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八章 (3) / 第九章 (1)

第八章 (3) / 第九章 (1)

回到 老人 的 蒙古包 , 天已 全黑 。 进 了 包 , 漂亮 的 地毯 已 恢复原状 , 三个 灯捻 的 羊 油灯 将 宽大 的 蒙古包 照 得 亮堂堂 , 矮方 桌上 两大盆刚 出锅 的 血肠 血包 , 羊肚 肥肠 和 手把 肉 冒 着 腾腾 的 热气 和 香气 , 忙 了 一天 的 三个 人 的 肚子 全都 叫 了 起来 。 陈阵 急忙 脱 了 皮袍 , 坐 到 桌旁 。 嘎斯迈 已经 端 着 肉 盆 , 将 陈阵 最爱 吃 的 羊 肥肠 转到 他 的 面前 , 又 端 起 另 一个 肉盆 , 把 老人 最爱 吃 的 羊 胸椎 转 到 老人 面前 。 然后 , 给 陈阵 递过 一小 碗 用 北京 固体 酱油 和 草原 口蘑 泡出 的 蘑菇 酱油 。 这是 陈阵 吃 手把 肉时 最 喜欢 的 调料 , 这种 北京 加 草原 的 调味品 , 现在 已经 成为 他们 两家 蒙古包 的 常备 品了 。 陈阵用 蒙古 刀割 了 一段 羊 肥肠 蘸上 调料 , 塞到 嘴里 , 香得 他 几乎 把 狼 崽 的 事 忘记 。 草原 羊 肥肠 是 草原 手把 肉里 的 上品 , 只有 一尺 长 。 说 是 肥肠 , 其实 一点 也 不肥 , 肥肠 里面 塞满 了 最 没 油水 的 肚条 、 小肠 和 胸膈 膜 肌肉 条 。 羊 肥肠 几乎 把 一只 羊 身上 的 弃物 都 收罗 进来 了 , 但 却 搭配 出 蒙古 大餐 中 让 人 不能忘怀 的 美食 , 韧脆 筋道 , 肥而 不腻 。

陈阵 说 : 蒙古人 吃 羊 真 节约 , 连胸 隔膜 都 舍不得 扔 , 还 这么 好吃 。

老人 点头 : 饿狼 吃 羊 , 连 羊毛 羊蹄 壳 都 吃 下去 。 草原 闹 起 大灾 来 , 人 和 狼 找 食 都 不 容易 , 吃 羊 就 该 把 羊 吃 得 干干净净 。

陈阵 笑 道 : 这么 说 蒙古人 吃 羊 , 吃 得 这么 干净 聪明 , 也 是 跟 狼学 的 了 ?

全家人 大笑 , 连 说 是 是 是 。 陈阵 又 一连 吃 下去 三段 肥肠 。

嘎斯迈 笑 得 开心 。 陈阵 记得 嘎斯迈 说 过 , 她 喜欢 吃 相像 狼 一样 的 客人 。 他 有点 不好意思 , 此刻 他 一定 像 条 饿狼 。 他 不敢 再 吃 了 , 他 知道 毕利格 全家人 都 爱 吃 羊 肥肠 , 可 一眨眼 的 工夫 他 已经 把 大 半根 肠吃进 肚里 了 。 嘎斯迈 直起 腰 , 用 刀子 拨开 血肠 , 再用 刀尖 又 挑出 一大 根 肥肠 来 , 笑 道 : 知道 你 回来 就 不肯 走 了 , 我 煮 了 两根 肠呐 。 那根 全是 你 的 了 , 你 要 跟 狼 一样 节约 , 不能 剩 。 一家人 又 笑 了 。 巴 雅尔 连忙 把 嘎斯迈 挑出来 的 肥肠 抓 到 自己 的 肉 盆前 。 两年 多 了 , 陈阵 总是 调 不好 与 嘎斯迈 的 辈分 关系 , 按 正常 辈分 , 她 应该 是 他 的 大嫂 , 可是 , 陈阵 觉得 嘎斯迈 有时 是 他 的 姐姐 , 有时 是 婶婶 , 有时 是 小姨 小姑 , 有时 甚至 是 年轻 的 大姨妈 。 她 的 快乐 与 善良 像 草原 一样 坦荡 纯真 。

陈阵 吃 下 整根 肥肠 , 又 端 起 奶茶 一口气 喝 了 半碗 , 问嘎斯迈 : 巴雅 敢抓 狼 尾巴 , 敢 钻 狼 洞 掏 狼 崽 , 敢骑 烈马 , 胆子 也 太大 了 , 你 就 不怕 他 出事 ?

