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The Legend of Condor Heroes 射雕英雄传, 【射雕英雄传】 有声小说 003

【射雕英雄传】 有声小说 003

那道人 笑 道 :“ 你 使 的 果然 是 杨家枪 法 , 得罪 了 。 请教 贵姓 。 ” 杨铁心 惊魂未定 , 随口 答道 :“ 在 下 姓 杨 , 草字 铁心 。 ” 道人 道 :“ 杨再兴 杨将军 是 阁下 祖上 吗 ? ” 杨铁心 道 :“ 那 是 先 曾祖 。 ” 那道人 肃然起敬 , 抱拳 道 :“ 适才 误以为 两人 乃是 歹人 , 多有 得罪 , 却 原来 竟是 忠良 之后 , 实 是 失敬 , 请教 这位 高姓 。 ” 郭啸天 道 :“ 在 下 姓 郭 , 贱字啸天 。 ” 杨铁心 道 :“ 他 是 我 的 义兄 , 是 梁山泊 好汉 赛仁贵 郭盛 头领 的 后人 。 ” 那道人 道 :“ 贫道 可真 鲁莽 了 , 这里 谢道 。 ” 说 着 又 施 了 一礼 。 郭啸天 与 杨铁心 一齐 还礼 , 说道 :“ 好 说 , 好 说 , 请 道长 入内 再 饮 三杯 。 ” 杨铁心 一面 说 , 一面 拾起 铁枪 。 道人 笑 道 :“ 好 ! 正要 与 两位 喝个 痛快 ! ” 包惜弱 挂念 丈夫 与 人 争斗 , 提心吊胆 的 站 在 门口 观看 , 见 三人释 兵言欢 , 心中 大慰 , 忙入 内 整治 杯盘 。 三人 坐定 , 郭 杨二人 请教 道人 法号 。 道人 道 :“ 贫道 姓 丘名 处机 ……” 杨铁心 叫 了 一声 :“ 啊 也 ! ” 跳 起身 来 。 郭啸天 也 吃 了 一惊 , 叫 道 :“ 遮 莫不是 长春 子 吗 ? ” 丘处机 笑 道 :“ 这是 道侣 相赠 的 贱号 , 贫道 愧不敢当 。 ” 郭啸天 道 :“ 原来 是 全真 派 大侠 长春 子 , 真是 有幸 相见 。 ” 两人 扑 地 便 拜 。

丘处机 急忙 扶 起 , 笑 道 :“ 今日 我 手刃 了 一个 奸人 , 官府 追得 很 紧 , 两位 忽然 相招 饮酒 , 这里 是 帝王 之 都 , 两位 又 不似 是 寻常 乡民 , 是 以 起 了 疑心 。 ” 郭啸天 道 :“ 我 这 兄弟 性子 急躁 , 进门 时试 了 道长 一手 , 那 是 更 惹 道长 起疑 了 。 ” 丘处机 道 :“ 常人 手上 哪有 如此 劲力 ? 我 只 道 两位 必 是 官府 的 鹰犬 , 乔装改扮 , 在 此 等候 , 要 捉拿 贫道 。 适才 言语 无礼 , 实 是 鲁莽 得紧 。 ” 杨铁心 笑 道 :“ 不知 不 怪 。 ” 三人 哈哈大笑 。 三人 喝 了 几杯酒 。 丘处机 指着 地下 碎裂 的 人头 , 说道 :“ 这 人 名叫 王道乾 , 是 个 大大的 汉奸 。 去年 皇帝 派 他 去 向金主 庆贺 生辰 , 他 竟 与 金人 勾结 , 图谋 侵犯 江南 。 贫道 追 了 他 十多天 , 才 把 他 干 了 。 ” 杨 郭二人 久 闻江湖 上言道 , 长春 子 丘处机 武功 卓绝 , 为 人 侠义 , 这时 见 他 一片 热肠 , 为国 除奸 , 更是 敬仰 。 两人 乘机 向 他 讨教 些 功夫 , 丘处机 详为 点拨 。 杨家枪 法 虽 是 兵家 绝技 , 用于 战场 上 冲锋陷阵 , 固是 所向无敌 , 当者 披靡 , 但 以 之 与 武学 高手 对敌 , 毕竟 颇为 不足 。 丘处机 内外 兼修 , 武功 虽然 尚未 登峰造极 , 却 也 已臻 甚高 境界 , 杨铁心 又 如何 能 与 他 拆 上 数十招 之多 ? 却是 丘处机 见 他 出手不凡 , 心中 暗暗 称奇 , 有意 引得 他 把 七十二路 枪法 使 完 , 以便 确知 他 是否 杨家 嫡传 , 要是 真的 对敌 , 数招 之间 就 已 把 他 铁枪 震飞 了 ; 当下 说明 这路 枪法 的 招数 本意 用于 马上 , 若 是 步战 , 须 当 更求 变化 , 不可 拘泥 成法 。 杨 郭二人 听得 不住 点头称是 。 杨家枪 是 传子 不传女 的 绝艺 , 丘处机 所知 虽博 , 却 也 不明 枪法 中 的 精奥 , 当下 也 向 杨铁心 请教 了 几招 。 三人 酒酣耳热 , 言谈 甚 是 投机 。 杨铁心 道 :“ 我们 兄弟两人 得遇 道长 , 真是 平生 幸事 。 道长 可能 在 舍下 多 盘桓 几日 吗 ? ” 丘处机 正 待 答话 , 忽然 脸色 一变 , 说道 :“ 有人 来 找 我 了 。 不管 遇上 甚么 事 , 你们 无论如何 不可 出来 , 知道 吗 ? ” 郭 杨二人 点头 答应 。 丘处机 俯身 拾起 人头 , 开门 出外 , 飞 身上 树 , 躲 在 枝叶 之间 。 郭 杨二人 见 他 举动 奇特 , 茫然不解 。 这时 万籁无声 , 只 听 得 门外 朔风 虎虎 , 过 了 一阵 , 西面 传来 隐隐 的 马蹄 之声 , 杨铁心 道 :“ 道长 的 耳朵 好灵 。 ” 又 想 :“ 这位 道长 的 武功 果然 是 高得 很 了 , 但 若 与 那 跛子 曲三 相比 , 却 不知 是 谁 高 谁 下 ? ” 又 过 一会 , 马蹄声 越来越近 , 只见 风雪 中 十余 骑 急奔 而 来 , 乘客 都 是 黑衣 黑帽 , 直冲 到 门前 。

当先 一人 突然 勒马 , 叫 道 :“ 足迹 到此为止 。 刚才 有人 在 这里 动 过手 。 ” 后面 数 人 翻身 下马 , 察看 雪地 上 的 足迹 。 为首 那人 叫 道 :“ 进屋 去 搜 ! ” 便 有 两人 下马 , 来 拍 杨家 大门 。 突然 间 树上 掷 下 一物 , 砰 的 一声 , 正 打 在 那 人 头上 。 这一掷 劲力 奇大 , 那人 竟 被 此物 撞 得 脑浆 迸裂 而 死 。 众人 一阵 大哗 , 几个 人 围住 了 大树 。 一人 拾起 掷 下 之物 , 惊叫 :“ 王大人 的 头 ! ” 为首 的 那 人 抽出 长刀 , 大声 吆喝 , 十余 人 把 大树 团团围住 。 他 又 是 一声 口令 , 五个 人 弯弓 搭箭 , 五枝 羽箭 齐向 丘处机 射去 。 杨铁心 提起 铁枪 要 出屋 助战 , 郭啸天 一把 拉 住 , 低声 道 :“ 道长 叫 咱们 别出去 。 要是 他 寡不敌众 , 咱们 再 出手 不 迟 。 ” 话 声甫 毕 , 只见 树上 一枝 羽箭 飞将 下来 , 却是 丘处机 闪开 四箭 , 接住 了 最后 一箭 , 以 甩手 箭 手法 投掷 下来 , 只 听 得 “ 啊 ” 的 一声 , 一名 黑衣人 中箭落马 , 滚入 了 草丛 之中 。

