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八章 (2)

第八章 (2)

快到 泡子 最 北边 的 那 几匹 死马处 , 毕利格 老人 勒住 马 , 让 巴 雅尔 牵住 辕马 就 地 停车 等 着 。 然后 他 带上 两副 狼 夹子 , 小铁镐 , 装干 马粪 的 口袋 等等 工具 , 带 陈阵 往 死 马 那边 走 。 老人 骑 在 马上 走走停停 , 到处 察看 。 几匹 死马 显然 已 被动 过 , 薄薄的 新雪 下面 能 隐约 看到 马 身上 的 咬痕 , 还有 马尸 旁边 的 一个个 爪印 。 陈阵 忍不住 问 , 狼群 又 来 过 了 ?

老人 没 回答 , 继续 察看 。 连 看 了 几匹马 以后 才 说 : 大 狼群 还 没来 过 , 乌力吉 估摸 得 真准 , 大 狼群 还 在 边防 公路 北边 。 这群 狼 真能 沉得住气 。

阿爸 , 这些 脚爪 印是 怎么回事 ? 陈阵 指 了 指 雪地 。

老人 说 , 这些 多半 是 狐狸 的 爪印 , 也 有 一条 母狼 的 爪印 。 这边 一些 带 崽 的 母狼 得护 着 崽 , 单独 活动 。 老人 想 了 想 说 : 我 原本 想 打 狼群 里 的 头 狼 和 大 狼 的 , 可 这会儿 有 这些 狐狸 捣乱 , 就 不 容易 打着 大狼 和 头 狼 了 。

那 咱们 不是 白 费劲 了 吗 ?

也 不算 白 费劲 , 咱们 的 主要 任务 就是 要 把 狼群 弄 迷糊 , 它 以为 人下 了 夹子 , 就 没工夫 打围 了 , 变着法 子 也 要 来 吃 马肉 的 。 只要 狼群 一 过来 , 咱们 就 好 打围 了 。

陈阵 问 : 阿爸 , 有没有 法子 夹 一条 大狼 ?

咋 能 没有 呢 。 老人 说 : 咱们 把 带来 的 夹子 全下 上 , 下 硬 一点 , 专夹 狼 , 不 夹 狐狸 。

老人 骑马 又 转 了 两圈 , 在 一匹 死马 旁边 选 了 第一个 下 夹点 。 陈阵 急忙 下马 , 铲 清扫 净 了 雪 。 老人 蹲下 身 , 用小铁 镐 在 冻得 不太深 的 地上 刨 出 一个 直径约 40 厘米 , 深约 15 厘米 的 圆坑 , 坑中 还有 一个 小坑 。 然后 戴上 沾满 马肠油 的 手套 , 把 钢 夹 放在 圆 坑里 , 再用 双脚 踩 紧钢 夹 两边 像 两个 巨形 镊子 的 钢板 弹簧 , 用力 掰开 钢夹朝天 紧闭 的 虎口 , 将 满嘴 钢牙 的 虎口 掰 到底 , 掰成 一个 紧贴 地面 , 准备 狠 咬 的 圆形 大 口 。 再 小心翼翼 把 一个 像 刺绣 绷架 一样 的 布 绷 垫 , 悬空 放在 坑中 小坑 和 钢 夹 之间 , 再用 钢 夹 边缘 小 铁棍 别住 虎口 , 插到 布垫 的 扣子 上 。

陈阵 提心吊胆 地 看着 老人 做 完 这 一组 危险 、 费力 的 动作 , 如 稍 有 闪失 钢 夹 就 可能 把手 打断 。 老人 抬起 脚 , 满头大汗 地 蹲 在 雪地 上 喘气 , 用 马蹄袖 小心 地 擦汗 , 生怕 汗 落到 马 身上 去 。 老人 第一次 带 陈阵 出来 下 夹子 , 陈阵 总算 看 明白 钢 夹 是 怎样 夹 狼 的 了 。 只要 狼 爪 一 踩到 悬空 的 布 绷 垫 上 , 布垫 下陷 , 小 铁棍 从布 垫 的 活扣 中 滑脱 , 那时 钢簧 就 会 以 几百斤 的 力量 , 猛地 合拢 钢 夹 虎口 , 把 踩 进 夹子 的 狼 爪 , 打裂 骨头 咬住 筋 。 怪不得 狼 这么 害怕 钢 夹 , 这 家伙 果真 了 得 ! 要是 草原 狼 不怕 钢 夹 的 钢铁 声音 , 那 他 可能 就 在 第一次 误入 狼阵 时 丧命 了 。

