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二十八章 (1)

第二十八章 (1)

几场 大雨 过后 , 额仑 草原 各条 小河 河水 涨满 , 新 草场 的 湖面 扩大 , 湖边 草滩 变成 了 湿地 , 成 了 千百只 小鸭 练飞 和 觅食 的 乐园 。 与此同时 , 一场 罕见 和 恐怖 的 蚊灾 , 突然 降临 边境 草原 。

对 北京 知青 来说 , 草原 蚊灾 是 比白灾 黑灾 、 风灾 火灾 、 旱灾 病灾 和 狼灾 更 可怕 的 天灾 。 额仑 草原 蚊灾 中 的 蚊子 就 像 空气 , 哪里 有 空气 的 地方 哪里 就 有 蚊子 。 如果 不戴防 蚊帽 , 在 草原 任何 一个 地方 吸 一口气 , 准保 能 吸进 鼻腔 几只 蚊子 。 内蒙古 中东部 的 边境 草原 , 可能 是 世界 上 蚊群 最大 最密 最 疯狂 的 地区 , 这里 河多 湖多 , 草深 草密 , 蚊子 赖以 平安 越冬 的 獭 洞鼠 洞 又 特别 多 。 蚊子 有吸 之 不尽 的 狼 血人血 、 牛羊马 血 、 以及 鼠 兔狐蛇 旱獭 黄羊 血 。 那些 喝过 狼 血 的 蚊群 , 最近 已 把 一个十六岁 的 小 知青 折磨 得 精神失常 , 被 送回 北京 去 了 。 更 多 吸过 狼血 的 蚊群 , 以比 草原 狼群 更加 疯狂 的 野性 , 扑 向 草原 所有 热血 和 冷血动物 。

在 新 草场 , 前 一年 安全 越冬 的 蚊子 更 多 , 因此 , 这里 的 蚊灾 就 更重 。

午后 , 陈阵 在 蒙古包 的 蚊帐 里 看 了 一会儿 书 , 便 头戴 养蜂人 戴 的 防蜂 帽式 的 防蚊帽 , 手握 一柄 马尾 扫蝇 掸子 , 从 捂 得 严严实实 的 蒙古包 走出 , 去 观察 被 蚊群 包围 的 小 狼 。 这是 一天 当中 蚊群 准备 开始 总攻 的 时刻 。 陈阵 刚 走出 包 , 就 陷入 了 比 战时 警报 还 恐怖 的 嗡嗡 哼哼 的 噪音 之中 。

额仑 草原 的 大黄 蚊 , 不 具有 狼 的 智慧 , 但 却 具有 比狼 更 亡命 更 敢死 的 攻击性 。 它们 只要 一 闻到 动物 的 气味 , 立即 扑上去 就 刺 , 毫不 试探 毫不犹豫 , 没有 任何 战略战术 , 如同 飞针 乱箭 急 刺乱 扎 , 无论 被 马尾 牛尾 抽死 多少 , 依然 蜂拥而上 , 后续 部队 甚至 会 被 抽 开花 的 蚊子 血味 刺激 得 越发 凶猛 。

陈阵 眼前 一块 一尺 见方 的 防蚊帽 纱窗 , 一瞬间 就 落满 无数 黄蚊 。 他 调近 了 眼睛 的 视焦 , 看到 大黄 蚊 从 一个个 细密 的 纱网 眼中 , 将 长嘴 针像 一支 支 大头针 一样 空扎 进来 。 陈阵用 马尾 掸子 狠狠 地 抽 扫 了 一下 , 几十只 黄蚊 被 扫落 , 可 转眼间 此 纱窗 上 又 一片 黄蚊 密布 。 他 只得 像 扇扇子 那样 不断 抽扫 , 才能 看清 眼前 的 东西 。 陈阵 抬头 望天 , 蚊 群像 是 在 做 战前 准备 , 密密麻麻 悬飞 在 头顶 不到 两米 的 空中 , 草原 上 仿佛 燃起 了 战火 , 天空 中罩 上 了 一层 厚厚的 黄烟 。 陈阵 想 : 真正 可怕 的 “ 狼烟 ”, 应该 是 草原 蚊群 形成 的 “ 黄烟 ”。 这个 季节 , 草原 人畜 全 进入 了 战争状态 。

陈阵 抬头 仔细观察 蚊情 , 好 为 晚上 下夜 做 准备 。 他 发现 这天 的 蚊群 不仅 密集 , 蚊子 的 个头 也 大得 吓人 。 黄蚊 都 在 不断 地抖 翅 , 翅膀 看不见 了 , 看见 的 都 是 黄蚊 的 身体 , 大得 好像 一只 只 虾米 皮 。 一时间 他 竟然 像是 置身于 湖底 , 仰望 清澈 的 水空 , 头顶 上 是 一片 密集 的 幼 虾群 。

