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二十八章 (3) / 第二十九章 (1)

第二十八章 (3) / 第二十九章 (1)

陈阵望 着 月色 下 白烟 茫茫 的 草原 , 眼前 犹如 出现 了 太平洋 大海战 的 壮阔 海景 : 由 千百 艘 美国 航母 、 巡洋舰 、 驱逐舰 以及 各种 舰艇 , 组成 的 世界 上 最 庞大 的 舰队 , 形成 最具 威力 的 猎圈 阵形 , 冒 出 滚滚 浓烟 , 昂起 万千 巨炮 , 向 日本海 破浪 挺进 。 那 是 现代化 的 西方 海狼 对 东方 倭寇 海狼 的 一次 现代 级别 的 打围 。 人类 历史 发展 至今 , 冲 在 世界 最 前列 的 , 大多 是 用 狼 精神 武装 起来 的 民族 。 在 世界 残酷 竞争 的 舞台 上 , 羊欲静 , 而 狼 不休 。 强狼 尚且 有 被 更 强 的 狼 吃掉 的 可能 , 那 就 更 不要 提弱 羊病 羊 了 。 华夏民族 要 想 自强 于 群 狼 逐鹿 的 世界 之林 , 最 根本 的 是 必须 彻底清除 农耕 民族 性格 中 的 羊性 和 家畜 性 , 把 自己 变成 强悍 的 狼 。 至少 也 应该 有敬崇狼 精神 狼图腾 的 愿望 ……

辽阔 的 草原 也 具有 软化 浓烟 的 功能 。 全队 的 白烟 飘 到 盆地 中央 上空 , 已经 变为 一片 茫茫 云海 。 云海 罩盖 了 蚊群 肆孽 的 河湖 , 平 托起 四周 清凉 的 群山 和 一轮 圆月 ,“ 军工 烟筒 ” 消失 了 , 草原 又 完全 回到 了 宁静 美丽 的 原始 状态 。

陈阵 不由 吟诵 起 李白 的 著名 诗句 :“ 明月 出 天山 , 苍茫 云海 间 。 长风 几万里 , 吹度 玉门关 ……” 陈阵 从 小学 起 就 一直 酷爱 李白 , 这位 生于 西域 , 并 深受 西域 突厥 民风 影响 的 浪漫 诗人 , 曾 无数次 激起 他 自由 狂放 的 狼 血 冲动 。 在 原始 草原 的 月夜 吟诵 李白 的 诗 , 与 在 北京 学堂 里 诵 颂 的 感觉 迥然不同 。 陈阵 的 胸中 忽然 涌起 李白 式 的 豪放 , 又 想起 了 一个 困扰 他 很 久 的 问题 : 中国 诗家 都 仰慕 李白 , 但 却 不 主张 去学 李白 , 说 李白 恃 才 傲上 , 桀骜不驯 , 无人 学得 了 。 陈阵 此刻 顿悟 , 李白 豪放 的 诗风 之所以 难 学 , 难 就 难 在 他 深受 崇拜 狼图腾 的 突厥 民风 影响 的 性格 , 以及 群狼 奔腾 草原 般 辽阔 的 胸怀 。 李白 诗歌 豪情 冲天 , 而且 一冲 就 冲 上 了 中国 古典 诗歌 的 顶峰 。 哪个 汉儒 能够 一句 飞 万里 , 一字 上 九天 :“ 大鹏 一日 同风起 , 扶摇直上 九万里 。 ”“ 君不见 黄河 之水 天上 来 , 奔流 到 海不复 回 。 ”“ 我本楚 狂人 , 凤歌笑 孔丘 。 ” 哪个 汉儒敢 狂言 嘲笑 孔 圣人 ? 哪个 汉儒敢 接受 御手 调羹 的 伺候 ? 哪个 汉儒 敢当 着 大唐 皇帝 的 面 , 让 杨贵妃 捧 砚 , 让 高力士 脱靴 ? 噫 吁 , 危乎 高哉 ! 李白 之难 难于上青天 。 尔来 四万八千岁 , 文坛 “ 诗仙 ” 仅 一人 。

陈阵 长叹 : 草原 狼 的 性格 再 加上 华夏 文明 的 精粹 , 竟能 攀至 如此 令人 眩晕 的 高度 ……

到 下半夜 , 陈阵 隐约 看到 远处 几家 营盘 已经 不 冒烟 了 , 随后 就 听到 下夜 的 女人 和 知青 赶打 羊群 的 吆喝声 、 羊群 的 骚动 声 。 显然 , 那里 的 艾草 已经 用 完 , 或者 主人 舍不得 再 添加 宝贵 的 干 牛粪 。