剩下 的 就是 如何 掩盖 和 伪装 了 , 这 道工序 也 不能 出 丝毫 差错 。 毕利格 老人 缓过 劲 来说 : 这 夹子 不能 用雪盖 , 雪 太沉 , 能 把 布垫 压塌 , 还有 , 要是 出 了 太阳 雪一化 , 夹子 里面 冻住 了 , 夹子 也 打不开 。 你 把 干 马粪 给 我 。

老人 接过 布袋 , 抓 了 一把 干 马粪 , 一边 搓 一边 均匀 地 撒 在 布垫 上 , 又 干 又 轻 马粪 沫 慢慢 填满 狼 夹 的 钢牙大口 。 此刻 , 布垫 依然 悬空 , 又 不怕 钢 夹 里面 上冻 。 然后 老人 将 夹子 上 的 铁链 勾 在 死 马 的 骨架 上 , 才 说 这会儿 能用 雪盖 了 。 他 指导 陈阵 铲 雪 把 钢 夹 的 钢板 弹簧 和 铁链 盖 好 , 又 用 浮雪 小心 地 盖住 马粪 , 最后 用破 羊皮 轻轻 扫平 雪 , 与 周围 雪面 接得 天衣无缝 。

细碎 的 小雪 还 在 下 , 再 过 一会儿 雪地 上 所有 的 痕迹 都 看不出来 了 。 陈阵 问 : 这个 夹子 为什么 只能 夹 狼 不 夹 狐狸 ? 老人 说 : 我 把 铁棍 别子 插得 深 了 一点 , 狐狸 轻 , 踩 不动 。 狼 个头 大 , 一 踩 准炸 。

老人 看 了 看 四周 , 又 用 脚步 量 了 量 距离 , 在 两步 左右 的 地方 又 选 了 个 下 夹点 。 说 : 这个 夹子 你 来 下 吧 , 我 看着 你 下 。

两个 夹子 为什么 离 这么 近 ? 陈阵 问 。

老人 说 : 你 不 知道 , 有 的 狼 对 自个儿 也 特别 狠 , 它 要是 被 夹住 了 腿 , 会 把 腿 连骨带 筋 全 咬断 , 瘸 着 三条 腿 逃掉 。 我 给 它 下 两个 , 只要 夹住 一条 腿 , 它 就 会 疼 得 没命 地 拽 链子 , 没命 转圈 , 转着 转着 后腿 就 踩 着 第二个 夹子 了 , 这 地方 链子 刚好 够得着 。 要是 狼 的 前后 两条腿 都 给 夹住 了 , 它 就算 能 把 两条 断腿 都 咬掉 , 剩下 两条腿 它 咋 跑 ?

陈阵 心里 猛地 一 抽 , 头皮 发根 炸起 。 草原 上 的 人 狼 战争 真是 残忍 之极 。 人 和 狼 都 在 用 残酷 攻击 残酷 , 用 残忍 报复 残忍 , 用 狡猾 抗击 狡猾 。 如果 这样 恶 恶相 报 , 近朱者赤 , 近狼者 势必 狠 了 , 从此 变得 铁石心肠 , 冷酷无情 ? 陈阵 虽然 痛恨 狼 的 残暴 , 但 当 他 马上 就要 亲手 给 狼 下 一个 狡猾 残忍 的 钢 夹 时 , 他 的 手 却 不禁 微微 发抖 。 这个 陷阱 太 隐蔽 。 它 放在 具有 极强 诱惑性 的 肥壮 死马前 , 只有 马肉 、 马油 和 马粪 味 , 没有 任何人 味和锈味 。 陈阵 相信 再 狡猾 的 狼 也 要 上当 , 被 钢 夹 打 得 腿 断骨 裂 , 然后 被 人 剥皮 , 弃尸 荒野 。 而且 这 还 仅仅 是 一个 大 圈套 中 的 一个 小 圈套 , 那个 大 圈套 要套 的 就 不是 几条 狼 了 。 他 想起 周 秦汉唐 宋明 无数支 汉军 被 诱进 草原 深处 , 落入 被 精心设计 、 没有 破绽 的 陷阱 而 全军覆没 的 战例 。 古代 草原 骑兵 确实 不是 靠 蛮力 横扫 先进 国家 的 。 草原 民族 也 确实 是 草原 的 捍卫者 , 他们 用 从 狼 那里 学来 的 军事 才华 和 智慧 , 牢牢地 守住 了 草原 , 抗住 了 汉军 后面 的 铁 与 火 , 锄 和 犁 对 草原 的 进攻 , 老人 说 得 一点 也 没错 。 陈阵 的 手 还 在 一阵阵 地 发抖 。

老人 嗬 嗬 地 笑 起来 : 心软 了 吧 ? 别忘了 , 草原 是 战场 , 见 不得 血 的 人 , 不是 战士 。 狼用 诡计 杀 了 一大群 马 , 你 不 心疼 ? 人 不 使毒 招能 斗得 过 狼 吗 ?

