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The Legend of Condor Heroes 射雕英雄传, 【射雕 英雄传 】 有声 小说 005

【射雕 英雄传 】 有声 小说 005

当时 包惜弱 被 丈夫 推开 , 心中 痛如 刀割 , 转眼间 官兵 追 了 上来 , 待要 闪躲 , 早 被 几名 士兵 拥上 一匹 坐骑 。 一个 武官 举起 火把 , 向 她 脸上 仔细 打量 了 一会 , 点点头 , 说道 :“ 瞧 不出 那 两个 蛮子 倒 有点 本事 , 伤 了 咱们 不少 兄弟 。 ” 另一名 武官 笑 道 :“ 现 下 总算 大功告成 , 这趟 辛苦 , 每人 总有 十几两 银子 赏赐 罢 。 ” 那 武官 道 :“ 哼 , 只 盼 上头 少 克扣 些 。 ” 转头 对 号手 道 :“ 收队 罢 ! ” 那 号兵 举起 号角 , 呜呜 呜 的 吹 了 起来 。 包惜弱 吞声饮泣 , 心中 只是 挂念 丈夫 , 不知 他 性命 如何 。 这时 天色 已明 , 路上 渐有 行人 , 百姓 见到 官兵 队伍 , 都 远远 躲 了 开去 。 包惜弱 起初 担心 官兵 无礼 , 哪知 众 武官 居然 言语 举止 之间 颇为 客气 , 这才 稍稍 放心 。

行 不 数里 , 忽然 前面 喊声 大振 , 十余名 黑衣人 手执 兵刃 , 从 道旁 冲杀 出来 , 当先 一人 喝道 :“ 无耻 官兵 , 残害 良民 , 统通 下马 纳命 。 ” 带队 的 武官 大怒 , 喝道 :“ 何方 大胆 匪徒 , 在 京畿 之地 作乱 ? 快 滚开 些 ! ” 一众 黑衣人 更 不 打话 , 冲入 官兵 队里 , 双方 混战 起来 。 官兵 虽然 人多 , 但 黑衣人 个个 武艺 精熟 , 一时之间 杀得 不分胜负 。

包惜弱 暗暗 欢喜 , 心想 :“ 莫不是 铁哥 的 朋友 们 得到 讯息 , 前来 相救 ? ” 混战 中一箭 飞来 , 正中 包惜弱 坐骑 的 后 臀 , 那马 负痛 , 纵蹄向北 疾驰 。 包惜弱 大惊 , 双臂 搂住 马颈 , 只怕 掉 下马 来 。 只 听 后面 蹄声 急促 , 一 骑马 追 来 。 转眼间 一匹 黑马 从 身旁 掠过 , 马上 乘客 手持 长索 , 在 空中 转 了 几圈 , 呼 的 一声 , 长素 飞出 , 索上 绳 圈套 住 了 包惜弱 的 坐骑 , 两 骑马 并肩 而驰 。 那 人 渐渐 收短 绳索 , 两 骑马 奔跑 也 缓慢 了 下来 , 再 跑 数十步 , 那 人 呼哨 一声 , 他 所 乘 黑马 收脚 站住 。 包惜弱 的 坐骑 被 黑马 一带 , 无法 向前 , 一声 长嘶 , 前足 提起 , 人立 起来 。

包惜弱 劳顿 了 大半夜 , 又 是 惊恐 , 又 是 伤心 , 这时 再也 拉 不住 缰 , 双手 一松 , 跌 下马 来 , 晕 了 过去 。 昏睡 中 也 不知 过 了 多少 时候 , 等到 悠悠 醒 转 , 只觉 似 是 睡 在 柔软 的 床上 , 又 觉 身上 似盖 了 棉被 , 很 是 温暖 , 她 睁开眼睛 , 首先 入眼 的 是 青花 布帐 的 帐 顶 , 原来 果是 睡 在 床上 。 她 侧头望 时 , 见床 前 桌上 点着 油灯 , 似有 个 黑衣 男子 坐在 床沿 。 那人 听 得 她 翻身 , 忙 站 起身 来 , 轻轻 揭开 了 帐子 , 低声 问道 :“ 睡醒 了 吗 ? ” 包惜弱 神智 尚未 全复 , 只觉 这人 依稀 似曾相识 。 那 人 伸手 在 她 额头 一摸 , 轻声道 :“ 烧得 好 烫手 , 医生 快来 啦 。 ” 包惜弱 迷迷糊糊 的 重 又 入睡 。

过 了 一会 , 似觉 有 医生 给 她 把脉 诊视 , 又 有人 喂 她 喝药 。 她 只是 昏睡 , 梦中 突然 惊醒 大叫 :“ 铁哥 , 铁哥 ! ” 随觉 有人 轻拍 她 肩膀 , 低语 抚慰 。 她 再次 醒来时 已 是 白天 , 忍不住 出 声 呻吟 。 一个 人 走近 前来 , 揭开 帐子 。 这时 面面 相对 , 包惜弱 看 得 分明 , 不觉 吃 了 一惊 , 这 人 面目 清秀 , 嘴角 含笑 , 正是 几个 月 前 她 在 雪地 里 所 救 的 那个 垂死 少年 。 包惜弱 道 :“ 这是 甚么 地方 , 我 当家的 呢 ? ” 那 少年 摇摇手 , 示意 不可 作 声 , 低声 道 :“ 外边 官兵 追捕 很 紧 , 咱们 现下 是 借住 在 一家 乡农 家里 。 小人 斗胆 , 谎称 是 娘子 的 丈夫 , 娘子 可 别露 了 形迹 。 ” 包惜弱 脸一红 , 点 了 点头 , 又 问 :“ 我 当家的 呢 ? ” 那人道 :“ 娘子 身子 虚弱 , 待 大好 之后 , 小人 再 慢慢 告知 。 ” 包惜弱 大惊 , 听 他 语气 , 似乎 丈夫 已 遭 不测 , 双手 紧紧抓住 被角 , 颤 声道 :“ 他 …… 他 …… 怎么 了 ? ” 那 人 只是 不说 , 道 :“ 娘子 这时 心急 也 是 无益 , 身子 要紧 。 ” 包惜弱 道 :“ 他 …… 他 可是 死 了 ? ” 那 人 满脸 无可奈何 之状 , 点 了 点头 , 道 :“ 杨爷 不幸 , 给 贼 官兵 害死 了 。 ” 说 着 只是 摇头叹息 。 包惜弱 伤痛 攻心 , 晕 了 过去 , 良久 醒 转 , 放声大哭 。