丘处机 拔剑 跃下 , 剑光 起处 , 两名 黑衣人 已然 中剑 。 为首 的 黑衣人 叫 道 :“ 好 贼 道 , 原来 是 你 ! ” 刷刷 刷 三枝 短弩 随手 打出 , 长刀 劈 风 , 勒马 冲 来 。 丘处机 剑光 连闪 , 又 是 两人 中剑 落马 。 杨铁心 只 看 得 张大 了 口合 不拢 来 , 心想 自己 也 练 得 十年 武艺 。 但 这位 道爷 出剑 如此 快法 , 别说 抵挡 , 连 瞧 也 没能 瞧 清楚 , 刚才 如 不是 他 手下 容情 , 自己 早就 死于非命 了 。 但 见 丘处机 来 去 如风 , 正 和 骑马 使刀 那人 相斗 , 那使 刀 的 也 甚 了 得 , 一柄 刀 遮架 砍 劈 , 甚为 威猛 。 再斗 一阵 , 郭杨 两人 已 看出 丘处机 存心 与 他 缠斗 , 捉 空儿 或出 掌击 、 或 以 剑 刺 , 杀伤 对方 一人 , 用意 似要 把 全部 来 敌 一鼓 歼灭 , 生怕 伤 了 为 头 之 人 , 余党 一哄而散 , 那 就 不易 追杀 了 。 只 过半 顿饭 时间 , 来 敌 已 只 剩下 六七名 。 那使 刀 的 知道 不 敌 , 一声 呼哨 , 双腿 一 夹 , 拨转 马头 就 逃 。 丘处机 左掌 前探 , 已拉住 他 的 马尾 , 手上 一 用劲 , 身子 倏地 飞 起 , 还 未 跃上 马背 , 一剑 已 从 他 后心 插进 , 前胸 穿 出 。 丘处机 抛下 敌尸 , 勒 缰 控马 , 四下 兜截 赶杀 , 只见 铁蹄 翻飞 , 剑光 闪烁 , 惊呼 骇 叫声 中 , 一个个 尸首 倒下 , 鲜血 把 白雪皑皑 的 大地 片片 染红 。 丘处机 提剑 四顾 , 惟见 一匹 匹空马 四散 狂奔 , 再 无 一名 敌人 剩下 , 他 哈哈大笑 , 向 郭 杨二人 招手 道 :“ 杀得 痛快 吗 ? ” 郭 杨二人 开门 出来 , 神色 间 惊魂未定 。 郭啸天 道 :“ 道长 , 那 是 些 甚么 人 ? ” 丘处机 道 :“ 你 在 他们 身上 搜 搜 。 ” 郭啸天 往 那 持刀 人 身上 抄 摸 , 掏出 一件 公文 来 , 抽出 来看 时 , 却是 那装 狗叫 的 临安 府 赵 知府 所发 的 密令 , 内称 大 金国使者 在 临安 府 坐索 杀害 王道乾 的 凶手 , 着 令 捕快 会同 大金国 人员 , 克日 拿 捕 凶手 归案 。 郭啸天 正自看 得 愤怒 , 那边 杨铁心 也 叫 了 起来 , 手里 拿 着 几块 从 尸身 上检 出来 的 腰牌 , 上面 刻着 金国 文字 , 却 原来 这批 黑衣人 中 , 有 好几 人 竟是 金兵 。 郭啸天 道 :“ 敌兵 到 咱们 国 境内 任意 逮人 杀人 , 我大宋 官府 竟要 听 他们 使者 的 号令 , 那 还 成 甚么 世界 ? ” 杨铁心 叹 道 :“ 大 宋皇帝 既 向金国 称臣 , 我 文武百官 还 不 都 成 了 金人 的 奴才 吗 ? ” 丘处机 恨 恨 的 道 :“ 出家人 本应 慈悲为怀 , 可是 一见 了 害民 奸贼 、 敌国 仇寇 , 贫道 竟是 不能 手下留情 。 ” 郭 杨二人 齐声 道 :“ 杀得 好 , 杀得 好 ! ” 小村 中 居民 本少 , 天寒 大雪 , 更是 无人 外出 , 就算 有人 瞧见 , 也 早 逃 回家 去 闭户 不出 , 谁 敢过来 察看 询问 ? 杨铁心 取出 锄头 铁锹 , 三人 把 十余具 尸首 埋入 一个 大坑 之中 。 包惜弱 拿 了 扫帚 扫除 雪上 血迹 , 扫 了 一会 , 突觉 血腥 之气 直冲 胸臆 , 眼前 一阵 金星 乱 冒 , 呀 的 一声 , 坐 倒 在 雪地 之中 。 杨铁心 吃 了 一惊 , 忙 抢 过 扶 起 , 连声 问道 :“ 怎么 ? ” 包惜弱 闭目 不答 。 杨铁心 见 她 脸 如 白纸 , 手足 冰冷 , 心里 十分 惊惶 。 丘处机 过来 拿 住 包惜弱 右手 手腕 , 一 搭 脉搏 , 大声 笑 道 :“ 恭喜 , 恭喜 ! ” 杨铁心 愕然 道 :“ 甚么 ? ” 这时 包惜弱 “ 嘤 ” 了 一声 , 醒 了 过来 , 见 三个 男人 站 在 周身 , 不禁 害羞 , 忙 回 进屋 内 。 丘处机 微笑 道 :“ 尊夫人 有喜 啦 ! ” 杨铁心 喜道 :“ 当真 ? ” 丘处机 笑 道 :“ 贫道 平生 所学 , 稍足 自慰 的 只有 三件 。 第一 是 医道 , 炼丹 不成 , 于 药石 倒 因此 所知 不少 。 第二 是 做 几首 歪诗 , 第三 才 是 这 几手 三脚猫 的 武艺 。 ” 郭啸天 道 :“ 道长 这般 惊人 的 武功 若 是 三脚猫 , 我 兄弟俩 只好 说 是 独脚 老鼠 了 ! ” 三人 一面 说 笑 , 一面 掩埋 尸首 。 掩埋 完毕 后入 屋 重整 杯盘 。 丘处机 今日 一举 杀 了 不少 金 人 , 大畅 心怀 , 意兴 甚豪 。 杨铁心 想到 妻子 有 了 身孕 , 笑吟吟 的 合不拢 口来 , 心想 :“ 这位 道长 会 做 诗 , 那 是 文武双全 了 。 ” 说道 :“ 郭 大嫂 也 怀 了 孩子 , 就 烦 道长 给 取 两个 名字 好 吗 ? ” 丘处机 微一 沉吟 , 说道 :“ 郭大哥 的 孩子 就 叫 郭靖 , 杨 二哥 的 孩子 叫作 杨康 , 不论 男女 , 都 可用 这 两个 名字 。 ” 郭啸天 道 :“ 好 , 道长 的 意思 是 叫 他们 不 忘 靖康 之耻 , 要 记得 二帝 被 虏 之辱 。 ” 丘处机 道 :“ 正是 ! ” 伸手 入怀 , 摸出 两 柄 短剑 来 , 放在 桌上 。 这 对 剑 长短 形状 完全相同 , 都 是 绿皮 鞘 、 金吞口 、 乌木 的 剑柄 。 他 拿 起 杨铁心 的 那 柄 匕首 , 在 一把 短剑 的 剑柄 上刻 了 “ 郭靖 ” 两字 , 在 另 一把 短剑 上刻 了 “ 杨康 ” 两字 。 郭 杨二人 见 他 运剑 如飞 , 比 常人 写字 还要 迅速 , 刚刚 明白 他 的 意思 , 丘处机 已刻 完 了 字 , 笑 道 :“ 客中 没带 甚么 东西 , 这 对 短剑 , 就 留给 两个 还 没 出世 的 孩子 吧 。 ” 郭杨 两人谢 了 接过 , 抽剑 出鞘 , 只觉 冷气 森森 , 剑刃 锋利 之极 。 丘处机 道 :“ 这 对 短剑 是 我 无意之中 得来 的 , 虽然 锋锐 , 但剑刃 短 了 , 贫道 不合 使 , 将来 孩子 们 倒 可用 来 杀敌 防身 。 十年 之后 , 贫道 如尚 苟活 人世 , 必当 再 来 , 传授 孩子 们 几手 功夫 , 如何 ? ” 郭 杨二人 大喜 , 连声 称谢 。 丘处机 道 :“ 金 人 窃据 北方 , 对 百姓 暴虐 之极 , 其 势必 不可 久 。 两位 好自为之 吧 。 ” 举起 酒杯 , 一饮而尽 , 开门 走出 。 郭 杨二人 待要 相留 , 却 见 他 迈步 如飞 , 在 雪地 里 早已 去 得 远 了 。

