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二十八章 (2)

第二十八章 (2)

一直 在 营盘 牛车 下 躲避 蚊子 的 几条 大狗 , 很快 发现 了 白烟 。 草原 上 的 大狗 都 知道 艾烟 的 好处 , 它们 眼睛 放光 , 兴奋 得 赶紧 带 着 小狗 们 跑 来 蹭 烟 。 大狗们 一 冲进 烟阵 , 全身 的 蚊子 呼地 熏光 了 。 大狗 又 开始 抢占 烟 不 浓不淡 的 地盘 , 卧下来 舒服 地 伸懒腰 , 总算 可以 痛痛快快 地 补补 觉 了 。 小狗 们 还 从来没 尝到 过艾烟 的 甜头 , 傻乎乎 地 跟着 大狗 冲进 到 烟阵 , 马上 就 高兴 得合 不 上 嘴 了 , 也 开始 抢占 好 地盘 。 不一会儿 , 四米 直径 的 小小 狼圈 , 卧下 了 六条 狗 , 把 小 狼 看 得 个 目瞪口呆 。

小狼 那 叫 高兴 , 眼 也 眯 了 , 嘴 也 咧开 了 , 尾巴 也 翘起来 了 。 它 平时 那般 殷勤 地 挥动 双爪 , 三番五次 热情 邀请 狗们 到 它 的 狼 圈 来 玩 , 可狗们 总是 对 它 爱 搭 不理 , 今天 竟然 突然 间 不 邀 自来 , 并且 全体 出动 , 就 连 最恨 它 的 伊勒 也 来 了 , 真 让 小 狼 感到 意外 和 兴奋 , 比 得到 六只 大肥鼠 还要 开心 。 小狼 一时 忘掉 了 害怕 , 它 冲进 烟阵 , 一会儿 爬 上 二郎 背上 乱蹦 ; 一会儿 又 搂住 小 母狗 滚作 一团 。 孤独 的 小 狼 终于 有 了 一个 快乐 的 大家庭 , 它 像 一个 突然 见到 了 全家 成员 一同 前来 探监 的 小 囚徒 , 对 每条 狗 好像 都 闻 不够 、 亲 不够 、 舔 不够 …… 陈阵 从来 没有 见 过 小 狼 这样 高兴 过 , 他 的 眼圈 有些 发涩 ……

狗 多 烟少 , 外加 一条 狼 , 艾烟 就 有些 不够 用 了 。 小狼 原本 是 这块 地盘 的 “ 主人 ”, 现在 反倒 被 反客为主 的 狗们 挤 到 烟流 之外 去 了 。 小狗 们 还 在 争抢 地盘 , 两条 小 公狗 毫不客气 地 把 好客 的 小 狼 再次 顶出 烟外 。 小狼 有些 纳闷 , 它 忍受着 蚊群 的 叮 刺 , 歪 着 脑袋 琢磨 着 狗们 的 行为 。 不一会儿 , 小狼 眼中 露出 恍然大悟 的 神色 , 眼里 的 问号 没有 了 , 它 终于 明白 : 狗们 并 不是 冲着 它 来 的 , 而是 冲着 白烟 来 的 。 那片 一直 让 它 害怕 的 白雾 , 是 没有 可恶 小 飞虫 的 舒服 天地 , 而 这块 地盘 原本 是 特为 它 准备 的 。 从不 吃亏 的 小 狼 立即 感到 吃 了 大亏 , 便 怒气冲冲 像 抢 肉 一样 冲进 烟阵 , 张牙舞爪 凶狠 地 驱赶 两条 小 公狗 。 一条 小狗 死赖 在 地上 不肯 离开 , 小狼 粗暴 地 咬住 它 的 耳朵 , 把 它生 生地 揪出 烟阵 , 小 公狗 疼得 呜 哇 乱叫 。 小狼 终于 为 自己 抢占 了 一个 烟雾 不淡 又 不 呛 的 好 地段 , 舒舒服服 地 趴下来 , 享受 着 无 蚊 的 快乐 。 好奇心 、 求知欲 、 研究 癖 极强 的 小 狼 , 始终 盯 着 冒烟 的 破盆 看 , 看 得 津津有味 , 一动不动 。

过 了 一会儿 , 小狼 突然 站 起来 , 向 烟盆 慢慢 走 去 , 想 去 看个 究竟 , 可 没 走 几步 , 就 被 浓烟 呛得 连 打喷嚏 , 它 退 了 几步 , 过 了 一会儿 , 它 又 忍不住 好奇心 , 再 去 看 。 小狼 把头 贴 在 烟少 的 地面 “ 蹑手蹑脚 ” 匍匐前进 , 接近 烟盆 , 它 刚 抬起 头 , 一颗 火星 被 风吹 出 , 刚好 飞到 小 狼 的 鼻头 上 , 它 被 烫得 一 激灵 , 像 颗 被 点着 火捻 的 炸弹 那样 炸 了 起来 , 又 重重地 落 在 地面 。 它 的 鬃毛 也 全部 起 , 呈 往外 放射状 。 小狼 吓 得 夹起尾巴 跑 回 二郎 身旁 , 钻进 它 的 怀里 。 二郎 呵呵 笑 , 笑 这条 傻 狼 不知好歹 。 二郎 张开 大嘴 , 伸出 舌头 舔 小 狼 的 鼻头 , 小狼 老老实实 趴在 了 地上 , 傻 呆呆地 望 着 烟盆 , 再也 不敢 上前 一步 了 。 过 了 一会儿 , 小狼 像 一个 犯困 的 婴儿 , 困得 睁不开 眼睛 , 很快 睡 了 过去 。 被 蚊群 折磨 了 几天几夜 的 小 狼 , 总算 可以 补 一个 安稳 觉 了 。 但 陈阵 却 留意到 , 熟睡中 的 小 狼 , 耳朵 仍 在 微微 颤动 , 它 的 狼 耳 仍 在 站岗放哨 。