那 人 细声 安慰 。 包惜弱 抽抽噎噎 的 道 :“ 他 …… 他 怎么 去世 的 ? ” 那人道 :“ 杨爷 可是 二十 来 岁 年纪 , 身长 膀阔 , 手使 一柄 长矛 的 吗 ? ” 包惜弱 道 :“ 正是 。 ” 那人道 :“ 我 今日 一早 见到 他 和 官兵 相斗 , 杀 了 好几个 人 , 可惜 …… 唉 , 可惜 一名 武官 偷偷 绕到 他 身后 , 一 枪刺 进 了 他 背脊 。 ” 包惜弱 夫妻情 重 , 又 晕 了 过去 , 这 一日 水米 不进 , 决意 要 绝食 殉夫 。 那人 也 不 相强 , 整日 只是 斯斯文文 的 和 她 说话 解闷 。 包惜弱 到 后来 有些 过意不去 了 , 问道 :“ 相公 高姓大名 ? 怎 会 知道 我 有 难 而 来 打救 ? ” 那人道 :“ 小人 姓颜 , 名烈 , 昨天 和 几个 朋友 经过 这里 , 正 遇到 官兵 逞凶 害人 。 小人 路见不平 , 出手 相救 , 不料 老天爷 有眼 , 所救 的 竟是 我 的 大 恩人 , 也 真是 天缘 巧合 了 。 ” 包惜弱 听到 “ 天缘 巧合 ” 四字 , 脸上 一红 , 转身 向里 , 不再 理他 , 心下 琢磨 , 忽然 起 了 疑窦 , 转身 问道 :“ 你 和 官兵 本来 是 一路 的 ? ” 颜烈 道 :“ 怎 …… 怎么 ? ” 包惜弱 道 :“ 那日 你 不是 和 官兵 同 来 捉拿 那位 道长 、 这才 受伤 的 吗 ? ” 颜烈 道 :“ 那日 也 真是 冤枉 。 小人 从 北边 来 , 要 去 临安 府 , 路过 贵村 , 哪 知道 无端 端 一箭射来 , 中 了 肩 背 。 如 不是 娘子 大恩 相救 , 真是 死得 不明不白 。 到底 他们 要 捉 甚么 道士 呀 ? 道士 捉 鬼 , 官兵 却 捉 道士 , 真是 一塌胡涂 。 ” 说 着 笑了起来 。 包惜弱 道 :“ 啊 , 原来 你 是 路过 , 不是 他们 一伙 。 我 还 道 你 也 是 来 捉 那 道长 的 , 那天 还 真 不想 救 你 呢 。 ” 当下 便 述说 官兵 怎样 前来 捉拿 丘处机 , 他 又 怎样 杀散 官兵 。 包惜弱 说 了 一会 , 却 见 他 怔怔 的 瞧 着 自己 , 脸上 神色 痴痴 迷迷 , 似乎 心神 不属 , 当即 住口 。 颜烈 一惊 , 陪笑 道 :“ 对不住 。 我 在 想 咱们 怎样 逃出去 , 可别 再 让 官兵 捉 到 。 ” 包惜弱 哭道 :“ 我 …… 我 丈夫 既 已 过世 , 我 还 活着 干 甚么 ? 你 一个 人 走 吧 。 ” 颜烈 正色 道 :“ 娘子 , 官人 为 贼兵 所害 , 含冤莫白 , 你 不 设法 为 他 报仇 , 却 只是 一 意 寻死 。 官人 生前 是 英雄豪杰 之士 , 他 在 九泉之下 , 只怕 也 不能 瞑目 罢 ? ” 包惜弱 道 :“ 我 一个 弱女子 , 又 怎有 报仇 的 能耐 ? ” 颜烈 义愤 于色 , 昂然 道 :“ 娘子 要报 杀夫 之仇 , 这件 事 着落 在 小人 身上 。 你 可 知道 仇人 是 谁 ? ” 包惜弱 想 了 一下 , 说道 :“ 统率 官兵 的 将官 名叫 段天德 , 他 额头 有个 刀疤 , 脸上 有块 青记 。 ” 颜烈 道 :“ 既有 姓名 , 又 有 记认 , 他 就是 逃到 了 天涯海角 , 也 非报 此仇 不可 。 ” 他 出房 去 端 来 一碗 稀粥 , 碗 里 有 个 剥开 了 的 咸蛋 , 说道 :“ 你 不 爱惜 身子 , 怎么 报仇 呀 ? ” 包惜弱 心想 有理 , 接过 碗 来 慢慢 吃 了 。 次日 早晨 , 包惜弱 整衣 下 床 , 对镜 梳 好 了 头 髻 , 找到 一块 白布 , 剪 了 朵 白花 插 在 鬓边 , 替 丈夫 带孝 , 但 见 镜 中 红颜 如花 , 夫妻俩 却 已 人 鬼 殊途 , 悲从中来 , 又 伏桌 痛哭 起来 。 颜烈 从 外面 进来 , 待 她 哭声 稍停 , 柔声道 :“ 外面 道 上 官兵 都 已 退 了 , 咱们 走 吧 。 ” 包惜弱 随 他 出屋 。 颜烈 摸 出 一锭 银子 给 了 屋主 , 把 两匹马 牵 了 过来 。 包惜弱 所 乘 的 马 本来 中 了 一箭 , 这时 颜烈 已 把 箭 创 裹好 。