郭啸天 叹 道 :“ 高人 侠士 总是 这样 来 去 飘忽 , 咱们 今日 虽 有幸 会见 , 想 多 讨教 一点 , 却是 无缘 。 ” 杨铁心 笑 道 :“ 大哥 , 道长 今日 杀得 好 痛快 , 也 给 咱们 出 了 一口 闷气 。 ” 拿 着 短剑 , 拔出 鞘 来 摩挲 剑刃 , 忽道 :“ 大哥 , 我 有 个 傻 主意 , 你 瞧 成不成 ? ” 郭啸天 道 :“ 怎么 ? ” 杨铁心 道 :“ 要是 咱们 的 孩子 都 是 男儿 , 那么 让 他们 结为 兄弟 , 倘若 都 是 女儿 , 就 结为 姊妹 ……” 郭啸天 抢 着 道 :“ 若 是 一男一女 , 那 就 结为 夫妻 。 ” 两人 双手 一握 , 哈哈大笑 。 包惜弱 从 内堂 出来 , 笑 问 :“ 甚么 事乐成 这个 样子 ? ” 杨铁心 把 刚才 的话 说 了 。 包惜弱 脸上 一红 , 心中 也 甚 乐意 。 杨铁心 道 :“ 咱们 先 把 这 对 短剑 掉换 了 再说 , 就算 是 文定 之礼 。 如是 兄弟 姊妹 , 咱们 再 换回来 。 要是 小 夫妻 么 ……” 郭啸天 笑 道 :“ 那么 对不起 得 很 , 两柄 剑 都 到 了 做 哥哥 的 家里 啦 ! ” 包惜弱 笑 道 :“ 说不定 都 到 做 兄弟 的 家里 呢 。 ” 当下 郭 杨二人 换过 了 短剑 。 其时 指腹为婚 , 事属 寻常 , 两个 孩子 未 出 娘胎 , 双方 父母 往往 已代 他们 定下 了 终身大事 。 郭啸天 当下 拿 了 短剑 , 喜孜孜 的 回家 去 告知 妻子 。 李萍 听 了 也 是 喜欢 。 杨铁心 把玩 短剑 , 自斟自饮 , 不觉 大醉 。 包惜弱 将 丈夫 扶上 了 床 , 收拾 杯盘 , 见 天色已晚 , 到 后院 去 收鸡入 笼 , 待要 去关 后门 , 只见 雪地 里 点点 血迹 , 横过 后门 。 她 吃 了 一惊 , 心想 :“ 原来 这里 还有 血迹 没 打扫 干净 , 要是 给 官府 公差 见到 , 岂不是 天大 一桩 祸事 ? ” 忙 拿 了 扫帚 , 出门 扫雪 。 那 血迹 直通 到 屋后 林中 , 雪地 上留 着 有人 爬动 的 痕迹 , 包惜弱 愈加 起疑 , 跟着 血迹 走进 松林 , 转 到 一座 古坟 之后 , 只见 地下 有 黑黝黝 的 一团 物事 。

包惜弱 走进 一看 , 赫然 是 具 尸首 , 身穿 黑衣 , 就是 刚才 来 捉拿 丘处机 的 人众 之一 , 想 是 他 受伤 之后 , 一时 未死 , 爬 到 了 这里 。 她 正待 回去 叫醒 丈夫 出来 掩埋 , 忽然 转念 :“ 别 鬼使神差 的 , 偏偏 有人 这时 过来 撞见 。 ” 鼓起勇气 , 过去 拉 那 尸首 , 想 拉入 草丛 之中 藏起 , 再 去 叫 丈夫 。 不料 她 伸手 一拉 , 那 尸首 忽然 扭动 , 跟着 一声 呻吟 。

包惜弱 这一下 吓 得 魂飞天外 , 只道 是 僵尸 作怪 , 转身 要 逃 , 可是 双脚 就 如 钉 在 地上 一般 , 再也 动弹不得 。 隔 了 半晌 , 那 尸首 并 不再 动 , 她 拿 扫帚 去 轻轻 碰触 一下 , 那 尸首 又 呻吟 了 一下 , 声音 甚 是 微弱 , 她 才 知 此人 未死 。 定睛 看时 , 见 他 背后 肩头 中 了 一枝 狼牙 利箭 , 深入 肉里 , 箭枝 上染满 了 血污 。 天空 雪花 兀自 不断 飘下 , 那 人 全身 已罩 上 了 薄薄 一层 白雪 , 只须 过 得 半夜 , 便 冻 也 冻死 了 。

她 自幼 便 心地 仁慈 , 只要 见到 受了伤 的 麻雀 、 田鸡 、 甚至 虫豸 蚂蚁 之类 , 必定 带回家 来 妥为 喂养 , 直到 伤愈 , 再放回 田野 , 若 是 医治 不好 , 就 会 整天 不 乐 , 这 脾气 大 了 仍旧 不改 , 以致 屋子里 养满 了 诸般 虫 蚁 、 小禽 小兽 。 她 父亲 是 个 屡试不第 的 村 学究 , 按着 她 性子 给 她 取个 名字 , 叫作 惜弱 。 红梅 村 包家 老 公鸡 老母鸡 特多 , 原来 包惜弱 饲养 鸡雏 之后 , 决 不肯 宰杀 一只 , 父母 要 吃 , 只有 到 市 上 另 买 , 是 以 家里 每 只 小鸡 都 是 得 享天 年 , 寿终正寝 。 她 嫁 到 杨家 以后 , 杨铁心 对 这位 如花似玉 的 妻子 十分 怜爱 , 事事 顺着 她 的 性子 , 杨家 的 后 院里 自然 也 是 小鸟 小兽 的 天下 了 。 后来 杨家 的 小鸡 小鸭 也 慢慢 变成 了 大鸡大 鸭 , 只是 她 嫁 来 未久 , 家中 尚未 出现 老鸡 老鸭 , 但 大势所趋 , 日后 自 必 如此 。

这时 她 见 这人 奄奄一息 的 伏 在 雪地 之中 , 慈心 登生 , 明知 此人 并非 好人 , 但 眼睁睁 的 见 他 痛死 冻死 , 心下 无论如何 不忍 。 她 微一 沉吟 , 急奔 回屋 , 要 叫醒 丈夫 商量 , 无奈 杨铁心 大醉 沉睡 , 推他 只是 不 动 。

包惜弱 心想 , 还是 救 了 那 人 再说 , 当下 捡 出 丈夫 的 止血 散 金创药 , 拿 了 小刀 碎布 , 在 灶 上 提 了 半壶 热酒 , 又 奔 到 坟 后 。 那人 仍 是 伏 着 不动 。 包惜弱 扶 他 起来 , 把 半壶 热酒 给 他 慢慢 灌入 嘴里 。 她 自幼 医治 小鸟 小兽 惯 了 的 , 对 医伤 倒 也 有点儿 门道 , 见 这 一箭射 得 极 深 , 一 拔出来 只怕 当时 就要 喷血 毙命 , 但 如 不 把 箭 拔出 , 终 不可 治 , 于是 咬紧牙关 , 用 锋利 小刀 割开 箭 旁 肌肉 , 拿 住 箭杆 , 奋力 向外 一提 。 那 人 惨叫 一声 , 晕死 了 过去 , 创口 鲜血 直喷 , 只射 得 包惜弱 胸前 衣襟 上 全是 血点 , 那枝箭 终于 拔 了 出来 。