嘎斯迈 笑 道 : 蒙古人 从小 个个 都 是 这样 。 巴图 小时候 胆子 比 巴雅 还 大 , 巴雅 钻 的 狼 洞 没有 大狼 , 狼 崽 又 不 咬 人 , 掏出 一窝 狼崽算 什么 。 可是 巴图 钻 的 狼 洞 里面 有大狼 。 他 在 洞里 碰见 了 母狼 , 还 硬是 把 母狼 从 狼 洞里 拽 了 出来 。

陈阵 吃惊 不小 , 忙 问巴图 : 你 怎么 从来没 给 我 讲 过 这事 , 快 跟 我 好好 讲讲 。

笑 了 几次 以后 , 巴图 心情 好 了 起来 。 他 喝 了 一大口 酒 说 : 那年 我 十三岁 吧 , 有 一次 阿爸 他们 几个 人 找 了 几天 , 才 找到 了 一个 有 狼 崽 的 狼 洞 , 洞 很大 很深 , 挖不动 , 阿爸 怕 里面 有 母狼 , 先 点火 熏烟 , 想 把 母狼 轰出来 。 后来 烟散 了 母狼 也 没有 出来 , 我们 以为 里面 没有 大狼 了 , 我 就 拿 着 火柴 麻袋 钻进 狼洞 去 掏 狼 崽 。 哪 想到 钻进去 两个 半 身子 深 的 时候 , 我 就 看见 了 狼 的 眼睛 , 离 我 就 两尺 远 , 吓 得 我 差点 尿裤子 。 我 连忙 划 了 一根 火柴 , 火光 一 亮 , 我 看见 狼 也 吓 得 在 那儿 哆嗦 呢 , 跟 狗 害怕 的 样子 差不离 , 尾巴 都 夹起来 了 。 我 趴在 洞里 不敢 动 , 火刚 一灭 , 狼 就 冲过来 , 我 退 也 退 不 出去 , 心想 这下 可 完 了 。 哪 想到 它 不是 来 咬 我 , 是 想 从 我 头上 蹿 过去 , 逃出 洞 。 这时候 我怕 洞 外面 的 人 没 防备 , 怕 狼 咬 了 阿爸 , 我 也 不 知道 哪来 的 胆子 , 猛地 撑起 身子 , 想 挡住 狼 , 没想到 我 的 头顶 住 了 狼 的 喉咙 , 我 又 一 使劲 , 就 把 狼 头顶 在 洞 顶上 了 。 这一下 , 狼 出不去 跑不了 , 母狼 急得 乱 抓 , 把 我 的 衣服 抓烂 了 。 我 也 豁出去 了 , 急忙 坐 起来 , 狠狠 顶住 狼 的 喉咙 和 下巴 , 不让 它 咬 着 我 , 我 又 去 抓 狼 的 前 腿 , 费 了 半天 劲 , 才 把 狼 的 两条 前腿 抓住 。 这下 狼 咬 不 着 我 也 抓 不 着 我 了 , 可 我 也 卡 在 那里 没法 动弹 , 浑身 一点 劲 也 没 了 。

巴图 平静 地 叙述 着 , 好像 在 讲 一件 别人 的 事情 : 外面 的 人 等 了 半天 不见 我 出来 , 不 知道 出 了 什么 事 , 阿爸 急得 钻 了 进来 , 他 划着 火柴 , 见 我 头上 顶 着 一个 狼头 , 这 阵势 把 他 也 吓坏 了 。 他 赶紧 让 我 顶住 狼头 别动 , 然后 , 抱 着 我 的 腰 , 一点一点 往外 挪 。 我 一边 顶住 狼头 , 一边 又 使劲 拽 狼 腿 , 让 狼 跟着 我 慢慢 往外 挪动 。 阿爸 又 大声 叫 外面 的 人 , 抓住 他 的 脚 一点一点 地往 外 拽 。 一直 到 把 阿爸 拽 到 洞口 的 时候 , 外面 的 人才 知道 是 怎么回事 。 大家 都 拿 着 长刀 棍棒 等 在 洞口 , 阿爸 和 我 刚 把 狼 拽 顶 到 洞口 边上 , 外面 的 人 一 刺刀 就 刺进 狼 嘴 , 把 狼头 钉 在 洞口 的 顶上 , 几个 人 一起 把 狼 从 狼 洞里 拽 出来 打死 。 后来 , 我歇够 了 劲 , 又 钻进 洞 , 越到 里面 洞越 窄 , 只有 小孩 能 钻进去 。 最 里面 倒 大 了 , 地 上铺 着 破 羊皮 和 羊毛 , 上面 蜷着 一窝 小 狼 崽 , 一共 九只 , 都 还 活着 。 那条 母狼 为了 护崽 , 在 狼 崽 睡觉 的 地方 外 , 刨 了 好多 土 , 把 最 里面 的 窝口 堵 了 一大半 , 母狼 自个儿 留在 外头 。 母狼 没熏 死 , 是因为 洞 上面 还有 一些 小 洞 , 烟 都 跑 上面 去 了 , 还 能 往外面 散烟 。 后来 , 我 就 扒开 了 土 , 伸手 把 狼崽全 抓 了 出来 , 再装 到 麻袋 里 , 倒 着 爬 了 出来 ……

陈阵 听 得 喘 不过 气来 。 全家人 也 好像 好久 没有 回忆 这个 故事 了 , 都 听 得 战战兢兢 。 陈阵 觉得 这个 故事 和 他 听到 的 其它 掏狼 崽 的 故事 很 不 一样 , 就 问 : 我 听 别人 说 母狼 最护 崽 , 都 敢 跟 挖 狼 洞 的 人 拼命 , 可 这条 母狼 怎么 不敢 跟 人 拼命 呢 ?