陈阵 的 戴 着 马 绊子 的 白马 , 早已 不敢 在 草坡 上 吃 草 了 , 它 此时 正站 在 空荡荡 的 羊粪 盘 上 , 这里 的 地 上铺 了 一层 羊粪 , 一根 草 也 没有 , 蚊子 较 少 。 但是 , 马 身上 仍然 落上 厚厚 一片 黄蚊 , 全身 像是 粘上 了 一层 米糠 。 白马 看见 主人 拿 着 掸子 正在 扫 蚊子 , 便 一瘸一拐 , 一步 三寸 地往 陈阵 身旁 挪动 。 陈阵 急忙 上前 , 弯腰 替 白马 解开 了 皮 “ 脚镣 ”, 把 马 牵到 蚊子 更 少 一些 的 牛车 旁边 , 再 给 它 扣 上 了 马 绊子 。 白马 不停 地上 下晃头 , 并用 大 马尾 狠狠 地 抽 扫马肚 马腿 和 侧 背 的 蚊子 , 而前 胸前 腿 前侧 背 的 蚊子 只能靠 马嘴 来 对付 了 。 千万只 黄蚊 , 都 用 前肢 分开 马毛 , 然后 用 针头 扎马 肉 。 不一会儿 蚊子 的 肚子 就 鼓 了 起来 , 马 身上 像是 长出 一片 长 圆形 的 枸杞子 , 鲜红 发亮 。 白马 狠命 地 抽 扫 , 每 抽 一下 便是 一层 红血 , 马尾 已 被 血 粘成 马尾 毡 , 马 尾巴 的 功能 在 它 的 势力范围 之内 , 确实 发挥 得 鲜血 淋漓尽致 。 而 白马 则 像 一匹 刚 从 狼群 里 冲杀 出来 的 血马 。

陈阵用 掸子 替马 轰 蚊 , 使劲 抽扫 马背 马前 腿 , 大马 感激 得 连连 向 主人 点头 致谢 。 可是 蚊群 越来越 密 , 轰走 一层 , 立即 就 又 会 飞来 一层 , 马 身上 永远 裹 着 一层 “ 米糠 ”、 一层 “ 枸杞子 ”。

陈阵 最 惦记 小狼 , 急忙 跑 向 狼 圈 。 狼 洞里积 了 半洞 的 雨水 , 小狼 无法 钻进 洞里 避 蚊 。 它 的 薄 毛 夏装 根本无法 抵御 蚊群 的 针刺 , 那些 少毛 或 无 毛 的 鼻头 耳朵 、 眼皮 脸皮 、 头皮 肚皮 以及 四爪 , 更是 直接 暴露 在外 , 小狼 此时 已经 被 蚊群 折磨 得 快要 发疯 了 。 草原 蚊群 似乎 认准 狼血 是 大补 , 小狼 竟然 招来 了 草原 上 最 浓烈 的 “ 黄烟 ”, 被 刺 得 不断 就 地 打滚 。 刺得 实在 受不了 了 , 就 没命 地 疯狂 跑 圈 , 跑 热 了 连 吐舌头 也 不敢 , 更 不敢 大 口 喘气 , 生怕 把 蚊群 吸进 喉咙 里 。 不一会儿 , 小狼 又 蜷缩 身体 , 把 少 毛 的 后腿 缩 到 身体 底下 , 再用 两只 前爪 捂住 鼻头 。 陈阵 从未 想到 这个 草原 小霸王 , 居然 会 被 蚊群 欺负 成 这 副 狼狈相 , 活像 一个 挨打 的 小 叫花子 。 但是 , 小狼 的 目光 依然 刺亮 有神 , 眼神 里 仍然 充满 了 倔强 凶狠 的 劲头 。

天气 越来越 闷 , 头顶 悬飞 的 蚊群 被 低气压 聚拢 得散 不 开去 。 陈阵用 马尾 掸子 替小狼 轰赶 蚊群 , 又 用手掌 抹 它 的 头 和 身子 , 一抹 一把 “ 糠 ”, 一抹 一把 血 。 陈阵 心疼 难忍 , 这些 血 可 都 是 他用 时间 和 心血 换来 的 啊 。 小狼 却 高兴 得 连连 去 舔 陈阵 掌中 的 狼 血 , 还 歪着头 在 他 的 膝盖 上 疯狂 地 蹭 痒痒 , 蹭 得 陈阵 膝头 上 一片 红狼毛 。 小狼 简直 把 陈阵 当成 了 救命稻草 , 抓住 不 放 , 狼 眼里 充满 了 感激 兴奋 之意 。 陈阵 又 想到 了 野外 的 狼群 。 相比之下 , 营盘 上 的 草 已 啃 薄 了 , 而 山里 草甸 里 草高 蚊群 更 多 , 狼群 一定 比小狼 更苦 : 钻洞 , 蚊群会 跟着 进洞 ; 顺风 疯跑 , 可 前面 还是 蚊群 。 旱獭 是 抓 不到 了 , 就算 抓 到 一只 , 也 不够 补偿 被 蚊群 吸血 的 损失 。 毕利格 老人 说 , 蚊灾 之后 必是 狼灾 , 蚊群 把 狼群 变成 饿狼 疯 狼群 , 人畜 就 该 遭殃 了 。 草原 最怕 双灾 , 尤其 是 蚊灾加 狼灾 。 这些 日子 , 全场 人心惶惶 。