包惜弱 心中 突突 乱 跳 , 忙 拿 止血 散 按 在 创口 , 用 布条 紧紧 扎住 。 过 了 一阵 , 那 人 悠悠 醒来 , 可是 疲弱 无力 , 连 哼 都 哼 不 出声 。 包惜弱 吓 得手 酸足 软 , 实在 扶不动 这个 大 男人 , 灵机一动 , 回家 拿 了 块 门板 , 把 那 人拉到 板 上 , 然后 在 雪地 上 拖动 门板 , 就 像 一辆 雪车 般 将 他 拖 回家 中 , 将 他 安置 在 柴房 之中 。 她 忙 了 半日 , 这时 心神 方定 , 换下 污衣 , 洗净 手脸 , 从 瓦罐 中倒 出 一碗 适才 没 喝完 的 鸡汤 , 一手 拿 了 烛台 , 再 到 柴房 去 瞧 那 汉子 。 见 那 人 呼吸 细微 , 并未 断气 。 包惜弱 心中 甚慰 , 把 鸡汤 喂 他 。 那人 喝 了 半碗 , 忽然 剧烈 咳嗽 起来 。

包惜弱 吃 了 一惊 , 举起 烛台 一瞧 , 烛光 下 只见 这 人 眉清目秀 , 鼻梁 高耸 , 竟是 个 相貌 俊美 的 青年 男子 。 她 脸上 一热 , 左手 微颤 , 晃动 了 烛台 , 几滴 烛油滴 在 那 人 脸上 。 那 人 睁开眼 来 , 蓦见 一张 芙蓉 秀脸 , 双颊 晕红 , 星眼 如波 , 眼光 中 又 是 怜惜 , 又 是 羞涩 , 当前 光景 , 宛在 梦 中 , 不禁 看得 呆 了 。


【射雕英雄传】 有声小说 003

那道人 笑 道 :“ 你 使 的 果然 是 杨家枪 法 , 得罪 了 。 The Taoist said with a smile: "You are indeed using the Yang family's marksmanship, you have offended me. 请教 贵姓 。 ” 杨铁心 惊魂未定 , 随口 答道 :“ 在 下 姓 杨 , 草字 铁心 。 "Yang Tiexin was still in shock, and he replied casually: "My surname is Yang, and my name is Tiexin. ” 道人 道 :“ 杨再兴 杨将军 是 阁下 祖上 吗 ? ” 杨铁心 道 :“ 那 是 先 曾祖 。 ” 那道人 肃然起敬 , 抱拳 道 :“ 适才 误以为 两人 乃是 歹人 , 多有 得罪 , 却 原来 竟是 忠良 之后 , 实 是 失敬 , 请教 这位 高姓 。 " The Taoist was in awe, clasped his fists and said: "Shicai mistakenly thought that the two were villains. They offended me a lot, but they turned out to be Zhongliang empresses. It's really disrespectful. I'd like to ask this Gao surname. ” 郭啸天 道 :“ 在 下 姓 郭 , 贱字啸天 。 " Guo Xiaotian said: "My surname is Guo, but my name is Xiaotian. ” 杨铁心 道 :“ 他 是 我 的 义兄 , 是 梁山泊 好汉 赛仁贵 郭盛 头领 的 后人 。 "Yang Tiexin said: "He is my righteous brother, he is the descendant of leader Sai Rengui and Guo Sheng, a hero in Liangshanpo. ” 那道人 道 :“ 贫道 可真 鲁莽 了 , 这里 谢道 。 "The Taoist said: "The poor Taoist is really reckless, thank you here." ” 说 着 又 施 了 一礼 。 郭啸天 与 杨铁心 一齐 还礼 , 说道 :“ 好 说 , 好 说 , 请 道长 入内 再 饮 三杯 。 Guo Xiaotian and Yang Tiexin returned the salute together, and said: "It's easy to say, easy to say, let the Taoist priest come in and drink three more cups. ” 杨铁心 一面 说 , 一面 拾起 铁枪 。 道人 笑 道 :“ 好 ! 正要 与 两位 喝个 痛快 ! I'm about to have a drink with the two of you! ” 包惜弱 挂念 丈夫 与 人 争斗 , 提心吊胆 的 站 在 门口 观看 , 见 三人释 兵言欢 , 心中 大慰 , 忙入 内 整治 杯盘 。 Missing her husband's fight, Bao Xiruo stood at the door watching anxiously. Seeing the three of them exchanging arms and chatting happily, she was relieved and hurried inside to fix the cups and plates. 三人 坐定 , 郭 杨二人 请教 道人 法号 。 The three sat down, and Guo and Yang asked the Taoist for his Dharma name. 道人 道 :“ 贫道 姓 丘名 处机 ……” 杨铁心 叫 了 一声 :“ 啊 也 ! ” 跳 起身 来 。 郭啸天 也 吃 了 一惊 , 叫 道 :“ 遮 莫不是 长春 子 吗 ? Guo Xiaotian was also taken aback, and shouted: "Couldn't Zhe be Changchunzi? ” 丘处机 笑 道 :“ 这是 道侣 相赠 的 贱号 , 贫道 愧不敢当 。 "Qiu Chuji smiled and said: "This is a lowly name bestowed by Taoist companions. I am ashamed to be a poor Taoist. ” 郭啸天 道 :“ 原来 是 全真 派 大侠 长春 子 , 真是 有幸 相见 。 ” 两人 扑 地 便 拜 。