陈阵 听到 磕磕绊绊 的 马蹄声 , 那匹 白马 也 想来 蹭 烟 。 陈阵 连忙 上前 , 解开 马绊 , 把 马 牵到 狼 圈 的 下 风头 , 再 给 白马 扣 上马 绊子 。 密布 马身 的 黄蚊 “ 米糠 ”, 呼地扬 上 了 天 。 白马 长舒 了 一口气 , 低下头 , 半闭 眼睛 打起 盹 来 。

大蚊灾 之下 的 一盆 艾烟 , 如同 雪中送炭 , 竟 给 一条 小狼 , 一匹 大马 和 六条 狗 救 了 灾 。 这 八条 生命 都 是 他 的 宝贝 和 朋友 , 他 能 给予 它们 最 及时 有效 的 救助 , 陈阵 深感 欣慰 。 小狼 和 三条 小狗 像 幼儿 一样 还 不 知道 感谢 , 在 舒服 酣睡 , 而 大 白马 和 三条 大狗 , 却 不时 向 陈阵 投来 感激 的 目光 , 还 轻轻 摇着 尾巴 。 动物 的 感谢 像 草原 一样 真挚 , 它们 虽然 不会 说 一大堆 感恩戴德 的 肉麻 颂词 , 但 陈阵 却 感动 得 愿意 为 它们 做 更 多 的 事情 。 陈阵 想 , 等 聪明 的 小 狼 长大 了 , 一定 会 比狗们 更加 懂得 与 他 交流 。 大灾 之中 , 陈阵 觉得 自己 对于 动物 朋友 们 越来越 重要 了 。 他 又 给 烟盆加 了 一些 干 牛粪 和 艾草 , 就 赶紧 去 翻晒 背运 牛粪 饼 。

蚊灾 刚刚开始 , 山沟 里 的 艾草 割 不 完 , 抗灾 的 关键在于 是否 备有 足够 的 干 牛粪 。 无需 催促 , 整个 大队 的 女人 和 孩子 , 都 在 烈日 下 翻晒 背运 牛粪 饼 。

在 额仑 草原 , 牛羊 的 干 粪 是 牧民 的 主要 燃料 。 在 冬季 , 干 牛粪 主要 是 用来 引火 , 那时 的 燃料 主要 是 靠 风干 的 羊粪 粒 , 因为 家家 守 着 羊粪 盘 , 每天 只要 在 羊群 出圈 以后 , 把 满圈 的 羊粪 粒铲 成堆 , 再 风吹日晒 几天 就是 很 好 的 燃料 , 比干 牛粪 更经 烧 。 但是 在 草原 的 夏季 , 羊粪

水分 多 不成形 , 牧民 在 蒙古包 里 就 不能 烧 羊粪 , 只能 烧干 牛粪 。 然而 在 夏季 , 牛 吃 的 是 多汁 的 嫩 青草 , 又 大量 地 喝水 , 牛粪 又 稀 又 软 , 不像 其他 季节 的 牛粪 干硬 成形 , 因此 必须 加上 一道 翻晒 工序 。

夏季 翻晒 牛粪 是 件 麻烦事 和 苦差事 。 每个 蒙古包 的 女人 和 孩子 , 一 有空 , 就要 到 营盘 周围 的 草地上 , 用木叉 把 一滩 滩 表面 晒干 、 内部 湿绿 的 牛粪 饼 一一 翻个 , 让 太阳 继续 暴晒 另一面 。 再 把 前 几天 翻晒 过 的 牛粪 饼 三块 一组 地竖靠 起来 , 接着 通风 暴晒 。 然后 , 又 把 更 早 几天 晒 硬 了 的 牛粪 饼 捡 到 柳条筐 里 , 背 到 蒙古包 侧前 的 粪堆 上 。 但是 刚背 回来 的 牛粪 还 没有 干透 , 掰开 来 , 里面 仍然 是 潮乎乎 的 , 此时 把 外 干内 湿 的 牛粪 , 堆 在 粪堆 上 主要 是 为了 防雨 。 盛夏 多雨 , 如 不 抓紧时间 , 一 遇上 急雨 , 粪 场上 晾晒 多日 的 牛粪 不一会儿 就 会 被 雨淋 成稀 汤 。 而 堆 在 粪堆 上 的 半干 牛粪 , 遇雨 则 可 马上 盖上 大旧 毡 挡雨 。 雨过 之后 , 再 掀开 暴晒 。

在 草原 夏季 , 看 一家 的 主妇 是否 勤快 善 持家 , 只要 看 她家 蒙古包 前 的 牛 粪堆 的 大小便 可 知晓 。 知青 刚立 起 自己 的 蒙古包 时 , 不 懂 未雨绸缪 , 一到 雨季 知青 包 常常 冒不出 烟来 , 或者 光 冒烟 不 着火 , 经常 要 靠 牧民 不断 接济 干 牛粪 , 才能 度过 雨季 。 到 了 两年 后 的 这个 夏季 , 陈阵 杨克 和 高 建中 都 已 懂得 翻粪 、 晒 粪 和 堆粪 的 重要性 , 他们 包 门前 的 “ 柴堆 ” 也 不 比 牧民 的 小 了 。

陈阵 和 杨克 一向 讨厌 琐碎 的 家务活 , 这些 鸡毛蒜皮 的 小事 , 常常 把 读书 的 时间 拆得 零七八碎 , 使 他们 烦心 恼火 。 但是 , 自从 养 了 小 狼 以后 , 一项项 没完没了 的 家务活 , 成 了 能否 把 小狼养 大 的 关键环节 。 家务活 一下子 就 升格 为 决定 战役 胜负 的 后勤保障 的 战略 任务 。 于是 他俩 都 开始 抢 着 料理 柴米油盐 肉 粪 茶 这 七件 “ 大事 ”。