小狼 明显 地 疲惫不堪 , 但 还 不见 瘦 。 每天 每夜 , 它 不 知道 要 被 蚊群 抽掉 多少 血 , 还要 无谓 地 加大 运动量 。 在 猖狂 的 蚊灾 面前 , 小狼 桀骜 的 个性 更显 桀骜 , 蚊群 的 轰炸 丝毫 不 影响 小狼 的 饭量 和 胃口 。 盛夏 蚊灾 , 畜群 中病 畜 增加 , 陈阵 经常 可以 弄 到 死 羊来 喂 小 狼 , 小狼 就 以 翻倍 的 食量 来 抵抗 蚊群 对 它 的 超额 剥削 和 精神 折磨 。 小狼 在 大灾 之季 , 依然 一心一意 地 上膘 长个 。 陈阵 像 一个 省心 的 家长 , 从来不 用 逼迫 或 利诱 孩子 去 做 功课 。 小狼 只 需要 他 做好 一件 事 : 顿顿 管饱 。 只要 有肉 吃 有 水 喝 , 再 大 的 艰难 和 灾祸 它 都 顶得住 , 而且 还 可以 天天 带给 你 出色 的 成绩 报告单 。 陈阵 想 , 养过 小 狼 的 人 , 可能 再也不会 对 自己 的 孩子 抱有 太高 的 期望 。 不要 说 “ 望子成龙 ” 了 , 就是 “ 望子 成狼 ”, 也 是 高不可攀 的 奢望 。

小狼 突然 神经质 地 蹦跳 起来 , 不知 是 哪 只 大黄 蚊 , 钻到 了 小 狼 的 肚皮 底下 , 扎 刺 了 小 狼 的 小鸡鸡 。 疼得 它 顾头不顾尾 , 马上 改变 了 避 蚊 的 姿势 , 高 抬 后腿 , 把头 伸 到 肚子 下面 , 想 用 牙齿 来挠 它 的 命根 。 可是 它 刚 一 抬起 后腿 , 几百只 饿 蚊 呼啦 一下 冲过去 覆盖 了 它 的 下腹 , 小狼 疼 得 恨不得 把 自己 的 那根 东西 咬掉 。

陈阵 撇下 小狼 , 拿 上 镰刀 背上 柳条筐 , 快步 走向 西 山沟 去 割 艾草 。 前 一年 蚊子 少 , 陈阵 只 跟着 嘎斯迈 去 割过 一次 艾草 。 搬 到 湖边 的 新 草场 后 , 连逢 雨水 , 陈阵 早就 侦察 好 了 哪里 长有 艾草 。 雨水 带来 了 大 蚊灾 , 也 给 草原 带来 了 一片 又 一片 茂盛 的 艾草 。 蚊群 刚到 最 猖獗 的 时候 , 山沟 里 的 艾草 也 正好 长得 药味 奇 浓 。 陈阵 仰望 腾格里 , 他 想 假如 草原 上 没有 艾草 , 草原 民族 究竟 还 能否 在 草原 上 生存 ?

狗们 都 怕 草地 里 的 蚊子 , 没有 跟 陈阵 走 , 仍 趴在 蚊子 比较 少 的 牛车 低下 避蚊避 晒 。 陈阵 往西 山沟 走 , 他 看见 远处 小组 的 羊群 都 被 放到 草少 石多 风顺 的 山头 上 , 只有 在 那里 , 羊群 才能 呆 得 住 。 羊倌 们 个个 都 戴 着 防蚊帽 , 虽然 热得 透不过气 来 , 但 谁 也 不敢 脱帽 。

山沟 里 草深 蚊密 吹 不到 风 , 陈阵 汗流浃背 。 他 的 劳动布 外衣 已湿 了 一 大片 , 许多 大蚊 的 硬 嘴 针刺 进厚 湿布 , 刺 了 一半 就 刺 不动 , 也 拔不出 。 于是 , 陈阵 衣服 上 出现 许多 被 自己 嘴针 拴住 的 飞 蚊 。 陈阵 懒得 去 拨弄 它们 , 让 它们 自作自受 飞死 累死 。 但 不一会儿 , 他 就 感到 肩膀 头上 狠狠 地 挨 了 一针 , 一拍 , 手心 上 一朵 血花 。

陈阵 刚 一 走近 一片 艾 草地 , 蚊群 就 明显 减少 。 地里 长满 近 一米 高 的 艾草 , 灰 蓝白色 的 枝 茎 , 细叶 上长 着 一层 茸毛 , 柔嫩 多汁 。 艾草 如 苦药 , 牛羊马 都 不吃 , 因而 艾草 随意 疯长 。 陈阵 一见 高草 就 职业性 地 放慢 脚步 , 他 握紧 镰刀 , 警惕 地 弯下身 体 , 做好 战斗准备 。 老 羊倌 们 常常 提醒 知青 羊倌 , 夏天 放羊 的 时候 一定 得 留神 艾 草地 , 那里 草高 蚊子 少 , 是 狼 避 蚊 藏身 的 地方 。 狼 为了 驱蚊 , 还会 故意 在 艾草 地里 打滚 , 让 全身 沾满 冲鼻 的 艾草 药味 , 给 自个儿 穿 上 一件 防蚊衣 。