蚊群 越来越 密 , 越来越 躁急 , 半空中 的 噪声 也 越来越 响 。 小 半个 大队 的 营盘 失去 了 安宁 , 人 叫 狗 吼 , 此起彼落 。 手电 的 光柱 也 多 了 起来 。 忽然 , 陈阵 听到 最 北面 的 营盘 方向 , 隐约 传来 剧烈 的 狗叫声 和 人 喊声 。 不知 哪家 的 羊群 冲破 人 的 阻拦 , 顶风 开跑 了 。 只有 备足 了 干 粪 艾草 和 下夜 人 狗 警惕 守夜 的 人家 , 还是 静悄悄 的 。 陈阵望 着 不远处 毕利格 老人 的 营盘 , 那里 没有 人声 , 没有 狗叫 , 没有 手 电光 。 隐约可见 几处 火点 忽明忽暗 , 嘎斯迈 可能 正在 侍候 烟堆 。 她 采用 的 是 “ 固定 火点 , 机动 点烟 ” 的 方法 。 羊群 的 三面 都 有 火点 , 哪边 来风 就点 哪边 的 火堆 。 火堆 比破 脸盆 通风 , 燃 火烧 烟 的 效果 更好 , 只是 比较 费干 粪 。 但嘎斯迈 最 勤快 , 为了 绝对 保证 羊群 的 安全 , 她 是从 不惜 力 的 。

突然 , 最 北边 的 营盘 方向 传来 两声 枪响 。 陈阵 心里 一沉 , 狼群 终于 又 抓住 一次 战机 , 这是 它们 在 忍受 难以想像 的 蚊群 叮 刺 之后 , 钻到 的 一个 空子 。 陈阵 长叹 一口气 , 不知 这次 灾祸 落 在 哪个 人 的 头上 。 他 也 暗自 庆幸 , 深感 迷狼 的 好处 : 对 草原 狼 了解 得 越 透 , 就 越 不会 大意失荆州 。

不久 草原 重 又 恢复 平静 。 接近 凌晨 , 露雾 降临 , 蚊群 被 露水 打湿 翅膀 , 终于 飞不动 了 。

烟火 渐渐 熄灭 , 但 大狗们 仍 未 放松 警惕 , 开始 在 羊群 西北 方向 巡逻 。 陈阵 估计 , 快到 女 人们 挤奶 的 时候 , 狼群 肯定 撤兵 了 。 陈阵 将 二茬 毛薄 皮袍 侧 蒙住 头 , 安心 地 睡过去 了 。 这 是 他 一天 一夜 中 惟一 完整 的 睡眠 时间 , 大约 有 四个 多 小时 。

第二天 陈阵 在 山里 受 了 一天 的 苦刑 , 到 傍晚 , 赶羊 回家 的 时候 , 他 发现自己 家 像是 在 迎接 贵客 : 蒙古包 顶上 摊 晾着 刚 剥 出来 的 两张 大 羊皮 。 小狼 和 所有 的 狗 都 兴致勃勃 地 啃 咬 着 自己 的 一大 份 羊骨 羊肉 。 进到 包里 , 碗 架上 , 哈 那 墙上 的 绳子 上 也 凉满 了 羊肉 条 , 炉子 上 正 煮 着 满满 一 大锅 手把 肉 。

杨克 对 陈阵 说 : 昨天夜里 最 北边 额尔敦家 的 羊群 出事 了 。 额尔敦家 跟 道尔 基家 一样 , 都 是 早些 年 迁来 的 外来户 , 东北 蒙族 。 他们 家刚 从 半农半 牧区 的 老家 娶 来 一个 新媳妇 , 她 还 保留 着 一觉 睡 到 大 天亮 的 习惯 。 夜里 点 了 几堆 火 , 守 了 小半夜 就 在 羊群 旁边 睡着 了 。 烟灭 了 , 羊群 顶风 跑 了 , 被 几条 狼 一口气 咬 死 180 多只 , 咬伤 的 羊 倒 不太多 。 幸亏 狗 大叫 又 挠 门 , 叫醒 包里 的 主人 , 男人 们 骑马 带枪 追 了 过去 , 开枪 赶跑 了 狼 。 要是 再 晚一点 , 大 狼群 闻风 赶到 , 这 群羊 就 剩 不下 多少 了 。

高 建中 说 : 今天 包顺贵 和 毕利格 忙 了 一整天 , 他俩 组织 所有 在家 的 人力 , 把 死 羊 全都 剥 了 皮 , 净 了 膛 。 180 多只 死羊 , 一半 被 卡车 运到 场部 廉价 处理 给 干部职工 , 剩下 的 死 羊伤 羊 留给 大队 , 每家 分 了 几只 , 不要 钱 , 只交 羊皮 。 咱们 家 拉回来 两只 大羊 , 一只 死 的 , 一只 伤 的 。 天 这么 热 , 一下子 来 了 这么 多 的 肉 , 咱们 怎么 吃得完 ?

陈阵 高兴 得合 不 上 嘴 , 说 : 养狼 的 人家 还会 嫌 肉 多 ? 又 问 : 包顺贵 打算 怎么 处理 那 家 外来户 ?