按 常年 的 用量 , 陈阵 包前 的 “ 柴堆 ” 已 足够 度过 整个 夏季 。 但 突降 的 大 蚊灾 , 用 柴量 将 成倍增加 , 牛 粪堆 也 将 很快 一日日 矮 缩下去 。 陈阵 决定 用 狼 的 劲头 , 忍受 一切 劳苦 闷热 和 烦躁 , 把 柴堆 迅速 增大 几倍 。

高原 的 阳光 越来越 毒 , 陈阵 这身 像 防化兵 服 一样 的 厚重 装束 , 让 他 热得 喘 不过 气来 。 他 背着 沉重 的 粪筐 , 只 背运 了 两三 筐 , 就 感到 缺氧 眩晕 , 闷热 难当 , 步履艰难 。 汗 已 流干 , 防蚊服 干 了 又 湿 、 湿 了 又 干 , 汗迹 花白 , 此刻 已经 成为 背 在 身上 的 干 硬 板结 的 盐碱地 了 。 但是 他望 着 在 轻烟 薄云 下 安稳 睡觉 的 小 狼 、 小狗 、 大狗 和 大 白马 , 不得不 咬牙 坚持 。

此外 , 陈阵 肩上 还 背负着 远比半湿 牛粪 更 沉重 的 压力 。 他 咬牙 苦干 , 不仅 是 为了 小狼 和 狗们 , 也 是 为了 羊群 。 这近 两千只 羊 的 大 羊群 , 是 他 和 杨克 两个 人 的 劳动 果实 , 两年 多来 两次 接羔 , 他俩 接活 的 羊羔 就 达 两千多只 , 已经 被 分出 过 两群 。 他俩 顶风冒雪 , 顶 蚊 暴晒 , 日日夜夜 与 狼 奋斗 , 一天 24 小时 轮班 放羊 下夜 连轴转 , 整整 干 了 两个 春夏 寒暑 。 羊群 是 集体 财产 , 不能 出 半点 差错 。 眼下 又 偏偏 遇上 了 可怕 的 “ 双灾 ”, 如 稍 有 疏忽 , 将 酿成 他俩 的 政治 大灾 。 这么 大 的 一群 羊 , 每夜 非得 点 五六 盆烟 才 够 。 如果 艾烟 罩不住 整个 羊群 , 羊群 被 蚊群 刺 得 顶风 狂跑 , 单靠 一个 下夜 的 人 根本 拦挡 不住 。 一旦 羊群 冲进 山里 , 被 狼群 打 一个 尸横遍野 的 大 伏击 , 有人 再 把 这 责任 与 “ 狗崽子 ” 养狼 的 事实 联系 起来 , 那 可 就 罪责难逃 了 。 巨大 的 压力 和 危险 , 逼迫 陈阵 咬紧 狼牙 , 用 狼 的 勇敢 、 智慧 、 顽强 、 忍耐 、 谨慎 和 冒险 精神 , 来 把 他 养 狼 研究 狼 的 兴趣爱好 坚持下去 , 同时 又 更 能 磨练 出像 草原 狼 顽强 桀骜 的 个性 。 陈阵 忽然 感到 他 有 了 用不完 的 力气 和 不服输 的 狠劲 。

陈阵 一旦 冲破 了 疲劳 的 心理障碍 与 极限 , 反而 觉得 轻松 了 。 他 不断 变换 工种 , 调节 劳动强度 , 一会儿 背 粪 , 一会儿 翻粪 , 越来越 感到 有 目标 的 劳动 的 愉快 。 同时 , 他 渐渐 发现 了 自己 如此 苦心 养狼 , 好像 已经 从 一 开始 仅仅 出于 对 狼 的 研究 兴趣 , 转换成 了 一种 对 狼 的 真切 情感 , 还有 像 父母 和 兄长 所 担负 的 那种 责任 。 小狼 是 他 一口 奶 、 一口 粥 、 一口 肉养 大 的 孩子 , 是 一个 野性 兽性 、 桀骜不驯 的 异类 孩子 。 潜藏 于 他 心底 的 人兽 之间 那种 神秘莫测 、 浓烈 和 原始 的 情感 , 使 陈阵 越来越 走火入魔 , 几乎 成为 在 草原 上 遭人白眼 、 不可理喻 的 人 。 但 陈阵 却 觉得 这 半年 来 , 自己 身心 充实 , 血管 中 开始 奔腾 起 野性 的 、 充满活力 的 血液 。 高建 中曾 对 其他 包 的 知青 说 , 养 一条 小狼 能够 使 陈阵 从 一个 四体不勤 , 五谷不分 的 “ 黑帮 走资派 ” 子弟 , 变成 一个 勤快 人 , 也 就 不能 算是 件 坏事 。

陈阵 在 黏稠 脏 臭 的 牛粪 场上 干得 狼 劲 十足 , 他 满筐 满筐 地 往家 背 粪 , 粪堆 像 雨 后 的 黑 蘑菇 那样 迅速 膨胀 。 邻家 的 主妇 看得 都 站着不动 了 , 谁 也 不 知道 他 为什么 这么 疯干 。 有 的 知青 挖苦 道 : 这 叫做 近粪者 臭 , 近狼者 狼 。

