 搭 凉棚 , 这是 什么 “ 阶级 感情 ”? 那样 全队 反对 养狼 的 牧民 和 知青 就 该 有 话 说 了 。 这 一段 大家 都 忙 , 几乎 都 已 忘掉 了 小 狼 , 偷养 小 狼 不可 张扬 , 陈阵 再 不能 做出 提醒 人家 记起 小 狼 的 事情 。

陈阵 从 水车 木桶 里 舀 了 半盆 清水 , 端到 小 狼 面前 , 小狼 一头 扎进 盆里 , 一口气 把 水 舔 喝光 。 然后 竟然 迅速 钻到 陈阵 身体 的 阴影 里 , 来 躲避 毒日 。 它 像 个 可怜 的 孤儿 , 苦苦 按住 他 的 脚 , 不让 他 走 。 陈阵 站 了 一会儿 , 马上 就 感到 脖子 后面 扎扎 地疼 , 再 不 离开 就要 被 晒 爆皮 。 他 只好 退出 狼圈 , 打 了 半桶水 泼 在 狼 圈里 , 沙地 冒出 揭屉 蒸笼 般的 蒸气 来 。 小狼 立即 发现 地面温度 降 了 不少 , 马上 就 躺下来 休息 , 它 已经 一连 站 了 好几个 小时 了 。 可是 , 不一会儿 沙地 就 被 晒干 , 小狼 又 被 烤 得 团团转 。 陈阵 再 没有 办法 了 , 他 不 可能 连连 给 它 泼水 , 就算 能 , 那么 轮到 他 放羊 外出 时 怎么办 ?

陈阵进 了 包 , 看 不下 书去 , 他 开始 担心 小狼 晒 病 、 晒 瘦 , 甚至 晒 死 。 他 没想到 , 拴 养小狼 保证 了 人畜 的 安全 , 却 保证 不了 小狼 的 生命安全 。 要是 在 定居点 , 把 小狼养 在 圈里 , 至少 还 可以 得到 一面 墙 的 阴影 。 难道 在 原始 游牧 的 条件 下真 不能 养狼 ? 连 毕利格 老人 也 不 知道 如何 养狼 , 他 没有 一点 经验 可以 借鉴 。

陈阵 始终 盯 着 小 狼 , 苦思苦想 , 却 仍 是 一筹莫展 。

小狼 继续 在 狼 圈里 转 , 它 的 脑子 好像 也 在 不停 地转 , 转着 转着 , 它 似乎 发现 了 狼 圈外 的 草地 , 要 比 圈内 的 沙地 温度 低 很多 。 小狼 偏 着 身子 , 用 后腿 踩 了 几脚 草地 , 大概 不怎么 烫 , 小狼 马上 就 把 整个 身体 躺 到 圈外 的 草地 上去 了 , 只 把头 和 脖子 留在 圈内 的 烫 沙上 。 铁链 被 小 狼 拽 得 笔直 , 它 终于 可以 伸长 着 脖子 休息 了 。 虽然 小狼 还 在 曝晒 之中 , 但 却 大大 地 减少 了 身子 下 的 烘烤 。 陈阵 高兴 得 真想 亲小狼 一口 , 小狼 这个 绝顶聪明 的 行为 , 给 了 陈阵 一线希望 。 他 也 总算 想出 了 一个 办法 , 等到 天 更 热 的 时候 , 他 就 隔些 日子 给 小狼换 一个 有草 的 狼 圈 , 只要 狼 圈里 又 快 被 踩 成 了 沙地 , 就 马上 挪 地方 。 陈阵 在 心中 叹 道 , 狼 的 生存能力 总是 超出 人 的 想象 , 连 没娘 带领 的 小 狼 , 天生 都 会 自己 解决困难 , 就 更 不要 说 那些 集体行动 的 狼群 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