老人 说 : 其实 , 草原 狼 都 怕人 。 草原 上能 打死 狼 的 , 只有 人 。 狼刚 让 烟 给 熏 晕 了 , 又 看着 人 手里 拿 着火 , 敢 钻进 它 的 洞 , 它 能 不 害怕 吗 ? 这条 狼 个头 不算 小 , 可 我 看得出来 , 这 是 条 两岁 的 小 母狼 , 下 的 是 头胎 。 可怜 呐 。 今儿 要不是 你 问起 这件 事 , 谁 也 不愿 提起 它 啊 。

嘎斯迈 没有 了 一点 笑容 , 眼里 还 闪 着 一层 薄薄的 泪光 。

巴 雅尔 忽然 对嘎斯迈 说 : 陈阵 他们 明天 一早 要 上山 掏狼 崽 , 我 想 帮 他们 掏 , 他们 个儿 大 , 钻 不到 紧 里面 的 。 今儿 晚上 我 住 到 他们 包 去 , 明天 一早 跟 他们 一块儿 上山 。 嘎斯迈 说 : 好 吧 , 你 去 , 要 小心 点 。 陈阵 慌忙 摆手 : 不成 ! 不成 ! 我 真怕 出事 。 你 可 就 这么 一个 宝贝儿子 啊 。 嘎斯迈 说 : 今年 春天 咱们 组才 掏 了 一窝 狼 崽 , 还 差三窝 呢 。 再 不 掏 一窝 , 包顺贵 又 该 对 我 吼 了 。 陈阵 说 : 那 也 不成 , 我 宁可 不 掏 也 不能 让 巴雅 去 。 老人 把 孙子 搂 到 身边 说 : 巴雅 就 别去了 。 这回 我准 能 夹 着 一两条 大狼 , 不交狼崽皮 , 交大 狼皮 也 算 完成 定额 。

(第九章) 凌晨 三点 半 , 陈阵 和 杨克 , 带 着 两条 大狗 , 已经 悄悄 登上 了 黑 石头山 附近 的 一个 小山头 , 两匹马 都 拴上 了 牛皮 马 绊子 放到 山后 的 隐蔽处 。 二郎 和 黄黄的 猎性 都 很 强 , 如此 早起 , 必有 猎情 , 两条 狗 匍匐 在 雪地 上 一声不响 , 警惕 地 四处张望 。 云层 遮 没 了 月光 和 星光 , 黑沉沉 的 草原 异常 寒冷 和 恐怖 , 方圆 几十里 只有 他们 两个 人 , 而 此刻 正是 狼群 出没 , 最具 攻击性 的 时候 。 不远处 的 黑 石头山 像 一组 巨兽 石雕 压在 两人 身后 , 使 陈阵 感到 后背 一阵阵 发冷 , 他 开始 为 身后 的 两匹马 担心 , 也 对 自己 的 冒险 行动 害怕 起来 。

忽然 , 东北边 传来 了 狼嗥 声 , 向 黑黑的 草原 山谷 四处 漫散 , 余音袅袅 , 如箫 如簧 , 悠长 凄远 。 几分钟 后 狼嗥 尾音 才 渐渐 散 去 , 静静的 草原 又 远远 传来 一片 狗叫声 。 陈阵 身旁 的 两条 狗 依然 一声不吭 , 它 俩 得 都 懂得 出猎 的 规则 , 下 夜护圈 需要 狂吠 猛吼 , 而 上山 打猎 则 必须 敛声屏息 。 陈阵 把 一只 手伸 到 二郎 前腿 腋下 的 皮毛 里 取暖 , 另一只 手 搂住 它 的 脖子 。 出发 前 , 杨克 已 把 它们 喂 得 半饱 , 猎狗 出猎 不能 太饱 又 不能 太饥 , 饱则 无 斗志 , 饥则 无 体力 。 食物 已 在 狗 的 体内 产生 作用 , 陈阵 的 手 很快 暖和 起来 , 甚至 还 可以 用 暖手 去 焐 狗 的 冰冷 鼻子 , 二郎 轻轻地 摇起 了 尾巴 。 身边 有 这条 杀 狼狗 , 陈阵 心里 才 感到 踏实 了 一些 。

连续 几天几夜 的 折腾 , 陈阵 已 疲惫不堪 。 前一天 晚上 , 杨克 找 了 几个 要 好 的 青年 牧民 伙伴 , 邀 他们 一起 去 掏 狼窝 , 但 他们 都 不 相信 黑 石头山 那边 还有 狼崽窝 , 谁 也 不肯 跟 他们 一块儿 起大早 , 还 一个劲地 劝 他俩 别去 。 两个 人 一气之下 , 决定 独自 上山 。 此刻 , 身边 只有 自家 的 两条 狗 , 孤单单 的 , 没有 一点儿 气势 声威 。