傍晚 , 庞大 的 羊群 从 山里 回 营盘 。 杨克 嗓音 发哑 , 坐骑 一惊 一 乍 , 他 已经 累得 连 挥动 套马 杆 的 力气 都 快 没有 了 。 羊群 从 山里 带回 亿万 黄蚊 , 整个 羊群 像 被 野火 烤焦 了 似的 , 冒 着 厚厚 一层 “ 黄烟 ”。 近 两千只 羊 , 近 四千 只羊 耳朵 拼命 甩 耳 甩 蚊 , 营盘 顿时 噪声 大作 , 扑噜 噜 、 扑噜 噜 的 羊耳声 一浪高过一浪 。 一直 悬在 半空 等待 聚餐 的 厚密 蚊群 , 突然 像 轰炸机 群 俯冲 下来 。 那些 最后 一批 被 剪光 羊毛 , 光板 露皮 的 羊 , 经过 野外 一整天 的 肉刑 针刑 , 早已 被 叮 刺 得 像 疙疙瘩瘩 的 癞蛤蟆 一样 , 惨不忍睹 。 密集 饿 蚊 的 新一轮 轰炸 , 简直 要 把 羊们 扎 疯 了 。 羊群 狂叫 , 原地 蹦跳 , 几只 高大 的 头羊 不顾 杨克 的 鞭 抽 , 铆足 了 劲 顶风 往 西北 方向 冲 。 陈阵 抄起 木棒 , 冲过去 一通 乱 敲 乱打 , 才 将 头羊 轰回 羊粪 盘 。 但是 , 整个 羊群 全部 头朝风 , 憋足 了 劲 随时 准备 顶风 猛跑 , 借风 驱蚊 。

陈阵 以 冲锋 的 速度 , 手脚 麻利 地点 起 了 六盆 艾烟 , 并 把 盆端 到 羊群 卧盘 的 上 风头 。 六股 浓浓的 白烟 像 六条 凶狠 的 白龙 , 杀 向 厚密 的 蚊群 。 顷刻间 , 毒蚊 群像 遇上 了 更 毒 的 天龙 一般 , 呼啸 溃逃 。 救命 的 艾烟 将 整个 羊群 全部 罩住 , 疲惫不堪 的 大羊 小羊 , 扑通 扑通 跪到 在 地 。 一天 的 苦刑 , 总算 熬到 了 头 。 白烟 里 的 羊群 一片 寂静 , 羊们 被 折磨 得 几乎 连 反刍 的 力气 都 没有 了 。

杨克 下马 , 沉重 地 砸 在 地上 。 他 急忙 牵着 满身 蚊子 的 马 , 走进 烟阵 , 又 摘掉 防蚊帽 , 解开 粗布 厚 上衣 , 舒服 得 大叫 : 真 凉快 ! 这 一天 快 把 我 憋死 了 。 明天 你 放羊 , 准备 受刑 吧 。

陈阵 说 : 我 在 家里 也 受 了 一天 刑 。 明天 我 放羊 回来 你 也 得 给 我 备足 六盆烟 , 还 得 给 小 狼 点烟 。

杨克说 : 那 没 问题 。

陈阵 说 : 你 还 不 去 看看 小狼 , 这小 兔崽子 挺 知道 好歹 的 , 钻进 烟里 睡觉 去 了 。

杨克 疑惑 地问 : 狼 不是 最怕 烟怕 火 吗 ?

陈阵 笑 道 : 可狼 更 怕 蚊子 , 它 一 看 狗 来 抢 它 的 烟 , 就 不 干 了 , 马上 就 明白 烟 是 好 东西 。 我 乐得 肚子 都 疼 了 , 真 可惜 你 没 看到 这场 好戏 。

杨克 连忙 跑 向 狼 圈 , 小狼侧 躺 在 地 , 懒懒 地 伸长 四腿 , 正 安稳 地 睡大觉 呢 。 听到 两位 大 朋友 的 脚步声 , 小狼 只是 微颤 眼皮 , 向 他俩 瞟 了 一眼 。

整整 一夜 , 陈阵 都 在 伺弄 烟盆 。 每隔 半个 多 小时 , 就要 添加 干粪 。 只要 药烟 一弱 , 又 要 添加 艾草 。 如果 风向 变 了 , 就 得 把 烟盆端 到 上 风头 。 有时 还要 赶走 挤进 羊群 来 蹭 烟 的 牛 , 牛皮 虽厚 , 但 牛鼻 、 眼皮 和 耳朵 仍然 怕 叮 刺 。 陈阵 为了 不让 牛 给 羊群 添乱 , 只好 再点 一盆 烟 放到 牛群 的 上 风头 。 为了 保证 艾烟 始终 笼罩 牛羊 和 小 狼 , 陈阵 几乎 一夜 未曾 合眼 。 三条 大狗 始终 未 忘 自己 的 职责 , 它们 跑 到 羊群 上 风头 的 烟阵 边缘 , 躲 在 烟雾 里 , 分散 把守 要津 。

烟阵外 密集 饥饿 的 蚊 群气 得 发狂 发抖 , 噪音 嚣张 , 但 就是 不敢 冲进 烟阵 。 战斗 了 大半夜 的 陈阵望 着 被 击败 的 强敌 , 心中 涌出 胜者 的 喜悦 。

这 一夜 , 全 大队 的 各个 营盘 全都 摆开 烟阵 , 上 百个 烟盆烟 堆 , 同时 涌烟 。 月光 下 , 上百 股 浓烟 越飘越 粗 , 宛如 百条 白色 巨龙 翻滚 飞舞 ; 又 好像 原始 草原 突然 进入 了 工业 时代 , 草原 上 出现 了 一 大片 林立 的 工厂 烟筒 , 白烟 滚滚 , 阵势 浩大 , 蔚为壮观 。 不仅 完全 挡住 了 狂 蚊 , 也 对 草原 蚊灾下 饥饿 的 狼群 起到 巨大 的 震慑 作用 。