没有 狗 , 陈阵 不敢 深入 , 他 大 吼 了 两声 , 不见 动静 , 又 站 了 一会儿 , 才 慢慢 走进 艾 草地 。 陈阵 像 见到 救命 仙草 一样 , 冲进 最 茂密 的 草丛 一通 狂割 。 草汁 染绿 了 镰刀 , 空气 中 散发出 浓郁 的 药香 , 他 张大 了 嘴 敞开 呼吸 , 真想 把 自己 的 五脏六腑 都 裹 上 艾草 气息 。

陈阵 割 了 结结实实 冒尖 的 一大 筐 艾草 , 快步 向家 走 。 他 抓 了 一把 嫩 艾草 , 拧 出汁 抹 在手 背上 。 果然 , 惟一 暴露 在外 的 皮肤 也 没有 多少 蚊子 敢 刺 了 。

回到 包 里 , 陈阵 加大 炉火 , 添加 了 不少 干 牛粪 。 再 到 柳条筐 车里 找出 一年 来 收集 的 七八个 破 脸盆 , 他 挑 了 最大 的 一个 , 放进 几块 燃烧 的 牛粪 , 又 加上 一小 把 艾草 , 盆里 马上 就 冒 出 了 浓浓的 艾香 白烟 。

陈阵端 起烟盆 放到 狼圈 的 上 风头 , 微风 轻吹 , 白烟 飘动 , 罩住 了 大半个 狼圈 。 草原 上 , 艾烟 是 黄蚊 的 天敌 克星 , 烟到 之处 , 黄蚊 惊飞 , 连吸 了 一半 血 的 蚊子 都 被 熏得 慌忙 拔针 逃命 。 刹那间 , 大半个 狼 圈里 的 蚊群 便 逃 得 无影无踪 。

艾烟替 小狼解 了 围 。 可是 小狼见 了 火星 和 白烟 , 却 吓 得 狼鬃立 , 全身 发抖 , 眼里 充满 恐惧 , 乱蹦乱跳 , 一直 退到 狼圈 边缘 , 直到 被 铁链 勒停 , 还 在 不停 地 挣扎 。 小狼 像 所有 野狼 那样 怕 火怕 烟 , 怕 得 已经 忘掉 了 蚊群 叮 刺 的 痛苦 , 拼命 往 白烟 罩 不到 的 地方 躲 。 陈阵 猜想 , 千万年 来 草原 狼 经常 遭遇 野火 浓烟 的 袭击 , 小狼 的 体内 一定 带有 祖先 们 怕 火怕 烟 的 先天 遗传 。 陈阵 又 加 了 一把 艾草 , 挪 了 挪烟盆 , 将 白烟 罩住 小狼 。 他 必须 训练 小狼 适应 烟火 , 这 是 帮 它 度过 最 苦难 的 蚊灾 的 惟一 出路 。 在 野地 里 , 母狼 会 带领 小狼们 到 山头 或 艾 草丛里 避蚊 ; 而 在 人 的 营盘 , 陈阵 必须 担起 狼妈 的 责任 , 用 艾烟来 给 小 狼 驱蚊 了 。

白烟 源源不断 , 小狼 拼死 挣扎 , 几乎 把 自己 勒死 。 陈阵 狠下 心 不为所动 , 继续 加火 添草 。 小狼 终于 累 得 挣扎 不动 了 , 只好 哆哆嗦嗦 地站 在 艾烟里 。 小狼 虽然 对 白烟 充满 了 恐惧 , 但是 它 好像 渐渐 感到 浑身 轻松 起来 , 包围 它 几天几夜 的 蚊群 噪声 消失 了 , 可恶 的 小 飞虫 也 不见 了 。 它 觉得 很 奇怪 , 转 着 脑袋 四处张望 , 又 低头 看 了 看 肚皮 , 那些 刺得 它 直 蹦高 的 小东西 也 不知 上 哪儿 去 了 。 小狼 眼里 充满 狐疑 和 惊喜 , 顿时 精神 了 不少 。

白烟 继续 涌动 , 但 小 狼 只要 一 看到 烟 , 就 缩成一团 。 烟盆里 突然 冒 出 几个 火星 , 小狼 吓 得 立即 逃出 烟阵 , 跑 到 没有 烟 的 狼 圈 边缘 。 但 它 刚 一 跑 出 白烟 , 马上 又 被 蚊群 包围 , 刺得 它 上蹿下跳 , 没命 捂脸 。 刺得 实在 受不了 了 , 它 只好 又 开始 转圈 疯跑 。 跑 了 十几圈 , 小狼 的 速度 慢慢 减了 下来 , 它 好像 忽然 发现 了 蚊 多 和 蚊少 的 区域 差别 : 只要 一跑 进烟里 , 身上 的 蚊子 就 呼地 飞光 ; 只要 一跑 出 白烟 , 它 的 鼻头 准保 挨上 几针 。 小狼 瞪 圆 了 眼睛 惊奇 地望 着 白烟 , 而且 在 白烟 里 停留 的 时间 越来越 长 了 。 小狼 是 个 聪明 孩子 , 它 开始 飞快 地转 动脑筋 , 琢磨 眼前 的 新 事物 。 但 它 还是 怕 烟 , 在 烟 与 无烟 的 地带 犹豫 。