杨克 紧紧 抱 着 黄黄 , 小声 对 陈阵 说 : 嗳 , 连 黄黄 也 有点 害怕 了 , 它 一个劲地 发抖 哩 , 不知 是不是 闻 着 狼 味儿 了 ……

陈阵 拍了拍 黄黄的 头 , 小声 说 : 别怕 , 别怕 , 天快 亮 了 , 白天 狼 怕人 , 咱们 还 带 着 套马 杆 呢 。

陈阵 的 手 也 跟着 黄黄的 身体 轻轻地 抖了起来 , 却 故作 镇定 地说 : 我 觉得 咱俩 很 像 特工 , 深入敌后 , 狼口 拔牙 。 现在 我 一点儿 也 不困 了 。

杨克 也 壮 了 壮胆 说 : 打狼 就是 打仗 , 斗 体力 , 斗 精力 , 斗智斗勇 , 三十六计 除了 美人计 使 不 上 , 什么 计都 得 使 。

陈阵 说 : 可 也 别 大意 啊 , 我 看 三十六计 还 不够 对付 狼 的 呢 。

杨克说 : 那 倒 也 是 , 咱们 现在 使 的 是 什么 计 ? —— 利用 母狼 回洞 喂奶 的 线索 , 来 寻找 狼洞 , 三十六计 里 可 没 这 一条 。 老 阿爸 真是 诡计多端 , 这 一招 真够 损 的 。

陈阵 说 : 谁 让 狼 杀 了 那么 多 的 马 呢 ! 阿爸 也 是 让 狼 给 逼 的 。 这次 我 跟 他 去 下 夹子 , 才 知道 他 已经 好几年 没 给 狼 下 夹子 了 , 老 阿爸 从来不 对 狼 斩尽杀绝 。

天色 渐淡 , 黑 石头山 已经 不像 石雕 巨兽 , 渐渐 显出 巨石 的 原貌 。 东方 的 光线 从 云层 的 稀薄 处 缓缓 透射 到 草原 上 , 视线 也 越来越 开阔 。 人 和 狗 紧紧 地贴 在 雪地 上 , 陈阵 拿 着 单筒 望远镜 四处张望 , 地气 很 重 , 镜头 里 一片 茫茫 。 他 很 担心 , 如果 母狼 在 地气 的 掩护 下 悄悄 回洞 , 那人 和 狗 就 白冻 了 半夜 了 。 幸好 地气 很快 散 去 , 变成 一层 轻薄透明 的 雾气 , 在 草上 飘来 荡 去 。 如 有 动物 走过 , 反而 会 惊动 地雾 , 暴露 自己 。

突然 , 黄黄 向 西边 转过 头去 , 鬃毛 竖起 , 全身 紧张 , 向西 匍匐 挪动 , 二郎 也 向 西边 转过 头去 。 陈阵 立即 意识 到 有 情况 , 急忙 把 镜头 对准 西边 草甸 。 山下 , 山坡 与 草甸 交界处 的 洼地 上长 着 一 大片 干黄 的 旱苇 , 沿着 山脚 一直 向 东北方向 延伸 。 这 是 狼 钟爱 之地 , 隐蔽 , 背风 , 是 狼 在 草原 与 人 进行 游击战 所 凭借 的 “ 青纱帐 ”。 毕利格 老人 常说 , 一冬一 春旱 苇地 是 狼 转移 、 藏身 和 睡觉 的 地方 , 也 是 猎人 猎狗 打狼 的 猎场 。 黄黄 和 二郎 可能 听到 了 狼 踏 枯苇 的 声音 。 时间 对 , 方向 也 对 , 陈阵 想 一定 是 母狼 要 回窝 了 。 他 仔细 地 搜索 苇地 的 边缘 , 等 着 狼 钻出来 。 老人 说 过 , 苇地 低洼 , 春天 雪化会 积水 , 狼 不会 在 那儿 挖洞 。 狼洞 一般 都 在 高处 , 水灌 不着 的 地方 。 陈阵 想 只要 狼 从 哪儿 钻出来 , 那 它 的 窝 一定 就 在 附近 的 山坡 上 。

两条 狗 忽然 都 紧紧 盯 着 一处 旱苇 不动 了 , 陈阵 赶紧 顺着 狗 盯 的 方向 望去 , 他 的 心 一下子 狂 跳 起来 。 一条 大狼 从苇 地里 探出 半个 身子 , 东张西望 。 两条 狗 立刻 把头 低 了 下去 , 下巴 紧贴 地面 。 两人 也 尽量 趴下 身体 。 狼 仔细 地 看 了 看 山坡 , 然后 才 嗖 地 蹿出 苇地 , 向 东北方向 的 一个 山沟 跑 去 。 陈阵 一直 用 望远镜 跟着 狼 , 这条 狼 与 他 上次 看到 的 那条 母狼 有点像 。 狼 跑 得 很快 但 也 很 吃力 , 想必 在 夜里 偷 了 哪家 的 羊 , 吃 得 很饱 。 他 想 如果 今天 这儿 就 只有 这 一头 狼 , 那 他 就 不用 怕 了 , 两个 人加 两条 狗 , 尤其 是 有 二郎 , 肯定 能 对付 这头 母狼 。