高 建中 说 : 赔 呗 。 月 月 扣 全家 劳力 的 半个 月 工分 , 扣够 为止 。 嘎斯迈 和 全队 的 妇女 都 骂 那个 二流子 新郎 和 新媳妇 的 公婆 , 这么 大 的 蚊灾 , 哪能 让 刚 过门 的 农家 媳妇 下夜 呢 …… 咱们 刚到 草原 的 时候 , 嘎斯迈 她们 还 带 着 知青 下 了 两个 月 的 夜 , 才 敢 让 咱们 单独 下夜 的 。 包顺贵 把 额尔敦 两口子 狠狠 地训 了 一通 , 说 他们 真给 东北 蒙族 的 外来户 丢脸 。 可是 他 对 自己 老家 来 的 那 帮 民工 趁机 给 好处 , 把 队里 三分之一 的 处理 羊 都 白 送给 了 老王 头 , 他们 可 乐坏了 。

陈阵 说 : 这帮 家伙 还是 占 了 狼 的 便宜 。

高 建中 打开 一瓶 草原 白酒 , 说 : 白吃 狼食 , 酒兴 最高 。 来来来 , 咱们 哥 仨 , 大盅 喝酒 , 大块 吃 肉 。

杨克 也 来 了 酒瘾 , 笑 道 : 喝 ! 我要 喝个 够 ! 养 了 一条 小狼 , 人家 尽 等 着 看 咱们 的 笑话 了 , 结果 怎么样 ? 咱们 倒 看 了 人家 的 笑话 。 他们 不 知道 , 狼能 教人 偷 了 鸡 , 还 能 赚回 一把 米来 。

三 人大 笑 。

烟阵里 , 撑得 走不动 的 小 狼 , 趴在 食盆 旁边 , 像 一条 吃饱 肚子 的 野狼 , 舍不得 离开 自己 的 猎物 那样 , 死死地 守着 盆里 的 剩肉 。 它 哪里 知道 , 这是 狼爸 狼叔们 送给 它 的 救灾粮 。

(第二十九章) 巴图 和 张继原 一连 换 了 四次 马 , 用 了 两天 一夜 的 时间 , 才 顺着 风将 马群 抽 赶到 新 草场 西北边 的 山头 。 山头 的 风 还 不小 , 他俩 总算 不必 担心 马群 再 掉头 顶风 狂奔 。 两人累 得 腿 胯 已 僵 在 马鞍 上 了 , 几乎 下 不了 马 , 喘 了 好几 口气 才 滚 鞍 落地 , 瘫倒 在 草坡 上 , 松开 领扣 , 让 山风 灌满 单袍 , 吹 吹 汗水 湿透 的 背心 。

西北 是 山风 吹来 的 方向 , 东南 是 大 盆地 中央 的 湖水 , 整群 马散 在 浑圆 的 山头 上 。 全身 叮满 黄蚊 的 马群 , 既想 顶风 驱蚊 又 想 饮水 , 焦躁 不安 , 犹豫不决 。 马群 痛苦 疲惫 地 在 坡顶 转 了 两三圈 以后 , 几匹 最大 家族 的 儿 马子 长嘶 了 几声 , 还是 放弃 了 风 , 选择 了 水 。 马群 无奈 地朝 野鸭 湖奔 去 , 千百只 马蹄 搅 起草 丛中 的 蚊群 , 疯狂 饥饿 的 新 蚊 顺风 急飞 , 扑 向 汗淋淋 的 马群 , 又 见缝插针 地 挤进 一层 。 群马 被 扎 刺 得 又 踢 又 咬 , 又 惊 又 乍 , 跑 得 七 倒八 歪 , 全像 得 了 小儿麻痹症 。

巴图 和 张继原 见 马群 冲 下山 , 不等 系 上 领扣 便 睡 死 过去 。 蚊群 扑 向 两人 的 脖子 , 但 此时 , 蚊子 即便 有 锥子 那样 大 的 嘴针 , 也 扎 不醒 他们 了 。 两人 自从 蚊灾 降临 , 七天 七夜 没有 连续 睡过 三 小时 。 蚊灾下 的 马群 早已 成 了 野马 、 病马 和 疯马 , 不 听 吆喝 , 不怕 鞭子 , 不怕 套马 杆 , 甚至 连 狼群 也 不怕 。 无风时 整群 马 集体 乱 抽风 , 有风时 , 便 顶风 狂奔 。 前 几天 , 马群 差点 叛逃 越境 , 要不是 风向 突变 , 他俩 可能 这会儿 还 在 边防站 请求 国际 交涉 呢 。 有 一天 夜里 , 两人 费尽心力 刚 把 马群 赶到 自己 的 草场 , 蚊群 一攻 , 马群 大乱 , 竟然 分群 分族 分头 突围 出去 。 两人 又 花 了 一天 一夜 的 时间 , 才 将 十几个 大小 家族 圈拢 到 一起 , 但是 数 了 数儿 马子 , 发现 还是 丢 了 一个 小 家族 共 20 多匹 马 。 巴图 让 张继原 独守 马群 , 自己 换 了 一匹 快马 , 又 用 了 整整 一天 的 功夫 , 才 在 80 多里 以外 的 沙地 里 找到 马群 。 可是 这群 马中 的 马驹子 已经 一匹 不 剩 , 狼群 也 已 被 蚊群 逼 疯 了 , 拼命 杀马 , 补充 失血 , 巴图 连 马驹子 的 马蹄 和 马鬃 都 没有 找到 。