丘处机 急忙 扶 起 , 笑 道 :“ 今日 我 手刃 了 一个 奸人 , 官府 追得 很 紧 , 两位 忽然 相招 饮酒 , 这里 是 帝王 之 都 , 两位 又 不似 是 寻常 乡民 , 是 以 起 了 疑心 。 Qiu Chuji hurriedly helped him up, and said with a smile: "Today I killed a traitor, and the government pursued him very closely. The two of you suddenly invited each other to drink. This is the capital of an emperor, and you two don't seem to be ordinary villagers. suspicious. ” 郭啸天 道 :“ 我 这 兄弟 性子 急躁 , 进门 时试 了 道长 一手 , 那 是 更 惹 道长 起疑 了 。 Guo Xiaotian said: "My brother is impatient, he tried the Taoist priest's hand when he entered the door, which made the Taoist priest even more suspicious." ” 丘处机 道 :“ 常人 手上 哪有 如此 劲力 ? 我 只 道 两位 必 是 官府 的 鹰犬 , 乔装改扮 , 在 此 等候 , 要 捉拿 贫道 。 适才 言语 无礼 , 实 是 鲁莽 得紧 。 Shicai's words were rude, really reckless. ” 杨铁心 笑 道 :“ 不知 不 怪 。 ” 三人 哈哈大笑 。 三人 喝 了 几杯酒 。 丘处机 指着 地下 碎裂 的 人头 , 说道 :“ 这 人 名叫 王道乾 , 是 个 大大的 汉奸 。 Qiu Chuji pointed to the shattered head on the ground, and said, "This man's name is Wang Daogan, and he is a big traitor. 去年 皇帝 派 他 去 向金主 庆贺 生辰 , 他 竟 与 金人 勾结 , 图谋 侵犯 江南 。 Last year the emperor sent him to celebrate the birthday of the gold master, but he actually colluded with the gold man and plotted to invade Jiangnan. 贫道 追 了 他 十多天 , 才 把 他 干 了 。 ” 杨 郭二人 久 闻江湖 上言道 , 长春 子 丘处机 武功 卓绝 , 为 人 侠义 , 这时 见 他 一片 热肠 , 为国 除奸 , 更是 敬仰 。 "Yang and Guo have long heard the rumors in the world that Qiu Chuji, son of Changchun, has excellent martial arts and is a chivalrous man. Now seeing him with a warm heart and fighting for the country, they admire him even more. 两人 乘机 向 他 讨教 些 功夫 , 丘处机 详为 点拨 。 杨家枪 法 虽 是 兵家 绝技 , 用于 战场 上 冲锋陷阵 , 固是 所向无敌 , 当者 披靡 , 但 以 之 与 武学 高手 对敌 , 毕竟 颇为 不足 。 Although the Yang family's marksmanship is a unique military skill, it is invincible and invincible when used to charge and attack on the battlefield, but it is not enough to fight against martial arts masters. 丘处机 内外 兼修 , 武功 虽然 尚未 登峰造极 , 却 也 已臻 甚高 境界 , 杨铁心 又 如何 能 与 他 拆 上 数十招 之多 ? Qiu Chuji has cultivated both internally and externally. Although his martial arts has not yet reached its peak, it has reached a very high level. How can Yang Tiexin compete with him in dozens of moves? 却是 丘处机 见 他 出手不凡 , 心中 暗暗 称奇 , 有意 引得 他 把 七十二路 枪法 使 完 , 以便 确知 他 是否 杨家 嫡传 , 要是 真的 对敌 , 数招 之间 就 已 把 他 铁枪 震飞 了 ; 当下 说明 这路 枪法 的 招数 本意 用于 马上 , 若 是 步战 , 须 当 更求 变化 , 不可 拘泥 成法 。 杨 郭二人 听得 不住 点头称是 。 杨家枪 是 传子 不传女 的 绝艺 , 丘处机 所知 虽博 , 却 也 不明 枪法 中 的 精奥 , 当下 也 向 杨铁心 请教 了 几招 。 The Yang Family Spear is a unique art that is passed on from son to daughter, although Qiu Chuji knew a lot, he didn't understand the essence of marksmanship, so he also asked Yang Tiexin for some tips. 三人 酒酣耳热 , 言谈 甚 是 投机 。 杨铁心 道 :“ 我们 兄弟两人 得遇 道长 , 真是 平生 幸事 。 Yang Tiexin said: "It's really a blessing in our lives that we two brothers have met the Taoist priest. 道长 可能 在 舍下 多 盘桓 几日 吗 ? ” 丘处机 正 待 答话 , 忽然 脸色 一变 , 说道 :“ 有人 来 找 我 了 。 " Qiu Chuji was about to answer, when suddenly his expression changed, and he said: "Someone is looking for me. 不管 遇上 甚么 事 , 你们 无论如何 不可 出来 , 知道 吗 ? ” 郭 杨二人 点头 答应 。 丘处机 俯身 拾起 人头 , 开门 出外 , 飞 身上 树 , 躲 在 枝叶 之间 。 Qiu Chuji bent down and picked up the head, opened the door and went out, flew up the tree, and hid among the branches and leaves. 郭 杨二人 见 他 举动 奇特 , 茫然不解 。 这时 万籁无声 , 只 听 得 门外 朔风 虎虎 , 过 了 一阵 , 西面 传来 隐隐 的 马蹄 之声 , 杨铁心 道 :“ 道长 的 耳朵 好灵 。 ” 又 想 :“ 这位 道长 的 武功 果然 是 高得 很 了 , 但 若 与 那 跛子 曲三 相比 , 却 不知 是 谁 高 谁 下 ? He thought again: "This Taoist priest's martial arts is indeed very high, but if he compares with that lame Qu San, who is higher and who is inferior?" ” 又 过 一会 , 马蹄声 越来越近 , 只见 风雪 中 十余 骑 急奔 而 来 , 乘客 都 是 黑衣 黑帽 , 直冲 到 门前 。

当先 一人 突然 勒马 , 叫 道 :“ 足迹 到此为止 。 刚才 有人 在 这里 动 过手 。 ” 后面 数 人 翻身 下马 , 察看 雪地 上 的 足迹 。 为首 那人 叫 道 :“ 进屋 去 搜 ! ” 便 有 两人 下马 , 来 拍 杨家 大门 。 突然 间 树上 掷 下 一物 , 砰 的 一声 , 正 打 在 那 人 头上 。 Suddenly something was thrown from the tree, and with a bang, it hit the man on the head. 这一掷 劲力 奇大 , 那人 竟 被 此物 撞 得 脑浆 迸裂 而 死 。 众人 一阵 大哗 , 几个 人 围住 了 大树 。 一人 拾起 掷 下 之物 , 惊叫 :“ 王大人 的 头 ! ” 为首 的 那 人 抽出 长刀 , 大声 吆喝 , 十余 人 把 大树 团团围住 。 The leader drew out his long knife and yelled loudly, and more than ten people surrounded the big tree. 他 又 是 一声 口令 , 五个 人 弯弓 搭箭 , 五枝 羽箭 齐向 丘处机 射去 。 杨铁心 提起 铁枪 要 出屋 助战 , 郭啸天 一把 拉 住 , 低声 道 :“ 道长 叫 咱们 别出去 。 Yang Tiexin raised the iron gun and wanted to go out to help in the battle, Guo Xiaotian grabbed it and said in a low voice: "The priest told us not to go out. 要是 他 寡不敌众 , 咱们 再 出手 不 迟 。 ” 话 声甫 毕 , 只见 树上 一枝 羽箭 飞将 下来 , 却是 丘处机 闪开 四箭 , 接住 了 最后 一箭 , 以 甩手 箭 手法 投掷 下来 , 只 听 得 “ 啊 ” 的 一声 , 一名 黑衣人 中箭落马 , 滚入 了 草丛 之中 。