第八章 (3) / 第九章 (1)

回到 老人 的 蒙古包 , 天已 全黑 。 进 了 包 , 漂亮 的 地毯 已 恢复原状 , 三个 灯捻 的 羊 油灯 将 宽大 的 蒙古包 照 得 亮堂堂 , 矮方 桌上 两大盆刚 出锅 的 血肠 血包 , 羊肚 肥肠 和 手把 肉 冒 着 腾腾 的 热气 和 香气 , 忙 了 一天 的 三个 人 的 肚子 全都 叫 了 起来 。 陈阵 急忙 脱 了 皮袍 , 坐 到 桌旁 。 嘎斯迈 已经 端 着 肉 盆 , 将 陈阵 最爱 吃 的 羊 肥肠 转到 他 的 面前 , 又 端 起 另 一个 肉盆 , 把 老人 最爱 吃 的 羊 胸椎 转 到 老人 面前 。 然后 , 给 陈阵 递过 一小 碗 用 北京 固体 酱油 和 草原 口蘑 泡出 的 蘑菇 酱油 。 这是 陈阵 吃 手把 肉时 最 喜欢 的 调料 , 这种 北京 加 草原 的 调味品 , 现在 已经 成为 他们 两家 蒙古包 的 常备 品了 。 陈阵用 蒙古 刀割 了 一段 羊 肥肠 蘸上 调料 , 塞到 嘴里 , 香得 他 几乎 把 狼 崽 的 事 忘记 。 草原 羊 肥肠 是 草原 手把 肉里 的 上品 , 只有 一尺 长 。 说 是 肥肠 , 其实 一点 也 不肥 , 肥肠 里面 塞满 了 最 没 油水 的 肚条 、 小肠 和 胸膈 膜 肌肉 条 。 羊 肥肠 几乎 把 一只 羊 身上 的 弃物 都 收罗 进来 了 , 但 却 搭配 出 蒙古 大餐 中 让 人 不能忘怀 的 美食 , 韧脆 筋道 , 肥而 不腻 。

陈阵 说 : 蒙古人 吃 羊 真 节约 , 连胸 隔膜 都 舍不得 扔 , 还 这么 好吃 。

老人 点头 : 饿狼 吃 羊 , 连 羊毛 羊蹄 壳 都 吃 下去 。 草原 闹 起 大灾 来 , 人 和 狼 找 食 都 不 容易 , 吃 羊 就 该 把 羊 吃 得 干干净净 。

陈阵 笑 道 : 这么 说 蒙古人 吃 羊 , 吃 得 这么 干净 聪明 , 也 是 跟 狼学 的 了 ?

全家人 大笑 , 连 说 是 是 是 。 陈阵 又 一连 吃 下去 三段 肥肠 。

嘎斯迈 笑 得 开心 。 陈阵 记得 嘎斯迈 说 过 , 她 喜欢 吃 相像 狼 一样 的 客人 。 他 有点 不好意思 , 此刻 他 一定 像 条 饿狼 。 他 不敢 再 吃 了 , 他 知道 毕利格 全家人 都 爱 吃 羊 肥肠 , 可 一眨眼 的 工夫 他 已经 把 大 半根 肠吃进 肚里 了 。 嘎斯迈 直起 腰 , 用 刀子 拨开 血肠 , 再用 刀尖 又 挑出 一大 根 肥肠 来 , 笑 道 : 知道 你 回来 就 不肯 走 了 , 我 煮 了 两根 肠呐 。 那根 全是 你 的 了 , 你 要 跟 狼 一样 节约 , 不能 剩 。 一家人 又 笑 了 。 巴 雅尔 连忙 把 嘎斯迈 挑出来 的 肥肠 抓 到 自己 的 肉 盆前 。 两年 多 了 , 陈阵 总是 调 不好 与 嘎斯迈 的 辈分 关系 , 按 正常 辈分 , 她 应该 是 他 的 大嫂 , 可是 , 陈阵 觉得 嘎斯迈 有时 是 他 的 姐姐 , 有时 是 婶婶 , 有时 是 小姨 小姑 , 有时 甚至 是 年轻 的 大姨妈 。 她 的 快乐 与 善良 像 草原 一样 坦荡 纯真 。

陈阵 吃 下 整根 肥肠 , 又 端 起 奶茶 一口气 喝 了 半碗 , 问嘎斯迈 : 巴雅 敢抓 狼 尾巴 , 敢 钻 狼 洞 掏 狼 崽 , 敢骑 烈马 , 胆子 也 太大 了 , 你 就 不怕 他 出事 ?