第二十八章 (2)

一直 在 营盘 牛车 下 躲避 蚊子 的 几条 大狗 , 很快 发现 了 白烟 。 草原 上 的 大狗 都 知道 艾烟 的 好处 , 它们 眼睛 放光 , 兴奋 得 赶紧 带 着 小狗 们 跑 来 蹭 烟 。 大狗们 一 冲进 烟阵 , 全身 的 蚊子 呼地 熏光 了 。 大狗 又 开始 抢占 烟 不 浓不淡 的 地盘 , 卧下来 舒服 地 伸懒腰 , 总算 可以 痛痛快快 地 补补 觉 了 。 小狗 们 还 从来没 尝到 过艾烟 的 甜头 , 傻乎乎 地 跟着 大狗 冲进 到 烟阵 , 马上 就 高兴 得合 不 上 嘴 了 , 也 开始 抢占 好 地盘 。 不一会儿 , 四米 直径 的 小小 狼圈 , 卧下 了 六条 狗 , 把 小 狼 看 得 个 目瞪口呆 。

小狼 那 叫 高兴 , 眼 也 眯 了 , 嘴 也 咧开 了 , 尾巴 也 翘起来 了 。 它 平时 那般 殷勤 地 挥动 双爪 , 三番五次 热情 邀请 狗们 到 它 的 狼 圈 来 玩 , 可狗们 总是 对 它 爱 搭 不理 , 今天 竟然 突然 间 不 邀 自来 , 并且 全体 出动 , 就 连 最恨 它 的 伊勒 也 来 了 , 真 让 小 狼 感到 意外 和 兴奋 , 比 得到 六只 大肥鼠 还要 开心 。 小狼 一时 忘掉 了 害怕 , 它 冲进 烟阵 , 一会儿 爬 上 二郎 背上 乱蹦 ; 一会儿 又 搂住 小 母狗 滚作 一团 。 孤独 的 小 狼 终于 有 了 一个 快乐 的 大家庭 , 它 像 一个 突然 见到 了 全家 成员 一同 前来 探监 的 小 囚徒 , 对 每条 狗 好像 都 闻 不够 、 亲 不够 、 舔 不够 …… 陈阵 从来 没有 见 过 小 狼 这样 高兴 过 , 他 的 眼圈 有些 发涩 ……

狗 多 烟少 , 外加 一条 狼 , 艾烟 就 有些 不够 用 了 。 小狼 原本 是 这块 地盘 的 “ 主人 ”, 现在 反倒 被 反客为主 的 狗们 挤 到 烟流 之外 去 了 。 小狗 们 还 在 争抢 地盘 , 两条 小 公狗 毫不客气 地 把 好客 的 小 狼 再次 顶出 烟外 。 小狼 有些 纳闷 , 它 忍受着 蚊群 的 叮 刺 , 歪 着 脑袋 琢磨 着 狗们 的 行为 。 不一会儿 , 小狼 眼中 露出 恍然大悟 的 神色 , 眼里 的 问号 没有 了 , 它 终于 明白 : 狗们 并 不是 冲着 它 来 的 , 而是 冲着 白烟 来 的 。 那片 一直 让 它 害怕 的 白雾 , 是 没有 可恶 小 飞虫 的 舒服 天地 , 而 这块 地盘 原本 是 特为 它 准备 的 。 从不 吃亏 的 小 狼 立即 感到 吃 了 大亏 , 便 怒气冲冲 像 抢 肉 一样 冲进 烟阵 , 张牙舞爪 凶狠 地 驱赶 两条 小 公狗 。 一条 小狗 死赖 在 地上 不肯 离开 , 小狼 粗暴 地 咬住 它 的 耳朵 , 把 它生 生地 揪出 烟阵 , 小 公狗 疼得 呜 哇 乱叫 。 小狼 终于 为 自己 抢占 了 一个 烟雾 不淡 又 不 呛 的 好 地段 , 舒舒服服 地 趴下来 , 享受 着 无 蚊 的 快乐 。 好奇心 、 求知欲 、 研究 癖 极强 的 小 狼 , 始终 盯 着 冒烟 的 破盆 看 , 看 得 津津有味 , 一动不动 。

过 了 一会儿 , 小狼 突然 站 起来 , 向 烟盆 慢慢 走 去 , 想 去 看个 究竟 , 可 没 走 几步 , 就 被 浓烟 呛得 连 打喷嚏 , 它 退 了 几步 , 过 了 一会儿 , 它 又 忍不住 好奇心 , 再 去 看 。 小狼 把头 贴 在 烟少 的 地面 “ 蹑手蹑脚 ” 匍匐前进 , 接近 烟盆 , 它 刚 抬起 头 , 一颗 火星 被 风吹 出 , 刚好 飞到 小 狼 的 鼻头 上 , 它 被 烫得 一 激灵 , 像 颗 被 点着 火捻 的 炸弹 那样 炸 了 起来 , 又 重重地 落 在 地面 。 它 的 鬃毛 也 全部 起 , 呈 往外 放射状 。 小狼 吓 得 夹起尾巴 跑 回 二郎 身旁 , 钻进 它 的 怀里 。 二郎 呵呵 笑 , 笑 这条 傻 狼 不知好歹 。 二郎 张开 大嘴 , 伸出 舌头 舔 小 狼 的 鼻头 , 小狼 老老实实 趴在 了 地上 , 傻 呆呆地 望 着 烟盆 , 再也 不敢 上前 一步 了 。 过 了 一会儿 , 小狼 像 一个 犯困 的 婴儿 , 困得 睁不开 眼睛 , 很快 睡 了 过去 。 被 蚊群 折磨 了 几天几夜 的 小 狼 , 总算 可以 补 一个 安稳 觉 了 。 但 陈阵 却 留意到 , 熟睡中 的 小 狼 , 耳朵 仍 在 微微 颤动 , 它 的 狼 耳 仍 在 站岗放哨 。