丘处机 拔剑 跃下 , 剑光 起处 , 两名 黑衣人 已然 中剑 。 Qiu Chuji drew his sword and jumped down, where the sword light rose, the two men in black had already been hit by the sword. 为首 的 黑衣人 叫 道 :“ 好 贼 道 , 原来 是 你 ! ” 刷刷 刷 三枝 短弩 随手 打出 , 长刀 劈 风 , 勒马 冲 来 。 丘处机 剑光 连闪 , 又 是 两人 中剑 落马 。 杨铁心 只 看 得 张大 了 口合 不拢 来 , 心想 自己 也 练 得 十年 武艺 。 但 这位 道爷 出剑 如此 快法 , 别说 抵挡 , 连 瞧 也 没能 瞧 清楚 , 刚才 如 不是 他 手下 容情 , 自己 早就 死于非命 了 。 But this Daoist sword is so fast, not to mention resisting, he couldn't even see it clearly. If it wasn't for the mercy of his subordinates just now, he would have died a long time ago. 但 见 丘处机 来 去 如风 , 正 和 骑马 使刀 那人 相斗 , 那使 刀 的 也 甚 了 得 , 一柄 刀 遮架 砍 劈 , 甚为 威猛 。 But seeing Qiu Chuji coming and going like the wind, he was fighting with the man on horseback wielding a sword, the man wielding a sword was also very good, with a sword covering the frame, he was very powerful. 再斗 一阵 , 郭杨 两人 已 看出 丘处机 存心 与 他 缠斗 , 捉 空儿 或出 掌击 、 或 以 剑 刺 , 杀伤 对方 一人 , 用意 似要 把 全部 来 敌 一鼓 歼灭 , 生怕 伤 了 为 头 之 人 , 余党 一哄而散 , 那 就 不易 追杀 了 。 After fighting for a while, Guo Yang and the two of them saw that Qiu Chuji wanted to fight with him, they seized Kong'er and either slapped him or stabbed with his sword to kill one of the opponent. If the leader of the party is scattered, it will not be easy to hunt down and kill the rest of the party. 只 过半 顿饭 时间 , 来 敌 已 只 剩下 六七名 。 那使 刀 的 知道 不 敌 , 一声 呼哨 , 双腿 一 夹 , 拨转 马头 就 逃 。 The man with the sword knew he was invincible, he whistled, clamped his legs, turned his horse's head and fled. 丘处机 左掌 前探 , 已拉住 他 的 马尾 , 手上 一 用劲 , 身子 倏地 飞 起 , 还 未 跃上 马背 , 一剑 已 从 他 后心 插进 , 前胸 穿 出 。 Qiu Chuji reached forward with his left palm, he had already grabbed his ponytail, exerted strength with his hand, his body flew up quickly, before he jumped onto the horse's back, a sword had already penetrated his back and pierced through his chest. 丘处机 抛下 敌尸 , 勒 缰 控马 , 四下 兜截 赶杀 , 只见 铁蹄 翻飞 , 剑光 闪烁 , 惊呼 骇 叫声 中 , 一个个 尸首 倒下 , 鲜血 把 白雪皑皑 的 大地 片片 染红 。 Qiu Chuji dropped the corpses of the enemies, reined in the horses, and chased them around. He saw iron hooves flying and sword lights flashing. Amidst the exclamation and horrified screams, the corpses fell one by one, and the blood stained the snow-covered ground in pieces. red. 丘处机 提剑 四顾 , 惟见 一匹 匹空马 四散 狂奔 , 再 无 一名 敌人 剩下 , 他 哈哈大笑 , 向 郭 杨二人 招手 道 :“ 杀得 痛快 吗 ? ” 郭 杨二人 开门 出来 , 神色 间 惊魂未定 。 "Guo and Yang opened the door and came out, their expressions were still in shock. 郭啸天 道 :“ 道长 , 那 是 些 甚么 人 ? ” 丘处机 道 :“ 你 在 他们 身上 搜 搜 。 ” 郭啸天 往 那 持刀 人 身上 抄 摸 , 掏出 一件 公文 来 , 抽出 来看 时 , 却是 那装 狗叫 的 临安 府 赵 知府 所发 的 密令 , 内称 大 金国使者 在 临安 府 坐索 杀害 王道乾 的 凶手 , 着 令 捕快 会同 大金国 人员 , 克日 拿 捕 凶手 归案 。 Guo Xiaotian searched for the knife-wielding man, and took out an official document. When he took it out to look, it was a secret order issued by Zhao Zhifu, the magistrate of Lin'an Prefecture, who was pretending to be a dog barking. The murderer who killed Wang Daoqian ordered the police to work with the Dajin Kingdom personnel to arrest the murderer and bring him to justice in the near future. 郭啸天 正自看 得 愤怒 , 那边 杨铁心 也 叫 了 起来 , 手里 拿 着 几块 从 尸身 上检 出来 的 腰牌 , 上面 刻着 金国 文字 , 却 原来 这批 黑衣人 中 , 有 好几 人 竟是 金兵 。 Guo Xiaotian was looking angry at himself, when Yang Tiexin shouted too, holding a few waist tags from the corpse in his hand, engraved with the characters of the Kingdom of Jin, but it turned out that among this group of men in black, there were quite a few People are actually golden soldiers. 郭啸天 道 :“ 敌兵 到 咱们 国 境内 任意 逮人 杀人 , 我大宋 官府 竟要 听 他们 使者 的 号令 , 那 还 成 甚么 世界 ? Guo Xiaotian said: "The enemy soldiers came to our country to arrest and kill people arbitrarily, and my Da Song government actually wants to listen to their envoy's orders, what kind of world will it be? ” 杨铁心 叹 道 :“ 大 宋皇帝 既 向金国 称臣 , 我 文武百官 还 不 都 成 了 金人 的 奴才 吗 ? "Yang Tiexin sighed: "Since the emperor of the Song Dynasty professed his ministers to the Kingdom of Jin, haven't all my civil and military officials become slaves of the Jin people?" ” 丘处机 恨 恨 的 道 :“ 出家人 本应 慈悲为怀 , 可是 一见 了 害民 奸贼 、 敌国 仇寇 , 贫道 竟是 不能 手下留情 。 "Qiu Chuji said bitterly: "Monks are supposed to be merciful, but when they see traitors who harm the people and enemies and bandits, the poor can't show mercy." ” 郭 杨二人 齐声 道 :“ 杀得 好 , 杀得 好 ! ” 小村 中 居民 本少 , 天寒 大雪 , 更是 无人 外出 , 就算 有人 瞧见 , 也 早 逃 回家 去 闭户 不出 , 谁 敢过来 察看 询问 ? "There are few residents in the small village, it's cold and snowy, and no one goes out. Even if someone saw it, they would have fled back home and closed their doors. Who would dare to come and check? 杨铁心 取出 锄头 铁锹 , 三人 把 十余具 尸首 埋入 一个 大坑 之中 。 Yang Tiexin took out a hoe and shovel, and the three of them buried more than ten corpses in a big pit. 包惜弱 拿 了 扫帚 扫除 雪上 血迹 , 扫 了 一会 , 突觉 血腥 之气 直冲 胸臆 , 眼前 一阵 金星 乱 冒 , 呀 的 一声 , 坐 倒 在 雪地 之中 。 Bao Xiruo took a broom and wiped off the blood on the snow. After sweeping for a while, he suddenly felt the smell of blood go straight to his chest, gold stars burst out in front of his eyes, and he sat down in the snow with a yah. 杨铁心 吃 了 一惊 , 忙 抢 过 扶 起 , 连声 问道 :“ 怎么 ? ” 包惜弱 闭目 不答 。 杨铁心 见 她 脸 如 白纸 , 手足 冰冷 , 心里 十分 惊惶 。 Seeing that her face was as white as paper, and her hands and feet were cold, Yang Tiexin was terrified. 丘处机 过来 拿 住 包惜弱 右手 手腕 , 一 搭 脉搏 , 大声 笑 道 :“ 恭喜 , 恭喜 ! Qiu Chuji came over and grabbed Bao Xiruo's right wrist, felt his pulse, and laughed loudly: "Congratulations, congratulations! ” 杨铁心 愕然 道 :“ 甚么 ? ” 这时 包惜弱 “ 嘤 ” 了 一声 , 醒 了 过来 , 见 三个 男人 站 在 周身 , 不禁 害羞 , 忙 回 进屋 内 。 At this moment, Bao Xiruo let out a "beep" and woke up. Seeing three men standing around him, she couldn't help feeling shy and hurried back into the house. 丘处机 微笑 道 :“ 尊夫人 有喜 啦 ! ” 杨铁心 喜道 :“ 当真 ? ” 丘处机 笑 道 :“ 贫道 平生 所学 , 稍足 自慰 的 只有 三件 。 "Qiu Chuji smiled and said: "There are only three things that Pindao has learned in his life, and he is a little bit self-satisfied. 第一 是 医道 , 炼丹 不成 , 于 药石 倒 因此 所知 不少 。 第二 是 做 几首 歪诗 , 第三 才 是 这 几手 三脚猫 的 武艺 。 ” 郭啸天 道 :“ 道长 这般 惊人 的 武功 若 是 三脚猫 , 我 兄弟俩 只好 说 是 独脚 老鼠 了 ! Guo Xiaotian said: "If Taoist Master's astonishing martial arts are three-legged cats, my two brothers can only be called one-legged mice!" ” 三人 一面 说 笑 , 一面 掩埋 尸首 。 掩埋 完毕 后入 屋 重整 杯盘 。 丘处机 今日 一举 杀 了 不少 金 人 , 大畅 心怀 , 意兴 甚豪 。 杨铁心 想到 妻子 有 了 身孕 , 笑吟吟 的 合不拢 口来 , 心想 :“ 这位 道长 会 做 诗 , 那 是 文武双全 了 。 Thinking of his wife's pregnancy, Yang Tiexin couldn't close his mouth with a smile, thinking: "This Taoist priest can compose poems, so he has both civil and military skills. ” 说道 :“ 郭 大嫂 也 怀 了 孩子 , 就 烦 道长 给 取 两个 名字 好 吗 ? ” 丘处机 微一 沉吟 , 说道 :“ 郭大哥 的 孩子 就 叫 郭靖 , 杨 二哥 的 孩子 叫作 杨康 , 不论 男女 , 都 可用 这 两个 名字 。 ” 郭啸天 道 :“ 好 , 道长 的 意思 是 叫 他们 不 忘 靖康 之耻 , 要 记得 二帝 被 虏 之辱 。 ” 丘处机 道 :“ 正是 ! ” 伸手 入怀 , 摸出 两 柄 短剑 来 , 放在 桌上 。 这 对 剑 长短 形状 完全相同 , 都 是 绿皮 鞘 、 金吞口 、 乌木 的 剑柄 。 他 拿 起 杨铁心 的 那 柄 匕首 , 在 一把 短剑 的 剑柄 上刻 了 “ 郭靖 ” 两字 , 在 另 一把 短剑 上刻 了 “ 杨康 ” 两字 。 He picked up Yang Tiexin's dagger, and carved the word "Guo Jing" on the hilt of one dagger, and the word "Yang Kang" on the other dagger. 郭 杨二人 见 他 运剑 如飞 , 比 常人 写字 还要 迅速 , 刚刚 明白 他 的 意思 , 丘处机 已刻 完 了 字 , 笑 道 :“ 客中 没带 甚么 东西 , 这 对 短剑 , 就 留给 两个 还 没 出世 的 孩子 吧 。 ” 郭杨 两人谢 了 接过 , 抽剑 出鞘 , 只觉 冷气 森森 , 剑刃 锋利 之极 。 丘处机 道 :“ 这 对 短剑 是 我 无意之中 得来 的 , 虽然 锋锐 , 但剑刃 短 了 , 贫道 不合 使 , 将来 孩子 们 倒 可用 来 杀敌 防身 。 Qiu Chuji said: "I got this pair of short swords by accident, although they are sharp, but the blades are short and not suitable for poor people, in the future children can use them to kill enemies and defend themselves. 十年 之后 , 贫道 如尚 苟活 人世 , 必当 再 来 , 传授 孩子 们 几手 功夫 , 如何 ? ” 郭 杨二人 大喜 , 连声 称谢 。 丘处机 道 :“ 金 人 窃据 北方 , 对 百姓 暴虐 之极 , 其 势必 不可 久 。 Qiu Chuji said: "The Jin people have invaded the north, and they are extremely tyrannical to the common people, and it will not last long. 两位 好自为之 吧 。 ” 举起 酒杯 , 一饮而尽 , 开门 走出 。 郭 杨二人 待要 相留 , 却 见 他 迈步 如飞 , 在 雪地 里 早已 去 得 远 了 。 Guo and Yang were about to stay together, but they saw that he was walking like flying, and he had already gone far in the snow.