陈阵定 了 定心 , 沉 了 口气 , 心虚 手 硬地 扫雪 刨坑 。 真到 下 夹子 的 时候 , 他 的 手 又 有点 抖 了 , 这次 是 怕 不 小心 被 打断 手指 , 毕竟 这 是 他 第一次 下 狼 夹 。 老人 一边 教 , 一边 把 粗粗 的 马棒 伸进 钢 夹 的 虎口 里 , 即使 钢 夹 打翻 , 也 先 夹 着 马棒 而 夹 不到 陈阵 的 手 。 陈阵 感到 周身 一热 , 有 了 老人 的 保护 , 他 的 手不抖 了 , 第一次 下 夹 , 一次 成功 。 陈阵 在 擦汗 的 时候 , 发现 老人 头上 冒 的 汗 比 他 的 还 多 。 老人 舒了 口气 说 : 孩子 啊 , 我 再 看着 你 下 一个 , 第三个 你 就 自个儿 下 吧 , 我 看 你 能行 。 陈阵 点点头 。 他 跟着 老人 回到 马车 旁 又 取 了 两副 钢 夹 , 又 挑 了 匹 死 马 , 选好点 , 细心 下 好 。 剩下 的 四 副 夹子 , 一人 两副 , 分头 下 。 老人 又 让 巴 雅尔 给 陈阵 帮忙 。

天近 黄昏 , 仍 未 转晴 。 毕利格 老人 仔细 地 检查 了 陈阵 下 的 夹子 , 笑 道 : 真 看不出来 了 , 我 要是 条 老狼 , 也 得 让 你 夹住 。 老人 又 认真 地 看着 陈阵 , 问道 : 时候 不早了 , 这会儿 咱们 该 做 什么 ?

陈阵 想 了 想 说 : 是不是 该 扫 扫 咱们 的 脚印 , 还要 清点 一下 带来 的 工具 , 不能 落下 一件 。 老人 满意 地说 : 你 也 学精 了 。

三人 就 从 最 北边 慢慢 扫 , 慢慢 检查 , 一直 扫 到 马车 处才 停下来 。 陈阵 一边 收拾 工具 一边 问 : 阿爸 , 下 了 这么 多 夹子 能 打着 多少 条狼 ? 老人 说 : 打猎 不能 问数 , 一说数 , 就 一个 也 不 上 夹 了 。 人 把 前面 的 事 做好 , 后面 的 事 就 靠 腾格里 。

三人 上马 , 牵着 马车 往回 走 。

陈阵 问 : 咱们 明天 早上 就 来 收狼 吗 ?

老人 说 : 不管 夹 着 没 夹 着 , 都 不能 来收 狼 。 要是 夹 着 了 , 先要 让 狼群 看看 。 只要 它们 不见 人来 收狼 , 疑心 就 重 了 , 更会 围着 死马 转圈 琢磨 。 场部 交给 的 任务 , 不是 夹 几条 狼 , 是 要 把 狼群 给 引过来 。 要是 没 夹 着 狼 , 咱们 就 还 得 等 。 你 明儿 就 不 用来 了 , 我会 远远地 来看 的 。

三人 轻松 地往 家 走 。 陈阵 想起 了 那 窝 狼 崽 , 便 打算 向 老人 讨教 掏 狼窝 的 技术 。 掏狼 崽 可是 草原 上 一件 凶险 、 艰难 、 技术性 极强 的 狩猎 项目 , 也 是 草原 民族 抑制 草原 狼群 恶性 发展 的 最 主要 的 方法 。 一窝 狼 崽 七八只 、 十几只 , 额仑 草原 的 狼 食多 , 狼 崽 的 成活率 极高 。 春天 掏到 一窝 狼 崽 , 就 等于 消灭 了 一群 狼 。 狼群 为了 保护 狼 崽 , 会 运用 狼 的 最高 智慧 和 狼 的 所有 凶猛 亡命 的 看家本领 。 陈阵 听 过 不少 各种 掏狼 崽 的 惊险 和 运气 的 故事 , 他 也 早已 有 充分 的 思想 准备 。 两个 春天 了 , 全场 一百多个 知青 还 没有 一个 人 独自 掏到 过 狼 崽 。 他 不敢 奢望 自己 能 掏到 一窝 , 只 打算 找 机会 跟着 毕利格 老人 掏 几次 先 学学 本领 。 可是 , 马群 事故 发生 以后 , 老人 就 顾不上 狼 崽 了 。 陈阵 只好 从 经验 上来 求教 老人 。