陈阵 听到 磕磕绊绊 的 马蹄声 , 那匹 白马 也 想来 蹭 烟 。 陈阵 连忙 上前 , 解开 马绊 , 把 马 牵到 狼 圈 的 下 风头 , 再 给 白马 扣 上马 绊子 。 密布 马身 的 黄蚊 “ 米糠 ”, 呼地扬 上 了 天 。 白马 长舒 了 一口气 , 低下头 , 半闭 眼睛 打起 盹 来 。

大蚊灾 之下 的 一盆 艾烟 , 如同 雪中送炭 , 竟 给 一条 小狼 , 一匹 大马 和 六条 狗 救 了 灾 。 这 八条 生命 都 是 他 的 宝贝 和 朋友 , 他 能 给予 它们 最 及时 有效 的 救助 , 陈阵 深感 欣慰 。 小狼 和 三条 小狗 像 幼儿 一样 还 不 知道 感谢 , 在 舒服 酣睡 , 而 大 白马 和 三条 大狗 , 却 不时 向 陈阵 投来 感激 的 目光 , 还 轻轻 摇着 尾巴 。 动物 的 感谢 像 草原 一样 真挚 , 它们 虽然 不会 说 一大堆 感恩戴德 的 肉麻 颂词 , 但 陈阵 却 感动 得 愿意 为 它们 做 更 多 的 事情 。 陈阵 想 , 等 聪明 的 小 狼 长大 了 , 一定 会 比狗们 更加 懂得 与 他 交流 。 大灾 之中 , 陈阵 觉得 自己 对于 动物 朋友 们 越来越 重要 了 。 他 又 给 烟盆加 了 一些 干 牛粪 和 艾草 , 就 赶紧 去 翻晒 背运 牛粪 饼 。

蚊灾 刚刚开始 , 山沟 里 的 艾草 割 不 完 , 抗灾 的 关键在于 是否 备有 足够 的 干 牛粪 。 无需 催促 , 整个 大队 的 女人 和 孩子 , 都 在 烈日 下 翻晒 背运 牛粪 饼 。

在 额仑 草原 , 牛羊 的 干 粪 是 牧民 的 主要 燃料 。 在 冬季 , 干 牛粪 主要 是 用来 引火 , 那时 的 燃料 主要 是 靠 风干 的 羊粪 粒 , 因为 家家 守 着 羊粪 盘 , 每天 只要 在 羊群 出圈 以后 , 把 满圈 的 羊粪 粒铲 成堆 , 再 风吹日晒 几天 就是 很 好 的 燃料 , 比干 牛粪 更经 烧 。 但是 在 草原 的 夏季 , 羊粪

水分 多 不成形 , 牧民 在 蒙古包 里 就 不能 烧 羊粪 , 只能 烧干 牛粪 。 然而 在 夏季 , 牛 吃 的 是 多汁 的 嫩 青草 , 又 大量 地 喝水 , 牛粪 又 稀 又 软 , 不像 其他 季节 的 牛粪 干硬 成形 , 因此 必须 加上 一道 翻晒 工序 。

夏季 翻晒 牛粪 是 件 麻烦事 和 苦差事 。 每个 蒙古包 的 女人 和 孩子 , 一 有空 , 就要 到 营盘 周围 的 草地上 , 用木叉 把 一滩 滩 表面 晒干 、 内部 湿绿 的 牛粪 饼 一一 翻个 , 让 太阳 继续 暴晒 另一面 。 再 把 前 几天 翻晒 过 的 牛粪 饼 三块 一组 地竖靠 起来 , 接着 通风 暴晒 。 然后 , 又 把 更 早 几天 晒 硬 了 的 牛粪 饼 捡 到 柳条筐 里 , 背 到 蒙古包 侧前 的 粪堆 上 。 但是 刚背 回来 的 牛粪 还 没有 干透 , 掰开 来 , 里面 仍然 是 潮乎乎 的 , 此时 把 外 干内 湿 的 牛粪 , 堆 在 粪堆 上 主要 是 为了 防雨 。 盛夏 多雨 , 如 不 抓紧时间 , 一 遇上 急雨 , 粪 场上 晾晒 多日 的 牛粪 不一会儿 就 会 被 雨淋 成稀 汤 。 而 堆 在 粪堆 上 的 半干 牛粪 , 遇雨 则 可 马上 盖上 大旧 毡 挡雨 。 雨过 之后 , 再 掀开 暴晒 。

在 草原 夏季 , 看 一家 的 主妇 是否 勤快 善 持家 , 只要 看 她家 蒙古包 前 的 牛 粪堆 的 大小便 可 知晓 。 知青 刚立 起 自己 的 蒙古包 时 , 不 懂 未雨绸缪 , 一到 雨季 知青 包 常常 冒不出 烟来 , 或者 光 冒烟 不 着火 , 经常 要 靠 牧民 不断 接济 干 牛粪 , 才能 度过 雨季 。 到 了 两年 后 的 这个 夏季 , 陈阵 杨克 和 高 建中 都 已 懂得 翻粪 、 晒 粪 和 堆粪 的 重要性 , 他们 包 门前 的 “ 柴堆 ” 也 不 比 牧民 的 小 了 。

陈阵 和 杨克 一向 讨厌 琐碎 的 家务活 , 这些 鸡毛蒜皮 的 小事 , 常常 把 读书 的 时间 拆得 零七八碎 , 使 他们 烦心 恼火 。 但是 , 自从 养 了 小 狼 以后 , 一项项 没完没了 的 家务活 , 成 了 能否 把 小狼养 大 的 关键环节 。 家务活 一下子 就 升格 为 决定 战役 胜负 的 后勤保障 的 战略 任务 。 于是 他俩 都 开始 抢 着 料理 柴米油盐 肉 粪 茶 这 七件 “ 大事 ”。