第二十八章 (1)

几场 大雨 过后 , 额仑 草原 各条 小河 河水 涨满 , 新 草场 的 湖面 扩大 , 湖边 草滩 变成 了 湿地 , 成 了 千百只 小鸭 练飞 和 觅食 的 乐园 。 与此同时 , 一场 罕见 和 恐怖 的 蚊灾 , 突然 降临 边境 草原 。

对 北京 知青 来说 , 草原 蚊灾 是 比白灾 黑灾 、 风灾 火灾 、 旱灾 病灾 和 狼灾 更 可怕 的 天灾 。 额仑 草原 蚊灾 中 的 蚊子 就 像 空气 , 哪里 有 空气 的 地方 哪里 就 有 蚊子 。 如果 不戴防 蚊帽 , 在 草原 任何 一个 地方 吸 一口气 , 准保 能 吸进 鼻腔 几只 蚊子 。 内蒙古 中东部 的 边境 草原 , 可能 是 世界 上 蚊群 最大 最密 最 疯狂 的 地区 , 这里 河多 湖多 , 草深 草密 , 蚊子 赖以 平安 越冬 的 獭 洞鼠 洞 又 特别 多 。 蚊子 有吸 之 不尽 的 狼 血人血 、 牛羊马 血 、 以及 鼠 兔狐蛇 旱獭 黄羊 血 。 那些 喝过 狼 血 的 蚊群 , 最近 已 把 一个十六岁 的 小 知青 折磨 得 精神失常 , 被 送回 北京 去 了 。 更 多 吸过 狼血 的 蚊群 , 以比 草原 狼群 更加 疯狂 的 野性 , 扑 向 草原 所有 热血 和 冷血动物 。

在 新 草场 , 前 一年 安全 越冬 的 蚊子 更 多 , 因此 , 这里 的 蚊灾 就 更重 。

午后 , 陈阵 在 蒙古包 的 蚊帐 里 看 了 一会儿 书 , 便 头戴 养蜂人 戴 的 防蜂 帽式 的 防蚊帽 , 手握 一柄 马尾 扫蝇 掸子 , 从 捂 得 严严实实 的 蒙古包 走出 , 去 观察 被 蚊群 包围 的 小 狼 。 这是 一天 当中 蚊群 准备 开始 总攻 的 时刻 。 陈阵 刚 走出 包 , 就 陷入 了 比 战时 警报 还 恐怖 的 嗡嗡 哼哼 的 噪音 之中 。

额仑 草原 的 大黄 蚊 , 不 具有 狼 的 智慧 , 但 却 具有 比狼 更 亡命 更 敢死 的 攻击性 。 它们 只要 一 闻到 动物 的 气味 , 立即 扑上去 就 刺 , 毫不 试探 毫不犹豫 , 没有 任何 战略战术 , 如同 飞针 乱箭 急 刺乱 扎 , 无论 被 马尾 牛尾 抽死 多少 , 依然 蜂拥而上 , 后续 部队 甚至 会 被 抽 开花 的 蚊子 血味 刺激 得 越发 凶猛 。

陈阵 眼前 一块 一尺 见方 的 防蚊帽 纱窗 , 一瞬间 就 落满 无数 黄蚊 。 他 调近 了 眼睛 的 视焦 , 看到 大黄 蚊 从 一个个 细密 的 纱网 眼中 , 将 长嘴 针像 一支 支 大头针 一样 空扎 进来 。 陈阵用 马尾 掸子 狠狠 地 抽 扫 了 一下 , 几十只 黄蚊 被 扫落 , 可 转眼间 此 纱窗 上 又 一片 黄蚊 密布 。 他 只得 像 扇扇子 那样 不断 抽扫 , 才能 看清 眼前 的 东西 。 陈阵 抬头 望天 , 蚊 群像 是 在 做 战前 准备 , 密密麻麻 悬飞 在 头顶 不到 两米 的 空中 , 草原 上 仿佛 燃起 了 战火 , 天空 中罩 上 了 一层 厚厚的 黄烟 。 陈阵 想 : 真正 可怕 的 “ 狼烟 ”, 应该 是 草原 蚊群 形成 的 “ 黄烟 ”。 这个 季节 , 草原 人畜 全 进入 了 战争状态 。

陈阵 抬头 仔细观察 蚊情 , 好 为 晚上 下夜 做 准备 。 他 发现 这天 的 蚊群 不仅 密集 , 蚊子 的 个头 也 大得 吓人 。 黄蚊 都 在 不断 地抖 翅 , 翅膀 看不见 了 , 看见 的 都 是 黄蚊 的 身体 , 大得 好像 一只 只 虾米 皮 。 一时间 他 竟然 像是 置身于 湖底 , 仰望 清澈 的 水空 , 头顶 上 是 一片 密集 的 幼 虾群 。