嘎斯迈 笑 道 : 蒙古人 从小 个个 都 是 这样 。 巴图 小时候 胆子 比 巴雅 还 大 , 巴雅 钻 的 狼 洞 没有 大狼 , 狼 崽 又 不 咬 人 , 掏出 一窝 狼崽算 什么 。 可是 巴图 钻 的 狼 洞 里面 有大狼 。 他 在 洞里 碰见 了 母狼 , 还 硬是 把 母狼 从 狼 洞里 拽 了 出来 。

陈阵 吃惊 不小 , 忙 问巴图 : 你 怎么 从来没 给 我 讲 过 这事 , 快 跟 我 好好 讲讲 。

笑 了 几次 以后 , 巴图 心情 好 了 起来 。 他 喝 了 一大口 酒 说 : 那年 我 十三岁 吧 , 有 一次 阿爸 他们 几个 人 找 了 几天 , 才 找到 了 一个 有 狼 崽 的 狼 洞 , 洞 很大 很深 , 挖不动 , 阿爸 怕 里面 有 母狼 , 先 点火 熏烟 , 想 把 母狼 轰出来 。 后来 烟散 了 母狼 也 没有 出来 , 我们 以为 里面 没有 大狼 了 , 我 就 拿 着 火柴 麻袋 钻进 狼洞 去 掏 狼 崽 。 哪 想到 钻进去 两个 半 身子 深 的 时候 , 我 就 看见 了 狼 的 眼睛 , 离 我 就 两尺 远 , 吓 得 我 差点 尿裤子 。 我 连忙 划 了 一根 火柴 , 火光 一 亮 , 我 看见 狼 也 吓 得 在 那儿 哆嗦 呢 , 跟 狗 害怕 的 样子 差不离 , 尾巴 都 夹起来 了 。 我 趴在 洞里 不敢 动 , 火刚 一灭 , 狼 就 冲过来 , 我 退 也 退 不 出去 , 心想 这下 可 完 了 。 哪 想到 它 不是 来 咬 我 , 是 想 从 我 头上 蹿 过去 , 逃出 洞 。 这时候 我怕 洞 外面 的 人 没 防备 , 怕 狼 咬 了 阿爸 , 我 也 不 知道 哪来 的 胆子 , 猛地 撑起 身子 , 想 挡住 狼 , 没想到 我 的 头顶 住 了 狼 的 喉咙 , 我 又 一 使劲 , 就 把 狼 头顶 在 洞 顶上 了 。 这一下 , 狼 出不去 跑不了 , 母狼 急得 乱 抓 , 把 我 的 衣服 抓烂 了 。 我 也 豁出去 了 , 急忙 坐 起来 , 狠狠 顶住 狼 的 喉咙 和 下巴 , 不让 它 咬 着 我 , 我 又 去 抓 狼 的 前 腿 , 费 了 半天 劲 , 才 把 狼 的 两条 前腿 抓住 。 这下 狼 咬 不 着 我 也 抓 不 着 我 了 , 可 我 也 卡 在 那里 没法 动弹 , 浑身 一点 劲 也 没 了 。

巴图 平静 地 叙述 着 , 好像 在 讲 一件 别人 的 事情 : 外面 的 人 等 了 半天 不见 我 出来 , 不 知道 出 了 什么 事 , 阿爸 急得 钻 了 进来 , 他 划着 火柴 , 见 我 头上 顶 着 一个 狼头 , 这 阵势 把 他 也 吓坏 了 。 他 赶紧 让 我 顶住 狼头 别动 , 然后 , 抱 着 我 的 腰 , 一点一点 往外 挪 。 我 一边 顶住 狼头 , 一边 又 使劲 拽 狼 腿 , 让 狼 跟着 我 慢慢 往外 挪动 。 阿爸 又 大声 叫 外面 的 人 , 抓住 他 的 脚 一点一点 地往 外 拽 。 一直 到 把 阿爸 拽 到 洞口 的 时候 , 外面 的 人才 知道 是 怎么回事 。 大家 都 拿 着 长刀 棍棒 等 在 洞口 , 阿爸 和 我 刚 把 狼 拽 顶 到 洞口 边上 , 外面 的 人 一 刺刀 就 刺进 狼 嘴 , 把 狼头 钉 在 洞口 的 顶上 , 几个 人 一起 把 狼 从 狼 洞里 拽 出来 打死 。 后来 , 我歇够 了 劲 , 又 钻进 洞 , 越到 里面 洞越 窄 , 只有 小孩 能 钻进去 。 最 里面 倒 大 了 , 地 上铺 着 破 羊皮 和 羊毛 , 上面 蜷着 一窝 小 狼 崽 , 一共 九只 , 都 还 活着 。 那条 母狼 为了 护崽 , 在 狼 崽 睡觉 的 地方 外 , 刨 了 好多 土 , 把 最 里面 的 窝口 堵 了 一大半 , 母狼 自个儿 留在 外头 。 母狼 没熏 死 , 是因为 洞 上面 还有 一些 小 洞 , 烟 都 跑 上面 去 了 , 还 能 往外面 散烟 。 后来 , 我 就 扒开 了 土 , 伸手 把 狼崽全 抓 了 出来 , 再装 到 麻袋 里 , 倒 着 爬 了 出来 ……

陈阵 听 得 喘 不过 气来 。 全家人 也 好像 好久 没有 回忆 这个 故事 了 , 都 听 得 战战兢兢 。 陈阵 觉得 这个 故事 和 他 听到 的 其它 掏狼 崽 的 故事 很 不 一样 , 就 问 : 我 听 别人 说 母狼 最护 崽 , 都 敢 跟 挖 狼 洞 的 人 拼命 , 可 这条 母狼 怎么 不敢 跟 人 拼命 呢 ?