陈阵 说 : 阿爸 , 我 前些 日子 放羊 , 一只 羊羔 就 在 我 眼皮子 底下 被 一条 母狼 活活 地 叼 走 , 往 东北边 黑 石头山 那边 逃走 了 。 我 想 那边 一定 有 一个 狼窝 , 里面 一定 有 狼 崽 。 我 打算 明天 一 早就 去 找 , 本来 我 想 让 您 带 我们 去 的 ……

老人 说 : 明儿 我 是 去 不了 了 , 这边 的 事大 , 场部 还 等 着 我 的 信 呢 。 老人 又 回头 问道 : 母狼 真往 黑 石头山 那边 去 了 ?

没错 。 陈阵 说 。

老人 捋 了 捋 胡子 , 问道 : 你 那会儿 骑马 追 了 没有 ? 陈阵 说 : 没有 。 它 跑 得 太快 , 没 来得及 追 。 老人 说 : 那 还好 。 要 不 那条 母狼 准会 骗 你 。 有人 追 , 它 是 不会 直奔 狼窝 的 。

老人 略略 想 了 想 , 说道 : 这 条 母狼 真是 精 , 头年 开春 , 队里 刚刚 在 那儿 掏 了 三窝 狼 崽 , 今年 谁 都 不 去 那儿 掏狼 了 , 想不到 还有 母狼 敢 到 那儿 去 下 崽 。 那 你 明儿 快 去 找 吧 , 多去 几个 人 , 多 带狗 。 一定 得 找 几个 胆大 有 经验 的 牧民 去 , 你们 两个 千万别 自个儿 去 , 太 危险 。

掏 狼窝 最难 的 是 什么 ? 陈阵 问 。

老人 说 : 掏 狼窝 麻烦 多多 的 有 , 找 狼窝 更难 。 我 告诉 你 一个 法子 , 能 找到 狼窝 。 你 明儿 天不亮 就 起来 , 跑 到 石头山 底下 高 一点 的 山头 , 趴下 。 等到 天快 亮 的 时候 , 你 用 望远镜 留神 看 , 这时候 母狼 在 外面 忙活 了 一夜 , 该 回洞 给 狼 崽 喂奶 。 你 要是 看到 狼往 什么 地方 去 , 那边 就 准有 狼窝 , 你 要 仔细 找 , 带上 好 狗 转圈 找 , 多半 能 找 着 。 可 找 着 了 , 要 把 狼 崽 挖出来 也 难 啊 , 最怕 洞里 有 母狼 。 你们 千万 要 小心 。

老人 的 目光 忽而 黯淡下来 , 说 : 要不是 狼群 杀 了 这么 大 一群 马 , 我 是 不会 再 让 你们 去 掏 狼 崽 的 , 掏狼崽是 额仑 草原 老 人们 最不愿 干 的 事情 ……

陈阵 也 不敢 再 问 下去 。 老人 本来 就 对 这次 大规模 掏狼 崽 的 活动 窝 了 一肚子 的 火 , 陈阵 生怕 再 问 下去 老人 会 阻止 他 去 。 可是 , 掏狼 崽 的 学问 太 奥妙 , 他 掏 狼 崽 的 目的 是 养 一只 狼 崽 , 如果 再 不 抓紧时间 , 等到 狼崽断 了 奶 或 睁开 了 眼 那 就 难养 了 。 必须 抢 在 狼 崽 还 没有 看清 世界 、 分清敌我 的 时候 , 把 它 从 狼 的 世界 转到 人 的 环境 中来 。 陈阵 生怕 野性 最强 的 狼 崽 比 麻雀 还 难养 。 从小 就 喜爱 动物 的 陈阵 , 小时候 多次 抓过 和 养过 麻雀 , 可是 麻雀 气性 大 , 在 笼子 里闭 着 眼睛 就是 不吃不喝 直至 气绝身亡 。 狼 崽 可不 像 麻雀 那么 好 抓 , 如果 冒 了 风险 、 费 了 牛劲 抓到 了 狼 崽 却 养 不了 几天 就养 死 了 , 那 就 亏 大 了 。 陈阵 打算 再 好好 问问 巴图 , 他 是 全场 出名 的 打 狼 能手 , 前 几天 吃 了 狼群 这么 大 的 亏 , 正在 气头上 , 找 他 请教 掏狼 崽 的 事准 能成 。