包惜弱 道 :“ 到 哪里 去 呀 ? ” 颜烈 使个 眼色 , 要 她 在 人前 不可 多问 , 扶 她 上马 , 两人 并辔 向北 。 走出 十余里 , 包惜弱 又 问 :“ 你 带 我 到 哪里 去 ? ” 颜烈 道 :“ 咱们 先 找个 隐僻 的 所在 住 下 , 避一避 风头 。 待 官家 追拿得 松 了 , 小人 再 去 找寻 官人 的 尸首 , 好好 替 他 安葬 , 然后 找到 段天德 那个 奸贼 , 杀 了 替 官人 报仇 。 ” 包惜弱 性格 柔和 , 自己 本少 主意 , 何况 大难 之 余 , 孤苦无依 , 听 他 想 得 周到 , 心中 好生 感激 , 道 :“ 颜相公 , 我 …… 我 怎生 报答 你 才 好 ? ” 颜烈 凛然 道 :“ 我 性命 是 娘子 所救 , 小人 这 一生 供 娘子 驱使 , 就是 粉身碎骨 , 赴汤蹈火 , 那 也 是 应该 的 。 ” 包惜弱 道 :“ 只 盼 尽快 杀 了 那大 坏人 段天德 , 给 铁哥 报 了 大仇 , 我 这 就 从 他 于 地下 。 ” 想到 这里 , 又 垂下 泪来 。 两 人行 了 一日 , 晚上 在 长安 镇上 投店 歇宿 。 颜烈 自称 夫妇 二人 , 要 了 一间 房 。 包惜弱 心中 惴惴不安 , 吃晚饭 时 一声 不 作 , 暗自 抚摸 丘处机 所赠 的 那 柄 短剑 , 心中 打定 了 主意 :“ 要是 他 稍 有 无礼 , 我 就 一剑 自杀 。 ” 颜烈命 店伴 拿 了 两捆 稻草 入房 , 等 店伴 出去 , 闩 上 了 房门 , 把 稻草 铺 在 地下 , 自己 倒 在 稻草 之中 , 身上 盖 了 一张 毡毯 , 对 包惜弱 道 :“ 娘子 请安 睡 吧 ! ” 说 着 闭上 了 眼 。 包惜弱 的 心 怦怦 乱 跳 , 想起 故世 的 丈夫 , 真是 柔肠寸断 , 呆呆 的 坐 了 大半个 时辰 , 长 长叹 了 口气 , 也 不 熄灭 烛火 , 手中 紧握 短剑 , 和 衣 倒 在 床上 。

次日 包惜弱 起身 时 , 颜烈 已 收拾 好 马具 , 命 店伴 安排 了 早点 。 包惜弱 暗暗 感激 他 是 至诚 君子 , 防范 之心 登时 消了 大半 。 待用 早点 时 , 见 是 一碟 鸡 炒 干丝 , 一碟 火腿 , 一碟 腊肠 , 一碟 熏鱼 , 另有 一小 锅 清香 扑鼻 的 香 梗 米粥 。 她 出 生于 小康之家 , 自归 杨门 , 以 务农 为生 , 平日 吃 早饭 只是 几根 咸菜 , 半个 咸蛋 , 除了 过年 过节 、 喜庆宴会 之外 , 哪里 吃 过 这样 考究 的 饮食 ? 食用 之 时 , 心里 颇 不 自安 。

待 得 吃 完 , 店伴 送来 一个 包裹 。 这时 颜烈 已 走出 房去 , 包惜弱 问道 :“ 这是 甚么 ? ” 店伴 道 :“ 相公 今日 一早 出去 买来 的 , 是 娘子 的 替换 衣服 , 相公 说 , 请 娘子 换 了 上 道 。 ” 说 罢 放下 包裹 , 走出 房去 。 包惜弱 打开 包裹 一看 , 不觉 呆 了 , 只见 是 一套 全身 缟素 的 衣裙 , 白鞋 白袜 固然 一应俱全 , 连 内衣 、 小袄 以及 罗帕 、 汗巾 等等 也 都 齐备 , 心道 :“ 难为 他 一个 少年 男子 , 怎地 想得 如此 周到 ? ” 换上 内衣 之 时 , 想到 是 颜烈 亲手 所买 , 不由得 满脸 红晕 。 她 半夜 仓卒 离家 , 衣衫 本已 不整 , 再 加上 一夜 的 纠缠 奔波 , 更是 满身 破损 尘污 , 待 得 里外 一新 , 精神 也 不觉 为之一振 。 待 得 颜烈 回房 , 见 他 身上 也 已 换 得 光鲜 焕然 。 两人 纵 马上 道 , 有时 一前一后 , 有时 并辔 而行 。 这时 正是 江南 春意浓 极 的 时光 , 道旁 垂柳 拂肩 , 花气 醉人 , 田中 禾苗 一片 新绿 。 颜烈 为了 要 她 宽怀 减愁 , 不时 跟 她 东谈西 扯 。 包惜弱 的 父亲 是 个 小镇 上 的 不 第 学究 , 丈夫 和义兄 郭啸天 都 是 粗豪 汉子 , 她 一生 之中 , 实 是 从未 遇到 过 如此 吐属 俊雅 、 才识 博洽 的 男子 , 但觉 他 一 言一语 无不 含意 隽妙 , 心中 暗暗 称奇 。 只是 眼见 一路 北 去 , 离 临安 越来越 远 , 他 却 绝口不提 如何 为己 报仇 , 更 不 提 安葬 丈夫 , 忍不住 道 :“ 颜相公 , 我 夫君 的 尸身 , 不知 落 在 哪里 ? ” 颜烈 道 :“ 非是 小人 不肯 去 寻访 尊夫 尸首 , 为 他 安葬 , 实因 前日 救 娘子 时杀 了 官兵 , 眼下 正是 风急 火旺 的 当口 , 我 只要 在 临安 左近 一 现身 , 非遭 官兵 的 毒手 不可 。 眼下 官府 到处 追 拿 娘子 , 说道 尊夫 杀官 造反 , 罪大恶极 , 拿到 他 的 家属 , 男 的 斩首 , 女 的 充作 官妓 。 小人 死不足惜 , 但 若 娘子 无人 保护 , 给 官兵 逮 了 去 , 遭遇 必定 极惨 。 小 人身 在 黄泉之下 , 也 要 伤心 含恨 了 。 ” 包惜弱 听 他 说 得 诚恳 , 点 了 点头 。 颜烈 道 :“ 我 仔细想 过 , 眼下 最 要紧 的 , 是 为 尊夫 收尸 安葬 。 咱们 到 了 嘉兴 , 我 便 取出 银子 , 托人 到 临安 去 妥为 办理 。 倘若 娘子 定要 我 亲自 去 办 这 才 放心 , 那么 在 嘉兴 安顿 好 娘子 之后 , 小人 冒险 前往 便 了 。 ” 包惜弱 心想 要 他 甘冒 大险 , 于理 不合 , 说道 :“ 相公 如能 找到 妥当 可靠 的 人 去 办 , 那 也 是 一样 的 。 ” 又 道 :“ 我 丈夫 有个 姓 郭 的 义兄 , 同时 遭难 , 敢烦 相公 一并 为 他 安葬 , 我 …… 我 ……” 说 着 垂下 泪来 。