郭啸天 叹 道 :“ 高人 侠士 总是 这样 来 去 飘忽 , 咱们 今日 虽 有幸 会见 , 想 多 讨教 一点 , 却是 无缘 。 ” 杨铁心 笑 道 :“ 大哥 , 道长 今日 杀得 好 痛快 , 也 给 咱们 出 了 一口 闷气 。 ” 拿 着 短剑 , 拔出 鞘 来 摩挲 剑刃 , 忽道 :“ 大哥 , 我 有 个 傻 主意 , 你 瞧 成不成 ? ” 郭啸天 道 :“ 怎么 ? ” 杨铁心 道 :“ 要是 咱们 的 孩子 都 是 男儿 , 那么 让 他们 结为 兄弟 , 倘若 都 是 女儿 , 就 结为 姊妹 ……” 郭啸天 抢 着 道 :“ 若 是 一男一女 , 那 就 结为 夫妻 。 "Yang Tiexin said: "If our children are all boys, then let them become brothers, if they are all daughters, then let them become sisters..." Guo Xiaotian rushed to say: "If it is a boy and a girl, then let them become husband and wife. ” 两人 双手 一握 , 哈哈大笑 。 包惜弱 从 内堂 出来 , 笑 问 :“ 甚么 事乐成 这个 样子 ? Bao Xiruo came out from the inner hall, and asked with a smile, "What's the matter to be so happy? ” 杨铁心 把 刚才 的话 说 了 。 包惜弱 脸上 一红 , 心中 也 甚 乐意 。 杨铁心 道 :“ 咱们 先 把 这 对 短剑 掉换 了 再说 , 就算 是 文定 之礼 。 Yang Tiexin said: "Let's change the pair of daggers first, it's a wedding gift. 如是 兄弟 姊妹 , 咱们 再 换回来 。 要是 小 夫妻 么 ……” 郭啸天 笑 道 :“ 那么 对不起 得 很 , 两柄 剑 都 到 了 做 哥哥 的 家里 啦 ! What if it's a young couple..." Guo Xiaotian laughed and said, "I'm so sorry, both swords have arrived at my elder brother's house! ” 包惜弱 笑 道 :“ 说不定 都 到 做 兄弟 的 家里 呢 。 Bao Xiruo laughed and said, "Maybe they all went to the brother's house." ” 当下 郭 杨二人 换过 了 短剑 。 其时 指腹为婚 , 事属 寻常 , 两个 孩子 未 出 娘胎 , 双方 父母 往往 已代 他们 定下 了 终身大事 。 At that time, it was normal for the fingertips to be married. The two children were not born in the mother's womb, and the parents of both parties often had already made a lifelong event for them. 郭啸天 当下 拿 了 短剑 , 喜孜孜 的 回家 去 告知 妻子 。 李萍 听 了 也 是 喜欢 。 杨铁心 把玩 短剑 , 自斟自饮 , 不觉 大醉 。 包惜弱 将 丈夫 扶上 了 床 , 收拾 杯盘 , 见 天色已晚 , 到 后院 去 收鸡入 笼 , 待要 去关 后门 , 只见 雪地 里 点点 血迹 , 横过 后门 。 Bao Xiruo helped her husband onto the bed, cleared the cups and dishes, saw that it was getting late, went to the backyard to collect the chickens and put them into cages, and when he was about to close the back door, he saw bloodstains in the snow across the back door. 她 吃 了 一惊 , 心想 :“ 原来 这里 还有 血迹 没 打扫 干净 , 要是 给 官府 公差 见到 , 岂不是 天大 一桩 祸事 ? She was taken aback and thought to herself: "So there is still blood here that hasn't been cleaned up. If the government official sees it, wouldn't it be a disaster? ” 忙 拿 了 扫帚 , 出门 扫雪 。 那 血迹 直通 到 屋后 林中 , 雪地 上留 着 有人 爬动 的 痕迹 , 包惜弱 愈加 起疑 , 跟着 血迹 走进 松林 , 转 到 一座 古坟 之后 , 只见 地下 有 黑黝黝 的 一团 物事 。 The bloodstain went straight to the forest behind the house, there were traces of someone crawling on the snow, Bao Xiruo became more and more suspicious, followed the bloodstain into the pine forest, turned to an ancient tomb, and saw a dark mass on the ground.

包惜弱 走进 一看 , 赫然 是 具 尸首 , 身穿 黑衣 , 就是 刚才 来 捉拿 丘处机 的 人众 之一 , 想 是 他 受伤 之后 , 一时 未死 , 爬 到 了 这里 。 Bao Xiruo walked in and saw that it was a dead body, dressed in black. It was one of the people who came to arrest Qiu Chuji just now. He probably crawled here after he was injured and survived for a while. 她 正待 回去 叫醒 丈夫 出来 掩埋 , 忽然 转念 :“ 别 鬼使神差 的 , 偏偏 有人 这时 过来 撞见 。 She was about to go back and wake up her husband to come out to bury her, when she suddenly thought: "Don't make any mistake, someone came and bumped into me at this moment. ” 鼓起勇气 , 过去 拉 那 尸首 , 想 拉入 草丛 之中 藏起 , 再 去 叫 丈夫 。 不料 她 伸手 一拉 , 那 尸首 忽然 扭动 , 跟着 一声 呻吟 。

包惜弱 这一下 吓 得 魂飞天外 , 只道 是 僵尸 作怪 , 转身 要 逃 , 可是 双脚 就 如 钉 在 地上 一般 , 再也 动弹不得 。 Bao Xiruo was frightened out of his wits, thinking it was a zombie, and turned to run away, but his feet were nailed to the ground, and he couldn't move anymore. 隔 了 半晌 , 那 尸首 并 不再 动 , 她 拿 扫帚 去 轻轻 碰触 一下 , 那 尸首 又 呻吟 了 一下 , 声音 甚 是 微弱 , 她 才 知 此人 未死 。 After a while, the corpse didn't move anymore, she took a broom to touch it lightly, the corpse moaned again, the sound was very weak, and she knew that the person was not dead. 定睛 看时 , 见 他 背后 肩头 中 了 一枝 狼牙 利箭 , 深入 肉里 , 箭枝 上染满 了 血污 。 天空 雪花 兀自 不断 飘下 , 那 人 全身 已罩 上 了 薄薄 一层 白雪 , 只须 过 得 半夜 , 便 冻 也 冻死 了 。 Snowflakes kept falling from the sky, and the man's whole body was covered with a thin layer of white snow. He would freeze to death as long as he stayed in the middle of the night.