按 常年 的 用量 , 陈阵 包前 的 “ 柴堆 ” 已 足够 度过 整个 夏季 。 但 突降 的 大 蚊灾 , 用 柴量 将 成倍增加 , 牛 粪堆 也 将 很快 一日日 矮 缩下去 。 陈阵 决定 用 狼 的 劲头 , 忍受 一切 劳苦 闷热 和 烦躁 , 把 柴堆 迅速 增大 几倍 。

高原 的 阳光 越来越 毒 , 陈阵 这身 像 防化兵 服 一样 的 厚重 装束 , 让 他 热得 喘 不过 气来 。 他 背着 沉重 的 粪筐 , 只 背运 了 两三 筐 , 就 感到 缺氧 眩晕 , 闷热 难当 , 步履艰难 。 汗 已 流干 , 防蚊服 干 了 又 湿 、 湿 了 又 干 , 汗迹 花白 , 此刻 已经 成为 背 在 身上 的 干 硬 板结 的 盐碱地 了 。 但是 他望 着 在 轻烟 薄云 下 安稳 睡觉 的 小 狼 、 小狗 、 大狗 和 大 白马 , 不得不 咬牙 坚持 。

此外 , 陈阵 肩上 还 背负着 远比半湿 牛粪 更 沉重 的 压力 。 他 咬牙 苦干 , 不仅 是 为了 小狼 和 狗们 , 也 是 为了 羊群 。 这近 两千只 羊 的 大 羊群 , 是 他 和 杨克 两个 人 的 劳动 果实 , 两年 多来 两次 接羔 , 他俩 接活 的 羊羔 就 达 两千多只 , 已经 被 分出 过 两群 。 他俩 顶风冒雪 , 顶 蚊 暴晒 , 日日夜夜 与 狼 奋斗 , 一天 24 小时 轮班 放羊 下夜 连轴转 , 整整 干 了 两个 春夏 寒暑 。 羊群 是 集体 财产 , 不能 出 半点 差错 。 眼下 又 偏偏 遇上 了 可怕 的 “ 双灾 ”, 如 稍 有 疏忽 , 将 酿成 他俩 的 政治 大灾 。 这么 大 的 一群 羊 , 每夜 非得 点 五六 盆烟 才 够 。 如果 艾烟 罩不住 整个 羊群 , 羊群 被 蚊群 刺 得 顶风 狂跑 , 单靠 一个 下夜 的 人 根本 拦挡 不住 。 一旦 羊群 冲进 山里 , 被 狼群 打 一个 尸横遍野 的 大 伏击 , 有人 再 把 这 责任 与 “ 狗崽子 ” 养狼 的 事实 联系 起来 , 那 可 就 罪责难逃 了 。 巨大 的 压力 和 危险 , 逼迫 陈阵 咬紧 狼牙 , 用 狼 的 勇敢 、 智慧 、 顽强 、 忍耐 、 谨慎 和 冒险 精神 , 来 把 他 养 狼 研究 狼 的 兴趣爱好 坚持下去 , 同时 又 更 能 磨练 出像 草原 狼 顽强 桀骜 的 个性 。 陈阵 忽然 感到 他 有 了 用不完 的 力气 和 不服输 的 狠劲 。

陈阵 一旦 冲破 了 疲劳 的 心理障碍 与 极限 , 反而 觉得 轻松 了 。 他 不断 变换 工种 , 调节 劳动强度 , 一会儿 背 粪 , 一会儿 翻粪 , 越来越 感到 有 目标 的 劳动 的 愉快 。 同时 , 他 渐渐 发现 了 自己 如此 苦心 养狼 , 好像 已经 从 一 开始 仅仅 出于 对 狼 的 研究 兴趣 , 转换成 了 一种 对 狼 的 真切 情感 , 还有 像 父母 和 兄长 所 担负 的 那种 责任 。 小狼 是 他 一口 奶 、 一口 粥 、 一口 肉养 大 的 孩子 , 是 一个 野性 兽性 、 桀骜不驯 的 异类 孩子 。 潜藏 于 他 心底 的 人兽 之间 那种 神秘莫测 、 浓烈 和 原始 的 情感 , 使 陈阵 越来越 走火入魔 , 几乎 成为 在 草原 上 遭人白眼 、 不可理喻 的 人 。 但 陈阵 却 觉得 这 半年 来 , 自己 身心 充实 , 血管 中 开始 奔腾 起 野性 的 、 充满活力 的 血液 。 高建 中曾 对 其他 包 的 知青 说 , 养 一条 小狼 能够 使 陈阵 从 一个 四体不勤 , 五谷不分 的 “ 黑帮 走资派 ” 子弟 , 变成 一个 勤快 人 , 也 就 不能 算是 件 坏事 。

陈阵 在 黏稠 脏 臭 的 牛粪 场上 干得 狼 劲 十足 , 他 满筐 满筐 地 往家 背 粪 , 粪堆 像 雨 后 的 黑 蘑菇 那样 迅速 膨胀 。 邻家 的 主妇 看得 都 站着不动 了 , 谁 也 不 知道 他 为什么 这么 疯干 。 有 的 知青 挖苦 道 : 这 叫做 近粪者 臭 , 近狼者 狼 。