马群 裹 携 着 沙尘 般的 蚊群 冲向 野鸭 湖 。 被 蚊群 几乎 抽干 了 血 , 渴得 几乎 再也 流 不 出汗 的 马群 , 扑通 扑通 跃入 水中 。 它们 没有 急于 低头 饮水 , 而是 先借 水 驱蚊 —— 马群 争先恐后 往 深水 里 冲 , 水 没 小腿 , 小腿 不疼 了 ; 水淹 大腿 , 大腿 上 的 吸血鬼 见鬼 去 了 ; 水浸 马肚 , 马肚 上 来不及 拔出 针头 的 血 蚊 被淹 成 了 孑孓 。 马群 继续 猛冲 , 被 马蹄 搅混 了 的 湖水 终于 淹没 了 马背 。 湖水 清凉 , 杀 蚊 又 刹痒 , 群马 兴奋 长嘶 , 在 湖水 中 拼命 抖动 身体 , 湖面 上 漂起 一层 糠肤 一样 的 死 蚊 。

马群 终于 吐出 一口 恶气 , 纷纷 开始 喝水 , 一直 喝到 喝 不动 为止 。 然后 借着 全身 的 泥浆 保护层 , 走 回到 水触 肚皮 的 地方 , 站 在 水里 昏昏欲睡 , 没有 一点 声音 , 连 个 响鼻 也 懒得 打 。 湖面 上 的 马群 集体 低头 静默 , 像是 在 开 追悼会 , 悼念 那些 被 蚊 狼 合伙 杀掉 的 家族 成员 。 山头 上 的 马倌 和 湖里 的 马群 都 一同 死 睡过去 。

不知 过 了 多少 时间 , 人马 几乎 同时 被 饿 醒 。 人 和 马 已经 几天几夜 没 吃 什么 东西 了 。 巴图 和 张继原 挣扎 起来 跑 到 一个 最近 的 蒙古包 , 灌饱 了 凉茶 和 酸奶 汤 , 吃饱 了 手把 肉 , 又 睡 死 过去 。 马群 被 饿 得 上岸 吃 草 , 强烈 的 阳光 很快 晒裂 了 马 身上 的 泥壳 保护层 , 蚊群 又 见缝插针 。 湖边 的 牧草 早已 被 牛羊 啃 薄 , 为了 不 被 饿死 , 积攒 体力 与 狼 拼命 , 马群 只好 重返 茂密 的 草坡 , 一边 吃 草 一边 继续 忍受 蚊群 的 轰炸 。

全队 的 干部 都 在 毕利格 家里 开会 。 老人 说 : 天上 的 云不厚 也 不 薄 , 雨 还是 下不来 , 夜里 更闷 , 这 几天 蚊子 真要 吃 马群 了 。 队里 各个 畜群 的 人手 都 不够 , 羊群 刚刚 出 了 事 , 实在 无法 抽调 人力 把 马倌 换下来 休息 。 包顺贵 和 毕利格 老人 决定 , 抽调 场部 的 干部 来 放羊 , 替换 出 的 羊倌 和 队里 半脱产 的 干部 , 再 到 马群 去 替换 小 马倌 和 知青 马倌 , 一定 要 顶 过 蚊灾 狼灾 最重 的 这段 灾期 。

已经 困乏 虚弱 之极 的 张继原 , 却 像 一头 拉 不 回头 的 犟 牛 , 无论如何 不肯 下 火线 。 他 明白 , 只要 能顶 过 这场 大灾 , 他 从此 就是 一个 在 蒙古草原 上 可以 独当一面 的 合格 马倌 了 。 陈阵 和 杨克 都 给 他 鼓劲 , 他俩 也 希望 在 养 狼 的 知青 蒙古包 里 能 出 一个 优秀 的 马倌 。

下午 , 天气 越来越 闷 , 大雨 下不来 , 小雨 也 没 希望 。 草原 盼雨 又 怕 雨 , 大雨 一下 , 打 得 蚊子 飞不动 , 但是 雨后 又 会 催生 更 多 的 蚊群 。 吸过 狼血 的 蚊子 越来越 多 , 它们 产下 的 后代 更 具有 狼性 和 攻击性 。 额仑 草原 已 变成 人间地狱 , 张继原 抱定 了 下 地狱 的 横心 , 和 草原 大 马倌 们 一起 冲进 草甸 。