陈阵 的 戴 着 马 绊子 的 白马 , 早已 不敢 在 草坡 上 吃 草 了 , 它 此时 正站 在 空荡荡 的 羊粪 盘 上 , 这里 的 地 上铺 了 一层 羊粪 , 一根 草 也 没有 , 蚊子 较 少 。 但是 , 马 身上 仍然 落上 厚厚 一片 黄蚊 , 全身 像是 粘上 了 一层 米糠 。 白马 看见 主人 拿 着 掸子 正在 扫 蚊子 , 便 一瘸一拐 , 一步 三寸 地往 陈阵 身旁 挪动 。 陈阵 急忙 上前 , 弯腰 替 白马 解开 了 皮 “ 脚镣 ”, 把 马 牵到 蚊子 更 少 一些 的 牛车 旁边 , 再 给 它 扣 上 了 马 绊子 。 白马 不停 地上 下晃头 , 并用 大 马尾 狠狠 地 抽 扫马肚 马腿 和 侧 背 的 蚊子 , 而前 胸前 腿 前侧 背 的 蚊子 只能靠 马嘴 来 对付 了 。 千万只 黄蚊 , 都 用 前肢 分开 马毛 , 然后 用 针头 扎马 肉 。 不一会儿 蚊子 的 肚子 就 鼓 了 起来 , 马 身上 像是 长出 一片 长 圆形 的 枸杞子 , 鲜红 发亮 。 白马 狠命 地 抽 扫 , 每 抽 一下 便是 一层 红血 , 马尾 已 被 血 粘成 马尾 毡 , 马 尾巴 的 功能 在 它 的 势力范围 之内 , 确实 发挥 得 鲜血 淋漓尽致 。 而 白马 则 像 一匹 刚 从 狼群 里 冲杀 出来 的 血马 。

陈阵用 掸子 替马 轰 蚊 , 使劲 抽扫 马背 马前 腿 , 大马 感激 得 连连 向 主人 点头 致谢 。 可是 蚊群 越来越 密 , 轰走 一层 , 立即 就 又 会 飞来 一层 , 马 身上 永远 裹 着 一层 “ 米糠 ”、 一层 “ 枸杞子 ”。

陈阵 最 惦记 小狼 , 急忙 跑 向 狼 圈 。 狼 洞里积 了 半洞 的 雨水 , 小狼 无法 钻进 洞里 避 蚊 。 它 的 薄 毛 夏装 根本无法 抵御 蚊群 的 针刺 , 那些 少毛 或 无 毛 的 鼻头 耳朵 、 眼皮 脸皮 、 头皮 肚皮 以及 四爪 , 更是 直接 暴露 在外 , 小狼 此时 已经 被 蚊群 折磨 得 快要 发疯 了 。 草原 蚊群 似乎 认准 狼血 是 大补 , 小狼 竟然 招来 了 草原 上 最 浓烈 的 “ 黄烟 ”, 被 刺 得 不断 就 地 打滚 。 刺得 实在 受不了 了 , 就 没命 地 疯狂 跑 圈 , 跑 热 了 连 吐舌头 也 不敢 , 更 不敢 大 口 喘气 , 生怕 把 蚊群 吸进 喉咙 里 。 不一会儿 , 小狼 又 蜷缩 身体 , 把 少 毛 的 后腿 缩 到 身体 底下 , 再用 两只 前爪 捂住 鼻头 。 陈阵 从未 想到 这个 草原 小霸王 , 居然 会 被 蚊群 欺负 成 这 副 狼狈相 , 活像 一个 挨打 的 小 叫花子 。 但是 , 小狼 的 目光 依然 刺亮 有神 , 眼神 里 仍然 充满 了 倔强 凶狠 的 劲头 。

天气 越来越 闷 , 头顶 悬飞 的 蚊群 被 低气压 聚拢 得散 不 开去 。 陈阵用 马尾 掸子 替小狼 轰赶 蚊群 , 又 用手掌 抹 它 的 头 和 身子 , 一抹 一把 “ 糠 ”, 一抹 一把 血 。 陈阵 心疼 难忍 , 这些 血 可 都 是 他用 时间 和 心血 换来 的 啊 。 小狼 却 高兴 得 连连 去 舔 陈阵 掌中 的 狼 血 , 还 歪着头 在 他 的 膝盖 上 疯狂 地 蹭 痒痒 , 蹭 得 陈阵 膝头 上 一片 红狼毛 。 小狼 简直 把 陈阵 当成 了 救命稻草 , 抓住 不 放 , 狼 眼里 充满 了 感激 兴奋 之意 。 陈阵 又 想到 了 野外 的 狼群 。 相比之下 , 营盘 上 的 草 已 啃 薄 了 , 而 山里 草甸 里 草高 蚊群 更 多 , 狼群 一定 比小狼 更苦 : 钻洞 , 蚊群会 跟着 进洞 ; 顺风 疯跑 , 可 前面 还是 蚊群 。 旱獭 是 抓 不到 了 , 就算 抓 到 一只 , 也 不够 补偿 被 蚊群 吸血 的 损失 。 毕利格 老人 说 , 蚊灾 之后 必是 狼灾 , 蚊群 把 狼群 变成 饿狼 疯 狼群 , 人畜 就 该 遭殃 了 。 草原 最怕 双灾 , 尤其 是 蚊灾加 狼灾 。 这些 日子 , 全场 人心惶惶 。