第八章 (2)

快到 泡子 最 北边 的 那 几匹 死马处 , 毕利格 老人 勒住 马 , 让 巴 雅尔 牵住 辕马 就 地 停车 等 着 。 然后 他 带上 两副 狼 夹子 , 小铁镐 , 装干 马粪 的 口袋 等等 工具 , 带 陈阵 往 死 马 那边 走 。 老人 骑 在 马上 走走停停 , 到处 察看 。 几匹 死马 显然 已 被动 过 , 薄薄的 新雪 下面 能 隐约 看到 马 身上 的 咬痕 , 还有 马尸 旁边 的 一个个 爪印 。 陈阵 忍不住 问 , 狼群 又 来 过 了 ?

老人 没 回答 , 继续 察看 。 连 看 了 几匹马 以后 才 说 : 大 狼群 还 没来 过 , 乌力吉 估摸 得 真准 , 大 狼群 还 在 边防 公路 北边 。 这群 狼 真能 沉得住气 。

阿爸 , 这些 脚爪 印是 怎么回事 ? 陈阵 指 了 指 雪地 。

老人 说 , 这些 多半 是 狐狸 的 爪印 , 也 有 一条 母狼 的 爪印 。 这边 一些 带 崽 的 母狼 得护 着 崽 , 单独 活动 。 老人 想 了 想 说 : 我 原本 想 打 狼群 里 的 头 狼 和 大 狼 的 , 可 这会儿 有 这些 狐狸 捣乱 , 就 不 容易 打着 大狼 和 头 狼 了 。

那 咱们 不是 白 费劲 了 吗 ?

也 不算 白 费劲 , 咱们 的 主要 任务 就是 要 把 狼群 弄 迷糊 , 它 以为 人下 了 夹子 , 就 没工夫 打围 了 , 变着法 子 也 要 来 吃 马肉 的 。 只要 狼群 一 过来 , 咱们 就 好 打围 了 。

陈阵 问 : 阿爸 , 有没有 法子 夹 一条 大狼 ?

咋 能 没有 呢 。 老人 说 : 咱们 把 带来 的 夹子 全下 上 , 下 硬 一点 , 专夹 狼 , 不 夹 狐狸 。

老人 骑马 又 转 了 两圈 , 在 一匹 死马 旁边 选 了 第一个 下 夹点 。 陈阵 急忙 下马 , 铲 清扫 净 了 雪 。 老人 蹲下 身 , 用小铁 镐 在 冻得 不太深 的 地上 刨 出 一个 直径约 40 厘米 , 深约 15 厘米 的 圆坑 , 坑中 还有 一个 小坑 。 然后 戴上 沾满 马肠油 的 手套 , 把 钢 夹 放在 圆 坑里 , 再用 双脚 踩 紧钢 夹 两边 像 两个 巨形 镊子 的 钢板 弹簧 , 用力 掰开 钢夹朝天 紧闭 的 虎口 , 将 满嘴 钢牙 的 虎口 掰 到底 , 掰成 一个 紧贴 地面 , 准备 狠 咬 的 圆形 大 口 。 再 小心翼翼 把 一个 像 刺绣 绷架 一样 的 布 绷 垫 , 悬空 放在 坑中 小坑 和 钢 夹 之间 , 再用 钢 夹 边缘 小 铁棍 别住 虎口 , 插到 布垫 的 扣子 上 。

陈阵 提心吊胆 地 看着 老人 做 完 这 一组 危险 、 费力 的 动作 , 如 稍 有 闪失 钢 夹 就 可能 把手 打断 。 老人 抬起 脚 , 满头大汗 地 蹲 在 雪地 上 喘气 , 用 马蹄袖 小心 地 擦汗 , 生怕 汗 落到 马 身上 去 。 老人 第一次 带 陈阵 出来 下 夹子 , 陈阵 总算 看 明白 钢 夹 是 怎样 夹 狼 的 了 。 只要 狼 爪 一 踩到 悬空 的 布 绷 垫 上 , 布垫 下陷 , 小 铁棍 从布 垫 的 活扣 中 滑脱 , 那时 钢簧 就 会 以 几百斤 的 力量 , 猛地 合拢 钢 夹 虎口 , 把 踩 进 夹子 的 狼 爪 , 打裂 骨头 咬住 筋 。 怪不得 狼 这么 害怕 钢 夹 , 这 家伙 果真 了 得 ! 要是 草原 狼 不怕 钢 夹 的 钢铁 声音 , 那 他 可能 就 在 第一次 误入 狼阵 时 丧命 了 。