第二十八章 (3) / 第二十九章 (1)

陈阵望 着 月色 下 白烟 茫茫 的 草原 , 眼前 犹如 出现 了 太平洋 大海战 的 壮阔 海景 : 由 千百 艘 美国 航母 、 巡洋舰 、 驱逐舰 以及 各种 舰艇 , 组成 的 世界 上 最 庞大 的 舰队 , 形成 最具 威力 的 猎圈 阵形 , 冒 出 滚滚 浓烟 , 昂起 万千 巨炮 , 向 日本海 破浪 挺进 。 那 是 现代化 的 西方 海狼 对 东方 倭寇 海狼 的 一次 现代 级别 的 打围 。 人类 历史 发展 至今 , 冲 在 世界 最 前列 的 , 大多 是 用 狼 精神 武装 起来 的 民族 。 在 世界 残酷 竞争 的 舞台 上 , 羊欲静 , 而 狼 不休 。 强狼 尚且 有 被 更 强 的 狼 吃掉 的 可能 , 那 就 更 不要 提弱 羊病 羊 了 。 华夏民族 要 想 自强 于 群 狼 逐鹿 的 世界 之林 , 最 根本 的 是 必须 彻底清除 农耕 民族 性格 中 的 羊性 和 家畜 性 , 把 自己 变成 强悍 的 狼 。 至少 也 应该 有敬崇狼 精神 狼图腾 的 愿望 ……

辽阔 的 草原 也 具有 软化 浓烟 的 功能 。 全队 的 白烟 飘 到 盆地 中央 上空 , 已经 变为 一片 茫茫 云海 。 云海 罩盖 了 蚊群 肆孽 的 河湖 , 平 托起 四周 清凉 的 群山 和 一轮 圆月 ,“ 军工 烟筒 ” 消失 了 , 草原 又 完全 回到 了 宁静 美丽 的 原始 状态 。

陈阵 不由 吟诵 起 李白 的 著名 诗句 :“ 明月 出 天山 , 苍茫 云海 间 。 长风 几万里 , 吹度 玉门关 ……” 陈阵 从 小学 起 就 一直 酷爱 李白 , 这位 生于 西域 , 并 深受 西域 突厥 民风 影响 的 浪漫 诗人 , 曾 无数次 激起 他 自由 狂放 的 狼 血 冲动 。 在 原始 草原 的 月夜 吟诵 李白 的 诗 , 与 在 北京 学堂 里 诵 颂 的 感觉 迥然不同 。 陈阵 的 胸中 忽然 涌起 李白 式 的 豪放 , 又 想起 了 一个 困扰 他 很 久 的 问题 : 中国 诗家 都 仰慕 李白 , 但 却 不 主张 去学 李白 , 说 李白 恃 才 傲上 , 桀骜不驯 , 无人 学得 了 。 陈阵 此刻 顿悟 , 李白 豪放 的 诗风 之所以 难 学 , 难 就 难 在 他 深受 崇拜 狼图腾 的 突厥 民风 影响 的 性格 , 以及 群狼 奔腾 草原 般 辽阔 的 胸怀 。 李白 诗歌 豪情 冲天 , 而且 一冲 就 冲 上 了 中国 古典 诗歌 的 顶峰 。 哪个 汉儒 能够 一句 飞 万里 , 一字 上 九天 :“ 大鹏 一日 同风起 , 扶摇直上 九万里 。 ”“ 君不见 黄河 之水 天上 来 , 奔流 到 海不复 回 。 ”“ 我本楚 狂人 , 凤歌笑 孔丘 。 ” 哪个 汉儒敢 狂言 嘲笑 孔 圣人 ? 哪个 汉儒敢 接受 御手 调羹 的 伺候 ? 哪个 汉儒 敢当 着 大唐 皇帝 的 面 , 让 杨贵妃 捧 砚 , 让 高力士 脱靴 ? 噫 吁 , 危乎 高哉 ! 李白 之难 难于上青天 。 尔来 四万八千岁 , 文坛 “ 诗仙 ” 仅 一人 。

陈阵 长叹 : 草原 狼 的 性格 再 加上 华夏 文明 的 精粹 , 竟能 攀至 如此 令人 眩晕 的 高度 ……

到 下半夜 , 陈阵 隐约 看到 远处 几家 营盘 已经 不 冒烟 了 , 随后 就 听到 下夜 的 女人 和 知青 赶打 羊群 的 吆喝声 、 羊群 的 骚动 声 。 显然 , 那里 的 艾草 已经 用 完 , 或者 主人 舍不得 再 添加 宝贵 的 干 牛粪 。