颜烈 道 :“ 此事 容易 , 娘子 放心 便是 。 倒 是 报仇 之 事 , 段天德 那 贼子 是 朝廷 武将 , 要 杀 他 着实 不易 , 此刻 他 又 防备 得紧 , 只有 慢慢 的 等候 机会 。 ” 包惜弱 只想 杀 了 仇人 之后 , 便 自杀 殉夫 。 颜烈 这番话 虽然 句句 都 是 实情 , 却 不知 要 等到 何年何 日 , 心下 一急 , 哭 出声 来 , 抽抽噎噎 的 道 :“ 我 也 不 想要 报 甚么 仇 了 。 我 当家的 如此 英雄 , 尚且 被害 , 我 …… 我 一个 弱女子 , 又 …… 又 有 甚么 能耐 ? 我 一死 殉夫 便是 。 ” 颜烈 沉吟 半晌 , 似 也 十分 为难 , 终于 说道 :“ 娘子 , 你 信得过 我 吗 ? ” 包惜弱 点 了 点头 。 颜烈 道 :“ 眼下 咱们 只有 去 北方 , 方 能 躲避 官兵 的 追捕 。 大宋 官兵 不能 追 到 北边 去 捉 人 。 咱们 只要 过得 长江 , 就 没多大 危险 了 。 待 事情 冷下来 之后 , 咱们 再 南下 报仇雪恨 。 娘子 放心 宽怀 , 官人 的 血海 沉冤 , 自有 小人 一力 承担 。 ” 包惜弱 大为 踌躇 : 自己 家破人亡 , 举目无亲 , 如 不 跟随 他 去 , 孤身 一个 弱女子 又 到 哪里 去 安身立命 ? 那晚 亲眼见到 官兵 杀人放火 的 凶狠 模样 , 若 是 落入 了 他们 手中 , 被 充作 官妓 , 那 真是 求生 不能 、 求死 不得了 。 但 此人 非亲非故 , 自己 是 个 守节 寡妇 , 如何 可 随 一个 青年 男子 同行 ? 此刻 若 是 举刃 自刎 , 此人 必定 阻拦 。 只觉 去路 茫茫 , 来日大难 , 思前想后 , 真是 柔肠百转 。 她 连日 悲伤 哭泣 , 这时 却 连 眼泪 也 几乎 流干 了 。 颜烈 道 :“ 娘子 如觉 小人 的 筹划 不妥 , 但 请 吩咐 , 小人 无有 不 遵 。 ” 包惜弱 见 他 十分 迁就 , 心中 反觉 过意不去 , 除非 此时 自己 立时 死 了 , 一了百了 , 否则 实在 也 无 他法 , 无可奈何 之下 , 只得 低头 道 :“ 你 瞧着办 吧 。 ” 颜烈 大喜 , 说道 :“ 娘子 的 活命 大德 , 小人 终身 不敢 忘记 , 娘子 ……” 包惜弱 道 :“ 这 事 以后 别 再 提 啦 。 ” 颜烈 道 :“ 是 , 是 。 ” 当晚 两人 在 硖石 镇 一家 客店 中宿 歇 , 仍 是 同处 一室 。 自从 包惜弱 答允 同 去 北方 之后 , 颜烈 的 言谈举止 , 已 不如 先前 拘谨 , 时时 流露出 喜不自胜 之情 。 包惜弱 隐隐 觉得 有些 不妥 , 只是 见 他 并 无 丝毫 越礼 , 心想 他 不过 是 感恩图报 , 料来 不致 有何 异心 。 次日 中午 , 两人 到 了 嘉兴 。 那 是 浙西 大城 , 丝米 集散 之地 , 自来 就 十分 繁盛 , 宋室南 渡 之后 , 嘉兴 地近 京师 , 市况 就 更 热闹 。 颜烈 道 :“ 咱们 找 一家 客店 歇歇 吧 。 ” 包惜弱 一直 在 害怕 官兵 追 来 , 道 :“ 天色 尚早 , 还 可 赶道 呢 。 ” 颜烈 道 :“ 这里 的 店铺 不错 , 娘子 衣服 旧 了 , 得 买 几套 来 替换 。 ” 包惜弱 一呆 , 道 :“ 这 不是 昨天 才 买 的 吗 ? 怎么 就 旧 了 ? ” 颜烈 道 :“ 道 上 尘 多 , 衣服 穿 一两天 就 不 光鲜 啦 。 再说 , 像 娘子 这般 容色 , 岂可 不 穿 世上 顶 顶上 等 的 衣衫 ? ” 包惜弱 听 他 夸奖 自己 容貌 , 内心 窃喜 , 低头 道 :“ 我 是 在 热丧 之中 ……” 颜烈 忙 道 :“ 小人 理会 得 。 ” 包惜弱 就 不 言语 了 。 她 容貌 秀丽 , 但 丈夫 杨铁心 从来没 这般 当面 赞过 , 低下头 偷眼 向 颜烈 瞧 去 , 见 他 并 无 轻薄 神色 , 一时 心中 栗六 , 也 不知 是 喜 是 愁 。

颜烈 问 了 途人 , 径去 当地 最大 的 “ 秀水 客栈 ” 投店 。 漱洗 罢 , 颜烈 与 包惜弱 一起 吃 了 些 点心 , 两人 相对 坐在 房中 。 包惜弱 想要 他 另 要 一间 客房 , 却 又 不知 如何 启齿 才 好 , 脸上 一阵 红 一阵 白 , 心事重重 。 过 了 一会 , 颜烈 道 :“ 娘子 请 自 宽 便 , 小人 出去 买 了 物品 就 回 。 ” 包惜弱 点 了 点头 , 道 :“ 相公 可别 太多 花费 了 。 ” 颜烈 微笑 道 :“ 就 可惜 娘子 在 服丧 , 不能 戴用 珠宝 , 要 多花钱 也 花 不 。 "