剩下 的 就是 如何 掩盖 和 伪装 了 , 这 道工序 也 不能 出 丝毫 差错 。 毕利格 老人 缓过 劲 来说 : 这 夹子 不能 用雪盖 , 雪 太沉 , 能 把 布垫 压塌 , 还有 , 要是 出 了 太阳 雪一化 , 夹子 里面 冻住 了 , 夹子 也 打不开 。 你 把 干 马粪 给 我 。

老人 接过 布袋 , 抓 了 一把 干 马粪 , 一边 搓 一边 均匀 地 撒 在 布垫 上 , 又 干 又 轻 马粪 沫 慢慢 填满 狼 夹 的 钢牙大口 。 此刻 , 布垫 依然 悬空 , 又 不怕 钢 夹 里面 上冻 。 然后 老人 将 夹子 上 的 铁链 勾 在 死 马 的 骨架 上 , 才 说 这会儿 能用 雪盖 了 。 他 指导 陈阵 铲 雪 把 钢 夹 的 钢板 弹簧 和 铁链 盖 好 , 又 用 浮雪 小心 地 盖住 马粪 , 最后 用破 羊皮 轻轻 扫平 雪 , 与 周围 雪面 接得 天衣无缝 。

细碎 的 小雪 还 在 下 , 再 过 一会儿 雪地 上 所有 的 痕迹 都 看不出来 了 。 陈阵 问 : 这个 夹子 为什么 只能 夹 狼 不 夹 狐狸 ? 老人 说 : 我 把 铁棍 别子 插得 深 了 一点 , 狐狸 轻 , 踩 不动 。 狼 个头 大 , 一 踩 准炸 。

老人 看 了 看 四周 , 又 用 脚步 量 了 量 距离 , 在 两步 左右 的 地方 又 选 了 个 下 夹点 。 说 : 这个 夹子 你 来 下 吧 , 我 看着 你 下 。

两个 夹子 为什么 离 这么 近 ? 陈阵 问 。

老人 说 : 你 不 知道 , 有 的 狼 对 自个儿 也 特别 狠 , 它 要是 被 夹住 了 腿 , 会 把 腿 连骨带 筋 全 咬断 , 瘸 着 三条 腿 逃掉 。 我 给 它 下 两个 , 只要 夹住 一条 腿 , 它 就 会 疼 得 没命 地 拽 链子 , 没命 转圈 , 转着 转着 后腿 就 踩 着 第二个 夹子 了 , 这 地方 链子 刚好 够得着 。 要是 狼 的 前后 两条腿 都 给 夹住 了 , 它 就算 能 把 两条 断腿 都 咬掉 , 剩下 两条腿 它 咋 跑 ?

陈阵 心里 猛地 一 抽 , 头皮 发根 炸起 。 草原 上 的 人 狼 战争 真是 残忍 之极 。 人 和 狼 都 在 用 残酷 攻击 残酷 , 用 残忍 报复 残忍 , 用 狡猾 抗击 狡猾 。 如果 这样 恶 恶相 报 , 近朱者赤 , 近狼者 势必 狠 了 , 从此 变得 铁石心肠 , 冷酷无情 ? 陈阵 虽然 痛恨 狼 的 残暴 , 但 当 他 马上 就要 亲手 给 狼 下 一个 狡猾 残忍 的 钢 夹 时 , 他 的 手 却 不禁 微微 发抖 。 这个 陷阱 太 隐蔽 。 它 放在 具有 极强 诱惑性 的 肥壮 死马前 , 只有 马肉 、 马油 和 马粪 味 , 没有 任何人 味和锈味 。 陈阵 相信 再 狡猾 的 狼 也 要 上当 , 被 钢 夹 打 得 腿 断骨 裂 , 然后 被 人 剥皮 , 弃尸 荒野 。 而且 这 还 仅仅 是 一个 大 圈套 中 的 一个 小 圈套 , 那个 大 圈套 要套 的 就 不是 几条 狼 了 。 他 想起 周 秦汉唐 宋明 无数支 汉军 被 诱进 草原 深处 , 落入 被 精心设计 、 没有 破绽 的 陷阱 而 全军覆没 的 战例 。 古代 草原 骑兵 确实 不是 靠 蛮力 横扫 先进 国家 的 。 草原 民族 也 确实 是 草原 的 捍卫者 , 他们 用 从 狼 那里 学来 的 军事 才华 和 智慧 , 牢牢地 守住 了 草原 , 抗住 了 汉军 后面 的 铁 与 火 , 锄 和 犁 对 草原 的 进攻 , 老人 说 得 一点 也 没错 。 陈阵 的 手 还 在 一阵阵 地 发抖 。

老人 嗬 嗬 地 笑 起来 : 心软 了 吧 ? 别忘了 , 草原 是 战场 , 见 不得 血 的 人 , 不是 战士 。 狼用 诡计 杀 了 一大群 马 , 你 不 心疼 ? 人 不 使毒 招能 斗得 过 狼 吗 ?