蚊群 越来越 密 , 越来越 躁急 , 半空中 的 噪声 也 越来越 响 。 小 半个 大队 的 营盘 失去 了 安宁 , 人 叫 狗 吼 , 此起彼落 。 手电 的 光柱 也 多 了 起来 。 忽然 , 陈阵 听到 最 北面 的 营盘 方向 , 隐约 传来 剧烈 的 狗叫声 和 人 喊声 。 不知 哪家 的 羊群 冲破 人 的 阻拦 , 顶风 开跑 了 。 只有 备足 了 干 粪 艾草 和 下夜 人 狗 警惕 守夜 的 人家 , 还是 静悄悄 的 。 陈阵望 着 不远处 毕利格 老人 的 营盘 , 那里 没有 人声 , 没有 狗叫 , 没有 手 电光 。 隐约可见 几处 火点 忽明忽暗 , 嘎斯迈 可能 正在 侍候 烟堆 。 她 采用 的 是 “ 固定 火点 , 机动 点烟 ” 的 方法 。 羊群 的 三面 都 有 火点 , 哪边 来风 就点 哪边 的 火堆 。 火堆 比破 脸盆 通风 , 燃 火烧 烟 的 效果 更好 , 只是 比较 费干 粪 。 但嘎斯迈 最 勤快 , 为了 绝对 保证 羊群 的 安全 , 她 是从 不惜 力 的 。

突然 , 最 北边 的 营盘 方向 传来 两声 枪响 。 陈阵 心里 一沉 , 狼群 终于 又 抓住 一次 战机 , 这是 它们 在 忍受 难以想像 的 蚊群 叮 刺 之后 , 钻到 的 一个 空子 。 陈阵 长叹 一口气 , 不知 这次 灾祸 落 在 哪个 人 的 头上 。 他 也 暗自 庆幸 , 深感 迷狼 的 好处 : 对 草原 狼 了解 得 越 透 , 就 越 不会 大意失荆州 。

不久 草原 重 又 恢复 平静 。 接近 凌晨 , 露雾 降临 , 蚊群 被 露水 打湿 翅膀 , 终于 飞不动 了 。

烟火 渐渐 熄灭 , 但 大狗们 仍 未 放松 警惕 , 开始 在 羊群 西北 方向 巡逻 。 陈阵 估计 , 快到 女 人们 挤奶 的 时候 , 狼群 肯定 撤兵 了 。 陈阵 将 二茬 毛薄 皮袍 侧 蒙住 头 , 安心 地 睡过去 了 。 这 是 他 一天 一夜 中 惟一 完整 的 睡眠 时间 , 大约 有 四个 多 小时 。

第二天 陈阵 在 山里 受 了 一天 的 苦刑 , 到 傍晚 , 赶羊 回家 的 时候 , 他 发现自己 家 像是 在 迎接 贵客 : 蒙古包 顶上 摊 晾着 刚 剥 出来 的 两张 大 羊皮 。 小狼 和 所有 的 狗 都 兴致勃勃 地 啃 咬 着 自己 的 一大 份 羊骨 羊肉 。 进到 包里 , 碗 架上 , 哈 那 墙上 的 绳子 上 也 凉满 了 羊肉 条 , 炉子 上 正 煮 着 满满 一 大锅 手把 肉 。

杨克 对 陈阵 说 : 昨天夜里 最 北边 额尔敦家 的 羊群 出事 了 。 额尔敦家 跟 道尔 基家 一样 , 都 是 早些 年 迁来 的 外来户 , 东北 蒙族 。 他们 家刚 从 半农半 牧区 的 老家 娶 来 一个 新媳妇 , 她 还 保留 着 一觉 睡 到 大 天亮 的 习惯 。 夜里 点 了 几堆 火 , 守 了 小半夜 就 在 羊群 旁边 睡着 了 。 烟灭 了 , 羊群 顶风 跑 了 , 被 几条 狼 一口气 咬 死 180 多只 , 咬伤 的 羊 倒 不太多 。 幸亏 狗 大叫 又 挠 门 , 叫醒 包里 的 主人 , 男人 们 骑马 带枪 追 了 过去 , 开枪 赶跑 了 狼 。 要是 再 晚一点 , 大 狼群 闻风 赶到 , 这 群羊 就 剩 不下 多少 了 。

高 建中 说 : 今天 包顺贵 和 毕利格 忙 了 一整天 , 他俩 组织 所有 在家 的 人力 , 把 死 羊 全都 剥 了 皮 , 净 了 膛 。 180 多只 死羊 , 一半 被 卡车 运到 场部 廉价 处理 给 干部职工 , 剩下 的 死 羊伤 羊 留给 大队 , 每家 分 了 几只 , 不要 钱 , 只交 羊皮 。 咱们 家 拉回来 两只 大羊 , 一只 死 的 , 一只 伤 的 。 天 这么 热 , 一下子 来 了 这么 多 的 肉 , 咱们 怎么 吃得完 ?

陈阵 高兴 得合 不 上 嘴 , 说 : 养狼 的 人家 还会 嫌 肉 多 ? 又 问 : 包顺贵 打算 怎么 处理 那 家 外来户 ?