【射雕 英雄传 】 有声 小说 005

当时 包惜弱 被 丈夫 推开 , 心中 痛如 刀割 , 转眼间 官兵 追 了 上来 , 待要 闪躲 , 早 被 几名 士兵 拥上 一匹 坐骑 。 一个 武官 举起 火把 , 向 她 脸上 仔细 打量 了 一会 , 点点头 , 说道 :“ 瞧 不出 那 两个 蛮子 倒 有点 本事 , 伤 了 咱们 不少 兄弟 。 ” 另一名 武官 笑 道 :“ 现 下 总算 大功告成 , 这趟 辛苦 , 每人 总有 十几两 银子 赏赐 罢 。 ” 那 武官 道 :“ 哼 , 只 盼 上头 少 克扣 些 。 ” 转头 对 号手 道 :“ 收队 罢 ! ” 那 号兵 举起 号角 , 呜呜 呜 的 吹 了 起来 。 包惜弱 吞声饮泣 , 心中 只是 挂念 丈夫 , 不知 他 性命 如何 。 这时 天色 已明 , 路上 渐有 行人 , 百姓 见到 官兵 队伍 , 都 远远 躲 了 开去 。 包惜弱 起初 担心 官兵 无礼 , 哪知 众 武官 居然 言语 举止 之间 颇为 客气 , 这才 稍稍 放心 。

行 不 数里 , 忽然 前面 喊声 大振 , 十余名 黑衣人 手执 兵刃 , 从 道旁 冲杀 出来 , 当先 一人 喝道 :“ 无耻 官兵 , 残害 良民 , 统通 下马 纳命 。 ” 带队 的 武官 大怒 , 喝道 :“ 何方 大胆 匪徒 , 在 京畿 之地 作乱 ? 快 滚开 些 ! ” 一众 黑衣人 更 不 打话 , 冲入 官兵 队里 , 双方 混战 起来 。 官兵 虽然 人多 , 但 黑衣人 个个 武艺 精熟 , 一时之间 杀得 不分胜负 。

包惜弱 暗暗 欢喜 , 心想 :“ 莫不是 铁哥 的 朋友 们 得到 讯息 , 前来 相救 ? ” 混战 中一箭 飞来 , 正中 包惜弱 坐骑 的 后 臀 , 那马 负痛 , 纵蹄向北 疾驰 。 包惜弱 大惊 , 双臂 搂住 马颈 , 只怕 掉 下马 来 。 只 听 后面 蹄声 急促 , 一 骑马 追 来 。 转眼间 一匹 黑马 从 身旁 掠过 , 马上 乘客 手持 长索 , 在 空中 转 了 几圈 , 呼 的 一声 , 长素 飞出 , 索上 绳 圈套 住 了 包惜弱 的 坐骑 , 两 骑马 并肩 而驰 。 那 人 渐渐 收短 绳索 , 两 骑马 奔跑 也 缓慢 了 下来 , 再 跑 数十步 , 那 人 呼哨 一声 , 他 所 乘 黑马 收脚 站住 。 包惜弱 的 坐骑 被 黑马 一带 , 无法 向前 , 一声 长嘶 , 前足 提起 , 人立 起来 。

包惜弱 劳顿 了 大半夜 , 又 是 惊恐 , 又 是 伤心 , 这时 再也 拉 不住 缰 , 双手 一松 , 跌 下马 来 , 晕 了 过去 。 昏睡 中 也 不知 过 了 多少 时候 , 等到 悠悠 醒 转 , 只觉 似 是 睡 在 柔软 的 床上 , 又 觉 身上 似盖 了 棉被 , 很 是 温暖 , 她 睁开眼睛 , 首先 入眼 的 是 青花 布帐 的 帐 顶 , 原来 果是 睡 在 床上 。 她 侧头望 时 , 见床 前 桌上 点着 油灯 , 似有 个 黑衣 男子 坐在 床沿 。 那人 听 得 她 翻身 , 忙 站 起身 来 , 轻轻 揭开 了 帐子 , 低声 问道 :“ 睡醒 了 吗 ? ” 包惜弱 神智 尚未 全复 , 只觉 这人 依稀 似曾相识 。 那 人 伸手 在 她 额头 一摸 , 轻声道 :“ 烧得 好 烫手 , 医生 快来 啦 。 ” 包惜弱 迷迷糊糊 的 重 又 入睡 。

过 了 一会 , 似觉 有 医生 给 她 把脉 诊视 , 又 有人 喂 她 喝药 。 她 只是 昏睡 , 梦中 突然 惊醒 大叫 :“ 铁哥 , 铁哥 ! ” 随觉 有人 轻拍 她 肩膀 , 低语 抚慰 。 她 再次 醒来时 已 是 白天 , 忍不住 出 声 呻吟 。 一个 人 走近 前来 , 揭开 帐子 。 这时 面面 相对 , 包惜弱 看 得 分明 , 不觉 吃 了 一惊 , 这 人 面目 清秀 , 嘴角 含笑 , 正是 几个 月 前 她 在 雪地 里 所 救 的 那个 垂死 少年 。 包惜弱 道 :“ 这是 甚么 地方 , 我 当家的 呢 ? ” 那 少年 摇摇手 , 示意 不可 作 声 , 低声 道 :“ 外边 官兵 追捕 很 紧 , 咱们 现下 是 借住 在 一家 乡农 家里 。 小人 斗胆 , 谎称 是 娘子 的 丈夫 , 娘子 可 别露 了 形迹 。 ” 包惜弱 脸一红 , 点 了 点头 , 又 问 :“ 我 当家的 呢 ? ” 那人道 :“ 娘子 身子 虚弱 , 待 大好 之后 , 小人 再 慢慢 告知 。 ” 包惜弱 大惊 , 听 他 语气 , 似乎 丈夫 已 遭 不测 , 双手 紧紧抓住 被角 , 颤 声道 :“ 他 …… 他 …… 怎么 了 ? ” 那 人 只是 不说 , 道 :“ 娘子 这时 心急 也 是 无益 , 身子 要紧 。 ” 包惜弱 道 :“ 他 …… 他 可是 死 了 ? ” 那 人 满脸 无可奈何 之状 , 点 了 点头 , 道 :“ 杨爷 不幸 , 给 贼 官兵 害死 了 。 ” 说 着 只是 摇头叹息 。 包惜弱 伤痛 攻心 , 晕 了 过去 , 良久 醒 转 , 放声大哭 。