老人 说 : 其实 , 草原 狼 都 怕人 。 草原 上能 打死 狼 的 , 只有 人 。 狼刚 让 烟 给 熏 晕 了 , 又 看着 人 手里 拿 着火 , 敢 钻进 它 的 洞 , 它 能 不 害怕 吗 ? 这条 狼 个头 不算 小 , 可 我 看得出来 , 这 是 条 两岁 的 小 母狼 , 下 的 是 头胎 。 可怜 呐 。 今儿 要不是 你 问起 这件 事 , 谁 也 不愿 提起 它 啊 。

嘎斯迈 没有 了 一点 笑容 , 眼里 还 闪 着 一层 薄薄的 泪光 。

巴 雅尔 忽然 对嘎斯迈 说 : 陈阵 他们 明天 一早 要 上山 掏狼 崽 , 我 想 帮 他们 掏 , 他们 个儿 大 , 钻 不到 紧 里面 的 。 今儿 晚上 我 住 到 他们 包 去 , 明天 一早 跟 他们 一块儿 上山 。 嘎斯迈 说 : 好 吧 , 你 去 , 要 小心 点 。 陈阵 慌忙 摆手 : 不成 ! 不成 ! 我 真怕 出事 。 你 可 就 这么 一个 宝贝儿子 啊 。 嘎斯迈 说 : 今年 春天 咱们 组才 掏 了 一窝 狼 崽 , 还 差三窝 呢 。 再 不 掏 一窝 , 包顺贵 又 该 对 我 吼 了 。 陈阵 说 : 那 也 不成 , 我 宁可 不 掏 也 不能 让 巴雅 去 。 老人 把 孙子 搂 到 身边 说 : 巴雅 就 别去了 。 这回 我准 能 夹 着 一两条 大狼 , 不交狼崽皮 , 交大 狼皮 也 算 完成 定额 。

(第九章) 凌晨 三点 半 , 陈阵 和 杨克 , 带 着 两条 大狗 , 已经 悄悄 登上 了 黑 石头山 附近 的 一个 小山头 , 两匹马 都 拴上 了 牛皮 马 绊子 放到 山后 的 隐蔽处 。 二郎 和 黄黄的 猎性 都 很 强 , 如此 早起 , 必有 猎情 , 两条 狗 匍匐 在 雪地 上 一声不响 , 警惕 地 四处张望 。 云层 遮 没 了 月光 和 星光 , 黑沉沉 的 草原 异常 寒冷 和 恐怖 , 方圆 几十里 只有 他们 两个 人 , 而 此刻 正是 狼群 出没 , 最具 攻击性 的 时候 。 不远处 的 黑 石头山 像 一组 巨兽 石雕 压在 两人 身后 , 使 陈阵 感到 后背 一阵阵 发冷 , 他 开始 为 身后 的 两匹马 担心 , 也 对 自己 的 冒险 行动 害怕 起来 。

忽然 , 东北边 传来 了 狼嗥 声 , 向 黑黑的 草原 山谷 四处 漫散 , 余音袅袅 , 如箫 如簧 , 悠长 凄远 。 几分钟 后 狼嗥 尾音 才 渐渐 散 去 , 静静的 草原 又 远远 传来 一片 狗叫声 。 陈阵 身旁 的 两条 狗 依然 一声不吭 , 它 俩 得 都 懂得 出猎 的 规则 , 下 夜护圈 需要 狂吠 猛吼 , 而 上山 打猎 则 必须 敛声屏息 。 陈阵 把 一只 手伸 到 二郎 前腿 腋下 的 皮毛 里 取暖 , 另一只 手 搂住 它 的 脖子 。 出发 前 , 杨克 已 把 它们 喂 得 半饱 , 猎狗 出猎 不能 太饱 又 不能 太饥 , 饱则 无 斗志 , 饥则 无 体力 。 食物 已 在 狗 的 体内 产生 作用 , 陈阵 的 手 很快 暖和 起来 , 甚至 还 可以 用 暖手 去 焐 狗 的 冰冷 鼻子 , 二郎 轻轻地 摇起 了 尾巴 。 身边 有 这条 杀 狼狗 , 陈阵 心里 才 感到 踏实 了 一些 。

连续 几天几夜 的 折腾 , 陈阵 已 疲惫不堪 。 前一天 晚上 , 杨克 找 了 几个 要 好 的 青年 牧民 伙伴 , 邀 他们 一起 去 掏 狼窝 , 但 他们 都 不 相信 黑 石头山 那边 还有 狼崽窝 , 谁 也 不肯 跟 他们 一块儿 起大早 , 还 一个劲地 劝 他俩 别去 。 两个 人 一气之下 , 决定 独自 上山 。 此刻 , 身边 只有 自家 的 两条 狗 , 孤单单 的 , 没有 一点儿 气势 声威 。