她 自幼 便 心地 仁慈 , 只要 见到 受了伤 的 麻雀 、 田鸡 、 甚至 虫豸 蚂蚁 之类 , 必定 带回家 来 妥为 喂养 , 直到 伤愈 , 再放回 田野 , 若 是 医治 不好 , 就 会 整天 不 乐 , 这 脾气 大 了 仍旧 不改 , 以致 屋子里 养满 了 诸般 虫 蚁 、 小禽 小兽 。 She has been kind-hearted since she was a child. Whenever she sees injured sparrows, frogs, or even insects and ants, she will take them home and feed them properly. The sky is not happy, and this temper still does not change when it gets too big, so that the house is full of all kinds of insects, ants, small birds and small animals. 她 父亲 是 个 屡试不第 的 村 学究 , 按着 她 性子 给 她 取个 名字 , 叫作 惜弱 。 Her father was a tried and tested village pedant, so he named her Xiruo according to her temperament. 红梅 村 包家 老 公鸡 老母鸡 特多 , 原来 包惜弱 饲养 鸡雏 之后 , 决 不肯 宰杀 一只 , 父母 要 吃 , 只有 到 市 上 另 买 , 是 以 家里 每 只 小鸡 都 是 得 享天 年 , 寿终正寝 。 There are a lot of old chickens and old hens in the Bao family in Hongmei Village. It turns out that after Bao Xiruo raised the chickens, he would never kill one of them. His parents wanted to eat them, so he had to buy another chicken in the market. End of life. 她 嫁 到 杨家 以后 , 杨铁心 对 这位 如花似玉 的 妻子 十分 怜爱 , 事事 顺着 她 的 性子 , 杨家 的 后 院里 自然 也 是 小鸟 小兽 的 天下 了 。 After she married into the Yang family, Yang Tiexin loved this beautiful wife very much, and followed her temperament in everything, so the backyard of the Yang family was naturally ruled by birds and beasts. 后来 杨家 的 小鸡 小鸭 也 慢慢 变成 了 大鸡大 鸭 , 只是 她 嫁 来 未久 , 家中 尚未 出现 老鸡 老鸭 , 但 大势所趋 , 日后 自 必 如此 。

这时 她 见 这人 奄奄一息 的 伏 在 雪地 之中 , 慈心 登生 , 明知 此人 并非 好人 , 但 眼睁睁 的 见 他 痛死 冻死 , 心下 无论如何 不忍 。 At this time, she saw this man crouching in the snow, dying of death, her compassion was born, she knew that this man was not a good person, but seeing him dying of pain and freezing to death, she couldn't bear it no matter what. 她 微一 沉吟 , 急奔 回屋 , 要 叫醒 丈夫 商量 , 无奈 杨铁心 大醉 沉睡 , 推他 只是 不 动 。 She pondered for a while, then hurried back to the house, wanting to wake her husband up to discuss, but Yang Tiexin was so drunk and fell asleep that he pushed him but didn't move.

包惜弱 心想 , 还是 救 了 那 人 再说 , 当下 捡 出 丈夫 的 止血 散 金创药 , 拿 了 小刀 碎布 , 在 灶 上 提 了 半壶 热酒 , 又 奔 到 坟 后 。 Bao Xiruo thought to himself, it's better to save the man, then immediately took out her husband's hemostatic powder, took a knife and rags, put half a jug of hot wine on the stove, and ran to the grave. 那人 仍 是 伏 着 不动 。 包惜弱 扶 他 起来 , 把 半壶 热酒 给 他 慢慢 灌入 嘴里 。 她 自幼 医治 小鸟 小兽 惯 了 的 , 对 医伤 倒 也 有点儿 门道 , 见 这 一箭射 得 极 深 , 一 拔出来 只怕 当时 就要 喷血 毙命 , 但 如 不 把 箭 拔出 , 终 不可 治 , 于是 咬紧牙关 , 用 锋利 小刀 割开 箭 旁 肌肉 , 拿 住 箭杆 , 奋力 向外 一提 。 She has been used to treating birds and beasts since she was a child, and she has a little knowledge of healing wounds. Seeing that the arrow was shot very deep, if she pulled it out, she would probably bleed to death. But if the arrow is not pulled out, It was incurable, so he gritted his teeth, cut open the muscle next to the arrow with a sharp knife, held the shaft of the arrow, and pulled it out with all his strength. 那 人 惨叫 一声 , 晕死 了 过去 , 创口 鲜血 直喷 , 只射 得 包惜弱 胸前 衣襟 上 全是 血点 , 那枝箭 终于 拔 了 出来 。 The man let out a scream, and passed out. The wound spurted out blood, and Bao Xiruo's chest was covered with blood spots. Finally, the arrow was pulled out.

包惜弱 心中 突突 乱 跳 , 忙 拿 止血 散 按 在 创口 , 用 布条 紧紧 扎住 。 Bao Xiruo's heart skipped a beat, he hurriedly took the hemostatic powder and pressed it on the wound, and tied it tightly with a cloth strip. 过 了 一阵 , 那 人 悠悠 醒来 , 可是 疲弱 无力 , 连 哼 都 哼 不 出声 。 包惜弱 吓 得手 酸足 软 , 实在 扶不动 这个 大 男人 , 灵机一动 , 回家 拿 了 块 门板 , 把 那 人拉到 板 上 , 然后 在 雪地 上 拖动 门板 , 就 像 一辆 雪车 般 将 他 拖 回家 中 , 将 他 安置 在 柴房 之中 。 Bao Xiruo was so frightened that his hands were so weak that he couldn't help the big man, so he had an idea, went home and took a door panel, pulled the man onto the panel, and then dragged the door panel on the snow like a snowmobile Drag him home and place him in the woodshed. 她 忙 了 半日 , 这时 心神 方定 , 换下 污衣 , 洗净 手脸 , 从 瓦罐 中倒 出 一碗 适才 没 喝完 的 鸡汤 , 一手 拿 了 烛台 , 再 到 柴房 去 瞧 那 汉子 。 She had been busy for half a day, but at this moment her mind was settled, she changed her dirty clothes, washed her hands and face, poured out a bowl of unfinished chicken soup from the earthen pot, took the candlestick in one hand, and went to the woodshed to see the man. 见 那 人 呼吸 细微 , 并未 断气 。 包惜弱 心中 甚慰 , 把 鸡汤 喂 他 。 那人 喝 了 半碗 , 忽然 剧烈 咳嗽 起来 。 The man drank half a bowl, and suddenly coughed violently.

包惜弱 吃 了 一惊 , 举起 烛台 一瞧 , 烛光 下 只见 这 人 眉清目秀 , 鼻梁 高耸 , 竟是 个 相貌 俊美 的 青年 男子 。 Bao Xiruo was taken aback, held up the candlestick and had a look, under the candlelight, he saw that this man had delicate features and a high nose, he was actually a handsome young man. 她 脸上 一热 , 左手 微颤 , 晃动 了 烛台 , 几滴 烛油滴 在 那 人 脸上 。 Her face became hot, her left hand trembled slightly, and she shook the candlestick, a few drops of candle oil dripped on the man's face. 那 人 睁开眼 来 , 蓦见 一张 芙蓉 秀脸 , 双颊 晕红 , 星眼 如波 , 眼光 中 又 是 怜惜 , 又 是 羞涩 , 当前 光景 , 宛在 梦 中 , 不禁 看得 呆 了 。 The man opened his eyes, and suddenly saw a beautiful face of lotus, with flushed cheeks, starry eyes like waves, pity and shyness in his eyes, the current scene was like a dream, he couldn't help staring dumbfou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