那 人 细声 安慰 。 包惜弱 抽抽噎噎 的 道 :“ 他 …… 他 怎么 去世 的 ? ” 那人道 :“ 杨爷 可是 二十 来 岁 年纪 , 身长 膀阔 , 手使 一柄 长矛 的 吗 ? ” 包惜弱 道 :“ 正是 。 ” 那人道 :“ 我 今日 一早 见到 他 和 官兵 相斗 , 杀 了 好几个 人 , 可惜 …… 唉 , 可惜 一名 武官 偷偷 绕到 他 身后 , 一 枪刺 进 了 他 背脊 。 ” 包惜弱 夫妻情 重 , 又 晕 了 过去 , 这 一日 水米 不进 , 决意 要 绝食 殉夫 。 那人 也 不 相强 , 整日 只是 斯斯文文 的 和 她 说话 解闷 。 包惜弱 到 后来 有些 过意不去 了 , 问道 :“ 相公 高姓大名 ? 怎 会 知道 我 有 难 而 来 打救 ? ” 那人道 :“ 小人 姓颜 , 名烈 , 昨天 和 几个 朋友 经过 这里 , 正 遇到 官兵 逞凶 害人 。 小人 路见不平 , 出手 相救 , 不料 老天爷 有眼 , 所救 的 竟是 我 的 大 恩人 , 也 真是 天缘 巧合 了 。 ” 包惜弱 听到 “ 天缘 巧合 ” 四字 , 脸上 一红 , 转身 向里 , 不再 理他 , 心下 琢磨 , 忽然 起 了 疑窦 , 转身 问道 :“ 你 和 官兵 本来 是 一路 的 ? ” 颜烈 道 :“ 怎 …… 怎么 ? ” 包惜弱 道 :“ 那日 你 不是 和 官兵 同 来 捉拿 那位 道长 、 这才 受伤 的 吗 ? ” 颜烈 道 :“ 那日 也 真是 冤枉 。 小人 从 北边 来 , 要 去 临安 府 , 路过 贵村 , 哪 知道 无端 端 一箭射来 , 中 了 肩 背 。 如 不是 娘子 大恩 相救 , 真是 死得 不明不白 。 到底 他们 要 捉 甚么 道士 呀 ? 道士 捉 鬼 , 官兵 却 捉 道士 , 真是 一塌胡涂 。 ” 说 着 笑了起来 。 包惜弱 道 :“ 啊 , 原来 你 是 路过 , 不是 他们 一伙 。 我 还 道 你 也 是 来 捉 那 道长 的 , 那天 还 真 不想 救 你 呢 。 ” 当下 便 述说 官兵 怎样 前来 捉拿 丘处机 , 他 又 怎样 杀散 官兵 。 包惜弱 说 了 一会 , 却 见 他 怔怔 的 瞧 着 自己 , 脸上 神色 痴痴 迷迷 , 似乎 心神 不属 , 当即 住口 。 颜烈 一惊 , 陪笑 道 :“ 对不住 。 我 在 想 咱们 怎样 逃出去 , 可别 再 让 官兵 捉 到 。 ” 包惜弱 哭道 :“ 我 …… 我 丈夫 既 已 过世 , 我 还 活着 干 甚么 ? 你 一个 人 走 吧 。 ” 颜烈 正色 道 :“ 娘子 , 官人 为 贼兵 所害 , 含冤莫白 , 你 不 设法 为 他 报仇 , 却 只是 一 意 寻死 。 官人 生前 是 英雄豪杰 之士 , 他 在 九泉之下 , 只怕 也 不能 瞑目 罢 ? ” 包惜弱 道 :“ 我 一个 弱女子 , 又 怎有 报仇 的 能耐 ? ” 颜烈 义愤 于色 , 昂然 道 :“ 娘子 要报 杀夫 之仇 , 这件 事 着落 在 小人 身上 。 你 可 知道 仇人 是 谁 ? ” 包惜弱 想 了 一下 , 说道 :“ 统率 官兵 的 将官 名叫 段天德 , 他 额头 有个 刀疤 , 脸上 有块 青记 。 ” 颜烈 道 :“ 既有 姓名 , 又 有 记认 , 他 就是 逃到 了 天涯海角 , 也 非报 此仇 不可 。 ” 他 出房 去 端 来 一碗 稀粥 , 碗 里 有 个 剥开 了 的 咸蛋 , 说道 :“ 你 不 爱惜 身子 , 怎么 报仇 呀 ? ” 包惜弱 心想 有理 , 接过 碗 来 慢慢 吃 了 。 次日 早晨 , 包惜弱 整衣 下 床 , 对镜 梳 好 了 头 髻 , 找到 一块 白布 , 剪 了 朵 白花 插 在 鬓边 , 替 丈夫 带孝 , 但 见 镜 中 红颜 如花 , 夫妻俩 却 已 人 鬼 殊途 , 悲从中来 , 又 伏桌 痛哭 起来 。 颜烈 从 外面 进来 , 待 她 哭声 稍停 , 柔声道 :“ 外面 道 上 官兵 都 已 退 了 , 咱们 走 吧 。 ” 包惜弱 随 他 出屋 。 颜烈 摸 出 一锭 银子 给 了 屋主 , 把 两匹马 牵 了 过来 。 包惜弱 所 乘 的 马 本来 中 了 一箭 , 这时 颜烈 已 把 箭 创 裹好 。