杨克 紧紧 抱 着 黄黄 , 小声 对 陈阵 说 : 嗳 , 连 黄黄 也 有点 害怕 了 , 它 一个劲地 发抖 哩 , 不知 是不是 闻 着 狼 味儿 了 ……

陈阵 拍了拍 黄黄的 头 , 小声 说 : 别怕 , 别怕 , 天快 亮 了 , 白天 狼 怕人 , 咱们 还 带 着 套马 杆 呢 。

陈阵 的 手 也 跟着 黄黄的 身体 轻轻地 抖了起来 , 却 故作 镇定 地说 : 我 觉得 咱俩 很 像 特工 , 深入敌后 , 狼口 拔牙 。 现在 我 一点儿 也 不困 了 。

杨克 也 壮 了 壮胆 说 : 打狼 就是 打仗 , 斗 体力 , 斗 精力 , 斗智斗勇 , 三十六计 除了 美人计 使 不 上 , 什么 计都 得 使 。

陈阵 说 : 可 也 别 大意 啊 , 我 看 三十六计 还 不够 对付 狼 的 呢 。

杨克说 : 那 倒 也 是 , 咱们 现在 使 的 是 什么 计 ? —— 利用 母狼 回洞 喂奶 的 线索 , 来 寻找 狼洞 , 三十六计 里 可 没 这 一条 。 老 阿爸 真是 诡计多端 , 这 一招 真够 损 的 。

陈阵 说 : 谁 让 狼 杀 了 那么 多 的 马 呢 ! 阿爸 也 是 让 狼 给 逼 的 。 这次 我 跟 他 去 下 夹子 , 才 知道 他 已经 好几年 没 给 狼 下 夹子 了 , 老 阿爸 从来不 对 狼 斩尽杀绝 。

天色 渐淡 , 黑 石头山 已经 不像 石雕 巨兽 , 渐渐 显出 巨石 的 原貌 。 东方 的 光线 从 云层 的 稀薄 处 缓缓 透射 到 草原 上 , 视线 也 越来越 开阔 。 人 和 狗 紧紧 地贴 在 雪地 上 , 陈阵 拿 着 单筒 望远镜 四处张望 , 地气 很 重 , 镜头 里 一片 茫茫 。 他 很 担心 , 如果 母狼 在 地气 的 掩护 下 悄悄 回洞 , 那人 和 狗 就 白冻 了 半夜 了 。 幸好 地气 很快 散 去 , 变成 一层 轻薄透明 的 雾气 , 在 草上 飘来 荡 去 。 如 有 动物 走过 , 反而 会 惊动 地雾 , 暴露 自己 。

突然 , 黄黄 向 西边 转过 头去 , 鬃毛 竖起 , 全身 紧张 , 向西 匍匐 挪动 , 二郎 也 向 西边 转过 头去 。 陈阵 立即 意识 到 有 情况 , 急忙 把 镜头 对准 西边 草甸 。 山下 , 山坡 与 草甸 交界处 的 洼地 上长 着 一 大片 干黄 的 旱苇 , 沿着 山脚 一直 向 东北方向 延伸 。 这 是 狼 钟爱 之地 , 隐蔽 , 背风 , 是 狼 在 草原 与 人 进行 游击战 所 凭借 的 “ 青纱帐 ”。 毕利格 老人 常说 , 一冬一 春旱 苇地 是 狼 转移 、 藏身 和 睡觉 的 地方 , 也 是 猎人 猎狗 打狼 的 猎场 。 黄黄 和 二郎 可能 听到 了 狼 踏 枯苇 的 声音 。 时间 对 , 方向 也 对 , 陈阵 想 一定 是 母狼 要 回窝 了 。 他 仔细 地 搜索 苇地 的 边缘 , 等 着 狼 钻出来 。 老人 说 过 , 苇地 低洼 , 春天 雪化会 积水 , 狼 不会 在 那儿 挖洞 。 狼洞 一般 都 在 高处 , 水灌 不着 的 地方 。 陈阵 想 只要 狼 从 哪儿 钻出来 , 那 它 的 窝 一定 就 在 附近 的 山坡 上 。

两条 狗 忽然 都 紧紧 盯 着 一处 旱苇 不动 了 , 陈阵 赶紧 顺着 狗 盯 的 方向 望去 , 他 的 心 一下子 狂 跳 起来 。 一条 大狼 从苇 地里 探出 半个 身子 , 东张西望 。 两条 狗 立刻 把头 低 了 下去 , 下巴 紧贴 地面 。 两人 也 尽量 趴下 身体 。 狼 仔细 地 看 了 看 山坡 , 然后 才 嗖 地 蹿出 苇地 , 向 东北方向 的 一个 山沟 跑 去 。 陈阵 一直 用 望远镜 跟着 狼 , 这条 狼 与 他 上次 看到 的 那条 母狼 有点像 。 狼 跑 得 很快 但 也 很 吃力 , 想必 在 夜里 偷 了 哪家 的 羊 , 吃 得 很饱 。 他 想 如果 今天 这儿 就 只有 这 一头 狼 , 那 他 就 不用 怕 了 , 两个 人加 两条 狗 , 尤其 是 有 二郎 , 肯定 能 对付 这头 母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