高 建中 说 : 赔 呗 。 月 月 扣 全家 劳力 的 半个 月 工分 , 扣够 为止 。 嘎斯迈 和 全队 的 妇女 都 骂 那个 二流子 新郎 和 新媳妇 的 公婆 , 这么 大 的 蚊灾 , 哪能 让 刚 过门 的 农家 媳妇 下夜 呢 …… 咱们 刚到 草原 的 时候 , 嘎斯迈 她们 还 带 着 知青 下 了 两个 月 的 夜 , 才 敢 让 咱们 单独 下夜 的 。 包顺贵 把 额尔敦 两口子 狠狠 地训 了 一通 , 说 他们 真给 东北 蒙族 的 外来户 丢脸 。 可是 他 对 自己 老家 来 的 那 帮 民工 趁机 给 好处 , 把 队里 三分之一 的 处理 羊 都 白 送给 了 老王 头 , 他们 可 乐坏了 。

陈阵 说 : 这帮 家伙 还是 占 了 狼 的 便宜 。

高 建中 打开 一瓶 草原 白酒 , 说 : 白吃 狼食 , 酒兴 最高 。 来来来 , 咱们 哥 仨 , 大盅 喝酒 , 大块 吃 肉 。

杨克 也 来 了 酒瘾 , 笑 道 : 喝 ! 我要 喝个 够 ! 养 了 一条 小狼 , 人家 尽 等 着 看 咱们 的 笑话 了 , 结果 怎么样 ? 咱们 倒 看 了 人家 的 笑话 。 他们 不 知道 , 狼能 教人 偷 了 鸡 , 还 能 赚回 一把 米来 。

三 人大 笑 。

烟阵里 , 撑得 走不动 的 小 狼 , 趴在 食盆 旁边 , 像 一条 吃饱 肚子 的 野狼 , 舍不得 离开 自己 的 猎物 那样 , 死死地 守着 盆里 的 剩肉 。 它 哪里 知道 , 这是 狼爸 狼叔们 送给 它 的 救灾粮 。

(第二十九章) 巴图 和 张继原 一连 换 了 四次 马 , 用 了 两天 一夜 的 时间 , 才 顺着 风将 马群 抽 赶到 新 草场 西北边 的 山头 。 山头 的 风 还 不小 , 他俩 总算 不必 担心 马群 再 掉头 顶风 狂奔 。 两人累 得 腿 胯 已 僵 在 马鞍 上 了 , 几乎 下 不了 马 , 喘 了 好几 口气 才 滚 鞍 落地 , 瘫倒 在 草坡 上 , 松开 领扣 , 让 山风 灌满 单袍 , 吹 吹 汗水 湿透 的 背心 。

西北 是 山风 吹来 的 方向 , 东南 是 大 盆地 中央 的 湖水 , 整群 马散 在 浑圆 的 山头 上 。 全身 叮满 黄蚊 的 马群 , 既想 顶风 驱蚊 又 想 饮水 , 焦躁 不安 , 犹豫不决 。 马群 痛苦 疲惫 地 在 坡顶 转 了 两三圈 以后 , 几匹 最大 家族 的 儿 马子 长嘶 了 几声 , 还是 放弃 了 风 , 选择 了 水 。 马群 无奈 地朝 野鸭 湖奔 去 , 千百只 马蹄 搅 起草 丛中 的 蚊群 , 疯狂 饥饿 的 新 蚊 顺风 急飞 , 扑 向 汗淋淋 的 马群 , 又 见缝插针 地 挤进 一层 。 群马 被 扎 刺 得 又 踢 又 咬 , 又 惊 又 乍 , 跑 得 七 倒八 歪 , 全像 得 了 小儿麻痹症 。

巴图 和 张继原 见 马群 冲 下山 , 不等 系 上 领扣 便 睡 死 过去 。 蚊群 扑 向 两人 的 脖子 , 但 此时 , 蚊子 即便 有 锥子 那样 大 的 嘴针 , 也 扎 不醒 他们 了 。 两人 自从 蚊灾 降临 , 七天 七夜 没有 连续 睡过 三 小时 。 蚊灾下 的 马群 早已 成 了 野马 、 病马 和 疯马 , 不 听 吆喝 , 不怕 鞭子 , 不怕 套马 杆 , 甚至 连 狼群 也 不怕 。 无风时 整群 马 集体 乱 抽风 , 有风时 , 便 顶风 狂奔 。 前 几天 , 马群 差点 叛逃 越境 , 要不是 风向 突变 , 他俩 可能 这会儿 还 在 边防站 请求 国际 交涉 呢 。 有 一天 夜里 , 两人 费尽心力 刚 把 马群 赶到 自己 的 草场 , 蚊群 一攻 , 马群 大乱 , 竟然 分群 分族 分头 突围 出去 。 两人 又 花 了 一天 一夜 的 时间 , 才 将 十几个 大小 家族 圈拢 到 一起 , 但是 数 了 数儿 马子 , 发现 还是 丢 了 一个 小 家族 共 20 多匹 马 。 巴图 让 张继原 独守 马群 , 自己 换 了 一匹 快马 , 又 用 了 整整 一天 的 功夫 , 才 在 80 多里 以外 的 沙地 里 找到 马群 。 可是 这群 马中 的 马驹子 已经 一匹 不 剩 , 狼群 也 已 被 蚊群 逼 疯 了 , 拼命 杀马 , 补充 失血 , 巴图 连 马驹子 的 马蹄 和 马鬃 都 没有 找到 。