包惜弱 道 :“ 到 哪里 去 呀 ? ” 颜烈 使个 眼色 , 要 她 在 人前 不可 多问 , 扶 她 上马 , 两人 并辔 向北 。 走出 十余里 , 包惜弱 又 问 :“ 你 带 我 到 哪里 去 ? ” 颜烈 道 :“ 咱们 先 找个 隐僻 的 所在 住 下 , 避一避 风头 。 待 官家 追拿得 松 了 , 小人 再 去 找寻 官人 的 尸首 , 好好 替 他 安葬 , 然后 找到 段天德 那个 奸贼 , 杀 了 替 官人 报仇 。 ” 包惜弱 性格 柔和 , 自己 本少 主意 , 何况 大难 之 余 , 孤苦无依 , 听 他 想 得 周到 , 心中 好生 感激 , 道 :“ 颜相公 , 我 …… 我 怎生 报答 你 才 好 ? ” 颜烈 凛然 道 :“ 我 性命 是 娘子 所救 , 小人 这 一生 供 娘子 驱使 , 就是 粉身碎骨 , 赴汤蹈火 , 那 也 是 应该 的 。 ” 包惜弱 道 :“ 只 盼 尽快 杀 了 那大 坏人 段天德 , 给 铁哥 报 了 大仇 , 我 这 就 从 他 于 地下 。 ” 想到 这里 , 又 垂下 泪来 。 两 人行 了 一日 , 晚上 在 长安 镇上 投店 歇宿 。 颜烈 自称 夫妇 二人 , 要 了 一间 房 。 包惜弱 心中 惴惴不安 , 吃晚饭 时 一声 不 作 , 暗自 抚摸 丘处机 所赠 的 那 柄 短剑 , 心中 打定 了 主意 :“ 要是 他 稍 有 无礼 , 我 就 一剑 自杀 。 ” 颜烈命 店伴 拿 了 两捆 稻草 入房 , 等 店伴 出去 , 闩 上 了 房门 , 把 稻草 铺 在 地下 , 自己 倒 在 稻草 之中 , 身上 盖 了 一张 毡毯 , 对 包惜弱 道 :“ 娘子 请安 睡 吧 ! ” 说 着 闭上 了 眼 。 包惜弱 的 心 怦怦 乱 跳 , 想起 故世 的 丈夫 , 真是 柔肠寸断 , 呆呆 的 坐 了 大半个 时辰 , 长 长叹 了 口气 , 也 不 熄灭 烛火 , 手中 紧握 短剑 , 和 衣 倒 在 床上 。

次日 包惜弱 起身 时 , 颜烈 已 收拾 好 马具 , 命 店伴 安排 了 早点 。 包惜弱 暗暗 感激 他 是 至诚 君子 , 防范 之心 登时 消了 大半 。 待用 早点 时 , 见 是 一碟 鸡 炒 干丝 , 一碟 火腿 , 一碟 腊肠 , 一碟 熏鱼 , 另有 一小 锅 清香 扑鼻 的 香 梗 米粥 。 她 出 生于 小康之家 , 自归 杨门 , 以 务农 为生 , 平日 吃 早饭 只是 几根 咸菜 , 半个 咸蛋 , 除了 过年 过节 、 喜庆宴会 之外 , 哪里 吃 过 这样 考究 的 饮食 ? 食用 之 时 , 心里 颇 不 自安 。

待 得 吃 完 , 店伴 送来 一个 包裹 。 这时 颜烈 已 走出 房去 , 包惜弱 问道 :“ 这是 甚么 ? ” 店伴 道 :“ 相公 今日 一早 出去 买来 的 , 是 娘子 的 替换 衣服 , 相公 说 , 请 娘子 换 了 上 道 。 ” 说 罢 放下 包裹 , 走出 房去 。 包惜弱 打开 包裹 一看 , 不觉 呆 了 , 只见 是 一套 全身 缟素 的 衣裙 , 白鞋 白袜 固然 一应俱全 , 连 内衣 、 小袄 以及 罗帕 、 汗巾 等等 也 都 齐备 , 心道 :“ 难为 他 一个 少年 男子 , 怎地 想得 如此 周到 ? ” 换上 内衣 之 时 , 想到 是 颜烈 亲手 所买 , 不由得 满脸 红晕 。 她 半夜 仓卒 离家 , 衣衫 本已 不整 , 再 加上 一夜 的 纠缠 奔波 , 更是 满身 破损 尘污 , 待 得 里外 一新 , 精神 也 不觉 为之一振 。 待 得 颜烈 回房 , 见 他 身上 也 已 换 得 光鲜 焕然 。 两人 纵 马上 道 , 有时 一前一后 , 有时 并辔 而行 。 这时 正是 江南 春意浓 极 的 时光 , 道旁 垂柳 拂肩 , 花气 醉人 , 田中 禾苗 一片 新绿 。 颜烈 为了 要 她 宽怀 减愁 , 不时 跟 她 东谈西 扯 。 包惜弱 的 父亲 是 个 小镇 上 的 不 第 学究 , 丈夫 和义兄 郭啸天 都 是 粗豪 汉子 , 她 一生 之中 , 实 是 从未 遇到 过 如此 吐属 俊雅 、 才识 博洽 的 男子 , 但觉 他 一 言一语 无不 含意 隽妙 , 心中 暗暗 称奇 。 只是 眼见 一路 北 去 , 离 临安 越来越 远 , 他 却 绝口不提 如何 为己 报仇 , 更 不 提 安葬 丈夫 , 忍不住 道 :“ 颜相公 , 我 夫君 的 尸身 , 不知 落 在 哪里 ? ” 颜烈 道 :“ 非是 小人 不肯 去 寻访 尊夫 尸首 , 为 他 安葬 , 实因 前日 救 娘子 时杀 了 官兵 , 眼下 正是 风急 火旺 的 当口 , 我 只要 在 临安 左近 一 现身 , 非遭 官兵 的 毒手 不可 。 眼下 官府 到处 追 拿 娘子 , 说道 尊夫 杀官 造反 , 罪大恶极 , 拿到 他 的 家属 , 男 的 斩首 , 女 的 充作 官妓 。 小人 死不足惜 , 但 若 娘子 无人 保护 , 给 官兵 逮 了 去 , 遭遇 必定 极惨 。 小 人身 在 黄泉之下 , 也 要 伤心 含恨 了 。 ” 包惜弱 听 他 说 得 诚恳 , 点 了 点头 。 颜烈 道 :“ 我 仔细想 过 , 眼下 最 要紧 的 , 是 为 尊夫 收尸 安葬 。 咱们 到 了 嘉兴 , 我 便 取出 银子 , 托人 到 临安 去 妥为 办理 。 倘若 娘子 定要 我 亲自 去 办 这 才 放心 , 那么 在 嘉兴 安顿 好 娘子 之后 , 小人 冒险 前往 便 了 。 ” 包惜弱 心想 要 他 甘冒 大险 , 于理 不合 , 说道 :“ 相公 如能 找到 妥当 可靠 的 人 去 办 , 那 也 是 一样 的 。 ” 又 道 :“ 我 丈夫 有个 姓 郭 的 义兄 , 同时 遭难 , 敢烦 相公 一并 为 他 安葬 , 我 …… 我 ……” 说 着 垂下 泪来 。