小狼 明显 地 疲惫不堪 , 但 还 不见 瘦 。 每天 每夜 , 它 不 知道 要 被 蚊群 抽掉 多少 血 , 还要 无谓 地 加大 运动量 。 在 猖狂 的 蚊灾 面前 , 小狼 桀骜 的 个性 更显 桀骜 , 蚊群 的 轰炸 丝毫 不 影响 小狼 的 饭量 和 胃口 。 盛夏 蚊灾 , 畜群 中病 畜 增加 , 陈阵 经常 可以 弄 到 死 羊来 喂 小 狼 , 小狼 就 以 翻倍 的 食量 来 抵抗 蚊群 对 它 的 超额 剥削 和 精神 折磨 。 小狼 在 大灾 之季 , 依然 一心一意 地 上膘 长个 。 陈阵 像 一个 省心 的 家长 , 从来不 用 逼迫 或 利诱 孩子 去 做 功课 。 小狼 只 需要 他 做好 一件 事 : 顿顿 管饱 。 只要 有肉 吃 有 水 喝 , 再 大 的 艰难 和 灾祸 它 都 顶得住 , 而且 还 可以 天天 带给 你 出色 的 成绩 报告单 。 陈阵 想 , 养过 小 狼 的 人 , 可能 再也不会 对 自己 的 孩子 抱有 太高 的 期望 。 不要 说 “ 望子成龙 ” 了 , 就是 “ 望子 成狼 ”, 也 是 高不可攀 的 奢望 。

小狼 突然 神经质 地 蹦跳 起来 , 不知 是 哪 只 大黄 蚊 , 钻到 了 小 狼 的 肚皮 底下 , 扎 刺 了 小 狼 的 小鸡鸡 。 疼得 它 顾头不顾尾 , 马上 改变 了 避 蚊 的 姿势 , 高 抬 后腿 , 把头 伸 到 肚子 下面 , 想 用 牙齿 来挠 它 的 命根 。 可是 它 刚 一 抬起 后腿 , 几百只 饿 蚊 呼啦 一下 冲过去 覆盖 了 它 的 下腹 , 小狼 疼 得 恨不得 把 自己 的 那根 东西 咬掉 。

陈阵 撇下 小狼 , 拿 上 镰刀 背上 柳条筐 , 快步 走向 西 山沟 去 割 艾草 。 前 一年 蚊子 少 , 陈阵 只 跟着 嘎斯迈 去 割过 一次 艾草 。 搬 到 湖边 的 新 草场 后 , 连逢 雨水 , 陈阵 早就 侦察 好 了 哪里 长有 艾草 。 雨水 带来 了 大 蚊灾 , 也 给 草原 带来 了 一片 又 一片 茂盛 的 艾草 。 蚊群 刚到 最 猖獗 的 时候 , 山沟 里 的 艾草 也 正好 长得 药味 奇 浓 。 陈阵 仰望 腾格里 , 他 想 假如 草原 上 没有 艾草 , 草原 民族 究竟 还 能否 在 草原 上 生存 ?

狗们 都 怕 草地 里 的 蚊子 , 没有 跟 陈阵 走 , 仍 趴在 蚊子 比较 少 的 牛车 低下 避蚊避 晒 。 陈阵 往西 山沟 走 , 他 看见 远处 小组 的 羊群 都 被 放到 草少 石多 风顺 的 山头 上 , 只有 在 那里 , 羊群 才能 呆 得 住 。 羊倌 们 个个 都 戴 着 防蚊帽 , 虽然 热得 透不过气 来 , 但 谁 也 不敢 脱帽 。

山沟 里 草深 蚊密 吹 不到 风 , 陈阵 汗流浃背 。 他 的 劳动布 外衣 已湿 了 一 大片 , 许多 大蚊 的 硬 嘴 针刺 进厚 湿布 , 刺 了 一半 就 刺 不动 , 也 拔不出 。 于是 , 陈阵 衣服 上 出现 许多 被 自己 嘴针 拴住 的 飞 蚊 。 陈阵 懒得 去 拨弄 它们 , 让 它们 自作自受 飞死 累死 。 但 不一会儿 , 他 就 感到 肩膀 头上 狠狠 地 挨 了 一针 , 一拍 , 手心 上 一朵 血花 。

陈阵 刚 一 走近 一片 艾 草地 , 蚊群 就 明显 减少 。 地里 长满 近 一米 高 的 艾草 , 灰 蓝白色 的 枝 茎 , 细叶 上长 着 一层 茸毛 , 柔嫩 多汁 。 艾草 如 苦药 , 牛羊马 都 不吃 , 因而 艾草 随意 疯长 。 陈阵 一见 高草 就 职业性 地 放慢 脚步 , 他 握紧 镰刀 , 警惕 地 弯下身 体 , 做好 战斗准备 。 老 羊倌 们 常常 提醒 知青 羊倌 , 夏天 放羊 的 时候 一定 得 留神 艾 草地 , 那里 草高 蚊子 少 , 是 狼 避 蚊 藏身 的 地方 。 狼 为了 驱蚊 , 还会 故意 在 艾草 地里 打滚 , 让 全身 沾满 冲鼻 的 艾草 药味 , 给 自个儿 穿 上 一件 防蚊衣 。