陈阵定 了 定心 , 沉 了 口气 , 心虚 手 硬地 扫雪 刨坑 。 真到 下 夹子 的 时候 , 他 的 手 又 有点 抖 了 , 这次 是 怕 不 小心 被 打断 手指 , 毕竟 这 是 他 第一次 下 狼 夹 。 老人 一边 教 , 一边 把 粗粗 的 马棒 伸进 钢 夹 的 虎口 里 , 即使 钢 夹 打翻 , 也 先 夹 着 马棒 而 夹 不到 陈阵 的 手 。 陈阵 感到 周身 一热 , 有 了 老人 的 保护 , 他 的 手不抖 了 , 第一次 下 夹 , 一次 成功 。 陈阵 在 擦汗 的 时候 , 发现 老人 头上 冒 的 汗 比 他 的 还 多 。 老人 舒了 口气 说 : 孩子 啊 , 我 再 看着 你 下 一个 , 第三个 你 就 自个儿 下 吧 , 我 看 你 能行 。 陈阵 点点头 。 他 跟着 老人 回到 马车 旁 又 取 了 两副 钢 夹 , 又 挑 了 匹 死 马 , 选好点 , 细心 下 好 。 剩下 的 四 副 夹子 , 一人 两副 , 分头 下 。 老人 又 让 巴 雅尔 给 陈阵 帮忙 。

天近 黄昏 , 仍 未 转晴 。 毕利格 老人 仔细 地 检查 了 陈阵 下 的 夹子 , 笑 道 : 真 看不出来 了 , 我 要是 条 老狼 , 也 得 让 你 夹住 。 老人 又 认真 地 看着 陈阵 , 问道 : 时候 不早了 , 这会儿 咱们 该 做 什么 ?

陈阵 想 了 想 说 : 是不是 该 扫 扫 咱们 的 脚印 , 还要 清点 一下 带来 的 工具 , 不能 落下 一件 。 老人 满意 地说 : 你 也 学精 了 。

三人 就 从 最 北边 慢慢 扫 , 慢慢 检查 , 一直 扫 到 马车 处才 停下来 。 陈阵 一边 收拾 工具 一边 问 : 阿爸 , 下 了 这么 多 夹子 能 打着 多少 条狼 ? 老人 说 : 打猎 不能 问数 , 一说数 , 就 一个 也 不 上 夹 了 。 人 把 前面 的 事 做好 , 后面 的 事 就 靠 腾格里 。

三人 上马 , 牵着 马车 往回 走 。

陈阵 问 : 咱们 明天 早上 就 来 收狼 吗 ?

老人 说 : 不管 夹 着 没 夹 着 , 都 不能 来收 狼 。 要是 夹 着 了 , 先要 让 狼群 看看 。 只要 它们 不见 人来 收狼 , 疑心 就 重 了 , 更会 围着 死马 转圈 琢磨 。 场部 交给 的 任务 , 不是 夹 几条 狼 , 是 要 把 狼群 给 引过来 。 要是 没 夹 着 狼 , 咱们 就 还 得 等 。 你 明儿 就 不 用来 了 , 我会 远远地 来看 的 。

三人 轻松 地往 家 走 。 陈阵 想起 了 那 窝 狼 崽 , 便 打算 向 老人 讨教 掏 狼窝 的 技术 。 掏狼 崽 可是 草原 上 一件 凶险 、 艰难 、 技术性 极强 的 狩猎 项目 , 也 是 草原 民族 抑制 草原 狼群 恶性 发展 的 最 主要 的 方法 。 一窝 狼 崽 七八只 、 十几只 , 额仑 草原 的 狼 食多 , 狼 崽 的 成活率 极高 。 春天 掏到 一窝 狼 崽 , 就 等于 消灭 了 一群 狼 。 狼群 为了 保护 狼 崽 , 会 运用 狼 的 最高 智慧 和 狼 的 所有 凶猛 亡命 的 看家本领 。 陈阵 听 过 不少 各种 掏狼 崽 的 惊险 和 运气 的 故事 , 他 也 早已 有 充分 的 思想 准备 。 两个 春天 了 , 全场 一百多个 知青 还 没有 一个 人 独自 掏到 过 狼 崽 。 他 不敢 奢望 自己 能 掏到 一窝 , 只 打算 找 机会 跟着 毕利格 老人 掏 几次 先 学学 本领 。 可是 , 马群 事故 发生 以后 , 老人 就 顾不上 狼 崽 了 。 陈阵 只好 从 经验 上来 求教 老人 。