傍晚 , 庞大 的 羊群 从 山里 回 营盘 。 杨克 嗓音 发哑 , 坐骑 一惊 一 乍 , 他 已经 累得 连 挥动 套马 杆 的 力气 都 快 没有 了 。 羊群 从 山里 带回 亿万 黄蚊 , 整个 羊群 像 被 野火 烤焦 了 似的 , 冒 着 厚厚 一层 “ 黄烟 ”。 近 两千只 羊 , 近 四千 只羊 耳朵 拼命 甩 耳 甩 蚊 , 营盘 顿时 噪声 大作 , 扑噜 噜 、 扑噜 噜 的 羊耳声 一浪高过一浪 。 一直 悬在 半空 等待 聚餐 的 厚密 蚊群 , 突然 像 轰炸机 群 俯冲 下来 。 那些 最后 一批 被 剪光 羊毛 , 光板 露皮 的 羊 , 经过 野外 一整天 的 肉刑 针刑 , 早已 被 叮 刺 得 像 疙疙瘩瘩 的 癞蛤蟆 一样 , 惨不忍睹 。 密集 饿 蚊 的 新一轮 轰炸 , 简直 要 把 羊们 扎 疯 了 。 羊群 狂叫 , 原地 蹦跳 , 几只 高大 的 头羊 不顾 杨克 的 鞭 抽 , 铆足 了 劲 顶风 往 西北 方向 冲 。 陈阵 抄起 木棒 , 冲过去 一通 乱 敲 乱打 , 才 将 头羊 轰回 羊粪 盘 。 但是 , 整个 羊群 全部 头朝风 , 憋足 了 劲 随时 准备 顶风 猛跑 , 借风 驱蚊 。

陈阵 以 冲锋 的 速度 , 手脚 麻利 地点 起 了 六盆 艾烟 , 并 把 盆端 到 羊群 卧盘 的 上 风头 。 六股 浓浓的 白烟 像 六条 凶狠 的 白龙 , 杀 向 厚密 的 蚊群 。 顷刻间 , 毒蚊 群像 遇上 了 更 毒 的 天龙 一般 , 呼啸 溃逃 。 救命 的 艾烟 将 整个 羊群 全部 罩住 , 疲惫不堪 的 大羊 小羊 , 扑通 扑通 跪到 在 地 。 一天 的 苦刑 , 总算 熬到 了 头 。 白烟 里 的 羊群 一片 寂静 , 羊们 被 折磨 得 几乎 连 反刍 的 力气 都 没有 了 。

杨克 下马 , 沉重 地 砸 在 地上 。 他 急忙 牵着 满身 蚊子 的 马 , 走进 烟阵 , 又 摘掉 防蚊帽 , 解开 粗布 厚 上衣 , 舒服 得 大叫 : 真 凉快 ! 这 一天 快 把 我 憋死 了 。 明天 你 放羊 , 准备 受刑 吧 。

陈阵 说 : 我 在 家里 也 受 了 一天 刑 。 明天 我 放羊 回来 你 也 得 给 我 备足 六盆烟 , 还 得 给 小 狼 点烟 。

杨克说 : 那 没 问题 。

陈阵 说 : 你 还 不 去 看看 小狼 , 这小 兔崽子 挺 知道 好歹 的 , 钻进 烟里 睡觉 去 了 。

杨克 疑惑 地问 : 狼 不是 最怕 烟怕 火 吗 ?

陈阵 笑 道 : 可狼 更 怕 蚊子 , 它 一 看 狗 来 抢 它 的 烟 , 就 不 干 了 , 马上 就 明白 烟 是 好 东西 。 我 乐得 肚子 都 疼 了 , 真 可惜 你 没 看到 这场 好戏 。

杨克 连忙 跑 向 狼 圈 , 小狼侧 躺 在 地 , 懒懒 地 伸长 四腿 , 正 安稳 地 睡大觉 呢 。 听到 两位 大 朋友 的 脚步声 , 小狼 只是 微颤 眼皮 , 向 他俩 瞟 了 一眼 。

整整 一夜 , 陈阵 都 在 伺弄 烟盆 。 每隔 半个 多 小时 , 就要 添加 干粪 。 只要 药烟 一弱 , 又 要 添加 艾草 。 如果 风向 变 了 , 就 得 把 烟盆端 到 上 风头 。 有时 还要 赶走 挤进 羊群 来 蹭 烟 的 牛 , 牛皮 虽厚 , 但 牛鼻 、 眼皮 和 耳朵 仍然 怕 叮 刺 。 陈阵 为了 不让 牛 给 羊群 添乱 , 只好 再点 一盆 烟 放到 牛群 的 上 风头 。 为了 保证 艾烟 始终 笼罩 牛羊 和 小 狼 , 陈阵 几乎 一夜 未曾 合眼 。 三条 大狗 始终 未 忘 自己 的 职责 , 它们 跑 到 羊群 上 风头 的 烟阵 边缘 , 躲 在 烟雾 里 , 分散 把守 要津 。

烟阵外 密集 饥饿 的 蚊 群气 得 发狂 发抖 , 噪音 嚣张 , 但 就是 不敢 冲进 烟阵 。 战斗 了 大半夜 的 陈阵望 着 被 击败 的 强敌 , 心中 涌出 胜者 的 喜悦 。

这 一夜 , 全 大队 的 各个 营盘 全都 摆开 烟阵 , 上 百个 烟盆烟 堆 , 同时 涌烟 。 月光 下 , 上百 股 浓烟 越飘越 粗 , 宛如 百条 白色 巨龙 翻滚 飞舞 ; 又 好像 原始 草原 突然 进入 了 工业 时代 , 草原 上 出现 了 一 大片 林立 的 工厂 烟筒 , 白烟 滚滚 , 阵势 浩大 , 蔚为壮观 。 不仅 完全 挡住 了 狂 蚊 , 也 对 草原 蚊灾下 饥饿 的 狼群 起到 巨大 的 震慑 作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