没有 狗 , 陈阵 不敢 深入 , 他 大 吼 了 两声 , 不见 动静 , 又 站 了 一会儿 , 才 慢慢 走进 艾 草地 。 陈阵 像 见到 救命 仙草 一样 , 冲进 最 茂密 的 草丛 一通 狂割 。 草汁 染绿 了 镰刀 , 空气 中 散发出 浓郁 的 药香 , 他 张大 了 嘴 敞开 呼吸 , 真想 把 自己 的 五脏六腑 都 裹 上 艾草 气息 。

陈阵 割 了 结结实实 冒尖 的 一大 筐 艾草 , 快步 向家 走 。 他 抓 了 一把 嫩 艾草 , 拧 出汁 抹 在手 背上 。 果然 , 惟一 暴露 在外 的 皮肤 也 没有 多少 蚊子 敢 刺 了 。

回到 包 里 , 陈阵 加大 炉火 , 添加 了 不少 干 牛粪 。 再 到 柳条筐 车里 找出 一年 来 收集 的 七八个 破 脸盆 , 他 挑 了 最大 的 一个 , 放进 几块 燃烧 的 牛粪 , 又 加上 一小 把 艾草 , 盆里 马上 就 冒 出 了 浓浓的 艾香 白烟 。

陈阵端 起烟盆 放到 狼圈 的 上 风头 , 微风 轻吹 , 白烟 飘动 , 罩住 了 大半个 狼圈 。 草原 上 , 艾烟 是 黄蚊 的 天敌 克星 , 烟到 之处 , 黄蚊 惊飞 , 连吸 了 一半 血 的 蚊子 都 被 熏得 慌忙 拔针 逃命 。 刹那间 , 大半个 狼 圈里 的 蚊群 便 逃 得 无影无踪 。

艾烟替 小狼解 了 围 。 可是 小狼见 了 火星 和 白烟 , 却 吓 得 狼鬃立 , 全身 发抖 , 眼里 充满 恐惧 , 乱蹦乱跳 , 一直 退到 狼圈 边缘 , 直到 被 铁链 勒停 , 还 在 不停 地 挣扎 。 小狼 像 所有 野狼 那样 怕 火怕 烟 , 怕 得 已经 忘掉 了 蚊群 叮 刺 的 痛苦 , 拼命 往 白烟 罩 不到 的 地方 躲 。 陈阵 猜想 , 千万年 来 草原 狼 经常 遭遇 野火 浓烟 的 袭击 , 小狼 的 体内 一定 带有 祖先 们 怕 火怕 烟 的 先天 遗传 。 陈阵 又 加 了 一把 艾草 , 挪 了 挪烟盆 , 将 白烟 罩住 小狼 。 他 必须 训练 小狼 适应 烟火 , 这 是 帮 它 度过 最 苦难 的 蚊灾 的 惟一 出路 。 在 野地 里 , 母狼 会 带领 小狼们 到 山头 或 艾 草丛里 避蚊 ; 而 在 人 的 营盘 , 陈阵 必须 担起 狼妈 的 责任 , 用 艾烟来 给 小 狼 驱蚊 了 。

白烟 源源不断 , 小狼 拼死 挣扎 , 几乎 把 自己 勒死 。 陈阵 狠下 心 不为所动 , 继续 加火 添草 。 小狼 终于 累 得 挣扎 不动 了 , 只好 哆哆嗦嗦 地站 在 艾烟里 。 小狼 虽然 对 白烟 充满 了 恐惧 , 但是 它 好像 渐渐 感到 浑身 轻松 起来 , 包围 它 几天几夜 的 蚊群 噪声 消失 了 , 可恶 的 小 飞虫 也 不见 了 。 它 觉得 很 奇怪 , 转 着 脑袋 四处张望 , 又 低头 看 了 看 肚皮 , 那些 刺得 它 直 蹦高 的 小东西 也 不知 上 哪儿 去 了 。 小狼 眼里 充满 狐疑 和 惊喜 , 顿时 精神 了 不少 。

白烟 继续 涌动 , 但 小 狼 只要 一 看到 烟 , 就 缩成一团 。 烟盆里 突然 冒 出 几个 火星 , 小狼 吓 得 立即 逃出 烟阵 , 跑 到 没有 烟 的 狼 圈 边缘 。 但 它 刚 一 跑 出 白烟 , 马上 又 被 蚊群 包围 , 刺得 它 上蹿下跳 , 没命 捂脸 。 刺得 实在 受不了 了 , 它 只好 又 开始 转圈 疯跑 。 跑 了 十几圈 , 小狼 的 速度 慢慢 减了 下来 , 它 好像 忽然 发现 了 蚊 多 和 蚊少 的 区域 差别 : 只要 一跑 进烟里 , 身上 的 蚊子 就 呼地 飞光 ; 只要 一跑 出 白烟 , 它 的 鼻头 准保 挨上 几针 。 小狼 瞪 圆 了 眼睛 惊奇 地望 着 白烟 , 而且 在 白烟 里 停留 的 时间 越来越 长 了 。 小狼 是 个 聪明 孩子 , 它 开始 飞快 地转 动脑筋 , 琢磨 眼前 的 新 事物 。 但 它 还是 怕 烟 , 在 烟 与 无烟 的 地带 犹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