陈阵 说 : 阿爸 , 我 前些 日子 放羊 , 一只 羊羔 就 在 我 眼皮子 底下 被 一条 母狼 活活 地 叼 走 , 往 东北边 黑 石头山 那边 逃走 了 。 我 想 那边 一定 有 一个 狼窝 , 里面 一定 有 狼 崽 。 我 打算 明天 一 早就 去 找 , 本来 我 想 让 您 带 我们 去 的 ……

老人 说 : 明儿 我 是 去 不了 了 , 这边 的 事大 , 场部 还 等 着 我 的 信 呢 。 老人 又 回头 问道 : 母狼 真往 黑 石头山 那边 去 了 ?

没错 。 陈阵 说 。

老人 捋 了 捋 胡子 , 问道 : 你 那会儿 骑马 追 了 没有 ? 陈阵 说 : 没有 。 它 跑 得 太快 , 没 来得及 追 。 老人 说 : 那 还好 。 要 不 那条 母狼 准会 骗 你 。 有人 追 , 它 是 不会 直奔 狼窝 的 。

老人 略略 想 了 想 , 说道 : 这 条 母狼 真是 精 , 头年 开春 , 队里 刚刚 在 那儿 掏 了 三窝 狼 崽 , 今年 谁 都 不 去 那儿 掏狼 了 , 想不到 还有 母狼 敢 到 那儿 去 下 崽 。 那 你 明儿 快 去 找 吧 , 多去 几个 人 , 多 带狗 。 一定 得 找 几个 胆大 有 经验 的 牧民 去 , 你们 两个 千万别 自个儿 去 , 太 危险 。

掏 狼窝 最难 的 是 什么 ? 陈阵 问 。

老人 说 : 掏 狼窝 麻烦 多多 的 有 , 找 狼窝 更难 。 我 告诉 你 一个 法子 , 能 找到 狼窝 。 你 明儿 天不亮 就 起来 , 跑 到 石头山 底下 高 一点 的 山头 , 趴下 。 等到 天快 亮 的 时候 , 你 用 望远镜 留神 看 , 这时候 母狼 在 外面 忙活 了 一夜 , 该 回洞 给 狼 崽 喂奶 。 你 要是 看到 狼往 什么 地方 去 , 那边 就 准有 狼窝 , 你 要 仔细 找 , 带上 好 狗 转圈 找 , 多半 能 找 着 。 可 找 着 了 , 要 把 狼 崽 挖出来 也 难 啊 , 最怕 洞里 有 母狼 。 你们 千万 要 小心 。

老人 的 目光 忽而 黯淡下来 , 说 : 要不是 狼群 杀 了 这么 大 一群 马 , 我 是 不会 再 让 你们 去 掏 狼 崽 的 , 掏狼崽是 额仑 草原 老 人们 最不愿 干 的 事情 ……

陈阵 也 不敢 再 问 下去 。 老人 本来 就 对 这次 大规模 掏狼 崽 的 活动 窝 了 一肚子 的 火 , 陈阵 生怕 再 问 下去 老人 会 阻止 他 去 。 可是 , 掏狼 崽 的 学问 太 奥妙 , 他 掏 狼 崽 的 目的 是 养 一只 狼 崽 , 如果 再 不 抓紧时间 , 等到 狼崽断 了 奶 或 睁开 了 眼 那 就 难养 了 。 必须 抢 在 狼 崽 还 没有 看清 世界 、 分清敌我 的 时候 , 把 它 从 狼 的 世界 转到 人 的 环境 中来 。 陈阵 生怕 野性 最强 的 狼 崽 比 麻雀 还 难养 。 从小 就 喜爱 动物 的 陈阵 , 小时候 多次 抓过 和 养过 麻雀 , 可是 麻雀 气性 大 , 在 笼子 里闭 着 眼睛 就是 不吃不喝 直至 气绝身亡 。 狼 崽 可不 像 麻雀 那么 好 抓 , 如果 冒 了 风险 、 费 了 牛劲 抓到 了 狼 崽 却 养 不了 几天 就养 死 了 , 那 就 亏 大 了 。 陈阵 打算 再 好好 问问 巴图 , 他 是 全场 出名 的 打 狼 能手 , 前 几天 吃 了 狼群 这么 大 的 亏 , 正在 气头上 , 找 他 请教 掏狼 崽 的 事准 能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