马群 裹 携 着 沙尘 般的 蚊群 冲向 野鸭 湖 。 被 蚊群 几乎 抽干 了 血 , 渴得 几乎 再也 流 不 出汗 的 马群 , 扑通 扑通 跃入 水中 。 它们 没有 急于 低头 饮水 , 而是 先借 水 驱蚊 —— 马群 争先恐后 往 深水 里 冲 , 水 没 小腿 , 小腿 不疼 了 ; 水淹 大腿 , 大腿 上 的 吸血鬼 见鬼 去 了 ; 水浸 马肚 , 马肚 上 来不及 拔出 针头 的 血 蚊 被淹 成 了 孑孓 。 马群 继续 猛冲 , 被 马蹄 搅混 了 的 湖水 终于 淹没 了 马背 。 湖水 清凉 , 杀 蚊 又 刹痒 , 群马 兴奋 长嘶 , 在 湖水 中 拼命 抖动 身体 , 湖面 上 漂起 一层 糠肤 一样 的 死 蚊 。

马群 终于 吐出 一口 恶气 , 纷纷 开始 喝水 , 一直 喝到 喝 不动 为止 。 然后 借着 全身 的 泥浆 保护层 , 走 回到 水触 肚皮 的 地方 , 站 在 水里 昏昏欲睡 , 没有 一点 声音 , 连 个 响鼻 也 懒得 打 。 湖面 上 的 马群 集体 低头 静默 , 像是 在 开 追悼会 , 悼念 那些 被 蚊 狼 合伙 杀掉 的 家族 成员 。 山头 上 的 马倌 和 湖里 的 马群 都 一同 死 睡过去 。

不知 过 了 多少 时间 , 人马 几乎 同时 被 饿 醒 。 人 和 马 已经 几天几夜 没 吃 什么 东西 了 。 巴图 和 张继原 挣扎 起来 跑 到 一个 最近 的 蒙古包 , 灌饱 了 凉茶 和 酸奶 汤 , 吃饱 了 手把 肉 , 又 睡 死 过去 。 马群 被 饿 得 上岸 吃 草 , 强烈 的 阳光 很快 晒裂 了 马 身上 的 泥壳 保护层 , 蚊群 又 见缝插针 。 湖边 的 牧草 早已 被 牛羊 啃 薄 , 为了 不 被 饿死 , 积攒 体力 与 狼 拼命 , 马群 只好 重返 茂密 的 草坡 , 一边 吃 草 一边 继续 忍受 蚊群 的 轰炸 。

全队 的 干部 都 在 毕利格 家里 开会 。 老人 说 : 天上 的 云不厚 也 不 薄 , 雨 还是 下不来 , 夜里 更闷 , 这 几天 蚊子 真要 吃 马群 了 。 队里 各个 畜群 的 人手 都 不够 , 羊群 刚刚 出 了 事 , 实在 无法 抽调 人力 把 马倌 换下来 休息 。 包顺贵 和 毕利格 老人 决定 , 抽调 场部 的 干部 来 放羊 , 替换 出 的 羊倌 和 队里 半脱产 的 干部 , 再 到 马群 去 替换 小 马倌 和 知青 马倌 , 一定 要 顶 过 蚊灾 狼灾 最重 的 这段 灾期 。

已经 困乏 虚弱 之极 的 张继原 , 却 像 一头 拉 不 回头 的 犟 牛 , 无论如何 不肯 下 火线 。 他 明白 , 只要 能顶 过 这场 大灾 , 他 从此 就是 一个 在 蒙古草原 上 可以 独当一面 的 合格 马倌 了 。 陈阵 和 杨克 都 给 他 鼓劲 , 他俩 也 希望 在 养 狼 的 知青 蒙古包 里 能 出 一个 优秀 的 马倌 。

下午 , 天气 越来越 闷 , 大雨 下不来 , 小雨 也 没 希望 。 草原 盼雨 又 怕 雨 , 大雨 一下 , 打 得 蚊子 飞不动 , 但是 雨后 又 会 催生 更 多 的 蚊群 。 吸过 狼血 的 蚊子 越来越 多 , 它们 产下 的 后代 更 具有 狼性 和 攻击性 。 额仑 草原 已 变成 人间地狱 , 张继原 抱定 了 下 地狱 的 横心 , 和 草原 大 马倌 们 一起 冲进 草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