颜烈 道 :“ 此事 容易 , 娘子 放心 便是 。 倒 是 报仇 之 事 , 段天德 那 贼子 是 朝廷 武将 , 要 杀 他 着实 不易 , 此刻 他 又 防备 得紧 , 只有 慢慢 的 等候 机会 。 ” 包惜弱 只想 杀 了 仇人 之后 , 便 自杀 殉夫 。 颜烈 这番话 虽然 句句 都 是 实情 , 却 不知 要 等到 何年何 日 , 心下 一急 , 哭 出声 来 , 抽抽噎噎 的 道 :“ 我 也 不 想要 报 甚么 仇 了 。 我 当家的 如此 英雄 , 尚且 被害 , 我 …… 我 一个 弱女子 , 又 …… 又 有 甚么 能耐 ? 我 一死 殉夫 便是 。 ” 颜烈 沉吟 半晌 , 似 也 十分 为难 , 终于 说道 :“ 娘子 , 你 信得过 我 吗 ? ” 包惜弱 点 了 点头 。 颜烈 道 :“ 眼下 咱们 只有 去 北方 , 方 能 躲避 官兵 的 追捕 。 大宋 官兵 不能 追 到 北边 去 捉 人 。 咱们 只要 过得 长江 , 就 没多大 危险 了 。 待 事情 冷下来 之后 , 咱们 再 南下 报仇雪恨 。 娘子 放心 宽怀 , 官人 的 血海 沉冤 , 自有 小人 一力 承担 。 ” 包惜弱 大为 踌躇 : 自己 家破人亡 , 举目无亲 , 如 不 跟随 他 去 , 孤身 一个 弱女子 又 到 哪里 去 安身立命 ? 那晚 亲眼见到 官兵 杀人放火 的 凶狠 模样 , 若 是 落入 了 他们 手中 , 被 充作 官妓 , 那 真是 求生 不能 、 求死 不得了 。 但 此人 非亲非故 , 自己 是 个 守节 寡妇 , 如何 可 随 一个 青年 男子 同行 ? 此刻 若 是 举刃 自刎 , 此人 必定 阻拦 。 只觉 去路 茫茫 , 来日大难 , 思前想后 , 真是 柔肠百转 。 她 连日 悲伤 哭泣 , 这时 却 连 眼泪 也 几乎 流干 了 。 颜烈 道 :“ 娘子 如觉 小人 的 筹划 不妥 , 但 请 吩咐 , 小人 无有 不 遵 。 ” 包惜弱 见 他 十分 迁就 , 心中 反觉 过意不去 , 除非 此时 自己 立时 死 了 , 一了百了 , 否则 实在 也 无 他法 , 无可奈何 之下 , 只得 低头 道 :“ 你 瞧着办 吧 。 ” 颜烈 大喜 , 说道 :“ 娘子 的 活命 大德 , 小人 终身 不敢 忘记 , 娘子 ……” 包惜弱 道 :“ 这 事 以后 别 再 提 啦 。 ” 颜烈 道 :“ 是 , 是 。 ” 当晚 两人 在 硖石 镇 一家 客店 中宿 歇 , 仍 是 同处 一室 。 自从 包惜弱 答允 同 去 北方 之后 , 颜烈 的 言谈举止 , 已 不如 先前 拘谨 , 时时 流露出 喜不自胜 之情 。 包惜弱 隐隐 觉得 有些 不妥 , 只是 见 他 并 无 丝毫 越礼 , 心想 他 不过 是 感恩图报 , 料来 不致 有何 异心 。 次日 中午 , 两人 到 了 嘉兴 。 那 是 浙西 大城 , 丝米 集散 之地 , 自来 就 十分 繁盛 , 宋室南 渡 之后 , 嘉兴 地近 京师 , 市况 就 更 热闹 。 颜烈 道 :“ 咱们 找 一家 客店 歇歇 吧 。 ” 包惜弱 一直 在 害怕 官兵 追 来 , 道 :“ 天色 尚早 , 还 可 赶道 呢 。 ” 颜烈 道 :“ 这里 的 店铺 不错 , 娘子 衣服 旧 了 , 得 买 几套 来 替换 。 ” 包惜弱 一呆 , 道 :“ 这 不是 昨天 才 买 的 吗 ? 怎么 就 旧 了 ? ” 颜烈 道 :“ 道 上 尘 多 , 衣服 穿 一两天 就 不 光鲜 啦 。 再说 , 像 娘子 这般 容色 , 岂可 不 穿 世上 顶 顶上 等 的 衣衫 ? ” 包惜弱 听 他 夸奖 自己 容貌 , 内心 窃喜 , 低头 道 :“ 我 是 在 热丧 之中 ……” 颜烈 忙 道 :“ 小人 理会 得 。 ” 包惜弱 就 不 言语 了 。 她 容貌 秀丽 , 但 丈夫 杨铁心 从来没 这般 当面 赞过 , 低下头 偷眼 向 颜烈 瞧 去 , 见 他 并 无 轻薄 神色 , 一时 心中 栗六 , 也 不知 是 喜 是 愁 。

颜烈 问 了 途人 , 径去 当地 最大 的 “ 秀水 客栈 ” 投店 。 漱洗 罢 , 颜烈 与 包惜弱 一起 吃 了 些 点心 , 两人 相对 坐在 房中 。 包惜弱 想要 他 另 要 一间 客房 , 却 又 不知 如何 启齿 才 好 , 脸上 一阵 红 一阵 白 , 心事重重 。 过 了 一会 , 颜烈 道 :“ 娘子 请 自 宽 便 , 小人 出去 买 了 物品 就 回 。 ” 包惜弱 点 了 点头 , 道 :“ 相公 可别 太多 花费 了 。 ” 颜烈 微笑 道 :“ 就 可惜 娘子 在 服丧 , 不能 戴用 珠宝 , 要 多花钱 也 花 不 。 "